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138)明朝亡于犹太邪灵安排的天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5 21:28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138)

我要深度揭露出犹太邪灵对华夏秘密下的阴暗毒手。

明朝实际是亡于犹太邪灵安排的天災。

一是极严寒气候造成的巨大旱災。


中国气候在明末进入了一个小冰河期(从1580年开始),我国历史学家的考证证明,这个时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冷的时期。我国的地震学家也证明,这个时期是华北大地震最多的时期。据英国天文学家蒙德研究证明,这个时期太阳上很少有黑子活动,北欧气候非常寒冷。因此人们认为这个时期的寒冷和地震与太阳上少黑子有关。

寒冷的气候必将使降雨区域普遍南移。当时全国各地几乎连年遭災。先秦搳A后河洛,继之齐、鲁、吴越、荆楚、三辅,并出现全国性的大旱災。万历、崇祯年间,旱災变得越来越频繁,大旱之年的比率也在增加。从万历中开始,旱災竟持继了七十年之久!!这对于一个以农业为本的国家来说,完全是致命的打击,崇祯年间的农民大起義就这樣爆发了。

二是鼠疫。

在频繁的旱災的同时,鼠疫也非常严重,特别是一场波及华北数省的大鼠疫。

李自成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打入了北京?因为,当时全北京都在闹鼠疫,守军根本没有抵抗力,李自成出战山海关失败,退守北京后,为什么又主动弃城?鼠疫!

可是,为什么满清一入北京时,鼠疫消失了?

这场大鼠疫究竟跟满清是什么关系?是谁有意发动的?跟满清萨满教巫师什么关系?

我们看有关这次鼠疫的记载。

万历八年(1580年),“大同瘟疫大作,十室九病,传染者接踵而亡,数口之家,一染此疫,十有一二甚至阖门不起者”。同年,在太原府(治今太原)的太谷县、忻州、苛岚州及保德州都有大疫的记载。次年,疫情传至辽州(治今左权),再传至潞安府(治今长治),疫情进一步扩大。万历《山西通忘》卷26记载,潞安“是岁大疫,肿项善染,病者不敢问,死者不敢吊”。患者表现为肿项,传染性极強。

万历十年鼠疫传到相邻的河北宣府(治今宣化)地区,这里是军卫密集的军事重镇。疫情发生时,“人肿颈,一二日即死,名大头瘟。起自西城,秋至本城,巷染户绝。冬传至北京,明年传南方。”此疫不仅造成怀来卫城中的人口大量死亡,并且传入北京。

北京周围地区,直到清末光绪年间当地人仍然能夠回忆:“万历十年四月,京师疫。通州、东安亦疫。霸州、文安、大城、保定患大头瘟症死者枕藉,苦传染,虽至亲不敢问吊。”“大头瘟症”就是颈项肿大。 在疫区,死亡人口约占总人口的40%,如真定府(治今正定)新乐县,“万历十年春夏大头瘟疫,民死者十分之四”,武強、D城二县的记载相同。另外,来自各地方志的资料表明,鼠疫还传播到了山东及河南北部等地区。

从崇祯六年(1633年)开始,华北鼠疫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流行。这次爆发地点仍是山西。一条来自山西兴县的报告说:崇祯“七年八年,兴县盗贼杀伤人民,岁馑日甚。天行瘟疫,朝发夕死。至一夜之内,百姓惊逃,城为之空”。“朝发夕死”、“一家尽死孑遗”是对鼠疫发病迅速,病死率高特点的描述。 崇祯十七年(1644年)秋天,鼠疫南传至潞安府,顺治十八年《潞安府志》卷15《纪事》记载这次疫情,“病者先于腋下股间生核,或吐淡血即死,不受药饵。虽亲友不敢问吊,有阖门死绝無人收葬者”。

山西鼠疫也向周边省份传播。崇祯九年至十六年,榆林府和延安府属县相继发生大疫,如崇祯十年“大瘟,……米脂城中死者枕藉,十三年,夏又大疫,十五年,……大疫,十六年,稔,七月郡城瘟疫大作”。

同樣,河北地区也深受鼠疫流行之害。崇祯十三年,顺德府(治今邢台)、河间府(治今河间)和大名府(治今大名)均有大疫,并且是烈性传染病的流行,“瘟疫传染,人死八九”。崇祯十四年,疫情进一步发展。在大名府,“春無雨,蝗蝻食麦尽,瘟疫大行,人死十之五六,岁大凶”。死亡人口的比率相当高。な平、顺德、真定等府,类似的记载相当多。崇祯十四年七月,鼠疫再一次传入了北京城。

崇祯时人刘尚友追述北京城中的情況时说:“夏秋大疫,人偶生一赘肉隆起,数刻立死,谓之疙瘩瘟,都人患此者十四五。至春间又有呕血者,亦半日死,或一家数人并死。”“疙瘩”是对腺鼠疫患者的淋巴结肿大的称呼。崇祯十六年夏秋间北京城中的人口死亡率大约为40%甚至更多。

北京郊区的疫情也很严重。在通州,“崇祯十六年癸未七月大疫,名曰疙疽病,比屋传染,有阖家丧亡竟無收敛者”。昌平州的记载中称为“疙疽病”,而且“见则死,至有灭门者”。又如河间府景县,“崇祯十六年大疫,病者吐血如西瓜水立死。”

当时北京实际已是一座恐怖的疫城。如一份清代档案就提到崇祯十六年北京城的大疫情:“昨年京师瘟疫大作,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無人收敛者”。抱阳生在《甲申朝事小计》卷6中提到崇祯十六年二月的北京城,“大疫,人鬼错杂。薄暮人屏不行。贸易者多得纸钱,置水投之,有声则钱,無声则纸。甚至白日成阵,墙上及屋脊行走,揶揄居人。每夜则痛哭咆哮,闻有声而逐有影”。死人太多,白天已可见城中处处鬼影,真令人毛骨悚然。

谷应泰在《明史纪事本末》卷78中说当时“京师内外城堞凡十五万四千有奇,京营兵疫,其精锐又太监选去,登陴诀羸弱五六万人,内阉数千人,守陴不充”。京营兵士在遭受鼠疫侵袭之后,元气大伤。以至于北京城墙上,平均每三个垛口才有一个羸弱的士兵守卫,怎么能抵挡李自成精锐之师的进攻。事实上,北京城是不攻而克的。

崇祯十六年,天津爆发肺鼠疫流行,上引同一份清代档案说:“上天降災,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九月十五日),传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数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门逐户,無一保全。”……一人染疫,传及阖家,两月丧亡,至今转,城外遍地皆然,而城中尤甚,以致棺蒿充途,哀号满路”,一片悲惨凄惶。奇怪的是,李自成的军队转战南北,文Y中不见这些人死于瘟疫的记载。

河南北部也是崇祯年间的鼠疫流行区,在汝州郏县、开封府的阳武、荥阳、通许、商水以及河南府、彰德府、归德府等地都有鼠疫流行的记载。如在阳武县,“瘟疫大作,死者十九,灭绝者無数”;在荥阳县,“春大疫,民死不隔户,三月路無人行”。人口死亡也是相当惊人的。

据估计,明代万历和崇祯二次鼠疫大流行中,华北三省人口死亡总数至少达到了l000万人以上。由于鼠疫的流行与旱災、蝗災及战乱相伴随,所以,这一时期华北人口的死亡数应当更多。顺治元年(1644年),即清兵入关的次年,华北日趋风调雨顺,大范围的鼠疫流行也已熄灭。社会开始复苏。所以可以这樣说,如果没有这场惨重的天災,中国的历史是会改写的。

太阳黑子是太阳上的黑斑,黑子多少与地球关系密切。香港旅美宇航科学家翁玉林认为:1644年明朝灭亡,与太阳黑子消失关系密切。

  翁玉林指出,黑子出现会改变紫外光和能量,黑子愈多紫外光愈多,黑子愈少地球天气愈寒冷。他发现,在明朝灭亡前后约70年,太阳黑子消失。那时候欧洲出现小冰河时期,中国则气候突变,天災令农作物失收。“若非明朝末年天災,农民不会因小事而造反。天災同樣在满州出现,迫使满州人四出讨伐,既为土地也为食物。”他相信,在复杂的政治氛围外,太阳黑子引发的气候巨变,是促使明朝政治巨变的幕后原因之一。他还发现。

  他还说,地球在1.5万年前,摆脱冰河时期逐渐暖和,但1.1万年前突然变回冰天雪地,疑因北方冰块全数融掉,产生的水卻無法下沉,中断海洋的冷热对流后,能量無法输送到北方,北方因而冰冻了1000年。“这过程没可能在一周内发生,除非地球与小甯P相撞,但这樣人类也死光了。”

三,神秘的王恭厂大爆炸

我先给大家看个资料:

-------------------------

明代天D大爆炸之谜公元1626年5月30日(明朝天D六年)在北京王恭厂一带发生了一次奇怪的巨大災变,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一声巨响,狂风骤起,天昏地暗,人畜,树木,砖石等被卷入空中,又随风落下,数万房屋尽为齑粉,死伤2万余人,让人心惊胆颤,触目惊心。災后,男女尽皆裸体,衣物首饰器皿...

明代天D大爆炸之谜

    公元1626年5月30日(明朝天D六年)在北京王恭厂一带发生了一次奇怪的巨大災变,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一声巨响,狂风骤起,天昏地暗,人畜,树木,砖石等被卷入空中,又随风落下,数万房屋尽为齑粉,死伤2万余人,让人心惊胆颤,触目惊心。災后,男女尽皆裸体,衣物首饰器皿全都飘到西山上去了。紫禁城外正在修缮围墙的3千工匠尽皆跌下脚手架,摔成肉袋,正在用早膳的天D皇帝躲在龙书案下才幸免于难。奇怪的是爆炸中心卻"不焚寸木,無焚烧之迹",用火药库爆炸或地震引起災变,都难以解答。一时间,众说纷纭,天怒人怨,天D帝不得不下罪己诏,大赦天下。此事被御笔太监记入了明朝正史。

    神秘的爆炸

    明代自永乐年起火器制造就有了很大发展,驻守京城的京军所设三大营(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中神机营是明军主力部队,配备有当时最先进的火器和最強的兵力,为此明末的北京城内先后设立过6处火药厂局,凡是京营火器所需的铅子、火药都是由王恭厂预造,以备京营来领用,可见王恭厂当时是作为工部制造、储存火药的火药库。

    公元1626年5月30日上午9时(即明熹宗天D六年五月初六日巳时),位于北京城西南隅的工部王恭厂火药库发生了一次离奇的大爆炸事件。这次爆炸范围半径大约750米,面积达到2.25平方公里。王恭厂所在位置是:(见[明]张爵《京师五城坊卷胡同集》)大约今西城区新文化街以南、象来街以北、闹市口南街以东、民族宫南街以西的永宁胡同与光彩胡同一带。关于大爆炸的情況,在《明实录·熹宗实录》、《国榷》、宦官刘若愚所著《酌中志》、北京史地著作《帝京景物略》、《宸垣识略》中都有记载,尤其是根据当时属于官方的、相当于现在政府新闻公报性质的邸报底本,佚名抄撰《天变邸抄》对王恭厂災变记述极为详细。这部著作是最早记述王恭厂災变的著述,有很高的史料价值,流传于明朝天D末年。其影响之大就连明代佚名小说《梼杌闲评》第四十回中也把这一事件写进了小说的情节之中。

    《天变邸抄》对这次災变的描述是:天D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时(天D丙寅即天D六年),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动荡。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东自顺城门大街(今宣武门内大街),北至刑部街(今西长安街),西及平则门(今阜城门)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尽为齑粉,屋以数万计,人以万计。这次爆炸中心的“王恭厂一带糜烂尤甚,僵尸层瞗B秽气熏天……”

    正在爆炸中心范围内,走在街上的官员薛风翔、房壮丽、吴中伟的大轿被打坏,伤者甚众,工部尚书董可威双臂折断,御史何廷枢、潘云翼在家中被震死,两家老小“覆入土中”,宣府杨总兵一行连人带马并长班关7人没了踪影。承恩寺街上行走的女轿,事后只见轿俱被打坏在街心,女客和轿夫都不见了。更有甚者,炸飞的“大木远落密云”,石驸马大街上有一5000斤重的大石狮竟被掷出顺成门(今宣武门)外。中心区以外也受到強烈的沖击波影响,皇上感到大震,起身便沖出乾清宫直奔交泰殿,(情急间)“内侍俱不及随,止(只)一近侍掖之而行”,这时“建极殿槛鸳瓦飞堕”,正中近侍头部、脑浆迸裂,而“乾清宫御座、御案俱翻倒”,正修建大殿的工匠,因“震而下堕者二千人,俱成肉袋”。

    小说《梼杌闲评》第四十回对这次爆炸的描绘是:到了五月六日巳刻,京师恰也作怪——京城中也自西北起,震天动地如霹雳之声,黑气沖天,彼此不辨。先是萧家堰,西至平则门、城隍庙,南至顺城门,倾颓房屋平地动摇有六七里,城楼、城墙上砖瓦如雨点飞下……

    奇异的“脱衣”现象

    王恭厂災变发生在300多年前,但那时的多种史料都作了类似的记载,可见像“脱衣”这樣奇异的现象确实是存在的。

    “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不知何故”(《天变邸抄》)。“凡死伤俱裸露,员弘寺街轿中女赤体無恙”(《国榷》)。“木石人复自天雨而下,屋以千数,人以百数……死者皆裸”(《帝京景物略》)。足见“脱衣”现象是大爆炸中的一个显著特点。

    由于放射状沖击波产生了难以想象的力量,強劲的气流使“脱下”的衣服飘挂西山之树,昌平教场衣服成堆(《国榷》),“衣服挂于西山树梢、银钱器皿飘至昌平阅武场中”(《绥寇纪略》)。

    虽然爆炸后沖击波是向四面扩散的,但从记载中看,爆炸的力量主要是在王恭厂中心区内,如石驸马大街到工部衙门一带是官府衙门集中的地方。爆炸后“官员人等死伤者难以计数”,沖击力量在东、西和北三个方向,以东面和北面更強一些,惟独丝毫未提及南面。

    災变成因众说纷纭

    对于王恭厂特大爆炸,几百年来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地震引起的,有人说是火药自爆、也有人认为陨星坠落,认为隐火山热核強爆有之,认为是由地震、火药及可燃气体静电爆炸同时作用亦有之,更有甚者,认为是外星人入侵、UFO降临等。但每一个观点都没有摆出無可辩驳的证据,使人完全信服。

    目前北京城正在大规模的旧城改造中,原明代王恭厂(注:吴长元《宸垣识略》:明火药厂今废,有前、后王恭厂胡同)遗址所在区域也在旧城改造范围内,如何保护遗址,在故址地层建设勘探中是否能夠找到某些寻找王恭厂大爆炸的实证,是揭开王恭厂大爆炸神秘面纱的关键。在近年城市开发中并没有得到来自这方面的消息,那么有关部门是否应该予以关注,是很重要的。也许有一天记载北京史上这一段离奇的災害将会写上新的一笔。

    奇诡的天D大爆炸

    明朝天D年间,一天上午九点左右,北京的天空十分明亮,突然间,从城的东北方至城西南传来一阵轰隆声,出现了一个特大的火球在空中滚动。天空中有丝状、潮状的五色乱云在四处横飞,有大而黑的蘑菇、灵芝状云柱直竖于城西南角,接著就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方圆23里之内,瞬间夷为平地。这场大爆炸突如其来,其惨烈、诡秘世所罕见,发生的原因至今仍然从说纷纭,谁也解释不清。

    据专家学者们收集当时的目击者见闻说:爆炸当时本来天空晴朗,忽然就听到一声巨大的轰雷响起。“隆隆”地在大地上滚过,声音震撼天地。从京城的西南角涌起一片遮天盖地的黑云。不大一会儿,又是一声巨响,天崩地裂。顿时,天空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东至顺成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方圆十三里,万余间房屋建筑顿时变成一片瓦砾。两万多居民非死即伤,断臂者、折足者、破头者無数,尸骸遍地,秽气熏天,一片狼藉,惨不忍睹,连牛马鸡犬都难逃一死。王恭厂一带,地裂十三丈,火光腾空。东自通州,北至密云、昌平,到处雷声震耳,被损坏的房屋建筑無数。老百姓有侥幸活命的,也都是披头散发,狼狈不堪,惊恐万分举国上陷入一场空前的大災难之中,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久,又见南方的天空上有一股气直沖入云霄,天上的气团被绞得一团乱,演变成各种奇形怪状,有的像乱丝,有的像灵芝,五颜六色,千奇百怪,许久才渐渐散去。

    出事当时,明熹宗朱由校正在乾清宫用早膳。突然,他发现大殿摇晃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黿o不顾一切地往外逃。跑到门外,他又急忙拼命向交泰殿奔去,身边的侍卫们都惊得不知所措,只有一个贴身的内侍紧紧跟著他跑。刚到建极殿旁,天上忽然飞下瓦片,正巧砸在这个内侍的脑袋上,内侍当场脑浆迸裂,倒地而亡。熹宗皇帝这时什么也顾不得了,一口气跑到交泰殿。大殿的一角放著一张大桌子,他连忙钻到桌子底下,才喘了口气,希望自己能逃过这一次劫难。

但是这场大爆炸,又不像一般的炸药爆炸,在爆炸之前还有征兆出现。皇帝的司禮太监刘若愚是这次大災变的目击者之一,在他所著的《明宫史》一书中,详尽地记述了这场巨大災变。据他记载:5月2日夜里,前门角楼出现“鬼火”,发出青色光芒,有好几百团之多,飘忽不定。不一会儿,鬼火合并成一个耀眼的大团。另一本书记载:在事发之前,后宰门的火神庙中忽然传出音乐,一会儿声音细些,一会儿声音粗些。守门的内侍刚要进去查看,忽然有个大火球一樣的东西腾空而起,俄顷,东城发出震天的爆炸声,在爆炸中有许多人失踪。有一位新任总兵拜客,走到元宏寺大街,只听一声巨响,他和他的7个跟班,连人带马消失得無影無踪了。还有西会馆的熟师和学生一共36人,一声巨响之后,也没了踪迹。据说,承恩街上有一抬八人大轿正走著,巨响后,大轿补打坏扔在街上,轿中女客和8个抬轿的轿夫都不知去向。更奇怪的是,菜市口有个姓周的人,正同6个人说话。巨响之后,他的头颅突然飞去,尸体倒在地上,而他身边的6个人卻安然無恙。爆炸之时,许多大树被连根拔起,掉落在远处,石驸马大街有一尊千斤重的大石狮子,几百人都推移不动,居然被一卷而起,落在10里外的顺成门外。R马牛羊、鸡鸭狗鹅更时纷纷被卷入云霄,又从天空中落下。据说长安街一带,纷纷从天上落下许多人头来,德胜门一带落下的人的四肢最多。这一场碎尸雨,一直下了两个多小时。木头、石头、人头、人臂以及缺胳膊断腿的人、無头無脸的人,还有各种家禽的尸体,纷纷从天而降,真是骇人听闻。同时据记载:这次遇难者,不论男女,不论死活,也不管是在家中还是在路上,很多人衣服鞋帽尽被刮去,全都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一篇当时的人写的笔记记载著这么一件事:在元宏街上有一乘女轿经过,只听一声震响,轿顶被掀去,女客全身的衣服都被刮走,赤裸裸地仍旧坐在轿中,全身竟没有一丝伤处。他们的衣服都被吹到哪里去了呢?据说事后有人发现,衣服全都飘到了西山,挂在树梢上。昌平县校场落的衣服堆成小山,其中器皿、衣服、首饰、银钱都有。这些现象至今無人解释,但从记载来看,像“脱衣”这樣奇异的现象应该确实是存在的。

-------------------------

为什么,“只听一声震响,轿顶被掀去,女客全身的衣服都被刮走,赤裸裸地仍旧坐在轿中,全身竟没有一丝伤处”。

这与后来满清的剃发易服是什么关系?

四,注意历史记载中的特异点

比如宋蒙崖山海战时,

“二月戊寅朔,世杰部将陈寶降。己卯,都统张达以夜袭大军营,亡失甚众。癸未,有黑气出山西。李畯憐乘敿h攻其北,世杰以淮兵殊死战。至午潮上,张弘范攻其南,南北受敌,兵士皆疲不能战。俄有一舟樯旗仆,诸舟之樯旗遂皆仆。世杰知事去,乃抽精兵入中军。诸军溃,翟国秀及团练使刘俊等解甲降。大军至中军,会暮,且风雨,昏雾四塞,咫尺不相辨。世杰乃与苏刘義断维,以十余舟夺港而去,陆秀夫走卫王舟,王舟大,且诸舟环结,度不得出走,乃负昺投海中,后宫及诸臣多从死者,七日,浮尸出于海十余万人。”

有黑气出山西,是什么东西出来了?会暮,且风雨,昏雾四塞,咫尺不相辨。这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东西出现了?

比如明清很关键的萨浒之战时,

明军遇到了特异情況,“不顾跃流而渡,诸军竞进。渡十之七,大兵使人決上流,师沖如雨,没於河者几千人,渡河将士反顾生寒,阵甫合而暮,黑雾障天,大兵万炬忽明,火光下斫暗中人,杜师不及张弓露刃,而将士成泥矣。”

你注意史书中的记载,“阵甫合而暮,黑雾障天,大兵万炬忽明”,天竟然忽然黑下来,这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东西出现了?如果是日食,为什么会黑雾障天呢?

好,我就先说这四点。

弟子们,展开你们的灵觉,探测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你们修炼到了什么樣的程度,能探测多深。

满族人的老家在西伯利亚的通古斯,迁徙到明境内东北的奴儿干都司,明廷接纳,还有1908通古斯大爆炸之后,满清就被孙中山推翻了。这又是为什么?两场爆炸,这次的同王恭厂大爆炸什么关系?通古斯大爆炸如果是特斯拉干的,那么意味著什么?

顺便说一句啊,阎崇年老狗老是狂吠说是满清给中国带来了东北。哦,阎老狗,我到你家占个东屋,进而又把你家全部霸占,然后,我再说,你家的东屋是我给你带来的。好不好?

李洪志

2013年1月21日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5 21:29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138)

我要深度揭露出猶太邪靈對華夏秘密下的陰暗毒手。

明朝實際是亡於猶太邪靈安排的天災。

一是極嚴寒氣候造成的巨大旱災。

中國氣候在明末進入了一個小冰河期(從1580年開始),我國曆史學家的考證證明,這個時期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冷的時期。我國的地震學家也證明,這個時期是華北大地震最多的時期。據英國天文學家蒙德研究證明,這個時期太陽上很少有黑子活動,北歐氣候非常寒冷。因此人們認為這個時期的寒冷和地震與太陽上少黑子有關。

寒冷的氣候必將使降雨區域普遍南移。當時全國各地幾乎連年遭災。先秦晉,後河洛,繼之齊、魯、吳越、荊楚、三輔,並出現全國性的大旱災。萬曆、崇禎年間,旱災變得越來越頻繁,大旱之年的比率也在增加。從萬曆中葉開始,旱災竟持繼了七十年之久!!這對於一個以農業為本的國家來說,完全是致命的打擊,崇禎年間的農民大起義就這樣爆發了。

二是鼠疫。

在頻繁的旱災的同時,鼠疫也非常嚴重,特別是一場波及華北數省的大鼠疫。

李自成為什麼那麼容易就打入了北京?因為,當時全北京都在鬧鼠疫,守軍根本沒有抵抗力,李自成出戰山海關失敗,退守北京後,為什麼又主動棄城?鼠疫!

可是,為什麼滿清一入北京時,鼠疫消失了?

這場大鼠疫究竟跟滿清是什麼關係?是誰有意發動的?跟滿清薩滿教巫師什麼關係?

我們看有關這次鼠疫的記載。

萬曆八年(1580年),“大同瘟疫大作,十室九病,傳染者接踵而亡,數口之家,一染此疫,十有一二甚至闔門不起者”。同年,在太原府(治今太原)的太穀縣、忻州、苛嵐州及保德州都有大疫的記載。次年,疫情傳至遼州(治今左權),再傳至潞安府(治今長治),疫情進一步擴大。萬曆《山西通忘》卷26記載,潞安“是歲大疫,腫項善染,病者不敢問,死者不敢吊”。患者表現為腫項,傳染性極強。

萬曆十年鼠疫傳到相鄰的河北宣府(治今宣化)地區,這堿O軍衛密集的軍事重鎮。疫情發生時,“人腫頸,一二日即死,名大頭瘟。起自西城,秋至本城,巷染戶絕。冬傳至北京,明年傳南方。”此疫不僅造成懷來衛城中的人口大量死亡,並且傳入北京。

北京周圍地區,直到清末光緒年間當地人仍然能夠回憶:“萬曆十年四月,京師疫。通州、東安亦疫。霸州、文安、大城、保定患大頭瘟症死者枕藉,苦傳染,雖至親不敢問吊。”“大頭瘟症”就是頸項腫大。 在疫區,死亡人口約占總人口的40%,如真定府(治今正定)新樂縣,“萬曆十年春夏大頭瘟疫,民死者十分之四”,武強、欒城二縣的記載相同。另外,來自各地方誌的資料表明,鼠疫還傳播到了山東及河南北部等地區。

從崇禎六年(1633年)開始,華北鼠疫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流行。這次爆發地點仍是山西。一條來自山西興縣的報告說:崇禎“七年八年,興縣盜賊殺傷人民,歲饉日甚。天行瘟疫,朝發夕死。至一夜之內,百姓驚逃,城為之空”。“朝發夕死”、“一家盡死孑遺”是對鼠疫發病迅速,病死率高特點的描述。 崇禎十七年(1644年)秋天,鼠疫南傳至潞安府,順治十八年《潞安府誌》卷15《紀事》記載這次疫情,“病者先於腋下股間生核,或吐淡血即死,不受藥餌。雖親友不敢問吊,有闔門死絕無人收葬者”。

山西鼠疫也向周邊省份傳播。崇禎九年至十六年,榆林府和延安府屬縣相繼發生大疫,如崇禎十年“大瘟,……米脂城中死者枕藉,十三年,夏又大疫,十五年,……大疫,十六年,稔,七月郡城瘟疫大作”。

同樣,河北地區也深受鼠疫流行之害。崇禎十三年,順德府(治今邢台)、河間府(治今河間)和大名府(治今大名)均有大疫,並且是烈性傳染病的流行,“瘟疫傳染,人死八九”。崇禎十四年,疫情進一步發展。在大名府,“春無雨,蝗蝻食麥盡,瘟疫大行,人死十之五六,歲大凶”。死亡人口的比率相當高。廣平、順德、真定等府,類似的記載相當多。崇禎十四年七月,鼠疫再一次傳入了北京城。

崇禎時人劉尚友追述北京城中的情況時說:“夏秋大疫,人偶生一贅肉隆起,數刻立死,謂之疙瘩瘟,都人患此者十四五。至春間又有嘔血者,亦半日死,或一家數人並死。”“疙瘩”是對腺鼠疫患者的淋巴結腫大的稱呼。崇禎十六年夏秋間北京城中的人口死亡率大約為40%甚至更多。

北京郊區的疫情也很嚴重。在通州,“崇禎十六年癸未七月大疫,名曰疙疽病,比屋傳染,有闔家喪亡竟無收斂者”。昌平州的記載中稱為“疙疽病”,而且“見則死,至有滅門者”。又如河間府景縣,“崇禎十六年大疫,病者吐血如西瓜水立死。”

當時北京實際已是一座恐怖的疫城。如一份清代檔案就提到崇禎十六年北京城的大疫情:“昨年京師瘟疫大作,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戶丁盡絕,無人收斂者”。抱陽生在《甲申朝事小計》卷6中提到崇禎十六年二月的北京城,“大疫,人鬼錯雜。薄暮人屏不行。貿易者多得紙錢,置水投之,有聲則錢,無聲則紙。甚至白日成陣,牆上及屋脊行走,揶揄居人。每夜則痛哭咆哮,聞有聲而逐有影”。死人太多,白天已可見城中處處鬼影,真令人毛骨悚然。

穀應泰在《明史紀事本末》卷78中說當時“京師內外城堞凡十五萬四千有奇,京營兵疫,其精銳又太監選去,登陴訣羸弱五六萬人,內閹數千人,守陴不充”。京營兵士在遭受鼠疫侵襲之後,元氣大傷。以至於北京城牆上,平均每三個垛口才有一個羸弱的士兵守衛,怎麼能抵擋李自成精銳之師的進攻。事實上,北京城是不攻而克的。

崇禎十六年,天津爆發肺鼠疫流行,上引同一份清代檔案說:“上天降災,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九月十五日),傳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數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門逐戶,無一保全。”……一人染疫,傳及闔家,兩月喪亡,至今轉熾,城外遍地皆然,而城中尤甚,以致棺蒿充途,哀號滿路”,一片悲慘淒惶。奇怪的是,李自成的軍隊轉戰南北,文獻中不見這些人死於瘟疫的記載。

河南北部也是崇禎年間的鼠疫流行區,在汝州郟縣、開封府的陽武、滎陽、通許、商水以及河南府、彰德府、歸德府等地都有鼠疫流行的記載。如在陽武縣,“瘟疫大作,死者十九,滅絕者無數”;在滎陽縣,“春大疫,民死不隔戶,三月路無人行”。人口死亡也是相當驚人的。

據估計,明代萬曆和崇禎二次鼠疫大流行中,華北三省人口死亡總數至少達到了l000萬人以上。由於鼠疫的流行與旱災、蝗災及戰亂相伴隨,所以,這一時期華北人口的死亡數應當更多。順治元年(1644年),即清兵入關的次年,華北日趨風調雨順,大範圍的鼠疫流行也已熄滅。社會開始複蘇。所以可以這樣說,如果沒有這場慘重的天災,中國的曆史是會改寫的。

太陽黑子是太陽上的黑斑,黑子多少與地球關係密切。香港旅美宇航科學家翁玉林認為:1644年明朝滅亡,與太陽黑子消失關係密切。

  翁玉林指出,黑子出現會改變紫外光和能量,黑子愈多紫外光愈多,黑子愈少地球天氣愈寒冷。他發現,在明朝滅亡前後約70年,太陽黑子消失。那時候歐洲出現小冰河時期,中國則氣候突變,天災令農作物失收。“若非明朝末年天災,農民不會因小事而造反。天災同樣在滿州出現,迫使滿州人四出討伐,既為土地也為食物。”他相信,在複雜的政治氛圍外,太陽黑子引發的氣候巨變,是促使明朝政治巨變的幕後原因之一。他還發現。

  他還說,地球在1.5萬年前,擺脫冰河時期逐漸暖和,但1.1萬年前突然變回冰天雪地,疑因北方冰塊全數融掉,產生的水卻無法下沉,中斷海洋的冷熱對流後,能量無法輸送到北方,北方因而冰凍了1000年。“這過程沒可能在一周內發生,除非地球與小甯P相撞,但這樣人類也死光了。”

三,神秘的王恭廠大爆炸

我先給大家看個資料:

-------------------------

明代天啟大爆炸之謎公元1626年5月30日(明朝天啟六年)在北京王恭廠一帶發生了一次奇怪的巨大災變,造成巨大的人員傷亡。一聲巨響,狂風驟起,天昏地暗,人畜,樹木,磚石等被卷入空中,又隨風落下,數萬房屋盡為齏粉,死傷2萬餘人,讓人心驚膽顫,觸目驚心。災後,男女盡皆裸體,衣物首飾器皿...

明代天啟大爆炸之謎

    公元1626年5月30日(明朝天啟六年)在北京王恭廠一帶發生了一次奇怪的巨大災變,造成巨大的人員傷亡。一聲巨響,狂風驟起,天昏地暗,人畜,樹木,磚石等被卷入空中,又隨風落下,數萬房屋盡為齏粉,死傷2萬餘人,讓人心驚膽顫,觸目驚心。災後,男女盡皆裸體,衣物首飾器皿全都飄到西山上去了。紫禁城外正在修繕圍牆的3千工匠盡皆跌下腳手架,摔成肉袋,正在用早膳的天啟皇帝躲在龍書案下才幸免於難。奇怪的是爆炸中心卻"不焚寸木,無焚燒之跡",用火藥庫爆炸或地震引起災變,都難以解答。一時間,眾說紛紜,天怒人怨,天啟帝不得不下罪己詔,大赦天下。此事被禦筆太監記入了明朝正史。

    神秘的爆炸

    明代自永樂年起火器製造就有了很大發展,駐守京城的京軍所設三大營(五軍營、三千營、神機營)中神機營是明軍主力部隊,配備有當時最先進的火器和最強的兵力,為此明末的北京城內先後設立過6處火藥廠局,凡是京營火器所需的鉛子、火藥都是由王恭廠預造,以備京營來領用,可見王恭廠當時是作為工部製造、儲存火藥的火藥庫。

    公元1626年5月30日上午9時(即明熹宗天啟六年五月初六日巳時),位於北京城西南隅的工部王恭廠火藥庫發生了一次離奇的大爆炸事件。這次爆炸範圍半徑大約750米,麵積達到2.25平方公堙C王恭廠所在位置是:(見[明]張爵《京師五城坊卷胡同集》)大約今西城區新文化街以南、象來街以北、鬧市口南街以東、民族宮南街以西的永寧胡同與光彩胡同一帶。關於大爆炸的情況,在《明實錄·熹宗實錄》、《國榷》、宦官劉若愚所著《酌中誌》、北京史地著作《帝京景物略》、《宸垣識略》中都有記載,尤其是根據當時屬於官方的、相當於現在政府新聞公報性質的邸報底本,佚名抄撰《天變邸抄》對王恭廠災變記述極為詳細。這部著作是最早記述王恭廠災變的著述,有很高的史料價值,流傳於明朝天啟末年。其影響之大就連明代佚名小說《檮杌閑評》第四十回中也把這一事件寫進了小說的情節之中。

    《天變邸抄》對這次災變的描述是:天啟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時(天啟丙寅即天啟六年),天色皎潔,忽有聲如吼,從東北方漸至京城西南角,灰氣湧起,屋宇動蕩。須臾,大震一聲,天崩地塌,昏黑如夜,萬室平沉。東自順城門大街(今宣武門內大街),北至刑部街(今西長安街),西及平則門(今阜城門)南,長三四堙A周圍十三堙A盡為齏粉,屋以數萬計,人以萬計。這次爆炸中心的“王恭廠一帶糜爛尤甚,僵屍層疊、穢氣熏天……”

    正在爆炸中心範圍內,走在街上的官員薛風翔、房壯麗、吳中偉的大轎被打壞,傷者甚眾,工部尚書董可威雙臂折斷,禦史何廷樞、潘雲翼在家中被震死,兩家老小“覆入土中”,宣府楊總兵一行連人帶馬並長班關7人沒了蹤影。承恩寺街上行走的女轎,事後隻見轎俱被打壞在街心,女客和轎夫都不見了。更有甚者,炸飛的“大木遠落密雲”,石駙馬大街上有一5000斤重的大石獅竟被擲出順成門(今宣武門)外。中心區以外也受到強烈的沖擊波影響,皇上感到大震,起身便沖出乾清宮直奔交泰殿,(情急間)“內侍俱不及隨,止(隻)一近侍掖之而行”,這時“建極殿檻鴛瓦飛墮”,正中近侍頭部、腦漿迸裂,而“乾清宮禦座、禦案俱翻倒”,正修建大殿的工匠,因“震而下墮者二千人,俱成肉袋”。

    小說《檮杌閑評》第四十回對這次爆炸的描繪是:到了五月六日巳刻,京師恰也作怪——京城中也自西北起,震天動地如霹靂之聲,黑氣沖天,彼此不辨。先是蕭家堰,西至平則門、城隍廟,南至順城門,傾頹房屋平地動搖有六七堙A城樓、城牆上磚瓦如雨點飛下……

    奇異的“脫衣”現象

    王恭廠災變發生在300多年前,但那時的多種史料都作了類似的記載,可見像“脫衣”這樣奇異的現象確實是存在的。

    “所傷男婦俱赤體,寸絲不掛,不知何故”(《天變邸抄》)。“凡死傷俱裸露,員弘寺街轎中女赤體無恙”(《國榷》)。“木石人複自天雨而下,屋以千數,人以百數……死者皆裸”(《帝京景物略》)。足見“脫衣”現象是大爆炸中的一個顯著特點。

    由於放射狀沖擊波產生了難以想象的力量,強勁的氣流使“脫下”的衣服飄掛西山之樹,昌平教場衣服成堆(《國榷》),“衣服掛於西山樹梢、銀錢器皿飄至昌平閱武場中”(《綏寇紀略》)。

    雖然爆炸後沖擊波是向四麵擴散的,但從記載中看,爆炸的力量主要是在王恭廠中心區內,如石駙馬大街到工部衙門一帶是官府衙門集中的地方。爆炸後“官員人等死傷者難以計數”,沖擊力量在東、西和北三個方向,以東麵和北麵更強一些,惟獨絲毫未提及南麵。

    災變成因眾說紛紜

    對於王恭廠特大爆炸,幾百年來一直眾說紛紜,有人認為是地震引起的,有人說是火藥自爆、也有人認為隕星墜落,認為隱火山熱核強爆有之,認為是由地震、火藥及可燃氣體靜電爆炸同時作用亦有之,更有甚者,認為是外星人入侵、UFO降臨等。但每一個觀點都沒有擺出無可辯駁的證據,使人完全信服。

    目前北京城正在大規模的舊城改造中,原明代王恭廠(注:吳長元《宸垣識略》:明火藥廠今廢,有前、後王恭廠胡同)遺址所在區域也在舊城改造範圍內,如何保護遺址,在故址地層建設勘探中是否能夠找到某些尋找王恭廠大爆炸的實證,是揭開王恭廠大爆炸神秘麵紗的關鍵。在近年城市開發中並沒有得到來自這方麵的消息,那麼有關部門是否應該予以關注,是很重要的。也許有一天記載北京史上這一段離奇的災害將會寫上新的一筆。

    奇詭的天啟大爆炸

    明朝天啟年間,一天上午九點左右,北京的天空十分明亮,突然間,從城的東北方至城西南傳來一陣轟隆聲,出現了一個特大的火球在空中滾動。天空中有絲狀、潮狀的五色亂雲在四處橫飛,有大而黑的蘑菇、靈芝狀雲柱直豎於城西南角,接著就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爆炸,方圓23堣坐滿A瞬間夷為平地。這場大爆炸突如其來,其慘烈、詭秘世所罕見,發生的原因至今仍然從說紛紜,誰也解釋不清。

    據專家學者們收集當時的目擊者見聞說:爆炸當時本來天空晴朗,忽然就聽到一聲巨大的轟雷響起。“隆隆”地在大地上滾過,聲音震撼天地。從京城的西南角湧起一片遮天蓋地的黑雲。不大一會兒,又是一聲巨響,天崩地裂。頓時,天空變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東至順成門大街,北至刑部街,長三四堙A方圓十三堙A萬餘間房屋建築頓時變成一片瓦礫。兩萬多居民非死即傷,斷臂者、折足者、破頭者無數,屍骸遍地,穢氣熏天,一片狼藉,慘不忍睹,連牛馬雞犬都難逃一死。王恭廠一帶,地裂十三丈,火光騰空。東自通州,北至密雲、昌平,到處雷聲震耳,被損壞的房屋建築無數。老百姓有僥幸活命的,也都是披頭散發,狼狽不堪,驚恐萬分舉國上陷入一場空前的大災難之中,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久,又見南方的天空上有一股氣直沖入雲霄,天上的氣團被絞得一團亂,演變成各種奇形怪狀,有的像亂絲,有的像靈芝,五顏六色,千奇百怪,許久才漸漸散去。

    出事當時,明熹宗朱由校正在乾清宮用早膳。突然,他發現大殿搖晃起來,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嚇得不顧一切地往外逃。跑到門外,他又急忙拚命向交泰殿奔去,身邊的侍衛們都驚得不知所措,隻有一個貼身的內侍緊緊跟著他跑。剛到建極殿旁,天上忽然飛下瓦片,正巧砸在這個內侍的腦袋上,內侍當場腦漿迸裂,倒地而亡。熹宗皇帝這時什麼也顧不得了,一口氣跑到交泰殿。大殿的一角放著一張大桌子,他連忙鑽到桌子底下,才喘了口氣,希望自己能逃過這一次劫難。

但是這場大爆炸,又不像一般的炸藥爆炸,在爆炸之前還有征兆出現。皇帝的司禮太監劉若愚是這次大災變的目擊者之一,在他所著的《明宮史》一書中,詳盡地記述了這場巨大災變。據他記載:5月2日夜堙A前門角樓出現“鬼火”,發出青色光芒,有好幾百團之多,飄忽不定。不一會兒,鬼火合並成一個耀眼的大團。另一本書記載:在事發之前,後宰門的火神廟中忽然傳出音樂,一會兒聲音細些,一會兒聲音粗些。守門的內侍剛要進去查看,忽然有個大火球一樣的東西騰空而起,俄頃,東城發出震天的爆炸聲,在爆炸中有許多人失蹤。有一位新任總兵拜客,走到元宏寺大街,隻聽一聲巨響,他和他的7個跟班,連人帶馬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還有西會館的熟師和學生一共36人,一聲巨響之後,也沒了蹤跡。據說,承恩街上有一抬八人大轎正走著,巨響後,大轎補打壞扔在街上,轎中女客和8個抬轎的轎夫都不知去向。更奇怪的是,菜市口有個姓周的人,正同6個人說話。巨響之後,他的頭顱突然飛去,屍體倒在地上,而他身邊的6個人卻安然無恙。爆炸之時,許多大樹被連根拔起,掉落在遠處,石駙馬大街有一尊千斤重的大石獅子,幾百人都推移不動,居然被一卷而起,落在10堨~的順成門外。豬馬牛羊、雞鴨狗鵝更時紛紛被卷入雲霄,又從天空中落下。據說長安街一帶,紛紛從天上落下許多人頭來,德勝門一帶落下的人的四肢最多。這一場碎屍雨,一直下了兩個多小時。木頭、石頭、人頭、人臂以及缺胳膊斷腿的人、無頭無臉的人,還有各種家禽的屍體,紛紛從天而降,真是駭人聽聞。同時據記載:這次遇難者,不論男女,不論死活,也不管是在家中還是在路上,很多人衣服鞋帽盡被刮去,全都是赤身裸體,一絲不掛。一篇當時的人寫的筆記記載著這麼一件事:在元宏街上有一乘女轎經過,隻聽一聲震響,轎頂被掀去,女客全身的衣服都被刮走,赤裸裸地仍舊坐在轎中,全身竟沒有一絲傷處。他們的衣服都被吹到哪堨h了呢?據說事後有人發現,衣服全都飄到了西山,掛在樹梢上。昌平縣校場落的衣服堆成小山,其中器皿、衣服、首飾、銀錢都有。這些現象至今無人解釋,但從記載來看,像“脫衣”這樣奇異的現象應該確實是存在的。

-------------------------

為什麼,“隻聽一聲震響,轎頂被掀去,女客全身的衣服都被刮走,赤裸裸地仍舊坐在轎中,全身竟沒有一絲傷處”。

這與後來滿清的剃發易服是什麼關係?

四,注意曆史記載中的特異點

比如宋蒙崖山海戰時,

“二月戊寅朔,世傑部將陳寶降。己卯,都統張達以夜襲大軍營,亡失甚眾。癸未,有黑氣出山西。李畯憐乘敿h攻其北,世傑以淮兵殊死戰。至午潮上,張弘範攻其南,南北受敵,兵士皆疲不能戰。俄有一舟檣旗仆,諸舟之檣旗遂皆仆。世傑知事去,乃抽精兵入中軍。諸軍潰,翟國秀及團練使劉俊等解甲降。大軍至中軍,會暮,且風雨,昏霧四塞,咫尺不相辨。世傑乃與蘇劉義斷維,以十餘舟奪港而去,陸秀夫走衛王舟,王舟大,且諸舟環結,度不得出走,乃負昺投海中,後宮及諸臣多從死者,七日,浮屍出於海十餘萬人。”

有黑氣出山西,是什麼東西出來了?會暮,且風雨,昏霧四塞,咫尺不相辨。這是怎麼回事?是什麼東西出現了?

比如明清很關鍵的薩爾滸之戰時,

明軍遇到了特異情況,“不顧躍流而渡,諸軍競進。渡十之七,大兵使人決上流,師沖如雨,沒於河者幾千人,渡河將士反顧生寒,陣甫合而暮,黑霧障天,大兵萬炬忽明,火光下斫暗中人,杜師不及張弓露刃,而將士成泥矣。”

你注意史書中的記載,“陣甫合而暮,黑霧障天,大兵萬炬忽明”,天竟然忽然黑下來,這是怎麼回事?是什麼東西出現了?如果是日食,為什麼會黑霧障天呢?

好,我就先說這四點。

弟子們,展開你們的靈覺,探測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你們修煉到了什麼樣的程度,能探測多深。

滿族人的老家在西伯利亞的通古斯,遷徙到明境內東北的奴兒幹都司,明廷接納,還有1908通古斯大爆炸之後,滿清就被孫中山推翻了。這又是為什麼?兩場爆炸,這次的同王恭廠大爆炸什麼關係?通古斯大爆炸如果是特斯拉幹的,那麼意味著什麼?

順便說一句啊,閻崇年老狗老是狂吠說是滿清給中國帶來了東北。哦,閻老狗,我到你家占個東屋,進而又把你家全部霸占,然後,我再說,你家的東屋是我給你帶來的。好不好?

李洪志

2013年1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