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洪志评论(9)《红楼|》反清复明寓言小说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6 04:42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洪志评论(9)《红楼夢》是一部反清复明的寓言小说

古典文学名著《红楼|》,不仅是文学的典范,亦是姓名学的范本。作品为读者提供了一座座寓含颇深的迷宫,研究起来,其乐は穷。

先来看看贾府中丫头奴仆的取名。四位小姐的大丫头,分别是抱琴、司棋、侍书、入画,暗寓琴棋书画;狴阞漸|个书僮分别为茗蝖B锄药、双瑞、双u,两两相对,象征吉祥如意;恰红院八个大丫头的名字亦可分为袭人、媚人、晴雯、倚霞、麝日、檀云、春燕、秋纹四对,所有这些艳婢姣童的人名,从一个侧面为读者展示了主人们的锦衣纨裤,风流艳世之生活和身份。

贾府闲清客的取名,亦是寓意深远。清客詹光谐音沾光,单聘仁谐音善骗人,卜固修谐音不顾羞。库房总领吴新登谐音は星戥,仓上头目戴良谐音大量,买办钱华谐音钱花,这些的谐音暗寓作者爱憎褒贬的取名方法,显然借鉴于《金瓶梅》一书。《金》书里的清客应伯爵、常峙节、卜志道,谐音应白嚼、常时借、不知道,曹雪芹信手巧借,妙笔生花,天衣は缝地嫁接在各种人物身上,给作品增添了一层神秘而出幽默的艺术魅力。

暗示人物命运遭遇的命名,曹书中府拾皆是,甚至可以夸口说,没有一个人名不寓含一定的意味。如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即暗示“原应叹息”,英莲暗示应怜,甄士隐夫人的丫头娇杏,谐音“侥幸”,暗示她“偶为一错,便为人上人”,最后贵为贾雨村夫人的机遇。秦钟、秦业暗示情种、情孽,冯渊即是逢冤,李守中即是理守中。另有冷子兴隐寓“冷中出热”,甄士隐、贾雨村意喻真事隐去,假语村言,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红楼|》人名的暗寓,意味深长。细考深究,竟可写一部长篇巨著。单就金陵十二钗关于人名兆示命运的春秋笔法,就可书上的滔滔万言,本文去繁就简,单表几位主要人物在小说及社会中各自寄寓的深意。

《红楼|》书中主角狴氶B黛玉、钗、妙玉的命名,是作者精心设计的产物。四玉在书中是多角关系,狴爱黛玉,最后疶O钗婚配,妙玉和狴犰b思想性格上看似截然相反,实则极多相似,四人的命运,は一不是逆愿而行的。作者将“牷貝M“玉”二字分属四位,暗示他们互为影射,互为矛盾转化的对立面。魏子安有小说《花月痕》对这套关系剖析颇深,引以为证。

未秋道:“妙玉称个槛外人,狴称个槛内人。妙玉住的是栊翠庵,狴犰磲漪O怡红院。书中先说妙玉怎府M洁,狴伀`常自认浊物,不见将来清者转浊,浊者转清?”痴珠随说道:“就书中‘贾语村言’例之:薛者,设也;黛者,代也。设此人代狴犮H写生。故‘狴氶忖G字,狾r上属于钗,就是钗;玉字下等于黛,就是黛玉。黛钗真个‘子虚乌有’,算不得什么。倒是妙玉,真做了狴阞漱洐镜子,故名之为‘妙”。(二十五回)

关于红学的研究,上世纪初已分为胡适、鲁迅的写实派和蔡元培、潘重规的寓言派两系。寓言派以为,此书为明末遗民的一部寓言,其中蕴藏茪@段民族深痛,隐现互关,如泣如诉。单就人名的安排上,潘重规公作了一番颇有功力的研究,兹借鉴于下。

书中人物,狴氻D传国玉玺之喻。玉的得失,即政权的得失。林黛玉代表明朝,薛钗代表清朝。林薛争狴氶A即明清争政权。林亡薛存,即明灭清兴。

狴犮X世,口中含镌有“莫失莫亡,仙u琠驉谷r帚漪玉,与三国志载銗N传国玉玺“受命于天,其u永昌”相类,且式岩蝚菄鞢A证明狴优O象征传国玉玺的。另狴爱吃胭脂,类于玉玺离不开朱泥。狴伈亲昵的待婢袭人,拆开就是龙衣人;狴伈欥X爱的戏子,名叫蒋玉函,袭人嫁玉函,玉玺就配上玉函了。

黛玉别名萧湘妃子,即显其帝王身份。其身是绛珠仙草,绛红乃明朝国姓朱之影射。黛玉代表明朱天子,故所食药丸是天王补心丸。她的婢女叫紫娟,紫是朱的配色,鹃乃望帝之魂。黛玉姓林,因为明朝姓朱。《说文》云:“朱,赤心木,松柏属”。朱是林木类,故姓林。

钗别名蘅芜君,亦显帝王身份。“钗”字拆开是“又金”,清曾称后金,正合金之意。钗其兄名蟠,蟠者,番也,从虫,犹狄从犬,羌从羊,正是指斥薛蟠是异族番人。又因清朝篡位,非正统天子,所以薛蟠绰号呆霸王。

狴优J是传国玉玺,林薛二女又分别代表明清,因而林薛之争,亦明清之争也。最后林亡薛婚,正寓明亡清存。作者は力改变历史,只有通过刀枪笔阵,寓寄满腔民族仇恨,抒发亡国之痛惜。读罢此文,深谙作者用心之深,真匪夷所思。

姓名之用作暗寓,何独《红楼|》一书哉!大凡文学名著,只要你用心考查,は不能循其暗寓的蛛丝蚂迹。读者此后在翻阅书卷时,尽可放心去推据来敲去,保准有所收获。不然,唯作者是问。


关于《红楼|》厌清眷明主旨的一点补充(2007-05-02 10:08:52)
标签:红楼| 明朝 清朝   



   《红楼|》是明亡遗民写出来的作品,而非曹雪芹所写。在我看来没有多大疑问。看了一篇博客上的文章《〈红楼|〉是一部反清复明的寓言小说吗——姓名与影射暗寓》(见下面的附录)很有共鸣,也激发了一些补充的欲望。

    其实书中暗示隐喻的地方随处可见。比如书中有句“都道是金玉良缘, 俺只念木石前盟”,其中“木石”合在一起就是“朱”,就是一块石头和一根木头靠在一起(“朱,赤心木”)。翻词典可以知道,朱和朱是同一个字,实际上明史里姓朱的人物,他们的姓都是写成朱的。金自然是满清的代指了,满清统治者的姓“爱新觉罗”意思就是金。

    还有预言人物命运结局的红楼|歌词,都可以看出有描写改朝换代战争变乱的痕迹。

关于元春的[恨は常]中说“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元春居住在皇宫,她的父母和她一底ㄕb京城,那这个“望家乡,路远山高”,究竟从何谈起?这只能解释为战争动乱后逃亡到边远地区的情形。所以元春的命运很可能是暗喻南明永历的命运

比如惜春的判词中说“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连天衰草遮坟墓”,这描绘的分明是战争屠杀之后萧索荒◥煽熄H。在一首明遗民描绘满清进行的な州大屠杀七十万人后的凄惨景象的蝔诗中有一句就是“白杨衰草”


再有一个地方,也可以看出蹊跷。比如说李纨的结局“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气昂昂头戴簪缨,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

在其他地方,一再说“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为什么惟独李纨得到一个好结局,这不是有些矛盾么?而且作者似乎对李纨的这个好结局没有任何赞叹的意思,相反有讽刺冷嘲的味道,甚至是把它当成坏结局来描写。紧接茷罈捉挫禄高登,就来了这么一句“昏惨惨黄泉路近”,令人不寒而栗

尤其耐人寻味的是这么一句“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李纨因为她儿子的关系没有受老来贫,但代价珓雈i能是不留“阴骘积儿孙”,也就是干了不积阴德的事情,做了违背良知的事情,才有“威赫赫爵禄高登”

     那究竟是什么事情呢?在甄士隐给好了歌做的解中有这么一句“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L梁”,这个训有方指的是谁?,日后作L梁的又是谁?有些人曾经把这解释成是柳湘莲,但实际上柳湘莲的结局在前八十回中已经就交代了,而且他和训有方之间也实在扯不上什么关系。合理的解释是这个训有方,指的正是李纨的儿子贾兰!贾兰暗指的应该是明朝灭亡的过程中,那些变节投靠满清,屠杀抢掠は所不为的鉿l,后来因为对异族主子的效忠而得以威赫赫爵禄高登的人

此外还有许多诗句都是隐喻明代一些重要人物的归宿,比如香菱的结局“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元春的结局“画茪@张弓,弓上挂茩橼”都似乎暗示永历碰到吴三桂后被用弓勒死的结局

还有描写黛玉的诗句“玉带林中挂”,以及王熙凤的判词“一从二令三人木, 哭向金陵事更哀”,都似乎是暗示崇祯皇帝的结局最后是上吊自缢而死。而“一从二令三人木”按照某人的考证合起来正是一个繁体的“检”字,而崇祯皇帝的名字正是朱由检

还有探春的判词“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这明显是暗指那些在明亡以后,那些逃亡海外的反清志士

还有比如妙玉的判词“.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狺ㄙ黎荌炊H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は瑕白玉遭泥陷”。这似乎是暗指那些在明朝时期,不屑为官,不愿与国家朝廷合作的清高之人,结果明亡之后面临的珙O“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青灯古殿指的是清朝,,红粉朱楼指的正是明朝了。而最后在满清统治的淫威之下,“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



再看秦可卿的判词“.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这似乎是在追溯明朝灭亡责任,把明朝走向衰败责任推到了嘉靖这一代,嘉靖痴迷道教,而红楼|中的贾敬也痴迷道教,书中的描写是“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而贾敬的谐音正是嘉靖。

而家事消亡首罪宁,从何说起呢,明武宗时期有宁王作乱,而正德皇帝正是以宁王作乱的借口南下游玩,结果不慎落水得病,回京后不久就死了,这才由后来的嘉靖当上了皇帝,所以作者说家事消亡首罪宁的意思是在他看来如果没有宁王造反,也就没有这帚连锁反应。至于“.宿孽总因情”,这个情字谐音清,指满清,其意不言自明

书中还有些地方是更露骨的透露出作者的思想倾向的。比如第六十三回给芳官取名耶律匈奴这一段“狴玊v了,喜出意外,忙笑道:"……既这等,再起个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 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G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搨诸朝 , 深受其害.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 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 所以凡历朝中跳梁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ラ头缘远来降. 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

作者在明亡之后,对满清统治自然恨之入骨,但书中直斥满清显然不可能,于是借贾狴这段议论痛斥匈奴犬戎,说“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以抒自己胸中之愤懑

从这一段话来看,作者写红楼|的时期也应该是在满清建立之后的不久,那时侯文字狱虽有,但还没有到乾隆时期那帑ㄘが压到极端的情形,所以才有这么一段话。

还有一处地方也是能{透露作者心态的,书中第二回,贾雨村的一番议论中说“如前代之许由,陶,阮籍,嵇康,刘伶,王谢二族,顾虎头,陈后主,唐明皇,宋徽宗,刘庭芝,温飞卿,米南宫,石曼卿,柳耆卿,秦少游,近日之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

红楼|小说开头虽然反复声明,“は朝代可考”,,“何必拘拘于朝代年纪哉”,但注意一下,这里凡是提到的明朝以前的人物,明确说是“前代”,而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等明代的人物,则说“近日之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作者在这里完全是以一个明朝人的心态来说话的。实际上真要论时间的,唐伯虎等人也是明正德时期的人了,离开明灭亡有很长的时间,作者之所以还要说是近日,显然是有感情因素在内的。

     红楼|中透露关节的地方还有许多,比如珛^托言外国美人而念的那首诗

“珛^因念道:
     昨夜朱楼|,今宵水国吟.
     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丛林.
     月本は今古,情缘自浅深.
     銕n春历历, 焉得不关心.”



这首诗描写的可能是明亡后台湾抗清志士面临的情形,昨夜朱楼|,,明朝皇帝姓朱,这朱楼|指的是什么,意思是很清楚的



还有《红楼|》书中一处姐妹们行酒令时,史湘云说了一句“日月双悬照乾坤”;日月当然就是指“明”

以上不过是随意想到一些,如果真要细细研究的话,那红楼|此类暗示的地方是相当多的
我以为,那些红学砖家叫兽可以在红楼|中读出除了反清复明以外的一切东西。。。否则,他们的饭碗要被合邪了


对明朝遗民作品《红楼|》中”子系中山狼”的解释(2006-09-15 23:01:45)
   

作者:杜车别 提交日期:2006-4-9 21:13:00
我以为经过土默热先生的考证,《红楼|》一书走D曹雪芹所写的,当属没有疑问;是明末清初的人所写的,这点应该也没有任何疑问。至于作者究竟是谁?土默热先生说是写《长生殿》的洪升,我觉得可以存疑。可以是洪升,也可以不是。要之,《红楼|》是明朝的遗民,至少是带有L烈明朝遗民倾向的人写。甚至不排除作者可能是崇祯皇帝的后代。我以为《红楼|》写好之后只是手稿,没有印行,后来这手稿落到了曹雪芹手里,曹雪芹又根据自己的生活经历,对这部手稿进行了大量的篡改,以至这部书现在面目全非,认不清它的真面目。只有最后四十回,因为牵涉到大结局,显露整部书的要旨,は法局部篡改,所以被乾隆和他的走狗完全抛开原著,重新写了四十回。
        
        
             鉴于许多人还不知道土默热先生的考证,我就把他考证当中一些最核心最有说服力的地方,摘引会粹一下。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说一点我自己的意见,有的地方是补充,有的地方则是对土默热观点的修正
     
     土默热的考证(都是引用自土默热的文章):  
            
             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林黛玉的《题帕三绝》诗,第一首是: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为谁?
          尺幅鲛绡劳解赠,教人焉得不伤悲!’
        
         这首诗明显是套用李香君的《诀别口占》诗:
         “眼空蓄泪泪空流,苦苦相思为谁?
          自诩豪情今变节,转眼は目更添悲!”
        
         李香君与侯方域的悲欢离合故事,被孔尚任写成了《桃花扇》传奇。李香君的诗,是表达国破家亡时的兴亡感慨的,歌颂的是民族大憛B民族气节,《红楼|》套用这帚诗,实堪注意作者的思想倾向。”
            
             “
             《红楼|》姐妹们的菊花诗,是《红楼|》作者原创的,还是从什么地方引用的?我们的红学大师们,也从来没有认真地加以考证,便异口同声地鼓噪曹雪芹的诗才如何了不起,当大师们见了本文之后,千万不要羞愤得は地自容!
        
                 南明时期董小宛与冒辟疆的爱情故事,红学界诸君当不陌生。有一年秋天,冒辟疆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从菊花,与董小宛一起种在地里,晚上下了一场小雨,菊花不仅成活,而且顶蚆鱆开放了。夫妻二人十分高兴,于是各自做了一首礸诗。
        
           冒辟疆的诗是:
         “锄别圃试移来,篱畔亭前手自栽。
          前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竟喜戴霜开”。
        
          董小宛的和诗是:
         “玉手移来霜露经,一丛浅淡一丛深。
          数去痄荍g傲世,看来唯有我知音。”
        
           夫妻二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的朋友杨龙友,他也公鴝M了一首:
         “尚有秋情众莫知,联袂负手扣东篱。
          孤标傲世偕卿隐,一帚开故故迟。”
        
        
                 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红楼|》中姐妹们的菊花诗:怡红公子的《种菊》诗是:
         “锄秋圃自移来,篱畔亭前故故栽,
          昨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犹喜戴霜开。”
         这是剿袭的冒辟疆诗!
        
           枕霞旧友的《对菊》诗是: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
          数去更は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这是剿袭的董小宛诗。!!
        
           潇湘妃子的《问菊》诗是: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帚开为底迟?”
        
           这是剿袭的杨龙友的诗!!!
           
           杨龙友的诗,在《红楼|》中,变成了潇湘妃子林黛玉的诗:“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扣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帚开为底迟?”看,诗才那么出类拔萃的潇湘妃子,居然拿杨龙友的诗冒充自己的作品!
            
                 当然,《红楼|》作者在书中所写的菊花诗,每首都从七言四句改造成了七言八句,增加了一些新的内容,但其从董冒的菊花诗幻化而来这一点,是毫は疑慦滿I这组菊花诗,是《红楼|》作品南明背景的铁证!
            
               
                 从以上考证分析中我们不难看出,《红楼|》中的好多诗词,并非作者原创,而是套用的明朝著名人物的作品。可惜的是,南明时期著名的“秦淮八艳”和“明末四公子”的诗词(杜车注:明末四公子是:方以智、冒襄、陈贞慧、侯方域,其中冒襄和董小宛的故事为众人熟知,侯方域和李香君的故事被写入桃花扇,而方以智达到的成就最高,是明末的思想科学巨人,可以和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三大巨头并列而は愧色,所以也可算作明末思想四巨头和明末四公子的一个交集)多数都失传了,否则我们还可以找到更多的《红楼|》诗词的原版。但仅就以上所举例证,我们也不难看出,《红楼|》中姐妹们的诗词,基本上是来自南明和明朝诗人的诗词,而不是其后清朝诗人的作品。黛玉、湘云的礸诗,套用的是冒辟疆、杨龙友的作品,难怪其中充满男性隐士的味道了。脂批说《红楼|》作者作此书有传诗之意,传的是谁的诗呀?
            
             ”
            
             “《红楼|》书中姐妹们行酒令时,那个英豪阔大、心直口快的史湘云,居然顺口说出了一句“日月双悬照乾坤”;潇湘妃子林黛玉,也顺口说了一句“双瞻御座引朝仪”。周汝昌大师见到这两句奇怪的“酒令”后,忽发奇想,说什么乾隆朝初期,曹家参与了弘皙发动的政变,当时朝廷出现了两个“皇帝”,所以曹雪芹写这句酒令,实际上是隐写曹家二次被朝廷抄家的历史。
            
             且不说乾隆朝两个“皇帝”并存、曹家参与宫廷政变等事情子虚乌有,于史は征,就是从字面上也说不过去!“日月双悬”本身隐写的就是一个“明”字,は论如何与清朝乾隆年间挨不上边。所以,周老先生这次的学问确实是做走眼了,犯了“猜笨谜”的大忌。
                 其实,“日月双悬”这个词,在南明小朝廷时期,是江南士大夫阶层常用的一句话!
         抗清志士陈子龙诗中曾说:“日月双飞驱神骏,乾坤半壁待女娲”,抗清明将张煌言诗中说:“日月双悬于氏墓,乾坤半壁岳家祠”,
         抗清憭h夏完淳诗中也曾说:“日月双悬”就是“天南定鼎,浙右龙腾”。
         当时这些著名文人交口说“日月双悬”,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当时文人说“日月双悬”有两重意思:一是代表故国情怀,表示不忘大明王朝,誓死捍卫大明江山;从字面上讲,“日月双悬”就是代表一个“明”字!二是代表对两个并存的南明政权的承认
            
            
             “抗清憭h夏完淳讽喻弘光政权的诗:
        
         ‘二十年来是已非,不开画阁锁芳菲。
          哪堪两院は人到,独对三春有飞燕’。
        
         朋友们看出来没有?《红楼|》中元春的判词,应该就是根据这首诗幻化出来的。
             红楼|》中元妃的“判词”是:
         “二十年来是与非,榴花开处照宫帏,
          三春争即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归”。
         这两首诗从内容和形式上如此契合,似乎用偶然是难以解释的。
            
             读过《春秋》的学者都知道,孔夫子是用“春王正月”来表示王族的正统身份的,《红楼|》作者让元春取名用“春”字,并且说她生在“正月初一”,“命大”,目的不外乎暗示她代表茈统王朝。
              
         南明时期的江南,先后出现了福王政权、唐王政权、桂王政权,这三个政权都先后称帝,可以影射为“三春”。除掉“三春”外,当时还有一个鲁王监国政权。所谓“监国”,就是以太子的身份管理国家大事,并未当皇帝,所以名字虽然也有春字,但不入“三春”之列。
        
           《红楼|》中的元春,影射的是福王政权。元春的判词是
         “二十年来辩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即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归”。
        
         南明时期的抗清英雄夏完淳有这岸@首诗:“二十年来事已非,不开画阁锁芳菲,那堪两院は人到,独对三春有飞燕”。看了夏诗,你自然就知道元春判词的出处了。
        
                 《红楼|》书中迎春影射的是桂王政权,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影射的是桂王政权的猖狂权臣孙可望;“子系”二字合起来便是孙字。孙可望原来是张Y忠的部将,后来拥立桂王,但极其骄横跋扈,桂王在孙可望营中的身份地位,还不如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红楼|》中的老三探春,影射的应是福建的唐王政权。当时福建的交通极其不便,进入福建的最便捷通道,就是在海上航行奔福州门,所以《红楼|》作者让探春“清明涕泣江边望,千里东风一|遥”。唐王是个立志有一番作为的皇帝,在富国L兵上很想有一番作为。但受制于郑芝龙,“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根本不可能挽回南明政权覆亡的命运。加之他在帝王谱系中,血缘关系较远,受封建正统观念影响,威望有限,所以《红楼|》中让她的身份是“庶出”,自己必须时时为改变庶出地位而痛苦挣扎。
               
               
                《红楼|》中的老四惜春影射的是鲁王监国政权。鲁王在浙东的抗清事业失败后,不得不南下投奔郑成功,又受到郑氏军事集团的排挤,最后孤家寡人流落到金门岛上,整天以吃斋念佛消磨时光,最后病死在金门岛,至今坟墓仍然在这里。《红楼|》中让惜春“堪破”三春命运,最后“独卧青灯古佛旁”,正是鲁王命运的真实写照。
                 关于“三春”“四艳”的命运解读至此,《红楼|》中所说的“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的含憛A就不难理解了。南明三帝一监国政权先后灭亡之后,江南抗清势力基本土崩瓦解,蝞齯玫略F。南明四个政权先后延续了二十年,《红楼|》所说的“二十年来辩是非”,辩的就是这段历史是非!
            
            
             这首诗是指斥南明政权在大敌当前之际,还醉生|死、歌舞升平的。“二十年来是已非”说的是南明三帝延续了二十来年,至今已面目全非,不可收拾了;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红楼|》中的“虎兕相逢大|归”一句,有争议,有的版本作“虎兔相逢”,好多红学家认为是“虎”年与“兔”年之间的时间概念,意思是隐含元妃死亡的时间。笔者原来也这么研究过,但は论如何也难以自圆其说。现在看,“虎兕相逢”比较有道理。这句很特殊的话,来自吴兆骞的诗。清初发生“江南科场案”后,吴兆骞蒙冤发配关外的宁古塔,就是今天黑龙江省宁安县。吴兆骞在诗中形容当地的荒◣M壮阔,曾使用了一句“前有猛虎后苍兕”的诗句,猛虎当指东北虎,“苍兕”应指一种名“海东青”的凶猛的鹰。
        
                 “虎兕相逢”的真实含憛A应该是与凶猛的老虎苍鹰相逢了。江南人碰到老虎和苍鹰暗示的什么呢?就是清兵下江南!宁古塔是满人的故乡,那里的虎和鹰,不正暗示茼p狼似虎的清兵么?为什么在“虎兕相逢”后就要“大|归”呢?江南半壁河山遭遇了“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残暴兵祸之后,南明小朝廷已经灰飞灭,江南士大夫们国破家亡,昔日的繁华都成了过眼云蝖A不正是一场南柯|醒来后的“大|归”么!
        
                 由以上分析我们不难看出,《红楼|》创作初期,应该是一部与《桃花扇》、《长生殿》一帚滿A抒发江南知识分子兴亡感叹的作品。后来,洪升由于人生遭遇重大打击,他所钟爱的“蕉\姐妹”们也命运悲惨,转而把《红楼|》改写成感叹自己与姐妹们人生悲剧的作品。但原著中有关兴亡感叹的基调和部分内容还是保留了下来。由于改写的缘故,造成了《红楼|》中诸多难以理解的谜语。只要你熟悉清初的改朝换代史,知道洪升及其姐妹们的人生悲剧,这些《红楼|》之谜,都会迎刃而解。这些同什么“弘皙”与乾隆“日月双悬”根本没什么关系。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6 04:44 
24.85.204.83
頂部
洪志評論(9)《紅樓夢》是一部反清複明的寓言小說

古典文學名著《紅樓夢》,不僅是文學的典範,亦是姓名學的範本。作品為讀者提供了一座座寓含頗深的迷宮,研究起來,其樂無窮。

先來看看賈府中丫頭奴仆的取名。四位小姐的大丫頭,分別是抱琴、司棋、侍書、入畫,暗寓琴棋書畫;寶玉的四個書僮分別為茗煙、鋤藥、雙瑞、雙壽,兩兩相對,象征吉祥如意;恰紅院八個大丫頭的名字亦可分為襲人、媚人、晴雯、倚霞、麝日、檀雲、春燕、秋紋四對,所有這些豔婢姣童的人名,從一個側麵為讀者展示了主人們的錦衣紈褲,風流豔世之生活和身份。

賈府幫閑清客的取名,亦是寓意深遠。清客詹光諧音沾光,單聘仁諧音善騙人,卜固修諧音不顧羞。庫房總領吳新登諧音無星戥,倉上頭目戴良諧音大量,買辦錢華諧音錢花,這些的諧音暗寓作者愛憎褒貶的取名方法,顯然借鑒於《金瓶梅》一書。《金》書堛熔M客應伯爵、常峙節、卜誌道,諧音應白嚼、常時借、不知道,曹雪芹信手巧借,妙筆生花,天衣無縫地嫁接在各種人物身上,給作品增添了一層神秘而出幽默的藝術魅力。

暗示人物命運遭遇的命名,曹書中府拾皆是,甚至可以誇口說,沒有一個人名不寓含一定的意味。如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即暗示“原應歎息”,英蓮暗示應憐,甄士隱夫人的丫頭嬌杏,諧音“僥幸”,暗示她“偶為一著錯,便為人上人”,最後貴為賈雨村夫人的機遇。秦鍾、秦業暗示情種、情孽,馮淵即是逢冤,李守中即是理守中。另有冷子興隱寓“冷中出熱”,甄士隱、賈雨村意喻真事隱去,假語村言,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紅樓夢》人名的暗寓,意味深長。細考深究,竟可寫一部長篇巨著。單就金陵十二釵關於人名兆示命運的春秋筆法,就可書上的滔滔萬言,本文去繁就簡,單表幾位主要人物在小說及社會中各自寄寓的深意。

《紅樓夢》書中主角寶玉、黛玉、寶釵、妙玉的命名,是作者精心設計的產物。四玉在書中是多角關係,寶玉愛黛玉,最後卻與寶釵婚配,妙玉和寶玉在思想性格上看似截然相反,實則極多相似,四人的命運,無一不是逆願而行的。作者將“寶”和“玉”二字分屬四位,暗示他們互為影射,互為矛盾轉化的對立麵。魏子安有小說《花月痕》對這套關係剖析頗深,引以為證。

未秋道:“妙玉稱個檻外人,寶玉稱個檻內人。妙玉住的是櫳翠庵,寶玉住的是怡紅院。書中先說妙玉怎樣清潔,寶玉常常自認濁物,不見將來清者轉濁,濁者轉清?”癡珠隨說道:“就書中‘賈語村言’例之:薛者,設也;黛者,代也。設此人代寶玉以寫生。故‘寶玉’二字,寶字上屬於釵,就是寶釵;玉字下等於黛,就是黛玉。黛釵真個‘子虛烏有’,算不得什麼。倒是妙玉,真做了寶玉的反麵鏡子,故名之為‘妙”。(二十五回)

關於紅學的研究,上世紀初已分為胡適、魯迅的寫實派和蔡元培、潘重規的寓言派兩係。寓言派以為,此書為明末遺民的一部寓言,其中蘊藏著一段民族深痛,隱現互關,如泣如訴。單就人名的安排上,潘重規公作了一番頗有功力的研究,茲借鑒於下。

書中人物,寶玉乃傳國玉璽之喻。玉的得失,即政權的得失。林黛玉代表明朝,薛寶釵代表清朝。林薛爭寶玉,即明清爭政權。林亡薛存,即明滅清興。

寶玉出世,口中含著鐫有“莫失莫亡,仙壽琠驉谷r樣的美玉,與三國誌載漢代傳國玉璽“受命於天,其壽永昌”相類,且式樣亦相近,證明寶玉是象征傳國玉璽的。另寶玉愛吃胭脂,類於玉璽離不開朱泥。寶玉最親昵的待婢襲人,拆開就是龍衣人;寶玉最嬖愛的戲子,名叫蔣玉函,襲人嫁玉函,玉璽就配上玉函了。

黛玉別名蕭湘妃子,即顯其帝王身份。其身是絳珠仙草,絳紅乃明朝國姓朱之影射。黛玉代表明朱天子,故所食藥丸是天王補心丸。她的婢女叫紫娟,紫是朱的配色,鵑乃望帝之魂。黛玉姓林,因為明朝姓朱。《說文》雲:“朱,赤心木,鬆柏屬”。朱是林木類,故姓林。

寶釵別名蘅蕪君,亦顯帝王身份。“釵”字拆開是“又金”,清曾稱後金,正合金之意。寶釵其兄名蟠,蟠者,番也,從蟲,猶狄從犬,羌從羊,正是指斥薛蟠是異族番人。又因清朝篡位,非正統天子,所以薛蟠綽號呆霸王。

寶玉既是傳國玉璽,林薛二女又分別代表明清,因而林薛之爭,亦明清之爭也。最後林亡薛婚,正寓明亡清存。作者無力改變曆史,隻有通過刀槍筆陣,寓寄滿腔民族仇恨,抒發亡國之痛惜。讀罷此文,深諳作者用心之深,真匪夷所思。

姓名之用作暗寓,何獨《紅樓夢》一書哉!大凡文學名著,隻要你用心考查,無不能循其暗寓的蛛絲螞跡。讀者此後在翻閱書卷時,盡可放心去推據來敲去,保準有所收獲。不然,唯作者是問。


關於《紅樓夢》厭清眷明主旨的一點補充(2007-05-02 10:08:52)
標簽:紅樓夢 明朝 清朝



《紅樓夢》是明亡遺民寫出來的作品,而非曹雪芹所寫。在我看來沒有多大疑問。看了一篇博客上的文章《〈紅樓夢〉是一部反清複明的寓言小說嗎——姓名與影射暗寓》(見下麵的附錄)很有共鳴,也激發了一些補充的欲望。

其實書中暗示隱喻的地方隨處可見。比如書中有句“都道是金玉良緣, 俺隻念木石前盟”,其中“木石”合在一起就是“朱”,就是一塊石頭和一根木頭靠在一起(“朱,赤心木”)。翻詞典可以知道,朱和朱是同一個字,實際上明史堜m朱的人物,他們的姓都是寫成朱的。金自然是滿清的代指了,滿清統治者的姓“愛新覺羅”意思就是金。

還有預言人物命運結局的紅樓夢歌詞,都可以看出有描寫改朝換代戰爭變亂的痕跡。

關於元春的[恨無常]中說“望家鄉,路遠山高.故向爹娘夢堿蛓M告:兒命已入黃泉,天倫嗬,須要退步抽身早!”

元春居住在皇宮,她的父母和她一樣都在京城,那這個“望家鄉,路遠山高”,究竟從何談起?這隻能解釋為戰爭動亂後逃亡到邊遠地區的情形。所以元春的命運很可能是暗喻南明永曆的命運

比如惜春的判詞中說“則看那,白楊村堣H嗚咽,青楓林下鬼吟哦.更兼著,連天衰草遮墳墓”,這描繪的分明是戰爭屠殺之後蕭索荒涼的景象。在一首明遺民描繪滿清進行的廣州大屠殺七十萬人後的淒慘景象的敘事詩中有一句就是“白楊衰草”


再有一個地方,也可以看出蹊蹺。比如說李紈的結局“雖說是,人生莫受老來貧,也須要陰騭積兒孫.氣昂昂頭戴簪纓,氣昂昂頭戴簪纓,光燦燦胸懸金印,威赫赫爵祿高登,威赫赫爵祿高登,昏慘慘黃泉路近.”

在其他地方,一再說“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幹淨!”,為什麼惟獨李紈得到一個好結局,這不是有些矛盾麼?而且作者似乎對李紈的這個好結局沒有任何讚歎的意思,相反有諷刺冷嘲的味道,甚至是把它當成壞結局來描寫。緊接著威赫赫爵祿高登,就來了這麼一句“昏慘慘黃泉路近”,令人不寒而栗

尤其耐人尋味的是這麼一句“雖說是,人生莫受老來貧,也須要陰騭積兒孫”。這句話的言外之意,李紈因為她兒子的關係沒有受老來貧,但代價卻很可能是不留“陰騭積兒孫”,也就是幹了不積陰德的事情,做了違背良知的事情,才有“威赫赫爵祿高登”

那究竟是什麼事情呢?在甄士隱給好了歌做的解中有這麼一句“訓有方,保不定日後作強梁”,這個訓有方指的是誰?,日後作強梁的又是誰?有些人曾經把這解釋成是柳湘蓮,但實際上柳湘蓮的結局在前八十回中已經就交代了,而且他和訓有方之間也實在扯不上什麼關係。合理的解釋是這個訓有方,指的正是李紈的兒子賈蘭!賈蘭暗指的應該是明朝滅亡的過程中,那些變節投靠滿清,屠殺搶掠無所不為的漢奸,後來因為對異族主子的效忠而得以威赫赫爵祿高登的人

此外還有許多詩句都是隱喻明代一些重要人物的歸宿,比如香菱的結局“自從兩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鄉”,元春的結局“畫著一張弓,弓上掛著香櫞”都似乎暗示永曆碰到吳三桂後被用弓勒死的結局

還有描寫黛玉的詩句“玉帶林中掛”,以及王熙鳳的判詞“一從二令三人木, 哭向金陵事更哀”,都似乎是暗示崇禎皇帝的結局最後是上吊自縊而死。而“一從二令三人木”按照某人的考證合起來正是一個繁體的“檢”字,而崇禎皇帝的名字正是朱由檢

還有探春的判詞“一帆風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恐哭損殘年,……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這明顯是暗指那些在明亡以後,那些逃亡海外的反清誌士

還有比如妙玉的判詞“.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視綺羅俗厭,卻不知太高人愈妒,過潔世同嫌.可歎這,青燈古殿人將老,辜負了,紅粉朱樓春色闌.到頭來,依舊是風塵肮髒違心願.好一似,無瑕白玉遭泥陷”。這似乎是暗指那些在明朝時期,不屑為官,不願與國家朝廷合作的清高之人,結果明亡之後麵臨的卻是“可歎這,青燈古殿人將老,辜負了,紅粉朱樓春色闌.”,,青燈古殿指的是清朝,,紅粉朱樓指的正是明朝了。而最後在滿清統治的淫威之下,“到頭來,依舊是風塵肮髒違



再看秦可卿的判詞“.箕裘頹墮皆從敬,家事消亡首罪寧.宿孽總因情.”。這似乎是在追溯明朝滅亡責任,把明朝走向衰敗責任推到了嘉靖這一代,嘉靖癡迷道教,而紅樓夢中的賈敬也癡迷道教,書中的描寫是“賈敬襲了官,如今一味好道,隻愛燒丹煉汞,餘者一概不在心上”。而賈敬的諧音正是嘉靖。

而家事消亡首罪寧,從何說起呢,明武宗時期有寧王作亂,而正德皇帝正是以寧王作亂的借口南下遊玩,結果不慎落水得病,回京後不久就死了,這才由後來的嘉靖當上了皇帝,所以作者說家事消亡首罪寧的意思是在他看來如果沒有寧王造反,也就沒有這樣的連鎖反應。至於“.宿孽總因情”,這個情字諧音清,指滿清,其意不言自明

書中還有些地方是更露骨的透露出作者的思想傾向的。比如第六十三回給芳官取名耶律匈奴這一段“寶玉聽了,喜出意外,忙笑道:"……既這等,再起個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 二音.又與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況且這兩種人自堯舜時便為中華之患,晉唐諸朝 , 深受其害.幸得咱們有福,生在當今之世,大舜之正裔,聖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 同天地日月億兆不朽, 所以凡曆朝中跳梁猖獗之小醜,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幹一戈,皆天使其拱手ラ頭緣遠來降. 我們正該作踐他們,為君父生色."”

作者在明亡之後,對滿清統治自然恨之入骨,但書中直斥滿清顯然不可能,於是借賈寶玉這段議論痛斥匈奴犬戎,說“這兩種人自堯舜時便為中華之患,……我們正該作踐他們”,以抒自己胸中之憤懣

從這一段話來看,作者寫紅樓夢的時期也應該是在滿清建立之後的不久,那時侯文字獄雖有,但還沒有到乾隆時期那樣恐怖高壓到極端的情形,所以才有這麼一段話。

還有一處地方也是能夠透露作者心態的,書中第二回,賈雨村的一番議論中說“如前代之許由,陶潛,阮籍,嵇康,劉伶,王謝二族,顧虎頭,陳後主,唐明皇,宋徽宗,劉庭芝,溫飛卿,米南宮,石曼卿,柳耆卿,秦少遊,近日之倪雲林,唐伯虎,祝枝山,”。

紅樓夢小說開頭雖然反複聲明,“無朝代可考”,,“何必拘拘於朝代年紀哉”,但注意一下,這堣Z是提到的明朝以前的人物,明確說是“前代”,而倪雲林,唐伯虎,祝枝山,等明代的人物,則說“近日之倪雲林,唐伯虎,祝枝山”,作者在這塈馴是以一個明朝人的心態來說話的。實際上真要論時間的,唐伯虎等人也是明正德時期的人了,離開明滅亡有很長的時間,作者之所以還要說是近日,顯然是有感情因素在內的。

紅樓夢中透露關節的地方還有許多,比如寶琴托言外國美人而念的那首詩

“寶琴因念道:
昨夜朱樓夢,今宵水國吟.
島雲蒸大海,嵐氣接叢林.
月本無今古,情緣自淺深.
漢南春曆曆, 焉得不關心.”



這首詩描寫的可能是明亡後台灣抗清誌士麵臨的情形,昨夜朱樓夢,,明朝皇帝姓朱,這朱樓夢指的是什麼,意思是很清楚的



還有《紅樓夢》書中一處姐妹們行酒令時,史湘雲說了一句“日月雙懸照乾坤”;日月當然就是指“明”

以上不過是隨意想到一些,如果真要細細研究的話,那紅樓夢此類暗示的地方是相當多的
我以為,那些紅學磚家叫獸可以在紅樓夢中讀出除了反清複明以外的一切東西。。。否則,他們的飯碗要被合邪了


對明朝遺民作品《紅樓夢》中”子係中山狼”的解釋(2006-09-15 23:01:45)


作者:杜車別 提交日期:2006-4-9 21:13:00
我以為經過土默熱先生的考證,《紅樓夢》一書決非曹雪芹所寫的,當屬沒有疑問;是明末清初的人所寫的,這點應該也沒有任何疑問。至於作者究竟是誰?土默熱先生說是寫《長生殿》的洪升,我覺得可以存疑。可以是洪升,也可以不是。要之,《紅樓夢》是明朝的遺民,至少是帶有強烈明朝遺民傾向的人寫。甚至不排除作者可能是崇禎皇帝的後代。我以為《紅樓夢》寫好之後隻是手稿,沒有印行,後來這手稿落到了曹雪芹手堙A曹雪芹又根據自己的生活經曆,對這部手稿進行了大量的篡改,以至這部書現在麵目全非,認不清它的真麵目。隻有最後四十回,因為牽涉到大結局,顯露整部書的要旨,無法局部篡改,所以被乾隆和他的走狗完全拋開原著,重新寫了四十回。


鑒於許多人還不知道土默熱先生的考證,我就把他考證當中一些最核心最有說服力的地方,摘引會粹一下。然後再在這個基礎上說一點我自己的意見,有的地方是補充,有的地方則是對土默熱觀點的修正

土默熱的考證(都是引用自土默熱的文章):

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林黛玉的《題帕三絕》詩,第一首是:
‘眼空蓄淚淚空垂,暗灑閑拋卻為誰?
尺幅鮫綃勞解贈,教人焉得不傷悲!’

這首詩明顯是套用李香君的《訣別口占》詩:
“眼空蓄淚淚空流,苦苦相思卻為誰?
自詡豪情今變節,轉眼無目更添悲!”

李香君與侯方域的悲歡離合故事,被孔尚任寫成了《桃花扇》傳奇。李香君的詩,是表達國破家亡時的興亡感慨的,歌頌的是民族大義、民族氣節,《紅樓夢》套用這樣的詩,實堪注意作者的思想傾向。”


《紅樓夢》姐妹們的菊花詩,是《紅樓夢》作者原創的,還是從什麼地方引用的?我們的紅學大師們,也從來沒有認真地加以考證,便異口同聲地鼓噪曹雪芹的詩才如何了不起,當大師們見了本文之後,千萬不要羞憤得無地自容!

南明時期董小宛與冒辟疆的愛情故事,紅學界諸君當不陌生。有一年秋天,冒辟疆不知從哪塈邡茪@從菊花,與董小宛一起種在地堙A晚上下了一場小雨,菊花不僅成活,而且頂著霜花開放了。夫妻二人十分高興,於是各自做了一首詠菊詩。

冒辟疆的詩是:
“攜鋤別圃試移來,籬畔亭前手自栽。
前夜不期經雨活,今朝竟喜戴霜開”。

董小宛的和詩是:
“玉手移來霜露經,一叢淺淡一叢深。
數去卻無君傲世,看來唯有我知音。”

夫妻二人還有一個共同的的朋友楊龍友,他也湊趣和了一首:
“尚有秋情眾莫知,聯袂負手扣東籬。
孤標傲世偕卿隱,一樣花開故故遲。”


回過頭來我們再來看《紅樓夢》中姐妹們的菊花詩:怡紅公子的《種菊》詩是:
“攜鋤秋圃自移來,籬畔亭前故故栽,
昨夜不期經雨活,今朝猶喜戴霜開。”
這是剿襲的冒辟疆詩!

枕霞舊友的《對菊》詩是:
“別圃移來貴比金,一叢淺淡一叢深。
數去更無君傲世,看來惟有我知音”。

這是剿襲的董小宛詩。!!

瀟湘妃子的《問菊》詩是:
“欲訊秋情眾莫知,喃喃負手叩東籬。
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為底遲?”

這是剿襲的楊龍友的詩!!!

楊龍友的詩,在《紅樓夢》中,卻變成了瀟湘妃子林黛玉的詩:“欲訊秋情眾莫知,喃喃負手扣東籬。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為底遲?”看,詩才那麼出類拔萃的瀟湘妃子,居然拿著楊龍友的詩冒充自己的作品!

當然,《紅樓夢》作者在書中所寫的菊花詩,每首都從七言四句改造成了七言八句,增加了一些新的內容,但其從董冒的菊花詩幻化而來這一點,是毫無疑義的!這組菊花詩,是《紅樓夢》作品南明背景的鐵證!


從以上考證分析中我們不難看出,《紅樓夢》中的好多詩詞,並非作者原創,而是套用的明朝著名人物的作品。可惜的是,南明時期著名的“秦淮八豔”和“明末四公子”的詩詞(杜車注:明末四公子是:方以智、冒襄、陳貞慧、侯方域,其中冒襄和董小宛的故事為眾人熟知,侯方域和李香君的故事被寫入桃花扇,而方以智達到的成就最高,是明末的思想科學巨人,可以和黃宗羲、顧炎武、王夫之三大巨頭並列而無愧色,所以也可算作明末思想四巨頭和明末四公子的一個交集)多數都失傳了,否則我們還可以找到更多的《紅樓夢》詩詞的原版。但僅就以上所舉例證,我們也不難看出,《紅樓夢》中姐妹們的詩詞,基本上是來自南明和明朝詩人的詩詞,而不是其後清朝詩人的作品。黛玉、湘雲的詠菊詩,套用的是冒辟疆、楊龍友的作品,難怪其中充滿男性隱士的味道了。脂批說《紅樓夢》作者作此書有傳詩之意,傳的是誰的詩呀?



“《紅樓夢》書中姐妹們行酒令時,那個英豪闊大、心直口快的史湘雲,居然順口說出了一句“日月雙懸照乾坤”;瀟湘妃子林黛玉,也順口說了一句“雙瞻禦座引朝儀”。周汝昌大師見到這兩句奇怪的“酒令”後,忽發奇想,說什麼乾隆朝初期,曹家參與了弘皙發動的政變,當時朝廷出現了兩個“皇帝”,所以曹雪芹寫這句酒令,實際上是隱寫曹家二次被朝廷抄家的曆史。

且不說乾隆朝兩個“皇帝”並存、曹家參與宮廷政變等事情子虛烏有,於史無征,就是從字麵上也說不過去!“日月雙懸”本身隱寫的就是一個“明”字,無論如何與清朝乾隆年間挨不上邊。所以,周老先生這次的學問確實是做走眼了,犯了“猜笨謎”的大忌。
其實,“日月雙懸”這個詞,在南明小朝廷時期,是江南士大夫階層常用的一句話!
抗清誌士陳子龍詩中曾說:“日月雙飛驅神駿,乾坤半壁待女媧”,抗清明將張煌言詩中說:“日月雙懸於氏墓,乾坤半壁嶽家祠”,
抗清義士夏完淳詩中也曾說:“日月雙懸”就是“天南定鼎,浙右龍騰”。
當時這些著名文人交口說“日月雙懸”,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當時文人說“日月雙懸”有兩重意思:一是代表故國情懷,表示不忘大明王朝,誓死捍衛大明江山;從字麵上講,“日月雙懸”就是代表一個“明”字!二是代表對兩個並存的南明政權的承認


“抗清義士夏完淳諷喻弘光政權的詩:

‘二十年來是已非,不開畫閣鎖芳菲。
哪堪兩院無人到,獨對三春有飛燕’。

朋友們看出來沒有?《紅樓夢》中元春的判詞,應該就是根據這首詩幻化出來的。
紅樓夢》中元妃的“判詞”是:
“二十年來是與非,榴花開處照宮幃,
三春爭即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
這兩首詩從內容和形式上如此契合,似乎用偶然是難以解釋的。

讀過《春秋》的學者都知道,孔夫子是用“春王正月”來表示王族的正統身份的,《紅樓夢》作者讓元春取名用“春”字,並且說她生在“正月初一”,“命大”,目的不外乎暗示她代表著正統王朝。

南明時期的江南,先後出現了福王政權、唐王政權、桂王政權,這三個政權都先後稱帝,可以影射為“三春”。除掉“三春”外,當時還有一個魯王監國政權。所謂“監國”,就是以太子的身份管理國家大事,並未當皇帝,所以名字雖然也有春字,但不入“三春”之列。

《紅樓夢》中的元春,影射的是福王政權。元春的判詞是
“二十年來辯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
三春爭即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

南明時期的抗清英雄夏完淳有這樣一首詩:“二十年來事已非,不開畫閣鎖芳菲,那堪兩院無人到,獨對三春有飛燕”。看了夏詩,你自然就知道元春判詞的出處了。

《紅樓夢》書中迎春影射的是桂王政權,
“子係中山狼,得誌便猖狂”,影射的是桂王政權的猖狂權臣孫可望;“子係”二字合起來便是孫字。孫可望原來是張獻忠的部將,後來擁立桂王,但極其驕橫跋扈,桂王在孫可望營中的身份地位,還不如一個受氣的小媳婦。

《紅樓夢》中的老三探春,影射的應是福建的唐王政權。當時福建的交通極其不便,進入福建的最便捷通道,就是在海上航行奔福州廈門,所以《紅樓夢》作者讓探春“清明涕泣江邊望,千堛F風一夢遙”。唐王是個立誌有一番作為的皇帝,在富國強兵上很想有一番作為。但受製於鄭芝龍,“才自清明誌自高,生於末世運偏消”,根本不可能挽回南明政權覆亡的命運。加之他在帝王譜係中,血緣關係較遠,受封建正統觀念影響,威望有限,所以《紅樓夢》中讓她的身份是“庶出”,自己必須時時為改變庶出地位而痛苦掙紮。


《紅樓夢》中的老四惜春影射的是魯王監國政權。魯王在浙東的抗清事業失敗後,不得不南下投奔鄭成功,又受到鄭氏軍事集團的排擠,最後孤家寡人流落到金門島上,整天以吃齋念佛消磨時光,最後病死在金門島,至今墳墓仍然在這堙C《紅樓夢》中讓惜春“堪破”三春命運,最後“獨臥青燈古佛旁”,正是魯王命運的真實寫照。
關於“三春”“四豔”的命運解讀至此,《紅樓夢》中所說的“三春去後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的含義,就不難理解了。南明三帝一監國政權先後滅亡之後,江南抗清勢力基本土崩瓦解,煙消雲散了。南明四個政權先後延續了二十年,《紅樓夢》所說的“二十年來辯是非”,辯的就是這段曆史是非!


這首詩是指斥南明政權在大敵當前之際,還醉生夢死、歌舞升平的。“二十年來是已非”說的是南明三帝延續了二十來年,至今已麵目全非,不可收拾了;什麼原因造成的呢?”

《紅樓夢》中的“虎兕相逢大夢歸”一句,有爭議,有的版本作“虎兔相逢”,好多紅學家認為是“虎”年與“兔”年之間的時間概念,意思是隱含元妃死亡的時間。筆者原來也這麼研究過,但無論如何也難以自圓其說。現在看,“虎兕相逢”比較有道理。這句很特殊的話,來自吳兆騫的詩。清初發生“江南科場案”後,吳兆騫蒙冤發配關外的寧古塔,就是今天黑龍江省寧安縣。吳兆騫在詩中形容當地的荒涼和壯闊,曾使用了一句“前有猛虎後蒼兕”的詩句,猛虎當指東北虎,“蒼兕”應指一種名“海東青”的凶猛的鷹。

“虎兕相逢”的真實含義,應該是與凶猛的老虎蒼鷹相逢了。江南人碰到老虎和蒼鷹暗示的什麼呢?就是清兵下江南!寧古塔是滿人的故鄉,那堛漯磡M鷹,不正暗示著如狼似虎的清兵麼?為什麼在“虎兕相逢”後就要“大夢歸”呢?江南半壁河山遭遇了“揚州十日”,“嘉定三屠”等殘暴兵禍之後,南明小朝廷已經灰飛煙滅,江南士大夫們國破家亡,昔日的繁華都成了過眼雲煙,不正是一場南柯夢醒來後的“大夢歸”麼!

由以上分析我們不難看出,《紅樓夢》創作初期,應該是一部與《桃花扇》、《長生殿》一樣的,抒發江南知識分子興亡感歎的作品。後來,洪升由於人生遭遇重大打擊,他所鍾愛的“蕉園姐妹”們也命運悲慘,轉而把《紅樓夢》改寫成感歎自己與姐妹們人生悲劇的作品。但原著中有關興亡感歎的基調和部分內容還是保留了下來。由於改寫的緣故,造成了《紅樓夢》中諸多難以理解的謎語。隻要你熟悉清初的改朝換代史,知道洪升及其姐妹們的人生悲劇,這些《紅樓夢》之謎,都會迎刃而解。這些同什麼“弘皙”與乾隆“日月雙懸”根本沒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