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资料]中国的犹太人后裔渴望回归以色列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5 21:58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资料]中国的犹太人后裔渴望回归以色列

文:杨猛

血缘和信仰的神奇力量,让我接触到了一个有趣的群体:生活在中国的犹太人后裔,他们向我表达了渴望回归母国——以色列的強烈愿望。
那是2005年中国农历春节过后,我到河南开封出差采访,偶然认识了一个叫张兴旺的开封人。张兴旺是开封市政协委员,在一所中学教体育。他蓄著浓密的大胡子,紧贴头皮戴著一顶犹太教黑色圆顶小帽。 他讲自己是开封的犹太人后裔,然后指著头顶说,“圣经上说,这顶帽子是上帝用黑天鹅的羽绒织成的。”
我大吃一惊。中国号称有56个民族,但是没有“犹太人”。接著张兴旺带我走访了开封的犹太人后裔社区,我才接触到这段被岁月尘封的历史。  
位于市区边缘的教经胡同,历史上是开封犹太人最著名的一个聚集地。教经胡同早年叫“挑筋胡同”。据说按照犹太的风俗,为了纪念在和大力士角斗中扭伤了大腿的祖先,犹太人不食用牛羊肉的蹄筋,故此民间称之为“挑筋教”,犹太人并不认为这称呼含有贬義,文史中な泛采用。“后来军阀冯玉祥时期,觉得这个名字不雅,就改成了教经胡同。”张兴旺介绍说。
当时在南教经胡同,还生活著一户自称是犹太人后裔的人家。敲开80岁的崔淑萍老太太的家门,面对记者的唐突造访,崔老太太并不觉得奇怪。她说:“这几年好多国外来的犹太人来这里找我。”
崔淑萍是漢族,他的丈夫赵平宇是开封犹太人的后裔,赵平宇去世多年。赵平宇1949年前曾经是国民党政府一家报纸的记者,新中国成立后一直在开封税务局工作。桌上墙上还摆著国外犹太人来访时送的纪念品,镜框里是崔老太太的女儿剪的“大卫星”窗花。
张兴旺1947年就出生在教经胡同。从小就知道,开封的犹太人从北宋来到中国,已经1000多年了。开封犹太人号称七姓八家。就是主要有7个大姓:赵,艾,李,张,石,金,高。另外包括源出张姓的章姓,总共8个家族。”
这些姓氏的由来,也充满了历史印记。比如,“李”由“列维”而来,“石”由“示巴”而来,“艾”就是“亚当”,赵姓,则是中国宋代皇帝的赐姓。
许多开封犹太人后裔还保留著特殊的生活习俗,比如不吃R肉,不吃动物的蹄筋,过安息日。“过去我们这些后裔的户口本上都是写的‘犹太族’。后来人口普查让在漢族或者回族之间选择,因为犹太民族在中国不存在了,我们只能是犹太人后裔。当时还是计划经济,我的生活习惯更接近于回族,所以我选择了回族。”张兴旺娓娓道来。
这些后人收集的资料显示,最早开封犹太人后裔浮出水面是国民党时期做人口普查,都是自己报的,因为没有家谱等书面资料,都是口头沿袭。1952年国庆节,作为少数民族代表,开封犹太人后裔的代表艾凤鸣和石敏英专门进京祝贺,还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张兴旺介绍说,1992年曾经有一个统计,开封犹太人后裔的数量为618人。这些人有很多都散落在全国各地,有个别后来移民到以色列,现在生活在开封的犹太人后裔,当时张统计是200多人。
次日我又访问了开封市博物馆的学者。在开封博物馆三楼,有一个“古代开封犹太人历史文化陈列”,整个展室主要陈列了三块抢救时就已经风化严重,字迹模糊的石碑,这是开封犹太人修建的一座犹太会堂(也叫清真寺)中的三块石碑,是记录开封犹太人宗教活动为数不多的遗存。这三块石碑分别是:重建清真寺记碑,尊崇道经寺记碑,祠堂述古记碑。“它们记载了当年开封犹太人在鼎盛时期的一些活动。”工作人员告诉我。  
随后我采访了开封博物馆的前任馆长徐伯勇。徐伯勇介绍,如果一直把时间上溯,众多的研究学者相信,犹太人和中国的友好联系最远则可以追溯到漢朝。古代犹太人在定居开封的鼎盛时期,人口曾经达到500家,4000多人。
他说,“历史上,曾经迁徙到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很多都遭受过歧视甚至迫害,但是在中国,無论是在最早有犹太人活动记录的古代,还是后来的 二战期间,中国一直对犹太人善待有加,所以犹太人对中国报有十分友好的感情。而开封犹太人历史上非常活跃的商业活动和宗教活动,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徐伯勇认为,由于这个犹太人群体跟其他犹太人群体处于相对隔绝的状态,因此在岁月的长河中逐渐漢化,消失,如云漢飞星一樣隐入历史的幕后。
张兴旺对自己的犹太人祖先极为认同。近年来他还专程和一批开封犹太人后裔,一起去学习希伯来文化。甚至在生活习惯上、装束上也开始恢复犹太人的一些传统习俗。现实中,的确有少数开封的犹太人后裔返回了以色列。张兴旺列举了一家三口人移民以色列的例子。
事实上,开封犹太人后裔要想恢复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存在很大的现实难度。根据以色列《回归法》的有关规定,以色列只承认母系制度传承下的是真正的犹太人,也就是说母亲是犹太人才算是犹太人,而开封犹太人历史上受中国传统的影响,是父系传承,已经不符合以色列的有关承认犹太人身份的规定。张兴旺也承认,“不懂希伯来文,不懂犹太的宗教仪式和教義,融入当地社会已经不现实。”
回到北京后,我又采访了加入中国籍的美裔著名犹太学者、全国政协委员沙博理先生。沙博理身体不好,他认为:“在中国,作为一个民族的犹太人和作为宗教的犹太教已不复存在。”
一个星期后,我的关于开封犹太人的报道刊发,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有一天,以色列大使馆打来电话,说时任以色列驻华大使海逸达先生,愿意和我谈谈这个话题。
我如约来到位于亮马桥附近的以色列大使馆,海逸达博士身材魁梧,十分和蔼。我首先问他:以色列政府怎么看待这些声称是犹太人后裔的人们?以色列承认他们是犹太人吗?
海逸达博士十分婉转地说:“我想说的是,做一个犹太人其实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首先,你要熟练地学习和掌握犹太教的文化,这并不是一种宗教的扩张,而是成为犹太人的一个核心价值的体现。皈依犹太教的确很不容易。
“并且,依照犹太人的传统,只有母亲是犹太人,才能判断他是不是一个犹太人。也就是说要是享有回归权的话,必须从他本人的母亲是不是犹太人来判断。因此,从中国的现实来看,(开封犹太人后裔)并不符合犹太人的条件。而且也没有充分的历史档案加以佐证。因此从犹太人的角度看,(开封犹太人后裔)不属于真正的犹太人。 ”
我们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问他,还有没开封犹太人类似的例子。他确定地说:“我相信,而且可以确信,这是唯一的一个犹太团体真正融入当地社会的例子。你知道,我们犹太人内部是十分团结的,一直习惯独立生存,非常不容易融入其他社会。唯独中国和世界不同。在中国的开封犹太人的最终消失,体现了少数民族文化和主流文化的融合。”
这个报道在我的记者生涯中非常有趣。我一直记忆犹新,也希望未来有机会亲自到以色列去探寻一下,这些开封犹太人后裔的祖先都来自哪里。                                                                              

注意:“1952年国庆节,作为少数民族代表,开封犹太人后裔的代表艾凤鸣和石敏英专门进京祝贺,还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谁能随便就见到三头头啊,三头头这么重视,卻不再56个民族之中,这是在想掩盖什么呢?为什么不想让人知道犹太人在中国的存在呢?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5 21:59 
24.85.204.83
頂部
[資料]中國的猶太人後裔渴望回歸以色列

文:楊猛

血緣和信仰的神奇力量,讓我接觸到了一個有趣的群體:生活在中國的猶太人後裔,他們向我表達了渴望回歸母國——以色列的強烈願望。
那是2005年中國農曆春節過後,我到河南開封出差采訪,偶然認識了一個叫張興旺的開封人。張興旺是開封市政協委員,在一所中學教體育。他蓄著濃密的大胡子,緊貼頭皮戴著一頂猶太教黑色圓頂小帽。 他講自己是開封的猶太人後裔,然後指著頭頂說,“聖經上說,這頂帽子是上帝用黑天鵝的羽絨織成的。”
我大吃一驚。中國號稱有56個民族,但是沒有“猶太人”。接著張興旺帶我走訪了開封的猶太人後裔社區,我才接觸到這段被歲月塵封的曆史。
位於市區邊緣的教經胡同,曆史上是開封猶太人最著名的一個聚集地。教經胡同早年叫“挑筋胡同”。據說按照猶太的風俗,為了紀念在和大力士角鬥中扭傷了大腿的祖先,猶太人不食用牛羊肉的蹄筋,故此民間稱之為“挑筋教”,猶太人並不認為這稱呼含有貶義,文史中廣泛采用。“後來軍閥馮玉祥時期,覺得這個名字不雅,就改成了教經胡同。”張興旺介紹說。
當時在南教經胡同,還生活著一戶自稱是猶太人後裔的人家。敲開80歲的崔淑萍老太太的家門,麵對記者的唐突造訪,崔老太太並不覺得奇怪。她說:“這幾年好多國外來的猶太人來這塈銣琚C”
崔淑萍是漢族,他的丈夫趙平宇是開封猶太人的後裔,趙平宇去世多年。趙平宇1949年前曾經是國民黨政府一家報紙的記者,新中國成立後一直在開封稅務局工作。桌上牆上還擺著國外猶太人來訪時送的紀念品,鏡框堿O崔老太太的女兒剪的“大衛星”窗花。
張興旺1947年就出生在教經胡同。從小就知道,開封的猶太人從北宋來到中國,已經1000多年了。開封猶太人號稱七姓八家。就是主要有7個大姓:趙,艾,李,張,石,金,高。另外包括源出張姓的章姓,總共8個家族。”
這些姓氏的由來,也充滿了曆史印記。比如,“李”由“列維”而來,“石”由“示巴”而來,“艾”就是“亞當”,趙姓,則是中國宋代皇帝的賜姓。
許多開封猶太人後裔還保留著特殊的生活習俗,比如不吃豬肉,不吃動物的蹄筋,過安息日。“過去我們這些後裔的戶口本上都是寫的‘猶太族’。後來人口普查讓在漢族或者回族之間選擇,因為猶太民族在中國不存在了,我們隻能是猶太人後裔。當時還是計劃經濟,我的生活習慣更接近於回族,所以我選擇了回族。”張興旺娓娓道來。
這些後人收集的資料顯示,最早開封猶太人後裔浮出水麵是國民黨時期做人口普查,都是自己報的,因為沒有家譜等書麵資料,都是口頭沿襲。1952年國慶節,作為少數民族代表,開封猶太人後裔的代表艾鳳鳴和石敏英專門進京祝賀,還得到了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領導人的親切接見。
張興旺介紹說,1992年曾經有一個統計,開封猶太人後裔的數量為618人。這些人有很多都散落在全國各地,有個別後來移民到以色列,現在生活在開封的猶太人後裔,當時張統計是200多人。
次日我又訪問了開封市博物館的學者。在開封博物館三樓,有一個“古代開封猶太人曆史文化陳列”,整個展室主要陳列了三塊搶救時就已經風化嚴重,字跡模糊的石碑,這是開封猶太人修建的一座猶太會堂(也叫清真寺)中的三塊石碑,是記錄開封猶太人宗教活動為數不多的遺存。這三塊石碑分別是:重建清真寺記碑,尊崇道經寺記碑,祠堂述古記碑。“它們記載了當年開封猶太人在鼎盛時期的一些活動。”工作人員告訴我。
隨後我采訪了開封博物館的前任館長徐伯勇。徐伯勇介紹,如果一直把時間上溯,眾多的研究學者相信,猶太人和中國的友好聯係最遠則可以追溯到漢朝。古代猶太人在定居開封的鼎盛時期,人口曾經達到500家,4000多人。
他說,“曆史上,曾經遷徙到世界各地的猶太人很多都遭受過歧視甚至迫害,但是在中國,無論是在最早有猶太人活動記錄的古代,還是後來的 二戰期間,中國一直對猶太人善待有加,所以猶太人對中國報有十分友好的感情。而開封猶太人曆史上非常活躍的商業活動和宗教活動,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徐伯勇認為,由於這個猶太人群體跟其他猶太人群體處於相對隔絕的狀態,因此在歲月的長河中逐漸漢化,消失,如雲漢飛星一樣隱入曆史的幕後。
張興旺對自己的猶太人祖先極為認同。近年來他還專程和一批開封猶太人後裔,一起去學習希伯來文化。甚至在生活習慣上、裝束上也開始恢複猶太人的一些傳統習俗。現實中,的確有少數開封的猶太人後裔返回了以色列。張興旺列舉了一家三口人移民以色列的例子。
事實上,開封猶太人後裔要想恢複自己的猶太人身份,存在很大的現實難度。根據以色列《回歸法》的有關規定,以色列隻承認母係製度傳承下的是真正的猶太人,也就是說母親是猶太人才算是猶太人,而開封猶太人曆史上受中國傳統的影響,是父係傳承,已經不符合以色列的有關承認猶太人身份的規定。張興旺也承認,“不懂希伯來文,不懂猶太的宗教儀式和教義,融入當地社會已經不現實。”
回到北京後,我又采訪了加入中國籍的美裔著名猶太學者、全國政協委員沙博理先生。沙博理身體不好,他認為:“在中國,作為一個民族的猶太人和作為宗教的猶太教已不複存在。”
一個星期後,我的關於開封猶太人的報道刊發,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反響。有一天,以色列大使館打來電話,說時任以色列駐華大使海逸達先生,願意和我談談這個話題。
我如約來到位於亮馬橋附近的以色列大使館,海逸達博士身材魁梧,十分和藹。我首先問他:以色列政府怎麼看待這些聲稱是猶太人後裔的人們?以色列承認他們是猶太人嗎?
海逸達博士十分婉轉地說:“我想說的是,做一個猶太人其實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首先,你要熟練地學習和掌握猶太教的文化,這並不是一種宗教的擴張,而是成為猶太人的一個核心價值的體現。皈依猶太教的確很不容易。
“並且,依照猶太人的傳統,隻有母親是猶太人,才能判斷他是不是一個猶太人。也就是說要是享有回歸權的話,必須從他本人的母親是不是猶太人來判斷。因此,從中國的現實來看,(開封猶太人後裔)並不符合猶太人的條件。而且也沒有充分的曆史檔案加以佐證。因此從猶太人的角度看,(開封猶太人後裔)不屬於真正的猶太人。 ”
我們聊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我問他,還有沒開封猶太人類似的例子。他確定地說:“我相信,而且可以確信,這是唯一的一個猶太團體真正融入當地社會的例子。你知道,我們猶太人內部是十分團結的,一直習慣獨立生存,非常不容易融入其他社會。唯獨中國和世界不同。在中國的開封猶太人的最終消失,體現了少數民族文化和主流文化的融合。”
這個報道在我的記者生涯中非常有趣。我一直記憶猶新,也希望未來有機會親自到以色列去探尋一下,這些開封猶太人後裔的祖先都來自哪堙C                                                                             

注意:“1952年國慶節,作為少數民族代表,開封猶太人後裔的代表艾鳳鳴和石敏英專門進京祝賀,還得到了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領導人的親切接見”

誰能隨便就見到三頭頭啊,三頭頭這麼重視,卻不再56個民族之中,這是在想掩蓋什麼呢?為什麼不想讓人知道猶太人在中國的存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