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我的弟子台湾杨为祥讲山上情G的录音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21-3-1 00:49 
23.129.64.235
分享  頂部
標題:我的弟子台湾杨为祥讲山上情G的录音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31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29

發表於 2021-2-28 17:09
65.49.38.141
#1
分享 私人訊息
我的弟子台湾杨为祥讲山上情G的录音

https://sites.google.com/site/linmengyao82/index


大家去台湾时请韺寻找她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31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29

發表於 2021-2-28 17:10
65.49.38.141
#2
私人訊息
收录我在台湾的弟子杨为祥的录音文字整理稿。
   
   第一部分 1-10分钟
   
   因为我每次回国都会有同修问我怎么怎么屆A我从来都不说,因为我觉得那个时候他们(佛学会)有规定我们都不准说话,回来也不准说,那师父也讲过这个话,所以呢我也不知道怎么,问我什么,我什么一概都不知道,他们说怎么什么一问你三不知,我说我在房,外面的活我一概都不晓得,我在房里面,刷锅洗碗。后来,但是在房里面,我跟孙纪华...可是呢,她跟你们通过郭锡阳知道这个网站,她们好像没有把我真心的当作,她只是想从我这里知道信息,并不是真心,到目前为止噢,我跟你讲,她们根本不告诉我,你懂吗 他们根本不告诉我,是你一再的提到我,后来我要去山上,我就心想我不亲自去一趟,我实在是,我就冒茪胆 ,我心想如果我讲错话,师父一定会原谅我的,然后我就拿定了主意,但是我就问他们,我就去一趟山上好不好,那个时候 我就跟孙纪华还有一个嫚华她们两个说。孙纪华说我没概念,不痛不痒的。另一个嫚华就说,哎呀我也不知道哎,你自己去想吧,我是觉得吧自己修好就好了不要管这么多。那我说可是这个网站你们也相信呀,师父也说改字。以前改字的时候我就要怀疑了,我心想为什么要改?对不对,对呀,我就一时想不透,可是她们就你怎么怎么屆A[...] 会有点顾虑 [..] 那我心想我今天告诉你们了说我要去, 那你们是不是想要我带一些话或者是让我带一些东西,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 不但没有,然后一个电话也没有,好了我打电话给她们 , 她们就把邀我出去,然后就看荍琝漼张字条撕掉 就跟我说 你一定要撕掉,不然你会害死很多人。
   
   你知道我到山上的时候 师父刚一开始 没想到我会突然那个,因为师父每次见到我,都很忧郁的表情,我弄得很怕,我就是觉得每次看到师父,都是讨厌我还是什么,说不出来,后来 我知道这个网站 ,看了以后 , 我去了之后 师父看到我鴾F一跳 ,你知道吗, 因为我一直等,师父一直都没有回来,我好恕葞鴃A好恕艄X了什么事情。 那在这恕艉妨e,有跟一个同修讲,我以为他是很真心的弟子 , 没想到他也是邪灵那边的,我只是跟他讲,还没有讲完呢,他就[...] 。 我已经等了七八天了师父都没出现。后来 东北人 , 在房做馒头的 , 然后我就我就,那时候她也很可怜呀, 说他们对她多坏多坏嘛 然后, 然后我就故意也跟他讲 ,反正对我有点戒心,后来她就觉得说,咦怎么我这个学员跟台湾的一点都不像,然后她就开始比较放松,就跟我开始比较讲话了,后来她说, 师父跟茯歌去表演是陪茈L们。我就放心了。
   
   接荂A老韩又找我谈话,老韩就已经开始就三番五次 , 他就给我说,台湾有个网站你知不知道呀,(我说)“不知道!”我说,“什么网站 我是 听说,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说,噢 ,我说“干嘛 ”, 挡回去了。
   
   接茼n不容易等师父回来 就是前一天,老韩又找我,你姐姐怎么帖蝷\屆A
   “你姐几岁呀”
   “六十几岁”
   “属什么的” 我说,“属老鼠的”,
   “做什么的”,“....” 然后他就走,我说我姐怎么啦,他说没什么没什么,我说你讲啊你讲啊,他有个什么网站,我说“那我赶快回台湾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我是故意这岸l讲, 看他的反应, 他说,“不急啦没事儿啦没事”, 没事算了我就不管了,就这屆C
   结果第二天师父回来了,其实我本来不在房,因为房那边有人,刚刚那个同修,一看到我来,他说,他们都叫我小杨,他说小杨你进来,我要出去我不要在房。他就说房怎么帖蝷\ 我怕不喜欢我不愿呆在里边 。我说,那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结果他们就老韩他们就让我进房,结果那天中午,师父来吃饭。我早就把碗筷摆好,我就故意把水果留到最后送进去, 因为他们规定我负责, 在师父进去以前我都要放好,不准师父来吃饭时我进去 。我那天我就把水果很晚切,然后我就}进去,他把手一挡,我就把手一推,刘贱,不让我进嘛 , 然后我就把手一推 ,我就不理他了。 进去以后我就我就, 师父看了我一眼 鴾F一大跳 没有任何表情就把头转过去了。 我就对师父, 我就跟师父说 “ 师父 ”, 师父没理我 , 然后他就低头吃饭 我就走在师父面前 我说“师父 , 师父,我 有些 想请教您” 师父说“说吧!!” 我就看师父的表情就有一点糟糕 你们这些人又要问我什么了 ,噢就是那表情,有一点不高兴 , 我也对自己说 没有关系不要怕, “台湾最近看一个网站,说是您女儿做的”, 师父马上把筷子一放, 对荍说 , “美歌没有做这个网站!” 我说,“噢”,然后反正我见到师父,[.....] 师父说,美歌没有做这个网站,你们不要不要乱说,还是什么,我说,噢。然后我就说, 可是他们都在打压,师父把眼一(挺)停 ,“谁敢呀” 我说,“佛学会”, 师父就没有讲话呀 就停了一下 然后我就跟师父说,我说,噢,我就当时因为时间很紧迫, 我怕他们认为我进来看,然后我就讲了几句 , 我也现在不是很清楚。
   
   就隔了几分钟 师父竟然进房了,就走过来,就对荍说, [..] 就说,我要悟一悟呀,就叫我要有悟性啊,说“美歌就在我身边啊,怎么可能”,结果他 [..] 就进来,进来走到我面前啊,刘贱他们全部都在,连那个东北的同修也在,师父他就问我,师父就走到我面前就对荍说,“你怎么就不悟一悟呢?怎么就没有悟性啊,为什么别人说什么你们就信呐!”就对荍琣n大声啊, 我就翵鴗F,你知道吗,然后师父就指茈L自己 就说,“就认我这师父”,我说,噢,噢,我知道,我紧张噢 [..] 师父转身就走了 [..]见到他们笑 了一下 就出去了[..] 。
   
   我心想 明天就27号 ,他们说27号晚上师母就会回来,然后回来还休息一个晚上 然后他们就要去哪里哪里。 我就更紧张, 我心想,不行我明天还要再进闯一次, 我还要在进 [..] 然后第二天我就更大胆,我就去找师父 ,[] , 我说师父,我如果做错了事,请求师父不要生气,然后师父对荍痧漱F,说你是老学员,你来的正好。就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师父就不是像原来那岸F, 师父看重老学员,[] ,“我跟你讲话不需再要笑嘻嘻, 我要跟你说什么就直接说了”,噢,[]我说“每一次 台湾法会呀 我左等右等 都没有等到师父,没见只字片语” 为什么我回来看这个网站,我就觉得师父有在这个网站,有在这个网站上面,怎么我想的话,师父就在这个网站上面回答了几句,那次师父就跟我讲, 你是老学员了 , 可是那次我就跟师父说, 我都没有看到师父只字片语, 师父第一次来 台湾我也没参与到,我就哭了,师父就说,哎呀这么听话,有几个能象你这岸l见到师父的,
   
   第二部分
   
   10-15分钟
   
   我说师父2003年元宵节法会讲法师父您哭了,我都看到了。师父都没有说话噢,[…]。我告诉你哦,谁来了你知道吗,张堨迭C张堨郃漱@天中午进师父房间,他都没有敲门噢,门啪一下子就打开了,他知道我在里边,(当时我在师父面前,师父正在[…]),张堨酋l终铁青脸,我在的时候很少看见他,他也很少上山 那他今天突然跑上山,我心想我还奇怪,该不会是讲这个网站的事情吧?
   
   (注:回忆一次见到张堨酊场景)那天中午我就看到老韩,他(张堨迭^来吃饭嘛。他跟另外一个,这个人呢好像这一次没有来台湾噢,这个男的就在你看的那张照片,这张照片是我从大纪元上面那下来,然后我告诉他们哪一个哪一个(是谁),哪一个是美美啦,是美歌。其中那个(照片)团体中有一个男的,很像跟张堨郃漱@天中午来吃饭的一个,我都没有去问他是谁,我怕人家会怀疑,照片中戴眼镜的那个。那天老韩,好像跟他很熟 就笑眯眯的跟张堨讲话,老韩平常都是铁青个脸,很少跟人家笑嘻嘻,可是我每看到老韩,我都莫名其妙的对茈L傻笑,我从来都不会对一个人傻笑怎么会对他傻笑,那他每次看我笑,他都跟我笑,所以这几年来对我比较没有戒心,反而他会叫我去山上 照片中 哪些人我不知道何许人也。
   
   我啊遇L则L,遇弱则弱,我不会欺负人,但是你也别欺负到我头上,但是我该软的时候我会看情形,反正我也不是在你面前说我怎么帖蝷\屆A[..]环境,把自己好像忽冷忽热的然后忽上忽下的,我也觉的很奇怪我到底在干什么,可是你如果对他讲真心话也没办法,你如果太软弱,他们就吃定你,我太L[..])我会不像修炼人 我好像人心太重,然后反正就是不符合嘛,对方打过来什么岸l我就看情形丢回去给你,就是,山上一些大陆学员也好 还有台湾的 就觉得说我很 尤其是大陆的,他们觉得我一点都不像台湾学员 他们说不上来。反正以前有一个台湾阿姨 我在山上刚去噢,我一天最少会骂3遍,就是我は所不说(做) 她会躲到厕所里哭 […].让我哭也很难的噢
   
   第三部分 15-29分钟
   
   我哭也很难的噢, 但是我一想到我这个脾气,我心想不行我一定要忍,我一定要象师父一讲的要守住心性,所以噢我每一次有空的时候的我就跑到二楼,二楼的多功能餐厅有一尊师父的金身,他们用很高的那种,可能有6、7米,有差不多我也不知道那个多大的, 反正蛮高的一座师父的金身,当时我 见到的时候 怎么把师父做的象个老太太一庚琚A噢,很奇怪噢,我就跪在那儿,每一次只要我一有一点一点空我就到二楼跪荂A就跟那尊金身说,我说师父呀,我说我一定要忍我不管怎么岱琱@定要忍到底,然后我就觉得那尊金身老是对荍痧滿A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觉得一直对我笑一直对我笑,所以那个时候我是这岸l过来的.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31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29

發表於 2021-2-28 17:10
65.49.38.141
#3
私人訊息
然后一次老韩呢他有一次对我说,杨为祥我有这个U幸请你去逛纽约吗,我不知道说句什么话,反正他就是, 又一次他就突然对我说杨为祥你很正,对, 然后,他从来不主动让我去, 可是每一次他都 跌破眼镜 ,他都很奇怪为什么每一次老韩他都叫我去.
   
   可是老韩呢他这一次看到我这 ,他没[..] , 他就赶我走 ,我就心想,我不能走,我没见到师父 那一天说些什么, 然后他就叫我去办公室 说有人找我,我说谁,然后他就很阴森森的回头就对荍琚A那种好恶毒的眼神就说佛学会,大法学会,他说大法学会,然后就那鬼脸,我心想我那时候 有心脏病,蹦蹦蹦蹦,忽然他就对荍这 ,我这心脏就蹦蹦蹦,蹦。我跟我自己讲说怕什么怎么那么没出息,我就这我自己说,然后我就调整了一下,我就心就不这么跳,然后我就说谁,谁找我,什么大法学会?然后他就给我电话说,洪吉宏,洪吉宏他就阴阳鬼气,然后那时候老韩他就对荍说你走,你立刻走,然后我说,我为什么要走,他说你没有给我讲真话,我说我什么时候没有跟你讲真话,我从来没有那么大声跟他说过一句话噢,然后他就想我怎么敢这弩禰L讲话,我说你问我什么我都回答你,我说别人跟你讲假话你也信,我跟你讲真话你就不信,我就这么大声噢,,我就在办公室,好多人都在,我说你为什么不相信别人跟你讲真话的人,跟你讲假话你才信,跟你说真话你就不信,他那次被我搞的团团转,他就坐立难安的,一直来回走来回走。
   
   这个时候我心就在想师父怎么还没有来,结果没有多久师父师父真的出现了, [..] 然后我就跟师父说师父,老韩叫我走立刻走,因为我那个时候我就没有别的招了, [..] ,当时的状G呀,我就跟师父说,师父老韩就我走立刻走,他说我没有讲真话,然后我就故意显得很常人呀,我说我个性怎么帖蝷\屆A师父 [..] 的说,性格什么性格,不昨天跟你讲过了吗?
   
   好了,这一讲噢师父就马上闭嘴了,因为师父这么一讲,他们就发现师父说昨天师父有跟我讲话,他们到后来还是一直追荍问师父到底跟我讲了什么,结果我就一看情形不对呀,师父也知道噢,他就赶快,也不是说很快,师父就走过去就坐下,然后一直在说什么,我那时候脑筋一片空白, 心想 ,我就走过去跪在师父面前,他们没有一个跪茠瑣鴃A师父讲话就是讲法,你老韩走来走去的没规没矩的,我就走过去了,我心想昨天师父一直说要我悟一悟,其实我知道师父在保护我,他不希望我那个太明显了,因为他们很邪恶嘛,师父也不能说什么,因为师父从来[..] 说什么,但是我们通过这个网站了解,我也不知道师父讲的是反面的,就是另外一层意思,表面上一层意思其实是另外一种意思。
   
   这个时候脑子一片空白,师父一说我没悟性我就更紧张呀,我就更害怕呀,我想我完了,真的,师父讲的话就是法,一说我没悟性,那我不真的是完了,所以当时我也没有别的,我就跪在师父面前,跟师父合十然后我就身体跟手是一起合十这岸l然后跪一下,跪荂A然后我就站起来,“回去吧还怎么屆芋A我听荂A 叫我回台湾呀,我站起来我就一合十我就走了,去了房我就跟她们说我要回台湾了,把她们都鴾@跳,然后他们说为什么,我说我不想说了了,反正我要回台湾了,那个时候我留了个电话,给那个东北的同修,我说赶快记住我的电话,他就抄下来,我也,因为她儿子也看了这个网站, [..] 然后她儿子就跟她讲了这个网站了,那几天我们很紧中F,那几天我{跟她讲这些话了,她就跟我说其实(可是)他儿子一直怀疑说这是特务网站,他就一直问他妈说这山上的情G,他妈说没有呀师父怎么岫n好的,那他就一头雾水呀就不相信嘛,半信半疑。
   
   我就听见师父叫我上山了 ,所以我就拿荋ㄔ]就去找老韩,他跟师父不还在办公室么,结果我上去刚好看到师父也往外看,老韩对荍说师父不是让你走,师父让你留下,我说师父不是叫我走吗,他说师父多慈悲呀师父给你机会让你留下,结果呢我看这情形不对,我当时出了一个念头,我心想我不能,我当时以为师父让我走。
   
   当时我心里想, 他们一群邪恶说实在的,我要 万一不声不响被他们弄死也不行,因为他们太邪恶了,我不敢不听师父的话下山,然后我就走到师父面前,我跟师父说师父,我就用眼睛跟师父用眼睛瞄了一下外边, 师父我还是回去好了,我眼睛又瞟了外面 师父就一看就说,那要回去就回去吧, [] 其实师父身边时常都有学员跟荂A只要有人一靠近师父,就有人马上就中W来,就是这岸l,李英,李英马上就粘荍琱F,噢,就怕我要跟师父说什么,他马上就过来,当他听到说我跟师父说要回去要回台湾,他就假惺惺的说哎呀小杨师父教你留下嘛,我也没理他,然后我说师父放我走,师父让我走我就走,然后李英就马上开车带我到山下拿行李,结果没多久,李英很坏,对荍说什么呀,她说你只要记住师父教你回去不许看这个网站,你只要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不是又哭又闹嘛,我就说哎呀我怎么修呀,这岸l多没意思呀,李英很阴狠的一个人,我就故意这讲,他就对荍说,他说你呀只要回去告诉他们这个网站不能看,什么什么的,[] 完了他后边加了一句,小杨你只要记住,你回去呀你说的什么话我们这边都会知道,我一听,啊,怪可怕的,这正显示他们做贼心虚,我那时心就在想,你咫陘\加后边这一句话我说什么你们都知道,也就是你们做贼心虚你们心里有鬼,[..] 。
   
   “哎呀小杨师父来了师父来了”,啊,师父跑到我旁边,跑到我们 那个地下室,6个人一个房间,师父就来了,师父进来看荍琚A好难过噢,师父的眼睛啊,“师父,好想在这里跟你一起过年噢,可是我又好想赶快回去跟他们讲这件事。”我以为师父又要说你执荂A把我黿o,我那时候心里面就等师父说你执荌琚A刚好相反,师父笑眯眯的对我说随便吧,随便吧,当时我就很高兴,后来我不得已我就要下山呀,师父到我旁边来了,就这帕搕l荍琚A站在门口,我又在跪蚞蓂z东西,结果我 师父就往里边看,我们互对的时候呀,我真的心里面,我知道师父很难,他说,本来不是说要留下过年嘛,你为什么有要走,我有不得已这岸l嘛,然后师父就坐下,又找一张床坐下,我就正跪荂A我也没有站起来,我就跪虒觾蚨C慢挪到师父面前跪荂A李英就在旁边,师父就好像跟孩子讲话噢,真的,我不骗你,我不骗你,我读转法轮第一次我都觉得师父是我爸爸,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很想叫一声爸爸,感觉忽然的觉得师父是我爸爸,当然我不能往脸上贴金呀,乱摆,到时候对师父还不敬耶,我就知道那是我爸爸做在我面前,看荍说“记住了吗,回去要告诉他们这个网站不能看”,李英就在旁边,师父说了,回去告诉他们,美歌没做这个网站,姓唐的是特务,我说,噢,师父,你说一遍,[]我不知道我は法形容,师父好[]的岸l,然后我脑子是空的,也不知说了些什么。
   
   师父说,“去去,给她拿支笔拿张纸来”,就叫李英出去嘛。结果这个时候呢,师父很小心的,“你悟到了没有”,因为之前在房就说我没悟性,那我又紧张呀,又问说你悟到了没有,[],w我一看,那一定是有问题,趁李英出去的时候跟我这讲嘛,只是那时候我跪在师父面前,我也不敢说什么,我,我也不知该怎么说,当时我就对师父说,修自己呀,然后我就一面讲一面指茼菑v的玄关,“修自己呀”师父就,啊,啊。因为师父之前跟我说你只要认这个师父,在餐厅这么跟我说,到了房也这么跟我说,而且那个语气要加重噢。然后我就跟师父这么说,我说修自己呀,师父说,啊,啊。然后,师父念一句我写一句,其实你们传出来的那个什么1美歌没做这个网站 其实写的都不是这个方式, 标题美歌没做这个网站,姓唐的是特务,然后是什么什么,2是什么什么,3是什么什么,我也不知道是你们写错还是洪吉宏他们写错。师父讲完以后,然后站起就走了,站起来就走,然后我就有,未回头,[] 是侧面不是转身 [],我那个时候也很笨,[]那时候真的不能跟师父多讲话,李英就在,师父就出去啦,我就不知道师父去哪儿,反正就是走,我就立刻收拾行李,叫我立刻走嘛,我就赶快收拾行李。然后在这个过程,李英马上就把这张纸拿走,李英就对荍说小杨我要去影印一份,我心想你为什么要给我拿去,我说好呀,你要影印就影印嘛,她也很快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对荍说,师父加了几个字,我那时就在想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师父些的?,我怎么知道那几个字是不是师父加的?
   
   截至29 分钟12''。
   
   
   第四部分
   
   29-42分钟
   
   29:00————42:00的录音
   我心想:“好啊,你要影印就影印嘛,我心里就这么想。”它也很快就回来了,回来就对对荍说:"师父加了几个字。”我那时就在想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师父写的。,我怎么知道那几个字是不是师父加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心想反正你也已经影印了。
   
   (美国,飞机深夜回到台湾)
   
   回来的时候就是 29:19它们说找人去接你。我就知道从今后它们一定会来。果然,它们就堵住门口(台湾佛学会洪吉宏和一个助手),跟29:26它们命令式的,那时我已经买了巴士站的车票,它们 就叫我去退票,就是命令式的。然后说你上车我带你回去。我说我买票了我不要你们送,我告诉你29:40我不要你送,我不要你们接。反正就是很L势嘛,它们L势我比它们更L势。反正这时我就想到 师父说了:“不要跟邪恶妥协,不要听邪恶的指使、命令,就那帚漱@句话。虽然不是原话,但是就是否定旧势力。我就很坚定的口气,他反而觉得我这脾气很......他们认为我蛮正的。但他们没想到我的气势是这个岸l的。他们也翵鴗F。然后他们就赖茪ㄗ姘嚏A把我围住了。然后我说,我告诉你呦我真的不要你们送。你们赶快回去,我说:”明天我在和你联络。”他们就是不走,然后两个人在使眼色。
   后来我就在讲:“这个地方根本就不能停车,你们的车子一定是有人,有人在那边接应。他们俩是来夹荍琱W车的,这个时候一定是有人。”记得后来,果然他们两个居然都买了票,跟荍琱W车了,然后最后面的3个座位都是空茠滿C就这么巧3个空座位。但是呢,旁边呢靠近窗户呢有一个邻座有一个女孩子座那。然后他叫我挨茈t一边的窗户想把我挤在里边。我就不听他们的,我就坐在那个女孩旁边。我说我就要坐这边,你们两个去这里坐。他们还跟我僵持好几分钟哦,为了坐来坐去他还跟我僵持哦。然后再车下边,在上车之前他就问了我一句话。他(洪吉宏)说:"你相信山上那个人,那个肉身是师父吗?”就很奇怪的冷笑荂B奸笑问我。“当然是呀,我说当然是师父呀。”它就说:“很——好,很…………好”就是一副邪恶的嘴脸。“很——好,很…………好。”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31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29

發表於 2021-2-28 17:11
65.49.38.141
#4
私人訊息
我这时我就在想:“怎么问这种话啊。”我这时就在害怕啊!我心想:“糟了,师父怎么了,31:50 。”我心想别想那么多。我现在身边都是正神。师父说:“一正压百邪,谁也动不了我”。说话时车子来了,来了他们也跟我上车嘛。(恰好车上有一个三个人的位子)然后他们就让我坐那。“我就不坐,我就是要坐这边,怎么屆C”(他们非要和我坐在一起,我就不和他们坐一起,这彿曮糷F很长时间)。
然后后来就一直跟我说:“山上那个东西呢?师父叫你带的那个字条呢?”我说:“字条呢,我有,但是那是原版我不会给你的。我说除非我自己翻拍要留一份,等我影印好了在给你。”他就是一直死缠荍琚C我就说:"那你不是有师父的电话吗,你打呀,你打给师父呀,我们三个人都在,现场可以听,听的清清楚楚的,我们打电话给师父。他们一听说就很紧张的说:“你有师父电话。”我说我没有,就是因为没有我才让你们打。我说打电话他们僵在那里。我说打电话这里是晚上半夜2.、3点钟那边是大白天,我说你们现在就打,师父一定在。他就是不打。他就是不打我心想:"你们一定有鬼。”然后就这岸洃玴`复他们一直讲一直讲。我说这是公共场所,你们说话小声一点。他就穿茖漸蓝色的法轮大法的那件夹克。我心想:“整车的人,也别让人家看笑话。”可是他们珔V讲越大声。我就对他们说:“那我只好修口了,我不讲话行了吧。”然后我就开始不讲话了。他就一直给我扣帽子。
在车下,上车之前,他还问了我一句话。他说:”其实禫E对师父是很尊敬的。我心里想:“我又没问你,你干嘛不打自招呢?明明你就有看过这个网站嘛,不然你怎么会跟我说禫E是很尊敬师父的。”他在车下咬牙切齿的,就一副很33:45好像很恨的岸l,对我说:“杨为祥,你哦,师父是这么器重你,觉得你做的这么好,你怎么会这帘O?"我心想我怎么了。我说:“你是共产党啊,我说共产党才会把人家的名誉搞臭,把精神搞垮,你怎么也来共产党这一套啊。”我说:“今天这个岸l讲清楚:"不明白的是你们佛学会。"是你们做了什么事情,是你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我已经跟他们撕破脸,因为他们这状态我必须要跟他们这屆C然后那个家伙对荍琚A34:34,他说:“为祥啊,你这帚滿A我一直觉的你很好啊,讲真相很好啊。可是今天你看,师父不是说了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做到了吗?”我心想:“你34:49那都是对常人的讲法,可不是对你们这些邪灵邪恶的人。对你们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心里是这么想。
后来到了站,下了车。计程车就在我跟前嘛,我就上车。但是他们也要跟我上车。我说:“我告诉你们......”我在车上已经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我说:“你们不是讲人权吗?你懂人权吗?你们这态度我是可以告你们的。我可以报警。”结果他们不信。下了车他们仍然要上我的车。这个司机韺琝潀瑽黦h上去。他也抢郗韺皕h,搬行李。那个姓宏的他也抢郗韺皕h行李。我说:“你不要动我的东西。”他可能想我的东西会不会在里边。反正他就是硬要韺皕h东西,还要跟我上车。我说:“我告诉你们,你们上车我就报警。要不然你们上车,我下车。”我就对茖个司机说:“你韺报警。”司机就傻在那里。以为我们在吵架。他们就傻在那边。后来我就趁这时候最快上车。然后他们就没有跟进来。就是这岸l走了两天。
朱婉婷,你知道这个人吗?朱婉婷有问题。就是那个律师。她呀一直在鼓动。我到了后来我才......我还没有知道这个网站之前,我跟她讲了一句话。我说:“婉婷......”因为她每次去香港都在吧事情搞大。这岸丹@的那些特务呀,就把同学统统都遣返那.......怎么帚滿C其实都是他们闹出来的。我有一天就对婉婷说,我说:“婉婷,你呀应该注意安全,我说你怎么想的这么多呀,你不要以为得了法就上了保险。你要知道,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交代。这些学员每一个都以为要证实大法。但是要圆融大法呀,不可以这对茪z啊。我说我们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常人不知道,常人以为我们は事生非,常人以为我们吃饱了撑的。老是明明知道中共在37:00,我们还是要硬闯。我说平常都可以去讲真相,为什么一定要等某一些时刻出现的时候,大家才一窝蜂的往那边挤。然后就让37:10.”她说:“你正念不足。”后来我想“那就算了。37:17.。本来他们也是高高在上的,不跟我们一般学员讲话的。他们认为我们没有资格跟他们讲话。就是佛学会张清溪他们那一票都是这帚滿C37:30.。打一个电话给我说:“为祥啊,你从山上回来了,你辛苦了。”什么的。我就故意装,跟他们半哭半闹的对他们说:“老韩他们对我很坏哦,他们怎么帖蝷\屆C把我丢在机场里哦。如果不是两个同修韺琚A我一句英文都不会说,当天也没有飞机了,只有一班也开走了。我说你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飞机场,然后也没地方去,后来那个同修不忍心就把我带去他妈妈家里呆了一个晚上,然后你看第二天他们就要绑架我,我好不容易回到台湾来了。”然后你看他们那嘴脸,就装的很可怜。知道他在演戏。我也在跟他们演戏。他说:“真的。”我说:“真的。”第二天他就打电话来了,他说:“为祥啊,宏先生叫我跟你道歉”。我故意说:“谁?”他说:“宏先生让我跟你道歉。”“噢,算了,过去就算了。”他说:“为祥,师父让你带的那个字条呢?”我说:“撕了。”我说我做了一个|,|见满天的佛道神跟我要思维传感。然后我就一下子就嚙穭F。我说:“本溪,我是第一次才感受到什么叫思维传感。所以我黻_来了。我就把它撕了。我想は宦袀u的,也没有什么署名。我就算讲了也没人相信我。你看今天碰到的事情也没有人会相信啊。所以我干脆就不管了,我就把它撕掉了。”他说:“你怎么敢把师父讲的话撕掉啊!”我说:“是没错。可是领悟。师父一讲完就马上把那张纸拿走了。他跟我说拿回去影印呀。我想既然影印了,我就没话讲啊,那还要我干嘛啊。影印都影印了。他们要传他们去传。他们要发,要他们去发好了。佛学会发也行啊。我说跟我有什么关系呀。如果他们没有这一份资料,我当然是要讲的啊。可是他们都已经影印了,我还说什么。我就把它撕了。”他就说:“啊!”然后他们就没有再打电话找我。只是后来一两通有。
然后我是看这个网站我才知道,说有台湾佛学会的人去到山上见师父。说转法轮的事情。师父说:“那就印呗。没想到
39:55————40:31。
他们就问我。他说:“为祥,你到现在还在看这个网站啊。我说没有。他们问我刚刚都写悔过书了耶”。我就装的神经兮兮的我说:“我说你赶快去问冯春梅是不是真的。”他说:“假的,你不要相信,都是捏造的。都是特务乱写的。冯春梅不会干这种事。”我说:“知道,你赶快告诉她,冯春梅自己可能还都不知道。”
他说:“我刚从山上下来。”我说:“真的。师父跟你说什么。”他说:“你这个岸l,我怎么跟你说呀。”“噢,那就不说”。他说:“师父有说了让我们要悟一悟。”他说叫我去悟一悟。我说 :“我悟什么,上山的又不是只有我,我说你也有上山。上山的人那么多,什么只要我悟啊。”我就这弩禰L们装疯卖傻。后来他就跟我说:“好了不要在看了,怎么帖蝷\帚滿C”就挂掉了。就再没和我联络。他知道我没有信息了。后来他们就给我造谣了。就说我邪悟了,有给我贴了黑名单,到处去传。我心想:“将计就计。这个时候正好我懒的跟他们惹气,我也没那个精神。现在想到师母了。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21-3-30 04:08 
199.249.230.147
頂部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273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58

發表於 2021-3-25 10:43
65.49.38.138
#11
私人訊息
師父在臺灣的弟子楊爲玲:轉

(第一個錄音)
海內外全體法輪功學員 : 今天是已丑年中國農曆新年正月初一日。
我是台灣學員楊為玲,給各位至親致敬的同修拜年,能夠做同修,是因為我們有師父。不知何時 ? 大夥兒能夠見 師父,當面向 師父跪行拜年大禮。 師徒分離十幾寒暑,至切至盼。
中國人過年的時,更愛聽戲、聽故事。漫悠悠的歲月 ; 曹雪芹、羅貫中、蒲松齡各自說了故事,說了大戲。沒想到,我們的「美歌網站」擠進西元兩千多年巾幗不讓鬚眉也媲美媲美,驚天動地的也說了故事,說了一齣更大的戲,(相信
曹雪芹等等這些先賢大文學家都會跌破眼鏡,她們望塵莫及。 )
此時,讓我想到台灣名歌手童安格的一首歌,他唱著:「……所有的故事,只能有一首主題歌……」。讓我意會到的是所有的生命就看自己最後的選擇。
師父在法理上說過:「正法中有個理:我要怎麼處裡……都是正的。你們記住 師父說的這句話〝我要怎麼處裡都是正的〞〝被處裡的都是錯的〞〝因為那是宇宙的選擇,是未來的選擇〞(這是2003年元宵節 師父在美西的講法。在這片原帶中 師父悲從中來,師父哭了,師父留下了眼淚。這片原帶被「魔學會」下令學員銷毀,冥冥中,有學員靠著天膽把原帶留存下來。各位台灣學員你們現在捧著的這本已經被竄改了的2003年元宵節講法早已不成人形。
2008年5月11日台灣法輪功佛學會在台北的地標「101」旁廣場舉行大遊行時,我帶著用紅筆逐字逐字逐字比對原版2003年元宵節講法的VCD
更正的「2003年元宵節講法」。在壹千多學員眾目睽睽我去找了張清溪,與他談了20幾分鐘,我拿著這本書給張清溪看,我問他:「為什麼把師父的大法書竄改??」「為什麼 師父在原帶裡悲痛哭的部份都變造拿掉了??」我再翻到 師父的照片,我說:理事長我們來看看師父的照片,我說:師父啊!師父,他們把你的法篡改成這樣了。張清溪嚇得把頭往左一撇,硬是不敢看 師父。
2008年5月11日這天我找到張清溪就是為了另一件不小的事,與他20幾分鐘談話裡必然談到這件事,他給了我一句:「那你去告好了」第二天(2008年5月12日)一早,我就直奔台灣台北地方法院詢問櫃檯後買了狀紙,坐下去一口氣完成訴狀,立刻呈遞台北地檢署收狀台,完成了遞狀,當步出地院地檢時,我抬頭看到牆上的電子鐘已是中午十二點五十六分。(一個多小時之後發生了四川大地震)
本案我控告了三名被告:
1. 台灣法輪功佛學會負責人張清溪。
2. 台灣法輪功學員林婕汝。
3. 台灣法輪功學員蔡美齡。
預知此案整個的司法程序進度,容我於後稟明。我意識到此案可能對我生命有危險,因為我迎戰的是一個「佛口蛇心」的邪惡組織,我必須在這關鍵時刻,將所有所有一切真實的實情留下一個紀錄。為玲分享大家一句話【欺世大謊和真正的真相就像口袋裡的錐子早晚會鑽出來的】。
(第二個錄音)
平日裡看,我們的心性修的多好啊!各個都異於〝常人〞,做了那麼多大法工作以為是修練,學貫大法啊!眼看要圓滿,白日飛昇去也!可,師父還在美國基地被挾持、架空、綁架中。有人看的見時還表現得挺自由,事實上,師父早被灌了毒藥,下劇毒,甚至更歹毒的整 師父。 師父的生命和身體ㄧ直處在巨大威脅的危險中,《轉法輪》和所有的書籍、經文早被篡改的面目全非。《轉法輪》在十四年前一出版後就被橫逆篡改,原貌不現。
古高句麗王之警示語:「要躲避敵人,先要躲避自己人。」法輪功裡真的從內部破壞了,邪變了,說著瞞天大謊。還憑什麼罵中共呢?!許多的學員還在狠心的說:「 師父在幫我們承擔業力 」「別管那麼多,就把自己修好,把心性修好,做好三件事。」真是乖乖隆地咚的心性啊! 
我可記得一句話,「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美歌網站」現世揭發「迷惑網」「魔學會」迫害神的歷史故事又在真實中倒帶,看到「美歌網站」怵目驚心的揭露 師父在蒙難,李大師的門徒都去幹什麼去了?!涼薄啊!
談起佛學會這個玩意兒 ; 到底是誰准許它,名正?言順?據過去正確的資料:(現在說個大概)1992年5月份 師父在長春開辦全國第一、第二期學習班後,中國氣功科研會要求李洪志老師留在北京辦班、傳功,作為直屬宮派的氣功師,並成立直屬的法輪功研究會,作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的分會。
1993年中國氣功科研會正式批准法輪功為其直屬宮派,並成立法輪功研究會,還授與李洪志老師為直屬氣功師。
李老師在中國辦班也只是兩年半的時間,從1992年5月至1994年9月。
1994年9月就已經通知中國氣功科研會: 說明法輪功經後不計劃在中國辦班了。1995年在國外傳功也結束了。
1996年3月,向中國氣功科研會提出正式報告 ; 申請退出中國氣功科研會,停止氣功班的活動。並得到了中國氣功科研會的確認。(不再做任何氣功師的工作,完成了退會手續。)因此從退會的那天起,法輪功研究會就不存在了。
當時中國氣功科研會聽取退會會報的兩位副會長是張健和及邱王才先生。
1996年3月研究會已經不存在了,為何「法定」這篇經文中有這麼一段:「告訴大家,除了我正式出版的幾本書和我署名有日期的短文由研究會發到各地的之外,私自整理的都是在亂法。」日期寫著1996年6月11日。原來早就已經開始挾天子已令諸侯。
『法定是被師父否定的經文』,『已經說明了〝法定〞是一篇假話經文,師父寫出來出來就是經文,怎麼能給法定成〝由研究會發出後才是經文〞』 ( 1996年3月退會1996年6月『法定』出現 )
舍妹楊維祥在2007年12月因看到「美歌網站」,非常非常擔憂 師父毅然決然上了基地,此事引起的軒然大波,衝擊之大不可言喻,真可謂轟動武林驚動萬教。她帶回了一張「經文」。這篇「經文」原稿正本在三位女同修的見證下撕掉了。2007年12月這三位女同修事先得楊為祥告知她要去基地一趟,三位女同修中的兩位就是告知楊為祥「美歌網站」的恩人。
2007年12月29日楊為祥夜間十二點多飛機飛抵台灣桃園機場,此刻發生一件幾乎要綁架楊為祥的事情,( 這件延宕了整整一年的懸案 ),楊為祥之所以拖到現在還沒有公開站出來,她當時想給洪吉弘一個自己向師父懺悔的機會,以致耽擱到今天。( 2007年12月29日半夜時分楊為祥一出境,洪吉弘帶著厲劍芬( 千真萬確的是厲劍芬 ) 他們堵注楊為祥,拉扯她的行李,主要的目的呢就是想搶那張真正的原版經文,他們三個人在出境處外面大聲爭吵,楊為祥就是不給洪吉弘那篇經文,(洪吉弘和厲劍芬在台灣,在大洋洲的這端,他們怎麼知道有這篇經文 ? 他們怎麼知道楊為祥的班機以及楊為祥到達台灣桃園機場的時間,那麼能掐准了時間來堵人,楊為祥妳!真是活見爛鬼了!)
楊為祥要上客運時,洪吉弘和厲劍芬居然連開著車來的那個男同修都不顧了,兩人也趕緊買了客運車票,跟著楊為祥上了客運,三個人在車大吵起來,到了台北松山機場,洪吉弘和厲劍芬居然又要擠上楊為祥叫的回家的計程車,楊為祥這時大聲地叫司機〝報警!〞〝他們要綁架我!〞,洪吉弘和厲劍芬這才不敢硬是擠上計程車。這是2007年12月29日半夜當時現場,我只說個一個大概狀況。
還在台灣桃園機場等客運時…….. 以下是洪吉弘對楊為祥說的三句話:
「山上那個人,
那個肉身,
你相信是 師父 ?」
楊為祥大聲回洪吉弘:「對!我就是相信 師父!」洪吉弘一震:「嗯,很好。很好。」(這時候,厲劍芬站在旁邊,聽到洪吉弘敢如此糟踏 師父,她竟然無動於衷!)據楊為祥的描訴,洪吉弘當時的那張臉非常非常邪惡地扭曲在一起,真是可怕極了!( 所以啊!2008年5月11日在台北「101」旁廣場大遊行的時候,我也跟張清溪說過幾句話 : 我說啊!「我們一天到晚跟中共的公安、跟所有的勞教所……說著〝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善惡必報!〞」你記住!我告訴張清溪我們法輪功裡每一個生命都會面對〝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善惡必報!〞我相信距離宇宙裡最大的一場〝三曹對案〞大對質,這一天相信已經不遠了。)
此處用「三曹」只是ㄧ個比方,三曹者:天曹、人曹、地曹(陰曹)。「三曹對案」出現在民間傳說:人死之後喝孟婆湯、過奈何橋進入酆都鬼城、經十殿閻王、由鬼司審斷再人間的一切好與壞、罪與過、執法嚴明,寒氣竣厲森嚴。
( 2008年鼠年農曆大年初六,我向板橋一位同修問到了板橋的區輔導蔡守仁的手機電話,我打給他,她突然聽到我是楊為玲,蔡守仁突然愣住 ; 立刻表示 :「 為玲,對不起 ! 我一直想打電話給你,跟你說對不起 ! 」我說 : 「你自己知道啊 !
蔡守仁 ! 我沒聽過你的名字,更沒見過你,你把我用3366信箱發到全臺灣 : 「 以楊為玲為首和符文龍聯手傳播〝邪惡網站〞……。符文龍這個人我根本不認識,也沒聽過,你就這樣用3366信箱發出去啦 ? 」若不是同修看到告訴我,蔡守仁再害我,我還蒙在鼓裡。」蔡守仁說 : 「不是這樣的,前些時候我和洪吉弘出去,兩個人一起吃麵食,洪吉弘告訴我的,對不起 ! 我也沒有求證。我們去基地時,你妹妹維祥切水果招待我們,對我們很照顧。真是不好意思。」(這就是蔡美齡出賣了我後的傑作) 從鼠年到牛年整整一年了,洪吉弘洪吉弘洪吉弘你快點大聲回答我 : 「為什麼 ?」我楊為玲1999年6月21日得法,多少年來,我從來沒有正式的和你講過話,看你都沒有幾眼,我得罪過你嗎 ?難怪 ! 師父你都敢蹧蹋 ! 我們一個普通學員你以為隨你捏 ?!妳過去做牧師,上帝說 : 「你陷害別人,詛咒會回到你身上。」該記得吧 ! 當時,蔡守仁用3366信箱發的攻擊我和符文龍的MAIL 如果我拿到的話,我一定會把你洪吉弘和蔡守仁一起告上法院 ! 因為我問過中正一分局偵查隊 : 如果我有那張MAIL就可以告你們 !
但是沒關係,「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上帝的公義會審判你 !
這些年來,感謝 〝迷惑網〞做了唯一一件好事,提供給那麼多那麼多的中國大陸的單位、機構、人員、電話、手機,讓我們講真相。沒想到要我們講清地最大地真正真相,就是「美歌網站」揭露 : 師父遭邪持,大法遭法難,2008年11月10日之後,我善用了這些現成的單位、機關、人員、電話、手機,通知「美歌網站」,許多領導或不是領導的 ; 甚至很多百姓,聽到李大師的蒙難和屈辱,他們都很震驚,好多人會脫口而出,叫著 師父或李師父,很多可愛、可親的中國人說 : 李師父是好人 ! 我會馬上留下眼淚。〝北京110〞、〝北京新華社〞、〝反邪教學會〞………。「美歌網站」我都通知到了。最重要的,希望他們知道「美歌網站」的,儘快通知他們的上級上級領導,通知他們身邊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最有資格、最有權利知道 師父被軟禁在美國的基地、被挾持、被架空、遭到殘酷的迫害、被灌毒藥、被下劇毒、衝著2003年元宵節講法原版的VCD裡,師父悲傷的哭、痛心的留下眼淚,從這些現象已露出端倪。
我.六年多對中國人講真相,從東到西,從北到南,南腔北調是一籮筐。結緣了太多太多的公安部、公安局、派出所、國保、國安、監獄、各地檢察院、各級法院、各級人民政府、還有勞教所、洗腦班、精神病院、醫院、………為了講真相無數次的發生言語交戰,但往往是不打不相識,時間久了,彼此都能感受炎黃子孫天涯海角那份怎麼都改變不了的民族情懷。吾師是中國人,師父想念中國如今飄零異鄉,師父惦念中國故鄉人、故鄉土、故鄉水,師父惦念學員,這一切的思念情懷,我能深深體會,愛屋及屋嘛 ! 所以我也好愛每ㄧ個中國同胞,好珍惜每ㄧ個聽到我電話的中國父老兄弟姐妹。
藉此牛年,新春大吉 :
祝福中國同胞
新年愉快 !
全福圓滿 !
祝福中華民族更加發光發熱 ! 中華文化雄心高遠 澤被萬方
吾師也想念台灣, 師父最大心願能再來寶島台灣 。十二年前,1997 民國86年 師父蒞臨寶島台灣。
(第三個錄音)
在2007年12月29日之後,大約是半個多月,佛學會瞥的實在是瞥不下
去了,就把基地的李英發給佛學會的〝那篇經文〞的影印本向學員發出了。( 全球學員請大家一起憑生活經驗法則共同研判、琢磨琢磨,這篇經文發出背後的因素。)
按照佛學會的慣性,按照佛學會那個假的『法定』那篇經文的說法,這樣發出去也不對啊!這篇經文是 師父一個字一個字口述叫楊為祥記下來,叫楊為祥帶回台灣。 希望將來全球法輪功學員能看一看這篇經文的原稿,雖然正本原稿撕掉了,但是在撕掉之前楊為祥留下了一張影印本,經文上面原稿沒有日期,更沒有師父署名,更不是 師父交由佛學會,結果就發出去了。
楊為祥說她當時是跪在 師父面前, 師父口述一個字她記下一個字。寫好之後呢,李英立刻說要拿去影印,影印好,李英拿過來把原稿還給楊為祥的時候說:「剛剛 師父改了幾個字。」 楊為祥不清楚 師父是加了幾個字 ? 還是改了幾個字 ? 楊為祥並沒有親在場,也沒有親眼見。
「經文」是這樣的,開頭的第一句話是美歌沒有做這個網站。
1. 姓唐的是特務,我們一直在尋找他。
2. 所有看這個網站的都是在走邪路,離師離法。
3. 所有傳播這個網站的都是在毀大法弟子,儘快挽回自己的損失,挽回給學員造成的損失,挽回對大法弟子隨師正法的干擾與犯罪行為。
(最後一句話,那個〝對〞字和〝的干擾與〞四個字是加上去的)
接下來我要唸的部份,大家可以一起交流。 『……因為很多時候的意思會跟表面的話相違背,我們都是知道話中到底是要說什麼意思,我們就按照話的意思做』再來一段『大法弟子只能相信 師父,而不是相信 師父的話,但是要聽 師父的話,但是具體做事情時要按照 師父的真正的意思做,而不是按照 師父的話去做。』各位廣大的學員,讓我們一起認真的思考,認真的明白一下「淘沙」,2008年5月11日我在與張清溪談話當中,張清溪叫我不要看他口裡所謂的那個「邪惡網站」,我問張清溪說 : 「理事長!現在看「美歌網站」的人多不多啊 ?」張清溪回答 :「哦,很少啦。」 我就說 :「 哦!就這麼幾粒沙子被淘汰啦!」 把他氣的……。

(第四個錄音)
『有真經文有假經文,而真經文中又有〝真話經文〞〝假話經文〞之分』『〝法定〞是被師父否定的經文』『傳功講法結束後,95年5月22日發表的第一篇經文〝真修〞』『2003年就徹底否定了〝真修〞中的那ㄧ個說法』
「真修中有一段: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心,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裡,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裡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ㄧ點還痛苦的不行,你們知道嗎 ? 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得苦,而你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 ? 你能把心裡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 ?」
可是在 師父2003年6月22日於芝加哥講法時說 :
『有很多時候我講,邪惡的生命與舊勢力利用正法未到之前與高層天體下來造成的間隔往我這兒扔業力與宇宙中及世間的腐敗物質全部叫我來承受,讓我給消。……他們說你跳到糞坑裡來了身上能不沾糞嗎 ? 他的意思是說呢,這塊兒就髒……。你來了能沒有這些事嗎 ? ......正法中所遇到的包括所有不是正法中我所要而強行為之的,才是真正的正法阻礙,……所以他們說你跳到糞坑裡來能不沾糞嗎 ? 』
『那糞不是麻煩與障礙,其實真正的糞正好是它們舊勢力與一切強加于正法的生命,所以正法的真正阻力恰恰是它們。左右低層生命為其所為,視三界內生命如草芥……』
『人間本來就是非常美好的,人這裡不真髒,恰恰是那些宇宙高層空間的神認為人這裡骯髒的那一面才是真正的糞一樣髒!可是現在多少〝大法弟子〞都是在抱著這樣的〝真正的糞一樣髒〞的觀念!』
『是誰給你灌輸了這樣的〝真正的糞一樣髒〞的舊勢力的觀念 ? ......是誰在摧毀你的正念 ? 是誰在毒害宇宙眾生 ? 是打著法輪大法師父名義的〝真修〞經文』
『那麼再想一想 ? 法輪大法的 師父願意這樣做嗎 ? 不願意這樣做卻還不得不這樣做,被迫不得已,這是為什麼 ? 有人還要把責任往法輪大法 師父那推,還要說〝 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卻不想想他們自己就是生生世世在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
『一直有些學員啊!當然我講的話也包括中國大陸的學員,就是說,嘴裡在講:我們要跟上正法的進程。 師父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其實真的需要做什麼的時候我不一定明說這就是新形勢〞。大家知道,證實法中確實有一個形式的變化,這是必然的』
『 師父在正法和沒正法之前是不一樣的,任何事情做和沒做,以致在做的過程中,都會漸漸的在變化著,範圍廣的事就會有一個形勢的變化 』
我們再看2003年元宵節講法 ( 在美西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 師父講的這一段 :「你們知道就單單的這一個〝修練〞的問題,在地上是多複雜的講!到了高層次上就簡單了,是吧!在龐大的宇宙層次中,都在講〝修煉〞〝要吃苦〞〝消業力〞可是我告訴你們 :在宇宙超越了很高層次之後哇…….沒有這概念,什麼消業啊!什麼吃苦啊!什麼修煉哪!……他沒有這個想法,他就是一種【選擇】宇宙高層次上就是這麼一個理〝我選擇了他〞就是這個理〝修煉 ?〞我沒有叫他修,修什麼!我要把他洗淨,從一步一步的往上洗淨,就是〝洗淨〞!……」
(第五個錄音)
『學大法是什麼 ? 他們只想從大法中獲取,把大法當作保護傘,在得知《轉法輪》等大法書籍與經文遭到篡改後,他們在幹什麼 ? 在他們的師父遭難時,他們幹什麼去了 ? 等待著天上掉下餡餅來嗎 ? 等待難一結束就去圓滿嗎 ? 我真為他們擔心 ; 他們不知道他們真正生命的處境有多危險哪!三件事是邪靈全面轉移大法弟子注意力,侷限封禁大法弟子護法能力的工具。三件事沒有ㄧ件是為 師父做的,沒有ㄧ件是為大法做的,沒有一件是在助師世間行,可是做為大法弟子,你不應該好好考慮 ; 如何為 師父為大法做些什麼嗎 ? 目前的這種狀態,三件事中的每一件事都可以不做了。保護 師父,保護大法是最重要的,這是大法弟子的永遠責任。』
14年了佛學會策動篡改《轉法輪》,把中國古聖先賢的造字和語法變異的改造。明明是磨煉,(鐵杵磨成繡花針)為什麼要變異了〝魔煉〞。所以,相形之下,骨子裡分明就是〝魔學會〞別再說學員看「美歌網站」會形神全滅,會淘汰,好嗎 ?
學員長期的付出大量金錢、付出家庭、付出了時間、付出了太多……事情發生了,不想也不敢勇敢承認,不敢承擔面對,大家〝怕〞〝美歌〞的真實對他們衝擊的力道太大,〝負荷不了沉重的壓力〞,加上〝魔學會〞長期淫威的控制學員,已經形成了習慣性的〝怕〞〝不准說〞〝不要問〞〝不准談〞〝重大訊息看明慧網態度〞學員普遍地畏縮和害怕,最明顯地完全沒有自我,完全失去獨立思考、辨別是非對錯的能力,所以,出了這麼嚴重的法難,對師父的狀況不顧,對師父也不信了。
各位學員想想,在高舉〝人權迫害〞大搞〝人權聖火〞時,師父還飄零在異鄉,
被挾持在美國的基地,遭遇悲慘的〝人權火坑〞的迫害。4、25前前後後 師父一直背著黑鍋,到現在還在被中國政府通緝,罪名是顛覆國家之罪。還要 師父承擔億萬學員的業力,還在教唆學員「以法為師」圖以「以法為師」綁架、架空 師父,取代 師父,作為奪權、篡權的工具。還在灌輸學員「 師父法力無邊 」學員越相信,它們更冠冕堂皇、肆無忌憚、無法無天,比主子還主子,挾持主子,瘋狂蠻幹著一切喪盡天良…….掩蓋著一切喪盡天良……,大傻子學員還在迷迷糊糊對中共 講清真相 ‚揭露邪惡 ƒ證實大法 „救度眾生。殊不知!邪惡虎視眈眈已經登堂入室就在你身邊啊,自己救自己都成了大問題 ? 還能救誰啊 !它們要掌握 師父的正法啊!所以禁看「美歌網站」就是有問題。禁看「美歌網站」更顯〝魔學會〞容不下一點和自己觀念不一樣的弟子,〝魔學會〞〝迷惑網〞,對師父的殘忍、狠毒、手段卑劣,學員們你們真的不理不睬、不聞不問、置之不理,〝魔學會〞〝迷惑網〞它們衝撞了中國人敬畏天、地、君、親、師的固有道德傳統。
為了度他們,就該讓師父遭這麼大的難 ? 不對!這些難必將由他們全部承受。
如果:〝修煉〞是不斷地去執著心的過程,那麼:〝常人〞就是不斷地糾正過錯的過程,我是〝常人〞嗎 ? 自己問自己 !
他們為什麼要如此對待 師父,為什麼是必須打著 師父旗號來壯大自己 ? 究竟是誰在主使 ? 誰在主導 ?背後的陰謀因素究竟為何 ? 許多的傷害已造成,畢竟也是事實。
全世界法輪功學員與中國政府全面對立的仇恨,整個國際社會不解,但也唯有中國政府能解此套,因為,中國,因為你叫做中國!為保中華民族,為保中華文化薪傳 ; 千千、萬萬、億億的中國人更應責無旁貸的盡全力關注。
2008年6月23日我以航空掛號 ( 60元郵資收執聯為憑 )將營救 師父的〝伸冤大狀〞跨海呈遞中國國家領導人胡錦濤先生為了讓此信順利寄達。並從正
面突破〝魔學會〞封鎖、阻饒「美歌網站」。不讓他們得逞阻擋世人明白真相。遂想了一個辦法 : 在中型黃皮信封的背面如是敬託 :
(可另存圖片 放大收看)


為救吾師的〝伸冤大狀〞如是寫 :
(可另存圖片 放大收看)


此信寄出後,我以中華民國國民赴責任的態度,將此信和郵資收執聯影本親送有關單位,並予報備。
精進要旨「安定」……可通過正常渠道向各級政府或國家領導人反映。
精進要旨「昭示」各地大法學會 : 用和平方式向中國政府申訴我們的真實情況,這絕對沒有錯,但是作維修煉人我們也絕不採取任何過激的行為與言論……本著善心向世人,向政府講明真相與善意申訴中,做得都很正。
(第六個錄音)
2008年5月12日我向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控告被告三人
4. 台灣法輪功佛學會負責人張清溪。
5. 台灣法輪功學員林婕汝。
6. 台灣法輪功學員蔡美齡。
原始起因 : 欲燒師父經文。「法輪大法美歌天仙論壇」奇遇記。是偶然是必然。
原告人訴訟主旨 : 林婕汝、蔡美齡配合〝佛學會〞散播楊為玲已被〝佛學會〞定為〝共特〞,對原告造成毀謗名譽,精神巨大損失。
散播時間 : 2008年5月3日下午1時三十分。( 5月3日以後仍在散播。)
地點 : 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現場。 由台灣法輪功佛學會主辦的「呼籲中國共產黨3,600萬黨員退黨活動」。
( 治安機關登記有案 )
案情經過,於此拉開序幕 :
2007年11月10日學員黃淑珍 ( 板橋 ) 早上八點,非常氣憤地打電話給我 : ( 煉完功回到家) 前一天晚上讀書會,板橋的區輔導通知 : 要買幾本新書,手邊的一些零散的經文,佛學會找到適當的時間、地點再集中燒掉,當時旁邊一位得法一年多的男同修還說 : 「當年中共燒法輪功的書,怎麼我們也要燒。」淑珍說 : 前不久才買了一萬多塊錢的一套精裝本,我瞞著老公買的。既然是師父經文,而且還可以讀為什麼要燒掉,又要再花3,000多塊錢。於是我說 : 我打電話問問其他同修。
我打電話給郭錫揚同修案外一章啊 ! 沒想到獲得了驚天動地的「美歌網站」。我馬上回電給淑珍,我們立刻約在板橋圖書館,在那上網看「美歌網站」,我看到的第一篇「 請大家幫幫我爸爸 」我整個人有如二十四節氣「驚蟄」雷鳴動,振起而出。( 以每張二元,我先印了十幾張。)
從2007年11月10日開始,我斷絕了一切表裡不一、騙人勾當的一切〝假〞法輪功的活動。( 從此再也不講迫害和促中國人退黨、退團、退隊及傳九評的電話了。) 請問大家 : 還有比師父更重要的事嗎 ?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
2007年11月10日 : ->代表的意思是甲告訴乙
郭錫揚 -> 楊為玲 -> 黃淑珍 (板橋)
2007年11月12日 :
楊為玲 -> 蔡美玲 (板橋)
蔡美齡學員經我告訴她 ; 很快她和淑珍看到了由另一同修電腦發給的2003年元宵節講法原帯 (有 師父哭的)。淑珍說 : 美齡看到 師父哭的時候,她也哭得好難過。美齡告訴我,她有兩三次不具名發MAIL給「北美」「明慧網」質問 師父在首頁上的照片……自此蔡美齡好幾次幫我印了「美歌網站」的內容 (含 16篇經文 )我均已一張兩元付給她費用,一共一百多張。( 其中有用到台北recipes機關和該機關主官姓名的資源回收紙作為證據。她從這裡退休的。我準備最後提供給檢方參考證明她的說謊部份。)大約一個禮拜之後,蔡美齡倒回了〝魔學會〞把我出賣了,在讀書會上又哭、又交心、又認錯,郭錫揚被告到北美〝魔學會〞。
真是「養老鼠咬布袋」。
2008年5月3日之後,5月11日之前的某天,蔡美齡和黃淑珍通電話時,蔡說出了2008年5月3日在總統府前面凱達格蘭大道中共黨員3,600萬退黨活動現場發生的 : 林婕汝和蔡自己向一些同修散播楊為玲已被〝佛學會〞定為〝共特〞了,蔡美齡叫黃淑珍不要再跟為玲聯繫,黃淑珍把這段原原本本的告訴了我。

2008年大約是二月份 :
楊為玲 -> 劉美蘭 ( 從南港搬到汐止 )
什麼狀況之下我告訴劉美蘭「美歌網站」?
自2007年11 月10日看到「美歌網站」後,我更是停掉了每星期六固定輪班在台北「故宮」針對中國大陸觀光客 講真相傳九評促中國人退黨、退團、退隊。劉美蘭連續地一直催我去「故宮」,我一直委婉拒絕,她一直問我到底為什麼不去故宮了 ? 她猜了好幾個不去的原因,最後,拗不過,好累喔 ! 我就告訴了她「美歌網站」,結果 ! 劉美蘭又出賣了我,在讀書會上傳。又一個「養老鼠咬布袋」。
戊子年鼠年,好多的「養老鼠咬布袋」。考驗出大法弟子自以為不是〝常人〞,
自以為高層次啊 ! 所以「滿飯好吃,滿話少講。」
有兩個女學員,剛開始看「美歌網站」時,一副正氣凜然,拔刀相助 ; 對我自稱 :是「真修弟子」,二人通知幾個看「美歌網站」的學員 : 把《轉法輪》丟了、把所有的法輪功的衣褲,外套,圍巾全丟了。把法輪功徽章也丟了。通知到我時,我問 : 〝小蜜蜂〞也一起丟嗎 ? 愣住 !回答不出。幾個大傻子真的去丟了。結果這兩個真修弟子很快地又倒回了〝魔學會〞把自己給丟了。也是又懺悔、又交心、又重新煉功了。( 還是想做老大的心理 ! )並且很緊張地把它們印的所謂第一版第一刷的《轉法輪》開始一個一個一個教學員交還給他們並退錢,他們收回去燒掉,向〝魔學會〞表態,.有的學員起先捨不得交出來,被24小時的逼催,有的被上門堵人,或在學員回家的路上賭,就是要收回。他們還問楊維祥 : 「你姊姊的書 ?」 楊維祥說 :「 你們是看我好欺負,我姐跟我可不一樣,你們最好不要去招惹她。」他們就不敢騷擾我,想收回門兒都沒有 !
楊為玲 -> 林婕汝
楊為玲根本沒有告訴林婕汝「美歌網站」,她卻做〝魔學會〞的劊子手、打手,
公然在我背後放冷槍,污衊我是〝共特〞,是誰給她做靠山 ? 是誰給她撐腰 ?
林婕汝這樣的純粹假冒大法修煉人的自甘墮落,自己沒品沒格,還迫害修煉人的格。
林婕汝污衊我〝共特〞的事情,信義區的學員黃年香從側面聽到後,立刻打林婕汝的手機問她 :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同修 ? 說為玲是〝共特〞! 林婕汝在電話裡嚇得吱吱唔唔。 ( 後來在檢察官面前為了自己脫罪極盡狡猾詭辯 )黃連香還告訴林婕汝:這麼多年你不是不了解為玲的個性,她沒有做的事,你污賴她,你想她會放過你嗎 ? 你忘了前一次她去SOGO百貨公司找你算帳的事 !
我楊為玲,「美歌網站」一共告訴三個同修,兩個同修出賣了我,一個同修成了我案的證人,但這個證人明顯地嚇壞了,從張檢察官判 : 對被告三人「不起訴處分書」(中華民國 97年10月9日偵字第20758號) 和 高等法院高檢署給我駁回(中華民國97年度上聲議字第5745號 )兩件看出,我感覺得出黃淑珍的害怕和妥協,所以,我在〝聲請再議〞和 向檢察官、檢察署、高檢署、最高檢察署上呈陳報申訴中我要求檢方,既然不公不道維護被告三人,那麼就送佛送上西天,判我楊為玲以誣告罪起訴,並昭告天下,徹底維護司法尊嚴。我也知道我案檢方不願實質地去碰觸,我知道因為張清溪崇高的社會地位和崇高的社會背景。我更知道 : 小偷在法官面前不會承認自己是小偷的。我也深深知道人性裡面最卑賤的不誠實、欺善怕惡、雙重人格的糟糕法則。你們以為檢察官袒護你們是好事 ? 你們的假道學、偽善、偽修把檢察官拖下水,你們會不會毀了檢察官未來能得法、修煉的寶貴生命,自己位置的擺放 ! 你們被告三人想過沒有怎麼挽救 ? 你們還救度眾生呢 !
因為「美歌網站」,台灣的法輪功裡真是聞「美歌網站」而變色,風聲鶴唳,禁若寒蟬,學員們因為〝〝魔學會〞通達,嘴裡就附和著說 : 「邪惡網站 …………。」就像一群沒有大人的野孩子。許多學員不得不暗中看「美歌網站」,明明知道那麼多的不堪、不正當、不正常、反常地……離師離法、陷師父與大法不義。卻來個全副地 : 不動如山。視之不見。聽之不聞。聞而無嗅。是不關已,高高掛起。
眼耳盜鈴。自欺欺人。說穿了,一個字〝怕〞。
所以善良的人,不自知地隱藏著 : 殘酷。冷漠。貪婪。無情。不正義。沒是梅非。懦弱。欺善怕惡。過河拆橋。忘恩負義。罔顧良心。自私自利。好大喜功。
欺上瞞下。見獵心喜。見之不義,危而不救。色慾薰心。巴結、縱容那〝魔學會〞。
背後冷槍欺侮同修。不人不義裝做無事。助紂為虐為虎做倀。以假亂真竊用大法
。社會觀感家務不盡遭人非議。生活習性常人嗤鼻。開口閉口救度救生。閉口開口常人常人。
做人啊 ! 得講良心 ! 每個人都要想好將來拿什麼給自己送終 ? 大概不食人間煙火地高層次的學員一定沒被分享過一針見血的這幾句。
真修之士,事不可妄為,機不可妄動。天道無親,常與善人。人道不修,妄想飛昇,飛到一半,解體爆炸。
也難怪林子大嘛,什麼鳥兒都有 !
第七個錄音
我案進入司法程序之全過程
我相信司法是民主法治國家,公平正義社會的支柱。
因為司法人員是國家的律師,人民的權益得受司法保障。
(以下97是指中華民國97年)
(一)97年5月12日向台北地方法院呈遞告訴狀。
(二)97年6月6日赴台北中正一分局偵查隊依據我的告訴狀作筆錄。
(三)97年6月7日依據我的告訴狀,鞋童學員黃淑珍赴中正一分局偵查隊,做證人黃淑真的筆錄。
(四)97年6月26日應張檢察官在台北地檢傳訊,我當庭呈上事先準備好的15頁陳情報告。報告的題目是【法輪功修練變調】
( 這是唯一的一次檢察官傳訊。本次檢察官問話簡簡單單10分鐘就結束。)
(五)97年6月30日我二度親自送呈報告給張檢座。
因97年6月26日應訊時,張檢座要我去找被告林婕汝、蔡美齡的出生年月日和身份證字號,張檢說以利傳訊二人。如有困難要儘快告知,但要認真找。我去問了3天,真的有困難找不到,97年6月30日我趕快呈報張檢座。(我心裡想,難道張檢認識張清溪 ? )
(六)97年8月15日(中元普渡日)我又親送陳報表共計9頁。我為了不至於把我案特殊之壓力全部推委檢方,而主動要求檢察官我要與被告三人張清溪、林婕汝、蔡美齡當庭對質並當面對質。擬對張清溪對質的部份,我照著8個關鍵問題;
要當庭問他。結果…….我遇到了銅牆鐵壁的檢方,及至到了高等法院檢察署、最高法院檢察署,就像我追問台北地院地檢署張檢座 : 為什麼 ? 究竟是為什麼剝奪我和被告三人當庭對質、當面對質的機會和權利 ? 讓檢方給予被告三人不
起訴處分,僥倖又狡賴,免負一切刑事責任,以為頭過身就過 ?
(七)97年10月15日收到張檢座發下不起訴處分書。( 97年度偵字第20758號)
(八)97年10月15日我連夜完成10頁的「申請再議」書狀 : 就不公不道的偵字第20758號向張檢提出15個關鍵合理質疑,請說明之。結果我得到冷凍處裡。
(告訴人接受本件不起訴處分書後得於七日內以書狀敘述不符之理由,經原檢察官向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聲請再議。)(我不願等七日第二天我就送達)
(九)97年10月20日再呈申訴陳報王添盛檢察長,第二天方知王檢察長八月份已調他職。 ( 有收狀戳記為證 )
(十一)97年11月17日收到高等法院高檢署應予駁回處分書(97年度上聲議字
第5745號)
(十二)97年11月18日我針對認為原則上「王法條條不徇私的鐵律,分別覆函」
地院地檢、高院高檢。我強調兩句話給檢方 : 「我放天不放,我容天不容」此處的〝〝我〞指檢方( 有收狀戳記為證 )我給台北地方法院和高等法院檢察署的覆函 :
我是楊為玲,對鈞上若有冒犯不敬之處,敬請鑒諒。
ㄧ. 97年11月17日清晨五時許,我於夢中赫見三個字「包青天」。
二. 97年11月17日下,接獲高檢駁回之處分書 ( 97年度上聲議字第5745號 )
三. 97年11月17日晚十時正,在「華視」頻道,猛然驚見「包青天」( 原來華視今天第一集開始,重播「包青天」)
四. 本人對被告張清溪、林捷汝、蔡美齡三人,提告之基礎理由,絕非子虛烏有。
五. 記得包大人說過 : 「人間私語,天聞若雷。」
六. 在世時,每個生命都要被自己說地話,所做地事負起全責。
七. 浩瀚宇宙,冥冥之中,必有公道。
再次 懇請鈞上見諒吾之駑鈍。
楊為玲謹呈 97年11月17日
晚十時三十分
( 姓名上蓋我私章 )有收狀戳記為證

續前(十二)
(十三)97年12月8日我再親呈陳報訴狀 ( 共九頁 ) 「一鼓作氣,再而不衰,三而不竭。」再度邁入最高法院檢察署,這是更高層的清剛竣厲的司法殿堂,我用從小父親教我背誦過地古文《左傳》曹劌論戰,來繼續打這場戰役。我請問最高檢 : 《左傳》「曹愧論戰」文中 : 魯莊公曰 : 「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我邁向高院高檢要的就是一個合情合理,有錯嗎 ?
因為我挑戰的是一個矇蔽世人多年,佛口蛇心恐怖邪教組織。這個案件,對在意者很痛。很在意的,就是痛處,就是致命。特別從地院地檢張檢察官這一路避重就輕,迂迴不直接,對我案起蚥]術般的轉移作用,對提告人的強硬不公不道,對被告三人給予僥倖、狡賴並輕易規避法律責任淂逞,給予被告三人不起訴處分。我之生命是有著危險威脅的,雖非立即,亦非危言聳聽。
仰望最高檢明察秋毫。提告人有絲毫虛言謊語,或子虛烏有,或胡亂攀誣,絕不會寬貸。我自97年5月12日的原始訴狀,乃至後續連連上呈陳報如若經查句句屬實。 (共計六份) 伏望最高檢鐵面無私。執法如山。( 有收狀戳記為證 )
(十四)

(十五)地院地検、高院高檢,硬是紙上作業,掐著我的脖子,按著我的頭,
結果完全沒有讓我陳述的權利和機會了。
今天是己丑年農曆大年初一日,至目前還未收到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二次偵查我案通知。(自97年12月23日發文日至98年元月26日(農曆正月初一日),已經超過了38天)
為了我自己的人身安全嫉惡如仇之餘,我必須把握關鍵時刻,留下文字的紀錄。
中國人有句哲理 : 「論理不論和」「論和不論理」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面對被告三人的謊言、造謠污衊,我必須確保我的,人權、名譽、尊嚴,不該給我造成精神上巨大損失。勢必尋求國家司法協助,還我公道。自97年5月12日到今天,整整九個月,我受到的銅牆鐵壁,包庇被告,對我不公不道,逼得我頻頻上書訴狀給各級檢察署,雖然到現在還未釐清被告三人刑事責任,在這新的一年對各位鈞上說聲謝謝,謝謝你們一再接收我的申訴狀,帶給各位鈞上業務繁忙,說聲抱歉。祝福各位檢察官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殷盼中華民國司法 : 智盡其謀 勇竭其力 仁播其惠 信效其中 擇善如流 百姓同感 司法德澤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