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99)我来给这个讲道门送葬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2 03:10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99)我来给这个讲道门送葬

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跟大家说什么了,不是不想说而是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一直在看,看什么呢?看这个正法的形式,这个形式走到了哪 一步,走到的那一步成就了什么樣的生命,成就了什么樣的天体形态。这是我的办法,就是让生命自已去尽情的表演,如果我一说点什么呢,生命们就不知道如何表演了,可是呢,当我不说的时候,有部分生命还是不知道自已应该如何表演,所以我只好又出来说道说道 。 我这一次讲的呢,你们可以整理整理,然后就以《人中讲道99》发出去,为什么是99啊,9最大嘛,9是道家的一个最大变数,过去把它叫做大衍之数,所以我说就是99。你们有些脑袋灵光的一听我这么说马上就会想,哎呀,师父是不是又有什么意思在里边。我说你真厉害,我现在一想点什么你们都知道。确实啊,我看人中讲道发了那么多篇,几乎都不是我说的,于是呢,我今天提前讲一段99 ,也就是说呢,人中讲道由我来做结,给它了这个缘。也就省得他们借我的名字继续迷惑大家,那么也就是说人中讲道该死了,只能活到99这一步,毕竟他的传出带给大家的迷茫与魔难太多了,于是我利用这个99给它送葬。所以我今天出来给大家讲讲一些你们想要明白卻又不明白的事。大家认真听,我慢慢讲。

我知道啊,你们都想问问我,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那件事是怎么回事,这个人那么做对不对, 那个人这么做对不对。我说啊,你们总是试图来问我,让我给你一个准确答案,其实呢,你们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中已具备了智慧和分辨能力,我这个当师父的不能总把你们哄著惯著手牵著手地引著,让你们一个个地成为道法中的“啃老族”。易经里有句话讲得好啊“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我记得有个典故叫…… 哦,对,邯郸学步,这个典故很有意思啊,你们都应该了解了解。下来我给大家说点你们经历的一些事,如果不讲明白了,你们还是走不好自已的路,邯郸学步,得爬著前进。

一个呢是关于“真皮”的问题,其实这个“真皮”不是我造的,所谓真皮是一个天大的谎言,他们造了“真皮”出来就是为了加強你对这个肉身的执著,以放弃你真正的自已,大家想一想啊,那个人死了,这个身子就是一块冰冷的泥土,他动不了了也说不了了,失去了活动的功能和生存能力,你说它是个什么?但是呢,这个肉身又确实在修炼的过程里可以转化出来,转化成为另外一个状态。我是说这个意思,就是你不能把这个肉身当成真实的自已,这一点要分清。他们造了这个“真皮”的目的就是为了考验大家,看大家对于生死的领悟程度,正巧我也想看看我的弟子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于是我由著他们把这个所谓的“真皮”按照他们的想法造得更加真实和完美。可是不管他们造得多么完美,那都只是一个迷惑人心的泡影。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你们都会问,什么是真正的自已呢,我说啊,这个宇宙不管他多么浩瀚,他都可以在极平常的事相中体现出来,比如啊,你们看那一泓水,看见它你是不是就会有一种清涼养眼感?有了那感觉你是不是知道了有这么个自已坐在这里?假定这面前的你所能觉知的一切都不存在了,那么你在哪儿?得从这里好好地悟一悟啊,你们不能总是从我这里找答案。

再一个呢,就是关于他们说的“救师”问题,记得我曾经告诉过大家,我说圆满了的人那就是碰上的都是高兴事,幸福事,他没得苦吃,他大自在。你们都认我这个师父,之所以认我做师父,那是因为你们都确信我这个师父能把你们带向圆满,那是不是也就是说,我碰上的都是些高兴事,幸福事?所以我做的一切都是無论采用什么表现只要把你们度出来就成。如果是这樣,那么你们还救不救师父呢?换个角度啊,二十年风雨兼程中,大家都在我那本书中走过来了,能夠走到今天的,不管你处在一个什么樣的状态中,你的信仰,你的精神都沉积了太多我的成分,也就是说,师父已活在了我弟子的心中,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其实啊你们当中有些人啊,已真实证悟了那个境界,在自心中见到了师父。大家想啊,那个佛教啊,基督教啊,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能留传?还有那么多人信奉著?是因为释迦牟尼和耶稣都活在了他弟子的心中,他们的精神维系了宗教的延续。于是释迦牟尼,耶稣永生著,不灭著…… 他们要来救我,而且说了一句很漂亮的话“救师父就是救自已”,既然如此,那你先救自已吧,你什么时候把自已解脱出来,把自已这个心救了,不就救了我这个师父嘛!对不对? 他们说救师,要把我这个师父救出来放到哪里去啊?我从来都在我所在的地方,我还要去哪儿呢?

大家知道啊,有许多人现在出来说自已是什么什么,跟我李洪志三位一体;是我李洪志的接班人,接管了法轮世界;说什么我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我说啊,你自已跟自已三位一体吧,宇宙这么大,你为什么不跟宇宙三位一体?接班人啊,你在自已的能量场范围里玄之又玄地发挥著無尽妄想,以为见到了我,把妄想当做了真实,其实是你自已接管“自已的世界”。万万人之上啊,我这里不是宫廷,要个宰相或著大管家,大家知道历史上的那个魏忠贤,他一手断送了大明的江山,难道我还需要这么个人在我身边指鹿为马?我记得我在第五讲说过,有些人啊,他就是练邪法的,他发现骂人也能长功。于是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他也跑出来了,我就更好的由著它表演表演,你看他骂人骂得多有滋味,不骂人他有瘾哪。他想毁掉我的弟子,咆哮著如果不听它的,就会如何如何,可是啊,我的弟子大都从生死考验中,从形神全灭中走了过来,成就了無畏法忍,它怎么能轻易欺骗得了呢,能欺骗了的其实都是他那邪门中的徒孙。

今天無论谁出来说什么,只要他讲得跟我李洪志有关系,他就是盗用了我的威德,如果他不盗用,他自已讲的那一套是根本不会有人感兴趣的,起码今天坐在这里的你们是不是这樣的认识?是吧?他讲出来能吸引大家,那是因为他生命里有了我的成分,但他卻成就不了自已的独立体系,也就是说他没有自已的威德和法门。当他在我的威德辅助下出了名的时候,他就以为是自已很了不得,以为自已是某某觉者,为什么那么些子人都出来一个被灭一个,出来一个被灭一个,其实是被魔心带动,被大妄想毁掉了,你说这多可悲!而且他把那么多人拖到了最苦的境地,欺骗,邪淫,偷盗完了,还要编造说自已是奇门的,是给人消业,是男女双修。可你们为什么就分辨不清呢?还有什么先天爱人,男女双修,我教你们了吗?你修过吗?知道怎么修吗?

觉得很乱是不是?可不乱怎么能有正?历史上有人说过一句话,“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唯有在污浊中才能成长出光明磊落,唯有在败坏中才能体现出高洁的品格,唯有在祸乱中才能生发清明的智慧。所以我一直看著这一切的发生,看著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

如果到今天你还不能夠通晓無私無我的真实内涵,你还不能夠坚定先他后我的正觉,你还不能夠在我这个洪大的愿力中坚信正念,具备涵容一切的心量,又何必再叫我师父呢?!你们看看自已,除了彼此指责,彼此对骂以外,还会干些什么?你们都认为自已正确,跟著你走的千般都好,不跟你走的冷脸相向,以至于咬牙切齿。醒醒吧,你们那个“正确”已败坏到了何等地步?

看来我不能不说一说这个直销了,直销直销,直接销毁。回头看看问问那些做过直销的人,现在实证的结果如何?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大有人在,有几个人在直销中走下去了?这樣的实证结果严苛地摆在面前,你都不能醒悟,还在赴汤蹈火地往里跳,你说这不可悲吗?

凡是我真正的弟子都能明晰地辨别哪些是我说的,哪些不是我说的,我要教给大家的是道法,是宇宙的奥妙,是生命圆融不破的如意真理,我怎么可能会针对一件经济组织的事件明明白白地要求大家应该怎么怎么做,必须怎么怎么做?而且接二连三地写文章宣传?我想,我不是来做な告代言人的,更不是为了邦助谁达到个人私心私利的目的而说点什么。我留给大家的是悟,悟啊,是悟道,是悟知永琱灭的本觉真性,而你们在干什么?今天跟这个跑跑龙套,明天跟那个扭会儿秧歌,搞老鼠会吗?那层直销的精神生命换汤不换药地在高层空间控制著人,他为了毁灭我弟子的正念而利用了大家在三界中存留的名利情的核心因子,卻说这是正法,是为了破除什么什么观念,奸邪的生命总能在你们的执著心中找著钻空子的地方,而你们卻总不能达成漏尽無漏的如意智慧,觉悟不是一时的防守和改变,而是無生法忍的原本状态,本知本觉的真实性相。

宇宙从宏观到微观,自内至外,他是一个無私体,他是無我的,于是他全心全力地圆容供养著一切众生,说是圆容供养众生,实际上是供养他自已,可是在这樣的供养中他卻从来都不知道自已在供养,在圆容,也就是说他不知道自已是谁。在不知道中他造就了生命,当造就了以后他发现生命又可以自已再造,于是他就把这种现象当做了一种自身生命的舞蹈,在这种舞蹈中众生告诉他:你是宇宙。于是宇宙又是众生造的。那么也就是说啊,一个生命無论你证悟了多高的境界,你只能取一个范围,你在你的范围里是至高無上的,所以你就表现得很绝对。是绝对,因为無我了嘛,無我了当然就没有跟自已相对的。

道其实都在你那儿,都是你自已,大家能看到,能觉知的这一切都是道法精神的智慧体现,千人千面,每一个生命都具备自身独立的特点卻又与其它生命息息相关,無论怎樣生死轮回,变换形象,也只不过是从宇宙的脚底跑到了手心而已。所以你们知道吗?你日常生活的每一状态,每一行动的细节都是如意的,都是道法常流的标准,都体现著宇宙智慧的無尽妙相,只不过你们司空见惯,埋没了本觉而已。 生命不在于干什么,不在于你从事什么工作,而在于能否觉知,自觉觉他,于自觉觉他中而又自觉無觉,無觉妙觉。 宇宙在無我的绝对中成就著有我的觉悟,了無一物,卻又在有我的分别中展现著游戏著浩浩無垠的差别智慧。無与有圆融無碍,相互诠释,無从立名。于是水流潺潺,花开花落,仙家妙道尽在其中,悟到最后啊,你就会发现道就是花自开,水自流。 最后啊,我想说的是,既然他们这么多人敢于用我的名字发布文章,迷惑众生,那么我满足也们的愿望,我李洪志既是为宇宙众生而来,那么我的威德与名字也就在长劫历史中为众生而成就,我今天把我自已的这个名字布施给所有生命,我的名字不会再是任何一个生命或者任何一个组织达成他们险恶用心的专利,你们谁想发布自已的文章,都可以借用我的威德,署上我的名字。众生,珍惜吧!

今天就说到这儿吧,这次我所谈的你们可以整成文字借用他们这个《人中讲道》的题目发出去。以后,你们听我讲什么就录像吧,然后只传录像,不传文字。徹底粉碎他们对我的屏障,如果说救师,这就是最好的救师方式。

希望大家回去真正地走正自已的路,走正,走正,走正,走正。这是我二十年来苦口婆心的教化。该说的我都说了,更多的问题留给你们自已吧。

好,就到这儿。

------李洪志 2012年3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