標題: 第73章《義解》中奇怪的学法令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1-3 15:13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第73章《義解》中奇怪的学法令

法轮功公然为“学法”自卖自托,请看《義解》中的,先在长春倡议出,然后又到北京去宣传,宣传时卻绝口不提长春倡议,呵呵。


“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我们经过讨论之后,可能進一步加深对大法的认识,又统一了我们的认识,将来给学员解答起来有些事情我想就好得多,这是其一。再有我还没有和咱们几个负责人说这事儿,就是我们能不能在我家乡带个头,组织一下,我们不能只是集体炼功,我们能不能找个特定的时间集体来学一学法。逐章逐节的,大家念一念、讨论讨论。学习时间的安排像集体炼功一樣固定下来。我想这樣更有好处,有针对性,这樣对我们将来,遇到实际问题就有法可依。我们开个头,在全国各地辅导站能起到一个很好的带头作用。然后全国各地可以效仿,这樣对我们提高认识是非常有好处的,提这么个建议。


“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因为这是辅导员会议,我就讲一讲这方面的事儿。从各地法轮大法的发展情況来看,都有不同的长处,也总结了不少经验,对大法的学习,在修炼当中也有不少好的经验。因为这段时间我在家里,一直在长春,所以对长春的情況掌握得比较多一些,你比如说,现在长春掀起一个学法热,怎么个学法热呢?现在在其它地区,把炼动作当做是很重要的。当然它是很重要的,性命双修的功法,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在长春,他们把这个法摆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去学。所以他们坚持每天炼完功之后,坐在那儿就开始念书、开始学法。学完了之后大家还要讨论,逐段的讨论。后来呢,他们又发展成背书,他们觉得这樣好的东西(当然这是学员讲的话,这不是我讲的),过去有许多经书没有谈得很明确,都是谈得很含糊,人们都把它背下来了。当然还讲了其他的说法。我就说这个意思,说这樣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把他背下来呢?时时刻刻要求我们在常人中能做个好人,能提高,你背下来不就更好吗?时时刻刻都有对照。这樣一来就掀起了一个背书热。
现在长春能有上万人在背书,他们现在学法形成一个什么情況呢?就是坐在那儿开始学,不用书,他从头开始背书,停下,另一个接著背,一点都不会差的,一个字不错的接著背。然后你背一段,他背一段,这樣接著背。后来又发展成抄书。如果抄错一个字,就全部重来,全部重新抄。目地是什么呢?就是加深对法的理解和认识,这樣对学员的提高非常有好处。因为他已经在思想当中有那么深的印象了,他在行动中每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都能夠用炼功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真是不一樣。
以前我没有这樣要求我们学员。就是刚才讲了,在各地都总结了一些其它经验都很好。我也跟长春辅导站讲,我说你们的经验应该向全国推廣。这些学员自从这樣学法以后提高得非常快,层次提高得也非常快,那是必然的。可能我们好多人,因为我们炼功嘛,在座的大家都是辅导员,我可以深谈一谈,都没关系的。我的书中每一个字,在浅层次上看是一个法轮;在深层次上看那就是我的法身,连偏旁部首都是单个的,经过你的嘴念出来的时候,那也是不一樣的。好多人已经修炼出很不错的功,念出的字都是有形象的,嘴里出来的都是法轮。就是说这本书不是一般的书,当然层次不夠的还是不行。能夠使你念书学法的本身就是在提高,因为我们重在心性修炼,从理性上认识他本身也是提高。

我们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动作本身主要是改变本体,也就是改变我们的肉身和各个空间所存在的那个物质身体的变化形式,主要是这个意義。还有一些术类的东西。真正要想得到提高,我说那就得在法上提高。如果我们心性上不去,在法上就不能得到提高,其他都是纸上谈兵。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没有层次,心性没上来,決定层次高低的这个功就没有。没有心性修炼就没有功,没有这个能量的加持,你想改变你的本体怎么改变哪?那就缺了最关键的东西。没有这种能量来加持,你什么也改变不了,所以学法是极其重要的。我想呢,修炼的人要多看一看书,保证对大家的提高会很快的。(插话:他们说您太累了,请老师坐下讲,多讲一点儿)想让我多讲点儿(热烈鼓掌)。



“在廣州对全国部分辅导站站长的讲话”

现在有许多地区炼动作组织得很好,往往忽视了对法的学习。在学员提出问题时,辅导员解決不了,也说不清,就等著问老师,看老师上哪儿去了。其实有的问题在书中都讲了,实在不行可以组织大家听录音,多听,这些问题在书中都有解答,在《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中都概括的讲了,只要认真去学都能夠解決。长春自从开展学法热潮以后,学员见到我没啥问的,见到我不问了。要不然我一出门谁都认识我,家乡嘛,一走到大街上学法的人多,认识我的就很多,许多人就会问这问那的。现在碰上面就问声老师好,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没有什么可问的。(看这法多恶毒啊!让学员都不跟我问问题了)自从开展背书后,学员不是做了事情以后去对照,而是在事前他就知道了该不该做,这樣非常好。大家把学法当作炼功必需的东西去学,而且认为是更重要的事。我想各地也应该像长春那樣学法,开展一个学法的热潮,有许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自己就解決了这些问题。

非常明显的是:法轮功高层让我先教长春的重视学法,然后再以长春做托儿,推廣到全国。其实,当时的长春的学法热潮是子虚乌有。根本就没有那么回事

这几篇就这么并排著,时间也这么近。

一般一看,肯定会耻笑我找托儿,简直太撒谎不脸红了,可是,以我李洪志这“世纪巨骗”的精明,会出现如此纰漏,竟然在《義解》中如此明显的留下文字证据?

其实,我是反对“学法”,所以,我要你们用小刀刮《转法轮》,你们可有体会到我恨《转法轮》恨到了何等程度。我吃学员“以法为师”的苦头吃的太多了。

研究会正是通过加強学法,促成学员以法为师,背叛我,我当然恨《转法轮》了。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1-3 15:14 
24.85.204.83
頂部
第73章《義解》中奇怪的學法令

法輪功公然為“學法”自賣自托,請看《義解》中的,先在長春倡議出,然後又到北京去宣傳,宣傳時卻絕口不提長春倡議,嗬嗬。


“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

我們經過討論之後,可能進一步加深對大法的認識,又統一了我們的認識,將來給學員解答起來有些事情我想就好得多,這是其一。再有我還沒有和咱們幾個負責人說這事兒,就是我們能不能在我家鄉帶個頭,組織一下,我們不能隻是集體煉功,我們能不能找個特定的時間集體來學一學法。逐章逐節的,大家念一念、討論討論。學習時間的安排像集體煉功一樣固定下來。我想這樣更有好處,有針對性,這樣對我們將來,遇到實際問題就有法可依。我們開個頭,在全國各地輔導站能起到一個很好的帶頭作用。然後全國各地可以效仿,這樣對我們提高認識是非常有好處的,提這麼個建議。


“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

因為這是輔導員會議,我就講一講這方麵的事兒。從各地法輪大法的發展情況來看,都有不同的長處,也總結了不少經驗,對大法的學習,在修煉當中也有不少好的經驗。因為這段時間我在家堙A一直在長春,所以對長春的情況掌握得比較多一些,你比如說,現在長春掀起一個學法熱,怎麼個學法熱呢?現在在其它地區,把煉動作當做是很重要的。當然它是很重要的,性命雙修的功法,當然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在長春,他們把這個法擺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去學。所以他們堅持每天煉完功之後,坐在那兒就開始念書、開始學法。學完了之後大家還要討論,逐段的討論。後來呢,他們又發展成背書,他們覺得這樣好的東西(當然這是學員講的話,這不是我講的),過去有許多經書沒有談得很明確,都是談得很含糊,人們都把它背下來了。當然還講了其他的說法。我就說這個意思,說這樣好的東西我們為什麼不把他背下來呢?時時刻刻要求我們在常人中能做個好人,能提高,你背下來不就更好嗎?時時刻刻都有對照。這樣一來就掀起了一個背書熱。
現在長春能有上萬人在背書,他們現在學法形成一個什麼情況呢?就是坐在那兒開始學,不用書,他從頭開始背書,停下,另一個接著背,一點都不會差的,一個字不錯的接著背。然後你背一段,他背一段,這樣接著背。後來又發展成抄書。如果抄錯一個字,就全部重來,全部重新抄。目地是什麼呢?就是加深對法的理解和認識,這樣對學員的提高非常有好處。因為他已經在思想當中有那麼深的印象了,他在行動中每當做什麼事情的時候,他都能夠用煉功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真是不一樣。
以前我沒有這樣要求我們學員。就是剛才講了,在各地都總結了一些其它經驗都很好。我也跟長春輔導站講,我說你們的經驗應該向全國推廣。這些學員自從這樣學法以後提高得非常快,層次提高得也非常快,那是必然的。可能我們好多人,因為我們煉功嘛,在座的大家都是輔導員,我可以深談一談,都沒關係的。我的書中每一個字,在淺層次上看是一個法輪;在深層次上看那就是我的法身,連偏旁部首都是單個的,經過你的嘴念出來的時候,那也是不一樣的。好多人已經修煉出很不錯的功,念出的字都是有形象的,嘴堨X來的都是法輪。就是說這本書不是一般的書,當然層次不夠的還是不行。能夠使你念書學法的本身就是在提高,因為我們重在心性修煉,從理性上認識他本身也是提高。

我們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動作本身主要是改變本體,也就是改變我們的肉身和各個空間所存在的那個物質身體的變化形式,主要是這個意義。還有一些術類的東西。真正要想得到提高,我說那就得在法上提高。如果我們心性上不去,在法上就不能得到提高,其他都是紙上談兵。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你沒有層次,心性沒上來,決定層次高低的這個功就沒有。沒有心性修煉就沒有功,沒有這個能量的加持,你想改變你的本體怎麼改變哪?那就缺了最關鍵的東西。沒有這種能量來加持,你什麼也改變不了,所以學法是極其重要的。我想呢,修煉的人要多看一看書,保證對大家的提高會很快的。(插話:他們說您太累了,請老師坐下講,多講一點兒)想讓我多講點兒(熱烈鼓掌)。


“在廣州對全國部分輔導站站長的講話”

現在有許多地區煉動作組織得很好,往往忽視了對法的學習。在學員提出問題時,輔導員解決不了,也說不清,就等著問老師,看老師上哪兒去了。其實有的問題在書中都講了,實在不行可以組織大家聽錄音,多聽,這些問題在書中都有解答,在《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中都概括的講了,隻要認真去學都能夠解決。長春自從開展學法熱潮以後,學員見到我沒啥問的,見到我不問了。要不然我一出門誰都認識我,家鄉嘛,一走到大街上學法的人多,認識我的就很多,許多人就會問這問那的。現在碰上麵就問聲老師好,沒有什麼可說的,因為沒有什麼可問的。(看這法多惡毒啊!讓學員都不跟我問問題了)自從開展背書後,學員不是做了事情以後去對照,而是在事前他就知道了該不該做,這樣非常好。大家把學法當作煉功必需的東西去學,而且認為是更重要的事。我想各地也應該像長春那樣學法,開展一個學法的熱潮,有許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自己就解決了這些問題。

非常明顯的是:法輪功高層讓我先教長春的重視學法,然後再以長春做托兒,推廣到全國。其實,當時的長春的學法熱潮是子虛烏有。根本就沒有那麼回事!

這幾篇就這麼並排著,時間也這麼近。

一般一看,肯定會恥笑我找托兒,簡直太撒謊不臉紅了,可是,以我李洪志這“世紀巨騙”的精明,會出現如此紕漏,竟然在《義解》中如此明顯的留下文字證據?

其實,我是反對“學法”,所以,我要你們用小刀刮《轉法輪》,你們可有體會到我恨《轉法輪》恨到了何等程度。我吃學員“以法為師”的苦頭吃的太多了。

研究會正是通過加強學法,促成學員以法為師,背叛我,我當然恨《轉法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