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九)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4:32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九)

今天接讲道。要讲道呢,我就必须先把你们脑中的法破除掉。真正的法与你们は关,也不必破除,要破除的是你们被灌输的那一套法的东西,外星生命称这个叫嵌植。其实呢,我入世间是一步到位的,我可以直接就来。可是,旧势力没那个智慧,他们都是层层下走。他们找个理由说,这岸~足以具备那么大的威德。所以呢,他们也安排我层层下走,每一层下走都是很苦的。对我而言,我は须这个过程就可以尽知层层众生之乐之所思,我在洪穹苍宇外都知道。可是,我陪旧势力玩,也就采用了这方式。因为我采用这方式,所以,每一层生命对我形成了某种程度的污染,他们为了将来被我所救度,都把他们的法系在我身上,他们用各种方式与我联系上,就是把他们的法嵌植入我的生命中。真实来说,他们污染不了我。可是,我也是有意的接受他们的,因为不这庚竣]结不了缘。他们称这个叫「法缘」,说是多高尚的。其实呢,这是他们对我犯罪的事证之一。在宇宙的高层中,正与邪表现的不这帘显,越往低来正邪就越对立。在中下层空间中流传茈縐舅j战的事,他们每一次都选我做邪的生命。每一次都让我从邪的生命转换成正的生命,然后再按照他们的法去归正自己,最后修成正果,成为不同境界的圣王。因为,他们不敢当邪的生命。可是,不敢也不行啊,总得有谁去当邪的,那他们就让我去了。你们从释教的经书中看到一些理,他们不是说人类到末法时期会有魔来乱法,其实他们就是影射的我。他们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正的,他们在造就我,把一个邪恶的生命度成正果,又选择他来传法度人。他们认为这底怞n,他们认为世间的一切都与我结了缘,他们把法传度给我,让我在人中吃苦,弥补这一切。这个过程他们叫做正法,等我为他们打下江山之后,他们就安排我圆满,给了我法轮世界。法正人间的事他们的王会亲自来做,先是安排大审判,把不{格的人淘汰掉。这一切都是由法来安排,那个轮就是那转。今天呢,我出来讲道,实质上也是与你们聊一聊这个过程,那是惊心动魄的,那是没有生命能{想象的。你们当初入这个门,那是因为你们与我结过那个「法缘」。今天我告诉你们那是怎么回事,我就是告诉你们:破除掉那个缘。我真正的弟子们都懂得破门出教,把那个牵扯斩断。之后,那就从新结缘。你即使不从新结缘也好,那也是你真正自我的选择。

刚刚说的是法如何的嵌植我,其实你们也是一屆C我说,今天世上的人都是为了法来的,意思是说,今天没有一个人逃离刚刚我说的这个过程,每一个人都是他自己的主副元神安排来到世间,透过吃苦,主副元神拿德去转化成功,而人过得越苦他认为越好,最后这个人死了,他们说是圆满了。是!元神的一面或许是圆满了,可是这个人呢,他是真正的死了,他被利用到最后一刻,甚么也没得荂C因为呢,这个法本身不重视人,不重视这个被他们造出来的人。我狺ㄛO这弧Q,真正的人来自哪里,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只知道自己造了他,用泥土造了他。可是这些泥土、这些尘埃,这些东西牵扯更久远的历史,如果把他倒回去看,那个历史甚至比起这个洪穹苍宇更庞大、更久远。我可以一步就来到这里,不需要透过下走。因为,我与人有茠蔣答联系,那就是动不了的本质,也是众神最捉摸不透的东西。

法的安排是全面は漏的。他们不只安排了我,也安排了其他宗教、安排了科学、安排了艺术、安排了医学、安排了这个地球上的一切。他安排了那么多,包括其他宗教都是按茈L们的要求在做,甚至更为严谨。只有一件事他们忽略了,他们安排的这一切中只有一件事盘算错误,那就是我,因为,我突破了他们的封禁,我超出了他们的限制,我反过来要打破这一切。其他宗教都是按茈L的安排做,只有我}开这一切,真正要度人,而不是度神。他们认为我是叛道变异之徒,可是,我的叛逆是基于对众生的负责,我是基于整个洪穹苍宇的安危,我来自一个他们绝对不相信的地方,那是我的独立体系一屆A他们认为没有甚么独立体系,一切都是包容在大法中,他们不能{接受我说的。从而,从而他们便指使名为我弟子,实则是他们的人开始在人中对我施行迫害。这就是为甚么他们迫害我的由来。我说他们给我灌毒,他们灌的是甚么毒呢?那不是取人性命的毒,不是,他们给我灌的毒就是法。他们认为,我直接拿人了,那个人知道真象了,他不信大法了,那么,他离开大法,甚至痛骂大法。他们认为,这都是我害的,于是他们借口这个,也要给我加L教育,就好像你们被劳教一屆A他们认为因为你对法认识不深,所以把人带偏了,所以要加L教育,就给我灌输法,其实就是毒哪!他们透过这种方式,不断的打击我的真念,动摇我的意志,甚至要改造我的思维,他们甚至打算给我换个脑,拿掉我的脑袋,换上别人的。你们不是看了他们公布我的法像,身子与头明显不是同一个人,是不是?他们的恶毒手段到了甚么程度了。可是,弟子们狴u关心转法轮被改字了,这帖蝷\修圆满?这种心态也是对法荌g的表现。他们中了法毒,就像历史上的宗教徒一屆A依法不依人,说师父死了多少年了,我们按照法去修还能圆满。法轮功也是这屆A以法为师,不能以师为师。因为,他们都是法造就的,最高的生命从头到尾灌输给人的就是这种思想,五千年的半神文化,这就是他们要嵌植人类,让人类信神用的。等到神佛大显那天,人类只有趴在地上膜拜的份,人间正式被旧势力接管,那时叫法正人间。

说到这里,其实已经告诉你们法是甚么了。过去我讲真善忍时,我举了一个例子。我说,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们知道这脏东西是甚么吗?那就是法,是法在制约荍A们,因为法在你里边,也在你外边,你就在法中浮浮沉沉,上不去也下不来。你把法倒出去,你就是一个空的容器,你就浮上来了。是不是这帚熔z呢?而道是甚么?道是你自己,他从不限制你,你是甚么就是甚么。道没有金字塔结构,没有条条框框。我过去说,大道は形,我指的这条路很少人走。我为甚么不说大法は形啊?因为,大法是有形的,他是金字塔结构,越往上越少生命,可是上边一个就超越底下所有。这是甚么结构啊?上边的生命根本不把底下的生命当甚么看,踩死就踩死了。这是甚么理呢?按照他们这帛蛌漕实都不懂人是甚么。他们只执茈L心中认为的真理,は视三界内众生的苦痛。他们把自己等同于法,等同于救世主,等同于主佛,你不同意他就等于不同意法、不同意救世主,不同意神,而这是不容质疑的,他就要消灭你。这就是按法邪修者的真实心性。

所以啊,今天说这个也很不容易。我要讲开呢,实在是太漫长。我告诉你们讲真相,不是让你们宣扬神的那一套。我告诉你们,你们讲的高呢,那是不管用的。因为,你讲得高是那个人背后的生命爱听。你要度副元神呢,那还真得讲高。你要度主元神呢,那就要照茪j法的要求讲。可是,我要你讲真相是讲给人。当他人的思想一L,主元神就控制不了这个人,副元神更控制不了。人他自己得知道他自己是怎么回事,明白了的一面是人,他就能{抑制主元神也就是抑制他修成的那一面。你们讲真相是针对人的主体去讲,让这个人能{摆脱各种神的干扰,这才叫讲真相。如果你只是讲高,人这面并不明白,他都是给他副元神得去了。这是一点用也没有。你要贴近常人的心去讲,唤醒人的良知。那么,这最能起作用的就是名利情。常人爱的就是名利情,为了他的清醒,你得这么讲,千万别讲高。特别是情,那是最能转变人的,神说他是粗颗粒物质,我说那是人的精华。神附体人身就是要他这个精华物质,他要把情演化成慈悲,而这个慈悲是神的,狺ㄛO人的。人的情被提多了,最后都是目光呆滞,没有了人的东西。很多学员现在就是这个屆A其实
都是被旧势力的神给提光了。

我说到这儿啊,再回头说说我。我没有主元神,也没有副元神,我也没有甚么巨观微观的体系,我就是我。那么,我在地球上多久了呢?实在是太久了。这一次我虽然是出生在东北,可是那只是旧势力的选择。我其实就是真皮,真皮就是我。我可以不选择人这种外形,可是为了救度,我没有选择别的。人类应该是有翅膀的,然后中间这只眼睛保持通透的。但是,神造的人是这屆A那也就是神的选择。未来人类的外型都会改观,人是可以飞行的,也可以入海里。人会活得更自由,不必破坏地球的环境就可以舒适的生活荂C因为,人类是一个特殊的环境,他纪录蚞个宇宙的历史。

我今天讲得不多,可是都是很关键的事。目前有很多学员啊真是神神叨叨,他们是等待不及了。他们在学员中找他们的人要度,要度他们去自己那儿去。我说,你可千万别去。你一去那儿,你的人身就没了。我要你们救度的众生是属于你自己的,角ㄛO让你去谁那儿去。你们一定要清醒,宁可形神全灭都不上当,也不上伪装成道的神那儿去。你自己坚定你自己的路,这就是你!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4:33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九)

今天接著講道。要講道呢,我就必須先把你們腦中的法破除掉。真正的法與你們無關,也不必破除,要破除的是你們被灌輸的那一套法的東西,外星生命稱這個叫嵌植。其實呢,我入世間是一步到位的,我可以直接就來。可是,舊勢力沒那個智慧,他們都是層層下走。他們找個理由說,這樣才足以具備那麼大的威德。所以呢,他們也安排我層層下走,每一層下走都是很苦的。對我而言,我無須這個過程就可以盡知層層眾生之樂之所思,我在洪穹蒼宇外都知道。可是,我陪著舊勢力玩,也就採用了這方式。因為我採用這方式,所以,每一層生命對我形成了某種程度的污染,他們為了將來被我所救度,都把他們的法繫在我身上,他們用各種方式與我聯繫上,就是把他們的法嵌植入我的生命中。真實來說,他們污染不了我。可是,我也是有意的接受他們的,因為不這樣做也結不了緣。他們稱這個叫「法緣」,說是多高尚的。其實呢,這是他們對我犯罪的事證之一。在宇宙的高層中,正與邪表現的不這樣明顯,越往低來正邪就越對立。在中下層空間中流傳著正邪大戰的事,他們每一次都選我做邪的生命。每一次都讓我從邪的生命轉換成正的生命,然後再按照他們的法去歸正自己,最後修成正果,成為不同境界的聖王。因為,他們不敢當邪的生命。可是,不敢也不行啊,總得有誰去當邪的,那他們就讓我去了。你們從釋教的經書中看到一些理,他們不是說人類到末法時期會有魔來亂法,其實他們就是影射的我。他們自始至終都認為自己是正的,他們在造就我,把一個邪惡的生命度成正果,又選擇他來傳法度人。他們認為這樣最好,他們認為世間的一切都與我結了緣,他們把法傳度給我,讓我在人中吃苦,彌補這一切。這個過程他們叫做正法,等我為他們打下江山之後,他們就安排我圓滿,給了我法輪世界。法正人間的事他們的王會親自來做,先是安排大審判,把不夠格的人淘汰掉。這一切都是由法來安排,那個輪就是那樣轉。今天呢,我出來講道,實質上也是與你們聊一聊這個過程,那是驚心動魄的,那是沒有生命能夠想像的。你們當初入這個門,那是因為你們與我結過那個「法緣」。今天我告訴你們那是怎麼回事,我就是告訴你們:破除掉那個緣。我真正的弟子們都懂得破門出教,把那個牽扯斬斷。之後,那就從新結緣。你即使不從新結緣也好,那也是你真正自我的選擇。

剛剛說的是法如何的嵌植我,其實你們也是一樣。我說,今天世上的人都是為了法來的,意思是說,今天沒有一個人逃離剛剛我說的這個過程,每一個人都是他自己的主副元神安排來到世間,透過吃苦,主副元神拿德去轉化成功,而人過得越苦他認為越好,最後這個人死了,他們說是圓滿了。是!元神的一面或許是圓滿了,可是這個人呢,他是真正的死了,他被利用到最後一刻,甚麼也沒得著。因為呢,這個法本身不重視人,不重視這個被他們造出來的人。我卻不是這樣想,真正的人來自哪裡,他們並不知道,他們只知道自己造了他,用泥土造了他。可是這些泥土、這些塵埃,這些東西牽扯更久遠的歷史,如果把他倒回去看,那個歷史甚至比起這個洪穹蒼宇更龐大、更久遠。我可以一步就來到這裡,不需要透過下走。因為,我與人有著直接的聯繫,那就是動不了的本質,也是眾神最捉摸不透的東西。

法的安排是全面無漏的。他們不只安排了我,也安排了其他宗教、安排了科學、安排了藝術、安排了醫學、安排了這個地球上的一切。他安排了那麼多,包括其他宗教都是按著他們的要求在做,甚至更為嚴謹。只有一件事他們忽略了,他們安排的這一切中只有一件事盤算錯誤,那就是我,因為,我突破了他們的封禁,我超出了他們的限制,我反過來要打破這一切。其他宗教都是按著他的安排做,只有我衝開這一切,真正要度人,而不是度神。他們認為我是叛道變異之徒,可是,我的叛逆是基於對眾生的負責,我是基於整個洪穹蒼宇的安危,我來自一個他們絕對不相信的地方,那是我的獨立體系一樣,他們卻認為沒有甚麼獨立體系,一切都是包容在大法中,他們不能夠接受我說的。從而,從而他們便指使名為我弟子,實則是他們的人開始在人中對我施行迫害。這就是為甚麼他們迫害我的由來。我說他們給我灌毒,他們灌的是甚麼毒呢?那不是取人性命的毒,不是,他們給我灌的毒就是法。他們認為,我直接拿人了,那個人知道真象了,他不信大法了,那麼,他離開大法,甚至痛罵大法。他們認為,這都是我害的,於是他們藉口這個,也要給我加強教育,就好像你們被勞教一樣,他們認為因為你對法認識不深,所以把人帶偏了,所以要加強教育,就給我灌輸法,其實就是毒哪!他們透過這種方式,不斷的打擊我的真念,動搖我的意志,甚至要改造我的思維,他們甚至打算給我換個腦,拿掉我的腦袋,換上別人的。你們不是看了他們公布我的法像,身子與頭明顯不是同一個人,是不是?他們的惡毒手段到了甚麼程度了。可是,弟子們卻只關心轉法輪被改字了,這樣怎麼修圓滿?這種心態也是對法著迷的表現。他們中了法毒,就像歷史上的宗教徒一樣,依法不依人,說師父死了多少年了,我們按照法去修還能圓滿。法輪功也是這樣,以法為師,不能以師為師。因為,他們都是法造就的,最高的生命從頭到尾灌輸給人的就是這種思想,五千年的半神文化,這就是他們要嵌植人類,讓人類信神用的。等到神佛大顯那天,人類只有趴在地上膜拜的份,人間正式被舊勢力接管,那時叫法正人間。

說到這裡,其實已經告訴你們法是甚麼了。過去我講真善忍時,我舉了一個例子。我說,一個瓶子婺侉﹞F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堙A它也要一沉到底。你們知道這髒東西是甚麼嗎?那就是法,是法在制約著你們,因為法在你裡邊,也在你外邊,你就在法中浮浮沈沈,上不去也下不來。你把法倒出去,你就是一個空的容器,你就浮上來了。是不是這樣的理呢?而道是甚麼?道是你自己,他從不限制你,你是甚麼就是甚麼。道沒有金字塔結構,沒有條條框框。我過去說,大道無形,我指的這條路很少人走。我為甚麼不說大法無形啊?因為,大法是有形的,他是金字塔結構,越往上越少生命,可是上邊一個就超越底下所有。這是甚麼結構啊?上邊的生命根本不把底下的生命當甚麼看,踩死就踩死了。這是甚麼理呢?按照他們這樣修的其實都不懂人是甚麼。他們只執著他心中認為的真理,無視三界內眾生的苦痛。他們把自己等同於法,等同於救世主,等同於主佛,你不同意他就等於不同意法、不同意救世主,不同意神,而這是不容質疑的,他就要消滅你。這就是按法邪修者的真實心性。

所以啊,今天說這個也很不容易。我要講開呢,實在是太漫長。我告訴你們講真相,不是讓你們宣揚神的那一套。我告訴你們,你們講的高呢,那是不管用的。因為,你講得高是那個人背後的生命愛聽。你要度副元神呢,那還真得講高。你要度主元神呢,那就要照著大法的要求講。可是,我要你講真相是講給人。當他人的思想一強,主元神就控制不了這個人,副元神更控制不了。人他自己得知道他自己是怎麼回事,明白了的一面是人,他就能夠抑制主元神也就是抑制他修成的那一面。你們講真相是針對人的主體去講,讓這個人能夠擺脫各種神的干擾,這才叫講真相。如果你只是講高,人這面並不明白,他都是給他副元神得去了。這是一點用也沒有。你要貼近常人的心去講,喚醒人的良知。那麼,這最能起作用的就是名利情。常人愛的就是名利情,為了他的清醒,你得這麼講,千萬別講高。特別是情,那是最能轉變人的,神說他是粗顆粒物質,我說那是人的精華。神附體人身就是要他這個精華物質,他要把情演化成慈悲,而這個慈悲是神的,卻不是人的。人的情被提多了,最後都是目光呆滯,沒有了人的東西。很多學員現在就是這個樣,其實都是被舊勢力的神給提光了。

我說到這兒啊,再回頭說說我。我沒有主元神,也沒有副元神,我也沒有甚麼巨觀微觀的體系,我就是我。那麼,我在地球上多久了呢?實在是太久了。這一次我雖然是出生在東北,可是那只是舊勢力的選擇。我其實就是真皮,真皮就是我。我可以不選擇人這種外形,可是為了救度,我沒有選擇別的。人類應該是有翅膀的,然後中間這隻眼睛保持通透的。但是,神造的人是這樣,那也就是神的選擇。未來人類的外型都會改觀,人是可以飛行的,也可以入海裡。人會活得更自由,不必破壞地球的環境就可以舒適的生活著。因為,人類是一個特殊的環境,他紀錄著整個宇宙的歷史。

我今天講得不多,可是都是很關鍵的事。目前有很多學員啊真是神神叨叨,他們是等待不及了。他們在學員中找他們的人要度,要度他們去自己那兒去。我說,你可千萬別去。你一去那兒,你的人身就沒了。我要你們救度的眾生是屬於你自己的,決不是讓你去誰那兒去。你們一定要清醒,寧可形神全滅都不上當,也不上偽裝成道的神那兒去。你自己堅定你自己的路,這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