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第三章 2003元宵节讲法 ·我被劫持痛哭流涕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1-1 13:58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九评法轮功 第三章 2003元宵节讲法 · 我被劫持痛哭流涕

序言后的照片是2003元宵节讲法时,我被劫持痛哭流涕

(照片见:人中讲道(163)洪志心声·九评法轮功 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C5RxQGI2rM (此录像已被法轮功佛学会新唐人电视台布告GOOGLE YOUTUBE删除,从我们论坛上可以下载)

录像场景:
---------------------------
我说:“旧势力它们虽然左右著这件事情,想要按照它们的做,你们知道吗?旧势力的一切生命对我 佩服得是五体投地的!它们虽然给我制造了一些个障碍,可是它们卻从来没有说直接针对我 干什么坏事,因为它们是尊敬我的。

(我讲到这里,停一会,然后用手指擦了擦眼下,右眼,左眼,擦眼泪,有一个西人弟子先看出来,震惊大叫"OH,SIR!",伤心到肺腑的声音,我向声音处看了一眼;但是当时底下听法的学员们,此时竟然起哄了,会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那意思好象是看到我哭了,它们觉的挺好笑挺得意;我非常尴尬,单手立掌,紧绷著嘴想不哭出声,接著眼睛眨了几下,头深深的向下埋,向下埋,低著头,又一下子抬起来,眼睛上带著泪花,不知什么时候有一个弟子给我跪下了,我做手势让他起来,接著双手合十......)
所以呀
(我刚说了三个字,又忍不住哭,头向右边转过去,转过去,強忍住不哭,又一下子转回 来)
所以对我们有些学员哪,一时糊涂,心态不正......
大家想一想
(1)为什么葉浩屡次直接针对我肉身干“很大的坏事”,一直故意这樣做,我卻还只敢说葉浩是“一时糊涂,心态不正”。
(2)我向中国大陆秘密传这个录像,为什么佛学会要封禁?为什么佛学会要封禁“有人对李洪志肉身干了很大的坏事”这个事实?
(3)为什么佛学会封禁这个录像,我连屁也不敢放一个,反而写批语表示赞同佛学会的封禁。

所有录音录像都被禁传,有弟子偷传就会被扣上乱法的帽子被严厉打压。这个录像充分曝光了法轮功高层劫持我的黑幕,我向弟子求救,秘密把这个录像光盘传到国内,被佛学会发现后,就在明慧网上登出那篇 “严格以法为师自觉销毁不是师父公开发表的光盘”(http: //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5/8/74113.html)还逼我写评语表示同意,而我恰恰在这次讲 法录像上告诉学员不要“以法为师”,要“以师为师”。明慧网上登出来的所有讲法都是被法轮功佛学会篡改过的。我所说的一切不利于佛学会的、不符合佛学会 口味的、都被強奸掉,阉割掉,篡改掉。

就包括《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上我那句 “我遇到的难,我所碰到的事情是不能夠跟任何人讲的”,被葉浩整理成书时,“我遇到的难”也被阉割掉了,被封禁,真善忍鲜花中的法轮功高层黑幕,静水流深,深不可测!

2008年5月法轮功万人大游行时,台湾台北市原法轮功学员杨为玲,拿著2003元霄节讲法录像当众质问台湾法轮功佛学会的会长张清溪为什么要伙同葉浩篡改封禁李洪志的讲法,张清溪是台大著名教授,台湾著名经济学家,陈水扁智囊团澄社的核心成员,被称做是台独教父。张清溪请示北美佛学会的葉浩后,遵照葉浩的指示,把杨为玲打为“中共特务”,通过法轮功内部3366信箱全台湾北中南通告,杨为玲把张清溪告上法庭,一直告到中华民国最高法庭,但是因为张清溪的阻挠,此案现在还在拖著。张清溪当时还得意洋洋的说,“你对我不满意,那就去告呀”,一副流氓嘴脸。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1-1 13:59 
24.85.204.83
頂部
第三章 2003元宵節講法 · 我被劫持痛哭流涕

序言後的照片是2003元宵節講法時,我被劫持痛哭流涕

(照片見:人中講道(163)洪志心聲·九評法輪功 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C5RxQGI2rM (此錄像已被法輪功佛學會新唐人電視台布告GOOGLE YOUTUBE刪除,從我們論壇上可以下載)

錄像場景:
---------------------------
我說:“舊勢力它們雖然左右著這件事情,想要按照它們的做,你們知道嗎?舊勢力的一切生命對我 佩服得是五體投地的!它們雖然給我製造了一些個障礙,可是它們卻從來沒有說直接針對我 幹什麼壞事,因為它們是尊敬我的。

(我講到這堙A停一會,然後用手指擦了擦眼下,右眼,左眼,擦眼淚,有一個西人弟子先看出來,震驚大叫"OH,SIR!",傷心到肺腑的聲音,我向聲音處看了一眼;但是當時底下聽法的學員們,此時竟然起哄了,會場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那意思好象是看到我哭了,它們覺的挺好笑挺得意;我非常尷尬,單手立掌,緊繃著嘴想不哭出聲,接著眼睛眨了幾下,頭深深的向下埋,向下埋,低著頭,又一下子抬起來,眼睛上帶著淚花,不知什麼時候有一個弟子給我跪下了,我做手勢讓他起來,接著雙手合十......)
所以呀
(我剛說了三個字,又忍不住哭,頭向右邊轉過去,轉過去,強忍住不哭,又一下子轉回 來)
所以對我們有些學員哪,一時糊塗,心態不正......
大家想一想
(1)為什麼葉浩屢次直接針對我肉身幹“很大的壞事”,一直故意這樣做,我卻還隻敢說葉浩是“一時糊塗,心態不正”。
(2)我向中國大陸秘密傳這個錄像,為什麼佛學會要封禁?為什麼佛學會要封禁“有人對李洪志肉身幹了很大的壞事”這個事實?
(3)為什麼佛學會封禁這個錄像,我連屁也不敢放一個,反而寫批語表示讚同佛學會的封禁。

所有錄音錄像都被禁傳,有弟子偷傳就會被扣上亂法的帽子被嚴厲打壓。這個錄像充分曝光了法輪功高層劫持我的黑幕,我向弟子求救,秘密把這個錄像光盤傳到國內,被佛學會發現後,就在明慧網上登出那篇 “嚴格以法為師自覺銷毀不是師父公開發表的光盤”(http: //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5/8/74113.html)還逼我寫評語表示同意,而我恰恰在這次講 法錄像上告訴學員不要“以法為師”,要“以師為師”。明慧網上登出來的所有講法都是被法輪功佛學會篡改過的。我所說的一切不利於佛學會的、不符合佛學會 口味的、都被強奸掉,閹割掉,篡改掉。

就包括《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上我那句 “我遇到的難,我所碰到的事情是不能夠跟任何人講的”,被葉浩整理成書時,“我遇到的難”也被閹割掉了,被封禁,真善忍鮮花中的法輪功高層黑幕,靜水流深,深不可測!

2008年5月法輪功萬人大遊行時,台灣台北市原法輪功學員楊為玲,拿著2003元霄節講法錄像當眾質問台灣法輪功佛學會的會長張清溪為什麼要夥同葉浩篡改封禁李洪志的講法,張清溪是台大著名教授,台灣著名經濟學家,陳水扁智囊團澄社的核心成員,被稱做是台獨教父。張清溪請示北美佛學會的葉浩後,遵照葉浩的指示,把楊為玲打為“中共特務”,通過法輪功內部3366信箱全台灣北中南通告,楊為玲把張清溪告上法庭,一直告到中華民國最高法庭,但是因為張清溪的阻撓,此案現在還在拖著。張清溪當時還得意洋洋的說,“你對我不滿意,那就去告呀”,一副流氓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