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行紀(一)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4:38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行紀(一)

大家好,今天又是一個好日子啊!我想呢,你們都很成熟了。所以,關於我的一些事啊,我可以慢慢的告訴你們。大家知道,我前一段日子傳的一些東西呢,那是針對你們的心結講的東西,你們很多人說,啊,就像當初剛剛開始學法一樣,很多人看了,心結都解開了。為甚麼他有這個威力呢?因為他是真道,你們每個真修弟子的微觀中都有,都知道那是怎麼回事,可是你們人的這邊不明白。當我把微觀中阻礙的因素清除後,你們都接上線了,你一下子就懂了。所以,有弟子會陸陸續續開悟的,儘管這種開悟∼∼嗯,因為人間的制約因素吧,這種開悟不像過去那種功能徹底打開,但是你們都能找到自己,我為你們祝賀。我講道呢不是針對誰去講甚麼,我講道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弟子開悟圓滿,我願眾生得真實的慧果,這個志向從來沒有改變。所以呢,你聽我講道也好,或者是看我講道的書,你都會有清涼的喜樂感,慢慢的升起一種高興。有些人說他看了會流淚,他那是高興得流淚,終於師父講了,師父平安了。是啊,生命都有明白的一面,如果你聽我講道不能升起正念,不能使你自己找到自己,不能自己獨立領會我的真意去做事,我想,法也好,道也好,如果使你越學越迷糊,越學越依賴,越學越無法自拔,那我就非常傷心,我寧可不講。因為,該讓人知道的都講得差不多了。其實要度你呢,甚麼方法都有,真傳一句話啊,哪怕連一句話都沒有,我還是能直接往上拿你。可是,你們抱著一堆書,你們把文字看得比人本身重要,甚至只重視文字上的法,而不管為師的處境,我說那是心性問題。不同心性的表現都不同,不同成度的弟子對此的認識都不同,我從來沒有要你們針對我做甚麼,我要看的不是表面的行為。一個行為如果不是出於你的內心,我想那件事你們就別做了。相反的,你發自內心想做甚麼,那甚麼也擋不住你,儘管只有你一個人,你還是會往前闖。這幾年下來,沈溺在團體中的學員越來越少,我說那是好事。我要大家離開群體,從無中來的回無中去;你從哪來的就回哪去。當然,剩下的那些還賴在個別群體中的,我想你們都知道了,那就是那個生命,他本來就是來建造那個群體的,他沒別的地方去啊!是不是這個道理?喔,你說我的使命就是神韻,就是甚麼論壇,那很多人悟到,神韻不是他來的地方,論壇也不是。總而言之,所有這一切都是旅社,你有緣住一住,緣盡了就走,可是,你的家就在以你人身為基點開展的宇宙體系上,你要快點回去那裡,畢竟這才是你自己,你是那裡的主,我替你們封藏好的一切都在那兒,連鑰匙我都交給你們了,你們卻老在外邊打轉,當乞丐是不是啊!(停頓)

前邊說的呢,該明白都早明白了。再不明白的,我以後也不講了。你就愛上別人的當,那你就去好了。接下來我要講一個問題。我以前講過,我的名字是舊勢力造的,我人中真實的名字只有一個音,那就是Lai。那個姓呢,其實上古時是沒有姓的,只有名。貴族呢是甚麼甚麼氏,就是人民對他的尊稱。舊勢力安排了這一切,安排改我的生日,還幫我取個姓名。他們給人編號就是用這個,先問你的姓名,加上生日,你的命運就定了。那麼,我說過,我的名字不配後人知道。所以,你們看有些人罵李洪志如何如何,其實他罵不著我,他罵的是那個名字背後的生命。有些人說李洪志如何如何好,他說的也不是李洪志。因為,李洪志這三個字本來就是被舊勢力強加的,叫的人中又加入了他們自己的因素,那能是真正的我嗎?所以啊,我以前說過,你說我好說我壞,我都不會在意,根本上來說你們說的不是我,也說不著我。為甚麼你們說李洪志不好,舊勢力要銷毀你啊?因為那個是舊勢力安排出來度你的,你罵他,舊勢力當然不會放過你。但是,我反過來要問你們,真正的我在哪裡呢?你們很多人說,我只認這個肉眼睛看見的師父,那才是師父的最主體。是,我是這樣告訴過你們。可是,我也說過,真正的我沒有生命能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是誰。這是甚麼意思呢?你們人的肉眼看得見的這個最主體的我,∼∼(停頓)其實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沒有生命能知道,何況你們人呢。你們眼睛看得見的我,按照那些神的說法,你們肉眼睛看見的我是假象,可是,因為我做這件事是站在人的基點做,所以,我叫你們以你們人的肉眼看得見的我為準,這是沒錯的,但是你們要知道真正的我李洪志沒有任何生命知道,沒有任何生命可以說得到我,點到我的真名,沒有任何生命可以利用我做甚麼。因為,洪穹蒼宇內外一切法非法道非道一切生命層次境界都是我連一念都不是的作用而生,沒有任何生命配得上我,如果不是我的因素,甚麼都沒有。一個生命敢罵我,那是他自我作賤,他罵的是他生命的本源;一個生命無論對我生出甚麼念,都是他生命主體本源的牽引與帶動下的真實表現。

剛才說的呢,其實只是告訴你,你們要認清自己的角色,不要隨那些人忽悠來忽悠去。我把我的能力給了你們,你們就去展現,這是使生命得度的方法之一。

我想呢,不多說了。有些人不配我說它,由它們去好了。一個生命是正是邪,你都看不清楚的話,我也不好說甚麼了。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4:38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行纪(一)

大家好,今天又是一个好日子啊!我想呢,你们都很成熟了。所以,关于我的一些事啊,我可以慢慢的告诉你们。大家知道,我前一段日子传的一些东西呢,那是针对你们的心结讲的东西,你们很多人说,啊,就像当初刚刚开始学法一屆A很多人看了,心结都解开了。为甚麽他有这个威力呢?因为他是真道,你们每个真修弟子的微观中都有,都知道那是怎麽回事,可是你们人的这边不明白。当我把微观中阻碍的因素清除后,你们都接上线了,你一下子就懂了。所以,有弟子会陆陆续续开悟的,儘管这种开悟∼∼嗯,因为人间的制约因素吧,这种开悟不像过去那种功能祟野开,但是你们都能找到自己,我为你们祝贺。我讲道呢不是针对谁去讲甚麽,我讲道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弟子开悟圆满,我愿众生得真实的慧果,这个志向从来没有改变。所以呢,你听我讲道也好,或者是看我讲道的书,你都会有清◥熙乐感,慢慢的升起一种高兴。有些人说他看了会流泪,他那是高兴得流泪,终于师父讲了,师父平安了。是啊,生命都有明白的一面,如果你听我讲道不能升起正念,不能使你自己找到自己,不能自己独立领会我的真意去做事,我想,法也好,道也好,如果使你越学越迷煳,越学越依赖,越学越は法自拔,那我就非常伤心,我宁可不讲。因为,该让人知道的都讲得差不多了。其实要度你呢,甚麽方法都有,真传一句话啊,哪怕连一句话都没有,我还是能直接往上拿你。可是,你们抱茪@堆书,你们把文字看得比人本身重要,甚至只重视文字上的法,而不管为师的处境,我说那是心性问题。不同心性的表现都不同,不同成度的弟子对此的认识都不同,我从来没有要你们针对我做甚麽,我要看的不是表面的行为。一个行为如果不是出于你的内心,我想那件事你们就别做了。相反的,你发自内心想做甚麽,那甚麽也挡不住你,儘管只有你一个人,你还是会往前闯。这几年下来,沉溺在团体中的学员越来越少,我说那是好事。我要大家离开群体,从は中来的回は中去;你从哪来的就回哪去。当然,剩下的那些还赖在个别群体中的,我想你们都知道了,那就是那个生命,他本来就是来建造那个群体的,他没别的地方去啊!是不是这个道理?喔,你说我的使命就是神韵,就是甚麽论坛,那很多人悟到,神韵不是他来的地方,论坛也不是。总而言之,所有这一切都是旅社,你有缘住一住,缘尽了就走,可是,你的家就在以你人身为基点开展的宇宙体系上,你要快点回去那裡,毕竟这才是你自己,你是那裡的主,我替你们封藏好的一切都在那儿,连钥匙我都交给你们了,你们狾悁b外边打转,当乞丐是不是啊!(停顿)

前边说的呢,该明白都早明白了。再不明白的,我以后也不讲了。你就爱上别人的当,那你就去好了。接下来我要讲一个问题。我以前讲过,我的名字是旧势力造的,我人中真实的名字只有一个音,那就是Lai。那个姓呢,其实上古时是没有姓的,只有名。贵族呢是甚麽甚麽氏,就是人民对他的尊称。旧势力安排了这一切,安排改我的生日,还韺琩个姓名。他们给人编号就是用这个,先问你的姓名,加上生日,你的命运就定了。那麽,我说过,我的名字不配后人知道。所以,你们看有些人骂李洪志如何如何,其实他骂不荍琚A他骂的是那个名字背后的生命。有些人说李洪志如何如何好,他说的也不是李洪志。因为,李洪志这三个字本来就是被旧势力L加的,叫的人中又加入了他们自己的因素,那能是真正的我吗?所以啊,我以前说过,你说我好说我坏,我都不会在意,根本上来说你们说的不是我,也说不荍琚C为甚麽你们说李洪志不好,旧势力要销毁你啊?因为那个是旧势力安排出来度你的,你骂他,旧势力当然不会放过你。但是,我反过来要问你们,真正的我在哪裡呢?你们很多人说,我只认这个肉眼睛看见的师父,那才是师父的最主体。是,我是这岱i诉过你们。可是,我也说过,真正的我没有生命能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是谁。这是甚麽意思呢?你们人的肉眼看得见的这个最主体的我,∼∼(停顿)其实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没有生命能知道,何G你们人呢。你们眼睛看得见的我,按照那些神的说法,你们肉眼睛看见的我是假象,可是,因为我做这件事是站在人的基点做,所以,我叫你们以你们人的肉眼看得见的我为准,这是没错的,但是你们要知道真正的我李洪志没有任何生命知道,没有任何生命可以说得到我,点到我的真名,没有任何生命可以利用我做甚麽。因为,洪穹苍宇内外一切法非法道非道一切生命层次境界都是我连一念都不是的作用而生,没有任何生命配得上我,如果不是我的因素,甚麽都没有。一个生命敢骂我,那是他自我作贱,他骂的是他生命的本源;一个生命は论对我生出甚麽念,都是他生命主体本源的牵引与带动下的真实表现。

刚才说的呢,其实只是告诉你,你们要认清自己的角色,不要随那些人忽悠来忽悠去。我把我的能力给了你们,你们就去展现,这是使生命得度的方法之一。

我想呢,不多说了。有些人不配我说它,由它们去好了。一个生命是正是邪,你都看不清楚的话,我也不好说甚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