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人中讲道(二)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4:20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讲道(二)

你们这阵子进步很大。我看你们很多人有问题要问我,其实你们倒别问。你应该自己去找答案。至于这阵子我说的,你们把他传出去。我想,你自己要负责任。我不会因为谁的缘故而中止我要做的事。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谁在哪一个阶段跳出来反对也不是偶然的,我从来没有L迫你们接受甚么,我只是讲真象。如果你不同意我说的,你大可闭上你的眼睛。我说的也只是针对听法的众生的心结,结合他们的接受能力,我讲了一部份。至于更高深的,我至今没说过。那么,如果你有能力说,何妨你来说说!如果你具备那个能力,我就不用来了!众生虽然智慧是被封闭的,我这事做得很辛苦,因为,众生只接受他想听的,抵触他想法的他就认为是假的。你打个比方说,他们喜欢秘传,好像我秘密传的才是真法,公开讲的都是不值得一听的。其实,我秘传的是有难言之因的,多半都是把个别人自己的东西交还给他,不得已才秘密的传,不是说这庖N是特别高。不是这府z解的。大法大道从来都是公开的,智慧都是公开的,连修炼形式都是公开的。我希望的是每个人都不藏私,都把他最好的拿出来证实大法,这才是我要的方式。也就是说,如果每个弟子都能开诚布公,都能互相借鉴,互相补足彼此的不足,那么根本は须我讲法。因为,弟子们智慧擦撞出来的火花就足以让你们认识到真象。可是,你们存在多方面的问题让这は法落实,法会成为报告会;指出不足被说成邪悟。你们只爱听好听的,那怎么算修呢?你说说,你们是在修吗?

我说这些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们知道,我从不用拜师的那一套。过去我在家乡没人拿我当甚么大师看。你们对待师父的认识都是来自五千年的半神文化那一套。好像师父高高在上。我不要这屆C说心底话,我是不想当师父的,我根本不想出山,是我的师父们叫出山了,我才出来。我出来不是要当师父,更不想当甚么大师、尊者、圣王。我想当的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我希望每个人都把我当一个平凡人,不要打扰我的生活。我在人中讲真象,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信的人呢,也は须称我为师。我其实就是你们的朋友,就是一个同行者,只是我觉悟在先,我说一些经验让你们参考而已,针对那些特殊好的,我为你们做得多些就是了。真正按照我说的去做的,我是负责的。而我对你负的责呢,其实都是我愿意的,不需要你们回报于我甚么。譬如你的身体经过修炼康复了,我只是替你高兴,不需要你韺当甚么憭u,不需要你给我经费。这是我自己愿意做的事,看见人苦难,我就韖L;看见谁想提升,我就韖L,看见有缘的,我就韖L。这是我当初选择的,は须众生回报我甚么。除此之外,我不想与你们有甚么其他牵扯,甚么给我钱花啊,听我命令做甚么啊,把我变成一教之主,这都不是我的本意。我的本意是非常平凡的,我找到我的人,我的人找到我,然后彼此探讨宇宙的真理,顺带吧,顺带做点好事。你有缘偷听到甚么你认为的天机啊,那都是你的本事,对我来说不算是甚么事,你也不用感谢我。你即使感谢我,我也从不放在心上。众生骂我甚么,我也不放在心上。

我想,我说清楚了我与你们的关系。可是,这个关系不是那么容易摆正的。因为,大家都受半神文化的教导,把师父想得很严肃,好像师父是一个严格的老师,又像是法官、又像是皇帝、又像是教主,有些还把我当韖D,当救命恩人,当人生导师,反正当甚么的都有。只有很少的人用平常心待我,把我当成一个真心相待的朋友。我说,你们都被骗了。我不是你们想象的那屆A我是你们的朋友。这帘不明白?我看你们的心啊,真的很难受。有些学员啊,把我当大师,我说你是存心害我。有些学员啊总觉得他得做个甚么来报答师父,我叫他学法,他没空,或是学不进去。那么呢,他又自己很多关过不去,有些还犯了一些脏事。那么,他自己觉得对不起师父,于是呢,就想要赎罪,投入甚么工作项目。其实呢,你们没欠我甚么,何苦这帘O?我给你的是人生最美好的东西,不是罪恶感,不是那些东西。

那么啊,你们一旦摆不正与我的关系时,一些问题就出现了。甚么问题呢?就是有人就可以打荍琲犖X号,打茷a冕堂皇的借口去鼓惑人做很多事。他们利用了大伙对师父的误解,从而利用了这些不理智的学员。这种利用是存在于多方面的。有人说甚么都说是师父说的,一些人就跟去了。另一些人反对这些人,又打蚨X号要师父如何如何,又一群人跟去了。每一件事都是有人说师父如何如何而动员你去做的,每一次也都有人跟。那么,你何必这庚筒O?你们都被利用了。因为,你们都被灌输了一套系统的思维,说穿了,你们悟不透师父与你的关系,你就永远迷糊。是,你说你尊重师父,你恕师父,你对师父那颗心是没话说的,水里来火里去的。可是,我要你们去掉那颗心,你们就去不掉。你们被灌输的思维中都是相信权威那一套,好像自己は法救自己,总是等个甚么圣贤明君来理平天下,等荅来神通大显,救度众生,等茈来如何如何。你们习惯于被领导、被统治、被外在环境改变,就是不习惯自己与他人都是对等的主的关系。你们与师父的关系在人中是对等的。我是把你们当成最亲爱的朋友一来尊重的,希望你们不要再抱茪纯的心来对我了。

其实啊,我造了这部法。可是,我认为甚么人最了不起呢?并不是那些按照法去做的人。而是那些真能突破法的人,真的能{弥补我造的法的不足,我甚至诚心诚意的称这人一声老师。因为,他在某一方面的确超越我,那么我愿意称他为师。可是,我有那个心,你们没那个度量。你们容不下那些敢于突破大法的人,你们容不下那些来自于法,超越于法的真正弟子。这些人依然尊我为师,可是到这一步来啊,其实没有那个意憭F。你们以前问我圆满以后是否还能听见我讲法。那时不是我讲,以后都是你讲了,你还不懂吗?这一步你不赶快突破,等到时间结束,就没有机会了。我是不可能开后门把你拿上去的,因为,法已经定了。这登天的一步一定要你亲自走,谁都韙ㄓF你!

你们修了这么些年,可是法中的奥秘还是奥秘。只有你看甚么都很平凡时,一切尽在你的眼中,你懂师父说的是啥,怎么修你都知道,这时你才是真正修炼。而修成那一天并不是最终。那只是起步而已。你那时才知道宇宙浩瀚,你自己多么的微不足道。这时,人人都觉得你很谦虚,其实是你领悟了真理大道。你尽管顶天独立,可是人人觉得你很谦虚。修炼不是你们认为的提高心性就行。提高心性是一个基本,因为你不具备高心性根本就不能得法,因为,你不是那块料。就好像我要给你一锅滚烫的金子,你拿个木头做的小碗来装?那不行吧!提高心性是你要换一个{格的东西来装,这是最起码的。提高心性也好,炼功也罢,都只是入门前的基本功。基本功甚么时候完成呢?那是个人修炼圆满时。那是你初步具备得法的资格了。第五套功法是用佛的手印转法轮。换句话说,你得具备佛的层次果位才具备进一步得法资格。那时候,你会觉得,大法修炼是一种技术。这层该怎么修,那层该怎么修,都是有方法的。你得知道那个方法你才有办法炼出东西来,否则,你尽管法理悟得高,那也不管用。就好像一个人都如何创业都知道,可是,他没资本、没人、没时间,连身体都不健康,你说他空有怀抱,到头来还不是空。那么,那个实修的方法其实我也讲了,只是你不具备得法资格,因此你看不出来。再高上去呢?那时的提升是一种艺术,讲的是你如何去表现他,如何从虚空变现出各种花来,如何收集你的一切再统合运用,就好比文科的他就要创做、武场的讲究打仗,这个时候是真正来创造了,世间就是你的练兵场,看你怎么用。

我说这些是因为你们实在没几个人懂得大法修炼中的次序,真正每一步该怎么走。真正会的人,他觉得,啊,大法好。这个好的理解是升华的,不是人的表面说的好。他是は法形容了才说的好。我教给你的包含了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乃至科学,人类能认知的极限也就这屆C而大法的一个起手就全包括了。我需要用人言说白吗?其实不需要,那让以后的人说去,那些精微处都是重中之重。我得留一些给后人做啊。(笑)

这部法包容了宇宙的智慧,甚么都包括了。过去宇宙所有众生都为了证实这部法而活,未来众生也是。生命的意憒b哪儿?甚么东西值得你们追寻?我想,法是众生,众生也是法。我表面说的简单,其背后的历程,真正实修的人是知道的。我说这些是希望你们别自满,我从来都不敢自满的。

你的个人圆满只是得法的初步而已。那么,成就一个天体大穹之主的时候,那也不是结束。那是你真正承责任的开始。就好像一个人大学毕业了,单位分发工作了一屆C那是你正悟到自己的法理,确立你自己的一切。这个时候你还要跟谁呢?众生都指望你。这一步一步都是扎扎实实的,角ㄛO一步登天。

你们知道,甚么叫做王吗?王不是自封的,也不是天上掉下个封神榜,谁来封某某是甚么王,谁又是甚么王。好,这人是某某法王了,你们这一群人都归他管,你们都得听他的。在正的世界体系中,王不是这个概念。王是被推举出来的,王是因为他对众生的恩德而被众生尊为王。而一个王也必然是念念都为茈L的众生的利益考虑的。甚么是法王,那是他在法中成就了他自己,他的智慧让众生钦服,他善解众生的心结,给众生开D智慧,众生都来依附他,愿意护持他。法王不是靠外力成就的,一切都是法中造就的。法王是没有常人式的管理的那一套的,由上而下的管理,一层管一层,说白了,那是魔王的理。法王干甚么都是自己当先的。就以旧势力安排的正法而言,下来的都是法王。他为甚么不派个谁代表他来就好呢?因为啊,他们把最危险的,最可能要吃苦的东西都自己恕F。我告诉你们,一个学法好的人做事是不等别人的,他悟到了就自己干了。角ㄛO在那儿发号施令,讲空话的指使别人去做。说这些是教你们鉴别一些个错误现象。那些真正的弟子角ㄛO甚么领导人,他们是走在最危险、最艰难、最平凡,最需要当的地方的人。

我今天告诉你们这些啊,你们也别小看。未来人是不知道这些事儿的。为甚么呢,因为他们未来要面临一个最大的魔障。如果没有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呢,按照这发展下去,未来是甚么岱琤i以透露一点,那就是法轮功会成为一个宗教,而且是全球最大的宗教。我呢,被流传为未来这个宗教的创始教主,他们都在膜拜我,供奉我,念书练功,就和你们现在大多数人认识的法轮功一屆C我早预言过,法轮功未来是全民宗教,而且各政治势力都来捧他,甚至呢,未来的国家啊!政府啊都逐渐式微,取而代之的是法轮功,未来中共还立法轮功为国教呢!你们不要觉得惊讶,旧势力就是这么安排。他安排下的这一套啊,成为了绝大多数学员的选择。因为众生的心念如此,这个宗教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可是呢,虽然他们有书看、有功练,可是他们不知道我真正的心与我真实想讲,也真实讲给你们听的这些话。他们都是宗教信徒,而不是我真正的弟子。他们归未来接管法轮功的首领管,狺归我管。不管未来法轮功历经多少代,他们都归那个宗教管。法轮功是借我而生,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而在人间建立的一个人间的天国。可是,我也借用他,目的是让我的人回归自性,究竟圆满。一个人初接触时,我与旧势力都在看这个人的选择,他选择甚么那就是甚么。未来呢,我就不这庚竣F。众生入其门只能得到连我的皮毛都不是的东西,他真正入的是旧势力建立的人间宗教。万王之王,创世之主会来接管,派他们人当教主。因为,我的事做完了之后,我就不理入这个门的人了。他们要从那个宗教中领会我的心,谈何容易!可是,话也别说绝了。真正能{从那些支离破碎的东西中,又从他们编造的东西里得到我的神髓,了知今天我告诉你们的真象,那说不定我还是会破例一管。那是极少数的了。未来人在法轮功中圆满的都上万王之王的世界去,那与我是没有半点关系的。

所以呢,佛学会干甚么我是不管的。因为,那是众生的选择,大多数学员选择的是佛学会所描绘出来的我。大多数学员对于真正的我,真正的这个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告诉你们真象的师父是陌生的。他们熟悉的我是他们幻想中的那个我,是天目中看到的那个我,是明慧网上学员写的那个我,是一个没有生命的虚幻的偶像。那么,他们被佛学会领茪z甚么,我是管不了的。我充其量只能个别的在私下的场合点醒他们。许多人听懂了,狺S执茈L在法轮功团体的声名利益而默不作声,继续参与其中。你们中有这帚滿C你们知道那么多,回头还是当你的甚么负责人。你想想,这不就是你的选择吗?你选择的是宗教带给你的温暖与地位,你走不了那寂寞的大道。那么,你留给你的众生的就是一个魔障,他们未来得法的难都是因为你现在的错误选择。旧势力选我创始这一门,之后,他们就接管了,多少年后,连我创始这一段也会被抹去。

所以,你们今天能听见我说这些,我想真是很难得的。未来人是不知道的,因为未来呢,我说的这些尽管你们留下来,或是传了出去,都会被佛学会追回来销毁的。连我传法时期的照片、各地讲法与一些个别写的东西,他们都不准留的,一律都是销毁。更何G我最近说的这些真象,他们是一定要销毁的。就包括你们说的邪网上的东西,真修弟子正悟的法理,他们都会销毁。为甚么他们这么恐惧呢?因为这些是解开限制未来众生的东西,未来的众生一知道这些,将来的宇宙就会解体。他们给予未来众生的美好是比现在好很多,人间太平,全人类都真善忍,世界大同。可是呢,这幸u的幸福吗?难道生命没有超越幸福的状态吗?真正人的幸福是甚么呢?人与人之间的快乐在哪儿呢?他们都以为修炼要吃苦,其实,那只是打基础。修炼到一定层次是十分快乐的,是在极度的喜悦中提升自己。那时真是有一种修炼的瘾头,很难戒掉的(笑)。

这些方法呢,他们不相信,也不许未来人知道。

今天呢,我是把我的状G交代了一下。早期我就想讲了,我想不讲也没多少机会了。我讲了我自己的状G,讲了法的状态,讲了弟子的路,也讲了未来的一些事。大致上我讲了,真正惊心动魄的事呢,早已过去了。我离开中国大陆后,来到这个山中。我写车行十万里,那个时期邪恶追荍痗]。我一入这个山中,我知道,这下跑不了了。好像闻太师到了绝龙岭,我呢,来到这儿就知道被困住了。我来人间一趟,吃了は数的苦,尤其在这山中,学员们知道一些。我想,那些想救师父,你们就来吧!救师父就是救你自己;救你自己就是救师父。师父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最好的朋友是谁呢?你该救的是谁呢?听不懂的,我真想打你屁股了!(笑)

再有一个问题呢,我也把他说了!你们修炼围绕转法轮这件事啊,我想是该说了。其实,这本书我是不满意的。我说过,真传一句话。这句真传是:转法轮。三字真言也是指这个。那么,转法轮其实不只是一本书啊。你们学法学了那么久,有几个人{资格转法轮的?那么,转法轮还只是旧势力安排我做的。所以,我出完中国法轮功时,他们就迫不急待的要出修订本。我出完转法轮时,他们就迫不急待的修改里边的内容。其实,你改来改去,改不动转法轮这件事。可是,我为甚么也不说话。因为,这本书本来就只是我出来传法的一个过程中的东西,而且是很初期的东西。可是,到这儿旧势力就不让我讲了,更安排了在中国的那场所谓的考验。其实呢,我本来要接转法轮往上讲的法还多得去了。你们懂吗?转法轮一书只是我陪旧势力玩的一个过程中的东西,你按照那个去修也能修成。可是,真正最核心的部分你们至今也没搞懂。那么,我后来又出来讲法,你们在明慧网上看的见,也是几经修改啊。这些东西呢,我也是在解转法轮里边的东西,可是,我还是没讲真正的讲高。因为,旧势力虽然控制力不L了,可是,高于他们背后的许多高灵都参与了,他们说:这么高的法不能讲给人,言下之意,只能讲给他们,不能讲给人。可是呢,他们对我讲的法狺S很感兴趣,他们都要我讲给他们。事实上,我讲了不少,可是,这些都没有公布。你们都在山上,你们听了多少了啊?可是,那些众多的学员与世人根本没机会听到。这些你们把他当偏得,所以呢,我也不讲高,你觉得高是因为你没听过。事实上,我真正想做的是让世人都有机会听见我亲自传功讲法,他们应该有机会听见我接转法轮往上讲的法理。可是,越高的生命越显出这方面的私心,他们自己都想听,可是都不允许别人听。他们都想垄断听法的特权,不愿高深大法洪传人间。他们要自己听我讲,然后自己再去讲给世人。其实呢,我讲法的初衷是针对所有世人的,不需要他们搞出的这种救度众生的代理商。(笑)

你们听了震惊吗?我想呢,我系统要讲的东西可能将来还会有机会讲。就像房中术,其实他是可以讲的,我本来也想系统去讲。针对科学呢,我也想系统讲法,让我的弟子可以在科学的系统中成就。我的意思很简单,你只要懂得师父,懂得法,懂得甚么是我,甚么是你,甚么是他,甚么是法中的三位一体,能{接上法流,你就可以破开铁门而出。那么,之后的修炼形式你自己就知道了。你甚么都可以去碰。甚么其他功派、法门或是科学里边的东西你都可以去钻研,你会在那个环境里得到更深层的自己。我看见你们每天在那边念书,可是,为甚么念来念去,你越来越封闭自我呢?一个人也不该是活在象牙塔里孤芳自赏才对,你应该走出你熟悉的世界,去外边充实自我。那是真实的大炼功场,我叫他炼人炉。我真正的弟子都从里边造就出来,不是自己躲起来看书的。

说到这里,你们要知道。转法轮之后啊,我本来还可以系统的讲法。可是,你们把转法轮捧为最高的,我再讲,你们就接受不了,也不想听了。可是,转法轮并不是最高的,他也不是最低的,他只是我刚开始出来时面对根基与心性都差的众生时所讲的文字摘录。我后来面对真正大根基的人啊,都看他们是不是能突破这部法给他的限制。能突破的,我就直接往上带。那时候旧势力也没话可说。可是,我真实想做的是直接系统的讲,我可以每天讲法,透过电视转播,我可以每天讲道,即使这屆A我都讲不完。可是,我会尽我所能的讲,尽可能的让世人接触到我。如果这个机制能{确立,那么,我其实不需要宗教组织,不需要这么多有形的形式。我真正要做的是人中讲道,直接面对世人。可是,旧势力知道,那帚话,他们就玩不下去了。他们借口高层生命都转生回中国,所以要让我从中国开始传法。又借口让大法弟子成熟,安排他们救度众生,这期间还不准我说话,不准我直接面对世人。其实,这都是错的,连那本转法轮都是我在这种状G下被迫限制在某个方面讲的,而真正能直接拿人的大法,我是被限制住不能讲。

今天讲这些啊,我想也是给那些关心我的弟子们一个交代。他们关心师父的安危,因为他们知道,围在我身边的都是些甚么人。其实,不管是谁,他有缘见荍琚A我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他明白真相。那些人不是不明白,他们是不想明白。对于这些不想明白的人,你再慈悲也是は用的。再有一点呢,我的事也好,我弟子的事也罢,未来人可能只能知道一部份。他们是被法轮大法所救度的。他们将来最高也只能修到真善忍。不管你来源多高,统统一并处理,最高只能到真善忍。我过去告诉你们,这个时期修的高。因为,这个时期你能知道真象,你能突破真善忍的限制,你能接触到我说的这些。将来呢,那都得上佛学会那儿去,先从九天班开始,一步一步吃苦修,一步一步做大法工作,一步一步按茈L们现在的路在跟茖哄C人人都有一本书,按照真善忍去修,里边几大层次的如何如何,让你修到里边找个位置待。他们这一批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以后来的都属于另一批人。未来他们是这岫w排的。

他们认为不{资格的是要毁掉的。我今天讲的都是在破除这些,可是,未来你们圆满了,你们都远远超出真善忍宇宙之外,人间的这些事就像一场|。你们最近听见师父亲自讲真象的都是这种感觉,那是因为你们被直接往外带了。我也劝告你们,你不要随便去拉那些个不信的,你是拉不动的。让他看看我最近讲的这些,如果他信,或许会起些作用。旧势力拉的人已经形成一股庞大的势力。那是未来人得法的基础。可是,也是他们认识我的最大魔障。

今天讲这些。以下的可以提问题,问甚么都可以。最好是问你感兴趣的,那些不搭边的问题别问,你问你自己好奇的问题。


问答部分

问:上次师父讲国家是附体,弟子还是不明白。

答:有甚么不明白的呢?人除了自己之外,一切都是外来的。所以呢,修炼就是要去除那些对你的影响,至少你要不被其动摇,不被其迷惑。譬如说,你们都爱看电视,那是你们自己找附体上身。你知道电视是谁在操控的吗?你们有些人看电视简直成瘾了,一天不看都不行。那你想,你不是被其附体了吗?打电玩也一屆C即便你看书还是一屆C人中这个环境就是这么一个环境,时时刻刻你都和其他生命沟通荂A你没有正念,没有你自己,你一个念头说对,这一下那里边的附体就上来。我以前说,我真说出来会黿o你不敢炼功,其实,我真说出来会黿o你连呼吸都不敢呼吸。我讲国家是附体那只是一个你们意识不到的部分。你们找到自己,你就知道我说的附体是甚么意思了!

问:师父,我们把你当朋友看,这不是没有了师徒的规矩吗?

答:那个规矩真那么重要吗?这个师徒间的关系是双方定慦滿A不是得符合甚么文化的啊。夫妻之间也是一屆A他是一种最亲密的朋友关系,两个人的事只有当事人知道,当夫妻不是演给谁看的,彼此满意就可以了。那么,我说的这个朋友关系啊其实也只是个比方。有人的朋友都是一起吃吃喝喝,要不然就是有共同的嗜好。那么,我不会与这种人交朋友。我与弟子们的交集不是在那些上,你们还不明白甚么是朋友。所以,你是在误解中提出这问题。

问:如何做到不动心?

答:你不动心时就是做到了啊。你们都以为甚么都是靠做的,而我教你们的珙O教你不做。只是我用「は为」这个字眼。当你不做的时候,也就是は为的那一刻,真理就是活生生的。可是,你们都以为真理要做甚么去找寻、做甚么来发现、做甚么来证实。恰恰相反,你越是做,你离他越远。因为,你的心一直都是要做,可是,真象是は须被做出来的。我这里是用另一种语言结构来说明问题。我讲房中术,其实房中术也是は为,也是不做甚么的。は欲而欲,似空非空。一旦你尝试茯々\,你就破功。所以,我说这要高层次的人才做的到。因为,高层次就是は为,那是进入房中术的基本条件。过去修道书中讲这些,我看重点还是在道德二字。等你不动心时,那时的火候最适当,你的水啊都成了气,然后你的身体充满了は,也就是は形之气,你自然就不泄漏。这是修出来,也是炼出来的。

问:师父为甚么说您度成一人,这事都没有白做?难道师父只为了一个人来吗?还是有其他涵意。

答:我说的这个人是谁啊?我说的这个人是我。我要我成了,我这事就没白做了。这个我,也就是你,也就是他。你们要破除人相、我相、众生相与u者相。甚么你啊、我的,那都是人间的语言,我讲法是用这些个字,但可不一定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我度成了一人,那就等于度了这整个洪穹苍宇。所以,你们不要老看别人,看你自己就好,你好了,宇宙就随荍A的好而好;你不好,宇宙其他再好也不关你的事。

问:师父为甚么说没有真假?

答:因为你是一个想修炼的人。你要分真假,那何必来修炼呢?修炼人只看这件事能不能提升智慧?对众生有没有意憛H他不是先看他真或假,他看的是其中有没有法,甚至是有没有法味。你看见这个的第一念是神念,他对于你而言就是法。真的假的,常人就是这么看问题,也就迷失在其中。你要修炼,不是要去办案,或是当研究员,你要修炼,那你要有灵敏的法味嗅觉。看一件事的第一念是用正念,你就看得见法。你懂得拿过来用,正用反用为我所用随意所用,你就是在证实法。真与假不是我们关心的,这也是一个判断你层次标准的关卡!

问:请问师父,大法修炼有咒语吗?

答:怎么没有?大法里甚么都有,只是你看不出来。这个洪穹苍宇产生的时候,一切生命都没有。那时,只有一个状态,不是生命啊,那不是生命二字能{涵盖的状态,因为,他是我在洪穹苍宇外产生他时的一个同时间的震荡。对于这个洪穹苍宇来说,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他,因此他认为那就是诞生他的因素了。这也就是这整个洪穹苍宇认识不了我的原因,他们只知道那个震荡之后有了他,也就是这整个洪穹苍宇。那么,那个瞬间的震荡其实是一个最初始的声音,人间没有那个声音。那个声音D动了整个洪穹苍宇的机制。那么,对于洪穹苍宇内的层层大天穹、大天体,大宇宙与涵盖微观巨观的不同世界来说,那个声音其实一直还在震荡。那个声音一直在不同的体系内造就生命,毁坏生命。那个声音就是整个高层空间的法,乃至整个宇宙的震荡频率都还在余波荡漾。由于这个频率出现变化,因此,这个真善忍宇宙认为必须得正法。他们安排的正法是希望调整自我体系的不纯,从而协同更高的那个波。你们懂吗?对他们而言,声音就是粒子、就是频率、就是法,他就是能量,就是大爆炸。一切功能都从这儿来。那么,咒语是甚么?就是过去神安排的修炼方法。你只要协同其波,他就来度你。手印其实也是一种波,他是语言,也是声音,は声的声音。因为人听不见手印的声音,可是手印一打出来,能量可很大。房中术有一部份讲的是声音,也就是身印。这个你们以后会懂。你说大法有没有咒语?我想,咒语二字不足以形容他,他是最高深的震荡。

问:师父为甚么不直接教我们呢?

答:真象我都讲了,真言自在其中。

问:师父给新唐人、大纪元与明慧网的讲法登出来,弟子不解,为甚么师父肯定他们做的那些事?

答:你们做甚么师父都是肯定的。不过,你们都希望师父特别点名肯定你。我告诉你,当我直接点名定了那件事后,那就很难改了。他们想做大纪元、想做新唐人、想办明慧网。我一直想,这是给他们铺的一个过程中的东西,你敢走上去,你就得敢走回来。这是一个过程啊,没甚么大不了的。可是,法早已经定了,每个人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那么,这些人就想办报纸,他的修炼就是办报,我能拿他们如何呢?我叫他们学常人是说他们不如常人。我肯定他们,同时是给他们封顶。他们就这岸F,你就办报、办电视、办网站好了,那是你的选择,我肯定你们了。那这就定了,很难改了。这辈子你没修成,假设来世你又得人身的话,你还是去干这些事吧!你们不懂我话中有话,慈悲的背后是威严,肯定的另一面是封顶。我讲法是很厉害的,法中藏刀,只是你们看不见他。

问:弟子觉得,越来越不懂人是甚么?

答:这是正常的,所有人都不懂人,可是这珙O人身而为人最重要的学习课程。因为呢,你们都是高层次来的,所以即使你当了人,人对你依然是很陌生。可是,我发现,人在甚么时候最没有掩盖、最没有防备呢?那就是他们快乐的时候。而快乐这种情感啊,人懂,可是神不懂。有人问我:你觉得人最难改变的是甚么?我通常都不回答。今天,我说说我的真心话吧!人最难改的其实就是男欢女爱这回事。因为,这个快乐带给人的刺激太大。那么,我其实也不想要人断绝这方面,相反的,我认为这是人可以成就的关键。终其一生,人都在追求自我感觉,只要自己觉得好就好。人讨厌自己感觉不佳,心情很糟,没有成就,不被认同。人讨厌自己比别人差,总想比别人L。我觉得那都可以改,唯独最难改的部分不需要改。你们说,这是不是很奇妙的呢?

问:请问师父,刚刚师父讲了声音。那么,我们可否理解,宇宙的声音其实就是师父的声音?

答:这个问题很有思想。其实,那个声音不是你们人认为的声音。声音也不是生命,他是创造生命的一个初始点。他在其他空间表现为几何图形。你们不是知道英国的卖田圈吗?那不是外星人干的,他其实就是高层次的音波震荡形成的,你说他是法的表现也行。有人看见那图形,体内的震荡频率随之改变。那是有功能的。还有呢,金字塔为甚么会那么建呢?其实,建造金字塔的是佛学会的学员们在史前的久远前干的。他们的金字塔是照搬宇宙高层的结构,其实就是真善忍宇宙的结构。他也是声音的接收器。后来沈到海底,又浮了上来。后来建的金字塔其实都错了,主要是他们对准的天体没有那个东西,形状是对了,可是频率不对。就像法轮图形,其实他也是声音。而我说的话呢,带有我的因素,那是超越这些的。你们学不来的,因为宇宙内的生命永远理解不了外边的世界是怎么回事。你们看我打手印的录象那是打的真象,你们明白的一面都懂,只有人这边不懂。

问:师父,想知道相对论是不是真理。

答:相对论是不是真理?这牵涉到很な的东西。人讨厌有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所以呢,人最喜欢找解释让自己心安,他面对未知的事就喜欢寻求一个合理的解释。所以呢,任何这产生出来的东西都是相对的,从这一点来说他是对的。可是,超越相对的就是绝对吗?那也不是。绝对论也不绝对。可以称之为真理的都是变动与不变的,因为宇宙在旋转呢,所以,你固定的形成一个甚么的时候就会发现,他到了某一个时候就错了。人类的科学是不是这帘O?今天说是这屆A几年后又推翻,过几年又被推翻。而真理是は所谓推翻与不推翻的,他是圆融的,你怎么看都对,相对来看都对。就像我讲的法,你怎么看都对,那都反映出你自己。至于相对论是不是真理,他是真理的一部份,可是还不是最终的真理。

问:请师父传我们咒语?

答:唉!我说你们悟性真差。我叫你们去世间生活,世间到处都是咒语啊!甚么な告标语啊,那不是咒语吗?甚么流行歌,那也是一种咒语。常人的波动很微弱,你用很L的波未必有好效果。所以呢,你们讲的话,唱的歌,只要能{让人跟荍A,那就起到咒语的作用。当然,有神咒,也必然有魔咒,这不是甚么稀奇的。能{改变常人的其实是语言,就是你们每天讲的话。所以,你为甚么停滞不前,因为,你每天讲太多与提升层次背道而驰的话。我叫你们修口,你们都不当回事。要讲甚么你自己选择。大法弟子讲法就是大神咒,没有固定框框,就看你的心而已!一字一句的讲,积沙成塔,一句话被你讲了一千遍、一万遍,那就会成为真的。

我看今天先讲这些了。前边你们问我的一些问题呢,我想你们从我今天讲的东西都能得到解答。至于关于我个人的一些事啊,我也说明了。世间的事我也不可能都去说,尽管我是想把他都说透的,但是条件限制吧,他们不容许我公开传这些。你别看他们现在默不作声,其实,他们都偷偷在看我最近讲的。所以呢,一些很关键的部分我还是没说透,只要他们悟得回来,哪怕只有一个两个,我也就对得起他们。

弟子们,这世间的门啊已经打开了。以后,你们该何去何从,你们都知道了。我把你交还给你,剩下的,就是你的事了!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1 04:21 
24.85.204.83
頂部
人中講道(二)

你們這陣子進步很大。我看你們很多人有問題要問我,其實你們倒別問。你應該自己去找答案。至於這陣子我說的,你們把他傳出去。我想,你自己要負責任。我不會因為誰的緣故而中止我要做的事。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誰在哪一個階段跳出來反對也不是偶然的,我從來沒有強迫你們接受甚麼,我只是講真象。如果你不同意我說的,你大可閉上你的眼睛。我說的也只是針對聽法的眾生的心結,結合他們的接受能力,我講了一部份。至於更高深的,我至今沒說過。那麼,如果你有能力說,何妨你來說說!如果你具備那個能力,我就不用來了!眾生雖然智慧是被封閉的,我這事做得很辛苦,因為,眾生只接受他想聽的,抵觸他想法的他就認為是假的。你打個比方說,他們喜歡秘傳,好像我秘密傳的才是真法,公開講的都是不值得一聽的。其實,我秘傳的是有難言之因的,多半都是把個別人自己的東西交還給他,不得已才秘密的傳,不是說這樣就是特別高。不是這樣理解的。大法大道從來都是公開的,智慧都是公開的,連修煉形式都是公開的。我希望的是每個人都不藏私,都把他最好的拿出來證實大法,這才是我要的方式。也就是說,如果每個弟子都能開誠布公,都能互相借鑑,互相補足彼此的不足,那麼根本無須我講法。因為,弟子們智慧擦撞出來的火花就足以讓你們認識到真象。可是,你們存在多方面的問題卻讓這無法落實,法會成為報告會;指出不足被說成邪悟。你們只愛聽好聽的,那怎麼算修呢?你說說,你們是在修嗎?

我說這些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你們知道,我從不用拜師的那一套。過去我在家鄉沒人拿我當甚麼大師看。你們對待師父的認識都是來自五千年的半神文化那一套。好像師父高高在上。我不要這樣。說心底話,我是不想當師父的,我根本不想出山,是我的師父們叫出山了,我才出來。我出來不是要當師父,更不想當甚麼大師、尊者、聖王。我想當的是一個平平凡凡的人,我希望每個人都把我當一個平凡人,不要打擾我的生活。我在人中講真象,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信的人呢,也無須稱我為師。我其實就是你們的朋友,就是一個同行者,只是我覺悟在先,我說一些經驗讓你們參考而已,針對那些特殊好的,我為你們做得多些就是了。真正按照我說的去做的,我是負責的。而我對你負的責呢,其實都是我願意的,不需要你們回報於我甚麼。譬如你的身體經過修煉康復了,我只是替你高興,不需要你幫我當甚麼義工,不需要你給我經費。這是我自己願意做的事,看見人苦難,我就幫他;看見誰想提升,我就幫他,看見有緣的,我就幫他。這是我當初選擇的,無須眾生回報我甚麼。除此之外,我不想與你們有甚麼其他牽扯,甚麼給我錢花啊,聽我命令做甚麼啊,把我變成一教之主,這都不是我的本意。我的本意是非常平凡的,我找到我的人,我的人找到我,然後彼此探討宇宙的真理,順帶吧,順帶做點好事。你有緣偷聽到甚麼你認為的天機啊,那都是你的本事,對我來說不算是甚麼事,你也不用感謝我。你即使感謝我,我也從不放在心上。眾生罵我甚麼,我也不放在心上。

我想,我說清楚了我與你們的關係。可是,這個關係不是那麼容易擺正的。因為,大家都受半神文化的教導,把師父想得很嚴肅,好像師父是一個嚴格的老師,又像是法官、又像是皇帝、又像是教主,有些還把我當幫主,當救命恩人,當人生導師,反正當甚麼的都有。只有很少的人用平常心待我,把我當成一個真心相待的朋友。我說,你們都被騙了。我不是你們想像的那樣,我是你們的朋友。這樣明不明白?我看你們的心啊,真的很難受。有些學員啊,把我當大師,我說你是存心害我。有些學員啊總覺得他得做個甚麼來報答師父,我叫他學法,他沒空,或是學不進去。那麼呢,他又自己很多關過不去,有些還犯了一些髒事。那麼,他自己覺得對不起師父,於是呢,就想要贖罪,投入甚麼工作項目。其實呢,你們沒欠我甚麼,何苦這樣呢?我給你的是人生最美好的東西,不是罪惡感,不是那些東西。

那麼啊,你們一旦擺不正與我的關係時,一些問題就出現了。甚麼問題呢?就是有人就可以打著我的旗號,打著冠冕堂皇的藉口去鼓惑人做很多事。他們利用了大夥對師父的誤解,從而利用了這些不理智的學員。這種利用是存在於多方面的。有人說甚麼都說是師父說的,一些人就跟去了。另一些人反對這些人,又打著旗號要師父如何如何,又一群人跟去了。每一件事都是有人說師父如何如何而動員你去做的,每一次也都有人跟。那麼,你何必這樣做呢?你們都被利用了。因為,你們都被灌輸了一套系統的思維,說穿了,你們悟不透師父與你的關係,你就永遠迷糊。是,你說你尊重師父,你擔心師父,你對師父那顆心是沒話說的,水裡來火裡去的。可是,我要你們去掉那顆心,你們就去不掉。你們被灌輸的思維中都是相信權威那一套,好像自己無法救自己,總是等個甚麼聖賢明君來理平天下,等著神來神通大顯,救度眾生,等著未來如何如何。你們習慣於被領導、被統治、被外在環境改變,就是不習慣自己與他人都是對等的主的關係。你們與師父的關係在人中是對等的。我是把你們當成最親愛的朋友一樣來尊重的,希望你們不要再抱著不純的心來對我了。

其實啊,我造了這部法。可是,我認為甚麼人最了不起呢?並不是那些按照法去做的人。而是那些真能突破法的人,真的能夠彌補我造的法的不足,我甚至誠心誠意的稱這人一聲老師。因為,他在某一方面的確超越我,那麼我願意稱他為師。可是,我有那個心,你們卻沒那個度量。你們容不下那些敢於突破大法的人,你們容不下那些來自於法,超越於法的真正弟子。這些人依然尊我為師,可是到這一步來啊,其實沒有那個意義了。你們以前問我圓滿以後是否還能聽見我講法。那時不是我講,以後都是你講了,你還不懂嗎?這一步你不趕快突破,等到時間結束,就沒有機會了。我是不可能開後門把你拿上去的,因為,法已經定了。這登天的一步一定要你親自走,誰都幫不了你!

你們修了這麼些年,可是法中的奧秘還是奧秘。只有你看甚麼都很平凡時,一切盡在你的眼中,你懂師父說的是啥,怎麼修你都知道,這時你才是真正修煉。而修成那一天並不是最終。那只是起步而已。你那時才知道宇宙浩瀚,你自己多麼的微不足道。這時,人人都覺得你很謙虛,其實是你領悟了真理大道。你儘管頂天獨立,可是人人卻覺得你很謙虛。修煉不是你們認為的提高心性就行。提高心性是一個基本,因為你不具備高心性根本就不能得法,因為,你不是那塊料。就好像我要給你一鍋滾燙的金子,你拿個木頭做的小碗來裝?那不行吧!提高心性是你要換一個夠格的東西來裝,這是最起碼的。提高心性也好,煉功也罷,都只是入門前的基本功。基本功甚麼時候完成呢?那是個人修煉圓滿時。那是你初步具備得法的資格了。第五套功法是用佛的手印轉法輪。換句話說,你得具備佛的層次果位才具備進一步得法資格。那時候,你會覺得,大法修煉是一種技術。這層該怎麼修,那層該怎麼修,都是有方法的。你得知道那個方法你才有辦法煉出東西來,否則,你儘管法理悟得高,那也不管用。就好像一個人都如何創業都知道,可是,他沒資本、沒人、沒時間,連身體都不健康,你說他空有懷抱,到頭來還不是空。那麼,那個實修的方法其實我也講了,只是你不具備得法資格,因此你看不出來。再高上去呢?那時的提升是一種藝術,講的是你如何去表現他,如何從虛空變現出各種花樣來,如何收集你的一切再統合運用,就好比文科的他就要創做、武場的講究打仗,這個時候是真正來創造了,世間就是你的練兵場,看你怎麼用。

我說這些是因為你們實在沒幾個人懂得大法修煉中的次序,真正每一步該怎麼走。真正會的人,他覺得,啊,大法好。這個好的理解是昇華的,不是人的表面說的好。他是無法形容了才說的好。我教給你的包含了太極、陰陽、五行、八卦,乃至科學,人類能認知的極限也就這樣。而大法的一個起手就全包括了。我需要用人言說白嗎?其實不需要,那讓以後的人說去,那些精微處都是重中之重。我得留一些給後人做啊。(笑)

這部法包容了宇宙的智慧,甚麼都包括了。過去宇宙所有眾生都為了證實這部法而活,未來眾生也是。生命的意義在哪兒?甚麼東西值得你們追尋?我想,法是眾生,眾生也是法。我表面說的簡單,其背後的歷程,真正實修的人是知道的。我說這些是希望你們別自滿,我從來都不敢自滿的。

你的個人圓滿只是得法的初步而已。那麼,成就一個天體大穹之主的時候,那也不是結束。那是你真正承擔責任的開始。就好像一個人大學畢業了,單位分發工作了一樣。那是你正悟到自己的法理,確立你自己的一切。這個時候你還要跟誰呢?眾生都指望你。這一步一步都是扎扎實實的,決不是一步登天。

你們知道,甚麼叫做王嗎?王不是自封的,也不是天上掉下個封神榜,誰來封某某是甚麼王,誰又是甚麼王。好,這人是某某法王了,你們這一群人都歸他管,你們都得聽他的。在正的世界體系中,王不是這個概念。王是被推舉出來的,王是因為他對眾生的恩德而被眾生尊為王。而一個王也必然是念念都為著他的眾生的利益考慮的。甚麼是法王,那是他在法中成就了他自己,他的智慧讓眾生欽服,他善解眾生的心結,給眾生開啟智慧,眾生都來依附他,願意護持他。法王不是靠外力成就的,一切都是法中造就的。法王是沒有常人式的管理的那一套的,由上而下的管理,一層管一層,說白了,那是魔王的理。法王幹甚麼都是自己當先的。就以舊勢力安排的正法而言,下來的都是法王。他為甚麼不派個誰代表他來就好呢?因為啊,他們把最危險的,最可能要吃苦的東西都自己擔了。我告訴你們,一個學法好的人做事是不等別人的,他悟到了就自己幹了。決不是在那兒發號施令,講空話的指使別人去做。說這些是教你們鑑別一些個錯誤現象。那些真正的弟子決不是甚麼領導人,他們是走在最危險、最艱難、最平凡,最需要擔當的地方的人。

我今天告訴你們這些啊,你們也別小看。未來人是不知道這些事兒的。為甚麼呢,因為他們未來要面臨一個最大的魔障。如果沒有發生根本性的轉變呢,按照這樣發展下去,未來是甚麼樣我可以透露一點,那就是法輪功會成為一個宗教,而且是全球最大的宗教。我呢,被流傳為未來這個宗教的創始教主,他們都在膜拜我,供奉我,唸書練功,就和你們現在大多數人認識的法輪功一樣。我早預言過,法輪功未來是全民宗教,而且各政治勢力都來捧他,甚至呢,未來的國家啊!政府啊都逐漸式微,取而代之的是法輪功,未來中共還立法輪功為國教呢!你們不要覺得驚訝,舊勢力就是這麼安排。他安排下的這一套啊,成為了絕大多數學員的選擇。因為眾生的心念如此,這個宗教也就順理成章的成了。可是呢,雖然他們有書看、有功練,可是他們不知道我真正的心與我真實想講,也真實講給你們聽的這些話。他們都是宗教信徒,而不是我真正的弟子。他們歸未來接管法輪功的首領管,卻不歸我管。不管未來法輪功歷經多少代,他們都歸那個宗教管。法輪功是借我而生,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而在人間建立的一個人間的天國。可是,我也借用他,目的是讓我的人回歸自性,究竟圓滿。一個人初接觸時,我與舊勢力都在看這個人的選擇,他選擇甚麼那就是甚麼。未來呢,我就不這樣做了。眾生入其門只能得到連我的皮毛都不是的東西,他真正入的是舊勢力建立的人間宗教。萬王之王,創世之主會來接管,派他們人當教主。因為,我的事做完了之後,我就不理入這個門的人了。他們要從那個宗教中領會我的心,談何容易!可是,話也別說絕了。真正能夠從那些支離破碎的東西中,又從他們編造的東西裡得到我的神髓,了知今天我告訴你們的真象,那說不定我還是會破例一管。那是極少數的了。未來人在法輪功中圓滿的都上萬王之王的世界去,那與我是沒有半點關係的。

所以呢,佛學會幹甚麼我是不管的。因為,那是眾生的選擇,大多數學員選擇的是佛學會所描繪出來的我。大多數學員對於真正的我,真正的這個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告訴你們真象的師父是陌生的。他們熟悉的我是他們幻想中的那個我,是天目中看到的那個我,是明慧網上學員寫的那個我,是一個沒有生命的虛幻的偶像。那麼,他們被佛學會領著幹甚麼,我是管不了的。我充其量只能個別的在私下的場合點醒他們。許多人聽懂了,卻又執著他在法輪功團體的聲名利益而默不作聲,繼續參與其中。你們中有這樣的。你們知道那麼多,回頭還是當你的甚麼負責人。你想想,這不就是你的選擇嗎?你選擇的是宗教帶給你的溫暖與地位,你走不了那寂寞的大道。那麼,你留給你的眾生的就是一個魔障,他們未來得法的難都是因為你現在的錯誤選擇。舊勢力選我創始這一門,之後,他們就接管了,多少年後,連我創始這一段也會被抹去。

所以,你們今天能聽見我說這些,我想真是很難得的。未來人是不知道的,因為未來呢,我說的這些儘管你們留下來,或是傳了出去,都會被佛學會追回來銷毀的。連我傳法時期的照片、各地講法與一些個別寫的東西,他們都不准留的,一律都是銷毀。更何況我最近說的這些真象,他們是一定要銷毀的。就包括你們說的邪網上的東西,真修弟子正悟的法理,他們都會銷毀。為甚麼他們這麼恐懼呢?因為這些是解開限制未來眾生的東西,未來的眾生一知道這些,將來的宇宙就會解體。他們給予未來眾生的美好是比現在好很多,人間太平,全人類都真善忍,世界大同。可是呢,這樣真的幸福嗎?難道生命沒有超越幸福的狀態嗎?真正人的幸福是甚麼呢?人與人之間的快樂在哪兒呢?他們都以為修煉要吃苦,其實,那只是打基礎。修煉到一定層次是十分快樂的,是在極度的喜悅中提昇自己。那時真是有一種修煉的癮頭,很難戒掉的(笑)。這些方法呢,他們不相信,也不許未來人知道。

今天呢,我是把我的狀況交代了一下。早期我就想講了,我想不講也沒多少機會了。我講了我自己的狀況,講了法的狀態,講了弟子的路,也講了未來的一些事。大致上我講了,真正驚心動魄的事呢,早已過去了。我離開中國大陸後,來到這個山中。我寫車行十萬里,那個時期邪惡追著我跑。我一入這個山中,我知道,這下跑不了了。好像聞太師到了絕龍嶺,我呢,來到這兒就知道被困住了。我來人間一趟,吃了無數的苦,尤其在這山中,學員們知道一些。我想,那些想救師父,你們就來吧!救師父就是救你自己;救你自己就是救師父。師父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最好的朋友是誰呢?你該救的是誰呢?聽不懂的,我真想打你屁股了!(笑)

再有一個問題呢,我也把他說了!你們修煉圍繞著轉法輪這件事啊,我想是該說了。其實,這本書我是不滿意的。我說過,真傳一句話。這句真傳是:轉法輪。三字真言也是指這個。那麼,轉法輪其實不只是一本書啊。你們學法學了那麼久,有幾個人夠資格轉法輪的?那麼,轉法輪還只是舊勢力安排我做的。所以,我出完中國法輪功時,他們就迫不急待的要出修訂本。我出完轉法輪時,他們就迫不急待的修改裡邊的內容。其實,你改來改去,改不動轉法輪這件事。可是,我為甚麼也不說話。因為,這本書本來就只是我出來傳法的一個過程中的東西,而且是很初期的東西。可是,到這兒舊勢力就不讓我講了,更安排了在中國的那場所謂的考驗。其實呢,我本來要接著轉法輪往上講的法還多得去了。你們懂嗎?轉法輪一書只是我陪著舊勢力玩的一個過程中的東西,你按照那個去修也能修成。可是,真正最核心的部分你們至今也沒搞懂。那麼,我後來又出來講法,你們在明慧網上看的見,也是幾經修改啊。這些東西呢,我也是在解轉法輪裡邊的東西,可是,我還是沒講真正的講高。因為,舊勢力雖然控制力不強了,可是,高於他們背後的許多高靈都參與了,他們說:這麼高的法不能講給人,言下之意,只能講給他們,不能講給人。可是呢,他們對我講的法卻又很感興趣,他們都要我講給他們。事實上,我講了不少,可是,這些都沒有公布。你們都在山上,你們聽了多少了啊?可是,那些眾多的學員與世人根本沒機會聽到。這些你們把他當偏得,所以呢,我也不講高,你覺得高是因為你沒聽過。事實上,我真正想做的是讓世人都有機會聽見我親自傳功講法,他們應該有機會聽見我接著轉法輪往上講的法理。可是,越高的生命越顯出這方面的私心,他們自己都想聽,可是都不允許別人聽。他們都想壟斷聽法的特權,不願高深大法洪傳人間。他們要自己聽我講,然後自己再去講給世人。其實呢,我講法的初衷是針對所有世人的,不需要他們搞出的這種救度眾生的代理商。(笑)

你們聽了震驚嗎?我想呢,我系統要講的東西可能將來還會有機會講。就像房中術,其實他是可以講的,我本來也想系統去講。針對科學呢,我也想系統講法,讓我的弟子可以在科學的系統中成就。我的意思很簡單,你只要懂得師父,懂得法,懂得甚麼是我,甚麼是你,甚麼是他,甚麼是法中的三位一體,能夠接上法流,你就可以破開鐵門而出。那麼,之後的修煉形式你自己就知道了。你甚麼都可以去碰。甚麼其他功派、法門或是科學裡邊的東西你都可以去鑽研,你會在那個環境裡得到更深層的自己。我看見你們每天在那邊念書,可是,為甚麼念來念去,你越來越封閉自我呢?一個人也不該是活在象牙塔裡孤芳自賞才對,你應該走出你熟悉的世界,去外邊充實自我。那是真實的大煉功場,我叫他煉人爐。我真正的弟子都從裡邊造就出來,不是自己躲起來看書的。

說到這裡,你們要知道。轉法輪之後啊,我本來還可以系統的講法。可是,你們把轉法輪捧為最高的,我再講,你們就接受不了,也不想聽了。可是,轉法輪並不是最高的,他也不是最低的,他只是我剛開始出來時面對根基與心性都差的眾生時所講的文字摘錄。我後來面對真正大根基的人啊,都看他們是不是能突破這部法給他的限制。能突破的,我就直接往上帶。那時候舊勢力也沒話可說。可是,我真實想做的是直接系統的講,我可以每天講法,透過電視轉播,我可以每天講道,即使這樣,我都講不完。可是,我會盡我所能的講,盡可能的讓世人接觸到我。如果這個機制能夠確立,那麼,我其實不需要宗教組織,不需要這麼多有形的形式。我真正要做的是人中講道,直接面對世人。可是,舊勢力知道,那樣的話,他們就玩不下去了。他們藉口高層生命都轉生回中國,所以要讓我從中國開始傳法。又藉口讓大法弟子成熟,安排他們救度眾生,這期間還不准我說話,不准我直接面對世人。其實,這都是錯的,連那本轉法輪都是我在這種狀況下被迫限制在某個方面講的,而真正能直接拿人的大法,我是被限制住不能講。

今天講這些啊,我想也是給那些關心我的弟子們一個交代。他們關心師父的安危,因為他們知道,圍在我身邊的都是些甚麼人。其實,不管是誰,他有緣見著我,我一定會想盡辦法讓他明白真相。那些人不是不明白,他們是不想明白。對於這些不想明白的人,你再慈悲也是無用的。再有一點呢,我的事也好,我弟子的事也罷,未來人可能只能知道一部份。他們是被法輪大法所救度的。他們將來最高也只能修到真善忍。不管你來源多高,統統一併處理,最高只能到真善忍。我過去告訴你們,這個時期修的高。因為,這個時期你能知道真象,你能突破真善忍的限制,你能接觸到我說的這些。將來呢,那都得上佛學會那兒去,先從九天班開始,一步一步吃苦修,一步一步做大法工作,一步一步按著他們現在的路在跟著走。人人都有一本書,按照真善忍去修,裡邊幾大層次的如何如何,讓你修到裡邊找個位置待。他們這一批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以後來的都屬於另一批人。未來他們是這樣安排的。他們認為不夠資格的是要毀掉的。我今天講的都是在破除這些,可是,未來你們圓滿了,你們都遠遠超出真善忍宇宙之外,人間的這些事就像一場夢。你們最近聽見師父親自講真象的都是這種感覺,那是因為你們被直接往外帶了。我也勸告你們,你不要隨便去拉那些個不信的,你是拉不動的。讓他看看我最近講的這些,如果他信,或許會起些作用。舊勢力拉的人已經形成一股龐大的勢力。那是未來人得法的基礎。可是,也是他們認識我的最大魔障。

今天講這些。以下的可以提問題,問甚麼都可以。最好是問你感興趣的,那些不搭邊的問題別問,你問你自己好奇的問題。


问答部分

問:上次師父講國家是附體,弟子還是不明白。

答:有甚麼不明白的呢?人除了自己之外,一切都是外來的。所以呢,修煉就是要去除那些對你的影響,至少你要不被其動搖,不被其迷惑。譬如說,你們都愛看電視,那是你們自己找附體上身。你知道電視是誰在操控的嗎?你們有些人看電視簡直成癮了,一天不看都不行。那你想,你不是被其附體了嗎?打電玩也一樣。即便你看書還是一樣。人中這個環境就是這麼一個環境,時時刻刻你都和其他生命溝通著,你沒有正念,沒有你自己,你一個念頭說對,這一下那裡邊的附體就上來。我以前說,我真說出來會嚇得你不敢煉功,其實,我真說出來會嚇得你連呼吸都不敢呼吸。我講國家是附體那只是一個你們意識不到的部分。你們找到自己,你就知道我說的附體是甚麼意思了!

問:師父,我們把你當朋友看,這不是沒有了師徒的規矩嗎?

答:那個規矩真那麼重要嗎?這個師徒間的關係是雙方定義的,不是得符合甚麼文化的啊。夫妻之間也是一樣,他是一種最親密的朋友關係,兩個人的事只有當事人知道,當夫妻不是演給誰看的,彼此滿意就可以了。那麼,我說的這個朋友關係啊其實也只是個比方。有人的朋友都是一起吃吃喝喝,要不然就是有共同的嗜好。那麼,我不會與這種人交朋友。我與弟子們的交集不是在那些上,你們還不明白甚麼是朋友。所以,你是在誤解中提出這問題。

問:如何做到不動心?

答:你不動心時就是做到了啊。你們都以為甚麼都是靠做的,而我教你們的卻是教你不做。只是我用「無為」這個字眼。當你不做的時候,也就是無為的那一刻,真理就是活生生的。可是,你們都以為真理要做甚麼去找尋、做甚麼來發現、做甚麼來證實。恰恰相反,你越是做,你離他越遠。因為,你的心一直都是要做,可是,真象是無須被做出來的。我這裡是用另一種語言結構來說明問題。我講房中術,其實房中術也是無為,也是不做甚麼的。無欲而欲,似空非空。一旦你嘗試著甚麼,你就破功。所以,我說這要高層次的人才做的到。因為,高層次就是無為,那是進入房中術的基本條件。過去修道書中講這些,我看重點還是在道德二字。等你不動心時,那時的火候最適當,你的水啊都成了氣,然後你的身體充滿了無,也就是無形之氣,你自然就不洩漏。這是修出來,也是煉出來的。

問:師父為甚麼說您度成一人,這事都沒有白做?難道師父只為了一個人來嗎?還是有其他涵意。

答:我說的這個人是誰啊?我說的這個人是我。我要我成了,我這事就沒白做了。這個我,也就是你,也就是他。你們要破除人相、我相、眾生相與壽者相。甚麼你啊、我的,那都是人間的語言,我講法是用這些個字,但可不一定是你理解的那個意思。我度成了一人,那就等於度了這整個洪穹蒼宇。所以,你們不要老看別人,看你自己就好,你好了,宇宙就隨著你的好而好;你不好,宇宙其他再好也不關你的事。

問:師父為甚麼說沒有真假?

答:因為你是一個想修煉的人。你要分真假,那何必來修煉呢?修煉人只看這件事能不能提升智慧?對眾生有沒有意義?他不是先看他真或假,他看的是其中有沒有法,甚至是有沒有法味。你看見這個的第一念是神念,他對於你而言就是法。真的假的,常人就是這麼看問題,也就迷失在其中。你要修煉,不是要去辦案,或是當研究員,你要修煉,那你要有靈敏的法味嗅覺。看一件事的第一念是用正念,你就看得見法。你懂得拿過來用,正用反用為我所用隨意所用,你就是在證實法。真與假不是我們關心的,這也是一個判斷你層次標準的關卡!

問:請問師父,大法修煉有咒語嗎?

答:怎麼沒有?大法裡甚麼都有,只是你看不出來。這個洪穹蒼宇產生的時候,一切生命都沒有。那時,只有一個狀態,不是生命啊,那不是生命二字能夠涵蓋的狀態,因為,他是我在洪穹蒼宇外產生他時的一個同時間的震盪。對於這個洪穹蒼宇來說,沒有任何語言能夠形容他,因此他認為那就是誕生他的因素了。這也就是這整個洪穹蒼宇認識不了我的原因,他們只知道那個震盪之後有了他,也就是這整個洪穹蒼宇。那麼,那個瞬間的震盪其實是一個最初始的聲音,人間沒有那個聲音。那個聲音啟動了整個洪穹蒼宇的機制。那麼,對於洪穹蒼宇內的層層大天穹、大天體,大宇宙與涵蓋微觀巨觀的不同世界來說,那個聲音其實一直還在震盪。那個聲音一直在不同的體系內造就生命,毀壞生命。那個聲音就是整個高層空間的法,乃至整個宇宙的震盪頻率都還在餘波蕩漾。由於這個頻率出現變化,因此,這個真善忍宇宙認為必須得正法。他們安排的正法是希望調整自我體系的不純,從而協同更高的那個波。你們懂嗎?對他們而言,聲音就是粒子、就是頻率、就是法,他就是能量,就是大爆炸。一切功能都從這兒來。那麼,咒語是甚麼?就是過去神安排的修煉方法。你只要協同其波,他就來度你。手印其實也是一種波,他是語言,也是聲音,無聲的聲音。因為人聽不見手印的聲音,可是手印一打出來,能量可很大。房中術有一部份講的是聲音,也就是身印。這個你們以後會懂。你說大法有沒有咒語?我想,咒語二字不足以形容他,他是最高深的震盪。

問:師父為甚麼不直接教我們呢?

答:真象我都講了,真言自在其中。

問:師父給新唐人、大紀元與明慧網的講法登出來,弟子不解,為甚麼師父肯定他們做的那些事?

答:你們做甚麼師父都是肯定的。不過,你們都希望師父特別點名肯定你。我告訴你,當我直接點名定了那件事後,那就很難改了。他們想做大紀元、想做新唐人、想辦明慧網。我一直想,這是給他們鋪的一個過程中的東西,你敢走上去,你就得敢走回來。這是一個過程啊,沒甚麼大不了的。可是,法早已經定了,每個人自己選擇自己的未來。那麼,這些人就想辦報紙,他的修煉就是辦報,我能拿他們如何呢?我叫他們學常人是說他們不如常人。我肯定他們,同時是給他們封頂。他們就這樣了,你就辦報、辦電視、辦網站好了,那是你的選擇,我肯定你們了。那這就定了,很難改了。這輩子你沒修成,假設來世你又得人身的話,你還是去幹這些事吧!你們不懂我話中有話,慈悲的背後是威嚴,肯定的另一面是封頂。我講法是很厲害的,法中藏刀,只是你們看不見他。

問:弟子覺得,越來越不懂人是甚麼?

答:這是正常的,所有人都不懂人,可是這卻是人身而為人最重要的學習課程。因為呢,你們都是高層次來的,所以即使你當了人,人對你依然是很陌生。可是,我發現,人在甚麼時候最沒有掩蓋、最沒有防備呢?那就是他們快樂的時候。而快樂這種情感啊,人懂,可是神不懂。有人問我:你覺得人最難改變的是甚麼?我通常都不回答。今天,我說說我的真心話吧!人最難改的其實就是男歡女愛這回事。因為,這個快樂帶給人的刺激太大。那麼,我其實也不想要人斷絕這方面,相反的,我認為這是人可以成就的關鍵。終其一生,人都在追求自我感覺,只要自己覺得好就好。人討厭自己感覺不佳,心情很糟,沒有成就,不被認同。人討厭自己比別人差,總想比別人強。我覺得那都可以改,唯獨最難改的部分不需要改。你們說,這是不是很奇妙的呢?

問:請問師父,剛剛師父講了聲音。那麼,我們可否理解,宇宙的聲音其實就是師父的聲音?

答:這個問題很有思想。其實,那個聲音不是你們人認為的聲音。聲音也不是生命,他是創造生命的一個初始點。他在其他空間表現為幾何圖形。你們不是知道英國的賣田圈嗎?那不是外星人幹的,他其實就是高層次的音波震盪形成的,你說他是法的表現也行。有人看見那圖形,體內的震盪頻率隨之改變。那是有功能的。還有呢,金字塔為甚麼會那麼建呢?其實,建造金字塔的是佛學會的學員們在史前的久遠前幹的。他們的金字塔是照搬宇宙高層的結構,其實就是真善忍宇宙的結構。他也是聲音的接收器。後來沈到海底,又浮了上來。後來建的金字塔其實都錯了,主要是他們對準的天體沒有那個東西,形狀是對了,可是頻率不對。就像法輪圖形,其實他也是聲音。而我說的話呢,帶有我的因素,那是超越這些的。你們學不來的,因為宇宙內的生命永遠理解不了外邊的世界是怎麼回事。你們看我打手印的錄象那是打的真象,你們明白的一面都懂,只有人這邊不懂。

問:師父,想知道相對論是不是真理。

答:相對論是不是真理?這牽涉到很廣的東西。人討厭有自己不知道的東西,所以呢,人最喜歡找解釋讓自己心安,他面對未知的事就喜歡尋求一個合理的解釋。所以呢,任何這樣產生出來的東西都是相對的,從這一點來說他是對的。可是,超越相對的就是絕對嗎?那也不是。絕對論也不絕對。可以稱之為真理的都是變動與不變的,因為宇宙在旋轉呢,所以,你固定的形成一個甚麼的時候就會發現,他到了某一個時候就錯了。人類的科學是不是這樣呢?今天說是這樣,幾年後又推翻,過幾年又被推翻。而真理是無所謂推翻與不推翻的,他是圓融的,你怎麼看都對,相對來看都對。就像我講的法,你怎麼看都對,那都反映出你自己。至於相對論是不是真理,他是真理的一部份,可是還不是最終的真理。

問:請師父傳我們咒語?

答:唉!我說你們悟性真差。我叫你們去世間生活,世間到處都是咒語啊!甚麼廣告標語啊,那不是咒語嗎?甚麼流行歌,那也是一種咒語。常人的波動很微弱,你用很強的波未必有好效果。所以呢,你們講的話,唱的歌,只要能夠讓人跟著你,那就起到咒語的作用。當然,有神咒,也必然有魔咒,這不是甚麼稀奇的。能夠改變常人的其實是語言,就是你們每天講的話。所以,你為甚麼停滯不前,因為,你每天講太多與提升層次背道而馳的話。我叫你們修口,你們都不當回事。要講甚麼你自己選擇。大法弟子講法就是大神咒,沒有固定框框,就看你的心而已!一字一句的講,積沙成塔,一句話被你講了一千遍、一萬遍,那就會成為真的。

我看今天先講這些了。前邊你們問我的一些問題呢,我想你們從我今天講的東西都能得到解答。至於關於我個人的一些事啊,我也說明了。世間的事我也不可能都去說,儘管我是想把他都說透的,但是條件限制吧,他們不容許我公開傳這些。你別看他們現在默不作聲,其實,他們都偷偷在看我最近講的。所以呢,一些很關鍵的部分我還是沒說透,只要他們悟得回來,哪怕只有一個兩個,我也就對得起他們。

弟子們,這世間的門啊已經打開了。以後,你們該何去何從,你們都知道了。我把你交還給你,剩下的,就是你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