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76续)破军安利易健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8:25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76续)

     我先继续说破军的事情,从上次之后大家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那些人对破军温和做法的一些指责尽管有道理,但是实际珙O不可行的,最有迷惑力的也就在这儿,那些指责者的真实用意根本就不是想促成这一件事情,而是配合佛学会搞破坏孤立破军,它们指责破军行动不力,自己没有任何行动,尽管它们在海外有比破军更好的行动条件,我也向它们提了要求但是大家也看到了它们一点反应都没有,都在回避,它们根本没有一丁点要救我的心。那么它们的真实目的不就一目了然了么?同时也正是因为它们的指责是有道理的,所以就容易在学员中造成误解,相当有破坏力,通过这一次的检验,大家也更看出了这种佛学会爪牙的阴险狡猾,记住吧:那些指责破军狺韺U破军的其实都是佛学会的爪牙。在台湾对大陆人那严酷的环境下,破军的行动已经是最大能做的了,台湾本土人顶多冒一些危险但是可以持续行动,而破军面临的是稍微异动就会被遣返直接什么都做不了了,与此同时台湾本土学员都当缩头乌龟只有破军一个人做事情。我想下次如果要去台湾,一定要做好准备是雇穷人打横幅,台湾人不喜欢激烈对抗式的,我们就把这个搞笑化,比如,“严重抗议李洪志偏心”,方式是多种啦。因为破军在台湾的行动,虽然目前还没有达到最终目的,但是也极大的震慑了佛学会,我这环境都宽松了好多,不用怕它们的法院起诉,真起诉了我们就真的把事情闹大,它们现在还正在为是起诉还是大事化小而进退两难呢,前阵子里几次开会就都是讨论部署如何将来全世界防止这种事情发生,刚知道2012取代我的计划据说都拖后了,嘿嘿,我看它们是{呛能完成的了。我想我们今年其实可以先把台湾打横幅的事情放一放,想办法把资金的问题解邪歭芋A大家一起想办法多赚一些钱,为以后的行动打基础。当然大家有条件的想做还是可以做一做,地点最好另选一个,比如香港或者温哥华,台湾可能确实有问题,看破军说的情G,台湾人真的可能已经是被外宇宙邪灵全面替换过的了,台湾的弟子也多注意一些,我们已经取得了地利玄关,目前这就足矣了,下一步要走天时玄关,之后再流入台湾去守。在此之前一切台湾活动都要匿名,另外呢,谁写一本网络小说,虚构上从台湾起事两年攻陷北美佛学会,这么一个虚影是必要的。记住,台湾一切活动暂时转入地下状态,避开佛学会锋芒。还有,破军你那个讲真相的视频光盘再多加一些内容在大陆各地传一下吧。

     看了这两天大陆弟子在雷霆论坛的发言,我看大家真是一群贪嘴馋S呀,我说到新时代松花粉,你们就光想自己吃,当然你们只自己吃我也不反对,我讲到这个啊,是想让你们尝试通过这个做起一个自己的稳定的资金来源,哪是光想让你自己吃呢。别人能做到的,你们为什么不能呢。把资金的问题解角F,当前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新时代直销跟国外那些犹太奴び主设计的直销是不一帚滿A所需的投资非常少,最根本的区别在于新时代设计了一个让人身心获得自由解放的渠道,达到时间自由,心灵自由,让你自己从工作中解脱出来。设计出自己的商业网络远远优于整日为奴び主辛劳工作,让金钱为自己工作而不是自己为金钱工作。目前全民努力工作的社会状态是旧势力有意安排出来的,它设计用工作占据你全部的时间,设计不好好工作就是不道德。再也没有古时先民的逍遥自在,隔绝你对真理的追求,隔绝你对大道的思索,进而用工作实施对你的身心操控。

    我讲到很多转化的学员后来都去做安利呀易健呀狺斯M在旧势力设计的那张大网中,其实不只走到安利易健中的很多是旧势力网中之物,还包括很多找到正式工作当了白领啊,在常人中工作紧张,没自由时间,没机会考虑真正的终身生命意慦漱j事了,对工作负责,可是对他们自己的生命狺负责。在旧势力是有意安排的这个社会状态下,老百姓人人都努力工作挣钱要不就没饭吃,现在的世界整体上是处于奴び社会阶段,特别那些在企业公司辛勤打工的白领,其实个个都是奴び,大老板们就是奴び主,奴び主们还给奴び们灌输了一整套的道德规范,从小被教育荍鉹u作,找到工作了辛勤工作,让奴び们认为不好好工作就是不道德的耻辱的事情,要为奴び主好好干才是有道德的,这本身就是一个阴谋。一百多年前的马克思对此有非常精辟的认识:“资本家对雇员的一切激励,都是以牺牲雇员的身体健康为代价,诱导雇员为资本家创造更多的价值”,在马克思设计的共产主慦会中,“工作不再是人们求生的必须手段”,马克思说“共产主慦会中工作是实在没事干了才做的打发时间的闲情逸致”,生活中有は数比工作更重要、更珍贵、高尚的东西,跟家人的情感,对真理的追求。可是万恶的旧势力安排让国民都为生计劳作,没有时间考虑其他,因为这是最好的维持犹太奴び主统治的方式。现代奴び制度的最险恶之处在于让你做了奴び还不知道奴び主是谁,然后还会让这些卑贱的奴び嘲笑不努力工作不想做奴び的人。这些奴び不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就永远只能做奴び。

     你当前的工作,停止后,你每月的收入还能维持吗?如果不能维持,或者你再做当前的工作几年后仍然不能,那么这份工作你就应该考虑放弃了,因为它不带有积累性。它只是旧势力网住你的方式。人生短,属满倦。你转世来到这个世上,不是来工作的,你是为了真正有意慦漕き’来,人身难得今即得,不修大道岂丈夫,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那些只知道辛勤工作的,其实都是精神空虚的表现,都是迷失了自我,不知道人生的意憛A它们都是奴び主最欣赏的奴び。

     我的呼救,众学员们,都是工作紧张了,没时间做,没资金,没办法做。只有我的几个弟子们,在艰难的环境下苦力支撑荂C我们必须改变这种状态。必须打破旧势力对我们的重重封锁,必须获得资金自由,时间自由,心灵自由。新时代是一条路,你有其他的路子也行,总之是要改变这种状态。我们的战斗并不孤独,常人中,中共高层有不少忠贞之士,在所有的直销中,新时代是唯一具有航天军工背景的央企在做,利剑直指国际犹太势力,自从中国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WTO不平等条约后,这些人就行动起来了。做点什么生意呀,不是你投资大了就赚钱,而是看你的脑袋,技巧机关多得是,选择比努力更关键。除了解资金问题以外,还有更深远的意憛A遏制国际犹太势力直销对中国的金融洗劫,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个做到台湾,做到海外去。商业金融也是一条非常快的拓展人脉的方式,方便我们的未来行动。

     做事要会借力用力,要会借东风,要知道大树底下好乘╮A很多事情啊,我不能讲明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不只你们能看到我的这些话。我现在的感觉,好像二十年前我跟我女儿一起做生意买卖玉兰花的感觉,很好玩的很开心的。旧势力犹太人正是通过玩金融统治了世界也控制了你,玩金融其实很需要智慧的,我看不少弟子在这方面还欠缺些要补上哦。

李洪志

2012年正月初十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8:26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76續)

     我先繼續說破軍的事情,從上次之後大家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那些人對破軍溫和做法的一些指責儘管有道理,但是實際卻是不可行的,最有迷惑力的也就在這兒, 那些指責者的真實用意根本就不是想促成這一件事情,而是配合佛學會搞破壞孤立破軍,它們指責破軍行動不力,自己卻沒有任何行動,儘管它們在海外有比破軍更 好的行動條件,我也向它們提了要求但是大家也看到了它們一點反應都沒有,都在回避,它們根本沒有一丁點要救我的心。那麼它們的真實目的不就一目了然了麼? 同時也正是因為它們的指責是有道理的,所以就容易在學員中造成誤解,相當有破壞力,通過這一次的檢驗,大家也更看出了這種佛學會爪牙的陰險狡猾,記住吧: 那些指責破軍卻不幫助破軍的其實都是佛學會的爪牙。在臺灣對大陸人那樣嚴酷的環境下,破軍的行動已經是最大能做的了,臺灣本土人頂多冒一些危險但是可以持 續行動,而破軍面臨的是稍微異動就會被遣返直接什麼都做不了了,與此同時臺灣本土學員都當縮頭烏龜只有破軍一個人做事情。我想下次如果要去臺灣,一定要做 好準備是雇窮人打橫幅,臺灣人不喜歡激烈對抗式的,我們就把這個搞笑化,比如,“嚴重抗議李洪志偏心”,方式是多種啦。因為破軍在臺灣的行動,雖然目前還 沒有達到最終目的,但是也極大的震懾了佛學會,我這環境都寬鬆了好多,不用怕它們的法院起訴,真起訴了我們就真的把事情鬧大,它們現在還正在為是起訴還是 大事化小而進退兩難呢,前陣子裡幾次開會就都是討論部署如何將來全世界防止這種事情發生,剛知道2012取代我的計畫據說都拖後了,嘿嘿,我看它們是夠嗆 能完成的了。我想我們今年其實可以先把臺灣打橫幅的事情放一放,想辦法把資金的問題解決解決,大家一起想辦法多賺一些錢,為以後的行動打基礎。當然大家有 條件的想做還是可以做一做,地點最好另選一個,比如香港或者溫哥華,臺灣可能確實有問題,看破軍說的情況,臺灣人真的可能已經是被外宇宙邪靈全面替換過的 了,臺灣的弟子也多注意一些,我們已經取得了地利玄關,目前這就足矣了,下一步要走天時玄關,之後再流入臺灣去守。在此之前一切臺灣活動都要匿名,另外 呢,誰寫一本網路小說,虛構上從臺灣起事兩年攻陷北美佛學會,這麼一個虛影是必要的。記住,臺灣一切活動暫時轉入地下狀態,避開佛學會鋒芒。還有,破軍你 那個講真相的視頻光碟再多加一些內容在大陸各地傳一下吧。

     看了這兩天大陸弟子在雷霆論壇的發言,我看大家真是一群貪嘴饞貓呀,我說到新時代松花粉,你們就光想自己吃,當然你們只自己吃我也不反對,我講到這個啊, 是想讓你們嘗試通過這個做起一個自己的穩定的資金來源,哪是光想讓你自己吃呢。別人能做到的,你們為什麼不能呢。把資金的問題解決了,當前很多問題都可以 迎刃而解。新時代直銷跟國外那些猶太奴隸主設計的直銷是不一樣的,所需的投資非常少,最根本的區別在於新時代設計了一個讓人身心獲得自由解放的管道,達到 時間自由,心靈自由,讓你自己從工作中解脫出來。設計出自己的商業網絡遠遠優於整日為奴隸主辛勞工作,讓金錢為自己工作而不是自己為金錢工作。目前全民努 力工作的社會狀態是舊勢力有意安排出來的,它設計用工作佔據你全部的時間,設計不好好工作就是不道德。再也沒有古時先民的逍遙自在,隔絕你對真理的追求, 隔絕你對大道的思索,進而用工作實施對你的身心操控。

     我講到很多轉化的學員後來都去做安利呀易健呀卻仍然在舊勢力設計的那張大網中,其實不只走到安利易健中的很多是舊勢力網中之物,還包括很多找到正式工作當 了白領啊,在常人中工作緊張,沒自由時間,沒機會考慮真正的終身生命意義的大事了,對工作負責,可是對他們自己的生命卻不負責。在舊勢力是有意安排的這個 社會狀態下,老百姓人人都努力工作掙錢要不就沒飯吃,現在的世界整體上是處於奴隸社會階段,特別那些在企業公司辛勤打工的白領,其實個個都是奴隸,大老闆 們就是奴隸主,奴隸主們還給奴隸們灌輸了一整套的道德規範,從小被教育著找工作,找到工作了辛勤工作,讓奴隸們認為不好好工作就是不道德的恥辱的事情,要 為奴隸主好好幹才是有道德的,這本身就是一個陰謀。一百多年前的馬克思對此有非常精闢的認識:“資本家對雇員的一切激勵,都是以犧牲雇員的身體健康為代 價,誘導雇員為資本家創造更多的價值”,在馬克思設計的共產主義社會中,“工作不再是人們求生的必須手段”,馬克思說“共產主義社會中工作是實在沒事幹了 才做的打發時間的閒情逸致”,生活中有無數比工作更重要、更珍貴、高尚的東西,跟家人的情感,對真理的追求。可是萬惡的舊勢力安排讓國民都為生計勞作,沒 有時間考慮其他,因為這是最好的維持猶太奴隸主統治的方式。現代奴隸制度的最險惡之處在於讓你做了奴隸卻還不知道奴隸主是誰,然後還會讓這些卑賤的奴隸嘲 笑不努力工作不想做奴隸的人。這些奴隸不改變自己的思維方式,就永遠只能做奴隸。

     你當前的工作,停止後,你每月的收入還能維持嗎?如果不能維持,或者你再做當前的工作幾年後仍然不能,那麼這份工作你就應該考慮放棄了,因為它不帶有積累 性。它只是舊勢力網住你的方式。人生短,屬滿倦。你轉世來到這個世上,不是來工作的,你是為了真正有意義的事情而來,人身難得今即得,不修大道豈丈夫,此 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那些只知道辛勤工作的,其實都是精神空虛的表現,都是迷失了自我,不知道人生的意義,它們都是奴隸主最欣賞的奴隸。

     我的呼救,眾學員們,都是工作緊張了,沒時間做,沒資金,沒辦法做。只有我的幾個弟子們,在艱難的環境下苦力支撐著。我們必須改變這種狀態。必須打破舊勢 力對我們的重重封鎖,必須獲得資金自由,時間自由,心靈自由。新時代是一條路,你有其他的路子也行,總之是要改變這種狀態。我們的戰鬥並不孤獨,常人中, 中共高層有不少忠貞之士,在所有的直銷中,新時代是唯一具有航太軍工背景的央企在做,利劍直指國際猶太勢力,自從中國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WTO不平等條 約後,這些人就行動起來了。做點什麼生意呀,不是你投資大了就賺錢,而是看你的腦袋,技巧機關多得是,選擇比努力更關鍵。除了解決資金問題以外,還有更深 遠的意義,遏制國際猶太勢力直銷對中國的金融洗劫,我們完全可以把這個做到臺灣,做到海外去。商業金融也是一條非常快的拓展人脈的方式,方便我們的未來行 動。

     做事要會借力用力,要會借東風,要知道大樹底下好乘涼,很多事情啊,我不能講明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不只你們能看到我的這些話。我現在的感覺,好像二十年 前我跟我女兒一起做生意買賣玉蘭花的感覺,很好玩的很開心的。舊勢力猶太人正是通過玩金融統治了世界也控制了你,玩金融其實很需要智慧的,我看不少弟子在 這方面還欠缺些要補上哦。

李洪志

2012年正月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