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講道(十六)姓唐的特务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5:21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講道(十六)

  最近很熱鬧啊!我相信你們都看到了,當一件事情產生的時候,都是在考驗你們的心。我過去說過,一個不動能制萬動。那是在九九年七二零前夕啊,如今回頭看一看,還真是別有一番感慨。有多少人能不動心呢?我說邪惡的迫害與打壓根本不算甚麼,你不管他誰說甚麼,其實都是造謠、污衊,沒有一樣是真的,都是手段。我要問問你們,你們進門來難道是來學那些鬥爭人的手段的嗎?難道那些批鬥人、污衊人的文章能使你提高嗎?這麼說好了,那些東西能救出師父嗎?能救出你自己嗎?能使你們更多的同修走出這團迷霧嗎?能使世人正面對待我們嗎?如果能,我也就不講這次法了。我看你們啊,真是恨鐵不成鋼,為甚麼就去胡亂相信誰,為甚麼連基本的理智都沒有?我看你真傷心哪!這麼說好了,如果你們還跟著姓唐的特務吆喝,還在替其幹事,甚至認它當甚麼二師父的,我今天嚴肅告訴你,你歸它管了,我不再管你了。你覺得你跟著它好,那你就跟它去好了。儘管你認為你是想救師父,我告訴你,你不是真想救師父,真想救師父的如今都明白了,就算還不明白,我今天就說給你們明白。

  歷史上你們有過多次轉生,轉生的過程中你們受過很多騙。那個姓唐的特務也是這個情況,我歷史上一直在找它。我可沒說過我找它做甚麼?他也一直問我的弟子,我一直不說。今天,我就說開了。這個洪穹蒼宇內的主要範圍中開始生成其中的宇宙體系的時候是有很多高層生命參與的,每一個生命造出的宇宙都不一樣。那個姓唐的特務當時造出了個奇奇怪怪的東西,沒有生命理解它,可是我知道它是怎麼回事。它是故意和我唱反調,如果我造的宇宙是正的,他就偏要反過來造。它認為,它造的宇宙與我相反,它的智慧算是與我一樣大。它看了宇宙中的那些舊勢力選擇了我的時候,它覺得不屑,它認為我不是舊勢力那個層次的,它也知道我在反過來利用舊勢力呢,於是呢,它就打算作弄那些舊勢力。舊勢力認為他們自己安排了我,可是沒想到竟然來了一個奇奇怪怪的生命,於是舊勢力都傻了,不知道如何對抗它。於是呢,那些舊勢力指責我,他們認為這是我帶來的,我得收拾。其實它不是我帶來的,我也懶得去解釋。站在它的立場,它認為舊勢力安排我的這一切都是小兒科,它也認定舊勢力安排的都是不夠格的,它一直要我放棄他們。可是,儘管舊勢力安排我,甚至迫害我的學員與弟子,我是不容許任何生命反過來安排甚麼的。這個宇宙不歸它管,它硬要管,那就是它的問題了。

  這個姓唐的特務一直慫恿你們去救師父。為甚麼它自己不做呢?因為這是它安排的一齣戲。你們都知道佛學會是舊勢力安排的。可是,一些學員剛剛從佛學會那兒出來,不一會就接觸上了這個姓唐的。它要揭露佛學會那可真是太簡單了,為甚麼?因為我前邊說過的這些個歷史因素。站在它的立場,它認為弟子們應該從佛學會那兒救出師父。它自己為甚麼不救,因為它認為他不在這一切中,它認為它與我是同樣的,其他弟子都是舊勢力,是不值得救的。按照它的安排,這一個生命只要能出了佛學會那一關,它就要利用這個弟子擊潰佛學會。每一個出了佛學會那一關的弟子都被它視為囊中物,它利用這些弟子想救師父的心要擊垮佛學會。為甚麼它要這樣做?因為,它還是抱著那個特性啊,它就是要與我對著幹。不管如何,我承認了佛學會。它就要搞道學會,我要搞的它都是反對的,而且都打著救師父的招牌去忽悠我的學員做。我想,今天說的很明白了,你們仔細去看看它的言行,其實就是先天特性決定的。它無論嘴裡說的是甚麼,他真實的目地就是讓我破功,要讓我與弟子們在世人面前,在宇宙眾生面前出醜。他利用我的學員啊,弟子啊之間的矛盾,滲透分化,加大矛盾衝突,並忽悠學員自己向社會上揚醜。它打著救我的旗號,真實目地是踐踏我,事實上它也多次公開罵我,雖然它罵不著我,可是它仇恨的心是對著我而來的,它污衊我的弟子,污衊我的女兒,公開罵我,採用各種邪惡至極的手段,而我們一些學員竟然真與它一直唱和,認為為了救師父,為了打擊佛學會可以認同罵師父的手段。世人看了都在嘲笑你們,宇宙生命更是落淚,怎麼能有這麼不清醒的生命呢?這樣配得上當我的學員嗎?

  唉!這麼些年我真沒嘆過氣。儘管佛學會∼,(停頓)今天先不講這個,不離題。那麼,是不是它先天特性如此我們就可以跟它去了呢?不是這樣理解。我歷史上一直在找它,找它做甚麼?當我找到它時,它就沒路跑了。它是最怕見到我的生命,宇宙中誰它都不怕,它唯獨不敢見我。我一直在找它,為甚麼找不到它?不是找不到,而是它一直躲著我,一邊躲著我,一邊與我對著幹。你別看它叫弟子捫找我,它自己是不敢來的。那些學員聽了它的話來找我,然後它可以從這個學員那兒蒐集到我的狀況。它要破壞掉佛學會,這個我不管。它要破壞掉我真正的弟子,我可不能不管。不管它自己甚麼想法,我李洪志每走一步都是為宇宙眾生奠定的不滅不壞的基礎,不管我在這個過程中選擇了誰,要它做甚麼事,不管我要傳的是這洪穹蒼宇內外的哪一部份的法,這些都是我的事,不容許它干擾。

  其實啊,來到人中了大家就都一樣了。我這麼些年來,一直想要眾生皆得慧悟。不管哪個生命來幹甚麼,我只管做我的事,盡量不牽扯其他。可是,弟子們不清醒的行為,卻一再招致不必要的麻煩與干擾。李美歌是我的女兒,不是甚麼我的師父。有些消息是有心人一開始就放出來的,為的是今天這個時刻迷惑一部份弟子。美歌沒有做甚麼網站,一切都是姓唐的特務幹的。就以最平常的道德來看,它的言行已經不是邪惡二字可以形容。一個生命為了與我對著幹,竟然可以執念如此,隨我層層下走,歷次都扮演同樣的角色,歷次都出於妒忌藉口救師父來淘汰我的弟子,破壞我的選擇。儘管我的學員不爭氣,我也不能讓它這麼搞下去。

  弟子們。這關其實不是甚麼關,因為它不是我安排的,也不是舊勢力安排的。從頭到尾,都是它一手安排導演的,利用我清除舊勢力這個系統的同時插進來干擾。如果不是我們有些弟子在歷史上與它結過那樣的緣,我是可以一刀兩斷的。歷史上,你們多次被它欺騙過。進京勤王,尊王攘夷的旗號聽起來挺動人,可是誰想得到那是一個設下的陷阱。我是遭了難了,這個難可不是你們誰能解得了的,可是我自己解得了,我能解這結。

  我想,今天這些話啊算是額外講的,我引伸出來的。特別在720之前哪,我看到這些風風雨雨哪,我就是覺得十分相似。弟子們,人中的道路重在實修實證上,奇奇怪怪的生命看不起這個修煉的東西,它覺得是佛道神體系的,可是反過來說,我要點化你們的東西都在裡邊,你真正能得的都在實修的過程中慢慢顯現。隨著你們的清醒,這類生命將會被淘汰。如果你選擇與其去,那可不要怪為師的不慈悲!


不來录2010年7月13日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5:21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讲道(十六)

最近很热闹啊!我相信你们都看到了,当一件事情产生的时候,都是在考验你们的心。我过去说过,一个不动能制万动。那是在九九年七二零前夕啊,如今回头看一看,还真是别有一番感慨。有多少人能不动心呢?我说邪恶的迫害与打压根本不算甚么,你不管他谁说甚么,其实都是造谣、污蔑,没有一帕O真的,都是手段。我要问问你们,你们进门来难道是来学那些斗争人的手段的吗?难道那些批斗人、污蔑人的文章能使你提高吗?这么说好了,那些东西能救出师父吗?能救出你自己吗?能使你们更多的同修走出这团迷雾吗?能使世人正面对待我们吗?如果能,我也就不讲这次法了。我看你们啊,真是恨铁不成钢,为甚么就去胡乱相信谁,为甚么连基本的理智都没有?我看你真伤心哪!这么说好了,如果你们还跟茤m唐的特务吆喝,还在替其干事,甚至认它当甚么二师父的,我今天严肃告诉你,你归它管了,我不再管你了。你觉得你跟茈戌n,那你就跟它去好了。尽管你认为你是想救师父,我告诉你,你不是真想救师父,真想救师父的如今都明白了,就算还不明白,我今天就说给你们明白。

历史上你们有过多次转生,转生的过程中你们受过很多骗。那个姓唐的特务也是这个情G,我历史上一直在找它。我可没说过我找它做甚么?他也一直问我的弟子,我一直不说。今天,我就说开了。这个洪穹苍宇内的主要范围中开始生成其中的宇宙体系的时候是有很多高层生命参与的,每一个生命造出的宇宙都不一屆C那个姓唐的特务当时造出了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没有生命理解它,可是我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它是故意和我唱反调,如果我造的宇宙是正的,他就偏要反过来造。它认为,它造的宇宙与我相反,它的智慧算是与我一岸j。它看了宇宙中的那些旧势力选择了我的时候,它觉得不屑,它认为我不是旧势力那个层次的,它也知道我在反过来利用旧势力呢,于是呢,它就打算作弄那些旧势力。旧势力认为他们自己安排了我,可是没想到竟然来了一个奇奇怪怪的生命,于是旧势力都傻了,不知道如何对抗它。于是呢,那些旧势力指责我,他们认为这是我带来的,我得收拾。其实它不是我带来的,我也懒得去解释。站在它的立场,它认为旧势力安排我的这一切都是小儿科,它也认定旧势力安排的都是不{格的,它一直要我放弃他们。可是,尽管旧势力安排我,甚至迫害我的学员与弟子,我是不容许任何生命反过来安排甚么的。这个宇宙不归它管,它硬要管,那就是它的问题了。

这个姓唐的特务一直怂恿你们去救师父。为甚么它自己不做呢?因为这是它安排的一出戏。你们都知道佛学会是旧势力安排的。可是,一些学员刚刚从佛学会那儿出来,不一会就接触上了这个姓唐的。它要揭露佛学会那可真是太简单了,为甚么?因为我前边说过的这些个历史因素。站在它的立场,它认为弟子们应该从佛学会那儿救出师父。它自己为甚么不救,因为它认为他不在这一切中,它认为它与我是同帚滿A其它弟子都是旧势力,是不值得救的。按照它的安排,这一个生命只要能出了佛学会那一关,它就要利用这个弟子击溃佛学会。每一个出了佛学会那一关的弟子都被它视为囊中物,它利用这些弟子想救师父的心要击垮佛学会。为甚么它要这庚窗H因为,它还是抱茖个特性啊,它就是要与我对茪z。不管如何,我承认了佛学会。它就要搞道学会,我要搞的它都是反对的,而且都打荓师父的招牌去忽悠我的学员做。我想,今天说的很明白了,你们仔细去看看它的言行,其实就是先天特性貝w的。它は论嘴里说的是甚么,他真实的目地就是让我破功,要让我与弟子们在世人面前,在宇宙众生面前出丑。他利用我的学员啊,弟子啊之间的矛盾,渗透分化,加大矛盾}突,并忽悠学员自己向社会上扬丑。它打荓洇琲犖X号,真实目地是践踏我,事实上它也多次公开骂我,虽然它骂不荍琚A可是它仇恨的心是对荍琣来的,它污蔑我的弟子,污蔑我的女儿,公开骂我,采用各种邪恶至极的手段,而我们一些学员竟然真与它一直唱和,认为为了救师父,为了打击佛学会可以认同骂师父的手段。世人看了都在嘲笑你们,宇宙生命更是落泪,怎么能有这么不清醒的生命呢?这庚t得上当我的学员吗?

唉!这么些年我真没叹过气。尽管佛学会∼,(停顿)今天先不讲这个,不离题。那么,是不是它先天特性如此我们就可以跟它去了呢?不是这府z解。我历史上一直在找它,找它做甚么?当我找到它时,它就没路跑了。它是最怕见到我的生命,宇宙中谁它都不怕,它唯独不敢见我。我一直在找它,为甚么找不到它?不是找不到,而是它一直躲荍琚A一边躲荍琚A一边与我对茪z。你别看它叫弟子扪找我,它自己是不敢来的。那些学员听了它的话来找我,然后它可以从这个学员那儿搜集到我的状G。它要破坏掉佛学会,这个我不管。它要破坏掉我真正的弟子,我可不能不管。不管它自己甚么想法,我李洪志每走一步都是为宇宙众生奠定的不灭不坏的基础,不管我在这个过程中选择了谁,要它做甚么事,不管我要传的是这洪穹苍宇内外的哪一部份的法,这些都是我的事,不容许它干扰。

其实啊,来到人中了大家就都一岸F。我这么些年来,一直想要众生皆得慧悟。不管哪个生命来干甚么,我只管做我的事,尽量不牵扯其它。可是,弟子们不清醒的行为,狺@再招致不必要的麻烦与干扰。李美歌是我的女儿,不是甚么我的师父。有些消息是有心人一开始就放出来的,为的是今天这个时刻迷惑一部份弟子。美歌没有做甚么网站,一切都是姓唐的特务干的。就以最平常的道德来看,它的言行已经不是邪恶二字可以形容。一个生命为了与我对茪z,竟然可以执念如此,随我层层下走,历次都扮演同帚漕丹漶A历次都出于妒忌借口救师父来淘汰我的弟子,破坏我的选择。尽管我的学员不争气,我也不能让它这么搞下去。

弟子们。这关其实不是甚么关,因为它不是我安排的,也不是旧势力安排的。从头到尾,都是它一手安排导演的,利用我清除旧势力这个系统的同时插进来干扰。如果不是我们有些弟子在历史上与它结过那帚缘,我是可以一刀两断的。历史上,你们多次被它欺骗过。进京勤王,尊王攘夷的旗号听起来挺动人,可是谁想得到那是一个设下的陷阱。我是遭了难了,这个难可不是你们谁能解得了的,可是我自己解得了,我能解这结。

我想,今天这些话啊算是额外讲的,我引伸出来的。特别在720之前哪,我看到这些风风雨雨哪,我就是觉得十分相似。弟子们,人中的道路重在实修实证上,奇奇怪怪的生命看不起这个修炼的东西,它觉得是佛道神体系的,可是反过来说,我要点化你们的东西都在里边,你真正能得的都在实修的过程中慢慢显现。随荍A们的清醒,这类生命将会被淘汰。如果你选择与其去,那可不要怪为师的不慈悲!

不来录2010年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