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144)我李洪志是徹底皇漢民族主義者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5 21:52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144)我李洪志是徹底皇漢民族主義者

我李洪志是一个皇漢民族主義者,
我李洪志是一个徹头徹尾的皇漢民族主義者,

有人说我这些天里讲的是“大漢族主義”,是,不过你说的还不夠,我是“皇漢民族主義”,而且还是“极端分子”,呵呵,哪里是“大漢族主義”能描述的呢?

犹太人说他们是上帝的选民,是最优秀的民族,法国人说他们的语言是最优秀的,他们的民族是最优秀的,日耳曼人也这樣说……

从来没有任何犹太人被他的同胞说成“大犹太主義极端分子”,从来没有任何日耳曼人被他的同胞说成“大日耳曼主義极端分子”……为什么到了我们中国这里,我们漢族提一提我们祖先在历史上所受异族的苦难,就成了“大漢族主義极端分子”了呢?为什么允许满族人在电视上宣传它们屠杀我们先祖的“丰功伟绩”,而我们一抗议就成了“大漢族主義极端分子”了呢?

还有一些批著漢族皮的人说,满族人已经跟我们同化了,满漢一家,同文同种,同为炎黄子孙,应该互相关爱,你说满族人不是炎黄子孙,你这是在搞民族分裂,你这是挑拨离间,你这是在阴谋破坏国家……

你一厢情愿的意淫吧,可是你看人家满族人到底怎么樣呢?

--------------------------

满族人大代表公开声明他们不是炎黄子孙,并反对国家用炎黄子孙来称呼他们

今年6月下旬,辽宁省对《辽宁省散居少数民族权益保障条例》的执行情況进行全省执法检查。检查组在大连检查期间,召开了大连少数民族代表人物座谈会,征求他们对《条例》落实情況的意见。赵国惠老人以大连市满族同胞联谊会副会长的身份出席了座谈会。

以前,类似的座谈会搞过無数次,一般来讲,这樣的场合说话最多也最敢于说的是蒙古族和回族,其次是朝鲜族。而每次参加座谈会的从人数上讲经常是满洲族最多,但说话最少的也是满洲族,有说话的也大都是空话套话违心话。但是这次赵国惠老人石破天惊,为满洲民族发出了第一声呐喊。

赵国惠老人主要针对多少年来国家媒体“中华民族是炎黄子孙”的误导性宣传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说:中华民族是一个有56个民族组成的民族大家庭,56个民族虽然都统属中华民族,但各有各的祖先。当炎黄在中原建立华夏国家的时候,满洲先祖肃慎人已经在中国北部生活很久了。漢族是漢臧语系的民族,满洲是通古斯语系民族,完全是两个不同祖先的民族。因此满洲民族不是炎黄子孙,这一点有多位国家领导人已经明确表示认同。可是现在社会、媒体仍然在各种场合宣传中国人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炎黄子孙,这是非常错误的。他呼吁国家有关部门采取措施,制止这种错误的宣传提法。

赵国惠老人的发言很长,除了民族祖先的宣传提法问题,还谈到了民族区域自治的问题。他说,满族是中国第二大少数民族,人口一千多万,辽宁省聚居了五百多万,卻连一个自治州都没有。满族有这樣的要求,但被个别领导人否定了。有的满族自治县改成市了,不自治了,满族乡被合并、砍掉了。尊重少数民族不是口号,要在理论上和政策上真正体现出来!

-------------------------

看到了吗?漢族同化了谁?你现在说满族人大代表“你是在搞民族分裂,你这是挑拨离间,你这是在阴谋破坏国家……”呀,为什么不说了呢?

看吧,这就是几十年漢族民族团结、民族融合、不断忍让、不断退缩的结果。

你们这些只有身份证是漢人的,你们想满族人Y媚,人家理你吗?你热脸贴个冷屁股,你们一脸向满族人Y逼的贱樣,刚蹶过去屁股,人家满族人一脚踹的你嘴啃泥。你想跟满族人Y媚同化,人家满族人要你吗?

人家继续说了:


-----------------------
近些年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将“炎黄子孙”这个具有固定内涵的概念的外延不断地延伸,不断地扩大,把“炎黄子孙”、“龙的传人”说成是在中国的包括满洲族在内的所有民族的共同祖先,否定了其他民族各有自己祖先的事实。这种無视其他民族的感情的做法是典型的大民族沙文主義,是对其他民族的不尊重。

就满洲而言,满洲民族的历史比起漢族的历史来丝毫也不逊色,在那个“炎黄二帝”出现以前,满洲的先民就活跃在人类历史的舞台上了。关于满洲先世的情況,可以追述到数千年以前,那时,满洲的先世生活在现今的贝加奡礞@带,后族群顺著黑龙江向东方挺进,此后,黑龙江上、中游两岸就有了满—通古斯人的足迹,他们当中的—部分又逐渐向东和向南迁徙,以至于白山黑水间都成为了满—通古斯人的居住区域。时至今曰,满洲人仍保持了向西拜祖的习俗,正说明了自己的祖先是从“西方”而来.而绝非是什么所谓的“炎黄”的子孙。

除满洲等东北民族群之外,象与漢族有不同祖先的蒙古族、维吾堭琚B哈萨克族、塔吉克族、乌孜别克族等等,他们都拥有不同的祖先,有不逊色于漢民族的历史,他们都不是“炎黄苗裔”、华夏子孙。

用漢民族的祖先“炎黄”来取代众多民族的祖先,不仅是一个理论性的错误,也是一个政治性的错误。否定除漢族以外的其他的民族有自己的祖先和源流,实际上就是否定其他民族的存在,否认其他民族的平等地位和平等权利。对此,不仅以前中国的领导人同志曾经不只一次的讲过炎黄只是漢民族的祖先,今天中国的领导人,==中 央总书记—==同志也指出了炎黄二帝只是漢民族的祖先,只能概括漢族,而不能概括在中国的除漢族以外的其他民族。

鉴于目前比较复杂的现实情況,这一荒谬的说法可能会长期的存在,我们必须“心如镜明”,清楚自己的真实的族源,告诉我们的孩子,满洲既不是炎黄子孙,也不是华夏子孙,万不可把别人的祖先错戴到自己的头上,以免被人耻笑。
-----------------------

刚才说我的漢族人,现在你看看,你同化了谁呀,你一个外族都没有同化!我早就指出,民族之间根本没有同化这一说法!


何止满族人,我再给你看一篇


---------------------
开封犹太人回归以色列


四年半以前带著妻子、女儿辗转到达以色列后的第一个晚上,他祟]难眠。第二天清晨他一个人步行几个小时到了耶路撒冷老城古犹太教堂遗址的哭墙,泪如泉涌。从那时起,在中国开封出生、长大的犹太后裔金な元先生和他的家人开始了在这个犹太国家的新生活。

*辗转来到以色列
金な元先生的希伯来名字叫Shlomo(即圣经中的索罗门王名字的希伯来读法),今年48岁,曾在国内经营锅炉配件厂。妻子张金玲不是犹太后裔。他们的女儿文静刚刚高中毕业。
金先生讲述了他和家人来以色列的曲折过程。
祖父生前经常跟孩子们说:「你们是犹太人,要回到圣地去。」父亲临终前对金家三兄弟说:「有机会一定要回到圣地。」父母过世后,回归圣地的愿望也越发強烈。
从那以后金先后去北京四次。
95年第一次去时是到北京参加展览会,一行三人顺路到以色列使馆,问是否可以回以色列。当时是使馆的中国工作人员接待。他们询问以色列对开封犹太后裔是甚么态度,并递交了资料,可是拒绝接受。原因是不承认他们是犹太人。
一位名叫张な照的犹太后裔曾在95年以农业考察为由到过以色列。他当时就有移居以色列的愿望,就到以内务部询问开封的犹太人怎么办?以官员问:有甚么证据吗?开封有拉比(犹太教律法学家)吗?张回答说:没有。以官员问:政府承认吗?张出示户口簿,上写:「犹太人」。内务部官员说要公证书。张马上回国办理公证。
第四次去北京之前,三位犹太后裔在开封当地的公证处做了犹太人身份的公证。当时的户口簿民族一栏填的就是「犹太」字樣。可是公证一周后,中央下达文件到开封公证处,声明公证作废。如果公证不交出来将负法律责任。一个月以后,开封犹太人家庭的户口簿也被強制改成「漢族」或「回族」。

张な照在北京把公证交给一位美国人,托他交给以色列使馆再转交以色列内务部确认。张乘火车回开封的途中,jing察已经在他家等他。jing察问:「都声明作废了,为甚么还交给以色列使馆?」说是以色列使馆交给中国政府了。张被逼迫写悔过书。jing察逼问公证书的去处,张回答说交给芬兰人了。原来公证过后三天交给了来到开封的芬兰犹太人。
99年,金先生一家办理去芬兰旅游。芬兰的犹太组织邦助办理去芬兰的签证,两周后办成。当时jing察警告说:不许移民。当时只有夫妇俩和女儿知道要出国。金跟外人说是去な州工作。临行一周前,金把工厂卖掉、分掉。家里的房子卖掉后搬了出来,对外人说是要装修。连邻居和弟弟都不知道是要出国,都说装修好了再搬回去。直到飞机起飞前,金才给家里打了电话道别。
金夫妇俩人带著女儿到芬兰后,女儿第二天就开始在当地的学校上学,并向当地的犹太人学习希伯来语。在芬兰居留期间等待以色列入境批准。刚好4个月后芬兰签证到期时,以色列的旅游签证批准下来了。就这樣,一家三口来到了以色列。

*开封的犹太人
史料表明,早在唐代就有犹太人随商队从陆路经古丝绸之路来到中国。到了北宋,在繁华的都市开封形成了一个规模较大的犹太社团。
1856年一位加拿大人来到开封,看到了教堂、拉比,还画了图。
在金先生的记忆中,文革前的开封犹太后裔保留著犹太人的风俗。据父亲讲,过犹太节日「逾越节」时家里吃不发面饼和淹一年的酸菜。除此之外还过犹太新年,但由于与其他犹太社区的隔离,唯一的依据就是圣经,所以日期可能和以色列的历法不太一致。
文革期间,金先生的父亲受到了沖击,被打成「以色列特务」。当时曾经挂牌游街。很多犹太传统的书籍也被烧毁。
70年代文革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犹太人开始到开封寻找犹太人。当时和犹太后裔见面要经过中国旅游局批准。见面前当地的犹太家庭要经过「培训」,教他们在外国人面前如何说。「国家对待犹太人好不好?」──「好!」「受歧视吗?」──「不受。」
如今在开封有400多户犹太后裔家庭,大约2000多人。每个家庭都知道谁家是犹太人,谁家不是。
金先生说,犹太后裔家庭保持Kosher,即犹太律法中的饮食戒律。金先生在家时每周过「沙巴特」,即犹太人的周六安息日,仪式上和以色列一樣。周五太阳下山前读圣经,一个人读,其他人听,还有唱赞美歌。可是人一多,jing察就来干涉。曾有一次16位亲友一起过「沙巴特」,公安知道后通知说以后不许非法集会。从那以后只好每家自己过「沙巴特」。公安一直监视,不间断。
金先生曾找过开封市市长,要求恢复犹太教的信仰自由。当时的副市长张家顺说要注册,但又不准注册。如果要強行聚会,就要受法律制裁。
问到为甚么犹太人被压制,金先生说,犹太人向来多災多难。不管别人怎么看,都要在上帝安排的路上走下去,因为是上帝的选民。他讲述了一段历史:
1952年,北京召开了民族代表大会。开封犹太人后裔去了两个人。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主席问:「你们是甚么民族?」两人答道:「我们是犹太人。」过后毛出一文:承认56个民族,不承认犹太人。说是历史遗留问题,可管可不管。

*是否犹太人?
金先生到达以色列后第二天步行几个小时到了耶路撒冷老城古犹太教堂遗址的哭墙,泪如泉涌──因为家族世代的愿望实现了。他赞美上帝,并向上帝请求,让开封所有的犹太后裔都回到以色列。当天在哭墙六个小时,周围有拉比曾试图跟他讲话,可是语言不通。
如今金先生一家三口住在耶路撒冷装饰简朴的公寓里。一进门就看到犹太人节日的烛台和盘子。客厅里挂著几幅旧时开封犹太人教堂及其周围景物的画像。
在以色列四年多了,仍然没有合法工作和居留身份,因此夫妇俩人没有工作。中国护照也过期了。生活难一些,但金先生说心中有上帝,就夠了。
刚到以色列时曾和妻子女儿一起到速成班学习希伯来语。如今他每天去教堂读经。平时有时去买菜,晚上去散步,周五「沙巴特」之前去踢球。生活的支出由芬兰的基金会资助。这个基金会同时邦助前苏联国家的犹太人回归以色列。
2001年经由人介绍去耶路撒冷的一所教堂,介绍给当地的拉比。教堂的人很友善,金先生和妻子每个「沙巴特」去一位拉比家庭共进午餐。
由于最近以色列移民jing察对非法外籍劳工抓得很紧,金先生还曾经被逮捕。监狱里同囚的一位以色列人看到金先生戴著犹太人的小帽说:「你是假的!你是怕被抓才戴犹太帽的。」并且把他挤到一边。晚上祈祷时,金先生用希伯来语祈祷。那个以色列人说:「原来你真是犹太人。」索性把自己睡觉的床让给了金先生。
以色列内务部不承认金先生一家是犹太人。原因是按照以色列的回归法,犹太人身份是由母系传的。而开封的犹太后裔是父系传的。因此以色列官方不承认开封的犹太人。金先生本人目前仍未按犹太教规行割禮。妻子希伯来名叫Dina,虽然不是犹太后裔,但是觉得自己和犹太人一樣,并支持、参与丈夫的信仰。
问到有何打算,金先生说,如果以色列不接受他,他可以回开封,组织大家学习圣经。女儿在靠近以色列北部城市海法的宗教学校刚刚毕业,准备皈依犹太教,可能对父母的移民有些影响。皈依过程包括学习犹太律法。他本人和妻子也许会同意皈依犹太教。但他以前向来认为:「我是犹太人,为甚么还要『皈依』犹太教呢?」

*最大愿望-让更多人邦助开封犹太人回归以色列
金先生的最大愿望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开封犹太人,让更多的人来邦助他们回到以色列。
当问到是否爱国,金先生说:「生我养我的是父母。中国收留了我,我很感激。要代表父母感激中国的宽容,没有让犹太人在中国灭亡。」
金先生说:「宗教信仰应该是自由的。不让人信仰,就没有信仰自由。信仰是精神的支柱,人都应该有一个信仰。信仰会让人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女儿谈以色列生活
金先生的女儿文静,希伯来名叫Shalva,意思是「平静」。她描述了在以色列的生活。
「四年半以前我跟父母来到以色列。当时我和父母到速成班学习希伯来语。速成班的所有课程都学完了,我们就开始找学校。我们在耶路撒冷找到几家学校,由于我的年龄和语言的关系,他们没有收我。
「经过朋友的邦助,我到一个为新移民青年设立的宗教村庄。这里多数学生都来自埃塞俄比亚和俄罗斯。人们对我很好。所有的人对我都很好奇,总是问我问题。很快的,大家就都认识我了,可是直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所有人的名字。
「我选择在这个地方学习还因为我要皈依犹太教。这个地方不仅仅是一所学校,而且邦助学生完成皈依过程。因此我从10年级起就加入了皈依程序。由于在中国我从来没听说过『皈依』是甚么,我感觉甚么都怪怪的。因为这是个宗教村庄,每天早晨要祈祷。女生每天一次就夠了,男生则要每天祈祷三次。除了个别细节之外,男女生的祈祷内容几乎一樣,可是遵从的戒律不一樣。女生皈依要学的比男生要少。虽然如此,开始的时候对我来说仍然很困难。
「我在家里是独生女,从来没有过出门远离父母的经验。(父母住在耶路撒冷,我学习的地方要住校,靠近海法。)也由于自己是女孩,加上年龄和语言的关系,我觉得很难与人沟通。有一次正上课时因为想念父母,我哭了起来。就这樣,在第一年里我学了有关犹太教的基础知识,而且对犹太教有许多疑惑。但是随著时间,慢慢的我习惯了村庄里的生活,学习与人沟通,并试著走入犹太教。
「对于拉比们来讲,要皈依犹太教就要表示自己的诚意。不仅仅要学习,还要付诸于行动,例如每天祈祷,每周五、六上教堂。不但要有行动,还要让大家都看到你想成为犹太人的诚意,所以要很长时间来观察。然后要看你对犹太教懂的夠不夠,根据这些来決定甚么时候正式皈依。因为我对犹太教的疑惑和提问,我的整个过程共用了三年的时间。通常学习皈依课程后一年就可以完成皈依过程,可是这也看每个人的意志,因人而异。
「其实虽然我在以色列只有四年半,我感觉以色列好像我的家一樣。我已经开始忘记我的中文。可是因为是在中国长大的,我仍然对中国有感情。我想念中国,为中国的发展而高兴。我很想去看看中国。在我内心我仍感觉我的一部份是属于中国的。因此我想在大学里继续学习中文,并学习经济学或企业管理。我希望在与国以有关的领域工作。
「我觉得以色列的生活比在中国自由。在以色列孩子们从小就会独立生活,14到16岁就开始在商店、餐馆、及其他各种地方工作。他们知道想要有钱花就要去打工挣钱。大家都知道如果想要甚么,要努力才能得到应得的东西。以色列人不会放弃他们应得的东西。
「在以色列我很难习惯的就是人们的『乎次巴』[注:可译为「冒昧」、「放肆」、「傲慢」、「鲁莽」。]。他们总是有甚么事当面就说,不管是关于你的好事还是坏事,他们就直接了当的跟你说对你的看法,并问他们感兴趣的问题。这是以色列人的文化,其实是很好的事,可是对于生活在其他文化中的人来说这是很难接受的。」
-------------------------------

看到没,宋朝,蒙元,明朝,满清,民国,共和国,一千多年的历史,期间还有漢族最繁华的朝代宋朝,漢族最強大的朝代明朝。都無法同化一个犹太人!民族同化是根本不可能的。没有任何人会忘记自己的先祖。

李洪志

2013年1月23日

[资料]中国的犹太人后裔渴望回归以色列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5 21:53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144)我李洪志是徹底皇漢民族主義者

我李洪志是一個皇漢民族主義者,
我李洪志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皇漢民族主義者,

有人說我這些天媮羲漪O“大漢族主義”,是,不過你說的還不夠,我是“皇漢民族主義”,而且還是“極端分子”,嗬嗬,哪堿O“大漢族主義”能描述的呢?

猶太人說他們是上帝的選民,是最優秀的民族,法國人說他們的語言是最優秀的,他們的民族是最優秀的,日耳曼人也這樣說……

從來沒有任何猶太人被他的同胞說成“大猶太主義極端分子”,從來沒有任何日耳曼人被他的同胞說成“大日耳曼主義極端分子”……為什麼到了我們中國這堙A我們漢族提一提我們祖先在曆史上所受異族的苦難,就成了“大漢族主義極端分子”了呢?為什麼允許滿族人在電視上宣傳它們屠殺我們先祖的“豐功偉績”,而我們一抗議就成了“大漢族主義極端分子”了呢?

還有一些批著漢族皮的人說,滿族人已經跟我們同化了,滿漢一家,同文同種,同為炎黃子孫,應該互相關愛,你說滿族人不是炎黃子孫,你這是在搞民族分裂,你這是挑撥離間,你這是在陰謀破壞國家……

你一廂情願的意淫吧,可是你看人家滿族人到底怎麼樣呢?

--------------------------

滿族人大代表公開聲明他們不是炎黃子孫,並反對國家用炎黃子孫來稱呼他們

今年6月下旬,遼寧省對《遼寧省散居少數民族權益保障條例》的執行情況進行全省執法檢查。檢查組在大連檢查期間,召開了大連少數民族代表人物座談會,征求他們對《條例》落實情況的意見。趙國惠老人以大連市滿族同胞聯誼會副會長的身份出席了座談會。

以前,類似的座談會搞過無數次,一般來講,這樣的場合說話最多也最敢於說的是蒙古族和回族,其次是朝鮮族。而每次參加座談會的從人數上講經常是滿洲族最多,但說話最少的也是滿洲族,有說話的也大都是空話套話違心話。但是這次趙國惠老人石破天驚,為滿洲民族發出了第一聲呐喊。

趙國惠老人主要針對多少年來國家媒體“中華民族是炎黃子孫”的誤導性宣傳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說:中華民族是一個有56個民族組成的民族大家庭,56個民族雖然都統屬中華民族,但各有各的祖先。當炎黃在中原建立華夏國家的時候,滿洲先祖肅慎人已經在中國北部生活很久了。漢族是漢臧語係的民族,滿洲是通古斯語係民族,完全是兩個不同祖先的民族。因此滿洲民族不是炎黃子孫,這一點有多位國家領導人已經明確表示認同。可是現在社會、媒體仍然在各種場合宣傳中國人都是黃皮膚黑頭發的炎黃子孫,這是非常錯誤的。他呼籲國家有關部門采取措施,製止這種錯誤的宣傳提法。

趙國惠老人的發言很長,除了民族祖先的宣傳提法問題,還談到了民族區域自治的問題。他說,滿族是中國第二大少數民族,人口一千多萬,遼寧省聚居了五百多萬,卻連一個自治州都沒有。滿族有這樣的要求,但被個別領導人否定了。有的滿族自治縣改成市了,不自治了,滿族鄉被合並、砍掉了。尊重少數民族不是口號,要在理論上和政策上真正體現出來!

-------------------------

看到了嗎?漢族同化了誰?你現在說滿族人大代表“你是在搞民族分裂,你這是挑撥離間,你這是在陰謀破壞國家……”呀,為什麼不說了呢?

看吧,這就是幾十年漢族民族團結、民族融合、不斷忍讓、不斷退縮的結果。

你們這些隻有身份證是漢人的,你們想滿族人獻媚,人家理你嗎?你熱臉貼個冷屁股,你們一臉向滿族人獻逼的賤樣,剛蹶過去屁股,人家滿族人一腳踹的你嘴啃泥。你想跟滿族人獻媚同化,人家滿族人要你嗎?

人家繼續說了:

-----------------------
近些年來,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將“炎黃子孫”這個具有固定內涵的概念的外延不斷地延伸,不斷地擴大,把“炎黃子孫”、“龍的傳人”說成是在中國的包括滿洲族在內的所有民族的共同祖先,否定了其他民族各有自己祖先的事實。這種無視其他民族的感情的做法是典型的大民族沙文主義,是對其他民族的不尊重。

就滿洲而言,滿洲民族的曆史比起漢族的曆史來絲毫也不遜色,在那個“炎黃二帝”出現以前,滿洲的先民就活躍在人類曆史的舞台上了。關於滿洲先世的情況,可以追述到數千年以前,那時,滿洲的先世生活在現今的貝加爾湖一帶,後族群順著黑龍江向東方挺進,此後,黑龍江上、中遊兩岸就有了滿—通古斯人的足跡,他們當中的—部分又逐漸向東和向南遷徙,以至於白山黑水間都成為了滿—通古斯人的居住區域。時至今曰,滿洲人仍保持了向西拜祖的習俗,正說明了自己的祖先是從“西方”而來.而絕非是什麼所謂的“炎黃”的子孫。

除滿洲等東北民族群之外,象與漢族有不同祖先的蒙古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塔吉克族、烏孜別克族等等,他們都擁有不同的祖先,有不遜色於漢民族的曆史,他們都不是“炎黃苗裔”、華夏子孫。

用漢民族的祖先“炎黃”來取代眾多民族的祖先,不僅是一個理論性的錯誤,也是一個政治性的錯誤。否定除漢族以外的其他的民族有自己的祖先和源流,實際上就是否定其他民族的存在,否認其他民族的平等地位和平等權利。對此,不僅以前中國的領導人同誌曾經不隻一次的講過炎黃隻是漢民族的祖先,今天中國的領導人,==中 央總書記—==同誌也指出了炎黃二帝隻是漢民族的祖先,隻能概括漢族,而不能概括在中國的除漢族以外的其他民族。

鑒於目前比較複雜的現實情況,這一荒謬的說法可能會長期的存在,我們必須“心如鏡明”,清楚自己的真實的族源,告訴我們的孩子,滿洲既不是炎黃子孫,也不是華夏子孫,萬不可把別人的祖先錯戴到自己的頭上,以免被人恥笑。
-----------------------

剛才說我的漢族人,現在你看看,你同化了誰呀,你一個外族都沒有同化!我早就指出,民族之間根本沒有同化這一說法!


何止滿族人,我再給你看一篇

---------------------
開封猶太人回歸以色列

四年半以前帶著妻子、女兒輾轉到達以色列後的第一個晚上,他徹夜難眠。第二天清晨他一個人步行幾個小時到了耶路撒冷老城古猶太教堂遺址的哭牆,淚如泉湧。從那時起,在中國開封出生、長大的猶太後裔金廣元先生和他的家人開始了在這個猶太國家的新生活。

*輾轉來到以色列
金廣元先生的希伯來名字叫Shlomo(即聖經中的索羅門王名字的希伯來讀法),今年48歲,曾在國內經營鍋爐配件廠。妻子張金玲不是猶太後裔。他們的女兒文靜剛剛高中畢業。
金先生講述了他和家人來以色列的曲折過程。
祖父生前經常跟孩子們說:「你們是猶太人,要回到聖地去。」父親臨終前對金家三兄弟說:「有機會一定要回到聖地。」父母過世後,回歸聖地的願望也越發強烈。
從那以後金先後去北京四次。
95年第一次去時是到北京參加展覽會,一行三人順路到以色列使館,問是否可以回以色列。當時是使館的中國工作人員接待。他們詢問以色列對開封猶太後裔是甚麼態度,並遞交了資料,可是拒絕接受。原因是不承認他們是猶太人。
一位名叫張廣照的猶太後裔曾在95年以農業考察為由到過以色列。他當時就有移居以色列的願望,就到以內務部詢問開封的猶太人怎麼辦?以官員問:有甚麼證據嗎?開封有拉比(猶太教律法學家)嗎?張回答說:沒有。以官員問:政府承認嗎?張出示戶口簿,上寫:「猶太人」。內務部官員說要公證書。張馬上回國辦理公證。
第四次去北京之前,三位猶太後裔在開封當地的公證處做了猶太人身份的公證。當時的戶口簿民族一欄填的就是「猶太」字樣。可是公證一周後,中央下達文件到開封公證處,聲明公證作廢。如果公證不交出來將負法律責任。一個月以後,開封猶太人家庭的戶口簿也被強製改成「漢族」或「回族」。

張廣照在北京把公證交給一位美國人,托他交給以色列使館再轉交以色列內務部確認。張乘火車回開封的途中,jing察已經在他家等他。jing察問:「都聲明作廢了,為甚麼還交給以色列使館?」說是以色列使館交給中國政府了。張被逼迫寫悔過書。jing察逼問公證書的去處,張回答說交給芬蘭人了。原來公證過後三天交給了來到開封的芬蘭猶太人。
99年,金先生一家辦理去芬蘭旅遊。芬蘭的猶太組織邦助辦理去芬蘭的簽證,兩周後辦成。當時jing察警告說:不許移民。當時隻有夫婦倆和女兒知道要出國。金跟外人說是去廣州工作。臨行一周前,金把工廠賣掉、分掉。家堛漫苳l賣掉後搬了出來,對外人說是要裝修。連鄰居和弟弟都不知道是要出國,都說裝修好了再搬回去。直到飛機起飛前,金才給家堨握F電話道別。
金夫婦倆人帶著女兒到芬蘭後,女兒第二天就開始在當地的學校上學,並向當地的猶太人學習希伯來語。在芬蘭居留期間等待以色列入境批準。剛好4個月後芬蘭簽證到期時,以色列的旅遊簽證批準下來了。就這樣,一家三口來到了以色列。

*開封的猶太人
史料表明,早在唐代就有猶太人隨商隊從陸路經古絲綢之路來到中國。到了北宋,在繁華的都市開封形成了一個規模較大的猶太社團。
1856年一位加拿大人來到開封,看到了教堂、拉比,還畫了圖。
在金先生的記憶中,文革前的開封猶太後裔保留著猶太人的風俗。據父親講,過猶太節日「逾越節」時家埵Y不發麵餅和淹一年的酸菜。除此之外還過猶太新年,但由於與其他猶太社區的隔離,唯一的依據就是聖經,所以日期可能和以色列的曆法不太一致。
文革期間,金先生的父親受到了沖擊,被打成「以色列特務」。當時曾經掛牌遊街。很多猶太傳統的書籍也被燒毀。
70年代文革後,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的猶太人開始到開封尋找猶太人。當時和猶太後裔見麵要經過中國旅遊局批準。見麵前當地的猶太家庭要經過「培訓」,教他們在外國人麵前如何說。「國家對待猶太人好不好?」──「好!」「受歧視嗎?」──「不受。」
如今在開封有400多戶猶太後裔家庭,大約2000多人。每個家庭都知道誰家是猶太人,誰家不是。
金先生說,猶太後裔家庭保持Kosher,即猶太律法中的飲食戒律。金先生在家時每周過「沙巴特」,即猶太人的周六安息日,儀式上和以色列一樣。周五太陽下山前讀聖經,一個人讀,其他人聽,還有唱讚美歌。可是人一多,jing察就來幹涉。曾有一次16位親友一起過「沙巴特」,公安知道後通知說以後不許非法集會。從那以後隻好每家自己過「沙巴特」。公安一直監視,不間斷。
金先生曾找過開封市市長,要求恢複猶太教的信仰自由。當時的副市長張家順說要注冊,但又不準注冊。如果要強行聚會,就要受法律製裁。
問到為甚麼猶太人被壓製,金先生說,猶太人向來多災多難。不管別人怎麼看,都要在上帝安排的路上走下去,因為是上帝的選民。他講述了一段曆史:
1952年,北京召開了民族代表大會。開封猶太人後裔去了兩個人。在天安門城樓上,毛澤東主席問:「你們是甚麼民族?」兩人答道:「我們是猶太人。」過後毛出一文:承認56個民族,不承認猶太人。說是曆史遺留問題,可管可不管。

*是否猶太人?
金先生到達以色列後第二天步行幾個小時到了耶路撒冷老城古猶太教堂遺址的哭牆,淚如泉湧──因為家族世代的願望實現了。他讚美上帝,並向上帝請求,讓開封所有的猶太後裔都回到以色列。當天在哭牆六個小時,周圍有拉比曾試圖跟他講話,可是語言不通。
如今金先生一家三口住在耶路撒冷裝飾簡樸的公寓堙C一進門就看到猶太人節日的燭台和盤子。客廳堭噩蛓X幅舊時開封猶太人教堂及其周圍景物的畫像。
在以色列四年多了,仍然沒有合法工作和居留身份,因此夫婦倆人沒有工作。中國護照也過期了。生活難一些,但金先生說心中有上帝,就夠了。
剛到以色列時曾和妻子女兒一起到速成班學習希伯來語。如今他每天去教堂讀經。平時有時去買菜,晚上去散步,周五「沙巴特」之前去踢球。生活的支出由芬蘭的基金會資助。這個基金會同時邦助前蘇聯國家的猶太人回歸以色列。
2001年經由人介紹去耶路撒冷的一所教堂,介紹給當地的拉比。教堂的人很友善,金先生和妻子每個「沙巴特」去一位拉比家庭共進午餐。
由於最近以色列移民jing察對非法外籍勞工抓得很緊,金先生還曾經被逮捕。監獄埵P囚的一位以色列人看到金先生戴著猶太人的小帽說:「你是假的!你是怕被抓才戴猶太帽的。」並且把他擠到一邊。晚上祈禱時,金先生用希伯來語祈禱。那個以色列人說:「原來你真是猶太人。」索性把自己睡覺的床讓給了金先生。
以色列內務部不承認金先生一家是猶太人。原因是按照以色列的回歸法,猶太人身份是由母係傳的。而開封的猶太後裔是父係傳的。因此以色列官方不承認開封的猶太人。金先生本人目前仍未按猶太教規行割禮。妻子希伯來名叫Dina,雖然不是猶太後裔,但是覺得自己和猶太人一樣,並支持、參與丈夫的信仰。
問到有何打算,金先生說,如果以色列不接受他,他可以回開封,組織大家學習聖經。女兒在靠近以色列北部城市海法的宗教學校剛剛畢業,準備皈依猶太教,可能對父母的移民有些影響。皈依過程包括學習猶太律法。他本人和妻子也許會同意皈依猶太教。但他以前向來認為:「我是猶太人,為甚麼還要『皈依』猶太教呢?」

*最大願望-讓更多人邦助開封猶太人回歸以色列
金先生的最大願望就是讓更多的人知道開封猶太人,讓更多的人來邦助他們回到以色列。
當問到是否愛國,金先生說:「生我養我的是父母。中國收留了我,我很感激。要代表父母感激中國的寬容,沒有讓猶太人在中國滅亡。」
金先生說:「宗教信仰應該是自由的。不讓人信仰,就沒有信仰自由。信仰是精神的支柱,人都應該有一個信仰。信仰會讓人向更好的方向發展。」

*女兒談以色列生活
金先生的女兒文靜,希伯來名叫Shalva,意思是「平靜」。她描述了在以色列的生活。
「四年半以前我跟父母來到以色列。當時我和父母到速成班學習希伯來語。速成班的所有課程都學完了,我們就開始找學校。我們在耶路撒冷找到幾家學校,由於我的年齡和語言的關係,他們沒有收我。
「經過朋友的邦助,我到一個為新移民青年設立的宗教村莊。這埵h數學生都來自埃塞俄比亞和俄羅斯。人們對我很好。所有的人對我都很好奇,總是問我問題。很快的,大家就都認識我了,可是直到現在我仍然不知道所有人的名字。
「我選擇在這個地方學習還因為我要皈依猶太教。這個地方不僅僅是一所學校,而且邦助學生完成皈依過程。因此我從10年級起就加入了皈依程序。由於在中國我從來沒聽說過『皈依』是甚麼,我感覺甚麼都怪怪的。因為這是個宗教村莊,每天早晨要祈禱。女生每天一次就夠了,男生則要每天祈禱三次。除了個別細節之外,男女生的祈禱內容幾乎一樣,可是遵從的戒律不一樣。女生皈依要學的比男生要少。雖然如此,開始的時候對我來說仍然很困難。
「我在家堿O獨生女,從來沒有過出門遠離父母的經驗。(父母住在耶路撒冷,我學習的地方要住校,靠近海法。)也由於自己是女孩,加上年齡和語言的關係,我覺得很難與人溝通。有一次正上課時因為想念父母,我哭了起來。就這樣,在第一年塈睅リF有關猶太教的基礎知識,而且對猶太教有許多疑惑。但是隨著時間,慢慢的我習慣了村莊堛漸肮﹛A學習與人溝通,並試著走入猶太教。
「對於拉比們來講,要皈依猶太教就要表示自己的誠意。不僅僅要學習,還要付諸於行動,例如每天祈禱,每周五、六上教堂。不但要有行動,還要讓大家都看到你想成為猶太人的誠意,所以要很長時間來觀察。然後要看你對猶太教懂的夠不夠,根據這些來決定甚麼時候正式皈依。因為我對猶太教的疑惑和提問,我的整個過程共用了三年的時間。通常學習皈依課程後一年就可以完成皈依過程,可是這也看每個人的意誌,因人而異。
「其實雖然我在以色列隻有四年半,我感覺以色列好像我的家一樣。我已經開始忘記我的中文。可是因為是在中國長大的,我仍然對中國有感情。我想念中國,為中國的發展而高興。我很想去看看中國。在我內心我仍感覺我的一部份是屬於中國的。因此我想在大學媊~續學習中文,並學習經濟學或企業管理。我希望在與國以有關的領域工作。
「我覺得以色列的生活比在中國自由。在以色列孩子們從小就會獨立生活,14到16歲就開始在商店、餐館、及其他各種地方工作。他們知道想要有錢花就要去打工掙錢。大家都知道如果想要甚麼,要努力才能得到應得的東西。以色列人不會放棄他們應得的東西。
「在以色列我很難習慣的就是人們的『乎次巴』[注:可譯為「冒昧」、「放肆」、「傲慢」、「魯莽」。]。他們總是有甚麼事當麵就說,不管是關於你的好事還是壞事,他們就直接了當的跟你說對你的看法,並問他們感興趣的問題。這是以色列人的文化,其實是很好的事,可是對於生活在其他文化中的人來說這是很難接受的。」
-------------------------------

看到沒,宋朝,蒙元,明朝,滿清,民國,共和國,一千多年的曆史,期間還有漢族最繁華的朝代宋朝,漢族最強大的朝代明朝。都無法同化一個猶太人!民族同化是根本不可能的。沒有任何人會忘記自己的先祖。

李洪志

2013年1月23日

[资料]中国的犹太人后裔渴望回归以色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