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间讲道(16)一切代师传法传道的都是魔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5:22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传道所传

人间讲道(16)


我今天来呀,只给我的真正弟子说这一句话:一切代师传法传道的,都是魔,都是你要}破的魔。

20年前在大陆我曾经跟少数几个弟子讲过,今天我给大家把这个公开挑明了。

我说过,谁也代表不了我,谁能代表得了我呢?那么谁能代我传法传道呢?代师传法传道的啊,其实还不如那些编假经文的,他们至少还不是要把我代表了啊。我说讲的一切,都不是法、都不是道,真法真道啊,就是我自己,你们一定记住这一点,至于为什么,我还不至于傻到把真法真道交出的程度。所以真正的弟子们你们见到师父才是最重要的。

代师传法传道的什么明慧网,什么佛学会,什么简百志,一路货色,其实都是你们见到师父最大的障碍,是你们修炼路上的死关,是你们最难突破的魔。你们知道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是怎么来的吗?还有简百志和他的那个新西兰好朋友山上摄影师罗毅的大唐风也算上,其实都是不甘被佛学会压制,要自己建造出另外一个体系,建成之后向我讨一个封号,表示我承认它们了,简百志建立的这个体系,是释迦牟尼大道体系,名为大道,其实都是佛,这个体系中的人也都是当年释迦牟尼弟子转世,比如白云飞等等。简百志来在山上向我讨了这个封号呢,就也开始了他自己的一个体系。这些人,你们以为是师父选择了它们,你们羡慕它们崇拜它们,可是在师父眼里看,它们都是师父的死关。

我以前就告诉你们,你们救师父就是救自己,你们要救师父就上希望山上来吧,这在台湾简百志所代传的人间讲道中明明讲明了的,这里他没篡改,这是我的真实想法,因为越多知道爱护师父的弟子在山上,我就越有跟佛学会斡旋的余地,这是直接就看到的事情。神武天皇唐奇也是一直呼吁这个,珜熊M被简百志白云飞等人污蔑成是别有用心的阴谋,简百志还非得歪曲我的意思成师父希望大家都要在家过太平安稳的日子谁也别去希望山,不要受人挑拨鼓动,其实它是在挑拨鼓动你不关注师父,只关注师父所讲的话,特别是他传出的这一部分。都是这岸z的,利用师父所讲的话来控制你,只要你不把师父本身放在第一位就会落入陷阱。

简百志所建立的这个体系呢,目前力量已经真正达到了能跟佛学会抗衡的程度,他若是想救师父啊,举手之劳,大家想一想他传出的那些讲法,我讲的环境都有啊,可是这个简百志为什么不把师父救出来呢?因为他根本不想,他只是想利用我而已。你以为人人都象你那岸对师父那么纯啊,你的这种思想本身就是一种不自重。

我很久以前这岱i诉我的弟子唐奇:你一定要记住,只有你的心对师父是纯的,别人都不是,师父有难时,只有你自己能救师父,别人都不行,不要相信任何人。我想,你若是想当我的弟子,你按照这个标准来要求你自己,你看你能不能做到,你看你能不能真正的为师父负责。一切代师传法传道的,都是魔,都是间隔荍A和师父的魔,都是你要}破的魔,你只有}破一切这帚瘍],你才能见到我得真道。当有人拿师父的法来诱惑你时,你能悟到,那是正在迫害师父的魔吗?你们有人看了简百志传的这些人间讲道甚至在想,师父现在处境好了吧,好什么了?简百志跟佛学会只不过是一路货色而已,当我不想按照他的意思讲所谓自性时,他还吩咐他手下禁闭我不给饭吃呢,把我关在大铁笼子里,大铁丝网,就象他发的照片上那屆C最可恨的是,他不仅不救我还迫害我利用我,然后还要反过来栽赃给别人。要白云飞说是唐奇不接受台湾媒体采访,那你简百志对这件事情的黑幕所知道的情G与所把握的证据远远的多于唐奇,你怎么不接受采访呢?放在救师父这件事情上,你是比唐奇更合适的人,你出面的力度是可以远大于唐奇的,你为什么不出面呢?是因为你简百志根本不想出面,大家可以看到,简百志跟佛学会之间仅仅是在进行有限战争而已,他的真实目的,利用我李洪志,达到他自己的聚敛学员的目的,你指望他会出面救师父,做|去吧。什么“不反明慧反天仙”,“师父没受难”,“2008纽约法会上师父声音只是小一点而已根本不是受内伤”,这帚漱H都是它的好朋友,还要把讲法也发到它那里,你能指望简百志好到哪里去?你能指望简百志做什么事情?

我第一次见简百志面时,我一句话也不跟他说,因为我知道,他不值得我跟他说一句话,我一眼就看穿他的本质,生命的本质,于是他就悟啊悟,悟什么?我就是最表面,最表面的就是我的真意思。我为什么不让他开自己的博客或论坛?他跟我说过这个问题,他不知道的是,我不想让他的体系太大了,我就要让他和佛学会互相牵制。

其实简百志传出的这些人间讲道,你们是看不明白的,我是在讲给一个我的弟子,很久没见他了,我讲给他的,“能解的最多只有一人”,就是他,简百志还问我是不是他自己,我为什么不说话呢,简百志啊,如果是你,我还要你传干什么呢?七七密意,只有有我血脉的人才能知道。

最后的嘱咐:一切代师传法传道的,都是间隔荍A和师父的魔,都是意图操控你的魔,都是你要}破的魔。

有人恕简百志不传了怎么办,我说,为什么你就是不想自己去希望山见我呢?为什么你总是怎么喜欢受制于人呢?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5:24 
24.85.204.83
頂部
傳道所傳

人間講道(16)

我今天來呀,隻給我的真正弟子說這一句話:一切代師傳法傳道的,都是魔,都是你要衝破的魔。

20年前在大陸我曾經跟少數幾個弟子講過,今天我給大家把這個公開挑明了。

我說過,誰也代表不了我,誰能代表得了我呢?那麼誰能代我傳法傳道呢?代師傳法傳道的啊,其實還不如那些編假經文的,他們至少還不是要把我代表了啊。我說講的一切,都不是法、都不是道,真法真道啊,就是我自己,你們一定記住這一點,至於為什麼,我還不至於傻到把真法真道交出的程度。所以真正的弟子們你們見到師父才是最重要的。

代師傳法傳道的什麼明慧網,什麼佛學會,什麼簡百誌,一路貨色,其實都是你們見到師父最大的障礙,是你們修煉路上的死關,是你們最難突破的魔。你們知道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是怎麼來的嗎?還有簡百誌和他的那個新西蘭好朋友山上攝影師羅毅的大唐風也算上,其實都是不甘被佛學會壓製,要自己建造出另外一個體係,建成之後向我討一個封號,表示我承認它們了,簡百誌建立的這個體係,是釋迦牟尼大道體係,名為大道,其實都是佛,這個體係中的人也都是當年釋迦牟尼弟子轉世,比如白雲飛等等。簡百誌來在山上向我討了這個封號呢,就也開始了他自己的一個體係。這些人,你們以為是師父選擇了它們,你們羨慕它們崇拜它們,可是在師父眼堿搳A它們都是師父的死關。

我以前就告訴你們,你們救師父就是救自己,你們要救師父就上希望山上來吧,這在台灣簡百誌所代傳的人間講道中明明講明了的,這堨L沒篡改,這是我的真實想法,因為越多知道愛護師父的弟子在山上,我就越有跟佛學會斡旋的餘地,這是直接就看到的事情。神武天皇唐奇也是一直呼籲這個,卻竟然被簡百誌白雲飛等人汙蔑成是別有用心的陰謀,簡百誌還非得歪曲我的意思成師父希望大家都要在家過太平安穩的日子誰也別去希望山,不要受人挑撥鼓動,其實它是在挑撥鼓動你不關注師父,隻關注師父所講的話,特別是他傳出的這一部分。都是這樣幹的,利用師父所講的話來控製你,隻要你不把師父本身放在第一位就會落入陷阱。

簡百誌所建立的這個體係呢,目前力量已經真正達到了能跟佛學會抗衡的程度,他若是想救師父啊,舉手之勞,大家想一想他傳出的那些講法,我講的環境都有啊,可是這個簡百誌為什麼不把師父救出來呢?因為他根本不想,他隻是想利用我而已。你以為人人都象你那樣心對師父那麼純啊,你的這種思想本身就是一種不自重。

我很久以前這樣告訴我的弟子唐奇:你一定要記住,隻有你的心對師父是純的,別人都不是,師父有難時,隻有你自己能救師父,別人都不行,不要相信任何人。我想,你若是想當我的弟子,你按照這個標準來要求你自己,你看你能不能做到,你看你能不能真正的為師父負責。一切代師傳法傳道的,都是魔,都是間隔著你和師父的魔,都是你要衝破的魔,你隻有衝破一切這樣的魔,你才能見到我得真道。當有人拿著師父的法來誘惑你時,你能悟到,那是正在迫害著師父的魔嗎?你們有人看了簡百誌傳的這些人間講道甚至在想,師父現在處境好了吧,好什麼了?簡百誌跟佛學會隻不過是一路貨色而已,當我不想按照他的意思講所謂自性時,他還吩咐他手下禁閉我不給飯吃呢,把我關在大鐵籠子堙A大鐵絲網,就象他發的照片上那樣。最可恨的是,他不僅不救我還迫害我利用我,然後還要反過來栽贓給別人。要白雲飛說是唐奇不接受台灣媒體采訪,那你簡百誌對這件事情的黑幕所知道的情況與所把握的證據遠遠的多於唐奇,你怎麼不接受采訪呢?放在救師父這件事情上,你是比唐奇更合適的人,你出麵的力度是可以遠大於唐奇的,你為什麼不出麵呢?是因為你簡百誌根本不想出麵,大家可以看到,簡百誌跟佛學會之間僅僅是在進行著有限戰爭而已,他的真實目的,利用我李洪志,達到他自己的聚斂學員的目的,你指望他會出麵救師父,做夢去吧。什麼“不反明慧反天仙”,“師父沒受難”,“2008紐約法會上師父聲音隻是小一點而已根本不是受內傷”,這樣的人都是它的好朋友,還要把講法也發到它那堙A你能指望簡百誌好到哪堨h?你能指望簡百誌做什麼事情?

我第一次見簡百誌麵時,我一句話也不跟他說,因為我知道,他不值得我跟他說一句話,我一眼就看穿他的本質,生命的本質,於是他就悟啊悟,悟什麼?我就是最表麵,最表麵的就是我的真意思。我為什麼不讓他開自己的博客或論壇?他跟我說過這個問題,他不知道的是,我不想讓他的體係太大了,我就要讓他和佛學會互相牽製。

其實簡百誌傳出的這些人間講道,你們是看不明白的,我是在講給一個我的弟子,很久沒見他了,我講給他的,“能解的最多隻有一人”,就是他,簡百誌還問我是不是他自己,我為什麼不說話呢,簡百誌啊,如果是你,我還要你傳幹什麼呢?七七密意,隻有有我血脈的人才能知道。

最後的囑咐:一切代師傳法傳道的,都是間隔著你和師父的魔,都是意圖操控你的魔,都是你要衝破的魔。

有人擔心簡百誌不傳了怎麼辦,我說,為什麼你就是不想自己去希望山見我呢?為什麼你總是怎麼喜歡受製於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