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71)9月5日心学最根本处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8:20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71)9月5日

旧势力啊,常常把这岸@句话挂在嘴上,“什么东西太绝对了就不对了”,那么这句话本身绝对正确吗?假如它是绝对正确,适用于一切情G,那么它自身就否定了自身,因为,它本身就成了一个“绝对对”的东西,它自身就成了它自身的反例,所以,这句话本身都是错误的,并不是“什么东西太绝对了就不对了”。旧势力总是认为一切都在它们的安排之中,“有这么多神看荂A全宇宙的神都看荂A一粒尘埃里就有多少亿个佛看荂芋A它们就认为人世间的一切都是旧势力安排好的,包括你的一丝一念都是它们安排好的。其实,这只是它们は知又狂妄的说法而已,洪大的宇宙给了众生自由,我说过,我做的一切事情,在我做之前是没有未来的,其实不只是我,我所有的弟子,你的一丝一念,在你想之前,根本就没有未来,你的事情在你做之前,也根本就是不可预测的,佛眼通级别的宿命都看不到。但如果你是旧势力,那么你就不是这帚滿A你也理解不了我刚才的话。

旧势力让我普渡,说你看人家释迦牟尼佛教,普渡众生,多么伟大啊,可是你去看一看《金刚经》,里边多次讲得很明确,你一旦要有“普渡众生”这一念,就是魔心大起,就是有了“我相、人相、众生相”,就非是菩提心。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u者相,即非菩萨。释迦牟尼还说啊,你不要以为我是来度众生的,大家再看一看《金刚经》怎么说的啊,“实は有众生如来度者。若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则有我、人、众生、u者相。”

旧势力把“普渡众生”当成是一个高尚的道德,这是一个欺骗性很L的重大阴谋,当年释迦牟尼佛是识破了这一点的。并且祟野敞}旧势力的安排,后世普传金刚经,众生都知道普渡众生是一种魔心,只是到了近代万魔出世后“普渡众生”这种说法才又有了市场。旧势力的安排在历史上就是被老子释迦祟陳遘H过的,但是一直到今天,旧势力还一直在蛊惑人心说历史上的一切都是它们安排的,其实也就是近代的一小部分是它安排的而已。旧势力把“普渡众生”捧成是一个高尚的道德,目的是什么呢?目的就是要我去“普渡众生”,我要是不做呢就是不高尚。大家说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是必须符合旧势力必须按照旧势力的安排才是“高尚”的呢。

(众说“不是”)

对,不是,我很早就说过,我只是来找我的人,我不是来普渡众生的。旧势力啊,认为“普渡众生”比“只找自己的人”要高尚,但是我认为“只找自己的人”比“普渡众生”更好,更真,更自然,更实际,更可行,更高尚。你的看法和旧势力一吗?你认为哪个高尚呢?我很早我还说过,我来就是为了找那几个原始生命。你们是不是认为师父很自私呢?

旧势力啊,当年把は数烂鬼转成的人都弄进我的班里让我度,说我要是连这帚熙ㄞ鄎蚺F,更能显出我的高尚来,为师是不是非得符合旧势力的想法才高尚,是不是为师非得按照旧势力的想法实现才行?那正完了法不还是一屆H以前在学习班上,就有人提上这帚条子来,说老师你能看到我心里在想什么吗?我说我不去看,我要是知道了啊,我会不度你的,你以为挺好的其实都……,那么大家想一想,你心里的想法是什么师父会不知道吗?那么师父会度你还是不会度你呢?

我想事情到了这一步,明慧网怎么屆A佛学会怎么屆A禫E怎么屆A师父的处境怎么屆A你们不是心里没数,你们不是不知道,可是你们每个人的表现,你们自己也清楚,我想,你也会清楚师父会不会度你,你也清楚你是还是不是师父要找的人。

其实啊,我要找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参加过班,要不我还找什么呢?我就不用找了呀。不过啊,我要找的人,有的啊,他在接触法轮功之前,他就在电视上就看到过我,比老学员见到我还要早,但是他狶悀F,一直到后来炼功了才想起来,才打开这段封印的记忆。

在明朝后期的时候,有个叫王阳明的,是非常厉害的思想家、哲学家、军事家,“心学”是他独创的天地人三才一脉之道,大家知道啊,我们华夏文明历来讲究的是天人合一。在宋朝的时候,学术界出现了两个妖魔邪灵程颢朱熹,它们的程朱理学背离中华传统的天人合一,宣扬什么“存天理、灭人欲”,人为的把天和人隔离开来了,它们通过妖术把这些灌输给宋朝的统治者,华夏先辈的理论基本都被篡改,比如孔子说“以德报怨,则何以报德,当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明确指出不能以德报怨,老子讲“以德报怨,岂可以为善”,而程颢朱熹说“以德报怨”是好的应该被提倡,还说孔子说的是承认“以德报怨”,在程朱理学的肆虐下,华夏文化遭到了肆意的践踏,而华夏本体到了宋朝末年就被蒙古人祟灭亡了,崖山之后,再は中华。后来明朝虽然重建,但是思想界狺斯M是程朱理学一统天下,虽以洪武大帝玄武大帝之力,都は力对抗之,还要官方表态承认它。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一直到王阳明心学出现,才有孤舟蓑笠翁,独战寒江雪,心学最重要的,就是“人性至上”。

下面呢,我让弟子小灵来给大家讲个当年明月的故事

(师父把一份文稿给小灵,小灵开始读)

王阳明(守仁)悟道

……

而一个偶然的事件让他发现,在朱熹的理论中,存在茯Y些重大的问题。

  这里先提一下朱圣人理论中最为重要的一个观点,说起来真可谓是家喻户晓,鼎鼎大名--"存天理,去人欲",这句话在实际生活中的运用则更为著名--"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这句话曾经被は数人は数次批倒批臭,我就不这个热闹了,但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这句话的真实意思,因为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这也是一个深奥的哲学原理。

  大家要知道,朱圣人的世界和我们的是不同的,这位哲学家的世界是分裂成两块的,一块叫做"理",另一块叫做"欲"。

  朱圣人认为"理"是存在于万物中的,但狾奠茪@个大敌,那就是"欲",所谓"理",是宇宙万物的根本规律和准则,只要人人都遵循了"理",幸福的生活就来了,那好处多了去了,天下安定了,世界和平了,宇宙也协调了。换在今天,这玩意儿还能降低犯罪率,稳定社会,那些翻墙入室的、飞车抢包的、调戏妇女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会统统地消失。最终实现和谐社会。


可是"欲"出来捣乱了,人心不古啊,人类偏偏就是有那么多的欲望,吃饱了不好好待荂A就开始思考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搞得社会不得安宁。

  所以朱圣人的结论是,要用客观世界的"理",去对抗主观人心的"欲",而这才是世界的本原。

  通俗地说就是,为了追求理想中的崇高道德,可以牺牲人的所有欲望,包括人性中最基本的欲望。

  这是一个对后世产生了极大(或者说极坏)影响的理论,到了明代,这套理论已经成为了各级教育机构的通用教材,也是大明王朝各级官僚们的行为法则和指导思想,在那个时候,朱圣人的话就是真理,没有多少人敢于质疑这套理论。

  可是王守仁开始怀疑了,这源于一件事情的发生。

  弘治十四年(1501),王守仁调到了刑部(司法部),当时全国治安不好,犯罪率很高,大案要案频发,他便从此远离了办公室的坐班生活,开始到全国各地出差审案。

  但是审案之余,王大人还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四处登山逛庙找和尚道士聊天,因为他"格"来"格"去,总是"格"不出名堂,只好改读佛经道书,想找点灵感。

  不久之后,他到了杭州,在这里的一所寺庙中,他见到了一位禅师。

  据庙中的人介绍,这位禅师长期参佛,修行高深,而且已经悟透生死,看破红尘,是各方僧人争相请教的对象。

  王守仁即刻拜见了禅师,他希望得到更多的D示。

  可是他失望了,这位禅师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与他谈论一些他早已熟知的佛经禅理,他慢慢地失去了兴趣。而禅师也渐渐は言,双方陷入了沉默。

  在这漫长的沉默之中,王守仁突然有了一个念头。

  他开口发问,打破了沉寂。

  "有家吗?"

  禅师睁开了眼睛,答:

  "有。"

  "家中尚有何人?"

  "母亲尚在。"

  "你想她吗?"

  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即刻的回应,空荡荡的庙堂又恢复了寂静,只剩下了窗外凌厉的风声。

  良久之后,一声感叹终于响起:

  "怎能不想啊!"

  然后禅师缓缓地低下了头,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个回答并不符合出家人的身份。

  王守仁站了起来,看茞換e这个惭愧的人,严肃地说道:

  "想念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好羞愧的,这是人的本性啊!"

  听到这句话的禅师并没有回应,甡q默地流下了眼泪。

  他庄重地向王守仁行驉A告辞而去。第二天,他收拾行装,舍弃禅师的身份,还俗回家去探望自己的母亲。

  寺庙的主持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上门求佛的人竟然把自己的禅师劝回了家,要让他再待上几天,只怕自己这里就要关门了,便连忙把王大人请出了庙门。

  王守仁并不生气,因为在这里,他终于领悟了一条人世间的真理:

  は论何时,何地,有何种理由,人性都是不能,也不会被泯灭的,它将永远屹立于天地之间。

  转折

  正是从那一天起,王守仁意识到:朱熹可能是错的。

  他开始明白,将天理和人心分开是不对的,人虽然有衃种的欲望,但那是正常的,也是合乎情理的,L行用所谓的天理来压制绝不可能有任何效果。

  王守仁并不知道,经过十几年的思考和求索,他已经在は意识中突破了朱圣人的体系,正向茼菑v那宏伟光辉的目标大踏步地前进。

  可要想走到这条圣贤之路的终点,他还必须找到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疑团的答案--"理"。

  虽然他不赞成朱熹的"存天理,去人欲",也不认可人心和天理的分离,但"理"毕竟还是存在的,只有找到这个神秘的"理",他才能祟击溃朱熹的体系,成就自己的圣贤之路。

  可是"理"在哪里呢?

  这又不是R肉排骨,上对门王屠户那里花几文钱就能买到,奇珍异狺类的虽然不容易搞到,但毕竟还有个盼头。可这个"理"看不见摸不荂A连个奋斗方向都没有,上哪儿找去?

  于是唯一的方法只剩下了"格"。王守仁只能相信程颐老师的话了,今天"格"一个,明天"格"一个,相信总有一天能"格"出个结果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啥都没有"格"出来,王守仁十分苦恼,他开始意识到可能是方法不对,可他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整日冥思苦想,但は论如何,他依然坚定地相信,只要坚持下去,是能{成功的。

  因为他隐约地感觉到,自己已经接近了那个最终疑团的谜底。

  成功确实就要到来了,可是老天爷偏偏不做亏本买卖,在将真相透露给王守仁之前,它还要给他一次沉重的打击,考验他的承受能力,以确认他是否有足{的资格来获知这个最大的秘密。
  
  ……
  
  格物穷理!格物穷理!可是事实让他失望了,怎么"格",这个理就是不出来,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他逐渐变得急躁、愤怒,脾气越来越差,随从们看见他都要绕路走。

  终于,在那个宿命的夜晚,他的不满达到了顶点。

  黑暗已经笼罩了寂静的山谷,看荅}烂的房舍和荒芜的穷山峻岭,还有年近中年、一事は成、整日空想的自己,一直以来支撑茈L的信念终于崩溃了,他已经三十七岁,不再是当年的那个风华少年,他曾经有辉煌的仕途、光U的出身、众人的夸耀和羡慕。

  现在这一切都已经离他而去。

  最让人痛苦和绝望的折磨方法,就是先赐予,然后再一一拿走。

  十几年来,唯一支撑茈L的只有成为圣贤的愿望。但事实是残酷的,多年的努力看来已付之流水,除了日渐稀少的头发,他什么也没有得到。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矢志不移,追寻圣贤,错了吗?

  仗执言,挺身而出,错了吗?

  没有错,我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

  那上天为何要夺走我的U华,羞辱我的尊严,使我至此山穷水尽之地步?

  既然你邢N夺去我的一切,当时为何又给予我所有?

  夺走你的一切,只因为我要给你的更多。

  给你U华富贵,锦衣玉食,只为让你知晓世间百态。

  使你困窘潦倒,身处绝境,只为让你通明人生冷暖。

  只有夺走你所拥有的一切,你才能摆脱人世间之一切浮躁与诱惑,经受千锤百炼,心如止水,透悟天地。

  因为我即将给你的并非富甲一方的财富,也不是号令天下的权势,珙O这世间最为珍贵神秘的猁--终极的智慧。

  王守仁在痛苦中挣扎荂A一切都已失去,"理"狳拑M不见踪影。

  竹子里没有,花\里没有,名山大川里没有,南京没有,北京没有,杭州没有,贵州也没有!

  存天理,去人欲!

  天理,人欲!

  理!欲!

  吃喝拉撒都是欲,"欲"在心中,"理"在何处?"理"在何处?!

  王守仁陷入了极度的焦虑与狂躁,在这片荒◥漱s谷中,在这个死一般宁静的夜晚,外表平静的他,内心正在地狱的烈火中煎熬。

  答案就在眼前!只差一步!只差一步而已!

  忽然,一声大笑破空而出,打碎了夜间山谷的宁静,声震寰宇,久久不绝。

  在痛苦的道路上徘徊了十九年的王守仁,终于在他人生最为痛苦的一瞬获知了秘密的答案。

  空山は人,水流花开。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此一瞬已是永琚C

  我历经千辛万苦,虚度十九年光阴,寻遍天涯海角,狻l终找不到那个神秘的"理"。

  现在我终于明白,原来答案一直就在我的身边,如此明了,如此简单,它从未离开过我,只是静静地等待荍琚A等待荍琲瑪纁屆C

  "理"在心中。

  我竟如此的愚钝啊,天地圣贤之道并非存于万物,也は须存于万物,天人本是一体,何时可分?又何必分?

  随心而动,随意而行,万法自然,便是圣贤之道!

  存天理,去人欲?

  天理即是人欲。

  这是载入史册的一瞬,几乎所有的史书都用了相同的词语来描述这一瞬--"顿悟",中华文明史上一门伟大的哲学"心学"就此诞生。

  它在这个幽静的夜晚,诞生于僻静而不为人知的山谷,悄は声息,但它的光芒终将照耀整个世界。

(小灵读完了,把文稿还给师父,师父又开始讲了)

师父:天理即是人欲,人欲既是天理。

心学最根本处,人性至上。

我这么一说,大家可能觉得好像在哪儿听说过啊,是,人学会,新西兰的人学会,他们一直在这讲啊,谁知阳明又来世,他日法正万古流。

大家知道转法轮里讲啊,一,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二,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所以,真善忍是人性,人性也是真善忍,标准的は懈可击的逻辑推理三段论,非常明显的道理嘛。可是佛学会就是不承认。因为佛学会只有魔性根本就没有人性嘛,一群烂鬼,非得要我普渡众生才说我是高尚的,我非得要一群烂鬼说我高尚不可吗?佛学会明慧网是什么东西,人学会现在也开始认识了,但是还很不{,我想应该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深的认识,我早讲过,对我的这场迫害,被特工唐奇在天仙上揭露出来的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将来全面揭示时,世人都会震惊的,这是我们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黑幕之迫害。

人学会,人性,人权,人的权利,我多次说过我也是个人,所以,郑大侠、郑英雄、郑好銦A你叫我师父,我希望你能维护我做人的权利,维护我的人权,否则你的人学会一切都落空了。

(之后待发)

李洪志

2011.9.5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8:21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71)

舊勢力啊,常常把這樣一句話掛在嘴上,“什麼東西太絕對了就不對了”,那麼這句話本身絕對正確嗎?假如它是絕對正確,適用於一切情況,那麼它自身就否定了自身,因為,它本身就成了一個“絕對對”的東西,它自身就成了它自身的反例,所以,這句話本身都是錯誤的,並不是“什麼東西太絕對了就不對了”。舊勢力總是認為一切都在它們的安排之中,“有這麼多神看著,全宇宙的神都看著,一粒塵埃裡就有多少億個佛看著”,它們就認為人世間的一切都是舊勢力安排好的,包括你的一絲一念都是它們安排好的。其實,這只是它們無知又狂妄的說法而已,洪大的宇宙給了眾生自由,我說過,我做的一切事情,在我做之前是沒有未來的,其實不只是我,我所有的弟子,你的一絲一念,在你想之前,根本就沒有未來,你的事情在你做之前,也根本就是不可預測的,佛眼通級別的宿命都看不到。但如果你是舊勢力,那麼你就不是這樣的,你也理解不了我剛才的話。

舊勢力讓我普渡,說你看人家釋迦牟尼佛教,普渡眾生,多麼偉大啊,可是你去看一看《金剛經》,裡邊多次講得很明確,你一旦要有“普渡眾生”這一念,就是魔心大起,就是有了“我相、人相、眾生相”,就非是菩提心。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釋迦牟尼還說啊,你不要以為我是來度眾生的,大家再看一看《金剛經》怎麼說的啊,“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若有眾生如來度者,如來則有我、人、眾生、壽者相。”

舊勢力把“普渡眾生”當成是一個高尚的道德,這是一個欺騙性很強的重大陰謀,當年釋迦牟尼佛是識破了這一點的。並且徹底打破舊勢力的安排,後世普傳金剛經,眾生都知道普渡眾生是一種魔心,只是到了近代萬魔出世後“普渡眾生”這種說法才又有了市場。舊勢力的安排在歷史上就是被老子釋迦徹底粉碎過的,但是一直到今天,舊勢力還一直在蠱惑人心說歷史上的一切都是它們安排的,其實也就是近代的一小部分是它安排的而已。舊勢力把“普渡眾生”捧成是一個高尚的道德,目的是什麼呢?目的就是要我去“普渡眾生”,我要是不做呢就是不高尚。大家說我這個當師父的是不是必須符合舊勢力必須按照舊勢力的安排才是“高尚”的呢。

(眾說“不是”)

對,不是,我很早就說過,我只是來找我的人,我不是來普渡眾生的。舊勢力啊,認為“普渡眾生”比“只找自己的人”要高尚,但是我卻認為“只找自己的人”比“普渡眾生”更好,更真,更自然,更實際,更可行,更高尚。你的看法和舊勢力一樣嗎?你認為哪個高尚呢?我很早我還說過,我來就是為了找那幾個原始生命。你們是不是認為師父很自私呢?

舊勢力啊,當年把無數爛鬼轉成的人都弄進我的班裡讓我度,說我要是連這樣的都能度了,更能顯出我的高尚來,為師是不是非得符合舊勢力的想法才高尚,是不是為師非得按照舊勢力的想法實現才行?那正完了法不還是一樣?以前在學習班上,就有人提上這樣的條子來,說老師你能看到我心裡在想什麼嗎?我說我不去看,我要是知道了啊,我會不度你的,你以為挺好的其實都……,那麼大家想一想,你心裡的想法是什麼師父會不知道嗎?那麼師父會度你還是不會度你呢?

我想事情到了這一步,明慧網怎麼樣,佛學會怎麼樣,葉浩怎麼樣,師父的處境怎麼樣,你們不是心裡沒數,你們不是不知道,可是你們每個人的表現,你們自己也清楚,我想,你也會清楚師父會不會度你,你也清楚你是還是不是師父要找的人。

其實啊,我要找的人絕大多數都沒有參加過班,要不我還找什麼呢?我就不用找了呀。不過啊,我要找的人,有的啊,他在接觸法輪功之前,他就在電視上就看到過我,比老學員見到我還要早,但是他卻忘了,一直到後來煉功了才想起來,才打開這段封印的記憶。

在明朝後期的時候,有個叫王陽明的,是非常厲害的思想家、哲學家、軍事家,“心學”是他獨創的天地人三才一脈之道,大家知道啊,我們華夏文明歷來講究的是天人合一。在宋朝的時候,學術界出現了兩個妖魔邪靈程顥朱熹,它們的程朱理學背離中華傳統的天人合一,宣揚什麼“存天理、滅人欲”,人為的把天和人隔離開來了,它們通過妖術把這些灌輸給宋朝的統治者,華夏先輩的理論基本都被篡改,比如孔子說“以德報怨,則何以報德,當以德報德,以直報怨”,明確指出不能以德報怨,老子講“以德報怨,豈可以為善”,而程顥朱熹卻說“以德報怨”是好的應該被提倡,還說孔子說的是承認“以德報怨”,在程朱理學的肆虐下,華夏文化遭到了肆意的踐踏,而華夏本體到了宋朝末年就被蒙古人徹底滅亡了,崖山之後,再無中華。後來明朝雖然重建,但是思想界卻仍然是程朱理學一統天下,雖以洪武大帝玄武大帝之力,都無力對抗之,還要官方表態承認它。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一直到王陽明心學出現,才有孤舟蓑笠翁,獨戰寒江雪,心學最重要的,就是“人性至上”。

下面呢,我讓弟子小靈來給大家講個當年明月的故事

(師父把一份文稿給小靈,小靈開始讀)

王陽明(守仁)悟道

……

而一個偶然的事件讓他發現,在朱熹的理論中,存在著某些重大的問題。

  這裡先提一下朱聖人理論中最為重要的一個觀點,說起來真可謂是家喻戶曉,鼎鼎大名--"存天理,去人欲",這句話在實際生活中的運用則更為著名--"餓死事小,失節事大"。

  這句話曾經被無數人無數次批倒批臭,我就不湊這個熱鬧了,但還是有必要解釋一下這句話的真實意思,因為很多人可能並不知道,這也是一個深奧的哲學原理。

  大家要知道,朱聖人的世界和我們的是不同的,這位哲學家的世界是分裂成兩塊的,一塊叫做"理",另一塊叫做"欲"。

  朱聖人認為"理"是存在於萬物中的,但卻有著一個大敵,那就是"欲",所謂"理",是宇宙萬物的根本規律和準則,只要人人都遵循了"理",幸福的生活就來了,那好處多了去了,天下安定了,世界和平了,宇宙也協調了。換在今天,這玩意兒還能降低犯罪率,穩定社會,那些翻牆入室的、飛車搶包的、調戲婦女的張三李四王二麻子,會統統地消失。最終實現和諧社會。


可是"欲"出來搗亂了,人心不古啊,人類偏偏就是有那麼多的欲望,吃飽了不好好待著,就開始思考一些亂七八糟的問題,搞得社會不得安寧。

  所以朱聖人的結論是,要用客觀世界的"理",去對抗主觀人心的"欲",而這才是世界的本原。

  通俗地說就是,為了追求理想中的崇高道德,可以犧牲人的所有欲望,包括人性中最基本的欲望。

  這是一個對後世產生了極大(或者說極壞)影響的理論,到了明代,這套理論已經成為了各級教育機構的通用教材,也是大明王朝各級官僚們的行為法則和指導思想,在那個時候,朱聖人的話就是真理,沒有多少人敢於質疑這套理論。

  可是王守仁開始懷疑了,這源於一件事情的發生。

  弘治十四年(1501),王守仁調到了刑部(司法部),當時全國治安不好,犯罪率很高,大案要案頻發,他便從此遠離了辦公室的坐班生活,開始到全國各地出差審案。

  但是審案之余,王大人還有一個愛好,那就是四處登山逛廟找和尚道士聊天,因為他"格"來"格"去,總是"格"不出名堂,只好改讀佛經道書,想找點靈感。

  不久之後,他到了杭州,在這裡的一所寺廟中,他見到了一位禪師。

  據廟中的人介紹,這位禪師長期參佛,修行高深,而且已經悟透生死,看破紅塵,是各方僧人爭相請教的對象。

  王守仁即刻拜見了禪師,他希望得到更多的啟示。

  可是他失望了,這位禪師似乎沒有什麼特別,只是與他談論一些他早已熟知的佛經禪理,他慢慢地失去了興趣。而禪師也漸漸無言,雙方陷入了沉默。

  在這漫長的沉默之中,王守仁突然有了一個念頭。

  他開口發問,打破了沉寂。

  "有家嗎?"

  禪師睜開了眼睛,答:

  "有。"

  "家中尚有何人?"

  "母親尚在。"

  "你想她嗎?"

  這個問題並沒有得到即刻的回應,空蕩蕩的廟堂又恢復了寂靜,只剩下了窗外淩厲的風聲。

  良久之後,一聲感歎終於響起:

  "怎能不想啊!"

  然後禪師緩緩地低下了頭,在他看來,自己的這個回答並不符合出家人的身份。

  王守仁站了起來,看著眼前這個慚愧的人,嚴肅地說道:

  "想念自己的母親,沒有什麼好羞愧的,這是人的本性啊!"

  聽到這句話的禪師並沒有回應,卻默默地流下了眼淚。

  他莊重地向王守仁行禮,告辭而去。第二天,他收拾行裝,捨棄禪師的身份,還俗回家去探望自己的母親。

  寺廟的主持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上門求佛的人竟然把自己的禪師勸回了家,要讓他再待上幾天,只怕自己這裡就要關門了,便連忙把王大人請出了廟門。

  王守仁並不生氣,因為在這裡,他終於領悟了一條人世間的真理:

  無論何時,何地,有何種理由,人性都是不能,也不會被泯滅的,它將永遠屹立於天地之間。

  轉折

  正是從那一天起,王守仁意識到:朱熹可能是錯的。

  他開始明白,將天理和人心分開是不對的,人雖然有著種種的欲望,但那是正常的,也是合乎情理的,強行用所謂的天理來壓制絕不可能有任何效果。

  王守仁並不知道,經過十幾年的思考和求索,他已經在無意識中突破了朱聖人的體系,正向著自己那宏偉光輝的目標大踏步地前進。

  可要想走到這條聖賢之路的終點,他還必須找到最後,也是最為關鍵的疑團的答案--"理"。

  雖然他不贊成朱熹的"存天理,去人欲",也不認可人心和天理的分離,但"理"畢竟還是存在的,只有找到這個神秘的"理",他才能徹底擊潰朱熹的體系,成就自己的聖賢之路。

  可是"理"在哪裡呢?

  這又不是豬肉排骨,上對門王屠戶那裡花幾文錢就能買到,奇珍異寶之類的雖然不容易搞到,但畢竟還有個盼頭。可這個"理"看不見摸不著,連個奮鬥方向都沒有,上哪兒找去?

  於是唯一的方法只剩下了"格"。王守仁只能相信程頤老師的話了,今天"格"一個,明天"格"一個,相信總有一天能"格"出個結果的。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地過去,啥都沒有"格"出來,王守仁十分苦惱,他開始意識到可能是方法不對,可他也沒有別的法子,只能整日冥思苦想,但無論如何,他依然堅定地相信,只要堅持下去,是能夠成功的。

  因為他隱約地感覺到,自己已經接近了那個最終疑團的謎底。

  成功確實就要到來了,可是老天爺偏偏不做虧本買賣,在將真相透露給王守仁之前,它還要給他一次沉重的打擊,考驗他的承受能力,以確認他是否有足夠的資格來獲知這個最大的秘密。
  
  ……
  
  格物窮理!格物窮理!可是事實讓他失望了,怎麼"格",這個理就是不出來,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中,他逐漸變得急躁、憤怒,脾氣越來越差,隨從們看見他都要繞路走。

  終於,在那個宿命的夜晚,他的不滿達到了頂點。

  黑暗已經籠罩了寂靜的山谷,看著破爛的房舍和荒蕪的窮山峻嶺,還有年近中年、一事無成、整日空想的自己,一直以來支撐著他的信念終於崩潰了,他已經三十七歲,不再是當年的那個風華少年,他曾經有著輝煌的仕途、光榮的出身、眾人的誇耀和羡慕。

  現在這一切都已經離他而去。

  最讓人痛苦和絕望的折磨方法,就是先賜予,然後再一一拿走。

  十幾年來,唯一支撐著他的只有成為聖賢的願望。但事實是殘酷的,多年的努力看來已付之流水,除了日漸稀少的頭髮,他什麼也沒有得到。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呢?


  矢志不移,追尋聖賢,錯了嗎?

  仗義執言,挺身而出,錯了嗎?

  沒有錯,我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沒有錯。

  那上天為何要奪走我的榮華,羞辱我的尊嚴,使我至此山窮水盡之地步?

  既然你決意奪去我的一切,當時為何又給予我所有?

  奪走你的一切,只因為我要給你的更多。

  給你榮華富貴,錦衣玉食,只為讓你知曉世間百態。

  使你困窘潦倒,身處絕境,只為讓你通明人生冷暖。

  只有奪走你所擁有的一切,你才能擺脫人世間之一切浮躁與誘惑,經受千錘百煉,心如止水,透悟天地。

  因為我即將給你的並非富甲一方的財富,也不是號令天下的權勢,卻是這世間最為珍貴神秘的寶物--終極的智慧。

  王守仁在痛苦中掙扎著,一切都已失去,"理"卻依然不見蹤影。

  竹子裡沒有,花園裡沒有,名山大川裡沒有,南京沒有,北京沒有,杭州沒有,貴州也沒有!

  存天理,去人欲!

  天理,人欲!

  理!欲!

  吃喝拉撒都是欲,"欲"在心中,"理"在何處?"理"在何處?!

  王守仁陷入了極度的焦慮與狂躁,在這片荒涼的山谷中,在這個死一般寧靜的夜晚,外表平靜的他,內心正在地獄的烈火中煎熬。

  答案就在眼前!只差一步!只差一步而已!

  忽然,一聲大笑破空而出,打碎了夜間山谷的寧靜,聲震寰宇,久久不絕。

  在痛苦的道路上徘徊了十九年的王守仁,終於在他人生最為痛苦的一瞬獲知了秘密的答案。

  空山無人,水流花開。

  萬古長空,一朝風月。

  此一瞬已是永恆。

  我歷經千辛萬苦,虛度十九年光陰,尋遍天涯海角,卻始終找不到那個神秘的"理"。

  現在我終於明白,原來答案一直就在我的身邊,如此明瞭,如此簡單,它從未離開過我,只是靜靜地等待著我,等待著我的醒悟。

  "理"在心中。

  我竟如此的愚鈍啊,天地聖賢之道並非存於萬物,也無須存於萬物,天人本是一體,何時可分?又何必分?

  隨心而動,隨意而行,萬法自然,便是聖賢之道!

  存天理,去人欲?

  天理即是人欲。

  這是載入史冊的一瞬,幾乎所有的史書都用了相同的詞語來描述這一瞬--"頓悟",中華文明史上一門偉大的哲學"心學"就此誕生。

  它在這個幽靜的夜晚,誕生於僻靜而不為人知的山谷,悄無聲息,但它的光芒終將照耀整個世界。

(小靈讀完了,把文稿還給師父,師父又開始講了)

師父:天理即是人欲,人欲既是天理。

心學最根本處,人性至上。

我這麼一說,大家可能覺得好像在哪兒聽說過啊,是,人學會,新西蘭的人學會,他們一直在這樣講啊,誰知陽明又來世,他日法正萬古流。

大家知道轉法輪裡講啊,一,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二,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所以,真善忍是人性,人性也是真善忍,標準的無懈可擊的邏輯推理三段論,非常明顯的道理嘛。可是佛學會就是不承認。因為佛學會只有魔性根本就沒有人性嘛,一群爛鬼,非得要我普渡眾生才說我是高尚的,我非得要一群爛鬼說我高尚不可嗎?佛學會明慧網是什麼東西,人學會現在也開始認識了,但是還很不夠,我想應該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更深的認識,我早講過,對我的這場迫害,被特工唐奇在天仙上揭露出來的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將來全面揭示時,世人都會震驚的,這是我們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黑幕之迫害。

人學會,人性,人權,人的權利,我多次說過我也是個人,所以,鄭大俠、鄭英雄、鄭好漢,你叫我師父,我希望你能維護我做人的權利,維護我的人權,否則你的人學會一切都落空了。

(之後待發)


李洪志

201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