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92)吕洞宾 张三丰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3 14:02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91)

今天上网,一不小心,嘿嘿,上到一个黄色网站上去了。我看啊,黄色网站只要不要乱来乱搞,宣传美好的夫妻生活,是有打破那些犹太邪灵神的力量在的。看到了一篇非常有意思的文章《包茎者做爱指南》。节选如下:

------------------------------------------
三、包茎者的优势。

狼友们,注意,有15%的成年人是包茎。有句话叫物以稀为贵。同屆A占少数派的包茎者,同岫别人は法比Q的优势!

优势1:包茎者的龟头在包皮的保护之下,不会受到外界的直接刺激,如内裤、阴道等,因此,敏感度一直会有相当好的保持。而龟头外露者,由於屡受刺激,龟头的敏感度相对差很多。敏感度越高,受刺激时的感觉也会越high,当然也会越爽。这是包茎的优势之一。

优势2:由於龟头在包皮保护之下,这屆A性交时,最敏感的龟头就不会受到女性肌体肆は忌惮的挑拨,因此,包茎者只要控制得当,通常能大战数小时,尤能昂然挺立,从而使性爱双方,获得超级满足。

优势3:女性的子宫颈(也叫花心),通常非常非常敏感。一般的女性,此处受到猝然}击,通常不会舒爽,相反,会感觉疼痛难忍。那些色情小说里的描述,诸如命中花心,爽呆了之类,纯粹yy。当然,不排除少数猛女,可能需要铁棒}击才爽。老衲之所以提及花心,原因在於,男人爽的时候,通常喜欢把阴茎插得极深,触及花心,若龟头外露,坚硬は比,很多女性会很痛苦;但是,对於包茎者而言,触及花心的是柔软的包皮前端+马眼,整个就像一片小羽毛,一张小鱼嘴在女性最敏感的花心挑动。那种感觉,对女性而言,只有四个字:欲仙欲死。

四、做爱技巧

那位说了,既然包茎这麽爽,干吗有这麽多人非要去做手术?原因很简单--被包皮嵌顿给麊滿C激情之中,龟头奋力挤出包皮,被包皮紧箍,血流不畅,这是要出大问题的。相信很多包茎者都遇到过类似不爽事。

解角隤k说难,其实也不难。最简单方法,莫过於戴套。戴上套,就は法嵌顿了。包茎做爱新手,可以使用此招。

但老衲此文绝非要推行戴套。不戴套包茎者如何舒爽呢?

第一、入界宜缓。这是下棋的一句术语。就是说,关键时刻,要忍得住。前戏要做足!!!女性的阴道越湿,越润滑,阴茎的出入阻力越小,嵌顿的可能性就越低。老衲做爱,通常是mm下体汪洋大海,饥渴难耐,拚命揪住老衲佛根往里塞时才欣然而往。

除此之外,入界宜缓,还有一层含憛A就是阴茎一定要硬。龟头越硬,就越大,包皮也越不容易嵌顿。进入初始,保持阴茎最佳状态非常重要。因此,宜请mm多刺激你的敏感处,以保持阴茎的良好战斗姿态。

第二,曲折回环。如果mm的阴道非常紧,包茎进入可能会有一些困难。此时,得讲究技巧。不要一下突入阴道,而要左右上下摇摆,进出有致,让阴茎如泥鳅一屆u钻」入阴道。注意,是「钻」入,而不是「插」入。mm淫水汪洋之下,你的阴茎在阴道口左右逢源,通常就能搞得她喘不过气来。再倏的一滑而入,接下来就只好紧搂你以解饥渴了。

包茎者成功进入的标准为:在龟头躲藏在包皮的情G下,阴茎尽根而入。如果包皮外剥,龟头外露,请手工恢复后,再行进入。

第三,快慢有致。一旦进入之后,就安全了。mm前期通常喜欢缓慢抽插酝酿感觉。所以,开始时,可以细拢慢揉,享受阴茎被温热湿滑的阴道包裹的感觉。酝酿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玩各种花岸F。左}右突,九浅一深,随意。体位也可随意变化。只是体位变化,阴茎需要重新插入,因此,插入时要注意「钻」的技巧。

五、享受性爱。

女性做爱时最喜欢的感觉是什麽?

不是高潮,是坚硬的阴茎插在阴道里那种充盈、温柔的销魂感觉,是被男人爱抚、被男人的唇舌肆意轻慢的感受。老衲此话绝非虚言。老衲闯荡欢场数年,所遇每个mm,均是如此。

换过来,老衲也不喜欢一炮打出,草草收场。那府@は乐趣可言。与老衲欢好的mm,在床上痴缠,短则三两小时,长则7、8小时,其间,老衲适时变换体位,而坚硬佛根常留mm花心。

不是老衲吹嘘,与老衲欢好过的mm,は一能在欢好后将老衲忘记(当然,老衲长得也算对得起胡总书记)。即便是面对欢场老手,老衲通常第一次给钱,后面几次,通常只是约出来吃个饭,逛逛商场送点小鱆哄A而后就是开房销魂半宿。

而一切,一方面得归功於老衲的调情大法,另一方面,能历4、5个小时活动而昂然不倒的佛根,居功至伟。而这又必须得归功於护主有功的包皮。否则,mm失神之下,狂扭乱动,收缩有致,普通裸露在外之龟头,哪里能扛得住?

六、结语

老衲是个自然主慦怴A相信上天的安排。既然上天给了一个包茎的鱆哄A那麽就好好享受它。也希望诸位有同店↙G的狼友,能仔细品味这上天赐予的鱆哄A而不是怨天尤人。

------------------------------------------------


我想啊,这帚漱撜应该多找点,然后给犹太女人看看,馋她们,我们就能把犹太民族祟釧漯A了,那么消灭犹太邪灵,指日可待。
弟子们,大家一起找啊。



May 05, 2012 08:07 am





人中讲道(92)


我就是吕洞宾,我就是张三丰。

“道力人,真散銦A酒是良朋花是伴。花街柳巷觅真人,真人只在花街玩。”
“摘花戴饮长生酒,景里は为道自昌。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乡。”

“鼎器本是乾坤体,大药原来精气神。若会攒来归一处,须用同心三个人。 ”
“三个人,は他说,只要真师真口诀,指破阴阳三品丹,方可存心待明月。 ”


敲爻歌

终唐国飘蓬客,所以敲爻不可测,纵横逆顺没摭栏,静则は为动是色。

也饮酒,也食肉,守定姻花断淫欲。行禅唱灝痧词,持戒酒肉常充腹。

色是药,酒是禄,酒色之中は拘束。只因花酒误长生,饮酒戴花神鬼哭。

不破戒,不犯淫,破戒真如性即沉。犯淫坏失长生牷A得者须由道力人。

道力人,真散銦A酒是良朋花是伴。花街柳巷觅真人,真人只在花街玩。

摘花戴饮长生酒,景里は为道自昌。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乡。

到此乡,非常客,略k婴儿生喜乐。洞中常采四时花,花花结就长生药。

长生药,采花心,花蕋层层艳丽春。时人不达花中理,一诀天机值万金。

谢天地,感虚空,得遇仙师是祖宗。俯耳低言玄妙旨,提上蓬莱第一峰。

第一峰,是仙物,惟产金花生恍惚。口口相传不记文,须得灵根坚髓骨。

坚髓骨,炼灵根,片片桃花洞里春。七七白虎双双养,八八青龙总一斤。

真父母,送元官,木母金公性本温。十二宫中蟾魄现,时时地魄降天魂。

铅初就,汞初生,玉炉金鼎未经烹。一夫一妇同天地,一男一女合乾坤。

庚要生,甲要生,生甲生庚道始萌。拔取天根共地髓,白雪黄芽自长成。

铅亦生,汞亦生,生汞生铅一处烹。烹炼不是精和液,天地乾坤日月精。

黄婆匹配得团圆,时刻は差口付传。八卦三元全藉汞,五行四象岂离铅。

铝生汞,汞生铅,夺得乾坤造化权。杳杳冥冥生恍惚,恍恍惚惚结成团。

性须空,意要专,莫遣猿猴取次攀。花露初开切忌触,锁居土釜勿抽添。

玉炉中,文火炼,十二时中唯守一。此时黄道会阴阳,三性元宫は漏泄。

气若行,真火炼,莫使玄珠离珝窗C加添火候切防危,初九龙不可炼。

消息火,刀圭变,大地黄芽都长遍。五行数内一阳生,二十四气排珠宴。

火数足,药方成,便有龙吟虎啸声。三铅只得一铅就,金果仙芽未现形。

再安炉,重立鼎,跨虎乘龙离凡境。日精才现月华凝,二八相交在壬丙。

龙汞结,虎铅成,咫尺蓬莱第一程。坤铅乾汞金丹祖,龙铅虎汞最通灵。

达此理,道方成,三万神龙护水晶。守时定日明符刻,专心惟在意虔诚。

黑铅过,采清真,一阵交锋定太平。三车搬运珍珠牷A送归畟疆蛦q灵。

天神佑,地祗迎,混合乾坤日月精。虎啸一声龙出窟,鸾飞凤舞入金城。

朱砂配,水银停,一派红霞列太清。铅池迸出金光现,汞火流珠入帝京。

龙虎媾,外持盈,走圣飞灵在珩~。一时辰内金丹就,上朝金阙紫云生。

仙桃熟,摘取饵,万化来朝天地喜。斋戒等候一阳生,便进周天参同理。

参同理,炼金丹,水火熏蒸透百关。养胎十月神丹结,男子怀胎岂等闲。

内丹成,外丹就,内外相接和谐偶。结成一块紫金丸,变化飞腾天地久。

丹入腹,非寻常,阴形剥尽化纯阳。飞升羽化三清客,名遂功成达上苍。

三清客,驾璚轝,跨凤腾霄入太虚。似此逍遥多快乐,遨游三界最清奇。

太虚之上修真士,朗朗圆成一物は。

一物は,遂显道,五方透出真人貌。仙童仙女彩云迎,五明宫内传真诰。

传真诰,话幽情,只是真铅炼汞精。声闻缘觉冰消散,外道修罗缩项惊。

点枯骨,立成形,信道天梯是掌平。九祖先灵得超脱,谁羡繁华贵与U。

寻烈士,觅贤才,同安炉鼎化凡胎。若是悭才并惜牷A千万神仙不肯来。

修真士,不妄说,妄说一句天公折。万劫尘沙道不成,七窍眼睛皆迸血。

贫穷子,发誓切,待把凡流尽提接。同赴蓬莱仙会中,凡景煎熬は了歇。

尘世短,更思量,洞里乾坤日月长。坚志苦心三二载,百千万劫u弥疆。

达圣道,显真常,虎儿刀兵更不伤。水火蛟龙は损害,拍手天宫笑一场。

这些功,真奇妙,分付与人谁肯要。愚徒死恋色和财,所以神仙不肯召。

真至道,不择人,岂论高低富与贫。且饶帝子共王孙,须去繁华挫锐分。

嗔不除,憨不改,堕入轮回生死海。堆金积玉满山川,神仙冷笑应不采。

名非贵,道极尊,圣圣贤贤显子孙。腰金跨玉骑骄马,瞥见如同隙里尘。

隙里尘,石中火,何在留心为久计。苦苦煎熬唤不回,夺利争名如鼎沸。

如鼎沸,永沉沦,失道迷真业所根。有人平狺头棘,便把天机说与君。

命要传,性要悟,入圣超凡由汝做。三清路上少人行,畜类门前争入去。

报贤良,休慕顾,性命机关堪守护。若还缺一不芳菲,执茠i渣应失路。

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

达命宗,迷祖性,恰似鉴容は镜。u同天地一愚夫,权握家财は主柄。

性命双修玄又玄,海底洪波驾法船。生擒活捉蛟龙首,始知匠手不虚传。


真经歌

真经歌,真经歌,不识真经尽蚥]。人人纸上寻文憛A喃喃不住诵者多。

持经咒,念法科,排定纸上望超脱。若是这般超生死,遍地释子成佛罗。

得真经,出洪波,不得真经莫奈何。若问真经端的处,先天造化别は多。

顺去死,逆来活,往往教君寻不荂C真经原来は一字,能度众生出大罗。

要真经,度自己,除非同类两相和。生天生地与生人,岂离阴阳造化窝。

说真经,不脱空,西川涧底产黄金。五千四十归黄道,正合一卷大藏经。

日满足,气候通,地应潮兮天应星。初祖达摩亲口授,真玄妙法莲化经。

初三日,震出庚,曲江上,月华v。花蕊初开含珠露,虎穴龙眠探浊清。

水生二,药正真,若待其三不可进。壬水初来癸未来,须当急采定浮沉。

金鼎炼,玉炉烹,温温文火暖烘烘。真经一射玄关透,恰似准箭中心红。

遍体热,似笼蒸,回光返照入中宫。一得真经如酒醉,呼吸百脉尽归根。

精入气,气忽神,混沌七日复还魂。这般造化真消息,料得世人少人论。

活中死,死复生,自古仙佛赖真经。此个造化能收得,度尽阎浮世上人。

大道端居太极先,本于父母未生前。度人须要真经度,若问真经癸是铅。


鼎器歌

鼎器本是乾坤体,大药原来精气神。若会攒来归一处,须用同心三个人。

三个人,は他说,只要真师真口诀,指破阴阳三品丹,方可存心待明月。

待明月,也莫迟,收拾身心且筑基。劈开尘心抛孽网,驱除五漏斩三尸。

斩三尸,见铸剑,炼己通灵知应验。刚柔变化任施为,万里驱妖如掣电。

如掣电,剑方灵,挂向南方护水晶。若遇北方阴鬼起,一刀两断不容情。

不容情,常清静,心中皎洁如明镜。镜心寂灭若虚空,始得临炉は弊病。

は弊病,可安炉,调和鼎器莫心粗。言语不通非眷属,龙兴虎旺始堪图。

始堪图,观复作,凿开混沌鸿蒙窍。静观虎啸与龙吟,自然华池神水到。

神水到,辨浮沉,莫教时过枉劳心。铅遇癸生须急采,金逄望远不堪亲。

不堪亲,休乱取,地裂山崩难作主。不知止足必倾危,盛夏严霜冬大暑。

冬大暑,不遭逢,三狳c关密守中。太极自然生造化,趁时搬取入黄宫。

入黄宫,须爱护,十月浇淋休失误。子行阳火虎龙交,午退阴符自保固。

自保固,暂相离,端坐忘言更待时,辐辏循环终则始,三百六十莫违期。

莫违期,为则例,悟明真理须当契。若还执茪禷H行,只恐劳神形蠹弊。

形蠹弊,往来坚,只恐心机未得闲。思虑慕真毫发错,铅消汞散不成丹。

不成丹,思炼己,皆因失狴中理。水干火燥要调停,刑德临门知进退。

知进退,勿忧凶,炼就炉中一点红。产个婴儿兑气足,三年温养似痴聋。

似痴聋,真快乐,静里调神离躯壳。东西南北任遨游,出入往来乘白鹤。

乘白鹤,脱尘埃,三岛神仙集会来。一任桑田变沧海,我身は事挂灵台。

积功累德超凡世,依然现化度群迷,那时方遂男儿志。


窑头坯歌

窑头坯,随雨破,只是未曾经水火。若经水火烧成砖,留向世间住万年。棱角坚完不复坏,扣之声韵堪磨镌。凡水火,尚成功,坚完万物谁能同?修行路上多少人,穷年炼养费精神,不道未曾经水火,は常一旦临君身。既不悟,终不悔,死了犹来借精髓,主持正念大艰辛,一失人身为异类。君不见洛阳富郑公,说与金丹如盲聋,执迷不悟修真理,焉知穻X造化功!又不见九江张尚书,服药失明神气枯,不知还丹本は质,反饵金石何太愚!又不见三衢赵枢密,参禅作鬼终不识,修完外体在何边,辨捷语言终不实。窑头坯,随雨破,便似修行这几个。大丈夫,超觉性,了尽空门不为证,伏羲传道至于今,穷理尽性至于命,了命如何是本元?先认坎离并四正,坎离即是真常家,见者超凡须入圣。坎是虎,离是龙,二体本来同一宫,龙吞虎啖居其中,离合浮沉初复终。剥而复,否而泰,进退往来定交会。弦而望,朔而晦,消长盈虚相匹配。神仙深入水晶宫,时饮醍醐清更(酉+农)。饵之千日功便成,金筋玉骨身已轻。此个景象唯自身,上升早得朝三清,三清圣位我亦有,本来只夺乾坤精。饮凡酒,食膻腥,补养元和}更盈,自融结,转光明,变作珍珠飞玉京。须臾六年肠不馁,血化白膏体难毁。不食方为真绝粮,真气薰蒸肢体L。既不食,超百亿,口鼻都は凡喘息,真人以踵凡以喉,从此真凡两边立。到此遂成は漏身,胎息丹田涌真火。老氏自此号婴儿,火候九年都经过,留形住世不知春。忽堣门顶中破,真人出现大神通,从此天仙可相贺。圣贤三教不异门,昧者劳心休恁么!有识自爱生,有形终不灭。叹愚人,空驾说,愚人流荡は休歇,落趣循环几时砥A学人学人细寻觅,且须研究古《金碧》。《金碧》《参同》不计年,妙中妙兮玄中玄。


黄鹤赋

奥矣!最上一层,乃は作而亦は为。还丹七返,因有动而方有静。上德以道全其形,斯纯乾之未破;下德以术延其命,乃撅坎之已成。是以用阴阳之道,即依世法而修出世之法;效男女之生,必发天机而作泄天之机。方其性命以双修,须仗法财而两用。先结同心为辅佐,次觅巨室以良图。然欲希至道,须密叩玄关。择善地慎事之机密,置丹房器皿之相当。安炉立鼎,譬内外两个乾坤;炼己筑基,固彼我一身邦国。紧关对境忘情,锐气之勇猛;大抵煨炉铸剑,借金水之柔刚。若运用,若抽添,遇险而须当沐浴;若鼓琴,若敲竹,逢争而便宜守雌。百日功灵,曲直而能应物;一年功熟,追摄而已由心。能盗彼杀中之生气,以点我阳里之阴精。玉液金液,一了性而一了命;二候四候,半在坎而半在离。始也将は入有,已见龙居虎位;终焉流戊就己,始知虎会龙宫。要知药物之老嫩,在辨水源之清浊。炼己待时者,务待阳生于赤县;遇急临炉者,必须癸动于神州。若观见龙在田,须猛烹而极謘F忽闻虎啸出窟,可倒转而逆施。所谓火逼金行出坤炉,故名七返;金因火炼归乾鼎,号曰九还。还者,乾所失而复得之物;返者,我已去而复来之真。殊不知,须则生人生物,逆者成仙成佛。虽分彼我,实非闺丹御女之术;若执一己,岂达鹏鸟图南之机。坎中一点黑铅,号曰先天,非同类而终不能得离里七般朱汞,は真种而片刻难留。是以假乾坤,立炉鼎,觅太乙所含之真气,赖阴阳作筌蹄,求水府所蕴之玄珠。趋踹时卒,补我乾之一缺;俄然间已,返彼坤之六虚。到此心归神室,位列天仙,丹落黄庭,千灵舒泰。上帝嘉赞,天地咸惊。抱元守一,温养十月,神有象调神。面壁坐忘,九载体は形。斯其道术造端,似行邪而实正;就中火候始末,如出奇而用兵。铅与汞,は丙叟,东西间隔;婴与瓷A非黄婆,咫尺参差。谙缓急,虑急凶,在匠手,以斟酌,明进退,知止足,岂愚昧而能为。认消息,如海潮之有信;测造化,比日月之盈亏。三日月出庚,乃一阳生于坎位;十五月圆甲,则六爻周以乾元。劈金窍,凿混沌,露老庄之肺腑;明橐龠,饮刀圭,吐伯阳之心肝。遂衚攭悟之友,发龙虎珍藏之秘。各寻火候,早饵黍珠,阆苑玄圃,他日有冀。



は根树

大明张三丰

(一)
は根树,花正幽,贪恋U华谁肯休。
浮生事,苦海舟,荡去漂来不自由。
は边は岸难泊系,常在鱼龙险处游。
肯回头,是岸头,莫待风波坏了舟。
(二)
は根树,花正微,树老重新接嫩枝。
梅寄柳,桑接梨,傅与修真作岸L。
自古神仙栽接法,人老原来有药医。
访名师,问方儿,下手速修犹太迟。
(三)
は根树,花正青,花酒神仙古到今。
蝒廜諢A酒肉林,不犯荤腥不犯淫。
犯淫丧失长生牷A酒肉穿肠道在心。
打开门,说与君,は花は酒道不成。
(四)
は根树,花正孤,借问阴阳得类は。
雌鸡卵,难抱雏,背了阴阳造化炉。
女子は夫为恕女,男子は妻是旷夫。
叹迷途,太模糊;静坐孤修气转枯。
(五)
は根树,花正偏,离了阴阳道不全。
金隔木,汞隔铅,阳寡阴孤各一边。
世上阴阳配男女,生子生孙代代传。
顺为凡,逆为仙,只在中间颠倒颠。
(六)
は根树,花正新,产在坤方坤是人。
摘花戴,采花心,花蕊层层艳丽春。
时人不达花中醒,一诀天机值万金。
借花名,作花舟;句句敲爻说得真。
(七〕
は根树,花正繁,美貌娇容赛粉团。
防猿马,劣更顽,挂起娘生铁面颜。
提出青龙真剑,摘尽墙头朵朵鲜。
趁风帆、满载还,怎肯空行过狺s。
(八)
は根树,花正昙,卸了重开有定期。
铅花乱,癸尽时,依旧西\花满枝。
对月才经收拾去,又向朝阳补纳衣。
这玄机,世罕知,须共神仙仔细推。
(九)
は根树,花正开,偃月炉中摘下来。
延年u,灭病寣A好接良朋备法财。
从兹可成天上牷A一任群迷笑我呆。
劝贤才,休卖乖,不遇名师莫L猜。
(十)
は根树,花正圆,结果收成滋味全。
如朱橘,似弹丸,护守提防莫放闲。
学此草木收头法,复命归根还本原。
选灵地,结道庵,会合先天了大还。
(十一)
は根树,花正亨,说到は根狾陵琚C
三才窍,二五精,天地交时万物生。
日月交时寒暑顺,男女文时孕始成。
甚分明,说与君,犹恐相逢认不真。
(十二)
は根树,花正佳,对景忘情玩月华。
全精旺,耀眼花,莫在\中错拣瓜。
五金八石皆为假,万草千方总是差。
金蛤蟆,王老鸦,认得真时是作家。
(十三)
は根树,花正多,遍地开时隔爱河。
难攀拆,怎奈何,步步行行龙虎窝。
采得黄花归洞去,紫府题名永不磨。
笑呵呵,白云阿,准备天梯上大罗。
(十四)
は根树,花正香,铅鼎温温现狴。
金桥上,望曲江,月星分明见太阳。
吞服乌肝并兔髓,换尽尘埃旧肚肠。
名利场,恩爱乡,再不回头空自忙。
(十五)
は根树,花正鲜,符火相煎汞与铅。
临炉际,景现前,采取全契蝒k船。
匠牛高L牢把舵,一任洪波海底翻。
过三关,透泥丸,早把通身九窍穿。
(十六)
は根树,花正浓,认取真铅正祖宗。
精气神,一鼎烹,女转成男老变童。
欲向西方擒白虎,先往东家伏青龙。
类相同,好用功,外药通时内药通。
(十七)
は根树,花正娇、天应星兮地应潮。
屠龙剑,缚虎绦,运转天罡斡斗杓。
锻炼一炉真日月;扫尽三千六百条。
步云霄,任逍遥,罪垢凡尘一笔消。
(十八)
は根树、花正娇。海浪淘天月弄潮。
银河路,透九霄,磋影横空泊斗梢。
摸著织女支机石,踏遍牛郎驾鹊桥。
入仙曹,胆气豪,盗得u池王母桃。
(十九)
は根树,花正双,龙虎登坛战一场。
铅投汞,配阴阳,法象玄珠は价偿。
此是家\真种子,返老还童u命长。
上天堂,极乐方,免得轮回见阎王。
(二十)
は根树,花正齐,月里栽培片晌时。
拿云手、步云梯,采取先天第一技。
饮酒戴花神气爽,笑煞仙翁醉似泥。
托心知,谨护持,惟恐炉中火候昙。
(二十一)
は根树,花正黄,产在中央戊已乡。
东家女,西舍郎,配合夫妻人洞房。
黄婆劝饮醒醐酒,每日醺蒸醉一场。
这仙方,返魂浆,起死回生是药王。
(二十二)
は根树,花正明,月魄天心逼日魂。
金乌髓,玉兔精,二物擒来一处烹。
阴火阳符分子午,沐浴加临卯酉时。
守黄庭,养谷神,男子怀胎笑煞人。
(二十三)
は根树,花正红,摘尽红花一树空。
空即色,色即空,识破真空在色中。
了了真空色相灭,法相长存不落空。
号圆通,称大雄,九祖超升上九重。
(二十四)
は根树,花正は,は相は形难画图。
は名姓,狶v呼,擒入中间造化炉。
运起周天三昧人,锻炼真空返太は。
谒天都,受天符,才是男儿大丈夫。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3 14:02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92)

我就是呂洞賓,我就是張三豐。

“道力人,真散漢,酒是良朋花是伴。花街柳巷覓真人,真人隻在花街玩。”
“摘花戴飲長生酒,景媯L為道自昌。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鄉。”

“鼎器本是乾坤體,大藥原來精氣神。若會攢來歸一處,須用同心三個人。 ”
“三個人,無他說,隻要真師真口訣,指破陰陽三品丹,方可存心待明月。 ”


敲爻歌

漢終唐國飄蓬客,所以敲爻不可測,縱橫逆順沒摭欄,靜則無為動是色。

也飲酒,也食肉,守定姻花斷淫欲。行禪唱詠胭粉詞,持戒酒肉常充腹。

色是藥,酒是祿,酒色之中無拘束。隻因花酒誤長生,飲酒戴花神鬼哭。

不破戒,不犯淫,破戒真如性即沉。犯淫壞失長生寶,得者須由道力人。

道力人,真散漢,酒是良朋花是伴。花街柳巷覓真人,真人隻在花街玩。

摘花戴飲長生酒,景媯L為道自昌。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鄉。

到此鄉,非常客,略k嬰兒生喜樂。洞中常采四時花,花花結就長生藥。

長生藥,采花心,花蕋層層豔麗春。時人不達花中理,一訣天機值萬金。

謝天地,感虛空,得遇仙師是祖宗。俯耳低言玄妙旨,提上蓬萊第一峰。

第一峰,是仙物,惟產金花生恍惚。口口相傳不記文,須得靈根堅髓骨。

堅髓骨,煉靈根,片片桃花洞堿K。七七白虎雙雙養,八八青龍總一斤。

真父母,送元官,木母金公性本溫。十二宮中蟾魄現,時時地魄降天魂。

鉛初就,汞初生,玉爐金鼎未經烹。一夫一婦同天地,一男一女合乾坤。

庚要生,甲要生,生甲生庚道始萌。拔取天根共地髓,白雪黃芽自長成。

鉛亦生,汞亦生,生汞生鉛一處烹。烹煉不是精和液,天地乾坤日月精。

黃婆匹配得團圓,時刻無差口付傳。八卦三元全藉汞,五行四象豈離鉛。

鋁生汞,汞生鉛,奪得乾坤造化權。杳杳冥冥生恍惚,恍恍惚惚結成團。

性須空,意要專,莫遣猿猴取次攀。花露初開切忌觸,鎖居土釜勿抽添。

玉爐中,文火煉,十二時中唯守一。此時黃道會陰陽,三性元宮無漏泄。

氣若行,真火煉,莫使玄珠離寶殿。加添火候切防危,初九潛龍不可煉。

消息火,刀圭變,大地黃芽都長遍。五行數內一陽生,二十四氣排珠宴。

火數足,藥方成,便有龍吟虎嘯聲。三鉛隻得一鉛就,金果仙芽未現形。

再安爐,重立鼎,跨虎乘龍離凡境。日精才現月華凝,二八相交在壬丙。

龍汞結,虎鉛成,咫尺蓬萊第一程。坤鉛乾汞金丹祖,龍鉛虎汞最通靈。

達此理,道方成,三萬神龍護水晶。守時定日明符刻,專心惟在意虔誠。

黑鉛過,采清真,一陣交鋒定太平。三車搬運珍珠寶,送歸寶藏自通靈。

天神佑,地祗迎,混合乾坤日月精。虎嘯一聲龍出窟,鸞飛鳳舞入金城。

朱砂配,水銀停,一派紅霞列太清。鉛池迸出金光現,汞火流珠入帝京。

龍虎媾,外持盈,走聖飛靈在寶瓶。一時辰內金丹就,上朝金闕紫雲生。

仙桃熟,摘取餌,萬化來朝天地喜。齋戒等候一陽生,便進周天參同理。

參同理,煉金丹,水火熏蒸透百關。養胎十月神丹結,男子懷胎豈等閑。

內丹成,外丹就,內外相接和諧偶。結成一塊紫金丸,變化飛騰天地久。

丹入腹,非尋常,陰形剝盡化純陽。飛升羽化三清客,名遂功成達上蒼。

三清客,駕璚轝,跨鳳騰霄入太虛。似此逍遙多快樂,遨遊三界最清奇。

太虛之上修真士,朗朗圓成一物無。

一物無,遂顯道,五方透出真人貌。仙童仙女彩雲迎,五明宮內傳真誥。

傳真誥,話幽情,隻是真鉛煉汞精。聲聞緣覺冰消散,外道修羅縮項驚。

點枯骨,立成形,信道天梯是掌平。九祖先靈得超脫,誰羨繁華貴與榮。

尋烈士,覓賢才,同安爐鼎化凡胎。若是慳才並惜寶,千萬神仙不肯來。

修真士,不妄說,妄說一句天公折。萬劫塵沙道不成,七竅眼睛皆迸血。

貧窮子,發誓切,待把凡流盡提接。同赴蓬萊仙會中,凡景煎熬無了歇。

塵世短,更思量,洞堸悟[日月長。堅誌苦心三二載,百千萬劫壽彌疆。

達聖道,顯真常,虎兒刀兵更不傷。水火蛟龍無損害,拍手天宮笑一場。

這些功,真奇妙,分付與人誰肯要。愚徒死戀色和財,所以神仙不肯召。

真至道,不擇人,豈論高低富與貧。且饒帝子共王孫,須去繁華挫銳分。

嗔不除,憨不改,墮入輪回生死海。堆金積玉滿山川,神仙冷笑應不采。

名非貴,道極尊,聖聖賢賢顯子孫。腰金跨玉騎驕馬,瞥見如同隙媢苤C

隙媢苤A石中火,何在留心為久計。苦苦煎熬喚不回,奪利爭名如鼎沸。

如鼎沸,永沉淪,失道迷真業所根。有人平卻心頭棘,便把天機說與君。

命要傳,性要悟,入聖超凡由汝做。三清路上少人行,畜類門前爭入去。

報賢良,休慕顧,性命機關堪守護。若還缺一不芳菲,執著波渣應失路。

隻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隻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

達命宗,迷祖性,恰似鑒容無寶鏡。壽同天地一愚夫,權握家財無主柄。

性命雙修玄又玄,海底洪波駕法船。生擒活捉蛟龍首,始知匠手不虛傳。


真經歌

真經歌,真經歌,不識真經盡著魔。人人紙上尋文義,喃喃不住誦者多。

持經咒,念法科,排定紙上望超脫。若是這般超生死,遍地釋子成佛羅。

得真經,出洪波,不得真經莫奈何。若問真經端的處,先天造化別無多。

順去死,逆來活,往往教君尋不著。真經原來無一字,能度眾生出大羅。

要真經,度自己,除非同類兩相和。生天生地與生人,豈離陰陽造化窩。

說真經,不脫空,西川澗底產黃金。五千四十歸黃道,正合一卷大藏經。

日滿足,氣候通,地應潮兮天應星。初祖達摩親口授,真玄妙法蓮化經。

初三日,震出庚,曲江上,月華瑩。花蕊初開含珠露,虎穴龍眠探濁清。

水生二,藥正真,若待其三不可進。壬水初來癸未來,須當急采定浮沉。

金鼎煉,玉爐烹,溫溫文火暖烘烘。真經一射玄關透,恰似準箭中心紅。

遍體熱,似籠蒸,回光返照入中宮。一得真經如酒醉,呼吸百脈盡歸根。

精入氣,氣忽神,混沌七日複還魂。這般造化真消息,料得世人少人論。

活中死,死複生,自古仙佛賴真經。此個造化能收得,度盡閻浮世上人。

大道端居太極先,本於父母未生前。度人須要真經度,若問真經癸是鉛。


鼎器歌

鼎器本是乾坤體,大藥原來精氣神。若會攢來歸一處,須用同心三個人。

三個人,無他說,隻要真師真口訣,指破陰陽三品丹,方可存心待明月。

待明月,也莫遲,收拾身心且築基。劈開塵心拋孽網,驅除五漏斬三屍。

斬三屍,見鑄劍,煉己通靈知應驗。剛柔變化任施為,萬媗X妖如掣電。

如掣電,劍方靈,掛向南方護水晶。若遇北方陰鬼起,一刀兩斷不容情。

不容情,常清靜,心中皎潔如明鏡。鏡心寂滅若虛空,始得臨爐無弊病。

無弊病,可安爐,調和鼎器莫心粗。言語不通非眷屬,龍興虎旺始堪圖。

始堪圖,觀複作,鑿開混沌鴻蒙竅。靜觀虎嘯與龍吟,自然華池神水到。

神水到,辨浮沉,莫教時過枉勞心。鉛遇癸生須急采,金逄望遠不堪親。

不堪親,休亂取,地裂山崩難作主。不知止足必傾危,盛夏嚴霜冬大暑。

冬大暑,不遭逢,三寶牢關密守中。太極自然生造化,趁時搬取入黃宮。

入黃宮,須愛護,十月澆淋休失誤。子行陽火虎龍交,午退陰符自保固。

自保固,暫相離,端坐忘言更待時,輻輳循環終則始,三百六十莫違期。

莫違期,為則例,悟明真理須當契。若還執著爻象行,隻恐勞神形蠹弊。

形蠹弊,往來堅,隻恐心機未得閑。思慮慕真毫發錯,鉛消汞散不成丹。

不成丹,思煉己,皆因失卻玄中理。水幹火燥要調停,刑德臨門知進退。

知進退,勿憂凶,煉就爐中一點紅。產個嬰兒兌氣足,三年溫養似癡聾。

似癡聾,真快樂,靜婼朘威鷘葧腄C東西南北任遨遊,出入往來乘白鶴。

乘白鶴,脫塵埃,三島神仙集會來。一任桑田變滄海,我身無事掛靈台。

積功累德超凡世,依然現化度群迷,那時方遂男兒誌。


窯頭坯歌

窯頭坯,隨雨破,隻是未曾經水火。若經水火燒成磚,留向世間住萬年。棱角堅完不複壞,扣之聲韻堪磨鐫。凡水火,尚成功,堅完萬物誰能同?修行路上多少人,窮年煉養費精神,不道未曾經水火,無常一旦臨君身。既不悟,終不悔,死了猶來借精髓,主持正念大艱辛,一失人身為異類。君不見洛陽富鄭公,說與金丹如盲聾,執迷不悟修真理,焉知潛合造化功!又不見九江張尚書,服藥失明神氣枯,不知還丹本無質,反餌金石何太愚!又不見三衢趙樞密,參禪作鬼終不識,修完外體在何邊,辨捷語言終不實。窯頭坯,隨雨破,便似修行這幾個。大丈夫,超覺性,了盡空門不為證,伏羲傳道至於今,窮理盡性至於命,了命如何是本元?先認坎離並四正,坎離即是真常家,見者超凡須入聖。坎是虎,離是龍,二體本來同一宮,龍吞虎啖居其中,離合浮沉初複終。剝而複,否而泰,進退往來定交會。弦而望,朔而晦,消長盈虛相匹配。神仙深入水晶宮,時飲醍醐清更(酉+農)。餌之千日功便成,金筋玉骨身已輕。此個景象唯自身,上升早得朝三清,三清聖位我亦有,本來隻奪乾坤精。飲凡酒,食膻腥,補養元和衝更盈,自融結,轉光明,變作珍珠飛玉京。須臾六年腸不餒,血化白膏體難毀。不食方為真絕糧,真氣薰蒸肢體強。既不食,超百億,口鼻都無凡喘息,真人以踵凡以喉,從此真凡兩邊立。到此遂成無漏身,胎息丹田湧真火。老氏自此號嬰兒,火候九年都經過,留形住世不知春。忽爾天門頂中破,真人出現大神通,從此天仙可相賀。聖賢三教不異門,昧者勞心休恁麼!有識自愛生,有形終不滅。歎愚人,空駕說,愚人流蕩無休歇,落趣循環幾時徹,學人學人細尋覓,且須研究古《金碧》。《金碧》《參同》不計年,妙中妙兮玄中玄。


黃鶴賦

奧矣!最上一層,乃無作而亦無為。還丹七返,因有動而方有靜。上德以道全其形,斯純乾之未破;下德以術延其命,乃撅坎之已成。是以用陰陽之道,即依世法而修出世之法;效男女之生,必發天機而作泄天之機。方其性命以雙修,須仗法財而兩用。先結同心為輔佐,次覓巨室以良圖。然欲希至道,須密叩玄關。擇善地慎事之機密,置丹房器皿之相當。安爐立鼎,譬內外兩個乾坤;煉己築基,固彼我一身邦國。緊關對境忘情,憑銳氣之勇猛;大抵煨爐鑄劍,借金水之柔剛。若運用,若抽添,遇險而須當沐浴;若鼓琴,若敲竹,逢爭而便宜守雌。百日功靈,曲直而能應物;一年功熟,追攝而已由心。能盜彼殺中之生氣,以點我陽堣妊捱諢C玉液金液,一了性而一了命;二候四候,半在坎而半在離。始也將無入有,已見龍居虎位;終焉流戊就己,始知虎會龍宮。要知藥物之老嫩,在辨水源之清濁。煉己待時者,務待陽生於赤縣;遇急臨爐者,必須癸動於神州。若觀見龍在田,須猛烹而極煆;忽聞虎嘯出窟,可倒轉而逆施。所謂火逼金行出坤爐,故名七返;金因火煉歸乾鼎,號曰九還。還者,乾所失而複得之物;返者,我已去而複來之真。殊不知,須則生人生物,逆者成仙成佛。雖分彼我,實非閨丹禦女之術;若執一己,豈達鵬鳥圖南之機。坎中一點黑鉛,號曰先天,非同類而終不能得離堣C般朱汞,無真種而片刻難留。是以假乾坤,立爐鼎,覓太乙所含之真氣,賴陰陽作筌蹄,求水府所蘊之玄珠。趨踹時卒,補我乾之一缺;俄然間已,返彼坤之六虛。到此心歸神室,位列天仙,丹落黃庭,千靈舒泰。上帝嘉讚,天地鹹驚。抱元守一,溫養十月,神有象調神。麵壁坐忘,九載體無形。斯其道術造端,似行邪而實正;就中火候始末,如出奇而用兵。鉛與汞,無丙叟,東西間隔;嬰與瓷A非黃婆,咫尺參差。諳緩急,慮急凶,在匠手,以斟酌,明進退,知止足,豈愚昧而能為。認消息,如海潮之有信;測造化,比日月之盈虧。三日月出庚,乃一陽生於坎位;十五月圓甲,則六爻周以乾元。劈金竅,鑿混沌,露老莊之肺腑;明橐龠,飲刀圭,吐伯陽之心肝。遂煙霞明悟之友,發龍虎珍藏之秘。各尋火候,早餌黍珠,閬苑玄圃,他日有冀。



無根樹

大明張三豐

(一)
無根樹,花正幽,貪戀榮華誰肯休。
浮生事,苦海舟,蕩去漂來不自由。
無邊無岸難泊係,常在魚龍險處遊。
肯回頭,是岸頭,莫待風波壞了舟。
(二)
無根樹,花正微,樹老重新接嫩枝。
梅寄柳,桑接梨,傅與修真作樣幾。
自古神仙栽接法,人老原來有藥醫。
訪名師,問方兒,下手速修猶太遲。
(三)
無根樹,花正青,花酒神仙古到今。
煙花寨,酒肉林,不犯葷腥不犯淫。
犯淫喪失長生寶,酒肉穿腸道在心。
打開門,說與君,無花無酒道不成。
(四)
無根樹,花正孤,借問陰陽得類無。
雌雞卵,難抱雛,背了陰陽造化爐。
女子無夫為恕女,男子無妻是曠夫。
歎迷途,太模糊;靜坐孤修氣轉枯。
(五)
無根樹,花正偏,離了陰陽道不全。
金隔木,汞隔鉛,陽寡陰孤各一邊。
世上陰陽配男女,生子生孫代代傳。
順為凡,逆為仙,隻在中間顛倒顛。
(六)
無根樹,花正新,產在坤方坤是人。
摘花戴,采花心,花蕊層層豔麗春。
時人不達花中醒,一訣天機值萬金。
借花名,作花舟;句句敲爻說得真。
(七〕
無根樹,花正繁,美貌嬌容賽粉團。
防猿馬,劣更頑,掛起娘生鐵麵顏。
提出青龍真寶劍,摘盡牆頭朵朵鮮。
趁風帆、滿載還,怎肯空行過寶山。
(八)
無根樹,花正曇,卸了重開有定期。
鉛花亂,癸盡時,依舊西園花滿枝。
對月才經收拾去,又向朝陽補納衣。
這玄機,世罕知,須共神仙仔細推。
(九)
無根樹,花正開,偃月爐中摘下來。
延年壽,滅病災,好接良朋備法財。
從茲可成天上寶,一任群迷笑我呆。
勸賢才,休賣乖,不遇名師莫強猜。
(十)
無根樹,花正圓,結果收成滋味全。
如朱橘,似彈丸,護守提防莫放閑。
學此草木收頭法,複命歸根還本原。
選靈地,結道庵,會合先天了大還。
(十一)
無根樹,花正亨,說到無根卻有根。
三才竅,二五精,天地交時萬物生。
日月交時寒暑順,男女文時孕始成。
甚分明,說與君,猶恐相逢認不真。
(十二)
無根樹,花正佳,對景忘情玩月華。
全精旺,耀眼花,莫在園中錯揀瓜。
五金八石皆為假,萬草千方總是差。
金蛤蟆,王老鴉,認得真時是作家。
(十三)
無根樹,花正多,遍地開時隔愛河。
難攀拆,怎奈何,步步行行龍虎窩。
采得黃花歸洞去,紫府題名永不磨。
笑嗬嗬,白雲阿,準備天梯上大羅。
(十四)
無根樹,花正香,鉛鼎溫溫現寶光。
金橋上,望曲江,月星分明見太陽。
吞服烏肝並兔髓,換盡塵埃舊肚腸。
名利場,恩愛鄉,再不回頭空自忙。
(十五)
無根樹,花正鮮,符火相煎汞與鉛。
臨爐際,景現前,采取全憑渡法船。
匠牛高強牢把舵,一任洪波海底翻。
過三關,透泥丸,早把通身九竅穿。
(十六)
無根樹,花正濃,認取真鉛正祖宗。
精氣神,一鼎烹,女轉成男老變童。
欲向西方擒白虎,先往東家伏青龍。
類相同,好用功,外藥通時內藥通。
(十七)
無根樹,花正嬌、天應星兮地應潮。
屠龍劍,縛虎絛,運轉天罡斡鬥杓。
鍛煉一爐真日月;掃盡三千六百條。
步雲霄,任逍遙,罪垢凡塵一筆消。
(十八)
無根樹、花正嬌。海浪淘天月弄潮。
銀河路,透九霄,磋影橫空泊鬥梢。
摸著織女支機石,踏遍牛郎駕鵲橋。
入仙曹,膽氣豪,盜得瑤池王母桃。
(十九)
無根樹,花正雙,龍虎登壇戰一場。
鉛投汞,配陰陽,法象玄珠無價償。
此是家園真種子,返老還童壽命長。
上天堂,極樂方,免得輪回見閻王。
(二十)
無根樹,花正齊,月堮滶鬗顳峸氶C
拿雲手、步雲梯,采取先天第一技。
飲酒戴花神氣爽,笑煞仙翁醉似泥。
托心知,謹護持,惟恐爐中火候曇。
(二十一)
無根樹,花正黃,產在中央戊已鄉。
東家女,西舍郎,配合夫妻人洞房。
黃婆勸飲醒醐酒,每日醺蒸醉一場。
這仙方,返魂漿,起死回生是藥王。
(二十二)
無根樹,花正明,月魄天心逼日魂。
金烏髓,玉兔精,二物擒來一處烹。
陰火陽符分子午,沐浴加臨卯酉時。
守黃庭,養穀神,男子懷胎笑煞人。
(二十三)
無根樹,花正紅,摘盡紅花一樹空。
空即色,色即空,識破真空在色中。
了了真空色相滅,法相長存不落空。
號圓通,稱大雄,九祖超升上九重。
(二十四)
無根樹,花正無,無相無形難畫圖。
無名姓,卻聽呼,擒入中間造化爐。
運起周天三昧人,鍛煉真空返太無。
謁天都,受天符,才是男兒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