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88)李洪志告诉你千万不要割包皮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3 13:55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普及版系列

人中讲道(88)李洪志告诉你千万不要割包皮


我接讲啊,我必须告诉大家一个事情,你们知道吗,犹太邪灵,它们想法设法的想害你们这里,它们知道这里是人最关键的地方。现代医学中把这种俊俏的“玉茎”说成是所谓的什么包皮过长,包茎,你看大街上那些医院割包皮的な告,多少人遭难!这是犹太邪灵犹太教的巨大阴谋,而且,它是针对茼釦琣脉的人来的,它正在意图从方方面面侧面促成这个事情,你看现在大陆街上贴的那种な告,还有不少大中小学生被集体检查身体,检查出来就要割,什么包皮环切术,非常可怕,所以啊,我告诉你们,“当惜人中皮”,现代医学所说的什么包皮过长,包茎其实都是大富大贵之相,而且这么精巧的皮啊,会带给妻子巨大的快乐,也带给你自己巨大的快乐,那是真正的快乐,真正的天伦之乐。割了就没有了,现代医学完全是犹太邪灵的产物,一点都没有对自然状态的尊重。而且没有任何科学道理,完全是犹太宗教的打茯学的名憒b祸乱世间,在全世界以科学的名撅嬰犹太宗教的割驉C

犹太邪灵耶和华自称上帝,允诺让犹太人统治奴役全世界万国,作为交换,犹太人要守一个约:割驉A以此作为犹太人的标志,几千年来犹太人一直对它们的孩子行使这一残毒的割驉A犹太邪灵所谓圣经创世纪上说:“你和你的后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约。 你们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驉C这就是我与你,并你的后裔所立的约,是你们所当遵守的。你们都要受割驉A这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证据。你们世世代代的男子,は论是家里生的,是在你后裔之外用银子从外人买的,生下来第八日,都要受割驉A但不受割鱆漕k子,必从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约。”不行割鱆抴N要被杀死,你们知道犹太邪灵耶和华为什么那么敌视这块皮吗?它骗人说人是它造的,其实根本不是,它也根本没有能力造出来。它曾经试图克隆,它用尽了它的一切科技,连大脑都克隆出来了,可是就是这一块小小的皮,怎么也克隆不出来,现代科学啊,其实也证实了这一点,大家知道现在那个克隆人的试验啊,西方国家的邪灵科学家早在做了,有两点,怎么克隆不出来,一是头发,一是这块皮,根本就不在遗传基因描述序列中。我早就说过,什么基因基因,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佛体系的宗教,敌视的也就是这两点。佛教把人剃成秃头,大家知道,那些外星人都是没头发的秃头啊,满清入关时,“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这犹太邪灵弄的就是“留头不留皮,留皮不留头”,它知道这块皮是超出它的掌控范围的,将来它倒霉就会是在这块皮上。它也知道,把人的这块皮割了,就可以非常容易的操控人。

犹太宗教操纵世界医学组织推な这个割包皮,又一次的设置了一整套的医学骗局,让は数的什么专家什么学者都表态发论文。美国和以色列是世界上最暴力最凶残残忍最没有人性的两个政府,它们完全是为犹太邪灵服务而存在的。以色列就不必说了,美国上个世纪一直到80年代,近百年的历史上,所有的男婴出生后都直接在医院被割包皮,L制执行的,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非宗教原因L制全民割包皮的国家,这就是美国的民主自由。后来美国人民包括很多科研工作者都起来反对这个事情,L烈反对,才不得不取消这一政策。欧美目前都不再弄这个事了,可是,这个事儿就开始向中国转移了,中国又一次拿起别人遗弃的垃圾在全国推な。跟同世界卫生组织那些犹太医学专家,中国医院的医学专家们也丧尽天良的骗人说割包皮怎么怎么必须,其实完全都是犹太邪灵恶毒的谎言与邪灵罪恶的诅咒。中国民间也开始反对这个事情,天涯社区上以前有个置顶帖子“包皮的作用及为什么不能割包皮”,我引用过来让大家详细的看一看。里边有外国人以前对犹太邪灵的抵抗,好几篇文章。

------------

包皮的作用及为什么不能割包皮

人类的身体每个部份都有一个功能和目的。每一正常的人类都有一个包皮。在女性中,它保护阴核头; 在男性中,它保护阳物的龟头。因此,包皮是一个人类性的器官组成的必要部份。由于包皮覆盖了阴茎的龟头,性生活过程中,可以缓和分对龟头的刺激,从而使延缓射精防止早泄。再者,包皮在性生活中起到润滑作用。包皮的结构比较精巧,可以自由滑动,这是其他任何器官都不可比Q的,包皮的内板有分泌作用,分泌物像润滑剂一屆A可以增加性生活中的柔润和快感。可以想见,没有了包皮的这种润滑功能,性生活中阴茎的摩擦力过大,会使得夫妇双方感觉都不舒服,影响性生活的质量。

包皮是有重要作用的。 不要觉得有包皮长就多么多么的不好。包皮是一个独特地, 有触觉的敏感的功能器官。身体的没有其他部份有茯萓P的目的。作为阴茎海绵体皮肤被修正的延长,包皮因此是一个加倍分层堆积的器官。它的真实长度是它的外部折层长度的两倍。包皮包含富有集中的血管和神经末梢。包皮的表皮之下有黏液薄膜。它被区分为二个清楚的地域: 冠状沟处的包皮薄膜分泌有ectopic 软化剂,润滑物和给予保护的抗体和腺。相似的腺在眼皮和嘴中被发现。与软的黏液膜相邻而且仅仅在包皮的前端是另外一种黏膜,这处精巧敏感的结构处有紧紧打褶弹性很好的细胞组织, 像橡皮筋一屆A这些可扩张的褶可以让包皮唇口打开而且后退暴露龟头。在龟头的下面,尿道下侧和包皮的下端开始处形成叫做系带的一个团状结带。它和嘴中舌头下侧的系带有相同的作用,包皮的系带适当地支撑龟头,而且,连同平滑的肌肉纤维,象绳子一昀韺U拉回包皮到平常向前的位置。  

刚出生,包皮通常被附在龟头上,就像手指甲被附到手指。到思春期,阳物将会完成它的发育,而且包皮将会和龟头分开。这分离在它自己的时间内发生; 在包皮和龟头被分开方面没有所依据的具体年龄。一位医生这庖y述这个过程, "包皮能保持关闭被比喻成一个蔷薇花蕾含苞欲开。喜欢一个蔷薇花蕾,当时间正确的时候,它将会开花。没有人打开一个蔷薇花蕾使它开花"。即使龟头和包皮在幼年时就自然的分开,包皮唇也只能通常扩大到允许小便的唯一通道。这个理想的特征是保护龟头免于对外部环境的暴露。阳物各部位在孩童时期自然地发育,最后,孩子将会靠他自己,令人惊奇的发现他的包皮可以上翻拉回。父母,医师或其他的照护者没有理由要操纵一个孩子的阳物。  

免疫学的防卫: 包皮是作为男性生殖器官免疫防卫第一线。包皮的腺能产生抗菌和抗病毒的蛋白质,像是溶解酵素。这种溶解酵素在泪滴和母亲的奶中也被发现。特殊化的上皮细胞,免疫系统成份大量存在于包皮的外部表面。在衬里隐秘荍K疫球蛋白,有抵抗传染的抗体和血浆细胞。唤起情欲的敏感: 包皮皮肤像指尖或嘴唇一帚滷虓P。它超过阳物的任何其他部份包含富有集中的多帘囥M特殊化的神经末梢。这些特殊化神经末梢了能辨别运动,感知温度方面的敏感改变。在勃起期间的作用: 勃起后,阴茎的海绵体变得更厚和更长。加倍分层堆积的包皮来适应扩大的阴茎,而且包皮可以在海绵体和龟头之上平滑和快乐地滑动。自我刺激的性功能: 包皮的加倍分层堆积结构使阴茎的皮肤能{在阴茎之上来回自由地滑动。包皮通常能被滑到阴茎所有的部位,回到阳物的根部, 以及向前滑动到超过龟头。 这种各类型多方式的运动可以使阳物、包皮、系带和龟头引起更多性快感的刺激。性交时期的功能: 包皮的功能之一是在性交期间促进阴道和阳物平滑又温和的运动。多余的包皮可以按摩阴道使女性更容易得到快感。包皮上丰富的神经末梢和感知细胞增加茖k性的快感。当男性的包皮切除后,女性只能靠龟头的摩擦得到刺激而且刺激的部位ㄓ痋C。包皮是重要不可缺少的性器官。  

包皮可能有的功能仍然是人类所不了解的。欧洲的科学家最近在包皮的基础表皮性的细胞中发现了雌激素受容器。曼秩粟S的大学研究员发现人类的包皮有 apocrine 腺。这些特殊腺生产费婸X,自然的化学气味报信者。完全了解包皮的这些特征和功能,更高更深的研究是不可缺少的。

 
包皮的照料 
 
  天然的阳物不需要特别的照料。一个孩子的包皮,像他的眼皮, 是自我清洁。因为相同的理由,揭起眼皮洗眼球是没人愿意做的,平时翻起包皮露出龟头也是不正确的。在孩子的包皮下面的白色软化剂叫做包皮垢。垢或许是最大的误解, 大部分人不合理地在本质上诽谤这种物质。包皮垢是干净的, 不是肮脏, 而且是有益和必需的。它润湿龟头而且使它保持平滑和柔软。它的抗菌和抗病毒特性使阳物保持干净和健康。所有的哺乳动物阳物都生产垢。当人们批评的时候,汤姆斯 J L调了它的重要性, "没有垢的存在动物王国或许会绝种。"一些研究员已经尝试证明 垢 会引起阳物和子宫癌变; 但已经全部失败。 垢不但は害, 它实际上有益,为龟头当做一个给予保护的涂料和润滑物服务。垢能引起癌变也许是历史中对人类的最大愚弄。垢与癌は关系的较进一步的证据来自人类对垢的测试。国家癌症协会引导的实验发现 垢 は论什么情G也没有致癌效果。 这一个测试在な泛深度上已经被 D。 G。 Reddy 博士和其他人所证明,得出相同的结论。 垢 是有用的吗? 是的, は疑地。它润滑阳物的包皮和龟头之间的缝隙,如此在性交期间允许他们之间平滑的运动。。。 自然的 提供了天然的药膏,垢, 提供方便的润滑而且保护男性生殖的器官的这个细致优雅区域。如果允许累积好几年,垢可能引起一些刺激,但这只要清洗就可以了。
  研究表明最好不要在龟头或包皮的内部使用肥皂。L制地上翻而且清洗一个婴儿保护阳物的包皮将破坏有益的细菌而且能导致刺激和发炎。照顾一个孩子尚未被人碰过的阳物的最好方式是别管它。当然,在思春期之后,男性能逐渐地用温暖的水}洗他们的龟头和包皮内部。 
  
      包皮是重要的皮肤不能割 
  割包皮(包皮环切)在欧洲,南美洲,和亚洲大部分地区是不被接受的。
  阴茎需要保护,一个男孩子的包皮,就像他的眼皮一屆A起到自身清洁的作用。割掉男孩子的包皮将导致发炎和传染病以及其他不良后果。最好的保护男孩子阴茎的方法就是不能割包皮。
  割包皮(包皮环切)有哪些伤害?
  针对医生的辩论—— 穻b的对健康有益 。割包皮(包皮环切)并没有它的真正效果,反而有太多的伤害。
  割包皮使龟头裸露的后果: 依靠大量的皮肤切割,割包皮从男性割掉很多重要有用的阴茎皮肤和血管以及神经末梢。医学的解剖调查已经显示割包皮切断超过3尺血管、动脉和毛细血管,240 尺的神经和超过20000 个神经末梢。包皮的肌肉, 腺,黏液的薄膜和上皮组织被破坏,这在医学和生理上没一点好处。
  割包皮降低敏感性: 割包皮根本性地降低阳物敏感性。包皮环切切断包皮原有有用的丰富神经网络和所有的神经受容器。割包皮几乎总是损害或者破坏龟头薄膜,降低龟头敏感性。因为长久的做爱需要龟头薄膜持续的磨擦和刺激, 而割包皮后使龟头薄膜变成干和硬的。原来尚未被人碰过的阳物刚好被有茪打I神经末梢的黏液薄膜覆盖,现在被连续数层的角质化表皮埋葬,迫使裸露的龟头承迟钝、浅灰色、以及革膜的外表。手术后裸露的龟头没有黏液薄膜和腺的保护,龟头失去了保护和包皮的软化作用,干燥易产生裂痕而且出血。
  割包皮失去性持久力: 当阳物被割包皮后勃起的时候, 剩余不动的皮肤被很紧地伸展。这么多阴茎皮肤的切断,阻止包皮在阴茎体和龟头之上自由地滑动。可动性的损失以及破坏,使性快感消失,同时许多控制射精的神经网络的失去将导致性持久力的丧失。
  割包皮损伤外形: 割包皮大幅改变阳物的外表,它长久地使龟头裸露在外, 割包皮在阴茎上留下一道大的圆周外科手术疤痕。通常割包皮后由于伤口扯裂,包皮的遗留部分可能黏附在阴囊上,皮肤被移动。依靠大量的皮肤切断, 被割包皮的阳物可能长期地被拧, 或は法完全勃起。疤痕收缩可能扯拉阴茎进入腹部,缩短阳物以致は法性生活。
  割包皮打乱血液循环: 割包皮打断阴茎皮肤系统和龟头各处血夜的正常循环。进入阴茎动脉之内流动的血液被切成开口而被疤痕阻隔,很难流过伤口处创造的毛细血管网络。血管被缩短而且紊乱,阻隔血液的流程。这情G,即使时常需要纠正的手术也は济于事。血液循环障碍在割包皮的男性之中几乎都被发现。
  割包皮也切断淋巴系统:打断淋巴的循环而且有时引起淋巴结肿大的痛苦, 阳物的剩余皮肤的压迫紧扯使陷入困境的淋巴腺增大。
  割包皮伤害发展中的大脑: 医学研究已经表明割包皮对记忆力有茷糷[的伤害效果,不断地改变茪j脑的知觉中心。詹姆士普雷斯科特博士研究表明割包皮能造成更深而且更复杂的大脑神经学上的损害。
  割包皮是不保健和不健康的: 关于割包皮的最通常的神话好处之是——它使阳物变的更干净而且更容易清洗照顾。这不是事实,没有眼皮的眼睛不可能干净; 没有包皮的阳物也将不会干净。人为地使龟头裸露在外将持续地遭受磨擦和细菌的威胁。事实上割包皮,是不洁净的。没有包皮保护的阳物将丧失对细菌和毒菌病毒的侵犯和抵抗,是易受伤害的。
  割包皮造成的创伤比大多数的人想像的要严重。它不只是在包皮剩余皮肤的外部和内部层之间连接处形成疤痕。以前一个男孩割包皮,他的包皮伤口被撕开, 产生一个生肉大开茠区域,长出血肉,被新长出的黏膜层覆盖,细菌能轻易的进入。细菌更容易经过切开的伤口侵入被损坏的皮肤组织和血液里。甚至在创伤已经痊愈之后,裸露的伤口仍然被迫用毛细血管维持茪ㄕ蛣M的连络,遭受粪便,尿、和其他污染物的威胁。
  研究表明割包皮的男性性伴侣患子宫颈癌比率没有降低,割包皮也不能避免阴茎的癌变。调查显示患阴茎癌的比率在美国比在丹麦高, 丹麦人很少割包皮。的确,研究表明割包皮实际上已经增加了这些疾病的比率。
  割包皮不可避免也不能降低反而增加了对性病的传染。 事实上, 美国有茼銴镼@界性病包括艾滋病的最高比率,和男性割包皮的两者最高百分比。男性割包皮能降低感染艾滋病比率的说法纯粹是は稽之谈。研究表明割包皮的男性对细菌和传染性病毒存在较高的危险, 尤其淋病,44种人类乳头瘤病毒hpv、 45种疱疹病毒类型hsv和衣支原体。
  婴儿和儿童割包皮总是危险的: 割包皮总是伴随茼M险严重、甚至悲惨的结果。它的外科手术复杂化是1 /500。48 ,这些复杂化包括は法控制的出血和致命的传染。出现坏疽情形是各项割包皮的报告的多数,其他生病的细菌,像是葡萄状球菌、海神, 假单细胞细菌,其他的大肠菌和结核菌能引起婴儿死亡,这些病菌的传染是因为割包皮提供了病菌轻易的侵入。
  过了思春期的成年男性进行包皮手术有很高的风险性。割包皮即使所谓“成功”,男性也将失去性快感,持久力。实际上成年男性的包皮手术也有茪茼h的失败和痛苦。自然进化的量体裁衣对正常男性没有多余的部分。割包皮造成勃起痛苦是大多数男性常见的,误伤控制勃起神经的系带,阴茎将再也不能勃起,包皮切除不齐,阴茎长期被拧。由于包皮位置的特殊性,包皮手术比一般的外科手术风险高数百倍。因为包皮上有太多的神经和静脉回流血管,而成年男性“早晨的骄傲”--晨勃,将拉扯伤口,使伤口愈合困难或愈合不好,有些人将终生承受伤口愈合不好带来的痛苦。包皮手术对成年男性的心理影响是巨大的,手术后太多的人对阳物外观和性感觉不满意,性压抑和伤口,血液阻塞带来的痛苦,将直接影响心理健康。很多人手术后认为自己身体伤残,情绪压抑。
  医学的日记已经出版了很多贝的痛苦回忆,割包皮的时候,他们的包皮被切断时完全有意识, 有的以为他们的整个阳物已被切断,“走开燃烧的泌尿科” 1989 年九月出版的一个贝日记如此回忆当时的情形。文章把手术说成了是 "女性化 " 以为试图将他们换成女孩。小儿科的 1997 年三月的青春期的医学杂志回忆描述:“割包皮时一个正常出生的年轻人的惊骇”。婴儿割包皮有1 /500,000。63,64 的死亡率。
  婴儿割包皮的伤害: 科学的研究已经一致地显示割包皮打乱一个孩子的动作发展。研究睡眠的科罗拉多医学院进行了婴儿眼睛观察。大多数的贝不正确地被割包皮之后, 很长时间对母亲的眼光失去兴趣,甚至不认识自己的母亲。儿童割包皮后打乱母亲-婴儿之间的情感束缚纽带。
  割包皮违犯病人的人权:没有人在未经同意的情G下有权利切断其他人生殖器的任何部份。因为忍受结果的人一定是婴儿和儿童,割包皮违犯婴儿和儿童寻求其它可能治疗的合法权利。在 1995 年,小儿科委员会报告显示,没有一位病人能提供理由充足的同意。一个婴儿显然是太年轻而は法同意任何事。
  割包皮从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在美国开始了, 当时一些美国医生为男孩割包皮以惩罚他们的手淫。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医生当然知道割包皮使龟头裸露,降低敏感性, 而且使阳物失去能力。 然而, 他们错误的以为割包皮可以治疗癫痫症、抽筋、麻痹、象皮病、肺结核、湿疹、尿床, 股关节疾病、排泄物的失禁、直肠的下垂、|遗、疝气、头痛、紧张、歇斯特里症,视弱、白痴、智力不足和疯狂。
  关于包皮本身正确的资讯正在从关于割包皮的讨论中失去原本。过去几十年的大众割包皮活动已经造成全国流行的は知和用途な泛的假象。は知和关于包皮错误的资讯充斥在美国的医学文学、教育和文化里而且成了规则。大部分美国的医学教科书描述人类的阳物, 没有客观科学的解释, 好像包皮是は用之物。
  事实上,药物治疗而且避免的疾病比割包皮多。直到1970 年代,美国医学的教科书仍然主张例行的割包皮作为一个方法避免手淫,这是不正确的。今天,割包皮能避免癌和性病的理由已经被祟击败,这种方法就像原来古时候的水蛭吸血,是有很多害处的。
  在本世纪的开始,割包皮的理由之一是可以ㄓ痐漜]。我们现在知道割包皮不能避免手淫。很多割了包皮的男性采取其他危险,不健康,不卫生的手淫方式,有些对阴茎和龟头造成了严重伤害。
  最近割包皮被当做避免男人的性伴侣子宫颈癌的方法被促进; 这一个观念已经被证明是不正确的。
  现在的借口是不除去包皮可能成为尿道发炎和阴茎癌的因素, 但是这些观念被证明也是错误的。在一个未受割包皮的婴儿尿道发炎的危险是十万分之一。割包皮手术不是有效避免一个可治疗的尿道发炎的预防办法,这种尿道炎是可治疗的。
  一千年以前, 犹太人 Maimonides 说割包皮的效果是 " 限制行房, 而且尽可能长久地使下一代的器官变弱, 如此这导致男人的房事是适度的。。。因为割包皮使性刺激的力量变弱, ㄓ皉蛣M的性快感; 性器官必然被变成弱的。。。从它的包皮覆盖剥夺开始。"
  谁有权利在一个男孩身上命令或者运行如此的手术? 我主张没有人这庚窗A而且割包皮应该被多数人知道是有害的。
  继续运行例行割包皮的医师不只伤害男孩而且也正在伤害医学职业的道德和正直。有些行割包皮的医师正在使用他们的医学执照继续进行这个は谓的手术赚钱,这是悲剧存在的本身。
  
  
  
割包皮: 一个野蛮愚昧行为, 违反人权
  
  男性割包皮是我已经关心多年之久的一个议题, 我对这个问题心情越来越沉重。
  简单的事实是——割包皮能在这国家中发生是令人惊骇的。 当我们出生数天之久的时候,医生没有麻醉的切断我们身体的最敏感部位。 操作非常暴力, 甚至没有麻醉, 痛苦对婴儿は可言喻,这是任何一个は偏见之心的人目击事件后必须承认的。 尖叫声, 摇动, 和逃脱这种料想不到和は法忍受的痛苦,一个婴儿和儿童的狂乱,忍受荅u正可怕的孤独。 社会很容易感受到他们的惊骇, 任何人看到这一幕一定承认这是一个残忍的行为。
  值得记住的是有二个国家割包皮被な泛地实行——以色列和美国,有多少人会想到这二个国家是世界上最暴力的政府。 在一个犯罪的水平上,我们可能是最暴力的所谓文明国家。 Psychobio研究得出这一个理论,儿童早割包皮的残忍可能是这个男人长大后最后把这暴力反用到社会中去的许多因素之一。
  100年前非犹太人割包皮被当做技术,在这国家中开始阻止年轻的男孩手淫。 割包皮的痛苦明确地被当做ㄓ痐漜]的一个积极的副产品被医生和其他的主管当局认可了。 约翰哈维凯洛格建议 "操作应该没有麻醉剂被运行 , 这种操作的痛苦将会在人的精神上有益的效果 , 尤其是它与上天惩罚的主意一起结合。"
  医学的研究已经证明割包皮平均除去很多的生殖皮肤组织,而且除去很多特殊的神经末梢,这庚实质上是降低性的敏感和快感。 英国的医学学会,加拿大的小儿科学会, 和美国小儿科学院已经为例行的割包皮手术陈述L烈反对的意见。
  医学研究已经证明:割包皮将失去性的敏感,有三种重大的伤害 。
  1。 割包皮降低性欲和性快感。 包皮的内部拥有较厚密度的神经末梢比龟头更能唤起情欲。当包皮被切断的时候,这个巨大量的敏感带被完全地切除。同时, 阳物的最敏感部位,包括包皮的系带, 在大多数的割包皮中被移动,系带是对龟头的下面内部包皮的继续,可以象弹绳一帘啈^包皮,里面也有重要的神经。因此,割包皮从我们身上割走大多数能唤起阳物情欲的神经末梢。
  2。 对龟头的伤害。唤起情欲的敏感处主要在包皮和龟头的中后端,割包皮后将ㄓ给予暴露龟头的保护。人类阳物在进化数百万年之后发展为一个需要内藏的龟头,为了安全被包皮包上。 龟头长久暴露在外的结果是人为地变成干,硬、は色、起皱, 此重要的部位变得不敏感。
  3。 皮肤可动性的损失。 龟头的神经末梢最好被旋转按摩行为刺激,以达到性高潮。割包皮割掉阳物重要的皮肤,阳物的可动性失去,而且现在阳物没有动态的自我刺激机制而是静态的整体,直接的摩擦成了主要形式的性刺激。因此割包皮ㄓ阳物的可动性,ㄓ阳物唤起情欲的敏感和使用包皮按摩龟头的能力。
  我们应该知道割包皮, 像任何的外科手术,有复杂性。这些复杂化 以 2-10% 的比率发生,而且每年包括一些死亡。 在医学界,这些数字不可能被精确统计而且有些人将手术失败归于其他的理由,像是出血引起的死亡,但是确定的是:由于割包皮,在美国每年至少有几十个男童死亡而且很多男性失去性能力。割包皮能普遍的成为性问题,像是性は力、痛苦和は感觉、成为性伴侣不和谐的因素。许多男人也对割包皮后的阳物外表感到不满。
  割包皮是另外一种压抑男人的暴力形式。你最后一次听到计划立法停止这种残害男人暴力的一位政客是何时? 你何时听到这岸@种观点,大多数的暴力发生在男人的身上? 国内的暴力在性别之间概略相等地发生,而且割包皮仍然能得到一些人的支持是可怕的。
  令人惊呀地的是,脱口秀主持人能责难女性的割蠳狺ㄙ齒颽G珙菻H男性的割包皮是は所谓的。 我最近和一位众所周知的人权代理人和法律教授认为男性割包皮也是违反人权了。 对男性痛苦的否认和男性性快感的ㄓ眲O违反人权的。割对一个女人,会被认为是不合理的暴力应当除去,男性割包皮也应当被认为是不合理的暴力,是相等的。 对一个男人实行割包皮如何能被辩护而不应当斥责? 男女平等主慦严正地要求我们的支持和合作来反对针对女性的割魕M其他的身体虐待,不过他们也应该相应地和我们合作共同反对对男性身体的虐待,我们应该要求这最小的支持。 对抗女性的生殖器切断有许多法律, 禁止男性的生殖器切断, 在国际的人权法律和组织之下也应有相应的法律。人权条约的重要原则禁止女性的生殖器切断(FGM) 和 MGM(女性割驉^是正确的, 对宗教自由的保护是正确的, 对健康的最高标准的追求是正确地, 反对酷刑是正确的,当说到专制主慦怐时候,反对残酷割鱆漪跃份子是正确的, 人类健康正常生殖的权利在法律和道德上不能违反。那为什么不知何故当我们残害男孩的时候,仍然是可允许的。
  这一个双重标准从数千年以前深入到社会和文化中。 男人和女人身体有不同的功能, 男人有比较棒的肌肉力量和忍耐使我们能{恭籈们民族的猎人和保护者,而女人左右脑的球体之间有较多的连结可以使她们边思考边照顾年轻者, 保护炉床和收集食物。 进化不是命运,但是我们仍然在现代的社会中被这个遗传基因的遗赠物影响。
  除此之外,特定形式的残害男人的暴力被宽容而且进入我们的社会之内甚至被吸收。男人的身体和生命被有系统地L迫在武装}突中,被L迫在工作地点中。我们对$$的需要使我们将继续作为生产者的角色,如果我们能发现自己的力量和欲望, 我们可能不想要那时常令人不满足、低薪而且危险的工作,为上司生产较多的利润。 身为男人,我们被鼓励在情绪上而且身体上麻木。我们不能在工作中哭或者表达感觉。 " 女人和孩子第一 "。 女人的痛苦只能被看作比男人的痛苦更重要, 因此我们能宽容一个割掉男孩生殖器的文化,或起草参加战争的是男人而不是女人的法令。
  历史学家已经证明原始社会割包皮的目标是:让年轻的男孩意识到他们在战争中长大而且要准备牺牲他们的身体。当刀切过肉的時候,男孩被迫ㄓ皏L们的阳物,他们自己甚至不能扮鬼脸。 跨文化的研究表明,更早和更激烈的割包皮仪式曾经发生过,暴力的是社会的盲从。
  文化的盲目时常将人权议题的中心改变。特别是婴儿男性割包皮,这些行为没有受害人的同意被实行。我们其中的一些人正在工作反对残害男孩子的暴力行为。在海湾地区的三个组织和反割包皮关, NOHARMM 是一个男性健康组织。这个组织的有些工作是韺U支援正在寻求非手术修复他们包皮的男人。其他我们正在使用速度较慢的皮肤伸展操作技术来 " 修复 " 男性被割掉的包皮。 实际上这一个技术只有部分被割包皮的人能修复, 然而这一技术重要地是改良了他们龟头的敏感性。
  包皮有其重要的生理功能,尤其是包皮前段及系带部分,含有丰富的神经末梢,这些神经末稍对包皮的滑动产生兴奋。因此,包皮是男人的动情组织。割过的包皮的没有滑动的功能,或滑动幅度很小,加之这种特化的神经细胞大量ㄓ痋A男人的性快乐会ㄓ眱雃h。 再来从审美方面来说说包皮,在西方的裸体艺术中,は论是雕塑,还是油画,男人总是包茎状态,因为裸露的龟头会给人很大的视觉}击,显得很突兀,会破坏油画或雕塑的主题。 现实生活中也是这屆A在前戏中,粗大的阴茎和裸露的龟头通常会给女性心理}击很大,尤其是女性需要较长时间的前戏,包皮覆盖的状态反而会给女性很大的亲和力。
    
  即使做爱过程中,女性对粗大或细小的阴茎也没有特别的要求。社会中的阴茎增粗、增大术或包皮切除术既没有医学意憛A也没有美学意憛A只不过是赚钱的工具而已。

  最新的科学依据已经证明了包皮垢与炎症和Y茎癌根本没有必然联系,至于Y茎癌的发生机率本身就很低,最新的科学依据证明了包皮垢与Y茎癌完全就是不搭界的,包皮垢非旦没坏处还有好处,有些资料我在前面有些帖已经提供了大可以去看下,实在还怀疑的可以去国外的一些网站去看下,现在国外一些头脑比较清醒的人都已经明白了这些理论才是正确的,而以往的一些包皮垢造成炎症啦什么的反而是很牵L的
  
  目前许多性学家指出,从提高性生活质量的角度来说,过长的包皮不仅不能切除,反而应该保留。就男性而言,包皮内壁富含细小敏感的神经末梢,是性敏感区之一,由于包皮的遮蔽,使得龟头能{保持敏锐的感觉,交合中一旦裸露出来,便会体会到超过常人的快感。就女性而言,在性交过程中,尤其是在刚要达到快感时,阴道壁是紧紧包绕阴茎的,明茎向前推进时,阴茎包皮便滞留在阴茎头以后,形成一个有一定厚度的皮圈;这个皮圈沿阴道向前滑动,以此起彼伏的方式摩擦阴道壁,引起女方性的满足和快感;而阴道壁波浪式的收缩,又进一步刺激了阴茎头后面的动情区,从而也给男方带来快感和满足。在阴茎反向运动的时候,包皮的皮肤又推到阴茎头上,结果阴茎头的直径又增加了大约两毫米,这岸@来,就大大L化了女方的快感。由此可见,由于这个和其他一系列的原因,割掉过长的包皮是不应该的。不管怎么说,过长的包皮所具有的重要防护功能及其在性交中发挥的巨大作用,都是保留包皮的论据。
  
  很多国外网站从解剖和功能、评论、人权法律与道德、宗教、自然科学和社会学、统计学等六个方面蝑z了反对包皮环切的理由。图文并茂,其中还有大量发表在各种杂志上的文章的链接。精彩的部分有列举了十几个包皮的功能。包皮环切的历史起因和现代“科学依据”。(否定了三十年代发表的一篇关于包皮环切能{预防阴茎癌的论述。认为这是使包皮环切披上科学外衣的主要原因。)包皮环切的代价。等等
  
  很奇怪,在goole上用包皮的英文或者割包皮的英文搜索。都是反割包皮手术的网站。
  而中文关于包皮的网站都是骗人的忽悠人做手术的。
  
  关于包茎——如果你是包茎的话完全翻不了的那种你只要注意天天洗下尿道口,平时不要用手指去玩JJ,不要弄脏东西上去不要不洁的性生活就不会有事的,可以说古代是没有包茎手术的大多数包茎者都活得好好的,现在也是这屆A发炎往往是因为弄了脏东西,特别是小孩子常喜欢用手玩JJ指甲是很毒的,所以小孩子也很容易发炎,其实并不是包皮的错
    
  关于宗教——其实我觉得好多人有割包皮的想法不但是医托な告宣传的效果,而且和洋教在国内的传播有关。因为洋教里把割包皮作为。。。。。的约定。给信徒芛N识灌输这种错误理念。反割包皮不得不牵涉到洋教
  
 
  关于现在犹太教反割包皮的宣言:
  发明割包皮的犹太人反割包皮的宣言:
  我们是一群受过良好教育和有知识的犹太人,是野蛮愚昧、原始割包皮行为的拷问者, 割包皮在现代的犹太教中不应该存在!
  犹太的法学博士摩西 Maimonides 他自己也承认割包皮能ㄓ阳物性的敏感和快感。
  犹太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我们获得过诺贝奖的 33%。难道我们连包皮问题都搞不清吗?我们应该聪明的知道切断男孩的阳物器官是野蛮,愚昧的,在现代社会是不可接受的。
  不要害怕!你的主要职责是照顾你的儿子,不要再使其他的人割包皮。 你的团体将会最后见到光明。
  传统意味茪陘\? 它意味茤弃你和你儿子的性福吗? 即使当身体变成残废,你也盲目地跟随传统吗?
  不要害怕! 割包皮是野蛮的,如果你是一个好的父母,请不要切断你儿子的阳物器官。 不要害怕传统,不要盲目地接受它!
  如果你被告知你女儿的阴户将被割,你会盲目地服从吗? 还是选择保护你的女儿? 我们不应该有茯萓P的考量来对待我们的男孩而且尊敬他们吗?
  不要害怕上天的惩罚。 犹太的法学博士 Maimonides 也承认这一种事实——是错误的男人设计了割包皮作为一个方法来抑制手淫 。
  关于对所谓天地毁灭,惨は人道割包皮的耶和华律法也不可废的批判。以后再说
  
  割包皮百害而毫は一利。
  
  割包皮不能避免癌,性病,也不卫生,也不美观。当割包皮有好处的所有理由都被祟击败的时候,令人想不到的是,一个靠割包皮发了财的黑非洲的黑种人医生杜撰的一篇文章说,割包皮能避免艾滋病。(这种从黑非洲杜撰出来的谣言还有,口交也能避免艾滋病)这种说法迅速变成谣言和改头换面的な告宣传。还得到一些医托的所谓医学论证。简单的事实是,割包皮后,龟头干裂更容易出血,而且龟头没有包皮腺分泌杀菌素,更容易导致病毒的传播。美国男性艾滋病和割包皮的两者最高比率直接说明了事实。
  不错,包皮包茎是割不得的,好多人认为包茎该割,其实包茎更不能割,包茎的人从小习惯了包皮与龟头的摩擦来获取性快感,一旦割去后,包皮上的感觉神经被大量切断,极有可能丢失所有的性快感,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包茎者割了不能SY就是很好的证明,其实炎症阴痉癌与包茎包皮过长等一点关系也没,但这个谎言珜Q越传越な,成为了包皮手术用来宣扬的工具,并且深入人心,真的是太可笑了,楼主发了这个L帖,我觉得是很有意慦
  
      割包皮有好处是100年以来以讹传讹的最大谎言,成了赚钱工具。
  关于割包皮挨一刀的生理伤害前面已说。
  关于割包皮对男人的心理}击和伤害——很多割包皮后的男人心理伤害全然存在,是值得关注的。 下列各项是割包皮后很多感觉不满意的男人的陈述:
  
  我对割包皮感觉到很深的愤怒,而且这种愤怒持续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我觉得我的阳物变得不完全、不成形、以及受伤。
  割包皮已经ㄓ痐F我生活中的很多兴趣和快乐,我时常陷入自责。
  我的生活中最大的外伤事件和最大的心理伤害是割包皮。
  割包皮: 没想到它让我如此厌恶。
  割包皮已经毁灭我的性生活。
  我感觉违错而且被虐待。
  我终其一生已经对割包皮感到不快乐。
  我对这事非常生气和愤恨。 我终其一生已经有许多身体、心理、和情绪上的问题。
  没有人有了权利切去我的包皮!
  我感觉被欺骗,被抢夺,我的完整身体权利被剥夺。
  我羞耻不敢对我的父母提到了它。
  我一直感觉我正在失去正常男性的性经验, 而且我在公共的浴室中感到困窘。
  我丑陋的疤痕时时提醒我,我的最好部份从我的身体被切掉。 我如此生气!!
  
  很多割包皮感觉不满意的男人的反应至少包括下列心理感觉之一:
  
  忿怒、怨恨、报仇、愤怒, 憎恨
  损失感,伤残感,残疾自卑感
  不信仰、理解的缺乏, 混乱
  苦闷, 羞愧
  有被当做牺牲品,被欺骗,被抢夺的感觉
  自责,自我虐待
  恐惧、不信任, 不自信
  伤心、悲哀, 痛苦
  羡慕, 妒忌没割包皮的人
  
  在一个初步的调查中,这些心理感觉证明了割包皮对男性心理的伤害, 同时超过应答者的 80% 印证了情绪的伤害。

与医托和割包皮论者进行殊死的搏斗!誓将反割包皮事业进行到底!与包皮永垂不朽! 让更多更多的人加入反割包皮的大军中来 最好能引起公众的大讨论, 最后让医学权威出面解释, 祟肃清は良な告!把医托全部清除!祝愿有更多的支持者 早日在中国掀起一场反割包皮风暴 更希望国家效仿有些国家立法禁止包皮手术!


关于割包皮和艾滋病性病之间的关系  
  在非洲传出成人男性割包皮可以ㄓ爱滋病的传播,医托然后推荐成人男性割包皮作为一个预防爱滋病的方法。这种谣言的传播是危险的,如此的判定也是危险的!
  来自黑非洲的错误报告说男人割包皮后爱滋病毒传染ㄓ痐F。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平均56个割过包皮的男性,有1人被传染艾滋病,平均55个没割包皮的男性,有1个被传染艾滋病。然而, 没有任何研究组织敢做这种试验——让100个割过包皮的男性,和100个没有割过包皮的男性和有艾滋病的女性性交后,到底是哪种结果。割包皮和爱滋病毒传染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我们如果用正常思维假想: 如果让任何身体其他的健康部位分开 (举例来说, 砍掉手指、脚趾,割掉耳朵),用这种办法来避免一种不太可能的疾病, 实在是愚不可及的做法。
  事实是美国有茖k性割包皮和爱滋病毒传染的两者最高比率。其他的国家则相反,爱滋病毒的传染和割包皮的比率都很低。国家医学组织意见一致地认为,割包皮没有找到和证明有医学上的好处,一致不推荐男性割包皮。此外, 使用避孕套来避免性病和爱滋病毒的传染是简单而有效的方法。正确使用避孕套,性病和爱滋病毒不会传染。有使用避孕套这种安全可靠、简便有效的方法来阻断艾滋病的传染,推荐百害而は一利的割包皮手术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割包皮从 1800 年代后期传入美国已经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医学神话,从治疗癫痫症和避免手淫 ,到今天避免性病艾滋等几十个 "所谓好处",然后这些神话一个接一个被推翻破灭。现在美国研究人员的责任,是客观的正视和承认割包皮给男性造成的性和心理学上严重伤害。
  美国人共同的错误观念是包皮没有作用,美国是全球唯一的为非宗教理由な泛割包皮的国家。当欧洲人研究包皮存在的价值和作用时,我们还在疯狂割包皮。这也反应了我们在割包皮问题上存在的医学和文化的盲目偏见。
  研究割包皮对男性的严重伤害,从而对这一野蛮行为做出适当地评估是明智,是重要的。有L烈的证据显示割包皮不止存在痛苦和外伤。基于最近的研究报告,割包皮最多可除去阴茎体上一半唤起情欲的生殖皮肤组织, 在一个成人身上同等物相当于大约十二平方寸。医学的研究已经显示包皮保护龟头,提高性快感, 而且促进性交往。切断包皮除去一些特殊化的神经。在男人有性行为而且性欲L烈之后,割包皮后明显ㄓ眯囧乐。割包皮除去阳物的大多数敏感部位,ㄓ痐F性的快感。因为想得到原有快感和提高一点残余的快感,大多数男性割包皮后不愿意使用避孕套,从而明显增加了爱滋病毒和性病的传染率。
  对男性割包皮的调查和临床报告显示,割包皮给男性造成性和心理学上严重伤害。然而,有些男性割包皮后似乎“感觉满意”,因为他们不了解或没意识到包皮存在的作用,他们不知道或者没体验过特定超L性快感的感觉和他们包皮的关联。对他们个体而言永远不会有对比性。
  割包皮,一个社会的习惯,被假装当做一个医学的议题。一个文化的偏见,佯装披上科学的外衣。然而它关系到每个男性和民族的健康。对于美国社会,割包皮这个问题必须最终解芋C
  
  
   一本书的序言
  《割包皮——隐藏的外伤》,本书是对包皮手术百害而毫は一利的L有力的研究证明,割包皮可能发生在每个男性身上。 作者毫不含糊地L烈反对这个流行的包皮手术,这个手术在 1980 年代期间在美国达到了一个顶峰,现在的比率已经大幅降落 。和美国不同,犹太人和回教徒大多数的男性割包皮是因为宗教性的理由被施行。而在美国,割包皮是为所谓“穻b的好处”被运行。 作者总结列举充分的理由证明割包皮对受害人的严重伤害。所谓“穻b的好处”完全是一些有很多缺陷的逻辑,和一些错误的不完全的统计数据,割包皮的任何一个伤害都比所谓“穻b的好处”要严重可怕的多。
  包皮有成为性享乐因素的许多特殊化神经末梢,而割包皮后は保护的龟头对衣服的持续不断摩擦将失去性的敏感。 此外,割包皮后,在性交期间将降低男女性器摩擦时对充足润滑的需要。
  割包皮的伤害并不只局限于性,还有精神和心理的伤害。割包皮能对人的精神造成外伤引起情绪压抑的混乱症状。 包括は助、は力,失去自信, 害怕, 愤怒、暴力、抢夺, 性虐待,自杀和多种的心理影响引起的情绪混乱。 很多的研究者已经表示,在个人的一生中, 单一的外伤事件实际上已经有蚙茩伤害的效果。
  如果对于割包皮的议题,你的态度是不重视的,本书或许将会使你相信医学的目的并不总是用来救死扶伤的,相反,它会伤害你一生。


割包皮, 男性包皮的外科切除, 是大多数人不愿公开讨论的一个涉及到每个男性健康的主题。
  
  25年前,我身为一个泌尿外科医生,我已经做过数以百计的割包皮手术,后来我变成了一个反割包皮者,我作为一个医生L烈地反对割包皮手术,而且我已经在反割包皮辩论的前线上工作超过 25 年。
  
  科学的精神和人类同情, 一直驱策荍琚C期待一个は偏见之心的你看这一文章,它理所当然地改变你对割包皮问题的态度。
  
  一个危险、痛苦、和不必要的手术!
  
  令人痛心的事实是,如此现代化科学化的 20 世纪大部份的时间,美国医学界居然把重心集中在发现理由除去男性的包皮,而不是研究这高度敏感的包皮皮肤的作用,不是由此承认母亲和自然的智能。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承认割包皮的的严重伤害,正在质疑割包皮的必要。 自从 1980 年以后,男性的割包皮率已经大幅下降 ,而且逐年增加越来越多的医师有勇气拒绝给男性施行割包皮手术。
  
  同帚经历在英国也发生过了,这个国家从前被割包皮迷住。 早在 1940 年代,随对数据的重新统计和自然主慦怐澈传,英国的男性割包皮率几乎在一夜之间骤然跌落到几乎0。 美国的割包皮率现在也大幅跌落,因此,我想要与你分享这一变化。
  
  
  割包皮不止造成外伤和痛苦。割包皮没有任何所谓穻b的“健康好处”。 虽然各式各帚漫谓“健康好处”已经被归因于割包皮--ㄓ痐l宫颈癌、爱滋病,性病和男性的尿道发炎--然而最新的研究已经完全驳倒这些所谓“好处”。 事实上,美国的医学学院在2000个蝑z中发行了一份政策陈述,割包皮没有找到充分的科学数据和证明有医学上的好处,一致不推荐男性割包皮。 因为这, 医疗保险公司为包皮手术支付的保险金也正在ㄓ痋C
  
  虽然割包皮是一个简单相对容易的手术,但是相对其他任何的外科手术,它的危险性更高。 最共同的复杂化是出血, 是被报告的多数。 其他更严重更复杂化的手术失败也经常发生: 阴茎皮肤的切除过多,需要皮肤接枝、性快感的消失、手术伤口愈合不好、阳物的破坏、而且来自出血或传染的死亡。
  
  割包皮没有任何所谓穻b的健康好处, 还要让个体承恕术的伤害和悲惨的复杂化风险。 依照现代的医学道德规范, 割包皮违犯医学治疗的基础——首先要做到没有伤害。然而割包皮百害而毫は一利。
  (未完待翻译)
  
  
  割包皮百害而毫は一利,包皮不是什么坏事,可以保护龟头的敏感,成年男性只要平时注意每天清洗。割后龟头会变得麻木,使性爱变得索然は味!!
  
  割包皮本身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会使原本光滑、敏感的龟头变得粗糙、麻木,牺牲了龟头的敏感!龟头自然外露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处于这个过程之中的兄弟都有体会,就是龟头露在外面的部分与没有露出的部分敏感程度是大不一帚滿C割包皮还会造成永久难以去除的癍痕,有很多割完后悔的事例!
  
  包皮环切手术百害而毫は一利,居然能被吹成神乎其神的万能手术——说到底就是利益驱使的结果!一些医院和个别利欲熏心的医生为了赚几个昧心钱,丧心病狂地鼓吹包皮は用和环切万能论。大家稍微动动大脑就可以得出结论,我们都想想,身边的长辈甚至更长的长辈,有几个割包皮了?又有谁因为包皮过长得了阴茎癌了,有几个因为阴茎癌被割去JJ啦?!!
  
  大家可以上网查一下相关的研究报告。1980年代以后美国已经不建议割包皮了,过去他们是最崇尚割包皮的。
  
  现在媒体都一边倒地大肆宣传包皮有害的错误观点,误导伤害普通民众。大家仔细分析就可以看出,最卖力气的就是那些打荂妒c尿专科“\“男科“旗号的私人小诊所以及那些民营医院为背景的所谓医疗网站,は不是以赢利为目的,以治疗前列腺\割包皮\治疗性病为手段,加上一些网站不负责任地转载那些危言耸听的文章。使得近年来包皮有害的错误论调甚嚣尘上!我们什么时候看到协和医院的专家\301医院的专家站出来讲包皮的害处了?前几天我在某网站看到一个所谓男科专家在线咨询的帖子,竟然将一些很正常的情G都说成需要到他们推荐那些医院去检查的可疑情G,将年轻人因龟头敏感而做爱时间短这个再正常不过的情G扣上“早泻“的帽子,让人家买他们的所谓“L肾“的药物。简直看得我火冒三丈!
  
  关于包皮,我真切地感到,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我们千万要自己多动动大脑。当年,地心说被世人奉为真理的时候,布鲁诺为主张太阳中心说竟被罗马教廷活活烧死啊!!
  
  “包茎”的称呼本来就不科学。石女很少,真性包茎的人也很少很少。包茎的科学称呼应该叫“包皮口狭窄”。国外建议用物理牵引扩张或皮服松懈手术,现在国外还有纵向切开修补术,伤害都很小。最好别环切!!!
   
  以前在一些西方或者中东国家,许多男性婴儿的包皮会在出生后第八日被割掉。现在,一些西方人开始重新审视这一行为。相反在中国,过去男婴的包皮很少被割掉,而现在存留的包皮珜Q大量和过量地割掉。
  
    如此热衷于割包皮,原因还在于包皮作用的被忽视和对包皮垢的误解。英文foreskin表明了包皮在阴茎上的位置,中文“包皮”表明了包皮对阴茎的保护,没反映出包皮在性生活中所起的作用。megma在语中“垢”的意思则把包皮垢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其实,“包皮垢”这个词有些用词不当,准确地说应为包皮分泌物。只有它与包皮内层更新脱落的表皮细胞、尿液等杂物混合,长期发酵、变质以后,才能称之为“垢”,也就是真正意憭W的megma。
  
    医学博士Paul M。Fleis在《我的包皮哪儿去了?——反对包皮环割的病例》中写道:“包皮分泌物可能是自然界中被误解最深的物质。包皮分泌物干净、有益和必要,而并非肮脏,它使龟头湿润、光滑、柔软并富有弹性,它的抗菌、抗毒特性使阴茎洁净健康。”
  
    而另一位医学博士Thomas J。Ritter是《对包皮环割说不》一书的作者之一,他在书中写道:“所有哺乳动物都产生包皮分泌物。如果没有它,这些动物王国将可能不再存在。”
  
    像人全身其他部位的皮肤一屆A龟头和包皮内层的表皮细胞一生都在更新和脱落,婴幼儿时期尤其如此。表皮细胞的自然脱落起茖洏X生时连在一起的龟头和包皮逐渐脱离的作用。由于包皮覆盖龟头,使细胞的脱落发生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因此这些细胞就不能以通常的方式清除掉,而是通过逐渐移动到包皮前端的方式得以清除出去。这些正在被清除的、废弃的皮肤细胞构成了包皮垢的主要成分。
  
    Edward Wallerstein在《包皮环割:美国保健医学中的错误》一书中说,婴幼儿的龟头非常娇嫩,包皮盖龟头并产生包皮垢作为保护层。“如果湿尿布长时间不换,而又缺乏包皮垢的覆盖,被分解的尿液就会引起龟头发炎。”“没有丝毫证据支持包皮垢是致癌物质。”“所有哺乳动物都产生包皮垢,而没有一个做了包皮环割。它们繁殖时,包皮垢就会积聚起来,如果包皮垢含有致癌物质或刺激性物质,将会危及这种生物的繁衍。实际上并没有这种现象的存在”。
  
    一些研究人员企图证明包皮分泌物里含有致癌物质,但是至今并没有找到令人信服的证据。它不仅は害,还有益,起茷O护和润滑龟头的作用。如果包皮分泌物里含有致癌物质,那么它就会在分泌到体外之前已经毒害肌体,不会等到分泌到体外之后才开始起作用。
  
    从一般进化原则来看,生命体也不会进化出一个对其自身有害的组织,除非是一个受刺激而突变出来的恶性肿瘤,显然包皮不是这帚漱@个突然出现的肿瘤。
  
    在远古时期,人类出于对生殖器官的崇拜会把他认为身体最贵的器官的一部分割下来一块,以此为信物,和他们心目中的神定下永琲獄}约。到了性禁锢时期,割掉包皮被认为可以ㄝz阴茎的敏感性,进而防止“邪恶”、“有害”的手淫。后来,医学专家又认为环割包皮可以ㄓ阴茎癌,甚至女性宫颈癌的发生,因为他们发现有些民族因为有为初生男婴环割包皮的风俗而使阴茎癌的发生率大大降低。虽然有因果关系的一定有共生关系,不过有共生关系的狺ㄓ@定有因果关系。春天总是紧随冬天而来,冬天狺ㄛO春天的原因,地球围绕太阳公转才是春天的原因。
  
    割包皮和癌症发病率低这两个共生现象之间是不是一定有因果关系?我们还应该注意到和发病率低共生的另一个现象是阴茎卫生,阴茎卫生才是发病率低的真正原因。其实不只是包皮垢,身体其他部位的污垢长期刺激身体的敏感组织也有可能引起癌变。在卫生条件不好的过去,割包皮正好可以满足卫生要求,而现在讲究阴茎卫生有比割包皮更好的办法,割包皮是否还是这么必要和迫切呢?
  
    用进废退,如果包皮は用自然会退化掉,它既然存在,就必然有它存在的理由,即使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就像人的扁桃体和阑尾,以前人们以为没什么用处,现在知道了,用处不大还是有点用处。只要它们本身不是被病毒、细菌侵害得发炎、溃烂,不但不能发挥作用还要毒害其他组织时,好好的谁会主动去割掉呢?绝大部分被割的包皮有发炎、溃烂到这个地步吗?
  
    所谓的包皮过长,不管疲软时超过龟头有多长,只要能翻开洗干净,只要勃起时能露出龟头和阴茎杆,基本上是不用割的。大多数的包茎可以不用开刀而用自然的疗法解芋C长到十岁左右如果包皮还不能轻松地上翻,露出龟头,可以每天试茪W翻,稍微多用点力,以不感到疼痛为准。一天几分钟,大部分人几个月时间,长的一两年也行了。
  
    没了包皮的保护,娇嫩的龟头和阴茎杆由于经常受到内裤的摩擦刺激会逐渐变得没那么敏感。有的人说这岩i以延长做爱的时间,但这是以牺牲快感的程度换来快感时间的延长。包皮不太滑溜、不太有弹性的外层与同岸ㄓ虓こ、不太有弹性的外阴由于自然的摩擦力,相对静止地留在外面。非常滑溜、很有弹性的内层与同帖D常滑溜、很有弹性的内阴在里面畅快滑动。包皮这种内外层巧妙的润滑的物理结构是人类至今は法仿造的。
  
    Robert S。Van Howe在《最新包皮再生过程》中写道:“包皮分泌物不但有湿润和润滑作用,还含有丰富的性信息素。平时包皮使它的味道很难察觉到,但在阴茎勃起时则会大量产生。”而Joyce Wright则在《包皮分泌物怎帚A务阴茎》一书中说:“不同大小和形状的腺体均匀地分布在包皮的内层表面,使包皮内层和龟头各处都能得到润滑。成年人经常做爱,使包皮分泌物的价值得到充分地展现。新鲜的包皮分泌物是健康的润滑剂,使勃起和抽插变得滑溜轻松。”
  
    反观当今我们这个社会,公众还是过分关注包皮过长和包茎的害处,片面夸大割包皮的好处而不提其他的解角隤k,这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看看报纸杂志上大量这方面的な告就知晓一二。な告的卖点多以“割下的长度准确”,“不流血、不留疤”,“价钱便宜”为卖点,严肃的医学问题成了轻松的美容问题。但愿西风东渐,互相嘲笑为秃驴和沙皮狗的现象不再重演。

--------------------------

我为什么这么详细的引用这个帖子,因为,这涉及一个极其重大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是中华民族的唯一希望之所在,还有更深的原因。

犹太人要灭绝中华民族,把中国的黄种人都杀光,而中国人:在科学方面根本不是犹太人的对手,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包括太空武器等等各种武器方面,都は法对抗;科学方面不行,搞政治、搞阴谋,相比犹太人也更是小儿科,被犹太人玩的傻转没有一点办法;搞经济,中国人的钱现在都被犹太人控制荂A整个的经济形势都被犹太人控制荂F搞宗教,犹太教旗下的基督教、伊斯兰教、天主教控制茈世界,中国什么都没有;搞意识形态制度,犹太人两种表面不一致的制度控制茈球,中国还是什么都没有……军事、政治、科技、经济、文化、宗教……中国人在这些方面都不占任何优势,一出必败,之后就是全民族灭绝的命运。

中国人唯一的优势,就是有包皮。
犹太人唯一的劣势,就是没有包皮。

这是中国人唯一的能对抗犹太人取胜的最后希望,这是来自洪穹苍宇外简直最深处最后的力量,只有用这种力量才能战胜犹太邪灵。
看似一个包皮呀,那是对自然的尊重,思想本质的区别。

我们可以在网上到美国到犹太人聚居的地方大规模宣传带茈]皮做爱时的快乐,带给犹太人巨大的心理}击,}击得让它们后悔死当犹太人,它们自己就会自觉的脱离犹太邪灵的思想操控。我们并不需要与犹太人为敌,甚至可以说,我们“拯救”了犹太人,就消灭了犹太教邪灵。我们要大力支持犹太人自己目前也已经发起的反割包皮运动。你们知道吗,耶稣基督当年就是因为反割包皮而被杀死的,这是历史上的真实珜Q犹太人掩盖了,所以啊,基督徒虽然也承认旧约圣经,但是没有L制割包皮不割包皮就要被杀死之说,不过呢,基督徒还是讲“心灵上的割驉芋C

我在转法轮最中心讲法轮图形时,提到了唯一的一个人,谁,就是希特勒,我讲过,那也就是为师我自己。你们知道为什么希特勒当年那么仇恨犹太人,一个最重大原因,希特勒幼年时,被犹太人L制执行了割驉A而且割到一半时停电了……那是我那世最大的痛苦,所以,当年我要杀犹太人,我要杀光犹太人,我恨死它们了!你们有否看到,转法轮最中心和最表面,都是反犹太。犹太邪灵知道我那里是对它们最大的威胁,所以,它们对我L制执行割驉C

类似的事情,在今世又一次发生了,你们知道我在于光生的班上昏迷了七天,你们知道我曾经住院割过阑尾,你们可曾想过,我告诉你们为师的阴阳都被动了手脚是什么意思吗?是的,在骗局、恐鵅BL制下,在我根本不知道的情G下,佛学会对我L制执行了犹太教的割驉C我多次说过我被灌毒,可是,佛学会对我的残毒迫害,何止灌毒呢。更多的,以前我都不能讲,现在才有机会讲。

所以啊,我告诉你们,“人中皮,非石皮,当惜皮”,什么叫做“阴阳被动了手脚”,什么叫做“改吾太极”,那之后,为什么佛学会改变法轮中先天太极的颜色,还让我讲,说又经过仔细考察后,那两个小白点应该是通透的。这么多年,法轮是什么帚漣还能不知道?我还用得茪陘\“仔细考察”才知道法轮图形应该是什么帚漱\?如果那两个小白点是通透的,那转法轮封面背景蓝紫色,太极那两个小白点都应该显示出背景色呀,那根本不是通透的,而是就是白色的,而且是最关键之处。我想大家现在都明白了,这帚漕き※琚A也造成了我很大的心灵创伤,所以我讲,我把时间倒转回去重来一次也要成了我的事。我要让所有的犹太人为我偿还这件事情。

历史上,我不是讲真皮吗?我要找真皮找真皮,真皮上密密麻麻记载茈糽R生生世世的印迹,人的包皮也是这帚滿A你看那些神经筋脉,我不用明说与真皮是什么关系了啊。犹太邪灵虎视眈眈就是要割这里。我知道我弟子中也有遭此难的。

虽然这帚漕き发生了,可是啊,修成不灭的人身,人体之玄奥,是犹太邪灵永远也想象不到的,我有办法解这个问题,重新找到重新恢复。分身幻形的法术也是犹太邪灵意想不到的。

我想反问耶和华,你不是自称人体是你造的么?你为什么非要再割下一块皮来呢?这人体,到底是不是你造的?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为什么还要骗人?

如果说,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了人,那么神自己的这个形象又是从何而来谁造的呢?第一次造出人体形象的,是谁?这个最简单的问题,你耶和华为什么一直在回避呢?

大家知道,佛学会的背后是犹太教,我闺女美歌是这伙狗杂种一直馋涎欲滴的,佛学会的犹太教上司要逼我闺女跟它们邪灵U一夫成亲,我要大骂了。U一夫,你这个出生八天就犹太割髐F的狗杂种,你那里灰暗丑陋粗燥的一根木棒,你咫陘\跟唐奇的晶v剔透红润如玉丹珠玉茎相比?!相比之下你不觉得惭愧吗!还不快滚!不许碰我女儿!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什么岸l。不只这个U一夫,所有的佛学会的、犹太教的,你们没有包皮,你们那里灰暗丑陋粗燥的一根木棒,谁让你们不幸今生是犹太人,快点自杀吧,快点去重新投胎吧。不管你们犹太人在科技政治经济上取得何等的成就,做人最基本的快乐你们还从来都没有尝到,你们成就再大钱再多又有什么用?快点自杀快点去重新投胎吧。

台湾佛学会会长张清溪是非常特殊的,大家都知道他娶钟谷兰为妾,以前简百志和杨为玲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不撤掉他,其实,多娶个小妾,我想没什么啊,而且关键的是,佛学会那一犹太木棒中,张清溪是有那个皮的,而且还也是包茎,我一看到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而那个洪吉宏是没包皮的。其实,如果不是张清溪暗中的动作,简百志、杨为玲啊,你们早被佛学会暗杀了。这些日子里张清溪遇到一些事情,所以我也顺便为他说两句,他的处境,多了不能再说了,总之大家知道张清溪不是表面上那庖N是了。

(未完待续)

李洪志

2012年四月十四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3 13:56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讲道普及版系列

人中講道(88)李洪志告訴你千萬不要割包皮


我接著講啊,我必須告訴大家一個事情,你們知道嗎,猶太邪靈,它們想法設法的想害你們這堙A它們知道這堿O人最關鍵的地方。現代醫學中把這種俊俏的“玉莖”說成是所謂的什麼包皮過長,包莖,你看大街上那些醫院割包皮的廣告,多少人遭難!這是猶太邪靈猶太教的巨大陰謀,而且,它是針對著有我血脈的人來的,它正在意圖從方方麵麵側麵促成這個事情,你看現在大陸街上貼的那種廣告,還有不少大中小學生被集體檢查身體,檢查出來就要割,什麼包皮環切術,非常可怕,所以啊,我告訴你們,“當惜人中皮”,現代醫學所說的什麼包皮過長,包莖其實都是大富大貴之相,而且這麼精巧的皮啊,會帶給妻子巨大的快樂,也帶給你自己巨大的快樂,那是真正的快樂,真正的天倫之樂。割了就沒有了,現代醫學完全是猶太邪靈的產物,一點都沒有對自然狀態的尊重。而且沒有任何科學道理,完全是猶太宗教的打著科學的名義在禍亂世間,在全世界以科學的名義推行猶太宗教的割禮。

猶太邪靈耶和華自稱上帝,允諾讓猶太人統治奴役全世界萬國,作為交換,猶太人要守一個約:割禮,以此作為猶太人的標誌,幾千年來猶太人一直對它們的孩子行使這一殘毒的割禮,猶太邪靈所謂聖經創世紀上說:“你和你的後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約。 你們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禮。這就是我與你,並你的後裔所立的約,是你們所當遵守的。你們都要受割禮,這是我與你們立約的證據。你們世世代代的男子,無論是家堨耵滿A是在你後裔之外用銀子從外人買的,生下來第八日,都要受割禮,但不受割禮的男子,必從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約。”不行割禮者就要被殺死,你們知道猶太邪靈耶和華為什麼那麼敵視這塊皮嗎?它騙人說人是它造的,其實根本不是,它也根本沒有能力造出來。它曾經試圖克隆,它用盡了它的一切科技,連大腦都克隆出來了,可是就是這一塊小小的皮,怎麼也克隆不出來,現代科學啊,其實也證實了這一點,大家知道現在那個克隆人的試驗啊,西方國家的邪靈科學家早在做了,有兩點,怎麼克隆不出來,一是頭發,一是這塊皮,根本就不在遺傳基因描述序列中。我早就說過,什麼基因基因,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佛體係的宗教,敵視的也就是這兩點。佛教把人剃成禿頭,大家知道,那些外星人都是沒頭發的禿頭啊,滿清入關時,“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這猶太邪靈弄的就是“留頭不留皮,留皮不留頭”,它知道這塊皮是超出它的掌控範圍的,將來它倒黴就會是在這塊皮上。它也知道,把人的這塊皮割了,就可以非常容易的操控人。

猶太宗教操縱世界醫學組織推廣這個割包皮,又一次的設置了一整套的醫學騙局,讓無數的什麼專家什麼學者都表態發論文。美國和以色列是世界上最暴力最凶殘殘忍最沒有人性的兩個政府,它們完全是為猶太邪靈服務而存在的。以色列就不必說了,美國上個世紀一直到80年代,近百年的曆史上,所有的男嬰出生後都直接在醫院被割包皮,強製執行的,是世界上唯一一個非宗教原因強製全民割包皮的國家,這就是美國的民主自由。後來美國人民包括很多科研工作者都起來反對這個事情,強烈反對,才不得不取消這一政策。歐美目前都不再弄這個事了,可是,這個事兒就開始向中國轉移了,中國又一次拿起別人遺棄的垃圾在全國推廣。跟同世界衛生組織那些猶太醫學專家,中國醫院的醫學專家們也喪盡天良的騙人說割包皮怎麼怎麼必須,其實完全都是猶太邪靈惡毒的謊言與邪靈罪惡的詛咒。中國民間也開始反對這個事情,天涯社區上以前有個置頂帖子“包皮的作用及為什麼不能割包皮”,我引用過來讓大家詳細的看一看。媄鉿野~國人以前對猶太邪靈的抵抗,好幾篇文章。

------------

包皮的作用及為什麼不能割包皮

人類的身體每個部份都有一個功能和目的。每一正常的人類都有一個包皮。在女性中,它保護陰核頭; 在男性中,它保護陽物的龜頭。因此,包皮是一個人類性的器官組成的必要部份。由於包皮覆蓋了陰莖的龜頭,性生活過程中,可以減緩和分擔對龜頭的刺激,從而使延緩射精防止早泄。再者,包皮在性生活中起到潤滑作用。包皮的結構比較精巧,可以自由滑動,這是其他任何器官都不可比擬的,包皮的內板有分泌作用,分泌物像潤滑劑一樣,可以增加性生活中的柔潤和快感。可以想見,沒有了包皮的這種潤滑功能,性生活中陰莖的摩擦力過大,會使得夫婦雙方感覺都不舒服,影響性生活的質量。

包皮是有重要作用的。 不要覺得有包皮長就多麼多麼的不好。包皮是一個獨特地, 有觸覺的敏感的功能器官。身體的沒有其他部份有著相同的目的。作為陰莖海綿體皮膚被修正的延長,包皮因此是一個加倍分層堆積的器官。它的真實長度是它的外部折層長度的兩倍。包皮包含富有集中的血管和神經末梢。包皮的表皮之下有黏液薄膜。它被區分為二個清楚的地域: 冠狀溝處的包皮薄膜分泌有ectopic 軟化劑,潤滑物和給予保護的抗體和腺。相似的腺在眼皮和嘴中被發現。與軟的黏液膜相鄰而且僅僅在包皮的前端是另外一種黏膜,這處精巧敏感的結構處有緊緊打褶彈性很好的細胞組織, 像橡皮筋一樣,這些可擴張的褶可以讓包皮唇口打開而且後退暴露龜頭。在龜頭的下麵,尿道下側和包皮的下端開始處形成叫做係帶的一個團狀結帶。它和嘴中舌頭下側的係帶有相同的作用,包皮的係帶適當地支撐龜頭,而且,連同平滑的肌肉纖維,象繩子一樣幫助拉回包皮到平常向前的位置。  

剛出生,包皮通常被附在龜頭上,就像手指甲被附到手指。到思春期,陽物將會完成它的發育,而且包皮將會和龜頭分開。這分離在它自己的時間內發生; 在包皮和龜頭被分開方麵沒有所依據的具體年齡。一位醫生這樣描述這個過程, "包皮能保持關閉被比喻成一個薔薇花蕾含苞欲開。喜歡一個薔薇花蕾,當時間正確的時候,它將會開花。沒有人打開一個薔薇花蕾使它開花"。即使龜頭和包皮在幼年時就自然的分開,包皮唇也隻能通常擴大到允許小便的唯一通道。這個理想的特征是保護龜頭免於對外部環境的暴露。陽物各部位在孩童時期自然地發育,最後,孩子將會靠他自己,令人驚奇的發現他的包皮可以上翻拉回。父母,醫師或其他的照護者沒有理由要操縱一個孩子的陽物。  

免疫學的防衛: 包皮是作為男性生殖器官免疫防衛第一線。包皮的腺能產生抗菌和抗病毒的蛋白質,像是溶解酵素。這種溶解酵素在淚滴和母親的奶中也被發現。特殊化的上皮細胞,免疫係統成份大量存在於包皮的外部表麵。在襯媮纀紫菃K疫球蛋白,有抵抗傳染的抗體和血漿細胞。喚起情欲的敏感: 包皮皮膚像指尖或嘴唇一樣的敏感。它超過陽物的任何其他部份包含富有集中的多樣性和特殊化的神經末梢。這些特殊化神經末梢了能辨別運動,感知溫度方麵的敏感改變。在勃起期間的作用: 勃起後,陰莖的海綿體變得更厚和更長。加倍分層堆積的包皮來適應擴大的陰莖,而且包皮可以在海綿體和龜頭之上平滑和快樂地滑動。自我刺激的性功能: 包皮的加倍分層堆積結構使陰莖的皮膚能夠在陰莖之上來回自由地滑動。包皮通常能被滑到陰莖所有的部位,回到陽物的根部, 以及向前滑動到超過龜頭。 這種各類型多方式的運動可以使陽物、包皮、係帶和龜頭引起更多性快感的刺激。性交時期的功能: 包皮的功能之一是在性交期間促進陰道和陽物平滑又溫和的運動。多餘的包皮可以按摩陰道使女性更容易得到快感。包皮上豐富的神經末梢和感知細胞增加著男性的快感。當男性的包皮切除後,女性隻能靠龜頭的摩擦得到刺激而且刺激的部位減少。。包皮是重要不可缺少的性器官。  

包皮可能有的功能仍然是人類所不了解的。歐洲的科學家最近在包皮的基礎表皮性的細胞中發現了雌激素受容器。曼徹斯特的大學研究員發現人類的包皮有 apocrine 腺。這些特殊腺生產費爾蒙,自然的化學氣味報信者。完全了解包皮的這些特征和功能,更高更深的研究是不可缺少的。

 
包皮的照料 
 
  天然的陽物不需要特別的照料。一個孩子的包皮,像他的眼皮, 是自我清潔。因為相同的理由,揭起眼皮洗眼球是沒人願意做的,平時翻起包皮露出龜頭也是不正確的。在孩子的包皮下麵的白色軟化劑叫做包皮垢。垢或許是最大的誤解, 大部分人不合理地在本質上誹謗這種物質。包皮垢是幹淨的, 不是肮髒, 而且是有益和必需的。它潤濕龜頭而且使它保持平滑和柔軟。它的抗菌和抗病毒特性使陽物保持幹淨和健康。所有的哺乳動物陽物都生產垢。當人們批評的時候,湯姆斯 J 強調了它的重要性, "沒有垢的存在動物王國或許會絕種。"一些研究員已經嚐試證明 垢 會引起陽物和子宮癌變; 但已經全部失敗。 垢不但無害, 它實際上有益,為龜頭當做一個給予保護的塗料和潤滑物服務。垢能引起癌變也許是曆史中對人類的最大愚弄。垢與癌無關係的較進一步的證據來自人類對垢的測試。國家癌症協會引導的實驗發現 垢 無論什麼情況也沒有致癌效果。 這一個測試在廣泛深度上已經被 D。 G。 Reddy 博士和其他人所證明,得出相同的結論。 垢 是有用的嗎? 是的, 無疑地。它潤滑陽物的包皮和龜頭之間的縫隙,如此在性交期間允許他們之間平滑的運動。。。 自然的 提供了天然的藥膏,垢, 提供方便的潤滑而且保護男性生殖的器官的這個細致優雅區域。如果允許累積好幾年,垢可能引起一些刺激,但這隻要清洗就可以了。
  研究表明最好不要在龜頭或包皮的內部使用肥皂。強製地上翻而且清洗一個嬰兒保護陽物的包皮將破壞有益的細菌而且能導致刺激和發炎。照顧一個孩子尚未被人碰過的陽物的最好方式是別管它。當然,在思春期之後,男性能逐漸地用溫暖的水衝洗他們的龜頭和包皮內部。 
  
      包皮是重要的皮膚不能割 
  割包皮(包皮環切)在歐洲,南美洲,和亞洲大部分地區是不被接受的。
  陰莖需要保護,一個男孩子的包皮,就像他的眼皮一樣,起到自身清潔的作用。割掉男孩子的包皮將導致發炎和傳染病以及其他不良後果。最好的保護男孩子陰莖的方法就是不能割包皮。
  割包皮(包皮環切)有哪些傷害?
  針對醫生的辯論—— 潛在的對健康有益 。割包皮(包皮環切)並沒有它的真正效果,反而有太多的傷害。
  割包皮使龜頭裸露的後果: 依靠大量的皮膚切割,割包皮從男性割掉很多重要有用的陰莖皮膚和血管以及神經末梢。醫學的解剖調查已經顯示割包皮切斷超過3尺血管、動脈和毛細血管,240 尺的神經和超過20000 個神經末梢。包皮的肌肉, 腺,黏液的薄膜和上皮組織被破壞,這在醫學和生理上沒一點好處。
  割包皮降低敏感性: 割包皮根本性地降低陽物敏感性。包皮環切切斷包皮原有有用的豐富神經網絡和所有的神經受容器。割包皮幾乎總是損害或者破壞龜頭薄膜,降低龜頭敏感性。因為長久的做愛需要龜頭薄膜持續的磨擦和刺激, 而割包皮後使龜頭薄膜變成幹和硬的。原來尚未被人碰過的陽物剛好被有著豐富神經末梢的黏液薄膜覆蓋,現在被連續數層的角質化表皮埋葬,迫使裸露的龜頭承擔遲鈍、淺灰色、以及革膜的外表。手術後裸露的龜頭沒有黏液薄膜和腺的保護,龜頭失去了保護和包皮的軟化作用,幹燥易產生裂痕而且出血。
  割包皮失去性持久力: 當陽物被割包皮後勃起的時候, 剩餘不動的皮膚被很緊地伸展。這麼多陰莖皮膚的切斷,阻止包皮在陰莖體和龜頭之上自由地滑動。可動性的損失以及破壞,使性快感消失,同時許多控製射精的神經網絡的失去將導致性持久力的喪失。
  割包皮損傷外形: 割包皮大幅改變陽物的外表,它長久地使龜頭裸露在外, 割包皮在陰莖上留下一道大的圓周外科手術疤痕。通常割包皮後由於傷口扯裂,包皮的遺留部分可能黏附在陰囊上,皮膚被移動。依靠大量的皮膚切斷, 被割包皮的陽物可能長期地被擰, 或無法完全勃起。疤痕收縮可能扯拉陰莖進入腹部,縮短陽物以致無法性生活。
  割包皮打亂血液循環: 割包皮打斷陰莖皮膚係統和龜頭各處血夜的正常循環。進入陰莖動脈之內流動的血液被切成開口而被疤痕阻隔,很難流過傷口處創造的毛細血管網絡。血管被縮短而且紊亂,阻隔血液的流程。這情況,即使時常需要糾正的手術也無濟於事。血液循環障礙在割包皮的男性之中幾乎都被發現。
  割包皮也切斷淋巴係統:打斷淋巴的循環而且有時引起淋巴結腫大的痛苦, 陽物的剩餘皮膚的壓迫緊扯使陷入困境的淋巴腺增大。
  割包皮傷害發展中的大腦: 醫學研究已經表明割包皮對記憶力有著持久的傷害效果,不斷地改變著大腦的知覺中心。詹姆士普雷斯科特博士研究表明割包皮能造成更深而且更複雜的大腦神經學上的損害。
  割包皮是不保健和不健康的: 關於割包皮的最通常的神話好處之是——它使陽物變的更幹淨而且更容易清洗照顧。這不是事實,沒有眼皮的眼睛不可能幹淨; 沒有包皮的陽物也將不會幹淨。人為地使龜頭裸露在外將持續地遭受磨擦和細菌的威脅。事實上割包皮,是不潔淨的。沒有包皮保護的陽物將喪失對細菌和毒菌病毒的侵犯和抵抗,是易受傷害的。
  割包皮造成的創傷比大多數的人想像的要嚴重。它不隻是在包皮剩餘皮膚的外部和內部層之間連接處形成疤痕。以前一個男孩割包皮,他的包皮傷口被撕開, 產生一個生肉大開著的區域,長出血肉,被新長出的黏膜層覆蓋,細菌能輕易的進入。細菌更容易經過切開的傷口侵入被損壞的皮膚組織和血液堙C甚至在創傷已經痊愈之後,裸露的傷口仍然被迫用毛細血管維持著不自然的連絡,遭受糞便,尿、和其他汙染物的威脅。
  研究表明割包皮的男性性伴侶患子宮頸癌比率沒有降低,割包皮也不能避免陰莖的癌變。調查顯示患陰莖癌的比率在美國比在丹麥高, 丹麥人很少割包皮。的確,研究表明割包皮實際上已經增加了這些疾病的比率。
  割包皮不可避免也不能降低反而增加了對性病的傳染。 事實上, 美國有著西方世界性病包括艾滋病的最高比率,和男性割包皮的兩者最高百分比。男性割包皮能降低感染艾滋病比率的說法純粹是無稽之談。研究表明割包皮的男性對細菌和傳染性病毒存在較高的危險, 尤其淋病,44種人類乳頭瘤病毒hpv、 45種皰疹病毒類型hsv和衣支原體。
  嬰兒和兒童割包皮總是危險的: 割包皮總是伴隨著危險嚴重、甚至悲慘的結果。它的外科手術複雜化是1 /500。48 ,這些複雜化包括無法控製的出血和致命的傳染。出現壞疽情形是各項割包皮的報告的多數,其他生病的細菌,像是葡萄狀球菌、海神, 假單細胞細菌,其他的大腸菌和結核菌能引起嬰兒死亡,這些病菌的傳染是因為割包皮提供了病菌輕易的侵入。
  過了思春期的成年男性進行包皮手術有很高的風險性。割包皮即使所謂“成功”,男性也將失去性快感,持久力。實際上成年男性的包皮手術也有著太多的失敗和痛苦。自然進化的量體裁衣對正常男性沒有多餘的部分。割包皮造成勃起痛苦是大多數男性常見的,誤傷控製勃起神經的係帶,陰莖將再也不能勃起,包皮切除不齊,陰莖長期被擰。由於包皮位置的特殊性,包皮手術比一般的外科手術風險高數百倍。因為包皮上有太多的神經和靜脈回流血管,而成年男性“早晨的驕傲”--晨勃,將拉扯傷口,使傷口愈合困難或愈合不好,有些人將終生承受傷口愈合不好帶來的痛苦。包皮手術對成年男性的心理影響是巨大的,手術後太多的人對陽物外觀和性感覺不滿意,性壓抑和傷口,血液阻塞帶來的痛苦,將直接影響心理健康。很多人手術後認為自己身體傷殘,情緒壓抑。
  醫學的日記已經出版了很多寶貝的痛苦回憶,割包皮的時候,他們的包皮被切斷時完全有意識, 有的以為他們的整個陽物已被切斷,“走開燃燒的泌尿科” 1989 年九月出版的一個寶貝日記如此回憶當時的情形。文章把手術說成了是 "女性化 " 以為試圖將他們換成女孩。小兒科的 1997 年三月的青春期的醫學雜誌回憶描述:“割包皮時一個正常出生的年輕人的驚駭”。嬰兒割包皮有1 /500,000。63,64 的死亡率。
  嬰兒割包皮的傷害: 科學的研究已經一致地顯示割包皮打亂一個孩子的動作發展。研究睡眠的科羅拉多醫學院進行了嬰兒眼睛觀察。大多數的寶貝不正確地被割包皮之後, 很長時間對母親的眼光失去興趣,甚至不認識自己的母親。兒童割包皮後打亂母親-嬰兒之間的情感束縛紐帶。
  割包皮違犯病人的人權:沒有人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有權利切斷其他人生殖器的任何部份。因為忍受結果的人一定是嬰兒和兒童,割包皮違犯嬰兒和兒童尋求其它可能治療的合法權利。在 1995 年,小兒科委員會報告顯示,沒有一位病人能提供理由充足的同意。一個嬰兒顯然是太年輕而無法同意任何事。
  割包皮從維多利亞女王時代在美國開始了, 當時一些美國醫生為男孩割包皮以懲罰他們的手淫。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醫生當然知道割包皮使龜頭裸露,降低敏感性, 而且使陽物失去能力。 然而, 他們錯誤的以為割包皮可以治療癲癇症、抽筋、麻痹、象皮病、肺結核、濕疹、尿床, 股關節疾病、排泄物的失禁、直腸的下垂、夢遺、疝氣、頭痛、緊張、歇斯特堹g,視弱、白癡、智力不足和瘋狂。
  關於包皮本身正確的資訊正在從關於割包皮的討論中失去原本。過去幾十年的大眾割包皮活動已經造成全國流行的無知和用途廣泛的假象。無知和關於包皮錯誤的資訊充斥在美國的醫學文學、教育和文化埵茈B成了規則。大部分美國的醫學教科書描述人類的陽物, 沒有客觀科學的解釋, 好像包皮是無用之物。
  事實上,藥物治療而且避免的疾病比割包皮多。直到1970 年代,美國醫學的教科書仍然主張例行的割包皮作為一個方法避免手淫,這是不正確的。今天,割包皮能避免癌和性病的理由已經被徹底擊敗,這種方法就像原來古時候的水蛭吸血,是有很多害處的。
  在本世紀的開始,割包皮的理由之一是可以減少手淫。我們現在知道割包皮不能避免手淫。很多割了包皮的男性采取其他危險,不健康,不衛生的手淫方式,有些對陰莖和龜頭造成了嚴重傷害。
  最近割包皮被當做避免男人的性伴侶子宮頸癌的方法被促進; 這一個觀念已經被證明是不正確的。
  現在的借口是不除去包皮可能成為尿道發炎和陰莖癌的因素, 但是這些觀念被證明也是錯誤的。在一個未受割包皮的嬰兒尿道發炎的危險是十萬分之一。割包皮手術不是有效避免一個可治療的尿道發炎的預防辦法,這種尿道炎是可治療的。
  一千年以前, 猶太人 Maimonides 說割包皮的效果是 " 限製行房, 而且盡可能長久地使下一代的器官變弱, 如此這樣導致男人的房事是適度的。。。因為割包皮使性刺激的力量變弱, 減少自然的性快感; 性器官必然被變成弱的。。。從它的包皮覆蓋剝奪開始。"
  誰有權利在一個男孩身上命令或者運行如此的手術? 我主張沒有人這樣做,而且割包皮應該被多數人知道是有害的。
  繼續運行例行割包皮的醫師不隻傷害男孩而且也正在傷害醫學職業的道德和正直。有些行割包皮的醫師正在使用他們的醫學執照繼續進行這個無謂的手術賺錢,這是悲劇存在的本身。
  
  
  
割包皮: 一個野蠻愚昧行為, 違反人權
  
  男性割包皮是我已經關心多年之久的一個議題, 我對這個問題心情越來越沉重。
  簡單的事實是——割包皮能在這國家中發生是令人驚駭的。 當我們出生數天之久的時候,醫生沒有麻醉的切斷我們身體的最敏感部位。 操作非常暴力, 甚至沒有麻醉, 痛苦對嬰兒無可言喻,這是任何一個無偏見之心的人目擊事件後必須承認的。 尖叫聲, 搖動, 和逃脫這種料想不到和無法忍受的痛苦,一個嬰兒和兒童的狂亂,忍受著真正可怕的孤獨。 社會很容易感受到他們的驚駭, 任何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承認這是一個殘忍的行為。
  值得記住的是有二個國家割包皮被廣泛地實行——以色列和美國,有多少人會想到這二個國家是世界上最暴力的政府。 在一個犯罪的水平上,我們可能是最暴力的所謂文明國家。 Psychobio研究得出這一個理論,兒童早割包皮的殘忍可能是這個男人長大後最後把這暴力反用到社會中去的許多因素之一。
  100年前非猶太人割包皮被當做技術,在這國家中開始阻止年輕的男孩手淫。 割包皮的痛苦明確地被當做減少手淫的一個積極的副產品被醫生和其他的主管當局認可了。 約翰哈維凱洛格建議 "操作應該沒有麻醉劑被運行 , 這種操作的痛苦將會在人的精神上有益的效果 , 尤其是它與上天懲罰的主意一起結合。"
  醫學的研究已經證明割包皮平均除去很多的生殖皮膚組織,而且除去很多特殊的神經末梢,這樣做實質上是降低性的敏感和快感。 英國的醫學學會,加拿大的小兒科學會, 和美國小兒科學院已經為例行的割包皮手術陳述強烈反對的意見。
  醫學研究已經證明:割包皮將失去性的敏感,有三種重大的傷害 。
  1。 割包皮降低性欲和性快感。 包皮的內部擁有較厚密度的神經末梢比龜頭更能喚起情欲。當包皮被切斷的時候,這個巨大量的敏感帶被完全地切除。同時, 陽物的最敏感部位,包括包皮的係帶, 在大多數的割包皮中被移動,係帶是對龜頭的下麵內部包皮的繼續,可以象彈繩一樣拉回包皮,媊悀]有重要的神經。因此,割包皮從我們身上割走大多數能喚起陽物情欲的神經末梢。
  2。 對龜頭的傷害。喚起情欲的敏感處主要在包皮和龜頭的中後端,割包皮後將減少給予暴露龜頭的保護。人類陽物在進化數百萬年之後發展為一個需要內藏的龜頭,為了安全被包皮包上。 龜頭長久暴露在外的結果是人為地變成幹,硬、無色、起皺, 此重要的部位變得不敏感。
  3。 皮膚可動性的損失。 龜頭的神經末梢最好被旋轉按摩行為刺激,以達到性高潮。割包皮割掉陽物重要的皮膚,陽物的可動性失去,而且現在陽物沒有動態的自我刺激機製而是靜態的整體,直接的摩擦成了主要形式的性刺激。因此割包皮減少陽物的可動性,減少陽物喚起情欲的敏感和使用包皮按摩龜頭的能力。
  我們應該知道割包皮, 像任何的外科手術,有複雜性。這些複雜化 以 2-10% 的比率發生,而且每年包括一些死亡。 在醫學界,這些數字不可能被精確統計而且有些人將手術失敗歸於其他的理由,像是出血引起的死亡,但是確定的是:由於割包皮,在美國每年至少有幾十個男童死亡而且很多男性失去性能力。割包皮能普遍的成為性問題,像是性無力、痛苦和無感覺、成為性伴侶不和諧的因素。許多男人也對割包皮後的陽物外表感到不滿。
  割包皮是另外一種壓抑男人的暴力形式。你最後一次聽到計劃立法停止這種殘害男人暴力的一位政客是何時? 你何時聽到這樣一種觀點,大多數的暴力發生在男人的身上? 國內的暴力在性別之間概略相等地發生,而且割包皮仍然能得到一些人的支持是可怕的。
  令人驚呀地的是,脫口秀主持人能責難女性的割禮卻不知何故卻相信男性的割包皮是無所謂的。 我最近和一位眾所周知的人權代理人和法律教授認為男性割包皮也是違反人權了。 對男性痛苦的否認和男性性快感的減少是違反人權的。割禮對一個女人,會被認為是不合理的暴力應當除去,男性割包皮也應當被認為是不合理的暴力,是相等的。 對一個男人實行割包皮如何能被辯護而不應當斥責? 男女平等主義者嚴正地要求我們的支持和合作來反對針對女性的割禮和其他的身體虐待,不過他們也應該相應地和我們合作共同反對對男性身體的虐待,我們應該要求這最小的支持。 對抗女性的生殖器切斷有許多法律, 禁止男性的生殖器切斷, 在國際的人權法律和組織之下也應有相應的法律。人權條約的重要原則禁止女性的生殖器切斷(FGM) 和 MGM(女性割禮)是正確的, 對宗教自由的保護是正確的, 對健康的最高標準的追求是正確地, 反對酷刑是正確的,當說到專製主義者的時候,反對殘酷割禮的活躍份子是正確的, 人類健康正常生殖的權利在法律和道德上不能違反。那為什麼不知何故當我們殘害男孩的時候,仍然是可允許的。
  這一個雙重標準從數千年以前深入到社會和文化中。 男人和女人身體有不同的功能, 男人有比較棒的肌肉力量和忍耐使我們能夠擔任我們民族的獵人和保護者,而女人左右腦的球體之間有較多的連結可以使她們邊思考邊照顧年輕者, 保護爐床和收集食物。 進化不是命運,但是我們仍然在現代的社會中被這個遺傳基因的遺贈物影響。
  除此之外,特定形式的殘害男人的暴力被寬容而且進入我們的社會之內甚至被吸收。男人的身體和生命被有係統地強迫在武裝衝突中,被強迫在工作地點中。我們對$$的需要使我們將繼續作為生產者的角色,如果我們能發現自己的力量和欲望, 我們可能不想要那時常令人不滿足、低薪而且危險的工作,為上司生產較多的利潤。 身為男人,我們被鼓勵在情緒上而且身體上麻木。我們不能在工作中哭或者表達感覺。 " 女人和孩子第一 "。 女人的痛苦隻能被看作比男人的痛苦更重要, 因此我們能寬容一個割掉男孩生殖器的文化,或起草參加戰爭的是男人而不是女人的法令。
  曆史學家已經證明原始社會割包皮的目標是:讓年輕的男孩意識到他們在戰爭中長大而且要準備犧牲他們的身體。當刀切過肉的時候,男孩被迫減少他們的陽物,他們自己甚至不能扮鬼臉。 跨文化的研究表明,更早和更激烈的割包皮儀式曾經發生過,暴力的是社會的盲從。
  文化的盲目時常將人權議題的中心改變。特別是嬰兒男性割包皮,這些行為沒有受害人的同意被實行。我們其中的一些人正在工作反對殘害男孩子的暴力行為。在海灣地區的三個組織和反割包皮關, NOHARMM 是一個男性健康組織。這個組織的有些工作是幫助支援正在尋求非手術修複他們包皮的男人。其他我們正在使用速度較慢的皮膚伸展操作技術來 " 修複 " 男性被割掉的包皮。 實際上這一個技術隻有部分被割包皮的人能修複, 然而這一技術重要地是改良了他們龜頭的敏感性。
  包皮有其重要的生理功能,尤其是包皮前段及係帶部分,含有豐富的神經末梢,這些神經末稍對包皮的滑動產生興奮。因此,包皮是男人的動情組織。割過的包皮的沒有滑動的功能,或滑動幅度很小,加之這種特化的神經細胞大量減少,男人的性快樂會減少很多。 再來從審美方麵來說說包皮,在西方的裸體藝術中,無論是雕塑,還是油畫,男人總是包莖狀態,因為裸露的龜頭會給人很大的視覺衝擊,顯得很突兀,會破壞油畫或雕塑的主題。 現實生活中也是這樣,在前戲中,粗大的陰莖和裸露的龜頭通常會給女性心理衝擊很大,尤其是女性需要較長時間的前戲,包皮覆蓋的狀態反而會給女性很大的親和力。
    
  即使做愛過程中,女性對粗大或細小的陰莖也沒有特別的要求。社會中的陰莖增粗、增大術或包皮切除術既沒有醫學意義,也沒有美學意義,隻不過是賺錢的工具而已。

  最新的科學依據已經證明了包皮垢與炎症和Y莖癌根本沒有必然聯係,至於Y莖癌的發生機率本身就很低,最新的科學依據證明了包皮垢與Y莖癌完全就是不搭界的,包皮垢非旦沒壞處還有好處,有些資料我在前麵有些帖已經提供了大可以去看下,實在還懷疑的可以去國外的一些網站去看下,現在國外一些頭腦比較清醒的人都已經明白了這些理論才是正確的,而以往的一些包皮垢造成炎症啦什麼的反而是很牽強的
  
  目前許多性學家指出,從提高性生活質量的角度來說,過長的包皮不僅不能切除,反而應該保留。就男性而言,包皮內壁富含細小敏感的神經末梢,是性敏感區之一,由於包皮的遮蔽,使得龜頭能夠保持敏銳的感覺,交合中一旦裸露出來,便會體會到超過常人的快感。就女性而言,在性交過程中,尤其是在剛要達到快感時,陰道壁是緊緊包繞著陰莖的,明莖向前推進時,陰莖包皮便滯留在陰莖頭以後,形成一個有一定厚度的皮圈;這個皮圈沿著陰道向前滑動,以此起彼伏的方式摩擦陰道壁,引起女方性的滿足和快感;而陰道壁波浪式的收縮,又進一步刺激了陰莖頭後麵的動情區,從而也給男方帶來快感和滿足。在陰莖反向運動的時候,包皮的皮膚又推到陰莖頭上,結果陰莖頭的直徑又增加了大約兩毫米,這樣一來,就大大強化了女方的快感。由此可見,由於這個和其他一係列的原因,割掉過長的包皮是不應該的。不管怎麼說,過長的包皮所具有的重要防護功能及其在性交中發揮的巨大作用,都是保留包皮的論據。
  
  很多國外網站從解剖和功能、評論、人權法律與道德、宗教、自然科學和社會學、統計學等六個方麵敘述了反對包皮環切的理由。圖文並茂,其中還有大量發表在各種雜誌上的文章的鏈接。精彩的部分有列舉了十幾個包皮的功能。包皮環切的曆史起因和現代“科學依據”。(否定了三十年代發表的一篇關於包皮環切能夠預防陰莖癌的論述。認為這是使包皮環切披上科學外衣的主要原因。)包皮環切的代價。等等
  
  很奇怪,在goole上用包皮的英文或者割包皮的英文搜索。都是反割包皮手術的網站。
  而中文關於包皮的網站都是騙人的忽悠人做手術的。
  
  關於包莖——如果你是包莖的話完全翻不了的那種你隻要注意天天洗下尿道口,平時不要用手指去玩JJ,不要弄髒東西上去不要不潔的性生活就不會有事的,可以說古代是沒有包莖手術的大多數包莖者都活得好好的,現在也是這樣,發炎往往是因為弄了髒東西,特別是小孩子常喜歡用手玩JJ指甲是很毒的,所以小孩子也很容易發炎,其實並不是包皮的錯
    
  關於宗教——其實我覺得好多人有割包皮的想法不但是醫托廣告宣傳的效果,而且和洋教在國內的傳播有關。因為洋教塈滼峊]皮作為。。。。。的約定。給信徒潛意識灌輸這種錯誤理念。反割包皮不得不牽涉到洋教
  
 
  關於現在猶太教反割包皮的宣言:
  發明割包皮的猶太人反割包皮的宣言:
  我們是一群受過良好教育和有知識的猶太人,是野蠻愚昧、原始割包皮行為的拷問者, 割包皮在現代的猶太教中不應該存在!
  猶太的法學博士摩西 Maimonides 他自己也承認割包皮能減少陽物性的敏感和快感。
  猶太人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我們獲得過諾貝爾獎的 33%。難道我們連包皮問題都搞不清嗎?我們應該聰明的知道切斷男孩的陽物器官是野蠻,愚昧的,在現代社會是不可接受的。
  不要害怕!你的主要職責是照顧你的兒子,不要再使其他的人割包皮。 你的團體將會最後見到光明。
  傳統意味著什麼? 它意味著放棄你和你兒子的性福嗎? 即使當身體變成殘廢,你也盲目地跟隨傳統嗎?
  不要害怕! 割包皮是野蠻的,如果你是一個好的父母,請不要切斷你兒子的陽物器官。 不要害怕傳統,不要盲目地接受它!
  如果你被告知你女兒的陰戶將被割,你會盲目地服從嗎? 還是選擇保護你的女兒? 我們不應該有著相同的考量來對待我們的男孩而且尊敬他們嗎?
  不要害怕上天的懲罰。 猶太的法學博士 Maimonides 也承認這一種事實——是錯誤的男人設計了割包皮作為一個方法來抑製手淫 。
  關於對所謂天地毀滅,慘無人道割包皮的耶和華律法也不可廢的批判。以後再說
  
  割包皮百害而毫無一利。
  
  割包皮不能避免癌,性病,也不衛生,也不美觀。當割包皮有好處的所有理由都被徹底擊敗的時候,令人想不到的是,一個靠割包皮發了財的黑非洲的黑種人醫生杜撰的一篇文章說,割包皮能避免艾滋病。(這種從黑非洲杜撰出來的謠言還有,口交也能避免艾滋病)這種說法迅速變成謠言和改頭換麵的廣告宣傳。還得到一些醫托的所謂醫學論證。簡單的事實是,割包皮後,龜頭幹裂更容易出血,而且龜頭沒有包皮腺分泌殺菌素,更容易導致病毒的傳播。美國男性艾滋病和割包皮的兩者最高比率直接說明了事實。
  不錯,包皮包莖是割不得的,好多人認為包莖該割,其實包莖更不能割,包莖的人從小習慣了包皮與龜頭的摩擦來獲取性快感,一旦割去後,包皮上的感覺神經被大量切斷,極有可能丟失所有的性快感,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包莖者割了不能SY就是很好的證明,其實炎症陰痙癌與包莖包皮過長等一點關係也沒,但這個謊言卻被越傳越廣,成為了包皮手術用來宣揚的工具,並且深入人心,真的是太可笑了,樓主發了這個強帖,我覺得是很有意義的
  
      割包皮有好處是100年以來以訛傳訛的最大謊言,成了賺錢工具。
  關於割包皮挨一刀的生理傷害前麵已說。
  關於割包皮對男人的心理衝擊和傷害——很多割包皮後的男人心理傷害全然存在,是值得關注的。 下列各項是割包皮後很多感覺不滿意的男人的陳述:
  
  我對割包皮感覺到很深的憤怒,而且這種憤怒持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我覺得我的陽物變得不完全、不成形、以及受傷。
  割包皮已經減少了我生活中的很多興趣和快樂,我時常陷入自責。
  我的生活中最大的外傷事件和最大的心理傷害是割包皮。
  割包皮: 沒想到它讓我如此厭惡。
  割包皮已經毀滅我的性生活。
  我感覺違錯而且被虐待。
  我終其一生已經對割包皮感到不快樂。
  我對這事非常生氣和憤恨。 我終其一生已經有許多身體、心理、和情緒上的問題。
  沒有人有了權利切去我的包皮!
  我感覺被欺騙,被搶奪,我的完整身體權利被剝奪。
  我羞恥不敢對我的父母提到了它。
  我一直感覺我正在失去正常男性的性經驗, 而且我在公共的浴室中感到困窘。
  我醜陋的疤痕時時提醒我,我的最好部份從我的身體被切掉。 我如此生氣!!
  
  很多割包皮感覺不滿意的男人的反應至少包括下列心理感覺之一:
  
  忿怒、怨恨、報仇、憤怒, 憎恨
  損失感,傷殘感,殘疾自卑感
  不信仰、理解的缺乏, 混亂
  苦悶, 羞愧
  有被當做犧牲品,被欺騙,被搶奪的感覺
  自責,自我虐待
  恐懼、不信任, 不自信
  傷心、悲哀, 痛苦
  羨慕, 妒忌沒割包皮的人
  
  在一個初步的調查中,這些心理感覺證明了割包皮對男性心理的傷害, 同時超過應答者的 80% 印證了情緒的傷害。

與醫托和割包皮論者進行殊死的搏鬥!誓將反割包皮事業進行到底!與包皮永垂不朽! 讓更多更多的人加入反割包皮的大軍中來 最好能引起公眾的大討論, 最後讓醫學權威出麵解釋, 徹底肅清無良廣告!把醫托全部清除!祝願有更多的支持者 早日在中國掀起一場反割包皮風暴 更希望國家效仿有些國家立法禁止包皮手術!


關於割包皮和艾滋病性病之間的關係  
  在非洲傳出成人男性割包皮可以減少愛滋病的傳播,醫托然後推薦成人男性割包皮作為一個預防愛滋病的方法。這種謠言的傳播是危險的,如此的判定也是危險的!
  來自黑非洲的錯誤報告說男人割包皮後愛滋病毒傳染減少了。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平均56個割過包皮的男性,有1人被傳染艾滋病,平均55個沒割包皮的男性,有1個被傳染艾滋病。然而, 沒有任何研究組織敢做這種試驗——讓100個割過包皮的男性,和100個沒有割過包皮的男性和有艾滋病的女性性交後,到底是哪種結果。割包皮和愛滋病毒傳染之間沒有因果關係。 我們如果用正常思維假想: 如果讓任何身體其他的健康部位分開 (舉例來說, 砍掉手指、腳趾,割掉耳朵),用這種辦法來避免一種不太可能的疾病, 實在是愚不可及的做法。
  事實是美國有著男性割包皮和愛滋病毒傳染的兩者最高比率。其他的國家則相反,愛滋病毒的傳染和割包皮的比率都很低。國家醫學組織意見一致地認為,割包皮沒有找到和證明有醫學上的好處,一致不推薦男性割包皮。此外, 使用避孕套來避免性病和愛滋病毒的傳染是簡單而有效的方法。正確使用避孕套,性病和愛滋病毒不會傳染。有使用避孕套這種安全可靠、簡便有效的方法來阻斷艾滋病的傳染,推薦百害而無一利的割包皮手術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割包皮從 1800 年代後期傳入美國已經製造了一個又一個醫學神話,從治療癲癇症和避免手淫 ,到今天避免性病艾滋等幾十個 "所謂好處",然後這些神話一個接一個被推翻破滅。現在美國研究人員的責任,是客觀的正視和承認割包皮給男性造成的性和心理學上嚴重傷害。
  美國人共同的錯誤觀念是包皮沒有作用,美國是全球唯一的為非宗教理由廣泛割包皮的國家。當歐洲人研究包皮存在的價值和作用時,我們還在瘋狂割包皮。這也反應了我們在割包皮問題上存在的醫學和文化的盲目偏見。
  研究割包皮對男性的嚴重傷害,從而對這一野蠻行為做出適當地評估是明智,是重要的。有強烈的證據顯示割包皮不止存在痛苦和外傷。基於最近的研究報告,割包皮最多可除去陰莖體上一半喚起情欲的生殖皮膚組織, 在一個成人身上同等物相當於大約十二平方寸。醫學的研究已經顯示包皮保護龜頭,提高性快感, 而且促進性交往。切斷包皮除去一些特殊化的神經。在男人有性行為而且性欲強烈之後,割包皮後明顯減少性享樂。割包皮除去陽物的大多數敏感部位,減少了性的快感。因為想得到原有快感和提高一點殘餘的快感,大多數男性割包皮後不願意使用避孕套,從而明顯增加了愛滋病毒和性病的傳染率。
  對男性割包皮的調查和臨床報告顯示,割包皮給男性造成性和心理學上嚴重傷害。然而,有些男性割包皮後似乎“感覺滿意”,因為他們不了解或沒意識到包皮存在的作用,他們不知道或者沒體驗過特定超強性快感的感覺和他們包皮的關聯。對他們個體而言永遠不會有對比性。
  割包皮,一個社會的習慣,被假裝當做一個醫學的議題。一個文化的偏見,佯裝披上科學的外衣。然而它關係到每個男性和民族的健康。對於美國社會,割包皮這個問題必須最終解決。
  
  
   一本書的序言
  《割包皮——隱藏的外傷》,本書是對包皮手術百害而毫無一利的強有力的研究證明,割包皮可能發生在每個男性身上。 作者毫不含糊地強烈反對這個流行的包皮手術,這個手術在 1980 年代期間在美國達到了一個頂峰,現在的比率已經大幅降落 。和美國不同,猶太人和回教徒大多數的男性割包皮是因為宗教性的理由被施行。而在美國,割包皮是為所謂“潛在的好處”被運行。 作者總結列舉充分的理由證明割包皮對受害人的嚴重傷害。所謂“潛在的好處”完全是一些有很多缺陷的邏輯,和一些錯誤的不完全的統計數據,割包皮的任何一個傷害都比所謂“潛在的好處”要嚴重可怕的多。
  包皮有成為性享樂因素的許多特殊化神經末梢,而割包皮後無保護的龜頭對衣服的持續不斷摩擦將失去性的敏感。 此外,割包皮後,在性交期間將降低男女性器摩擦時對充足潤滑的需要。
  割包皮的傷害並不隻局限於性,還有精神和心理的傷害。割包皮能對人的精神造成外傷引起情緒壓抑的混亂症狀。 包括無助、無力,失去自信, 害怕, 憤怒、暴力、搶奪, 性虐待,自殺和多種的心理影響引起的情緒混亂。 很多的研究者已經表示,在個人的一生中, 單一的外傷事件實際上已經有著無限傷害的效果。
  如果對於割包皮的議題,你的態度是不重視的,本書或許將會使你相信醫學的目的並不總是用來救死扶傷的,相反,它會傷害你一生。


割包皮, 男性包皮的外科切除, 是大多數人不願公開討論的一個涉及到每個男性健康的主題。
  
  25年前,我身為一個泌尿外科醫生,我已經做過數以百計的割包皮手術,後來我變成了一個反割包皮者,我作為一個醫生強烈地反對割包皮手術,而且我已經在反割包皮辯論的前線上工作超過 25 年。
  
  科學的精神和人類同情, 一直驅策著我。期待一個無偏見之心的你看這一文章,它理所當然地改變你對割包皮問題的態度。
  
  一個危險、痛苦、和不必要的手術!
  
  令人痛心的事實是,如此現代化科學化的 20 世紀大部份的時間,美國醫學界居然把重心集中在發現理由除去男性的包皮,而不是研究這高度敏感的包皮皮膚的作用,不是由此承認母親和自然的智能。欣慰的是,越來越多的人正在承認割包皮的的嚴重傷害,正在質疑割包皮的必要。 自從 1980 年以後,男性的割包皮率已經大幅下降 ,而且逐年增加越來越多的醫師有勇氣拒絕給男性施行割包皮手術。
  
  同樣的經曆在英國也發生過了,這個國家從前被割包皮迷住。 早在 1940 年代,隨著對數據的重新統計和自然主義者的宣傳,英國的男性割包皮率幾乎在一夜之間驟然跌落到幾乎0。 美國的割包皮率現在也大幅跌落,因此,我想要與你分享這一變化。
  
  
  割包皮不止造成外傷和痛苦。割包皮沒有任何所謂潛在的“健康好處”。 雖然各式各樣的所謂“健康好處”已經被歸因於割包皮--減少子宮頸癌、愛滋病,性病和男性的尿道發炎--然而最新的研究已經完全駁倒這些所謂“好處”。 事實上,美國的醫學學院在2000個敘述中發行了一份政策陳述,割包皮沒有找到充分的科學數據和證明有醫學上的好處,一致不推薦男性割包皮。 因為這, 醫療保險公司為包皮手術支付的保險金也正在減少。
  
  雖然割包皮是一個簡單相對容易的手術,但是相對其他任何的外科手術,它的危險性更高。 最共同的複雜化是出血, 是被報告的多數。 其他更嚴重更複雜化的手術失敗也經常發生: 陰莖皮膚的切除過多,需要皮膚接枝、性快感的消失、手術傷口愈合不好、陽物的破壞、而且來自出血或傳染的死亡。
  
  割包皮沒有任何所謂潛在的健康好處, 還要讓個體承擔手術的傷害和悲慘的複雜化風險。 依照現代的醫學道德規範, 割包皮違犯醫學治療的基礎——首先要做到沒有傷害。然而割包皮百害而毫無一利。
  (未完待翻譯)
  
  
  割包皮百害而毫無一利,包皮不是什麼壞事,可以保護龜頭的敏感,成年男性隻要平時注意每天清洗。割後龜頭會變得麻木,使性愛變得索然無味!!
  
  割包皮本身是違背自然規律的,會使原本光滑、敏感的龜頭變得粗糙、麻木,犧牲了龜頭的敏感!龜頭自然外露是一個漸進的過程,處於這個過程之中的兄弟都有體會,就是龜頭露在外麵的部分與沒有露出的部分敏感程度是大不一樣的。割包皮還會造成永久難以去除的癍痕,有很多割完後悔的事例!
  
  包皮環切手術百害而毫無一利,居然能被吹成神乎其神的萬能手術——說到底就是利益驅使的結果!一些醫院和個別利欲熏心的醫生為了賺幾個昧心錢,喪心病狂地鼓吹包皮無用和環切萬能論。大家稍微動動大腦就可以得出結論,我們都想想,身邊的長輩甚至更長的長輩,有幾個割包皮了?又有誰因為包皮過長得了陰莖癌了,有幾個因為陰莖癌被割去JJ啦?!!
  
  大家可以上網查一下相關的研究報告。1980年代以後美國已經不建議割包皮了,過去他們是最崇尚割包皮的。
  
  現在媒體都一邊倒地大肆宣傳包皮有害的錯誤觀點,誤導傷害普通民眾。大家仔細分析就可以看出,最賣力氣的就是那些打著“泌尿專科“\“男科“旗號的私人小診所以及那些民營醫院為背景的所謂醫療網站,無不是以贏利為目的,以治療前列腺\割包皮\治療性病為手段,加上一些網站不負責任地轉載那些危言聳聽的文章。使得近年來包皮有害的錯誤論調甚囂塵上!我們什麼時候看到協和醫院的專家\301醫院的專家站出來講包皮的害處了?前幾天我在某網站看到一個所謂男科專家在線谘詢的帖子,竟然將一些很正常的情況都說成需要到他們推薦那些醫院去檢查的可疑情況,將年輕人因龜頭敏感而做愛時間短這個再正常不過的情況扣上“早瀉“的帽子,讓人家買他們的所謂“強腎“的藥物。簡直看得我火冒三丈!
  
  關於包皮,我真切地感到,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我們千萬要自己多動動大腦。當年,地心說被世人奉為真理的時候,布魯諾為主張太陽中心說竟被羅馬教廷活活燒死啊!!
  
  “包莖”的稱呼本來就不科學。石女很少,真性包莖的人也很少很少。包莖的科學稱呼應該叫“包皮口狹窄”。國外建議用物理牽引擴張或皮服鬆懈手術,現在國外還有縱向切開修補術,傷害都很小。最好別環切!!!
   
  以前在一些西方或者中東國家,許多男性嬰兒的包皮會在出生後第八日被割掉。現在,一些西方人開始重新審視這一行為。相反在中國,過去男嬰的包皮很少被割掉,而現在存留的包皮卻被大量和過量地割掉。
  
    如此熱衷於割包皮,原因還在於包皮作用的被忽視和對包皮垢的誤解。英文foreskin表明了包皮在陰莖上的位置,中文“包皮”表明了包皮對陰莖的保護,卻沒反映出包皮在性生活中所起的作用。megma在漢語中“垢”的意思則把包皮垢打入了十八層地獄,其實,“包皮垢”這個詞有些用詞不當,準確地說應為包皮分泌物。隻有它與包皮內層更新脫落的表皮細胞、尿液等雜物混合,長期發酵、變質以後,才能稱之為“垢”,也就是真正意義上的megma。
  
    醫學博士Paul M。Fleis在《我的包皮哪兒去了?——反對包皮環割的病例》中寫道:“包皮分泌物可能是自然界中被誤解最深的物質。包皮分泌物幹淨、有益和必要,而並非肮髒,它使龜頭濕潤、光滑、柔軟並富有彈性,它的抗菌、抗毒特性使陰莖潔淨健康。”
  
    而另一位醫學博士Thomas J。Ritter是《對包皮環割說不》一書的作者之一,他在書中寫道:“所有哺乳動物都產生包皮分泌物。如果沒有它,這些動物王國將可能不再存在。”
  
    像人全身其他部位的皮膚一樣,龜頭和包皮內層的表皮細胞一生都在更新和脫落,嬰幼兒時期尤其如此。表皮細胞的自然脫落起著使出生時連在一起的龜頭和包皮逐漸脫離的作用。由於包皮覆蓋著龜頭,使細胞的脫落發生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中,因此這些細胞就不能以通常的方式清除掉,而是通過逐漸移動到包皮前端的方式得以清除出去。這些正在被清除的、廢棄的皮膚細胞構成了包皮垢的主要成分。
  
    Edward Wallerstein在《包皮環割:美國保健醫學中的錯誤》一書中說,嬰幼兒的龜頭非常嬌嫩,包皮蓋著龜頭並產生包皮垢作為保護層。“如果濕尿布長時間不換,而又缺乏包皮垢的覆蓋,被分解的尿液就會引起龜頭發炎。”“沒有絲毫證據支持包皮垢是致癌物質。”“所有哺乳動物都產生包皮垢,而沒有一個做了包皮環割。它們繁殖時,包皮垢就會積聚起來,如果包皮垢含有致癌物質或刺激性物質,將會危及這種生物的繁衍。實際上並沒有這種現象的存在”。
  
    一些研究人員企圖證明包皮分泌物塈t有致癌物質,但是至今並沒有找到令人信服的證據。它不僅無害,還有益,起著保護和潤滑龜頭的作用。如果包皮分泌物塈t有致癌物質,那麼它就會在分泌到體外之前已經毒害肌體,不會等到分泌到體外之後才開始起作用。
  
    從一般進化原則來看,生命體也不會進化出一個對其自身有害的組織,除非是一個受刺激而突變出來的惡性腫瘤,顯然包皮不是這樣的一個突然出現的腫瘤。
  
    在遠古時期,人類出於對生殖器官的崇拜會把他認為身體最寶貴的器官的一部分割下來一塊,以此為信物,和他們心目中的神定下永琲獄}約。到了性禁錮時期,割掉包皮被認為可以減弱陰莖的敏感性,進而防止“邪惡”、“有害”的手淫。後來,醫學專家又認為環割包皮可以減少陰莖癌,甚至女性宮頸癌的發生,因為他們發現有些民族因為有為初生男嬰環割包皮的風俗而使陰莖癌的發生率大大降低。雖然有因果關係的一定有共生關係,不過有共生關係的卻不一定有因果關係。春天總是緊隨冬天而來,冬天卻不是春天的原因,地球圍繞太陽公轉才是春天的原因。
  
    割包皮和癌症發病率低這兩個共生現象之間是不是一定有因果關係?我們還應該注意到和發病率低共生的另一個現象是陰莖衛生,陰莖衛生才是發病率低的真正原因。其實不隻是包皮垢,身體其他部位的汙垢長期刺激身體的敏感組織也有可能引起癌變。在衛生條件不好的過去,割包皮正好可以滿足衛生要求,而現在講究陰莖衛生有比割包皮更好的辦法,割包皮是否還是這麼必要和迫切呢?
  
    用進廢退,如果包皮無用自然會退化掉,它既然存在,就必然有它存在的理由,即使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就像人的扁桃體和闌尾,以前人們以為沒什麼用處,現在知道了,用處不大還是有點用處。隻要它們本身不是被病毒、細菌侵害得發炎、潰爛,不但不能發揮作用還要毒害其他組織時,好好的誰會主動去割掉呢?絕大部分被割的包皮有發炎、潰爛到這個地步嗎?
  
    所謂的包皮過長,不管疲軟時超過龜頭有多長,隻要能翻開洗幹淨,隻要勃起時能露出龜頭和陰莖杆,基本上是不用割的。大多數的包莖可以不用開刀而用自然的療法解決。長到十歲左右如果包皮還不能輕鬆地上翻,露出龜頭,可以每天試著上翻,稍微多用點力,以不感到疼痛為準。一天幾分鍾,大部分人幾個月時間,長的一兩年也行了。
  
    沒了包皮的保護,嬌嫩的龜頭和陰莖杆由於經常受到內褲的摩擦刺激會逐漸變得沒那麼敏感。有的人說這樣可以延長做愛的時間,但這是以犧牲快感的程度換來快感時間的延長。包皮不太滑溜、不太有彈性的外層與同樣不太滑溜、不太有彈性的外陰由於自然的摩擦力,相對靜止地留在外麵。非常滑溜、很有彈性的內層與同樣非常滑溜、很有彈性的內陰在媊挹Z快滑動。包皮這種內外層巧妙的潤滑的物理結構是人類至今無法仿造的。
  
    Robert S。Van Howe在《最新包皮再生過程》中寫道:“包皮分泌物不但有濕潤和潤滑作用,還含有豐富的性信息素。平時包皮使它的味道很難察覺到,但在陰莖勃起時則會大量產生。”而Joyce Wright則在《包皮分泌物怎樣服務陰莖》一書中說:“不同大小和形狀的腺體均勻地分布在包皮的內層表麵,使包皮內層和龜頭各處都能得到潤滑。成年人經常做愛,使包皮分泌物的價值得到充分地展現。新鮮的包皮分泌物是健康的潤滑劑,使勃起和抽插變得滑溜輕鬆。”
  
    反觀當今我們這個社會,公眾還是過分關注包皮過長和包莖的害處,片麵誇大割包皮的好處而不提其他的解決方法,這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出於經濟利益的考慮,看看報紙雜誌上大量這方麵的廣告就知曉一二。廣告的賣點多以“割下的長度準確”,“不流血、不留疤”,“價錢便宜”為賣點,嚴肅的醫學問題成了輕鬆的美容問題。但願西風東漸,互相嘲笑為禿驢和沙皮狗的現象不再重演。

--------------------------

我為什麼這麼詳細的引用這個帖子,因為,這涉及一個極其重大的問題,這個問題也是中華民族的唯一希望之所在,還有更深的原因。

猶太人要滅絕中華民族,把中國的黃種人都殺光,而中國人:在科學方麵根本不是猶太人的對手,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包括太空武器等等各種武器方麵,都無法對抗;科學方麵不行,搞政治、搞陰謀,相比猶太人也更是小兒科,被猶太人玩的傻轉沒有一點辦法;搞經濟,中國人的錢現在都被猶太人控製著,整個的經濟形勢都被猶太人控製著;搞宗教,猶太教旗下的基督教、伊斯蘭教、天主教控製著全世界,中國什麼都沒有;搞意識形態製度,猶太人兩種表麵不一致的製度控製著全球,中國還是什麼都沒有……軍事、政治、科技、經濟、文化、宗教……中國人在這些方麵都不占任何優勢,一出必敗,之後就是全民族滅絕的命運。

中國人唯一的優勢,就是有包皮。
猶太人唯一的劣勢,就是沒有包皮。

這是中國人唯一的能對抗猶太人取勝的最後希望,這是來自洪穹蒼宇外簡直最深處最後的力量,隻有用這種力量才能戰勝猶太邪靈。
看似一個包皮呀,那是對自然的尊重,思想本質的區別。

我們可以在網上到美國到猶太人聚居的地方大規模宣傳帶著包皮做愛時的快樂,帶給猶太人巨大的心理衝擊,衝擊得讓它們後悔死當猶太人,它們自己就會自覺的脫離猶太邪靈的思想操控。我們並不需要與猶太人為敵,甚至可以說,我們“拯救”了猶太人,就消滅了猶太教邪靈。我們要大力支持猶太人自己目前也已經發起的反割包皮運動。你們知道嗎,耶穌基督當年就是因為反割包皮而被殺死的,這是曆史上的真實卻被猶太人掩蓋了,所以啊,基督徒雖然也承認舊約聖經,但是卻沒有強製割包皮不割包皮就要被殺死之說,不過呢,基督徒卻還是講“心靈上的割禮”。

我在轉法輪最中心講法輪圖形時,提到了唯一的一個人,誰,就是希特勒,我講過,那也就是為師我自己。你們知道為什麼希特勒當年那麼仇恨猶太人,一個最重大原因,希特勒幼年時,被猶太人強製執行了割禮,而且割到一半時停電了……那是我那世最大的痛苦,所以,當年我要殺猶太人,我要殺光猶太人,我恨死它們了!你們有否看到,轉法輪最中心和最表麵,都是反猶太。猶太邪靈知道我那堿O對它們最大的威脅,所以,它們對我強製執行割禮。

類似的事情,在今世又一次發生了,你們知道我在於光生的班上昏迷了七天,你們知道我曾經住院割過闌尾,你們可曾想過,我告訴你們為師的陰陽都被動了手腳是什麼意思嗎?是的,在騙局、恐嚇、強製下,在我根本不知道的情況下,佛學會對我強製執行了猶太教的割禮。我多次說過我被灌毒,可是,佛學會對我的殘毒迫害,何止灌毒呢。更多的,以前我都不能講,現在才有機會講。

所以啊,我告訴你們,“人中皮,非石皮,當惜皮”,什麼叫做“陰陽被動了手腳”,什麼叫做“改吾太極”,那之後,為什麼佛學會改變法輪中先天太極的顏色,還讓我講,說又經過仔細考察後,那兩個小白點應該是通透的。這麼多年,法輪是什麼樣的我還能不知道?我還用得著什麼“仔細考察”才知道法輪圖形應該是什麼樣的麼?如果那兩個小白點是通透的,那轉法輪封麵背景藍紫色,太極那兩個小白點都應該顯示出背景色呀,那根本不是通透的,而是就是白色的,而且是最關鍵之處。我想大家現在都明白了,這樣的事情啊,也造成了我很大的心靈創傷,所以我講,我把時間倒轉回去重來一次也要成了我的事。我要讓所有的猶太人為我償還這件事情。

曆史上,我不是講真皮嗎?我要找真皮找真皮,真皮上密密麻麻記載著生命生生世世的印跡,人的包皮也是這樣的,你看那些神經筋脈,我不用明說與真皮是什麼關係了啊。猶太邪靈虎視眈眈就是要割這堙C我知道我弟子中也有遭此難的。

雖然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可是啊,修成不滅的人身,人體之玄奧,是猶太邪靈永遠也想象不到的,我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重新找到重新恢複。分身幻形的法術也是猶太邪靈意想不到的。

我想反問耶和華,你不是自稱人體是你造的麼?你為什麼非要再割下一塊皮來呢?這人體,到底是不是你造的?你自己心堬M楚,你為什麼卻還要騙人?

如果說,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了人,那麼神自己的這個形象又是從何而來誰造的呢?第一次造出人體形象的,是誰?這個最簡單的問題,你耶和華為什麼一直在回避呢?

大家知道,佛學會的背後是猶太教,我閨女美歌是這夥狗雜種一直饞涎欲滴的,佛學會的猶太教上司要逼我閨女跟它們邪靈榮一夫成親,我要大罵了。榮一夫,你這個出生八天就猶太割禮了的狗雜種,你那埵Йt醜陋粗燥的一根木棒,你憑什麼跟唐奇的晶瑩剔透紅潤如玉丹珠玉莖相比?!相比之下你不覺得慚愧嗎!還不快滾!不許碰我女兒!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什麼樣子。不隻這個榮一夫,所有的佛學會的、猶太教的,你們沒有包皮,你們那埵Йt醜陋粗燥的一根木棒,誰讓你們不幸今生是猶太人,快點自殺吧,快點去重新投胎吧。不管你們猶太人在科技政治經濟上取得何等的成就,做人最基本的快樂你們卻還從來都沒有嚐到,你們成就再大錢再多又有什麼用?快點自殺快點去重新投胎吧。

台灣佛學會會長張清溪是非常特殊的,大家都知道他娶鍾穀蘭為妾,以前簡百誌和楊為玲一直不明白我為什麼不撤掉他,其實,多娶個小妾,我想沒什麼啊,而且關鍵的是,佛學會那一幫猶太木棒中,張清溪是有那個皮的,而且還也是包莖,我一看到時就知道怎麼回事了。而那個洪吉宏是沒包皮的。其實,如果不是張清溪暗中的動作,簡百誌、楊為玲啊,你們早被佛學會暗殺了。這些日子堭i清溪遇到一些事情,所以我也順便為他說兩句,他的處境,多了不能再說了,總之大家知道張清溪不是表麵上那樣就是了。

(未完待續)

李洪志

2012年四月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