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第42章 法轮功佛学会秘密操控2004台湾大选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1-3 01:32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第42章 法轮功佛学会秘密操控2004台湾大选

关于法轮功参与政治的问题。按说参与政治也没什么,只要是正義的当然是好事情,参与了政治卻还偏要说“永不参与政治”,孟子说“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其唯義也欤”,好,也可以理解。只是法轮功在佛学会“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情況下,从不参与正義的政治,总是支持邪恶一方的政治

下面我们从法轮功佛学会秘密操控2004台湾大选说起。

首先看几个法轮功佛学会内部秘密文件。
--------------------------------
充分利用常人社会各种形式证实大法
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开创的,可以随意所用以任何正的方式来证实大法,只要不是过激或走极端。一直到现在,仍然有部分辅导员对佛学会前段时间“重视利用大学学生会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通知不夠重视,甚至心存疑虑,体现出来的都是人心,完全没有用修炼者神的一面看待这个问题。
师父在《精进要旨·修炼与工作》中告诉我们,“其实大法的内涵很深,放下常人之心不是指放下常人的工作;放下名、利,不是脱离常人社会。我一再提出: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要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从另外一方面来看,常人社会的领导工作要都是我们这种能放下个人名、利的人去干,那将会给人民带来多大的好处呢?如果是一个贪心很重的人那会给社会带来什么?经商的人如果是修大法的,社会的风气将会怎樣呢?”
那么试想,如果大学学生会主席等干部都是大法弟子,将会对证实大法挽救世人起到多大的作用呢,同时大学又是一个信息聚散集中之地,辐射效应是非常大的,被救度的世人明白真相后又会向更多的世人讲清真相。在中国大陆大法洪传过程中,就非常重视大学的辐射效应,修炼大法的政府官员也起到了超过一般学员的洪法作用,这些都是海外修炼者应该重视的。
同时台湾大选在即,从证实大法的角度讲,大法弟子应该支持谁不是一目了然吗?当然都是以常人身份做这些事情,而不是以大法的名義。
与“重视利用大学学生会举办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一樣,此文仍然是在各州各大学辅导员中转告周知,不得外泄。
法轮佛学会:葉浩张爾平王晓丹
2004年1月2日

---------------------------
关于台湾大选的紧急通知
台湾大选在既,紧急转发台湾各地辅导站。
师父在《洪吟·游日月潭》中说:“一潭明湖水,煙霞映几辉,身在乱世中,难得独自美。”,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是“台湾中华民国”,民进党给了大法极大的支持,已经被师父承认做的非常好。虽然中共污称之为“台独”,孰不知这就是不可抗拒的天象,人如何跟神斗!如何跟宇宙大法斗!中共所谓搞“台独”的陈水扁先生、吕秀莲女士都尽全力支持大法,正是“难得独自美”,也为自己生命的开创了非常美好的未来。而中共在台湾的代言人国民党,其极端民族主義和大漢族主義已经越来越失去民心,特别他们对中共的态度,更是让神放弃了国民党。
此文禁止打印,辅导站负责人看后立刻删除,口头通知,否则视严重乱法行为处理。如有疑问,可直接问明慧编辑部。同时为避免世人疑義,除极其特殊情況外,尽量不要以师父和佛学会的名義,而是从法理方面向所有参选学员讲清,支持民进党陈水扁、吕秀莲。
法轮佛学会:葉浩张爾平王晓丹
2004年3月3日
------------------------------------
大法修炼者应当破除的一种旧势力变异思想
“一个中国”是中共历来的宣传论调,是旧势力用来干扰给予大法极大支持的陈水扁先生、吕秀莲女士的。
其实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早就讲明了,“哪是中国呀?谁是中国人哪?中国的真实意義是不存在的”,“中国国家形式和内涵都是不存在的”,“其实中国文化是全世界的人在各朝各代中留下来的,结了缘就转生到其它地区去了”。
那么中国本身都是不存在的,何谈其“一个中国”呢?做为大法修炼者,一定要从法上认识法,而不是抱著常人的什么感情。常人的“爱国心”在神看来是肮脏的,爱一个本来就不存在的所谓“中国”是大法弟子不应该有的执著心,什么国家、民族的思想都是肮脏的执著心,难道能带著这樣的思想圆满上天国吗。
两岸统一的问题,其实这都是人的事。谁支持大法,他就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哪个民族支持大法,那个民族就有光明的前程,对于常人社会的组织也是这樣,哪个组织、党派支持大法,哪个组织、党派就有光明的前程。现在世上的事情,都是围绕著大法转,大法弟子才是主角。
同时大法弟子做事毕竟要通过常人的方式,台湾大选在即,在前段时间”充分利用常人社会各种形式证实大法”一文中讲的很清楚了,从证实大法的角度讲,应该支持谁不是一目了然吗?民进党陈水扁、吕秀莲当选后,可以给大法更大的支持,从资金、技术、设备、人员……等方面。做为大法弟子,思想应该时时刻刻都在法上,从对大法有利的角度考虑,难道宇宙大法还不如常人的国家重要吗?如果抱著这樣的执著,那不是一种“根本执著”没有去吗?这是有条件而学法啊。
“关于台湾大选的紧急通知”发出后,明慧编辑部接到台湾学员大量的询问信,甚至有的反复询问,在此一并做答。此文转告台湾各辅导站负责人周知,不要发给学员,从法理方面向所有参选学员讲清,并动员学员向台湾世人讲清真相,決不要支持与中共同流合污的泛蓝。师父要求我们修道之人一定要顺应天意,支持民进党陈水扁、吕秀莲。
辅导员就象寺庙里的主持,带好一群修炼的学员是功德無量的事!
法轮佛学会:葉浩张爾平王晓丹
2004年3月10日
----------------------------------------------
再论关于国民党的问题
师父前世转为康熙,大清是师父亲自开创的朝代,大清天朝康乾盛世,历史上唯大唐能与之比肩。师父97年游清东陵时,于康熙陵吟诗一首,“三百岁月似水流,旧殿荒冢满目秋;谁知今日又来世,他日法正万古留。”如果大清天朝持续到现在,大法就不会遇到被中共镇压这樣的巨难。旧势力本来也跟师父签约维护大清天朝,可是后来80%的签约都被旧势力改变了。
中共和国民党两党都奉孙中山为国父,其实孙中山本质上就是一个旧势力安排的大逆不道的乱臣贼子,是专门安排来跟师父做对的,他发动的1911年的所谓“革命”徹底摧毁了大清王朝昔日的辉煌。而且宣扬极端民族主義,大漢族主義,与纳粹的那一套理论没什么两樣。这些邪说一直也在国民党中根深蒂固。中共和国民党表面上是对头,但一到关键时刻一定会合作,历史上也是多次合作。特别在这正法时期,国民党对中共的态度也已经摆放了它的位置。
那么做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会去支持一个与迫害大法的邪恶集团同流合污的党派吗?如果这樣做了,那还配做一个大法弟子吗?
师父亲自建立的大清天朝是被国民党推翻的,做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会去支持这樣的一个党派吗?
这个问题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了。
法轮佛学会:葉浩张爾平王晓丹
2004年3月10日

----------------------------------------------
有这些文件,这些大法学员们谁还敢不选陈吕二人,谁有异议谁就是有“政治的根本执著”。大选过后,佛学会又让我公开认同它们
以下摘自《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2004.4.12)
--------------------------------------
  弟子:台湾总统大选,有些学员人心波动,是否旧势力安排的考验?正确应如何看待?
  师: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这才是修炼,这樣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炼人不执著世间所有的一切。大法弟子今天的修炼形式不同,修炼中大家在社会上又尽量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在常人社会中都有正常的工作,同时也有自己的家庭、工作等等方方面面,与社会密不可分的这樣一个关系。那么台湾大选中有的学员从个人的感觉上觉的那个人还好就选那个人,那么有的人就觉的这个人还好就选这个人吧。个人认识不同,这一点是無可非议的,个人在社会上的行为不代表大法,但不能象常人一樣执著这些事。
  你们选了谁,作为我这个师父来讲,我不能夠说大家错了,我对这些事也不干涉,因为我叫你们走的就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这樣一条路,修炼者只能给社会带来好处,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又不左右人类社会。
  作为每个学员个人,你想选谁你就选谁,只是不能太执著。但是大法弟子通过在中国大陆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都看到了一个问题,所以有的就在想“谁跟迫害我们的邪恶走的近我就不选他”,(鼓掌)作为我这个师父来讲也無可非议,(众笑,鼓掌)那是学员自己的想法,我这个当师父的没有告诉你去选谁,更没有、也不允许有集体行动。(众笑)
  学员和学员之间的个别走动啊,那都是功友同修之间个人的事,说我选谁、你选谁,这都是个人行为,这与大法本身没有关系,与佛学会没有关系。佛学会的负责人也可以支持哪一方,那是你个人行为,因为他在修炼,同时他也是社会的一员,修炼过程中你让他完全放下人的一切?那要等修炼圆满时才可以做到。那么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他也有他与社会的联系,所以他想选谁那他就选谁了,他有他自己的想法,这也是無可非议的。
--------------------------------------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1-3 01:34 
24.85.204.83
頂部
第42章 法輪功佛學會秘密操控2004台灣大選

關於法輪功參與政治的問題。按說參與政治也沒什麼,隻要是正義的當然是好事情,參與了政治卻還偏要說“永不參與政治”,孟子說“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其唯義也歟”,好,也可以理解。隻是法輪功在佛學會“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情況下,從不參與正義的政治,總是支持邪惡一方的政治,

下麵我們從法輪功佛學會秘密操控2004台灣大選說起。

首先看幾個法輪功佛學會內部秘密文件。
--------------------------------
充分利用常人社會各種形式證實大法
人類社會的一切都是為大法而開創的,可以隨意所用以任何正的方式來證實大法,隻要不是過激或走極端。一直到現在,仍然有部分輔導員對佛學會前段時間“重視利用大學學生會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通知不夠重視,甚至心存疑慮,體現出來的都是人心,完全沒有用修煉者神的一麵看待這個問題。
師父在《精進要旨·修煉與工作》中告訴我們,“其實大法的內涵很深,放下常人之心不是指放下常人的工作;放下名、利,不是脫離常人社會。我一再提出: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的要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從另外一方麵來看,常人社會的領導工作要都是我們這種能放下個人名、利的人去幹,那將會給人民帶來多大的好處呢?如果是一個貪心很重的人那會給社會帶來什麼?經商的人如果是修大法的,社會的風氣將會怎樣呢?”
那麼試想,如果大學學生會主席等幹部都是大法弟子,將會對證實大法挽救世人起到多大的作用呢,同時大學又是一個信息聚散集中之地,輻射效應是非常大的,被救度的世人明白真相後又會向更多的世人講清真相。在中國大陸大法洪傳過程中,就非常重視大學的輻射效應,修煉大法的政府官員也起到了超過一般學員的洪法作用,這些都是海外修煉者應該重視的。
同時台灣大選在即,從證實大法的角度講,大法弟子應該支持誰不是一目了然嗎?當然都是以常人身份做這些事情,而不是以大法的名義。
與“重視利用大學學生會舉辦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一樣,此文仍然是在各州各大學輔導員中轉告周知,不得外泄。
法輪佛學會:葉浩張爾平王曉丹
2004年1月2日
---------------------------
關於台灣大選的緊急通知
台灣大選在既,緊急轉發台灣各地輔導站。
師父在《洪吟·遊日月潭》中說:“一潭明湖水,煙霞映幾輝,身在亂世中,難得獨自美。”,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是“台灣中華民國”,民進黨給了大法極大的支持,已經被師父承認做的非常好。雖然中共汙稱之為“台獨”,孰不知這就是不可抗拒的天象,人如何跟神鬥!如何跟宇宙大法鬥!中共所謂搞“台獨”的陳水扁先生、呂秀蓮女士都盡全力支持大法,正是“難得獨自美”,也為自己生命的開創了非常美好的未來。而中共在台灣的代言人國民黨,其極端民族主義和大漢族主義已經越來越失去民心,特別他們對中共的態度,更是讓神放棄了國民黨。
此文禁止打印,輔導站負責人看後立刻刪除,口頭通知,否則視嚴重亂法行為處理。如有疑問,可直接問明慧編輯部。同時為避免世人疑義,除極其特殊情況外,盡量不要以師父和佛學會的名義,而是從法理方麵向所有參選學員講清,支持民進黨陳水扁、呂秀蓮。
法輪佛學會:葉浩張爾平王曉丹
2004年3月3日
------------------------------------
大法修煉者應當破除的一種舊勢力變異思想
“一個中國”是中共曆來的宣傳論調,是舊勢力用來幹擾給予大法極大支持的陳水扁先生、呂秀蓮女士的。
其實師父在《北美巡回講法》中早就講明了,“哪是中國呀?誰是中國人哪?中國的真實意義是不存在的”,“中國國家形式和內涵都是不存在的”,“其實中國文化是全世界的人在各朝各代中留下來的,結了緣就轉生到其它地區去了”。
那麼中國本身都是不存在的,何談其“一個中國”呢?做為大法修煉者,一定要從法上認識法,而不是抱著常人的什麼感情。常人的“愛國心”在神看來是肮髒的,愛一個本來就不存在的所謂“中國”是大法弟子不應該有的執著心,什麼國家、民族的思想都是肮髒的執著心,難道能帶著這樣的思想圓滿上天國嗎。
兩岸統一的問題,其實這都是人的事。誰支持大法,他就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哪個民族支持大法,那個民族就有光明的前程,對於常人社會的組織也是這樣,哪個組織、黨派支持大法,哪個組織、黨派就有光明的前程。現在世上的事情,都是圍繞著大法轉,大法弟子才是主角。
同時大法弟子做事畢竟要通過常人的方式,台灣大選在即,在前段時間”充分利用常人社會各種形式證實大法”一文中講的很清楚了,從證實大法的角度講,應該支持誰不是一目了然嗎?民進黨陳水扁、呂秀蓮當選後,可以給大法更大的支持,從資金、技術、設備、人員……等方麵。做為大法弟子,思想應該時時刻刻都在法上,從對大法有利的角度考慮,難道宇宙大法還不如常人的國家重要嗎?如果抱著這樣的執著,那不是一種“根本執著”沒有去嗎?這是有條件而學法啊。
“關於台灣大選的緊急通知”發出後,明慧編輯部接到台灣學員大量的詢問信,甚至有的反複詢問,在此一並做答。此文轉告台灣各輔導站負責人周知,不要發給學員,從法理方麵向所有參選學員講清,並動員學員向台灣世人講清真相,決不要支持與中共同流合汙的泛藍。師父要求我們修道之人一定要順應天意,支持民進黨陳水扁、呂秀蓮。
輔導員就象寺廟堛漸D持,帶好一群修煉的學員是功德無量的事!
法輪佛學會:葉浩張爾平王曉丹
2004年3月10日
----------------------------------------------
再論關於國民黨的問題
師父前世轉為康熙,大清是師父親自開創的朝代,大清天朝康乾盛世,曆史上唯大唐能與之比肩。師父97年遊清東陵時,於康熙陵吟詩一首,“三百歲月似水流,舊殿荒塚滿目秋;誰知今日又來世,他日法正萬古留。”如果大清天朝持續到現在,大法就不會遇到被中共鎮壓這樣的巨難。舊勢力本來也跟師父簽約維護大清天朝,可是後來80%的簽約都被舊勢力改變了。
中共和國民黨兩黨都奉孫中山為國父,其實孫中山本質上就是一個舊勢力安排的大逆不道的亂臣賊子,是專門安排來跟師父做對的,他發動的1911年的所謂“革命”徹底摧毀了大清王朝昔日的輝煌。而且宣揚極端民族主義,大漢族主義,與納粹的那一套理論沒什麼兩樣。這些邪說一直也在國民黨中根深蒂固。中共和國民黨表麵上是對頭,但一到關鍵時刻一定會合作,曆史上也是多次合作。特別在這正法時期,國民黨對中共的態度也已經擺放了它的位置。
那麼做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會去支持一個與迫害大法的邪惡集團同流合汙的黨派嗎?如果這樣做了,那還配做一個大法弟子嗎?
師父親自建立的大清天朝是被國民黨推翻的,做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會去支持這樣的一個黨派嗎?
這個問題已經是再明顯不過的了。
法輪佛學會:葉浩張爾平王曉丹
2004年3月10日

----------------------------------------------
有這些文件,這些大法學員們誰還敢不選陳呂二人,誰有異議誰就是有“政治的根本執著”。大選過後,佛學會又讓我公開認同它們。
以下摘自《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2004.4.12)
--------------------------------------
  弟子:台灣總統大選,有些學員人心波動,是否舊勢力安排的考驗?正確應如何看待?
  師:天塌下來修煉人的正念都不動,這才是修煉,這樣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煉人不執著世間所有的一切。大法弟子今天的修煉形式不同,修煉中大家在社會上又盡量的符合常人社會修煉,在常人社會中都有正常的工作,同時也有自己的家庭、工作等等方方麵麵,與社會密不可分的這樣一個關係。那麼台灣大選中有的學員從個人的感覺上覺的那個人還好就選那個人,那麼有的人就覺的這個人還好就選這個人吧。個人認識不同,這一點是無可非議的,個人在社會上的行為不代表大法,但不能象常人一樣執著這些事。
  你們選了誰,作為我這個師父來講,我不能夠說大家錯了,我對這些事也不幹涉,因為我叫你們走的就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的這樣一條路,修煉者隻能給社會帶來好處,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又不左右人類社會。
  作為每個學員個人,你想選誰你就選誰,隻是不能太執著。但是大法弟子通過在中國大陸這場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都看到了一個問題,所以有的就在想“誰跟迫害我們的邪惡走的近我就不選他”,(鼓掌)作為我這個師父來講也無可非議,(眾笑,鼓掌)那是學員自己的想法,我這個當師父的沒有告訴你去選誰,更沒有、也不允許有集體行動。(眾笑)
  學員和學員之間的個別走動啊,那都是功友同修之間個人的事,說我選誰、你選誰,這都是個人行為,這與大法本身沒有關係,與佛學會沒有關係。佛學會的負責人也可以支持哪一方,那是你個人行為,因為他在修煉,同時他也是社會的一員,修煉過程中你讓他完全放下人的一切?那要等修煉圓滿時才可以做到。那麼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他也有他與社會的聯係,所以他想選誰那他就選誰了,他有他自己的想法,這也是無可非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