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165)淘沙原稿、杨为祥录音文字稿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3 23:04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165)
---- 收录我在台湾的弟子杨为祥的录音文字整理稿


2007年底,千辛万苦,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绕过研究会佛学会发表的第一篇经文,当时杨为祥的记录手稿,感谢我今世比我还小的母亲的关怀爱护,她当年刚生下我就被全觉法师害死,后来又转世来找我了。



这篇经文,是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荂A杨为祥一个字一个字写的。

唐奇,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

注意最后一句话,

“挽回大法弟子、随师”——我们天仙论坛挽回大法弟子,要以师为师,不要以法为师,不要做大法的弟子,要做师父的弟子。

“正法犯罪行为”——正法=犯罪!我那之前在小场会议上说:修炼结束、不能反共,但是,佛学会珚T止传!继续怂恿学员反共。

为什么这两句之间会有一个划掉的字?我知道,当你不知道“挽回大法弟子随师正法犯罪行为”应该怎么判断断句时?这个划掉的字太关键了!

只有在原稿上才可以看到。后来佛学会的文字通知,这些关键信息都看不到了……

而且,“对”与“的干扰与”是佛学会后来加上去的。

亿万艰险重重拦,我当时也只能透露到这个程度了。


收录我在台湾的弟子杨为祥的录音文字整理稿。第一部分 1-10分钟

因为我每次回国都会有同修问我怎么怎么屆A我从来都不说,因为我觉得那个时候他们(佛学会)有规定我们都不准说话,回来也不准说,那师父也讲过这个话,所以呢我也不知道怎么,问我什么,我什么一概都不知道,他们说怎么什么一问你三不知,我说我在房,外面的活我一概都不晓得,我在房里面,刷锅洗碗。后来,但是在房里面,我跟孙纪华...可是呢,她跟你们通过郭锡阳知道这个网站,她们好像没有把我真心的当作,她只是想从我这里知道信息,并不是真心,到目前为止噢,我跟你讲,她们根本不告诉我,你懂吗 他们根本不告诉我,是你一再的提到我,后来我要去山上,我就心想我不亲自去一趟,我实在是,我就冒茪胆 ,我心想如果我讲错话,师父一定会原谅我的,然后我就拿定了主意,但是我就问他们,我就去一趟山上好不好,那个时候 我就跟孙纪华还有一个嫚华她们两个说。孙纪华说我没概念,不痛不痒的。另一个嫚华就说,哎呀我也不知道哎,你自己去想吧,我是觉得吧自己修好就好了不要管这么多。那我说可是这个网站你们也相信呀,师父也说改字。以前改字的时候我就要怀疑了,我心想为什么要改?对不对,对呀,我就一时想不透,可是她们就你怎么怎么屆A[...] 会有点顾虑 [..] 那我心想我今天告诉你们了说我要去, 那你们是不是想要我带一些话或者是让我带一些东西,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 不但没有,然后一个电话也没有,好了我打电话给她们 , 她们就把邀我出去,然后就看荍琝漼张字条撕掉 就跟我说 你一定要撕掉,不然你会害死很多人。

你知道我到山上的时候 师父刚一开始 没想到我会突然那个,因为师父每次见到我,都很忧郁的表情,我弄得很怕,我就是觉得每次看到师父,都是讨厌我还是什么,说不出来,后来 我知道这个网站 ,看了以后 , 我去了之后 师父看到我鴾F一跳 ,你知道吗, 因为我一直等,师父一直都没有回来,我好恕葞鴃A好恕艄X了什么事情。 那在这恕艉妨e,有跟一个同修讲,我以为他是很真心的弟子 , 没想到他也是邪灵那边的,我只是跟他讲,还没有讲完呢,他就[...] 。 我已经等了七八天了师父都没出现。后来 东北人 , 在房做馒头的 , 然后我就我就,那时候她也很可怜呀, 说他们对她多坏多坏嘛 然后, 然后我就故意也跟他讲 ,反正对我有点戒心,后来她就觉得说,咦怎么我这个学员跟台湾的一点都不像,然后她就开始比较放松,就跟我开始比较讲话了,后来她说, 师父跟茯歌去表演是陪茈L们。我就放心了。

接荂A老韩又找我谈话,老韩就已经开始就三番五次 , 他就给我说,台湾有个网站你知不知道呀,(我说)“不知道!”我说,“什么网站 我是 听说,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说,噢 ,我说“干嘛 ”, 挡回去了。

接茼n不容易等师父回来 就是前一天,老韩又找我,你姐姐怎么帖蝷\屆A
“你姐几岁呀”
“六十几岁”
“属什么的” 我说,“属老鼠的”,
“做什么的”,“....” 然后他就走,我说我姐怎么啦,他说没什么没什么,我说你讲啊你讲啊,他有个什么网站,我说“那我赶快回台湾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我是故意这岸l讲, 看他的反应, 他说,“不急啦没事儿啦没事”, 没事算了我就不管了,就这屆C
结果第二天师父回来了,其实我本来不在房,因为房那边有人,刚刚那个同修,一看到我来,他说,他们都叫我小杨,他说小杨你进来,我要出去我不要在房。他就说房怎么帖蝷\ 我怕不喜欢我不愿呆在里边 。我说,那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结果他们就老韩他们就让我进房,结果那天中午,师父来吃饭。我早就把碗筷摆好,我就故意把水果留到最后送进去, 因为他们规定我负责, 在师父进去以前我都要放好,不准师父来吃饭时我进去 。我那天我就把水果很晚切,然后我就}进去,他把手一挡,我就把手一推,刘贱,不让我进嘛 , 然后我就把手一推 ,我就不理他了。 进去以后我就我就, 师父看了我一眼 鴾F一大跳 没有任何表情就把头转过去了。 我就对师父, 我就跟师父说 “ 师父 ”, 师父没理我 , 然后他就低头吃饭 我就走在师父面前 我说“师父 , 师父,我 有些 想请教您” 师父说“说吧!!” 我就看师父的表情就有一点糟糕 你们这些人又要问我什么了 ,噢就是那表情,有一点不高兴 , 我也对自己说 没有关系不要怕, “台湾最近看一个网站,说是您女儿做的”, 师父马上把筷子一放, 对荍说 , “美歌没有做这个网站!” 我说,“噢”,然后反正我见到师父,[.....] 师父说,美歌没有做这个网站,你们不要不要乱说,还是什么,我说,噢。然后我就说, 可是他们都在打压,师父把眼一(挺)停 ,“谁敢呀” 我说,“佛学会”, 师父就没有讲话呀 就停了一下 然后我就跟师父说,我说,噢,我就当时因为时间很紧迫, 我怕他们认为我进来看,然后我就讲了几句 , 我也现在不是很清楚。

就隔了几分钟 师父竟然进房了,就走过来,就对荍说, [..] 就说,我要悟一悟呀,就叫我要有悟性啊,说“美歌就在我身边啊,怎么可能”,结果他 [..] 就进来,进来走到我面前啊,刘贱他们全部都在,连那个东北的同修也在,师父他就问我,师父就走到我面前就对荍说,“你怎么就不悟一悟呢?怎么就没有悟性啊,为什么别人说什么你们就信呐!”就对荍琣n大声啊, 我就翵鴗F,你知道吗,然后师父就指茈L自己 就说,“就认我这师父”,我说,噢,噢,我知道,我紧张噢 [..] 师父转身就走了 [..]见到他们笑 了一下 就出去了[..] 。

我心想 明天就27号 ,他们说27号晚上师母就会回来,然后回来还休息一个晚上 然后他们就要去哪里哪里。 我就更紧张, 我心想,不行我明天还要再进闯一次, 我还要在进 [..] 然后第二天我就更大胆,我就去找师父 ,[] , 我说师父,我如果做错了事,请求师父不要生气,然后师父对荍痧漱F,说你是老学员,你来的正好。就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师父就不是像原来那岸F, 师父看重老学员,[] ,“我跟你讲话不需再要笑嘻嘻, 我要跟你说什么就直接说了”,噢,[]我说“每一次 台湾法会呀 我左等右等 都没有等到师父,没见只字片语” 为什么我回来看这个网站,我就觉得师父有在这个网站,有在这个网站上面,怎么我想的话,师父就在这个网站上面回答了几句,那次师父就跟我讲, 你是老学员了 , 可是那次我就跟师父说, 我都没有看到师父只字片语, 师父第一次来 台湾我也没参与到,我就哭了,师父就说,哎呀这么听话,有几个能象你这岸l见到师父的,

第二部分 10-15分钟

我说师父2003年元宵节法会讲法师父您哭了,我都看到了。师父都没有说话噢,[…]。我告诉你哦,谁来了你知道吗,张堨迭C张堨郃漱@天中午进师父房间,他都没有敲门噢,门啪一下子就打开了,他知道我在里边,(当时我在师父面前,师父正在[…]),张堨酋l终铁青脸,我在的时候很少看见他,他也很少上山 那他今天突然跑上山,我心想我还奇怪,该不会是讲这个网站的事情吧?

(注:回忆一次见到张堨酊场景)那天中午我就看到老韩,他(张堨迭^来吃饭嘛。他跟另外一个,这个人呢好像这一次没有来台湾噢,这个男的就在你看的那张照片,这张照片是我从大纪元上面那下来,然后我告诉他们哪一个哪一个(是谁),哪一个是美美啦,是美歌。其中那个(照片)团体中有一个男的,很像跟张堨郃漱@天中午来吃饭的一个,我都没有去问他是谁,我怕人家会怀疑,照片中戴眼镜的那个。那天老韩,好像跟他很熟 就笑眯眯的跟张堨讲话,老韩平常都是铁青个脸,很少跟人家笑嘻嘻,可是我每看到老韩,我都莫名其妙的对茈L傻笑,我从来都不会对一个人傻笑怎么会对他傻笑,那他每次看我笑,他都跟我笑,所以这几年来对我比较没有戒心,反而他会叫我去山上 照片中 哪些人我不知道何许人也。

我啊遇L则L,遇弱则弱,我不会欺负人,但是你也别欺负到我头上,但是我该软的时候我会看情形,反正我也不是在你面前说我怎么帖蝷\屆A[..]环境,把自己好像忽冷忽热的然后忽上忽下的,我也觉的很奇怪我到底在干什么,可是你如果对他讲真心话也没办法,你如果太软弱,他们就吃定你,我太L[..])我会不像修炼人 我好像人心太重,然后反正就是不符合嘛,对方打过来什么岸l我就看情形丢回去给你,就是,山上一些大陆学员也好 还有台湾的 就觉得说我很 尤其是大陆的,他们觉得我一点都不像台湾学员 他们说不上来。反正以前有一个台湾阿姨 我在山上刚去噢,我一天最少会骂3遍,就是我は所不说(做) 她会躲到厕所里哭 […].让我哭也很难的噢

第三部分 15-29分钟

我哭也很难的噢, 但是我一想到我这个脾气,我心想不行我一定要忍,我一定要象师父一讲的要守住心性,所以噢我每一次有空的时候的我就跑到二楼,二楼的多功能餐厅有一尊师父的金身,他们用很高的那种,可能有6、7米,有差不多我也不知道那个多大的, 反正蛮高的一座师父的金身,当时我 见到的时候 怎么把师父做的象个老太太一庚琚A噢,很奇怪噢,我就跪在那儿,每一次只要我一有一点一点空我就到二楼跪荂A就跟那尊金身说,我说师父呀,我说我一定要忍我不管怎么岱琱@定要忍到底,然后我就觉得那尊金身老是对荍痧滿A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觉得一直对我笑一直对我笑,所以那个时候我是这岸l过来的.

然后一次老韩呢他有一次对我说,杨为祥我有这个U幸请你去逛纽约吗,我不知道说句什么话,反正他就是, 又一次他就突然对我说杨为祥你很正,对, 然后,他从来不主动让我去, 可是每一次他都 跌破眼镜 ,他都很奇怪为什么每一次老韩他都叫我去.

可是老韩呢他这一次看到我这 ,他没[..] , 他就赶我走 ,我就心想,我不能走,我没见到师父 那一天说些什么, 然后他就叫我去办公室 说有人找我,我说谁,然后他就很阴森森的回头就对荍琚A那种好恶毒的眼神就说佛学会,大法学会,他说大法学会,然后就那鬼脸,我心想我那时候 有心脏病,蹦蹦蹦蹦,忽然他就对荍这 ,我这心脏就蹦蹦蹦,蹦。我跟我自己讲说怕什么怎么那么没出息,我就这我自己说,然后我就调整了一下,我就心就不这么跳,然后我就说谁,谁找我,什么大法学会?然后他就给我电话说,洪吉宏,洪吉宏他就阴阳鬼气,然后那时候老韩他就对荍说你走,你立刻走,然后我说,我为什么要走,他说你没有给我讲真话,我说我什么时候没有跟你讲真话,我从来没有那么大声跟他说过一句话噢,然后他就想我怎么敢这弩禰L讲话,我说你问我什么我都回答你,我说别人跟你讲假话你也信,我跟你讲真话你就不信,我就这么大声噢,,我就在办公室,好多人都在,我说你为什么不相信别人跟你讲真话的人,跟你讲假话你才信,跟你说真话你就不信,他那次被我搞的团团转,他就坐立难安的,一直来回走来回走。

这个时候我心就在想师父怎么还没有来,结果没有多久师父师父真的出现了, [..] 然后我就跟师父说师父,老韩叫我走立刻走,因为我那个时候我就没有别的招了, [..] ,当时的状G呀,我就跟师父说,师父老韩就我走立刻走,他说我没有讲真话,然后我就故意显得很常人呀,我说我个性怎么帖蝷\屆A师父 [..] 的说,性格什么性格,不昨天跟你讲过了吗?

好了,这一讲噢师父就马上闭嘴了,因为师父这么一讲,他们就发现师父说昨天师父有跟我讲话,他们到后来还是一直追荍问师父到底跟我讲了什么,结果我就一看情形不对呀,师父也知道噢,他就赶快,也不是说很快,师父就走过去就坐下,然后一直在说什么,我那时候脑筋一片空白, 心想 ,我就走过去跪在师父面前,他们没有一个跪茠瑣鴃A师父讲话就是讲法,你老韩走来走去的没规没矩的,我就走过去了,我心想昨天师父一直说要我悟一悟,其实我知道师父在保护我,他不希望我那个太明显了,因为他们很邪恶嘛,师父也不能说什么,因为师父从来[..] 说什么,但是我们通过这个网站了解,我也不知道师父讲的是反面的,就是另外一层意思,表面上一层意思其实是另外一种意思。

这个时候脑子一片空白,师父一说我没悟性我就更紧张呀,我就更害怕呀,我想我完了,真的,师父讲的话就是法,一说我没悟性,那我不真的是完了,所以当时我也没有别的,我就跪在师父面前,跟师父合十然后我就身体跟手是一起合十这岸l然后跪一下,跪荂A然后我就站起来,“回去吧还怎么屆芋A我听荂A 叫我回台湾呀,我站起来我就一合十我就走了,去了房我就跟她们说我要回台湾了,把她们都鴾@跳,然后他们说为什么,我说我不想说了了,反正我要回台湾了,那个时候我留了个电话,给那个东北的同修,我说赶快记住我的电话,他就抄下来,我也,因为她儿子也看了这个网站, [..] 然后她儿子就跟她讲了这个网站了,那几天我们很紧中F,那几天我{跟她讲这些话了,她就跟我说其实(可是)他儿子一直怀疑说这是特务网站,他就一直问他妈说这山上的情G,他妈说没有呀师父怎么岫n好的,那他就一头雾水呀就不相信嘛,半信半疑。

我就听见师父叫我上山了 ,所以我就拿荋ㄔ]就去找老韩,他跟师父不还在办公室么,结果我上去刚好看到师父也往外看,老韩对荍说师父不是让你走,师父让你留下,我说师父不是叫我走吗,他说师父多慈悲呀师父给你机会让你留下,结果呢我看这情形不对,我当时出了一个念头,我心想我不能,我当时以为师父让我走。

当时我心里想, 他们一群邪恶说实在的,我要 万一不声不响被他们弄死也不行,因为他们太邪恶了,我不敢不听师父的话下山,然后我就走到师父面前,我跟师父说师父,我就用眼睛跟师父用眼睛瞄了一下外边, 师父我还是回去好了,我眼睛又瞟了外面 师父就一看就说,那要回去就回去吧, [] 其实师父身边时常都有学员跟荂A只要有人一靠近师父,就有人马上就中W来,就是这岸l,李英,李英马上就粘荍琱F,噢,就怕我要跟师父说什么,他马上就过来,当他听到说我跟师父说要回去要回台湾,他就假惺惺的说哎呀小杨师父教你留下嘛,我也没理他,然后我说师父放我走,师父让我走我就走,然后李英就马上开车带我到山下拿行李,结果没多久,李英很坏,对荍说什么呀,她说你只要记住师父教你回去不许看这个网站,你只要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不是又哭又闹嘛,我就说哎呀我怎么修呀,这岸l多没意思呀,李英很阴狠的一个人,我就故意这讲,他就对荍说,他说你呀只要回去告诉他们这个网站不能看,什么什么的,[] 完了他后边加了一句,小杨你只要记住,你回去呀你说的什么话我们这边都会知道,我一听,啊,怪可怕的,这正显示他们做贼心虚,我那时心就在想,你咫陘\加后边这一句话我说什么你们都知道,也就是你们做贼心虚你们心里有鬼,[..] 。

“哎呀小杨师父来了师父来了”,啊,师父跑到我旁边,跑到我们 那个地下室,6个人一个房间,师父就来了,师父进来看荍琚A好难过噢,师父的眼睛啊,“师父,好想在这里跟你一起过年噢,可是我又好想赶快回去跟他们讲这件事。”我以为师父又要说你执荂A把我黿o,我那时候心里面就等师父说你执荌琚A刚好相反,师父笑眯眯的对我说随便吧,随便吧,当时我就很高兴,后来我不得已我就要下山呀,师父到我旁边来了,就这帕搕l荍琚A站在门口,我又在跪蚞蓂z东西,结果我 师父就往里边看,我们互对的时候呀,我真的心里面,我知道师父很难,他说,本来不是说要留下过年嘛,你为什么有要走,我有不得已这岸l嘛,然后师父就坐下,又找一张床坐下,我就正跪荂A我也没有站起来,我就跪虒觾蚨C慢挪到师父面前跪荂A李英就在旁边,师父就好像跟孩子讲话噢,真的,我不骗你,我不骗你,我读转法轮第一次我都觉得师父是我爸爸,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很想叫一声爸爸,感觉忽然的觉得师父是我爸爸,当然我不能往脸上贴金呀,乱摆,到时候对师父还不敬耶,我就知道那是我爸爸做在我面前,看荍说“记住了吗,回去要告诉他们这个网站不能看”,李英就在旁边,师父说了,回去告诉他们,美歌没做这个网站,姓唐的是特务,我说,噢,师父,你说一遍,[]我不知道我は法形容,师父好[]的岸l,然后我脑子是空的,也不知说了些什么。

师父说,“去去,给她拿支笔拿张纸来”,就叫李英出去嘛。结果这个时候呢,师父很小心的,“你悟到了没有”,因为之前在房就说我没悟性,那我又紧张呀,又问说你悟到了没有,[],w我一看,那一定是有问题,趁李英出去的时候跟我这讲嘛,只是那时候我跪在师父面前,我也不敢说什么,我,我也不知该怎么说,当时我就对师父说,修自己呀,然后我就一面讲一面指茼菑v的玄关,“修自己呀”师父就,啊,啊。因为师父之前跟我说你只要认这个师父,在餐厅这么跟我说,到了房也这么跟我说,而且那个语气要加重噢。然后我就跟师父这么说,我说修自己呀,师父说,啊,啊。然后,师父念一句我写一句,其实你们传出来的那个什么1美歌没做这个网站 其实写的都不是这个方式, 标题美歌没做这个网站,姓唐的是特务,然后是什么什么,2是什么什么,3是什么什么,我也不知道是你们写错还是洪吉宏他们写错。师父讲完以后,然后站起就走了,站起来就走,然后我就有,未回头,[] 是侧面不是转身 [],我那个时候也很笨,[]那时候真的不能跟师父多讲话,李英就在,师父就出去啦,我就不知道师父去哪儿,反正就是走,我就立刻收拾行李,叫我立刻走嘛,我就赶快收拾行李。然后在这个过程,李英马上就把这张纸拿走,李英就对荍说小杨我要去影印一份,我心想你为什么要给我拿去,我说好呀,你要影印就影印嘛,她也很快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对荍说,师父加了几个字,我那时就在想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师父些的?,我怎么知道那几个字是不是师父加的?

截至29 分钟12''。

第四部分29-42分钟

29:00————42:00的录音
我心想:“好啊,你要影印就影印嘛,我心里就这么想。”它也很快就回来了,回来就对对荍说:"师父加了几个字。”我那时就在想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师父写的。,我怎么知道那几个字是不是师父加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心想反正你也已经影印了。

(美国,飞机深夜回到台湾)

回来的时候就是 29:19它们说找人去接你。我就知道从今后它们一定会来。果然,它们就堵住门口(台湾佛学会洪吉宏和一个助手),跟29:26它们命令式的,那时我已经买了巴士站的车票,它们 就叫我去退票,就是命令式的。然后说你上车我带你回去。我说我买票了我不要你们送,我告诉你29:40我不要你送,我不要你们接。反正就是很L势嘛,它们L势我比它们更L势。反正这时我就想到 师父说了:“不要跟邪恶妥协,不要听邪恶的指使、命令,就那帚漱@句话。虽然不是原话,但是就是否定旧势力。我就很坚定的口气,他反而觉得我这脾气很......他们认为我蛮正的。但他们没想到我的气势是这个岸l的。他们也翵鴗F。然后他们就赖茪ㄗ姘嚏A把我围住了。然后我说,我告诉你呦我真的不要你们送。你们赶快回去,我说:”明天我在和你联络。”他们就是不走,然后两个人在使眼色。
后来我就在讲:“这个地方根本就不能停车,你们的车子一定是有人,有人在那边接应。他们俩是来夹荍琱W车的,这个时候一定是有人。”记得后来,果然他们两个居然都买了票,跟荍琱W车了,然后最后面的3个座位都是空茠滿C就这么巧3个空座位。但是呢,旁边呢靠近窗户呢有一个邻座有一个女孩子座那。然后他叫我挨茈t一边的窗户想把我挤在里边。我就不听他们的,我就坐在那个女孩旁边。我说我就要坐这边,你们两个去这里坐。他们还跟我僵持好几分钟哦,为了坐来坐去他还跟我僵持哦。然后再车下边,在上车之前他就问了我一句话。他(洪吉宏)说:"你相信山上那个人,那个肉身是师父吗?”就很奇怪的冷笑荂B奸笑问我。“当然是呀,我说当然是师父呀。”它就说:“很——好,很…………好”就是一副邪恶的嘴脸。“很——好,很…………好。”
我这时我就在想:“怎么问这种话啊。”我这时就在害怕啊!我心想:“糟了,师父怎么了,31:50 。”我心想别想那么多。我现在身边都是正神。师父说:“一正压百邪,谁也动不了我”。说话时车子来了,来了他们也跟我上车嘛。(恰好车上有一个三个人的位子)然后他们就让我坐那。“我就不坐,我就是要坐这边,怎么屆C”(他们非要和我坐在一起,我就不和他们坐一起,这彿曮糷F很长时间)。
然后后来(洪吉宏)就一直跟我说:“山上那个东西呢?师父叫你带的那个字条呢?”我说:“字条呢,我有,但是那是原版我不会给你的。我说除非我自己翻拍要留一份,等我影印好了在给你。”他就是一直死缠荍琚C我就说:"那你不是有师父的电话吗,你打呀,你打给师父呀,我们三个人都在,现场可以听,听的清清楚楚的,我们打电话给师父。他们一听说就很紧张的说:“你有师父电话。”我说我没有,就是因为没有我才让你们打。我说打电话他们僵在那里。我说打电话这里是晚上半夜2.、3点钟那边是大白天,我说你们现在就打,师父一定在。他就是不打。他就是不打我心想:"你们一定有鬼。”然后就这岸洃玴`复他们一直讲一直讲。我说这是公共场所,你们说话小声一点。他就穿茖漸蓝色的法轮大法的那件夹克。我心想:“整车的人,也别让人家看笑话。”可是他们珔V讲越大声。我就对他们说:“那我只好修口了,我不讲话行了吧。”然后我就开始不讲话了。他就一直给我扣帽子。
在车下,上车之前,他还问了我一句话。他说:”其实禫E对师父是很尊敬的。我心里想:“我又没问你,你干嘛不打自招呢?明明你就有看过这个网站嘛,不然你怎么会跟我说禫E是很尊敬师父的。”他在车下咬牙切齿的,就一副很 33:45好像很恨的岸l,对我说:“杨为祥,你哦,师父是这么器重你,觉得你做的这么好,你怎么会这帘O?"我心想我怎么了。我说:“你是共产党啊,我说共产党才会把人家的名誉搞臭,把精神搞垮,你怎么也来共产党这一套啊。”我说:“今天这个岸l讲清楚:"不明白的是你们佛学会。"是你们做了什么事情,是你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我已经跟他们撕破脸,因为他们这状态我必须要跟他们这屆C然后那个家伙对荍琚A34:34,他说:“为祥啊,你这帚滿A我一直觉的你很好啊,讲真相很好啊。可是今天你看,师父不是说了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做到了吗?”我心想:“你34:49那都是对常人的讲法,可不是对你们这些邪灵邪恶的人。对你们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心里是这么想。
后来到了站,下了车。计程车就在我跟前嘛,我就上车。但是他们也要跟我上车。我说:“我告诉你们......”我在车上已经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我说:“你们不是讲人权吗?你懂人权吗?你们这态度我是可以告你们的。我可以报警。”结果他们不信。下了车他们仍然要上我的车。这个司机韺琝潀瑽黦h上去。他也抢郗韺皕h,搬行李。那个姓宏的他也抢郗韺皕h行李。我说:“你不要动我的东西。”他可能想我的东西会不会在里边。反正他就是硬要韺皕h东西,还要跟我上车。我说:“我告诉你们,你们上车我就报警。要不然你们上车,我下车。”我就对茖个司机说:“你韺报警。”司机就傻在那里。以为我们在吵架。他们就傻在那边。后来我就趁这时候最快上车。然后他们就没有跟进来。就是这岸l走了两天。
朱婉琪,你知道这个人吗?朱婉琪有问题。就是那个律师。她呀一直在鼓动。我到了后来我才......我还没有知道这个网站之前,我跟她讲了一句话。我说:“婉琪......”因为她每次去香港都在吧事情搞大。这岸丹@的那些特务呀,就把同学统统都遣返那.......怎么帚滿C其实都是他们闹出来的。我有一天就对婉琪说,我说:“婉琪,你呀应该注意安全,我说你怎么想的这么多呀,你不要以为得了法就上了保险。你要知道,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交代。这些学员每一个都以为要证实大法。但是要圆融大法呀,不可以这对茪z啊。我说我们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常人不知道,常人以为我们は事生非,常人以为我们吃饱了撑的。老是明明知道中共在37:00,我们还是要硬闯。我说平常都可以去讲真相,为什么一定要等某一些时刻出现的时候,大家才一窝蜂的往那边挤。然后就让37:10.”她说:“你正念不足。”后来我想“那就算了。37:17.。本来他们也是高高在上的,不跟我们一般学员讲话的。他们认为我们没有资格跟他们讲话。就是佛学会张清溪他们那一票都是这帚滿C37:30.。

打一个电话给我说:“为祥啊,你从山上回来了,你辛苦了。”什么的。我就故意装,跟他们半哭半闹的对他们说:“老韩他们对我很坏哦,他们怎么帖蝷\屆C把我丢在机场里哦。如果不是两个同修韺琚A我一句英文都不会说,当天也没有飞机了,只有一班也开走了。我说你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飞机场,然后也没地方去,后来那个同修不忍心就把我带去他妈妈家里呆了一个晚上,然后你看第二天他们就要绑架我,我好不容易回到台湾来了。”然后你看他们那嘴脸,就装的很可怜。知道他在演戏。我也在跟他们演戏。他说:“真的。”我说:“真的。”第二天他就打电话来了,他说:“为祥啊,洪先生叫我跟你道歉”。我故意说:“谁?”他说:“洪先生让我跟你道歉。”“噢,算了,过去就算了。”他说:“为祥,师父让你带的那个字条呢?”我说:“撕了。”我说我做了一个|,|见满天的佛道神跟我要思维传感。然后我就一下子就嚙穭F。我说:“本溪,我是第一次才感受到什么叫思维传感。所以我黻_来了。我就把它撕了。我想は宦袀u的,也没有什么署名。我就算讲了也没人相信我。你看今天碰到的事情也没有人会相信啊。所以我干脆就不管了,我就把它撕掉了。”他说:“你怎么敢把师父讲的话撕掉啊!”我说:“是没错。可是领悟。师父一讲完就马上把那张纸拿走了。他跟我说拿回去影印呀。我想既然影印了,我就没话讲啊,那还要我干嘛啊。影印都影印了。他们要传他们去传。他们要发,要他们去发好了。佛学会发也行啊。我说跟我有什么关系呀。如果他们没有这一份资料,我当然是要讲的啊。可是他们都已经影印了,我还说什么。我就把它撕了。”他就说:“啊!”然后他们就没有再打电话找我。只是后来一两通有。
然后我是看这个网站我才知道,说有台湾佛学会的人去到山上见师父。说转法轮的事情。师父说:“那就印呗。没想到39:55————40:31。
他们就问我。他说:“为祥,你到现在还在看这个网站啊。我说没有。他们问我刚刚都写悔过书了耶”。我就装的神经兮兮的我说:“我说你赶快去问黄春梅是不是真的。”他说:“假的,你不要相信,都是捏造的。都是特务乱写的。黄春梅不会干这种事。”我说:“知道,你赶快告诉她,黄春梅自己可能还都不知道。”
他说:“我刚从山上下来。”我说:“真的。师父跟你说什么。”他说:“你这个岸l,我怎么跟你说呀。”“噢,那就不说”。他说:“师父有说了让我们要悟一悟。”他说叫我去悟一悟。我说 :“我悟什么,上山的又不是只有我,我说你也有上山。上山的人那么多,什么只要我悟啊。”我就这弩禰L们装疯卖傻。后来他就跟我说:“好了不要在看了,怎么帖蝷\帚滿C”就挂掉了。就再没和我联络。他知道我没有信息了。后来他们就给我造谣了。就说我邪悟了,有给我贴了黑名单,到处去传。我心想:“将计就计。这个时候正好我懒的跟他们惹气,我也没那个精神。现在讲到师母了。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3 23:06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165)
---- 收錄我在台灣的弟子楊為祥的錄音文字整理稿

2007年底,千辛萬苦,這是我這麼多年來繞過研究會佛學會發表的第一篇經文,當時楊為祥的記錄手稿,感謝我今世比我還小的母親的關懷愛護,她當年剛生下我就被全覺法師害死,後來又轉世來找我了。




這篇經文,是我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楊為祥一個字一個字寫的。

唐奇,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

注意最後一句話,

“挽回大法弟子、隨師”——我們天仙論壇挽回大法弟子,要以師為師,不要以法為師,不要做大法的弟子,要做師父的弟子。

“正法犯罪行為”——正法=犯罪!我那之前在小場會議上說:修煉結束、不能反共,但是,佛學會卻禁止傳!繼續慫恿學員反共。

為什麼這兩句之間會有一個劃掉的字?我知道,當你不知道“挽回大法弟子隨師正法犯罪行為”應該怎麼判斷斷句時?這個劃掉的字太關鍵了!

隻有在原稿上才可以看到。後來佛學會的文字通知,這些關鍵信息都看不到了……

而且,“對”與“的幹擾與”是佛學會後來加上去的。

億萬艱險重重攔,我當時也隻能透露到這個程度了。


收錄我在台灣的弟子楊為祥的錄音文字整理稿。

第一部分 1-10分鍾


因為我每次回國都會有同修問我怎麼怎麼樣,我從來都不說,因為我覺得那個時候他們(佛學會)有規定我們都不準說話,回來也不準說,那師父也講過這個話,所以呢我也不知道怎麼,問我什麼,我什麼一概都不知道,他們說怎麼什麼一問你三不知,我說我在廚房,外麵的活我一概都不曉得,我在廚房媊恁A刷鍋洗碗。後來,但是在廚房媊恁A我跟孫紀華...可是呢,她跟你們通過郭錫陽知道這個網站,她們好像沒有把我真心的當作,她隻是想從我這堛器D信息,並不是真心,到目前為止噢,我跟你講,她們根本不告訴我,你懂嗎 他們根本不告訴我,是你一再的提到我,後來我要去山上,我就心想我不親自去一趟,我實在是,我就冒著天膽 ,我心想如果我講錯話,師父一定會原諒我的,然後我就拿定了主意,但是我就問他們,我就去一趟山上好不好,那個時候 我就跟孫紀華還有一個嫚華她們兩個說。孫紀華說我沒概念,不痛不癢的。另一個嫚華就說,哎呀我也不知道哎,你自己去想吧,我是覺得吧自己修好就好了不要管這麼多。那我說可是這個網站你們也相信呀,師父也說改字。以前改字的時候我就要懷疑了,我心想為什麼要改?對不對,對呀,我就一時想不透,可是她們就你怎麼怎麼樣,[...] 會有點顧慮 [..] 那我心想我今天告訴你們了說我要去, 那你們是不是想要我帶一些話或者是讓我帶一些東西,可是他們什麼都沒有 不但沒有,然後一個電話也沒有,好了我打電話給她們 , 她們就把邀我出去,然後就看著我把那張字條撕掉 就跟我說 你一定要撕掉,不然你會害死很多人。

你知道我到山上的時候 師父剛一開始 沒想到我會突然那個,因為師父每次見到我,都很憂鬱的表情,我弄得很怕,我就是覺得每次看到師父,都是討厭我還是什麼,說不出來,後來 我知道這個網站 ,看了以後 , 我去了之後 師父看到我嚇了一跳 ,你知道嗎, 因為我一直等,師父一直都沒有回來,我好擔心噢,好擔心出了什麼事情。 那在這擔心之前,有跟一個同修講,我以為他是很真心的弟子 , 沒想到他也是邪靈那邊的,我隻是跟他講,還沒有講完呢,他就[...] 。 我已經等了七八天了師父都沒出現。後來 東北人 , 在廚房做饅頭的 , 然後我就我就,那時候她也很可憐呀, 說他們對她多壞多壞嘛 然後, 然後我就故意也跟他講 ,反正對我有點戒心,後來她就覺得說,咦怎麼我這個學員跟台灣的一點都不像,然後她就開始比較放鬆,就跟我開始比較講話了,後來她說, 師父跟著美歌去表演是陪著他們。我就放心了。

接著,老韓又找我談話,老韓就已經開始就三番五次 , 他就給我說,台灣有個網站你知不知道呀,(我說)“不知道!”我說,“什麼網站 我是 聽說,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他說,噢 ,我說“幹嘛 ”, 擋回去了。

接著好不容易等師父回來 就是前一天,老韓又找我,你姐姐怎麼樣怎麼樣,
“你姐幾歲呀”
“六十幾歲”
“屬什麼的” 我說,“屬老鼠的”,
“做什麼的”,“....” 然後他就走,我說我姐怎麼啦,他說沒什麼沒什麼,我說你講啊你講啊,他有個什麼網站,我說“那我趕快回台灣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其實我是故意這樣子講, 看他的反應, 他說,“不急啦沒事兒啦沒事”, 沒事算了我就不管了,就這樣。
結果第二天師父回來了,其實我本來不在廚房,因為廚房那邊有人,剛剛那個同修,一看到我來,他說,他們都叫我小楊,他說小楊你進來,我要出去我不要在廚房。他就說廚房怎麼樣怎麼樣 我怕不喜歡我不願呆在媄 。我說,那不是你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結果他們就老韓他們就讓我進廚房,結果那天中午,師父來吃飯。我早就把碗筷擺好,我就故意把水果留到最後送進去, 因為他們規定我負責, 在師父進去以前我都要放好,不準師父來吃飯時我進去 。我那天我就把水果很晚切,然後我就衝進去,他把手一擋,我就把手一推,劉賤,不讓我進嘛 , 然後我就把手一推 ,我就不理他了。 進去以後我就我就, 師父看了我一眼 嚇了一大跳 沒有任何表情就把頭轉過去了。 我就對著師父, 我就跟師父說 “ 師父 ”, 師父沒理我 , 然後他就低頭吃飯 我就走在師父麵前 我說“師父 , 師父,我 有些 想請教您” 師父說“說吧!!” 我就看師父的表情就有一點糟糕 你們這些人又要問我什麼了 ,噢就是那表情,有一點不高興 , 我也對自己說 沒有關係不要怕, “台灣最近看一個網站,說是您女兒做的”, 師父馬上把筷子一放, 對著我說 , “美歌沒有做這個網站!” 我說,“噢”,然後反正我見到師父,[.....] 師父說,美歌沒有做這個網站,你們不要不要亂說,還是什麼,我說,噢。然後我就說, 可是他們都在打壓,師父把眼一(挺)停 ,“誰敢呀” 我說,“佛學會”, 師父就沒有講話呀 就停了一下 然後我就跟師父說,我說,噢,我就當時因為時間很緊迫, 我怕他們認為我進來看,然後我就講了幾句 , 我也現在不是很清楚。

就隔了幾分鍾 師父竟然進廚房了,就走過來,就對著我說, [..] 就說,我要悟一悟呀,就叫我要有悟性啊,說“美歌就在我身邊啊,怎麼可能”,結果他 [..] 就進來,進來走到我麵前啊,劉賤他們全部都在,連那個東北的同修也在,師父他就問我,師父就走到我麵前就對著我說,“你怎麼就不悟一悟呢?怎麼就沒有悟性啊,為什麼別人說什麼你們就信呐!”就對著我好大聲啊, 我就嚇到了,你知道嗎,然後師父就指著他自己 就說,“就認我這師父”,我說,噢,噢,我知道,我緊張噢 [..] 師父轉身就走了 [..]見到他們笑 了一下 就出去了[..] 。

我心想 明天就27號 ,他們說27號晚上師母就會回來,然後回來還休息一個晚上 然後他們就要去哪堶堙C 我就更緊張, 我心想,不行我明天還要再進闖一次, 我還要在進 [..] 然後第二天我就更大膽,我就去找師父 ,[] , 我說師父,我如果做錯了事,請求師父不要生氣,然後師父對著我笑了,說你是老學員,你來的正好。就那個時候我就覺得師父就不是像原來那樣了, 師父看重老學員,[] ,“我跟你講話不需再要笑嘻嘻, 我要跟你說什麼就直接說了”,噢,[]我說“每一次 台灣法會呀 我左等右等 都沒有等到師父,沒見隻字片語” 為什麼我回來看這個網站,我就覺得師父有在這個網站,有在這個網站上麵,怎麼我想的話,師父就在這個網站上麵回答了幾句,那次師父就跟我講, 你是老學員了 , 可是那次我就跟師父說, 我都沒有看到師父隻字片語, 師父第一次來 台灣我也沒參與到,我就哭了,師父就說,哎呀這麼聽話,有幾個能象你這樣子見到師父的,

第二部分 10-15分鍾

我說師父2003年元宵節法會講法師父您哭了,我都看到了。師父都沒有說話噢,[…]。我告訴你哦,誰來了你知道嗎,張爾平。張爾平那一天中午進師父房間,他都沒有敲門噢,門啪一下子就打開了,他知道我在媄銦A(當時我在師父麵前,師父正在[…]),張爾平始終鐵青著臉,我在的時候很少看見他,他也很少上山 那他今天突然跑上山,我心想我還奇怪,該不會是講這個網站的事情吧?

(注:回憶一次見到張爾平的場景)那天中午我就看到老韓,他(張爾平)來吃飯嘛。他跟另外一個,這個人呢好像這一次沒有來台灣噢,這個男的就在你看的那張照片,這張照片是我從大紀元上麵那下來,然後我告訴他們哪一個哪一個(是誰),哪一個是美美啦,是美歌。其中那個(照片)團體中有一個男的,很像跟張爾平那一天中午來吃飯的一個,我都沒有去問他是誰,我怕人家會懷疑,照片中戴眼鏡的那個。那天老韓,好像跟他很熟 就笑眯眯的跟張爾平講話,老韓平常都是鐵青著個臉,很少跟人家笑嘻嘻,可是我每看到老韓,我都莫名其妙的對著他傻笑,我從來都不會對一個人傻笑怎麼會對他傻笑,那他每次看我笑,他都跟我笑,所以這幾年來對我比較沒有戒心,反而他會叫我去山上 照片中 哪些人我不知道何許人也。

我啊遇強則強,遇弱則弱,我不會欺負人,但是你也別欺負到我頭上,但是我該軟的時候我會看情形,反正我也不是在你麵前說我怎麼樣怎麼樣,[..]環境,把自己好像忽冷忽熱的然後忽上忽下的,我也覺的很奇怪我到底在幹什麼,可是你如果對他講真心話也沒辦法,你如果太軟弱,他們就吃定你,我太強[..])我會不像修煉人 我好像人心太重,然後反正就是不符合嘛,對方打過來什麼樣子我就看情形丟回去給你,就是,山上一些大陸學員也好 還有台灣的 就覺得說我很 尤其是大陸的,他們覺得我一點都不像台灣學員 他們說不上來。反正以前有一個台灣阿姨 我在山上剛去噢,我一天最少會罵3遍,就是我無所不說(做) 她會躲到廁所堶 […].讓我哭也很難的噢

第三部分 15-29分鍾

我哭也很難的噢, 但是我一想到我這個脾氣,我心想不行我一定要忍,我一定要象師父一樣講的要守住心性,所以噢我每一次有空的時候的我就跑到二樓,二樓的多功能餐廳有一尊師父的金身,他們用很高的那種,可能有6、7米,有差不多我也不知道那個多大的, 反正蠻高的一座師父的金身,當時我 見到的時候 怎麼把師父做的象個老太太一樣啊,噢,很奇怪噢,我就跪在那兒,每一次隻要我一有一點一點空我就到二樓跪著,就跟那尊金身說,我說師父呀,我說我一定要忍我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忍到底,然後我就覺得那尊金身老是對著我笑, 我都不知道為什麼反正我覺得一直對我笑一直對我笑,所以那個時候我是這樣子過來的.

然後一次老韓呢他有一次對我說,楊為祥我有這個榮幸請你去逛紐約嗎,我不知道說句什麼話,反正他就是, 又一次他就突然對我說楊為祥你很正,對, 然後,他從來不主動讓我去, 可是每一次他都 跌破眼鏡 ,他都很奇怪為什麼每一次老韓他都叫我去.

可是老韓呢他這一次看到我這樣 ,他沒[..] , 他就趕我走 ,我就心想,我不能走,我沒見到師父 那一天說些什麼, 然後他就叫我去辦公室 說有人找我,我說誰,然後他就很陰森森的回頭就對著我,那種好惡毒的眼神就說佛學會,大法學會,他說大法學會,然後就那鬼臉,我心想我那時候 有心髒病,蹦蹦蹦蹦,忽然他就對著我這樣 ,我這心髒就蹦蹦蹦,蹦。我跟我自己講說怕什麼怎麼那麼沒出息,我就這我自己說,然後我就調整了一下,我就心就不這麼跳,然後我就說誰,誰找我,什麼大法學會?然後他就給我電話說,洪吉宏,洪吉宏他就陰陽鬼氣,然後那時候老韓他就對著我說你走,你立刻走,然後我說,我為什麼要走,他說你沒有給我講真話,我說我什麼時候沒有跟你講真話,我從來沒有那麼大聲跟他說過一句話噢,然後他就想我怎麼敢這樣跟他講話,我說你問我什麼我都回答你,我說別人跟你講假話你也信,我跟你講真話你就不信,我就這麼大聲噢,,我就在辦公室,好多人都在,我說你為什麼不相信別人跟你講真話的人,跟你講假話你才信,跟你說真話你就不信,他那次被我搞的團團轉,他就坐立難安的,一直來回走來回走。

這個時候我心就在想師父怎麼還沒有來,結果沒有多久師父師父真的出現了, [..] 然後我就跟師父說師父,老韓叫我走立刻走,因為我那個時候我就沒有別的招了, [..] ,當時的狀況呀,我就跟師父說,師父老韓就我走立刻走,他說我沒有講真話,然後我就故意顯得很常人呀,我說我個性怎麼樣怎麼樣,師父 [..] 的說,性格什麼性格,不昨天跟你講過了嗎?

好了,這一講噢師父就馬上閉嘴了,因為師父這麼一講,他們就發現師父說昨天師父有跟我講話,他們到後來還是一直追著我問師父到底跟我講了什麼,結果我就一看情形不對呀,師父也知道噢,他就趕快,也不是說很快,師父就走過去就坐下,然後一直在說什麼,我那時候腦筋一片空白, 心想 ,我就走過去跪在師父麵前,他們沒有一個跪著的噢,師父講話就是講法,你老韓走來走去的沒規沒矩的,我就走過去了,我心想昨天師父一直說要我悟一悟,其實我知道師父在保護我,他不希望我那個太明顯了,因為他們很邪惡嘛,師父也不能說什麼,因為師父從來[..] 說什麼,但是我們通過這個網站了解,我也不知道師父講的是反麵的,就是另外一層意思,表麵上一層意思其實是另外一種意思。

這個時候腦子一片空白,師父一說我沒悟性我就更緊張呀,我就更害怕呀,我想我完了,真的,師父講的話就是法,一說我沒悟性,那我不真的是完了,所以當時我也沒有別的,我就跪在師父麵前,跟師父合十然後我就身體跟手是一起合十這樣子然後跪一下,跪著,然後我就站起來,“回去吧還怎麼樣”,我聽著, 叫我回台灣呀,我站起來我就一合十我就走了,去了廚房我就跟她們說我要回台灣了,把她們都嚇一跳,然後他們說為什麼,我說我不想說了了,反正我要回台灣了,那個時候我留了個電話,給那個東北的同修,我說趕快記住我的電話,他就抄下來,我也,因為她兒子也看了這個網站, [..] 然後她兒子就跟她講了這個網站了,那幾天我們很緊湊了,那幾天我夠跟她講這些話了,她就跟我說其實(可是)他兒子一直懷疑說這是特務網站,他就一直問他媽說這山上的情況,他媽說沒有呀師父怎麼樣好好的,那他就一頭霧水呀就不相信嘛,半信半疑。

我就聽見師父叫我上山了 ,所以我就拿著提包就去找老韓,他跟師父不還在辦公室麼,結果我上去剛好看到師父也往外看,老韓對著我說師父不是讓你走,師父讓你留下,我說師父不是叫我走嗎,他說師父多慈悲呀師父給你機會讓你留下,結果呢我看這情形不對,我當時出了一個念頭,我心想我不能,我當時以為師父讓我走。

當時我心媟Q, 他們一群邪惡說實在的,我要 萬一不聲不響被他們弄死也不行,因為他們太邪惡了,我不敢不聽師父的話下山,然後我就走到師父麵前,我跟師父說師父,我就用眼睛跟師父用眼睛瞄了一下外邊, 師父我還是回去好了,我眼睛又瞟了外麵 師父就一看就說,那要回去就回去吧, [] 其實師父身邊時常都有學員跟著,隻要有人一靠近師父,就有人馬上就湊上來,就是這樣子,李英,李英馬上就粘著我了,噢,就怕我要跟師父說什麼,他馬上就湊過來,當他聽到說我跟師父說要回去要回台灣,他就假惺惺的說哎呀小楊師父教你留下嘛,我也沒理他,然後我說師父放我走,師父讓我走我就走,然後李英就馬上開車帶我到山下拿行李,結果沒多久,李英很壞,對著我說什麼呀,她說你隻要記住師父教你回去不許看這個網站,你隻要做到這一點,因為我不是又哭又鬧嘛,我就說哎呀我怎麼修呀,這樣子多沒意思呀,李英很陰狠的一個人,我就故意這樣講,他就對著我說,他說你呀隻要回去告訴他們這個網站不能看,什麼什麼的,[] 完了他後邊加了一句,小楊你隻要記住,你回去呀你說的什麼話我們這邊都會知道,我一聽,啊,怪可怕的,這正顯示他們做賊心虛,我那時心就在想,你憑什麼加後邊這一句話我說什麼你們都知道,也就是你們做賊心虛你們心埵陸迭A[..] 。

“哎呀小楊師父來了師父來了”,啊,師父跑到我旁邊,跑到我們 那個地下室,6個人一個房間,師父就來了,師父進來看著我,好難過噢,師父的眼睛啊,“師父,好想在這婺穨A一起過年噢,可是我又好想趕快回去跟他們講這件事。”我以為師父又要說你執著,把我嚇得,我那時候心媊挬N等著師父說你執著啊,剛好相反,師父笑眯眯的對我說隨便吧,隨便吧,當時我就很高興,後來我不得已我就要下山呀,師父到我旁邊來了,就這樣看子著我,站在門口,我又在跪著整理東西,結果我 師父就往媄銢搳A我們互對的時候呀,我真的心媊恁A我知道師父很難,他說,本來不是說要留下過年嘛,你為什麼有要走,我有不得已這樣子嘛,然後師父就坐下,又找一張床坐下,我就正跪著,我也沒有站起來,我就跪著跪著慢慢挪到師父麵前跪著,李英就在旁邊,師父就好像跟孩子講話噢,真的,我不騙你,我不騙你,我讀轉法輪第一次我都覺得師父是我爸爸,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很想叫一聲爸爸,感覺忽然的覺得師父是我爸爸,當然我不能往臉上貼金呀,亂擺,到時候對師父還不敬耶,我就知道那是我爸爸做在我麵前,看著我說“記住了嗎,回去要告訴他們這個網站不能看”,李英就在旁邊,師父說了,回去告訴他們,美歌沒做這個網站,姓唐的是特務,我說,噢,師父,你說一遍,[]我不知道我無法形容,師父好[]的樣子,然後我腦子是空的,也不知說了些什麼。

師父說,“去去,給她拿支筆拿張紙來”,就叫李英出去嘛。結果這個時候呢,師父很小心的,“你悟到了沒有”,因為之前在廚房就說我沒悟性,那我又緊張呀,又問說你悟到了沒有,[],w我一看,那一定是有問題,趁李英出去的時候跟我這樣講嘛,隻是那時候我跪在師父麵前,我也不敢說什麼,我,我也不知該怎麼說,當時我就對著師父說,修自己呀,然後我就一麵講一麵指著自己的玄關,“修自己呀”師父就,啊,啊。因為師父之前跟我說你隻要認這個師父,在餐廳這麼跟我說,到了廚房也這麼跟我說,而且那個語氣要加重噢。然後我就跟師父這麼說,我說修自己呀,師父說,啊,啊。然後,師父念一句我寫一句,其實你們傳出來的那個什麼1美歌沒做這個網站 其實寫的都不是這個方式, 標題美歌沒做這個網站,姓唐的是特務,然後是什麼什麼,2是什麼什麼,3是什麼什麼,我也不知道是你們寫錯還是洪吉宏他們寫錯。師父講完以後,然後站起就走了,站起來就走,然後我就有,未回頭,[] 是側麵不是轉身 [],我那個時候也很笨,[]那時候真的不能跟師父多講話,李英就在,師父就出去啦,我就不知道師父去哪兒,反正就是走,我就立刻收拾行李,叫我立刻走嘛,我就趕快收拾行李。然後在這個過程,李英馬上就把這張紙拿走,李英就對著我說小楊我要去影印一份,我心想你為什麼要給我拿去,我說好呀,你要影印就影印嘛,她也很快就回來了,回來的時候對著我說,師父加了幾個字,我那時就在想我怎麼知道是不是師父些的?,我怎麼知道那幾個字是不是師父加的?

截至29 分鍾12''。

第四部分29-42分鍾

29:00————42:00的錄音
我心想:“好啊,你要影印就影印嘛,我心奡N這麼想。”它也很快就回來了,回來就對對著我說:"師父加了幾個字。”我那時就在想我怎麼知道是不是師父寫的。,我怎麼知道那幾個字是不是師父加的。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心想反正你也已經影印了。

(美國,飛機深夜回到台灣)

回來的時候就是 29:19它們說找人去接你。我就知道從今後它們一定會來。果然,它們就堵住門口(台灣佛學會洪吉宏和一個助手),跟著29:26它們命令式的,那時我已經買了巴士站的車票,它們 就叫我去退票,就是命令式的。然後說你上車我帶你回去。我說我買票了我不要你們送,我告訴你29:40我不要你送,我不要你們接。反正就是很強勢嘛,它們強勢我比它們更強勢。反正這時我就想到 師父說了:“不要跟邪惡妥協,不要聽邪惡的指使、命令,就那樣的一句話。雖然不是原話,但是就是否定舊勢力。我就很堅定的口氣,他反而覺得我這脾氣很......他們認為我蠻正的。但他們沒想到我的氣勢是這個樣子的。他們也嚇到了。然後他們就賴著不走嘛,把我圍住了。然後我說,我告訴你呦我真的不要你們送。你們趕快回去,我說:”明天我在和你聯絡。”他們就是不走,然後兩個人在使眼色。
後來我就在講:“這個地方根本就不能停車,你們的車子一定是有人,有人在那邊接應。他們倆是來夾著我上車的,這個時候一定是有人。”記得後來,果然他們兩個居然都買了票,跟著我上車了,然後最後麵的3個座位都是空著的。就這麼巧3個空座位。但是呢,旁邊呢靠近窗戶呢有一個鄰座有一個女孩子座那。然後他叫我挨著另一邊的窗戶想把我擠在媄銦C我就不聽他們的,我就坐在那個女孩旁邊。我說我就要坐這邊,你們兩個去這塈丑C他們還跟我僵持好幾分鍾哦,為了坐來坐去他還跟我僵持哦。然後再車下邊,在上車之前他就問了我一句話。他(洪吉宏)說:"你相信山上那個人,那個肉身是師父嗎?”就很奇怪的冷笑著、奸笑著問我。“當然是呀,我說當然是師父呀。”它就說:“很——好,很…………好”就是一副邪惡的嘴臉。“很——好,很…………好。”
我這時我就在想:“怎麼問這種話啊。”我這時就在害怕啊!我心想:“糟了,師父怎麼了,31:50 。”我心想別想那麼多。我現在身邊都是正神。師父說:“一正壓百邪,誰也動不了我”。說話時車子來了,來了他們也跟我上車嘛。(恰好車上有一個三個人的位子)然後他們就讓我坐那。“我就不坐,我就是要坐這邊,怎麼樣。”(他們非要和我坐在一起,我就不和他們坐一起,這樣僵持了很長時間)。
然後後來(洪吉宏)就一直跟我說:“山上那個東西呢?師父叫你帶的那個字條呢?”我說:“字條呢,我有,但是那是原版我不會給你的。我說除非我自己翻拍要留一份,等我影印好了在給你。”他就是一直死纏著我。我就說:"那你不是有師父的電話嗎,你打呀,你打給師父呀,我們三個人都在,現場可以聽,聽的清清楚楚的,我們打電話給師父。他們一聽說就很緊張的說:“你有師父電話。”我說我沒有,就是因為沒有我才讓你們打。我說打電話他們僵在那堙C我說打電話這堿O晚上半夜2.、3點鍾那邊是大白天,我說你們現在就打,師父一定在。他就是不打。他就是不打我心想:"你們一定有鬼。”然後就這樣反反複複他們一直講一直講。我說這是公共場所,你們說話小聲一點。他就穿著那件藍色的法輪大法的那件夾克。我心想:“整車的人,也別讓人家看笑話。”可是他們卻越講越大聲。我就對他們說:“那我隻好修口了,我不講話行了吧。”然後我就開始不講話了。他就一直給我扣帽子。
在車下,上車之前,他還問了我一句話。他說:”其實葉浩對師父是很尊敬的。我心媟Q:“我又沒問你,你幹嘛不打自招呢?明明你就有看過這個網站嘛,不然你怎麼會跟我說葉浩是很尊敬師父的。”他在車下咬牙切齒的,就一副很 33:45好像很恨的樣子,對我說:“楊為祥,你哦,師父是這麼器重你,覺得你做的這麼好,你怎麼會這樣呢?"我心想我怎麼了。我說:“你是共產黨啊,我說共產黨才會把人家的名譽搞臭,把精神搞垮,你怎麼也來共產黨這一套啊。”我說:“今天這個樣子講清楚:"不明白的是你們佛學會。"是你們做了什麼事情,是你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了。”我已經跟他們撕破臉,因為他們這樣狀態我必須要跟他們這樣。然後那個家夥對著我,34:34,他說:“為祥啊,你這樣的,我一直覺的你很好啊,講真相很好啊。可是今天你看,師父不是說了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做到了嗎?”我心想:“你34:49那都是對常人的講法,可不是對你們這些邪靈邪惡的人。對你們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心堿O這麼想。
後來到了站,下了車。計程車就在我跟前嘛,我就上車。但是他們也要跟我上車。我說:“我告訴你們......”我在車上已經我已經警告過他們了。我說:“你們不是講人權嗎?你懂人權嗎?你們這樣態度我是可以告你們的。我可以報警。”結果他們不信。下了車他們仍然要上我的車。這個司機幫我把行李搬上去。他也搶著幫我搬,搬行李。那個姓宏的他也搶著幫我搬行李。我說:“你不要動我的東西。”他可能想我的東西會不會在媄銦C反正他就是硬要幫我搬東西,還要跟我上車。我說:“我告訴你們,你們上車我就報警。要不然你們上車,我下車。”我就對著那個司機說:“你幫我報警。”司機就傻在那堙C以為我們在吵架。他們就傻在那邊。後來我就趁這時候最快上車。然後他們就沒有跟進來。就是這樣子走了兩天。
朱婉琪,你知道這個人嗎?朱婉琪有問題。就是那個律師。她呀一直在鼓動。我到了後來我才......我還沒有知道這個網站之前,我跟她講了一句話。我說:“婉琪......”因為她每次去香港都在吧事情搞大。這樣中共的那些特務呀,就把同學統統都遣返那.......怎麼樣的。其實都是他們鬧出來的。我有一天就對婉琪說,我說:“婉琪,你呀應該注意安全,我說你怎麼想的這麼多呀,你不要以為得了法就上了保險。你要知道,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你怎麼交代。這些學員每一個都以為要證實大法。但是要圓融大法呀,不可以這樣對著幹啊。我說我們知道怎麼回事,可是常人不知道,常人以為我們無事生非,常人以為我們吃飽了撐的。老是明明知道中共在37:00,我們還是要硬闖。我說平常都可以去講真相,為什麼一定要等某一些時刻出現的時候,大家才一窩蜂的往那邊擠。然後就讓37:10.”她說:“你正念不足。”後來我想“那就算了。37:17.。本來他們也是高高在上的,不跟我們一般學員講話的。他們認為我們沒有資格跟他們講話。就是佛學會張清溪他們那一票都是這樣的。37:30.。

打一個電話給我說:“為祥啊,你從山上回來了,你辛苦了。”什麼的。我就故意裝,跟他們半哭半鬧的對他們說:“老韓他們對我很壞哦,他們怎麼樣怎麼樣。把我丟在機場堮@。如果不是兩個同修幫我,我一句英文都不會說,當天也沒有飛機了,隻有一班也開走了。我說你看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飛機場,然後也沒地方去,後來那個同修不忍心就把我帶去他媽媽家塈b了一個晚上,然後你看第二天他們就要綁架我,我好不容易回到台灣來了。”然後你看他們那嘴臉,就裝的很可憐。知道他在演戲。我也在跟他們演戲。他說:“真的。”我說:“真的。”第二天他就打電話來了,他說:“為祥啊,洪先生叫我跟你道歉”。我故意說:“誰?”他說:“洪先生讓我跟你道歉。”“噢,算了,過去就算了。”他說:“為祥,師父讓你帶的那個字條呢?”我說:“撕了。”我說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滿天的佛道神跟我要思維傳感。然後我就一下子就嚇醒了。我說:“本溪,我是第一次才感受到什麼叫思維傳感。所以我嚇起來了。我就把它撕了。我想無憑無據的,也沒有什麼署名。我就算講了也沒人相信我。你看今天碰到的事情也沒有人會相信啊。所以我幹脆就不管了,我就把它撕掉了。”他說:“你怎麼敢把師父講的話撕掉啊!”我說:“是沒錯。可是領悟。師父一講完就馬上把那張紙拿走了。他跟我說拿回去影印呀。我想既然影印了,我就沒話講啊,那還要我幹嘛啊。影印都影印了。他們要傳他們去傳。他們要發,要他們去發好了。佛學會發也行啊。我說跟我有什麼關係呀。如果他們沒有這一份資料,我當然是要講的啊。可是他們都已經影印了,我還說什麼。我就把它撕了。”他就說:“啊!”然後他們就沒有再打電話找我。隻是後來一兩通有。
然後我是看這個網站我才知道,說有台灣佛學會的人去到山上見師父。說轉法輪的事情。師父說:“那就印唄。沒想到39:55————40:31。
他們就問我。他說:“為祥,你到現在還在看這個網站啊。我說沒有。他們問我剛剛都寫悔過書了耶”。我就裝的神經兮兮的我說:“我說你趕快去問黃春梅是不是真的。”他說:“假的,你不要相信,都是捏造的。都是特務亂寫的。黃春梅不會幹這種事。”我說:“知道,你趕快告訴她,黃春梅自己可能還都不知道。”
他說:“我剛從山上下來。”我說:“真的。師父跟你說什麼。”他說:“你這個樣子,我怎麼跟你說呀。”“噢,那就不說”。他說:“師父有說了讓我們要悟一悟。”他說叫我去悟一悟。我說 :“我悟什麼,上山的又不是隻有我,我說你也有上山。上山的人那麼多,什麼隻要我悟啊。”我就這樣跟他們裝瘋賣傻。後來他就跟我說:“好了不要在看了,怎麼樣怎麼樣的。”就掛掉了。就再沒和我聯絡。他知道我沒有信息了。後來他們就給我造謠了。就說我邪悟了,有給我貼了黑名單,到處去傳。我心想:“將計就計。這個時候正好我懶的跟他們惹氣,我也沒那個精神。現在講到師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