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講道(二十)姓唐的特务布下全世界那樣大的場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5:33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講道(二十)

日子過得很快啊,轉眼又是720了。我們修煉中的人啊!從沒想過要去爭奪甚麼政權,根本就不參與政治,我們要的是甚麼?對於不同層次中的修煉人來說,認識都不同。不管如何,我們不參與政治不是說著玩的,而是一個修煉者本身自然而然的境界。許多人問我,為甚麼當年有720事件,我一直不想講。今天呢,我就說透點。因為啊,大法的傳出不是偶然的,每一件事都牽扯著很深的因素。720你們看是中共迫害大法的起點,其實這裡牽扯了中共內部很骯髒的政治鬥爭。當年啊,滿北京都知道有個李大師,許多人哪他不是抱著學法的心態進來的,他是覺得,喔,這個對國家不錯,這個對黨如何如何,普遍的他們抱著這樣一個認識。大家知道,北京那是甚麼地方,我當年剛去的時候是睡在車站的板凳上,就這麼挨著度過一夜。北京啊,那可是舊勢力的中心,當年毛主席還說,他只是改變了北京的一些地方而已。大概是這麼個意思吧,誰只要掌握了北京城,誰就立於不敗之地。那麼,北京城裡臥虎藏龍,各種功派都有,有些很正,層次很高的法門,單傳的、獨傳的都來在北京,多得你簡直數不過來。因為啊,他們都知道宇宙將發生甚麼事,也都知道宇宙中不管是甚麼法,得要在地球上被承認,在地球上形成一個相應的場才能保證他的未來。那麼,高功師父們都知道,神州這塊是神選之地,不管如何,得在這兒被承認,哪怕只有一個人進門,那也算是得傳人了。因為中國那個地方來的人特殊,都是承傳一法門而來的。中共不管你們怎麼認識,他也是極力的促成正法的安排。你們年紀大些的人啊,都經過很深刻的生活經驗啊,鬥爭來鬥爭去的,這是他在清場,把中國人的思想徹底的改造。

那麼,所有正的功派都有這麼一個想法,就是在中國傳開來,讓更多人認識他。不過,我不想這樣做,因為我認為不需要,我自己自有一套安排。可是呢,師父們都叫我出來,雖然我不想出來,最後我還是被動的被出來,因為甚麼原因,我想你們看我人中講道的應該都清楚了。我要不出來,那眾生就結錯緣了。不管如何吧,我是出來了。我不出來還好,一出來呢,那些正的功派都知道我來了,他們自己就退下去了,不干擾。這樣的呢,他們都得到一個很高的位置。但是也有差勁的,要和我鬥法啊,這個那個的,我一概不理會他,我只做我的事。真的鬧得不像話的我就清理它。那麼,中共啊,大家都知道中共是一條赤龍,那是低層的認識,更高的沒人講,將來有機會再說。不管如何,這個時期的中共是統治著所有中國人,那麼,他對大法的態度就至關重要。所以呢,一開始我並不反對中共黨員進來學,我給世人的條件是誰都可以來學。可是,學來學去的,慢慢的他們知道大法是怎麼回事了。啊,這大法這麼好,這可了不得了。所有當時的那幾個手握大權的都知道大法,都看了書了。我正式出來傳功傳法是92年,那年的春天鄧小平南巡。為甚麼,因為他那時候已經知道我了,他人老了,可是心可不糊塗,他知道他等著的就是我。那時候他已經把棒子交給江某人,可是∼∼中共內部的鬥爭我們不多說他,就是江澤民知道老爺子支持我,他很快的改變了態度。(停頓)所以呢,我出生在中國誰也不知道我是誰。當年流傳這麼一件事,毛主席過世那天啊,我在部隊工作,我手上的槍忽然響了。我可以告訴大家,這是舊勢力讓我起來的一個訊號。可是,我當時知道不能出來,這事一直僵持著哪!一直到92年鄧小平南巡後,我知道不能不出來了。

我那時要中國富強起來,所有神都覺得很有希望啊,他們都促成此事。可是呢,江澤民也知道要拉攏我,可是他的根本目的是要利用我的,我也不是不知道。我一直給他機會,如果他能夠正確對待我與大法,那麼大法在中國將開創出多大的局面,誰當政誰得利。我想,如果他的選擇正確,那真是眾生之福。當然他不可能,他只是被舊勢力選來的一個角色。當他決定迫害大法時,其實是出於政治算計的,他沒想到這給中國百姓製造多大的危難?當時有許多神立刻就要兌現誓約,毀掉中國半壁江山的。為甚麼?因為中國的領導定了調了。當時啊,中共內部的意見不一,江某人雖然迫害大法,可是黨內一直是不認同的。因為他們知道我的本事。我在轉法輪裡不是說過,他們要測我的功,結果儀器指針破表了。就是他們沒那樣的儀器,當時我告訴他們地球將發生的事,於是他們讓我給想辦法。這都是中國的機密啊。(笑)總之呢,還有一些個老搗蛋,加上人的鬥爭心吧,這事情後來就變質了。我要管還能管,但是得要人心變好啊。我不說過那個爛蘋果的比喻嗎?要延遲地球的大爆炸得從改變人心著眼,這樣才行。可是,我要講法啊,他們又怕我這樣講下去會形成太大的勢力。我去哪講法,那學員真是多得,那場面讓江某人恨在心裡。索性我後來就停止講法,只傳法不傳功。不然哪,早期我傳功時,真是來一個開一個,直接往上拿的。後來就是這些個因素,我也想改變一下方式。

那麼,江某人一開始派進來很多特務滲進來,盡是往我身邊擠,冒充是我的弟子,正正反反,有的公開和我講的法形成抵觸,搞得烏煙瘴氣。這些我都知道,甚至他們迫害我,我也都承受過來了。唯有一點,不管他們如何邪惡,我要做的事自始自終沒有動搖。無論特務披著甚麼人皮,裝作是我們的弟子說甚麼,真正修煉者是不被帶動的。整個720以來的迫害都是因為政治需要的編排出來的戲,反迫害中他的派進來的特務還在起主導作用。甚至他布下了全世界那樣大的場與我進行鬥爭,我也從不當他是一回事。他用盡方法引誘我的弟子上當,目的是要羞辱我,打擊我。那麼多人哪,都上天安門去,你是親耳聽見師父告訴你去被抓嗎?為甚麼不理智的想一想?為甚麼不能分辨是非,人家說甚麼你就信了。那個姓唐的特務啊,它就是把師父貶低成一個卑劣的人,我啊,連中共都不放在眼裡,真正安排中共的生命我也不當回事,哪還需要一個中共特務去救我!它完全是在愚弄你們,從而破壞你們對師父的正信,讓你們在衝動和盲從中毀掉你們。你們學法學哪去了?其實都是被鑽了空子了。

我想,今天說這些真是感慨萬千。部分學員迷在其中,只有一種人他動不了你,就是你心不動的人,你不為人間各種偽善所騙所誘。要是做不到這一點,你就不看不聽,不要同他爭辯,不要落入他的圈套。他說甚麼你都不看他的,就好好做你該做的事,不就過去了嗎?我當年的一些選擇如今已不能重來,發生的都發生了,希望今後啊,我們真正的修煉人要清醒。正法中許多事不盡如人意,因為方方面面的因素,人的這個空間不能被破壞。你們要保護好自己,師父的希望寄託在你們身上,你們是未來眾生的希望。為師的心願是讓你們完成你們的史前洪願,你們知道大法在人間遭受的是甚麼,其中師父承擔的是甚麼。如果你們依舊走不出來,仍然迷失在特務的誘騙中,那也就是你生命中永遠無法彌補的損失。希望720這個日子帶給你們的是深刻的教訓,不要再犯同樣的錯!


不來 2010年 7月 20日星期二 12:57 am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5:33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讲道(二十)

日子过得很快啊,转眼又是720了。我们修炼中的人啊!从没想过要去争夺甚么政权,根本就不参与政治,我们要的是甚么?对于不同层次中的修炼人来说,认识都不同。不管如何,我们不参与政治不是说茠悸滿A而是一个修炼者本身自然而然的境界。许多人问我,为甚么当年有720事件,我一直不想讲。今天呢,我就说透点。因为啊,大法的传出不是偶然的,每一件事都牵扯茷亄`的因素。720你们看是中共迫害大法的起点,其实这里牵扯了中共内部很肮脏的政治斗争。当年啊,满北京都知道有个李大师,许多人哪他不是抱学法的心态进来的,他是觉得,喔,这个对国家不错,这个对党如何如何,普遍的他们抱这岸@个认识。大家知道,北京那是甚么地方,我当年刚去的时候是睡在车站的板凳上,就这么挨茷过一夜。北京啊,那可是旧势力的中心,当年毛主席还说,他只是改变了北京的一些地方而已。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谁只要掌握了北京城,谁就立于不败之地。那么,北京城里卧虎藏龙,各种功派都有,有些很正,层次很高的法门,单传的、独传的都来在北京,多得你简直数不过来。因为啊,他们都知道宇宙将发生甚么事,也都知道宇宙中不管是甚么法,得要在地球上被承认,在地球上形成一个相应的场才能保证他的未来。那么,高功师父们都知道,神州这块是神选之地,不管如何,得在这儿被承认,哪怕只有一个人进门,那也算是得传人了。因为中国那个地方来的人特殊,都是承传一法门而来的。中共不管你们怎么认识,他也是极力的促成正法的安排。你们年纪大些的人啊,都经过很深刻的生活经验啊,斗争来斗争去的,这是他在清场,把中国人的思想祟釭漣鼣y。

那么,所有正的功派都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在中国传开来,让更多人认识他。不过,我不想这庚窗A因为我认为不需要,我自己自有一套安排。可是呢,师父们都叫我出来,虽然我不想出来,最后我还是被动的被出来,因为甚么原因,我想你们看我人中讲道的应该都清楚了。我要不出来,那众生就结错缘了。不管如何吧,我是出来了。我不出来还好,一出来呢,那些正的功派都知道我来了,他们自己就退下去了,不干扰。这帚漫O,他们都得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也有差劲的,要和我斗法啊,这个那个的,我一概不理会他,我只做我的事。真的闹得不象话的我就清理它。那么,中共啊,大家都知道中共是一条赤龙,那是低层的认识,更高的没人讲,将来有机会再说。不管如何,这个时期的中共是统治茤狾酗国人,那么,他对大法的态度就至关重要。所以呢,一开始我并不反对中共党员进来学,我给世人的条件是谁都可以来学。可是,学来学去的,慢慢的他们知道大法是怎么回事了。啊,这大法这么好,这可了不得了。所有当时的那几个手握大权的都知道大法,都看了书了。我正式出来传功传法是92年,那年的春天邓小平南巡。为甚么,因为他那时候已经知道我了,他人老了,可是心可不胡涂,他知道他等茠煽N是我。那时候他已经把棒子交给江某人,可是∼∼中共内部的斗争我们不多说他,就是江泽民知道老爷子支持我,他很快的改变了态度。(停顿)所以呢,我出生在中国谁也不知道我是谁。当年流传这么一件事,毛主席过世那天啊,我在部队工作,我手上的枪忽然响了。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是旧势力让我起来的一个讯号。可是,我当时知道不能出来,这事一直僵持茩!一直到92年邓小平南巡后,我知道不能不出来了。

我那时要中国富L起来,所有神都觉得很有希望啊,他们都促成此事。可是呢,江泽民也知道要拉拢我,可是他的根本目的是要利用我的,我也不是不知道。我一直给他机会,如果他能{正确对待我与大法,那么大法在中国将开创出多大的局面,谁当政谁得利。我想,如果他的选择正确,那真是众生之福。当然他不可能,他只是被旧势力选来的一个角色。当他貝w迫害大法时,其实是出于政治算计的,他没想到这给中国百姓制造多大的危难?当时有许多神立刻就要兑现誓约,毁掉中国半壁江山的。为甚么?因为中国的领导定了调了。当时啊,中共内部的意见不一,江某人虽然迫害大法,可是党内一直是不认同的。因为他们知道我的本事。我在转法轮里不是说过,他们要测我的功,结果仪器指针破表了。就是他们没那帚仪器,当时我告诉他们地球将发生的事,于是他们让我给想办法。这都是中国的机密啊。(笑)总之呢,还有一些个老捣蛋,加上人的斗争心吧,这事情后来就变质了。我要管还能管,但是得要人心变好啊。我不说过那个烂苹果的比喻吗?要延迟地球的大爆炸得从改变人心茞插A这岸~行。可是,我要讲法啊,他们又怕我这讲下去会形成太大的势力。我去哪讲法,那学员真是多得,那场面让江某人恨在心里。索性我后来就停止讲法,只传法不传功。不然哪,早期我传功时,真是来一个开一个,直接往上拿的。后来就是这些个因素,我也想改变一下方式。

那么,江某人一开始派进来很多特务渗进来,尽是往我身边挤,冒充是我的弟子,正正反反,有的公开和我讲的法形成抵触,搞得乌蝧`气。这些我都知道,甚至他们迫害我,我也都承受过来了。唯有一点,不管他们如何邪恶,我要做的事自始自终没有动摇。は论特务披茯々\人皮,装作是我们的弟子说甚么,真正修炼者是不被带动的。整个720以来的迫害都是因为政治需要的编排出来的戏,反迫害中他的派进来的特务还在起主导作用。甚至他布下了全世界那岸j的场与我进行斗争,我也从不当他是一回事。他用尽方法引诱我的弟子上当,目的是要羞辱我,打击我。那么多人哪,都上天安门去,你是亲耳听见师父告诉你去被抓吗?为甚么不理智的想一想?为甚么不能分辨是非,人家说甚么你就信了。那个姓唐的特务啊,它就是把师父贬低成一个卑劣的人,我啊,连中共都不放在眼里,真正安排中共的生命我也不当回事,哪还需要一个中共特务去救我!它完全是在愚弄你们,从而破坏你们对师父的正信,让你们在}动和盲从中毁掉你们。你们学法学哪去了?其实都是被钻了空子了。

我想,今天说这些真是感慨万千。部分学员迷在其中,只有一种人他动不了你,就是你心不动的人,你不为人间各种伪善所骗所诱。要是做不到这一点,你就不看不听,不要同他争辩,不要落入他的圈套。他说甚么你都不看他的,就好好做你该做的事,不就过去了吗?我当年的一些选择如今已不能重来,发生的都发生了,希望今后啊,我们真正的修炼人要清醒。正法中许多事不尽如人意,因为方方面面的因素,人的这个空间不能被破坏。你们要保护好自己,师父的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你们是未来众生的希望。为师的心愿是让你们完成你们的史前洪愿,你们知道大法在人间遭受的是甚么,其中师父承悚漪O甚么。如果你们依旧走不出来,仍然迷失在特务的诱骗中,那也就是你生命中永远は法弥补的损失。希望720这个日子带给你们的是深刻的教训,不要再犯同帚错!

不來 2010 7 20星期二 12:57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