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第一章 谁灌我毒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1-1 13:43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九评法轮功 第一章 谁灌我毒

法轮功黑幕大的是不可想象的。是一个什么樣的神秘人物灌我毒?

《法轮佛法·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1999.05.23)
李洪志:“我遇到的难,我所碰到的事情是不能夠跟任何人讲的”
————————
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那么,我李洪志屡次遇到的究竟是什么难?
到底是什么难言之隐?
为什么不能跟任何人讲?
讲了就会死吗?
会发生什么事情?
为什么我李洪志这么久也不敢讲,究竟怕的是什么?

李洪志:“那个时候因为我刚刚传法,我当时就想,度人确实很难。他不知道我为他承擔这个难的时候,我当时灌了一碗毒药。(鼓掌)”
————————
“被灌”,
那么是谁灌的?
究竟是谁灌我李洪志毒药?

为什么我李洪志这么多年,连那个人的名字都不敢提?二十多年了啊!

承受业力?法轮功就会来这一套,我李洪志可是明确说过,我是“直接把业力销毁,而不是去承受”啊,根本不是什么业力的原因。

我不是自愿主动端起碗来喝呀,是被灌的!

放在人类社会任何时期,这都是重大刑事案件。

究竟是谁灌的,多少年来,我的弟子都一直在追查这件事情。

可是,历次法会上提问这个事情的条子,都被佛学会过滤。它们表面上尊称我为“法力無边的宇宙主佛”,“谁能动了我谁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背后卻黑幕重重。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法力無边的,佛学会说我法力無边是有它们的巨大阴谋在的,“树立一个弱者为唯一真神,然后,控制这个弱者,就控制了这整个群体”,这是犹太教屡次使用的精神操控手段

我一有机会就会提到这个事情,720之前有一次,是发自肺腑的痛哭啊,我的弟子心灵都被震撼了,你们谁也不知道那是怎樣的巨大痛苦,没有生命能忍受得了……可是,所有这些录像,都被佛学会禁传。有弟子偷传的,立马就遭到严厉打压,说是乱法。谁传我的话,谁就是乱法,这就是佛学会定的法律。

我今天呢,也要把这个人说出来,二十多年了,我这是第一次全面公开讲这个事情。我以前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当年灌我毒的,那个人的名字,叫葉浩。

法轮功佛学会会长葉浩,满族,清华大学毕业生,原北京市公安局第十一局局长,主管对外特工情报工作,满独新满洲国核心成员之一,文革时期的超级打手杀人魔王,很多老百姓都死在葉浩手下,整死了很多漢族干部,因为现在的中国政府是漢人的政府,他基于满独的強烈意识,主动秘密向美国叛变,出卖大量派在美国的漢族特工,使中国在美国的整个情报系统遭受了毁灭性打击。我也多次被此人残毒迫害。我只是初中文化水平,当然不是他这老清华政治手腕的对手。

这个葉浩后来卻摇身成了“慈悲救度众生者”,先是法轮功研究会的核心成员,后来是法轮功佛学会会长。92年我刚一出山不久,他就到了我身边,我不怎么听话,就被葉浩用种种狠招收拾,93年春天, 清华大学的一个小房间,我被葉浩带手下几个打手劫持到这里,被绑在床上灌毒,我挣扎著,在床上扭动著身体……——这就是我在法会上所说 的那一件事情。

灌毒这樣的残酷迫害不止这一次,很多次,各种类型的酷刑……

屡次被葉浩收拾、毒打,我成了葉浩的傀儡,其实,我这“法力無边的宇宙主佛”,只不过是一只被葉浩轻轻一捏就可以捏死的蚂蚁。我经过屡次的被收拾,怕葉浩怕的象老鼠见了S,法轮功其实是一个可怕的大魔窟,隐藏在真善忍的鲜花下。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1-1 13:46 
24.85.204.83
頂部
九評法輪功 第一章 誰灌我毒

法輪功黑幕大的是不可想象的。是一個什麼樣的神秘人物灌我毒?

《法輪佛法·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1999.05.23)
李洪志:“我遇到的難,我所碰到的事情是不能夠跟任何人講的
————————
不是不想說,而是不能說,
那麼,我李洪
屢次遇到的究竟是什麼難?
到底是什麼難言之隱?
為什麼不能跟任何人講?
講了就會死嗎?
會發生什麼事情?
為什麼我李洪
這麼久也不敢講,究竟怕的是什麼?

李洪志:“那個時候因為我剛剛傳法,我當時就想,度人確實很難。他不知道我為他承擔這個難的時候,我當時被灌了一碗毒藥。(鼓掌)”
————————
“被灌”,
那麼是誰灌的?
究竟是誰灌我李洪
毒藥?

為什麼我李洪
這麼多年,連那個人的名字都不敢提?二十多年了啊!

承受業力?法輪功就會來這一套,我李洪志
可是明確說過,我是“直接把業力銷毀,而不是去承受”啊,根本不是什麼業力的原因。

我不是自願主動端起碗來喝呀,是被灌的!

放在人類社會任何時期,這都是重大刑事案件。

究竟是誰灌的,多少年來,我的弟子都一直在追查這件事情。

可是,曆次法會上提問這個事情的條子,都被佛學會過濾。它們表麵上尊稱我為“法力無邊的宇宙主佛”,“誰能動了我誰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背後卻黑幕重重。我從來沒有說過我是法力無邊的,佛學會說我法力無邊是有它們的巨大陰謀在的,“樹立一個弱者為唯一真神,然後,控製這個弱者,就控製了這整個群體”,這是猶太教屢次使用的精神操控手段。

我一有機會就會提到這個事情,720之前有一次,是發自肺腑的痛哭啊,我的弟子心靈都被震撼了,你們誰也不知道那是怎樣的巨大痛苦,沒有生命能忍受得了……可是,所有這些錄像,都被佛學會禁傳。有弟子偷傳的,立馬就遭到嚴厲打壓,說是亂法。誰傳我的話,誰就是亂法,這就是佛學會定的法律。

我今天呢,也要把這個人說出來,二十多年了,我這是第一次全麵公開講這個事情。我以前不是不想說,而是不能說。

當年灌我毒的,那個人的名字,叫葉浩。

法輪功佛學會會長葉浩,滿族,清華大學畢業生,原北京市公安局第十一局局長,主管對外特工情報工作,滿獨新滿洲國核心成員之一,文革時期的超級打手殺人魔王,很多老百姓都死在葉浩手下,整死了很多漢族幹部,因為現在的中國政府是漢人的政府,他基於滿獨的強烈意識,主動秘密向美國叛變,出賣大量派在美國的漢族特工,使中國在美國的整個情報係統遭受了毀滅性打擊。我也多次被此人殘毒迫害。我隻是初中文化水平,當然不是他這老清華政治手腕的對手。

這個葉浩後來卻搖身成了“慈悲救度眾生者”,先是法輪功研究會的核心成員,後來是法輪功佛學會會長。92年我剛一出山不久,他就到了我身邊,我不怎麼聽話,就被葉浩用種種狠招收拾,93年春天, 清華大學的一個小房間,我被葉浩帶手下幾個打手劫持到這堙A被綁在床上灌毒,我掙紮著,在床上扭動著身體……——這就是我在法會上所說 的那一件事情。

灌毒這樣的殘酷迫害不止這一次,很多次,各種類型的酷刑……

屢次被葉浩收拾、毒打,我成了葉浩的傀儡,其實,我這“法力無邊的宇宙主佛”,隻不過是一隻被葉浩輕輕一捏就可以捏死的螞蟻。我經過屢次的被收拾,怕葉浩怕的象老鼠見了貓,法輪功其實是一個可怕的大魔窟,隱藏在真善忍的鮮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