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105)李洪志提倡恢复青楼妓院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3 22:59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普及版系列

人中讲道(105)李洪志提倡恢复青楼妓院华夏传统

要恢复中华传统文化啊,就不能按照犹太人的标准,按照犹太标准的那种“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恰恰是斩断了中华传统文化命脉,恰恰是“取其糟粕去其精华”。

我这些日子里讲恢复一夫多妻,恢复近亲结婚,恢复早婚早恋,恢复长发,恢复土葬,恢复正体字,恢复独裁专制帝制……

我看到很多人都是我一点就通就明白的。那么今天呢就再讲一个:

要恢复青楼妓院!L烈支持人大代表迟夙生关于“卖淫合法化”的倡议。

想我煌煌华夏五千年历史,在世界文明中遥遥领先,哪朝那代没有青楼妓院?哪朝哪代禁止卖淫了?秦皇銂Z唐宗宋祖,难道不比你们开明有远见?

如果恢复青楼妓院就错了,那么难道华夏五千年历史都做错了只有今天是对的?难道张良诸葛亮刘伯温等宰相都发现不了这种错误?难道张三丰吕洞宾八仙加上佛教各大师都发现不了这种错误?

从50年代到70年代中期,那时候没有青楼妓院,可是啊,那是华夏民族历史上道德最为败坏的时期,传统道德全面的被摧毁了,是最没有人性的时期,人人都被犹太邪灵全面操控荂A疯狂的破坏华夏传统,那时候连夫妻做爱还要领导批准呢。

人这方面的欲望啊,是人性最关键的体现,可是,犹太邪灵打击的就是这个,我讲了啊,犹太邪灵打击的就是宇宙生命的生殖系统生殖器官,破坏宇宙的生机。

取消青楼妓院,其实是犹太邪灵对人性的破坏。

很多愚民,对迟夙生的这个建议耻笑,所以他们只能当愚民,永远也当不了人大代表,永远代表不了人民。迟夙生不愧是人大代表,连续9年顶衃种压力提出这个议案。

你们知道吗?大道似水,人这方面的欲望,人性,是不能压抑的,是不能堵的,就象水,只有疏导才行。谁反这个,谁就是反人性,反人类,反宇宙的邪灵!至少是被邪灵操控的。

禁止妓女的国家,L奸案发生率就一路飙涨,中国在这方面已经领先世界了,比美国还高。而且啊,你们知道吗,禁止卖淫,禁止青楼妓院,就可以促进性病的传播,相反相成,人难察觉,这是犹太邪灵针对中国的又一大阴谋!犹太邪灵出手时,往往会从相反的方向,达成它们想要的结果。

举个很经典的例子,看下面的报道:
---------------
美国内华达州是美国唯一卖淫合法的州,而到目前为止,内华达州的9000多名合法注册的卖淫人员(男女皆有),没有一个感染了艾滋病毒;在拉斯维加斯等大城市,卖淫人员间的性疾病防御率几乎达到100%。同岫b卖淫合法的荷兰,这些数据也类似。相比之下,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有19%的卖淫人员带艾滋病毒,新泽西纽阿克52%的卖淫人员带艾滋病毒,同岫b纽约市、华盛顿特区,统计学估计大约一半的卖淫人员都带艾滋病病毒。

卖淫在内华达合法化后,卖淫人员必须与政府注册,并每周接受健康检查。但这种规范操作和政府监控不是唯一极大降低性病传播的原因。当卖淫产业合法化后,卖淫人员和组织者可以公开进行な告,消费者在购买服务前能{通过合法可靠的渠道得到卖淫服务的信息,有机会比较与选择,而不像非法嫖娼那岩u能从歪门邪道得到信息,而饥不择食,上手为数。而卖淫组织者之间的竞争也会变为良性,而不需选择黑道。

类似的例子有美国历史上有名的禁酒令。美国}法第18条修正法案在二十与三十年代禁止了酒精饮料在美国的生产、运输与销售。然而,结果不但不理想,而且简直是场难。就1927年一年,美国直接死于酒精使用的人数达12000人,更多的人因为使用假酒劣酒而失明或残废;而如今这个数字为平均每年不到3000人。为什么呢?两个主要原因:一,当一个产品被非法化后,得到这个产品会非常不容易,而在千辛万苦后终于得到时痄茠k长期保存时,就容易滥用;二,当一个产品的合法来源和宣传渠道被切断后,消费者就失去了质量的保障,没办法知道到手的到底是葡萄酿制还是甲醇兑水,也没有不同产品间的选择。这点和卖淫业是一帚滿C

因此,合法化与规范化卖淫业,不但不会导致性疾病的失控传播,反而会抑制这种传播。同时,它能{提供就业机会,ㄓ团伙和暴力犯罪,是稳定社会、发展经济的一方良剂。内华达州是美国L奸案发生率最低的州。
-----------------


我们再来看迟夙生的报道:
-----------------
“今年,我还是会提卖淫合法化。”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迟夙生连续第九年建议卖淫合法化,再次引发人权与道德舆论的争议碰撞。

女律师迟夙生因每年提出卖淫合法化的建议,已经成了两会上的“名人”。从2003年开始,迟夙生就开始提出要让卖淫合法化。国家对于卖淫嫖娼的态度历来都是严厉打击、毫不留情。但是改革开放的程度越高,出现的卖淫嫖娼的现象也就越多。
  “当时提这个建议,主要是从防治艾滋病方面茪漶C”她说,“那个时候我经常给被杀害的卖淫女家属做被害人代理,也经常给杀了卖淫女的杀人犯做辩护。还有些艾滋病患者,他们因一次偶然的失足,染上了艾滋病,他们死亡之前的那种痛苦,并不是常人用语言所能表达的。那年我看到了卫生部公布的关于艾滋病的数字,感觉到确实需要规范。
  然而,按照现行的《刑法》规定,组织卖淫嫖娼罪是要判死刑的。但是被组织的卖淫嫖娼这部分人里面应该是分三类的,一类是被L迫的,还有就是组织未成年人去卖淫嫖娼,对他们可以保留死刑;但是还有是成年人,她愿意选择这帚漱@种生活方式,并且把这个作为她的职业,那么应该把她们组织起来保障健康,安全地交易,不应该再判处死刑,甚至不应该定罪。只有这岸徽M层次地梳理好了,才能最大限度地在安全、卫生的方面得到保障。不过,该严惩的还要严惩,组织L迫妇女卖淫和未成年人卖淫的,还要严厉打击。”
  由于建议一直没有被采纳,近年她又补充了新的理由:“我们必须面临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现实,今后10年或者20年,很多的贫困的人,面临娶不到妻子的局面,因为有卖淫嫖娼的存在,L奸犯罪实际上大量ㄓ痐F,过去我们严厉禁止卖淫嫖娼的时候,我们的L奸犯罪量是非常大的,这是一个客观现实”。
  为此,她建议删除《刑法》第358条中关于“组织他人卖淫”的处罚规定,但保留对“L迫他人卖淫”者的处罚;修改第359条,将“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前加上“未经许可”四字。这意味荂A只有“未经许可”的L迫、引诱、容留和介绍他人卖淫,才是犯罪。
  她认为,不管社会上怎么评价,自己是は愧的。“我确实为人民负了责。”
  声音:不少国家正在取消卖淫合法
  卖淫合法化引发巨大争议,支持和赞成卖淫合法化者认为,卖淫合法化可以保护从事性工作者的权益,而且可以ㄓ皏Кo,而这在发达国家已经有例。
  律师詹婷就提出,我国刑法里并没有卖淫嫖娼罪,卖淫只是违法,但肯定不是犯罪。只有组织、协助、L迫卖淫这种情G才是犯罪。在其他国家源于他们的社会准则,他们认为一个人愿意跟别人发生性关系,另一个人愿意支付费用,这是合理的。在其他国家卖淫合法主要是成立一个红灯区,对于卖淫地点合理化,而卖淫者是持健康证和政府颁发的工作证上岗,这种办法让卖淫者和嫖客公开化。
  她认为,卖淫只是道德方面的谴责,从法律上来说, 两个人进行性交易,没有伤害到其他人,为什么要视为犯罪呢?只是在卖淫层面,大家的道德判断十分明确,所以才以法律来实现这种道德。
-----------------

有人说,迟夙生要把卖淫合法化,那让她自己先卖淫去吧。这是很专横,很蛮不讲理,很流氓的一种歪曲说法。将军征兵,就要先自己去当兵打仗吗?皇帝管老百姓,就要自己先当老百姓吗?很歪的一种理。

迟夙生的微博:http://weibo.com/u/193508447 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

中国五千年古代历史上,青楼妓院总是有的,为什么今天就不行了呢?所以今天的中国人是史は前例的道德败坏,对人性的封杀嘛。
世界很多发达国家也都有青楼妓院,那么咫陘\中国就不能有呢?好的被说成坏的,美的被说成丑的,黑的被说成白的,这就是中国的现状,必须扭转这种局面。

期待百花楼、万花楼、怡红院、倚红楼、天上人间重现神州华夏。

到时候,各位领导们尽管可以放心的去天上人间玩尽情享乐了。

我还要倡议的是,恢复帝制,只在政治上恢复是不行的,必须也再恢复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各级领导,也要多多配给,比如,局长,十个,县长,20个,市长,30个,省长,40个,总理,50个……领导都是聪明人,基因好,多娶老婆多生孩子,就可以提高整个华夏民族的人口素质。那些愚民们还要说,难道贪官也要这吗?我说是,因为即使贪官,也比你这帚熒M民聪明,所以人家能当上贪官,而你想贪都没有机会。

美国表面上是民主,其实本质上是专制帝制,所以做事效率非常高,你看要911炸世贸大驉A美国幕后犹太皇帝一拍案,直接执行了,没有任何表过程,连美国总统都只是一个摆设,美国总统的权力,给那个犹太皇帝提鞋都不配,布什说他自己就是一只被关在动物\笼子里的动物,是这帚滿C中国千万不要被美国民主的假象骗了,要尽快恢复帝制。否则,中华民族危急!

道力人,真散銦A酒是良朋花是伴。花街柳巷觅真人,真人只在花街玩。
摘花戴饮长生酒,景里は为道自昌。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乡。

现在禁止花街柳巷啊,其实就是禁止真人的出现。

我今天讲的这个事情,不是个小事情,事关华夏安危,很多我还不方便讲透,不过我想你能悟到更多的,你要是比我方便讲你就讲吧。

李洪志

2012年5月27日


再附上大陆性学家李银河女士的一篇文章


       少一点戾气,多一点和谐

       我们的社会氛围中,总让人感到戾气太重,缺少和谐关爱的气氛。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股戾气实在是有茪长时间的积累。从批判胡风运动开始,几十年间,运动一直没有断过,反右派运动,反右倾运动,四清运动,直到集所有运动之大成的文化革命运动。这些运动之前、之后和之间还有大大小小五花八门的反精神污染运动,反自由化运动,总而言之,は微不至的批判,伤心动肝的检讨把所有的人的生活都搅得七荤八素,先是把人们变成狂热分子,狂热地批判和被批判,走到极端之后,社会发生了一种令所有人始料未及但是又十分合乎逻辑的转变:几乎所有的人都变得玩世不恭起来,每个人都成了反讽大师,民间传播的大量顺口溜,影视作品中大量は厘头话语,都鉴证了这一は可挽回的转变。

       过去的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中最值得研究的就是阶级斗争理论,这个理论一度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千万不要忘记。记得我父母有一位同事朋友,转行去做中学教师,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心理压力太大,有一次在课堂上板书竟然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写成了“千万不要阶级斗争”,这让人联想到心理分析理论中关于口误能暴露内心恐惧的说法。这件事最令人震惊的结局是,这位女教师竟因此自杀身亡。这个事例太极端,太富戏剧性,但是它竟然就发生在我的身边,当时的社会气氛由此可见一斑。

       最近翻老报纸,见到80年代人们对爱情的一个讨论,在爱情的超阶级性或说非阶级性上夹缠不清,走投は路。因为经典的浪漫爱情的特点就是跨越阶级界限,穷小子爱上贵妇人,王子爱上灰姑娘,如果说人们之间的主要关系是阶级关系,人性的主要内容是阶级性,怎么解释爱情呢?报纸文章纠纠结结地写道:“人的阶级性和人的阶级感情是阶级社会中人性和人情的主导的、具有貝w意慦漱霅情C如果看不到这一方面,把超阶级的爱看作一个随时可以创造奇迹的神,这是十分错误和反动的。但是,纯粹的人类感情在阶级社会中虽然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但不是完全不存在。只是不能把这种纯粹人类感情尊崇为宗教,即不能把它提到人类感情中主导的貝w性方面。可见,阶级社会里的人性、人情除了貝w意慦阶级因素外,还有非阶级的因素。”从这段话,我们看到的是,在阶级斗争时代,人们的头脑陷入了多么令人绝望的错乱。

       从“将重心转向经济建设”的口号开始,中国渐渐摆脱了阶级斗争的魔咒。但是几十年养成的恶习是は法一朝摆脱干净的,阶级不在了,斗争还在,社会动不动还是要斗争这个,打击那个。社会机体要健康发展,有些东西是一定要斗争要打击的,那就是伤害了他人(包括人身和财产安全)的犯罪行为。社会的斗争和打击有一个标准,那就是被打击的对象必须造成了伤害,必须是有受害人的。如果一桩行为并没有伤害他人,也没有伤害自身(吸毒、赌博属于虽然自愿伤害自身的行为),那就原则上不应当属于打击之列。

       我们的社会上之所以显得戾气很重,就是有一些没有伤害他人的行为也会时常受到打击,比如有人写了色情小说在互联网上发表,有些人自愿地聚在一起玩性游戏,有些同性恋者举办选美活动等等。对于这怖荇`的自愿活动为什么要打击呢?没有道理呀。我希望我们的社会少一些戾气,多一些和谐关爱。老祖宗说:和为贵。这是古代人与人相处的智慧,也是我们改善社会气氛的良药。


再来一篇李银河的:


喜欢性的人可以是高尚的人吗?

    上海外语频道的一位美籍主持人就中国性观念变迁的问题采访我时,我们谈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社会上弥漫的反性禁欲气氛,我分析,这种性氛围的形成原因有二,一是宋明理学以来中国社会变得越来越反性禁欲这一历史原因;二是共产党作为一个革命团体在草创时期所形成的比一般社会人群更为严苛的道德标准和性行为规范。在新中国建立之后,这一规范被推な到一般人,因此造成了整个社会的反性禁欲气氛。性被视为一件与高尚道德情操相对立的事情,二者是此长彼消的关系。谈到这里,主持人对我提出了这岸@个问题:一个人难道不可以既喜欢性同时又是一个高尚的人吗?我的即时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一个人可以既喜欢性同时又很高尚。但这只是一个感觉,一时说不出理由。这几天,这个问题一直在心中萦绕不去,以下是思辨的两个主要结果:

    首先,将人的性欲与高尚情操对立起来并非中国文化和革命文化所独有的现象,世界各国的许多宗教也是这帚滿C例如,尼采就批评过基督教的反性禁欲倾向,他指出:“认为一件事是坏的就是使它成为坏的。——如果我们认为某种激情是邪恶的和有害的,它们事实上就会变成邪恶的和有害的。基督教就是这底q过每当信仰者春情发动时所感到的良心的折磨,成功地把爱洛斯(爱神)和阿佛洛狄忒(美神)——所到之处理想的光芒闪烁和能{点石成金的伟大力量——变成了穷凶极恶的魔鬼和幽灵。把人类必然的和经常发生的感情变成内心痛苦的一个源泉,并通过这种方式使内心痛苦成为每一个人类存在的家常便饭,这难道还不令人震惊吗?……性爱与同情感和崇拜之情在一点上是共同的,即一个人通过做使他自己愉快的事同时也给另一个人以快乐,这岸@种仁慈的安排在自然中并不多见!”

    在这里,尼采盛赞了爱神和美神以及性爱,把它视为人类世界中罕见的仁慈的事物。因为人世间常见的事情是如果一个人快乐了,另一个人就会痛苦,比如说权力、金钱的争夺与得失。而性爱是一个美好的例外,一个人的快乐也导致另一个人的快乐,而非痛苦。然而,基督教狶这稀有的快乐变成人的痛苦,把爱神和美神变成魔鬼,把人的自然}动变成罪恶,变成人应当为此感到羞惭的东西。

    长期以来反性禁欲的社会气氛把人的性欲视为洪水猛兽,把它与人的高尚情操对立起来,所以我们才会认为,一个喜欢性的人必定是低俗的;而一个高尚的人必定是不喜欢性的。一旦性爱在我们的观念中从坏事变成了好事,我们就永远地摆脱了内心的矛盾、痛苦和折磨,我们的性文化、性观念和性法规就全都能{理顺了,而一个喜欢性的人也就可以同时又是一个高尚的人了。

    其次,男女双重标准问题。在反性禁欲的气氛当中,男人如果喜欢性似乎尚可原宥,女人如果喜欢性那简直就是罪大恶极了。我们的社会就像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一屆A性对所有人都是低贱肮脏卑下的,对女人尤其如此。在维多利亚时代,一位尊敬妻子的丈夫是会尽量不用肮脏的性行为去玷污妻子的,他宁肯去找专门从事性服务的女人,因为她们下贱。在中国,女性的性愉悦从来是一个不可伸张的权利,许多女人以性欲低下为U,以喜欢性为耻。一项2004年的调查结果表明,在中国60至64岁年龄组的女性当中,一生从未体验过性高潮的比例高达28%,而这个比例在西方各国没有超过10%的。这说明,中国女性的性愉悦一度是一个受到打压的价值。如果说性欲与高尚在男性那里是对立的,那么在女性那里就更加水火不容。即,你要么是一个讨厌性的好女人;要么是个喜欢性的坏女人;要么是一个克制性欲的高尚女人;要么是一个放纵性欲的低贱女人。二者必居其一。社会上当然有一些喜欢性的女人,但是她们往往被人侧目而视。木子美的遭遇就是一个典型事例,如果将她暴露了一些人的隐私这一点忽略不计,她活脱脱就是《欲望都市》中的萨曼莎。后者完全是一个热情奔放的正面形象,而木子美珖t点被人们的唾沫淹死。

    总之,在一个不再反性禁欲的社会当中,一个喜欢性的人完全可以是一个高尚的人。人的高尚与低贱有很多标准,比如一个行善的人是高尚的,一个作恶的人是低贱的;一个诚信的人是高尚的人,一个欺诈的人是低贱的;一个利他的人是高尚的,一个自私的人是低贱的。然而,一个人喜欢性还是不喜欢性狺会成为人的高尚与低俗的标准。换言之,一个高尚的人可能是喜欢性的或者是不喜欢性的;而一个低俗的人也可能是喜欢性的或者不喜欢性的。这就是我在经过一番思辨之后对那位主持人提出的问题的解答。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3 22:59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普及版係列

人中講道(105)李洪志提倡恢複青樓妓院華夏傳統

要恢複中華傳統文化啊,就不能按照猶太人的標準,按照猶太標準的那種“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恰恰是斬斷了中華傳統文化命脈,恰恰是“取其糟粕去其精華”。

我這些日子媮翰儠々@夫多妻,恢複近親結婚,恢複早婚早戀,恢複長發,恢複土葬,恢複正體字,恢複獨裁專製帝製……

我看到很多人都是我一點就通就明白的。那麼今天呢就再講一個:

要恢複青樓妓院!強烈支持人大代表遲夙生關於“賣淫合法化”的倡議。

想我煌煌華夏五千年曆史,在世界文明中遙遙領先,哪朝那代沒有青樓妓院?哪朝哪代禁止賣淫了?秦皇漢武唐宗宋祖,難道不比你們開明有遠見?

如果恢複青樓妓院就錯了,那麼難道華夏五千年曆史都做錯了隻有今天是對的?難道張良諸葛亮劉伯溫等宰相都發現不了這種錯誤?難道張三豐呂洞賓八仙加上佛教各大師都發現不了這種錯誤?

從50年代到70年代中期,那時候沒有青樓妓院,可是啊,那是華夏民族曆史上道德最為敗壞的時期,傳統道德全麵的被摧毀了,是最沒有人性的時期,人人都被猶太邪靈全麵操控著,瘋狂的破壞著華夏傳統,那時候連夫妻做愛還要領導批準呢。

人這方麵的欲望啊,是人性最關鍵的體現,可是,猶太邪靈打擊的就是這個,我講了啊,猶太邪靈打擊的就是宇宙生命的生殖係統生殖器官,破壞宇宙的生機。

取消青樓妓院,其實是猶太邪靈對人性的破壞。

很多愚民,對遲夙生的這個建議恥笑,所以他們隻能當愚民,永遠也當不了人大代表,永遠代表不了人民。遲夙生不愧是人大代表,連續9年頂著種種壓力提出這個議案。

你們知道嗎?大道似水,人這方麵的欲望,人性,是不能壓抑的,是不能堵的,就象水,隻有疏導才行。誰反這個,誰就是反人性,反人類,反宇宙的邪靈!至少是被邪靈操控的。

禁止妓女的國家,強奸案發生率就一路飆漲,中國在這方麵已經領先世界了,比美國還高。而且啊,你們知道嗎,禁止賣淫,禁止青樓妓院,就可以促進性病的傳播,相反相成,人難察覺,這是猶太邪靈針對中國的又一大陰謀!猶太邪靈出手時,往往會從相反的方向,達成它們想要的結果。

舉個很經典的例子,看下麵的報道:
---------------
美國內華達州是美國唯一賣淫合法的州,而到目前為止,內華達州的9000多名合法注冊的賣淫人員(男女皆有),沒有一個感染了艾滋病毒;在拉斯維加斯等大城市,賣淫人員間的性疾病防禦率幾乎達到100%。同樣在賣淫合法的荷蘭,這些數據也類似。相比之下,佛羅媢F州邁阿密有19%的賣淫人員攜帶艾滋病毒,新澤西紐阿克52%的賣淫人員攜帶艾滋病毒,同樣在紐約市、華盛頓特區,統計學估計大約一半的賣淫人員都攜帶艾滋病病毒。

賣淫在內華達合法化後,賣淫人員必須與政府注冊,並每周接受健康檢查。但這種規範操作和政府監控不是唯一極大降低性病傳播的原因。當賣淫產業合法化後,賣淫人員和組織者可以公開進行廣告,消費者在購買服務前能夠通過合法可靠的渠道得到賣淫服務的信息,有機會比較與選擇,而不像非法嫖娼那樣隻能從歪門邪道得到信息,而饑不擇食,上手為數。而賣淫組織者之間的競爭也會變為良性,而不需選擇黑道。

類似的例子有美國曆史上有名的禁酒令。美國憲法第18條修正法案在二十與三十年代禁止了酒精飲料在美國的生產、運輸與銷售。然而,結果不但不理想,而且簡直是場災難。就1927年一年,美國直接死於酒精使用的人數達12000人,更多的人因為使用假酒劣酒而失明或殘廢;而如今這個數字為平均每年不到3000人。為什麼呢?兩個主要原因:一,當一個產品被非法化後,得到這個產品會非常不容易,而在千辛萬苦後終於得到時卻無法長期保存時,就容易濫用;二,當一個產品的合法來源和宣傳渠道被切斷後,消費者就失去了質量的保障,沒辦法知道到手的到底是葡萄釀製還是甲醇兌水,也沒有不同產品間的選擇。這點和賣淫業是一樣的。

因此,合法化與規範化賣淫業,不但不會導致性疾病的失控傳播,反而會抑製這種傳播。同時,它能夠提供就業機會,減少團夥和暴力犯罪,是穩定社會、發展經濟的一方良劑。內華達州是美國強奸案發生率最低的州。
-----------------


我們再來看遲夙生的報道:
-----------------
“今年,我還是會提賣淫合法化。” 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夙生律師事務所主任遲夙生連續第九年建議賣淫合法化,再次引發人權與道德輿論的爭議碰撞。

女律師遲夙生因每年提出賣淫合法化的建議,已經成了兩會上的“名人”。從2003年開始,遲夙生就開始提出要讓賣淫合法化。國家對於賣淫嫖娼的態度曆來都是嚴厲打擊、毫不留情。但是改革開放的程度越高,出現的賣淫嫖娼的現象也就越多。
  “當時提這個建議,主要是從防治艾滋病方麵著手。”她說,“那個時候我經常給被殺害的賣淫女家屬做被害人代理,也經常給殺了賣淫女的殺人犯做辯護。還有些艾滋病患者,他們因一次偶然的失足,染上了艾滋病,他們死亡之前的那種痛苦,並不是常人用語言所能表達的。那年我看到了衛生部公布的關於艾滋病的數字,感覺到確實需要規範。
  然而,按照現行的《刑法》規定,組織賣淫嫖娼罪是要判死刑的。但是被組織的賣淫嫖娼這部分人媊挴雩茯O分三類的,一類是被強迫的,還有就是組織未成年人去賣淫嫖娼,對他們可以保留死刑;但是還有是成年人,她願意選擇這樣的一種生活方式,並且把這個作為她的職業,那麼應該把她們組織起來保障健康,安全地交易,不應該再判處死刑,甚至不應該定罪。隻有這樣分清層次地梳理好了,才能最大限度地在安全、衛生的方麵得到保障。不過,該嚴懲的還要嚴懲,組織強迫婦女賣淫和未成年人賣淫的,還要嚴厲打擊。”
  由於建議一直沒有被采納,近年她又補充了新的理由:“我們必須麵臨男女比例嚴重失調的現實,今後10年或者20年,很多的貧困的人,麵臨娶不到妻子的局麵,因為有賣淫嫖娼的存在,強奸犯罪實際上大量減少了,過去我們嚴厲禁止賣淫嫖娼的時候,我們的強奸犯罪量是非常大的,這是一個客觀現實”。
  為此,她建議刪除《刑法》第358條中關於“組織他人賣淫”的處罰規定,但保留對“強迫他人賣淫”者的處罰;修改第359條,將“引誘、容留、介紹他人賣淫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前加上“未經許可”四字。這意味著,隻有“未經許可”的強迫、引誘、容留和介紹他人賣淫,才是犯罪。
  她認為,不管社會上怎麼評價,自己是無愧的。“我確實為人民負了責。”
  聲音:不少國家正在取消賣淫合法
  賣淫合法化引發巨大爭議,支持和讚成賣淫合法化者認為,賣淫合法化可以保護從事性工作者的權益,而且可以減少犯罪,而這在發達國家已經有例。
  律師詹婷就提出,我國刑法堥癡S有賣淫嫖娼罪,賣淫隻是違法,但肯定不是犯罪。隻有組織、協助、強迫賣淫這種情況才是犯罪。在其他國家源於他們的社會準則,他們認為一個人願意跟別人發生性關係,另一個人願意支付費用,這是合理的。在其他國家賣淫合法主要是成立一個紅燈區,對於賣淫地點合理化,而賣淫者是持健康證和政府頒發的工作證上崗,這種辦法讓賣淫者和嫖客公開化。
  她認為,賣淫隻是道德方麵的譴責,從法律上來說, 兩個人進行性交易,沒有傷害到其他人,為什麼要視為犯罪呢?隻是在賣淫層麵,大家的道德判斷十分明確,所以才以法律來實現這種道德。
-----------------

有人說,遲夙生要把賣淫合法化,那讓她自己先賣淫去吧。這是很專橫,很蠻不講理,很流氓的一種歪曲說法。將軍征兵,就要先自己去當兵打仗嗎?皇帝管老百姓,就要自己先當老百姓嗎?很歪的一種理。

遲夙生的微博:http://weibo.com/u/193508447 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

中國五千年古代曆史上,青樓妓院總是有的,為什麼今天就不行了呢?所以今天的中國人是史無前例的道德敗壞,對人性的封殺嘛。
世界很多發達國家也都有青樓妓院,那麼憑什麼中國就不能有呢?好的被說成壞的,美的被說成醜的,黑的被說成白的,這就是中國的現狀,必須扭轉這種局麵。

期待百花樓、萬花樓、怡紅院、倚紅樓、天上人間重現神州華夏。

到時候,各位領導們盡管可以放心的去天上人間玩盡情享樂了。

我還要倡議的是,恢複帝製,隻在政治上恢複是不行的,必須也再恢複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各級領導,也要多多配給,比如,局長,十個,縣長,20個,市長,30個,省長,40個,總理,50個……領導都是聰明人,基因好,多娶老婆多生孩子,就可以提高整個華夏民族的人口素質。那些愚民們還要說,難道貪官也要這樣嗎?我說是,因為即使貪官,也比你這樣的愚民聰明,所以人家能當上貪官,而你想貪都沒有機會。

美國表麵上是民主,其實本質上是專製帝製,所以做事效率非常高,你看要911炸世貿大廈,美國幕後猶太皇帝一拍案,直接執行了,沒有任何表決過程,連美國總統都隻是一個擺設,美國總統的權力,給那個猶太皇帝提鞋都不配,布什說他自己就是一隻被關在動物園籠子堛滌坁哄A是這樣的。中國千萬不要被美國民主的假象騙了,要盡快恢複帝製。否則,中華民族危急!

道力人,真散漢,酒是良朋花是伴。花街柳巷覓真人,真人隻在花街玩。
摘花戴飲長生酒,景媯L為道自昌。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鄉。

現在禁止花街柳巷啊,其實就是禁止真人的出現。

我今天講的這個事情,不是個小事情,事關華夏安危,很多我還不方便講透,不過我想你能悟到更多的,你要是比我方便講你就講吧。

李洪志

2012年5月27日


再附上大陸性學家李銀河女士的一篇文章

       少一點戾氣,多一點和諧

       我們的社會氛圍中,總讓人感到戾氣太重,缺少和諧關愛的氣氛。

       俗話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股戾氣實在是有著太長時間的積累。從批判胡風運動開始,幾十年間,運動一直沒有斷過,反右派運動,反右傾運動,四清運動, 直到集所有運動之大成的文化革命運動。這些運動之前、之後和之間還有大大小小五花八門的反精神汙染運動,反自由化運動,總而言之,無微不至的批判,傷心動 肝的檢討把所有的人的生活都攪得七葷八素,先是把人們變成狂熱分子,狂熱地批判和被批判,走到極端之後,社會發生了一種令所有人始料未及但是又十分合乎邏 輯的轉變:幾乎所有的人都變得玩世不恭起來,每個人都成了反諷大師,民間傳播的大量順口溜,影視作品中大量無厘頭話語,都鑒證了這一無可挽回的轉變。

       過去的社會主流意識形態中最值得研究的就是階級鬥爭理論,這個理論一度要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千萬不要忘記。記得我父母有一位同事朋友,轉行去做中學 教師,因為家庭出身不好,心理壓力太大,有一次在課堂上板書竟然將“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寫成了“千萬不要階級鬥爭”,這讓人聯想到心理分析理論中關於 口誤能暴露內心恐懼的說法。這件事最令人震驚的結局是,這位女教師竟因此自殺身亡。這個事例太極端,太富戲劇性,但是它竟然就發生在我的身邊,當時的社會 氣氛由此可見一斑。

       最近翻老報紙,見到80年代人們對愛情的一個討論,在愛情的超階級性或說非階級性上夾纏不清,走投無路。因為經典的浪漫愛情的特點就是跨越階級界限,窮小 子愛上貴婦人,王子愛上灰姑娘,如果說人們之間的主要關係是階級關係,人性的主要內容是階級性,怎麼解釋愛情呢?報紙文章糾糾結結地寫道:“人的階級性和 人的階級感情是階級社會中人性和人情的主導的、具有決定意義的方麵。如果看不到這一方麵,把超階級的愛看作一個隨時可以創造奇跡的神,這是十分錯誤和反動 的。但是,純粹的人類感情在階級社會中雖然已經被破壞得差不多,但不是完全不存在。隻是不能把這種純粹人類感情尊崇為宗教,即不能把它提到人類感情中主導 的決定性方麵。可見,階級社會堛漱H性、人情除了決定意義的階級因素外,還有非階級的因素。”從這段話,我們看到的是,在階級鬥爭時代,人們的頭腦陷入了 多麼令人絕望的錯亂。

       從“將重心轉向經濟建設”的口號開始,中國漸漸擺脫了階級鬥爭的魔咒。但是幾十年養成的惡習是無法一朝擺脫幹淨的,階級不在了,鬥爭還在,社會動不動還是 要鬥爭這個,打擊那個。社會機體要健康發展,有些東西是一定要鬥爭要打擊的,那就是傷害了他人(包括人身和財產安全)的犯罪行為。社會的鬥爭和打擊有一個 標準,那就是被打擊的對象必須造成了傷害,必須是有受害人的。如果一樁行為並沒有傷害他人,也沒有傷害自身(吸毒、賭博屬於雖然自願卻傷害自身的行為), 那就原則上不應當屬於打擊之列。

       我們的社會上之所以顯得戾氣很重,就是有一些沒有傷害他人的行為也會時常受到打擊,比如有人寫了色情小說在互聯網上發表,有些人自願地聚在一起玩性遊戲, 有些同性戀者舉辦選美活動等等。對於這樣無害的自願活動為什麼要打擊呢?沒有道理呀。我希望我們的社會少一些戾氣,多一些和諧關愛。老祖宗說:和為貴。這 是古代人與人相處的智慧,也是我們改善社會氣氛的良藥。


再來一篇李銀河的:

   喜歡性的人可以是高尚的人嗎?

    上海外語頻道的一位美籍主持人就中國性觀念變遷的問題采訪我時,我們談到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社會上彌漫的反性禁欲氣氛,我分析,這種性氛圍的形成原因有二, 一是宋明理學以來中國社會變得越來越反性禁欲這一曆史原因;二是共產黨作為一個革命團體在草創時期所形成的比一般社會人群更為嚴苛的道德標準和性行為規 範。在新中國建立之後,這一規範被推廣到一般人,因此造成了整個社會的反性禁欲氣氛。性被視為一件與高尚道德情操相對立的事情,二者是此長彼消的關係。談 到這堙A主持人對我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一個人難道不可以既喜歡性同時又是一個高尚的人嗎?我的即時回答當然是肯定的:一個人可以既喜歡性同時又很高尚。 但這隻是一個感覺,一時說不出理由。這幾天,這個問題一直在心中縈繞不去,以下是思辨的兩個主要結果:

    首先,將人的性欲與高尚情操對立起來並非中國文化和革命文化所獨有的現象,世界各國的許多宗教也是這樣的。例如,尼采就批評過基督教的反性禁欲傾向,他指 出:“認為一件事是壞的就是使它成為壞的。——如果我們認為某種激情是邪惡的和有害的,它們事實上就會變成邪惡的和有害的。基督教就是這樣通過每當信仰者 春情發動時所感到的良心的折磨,成功地把愛洛斯(愛神)和阿佛洛狄忒(美神)——所到之處理想的光芒閃爍和能夠點石成金的偉大力量——變成了窮凶極惡的魔 鬼和幽靈。把人類必然的和經常發生的感情變成內心痛苦的一個源泉,並通過這種方式使內心痛苦成為每一個人類存在的家常便飯,這難道還不令人震驚嗎?……性 愛與同情感和崇拜之情在一點上是共同的,即一個人通過做使他自己愉快的事同時也給另一個人以快樂,這樣一種仁慈的安排在自然中並不多見!”

    在這堙A尼采盛讚了愛神和美神以及性愛,把它視為人類世界中罕見的仁慈的事物。因為人世間常見的事情是如果一個人快樂了,另一個人就會痛苦,比如說權力、 金錢的爭奪與得失。而性愛是一個美好的例外,一個人的快樂也導致另一個人的快樂,而非痛苦。然而,基督教卻把這稀有的快樂變成人的痛苦,把愛神和美神變成 魔鬼,把人的自然衝動變成罪惡,變成人應當為此感到羞慚的東西。

    長期以來反性禁欲的社會氣氛把人的性欲視為洪水猛獸,把它與人的高尚情操對立起來,所以我們才會認為,一個喜歡性的人必定是低俗的;而一個高尚的人必定是 不喜歡性的。一旦性愛在我們的觀念中從壞事變成了好事,我們就永遠地擺脫了內心的矛盾、痛苦和折磨,我們的性文化、性觀念和性法規就全都能夠理順了,而一 個喜歡性的人也就可以同時又是一個高尚的人了。

    其次,男女雙重標準問題。在反性禁欲的氣氛當中,男人如果喜歡性似乎尚可原宥,女人如果喜歡性那簡直就是罪大惡極了。我們的社會就像英國的維多利亞時代一 樣,性對所有人都是低賤肮髒卑下的,對女人尤其如此。在維多利亞時代,一位尊敬妻子的丈夫是會盡量不用肮髒的性行為去玷汙妻子的,他寧肯去找專門從事性服 務的女人,因為她們下賤。在中國,女性的性愉悅從來是一個不可伸張的權利,許多女人以性欲低下為榮,以喜歡性為恥。一項2004年的調查結果表明,在中國 60至64歲年齡組的女性當中,一生從未體驗過性高潮的比例高達28%,而這個比例在西方各國沒有超過10%的。這說明,中國女性的性愉悅一度是一個受到 打壓的價值。如果說性欲與高尚在男性那堿O對立的,那麼在女性那奡N更加水火不容。即,你要麼是一個討厭性的好女人;要麼是個喜歡性的壞女人;要麼是一個 克製性欲的高尚女人;要麼是一個放縱性欲的低賤女人。二者必居其一。社會上當然有一些喜歡性的女人,但是她們往往被人側目而視。木子美的遭遇就是一個典型 事例,如果將她暴露了一些人的隱私這一點忽略不計,她活脫脫就是《欲望都市》中的薩曼莎。後者完全是一個熱情奔放的正麵形象,而木子美卻差點被人們的唾沫 淹死。

    總之,在一個不再反性禁欲的社會當中,一個喜歡性的人完全可以是一個高尚的人。人的高尚與低賤有很多標準,比如一個行善的人是高尚的,一個作惡的人是低賤 的;一個誠信的人是高尚的人,一個欺詐的人是低賤的;一個利他的人是高尚的,一個自私的人是低賤的。然而,一個人喜歡性還是不喜歡性卻不會成為人的高尚與 低俗的標準。換言之,一個高尚的人可能是喜歡性的或者是不喜歡性的;而一個低俗的人也可能是喜歡性的或者不喜歡性的。這就是我在經過一番思辨之後對那位主 持人提出的問題的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