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126)漢族被异化满化蒙古化蛮化了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4 04:13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126)

漢族对其他民族没有任何同化力,几百年过去了,没有任何一个满族人或蒙古人被同化。民族同化的概念根本不存在,民族是根本不会相互融合的。

满族操控的官方口径一直是,少数民族都被漢族同化了,现在谁还分辨得出满族啊,真的满漢一家了。这里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欺骗,而漢族人就被吹捧蚖X在了鼓里,想不到一个奴役自己接近300年的民族说出这帚话的目的是什么。

其实,漢族不仅没有同化任何其他民族,反而还被大大的异化了,满化了,蒙古化了,蛮化了。

你过年时吃水饺吗?这是满族的风俗,你翻一翻古书,满清以前从来没有水饺这种东西,只有混沌。从红楼夢才开始提到“扁食”,也就是水饺,那时明朝已经灭亡了。漢族的风俗习惯,根本没有过年吃水饺这一条。

今天所谓的中国国语(普通话),也是来自满洲人的语言,所以你读唐诗宋词都读不顺了;所谓的国粹京剧是满人的艺术,我就很讨厌它;相声和小品,就是两个清朝奴才在主人面前一唱一合的生活再现,很多知名的相声演员都是满族人,比如侯猁L等等。今天还被奉为至猁滿国服唐装”,实际就是满人的旗袍马褂……

还有更可怕的。你所不知道的是,在中国很多地区目前仍然实行一种变形的类初夜权制度,特别是在农村基本上都是这屆A许多城市也有,你觉得耸人听闻吗?

这个非常普遍。你知道结婚闹洞房压床这些事情是怎么回事吗?压床就是说你结婚初夜之前一天,那个铺好的新床你得让另一个男人去睡,有的地方是找小孩,有的地方是找同族同辈的一个,有的地方甚至是要让大伯去压床。你说你不愿意。好,你妈要说了,说不压床可不行,人家都压,不压会不好的。你当然还是不愿意。你爸妈要教训你了,说不压怎么行,这是老辈子里传下来的规矩;你仍然不同意,好,你爸要发火了,不行也得行!你妈就快点劝你同意吧,压吧,就这一夜,以后的日子长茩……旁边的管事婆插话啦,你这小孩,怎么这么不懂事啊,人家都压,不压不好,不压有邪气,压压床才能压下去……

好,现在你貝w吧,这床是压还是不压。很多人就压了,向这种恶俗势力低头了。你呢?我告诉你,千万别压,你知道压床的那个其实是什么东西吧,我告诉你,它就代表那个“蒙古保长”,或者蒙古保长家的其他男性,小孩也一屆C

你觉得可怕吗?你可以问问你的父母是不是这么回事,大城市可能好点,中小城市就不行,至于农村,基本全都是这屆A这是轻的,甚至有的地方变态到什么程度呢?变态到要让好几个男的配新媳妇睡第一夜!认为男的越多越好!给新媳妇造成很大的精神伤害还说是“风俗”,非常恶心。你看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http://women.sohu.com/20060907/n240497135.shtml,

---------

搜狐女人频道>婚俗文化讲述:我的尴尬洞房花烛夜
【来源:转自《人之初》杂志】

  那是1996年的情人节,我嫁人的日子。

  吃罢晚饭老半天了,还没一个半大小子来闹房。婆婆坐在老式堂屋里,脸阴得想下雨。按当地的风俗,没人闹房是不吉利的,闹得越凶,来年小俩口的日了就越红火。我猜想:或许那个耳把子甩得太响亮太干脆,那些愣头青不愿再来自讨没趣吧!

  我倒是想真真切切地欢呼一声——正如诗中所说:我想拉荍A的手逃向初晴(不,应该是“初阴”)的田野,不畏缩也不回顾。我用眼角瞟老公,他正愁眉苦脸地偷眼瞟他的妈。


他肯定在想回老家办喜事的选择是多么愚蠢。

  我拉他出来,说:“演了一天戏了,出去走走如何?”他凶我:“你以为这还是在大西北,天高皇帝远没人管呀?人家又没拿你往床上撂,不就是亲亲抱抱嘛!我还不在意呢,你就把耳刮子甩人家脸上了。想学以前的贞烈娘儿们?行啊,把人家摸过的那个膀子砍掉喂狗!”

  我的泪x涌而出。听听!“我还不在意呢”!他见我哭了,慌了,手忙脚乱地哄,总算堵住了泄洪口。

  夜已深了,告辞了姑们姨们舅们,走出公婆的屋子,我心头漾起阵阵紧张与兴奋交织茠热浪,发冷子似的。正想茯事儿,婆婆从后面叫住:“今儿晚上有压床的吗?瞧这大喜日子连一个打诨的小子也没来,压床的也不来一个。你哥你弟结婚时闹洞房的小子们撞破头,压床压了3个晚上,每晚上都有三、四个,现在可好……”

  “什么压床?……”

  老公赶紧拉我:“压床就是找几个小伙子和新娘睡……”

  “什么?!你……”

  “别紧张,我也睡在床上。只是……什么也……干不成……”

  “那俩小子会不会……”

  “敢吗?半真半假开几句玩笑,然后两个被窝,井水不犯河水。”

  “咱俩睡一个被窝?”

  “不,我自己一个,你们三个一个。”

  我黿o扭头往厕所跑(没办法,一吃鼢N肚痛)。我想我从小规规矩矩,上了16年学,品行端庄成绩优良,响应党的计划生育政策,25岁开始恋爱,27岁结婚,准备30岁上生个贝,我这么一个为人师表的老处女到这份儿上还要受臭风俗的捉弄!

  老公握荍琲漱漶G“好媳妇,求你,忍一忍吧!给妈点儿面子,啊!以后回西北,不夜夜都是洞房花烛吗?”

  老公的胞弟和表弟充当了不合时宜的角色。但人家那神气分明是看老公的面子才来压床的,老公哈虒y得讨人家好,得感谢人家和他的新娘子钻一个被窝!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或许是老公背地里先透了气儿,这俩小子倒也本分,手脚整齐地一溜儿躺下,狺S笑眯眯地看我行动。老公则神情紧张地盯荍琲漱@举一动,生怕我再甩谁耳光。六只眼注视荍琚A我觉得自己蠢得像头R。脱下大衣,挂在衣架上;退下皮鞋,放在鞋架上,然后手足は措地望定了老公。这3个男人突然爆发了一场大笑。笑我的は知?笑我的保守?我难堪到了极点,很想摔门而去。我忍住了,愤怒地揭开被子,和衣躺下,蒙头大睡。

  我想我会气得祟]失眠。天!我居然躺下就睡茪F,并且一夜は夢。

  我是被热热的鼻息弄醒的。睁开眼,老公正用肘支头,定定地望我。床头灯朦胧的红光映照在他脸上,很温柔,眼里有晶v的东西在一闪一闪。我撑起身子再一看,那两个男人在另一头,鼾打得震天响。老公跟我睡一头,珓中堣挐P。他在另一个被窝。

  我刚要说话,他用手捂住我的嘴,头埋在我怀里,哭了。他或许是想起了我给他的多次的拒绝。两年了,我们没有越雷池半步,一切只是想让这第一个晚上名符其实——第一个。
  
----------------------


你的长辈会告诉你这是老辈子里传下来的规矩,是传统,是风俗,其实这是绝对伤风败俗的事情。我堂堂华夏仪之邦,哪有这变态臭规矩!你查查记,你查蒙元以前所有的书,哪有这变态臭规矩!

按照传统儒家的说法,男女之大防,男女授受都不亲的,难道可能有这帚规矩吗?你看诗经中记载的结婚,多么的庄重典雅神圣,这本来就是很神圣的事情。按照真正的漢家传统,结婚前新人之床外人是不能碰一碰的!认为碰一碰就会给新人在以后带来恶运。


蒙古人实行初夜权对人的精神伤害太大了,蒙古人被推翻这么多年了,这种恶风竟然被保留下来,漢人竟然这么多的在自虐!

说什么不压不好,压压才好……这都是蒙元时期奉承那“蒙古保长”的话。

还有那闹洞房,说白了就是请人来调戏你媳妇,模Q你媳妇到了“蒙古保长”家的情G。闹洞房出事的时有所闻,出人命的比比皆是。说什么“结婚三日は大小”,“不闹不发”。堂堂华夏仪之邦,什么时候教人这怖茪j小了?“不闹不发”又是那“蒙古保长”骗人的鬼话!想粘便宜呢。闹洞房非我漢人旧俗,而是民族之血泪!

鲁讯的弟弟周作人曾经考察过闹洞房与初夜权的关系,说:“有闹房之俗,新婚的首两夜,夫属的亲族男子群集新房,对于新妇得尽情调笑,は所禁忌,虽云在赚新人一笑,盖系后来饰词、实为蛮风之遗留,即初夜权之—变相。(《谈龙集•<初夜权>序言)”。周作人还引录了《越谚》卷上的一首蒙元初童谣:“低叭低叭(唢呐声),新人留歹(歹读如da,语助词),安歹过夜,明朝还俉乃(“俉乃”系“乃”——你们之缓读)。”反映了蒙元时蒙古保长曾对漢人施行过初夜权之事。

你还可以搜索看看“伴娘遭宾客脱衣乱摸后自杀”,“隐私部位被“画老鳖”漂亮伴娘叫板闹洞房陋习”“变异版兔女郎新郎被逼上街热歌热舞”,“闹洞房时起争执 新郎被来宾打死”,“全身衣服脱光光再掀被子 闹洞房闹得新娘报警求助”,“有人知道那个东北婚门吗?今天刚看完了之后,姐崩溃了”……这一类闹洞房出事的在当代中国比比皆是。闹洞房的那些变态事我这里就不说了。凡闹洞房压床者,皆漢奸败类!!!

中国的许多父母啊,为了自己的面子,竟宁肯让自己的子女受这种罪,我想起“支那R逻”这个词了。他们竟然还胡扯什么这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真是丢尽祖宗的脸还要把责任推倒祖宗头上!

在当代的中国许多漢人都意淫说蒙古人被漢化了,满人被漢化了,因为都用蚨~字啊,这是完全祟釭熒N淫。你看中国人现在用电脑呢,都美国日堸狺々F吗?

事实上,没有一个蒙古人被漢化,没有一个满人被漢化,相反目前的漢人整体已经几近被祟釭蛮化!从这闹洞房压床已经充分表现出来了!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漢人竟会保留受的蒙古人虐待做为“传统”,蒙古人已经被推翻好几百年了还要自虐,也许是被虐过分后精神刺激过大,于是产生了自虐倾向吧…………

民族难,竟深重如此……

我煌煌华夏已成历史,仪之邦早已不复存在…………

崖山之后,已は中华……

这是我们民族的血泪啊………

你还敢说,漢族的同化能力最L么?其实根本没有民族同化这一说。特别北方的农村,大事小事上,基本都是满族人的风俗,根本跟漢族不搭边的,珜Q那些农村老年人宣扬成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规矩。

而漢族的风俗传统,早已消失在暮霭秋风中……

北方人常常叫长江以南的南方人“南蛮子”,狺ㄙ器D,这个说法就是满清蒙元叫起来的,恰恰是野蛮的异族侵略者创造出来的词汇,如今已经是北方人的惯用词之一了。

李洪志

2013年1月18日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4 04:14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126)

漢族對其他民族沒有任何同化力,幾百年過去了,沒有任何一個滿族人或蒙古人被同化。民族同化的概念根本不存在,民族是根本不會相互融合的。

滿族操控的官方口徑一直是,少數民族都被漢族同化了,現在誰還分辨得出滿族啊,真的滿漢一家了。這堿O一個巨大的陰謀欺騙,而漢族人就被吹捧著蒙在了鼓堙A想不到一個奴役自己接近300年的民族說出這樣的話的目的是什麼。

其實,漢族不僅沒有同化任何其他民族,反而還被大大的異化了,滿化了,蒙古化了,蠻化了。

你過年時吃水餃嗎?這是滿族的風俗,你翻一翻古書,滿清以前從來沒有水餃這種東西,隻有混沌。從紅樓夢才開始提到“扁食”,也就是水餃,那時明朝已經滅亡了。漢族的風俗習慣,根本沒有過年吃水餃這一條。

今天所謂的中國國語(普通話),也是來自滿洲人的語言,所以你讀唐詩宋詞都讀不順了;所謂的國粹京劇是滿人的藝術,我就很討厭它;相聲和小品,就是兩個清朝奴才在主人麵前一唱一合的生活再現,很多知名的相聲演員都是滿族人,比如侯寶林等等。今天還被奉為至寶的“國服唐裝”,實際就是滿人的旗袍馬褂……

還有更可怕的。你所不知道的是,在中國很多地區目前仍然實行一種變形的類初夜權製度,特別是在農村基本上都是這樣,許多城市也有,你覺得聳人聽聞嗎?

這個非常普遍。你知道結婚鬧洞房壓床這些事情是怎麼回事嗎?壓床就是說你結婚初夜之前一天,那個鋪好的新床你得讓另一個男人去睡,有的地方是找小孩,有的地方是找同族同輩的一個,有的地方甚至是要讓大伯去壓床。你說你不願意。好,你媽要說了,說不壓床可不行,人家都壓,不壓會不好的。你當然還是不願意。你爸媽要教訓你了,說不壓怎麼行,這是老輩子媔リU來的規矩;你仍然不同意,好,你爸要發火了,不行也得行!你媽就快點勸你同意吧,壓吧,就這一夜,以後的日子長著哪……旁邊的管事婆插話啦,你這小孩,怎麼這麼不懂事啊,人家都壓,不壓不好,不壓有邪氣,壓壓床才能壓下去……

好,現在你決定吧,這床是壓還是不壓。很多人就壓了,向這種惡俗勢力低頭了。你呢?我告訴你,千萬別壓,你知道壓床的那個其實是什麼東西吧,我告訴你,它就代表那個“蒙古保長”,或者蒙古保長家的其他男性,小孩也一樣。

你覺得可怕嗎?你可以問問你的父母是不是這麼回事,大城市可能好點,中小城市就不行,至於農村,基本全都是這樣,這是輕的,甚至有的地方變態到什麼程度呢?變態到要讓好幾個男的配新媳婦睡第一夜!認為男的越多越好!給新媳婦造成很大的精神傷害還說是“風俗”,非常惡心。你看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http://women.sohu.com/20060907/n240497135.shtml,

---------

搜狐女人頻道>婚俗文化講述:我的尷尬洞房花燭夜
【來源:轉自《人之初》雜誌】

  那是1996年的情人節,我嫁人的日子。

  吃罷晚飯老半天了,還沒一個半大小子來鬧房。婆婆坐在老式堂屋堙A臉陰得想下雨。按當地的風俗,沒人鬧房是不吉利的,鬧得越凶,來年小倆口的日了就越紅火。我猜想:或許那個耳把子甩得太響亮太幹脆,那些愣頭青不願再來自討沒趣吧!

  我倒是想真真切切地歡呼一聲——正如詩中所說:我想拉著你的手逃向初晴(不,應該是“初陰”)的田野,不畏縮也不回顧。我用眼角瞟老公,他正愁眉苦臉地偷眼瞟他的媽。


他肯定在想回老家辦喜事的選擇是多麼愚蠢。

  我拉他出來,說:“演了一天戲了,出去走走如何?”他凶我:“你以為這還是在大西北,天高皇帝遠沒人管呀?人家又沒拿你往床上撂,不就是親親抱抱嘛!我還不在意呢,你就把耳刮子甩人家臉上了。想學以前的貞烈娘兒們?行啊,把人家摸過的那個膀子砍掉喂狗!”

  我的淚洶湧而出。聽聽!“我還不在意呢”!他見我哭了,慌了,手忙腳亂地哄,總算堵住了泄洪口。

  夜已深了,告辭了姑們姨們舅們,走出公婆的屋子,我心頭漾起陣陣緊張與興奮交織著的熱浪,發冷子似的。正想著美事兒,婆婆從後麵叫住:“今兒晚上有壓床的嗎?瞧這大喜日子連一個打諢的小子也沒來,壓床的也不來一個。你哥你弟結婚時鬧洞房的小子們撞破頭,壓床壓了3個晚上,每晚上都有三、四個,現在可好……”

  “什麼壓床?……”

  老公趕緊拉我:“壓床就是找幾個小夥子和新娘睡……”

  “什麼?!你……”

  “別緊張,我也睡在床上。隻是……什麼也……幹不成……”

  “那倆小子會不會……”

  “敢嗎?半真半假開幾句玩笑,然後疊兩個被窩,井水不犯河水。”

  “咱倆睡一個被窩?”

  “不,我自己一個,你們三個一個。”

  我嚇得扭頭往廁所跑(沒辦法,一吃嚇就肚痛)。我想我從小規規矩矩,上了16年學,品行端莊成績優良,響應黨的計劃生育政策,25歲開始戀愛,27歲結婚,準備30歲上生個寶貝,我這麼一個為人師表的老處女到這份兒上還要受臭風俗的捉弄!

  老公握著我的手:“好媳婦,求你,忍一忍吧!給媽點兒麵子,啊!以後回西北,不夜夜都是洞房花燭嗎?”

  老公的胞弟和表弟充當了不合時宜的角色。但人家那神氣分明是看老公的麵子才來壓床的,老公哈著腰得討人家好,得感謝人家和他的新娘子鑽一個被窩!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或許是老公背地堨透了氣兒,這倆小子倒也本分,手腳整齊地一溜兒躺下,卻又笑眯眯地看我行動。老公則神情緊張地盯著我的一舉一動,生怕我再甩誰耳光。六隻眼注視著我,我覺得自己蠢得像頭豬。脫下大衣,掛在衣架上;退下皮鞋,放在鞋架上,然後手足無措地望定了老公。這3個男人突然爆發了一場大笑。笑我的無知?笑我的保守?我難堪到了極點,很想摔門而去。我忍住了,憤怒地揭開被子,和衣躺下,蒙頭大睡。

  我想我會氣得徹夜失眠。天!我居然躺下就睡著了,並且一夜無夢。

  我是被熱熱的鼻息弄醒的。睜開眼,老公正用肘支著頭,定定地望我。床頭燈朦朧的紅光映照在他臉上,很溫柔,眼埵陷匱的東西在一閃一閃。我撐起身子再一看,那兩個男人在另一頭,鼾打得震天響。老公跟我睡一頭,卻咫尺天涯。他在另一個被窩。

  我剛要說話,他用手捂住我的嘴,頭埋在我懷堙A哭了。他或許是想起了我給他的多次的拒絕。兩年了,我們沒有越雷池半步,一切隻是想讓這第一個晚上名符其實——第一個。
  
----------------------


你的長輩會告訴你這是老輩子媔リU來的規矩,是傳統,是風俗,其實這是絕對傷風敗俗的事情。我堂堂華夏禮儀之邦,哪有這變態臭規矩!你查查禮記,你查蒙元以前所有的禮書,哪有這變態臭規矩!

按照傳統儒家的說法,男女之大防,男女授受都不親的,難道可能有這樣的規矩嗎?你看詩經中記載的結婚,多麼的莊重典雅神聖,這本來就是很神聖的事情。按照真正的漢家傳統,結婚前新人之床外人是不能碰一碰的!認為碰一碰就會給新人在以後帶來惡運。


蒙古人實行初夜權對人的精神傷害太大了,蒙古人被推翻這麼多年了,這種惡風竟然被保留下來,漢人竟然這麼多的在自虐!

說什麼不壓不好,壓壓才好……這都是蒙元時期奉承那“蒙古保長”的話。

還有那鬧洞房,說白了就是請人來調戲你媳婦,模擬你媳婦到了“蒙古保長”家的情況。鬧洞房出事的時有所聞,出人命的比比皆是。說什麼“結婚三日無大小”,“不鬧不發”。堂堂華夏禮儀之邦,什麼時候教人這樣無大小了?“不鬧不發”又是那“蒙古保長”騙人的鬼話!想粘便宜呢。鬧洞房非我漢人舊俗,而是民族之血淚!

魯訊的弟弟周作人曾經考察過鬧洞房與初夜權的關係,說:“有鬧房之俗,新婚的首兩夜,夫屬的親族男子群集新房,對於新婦得盡情調笑,無所禁忌,雖雲在賺新人一笑,蓋係後來飾詞、實為蠻風之遺留,即初夜權之—變相。(《談龍集•<初夜權>序言)”。周作人還引錄了《越諺》卷上的一首蒙元初童謠:“低叭低叭(嗩呐聲),新人留歹(歹讀如da,語助詞),安歹過夜,明朝還俉乃(“俉乃”係“乃”——你們之緩讀)。”反映了蒙元時蒙古保長曾對漢人施行過初夜權之事。

你還可以搜索看看“伴娘遭賓客脫衣亂摸後自殺”,“隱私部位被“畫老鱉”漂亮伴娘叫板鬧洞房陋習”“變異版兔女郎新郎被逼上街熱歌熱舞”,“鬧洞房時起爭執 新郎被來賓打死”,“全身衣服脫光光再掀被子 鬧洞房鬧得新娘報警求助”,“有人知道那個東北婚禮門嗎?今天剛看完了之後,姐崩潰了”……這一類鬧洞房出事的在當代中國比比皆是。鬧洞房的那些變態事我這奡N不說了。凡鬧洞房壓床者,皆漢奸敗類!!!

中國的許多父母啊,為了自己的麵子,竟寧肯讓自己的子女受這種罪,我想起“支那豬邏”這個詞了。他們竟然還胡扯什麼這是祖宗留下來的規矩,真是丟盡祖宗的臉還要把責任推倒祖宗頭上!

在當代的中國許多漢人都意淫說蒙古人被漢化了,滿人被漢化了,因為都用著漢字啊,這是完全徹底的意淫。你看中國人現在用電腦呢,都美國日爾曼化了嗎?

事實上,沒有一個蒙古人被漢化,沒有一個滿人被漢化,相反目前的漢人整體已經幾近被徹底的蠻化!從這鬧洞房壓床已經充分表現出來了!
我想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漢人竟會保留受的蒙古人虐待做為“傳統”,蒙古人已經被推翻好幾百年了還要自虐,也許是被虐過分後精神刺激過大,於是產生了自虐傾向吧…………

民族災難,竟深重如此……

我煌煌華夏已成曆史,禮儀之邦早已不複存在…………

崖山之後,已無中華……

這是我們民族的血淚啊………

你還敢說,漢族的同化能力最強麼?其實根本沒有民族同化這一說。特別北方的農村,大事小事上,基本都是滿族人的風俗,根本跟漢族不搭邊的,卻被那些農村老年人宣揚成是自古以來就有的規矩。

而漢族的風俗傳統,早已消失在暮靄秋風中……

北方人常常叫長江以南的南方人“南蠻子”,卻不知道,這個說法就是滿清蒙元叫起來的,恰恰是野蠻的異族侵略者創造出來的詞彙,如今已經是北方人的慣用詞之一了。

李洪志

2013年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