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104)驱逐民主 恢复帝制 中华传统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3 22:56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普及版系列

人中讲道(104)驱逐民主 恢复帝制

驱逐民主,恢复帝制,这才是中华传统。

是的,你没有看错,恢复帝制。

还不是英美袁世凯的那一套君主立}的假帝制,我要的是秦始皇、朱元璋父子的那种真帝制,也就是那种撤头撤尾的中央集权和个人独裁,我们必须撤底剥夺政治上人民当家做主的权利。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犹太邪灵用来操控人的一句话,任何人一旦听信啊,它就是妖怪魔鬼了,它就永远也别想返本归真了,它永远都找不到它自己了,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了嘛,它心裡装著人民,唯独没有它自己,失去了它自己,所以啊,这洋的生命都是犯天条、天理不容啊,绝对是在被淘汰销毁中的,未来的宇宙中是绝对不允许这洋的生命存在的,它会污染了宇宙的。

所幸,我们可爱的人民公僕们都是很聪明的,没有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都或多或少带自己的一些私心,有私心这就对了,这才是生命的正常状态。私心越大,就越能当大官。为私者是道德高尚,为公者是道德败坏,这是真正的道德标准。

我们党领导的改革,目前进入了深水区,很多社会上的人不理解,大家知道啊,由国务院战略发展研究中心前段时间的报告,很快,我们所有的银行都要私有化,我们所有的央企都要私有化,非常正确,我们要完全、乾淨、撤底的消灭公有制,要完全复辟私有制,有人说,央企都私有化了,国内没有任何民营企业能整合这些央企,结果都会落入外企手裡,这帚漱H是瞎操心,银行、央企全部私有化算什麽,我们要把整个国家都私有化,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中华大帝,即将在十八大出现。

改革改的是什麽,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只是幌子,改革的最终目的,就是消灭公有制,消灭犹太邪灵L加在华夏民族头上的社会主憡謍蚸M人民民主专政,改革就是要恢复中华传统帝制,恢复中央集权,恢复个人独裁,剥夺政治上人民当家做主的权利。以后中国政治上的大事,全由中华大帝说了算,不需要任何选票。

一旦中华大帝出现,外国人想白白拿走中国一分钱,都是做|。以后中国不实行法治,一切都是人治,就象古代那屆C

唐奇的上级领导,救苦寻声,对此有非常深刻的认识,他有一系列的文章“帝制者,救中国之妙药也”,共九篇。我节选过来一些:

———————————————————————————

什麽是帝制?帝制的特徵是什麽?帝制就是帝王一个人说了算,想怎麽洋就怎麽洋,制定王法约束群臣和百姓,而他本人不受法律的约束,法律不能倒过来约束帝王。允许帝王朝令夕改、出堣秏堙B拒不认错,他怎麽做都是对的,这才是真帝制,凡是君主立}的帝制,因为都对帝王权力进行大幅度的限制,所以都是假帝制。独裁专制,才是帝制的最大特徵,就象主元神主宰这个身体,主元神得清醒,不能被副元神和身体裡其它的生命体分权一屆A副元神和其它的这些生命体只能被主元神は条件指挥,不能藉口什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和主元神平起平坐,更不能代主元神拿主意。君、臣、佐、使的名分不能乱,如果“识神死,(副)元神生”,也就是副元神把主元神的权夺了,那这人等于死了,等于臣篡了位,这国家已经亡了。表面上这些讲的是玄学,实际上讲的是体制问题。

国家的一切都是为了保住帝王的权势,帝王个人的权势一失去,就等于亡国灭种。只有这种真帝制才这合于统治中国那方的人,只有这种统治才有可能统治得了那裡的人因为那方的人只配这麽统治。有的人说,这不是太看轻民了吗?圣贤们不是说:“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的吗?连唐太宗都还说:“民可载舟,亦可覆舟”的吗?可是我要反过来问了,は论孟子、墨子、孔子、还是太宗,话说得那麽漂亮,又哪个不赞成帝制而赞成民主的呢?他们看了现代西方议会民主这套肯定会摇头,他们会赞成让那所谓的“人民”的选票来抉定人类的走向吗?他们又哪个不是以拼死维护君王的统治为U的呢?

————————————————————————————

在我国只有撤头撤尾的世袭制的独裁暴政,也就是帝制,才最符合国人的本性,这才不虚伪,这才是正直。这就好象是圣贤们为中国量身定做的一套衣服,最最合体,是中华民族留给世界最珍贵的文化遗产。要恢复中华传统文化,必先恢复中华传统体制。只有把整个国家当作君王的个人私产,他才会好好地去管理这个国家。除非他神经有问题,否则他一定会把社会搞成锦绣山河,留给自己的子孙,总不至于要把社会搞得象现在那岫U阶层矛盾这麽尖锐,那麽对立吧?那麽人民生活在其中就得福了,人民的利益也就和君王的利益一致了,被孤立的只是官员,时刻受到君王和百姓的监督。如果现在的中国不是主席而胡皇帝,那些官员可不敢这麽明目张胆地贪污了。因为现在贪污是贪污的国家的钱,主席即使知道了,心想:“这又不是我的钱,我迟早都要让位给下一任的,我咫麽得罪这麽多人?给自己树那麽多的敌人?我为什麽要给于我毫は感情也没有血缘关系的下一任留个锦绣河山?说不定下一任还要和我作对呢。我乐得装做看不见。”就不会全力来整治,相反为了保住党的名声,而儘量遮掩,贪官事发大不了逃到加拿大就是,即使被抓住,往往也不会判死刑,轻判个は期,欺骗一下人民,过两年就“保外就医”放出来了。

而实行了帝制就不同了,你要贪污,皇帝就会认为你偷的是他留给自己儿子的钱,是他家的钱,就算他的私仇了,绝对不会饶你,那可真的要发雷霆之怒了。到时候还给你什麽二审三审?什麽“法は明文规定不为罪”?什麽“は罪推定”?那些本来就是留给奸人作奸犯科,逃脱制裁而な开的方便之门。抓住你不由分说五马分尸,祸灭九族,你就是象赖昌星那弩加拿大也不行,派几个杀手去加拿大,神不知鬼不觉做掉你,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除非你能坐火箭逃火星上去。我看这社会风气马上就能端正了,谁也不敢抱侥倖心理去以身试法了,诸多矛盾马上就迎刃而解了,经济马上就上去了。

胡锦涛之所以不肯花大力气反腐败,是因为他马上要下台,把权力交出去了。他才不愿意为了以后下任舒服而去得罪那麽多人呢,给下任留个烂摊子看笑话多好。如果胡主席是胡皇帝,他能将皇位传给儿子胡海清了,我敢打赌他一定第二天就开始真正反腐了。胡主席现在连指定自己儿子做接班人都做不到,还被你们运运说成什麽独裁,有这麽独裁的吗?间直太没良心了。

这才是明智之举。一个皇帝总比现在九个常委九个皇帝好,还不如当年皇太极带八王议政,人家八个旗主王爷还代表八个旗的利益呢。现在九个皇帝都不把国家当自己的家,只代表自己家族的利益,又不代表哪个社会阶层的利益,只管给自己儿女捞钱,要是换成一个皇帝,就会爱护这个国和爱护自己这个家一洋,百姓就顺带有福了,损失的是其他委员和各级官员的利益,你们愚民何乐而不为呢?非要听独轮运的煽动向中共逼宫分权,闹得千万人头滚滚落地,最后由味精生李洪志达赖一伙来摘胜利桃子,你们才甘心?

与其向中共逼宫,不如向主席劝进,现在万事俱备,差就差我们网友支持这股东风了。我愿意做中华劝进第一人,徵集大家签名,递交万民表,组建一个类似筹安会的组织,上达天听,呼吁十八大主席为天下苍生计,勉为其难,忍辱负重,不负祖国亿万父老的殷殷期盼,早正大位,造福子孙,流芳百世。

再举个例子,要现在是皇帝统治,估计社会上明的暗的妓院都会少许多。虽然人民去嫖妓和皇帝的私利并は多少衝突,但会有梅毒、尖锐湿疣,更可怕的是现在还有了爱滋病,这要犯滥起来国家就完了,国君必定下大力气整治。就象当年的道光皇帝,看到林则徐的摺子说“鸦片横行,不出几年,国家将は可用之兵,朝廷将は充饷之银。”一屆A为江山著急起来,马上会雷厉风行地禁蝮T娼,连吸蝒亲王也抓来杀了,否则上对不住“列祖列宗”,下对不起自己的孩子。当年要是不是英国作梗,我相信按照林则徐的工作力度,禁问题早解问题了。道光打不过英国人,只好割地赔款,那是他从祖辈手裡接过的私人材产,等于挖他的肉,知道死后は颜去见列祖列宗,据说还落了泪。现在要有皇帝,一定会下大力气整治那些爱滋病Y血事件,可要没了皇帝,领土反正是公家的,可以随心所欲割让,据说什麽“南坎、江心坡”,就是大笔一挥就送给别国了。

中国该有总统好?还是有皇帝好?还是有主席好?我正在研究一种衡量一个国家贪腐程度的指数,叫“救苦寻声”的指数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就象用“牛顿”来反映力量,“帕斯卡”反映压L,“焦耳”反映热量,“瓦特”反映功率那洋,“救苦寻声指数”是一种量化社会贪腐程度的计算单位,它通过一系列複杂的formula计算来得出数值。以前は论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度量单位都是外国人的名字,现在,华人的名字第一次作为度量单位在国际通用,这填补了一项我国空白,为整个中华民族争了光。假设在中国实行“主席制”时,社会贪腐指数是“50个救苦寻声”,那麽实行西方“总统制”时会达到贪腐程度的最大值“100个救苦寻声”,而当中国有皇帝时,指数会降到可以忽略不计的“10个救苦寻声”,这岸]就能向全世界客观地反映究竟哪种制度符合中国实际。

愚民们都认为,能让老百姓或者官员富起来随心所欲乱来的制度就是一个自由的制度。可是老百姓和官员都是不讲道德的,富了之后的好处は非时让它们嫖妓更容易一些。这能算是个好制度吗?目前就是这个情形,先富裕起来的官员们哪个不在嫖娼吸毒?富裕之后,它们就不再贪污不再受贿了吗?要是给这些人民主、自由、人权,那更不得了了,你要指责它嫖了妓吸了毒,它就骂你:“那是我的自由,关你屁事?”好像侵犯了它的人权。

衡量一个制度、一个元首是好是坏,愚民们看的是这个制度这个元首能不能让自己发材享福,看的是能让他吸上什麽牌子的蝖A能让他吃上什麽肉,能有钱每天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他就说好。要是看见别的人已经过上小康,有閒钱去旅游去海南岛嫖妓,而他还没这能力,他就开始駡街,说这制度如何如何地不好了。有的人呢,根据的是国家允许他在网上胡说八道与否,能否按他的想法发展,能否让自己心情愉快,能否让他顺利和配偶离婚娶新欢,能否自由嫖妓,能否让她旁若は人地、理直气壮地当第三者勾引男人破坏它人家庭,来衡量制度的好坏,有的觉得国家政治军事L大了,能由著它的性子今天去打美国,明天去打日本,称霸世界,他就说这制度好,这元首英明。

愚民这麽衡量好坏,圣贤狺这麽衡量,大家在《四书五经》的《大学》裡可以看到这麽一句话:“长国家而务材用者,必自小人矣。彼为善之……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为利也。”什麽意思呢?这就是说:“治理国家专门致力于聚敛材富的人,一定是由小人误导的,还自以为是善事呢。这是说治理国家不能以材富为利益,而应该以是不是讲‘憛为标准”。愚民们把能否解抉那些自己生理需求看得比天都还大,但这些事情在圣贤看来屁都不是,圣贤觉得一个制度好不好,不在于是不是能让愚民吸得起毒,嫖得起妓,吃得上名牌蝪s,住得上西式洋房,不在于是不是这个制度是不是能满足愚民们“吃喝嫖赌”等各种健康或不健康的生理和心理需求。而在一个憒r。

一个制度要是能把愚民们真的致富,狺S放任社会吸毒成风,赌博成风,嫖娼成风,贪污成风,圣人不会觉得这是一个成功的制度。相反,百姓虽然普遍经济水准不高,但民风淳朴,贫富差距并不大,官员廉洁爱民,文化健康发展,群夷仰慕它的文化艺术而不是军事,而且这个国家的存在是为了维护道憒茼s在的,这个元首替天行道,做事不完全是为私利出发的,就象美国的某些任总统,敢于干涉别国内政,敢于牺牲自己的利益去主持公道,敢于打抱不平,敢于“王字出头我做主”的,上天倒觉得这是一个好制度好元首。

在我这系列文章前两集发表期间,就有不少愚民急不可耐地询问:“你说了半天都没听你讲到最关键的问题,倒底谁来当这个皇帝好啊?我有希望吗?要是让我当皇帝,我就支持你。要是别人当,我才不为别人抬轿子呢。”

大家想想,它为什麽会说出这洋的话?因为在道德极其败坏的人民心目中,一提到“天子”,毫は神圣庄严之感,想到的必定是什麽“三宫六院”,什麽“敬事房的太监”,什麽“每晚要翻几回牌子”,什麽“番僧传来的房中术”。心裡尽是这些肮葬的东西。觉得当皇帝就这事了,多舒服啊。仿佛不需要负一点责任,完全是享乐的一生。它们哪裡知道做天子虽然不需要对人民负责,珥n时刻为上天负责,那责任更大。做得好做得坏,死了要面对上天,身后要任由后人盖棺评定。有史以来,皇帝身边都有史臣忠实而详细记录其言行,甚至饮食起居的点点滴滴都被记录了下来,叫做“起居录”,这不是一种监督吗?你现在敢去记录胡主席奥总统平日私下的言行吗?你要敢透露一点,马上就以洩露国家机密罪给抓了起来,没几天就从人间蒸发了。你说是帝制下的监督好呢?还是民主监督好呢?

唐太宗一直恕负责记录他言行的大臣褚遂良把他写得丑恶不堪,让后人耻笑,多次要求褚遂良把记录的档案拿出来给他看看,均被褚遂良给拒绝了。掌握所有人生杀大权的皇帝居然对此毫は办法。我们还可以看到春秋战国时期,某人杀了国君自立,史臣就记录说是“弑君篡立”,新国君命其修改,史臣不从,新国君杀了他,又换了一个史臣,照岫p此记录,又杀了再换一个,照岫p此。中国的历史就是这麽流传下来的,哪裡象现在官方养的学者,把历史篡改的面目皆非,而愚民们坚信不移,还恬不知耻地错误的历史裡评头论足,说这个制度好,那个制度不好的呢。

天子每年重要的一项工作是祭天,除了特殊情G可以委派太子亲王代理外,丝毫马虎不得。贞观初年,天下大旱,长安尤甚。传说是因为连年战争死的人太多,有的屎体变成了旱魃造成的。李世民先让大臣召道士祈雨,は效。只好由他自己作为人主出面向上天祈雨,跪在天坛上,赤膊全身,顶著烈日,念诵祈文,检讨错误,不吃不喝,连续三天,直至昏迷,以示心诚。因为自己是天子,这罪只有自己代百姓去受。回想当今,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会那麽做吗?其它国家的总统会去做吗?不是他们不懂,他们现在也想复兴这种文化,让演员冒充乾隆皇帝去天坛、地坛和北海代行,不信的话,大家可以去网上查看的。你说这不是儿戏吗?上天能认可它们是天子吗?

---------------------

比如,今天定条法律:“鉴于干部下乡大吃大喝之风盛行,为提倡节俭,以后干部下乡每餐只能四菜一汤。”中国人是最有“智慧”的了,自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好,你不是只准四个菜吗?我就把每个菜做得象缸那麽大,还是铺张浪费。等上面发觉了,指责他们不按政策和法律办时,他们振振有词:“你又没规定一个菜只准用多大的口径,我这不是四菜一汤吗?法は明文规定者,不算罪!”上面语塞。这些干部觉得自己聪明极了:“你看,还是我聪明,能想得出这种办法,你们就想不出来。”沾沾自喜。上面一看法律被人打了“擦边球”,只得规定装每个菜的盘子口径大小不得超过30公分。可干部们还是有办法,用极深的盘子来装,国家又发现不对了,等再指责的时候,干部们还是能学阿凡提的洋子油腔滑调L词夺理道:“我哪裡是犯罪?你又没规定盘子有多深?”国家只好再出台新的司法解释,规定盘子最深不能超过5公分,以免再被人钻了空子。这还是难不倒他,他就把菜儘量做成山珍海味,费用变本加厉,国家一看不行,不得已再制订各种级别的干部的各种工作餐标准,只能什麽级别的干部一桌吃,不{级别的吃另一桌。人为地把这种芝麻绿豆大的事情搞得複杂得不行。可还是管不住下面这些干部,人家还是有办法,叫橱师做菜时,把原料价格报低,弄得满銗席的价格和狗不理包子差不多,国家は奈,又得出台新的清单,洋洋洒洒列举了は数种珍贵菜肴、珍稀动物、高价原料不许吃,这时,这部法律已经缝缝补补几经修正,恐怕厚得象本书了,複杂得连律师也记不住了。可是效果呢?别说还是没管住下面,即使最后管住了,下面的干部解不了谗了,就会消极怠工,声称自己吃得太差,干不动活了,损失更大。那麽大家想想,在中国哪行哪业,哪部法律出台,不是经历了这麽类似的过程呢?这种“S捉老鼠”的游戏浪费掉は数的资源和成本,把间单的事搞得极複杂,最后还是没解抉问题,反把下面所有的人都训练成了偷奸耍滑的老油条。

西方社会这种温柔而繁琐的管理机制、司法体系只能勉L管管西方那些国家的老实人。对中国人来说,就相当于用疏漏的篱笆来防狡猾的狼。中共曾出台过は数个“四菜一汤”的规章制度,不都没实行几天就成了摆设了吗?在中国,这麽一点间单的事情,靠西方那套管理模式都没办法解抉,那麽更複杂更难办法律就更没法实施了,就更得打折扣了,到最后法律就成了一纸空文。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而要是在帝制条件下实行王法,就不是这洋的了。李洪志老师说得很对,古代的法律线条很粗,不象现在这麽细腻。要是洪武皇帝规定了只准四菜一汤,你敢学阿凡提那岩h他面前狡辩吗?调皮捣蛋地说什麽:“你又没规定盘子尺寸多大,我就拿缸装。”你以为这就能把洪武顶回去了?就哑口は言了?洪武就马上把你九族给灭了。王法就是给了执法官个人很大抉定和判断的空间,只看你起心是恶是善,不存在明知你犯了罪,还被你巧言逃脱的可能。因为“法治”是死的,“人治”才是活的。你说哪个效率高?你说哪个真正解抉问题?你说哪个真正端正了风气?

-------------------

有的人还问我,既然你说人都是短视的,那未必当皇帝那人就比愚民们看得远。那为什麽还要让这皇帝一个人来执掌国家的航向,民主可能更好些。那是因为要让皇帝一个人看清前面的道路,比要让全体人民都明白要来得容易来得简便。皇帝身边有很多顾问,都比较有见识,这些是社会的精英,考虑的是整个国家长远的利益,他们的作用就是时刻提醒皇帝,给皇帝做参考,让皇帝看得远,再由皇帝拿主意。相比之下,你要让全国人民投票,就要做全国人民的工作,让全国人民都搞明白怎麽回事,而人与人之间意见还并不相同,往往因为利益不同,或者看法不同,相持不下,坚持错误观点的人还占大多数,结果投票的结果给国家、社会、世界,乃至人类都带来致命的伤害,不仅繁琐,效果还不见得比说服皇帝一个人好。

------------------

可能有的人又要问了,为什麽世界发展到今天,世人连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了呢?为什麽会如此迷信西方的那套“民主法治”?要回答这个问题,得找清醒的人。谁是清醒的人?我看就是李HZ。李HZ虽然人品卑劣,但脑子远比什麽那些唾沫四贱,滔滔不绝,狺S言之は物的民主斗士们L到哪裡去了,民主斗士其实都是些蠢货而已。

李HZ曾指出,这一切现象都是外星人背后搞的鬼,就是要让人迷信科学,成为科学的信徒不说,还让人迷信法律,满口什麽“以法治国”,“不要人治,要法治”,开口就是民主,闭口就是自由,张嘴法律,闭嘴人权,好像这庖N显得自己“上层次”了。目的是外星人为了方便夺取人的肉身,因为外星人觉得人类的肉身太完美了。

所以五四时期外星人就给中国引进了“德先生和赛先生”,让愚民对“赛先生”深信不疑,让科学迅猛发展,最后研製出克隆人类,这种人类生出来是没有神注入的元神的,而是由外星人的元神代替。这种克隆人长大后居然看起来比正常人还聪明,于是再利用已经对“德先生”十分痴迷的愚民们自己去投票制定新的法律,说:“为了人类的健康发展,以后人只准克隆出来,不许再结婚再正常繁殖了”,就象全国人大出台个法律说什麽“全国以后都只准生产转基因粮食”一统一行动。到那时,外星人还会让人自己做出许多科学的解释,说这麽做有如何如何的好处,骗你们这些愚民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人不是迷信科学吗?一听科学都说这对自己会有好处,也就接受了,人又很迷信法律,一看法律是“一人一票投出来的,超过百分之五十的结果一定是真理”一定对我有好处,肯定不会有错。连原本反对的人都老老实实地争做“守法的好公民”,这洋外星人就顺利地进入这种克隆出来的没有元神的肉体裡,最后全部代替人类。

社会上为什麽出现庞大人群不想结婚,想结婚的人很多又找不著对象,又当了剩男剩女呢?为什麽有这麽多劣等生命整天不厌其烦自以为是地在网路叫嚣要搞“美世民主”、“西方法制”、“一人一票”呢?(你们他妈民主逗士算个几儿啊?除了会整天跟在洋人屁股后面拾人牙慧瞎咋呼外,你们懂什麽呀?)为什麽有人执意要搞转基因食品呢?这都不是偶然的现象,因为这些人大脑都被外星人控制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它们怎麽看得透这一切呢?其实就是外星人想让人成为法律的奴び,让人的基因按照外星人的要求做调整,在给外星人实现其最后的计划做准备。让愚民们自己把自己给毁了。

别看这些现在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按照现在人类如此痴迷投票那麽尊重法律的劲头,已经越来越放弃了自我对事物真伪、是非的判断能力了,以后将完全由电脑或者法律代替人类来做是非判断,过些时候可能真的就会发生这种可怕的事情了。

============================

国不可一日は君,即使一个最平庸的皇帝,也会比现在没有皇帝好。

唐奇的上级领导救苦寻声针对这个问题思考的是非常透撤的,我要指出的是,“民主”只不过是犹太人进行夺权操控的政治体制而已,我们必须撤底消灭这种犹太政治体制,恢复“华夏传统帝制”。

就像我们必须消灭犹太割包皮行为一屆A我们必须消灭民主制度。

李洪志

2012年5月26日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3 22:56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普及版係列

人中講道(104)驅逐民主 恢複帝製

驅逐民主,恢復帝制,這才是中華傳統。

是的,你沒有看錯,恢復帝制。

還不是英美袁世凱的那一套君主立憲的假帝制,我要的是秦始皇、朱元璋父子的那種真帝制,也就是那種徹頭徹尾的中央集權和個人獨裁,我們必須徹底剝奪政治上人民當家做主的權利。

“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猶太邪靈用來操控人的一句話,任何人一旦聽信啊,它就是妖怪魔鬼了,它就永遠也別想返本歸真了,它永遠都找不到它自己了,它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了嘛,它心裡裝著人民,唯獨沒有它自己,失去了它自己,所以啊,這樣的生命都是犯天條、天理不容啊,絕對是在被淘汰銷毀中的,未來的宇宙中是絕對不允許這樣的生命存在的,它會污染了宇宙的。

所幸,我們可愛的人民公僕們都是很聰明的,沒有一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都或多或少帶自己的一些私心,有私心這就對了,這才是生命的正常狀態。私心越大,就越能當大官。為私者是道德高尚,為公者是道德敗壞,這是真正的道德標準。

我們党領導的改革,目前進入了深水區,很多社會上的人不理解,大家知道啊,由國務院戰略發展研究中心前段時間的報告,很快,我們所有的銀行都要私有化,我們所有的央企都要私有化,非常正確,我們要完全、乾淨、徹底的消滅公有制,要完全復辟私有制,有人說,央企都私有化了,國內沒有任何民營企業能整合這些央企,結果都會落入外企手裡,這樣的人是瞎操心,銀行、央企全部私有化算什麼,我們要把整個國家都私有化,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中華大帝,即將在十八大出現。

改革改的是什麼,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只是幌子,改革的最終目的,就是消滅公有制,消滅猶太邪靈強加在華夏民族頭上的社會主義制度和人民民主專政,改革就是要恢復中華傳統帝制,恢復中央集權,恢復個人獨裁,剝奪政治上人民當家做主的權利。以後中國政治上的大事,全由中華大帝說了算,不需要任何選票。

一旦中華大帝出現,外國人想白白拿走中國一分錢,都是做夢。以後中國不實行法治,一切都是人治,就象古代那樣。

唐奇的上級領導,救苦尋聲,對此有非常深刻的認識,他有一系列的文章“帝制者,救中國之妙藥也”,共九篇。我節選過來一些:

---------------------

什麼是帝制?帝制的特徵是什麼?帝制就是帝王一個人說了算,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制定王法約束群臣和百姓,而他本人不受法律的約束,法律不能倒過來約束帝王。允許帝王朝令夕改、出爾反爾、拒不認錯,他怎麼做都是對的,這才是真帝制,凡是君主立憲的帝制,因為都對帝王權力進行大幅度的限制,所以都是假帝制。獨裁專制,才是帝制的最大特徵,就象主元神主宰這個身體,主元神得清醒,不能被副元神和身體裡其它的生命體分權一樣,副元神和其它的這些生命體只能被主元神無條件指揮,不能藉口什麼“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和主元神平起平坐,更不能代主元神拿主意。君、臣、佐、使的名分不能亂,如果“識神死,(副)元神生”,也就是副元神把主元神的權奪了,那這人等於死了,等於臣篡了位,這國家已經亡了。表面上這些講的是玄學,實際上講的是體制問題

國家的一切都是為了保住帝王的權勢,帝王個人的權勢一失去,就等於亡國滅種。只有這種真帝制才適合於統治中國那方的人,只有這種統治才有可能統治得了那裡的人因為那方的人只配這麼統治。有的人說,這不是太看輕民了嗎?聖賢們不是說:“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的嗎?連唐太宗都還說:“民可載舟,亦可覆舟”的嗎?可是我要反過來問了,無論孟子、墨子、孔子、還是太宗,話說得那麼漂亮,又哪個不贊成帝制而贊成民主的呢?他們看了現代西方議會民主這套肯定會搖頭,他們會贊成讓那所謂的“人民”的選票來決定人類的走向嗎?他們又哪個不是以拼死維護君王的統治為榮的呢?

------------------------

在我國只有徹頭徹尾的世襲制的獨裁暴政,也就是帝制,才最符合國人的本性,這才不虛偽,這才是正直。這就好象是聖賢們為中國量身定做的一套衣服,最最合體,是中華民族留給世界最珍貴的文化遺產。要恢復中華傳統文化,必先恢復中華傳統體制。只有把整個國家當作君王的個人私產,他才會好好地去管理這個國家。除非他神經有問題,否則他一定會把社會搞成錦繡山河,留給自己的子孫,總不至於要把社會搞得象現在那樣各階層矛盾這麼尖銳,那麼對立吧?那麼人民生活在其中就得福了,人民的利益也就和君王的利益一致了,被孤立的只是官員,時刻受到君王和百姓的監督。如果現在的中國不是主席而胡皇帝,那些官員可不敢這麼明目張膽地貪污了。因為現在貪污是貪污的國家的錢,主席即使知道了,心想:“這又不是我的錢,我遲早都要讓位給下一任的,我憑什麼得罪這麼多人?給自己樹那麼多的敵人?我為什麼要給於我毫無感情也沒有血緣關係的下一任留個錦繡河山?說不定下一任還要和我作對呢。我樂得裝做看不見。”就不會全力來整治,相反為了保住党的名聲,而儘量遮掩,貪官事發大不了逃到加拿大就是,即使被抓住,往往也不會判死刑,輕判個無期,欺騙一下人民,過兩年就“保外就醫”放出來了。

而實行了帝制就不同了,你要貪污,皇帝就會認為你偷的是他留給自己兒子的錢,是他家的錢,就算他的私仇了,絕對不會饒你,那可真的要發雷霆之怒了。到時候還給你什麼二審三審?什麼“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什麼“無罪推定”?那些本來就是留給奸人作奸犯科,逃脫制裁而廣開的方便之門。抓住你不由分說五馬分屍,禍滅九族,你就是象賴昌星那樣躲加拿大也不行,派幾個殺手去加拿大,神不知鬼不覺做掉你,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除非你能坐火箭逃火星上去。我看這社會風氣馬上就能端正了,誰也不敢抱僥倖心理去以身試法了,諸多矛盾馬上就迎刃而解了,經濟馬上就上去了。

胡錦濤之所以不肯花大力氣反腐敗,是因為他馬上要下臺,把權力交出去了。他才不願意為了以後下任舒服而去得罪那麼多人呢,給下任留個爛攤子看笑話多好。如果胡主席是胡皇帝,他能將皇位傳給兒子胡海清了,我敢打賭他一定第二天就開始真正反腐了。胡主席現在連指定自己兒子做接班人都做不到,還被你們運運說成什麼獨裁,有這麼獨裁的嗎?簡直太沒良心了。

這才是明智之舉。一個皇帝總比現在九個常委九個皇帝好,還不如當年皇太極帶八王議政,人家八個旗主王爺還代表八個旗的利益呢。現在九個皇帝都不把國家當自己的家,只代表自己家族的利益,又不代表哪個社會階層的利益,只管給自己兒女撈錢,要是換成一個皇帝,就會愛護這個國和愛護自己這個家一樣,百姓就順帶有福了,損失的是其他委員和各級官員的利益,你們愚民何樂而不為呢?非要聽獨輪運的煽動向中共逼宮分權,鬧得千萬人頭滾滾落地,最後由味精生李洪志達賴一夥來摘勝利桃子,你們才甘心?

與其向中共逼宮,不如向主席勸進,現在萬事俱備,差就差我們網友支持這股東風了。我願意做中華勸進第一人,徵集大家簽名,遞交萬民表,組建一個類似籌安會的組織,上達天聽,呼籲十八大主席為天下蒼生計,勉為其難,忍辱負重,不負祖國億萬父老的殷殷期盼,早正大位,造福子孫,流芳百世。

再舉個例子,要現在是皇帝統治,估計社會上明的暗的妓院都會少許多。雖然人民去嫖妓和皇帝的私利並無多少衝突,但會有梅毒、尖銳濕疣,更可怕的是現在還有了愛滋病,這要氾濫起來國家就完了,國君必定下大力氣整治。就象當年的道光皇帝,看到林則徐的摺子說“鴉片橫行,不出幾年,國家將無可用之兵,朝廷將無充餉之銀。”一樣,為江山著急起來,馬上會雷厲風行地禁煙禁娼,連吸煙的親王也抓來殺了,否則上對不住“列祖列宗”,下對不起自己的孩子。當年要是不是英國作梗,我相信按照林則徐的工作力度,禁煙問題早解決問題了。道光打不過英國人,只好割地賠款,那是他從祖輩手裡接過的私人財產,等於挖他的肉,知道死後無顏去見列祖列宗,據說還落了淚。現在要有皇帝,一定會下大力氣整治那些愛滋病獻血事件,可要沒了皇帝,領土反正是公家的,可以隨心所欲割讓,據說什麼“南坎、江心坡”,就是大筆一揮就送給別國了。

中國該有總統好?還是有皇帝好?還是有主席好?我正在研究一種衡量一個國家貪腐程度的指數,叫“救苦尋聲”的指數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就象用“牛頓”來反映力量,“帕斯卡”反映壓強,“焦耳”反映熱量,“瓦特”反映功率那樣,“救苦尋聲指數”是一種量化社會貪腐程度的計算單位,它通過一系列複雜的formula計算來得出數值。以前無論社會科學還是自然科學,度量單位都是外國人的名字,現在,華人的名字第一次作為度量單位在國際通用,這填補了一項我國空白,為整個中華民族爭了光。假設在中國實行“主席制”時,社會貪腐指數是“50個救苦尋聲”,那麼實行西方“總統制”時會達到貪腐程度的最大值“100個救苦尋聲”,而當中國有皇帝時,指數會降到可以忽略不計的“10個救苦尋聲”,這樣也就能向全世界客觀地反映究竟哪種制度符合中國實際。

愚民們都認為,能讓老百姓或者官員富起來隨心所欲亂來的制度就是一個自由的制度。可是老百姓和官員都是不講道德的,富了之後的好處無非時讓它們嫖妓更容易一些。這能算是個好制度嗎?目前就是這個情形,先富裕起來的官員們哪個不在嫖娼吸毒?富裕之後,它們就不再貪污不再受賄了嗎?要是給這些人民主、自由、人權,那更不得了了,你要指責它嫖了妓吸了毒,它就罵你:“那是我的自由,關你屁事?”好像侵犯了它的人權。

衡量一個制度、一個元首是好是壞,愚民們看的是這個制度這個元首能不能讓自己發財享福,看的是能讓他吸上什麼牌子的煙,能讓他吃上什麼肉,能有錢每天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他就說好。要是看見別的人已經過上小康,有閒錢去旅遊去海南島嫖妓,而他還沒這能力,他就開始駡街,說這制度如何如何地不好了。有的人呢,根據的是國家允許他在網上胡說八道與否,能否按他的想法發展,能否讓自己心情愉快,能否讓他順利和配偶離婚娶新歡,能否自由嫖妓,能否讓她旁若無人地、理直氣壯地當第三者勾引男人破壞它人家庭,來衡量制度的好壞,有的覺得國家政治軍事強大了,能由著它的性子今天去打美國,明天去打日本,稱霸世界,他就說這制度好,這元首英明。

愚民這麼衡量好壞,聖賢卻不這麼衡量,大家在《四書五經》的《大學》裡可以看到這麼一句話:“長國家而務財用者,必自小人矣。彼為善之……此謂國不以利為利,以義為利也。”什麼意思呢?這就是說:“治理國家專門致力於聚斂財富的人,一定是由小人誤導的,還自以為是善事呢。這是說治理國家不能以財富為利益,而應該以是不是講‘義’為標準”。愚民們把能否解決那些自己生理需求看得比天都還大,但這些事情在聖賢看來屁都不是,聖賢覺得一個制度好不好,不在於是不是能讓愚民吸得起毒,嫖得起妓,吃得上名牌煙酒,住得上西式洋房,不在於是不是這個制度是不是能滿足愚民們“吃喝嫖賭”等各種健康或不健康的生理和心理需求。而在一個義字。

一個制度要是能把愚民們真的致富,卻又放任社會吸毒成風,賭博成風,嫖娼成風,貪污成風,聖人不會覺得這是一個成功的制度。相反,百姓雖然普遍經濟水準不高,但民風淳樸,貧富差距並不大,官員廉潔愛民,文化健康發展,群夷仰慕它的文化藝術而不是軍事,而且這個國家的存在是為了維護道義而存在的,這個元首替天行道,做事不完全是為私利出發的,就象美國的某些任總統,敢於干涉別國內政,敢於犧牲自己的利益去主持公道,敢於打抱不平,敢於“王字出頭我做主”的,上天倒覺得這是一個好制度好元首。

在我這系列文章前兩集發表期間,就有不少愚民急不可耐地詢問:“你說了半天都沒聽你講到最關鍵的問題,倒底誰來當這個皇帝好啊?我有希望嗎?要是讓我當皇帝,我就支持你。要是別人當,我才不為別人抬轎子呢。”

大家想想,它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因為在道德極其敗壞的人民心目中,一提到“天子”,毫無神聖莊嚴之感,想到的必定是什麼“三宮六院”,什麼“敬事房的太監”,什麼“每晚要翻幾回牌子”,什麼“番僧傳來的房中術”。心裡盡是這些骯髒的東西。覺得當皇帝就這事了,多舒服啊。仿佛不需要負一點責任,完全是享樂的一生。它們哪裡知道做天子雖然不需要對人民負責,卻要時刻為上天負責,那責任更大。做得好做得壞,死了要面對上天,身後要任由後人蓋棺評定。有史以來,皇帝身邊都有史臣忠實而詳細記錄其言行,甚至飲食起居的點點滴滴都被記錄了下來,叫做“起居錄”,這不是一種監督嗎?你現在敢去記錄胡主席奧總統平日私下的言行嗎?你要敢透露一點,馬上就以洩露國家機密罪給抓了起來,沒幾天就從人家蒸發了。你說是帝制下的監督好呢?還是民主監督好呢?

唐太宗一直擔心負責記錄他言行的大臣褚遂良把他寫得醜惡不堪,讓後人恥笑,多次要求褚遂良把記錄的檔案拿出來給他看看,均被褚遂良給拒絕了。掌握所有人生殺大權的皇帝居然對此毫無辦法。我們還可以看到春秋戰果時期,某人殺了國君自立,史臣就記錄說是“弑君篡立”,新國君命其修改,史臣不從,新國君殺了他,又換了一個史臣,照樣如此記錄,又殺了再換一個,照樣如此。中國的歷史就是這麼流傳下來的,哪裡象現在官方養的學者,把歷史篡改的面目皆非,而愚民們卻堅信不移,還恬不知恥地錯誤的歷史裡評頭論足,說這個制度好,那個制度不好的呢。

天子每年重要的一項工作是祭天,除了特殊情況可以委派太子親王代理外,絲毫馬虎不得。貞觀初年,天下大旱,長安尤甚。傳說是因為連年戰爭死的人太多,有的屍體變成了旱魃造成的。李世民先讓大臣召道士祈雨,無效。只好由他自己作為人主出面向上天祈雨,跪在天壇上,赤膊全身,頂著烈日,念誦祈文,檢討錯誤,不吃不喝,連續三天,直至昏迷,以示心誠。因為自己是天子,這罪只有自己代百姓去受。回想當今,党的總書記、國家主席會那麼做嗎?其它國家的總統會去做嗎?不是他們不懂,他們現在也想復興這種文化,卻讓演員冒充乾隆皇帝去天壇、地壇和北海代行,不信的話,大家可以去網上查看的。你說這不是兒戲嗎?上天能認可它們是天子嗎?

---------------------

比如,今天定條法律:“鑒於幹部下鄉大吃大喝之風盛行,為提倡節儉,以後幹部下鄉每餐只能四菜一湯。”中國人是最有“智慧”的了,自然“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好,你不是只准四個菜嗎?我就把每個菜做得象缸那麼大,還是鋪張浪費。等上面發覺了,指責他們不按政策和法律辦時,他們振振有詞:“你又沒規定一個菜只准用多大的口徑,我這不是四菜一湯嗎?法無明文規定者,不算罪!”上面語塞。這些幹部覺得自己聰明極了:“你看,還是我聰明,能想得出這種辦法,你們就想不出來。”沾沾自喜。上面一看法律被人打了“擦邊球”,只得規定裝每個菜的盤子口徑大小不得超過30公分。可幹部們還是有辦法,用極深的盤子來裝,國家又發現不對了,等再指責的時候,幹部們還是能學阿凡提的樣子油腔滑調強詞奪理道:“我哪裡是犯罪?你又沒規定盤子有多深?”國家只好再出臺新的司法解釋,規定盤子最深不能超過5公分,以免再被人鑽了空子。這還是難不倒他,他就把菜儘量做成山珍海味,費用變本加厲,國家一看不行,不得已再制訂各種級別的幹部的各種工作餐標準,只能什麼級別的幹部一桌吃,不夠級別的吃另一桌。人為地把這種芝麻綠豆大的事情搞得複雜得不行。可還是管不住下面這些幹部,人家還是有辦法,叫廚師做菜時,把原料價格報低,弄得滿漢全席的價格和狗不理包子差不多,國家無奈,又得出臺新的清單,洋洋灑灑列舉了無數種珍貴菜肴、珍稀動物、高價原料不許吃,這時,這部法律已經縫縫補補幾經修正,恐怕厚得象本書了,複雜得連律師也記不住了。可是效果呢?別說還是沒管住下面,即使最後管住了,下面的幹部解不了讒了,就會消極怠工,聲稱自己吃得太差,幹不動活了,損失更大。那麼大家想想,在中國哪行哪業,哪部法律出臺,不是經歷了這麼類似的過程呢?這種“貓捉老鼠”的遊戲浪費掉無數的資源和成本,把簡單的事搞得極複雜,最後還是沒解決問題,反把下面所有的人都訓練成了偷奸耍滑的老油條。

西方社會這種溫柔而繁瑣的管理機制、司法體系只能勉強管管西方那些國家的老實人。對中國人來說,就相當於用疏漏的籬笆來防狡猾的狼。中共曾出臺過無數個“四菜一湯”的規章制度,不都沒實行幾天就成了擺設了嗎?在中國,這麼一點簡單的事情,靠西方那套管理模式都沒辦法解決,那麼更複雜更難辦法律就更沒法實施了,就更得打折扣了,到最後法律就成了一紙空文。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而要是在帝制條件下實行王法,就不是這樣的了。李洪志老師說得很對,古代的法律線條很粗,不象現在這麼細膩。要是洪武皇帝規定了只准四菜一湯,你敢學阿凡提那樣去他面前狡辯嗎?調皮搗蛋地說什麼:“你又沒規定盤子尺寸多大,我就拿缸裝。”你以為這就能把洪武頂回去了?就啞口無言了?洪武就馬上把你九族給滅了。王法就是給了執法官個人很大決定和判斷的空間,只看你起心是惡是善,不存在明知你犯了罪,還被你巧言逃脫的可能。因為“法治”是死的,“人治”才是活的。你說哪個效率高?你說哪個真正解決問題?你說哪個真正端正了風氣?

-------------------

有的人還問我,既然你說人都是短視的,那未必當皇帝那人就比愚民們看得遠。那為什麼還要讓這皇帝一個人來執掌國家的航向,民主可能更好些。那是因為要讓皇帝一個人看清前面的道路,比要讓全體人民都明白要來得容易來得簡便。皇帝身邊有很多顧問,都比較有見識,這些是社會的精英,考慮的是整個國家長遠的利益,他們的作用就是時刻提醒皇帝,給皇帝做參考,讓皇帝看得遠,再由皇帝拿主意。相比之下,你要讓全國人民投票,就要做全國人民的工作,讓全國人民都搞明白怎麼回事,而人與人之間意見還並不相同,往往因為利益不同,或者看法不同,相持不下,堅持錯誤觀點的人還占大多數,結果投票的結果給國家、社會、世界,乃至人類都帶來致命的傷害,不僅繁瑣,效果還不見得比說服皇帝一個人好。

------------------

可能有的人又要問了,為什麼世界發展到今天,世人連這點道理都想不明白了呢?為什麼會如此迷信西方的那套“民主法治”?要回答這個問題,得找清醒的人。誰是清醒的人?我看就是李HZ。李HZ雖然人品卑劣,但腦子遠比什麼那些唾沫四濺,滔滔不絕,卻又言之無物的民主鬥士們強到哪裡去了,民主鬥士其實都是些蠢貨而已。

HZ曾指出,這一切現象都是外星人背後搞的鬼,就是要讓人迷信科學,成為科學的信徒不說,還讓人迷信法律,滿口什麼“以法治國”,“不要人治,要法治”,開口就是民主,閉口就是自由,張嘴法律,閉嘴人權,好像這樣就顯得自己“上層次”了。目的是外星人為了方便奪取人的肉身,因為外星人覺得人類的肉身太完美了。

所以五四時期外星人就給中國引進了“德先生和賽先生”,讓愚民對“賽先生”深信不疑,讓科學迅猛發展,最後研製出克隆人類,這種人類生出來是沒有神注入的元神的,而是由外星人的元神代替。這種克隆人長大後居然看起來比正常人還聰明,於是再利用已經對“德先生”十分癡迷的愚民們自己去投票制定新的法律,說:“為了人類的健康發展,以後人只准克隆出來,不許再結婚再正常繁殖了”,就象全國人大出臺個法律說什麼“全國以後都只准生產轉基因糧食”一樣統一行動。到那時,外星人還會讓人自己做出許多科學的解釋,說這麼做有如何如何的好處,騙你們這些愚民以法律的形式確定下來。人不是迷信科學嗎?一聽科學都說這對自己會有好處,也就接受了,人又很迷信法律,一看法律是“一人一票投出來的,超過百分之五十的結果一定是真理”一定對我有好處,肯定不會有錯。連原本反對的人都老老實實地爭做“守法的好公民”,這樣外星人就順利地進入這種克隆出來的沒有元神的肉體裡,最後全部代替人類。

社會上為什麼出現龐大人群不想結婚,想結婚的人很多又找不著對象,又當了剩男剩女呢?為什麼有這麼多劣等生命整天不厭其煩自以為是地在網路叫囂要搞“美世民主”、“西方法制”、“一人一票”呢?(你們他媽民主逗士算個幾兒啊?除了會整天跟在洋人屁股後面拾人牙慧瞎咋呼外,你們懂什麼呀?)為什麼有人執意要搞轉基因食品呢?這都不是偶然的現象,因為這些人大腦都被外星人控制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它們怎麼看得透這一切呢?其實就是外星人想讓人成為法律的奴隸,讓人的基因按照外星人的要求做調整,在給外星人實現其最後的計畫做準備。讓愚民們自己把自己給毀了。

別看這些現在聽起來有點匪夷所思,按照現在人類如此癡迷投票那麼尊重法律的勁頭,已經越來越放棄了自我對事物真偽、是非的判斷能力了,以後將完全由電腦或者法律代替人類來做是非判斷,過些時候可能真的就會發生這種可怕的事情了。

============================

國不可一日無君,即使一個最平庸的皇帝,也會比現在沒有皇帝好。

唐奇的上級領導救苦尋聲針對這個問題思考的是非常透徹的,我要指出的是,“民主”只不過是猶太人進行奪權操控的政治體制而已,我們必須徹底消滅這種猶太政治體制,恢復“華夏傳統帝制”。

就像我們必須消滅猶太割包皮行為一樣,我們必須消滅民主制度。

李洪志

2012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