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洪志评论(29)被过滤的马丁路德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30 10:06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洪志评论(29)被过滤的马丁路德

基督新教开教祖师,路德生于1483年11月10日,死于1546年,享年62岁。如果要看一下诸如电影、电视、な播、文学和报界等现代媒体对马丁路德死前的生命之路的描述,那我们可能会觉得路德死得太早了:他最后的10-15年要么被全面抹消,要么用媒体技巧巧妙地隐藏,以致公众对此基本上無知。关于路德生平的学术论文总体上只能在大学图书馆内找到,读者也不过是对此感兴趣的很小一部分知识阶层。

这里涉及到原本無法回避的神学反犹主義,从中可以看出教会、政界和主流媒体如何联手过滤这位德国民族英雄的高超手法。

路德一开始并不仇视犹太人,后来接触到犹太教中的真实恐怖情況,1543年,他发表《论犹太人及其谎言》一书:“我现在已经很不关心让犹太人皈依的事情,因为这是不可能的……犹太人就是这么绝望、邪恶、毒意和被魔鬼所占据,1400年来他们是我们的疟疾、鼠疫和所有的不幸,而且还一直是。总之,他们就是魔鬼。”

路德对犹太人的态度由同情和友好变为厌恨和仇视,对犹太教的态度由对话变为敌对。马丁•路德向执政当局提出了7条对待犹太人的建议:

1)点燃他们的会堂和学校,泼上硫磺和柏油,全部烧掉;烧不掉的,用土埋上,使之永远看不到一块石头一角瓦片。为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为了让上帝看到他的子民不再容忍对他的儿子及其信徒的公然亵渎和诽谤,要将犹太人用来撒谎、渎神和赌咒的场所全部烧成灰烬、夷为平地。

2)用同樣的方式摧毁烧掉他们的住房,因为在家里他们同樣地撒谎和渎神。将他们驱进马厩,或像吉普赛人那樣混居于一个大屋顶之下。这樣,犹太人就会知道,他们不是像他们自己所夸耀的那樣是我们土地上的主人,而是像他们一直向上帝呼号和申怨所说的,是我们的可悲的囚徒。

3)烧掉他们的祈祷书和塔木德经本,犹太人就是从这些书文中学会了渎神、说谎、诅咒和诽谤。

4)从肉体、生命上禁止他们的拉比继续施教。本来,上帝要求以色列人在失去生命和灵魂的时候要听从他们的教师,摩西还补充说:这些教师“所教导你们的都是根据上帝的律法”。而这些恶棍(Boesewichter)拉比们忽略了经上的教导,滥用可怜民众的顺从,肆意悖逆上帝的律法,向他们灌输毒素、咒语和诽谤。

5)徹底地禁止他们通行于各种帝国道路。因为他们在我们的土地上没有什么可做的,他们不是领主,不是官员,也不是商人小贩等诸如此类。他们该在家里呆著。

6)禁止他们发放高利贷,没收他们所有的钱财和珍牷C原因是: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通过高利贷从我们这里抢夺和偷去的,因为他们没有其他的生活来源。

7)強壮的犹太女青年和男青年要有连枷、斧子、采矿工具、纺车和纺锤,让他们满面汗水地给自己挣得面包,就像亚当的孩子们所做的那樣。让我们这些遭诅咒的外邦人汗流满面的劳作,而他们这些圣民在火炉的后面日复一日地享受节日和浮华的生活,这是极不合适的。

1546年2月15日,就是他死前3天,路德在《警惕犹太人》【2】中最后一次提醒警惕那些“每天只是亵渎和沾污我们的主”的人,说他们只要不停止这樣做,就是“我们的公共敌人”。对个别犹太人皈依基督教的期望,他看起来没有完全放弃:“但只要他们皈依,放弃放高利贷并接受基督教,那我们乐意接受他们做弟兄。”但是,如果他们不放弃“亵渎”和“高利贷”,他建议当权者“你们大人们就不该忍受他们,而是要驱逐他们”。

“路德是一个伟人。他一把拨开迷雾,看清了我们直到今天才开始看清的犹太人”(A. 希特勒)

同樣属于“德意志基督徒”的艾森纳赫的州新教主教 Martin Sasse 在“帝国水晶之夜”后不仅,发表题为《马丁路德论犹太人——让他们滚!》的文章,其前言写道:“1938年11月10,在路德生日这一天,德国的犹太会堂在燃烧。德国人民……终于打破了犹太人在新德国经济领域的势力,为元首得到上帝祝福的、徹底解放我们的民族的斗争戴上了桂冠。在这一时刻,我们必须聆听那个男人的声音:作为德国人在16世纪的先知,他开始的时候是犹太人的朋友,受良心的驱使,受经历与现实的驱使,成了他那个时代最大的反犹者,成了他的民族反犹太人的警示者。”

1945年战争结束后,德国新教徒重新组织为“德国福音教会”(Evangelische Kirche in Deutschland,简称EKD)。当选第一任主席的是符腾堡的州主教Theophil Wurm。他在1945年前还声称希特勒的纳粹德国是“神定的秩序”【6】,战后则声称应为战争与种族屠杀负责的是“纳粹政权不信神”,是纳粹政权“背离神及其生命秩序”【6】。并不出人意料的是,EKD对路德言论与纳粹恐怖政权的关系从来不提,即使在“斯图加特认罪声明”中也没有提到。

2017年的500年庆典将是奥斯威辛之后的第一个世纪庆典,与1933年之前的庆祝活动相比,“路德与犹太人”这个话题具有更特殊的地位。公众能接触到的这类信息片面得令人恐惧,仅仅局限于宗教改革、圣经翻译和神学。如果只看45-50岁时的路德,要忽略路德对犹太人的仇恨是很容易的,而这一点正是我们这里要细说的。

2003年10月30日,由Eric Till导演的电影《路德》面世。除了扮演路德的Joseph Fiennes,著名电影演员如Peter Ustinov爵士、Bruno Ganz和Uwe Ochsenknecht也在其中扮演角色。电影描述了大约到1530年的路德,他对犹太人的仇恨被完全省略。制作这部电影的是EIKON,此家公司于1960年由新教教会组织的斯图加特Mathias电影发行公司转变而来。公司在网页的自我介绍中说自己是“德语媒介中基督教福音的传介者”,在这方面受到“福音教州教会”以及德国福音教会的支持。从这里可以看出,《路德》这部电影有意隐瞒路德的最后15年,需要对此负责的是新教教徒,尤其是德国福音教会。

2008年11月4日,德国电视二台在晚上20:15点的黄金时间播放10集的历史片《德国人》的第四集《路德与民族》。这部由Georg Prang扮演路德的片子描述路德从1517年宣贴95条论纲到1530年奥格斯堡帝国大会这一段时间的路德,然后直接就跳到路德死后一年的1547年,隐瞒路德对犹太人的仇恨的方式几乎可以算得上肆無忌惮。由于大量的宣传和节目的黄金时间,收看《德国人》的观众平均为400-500万。

如此重要的历史事实,可以用这种手段对大众进行隐瞒吗?由Guido Knopp领导的这个二台历史团队可能觉得不应该招致这樣的指责。但是,怎么樣包装路德对犹太人的仇恨才能使自己既履行提供信息的義务又不让大众有意识地注意到这个棘手的问题呢?答案是:把这个话题作为一个小话题藏到另一个不怎么棘手的大语境中,放到收看率保证低的时间段播放。二台的历史团队就真的这樣解決了问题:2009年4月5日,星期天,二台在23:10点播出历史系列中的《从耶稣到本笃》,其中提到了这个话题。

这个片子用45分钟的时间讲述2000年的教会史,路德这个话题占了4-5分钟,路德的《论犹太人及其谎言》用了大约30秒钟就算讲过了。当时的福音教州主教、预定的德国福音教会主席Margot K??mann女士就2017年的庆典接受采访时说,路德对犹太人的仇恨“过头了”,说这是“路德因对犹太人的爱未得到回报”的反应。这樣, K??mann女士就把路德从施害者变成了受害者。

电视二台Guido Knopp领导的历史团队用这个电影从新闻媒体的角度敷衍了这个话题,从形式上履行了信息義务,事实上珙O用媒体技巧巧妙地隐藏了路德对犹太人的仇恨,使公众对这个话题依旧無知。在“最伟大的德国人”的民意调查中,马丁路德作为第二名排在阿登纳之后。如果大众全面了解了路德,路德即使能上榜,排位肯定也会大大地靠后。

新教神学家和导演 Günther Klein 为电视二台拍摄的历史片《马丁?路德》(Ben Becker 主演)描述了路德化名为 J?rg 从1521年5月到1522年3月翻译新约的“瓦特堡之年”,“路德与犹太人”这个话题并不是必须涉及的问题,事实上电影中也没有提到这个问题,毕竟电影所讲的只是路德38-39岁这一短暂的时光。

尽管如此,这让人不由得要问:为什么没有人愿意拍摄一部描述路德与犹太人的关系及其对纳粹影响的片子呢?他“从保罗变扫罗”的转变可以说是巨大的表演艺术的挑战,从历史影响的语境上讲其戏剧性难以比Q。即使在民主德国时期,他的晚年也被遗忘。1983年10月,民主德国电视台制作的五集连续剧(Ulrich Thein扮演路德非常出色)同樣不提路德与犹太人的关系,这个萨克森(今萨克森-安哈堹S)之子主要是被描述成了社会改革者,偶埵釣对富格堮a族资本主義的抨击。

平面媒体的情況也是如此。大众都能接触到的关于路德的书籍中,比如在书店和公共图书馆能接触到的,路德与犹太人这个话题可以说没有得到论述;报纸与期刊谈论路德相对比较多,但是他与犹太人的关系珙O一个禁忌话题。这樣,大众能得到的关于路德的信息,都是不完整的。社民党人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就另一个话题的)一次电视表态中很正确地说:“不完整的信息是错误的信息”。从这里可以引申出,蓄意传播的“不完整信息”可以被称为谎言。从这种意義上说,如此在公开媒体蓄意传播的关于路德的不完整信息,就可以称为谎言,可以称为“路德谎言”。

2005年5月,“路德城”维滕贝格的居民在信箱发现据说是新纳粹党NPD制作的传单,标题是“路德——民族和社会青年的伟大思想引路人”。尽管NPD后来与此传单划清界限,但这一事例说明,犹太势力是如何深重的压在了德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头上。

犹太人很早就有了生物武器,欧洲的黑死病鼠疫都是他们发动的,非常可怕,我们在下篇中讲这个事情。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30 10:07 
24.85.204.83
頂部
洪志評論(29)被過濾的馬丁路德

基督新教開教祖師,路德生於1483年11月10日,死於1546年,享年62歲。如果要看一下諸如電影、電視、廣播、文學和報界等現代媒體對馬丁路德死前的生命之路的描述,那我們可能會覺得路德死得太早了:他最後的10-15年要麼被全麵抹消,要麼用媒體技巧巧妙地隱藏,以致公眾對此基本上無知。關於路德生平的學術論文總體上隻能在大學圖書館內找到,讀者也不過是對此感興趣的很小一部分知識階層。

這堹A及到原本無法回避的神學反猶主義,從中可以看出教會、政界和主流媒體如何聯手過濾這位德國民族英雄的高超手法。

路德一開始並不仇視猶太人,後來接觸到猶太教中的真實恐怖情況,1543年,他發表《論猶太人及其謊言》一書:“我現在已經很不關心讓猶太人皈依的事情,因為這是不可能的……猶太人就是這麼絕望、邪惡、毒意和被魔鬼所占據,1400年來他們是我們的瘧疾、鼠疫和所有的不幸,而且還一直是。總之,他們就是魔鬼。”

路德對猶太人的態度由同情和友好變為厭恨和仇視,對猶太教的態度由對話變為敵對。馬丁•路德向執政當局提出了7條對待猶太人的建議:

1)點燃他們的會堂和學校,潑上硫磺和柏油,全部燒掉;燒不掉的,用土埋上,使之永遠看不到一塊石頭一角瓦片。為了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為了讓上帝看到他的子民不再容忍對他的兒子及其信徒的公然褻瀆和誹謗,要將猶太人用來撒謊、瀆神和賭咒的場所全部燒成灰燼、夷為平地。

2)用同樣的方式摧毀燒掉他們的住房,因為在家堨L們同樣地撒謊和瀆神。將他們驅進馬廄,或像吉普賽人那樣混居於一個大屋頂之下。這樣,猶太人就會知道,他們不是像他們自己所誇耀的那樣是我們土地上的主人,而是像他們一直向上帝呼號和申怨所說的,是我們的可悲的囚徒。

3)燒掉他們的祈禱書和塔木德經本,猶太人就是從這些書文中學會了瀆神、說謊、詛咒和誹謗。

4)從肉體、生命上禁止他們的拉比繼續施教。本來,上帝要求以色列人在失去生命和靈魂的時候要聽從他們的教師,摩西還補充說:這些教師“所教導你們的都是根據上帝的律法”。而這些惡棍(Boesewichter)拉比們忽略了經上的教導,濫用可憐民眾的順從,肆意悖逆上帝的律法,向他們灌輸毒素、咒語和誹謗。

5)徹底地禁止他們通行於各種帝國道路。因為他們在我們的土地上沒有什麼可做的,他們不是領主,不是官員,也不是商人小販等諸如此類。他們該在家塈b著。

6)禁止他們發放高利貸,沒收他們所有的錢財和珍寶。原因是:他們所有的一切都是通過高利貸從我們這媟m奪和偷去的,因為他們沒有其他的生活來源。

7)強壯的猶太女青年和男青年要有連枷、斧子、采礦工具、紡車和紡錘,讓他們滿麵汗水地給自己掙得麵包,就像亞當的孩子們所做的那樣。讓我們這些遭詛咒的外邦人汗流滿麵的勞作,而他們這些聖民在火爐的後麵日複一日地享受節日和浮華的生活,這是極不合適的。

1546年2月15日,就是他死前3天,路德在《警惕猶太人》【2】中最後一次提醒警惕那些“每天隻是褻瀆和沾汙我們的主”的人,說他們隻要不停止這樣做,就是“我們的公共敵人”。對個別猶太人皈依基督教的期望,他看起來沒有完全放棄:“但隻要他們皈依,放棄放高利貸並接受基督教,那我們樂意接受他們做弟兄。”但是,如果他們不放棄“褻瀆”和“高利貸”,他建議當權者“你們大人們就不該忍受他們,而是要驅逐他們”。

“路德是一個偉人。他一把撥開迷霧,看清了我們直到今天才開始看清的猶太人”(A. 希特勒)

同樣屬於“德意誌基督徒”的艾森納赫的州新教主教 Martin Sasse 在“帝國水晶之夜”後不僅,發表題為《馬丁路德論猶太人——讓他們滾!》的文章,其前言寫道:“1938年11月10,在路德生日這一天,德國的猶太會堂在燃燒。德國人民……終於打破了猶太人在新德國經濟領域的勢力,為元首得到上帝祝福的、徹底解放我們的民族的鬥爭戴上了桂冠。在這一時刻,我們必須聆聽那個男人的聲音:作為德國人在16世紀的先知,他開始的時候是猶太人的朋友,受良心的驅使,受經曆與現實的驅使,成了他那個時代最大的反猶者,成了他的民族反猶太人的警示者。”

1945年戰爭結束後,德國新教徒重新組織為“德國福音教會”(Evangelische Kirche in Deutschland,簡稱EKD)。當選第一任主席的是符騰堡的州主教Theophil Wurm。他在1945年前還聲稱希特勒的納粹德國是“神定的秩序”【6】,戰後則聲稱應為戰爭與種族屠殺負責的是“納粹政權不信神”,是納粹政權“背離神及其生命秩序”【6】。並不出人意料的是,EKD對路德言論與納粹恐怖政權的關係從來不提,即使在“斯圖加特認罪聲明”中也沒有提到。

2017年的500年慶典將是奧斯威辛之後的第一個世紀慶典,與1933年之前的慶祝活動相比,“路德與猶太人”這個話題具有更特殊的地位。公眾能接觸到的這類信息片麵得令人恐懼,僅僅局限於宗教改革、聖經翻譯和神學。如果隻看45-50歲時的路德,要忽略路德對猶太人的仇恨是很容易的,而這一點正是我們這堶n細說的。

2003年10月30日,由Eric Till導演的電影《路德》麵世。除了扮演路德的Joseph Fiennes,著名電影演員如Peter Ustinov爵士、Bruno Ganz和Uwe Ochsenknecht也在其中扮演角色。電影描述了大約到1530年的路德,他對猶太人的仇恨被完全省略。製作這部電影的是EIKON,此家公司於1960年由新教教會組織的斯圖加特Mathias電影發行公司轉變而來。公司在網頁的自我介紹中說自己是“德語媒介中基督教福音的傳介者”,在這方麵受到“福音教州教會”以及德國福音教會的支持。從這堨i以看出,《路德》這部電影有意隱瞞路德的最後15年,需要對此負責的是新教教徒,尤其是德國福音教會。

2008年11月4日,德國電視二台在晚上20:15點的黃金時間播放10集的曆史片《德國人》的第四集《路德與民族》。這部由Georg Prang扮演路德的片子描述路德從1517年宣貼95條論綱到1530年奧格斯堡帝國大會這一段時間的路德,然後直接就跳到路德死後一年的1547年,隱瞞路德對猶太人的仇恨的方式幾乎可以算得上肆無忌憚。由於大量的宣傳和節目的黃金時間,收看《德國人》的觀眾平均為400-500萬。

如此重要的曆史事實,可以用這種手段對大眾進行隱瞞嗎?由Guido Knopp領導的這個二台曆史團隊可能覺得不應該招致這樣的指責。但是,怎麼樣包裝路德對猶太人的仇恨才能使自己既履行提供信息的義務又不讓大眾有意識地注意到這個棘手的問題呢?答案是:把這個話題作為一個小話題藏到另一個不怎麼棘手的大語境中,放到收看率保證低的時間段播放。二台的曆史團隊就真的這樣解決了問題:2009年4月5日,星期天,二台在23:10點播出曆史係列中的《從耶穌到本篤》,其中提到了這個話題。

這個片子用45分鍾的時間講述2000年的教會史,路德這個話題占了4-5分鍾,路德的《論猶太人及其謊言》用了大約30秒鍾就算講過了。當時的福音教州主教、預定的德國福音教會主席Margot K??mann女士就2017年的慶典接受采訪時說,路德對猶太人的仇恨“過頭了”,說這是“路德因對猶太人的愛未得到回報”的反應。這樣, K??mann女士就把路德從施害者變成了受害者。

電視二台Guido Knopp領導的曆史團隊用這個電影從新聞媒體的角度敷衍了這個話題,從形式上履行了信息義務,事實上卻是用媒體技巧巧妙地隱藏了路德對猶太人的仇恨,使公眾對這個話題依舊無知。在“最偉大的德國人”的民意調查中,馬丁路德作為第二名排在阿登納之後。如果大眾全麵了解了路德,路德即使能上榜,排位肯定也會大大地靠後。

新教神學家和導演 Günther Klein 為電視二台拍攝的曆史片《馬丁?路德》(Ben Becker 主演)描述了路德化名為 J?rg 從1521年5月到1522年3月翻譯新約的“瓦特堡之年”,“路德與猶太人”這個話題並不是必須涉及的問題,事實上電影中也沒有提到這個問題,畢竟電影所講的隻是路德38-39歲這一短暫的時光。

盡管如此,這讓人不由得要問:為什麼沒有人願意拍攝一部描述路德與猶太人的關係及其對納粹影響的片子呢?他“從保羅變掃羅”的轉變可以說是巨大的表演藝術的挑戰,從曆史影響的語境上講其戲劇性難以比擬。即使在民主德國時期,他的晚年也被遺忘。1983年10月,民主德國電視台製作的五集連續劇(Ulrich Thein扮演路德非常出色)同樣不提路德與猶太人的關係,這個薩克森(今薩克森-安哈爾特)之子主要是被描述成了社會改革者,偶爾有些對富格爾家族資本主義的抨擊。

平麵媒體的情況也是如此。大眾都能接觸到的關於路德的書籍中,比如在書店和公共圖書館能接觸到的,路德與猶太人這個話題可以說沒有得到論述;報紙與期刊談論路德相對比較多,但是他與猶太人的關係卻是一個禁忌話題。這樣,大眾能得到的關於路德的信息,都是不完整的。社民黨人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就另一個話題的)一次電視表態中很正確地說:“不完整的信息是錯誤的信息”。從這堨i以引申出,蓄意傳播的“不完整信息”可以被稱為謊言。從這種意義上說,如此在公開媒體蓄意傳播的關於路德的不完整信息,就可以稱為謊言,可以稱為“路德謊言”。

2005年5月,“路德城”維滕貝格的居民在信箱發現據說是新納粹黨NPD製作的傳單,標題是“路德——民族和社會青年的偉大思想引路人”。盡管NPD後來與此傳單劃清界限,但這一事例卻說明,猶太勢力是如何深重的壓在了德國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頭上。

猶太人很早就有了生物武器,歐洲的黑死病鼠疫都是他們發動的,非常可怕,我們在下篇中講這個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