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洪志评论(5)关于《红楼夢》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6 03:58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洪志评论(5)关于《红楼夢》

是“大骂异族”还是“歌颂满洲”

作者:朱光东 收录时间:2008-11-20

内容提要:充斥于全书的“犬戎”、“腥膻”、“匈奴”、“耶律”、“夷狄”、“中华之患”、“大舜之正裔”等民族主憟语は可辩驳地证明,红楼|是一部民族主憪@品。把契丹人称作“中华之患”实际是指满洲贵族是“中华之患”;“割腥啖膻”的意思是“壮志饥餐胡虏肉”。作品的反清思想证明胡适关于作者的考证是错误的。

提起红楼|的民族主憛A人们自然想起蔡元培。人们认为,“排满”说是十九世纪初具有民主革命思想的学者“企图借《红楼|》来宣传反满思想”[ヾ]提出来的。其实不然。梁恭辰在《北东\笔录》中记载:

“满洲玉研农先生(麟),家大人座主也,尝语家大人曰:‘《红楼|》一书……其稍有识者,は不以此书为诬蔑我满人,可耻可恨。……’那绎堂先生亦极言:‘《红楼|》一书为邪说诐行之尤,は非糟蹋旗人,实堪痛恨。我Q奏请通行禁绝,又恐立言不能得体,是以隐忍未行。’”[ゝ]

徐珂也说:“或曰:是书实国初文人抱民族之痛,は可发泄,遂以极哀艳极繁华之笔为之,欲导满人奢侈而复其国祚者。”[ゞ]

可见作品有没有排满思想的问题,是自作品诞生之初就产生了的,而不是蔡元培等具有民主革命思想的学者为了排满目的“捏造”出来的。因此“排满”说是不能简单予以否定的。而下面一段文字,是反清思想最明显的表现。书中写道:

狴玊v了,喜出意外,忙笑道:“这珓雃n。我亦常见官员人等多有跟从外国Y俘之种,图其不畏风霜,鞍马便捷。既这等,再起个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G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搨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头缘远来降。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

胡适认为,这段文字“是一个旗人作者颂扬满洲帝室的威德”。[々]这是は稽之谈。

一、耶律雄奴。“耶律雄奴”是契丹人的名字。作者说契丹人是“中华之患”,这是犯禁的。清朝规定:

“凡宋明人著作中称辽、金、元为敌国者,俱应酌量改正。如有议论偏谬者,仍行签出Q销。”[ぁ]

因为把辽、元看作敌国,金、清自然也是敌国。清统治者对此是十分清楚的。所以一切诋毁北魏、辽、金、元的思想都受到禁止。明人著作《八编类纂》因“其边类中有干碍,所载辽、金二代体例,大为狂谬”[あ]而遭全毁。

因此把契丹称为“中华之患”,は非是指桑骂槐,骂满人是“中华之患”。因为契丹人是“中华之患”,女真人自然也是“中华之患”。书中一再出现“野驴子”、“は不笑倒”、“作践他们”、“骂他”等词,表达了对满洲贵族的仇恨,而不可能是如胡适所言,“是一个旗人作者颂扬满洲帝室的威德”。就连俞平伯先生也承认这段文字是露骨的“民族思想”。[ぃ]

二、“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作者称契丹“与匈奴相通”。其实,“与匈奴相通”的不仅是契丹人,也包括女真人。岳飞的诗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就把女真人称作“匈奴”。

“犬戎”一词在清朝也是犯禁的。因为在古代,夷、胡、戎、狄都是相通的。范文澜《中国通史》写道:

“戎狄族散布地域很な,陕西西部北部,山西河北极大部分都是戎狄族居住地。商周人称他们为戎狄,又称为鬼方、混夷、犬戎、犬夷、獯鬻、玁狁(音险允xiǎn yǔn),表示对他们的憎恶(战国以后称胡,又称匈奴)。”[い]

陈垣先生在《旧五代史辑本发覆》中,详细地揭示了清朝的忌字,其中“忌犬戎第五”[ぅ]。明人著作《松筹堂集》因内有“犬戎”、“夷狄”等字眼,犯了清朝禁忌,于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被禁毁[う]。陈亮《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中“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的诗句就把女真称作“戎”。可见“犬戎”也是骂满人的话。

女真人在古代不仅被称为“夷狄”、“匈奴”,还被称为“腥膻”。如张孝祥《六州歌头•长淮望断》:“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

陈亮《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

张元干《水调歌头》:“戎虏乱中夏,星历一周天。干戈未定,悲貜e洛尚腥膻。”

清金堡《岭海焚余》一书,称清朝是“腥膻盘据”,于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遭禁毁[11]。

章炳麟先生亦云:“自甲申(顺治元年,1644年)沦陷,以至今日,愤愤于腥膻贱种者,何地蔑有?其志坚于印度,其成事亦必胜于印度”[12]。

可见“腥膻”是对满人的蔑称。而作品第四十九回回目就叫“脂粉香娃割腥啖膻”。在残酷的文字狱时代,作者通过一声两歌、一手二牍的手法,以“写儿女之笔墨唐突朝廷”的意图不容置疑。更体现作者匠心的是,书中的“腥膻”是“鹿”,“鹿”与“虏”同音。因此“腥膻”指满人は疑。

三、“大舜之正裔”。贾狴犰称“大舜之正裔”。“大舜之正裔”是指銆琚C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

“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

“虞舜者,名曰重华。重华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帝颛顼,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从穷蝉以至帝舜,皆微为庶人。”

也就是说,“舜”是黄帝的嫡系子孙,所以只能是銆琚C《史记·五帝本纪》记载,舜时有息慎来朝。郑玄注:“息慎,或谓之肃慎,东北夷。”[13]“息慎”即满人的祖先。可见“舜”是銦A满人是“夷”。

自古以来,尧、舜就是华夏民族祖先的代表,是华夏民族的骄傲和象征。陈亮《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中“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的诗句就把尧、舜作为与“戎”相对立的銆琲熄H征。

四、“中华之患”。既然“大舜之正裔”是銗螫琤场上,那么“中华之患”是指“夷狄之患”,指入侵中原的北方少数民族,包括满洲贵族。这在当时是一种普遍存在的民族主憳銩Q,因此遭到清朝的禁止。如《昭代芳摹》一书,因内有“夷狄之患”等字屆A于乾隆四十四年被禁毁[14]。顾炎武指出:“君臣之分,犹不敌华裔之防”[15];王夫之提出:“不以一时之君臣,废古今夷夏之通憛沍16]。这些民族主憳銩Q遭到朝廷的禁止。因此红楼|中的“大舜之正裔”、“中华之患”等词,不过是当时普遍存在的民族主慦漱@种表述而已。

在“五美吟”中的“明妃”一诗的后面,作者引用了欧阳修的诗句:“耳目所见尚如此,万里安能制夷狄”。这是作者对“明妃”和“青冢怀古”两首诗的解释。也就是说,这两首诗与欧阳修的诗一屆A是站在民族主憟场上抨击昏聩は能、不能“制夷狄”的封建统治者。“夷狄”是“中华之患”,所以才需要“制夷狄”。这是作者把“夷狄”看作“中华之患”的又一例证。

历史上,中原屡受北方游牧民族之害。如1227年,蒙古灭西夏,1234年灭金,1276年灭南宋。在长达半个世纪里,蒙古军所到之处,烧杀掳掠,加上与之伴随的瘟疫、饥荒,导致人口严重损失。至1236年,原金国统治的北方地区人口户数只有金鼎盛时期的13%。[17]下降幅度之大,在中国历史上实属罕见。在南宋地区,四川1290年的人口只有南宋时期1223年的4%!1290年全国人口只有蒙古入侵前的13世纪初宋、金、西夏三国人口的一半![18]蒙古人的杀戮之残酷,历史罕见。

蒙古统治时期,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政策。在元代,蒙古人是一等人,色目人是二等人,鉹H(金国统治地区的人民)属三等人,南人(南宋地区的人民)属四等人。蒙古人杀死鉹H是不用偿命的。这说明銆畬琤誘ㄛO国家的主人,而是被蒙古人奴役的奴び。

同屆A女真对宋的侵略也给人民造成巨大难。女真南侵,“东及沂、密,西至曹、濮、兖、郓,南至陈、蔡、汝、颖,北至河朔,皆被其害,杀人如刈麻,臭闻数百里,淮泗之间亦荡然矣。”[19]这说明金侵宋给华夏民族造成巨大难。“中华之患”正是这些历史的真实反映。

红楼|诞生于血血雨腥风、草木皆兵的文字狱时代。时人记录道:“今人之文,一涉笔唯恐触碍天下国家……人情望风觇景,畏避太甚。见鳝鱼而以为蛇,遇鼠而以为虎,消刚正之气,长柔媚之风,此于世道人心,实有关系。”[20]在这帚滬I景下,如果作者不是一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反清志士,怎么会连篇累牍地大骂“腥膻”、“匈奴”、“耶律”、“犬戎”、“夷狄”、“中华之患”?作品第一回脂批云:

“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贤之恨,及今不尽,G今之草芥乎?”

“武穆之二帝”指岳飞恢复中原的壮志未酬,意思很明白。“武侯之三分”则来自陆游的《书愤》。全诗如下:

“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鬃已先斑,《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前四句写杀敌报国收复失地的壮年之志,后四句写壮志难酬的暮年之悲。但诗人悲愤而不消极颓废,而是以坚持北伐、死而后已的诸葛亮自期,抒发了收复失地的L烈愿望和は比深沉的爱国之情。

李盘《挽先兄维曼大司农》悼南明隆武朝的李长倩,其二云:

“不向青山正首丘,愿倾热血溅刀头。出师表上风雷动,转饷筹空日月愁。蝴蝶三更思銋屆A子规万里怨吴钩。英魂到海流は尽,张陆应同把臂游。”[21]

亦以诸葛亮北伐比抗清。可见红楼|是一部“大骂异族”的反清作品。既然作品是“大骂异族”而不是胡适所谓的“歌颂满洲”,那么胡适关于作者曹雪芹的考证就是一个错误。因为在那个“见鳝鱼而以为蛇,遇鼠而以为虎”的文字狱时代,没人会在一部反清小说里署上自己的名字。
---------------------------------
安徽绩溪胡适是披郛銆琩郊证的满族人,所以,听谁一说“红楼|”是反满的,它就非常激动,它要千方百计的阻止大众往反满的方向去思维。





红学公案—《红楼|》有没有反满思想
(摘自刘|溪:《红楼|与百年中国》)
索隐派是认为《红楼|》有反满思想的,而且认为不是一般的反满,而是全书
的基本出发点和最后归宿,主旨就在于反清复明。考证派}击索隐派,并没有把《
红楼|》的反满思想一起}击掉,许多在红学考证方面做出贡Y的红学家,都不否
定这一点。如前所说,连余英时也认为曹雪芹有向銆认同的意识。但也有不少《
红楼|》研究者持否定态度,认为曹雪芹的祖上早已加入旗籍,“护从入关”,立
下了汗马功劳,实は可能还去反什么满。可是,如此看问题,便は法对《红楼|》
第六十三回芳官改妆一段做出正确解释。

第六十三回不仅描写芳官改妆,还为芳官改名,叫“雄奴”,犹嫌不足,又叫
“耶律雄奴”。狴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G且这两种
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搨诸朝,深受其害。”结合《红楼|》产生的明清之
际的具体背景,狴阞话难道还有第二种解释么? 作者在这里是站在种族的立场上
来驱遣他的人物甚为明显。更妙的是接下去芳官的反问:

既这昊荂A你该去操习弓马,学些武艺,挺身出去拿几个反叛来,岂不尽忠效
力了。何必借我们,你鼓唇摇舌的, 自己开心作戏,说是称功颂德呢!

显然这是作者转换角色的位置,让狴伔蒂b作者的立场,接受芳官亦即读者的
反讽。“鼓唇摇舌”、“自己开心作戏”云云,不是指作者而何? 难道不正是作者
一面“自己开心作戏”,一面又一再声称他的书,“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
德,眷眷は穷”吗? 因此第六十三回这一段描写,可以说是表现作者反满思想的特
笔。

如此说可信,则对索隐派红学的有些观点又当刮目相看了。笔者最近读到一篇
《悼红四题》已刊于1988年第4 辑《红楼|学刊》,读者可参阅。,认为《好了歌
注》含有讽清吊明的意思,《嫡词》是写明清在山东青州的最后一役,运用史料进
行具体分析,至少可备一说。总之《红楼|》有没有反满思想,是红学的一个绝大
的题目,至为重要,作为红学的一桩公案,历来为研究者所注意,对此一问题的探
讨,将把对《红楼|》思想倾向和思想性质的研究引向深入。




鲁迅:《红楼|》是中国许多人所知道,至少,是知道这名目的书。谁是作者和续者姑且勿论,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为什么“革命家看见排满”呢?



狴玊v了,喜出意外,忙笑道:“这珓雃n。我亦常见官员人等多有跟从外国Y俘之种,图其不畏风霜,鞍马便捷。既这等,再起个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G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搨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头缘远来降。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芳官笑道:“既这昊荂A你该去操习弓马,学些武艺,挺身出去拿几个反叛来,岂不进忠效力了。何必借我们,你鼓唇摇舌的,自己开心作戏,说是称功颂德呢。”狴伔犒D:“所以你不明白。如今四海宾服,八方宁静,千载百载不用武备。咱们虽一戏一笑,也该称颂,方不负坐享升平了。”芳官听了有理,二人自为妥贴甚宜。狴伎K叫他“耶律雄奴”。

因饭后平儿还席,说红香圃太热,便在榆荫堂中摆了几席新酒佳肴。可喜尤氏又带了佩凤偕鸳二妾过来游顽。这二妾亦是青年姣憨女子,不常过来的,今既入了这\,再遇见湘云、香菱、芳、蕊一干女子,所谓“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二语不错,只见他们说笑不了,也不管尤氏在那里,只咫X鬟们去伏侍,且同众人一一的游顽。一时到了怡红院,忽听狴犮s“耶律雄奴”,把佩凤、偕鸳、香菱三个人笑在一处,问是什么话,大家也学茈s这名字,又叫错了音韵,或忘了字眼,甚至于叫出“野驴子”来,引的合\中人凡听见は不笑倒。狴氻S见人人取笑,恐作践了他,忙又说:“海西福朗思牙,闻有金星玻璃狴菕A他本国番语以金星玻璃名为‘温都里纳’。如今将你比作他,就改名唤叫‘温都里纳’可好?”芳官听了更喜,说:“就是这罢。”因此又唤了这名。众人嫌拗口,仍翻鉿W,就唤“玻璃”。闲言少述,且说当下众人都在榆荫堂中以酒为名,大家顽笑,命女先儿击鼓。平儿采了一枝芍药,大家约二十来人传花为令,热闹了一回。因人回说:“甄家有两个女人送东西来了。”探春和李纨尤氏三人出去议事厅相见,这里众人且出来散一散。佩凤偕鸳两个去打秋千顽耍,【庚辰双行夹批:大家千金不令作此戏,故写不及探春等人也。】狴伎K说:“你两个上去,让我送。”慌的佩凤说:“罢了,别替我们闹乱子,倒是叫‘野驴子’来送送使得。”狴犰ㄞ说:“好姐姐们别顽了,没的叫人跟荍A们学骂他。”偕鸳又说:“笑软了,怎么打呢。掉下来栽出你的黄子来。”佩凤便赶茈L打。

湘云冷笑道:“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珙O锦心绣口。”钗笑道:“你回来若作的不好了,把那肉掏了出来,就把这雪压的芦苇子揌上些,以完此劫。”说荂A吃毕,洗漱了一回。平儿带镯子时狺痐F一个,左右前后乱找了一番,踪迹全は。

む世难容め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甲戌侧批:妙卿实当得起。】天生成孤僻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甲戌侧批:绝妙!曲文填词中不能多见。】视绮罗俗厌。狺ㄙ黎荌炊H愈妒,过洁世同嫌。【甲夹批:至语。】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は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は缘。

欲知详情,且看如下文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6 03:59 
24.85.204.83
頂部
洪志評論(5)《紅樓夢》

是“大罵異族”還是“歌頌滿洲”

作者:朱光東 收錄時間:2008-11-20

內容提要:充斥於全書的“犬戎”、“腥膻”、“匈奴”、“耶律”、“夷狄”、“中華之患”、“大舜之正裔”等民族主義用語無可辯駁地證明,紅樓夢是一部民族主義作品。把契丹人稱作“中華之患”實際是指滿洲貴族是“中華之患”;“割腥啖膻”的意思是“壯誌饑餐胡虜肉”。作品的反清思想證明胡適關於作者的考證是錯誤的。

提起紅樓夢的民族主義,人們自然想起蔡元培。人們認為,“排滿”說是十九世紀初具有民主革命思想的學者“企圖借《紅樓夢》來宣傳反滿思想”[ヾ]提出來的。其實不然。梁恭辰在《北東園筆錄》中記載:

“滿洲玉研農先生(麟),家大人座主也,嚐語家大人曰:‘《紅樓夢》一書……其稍有識者,無不以此書為誣蔑我滿人,可恥可恨。……’那繹堂先生亦極言:‘《紅樓夢》一書為邪說詖行之尤,無非糟蹋旗人,實堪痛恨。我擬奏請通行禁絕,又恐立言不能得體,是以隱忍未行。’”[ゝ]

徐珂也說:“或曰:是書實國初文人抱民族之痛,無可發泄,遂以極哀豔極繁華之筆為之,欲導滿人奢侈而複其國祚者。”[ゞ]

可見作品有沒有排滿思想的問題,是自作品誕生之初就產生了的,而不是蔡元培等具有民主革命思想的學者為了排滿目的“捏造”出來的。因此“排滿”說是不能簡單予以否定的。而下麵一段文字,是反清思想最明顯的表現。書中寫道:

寶玉聽了,喜出意外,忙笑道:“這卻很好。我亦常見官員人等多有跟從外國獻俘之種,圖其不畏風霜,鞍馬便捷。既這等,再起個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與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況且這兩種人自堯舜時便為中華之患,晉唐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們有福,生在當今之世,大舜之正裔,聖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億兆不朽,所以凡曆朝中跳猖獗之小醜,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幹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頭緣遠來降。我們正該作踐他們,為君父生色。”

胡適認為,這段文字“是一個旗人作者頌揚滿洲帝室的威德”。[々]這是無稽之談。

一、耶律雄奴。“耶律雄奴”是契丹人的名字。作者說契丹人是“中華之患”,這是犯禁的。清朝規定:

“凡宋明人著作中稱遼、金、元為敵國者,俱應酌量改正。如有議論偏謬者,仍行簽出擬銷。”[ぁ]

因為把遼、元看作敵國,金、清自然也是敵國。清統治者對此是十分清楚的。所以一切詆毀北魏、遼、金、元的思想都受到禁止。明人著作《八編類纂》因“其邊類中有幹礙,所載遼、金二代體例,大為狂謬”[あ]而遭全毀。

因此把契丹稱為“中華之患”,無非是指桑罵槐,罵滿人是“中華之患”。因為契丹人是“中華之患”,女真人自然也是“中華之患”。書中一再出現“野驢子”、“無不笑倒”、“作踐他們”、“罵他”等詞,表達了對滿洲貴族的仇恨,而不可能是如胡適所言,“是一個旗人作者頌揚滿洲帝室的威德”。就連俞平伯先生也承認這段文字是露骨的“民族思想”。[ぃ]

二、“與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作者稱契丹“與匈奴相通”。其實,“與匈奴相通”的不僅是契丹人,也包括女真人。嶽飛的詩句“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就把女真人稱作“匈奴”。

“犬戎”一詞在清朝也是犯禁的。因為在古代,夷、胡、戎、狄都是相通的。範文瀾《中國通史》寫道:

“戎狄族散布地域很廣,陝西西部北部,山西河北極大部分都是戎狄族居住地。商周人稱他們為戎狄,又稱為鬼方、混夷、犬戎、犬夷、獯鬻、玁狁(音險允xiǎn yǔn),表示對他們的憎惡(戰國以後稱胡,又稱匈奴)。”[い]

陳垣先生在《舊五代史輯本發覆》中,詳細地揭示了清朝的忌字,其中“忌犬戎第五”[ぅ]。明人著作《鬆籌堂集》因內有“犬戎”、“夷狄”等字眼,犯了清朝禁忌,於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被禁毀[う]。陳亮《水調歌頭·送章德茂大卿使虜》中“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於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的詩句就把女真稱作“戎”。可見“犬戎”也是罵滿人的話。

女真人在古代不僅被稱為“夷狄”、“匈奴”,還被稱為“腥膻”。如張孝祥《六州歌頭•長淮望斷》:“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

陳亮《水調歌頭•送章德茂大卿使虜》:“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於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萬婺{膻如許,千古英靈安在”。

張元幹《水調歌頭》:“戎虜亂中夏,星曆一周天。幹戈未定,悲吒河洛尚腥膻。”

清金堡《嶺海焚餘》一書,稱清朝是“腥膻盤據”,於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遭禁毀[11]。

章炳麟先生亦雲:“自甲申(順治元年,1644年)淪陷,以至今日,憤憤於腥膻賤種者,何地蔑有?其誌堅於印度,其成事亦必勝於印度”[12]。

可見“腥膻”是對滿人的蔑稱。而作品第四十九回回目就叫“脂粉香娃割腥啖膻”。在殘酷的文字獄時代,作者通過一聲兩歌、一手二牘的手法,以“寫兒女之筆墨唐突朝廷”的意圖不容置疑。更體現作者匠心的是,書中的“腥膻”是“鹿”,“鹿”與“虜”同音。因此“腥膻”指滿人無疑。

三、“大舜之正裔”。賈寶玉自稱“大舜之正裔”。“大舜之正裔”是指漢族。據《史記·五帝本紀》記載:

“黃帝居軒轅之丘,而娶於西陵之女,是為嫘祖。嫘祖為黃帝正妃,生二子,其後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囂,是為青陽,青陽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

“虞舜者,名曰重華。重華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橋牛,橋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窮蟬,窮蟬父曰帝顓頊,顓頊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從窮蟬以至帝舜,皆微為庶人。”

也就是說,“舜”是黃帝的嫡係子孫,所以隻能是漢族。《史記·五帝本紀》記載,舜時有息慎來朝。漢鄭玄注:“息慎,或謂之肅慎,東北夷。”[13]“息慎”即滿人的祖先。可見“舜”是漢,滿人是“夷”。

自古以來,堯、舜就是華夏民族祖先的代表,是華夏民族的驕傲和象征。陳亮《水調歌頭·送章德茂大卿使虜》中“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於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的詩句就把堯、舜作為與“戎”相對立的漢族的象征。

四、“中華之患”。既然“大舜之正裔”是漢民族立場上,那麼“中華之患”是指“夷狄之患”,指入侵中原的北方少數民族,包括滿洲貴族。這在當時是一種普遍存在的民族主義思想,因此遭到清朝的禁止。如《昭代芳摹》一書,因內有“夷狄之患”等字樣,於乾隆四十四年被禁毀[14]。顧炎武指出:“君臣之分,猶不敵華裔之防”[15];王夫之提出:“不以一時之君臣,廢古今夷夏之通義”[16]。這些民族主義思想遭到朝廷的禁止。因此紅樓夢中的“大舜之正裔”、“中華之患”等詞,不過是當時普遍存在的民族主義的一種表述而已。

在“五美吟”中的“明妃”一詩的後麵,作者引用了歐陽修的詩句:“耳目所見尚如此,萬埵w能製夷狄”。這是作者對“明妃”和“青塚懷古”兩首詩的解釋。也就是說,這兩首詩與歐陽修的詩一樣,是站在民族主義立場上抨擊昏聵無能、不能“製夷狄”的封建統治者。“夷狄”是“中華之患”,所以才需要“製夷狄”。這是作者把“夷狄”看作“中華之患”的又一例證。

曆史上,中原屢受北方遊牧民族之害。如1227年,蒙古滅西夏,1234年滅金,1276年滅南宋。在長達半個世紀堙A蒙古軍所到之處,燒殺擄掠,加上與之伴隨的瘟疫、饑荒,導致人口嚴重損失。至1236年,原金國統治的北方地區人口戶數隻有金鼎盛時期的13%。[17]下降幅度之大,在中國曆史上實屬罕見。在南宋地區,四川1290年的人口隻有南宋時期1223年的4%!1290年全國人口隻有蒙古入侵前的13世紀初宋、金、西夏三國人口的一半![18]蒙古人的殺戮之殘酷,曆史罕見。

蒙古統治時期,實行殘酷的民族壓迫政策。在元代,蒙古人是一等人,色目人是二等人,漢人(金國統治地區的人民)屬三等人,南人(南宋地區的人民)屬四等人。蒙古人殺死漢人是不用償命的。這說明漢族根本不是國家的主人,而是被蒙古人奴役的奴隸。

同樣,女真對宋的侵略也給人民造成巨大災難。女真南侵,“東及沂、密,西至曹、濮、兗、鄆,南至陳、蔡、汝、穎,北至河朔,皆被其害,殺人如刈麻,臭聞數百堙A淮泗之間亦蕩然矣。”[19]這說明金侵宋給華夏民族造成巨大災難。“中華之患”正是這些曆史的真實反映。

紅樓夢誕生於血血雨腥風、草木皆兵的文字獄時代。時人記錄道:“今人之文,一涉筆唯恐觸礙天下國家……人情望風覘景,畏避太甚。見鱔魚而以為蛇,遇鼠而以為虎,消剛正之氣,長柔媚之風,此於世道人心,實有關係。”[20]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作者不是一位“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反清誌士,怎麼會連篇累牘地大罵“腥膻”、“匈奴”、“耶律”、“犬戎”、“夷狄”、“中華之患”?作品第一回脂批雲:

“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賢之恨,及今不盡,況今之草芥乎?”

“武穆之二帝”指嶽飛恢複中原的壯誌未酬,意思很明白。“武侯之三分”則來自陸遊的《書憤》。全詩如下:

“早歲那知世事艱,中原北望氣如山。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鬃已先斑,《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

前四句寫殺敵報國收複失地的壯年之誌,後四句寫壯誌難酬的暮年之悲。但詩人悲憤而不消極頹廢,而是以堅持北伐、死而後已的諸葛亮自期,抒發了收複失地的強烈願望和無比深沉的愛國之情。

李盤《挽先兄維曼大司農》悼南明隆武朝的李長倩,其二雲:

“不向青山正首丘,願傾熱血濺刀頭。出師表上風雷動,轉餉籌空日月愁。蝴蝶三更思漢鼎,子規萬堳閫d鉤。英魂到海流無盡,張陸應同把臂遊。”[21]

亦以諸葛亮北伐比抗清。可見紅樓夢是一部“大罵異族”的反清作品。既然作品是“大罵異族”而不是胡適所謂的“歌頌滿洲”,那麼胡適關於作者曹雪芹的考證就是一個錯誤。因為在那個“見鱔魚而以為蛇,遇鼠而以為虎”的文字獄時代,沒人會在一部反清小說婺p上自己的名字。
---------------------------------
安徽績溪胡適是披著漢族身份證的滿族人,所以,聽誰一說“紅樓夢”是反滿的,它就非常激動,它要千方百計的阻止大眾往反滿的方向去思維。





紅學公案—《紅樓夢》有沒有反滿思想
(摘自劉夢溪:《紅樓夢與百年中國》)
索隱派是認為《紅樓夢》有反滿思想的,而且認為不是一般的反滿,而是全書
的基本出發點和最後歸宿,主旨就在於反清複明。考證派衝擊索隱派,並沒有把《
紅樓夢》的反滿思想一起衝擊掉,許多在紅學考證方麵做出貢獻的紅學家,都不否
定這一點。如前所說,連餘英時也認為曹雪芹有向漢族認同的意識。但也有不少《
紅樓夢》研究者持否定態度,認為曹雪芹的祖上早已加入旗籍,“護從入關”,立
下了汗馬功勞,實無可能還去反什麼滿。可是,如此看問題,便無法對《紅樓夢》
第六十三回芳官改妝一段做出正確解釋。

第六十三回不僅描寫芳官改妝,還為芳官改名,叫“雄奴”,猶嫌不足,又叫
“耶律雄奴”。寶玉說:“雄奴二音,又與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況且這兩種
人自堯舜時便為中華之患,晉唐諸朝,深受其害。”結合《紅樓夢》產生的明清之
際的具體背景,寶玉的話難道還有第二種解釋麼? 作者在這堿O站在種族的立場上
來驅遣他的人物甚為明顯。更妙的是接下去芳官的反問:

既這樣著,你該去操習弓馬,學些武藝,挺身出去拿幾個反叛來,豈不盡忠效
力了。何必借我們,你鼓唇搖舌的, 自己開心作戲,卻說是稱功頌德呢!

顯然這是作者轉換角色的位置,讓寶玉站在作者的立場,接受芳官亦即讀者的
反諷。“鼓唇搖舌”、“自己開心作戲”雲雲,不是指作者而何? 難道不正是作者
一麵“自己開心作戲”,一麵又一再聲稱他的書,“凡倫常所關之處,皆是稱功頌
德,眷眷無窮”嗎? 因此第六十三回這一段描寫,可以說是表現作者反滿思想的特
筆。

如此說可信,則對索隱派紅學的有些觀點又當刮目相看了。筆者最近讀到一篇
《悼紅四題》已刊於1988年第4 輯《紅樓夢學刊》,讀者可參閱。,認為《好了歌
注》含有諷清吊明的意思,《嫡詞》是寫明清在山東青州的最後一役,運用史料進
行具體分析,至少可備一說。總之《紅樓夢》有沒有反滿思想,是紅學的一個絕大
的題目,至為重要,作為紅學的一樁公案,曆來為研究者所注意,對此一問題的探
討,將把對《紅樓夢》思想傾向和思想性質的研究引向深入。




魯迅:《紅樓夢》是中國許多人所知道,至少,是知道這名目的書。誰是作者和續者姑且勿論,單是命意,就因讀者的眼光而有種種: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


為什麼“革命家看見排滿”呢?



寶玉聽了,喜出意外,忙笑道:“這卻很好。我亦常見官員人等多有跟從外國獻俘之種,圖其不畏風霜,鞍馬便捷。既這等,再起個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與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況且這兩種人自堯舜時便為中華之患,晉唐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們有福,生在當今之世,大舜之正裔,聖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億兆不朽,所以凡曆朝中跳猖獗之小醜,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幹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頭緣遠來降。我們正該作踐他們,為君父生色。”芳官笑道:“既這樣著,你該去操習弓馬,學些武藝,挺身出去拿幾個反叛來,豈不進忠效力了。何必借我們,你鼓唇搖舌的,自己開心作戲,卻說是稱功頌德呢。”寶玉笑道:“所以你不明白。如今四海賓服,八方寧靜,千載百載不用武備。咱們雖一戲一笑,也該稱頌,方不負坐享升平了。”芳官聽了有理,二人自為妥貼甚宜。寶玉便叫他“耶律雄奴”。

因飯後平兒還席,說紅香圃太熱,便在榆蔭堂中擺了幾席新酒佳肴。可喜尤氏又帶了佩鳳偕鴛二妾過來遊頑。這二妾亦是青年姣憨女子,不常過來的,今既入了這園,再遇見湘雲、香菱、芳、蕊一幹女子,所謂“方以類聚,物以群分”二語不錯,隻見他們說笑不了,也不管尤氏在那堙A隻憑丫鬟們去伏侍,且同眾人一一的遊頑。一時到了怡紅院,忽聽寶玉叫“耶律雄奴”,把佩鳳、偕鴛、香菱三個人笑在一處,問是什麼話,大家也學著叫這名字,又叫錯了音韻,或忘了字眼,甚至於叫出“野驢子”來,引的合園中人凡聽見無不笑倒。寶玉又見人人取笑,恐作踐了他,忙又說:“海西福朗思牙,聞有金星玻璃寶石,他本國番語以金星玻璃名為‘溫都堹ョ式C如今將你比作他,就改名喚叫‘溫都堹ョ戎i好?”芳官聽了更喜,說:“就是這樣罷。”因此又喚了這名。眾人嫌拗口,仍翻漢名,就喚“玻璃”。閑言少述,且說當下眾人都在榆蔭堂中以酒為名,大家頑笑,命女先兒擊鼓。平兒采了一枝芍藥,大家約二十來人傳花為令,熱鬧了一回。因人回說:“甄家有兩個女人送東西來了。”探春和李紈尤氏三人出去議事廳相見,這堬酗H且出來散一散。佩鳳偕鴛兩個去打秋千頑耍,【庚辰雙行夾批:大家千金不令作此戲,故寫不及探春等人也。】寶玉便說:“你兩個上去,讓我送。”慌的佩鳳說:“罷了,別替我們鬧亂子,倒是叫‘野驢子’來送送使得。”寶玉忙笑說:“好姐姐們別頑了,沒的叫人跟著你們學著罵他。”偕鴛又說:“笑軟了,怎麼打呢。掉下來栽出你的黃子來。”佩鳳便趕著他打。

湘雲冷笑道:“你知道什麼!‘是真名士自風流’,你們都是假清高,最可厭的。我們這會子腥膻大吃大嚼,回來卻是錦心繡口。”寶釵笑道:“你回來若作的不好了,把那肉掏了出來,就把這雪壓的蘆葦子揌上些,以完此劫。”說著,吃畢,洗漱了一回。平兒帶鐲子時卻少了一個,左右前後亂找了一番,蹤跡全無。

む世難容め氣質美如蘭,才華阜比仙。【甲戌側批:妙卿實當得起。】天生成孤僻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甲戌側批:絕妙!曲文填詞中不能多見。】視綺羅俗厭。卻不知太高人愈妒,過潔世同嫌。【甲夾批:至語。】可歎這,青燈古殿人將老,辜負了,紅粉朱樓春色闌。到頭來,依舊是風塵肮髒違心願。好一似,無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須,王孫公子歎無緣。

欲知詳情,且看如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