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洪志评论(3)柳条边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6 03:49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洪志评论(3)

再给大家看一篇,康熙是不修长城,可是它为什么又弄了这个东西呢?

-------------------------------

柳条边

柳条边始建于清康熙年间,是清廷为维护“祖宗肇迹兴亡”之作,防止满族鉹ヾA保持满语骑射之风而修筑的标示禁区的绿色篱笆。全柳边长2600里,设边门20座、边台168座,数百水口(柳边横跨江河处称水口),被称为关东绿色长城。

历史背景

清朝统治者禁止鉹H进入东北地域,实行种族隔绝,在辽宁和内蒙古修建的一道壕沟,沿壕植柳,称柳条边,又名盛京边墙、[1]、柳墙、柳城、条子边。柳条边是以明辽东长城为基础修建的。
顺治、康熙年间先后修建柳条边于辽河流域和今吉林部分地区。禁止鉹H越过边墙打猎、放牧和采人参。辽河流域的柳条边,南起今辽宁凤城南,至山海关北接长城,周长850千米,名为老边,也称盛京边墙。又自威远堡东北走向至今吉林市北法特,长345千米,名为新边。
老边自威远堡至山海关的西段,归盛京将军管辖;自威远堡至凤城南的东段,归盛京兵部管辖并受盛京将军兼统。新边则归宁古塔将军(后改吉林将军)管辖。在交通要道处初设边门21,后为20。每边门驻官兵数十人,稽察行人。

名字由来
何为“柳条边”呢?在300多年前,有一条宽、高均为一米总长度为
边壕遗址
[2]1300余公里的土堤,整个土堤的外侧挖一口宽8尺,底宽5尺,深8尺,其横断面为倒梯形的壕沟,壕沟与土堤并行,土堤呈‘人’字形横亘在东北大平原上。此‘人’字形的撇捺交点位于辽宁省开原县北的威远堡。从威远堡向北至吉林市北法特东亮子山,作为‘人’字的一竖(为北段);从威远堡向西南至山海关,构成‘人’字的一撇(为西段);由威远堡向东南至海边,构成‘人’字的一捺(为东段)。东段和西段将整个辽河平原包括在内,全长约1000余公里。土堤上每隔5尺插一根4寸粗6尺高的柳条,各柳条用绳连结成篱笆状,称之为“插柳结绳”。此即为满清皇帝以其超人的智慧发明创造的“柳条边”——一条戒备森严的封禁界限(隔离墙)。

劳力来源
“柳条边”的发明专利权非皇太极莫属。因为“柳条边”始筑于1638年(皇太极崇德三年),完工于1681年(康熙二十年)。历经皇太极、顺治、康熙三朝,用时四十三年整个工程基本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所需劳力必然众多,那么如此众多的劳动力从何而来呢?

如此众多的劳力全是因反清抗清及“逃人”等获罪被流徙到此的“犯人”,挖壕沟及修筑土堤等工程全由这些“犯人”承恣C可见“要就中国来说吧,就在清朝统治的二百六十年间一直都没有亡,抗清的民族解放斗争一直都是没有停止过的(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这些众多的因抗清反清而获罪的“犯人”,首先遣送到盛京(即沈阳),然后去流放人犯的聚集地——开原附近的尚阳堡。仅康熙七年(1668年),尚阳堡就有因抗清反清的流徙来此的犯人达3500余人,连同家属共5914人。如此众多抗清分子的不断涌现说明满清的统治的不得人心。

根本用途
乾隆五年(1740年),兵部侍郎舒赫德奉和盛京将军额图共同提出一个更加严格限制民人(即銆琱H)进入柳条边的八条建策,作为全面封禁的纲领,歧视銆甯O贯租M朝始终的根本方针国策。事实足以证明柳条边是一条封禁地域隔离銗螫琲边界线。柳条边这条隔离带证明了在满清政权统治下,銆琱H不是和满族人一岩音左漸螫琚C
可见,在满清这个政权下不是将所有的民族视为一律平等的国家子民,满族是统治民族,凡是满族人一生下来就享受皇粮,一生衣、食、住、行は虑,一辈子尽管游手好闲、吃喝玩乐、玩狗玩鸟、过茪劳而获的寄生虫般的生活。

努堳◢1583年起兵叛乱,四处攻城略地,杀戮掳掠。至1616年在辽宁新宾赫图阿拉建立奴び制割据政——后金国。这个正是以女真族(1636年皇太极为避銆琱H对辽金时期作恶多端的女真人的仇恨,改称为满州族,简称满族)为其实施统治的依靠力量。从努堳◢爸鴠L的子孙们心里明镜般的知道:他们的既得利益是用惨不忍睹的大屠杀从一个具有先进文化的农耕民族——銆琱漼抢掠来的。若想保住他们的既得利益,他们必须百倍地警惕提防茬Q其残害者的时时刻刻的反抗。因此,防鋮霝这一根本大政方针便成了满清王朝,从开始至灭亡的最基本的也是首要的国策。

军事管制
在满清入关前,整个辽东地区300余万的銆琱H几乎被努堳◢杀光,存活下来的只能是这个政权统治与奴役的对象,尽管对这些銆琱H已经进行了“剃发易服”实行了“编庄”管制,但满清统治者还是提心吊胆睡不安稳。于是,皇太极便想出一个绝顶的损招,挖沟筑堤,画地为牢将人们就地封禁隔离起来,让他们彼此间难以勾通信息联络协作。
那么如何实现这一目的呢?办法就是修筑柳条边并且实行严格的军事化管制。在整个柳条边沿线上每隔一段距离开一座门,称为边门,供出入柳条边之用。因为柳条边是满清作为封禁的界线,为满清殖民统治长远所需,所以,从康熙十年至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在这二十六年的时间内又进行过四次扩边。如锦州以西柳条边便向北推进了35公里。
边门是如何设置的呢?从山海关至凤凰城,该段柳条边(称老边)共设十六个边门:由西向东分别是鸣水台边门、清河边门、彰武台边门、法库边门、凤凰城边门。在威远堡边门偏西由南向北段称为新边,新边共设四个边门:布图库边门、克堹蟒边门、伊通边门、法特哈边门。每座边门都建门楼。门楼中间是过边的门洞,两边有耳房,一边耳房是囚室,另一边住巡差。柳条边的管制特别严厉。柳条边各边门都设有防御衙门,派驻文武官员,下辖披甲(全副武装的)兵三四十名,掌管边门开关稽查出入人等事项。凡进出边门者必须持有当地官厅签发的印票(即通行证),其上写明持票人姓名、年貌、脸色,验证核准后方可进出。并且要从指定的边门出入,违规者一律拿获问罪。
柳条边除了设边门外,还沿柳条边修建了300余座边台和封堆。用来看守和了望及对边墙的维护。边台分首台、中台、西台。每个边台设千总3~4人,下辖台丁150至200名。对边门、边台的官兵都有严格要求及处罚规定。极其严历地军事管制可见一般!

清朝统治

清初时期—封禁东北
清代东北地区的封禁是中国历史上一种特殊的政策。就其核心而言,不外乎满族统治阶级维护自身利益的手段。清政府在东北设边墙,置哨卡,划分边内外,旨在限制内地鉹H和朝鲜、蒙古人等去边外采参、狩猎和垦殖。若需要进入边外禁地,则必须持其所在地方政府发给的印票,限时、限人出入。康熙十六年(1677),清政府又先后在今辽宁省境内修两条边墙,被称为新边,由宁古塔将军管辖(后由吉林将军管辖),周围千余里境内,遂成“禁中之禁”。

乾隆元年四月,他便下令停止往东北发遣鉹H囚犯,“其鉹H犯发遣之罪者,应改发于各省蝧`地方。”乾隆三年十一月又应鄂堮黤奶H之请,将东北较为重要的威远堡等六口文员改成武职,以加L边口的巡守能力。第二年十月又应刑部右侍郎韩光基、工部右侍郎索柱等人之请,下令守口官兵严加盘查出入山海关的旗民人等。乾隆六年五月又明令禁止吉林、伯都讷等处八旗官兵招募民人耕种。
办事不利 严惩官员
乾隆十一年正月,因查办奉天流寓民人一案,办事不利,清政府严加惩处了奉天府尹。其罪责是:“该府尹霍备莅任数载,其各州县流寓民人,并未取保入籍,亦未令其回籍,漫は稽查,而定议后,出关人数,续添四万七千余口,聚集益众。是奉旨立限之案,该府尹既不实心办理,又不将不办缘由奏闻,实属怠玩,请将霍备解任来京,交部议处”,同时,并警告奉天将军达勒党阿“同任地方,咎亦难辞,但到任未久,且旗人所居之地,尚は流寓民人,应令该将军回任后,作速委员会同地方官,实力查办,毋得因循”。
鉴于盛京等地流寓民人过多,乾隆四十一年,乾隆帝晓谕军机大臣等:“盛京、吉林为本朝龙兴之地,若听流民杂处,殊于东北风俗攸关,但承平日久盛京地方与山东直び接壤,流民渐集,若一旦驱逐必致各失生计,是以设立州县 管理。至吉林原不与鉿a相连,不便令民居住。今闻流民渐多,著传谕傅森查明办理,并永行禁止流民,毋许入境。”第二年乾隆帝又下令降调禁止流民不利的吉林将军富椿及额媦w蒙额。

乾隆元年四月,乾隆帝传谕:“黑龙江、宁古塔、吉林乌喇等处,若概将罪人发遣,则该处聚集匪类多人,恐本地之人渐染恶心,有关风俗,朕意嗣后如满洲有犯法应发遣者,仍发黑龙江等处外,其鉹H犯发遣之罪者,应改发于各省蝧`地方。”既然罪犯有碍风俗,为何不一概禁止,难道惟有鉹H犯人危害最大,可见有碍风俗不是停止发遣的真正原因。并且第二年六月又以“(鉹H罪犯)伊等原系发与口外驻防兵-)―为奴之犯,闻彼地兵丁有籍以使用颇得其力者”,遂又收回成命,这只是因其与八旗生计大有关碍。但与此不久,又“设黑龙江屯庄,呼兰立庄四十所,选盛京旗丁簾a往,官为资装筑屋庀具,下给地亩六十,十丁一庄,每六亩给籽种二斗,庄给牛六头,口粮并给。温德亨都图亦如之。凡随缺官地归旗入册,禁职官侵占。”想必停遣罪犯严禁满洲与此次屯田不は关系。
乾隆六年,乾隆帝又以影响当地旗民生计为藉口,下令严禁禁区旗人招募民人租种,他命令:“伯都纳地方除现在民人勿许招募外。将该处荒地与官兵开垦,或作牧场”。这次严禁,不仅让禁区内的旗人有田可耕,同时,应侍郎梁诗正之请“置八旗闲散屯边,以な生计。命阿里衮往奉天相度地宜,于时吉林、宁古塔、伯都纳、阿勒楚喀、三姓、晖春及长春,俱事垦殖,贫は力者,发官帑相贷”。以此优惠政策吸引闲散旗人屯田。
此后,乾隆帝不断移旗屯田,也不断严禁。在拉林地方,“乾隆九年由京都挪移闲散满洲上百五十户,分为头八屯、二八屯居住。乾隆十年,由京都挪移闲散满洲二百五十户,添与二屯居住。”于乾隆十年在东北再次重申严禁,并促令地方官解现有流寓民人。
再度封禁 教养两得
乾隆十五年再度严禁流人。乾隆十九年冬十月“移京城满洲兵三千驻阿勒楚喀等处屯垦”。第二年,又开始准备移京旗三干户前往拉林地方屯垦。二十一年,由京旗挪移闲散满洲五百户,到阿勒楚喀海沟八屯居住,翌年,又移五百户到阿勒楚喀瓦珲八屯居住。二十四年再移京旗五百户到林霍集莫八屯居住。并且自乾隆三十二年起,又不断地调拨京旗前往拉林、阿勒楚喀两地屯田。
乾隆四十一年再度严禁,并于第二年降调严禁不利的地方官。而在乾隆四十二年,牷坏H大凌河西北杏山、松山地丰美,徙闲散宗室,资地三顷,半官垦,半自垦,筑屋编屯,助其籽具”,令闲散宗室屯田,解言L们的生计。
柳条边遗址
[3]此后,乾隆又想方设法通过加赋等措施逼迫现有流民放弃已占耕的土地,并试图利用退出耕地宋解角K旗生计。乾隆四十六年十月,乾隆帝谕:“索诺木策凌奏称:‘现今查出流民私垦地亩,酌定租银,并定旗仓纳米数目,此内如有畏赋重不肯承种,仍回原籍者,将地交旗人耕种,照红册地亩例纳米,仍严饬民间永不准私垦官地。如旗人不种,又暗令民人耕种取租者,除一并照例治罪外,仍将地撤回入官’等语。索诺木策凌所办尚是。”同年十一月,他又晓谕尸部:“索诺木策凌等奏查又流民私垦地亩,仿照山东科则定赋一折。自应如此办理。流民私垦地亩于该处满洲生计大有妨碍、是以照内地赋则酌增以杜流民占种之弊,且撒出地亩并可令满洲耕种,不特旗人生计有益,并可习种地之劳,不忘旧俗。”由此可知,其严禁的动机也就欲盖弥彰了。

这种严禁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东北地区的深入开发,致使边疆空虚,从而为以后的朝鲜半岛人民大量越垦和俄国入侵提供了可乘之机,严禁也颇有得不偿失之效。

在一个国家内,鉹H居然不能自由出入。尤其辽东自战国时代的燕国起就纳入中华版图,明末的时候,辽东地区仍然生活数百万鉹H,然而后来辽东鉹H或被后金军队屠杀,或被L行迁出关外,禁止鉹H进出东北。这一野蛮政策使得东北一带鉹H人口极其稀少,后来俄罗斯轻而易举的殖民东北北部,割走了140万平方公里的な大领土。所以柳条边是极其反动的措施,直到民国时期,张作霖和张学良父子用火车把大量中国人拉进东北,才避免了东北再次遭帝国主国家瓜分的厄运。

--------------------------

大家看,这就是所谓满清时期的“民族融合”,“满鉹@家”,“满銗音央芋A“民族团结”,“和谐社会”,“康乾盛世”。柳条边周围,满清萨满巫师有布下一些东西,那里的景象,很凄惨啊……

整个的满清统治期间,满族没有接受銆琲漸籉风俗,任何习惯,都保持茈们自己的。一直到现在也是。

明末东北有300万鉹H,后来几乎被杀光了……

东北早就是我们中国的土地,真纳闷当代满族操控的史学界说“东北是满人带给中国的”理由何在,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当今的史学界还有一种は耻的说法是“清承明制”,
明朝时有柳条边吗?有对我们鉹H的欺压与歧视吗?有对我们鉹H三次超过一亿的大屠杀吗?有初夜权制度吗?……
我不用在说下去了,清没有承明的任何制度,包括那个六部制度也都被废除了,改为军机处什么的。



清代柳条边

目录

概述
闲聊清代柳条边
编辑本段
概述

是一条用柳条篱笆修筑的封禁界线。又名盛京边墙,柳墙、柳城、条
清代柳条边
[1]子边。辽河地区和吉林部分地区,是满族贵族的发祥地。辽河平原的肥田沃土绝大部分是旗地,不容其他民人染指。为了保护满洲皇室之“龙兴重地”和独占东北的经济利益,限制各族人民往来,清统治者在盛京、宁古塔和内蒙古几个行政区的分界线上修筑了柳条边。柳条边的修筑办法,是先用土堆成宽、高各 3 尺的土堤,堤上每隔 5 尺插柳条 3 根,各根柳条间再用绳子连结横条柳枝,即“插柳结绳”。土堤的外侧,再挖掘深壕,以禁行人越渡。柳条边有老边、新边之别。老边又称盛京边墙,建于辽河流域,南起凤凰城(今辽宁凤城)西南,北到开原附近的威远堡,再折而转向西南,直到山海关与长城相接,长约 1950 余华里。是顺治初年到十八年(1661)完成的。吉林地区的柳条边修筑时间稍晚,故称新边,是从威远堡向东北方向修到法特哈(今吉林市北法特)。康熙年间,由于户口繁生,边内旗地不足,又扩展柳条边。在柳条边上,初设 21 个边门(即关卡),展边后改设 20 个,盘查过往行人,凡进出边门进行生产的各族居民,必须持有证明,从指定的关卡验证进入,否则就以私入禁地论罪。清统治者修筑柳条边还有一层深意,企图借此禁止鉹H进入满族聚居区,防止满族鉹ヾA保持满洲的“国语骑射”习俗。边内外的皇族围场和人参、貂皮、珍珠等产地均为禁区,不许边民自由出入,私自采捕。但是随茼U族人民不断斗争及经济、文化发展的实际需要,封禁界线渐被突破,到乾隆年间,柳条边已形同虚设。清人杨宾著有《柳边纪略》一书,可以参阅。
编辑本段
闲聊清代柳条边

柳条边是清王朝入关后于东北地区修建的一道边墙。修筑的目的是为了严禁鉹H流入东北、以保大清“龙兴之地”的风水不变。同时,可以防止满人鉹ヾB并可保证八旗军在东北的训练基地不受干扰、东北的“三牷貝M特产也尽可由王公贵族所独自享用。于是,柳条边墙 应运而生。 早在顺治初年,便开始茪潃袢悔h条边墙。其南起今辽宁省凤城,经新宾转而至开原北,再折向西南到山海关与长城相接。这条边墙后称“老边”。康熙二十年(1681年) 又将边墙向北延伸。新建边墙从辽宁开原起,沿吉林省的梨树、伊通、长春、九台到舒兰县法特乡的松花江边,俗称“新边”
“老边”自开原以东归盛京工部管辖,开原以西归奉天将军管辖;“新边”归宁古塔将军管辖。柳条边墙是继长城以后的又一条载入中国史册的长墙。虽然不论从长度和规模上都不能与长城相比,但它出现在公元十七世纪,也属 罕见。说到长城 顺便附带一句,秦代修长城不是首创。事实上,只是把战国时期的各国长城连接起来,加以延伸而已。今天人们看到的八达岭等地的长城均是明代的杰作,而非秦长城。笔者曾考察过河北省张家口地区的长城,从那往西走向的长城应是秦长城。(用几个简单的字,形容那里的长城比较恰当,「残墙段壁,不堪入目」。可是,当地百姓狾炫q颇丰,几乎家家都是「古为今用」的模范。古长城的大砖成了他们建房屋、砌R圈的最好材料。山高皇帝远,拿他们也没办法。)但是,不论怎么说,人们还是习惯了孟姜女哭倒长城的历史传说。总把长城与秦始皇联系在一起。 清代的柳条边,如果把“老边”、“新边”长度加起来,足有近八百公里之遥。穿越山川、平原、丛林、沟壑,其难度亦可想而知。边墙是采用泥土修筑,然后在墙上每隔五尺插埋柳条三棵,再用绳子连接系好。又于墙外挖宽、深各一丈的 沟壕,引水入内作为护墙河。边墙内有旗兵戍守、巡逻。当时吉林境内的边墙共有四座城门。(1)伊通边门,又称易屯、一统边门。今长春市西南伊通河西岸;(2)赫文苏边门,有称克勒苏边门。今怀德县;(3)布图库边门。今四平市东南;(4)巴彦额佛罗边门,又称法特哈边门。今舒兰县法特乡。以上每座边门各设五品防御一员、笔帖式一员、八旗兵二十员,负责边门守卫、开关和对出入者的稽查。除此,还在四门间隔区段加设二十九处边台,由领催率台丁恭繻d边、巡逻、补栅、修壕等杂役。 虽然边门的把守如此严格,但仍有一种鉹H可以不受约束地入内,那就是经清政府特许,在吉林将军的统区内被判刑流放的鉹H。这些犯人在此服刑并做沉重的苦役。康熙以后,被流放者日益增多,他们渐渐变成了鉹憭う獐誕机。这引起了清政府的高度警觉。于是,又将其发要犯遣至新疆等地。 然而,此时的中原嶍謅断,人们流离失所,苦不堪言。关外东北,地な人稀,地肥水美的现实,自然吸引了他们。所以,东北便成了人们逃荒求生的目的地。于是,人们冒茈糽R危险,有如今天的偷渡客,置生死于度外,不顾一切地秅J东北。据史书记载,雍正十二年(1734年)仅吉林将军辖区内,增加鉹H二千三百八十七人;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增至一万三千八百零二人;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鉹H已跃增二万七千四百零七人。 鉹H的大量涌入,使清政府的封禁之策有名は实。因此,乾隆四十一年(1776)十二月,传下谕旨,“盛京、吉林为本朝龙兴之地,若听流民杂处,殊与满洲风俗攸关。今闻寓渐多,著传富椿(吉林将军)查明办理,并令永行禁止。”
嘉庆十二年,(1811年)皇帝又令吉林将军“严饬各边门,实力查禁,并饬该管官申明保甲之法--并通喻直び、山东、山西各都抚,转饬各关溢及登、莱沿海一带地方,嗣后内地人有私行出口者,各关门务遵照定例实行查禁。若有关吏互相容隐,私行放纵,一经查出,即具实参处。”虽然谕旨不断,但是时间一长,执行的便走了屆C俗话说“经是好经,就是没有好和尚去念。”守边的八旗兵在鉹H的拿手好戏--贿赂面前,很少不动摇者,他们为了一点好处,便睁只眼闭只眼。这岩H来,鉹H进入东北大有雨后春笋般的上升趋势。 在清对东北地区实行封禁政策时期,东北的丛山峻岭之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供皇室和官宦游玩打猎的围场。这些地方是绝对不许任何人、包括已经取得在边内居住资格的满人和鉹H进入,以保证围场的自然风光、野生动物的生态环境、特别是皇室们的安全。道光年间,吉林将军下令“私入围场打牲十只以上者, 流三千里;二十只以上者发乌鲁木齐种地;三十只以上者,发乌鲁木齐等处给兵丁为奴。其零星偷打,随时破案者,一只至五只,杖一百,徒三年;五只以上者再枷号一个月。其偷砍树木五百斤以上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八百斤以上者,发乌鲁木齐种地;一千斤以上者,发乌鲁木齐等处给兵丁为奴 。”同时又规定,“雇人偷刨人参,财主不分旗、民,俱发云南等省充军;并は财主,只身糽僭膚S,得参一两以下,杖六十,徒一年;一两至五十两,杖一百,流三千里。”上述法令致使许多人被抓,受到严厉的惩罚。可是,“鱼过千层网,疺I网还有鱼”侥幸者大有人在。鉹H的秅J势不可挡,“闯关东”成了中原饥民的行动口号。 在防不胜防的大势所趋之下,清政府也逐步认识到:开发东北对增加税收、缓解与鉹H的矛盾大有裨益。于是,结束了长达近二百年的封禁,在咸丰十年(1860年)废弃了柳条边墙,使其走入了历史。 光阴似箭,转眼又是二十年过去了。当年踏查柳条边之法特哈边门的往事仍然历历在目。特别是其中的一段小插曲,回忆起来和大家分享。
法特哈边门位于吉林省舒兰县法特公社(乡),吉林至哈滨、五常的火车从县城东北通过,该县是个比较不错的城镇,从县城有长途客运汽车可到法特公社。 刚刚走出校门的我,和大家一屆A初生牛犊雄心勃勃、满腔热血干劲十足。为了更好地了解柳条边的现状,我选择了春节前的腊月。理由很简单:1、利用个人休息时间2、下雪以后没有树磼M庄稼的遮挡3、农民“S冬”便于走家窜户。在一个雪后的晴天,我起了个大早赶往火车站。火车上人很多,许多人是进城办年货的,大包小包、大袋小袋、大筐小筐堆满了行李架,连车厢的过道和座位中间都堆得满满的,还有不少人在抽蝖A唠嗑声、喊叫声、抱怨声还夹杂茪p孩的哭声,真是热闹。我感到有点喘不上来气,我试虓Q把车窗打开,可能是冻住了,那窗子纹丝不动。 好不容易熬 到了下车。出门时带的一本书,一页也没看,提起包又跑去赶长途汽车。好在汽车站不算太远,连走带跑不到十五分钟就到了。原想,这里的人会少一点,可是,事实与我的想法恰恰相反。车少人多,车下不卖票,车上已经满员了,可司机和卖票的还让人继续上 ,车下的人就像坐车不要钱似的,拼命地往车里挤。多亏我提前上了车,否则,天黑之前能不能坐上都两说了。这时更加感到体格健康的重要,差一点的非挤扁了不可。
在一些人的叫骂声中,汽车缓缓地移动了,但是车门口挤满了人,车门は法关上,地上依然有人追茖T车跑。汽车加速甩掉了追赶的人,开出很远才停下来,司机从驾驶门跳下来,绕到乘客门这边,连推带搡才把门关好。车子重新开动了。 车里的拥挤让人は法形容,人与人“亲密”得象白菜韙@屆A紧紧贴在一起。如果你把脚稍稍抬一下,马上再落下来就会踩在别人的脚面上。幸好,我的包不大,东西不多,可是提在手里也{我受的了。这时有人歪茞鉹l}我喊,“什么东西,顶人家后腰生疼的?”我知道,准是包里的“海鸥-120”,于是连忙说对不起……。说句实话,那个场景就是今天想起来,也叫人一脑门子汗。
快到中午的时候,终于到了法特公社所在地。肚子开始有点饿了,吃午饭是当务之急,路边一家挂幌的饭店吸引了我的脚步。 这家饭店门脸不算小。窗户、门,刷的兰油挺诈眼,可是没有镶玻璃,上面钉的塑料布被风弄得一鼓一鼓的,门框上高悬的四个退了色的大红幌子摇来摆去,老远一看还挺醒目。我不加思索,推门便进。先来两个小炒、再来二杯小酒,暖和一下再说,如意算盘早就打好了。可是进屋一看,我的心就═F半截。几个破桌子,几条长条板凳,墙角还摞茪L个大麻袋,旁边放两个酸菜缸,屋里面一个吃饭的也没有,可能是房刚点火,前后到处都是蝖C这哪里像个饭店,满不是那么回事,真的不敢恭维。 我二话不说转身要出去。这时,一个农家妇女打扮的人,从里面房}出来和我打招呼,她看我坚持要走,便说:“我知道你是外来的, 快过年了,别的家都不怎么开门了,就俺们一家还坚持为人民服务。”一句话差一点儿把我说笑了,想不到乡下人还挺幽默。 根据墙上一块小黑板,我点了两个菜。这妇人狶i诉我,他们光有肉,青菜得到集上去买。我换了两个菜,还是没有。开什么玩笑,我可真的要走了。没想到这个女老板非要做我这个生意不可,跑进房拿出个大水瓢,边走边说:“这位师傅你等一会儿,眨眼的工夫我准回来。”没有等我表示意见,人已经出去了,出于は奈,也只好耐心等一会儿了。 我坐在屋里往外看,希望那个人早些回来,塑料薄膜质量不好,只能看到四个大红幌。看茯毼荂A我不由地笑了出来。因为这饭店、餐馆挂幌子是大有讲究的。在过去(旧中国)幌子不是随便乱挂的,是受行规制约的。 挂一个幌的,卖单一品种,如尖饼、油条、烧饼、豆腐脑、豆浆一类;
挂两个幌的,卖各种溜炒、米饭、面食,并兼地方风味;
挂四个幌的,经营品种不但要包括上面的,而且要有各种海鲜,还要达到客人点啥有啥。属至高は上的大店。
回族人开的挂蓝幌,銆琱H开的挂红幌。在大街上老远一看,就一清二楚。 可是,今天这个挂四个幌的,叫我大开了眼界。要什么没什么,还胆敢挂四个幌,大家说,我能不笑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时代在前进,过去的陈规陋习在今天的人看来已属多余,现在的事也不能用老眼光、老标准来衡量。新时代的人们已经不习惯用传统来约束,随心所欲既轻松又自在,何乐而不为呢。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才见这位能说会道的女人端了一大瓢豆腐回来。伴随茪@大堆道歉话,一盘整块的大豆腐摆在了我的面前,上面撒了一些精盐,她问我要不要浇上一点儿生豆油,还口口声声这是个好菜。“生豆油还是免了吧”,我对她说。看这直冒热气的豆腐,一下子还真有点按捺不住。我逗趣地问道,“既然是好菜,它叫什么名?”没想到她珘C条斯理地说“这个菜叫 ,白狗卧沙滩”。我还头一次听说豆腐块儿撒盐有这么好听的名字。那么,豆腐块儿撒葱花,就该叫“白狗卧绿野”了。难怪当今“鸡爪子”都成了“凤爪”了。 一会儿工夫,我要的酒也烫好了。同时,那女人递过来一双筷子。我接过来一看,像没洗干净一屆A黑乎乎的。于是,我用手在筷子的前半部撸了几下,解解心疑,然后便甩开腮韙l吃了起来。此刻,我心里明镜似的,人就是应该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
这盘“白狗卧沙滩”味道还可以接受,不过,这小半碗白酒太难以下肚了。不知是质量问题还是掺的水太多,总之,是我喝过的白酒中最差的。 这家四个幌儿的乡间小店,は论如何给我的印象是深刻的。 饭后,与当地党组织和有关领导取得了联系,在公社文化站同志的带领下,走访了几位老社员, 并请其中一位带我到柳条边墙的遗址去看。那个社员告诉我,文革前个别地方还能看出一些痕迹,后来大搞农田基本建设, 修梯田、方田、条田、台田、海绵田,什么“边”呀、“墙”呀,都让路了。加上な大社员取土积肥(垫R圈)的长期需要,再长的边,再高的墙恐怕也很难存留到现在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6 03:50 
24.85.204.83
頂部
洪志評論(3)

再給大家看一篇,康熙是不修長城,可是它為什麼又弄了這個東西呢?

-------------------------------

柳條邊

柳條邊始建於清康熙年間,是清廷為維護“祖宗肇跡興亡”之作,防止滿族漢化,保持滿語騎射之風而修築的標示禁區的綠色籬笆。全柳邊長2600堙A設邊門20座、邊台168座,數百水口(柳邊橫跨江河處稱水口),被稱為關東綠色長城。

曆史背景

清朝統治者禁止漢人進入東北地域,實行種族隔絕,在遼寧和內蒙古修建的一道壕溝,沿壕植柳,稱柳條邊,又名盛京邊牆、[1]、柳牆、柳城、條子邊。柳條邊是以明遼東長城為基礎修建的。
順治、康熙年間先後修建柳條邊於遼河流域和今吉林部分地區。禁止漢人越過邊牆打獵、放牧和采人參。遼河流域的柳條邊,南起今遼寧鳳城南,至山海關北接長城,周長850千米,名為老邊,也稱盛京邊牆。又自威遠堡東北走向至今吉林市北法特,長345千米,名為新邊。
老邊自威遠堡至山海關的西段,歸盛京將軍管轄;自威遠堡至鳳城南的東段,歸盛京兵部管轄並受盛京將軍兼統。新邊則歸寧古塔將軍(後改吉林將軍)管轄。在交通要道處初設邊門21,後減為20。每邊門駐官兵數十人,稽察行人。

名字由來
何為“柳條邊”呢?在300多年前,有一條寬、高均為一米總長度為
邊壕遺址
[2]1300餘公堛漱g堤,整個土堤的外側挖一口寬8尺,底寬5尺,深8尺,其橫斷麵為倒梯形的壕溝,壕溝與土堤並行,土堤呈‘人’字形橫亙在東北大平原上。此‘人’字形的撇捺交點位於遼寧省開原縣北的威遠堡。從威遠堡向北至吉林市北法特東亮子山,作為‘人’字的一豎(為北段);從威遠堡向西南至山海關,構成‘人’字的一撇(為西段);由威遠堡向東南至海邊,構成‘人’字的一捺(為東段)。東段和西段將整個遼河平原包括在內,全長約1000餘公堙C土堤上每隔5尺插一根4寸粗6尺高的柳條,各柳條用繩連結成籬笆狀,稱之為“插柳結繩”。此即為滿清皇帝以其超人的智慧發明創造的“柳條邊”——一條戒備森嚴的封禁界限(隔離牆)。

勞力來源
“柳條邊”的發明專利權非皇太極莫屬。因為“柳條邊”始築於1638年(皇太極崇德三年),完工於1681年(康熙二十年)。曆經皇太極、順治、康熙三朝,用時四十三年整個工程基本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所需勞力必然眾多,那麼如此眾多的勞動力從何而來呢?

如此眾多的勞力全是因反清抗清及“逃人”等獲罪被流徙到此的“犯人”,挖壕溝及修築土堤等工程全由這些“犯人”承擔。可見“要就中國來說吧,就在清朝統治的二百六十年間一直都沒有亡,抗清的民族解放鬥爭一直都是沒有停止過的(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這些眾多的因抗清反清而獲罪的“犯人”,首先遣送到盛京(即沈陽),然後去流放人犯的聚集地——開原附近的尚陽堡。僅康熙七年(1668年),尚陽堡就有因抗清反清的流徙來此的犯人達3500餘人,連同家屬共5914人。如此眾多抗清分子的不斷湧現說明滿清的統治的不得人心。

根本用途
乾隆五年(1740年),兵部侍郎舒赫德奉和盛京將軍額爾圖共同提出一個更加嚴格限製民人(即漢族人)進入柳條邊的八條建策,作為全麵封禁的綱領,歧視漢族是貫徹清朝始終的根本方針國策。事實足以證明柳條邊是一條封禁地域隔離漢民族的邊界線。柳條邊這條隔離帶證明了在滿清政權統治下,漢族人不是和滿族人一樣平等的民族。
可見,在滿清這個政權下不是將所有的民族視為一律平等的國家子民,滿族是統治民族,凡是滿族人一生下來就享受皇糧,一生衣、食、住、行無慮,一輩子盡管遊手好閑、吃喝玩樂、玩狗玩鳥、過著不勞而獲的寄生蟲般的生活。

努爾哈赤1583年起兵叛亂,四處攻城略地,殺戮擄掠。至1616年在遼寧新賓赫圖阿拉建立奴隸製割據政——後金國。這個正是以女真族(1636年皇太極為避漢族人對遼金時期作惡多端的女真人的仇恨,改稱為滿州族,簡稱滿族)為其實施統治的依靠力量。從努爾哈赤到他的子孫們心堜鏡般的知道:他們的既得利益是用慘不忍睹的大屠殺從一個具有先進文化的農耕民族——漢族手媟m掠來的。若想保住他們的既得利益,他們必須百倍地警惕提防著被其殘害者的時時刻刻的反抗。因此,防漢製漢這一根本大政方針便成了滿清王朝,從開始至滅亡的最基本的也是首要的國策。

軍事管製
在滿清入關前,整個遼東地區300餘萬的漢族人幾乎被努爾哈赤殺光,存活下來的隻能是這個政權統治與奴役的對象,盡管對這些漢族人已經進行了“剃發易服”實行了“編莊”管製,但滿清統治者還是提心吊膽睡不安穩。於是,皇太極便想出一個絕頂的損招,挖溝築堤,畫地為牢將人們就地封禁隔離起來,讓他們彼此間難以勾通信息聯絡協作。
那麼如何實現這一目的呢?辦法就是修築柳條邊並且實行嚴格的軍事化管製。在整個柳條邊沿線上每隔一段距離開一座門,稱為邊門,供出入柳條邊之用。因為柳條邊是滿清作為封禁的界線,為滿清殖民統治長遠所需,所以,從康熙十年至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在這二十六年的時間內又進行過四次擴邊。如錦州以西柳條邊便向北推進了35公堙C
邊門是如何設置的呢?從山海關至鳳凰城,該段柳條邊(稱老邊)共設十六個邊門:由西向東分別是鳴水台邊門、清河邊門、彰武台邊門、法庫邊門、鳳凰城邊門。在威遠堡邊門偏西由南向北段稱為新邊,新邊共設四個邊門:布爾圖庫邊門、克爾索素邊門、伊通邊門、法特哈邊門。每座邊門都建門樓。門樓中間是過邊的門洞,兩邊有耳房,一邊耳房是囚室,另一邊住巡差。柳條邊的管製特別嚴厲。柳條邊各邊門都設有防禦衙門,派駐文武官員,下轄披甲(全副武裝的)兵三四十名,掌管邊門開關稽查出入人等事項。凡進出邊門者必須持有當地官廳簽發的印票(即通行證),其上寫明持票人姓名、年貌、臉色,驗證核準後方可進出。並且要從指定的邊門出入,違規者一律拿獲問罪。
柳條邊除了設邊門外,還沿柳條邊修建了300餘座邊台和封堆。用來看守和了望及對邊牆的維護。邊台分首台、中台、西台。每個邊台設千總3~4人,下轄台丁150至200名。對邊門、邊台的官兵都有嚴格要求及處罰規定。極其嚴曆地軍事管製可見一般!

清朝統治

清初時期—封禁東北
清代東北地區的封禁是中國曆史上一種特殊的政策。就其核心而言,不外乎滿族統治階級維護自身利益的手段。清政府在東北設邊牆,置哨卡,劃分邊內外,旨在限製內地漢人和朝鮮、蒙古人等去邊外采參、狩獵和墾殖。若需要進入邊外禁地,則必須持其所在地方政府發給的印票,限時、限人出入。康熙十六年(1677),清政府又先後在今遼寧省境內修兩條邊牆,被稱為新邊,由寧古塔將軍管轄(後由吉林將軍管轄),周圍千餘媢狺滿A遂成“禁中之禁”。

乾隆元年四月,他便下令停止往東北發遣漢人囚犯,“其漢人犯發遣之罪者,應改發於各省煙瘴地方。”乾隆三年十一月又應鄂爾泰等人之請,將東北較為重要的威遠堡等六口文員改成武職,以加強邊口的巡守能力。第二年十月又應刑部右侍郎韓光基、工部右侍郎索柱等人之請,下令守口官兵嚴加盤查出入山海關的旗民人等。乾隆六年五月又明令禁止吉林、伯都訥等處八旗官兵招募民人耕種。
辦事不利 嚴懲官員
乾隆十一年正月,因查辦奉天流寓民人一案,辦事不利,清政府嚴加懲處了奉天府尹。其罪責是:“該府尹霍備蒞任數載,其各州縣流寓民人,並未取保入籍,亦未令其回籍,漫無稽查,而定議後,出關人數,續添四萬七千餘口,聚集益眾。是奉旨立限之案,該府尹既不實心辦理,又不將不辦緣由奏聞,實屬怠玩,請將霍備解任來京,交部議處”,同時,並警告奉天將軍達勒黨阿“同任地方,咎亦難辭,但到任未久,且旗人所居之地,尚無流寓民人,應令該將軍回任後,作速委員會同地方官,實力查辦,毋得因循”。
鑒於盛京等地流寓民人過多,乾隆四十一年,乾隆帝曉諭軍機大臣等:“盛京、吉林為本朝龍興之地,若聽流民雜處,殊於東北風俗攸關,但承平日久盛京地方與山東直隸接壤,流民漸集,若一旦驅逐必致各失生計,是以設立州縣 管理。至吉林原不與漢地相連,不便令民居住。今聞流民漸多,著傳諭傅森查明辦理,並永行禁止流民,毋許入境。”第二年乾隆帝又下令降調禁止流民不利的吉林將軍富椿及額爾德蒙額。

乾隆元年四月,乾隆帝傳諭:“黑龍江、寧古塔、吉林烏喇等處,若概將罪人發遣,則該處聚集匪類多人,恐本地之人漸染惡心,有關風俗,朕意嗣後如滿洲有犯法應發遣者,仍發黑龍江等處外,其漢人犯發遣之罪者,應改發於各省煙瘴地方。”既然罪犯有礙風俗,為何不一概禁止,難道惟有漢人犯人危害最大,可見有礙風俗不是停止發遣的真正原因。並且第二年六月又以“(漢人罪犯)伊等原係發與口外駐防兵-)―為奴之犯,聞彼地兵丁有籍以使用頗得其力者”,遂又收回成命,這隻是因其與八旗生計大有關礙。但與此不久,又“設黑龍江屯莊,呼蘭立莊四十所,選盛京旗丁攜家往,官為資裝築屋庀具,下給地畝六十,十丁一莊,每六畝給籽種二鬥,莊給牛六頭,口糧並給。溫德亨都爾圖亦如之。凡隨缺官地歸旗入冊,禁職官侵占。”想必停遣罪犯嚴禁滿洲與此次屯田不無關係。
乾隆六年,乾隆帝又以影響當地旗民生計為藉口,下令嚴禁禁區旗人招募民人租種,他命令:“伯都納地方除現在民人勿許招募外。將該處荒地與官兵開墾,或作牧場”。這次嚴禁,不僅讓禁區內的旗人有田可耕,同時,應侍郎梁詩正之請“置八旗閑散屯邊,以廣生計。命阿堻O往奉天相度地宜,於時吉林、寧古塔、伯都納、阿勒楚喀、三姓、暉春及長春,俱事墾殖,貧無力者,發官帑相貸”。以此優惠政策吸引閑散旗人屯田。
此後,乾隆帝不斷移旗屯田,也不斷嚴禁。在拉林地方,“乾隆九年由京都挪移閑散滿洲上百五十戶,分為頭八屯、二八屯居住。乾隆十年,由京都挪移閑散滿洲二百五十戶,添與二屯居住。”於乾隆十年在東北再次重申嚴禁,並促令地方官解決現有流寓民人。
再度封禁 教養兩得
乾隆十五年再度嚴禁流人。乾隆十九年冬十月“移京城滿洲兵三千駐阿勒楚喀等處屯墾”。第二年,又開始準備移京旗三幹戶前往拉林地方屯墾。二十一年,由京旗挪移閑散滿洲五百戶,到阿勒楚喀海溝八屯居住,翌年,又移五百戶到阿勒楚喀瓦琿八屯居住。二十四年再移京旗五百戶到林霍集莫八屯居住。並且自乾隆三十二年起,又不斷地調撥京旗前往拉林、阿勒楚喀兩地屯田。
乾隆四十一年再度嚴禁,並於第二年降調嚴禁不利的地方官。而在乾隆四十二年,卻“以大淩河西北杏山、鬆山地豐美,徙閑散宗室,資地三頃,半官墾,半自墾,築屋編屯,助其籽具”,令閑散宗室屯田,解決他們的生計。
柳條邊遺址
[3]此後,乾隆又想方設法通過加賦等措施逼迫現有流民放棄已占耕的土地,並試圖利用退出耕地宋解決八旗生計。乾隆四十六年十月,乾隆帝諭:“索諾木策淩奏稱:‘現今查出流民私墾地畝,酌定租銀,並定旗倉納米數目,此內如有畏賦重不肯承種,仍回原籍者,將地交旗人耕種,照紅冊地畝例納米,仍嚴飭民間永不準私墾官地。如旗人不種,又暗令民人耕種取租者,除一並照例治罪外,仍將地撤回入官’等語。索諾木策淩所辦尚是。”同年十一月,他又曉諭屍部:“索諾木策淩等奏查又流民私墾地畝,仿照山東科則定賦一折。自應如此辦理。流民私墾地畝於該處滿洲生計大有妨礙、是以照內地賦則酌增以杜流民占種之弊,且撒出地畝並可令滿洲耕種,不特旗人生計有益,並可習種地之勞,不忘舊俗。”由此可知,其嚴禁的動機也就欲蓋彌彰了。

這種嚴禁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東北地區的深入開發,致使邊疆空虛,從而為以後的朝鮮半島人民大量越墾和俄國入侵提供了可乘之機,嚴禁也頗有得不償失之效。

在一個國家內,漢人居然不能自由出入。尤其遼東自戰國時代的燕國起就納入中華版圖,明末的時候,遼東地區仍然生活著數百萬漢人,然而後來遼東漢人或被後金軍隊屠殺,或被強行遷出關外,禁止漢人進出東北。這一野蠻政策使得東北一帶漢人人口極其稀少,後來俄羅斯輕而易舉的殖民東北北部,割走了140萬平方公堛獐s大領土。所以柳條邊是極其反動的措施,直到民國時期,張作霖和張學良父子用火車把大量中國人拉進東北,才避免了東北再次遭帝國主義國家瓜分的厄運。

--------------------------

大家看,這就是所謂滿清時期的“民族融合”,“滿漢一家”,“滿漢平等”,“民族團結”,“和諧社會”,“康乾盛世”。柳條邊周圍,滿清薩滿巫師有布下一些東西,那堛煽熄H,很淒慘啊……

整個的滿清統治期間,滿族沒有接受漢族的任何風俗,任何習慣,都保持著它們自己的。一直到現在也是。

明末東北有300萬漢人,後來幾乎被殺光了……

東北早就是我們中國的土地,真納悶當代滿族操控的史學界說“東北是滿人帶給中國的”理由何在,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當今的史學界還有一種無恥的說法是“清承明製”,
明朝時有柳條邊嗎?有對我們漢人的欺壓與歧視嗎?有對我們漢人三次超過一億的大屠殺嗎?有初夜權製度嗎?……
我不用在說下去了,清沒有承明的任何製度,包括那個六部製度也都被廢除了,改為軍機處什麼的。



清代柳條邊

目錄

概述
閑聊清代柳條邊
編輯本段
概述

是一條用柳條籬笆修築的封禁界線。又名盛京邊牆,柳牆、柳城、條
清代柳條邊
[1]子邊。遼河地區和吉林部分地區,是滿族貴族的發祥地。遼河平原的肥田沃土絕大部分是旗地,不容其他民人染指。為了保護滿洲皇室之“龍興重地”和獨占東北的經濟利益,限製各族人民往來,清統治者在盛京、寧古塔和內蒙古幾個行政區的分界線上修築了柳條邊。柳條邊的修築辦法,是先用土堆成寬、高各 3 尺的土堤,堤上每隔 5 尺插柳條 3 根,各根柳條間再用繩子連結橫條柳枝,即“插柳結繩”。土堤的外側,再挖掘深壕,以禁行人越渡。柳條邊有老邊、新邊之別。老邊又稱盛京邊牆,建於遼河流域,南起鳳凰城(今遼寧鳳城)西南,北到開原附近的威遠堡,再折而轉向西南,直到山海關與長城相接,長約 1950 餘華堙C是順治初年到十八年(1661)完成的。吉林地區的柳條邊修築時間稍晚,故稱新邊,是從威遠堡向東北方向修到法特哈(今吉林市北法特)。康熙年間,由於戶口繁生,邊內旗地不足,又擴展柳條邊。在柳條邊上,初設 21 個邊門(即關卡),展邊後改設 20 個,盤查過往行人,凡進出邊門進行生產的各族居民,必須持有證明,從指定的關卡驗證進入,否則就以私入禁地論罪。清統治者修築柳條邊還有一層深意,企圖借此禁止漢人進入滿族聚居區,防止滿族漢化,保持滿洲的“國語騎射”習俗。邊內外的皇族圍場和人參、貂皮、珍珠等產地均為禁區,不許邊民自由出入,私自采捕。但是隨著各族人民不斷鬥爭及經濟、文化發展的實際需要,封禁界線漸被突破,到乾隆年間,柳條邊已形同虛設。清人楊賓著有《柳邊紀略》一書,可以參閱。
編輯本段
閑聊清代柳條邊

柳條邊是清王朝入關後於東北地區修建的一道邊牆。修築的目的是為了嚴禁漢人流入東北、以保大清“龍興之地”的風水不變。同時,可以防止滿人漢化、並可保證八旗軍在東北的訓練基地不受幹擾、東北的“三寶”和特產也盡可由王公貴族所獨自享用。於是,柳條邊牆 應運而生。 早在順治初年,便開始著手修築柳條邊牆。其南起今遼寧省鳳城,經新賓轉而至開原北,再折向西南到山海關與長城相接。這條邊牆後稱“老邊”。康熙二十年(1681年) 又將邊牆向北延伸。新建邊牆從遼寧開原起,沿吉林省的梨樹、伊通、長春、九台到舒蘭縣法特鄉的鬆花江邊,俗稱“新邊”
“老邊”自開原以東歸盛京工部管轄,開原以西歸奉天將軍管轄;“新邊”歸寧古塔將軍管轄。柳條邊牆是繼長城以後的又一條載入中國史冊的長牆。雖然不論從長度和規模上都不能與長城相比,但它出現在公元十七世紀,也屬 罕見。說到長城 順便附帶一句,秦代修長城不是首創。事實上,隻是把戰國時期的各國長城連接起來,加以延伸而已。今天人們看到的八達嶺等地的長城均是明代的傑作,而非秦長城。筆者曾考察過河北省張家口地區的長城,從那往西走向的長城應是秦長城。(用幾個簡單的字,形容那堛漯曮陘騆恰當,「殘牆段壁,不堪入目」。可是,當地百姓卻收益頗豐,幾乎家家都是「古為今用」的模範。古長城的大磚成了他們建房屋、砌豬圈的最好材料。山高皇帝遠,拿他們也沒辦法。)但是,不論怎麼說,人們還是習慣了孟薑女哭倒長城的曆史傳說。總把長城與秦始皇聯係在一起。 清代的柳條邊,如果把“老邊”、“新邊”長度加起來,足有近八百公堣宏說C穿越山川、平原、叢林、溝壑,其難度亦可想而知。邊牆是采用泥土修築,然後在牆上每隔五尺插埋柳條三棵,再用繩子連接係好。又於牆外挖寬、深各一丈的 溝壕,引水入內作為護牆河。邊牆內有旗兵戍守、巡邏。當時吉林境內的邊牆共有四座城門。(1)伊通邊門,又稱易屯、一統邊門。今長春市西南伊通河西岸;(2)赫文蘇邊門,有稱克勒蘇邊門。今懷德縣;(3)布爾圖庫邊門。今四平市東南;(4)巴彥額佛羅邊門,又稱法特哈邊門。今舒蘭縣法特鄉。以上每座邊門各設五品防禦一員、筆帖式一員、八旗兵二十員,負責邊門守衛、開關和對出入者的稽查。除此,還在四門間隔區段加設二十九處邊台,由領催率台丁擔任查邊、巡邏、補柵、修壕等雜役。 雖然邊門的把守如此嚴格,但仍有一種漢人可以不受約束地入內,那就是經清政府特許,在吉林將軍的統區內被判刑流放的漢人。這些犯人在此服刑並做沉重的苦役。康熙以後,被流放者日益增多,他們漸漸變成了漢文化的播種機。這引起了清政府的高度警覺。於是,又將其發要犯遣至新疆等地。 然而,此時的中原災荒不斷,人們流離失所,苦不堪言。關外東北,地廣人稀,地肥水美的現實,自然吸引了他們。所以,東北便成了人們逃荒求生的目的地。於是,人們冒著生命危險,有如今天的偷渡客,置生死於度外,不顧一切地潛入東北。據史書記載,雍正十二年(1734年)僅吉林將軍轄區內,增加漢人二千三百八十七人;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增至一萬三千八百零二人;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漢人已躍增二萬七千四百零七人。 漢人的大量湧入,使清政府的封禁之策有名無實。因此,乾隆四十一年(1776)十二月,傳下諭旨,“盛京、吉林為本朝龍興之地,若聽流民雜處,殊與滿洲風俗攸關。今聞寓漸多,著傳富椿(吉林將軍)查明辦理,並令永行禁止。”
嘉慶十二年,(1811年)皇帝又令吉林將軍“嚴飭各邊門,實力查禁,並飭該管官申明保甲之法--並通喻直隸、山東、山西各都撫,轉飭各關溢及登、萊沿海一帶地方,嗣後內地人有私行出口者,各關門務遵照定例實行查禁。若有關吏互相容隱,私行放縱,一經查出,即具實參處。”雖然諭旨不斷,但是時間一長,執行的便走了樣。俗話說“經是好經,就是沒有好和尚去念。”守邊的八旗兵在漢人的拿手好戲--賄賂麵前,很少不動搖者,他們為了一點好處,便睜隻眼閉隻眼。這樣以來,漢人進入東北大有雨後春筍般的上升趨勢。 在清對東北地區實行封禁政策時期,東北的叢山峻嶺之間有許多大大小小的供皇室和官宦遊玩打獵的圍場。這些地方是絕對不許任何人、包括已經取得在邊內居住資格的滿人和漢人進入,以保證圍場的自然風光、野生動物的生態環境、特別是皇室們的安全。道光年間,吉林將軍下令“私入圍場打牲十隻以上者, 流三千堙F二十隻以上者發烏魯木齊種地;三十隻以上者,發烏魯木齊等處給兵丁為奴。其零星偷打,隨時破案者,一隻至五隻,杖一百,徒三年;五隻以上者再枷號一個月。其偷砍樹木五百斤以上者,杖一百,流三千堙F八百斤以上者,發烏魯木齊種地;一千斤以上者,發烏魯木齊等處給兵丁為奴 。”同時又規定,“雇人偷刨人參,財主不分旗、民,俱發雲南等省充軍;並無財主,隻身潛往偷刨,得參一兩以下,杖六十,徒一年;一兩至五十兩,杖一百,流三千堙C”上述法令致使許多人被抓,受到嚴厲的懲罰。可是,“魚過千層網,卻網網還有魚”僥幸者大有人在。漢人的潛入勢不可擋,“闖關東”成了中原饑民的行動口號。 在防不勝防的大勢所趨之下,清政府也逐步認識到:開發東北對增加稅收、緩解與漢人的矛盾大有裨益。於是,結束了長達近二百年的封禁,在鹹豐十年(1860年)廢棄了柳條邊牆,使其走入了曆史。 光陰似箭,轉眼又是二十年過去了。當年踏查柳條邊之法特哈邊門的往事仍然曆曆在目。特別是其中的一段小插曲,回憶起來和大家分享。
法特哈邊門位於吉林省舒蘭縣法特公社(鄉),吉林至哈爾濱、五常的火車從縣城東北通過,該縣是個比較不錯的城鎮,從縣城有長途客運汽車可到法特公社。 剛剛走出校門的我,和大家一樣,初生牛犢雄心勃勃、滿腔熱血幹勁十足。為了更好地了解柳條邊的現狀,我選擇了春節前的臘月。理由很簡單:1、利用個人休息時間2、下雪以後沒有樹葉和莊稼的遮擋3、農民“貓冬”便於走家竄戶。在一個雪後的晴天,我起了個大早趕往火車站。火車上人很多,許多人是進城辦年貨的,大包小包、大袋小袋、大筐小筐堆滿了行李架,連車廂的過道和座位中間都堆得滿滿的,還有不少人在抽煙,嘮嗑聲、喊叫聲、抱怨聲還夾雜著小孩的哭聲,真是熱鬧。我感到有點喘不上來氣,我試著想把車窗打開,可能是凍住了,那窗子紋絲不動。 好不容易熬 到了下車。出門時帶的一本書,一頁也沒看,提起包又跑去趕長途汽車。好在汽車站不算太遠,連走帶跑不到十五分鍾就到了。原想,這堛漱H會少一點,可是,事實與我的想法恰恰相反。車少人多,車下不賣票,車上已經滿員了,可司機和賣票的還讓人繼續上 ,車下的人就像坐車不要錢似的,拚命地往車媕翩C多虧我提前上了車,否則,天黑之前能不能坐上都兩說了。這時更加感到體格健康的重要,差一點的非擠扁了不可。
在一些人的叫罵聲中,汽車緩緩地移動了,但是車門口擠滿了人,車門無法關上,地上依然有人追著汽車跑。汽車加速甩掉了追趕的人,開出很遠才停下來,司機從駕駛門跳下來,繞到乘客門這邊,連推帶搡才把門關好。車子重新開動了。 車堛瑣祣褐人無法形容,人與人“親密”得象白菜幫一樣,緊緊貼在一起。如果你把腳稍稍抬一下,馬上再落下來就會踩在別人的腳麵上。幸好,我的包不大,東西不多,可是提在手堣]夠我受的了。這時有人歪著脖子衝我喊,“什麼東西,頂人家後腰生疼的?”我知道,準是包堛滿妙鷗-120”,於是連忙說對不起……。說句實話,那個場景就是今天想起來,也叫人一腦門子汗。
快到中午的時候,終於到了法特公社所在地。肚子開始有點餓了,吃午飯是當務之急,路邊一家掛幌的飯店吸引了我的腳步。 這家飯店門臉不算小。窗戶、門,刷的蘭油挺詐眼,可是卻沒有鑲玻璃,上麵釘的塑料布被風弄得一鼓一鼓的,門框上高懸的四個退了色的大紅幌子搖來擺去,老遠一看還挺醒目。我不加思索,推門便進。先來兩個小炒、再來二杯小酒,暖和一下再說,如意算盤早就打好了。可是進屋一看,我的心就涼了半截。幾個破桌子,幾條長條板凳,牆角還摞著幾個大麻袋,旁邊放兩個酸菜缸,屋媊悀@個吃飯的也沒有,可能是廚房剛點火,前後到處都是煙。這哪媢陪荈漫情A滿不是那麼回事,真的不敢恭維。 我二話不說轉身要出去。這時,一個農家婦女打扮的人,從媊捊p房衝出來和我打招呼,她看我堅持要走,便說:“我知道你是外來的, 快過年了,別的家都不怎麼開門了,就俺們一家還堅持為人民服務。”一句話差一點兒把我說笑了,想不到鄉下人還挺幽默。 根據牆上一塊小黑板,我點了兩個菜。這婦人卻告訴我,他們光有肉,青菜得到集上去買。我換了兩個菜,還是沒有。開什麼玩笑,我可真的要走了。沒想到這個女老板非要做我這個生意不可,跑進廚房拿出個大水瓢,邊走邊說:“這位師傅你等一會兒,眨眼的工夫我準回來。”沒有等我表示意見,人已經出去了,出於無奈,也隻好耐心等一會兒了。 我坐在屋堜馴~看,希望那個人早些回來,塑料薄膜質量不好,隻能看到四個大紅幌。看著看著,我不由地笑了出來。因為這飯店、餐館掛幌子是大有講究的。在過去(舊中國)幌子不是隨便亂掛的,是受行規製約的。 掛一個幌的,賣單一品種,如尖餅、油條、燒餅、豆腐腦、豆漿一類;
掛兩個幌的,賣各種溜炒、米飯、麵食,並兼地方風味;
掛四個幌的,經營品種不但要包括上麵的,而且要有各種海鮮,還要達到客人點啥有啥。屬至高無上的大店。
回族人開的掛藍幌,漢族人開的掛紅幌。在大街上老遠一看,就一清二楚。 可是,今天這個掛四個幌的,叫我大開了眼界。要什麼沒什麼,還膽敢掛四個幌,大家說,我能不笑嗎。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時代在前進,過去的陳規陋習在今天的人看來已屬多餘,現在的事也不能用老眼光、老標準來衡量。新時代的人們已經不習慣用傳統來約束,隨心所欲既輕鬆又自在,何樂而不為呢。 大約過了二十多分鍾,才見這位能說會道的女人端了一大瓢豆腐回來。伴隨著一大堆道歉話,一盤整塊的大豆腐擺在了我的麵前,上麵撒了一些精鹽,她問我要不要澆上一點兒生豆油,還口口聲聲這是個好菜。“生豆油還是免了吧”,我對她說。看著這直冒熱氣的豆腐,一下子還真有點按捺不住。我逗趣地問道,“既然是好菜,它叫什麼名?”沒想到她卻慢條斯理地說“這個菜叫 ,白狗臥沙灘”。我還頭一次聽說豆腐塊兒撒鹽有這麼好聽的名字。那麼,豆腐塊兒撒蔥花,就該叫“白狗臥綠野”了。難怪當今“雞爪子”都成了“鳳爪”了。 一會兒工夫,我要的酒也燙好了。同時,那女人遞過來一雙筷子。我接過來一看,像沒洗幹淨一樣,黑乎乎的。於是,我用手在筷子的前半部擼了幾下,解解心疑,然後便甩開腮幫子吃了起來。此刻,我心堜鏡似的,人就是應該到什麼時候說什麼話。
這盤“白狗臥沙灘”味道還可以接受,不過,這小半碗白酒太難以下肚了。不知是質量問題還是摻的水太多,總之,是我喝過的白酒中最差的。 這家四個幌兒的鄉間小店,無論如何給我的印象是深刻的。 飯後,與當地黨組織和有關領導取得了聯係,在公社文化站同誌的帶領下,走訪了幾位老社員, 並請其中一位帶我到柳條邊牆的遺址去看。那個社員告訴我,文革前個別地方還能看出一些痕跡,後來大搞農田基本建設, 修梯田、方田、條田、台田、海綿田,什麼“邊”呀、“牆”呀,都讓路了。加上廣大社員取土積肥(墊豬圈)的長期需要,再長的邊,再高的牆恐怕也很難存留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