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间讲道(15)在那被迫的环境下我所讲的每句话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5:18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间讲道(15)

传道所传

我先说一件小事情,大家知道我的讲道啊,用正体简体来发都不是偶然的,可是有的人呢,他就是觉得师父做的还不{,喜欢再多加那么一道手续,把正体的转成简体的,或者把简体的转成正体的,这么一转哪内涵全は,而且还影响了我的一个计划,我想让大陆人认识正体字,还有更深的意现在就不讲了……总之啊,以后大家注意这一点,我的讲道啊,你原岸@点都不要动的发,我想呢,这也是你对我讲道的一点尊敬,当然有人是考虑到让大陆一些文盲好理解,那么你是你认为是那些文盲重要呢还是尊敬我重要呢?大家知道2000年上半年我发在明慧网上的经文,你下载BDF文件来看,都是正体字的,可是后来佛学会都改成了简体的,原版正体的都被删除了,你们可不要学佛学会干的破事啊,当年我传法时,我一办班,保证那旁边又来一个,你看……

可是啊,大家不要以为这是他的罪,我告诉大家啊,何止我一办班那旁边又来一个呢?就在我办的这班之内,就有给我设计讲稿的,有监听我讲哪些东西的,还有临时用鼓掌的暗号告诉我不要在继续讲下去的,你们看录像,觉得很多地方鼓掌都不是味,你们发现了,就好比那次为什么师父刚刚一讲出被灌一碗毒药的事情后立刻鼓掌接带起全场暴风雨般的鼓掌呢?这是为人弟子之所为吗?不是,那是为什么呢?我想你们这么久在天仙论坛上玩的,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那么有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大家想一想啊,传师真道,你按照我那种环境下的话原岸@点不动,就是传的我的真道吗?不是,你恰恰是在传佛学会的假道,你是在为佛学会为虎作伥,说白了你是在迫害我!所以我真正的弟子啊,就知道这种情G下应该怎么做……你们知道吗?当年我办班时,旁边那一个来干扰的呀,常常是我的弟子开的,打乱很多佛的安排,把佛体系的神给气得半死,背地里我可乐得{呛。所以啊,我想,那些正体字的讲道你们转了就转了,刚才你们可能有点鵀矰F,对不对?其实啊,真正的我的弟子啊,你们往往は意识的就会干成我想要的一些事情,你们转那些讲道啊绝不是偶然的。

你们想一想,师父的名字音“来”,那“不来”发的讲道中,师父说师父离了佛学会就很多事情做不了,你们说是这吗?师父说中国五千年文化是应该被消灭的神传文化不重视人,而犹太文化西方宗教民主珙O应该保留到未来宇宙中的,你们说是这吗?师父说中国人从古到今不把人当人看,西方人才会尊重人,你们说是这吗?你真的跟师父心有灵犀心心相印时,你直接就感觉到师父所处的环境,你直接就感觉到师父这说时正在面临茈角j的威胁……(师父很久没有说话)

我想你是感觉得到的,因为真正的弟子你是传承师父的血脉,所以有的人呢,他は意中就会做对,比如说啊,他会转一转,正体转成简体,他不知道,这转一转,就能为为师我消除一点压力,虽然他不知道,但是他玼鈰筐魽A这就是区别。但是啊,能为师父解开此结的,狴u有一人,那是师父的亲人,能解的最多只有一人。你们知道吗?你们只知道崇拜尊崇师父所讲的道所讲的法,可是你们知道吗?在那种被迫的环境下,我所讲的每一句话都是我的一个结,你们敢于解体师父那时所讲的道、法吗?你们谁有这帚澈i气呢?你们谁有这帚滲鄐O呢?再放开一步,你们谁曾经想到这里呢?你们解体师父被迫讲的那些道、法,就是为师父解开结,那些邪灵就不敢那么猖狂,你们知道吗?

我再举一个例子,大家知道,在不来发的我最近的这一系列“人间讲道”中啊,一个关键点,找到你自己,自性中包含一切,自性……(师父停顿了很长时间),你们以为这是我讲的道,其实这是释迦牟尼两千五百年前讲的法,你们可以查一查金刚经,现在它们让我讲出来了,你们如果真的相信了,也就成了我的结,你们谁能解开呢?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当年是谁,我当年西出函谷关行到天竺,当面问释迦牟尼:你的弟子本来就是都有自己的,那么何以今日堕落痴迷到如此地步?那么即使你再让他们找到自己,回归自性,过一段时间以后,它们又堕落痴迷到如此地步,你再怎么办?这个问题不解芋A一切不都等于零吗?释迦牟尼都回答不上来了,很长时间沉默。我说“万般靠自性,非究竟法”,就向东去了太阳月亮一同升起的地方。这件事情在历史上本来是有记载的,可是释迦牟尼安排他的弟子毁掉了文字记载。这件事情我曾经在二十年前秘密告诉过我的弟子,现在他又讲出来了。你们可以看到,那“不来教主”根本は以应对,因为这一点是释迦牟尼体系的死穴。那“不来教主”还以为人多就可以解这个问题呢。佛教就是常常依赖人海战术,可是他狶悀F最关键的一点,这个宇宙,庞大的一切生命本来都是找到自己有自己的,那么怎么集体堕落到现在这个程度了呢?那么你再令所有生命都找到自己回去,也仍然没有解車琤问题呀!其实,这个问题,是宇宙中一切神,は量は计的神,一直想解谷没有解赤问题,怎岸~能返本归真后永远不再堕落,怎么岸~能找到自己后永远不失去自己,所有的神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这不是宇宙体系内的神的能力能解赤问题,宇宙外的神佛也解角ㄓF。旧势力及其宇宙外高层的一切安排都是不了了之的,都是有漏的。

只有我李洪志能解开这一切,而且解赤漪O根本问题。不是说你们依赖师父,每个生命啊,都是有所不能的,这本来就是超越你们生命自性极限的问题,是你们靠自己永远都解角ㄓF的,只有极个别除外,因为这帚漸糽R,它们已经证悟到宇宙的终极,洞祕t宙,你只有真正的完全掌握了宇宙规律才能达到这一步的,你只有洞祕t宙时才能永脱苦海,你单单找到自己是远远不{的,洞祕t宙,谈何容易,神都做不到。

我为什么讲这些,我想,最近啊,跟那2003年元宵节时的情G差不多,很多人呢,觉得为正法做了很多事情,胆气壮起来了,觉得可以不用把师父放在眼里了,讨论什么“は师智”,觉得他们的自性就可以救他们自己了,以后就不用理会师父如何了,还觉得是自己找到了自己,从此自由了……(师父语气很沉重)我想啊,我就给这帚漱H点点穴道,我想你已经足以震惊了。历来禅宗当中都在讲自性呀,明心见性呀,佛教当中总在这讲呀,可是,这都是不了了之的,解角ㄓF根本问题。所以你们可以看一看我这些时间里讲的这些道,很多其实说白了不是道,而是披蚢D的外衣的佛。包括传出这一系列文章的那个简百志,他本来就是佛教密宗中的人,他所交的朋友也都是佛教密宗里的。我告诉过你们,宁可形神全灭都不要到伪装成道的神那里去,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今天的事情你们听了可能会震惊,你们谁能破解、解体这个不来所发的这一系列讲道,你们谁敢呢?你们尊敬它,可否想过,你们就是在封印师父。当然,这也不是说谁想解体就能解体的,你撕了表面的文字不算,你要从道理上破解了它,就像你们破解明慧网发的所谓经文一屆C当然,从不来这里,也是我一次难得的机会,但是他的组织究竟还会给我多少时间,给我多少这帚盡会,这就是不一定的了。它们一直想停掉,前些日子真的停了,现在又被唐奇给逼出来,我想,这帚盡会也不会多。你们要想听真道啊,得你们自己想办法。我还告诉你,你见到我之前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你到我这里来问我,我保证给你讲不一帚滿A那才是你该得的真道真法。

(师父忽然笑了)我一讲到这里呀,有一部分被邪灵操控茠漱H哪,他脑袋里会闪出这一念来,“让我们去希望山,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哪”,那你去希望山的目的是什么?你不想办法达到吗?你的智慧哪去了?你们说唐奇鼓动你们去希望山是中共特工的阴谋,那为什么这么多上山来的唐奇的“谍报系统”里的人都平安は事呢?你真的不会掩藏你自己吗?就你特殊就你笨?说白了啊,你是不想见师父,也根本不想办法见师父。师父受难希望山,我想做弟子的,呼吁上希望山救师父,这是天经地慦漕き﹛A上希望山不需要理由,你不来才需要理由。说唐奇鼓动这么多人去希望山自己狺ㄔh,这弧Q的人哪,是不是你见师父还非得是有唐奇已经见到了师父这个条件呢?大陆出国本来就审查严密,更何G唐奇这种被特殊关照的人呢?那么唐奇出不了国,就呼吁能出国的上山救师父,这是天经地慦漕き﹛C可是一到了法轮功的人那里,连他们救师父都还得有个条件,唐奇先做了它们才做,唐奇不做的它们就坚角ㄟ窗A不管唐奇能不能做到,反正得是}锋在前,否则就是别有用心。那么唐奇别有用心就是你旁观这一件事情的理由了么?你要真的关心我,为什么不自己想想应该怎么办呢?这是一下子就想到的。见师父,一件很自然的事情,竟被别有用心的邪灵歪歪出那么多道道。电台电视台的采访,你就没有想过你去为师父说句话吗?我想,从这一段时间里发生的很多事情上,我也看透了所有人的心。

我的弟子们,我今天也讲了:你時時提著那顆心卻把握得很好,正的邪的、真的假的、善的惡的你都能分辨,你都能用其證實道法無雙的智慧。我想,你以后也要走一条正邪分明、真假分明、善恶分明的道路,不要再正邪不分、善恶不明、真假不辩,你若是连善恶都分不清楚,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今天的事情,我还想讲的更详细一些,我讲到了那个“圆”,你们知道吗?它就是你们过去所拜的万王之王,现在出现了,它的真实名字是叫“顾圆”,原名顾达畅,以前住在加拿大温哥华,后来去了法国,他的爸爸是清华大学的,那时跟禫E是同事,他自己本人是北京邮电学院毕业,“顾圆”这个名字还是我给他起的,94年的学习班上,现在你们到温哥华佛学会一打听“顾圆”,佛学会立刻会告诉你这是一个邪悟的人,他跟佛学会有达成协议,共同掩藏黑幕。顾圆在温哥华曾经有一个小圈子,在唐奇起慦漯黕薄A遇到了这个小圈子里的一个比较受欺负的女子,唐奇以は与伦比的智慧拨开她心中的迷雾,摆脱了顾圆的困扰,特别是什么“は私は我、为他人虓Q”一类的,她告诉了唐奇她参加师父讲法会和在大纪元工作时的很多内幕消息,并且韺U唐奇联络上了她的另一个朋友,处于对佛学会迷茫中的“燕子”,2003年得法,开天目很明显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上山来见我,发现佛学会重大黑幕,说,被赶下山,但她是很有能力的人,又想办法多次上去,多次见到我,冬天还韺痗顐个蛇洞,我那篇经文最后提到的 “燕子”就是她,2008年初的“淘沙”就是她}山}出来的,那次}山虽然没有}进去,但是震撼了整个佛学会,而且她利用到山后开车的机会见到了我……我想有些事情啊,留到你们亲自来找到我时说,这里就不公开讲了。这个顾圆,唐奇一开始时想鼓动他反佛学会,可是总是不成功,后来才发下他跟佛学会是“背后有一腿”,“圓融”改为“圓容”就是他的馊主意,弟子们啊,你们可以看一看,我有一篇经文名字叫“圓融”,你看里边讲的是什么?讲的是杀生,而不是容!邪恶势力总是要我包容它们,我偏不!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5:19 
24.85.204.83
頂部
人間講道(15)

我先說一件小事情,大家知道我的講道啊,用正體簡體來發都不是偶然的,可是有的人呢,他就是覺得師父做的還不夠,喜歡再多加那麼一道手續,把正體的轉成簡體的,或者把簡體的轉成正體的,這麼一轉哪內涵全無,而且還影響了我的一個計畫,我想讓大陸人認識正體字,還有更深的意義現在就不講了……總之啊,以後大家注意這一點,我的講道啊,你原樣一點都不要動的發,我想呢,這也是你對我講道的一點尊敬,當然有人是考慮到讓大陸一些文盲好理解,那麼你是你認為是那些文盲重要呢還是尊敬我重要呢?大家知道2000年上半年我發在明慧網上的經文,你下載PDF檔來看,都是正體字的,可是後來佛學會都改成了簡體的,原版正體的都被刪除了,你們可不要學佛學會幹的破事啊,當年我傳法時,我一辦班,保證那旁邊又來一個,你看……

可是啊,大家不要以為這是他的罪,我告訴大家啊,何止我一辦班那旁邊又來一個呢?就在我辦的這班之內,就有給我設計講稿的,有監聽我講哪些東西的,還有臨時用鼓掌的暗號告訴我不要在繼續講下去的,你們看錄影,覺得很多地方鼓掌都不是味,你們發現了,就好比那次為什麼師父剛剛一講出被灌一碗毒藥的事情後立刻鼓掌接著帶起全場暴風雨般的鼓掌呢?這是為人弟子之所為嗎?不是,那是為什麼呢?我想你們這麼久在天仙論壇上玩的,也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那麼有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大家想一想啊,傳師真道,你按照我那種環境下的話原樣一點不動,就是傳的我的真道嗎?不是,你恰恰是在傳佛學會的假道,你是在為佛學會為虎作倀,說白了你是在迫害我!所以我真正的弟子啊,就知道這種情況下應該怎麼做……你們知道嗎?當年我辦班時,旁邊那一個來干擾的呀,常常是我的弟子開的,打亂很多佛的安排,把佛體系的神給氣得半死,背地裡我可樂得夠嗆。所以啊,我想,那些正體字的講道你們轉了就轉了,剛才你們可能有點嚇住了,對不對?其實啊,真正的我的弟子啊,你們往往無意識的就會幹成我想要的一些事情,你們轉那些講道啊絕不是偶然的。

你們想一想,師父的名字音“來”,那“不來”發的講道中,師父說師父離了佛學會就很多事情做不了,你們說是這樣嗎?師父說中國五千年文化是應該被消滅的神傳文化不重視人,而猶太文化西方宗教民主卻是應該保留到未來宇宙中的,你們說是這樣嗎?師父說中國人從古到今不把人當人看,西方人才會尊重人,你們說是這樣嗎?你真的跟師父心有靈犀心心相印時,你直接就感覺到師父所處的環境,你直接就感覺到師父這樣說時正在面臨著巨大的威脅……(師父很久沒有說話)

我想你是感覺得到的,因為真正的弟子你是傳承著師父的血脈,所以有的人呢,他無意中就會做對,比如說啊,他會轉一轉,正體轉成簡體,他不知道,這樣轉一轉,就能為為師我消除一點壓力,雖然他不知道,但是他卻能做到,這就是區別。但是啊,能為師父解開此結的,卻只有一人,那是師父的親人,能解的最多只有一人。你們知道嗎?你們只知道崇拜尊崇師父所講的道所講的法,可是你們知道嗎?在那種被迫的環境下,我所講的每一句話都是我的一個結,你們敢於解體師父那時所講的道、法嗎?你們誰有這樣的勇氣呢?你們誰有這樣的能力呢?再放開一步,你們誰曾經想到這裡呢?你們解體師父被迫講的那些道、法,就是為師父解開結,那些邪靈就不敢那麼倡狂,你們知道嗎?

我再舉一個例子,大家知道,在不來發的我最近的這一系列“人間講道”中啊,一個關鍵點,找到你自己,自性中包含一切,自性……(師父停頓了很長時間),你們以為這是我講的道,其實這是釋迦牟尼兩千五百年前講的法,你們可以查一查金剛經,現在它們讓我講出來了,你們如果真的相信了,也就成了我的結,你們誰能解開呢?

你們可能不知道我當年是誰,我當年西出函谷關行到天竺,當面問釋迦牟尼:你的弟子本來就是都有自己的,那麼何以今日墮落癡迷到如此地步?那麼即使你再讓他們找到自己,回歸自性,過一段時間以後,它們又墮落癡迷到如此地步,你再怎麼辦?這個問題不解決,一切不都等於零嗎?釋迦牟尼都回答不上來了,很長時間沉默。我說“萬般靠自性,非究竟法”,就向東去了太陽月亮一同升起的地方。這件事情在歷史上本來是有記載的,可是釋迦牟尼安排他的弟子毀掉了文字記載。這件事情我曾經在二十年前秘密告訴過我的弟子,現在他又講出來了。你們可以看到,那“不來教主”根本無以應對,因為這一點是釋迦牟尼體系的死穴。那“不來教主”還以為人多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呢。佛教就是常常依賴人海戰術,可是他卻忘了最關鍵的一點,這個宇宙,龐大的一切生命本來都是找到自己有自己的,那麼怎麼集體墮落到現在這個程度了呢?那麼你再令所有生命都找到自己回去,也仍然沒有解決根本問題呀!其實,這個問題,是宇宙中一切神,無量無計的神,一直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問題,怎樣才能返本歸真後永遠不再墮落,怎麼樣才能找到自己後永遠不失去自己,所有的神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這不是宇宙體系內的神的能力能解決的問題,宇宙外的神佛也解決不了。舊勢力及其宇宙外高層的一切安排都是不了了之的,都是有漏的。

只有我李洪志能解開這一切,而且解決的是根本問題。不是說你們依賴師父,每個生命啊,都是有所不能的,這本來就是超越你們生命自性極限的問題,是你們靠自己永遠都解決不了的,只有極個別除外,因為這樣的生命,它們已經證悟到宇宙的終極,洞徹宇宙,你只有真正的完全掌握了宇宙規律才能達到這一步的,你只有洞徹宇宙時才能永脫苦海,你單單找到自己是遠遠不夠的,洞徹宇宙,談何容易,神都做不到。

我為什麼講這些,我想,最近啊,跟那2003年元宵節時的情況差不多,很多人呢,覺得為正法做了很多事情,膽氣壯起來了,覺得可以不用把師父放在眼裡了,討論什麼“無師智”,覺得他們的自性就可以救他們自己了,以後就不用理會師父如何了,還覺得是自己找到了自己,從此自由了……(師父語氣很沉重)我想啊,我就給這樣的人點點穴道,我想你已經足以震驚了。歷來禪宗當中都在講自性呀,明心見性呀,佛教當中總在這樣講呀,可是,這都是不了了之的,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所以你們可以看一看我這些時間裡講的這些道,很多其實說白了不是道,而是披著道的外衣的佛。包括傳出這一系列文章的那個簡百志,他本來就是佛教密宗中的人,他所交的朋友也都是佛教密宗裡的。我告訴過你們,寧可形神全滅都不要到偽裝成道的神那裡去,我想,你們應該知道。今天的事情你們聽了可能會震驚,你們誰能破解、解體這個不來所發的這一系列講道,你們誰敢呢?你們尊敬它,可否想過,你們就是在封印師父。當然,這也不是說誰想解體就能解體的,你撕了表面的文字不算,你要從道理上破解了它,就像你們破解明慧網發的所謂經文一樣。當然,從不來這裡,也是我一次難得的機會,但是他的組織究竟還會給我多少時間,給我多少這樣的機會,這就是不一定的了。它們一直想停掉,前些日子真的停了,現在又被唐奇給逼出來,我想,這樣的機會也不會多。你們要想聽真道啊,得你們自己想辦法。我還告訴你,你見到我之前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你到我這裡來問我,我保證給你講不一樣的,那才是你該得的真道真法。

(師父忽然笑了)我一講到這裡呀,有一部分被邪靈操控著的人哪,他腦袋裡會閃出這一念來,“讓我們去希望山,是想把我們一網打盡哪”,那你去希望山的目的是什麼?你不想辦法達到嗎?你的智慧哪去了?你們說唐奇鼓動你們去希望山是中共特工的陰謀,那為什麼這麼多上山來的唐奇的“諜報系統”裡的人都平安無事呢?你真的不會掩藏你自己嗎?就你特殊就你笨?說白了啊,你是不想見師父,也根本不想辦法見師父。師父受難希望山,我想做弟子的,呼籲上希望山救師父,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上希望山不需要理由,你不來才需要理由。說唐奇鼓動這麼多人去希望山自己卻不去,這樣想的人哪,是不是你見師父還非得是有唐奇已經見到了師父這個條件呢?大陸出國本來就審查嚴密,更何況唐奇這種被特殊關照的人呢?那麼唐奇出不了國,就呼籲能出國的上山救師父,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是一到了法輪功的人那裡,連他們救師父都還得有個條件,唐奇先做了它們才做,唐奇不做的它們就堅決不做,不管唐奇能不能做到,反正得是衝鋒在前,否則就是別有用心。那麼唐奇別有用心就是你旁觀這一件事情的理由了麼?你要真的關心我,為什麼不自己想想應該怎麼辦呢?這是一下子就想到的。見師父,一件很自然的事情,竟被別有用心的邪靈歪歪出那麼多道道。電臺電視臺的採訪,你就沒有想過你去為師父說句話嗎?我想,從這一段時間裡發生的很多事情上,我也看透了所有人的心。

我的弟子們,我今天也講了:你時時提著那顆心卻把握得很好,正的邪的、真的假的、善的惡的你都能分辨,你都能用其證實道法無雙的智慧。我想,你以後也要走一條正邪分明、真假分明、善惡分明的道路,不要再正邪不分、善惡不明、真假不辯,你若是連善惡都分不清楚,我也不想多說什麼了。今天的事情,我還想講的更詳細一些,我講到了那個“圓”,你們知道嗎?它就是你們過去所拜的萬王之王,現在出現了,它的真實名字是叫“顧圓”,原名顧達暢,以前住在加拿大溫哥華,後來去了法國,他的爸爸是清華大學的,那時跟葉浩是同事,他自己本人是北京郵電學院畢業,“顧圓”這個名字還是我給他起的,94年的學習班上,現在你們到溫哥華佛學會一打聽“顧圓”,佛學會立刻會告訴你這是一個邪悟的人,他跟佛學會有達成協議,共同掩藏黑幕。顧圓在溫哥華曾經有一個小圈子,在唐奇起義的初期,遇到了這個小圈子裡的一個比較受欺負的女子,唐奇以無與倫比的智慧撥開她心中的迷霧,擺脫了顧圓的困擾,特別是什麼“無私無我、為他人著想”一類的,她告訴了唐奇她參加師父講法會和在大紀元工作時的很多內幕消息,並且説明唐奇聯絡上了她的另一個朋友,處於對佛學會迷茫中的“燕子”,2003年得法,開天目很明顯看到很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上山來見我,發現佛學會重大黑幕,說,被趕下山,但她是很有能力的人,又想辦法多次上去,多次見到我,冬天還幫我填那個蛇洞,我那篇經文最後提到的 “燕子”就是她,2008年初的“淘沙”就是她沖山沖出來的,那次沖山雖然沒有沖進去,但是震撼了整個佛學會,而且她利用到山后開車的機會見到了我……我想有些事情啊,留到你們親自來找到我時說,這裡就不公開講了。這個顧圓,唐奇一開始時想鼓動他反佛學會,可是總是不成功,後來才發下他跟佛學會是“背後有一腿”,“圓融”改為“圓容”就是他的餿主意,弟子們啊,你們可以看一看,我有一篇經文名字叫“圓融”,你看裡邊講的是什麼?講的是殺生,而不是容!邪惡勢力總是要我包容它們,我偏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