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130)皇漢民族意识的觉醒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4 04:43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130)皇漢民族意识的觉醒

我给大家看唐奇当年刚出道时的一篇文章,玄机重重,非常精彩,那时投稿到正见网上去还被发表了,还被收录在正见周刊里,这是仅有的漢本位文章啊。后来唐奇遇到了简百志,简百志告诉唐奇当时他是审稿编辑之一,力主原文不动发表,但是后来还是被正见网主编给改动了不少才发表的。现在这个是原稿,当然唐奇作为货真价实的“中共特工”,是非常知道怎么通过适当的说中共的坏话说美国的好话来应付正见编辑的审查的,现在你们也都理解也都会。

--------------------------------------------

|断崖山

奇儿

后人有词长叹曰:
回首洛阳花石尽,蝝鬤輿瓣圻a。
更不复,新亭堕泪。簇乐红妆摇画舫,
问中流击楫何人是?千古恨,几时洗?

这首词说了宋蒙最后崖山大战时的事情,每每念及此,常常不禁泪流潸然,这是历史上我所亲历的。

今人往往以为宋朝军事薄弱,其实不然,宋朝初年就是L敌环伺,辽、西夏以及后来更可怕的金,后来又来了更更可怕的蒙古人。蒙古是在灭辽、灭西夏、灭金,灭花模子等国,荡平中东,征服大半欧洲,统治大半世界,又灭大理,灭宋朝周边所有国家后才对世界上最繁华最文明的宋国发动进攻的。宋兵使用先进技术的火药及战船把野蛮L大的蒙古联军钳制数十年之久。有宋一代名将辈出,宋朝是在蒙古野蛮的铁蹄下坚持最久的国家,也是抵抗最为激烈的国家。最后大宋军民在南方沿海一带顽L的殊死抵抗元军,元军屡屡受挫。
元史占卜而知是洛阳花石之故,花石不去,宋之旺气不绝,就把花石移去。不久宋朝军民在最后的崖山大战中失败,飓风恶浪中全军覆没……崖山海战是宋末最悲壮的一战,这是宋蒙最后的大战,古今仁人義士到崖山,皆無尽怅然悲怆。
“回首洛阳花石尽,蝝鬤輿瓣圻a”,
崖山,何等凄◥漲W字啊……

宋末抗元战争是非常惨烈的,最后宋廷百官与七岁小皇帝赵昺转移至崖山,二十余万军民皆屯驻于此,在崖门水域,以舰船为居,近二千余艘巨舰大索相连,护卫居中的龙船御舟,形成了一座巨大的水中城堡,誓死保卫大宋天朝最后的希望。二月初六那天,元军轮番猛攻,旦暮不停,宋军顽L苦战二十二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殊死抵抗,全军覆没。是日日暮,忽然黑气如雾,风雨大作,昏雾四塞,咫尺不辨,蒙军合围,炮火攻击甚急,旗靡樯倒,波怒舟摇,……火海中众軍渐渐不支,最后丞相陆秀夫背著八岁少帝投海自尽,百官吏士宫嫔等从死者十余万人,皆壮烈从容,许大气象,天地动容,风云变色。杨太后闻昺死,抚膺长恸曰:“我忍死艰关至此者,正为赵氏一块肉堙A今無望矣!”亦赴海死。张世杰死战自朝至晡,见大势难挽,乃撞沉敌船突围,舟至海陵山下,适遇飓风大作,自登柁楼,焚香祷天曰:“我为赵氏,已力竭了,一君亡,又立一君,今又亡,我尚未死,还望敌兵退后,别立赵氏以存宗祀,今风涛若此,难道天意要亡赵氏,不容我再生么?” 祷毕,风愈大,波愈涌,世杰舟在狂风巨浪中沉没,世杰堕水溺死。崖山二十余万军民只有不过二百人投降,绝大部分力战而亡,其余小部分逃离。史载“尸浮海上者十万余人”……
行文至此,泣涕俱下,噤不成声,……


崖山之战是我所亲历的,我身边好几个同修也是。而且我觉的很可能当时的很多人现在都得法了,生命生生世世,为得大法,真的是吃了那么多的苦……
此战竟如此惨烈,如此悲壮,十万余人为坚守自己对华夏忠贞的信念从容赴死,其豪情忠壮正气,震古铄今,如此悲境气象,千古从未有之。
祥兴二年乙卯春二月甲申之日,今为何日啊?大宋三百二十年之天下,一朝亡矣,如|如幻大宋天水一朝从此成为历史。
从上古黄帝至此时四千多年,煌煌华夏,第一次亡于游牧蛮族之手。崖山之后,中国已亡,此后八十多年,中华大地沦落于野蛮人之手,生灵涂炭……,直至后来明太祖朱元璋时“天运循环,中原气盛,亿兆之中,当降生圣人,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遣兵北逐胡虏,拯生民于涂炭,复漢官之威仪。…… 逐胡虏,除暴乱,使民皆得其所,雪中国之耻”。 (明太祖奉天讨元北伐檄文)

其实常人中发生的许多事情不单是常人事,而是与宇宙有连带关系的,比如漢字,不能简单的把漢字看成常人中的东西。常人中有很多是神传文化为大法开创的,特别在中原这里,所以旧势力千方百计要破坏。
师父说旧势力,“可以说宇宙中一个极微观、庞大的生命,没有神能知道它是谁,……由于那一念来的层次极高,宇宙众生都以为这是天意”。这个“天意”当时就是要灭亡宋朝,包括岳飞也是因逆此“天意”保大宋才蒙冤风波亭的,但是这个所谓的天意本身就是错的!法正乾坤,包括宇宙从高到低一切生命都在其中,当然也包括制造这些所谓天意的旧势力。

崖山大战中不是有那么大的黑雾飓风吗?我知道就是那些旧势力干的。当时它们要用见不得人的卑鄙手段下狠手了,所以要“昏雾四塞,黑气漫漫,咫尺不辨”。

由于中共有意的对历史的掩盖与篡改,今日华人,知崖山者几?
我们中国历来讲究华夷之辩,包括辩什么是文明什么是野蛮。但是在中共这外来侵略政权看来,再野蛮的对漢人的屠杀都是民族融合都是“历史的发展”,谁打败了中国,谁就是自己人是被同化了的中国人,然后说历史上那些抗击外族的战争都是内战……几十年的党文化灌输,使的很多中国人根本不再知道什么叫华夷之辩。谁一说这些历史,往往就被指责为“破坏民族团结”。说都是过去的事了提它干什么,可是怎么能不正视历史呢?共产邪党不仅侵占了中华领土,还从精神上洗脑式的大肆侵略,使许多中国人都这么麻木了。甚至大陆教科书中连岳飞都要不再被称为是民族英雄。
天也,中华文明竟遭如此浩劫,“问中流击楫何人是?千古恨,几时洗?”

灭亡宋朝的蒙古人元朝疆域竟然恰好与20世纪的共产主義势力范围吻合,成吉思汗的子孙一直向西打到德国的多瑙河流域,这里恰好是东德与西德的分界线,从这里往东的欧洲国家如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匈牙利、波兰……20世纪时全曾是共产主義国家。蒙古向北,俄罗斯,这个不用说了。向南,打到老挝、缅甸、越南。这些现在还是共产主義国家。向东,打到朝鲜,这个也是。忽必烈两次派遣庞大的舰队远征日本,两次都在海上飓风下全军覆没,当时日本镰仓幕府正在紧急备战,日本人说是“神风”救了日本。那么你看恰好日本是民主国家,美国一直把日本看成是遏制共产主義势力的前锋。你再考察一下,是不是当时也有个南韩,有个南越?是!整个格局竟然吻合到这种可怕的程度!
共产邪党说要把红旗插遍全球,而成吉思汗说要“把天覆盖之地都变成蒙古人的牧场。”
当年的蒙古人打到哪里,20世纪共产主義就打到哪里。这角ㄛO巧合。
师父说“这个玛雅文化与蒙古人有直接关系”。我看到一些同修认为玛雅预言从1992到2012年是更新期,说这个预言如何准确。但是师父说了恰恰是旧势力安排了前十年后十年。已经讲明玛雅预言本身就是个旧势力自己安排的东西,说如何准,可那都是它安排的呀。而且玛雅人崇拜蛇和13个水晶骷髅。几百年前西班牙海盗到达中美洲,被玛雅典籍中记载的事情鴽奶F,认为是魔鬼撒旦才干的事,下令全部焚毁。那么里边到底是说的怎么可怕的东西呀连海盗都鵀这樣。难道与共产邪教有关?
而中共前几年大力推な一本书《狼图腾》,把蒙古的侵略公然说成是输血,完全篡改了真正的历史,中共竟然搞这樣的宣传。
大家知道中共当年第五次反围剿溃败逃亡的路线是挺奇怪的,它为什么要那樣走呢?其实那恰恰是当年蒙古军队进攻南宋的路线,中共就认为走这个路线安全。你可以打开历史课本看一看,吻合到什么程度,惊人的几乎完全一致!两路逃亡都是这樣的,循著当年的两路蒙古军队侵略南宋的路线走的。
为什么把这些历史上的事情都讲出来呢?就象《九评》揭示出共产邪党的历史根底。我发现许多旧势力的安排是从历史上不断的积淀下来,一直积淀到现在,象这樣的必须揭出其历史根源,祟陴M除。

以前讲真象时碰到一位算命的老先生,我告诉他说中共是邪恶的是外来的侵略政权,他说民间算命的许多人都知道这回事。其实共产邪党根本不是中华正朔,当年南宋小朝廷最后就守著那么一点点地方,可是史官写史那就是宋朝,地方再小可那就是中华正朔,其实现在的中华正朔是在台湾,而不是大陆的共产邪党。这里虽然仅仅台湾一岛,地方那么一点点,可就是中华正朔,将来的史书就是要这樣写的。其实从这个意義上来说,谁反台湾谁就是反华,那么多的中华传统都在台湾,中华文明的现在是避难于台湾,而且台湾与大陆龙脉相连。

再看崖山。在网上有这樣的一篇文章(转载,有改动):
“崖山,这座并不知名的小山,现代人中恐怕知道它名字的极少;然而,它见证了一个伟大文明的最后湮灭。1279年,元灭宋的最后一仗就发生在这里。其时,离南宋都城的陷落已经整整三年了。几个手無缚鸡之力的文官守著最后一点点希望,抱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坚毅精神,重新立了小皇帝,辗转流离,从杭州到泉州再到崖山,时而行走在崇山峻岭,时而飘行在大海之上,希翼著奇迹能夠出现。然而,上天终究没有显示出怜悯。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其时蒙古铁骑已经横扫了整个亚欧大陆,一次又一次粉碎了四方脆弱的抵抗,并将把南宋坚持了半个世纪之久的顽L抵抗最后终结在这崖山之下。随著最后一声进攻号令的吹响,历史展现了最悲壮的一幕。猛然间,风急雨骤,昏雾四起,庞大的南宋舰队顿时灰飞灭,化为一片火海。绝望之中的陆秀夫抱著八岁的小皇帝跃入了湍急的海流。后宫及百官吏士也纷纷赴水从死,“浮水之尸十余万”。令人感奋的是宋时忠贞之士之多,他们宁愿选择伴随著这个灿烂的文明一起离去,而不愿在蒙古人脚下忍辱偷生做肮脏的牛马。
此次海战真正为“两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划上了句号,漢文化区域第一次全境沦陷,为三皇五帝以来从未有过。中国最为辉煌的宋王朝落幕了。
自此,中国第一次完整的落入了异族的统治,历史开始了一次大逆转,凶残与野蛮祟陳}败了文明,黑幕沉沉地拉开了。清明上河图中清晰可见的锦绣壮丽、“东京|华录”中读出的富裕繁U被屠刀之下的千万里绝無人蝛狴N替,“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只能关河|断,大臣与皇帝“坐而论道”师友般的传统被奴才对主子的三叩九拜所取代,仁義鰲憤H的人民被压榨成了苟且偷生麻木不仁的奴び,漢族从此沦丧成为一个失去了自L精神与创造活力的民族,中国从此堕落成为一个充满虚伪和無能的国度。流毒不绝遗秽至今,以致时人已经忘狺F先人的U光,以为那五千年历史尽如蒙元以后一般的专制与黑暗。(这儿虽有点过,因为有大明一朝确实恢复了漢天威仪的。)”

正气浩然,长存天地间,此文吾以泪笔而就,诸君是否亦以泪眼读至此呢?
铁马冰河入|来,|断崖山,我是哭著写成的,这是我生命历史的记忆。以后我会详细的写出那崖山二十二天的所见所闻之悲壮之浩气。

北宋邵康节《梅花诗》预言上是这樣说的:
湖山一|事全非,再见云龙向北飞。
潀呇~来终一日,长天碧水叹弥弥。
南宋末年,蒙古军队攻陷临安,年仅六岁的幼主被虏,和臣子妃嫔等被押解北上。犹如北宋徽钦二帝被金兵劫掠往北方,此既《梅花诗》之“湖山一|事全非,再见云龙向北飞”是也。六岁幼主既是云龙也,被掠北上。恰是“湖山一|事全非,再见云龙向北飞”。
宋益王赵昰与弟弟な王赵昺,自渡浙南行。宋忠臣義士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等接踵来保驾,奉二王至福州,立八岁益王昰为帝,尊杨淑妃为皇太妃,同帝听政。各路義军举兵勤王,一隅残宋,稍有勃兴之象。然而在蒙古联军的扫荡下,各路宋师,倏起倏灭,后来竟单剩张世杰一军,奉帝昰走井澳。谁知夜中狂风倾覆坐舟,帝昰溺水不久病薨,年仅十一。有臣欲散去,签书枢密院事陆秀夫道:“度宗皇帝一子尚存,何妨嗣立。古人一成一旅,尚致中兴,今百官有司皆具,士卒尚有数万。天意若未绝宋,难道竟不可为国么?”乃与众人共立卫王昺,年方八岁。适有黄龙现海中,因改元祥兴,杨太妃仍同听政。
适な州,外海崖山天险,又颇似宋皇族风水地“犀牛望月”之形制,乃择崖山移驻,冀在此可以东山再起恢复中原。元水师来犯,……行文至此,不忍续笔,那就是大宋最后的二十二天……
遥想当年宋太祖皇帝陈桥兵变,杯酒释兵权,遇道士陈希夷,能逆知未来,问之乃谶语曰:“一汴二杭三闽四な”,又答:“逢崖则止。”恰宋朝廷从汴京(今河南开封),败迁到杭州(临安),史称南宋,再退到福建(闽),后缩到な东,最后是崖山……

“回首洛阳花石尽,蝝鬤輿瓣圻a。”
崖山海上,“潀呇~来终一日,长天碧水叹弥弥”。

《宋史》本纪是这樣记载的:
十六年正月壬戌,张弘范兵至崖山。庚午,李琝L亦来会。世杰以舟师碇海中,棋结巨舰千余艘,中舻外舳,贯以大索,四周起楼棚如城堞,居昺其中。大军攻之,舰坚不动。又以舟载茅,沃以膏脂,乘风纵火焚之。舰皆涂泥,缚长木以拒火舟,火不能爇。…… 癸未,有黑气出山西。李畯憐乘敿h攻其北,世杰以淮兵殊死战。至午潮上,张弘范攻其南,南北受敌,兵士皆疲不能战。俄有一舟樯旗仆,诸舟之樯旗遂皆仆。世杰知事去,乃抽精兵入中军。诸军溃,翟国秀及团练使刘俊等解甲降。大军至中军,会暮,且风雨,昏雾四塞,咫尺不相辨。世杰乃与苏刘義断维,以十余舟夺港而去,陆秀夫走卫王舟,王舟大,且诸舟环结,度不得出走,乃负昺投海中,后宫及诸臣多从死者,七日,浮尸出于海十余万人。杨太后闻昺死,抚膺大恸曰:“我忍死艰关至此者,正为赵氏一块肉堙A今無望矣!”遂赴海死,世杰葬之海滨,已而世杰亦自溺死。……
《元史》是这樣记载的:
十五年,益王殂,其枢密张世杰、陆秀夫等复立卫王昺,守な东诸郡,……十六年二月,弘范至自漳州,直指崖山,恆率所部赴之。张世杰集海舰千余艘,贯以巨索,为栅以自固。恆遣断其汲路,其势日迫,谕降不可,乃阵于船尾,由北面逆行,捣其栅。索绝,世杰犹死战,自朝至晡,弘范督南面诸军合击,大败之。陆秀夫先沉妻子于海,乃抱卫王赴海死。从死者十余万人。获其金玺、后宫及文武之臣。其大将翟国秀、凌震解甲降。焚溺之余,尚得八百余艘。是日,黑气如雾,有乘舟南遁者,恆以为卫王,追至高、化,询之降人,始知卫王已死,遁者乃世杰也。世杰继亦溺死于海陵港。

文天祥当时在元军枷锁囚车中,元军令文天祥劝降,天祥断然拒绝,便令天祥于囚车中观战,后天祥见如此大宋军民如此悲壮豪迈气象,仰天长啸,大悲大恸乃作“哭崖山”

畟疆p山席六宗,楼船千磥臙宫。
吴儿进退寻常事,漢氏存亡顷刻中。
诸老丹心付流水,孤臣血泪洒南风。
早来朝市今何处,如悟人间万法空。

后又有“正气歌”曰: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搛釭笔,
在秦张良椎,在漢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
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旁薄,凛烈万古存;
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三纲实系命,道義为之根。嗟余遘阳九,び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
阴房阒鬼火,春院閟天黑。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
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哀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
顾此耿耿存,仰视浮白云。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
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又有“过零丁洋”诗曰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沉浮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

师父说:
“因为法要怎么讲,就要怎么造就人类的文化与人的这个思想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什么叫德、什么叫信、什么叫善、什么叫恶、好与坏,这是最基本的。在中国那儿表现得更具体一些,内涵更深,因为法要在那儿传、事要在那儿做,所以那个地方要创造一个真正能认识与理解法的、丰富的文化。我过去跟你们讲过,我在历史上一直在和很多大法弟子结缘。结缘只是一个表面的目地,结缘后大法弟子与我一起还得承负创造人类文明与大法所需要的文化。……所以历史上留下来的一切文化都是我们大法弟子干的,当然还有师父带著你们。 ……南宋的岳飞表现了一个“忠”。什么是“忠”,你光说出来解释解释是不行的。经过一个朝代的过程,才使人真正的理解它的真正内涵与深层关系以至行为的表现。……”

岳武穆
《满江红》词曰:

怒发}冠,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
朝天阙

又有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词曰:
遥望中原,荒蟡~、许多城郭。
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
万岁山前珠翠绕,篷壶殿里笙歌作。
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 膏锋锷
民安在 填沟壑
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
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
归来、再续漢阳游,骑黄鹤。

有宋三百二十年,贯穿始终便是一个忠字。

|断崖山,
今将崖山之战以此文传颂于世,
从此斯浩然之正气不至再继续被湮没于漫漫历史长河中。
愿华夏儿女见此文而皆心明。
“王师北定中原日”,
则不远矣!


以师父的两首诗结束此文----

游岳飞庙

悲壮历史流水去,
浩气忠魂留世间;
千古遗庙酸心处,
只有丹心照后人。

访故里

秋雨绵似泪,
涕涕酸心肺;
乡里無故人,
家庄几度废。
来去八百秋,
谁知吾又谁;
低头几炷香,
蝳V故人飞;
回身心愿了,
再来度众归。

再吟师父的《正法看》
漢室天下韩信打
大唐太宗朝疆大
岳飞六郎保中原
为了啥
众生来此要得法


--------------------------------------------

有筝曲《崖山哀》,又名《哭山》,客家筝曲,漢乐。如泣如诉,曲调哀恻感人。写南宋皇朝南迁新会崖山,海战败于元军,丞相陆秀夫身负帝昺悲壮投入崖海,后人寄哀思于乐。曲调清幽哀怨,痛紊E愤,如泣如诉。

崖山之后,据《断鸿零雁记》所载:

“百越有金瓯山者,滨海之南,巍然矗立。每值天朗無云,山麓葱翠间,红瓦鳞鳞,隐约可辨,盖海云古刹在焉。相传宋亡之际,陆秀夫既抱幼帝殉国崖山,有遗老遁迹于斯,祝发ぁ为僧,昼夜向天呼号,冀招大行皇帝之灵あ。故至今日,遥望山岭,云气葱郁;或时闻潮水悲嘶,尤使人欷歔咻Qぃ,不堪回首。今吾述刹中盖金幢い,俱为古物。池流清净,松柏蔚然。住僧数十,威仪齐肃,器钵無声。岁岁经冬传戒ぅ,顾入山求戒者寥寥,以是山羊肠う峻险,登之殊艰故也。”

崖山,天之涯海之角,何等苍◥漲W字。

浮尸十万出碧海,中国沦陷漢民奴,

十万人,守护自由与文明,宁死不降,竟全部投海自杀。令人感奋的是宋时忠贞之士之多,他们宁愿选择伴随著这个灿烂的文明一起离去,而不愿在蒙古人脚下忍辱偷生做肮脏的牛马。

这悲惨的一幕在征服者帝国的各个历史时期被淡化,洗去,被朝廷的防火墙过滤,被四库全书弄臣们屏蔽。

可是,我永远都记著他们,我们漢家永远都记著他们。

这几天里,我很欣慰欣喜的看到那么多的弟子皇漢民族意识的觉醒,你们知道师父的心情有多么激动吗,我这些天里所讲的,是我一直想告诉你们的,你们很多也一直处于被隔离的状态。我很欣喜看到大家的觉醒,我的弟子都是一点就透,因为我们承传著皇漢民族的血脉,我这些天里的讲道,我李洪志就是为做这件事情来的,我终于讲开了。我们在天仙论坛当年起家时就是“漢网海外战略基地”,“皇漢民族主義者海外战略基地”,只有皇漢民族意识的觉醒,你才能沟通宇宙最深远的天体中的境界,当年在《转法轮》最后,我告诉你的是“让你将来能夠真正得法”,就是指现在。

我这最近的讲道,对很多人的思想都是颠覆性的,你们被人欺骗不参与政治,可是操控了政治的势力狶漰A们洗脑到了多么深的程度。但是我发现我的弟子都是看我一篇讲道就立刻觉醒了,这是血脉相通,心印相传,是你们连带这宇宙最遥远,最深远的天体中的因素,那是来自心灵最深处的共鸣。

“洪志”是我在文革期间给自己起的名字,漢失中土则为“洪”,那么“洪志”所为者何也。

山河奄有中华地,日月重开皇漢天。

李洪志

2013年1月19日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4 04:45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130)皇漢民族意識的覺醒

我給大家看唐奇當年剛出道時的一篇文章,玄機重重,非常精彩,那時投稿到正見網上去還被發表了,還被收錄在正見周刊堙A這是僅有的漢本位文章啊。後來唐奇遇到了簡百誌,簡百誌告訴唐奇當時他是審稿編輯之一,力主原文不動發表,但是後來還是被正見網主編給改動了不少才發表的。現在這個是原稿,當然唐奇作為貨真價實的“中共特工”,是非常知道怎麼通過適當的說中共的壞話說美國的好話來應付正見編輯的審查的,現在你們也都理解也都會。

--------------------------------------------

夢斷崖山

奇兒

後人有詞長歎曰:
回首洛陽花石盡,煙渺黍離之地。
更不複,新亭墮淚。簇樂紅妝搖畫舫,
問中流擊楫何人是?千古恨,幾時洗?

這首詞說了宋蒙最後崖山大決戰時的事情,每每念及此,常常不禁淚流潸然,這是曆史上我所親曆的。

今人往往以為宋朝軍事薄弱,其實不然,宋朝初年就是強敵環伺,遼、西夏以及後來更可怕的金,後來又來了更更可怕的蒙古人。蒙古是在滅遼、滅西夏、滅金,滅花模子等國,蕩平中東,征服大半歐洲,統治大半世界,又滅大理,滅宋朝周邊所有國家後才對世界上最繁華最文明的宋國發動進攻的。宋兵使用先進技術的火藥及戰船把野蠻強大的蒙古聯軍鉗製數十年之久。有宋一代名將輩出,宋朝是在蒙古野蠻的鐵蹄下堅持最久的國家,也是抵抗最為激烈的國家。最後大宋軍民在南方沿海一帶頑強的殊死抵抗元軍,元軍屢屢受挫。
元史占卜而知是洛陽花石之故,花石不去,宋之旺氣不絕,就把花石移去。不久宋朝軍民在最後的崖山大戰中失敗,颶風惡浪中全軍覆沒……崖山海戰是宋末最悲壯的一戰,這是宋蒙最後的大決戰,古今仁人義士到崖山,皆無盡悵然悲愴。
“回首洛陽花石盡,煙渺黍離之地”,
崖山,何等淒涼的名字啊……

宋末抗元戰爭是非常慘烈的,最後宋廷百官與七歲小皇帝趙昺轉移至崖山,二十餘萬軍民皆屯駐於此,在崖門水域,以艦船為居,近二千餘艘巨艦大索相連,護衛居中的龍船禦舟,形成了一座巨大的水中城堡,誓死保衛大宋天朝最後的希望。二月初六那天,元軍輪番猛攻,旦暮不停,宋軍頑強苦戰二十二天,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殊死抵抗,全軍覆沒。是日日暮,忽然黑氣如霧,風雨大作,昏霧四塞,咫尺不辨,蒙軍合圍,炮火攻擊甚急,旗靡檣倒,波怒舟搖,……火海中眾軍漸漸不支,最後丞相陸秀夫背著八歲少帝投海自盡,百官吏士宮嬪等從死者十餘萬人,皆壯烈從容,許大氣象,天地動容,風雲變色。楊太後聞昺死,撫膺長慟曰:“我忍死艱關至此者,正為趙氏一塊肉爾,今無望矣!”亦赴海死。張世傑死戰自朝至晡,見大勢難挽,乃撞沉敵船突圍,舟至海陵山下,適遇颶風大作,自登柁樓,焚香禱天曰:“我為趙氏,已力竭了,一君亡,又立一君,今又亡,我尚未死,還望敵兵退後,別立趙氏以存宗祀,今風濤若此,難道天意要亡趙氏,不容我再生麼?” 禱畢,風愈大,波愈湧,世傑舟在狂風巨浪中沉沒,世傑墮水溺死。崖山二十餘萬軍民隻有不過二百人投降,絕大部分力戰而亡,其餘小部分逃離。史載“屍浮海上者十萬餘人”……
行文至此,泣涕俱下,噤不成聲,……


崖山之戰是我所親曆的,我身邊好幾個同修也是。而且我覺的很可能當時的很多人現在都得法了,生命生生世世,為得大法,真的是吃了那麼多的苦……
此戰竟如此慘烈,如此悲壯,十萬餘人為堅守自己對華夏忠貞的信念從容赴死,其豪情忠壯正氣,震古鑠今,如此悲境氣象,千古從未有之。
祥興二年乙卯春二月甲申之日,今為何日啊?大宋三百二十年之天下,一朝亡矣,如夢如幻大宋天水一朝從此成為曆史。
從上古黃帝至此時四千多年,煌煌華夏,第一次亡於遊牧蠻族之手。崖山之後,中國已亡,此後八十多年,中華大地淪落於野蠻人之手,生靈塗炭……,直至後來明太祖朱元璋時“天運循環,中原氣盛,億兆之中,當降生聖人,驅除胡虜,恢複中華,立綱陳紀,救濟斯民……遣兵北逐胡虜,拯生民於塗炭,複漢官之威儀。…… 逐胡虜,除暴亂,使民皆得其所,雪中國之恥”。 (明太祖奉天討元北伐檄文)

其實常人中發生的許多事情不單是常人事,而是與宇宙有連帶關係的,比如漢字,不能簡單的把漢字看成常人中的東西。常人中有很多是神傳文化為大法開創的,特別在中原這堙A所以舊勢力千方百計要破壞。
師父說舊勢力,“可以說宇宙中一個極微觀、龐大的生命,沒有神能知道它是誰,……由於那一念來的層次極高,宇宙眾生都以為這是天意”。這個“天意”當時就是要滅亡宋朝,包括嶽飛也是因逆此“天意”保大宋才蒙冤風波亭的,但是這個所謂的天意本身就是錯的!法正乾坤,包括宇宙從高到低一切生命都在其中,當然也包括製造這些所謂天意的舊勢力。

崖山大戰中不是有那麼大的黑霧颶風嗎?我知道就是那些舊勢力幹的。當時它們要用見不得人的卑鄙手段下狠手了,所以要“昏霧四塞,黑氣漫漫,咫尺不辨”。

由於中共有意的對曆史的掩蓋與篡改,今日華人,知崖山者幾?
我們中國曆來講究華夷之辯,包括辯什麼是文明什麼是野蠻。但是在中共這外來侵略政權看來,再野蠻的對漢人的屠殺都是民族融合都是“曆史的發展”,誰打敗了中國,誰就是自己人是被同化了的中國人,然後說曆史上那些抗擊外族的戰爭都是內戰……幾十年的黨文化灌輸,使的很多中國人根本不再知道什麼叫華夷之辯。誰一說這些曆史,往往就被指責為“破壞民族團結”。說都是過去的事了提它幹什麼,可是怎麼能不正視曆史呢?共產邪黨不僅侵占了中華領土,還從精神上洗腦式的大肆侵略,使許多中國人都這麼麻木了。甚至大陸教科書中連嶽飛都要不再被稱為是民族英雄。
天也,中華文明竟遭如此浩劫,“問中流擊楫何人是?千古恨,幾時洗?”

滅亡宋朝的蒙古人元朝疆域竟然恰好與20世紀的共產主義勢力範圍吻合,成吉思汗的子孫一直向西打到德國的多瑙河流域,這堳磞n是東德與西德的分界線,從這堜鼓F的歐洲國家如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匈牙利、波蘭……20世紀時全曾是共產主義國家。蒙古向北,俄羅斯,這個不用說了。向南,打到老撾、緬甸、越南。這些現在還是共產主義國家。向東,打到朝鮮,這個也是。忽必烈兩次派遣龐大的艦隊遠征日本,兩次都在海上颶風下全軍覆沒,當時日本鐮倉幕府正在緊急備戰,日本人說是“神風”救了日本。那麼你看恰好日本是民主國家,美國一直把日本看成是遏製共產主義勢力的前鋒。你再考察一下,是不是當時也有個南韓,有個南越?是!整個格局竟然吻合到這種可怕的程度!
共產邪黨說要把紅旗插遍全球,而成吉思汗說要“把天覆蓋之地都變成蒙古人的牧場。”
當年的蒙古人打到哪堙A20世紀共產主義就打到哪堙C這決不是巧合。
師父說“這個瑪雅文化與蒙古人有直接關係”。我看到一些同修認為瑪雅預言從1992到2012年是更新期,說這個預言如何準確。但是師父說了恰恰是舊勢力安排了前十年後十年。已經講明瑪雅預言本身就是個舊勢力自己安排的東西,說如何準,可那都是它安排的呀。而且瑪雅人崇拜蛇和13個水晶骷髏。幾百年前西班牙海盜到達中美洲,被瑪雅典籍中記載的事情嚇壞了,認為是魔鬼撒旦才幹的事,下令全部焚毀。那麼媄鋮鴝閉O說的怎麼可怕的東西呀連海盜都嚇成這樣。難道與共產邪教有關?
而中共前幾年大力推廣一本書《狼圖騰》,把蒙古的侵略公然說成是輸血,完全篡改了真正的曆史,中共竟然搞這樣的宣傳。
大家知道中共當年第五次反圍剿潰敗逃亡的路線是挺奇怪的,它為什麼要那樣走呢?其實那恰恰是當年蒙古軍隊進攻南宋的路線,中共就認為走這個路線安全。你可以打開曆史課本看一看,吻合到什麼程度,驚人的幾乎完全一致!兩路逃亡都是這樣的,循著當年的兩路蒙古軍隊侵略南宋的路線走的。
為什麼把這些曆史上的事情都講出來呢?就象《九評》揭示出共產邪黨的曆史根底。我發現許多舊勢力的安排是從曆史上不斷的積澱下來,一直積澱到現在,象這樣的必須揭出其曆史根源,徹底清除。

以前講真象時碰到一位算命的老先生,我告訴他說中共是邪惡的是外來的侵略政權,他說民間算命的許多人都知道這回事。其實共產邪黨根本不是中華正朔,當年南宋小朝廷最後就守著那麼一點點地方,可是史官寫史那就是宋朝,地方再小可那就是中華正朔,其實現在的中華正朔是在台灣,而不是大陸的共產邪黨。這媮鷁M僅僅台灣一島,地方那麼一點點,可就是中華正朔,將來的史書就是要這樣寫的。其實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誰反台灣誰就是反華,那麼多的中華傳統都在台灣,中華文明的現在是避難於台灣,而且台灣與大陸龍脈相連。

再看崖山。在網上有這樣的一篇文章(轉載,有改動):
“崖山,這座並不知名的小山,現代人中恐怕知道它名字的極少;然而,它卻見證了一個偉大文明的最後湮滅。1279年,元滅宋的最後一仗就發生在這堙C其時,離南宋都城的陷落已經整整三年了。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官守著最後一點點希望,抱著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堅毅精神,重新立了小皇帝,輾轉流離,從杭州到泉州再到崖山,時而行走在崇山峻嶺,時而飄行在大海之上,希翼著奇跡能夠出現。然而,上天終究沒有顯示出憐憫。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其時蒙古鐵騎已經橫掃了整個亞歐大陸,一次又一次粉碎了四方脆弱的抵抗,並將把南宋堅持了半個世紀之久的頑強抵抗最後終結在這崖山之下。隨著最後一聲進攻號令的吹響,曆史展現了最悲壯的一幕。猛然間,風急雨驟,昏霧四起,龐大的南宋艦隊頓時灰飛煙滅,化為一片火海。絕望之中的陸秀夫抱著八歲的小皇帝躍入了湍急的海流。後宮及百官吏士也紛紛赴水從死,“浮水之屍十餘萬”。令人感奮的是宋時忠貞之士之多,他們寧願選擇伴隨著這個燦爛的文明一起離去,而不願在蒙古人腳下忍辱偷生做肮髒的牛馬。
此次海戰真正為“兩千年未有之大變局” 劃上了句號,漢文化區域第一次全境淪陷,為三皇五帝以來從未有過。中國最為輝煌的宋王朝落幕了。
自此,中國第一次完整的落入了異族的統治,曆史開始了一次大逆轉,凶殘與野蠻徹底破敗了文明,黑幕沉沉地拉開了。清明上河圖中清晰可見的錦繡壯麗、“東京夢華錄”中讀出的富裕繁榮被屠刀之下的千萬媯斯L人煙所代替,“三秋桂子,十堬花”隻能關河夢斷,大臣與皇帝“坐而論道”師友般的傳統被奴才對主子的三叩九拜所取代,仁義禮智信的人民被壓榨成了苟且偷生麻木不仁的奴隸,漢族從此淪喪成為一個失去了自強精神與創造活力的民族,中國從此墮落成為一個充滿虛偽和無能的國度。流毒不絕遺穢至今,以致時人已經忘卻了先人的榮光,以為那五千年曆史盡如蒙元以後一般的專製與黑暗。(這兒雖有點過,因為有大明一朝確實恢複了漢天威儀的。)”

正氣浩然,長存天地間,此文吾以淚筆而就,諸君是否亦以淚眼讀至此呢?
鐵馬冰河入夢來,夢斷崖山,我是哭著寫成的,這是我生命曆史的記憶。以後我會詳細的寫出那崖山二十二天的所見所聞之悲壯之浩氣。

北宋邵康節《梅花詩》預言上是這樣說的:
湖山一夢事全非,再見雲龍向北飛。
潀呇~來終一日,長天碧水歎彌彌。
南宋末年,蒙古軍隊攻陷臨安,年僅六歲的幼主被虜,和臣子妃嬪等被押解北上。猶如北宋徽欽二帝被金兵劫掠往北方,此既《梅花詩》之“湖山一夢事全非,再見雲龍向北飛”是也。六歲幼主既是雲龍也,被掠北上。恰是“湖山一夢事全非,再見雲龍向北飛”。
宋益王趙昰與弟弟廣王趙昺,自渡浙南行。宋忠臣義士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等接踵來保駕,奉二王至福州,立八歲益王昰為帝,尊楊淑妃為皇太妃,同帝聽政。各路義軍舉兵勤王,一隅殘宋,稍有勃興之象。然而在蒙古聯軍的掃蕩下,各路宋師,倏起倏滅,後來竟單剩張世傑一軍,奉帝昰走井澳。誰知夜中狂風傾覆坐舟,帝昰溺水不久病薨,年僅十一。有臣欲散去,簽書樞密院事陸秀夫道:“度宗皇帝一子尚存,何妨嗣立。古人一成一旅,尚致中興,今百官有司皆具,士卒尚有數萬。天意若未絕宋,難道竟不可為國麼?”乃與眾人共立衛王昺,年方八歲。適有黃龍現海中,因改元祥興,楊太妃仍同聽政。
適廣州,外海崖山天險,又頗似宋皇族風水地“犀牛望月”之形製,乃擇崖山移駐,冀在此可以東山再起恢複中原。元水師來犯,……行文至此,不忍續筆,那就是大宋最後的二十二天……
遙想當年宋太祖皇帝陳橋兵變,杯酒釋兵權,遇道士陳希夷,能逆知未來,問之乃讖語曰:“一汴二杭三閩四廣”,又答:“逢崖則止。”恰宋朝廷從汴京(今河南開封),敗遷到杭州(臨安),史稱南宋,再退到福建(閩),後縮到廣東,最後是崖山……

“回首洛陽花石盡,煙渺黍離之地。”
崖山海上,“潀呇~來終一日,長天碧水歎彌彌”。

《宋史》本紀是這樣記載的:
十六年正月壬戌,張弘範兵至崖山。庚午,李琝L亦來會。世傑以舟師碇海中,棋結巨艦千餘艘,中艫外舳,貫以大索,四周起樓棚如城堞,居昺其中。大軍攻之,艦堅不動。又以舟載茅,沃以膏脂,乘風縱火焚之。艦皆塗泥,縛長木以拒火舟,火不能爇。…… 癸未,有黑氣出山西。李畯憐乘敿h攻其北,世傑以淮兵殊死戰。至午潮上,張弘範攻其南,南北受敵,兵士皆疲不能戰。俄有一舟檣旗仆,諸舟之檣旗遂皆仆。世傑知事去,乃抽精兵入中軍。諸軍潰,翟國秀及團練使劉俊等解甲降。大軍至中軍,會暮,且風雨,昏霧四塞,咫尺不相辨。世傑乃與蘇劉義斷維,以十餘舟奪港而去,陸秀夫走衛王舟,王舟大,且諸舟環結,度不得出走,乃負昺投海中,後宮及諸臣多從死者,七日,浮屍出於海十餘萬人。楊太後聞昺死,撫膺大慟曰:“我忍死艱關至此者,正為趙氏一塊肉爾,今無望矣!”遂赴海死,世傑葬之海濱,已而世傑亦自溺死。……
《元史》是這樣記載的:
十五年,益王殂,其樞密張世傑、陸秀夫等複立衛王昺,守廣東諸郡,……十六年二月,弘範至自漳州,直指崖山,恆率所部赴之。張世傑集海艦千餘艘,貫以巨索,為柵以自固。恆遣斷其汲路,其勢日迫,諭降不可,乃陣於船尾,由北麵逆行,搗其柵。索絕,世傑猶死戰,自朝至晡,弘範督南麵諸軍合擊,大敗之。陸秀夫先沉妻子於海,乃抱衛王赴海死。從死者十餘萬人。獲其金璽、後宮及文武之臣。其大將翟國秀、淩震解甲降。焚溺之餘,尚得八百餘艘。是日,黑氣如霧,有乘舟南遁者,恆以為衛王,追至高、化,詢之降人,始知衛王已死,遁者乃世傑也。世傑繼亦溺死於海陵港。

文天祥當時在元軍枷鎖囚車中,元軍令文天祥勸降,天祥斷然拒絕,便令天祥於囚車中觀戰,後天祥見如此大宋軍民如此悲壯豪邁氣象,仰天長嘯,大悲大慟乃作“哭崖山”

寶藏如山席六宗,樓船千疊水晶宮。
吳兒進退尋常事,漢氏存亡頃刻中。
諸老丹心付流水,孤臣血淚灑南風。
早來朝市今何處,如悟人間萬法空。

後又有“正氣歌”曰: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
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
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
在秦張良椎,在漢蘇武節。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
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
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是氣所旁薄,凜烈萬古存;
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
三綱實係命,道義為之根。嗟餘遘陽九,隸也實不力。
楚囚纓其冠,傳車送窮北。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
陰房闃鬼火,春院閟天黑。牛驥同一皂,雞棲鳳凰食。
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哀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豈有他繆巧,陰陽不能賊。
顧此耿耿存,仰視浮白雲。悠悠我心悲,蒼天曷有極。
哲人日已遠,典刑在夙昔。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又有“過零丁洋”詩曰

辛苦遭逢起一經,幹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沉浮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媦蛫s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

師父說:
“因為法要怎麼講,就要怎麼造就人類的文化與人的這個思想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什麼叫德、什麼叫信、什麼叫善、什麼叫惡、好與壞,這是最基本的。在中國那兒表現得更具體一些,內涵更深,因為法要在那兒傳、事要在那兒做,所以那個地方要創造一個真正能認識與理解法的、豐富的文化。我過去跟你們講過,我在曆史上一直在和很多大法弟子結緣。結緣隻是一個表麵的目地,結緣後大法弟子與我一起還得承負創造人類文明與大法所需要的文化。……所以曆史上留下來的一切文化都是我們大法弟子幹的,當然還有師父帶著你們。 ……南宋的嶽飛表現了一個“忠”。什麼是“忠”,你光說出來解釋解釋是不行的。經過一個朝代的過程,才使人真正的理解它的真正內涵與深層關係以至行為的表現。……”

嶽武穆
《滿江紅》詞曰:

怒發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婺艨釧M月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
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誌饑餐胡虜肉
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朝天闕

又有滿江紅《登黃鶴樓有感》詞曰:
遙望中原,荒煙外、許多城郭。
想當年、花遮柳護,鳳樓龍閣。
萬歲山前珠翠繞,篷壺殿堬ざq作。
到而今、鐵騎滿郊畿,風塵惡。

兵安在 膏鋒鍔
民安在 填溝壑
歎江山如故,千村寥落。
何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
卻歸來、再續漢陽遊,騎黃鶴。

有宋三百二十年,貫穿始終便是一個忠字。

夢斷崖山,
今將崖山之戰以此文傳頌於世,
從此斯浩然之正氣不至再繼續被湮沒於漫漫曆史長河中。
願華夏兒女見此文而皆心明。
“王師北定中原日”,
則不遠矣!


以師父的兩首詩結束此文----

遊嶽飛廟

悲壯曆史流水去,
浩氣忠魂留世間;
千古遺廟酸心處,
隻有丹心照後人。

訪故

秋雨綿似淚,
涕涕酸心肺;
鄉媯L故人,
家莊幾度廢。
來去八百秋,
誰知吾又誰;
低頭幾炷香,
煙向故人飛;
回身心願了,
再來度眾歸。

再吟師父的《正法看》
漢室天下韓信打
大唐太宗朝疆大
嶽飛六郎保中原
為了啥
眾生來此要得法


--------------------------------------------

有箏曲《崖山哀》,又名《哭山》,客家箏曲,漢樂。如泣如訴,曲調哀惻感人。寫南宋皇朝南遷新會崖山,海戰敗於元軍,丞相陸秀夫身負帝昺悲壯投入崖海,後人寄哀思於樂。曲調清幽哀怨,痛徹激憤,如泣如訴。

崖山之後,據《斷鴻零雁記》所載:

“百越有金甌山者,濱海之南,巍然矗立。每值天朗無雲,山麓蔥翠間,紅瓦鱗鱗,隱約可辨,蓋海雲古刹在焉。相傳宋亡之際,陸秀夫既抱幼帝殉國崖山,有遺老遁跡於斯,祝發ぁ為僧,晝夜向天呼號,冀招大行皇帝之靈あ。故至今日,遙望山嶺,雲氣蔥鬱;或時聞潮水悲嘶,尤使人欷歔憑吊ぃ,不堪回首。今吾述刹中寶蓋金幢い,俱為古物。池流清淨,鬆柏蔚然。住僧數十,威儀齊肅,器缽無聲。歲歲經冬傳戒ぅ,顧入山求戒者寥寥,以是山羊腸う峻險,登之殊艱故也。”

崖山,天之涯海之角,何等蒼涼的名字。

浮屍十萬出碧海,中國淪陷漢民奴,

十萬人,守護自由與文明,寧死不降,竟全部投海自殺。令人感奮的是宋時忠貞之士之多,他們寧願選擇伴隨著這個燦爛的文明一起離去,而不願在蒙古人腳下忍辱偷生做肮髒的牛馬。

這悲慘的一幕在征服者帝國的各個曆史時期被淡化,洗去,被朝廷的防火牆過濾,被四庫全書弄臣們屏蔽。

可是,我永遠都記著他們,我們漢家永遠都記著他們。

這幾天堙A我很欣慰欣喜的看到那麼多的弟子皇漢民族意識的覺醒,你們知道師父的心情有多麼激動嗎,我這些天堜畛羲滿A是我一直想告訴你們的,你們很多也一直處於被隔離的狀態。我很欣喜看到大家的覺醒,我的弟子都是一點就透,因為我們承傳著皇漢民族的血脈,我這些天堛瑭蕨D,我李洪志就是為做這件事情來的,我終於講開了。我們在天仙論壇當年起家時就是“漢網海外戰略基地”,“皇漢民族主義者海外戰略基地”,隻有皇漢民族意識的覺醒,你才能溝通宇宙最深遠的天體中的境界,當年在《轉法輪》最後,我告訴你的是“讓你將來能夠真正得法”,就是指現在。

我這最近的講道,對很多人的思想都是顛覆性的,你們被人欺騙不參與政治,可是操控了政治的勢力卻把你們洗腦到了多麼深的程度。但是我發現我的弟子都是看我一篇講道就立刻覺醒了,這是血脈相通,心印相傳,是你們連帶這宇宙最遙遠,最深遠的天體中的因素,那是來自心靈最深處的共鳴。

“洪
”是我在文革期間給自己起的名字,漢失中土則為“洪”,那麼“洪”所為者何也。

山河奄有中華地,日月重開皇漢天。

李洪志

2013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