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圆法正道(9)--人中讲道(49)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18 04:04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講道(49)

時間過得很快啊,轉眼之間又到了龍年的最後時段,如果以每十年為一個時期,我們又走過了一個年代。也就是我們經曆了兩個十年走到了今天,前十年雖然是一個艱難的年代,但那也是一個美好的年代。後十年是一個充滿了魔變的年代,無論走到曆史的任何時期,這一段過程已永久地留在了時空當中,成為生命們記憶當中最深的痛最險象叢生的銘刻。如果在這個時期你高風亮節地走過來了,那你真的不容易。一個人在最汙濁的環境當中,還能保持高尚的情操,在最魔亂的幹擾當中還能一心不亂地放心於道法真理,在最險象叢生當中還能孑世而獨立,保持純潔的品格。那就是正信和偉大。一些人不承認這個,為什麼不承認?因為它抱定的是魔的思想嘛,它對這些子我們所說的高尚和純淨是畏懼的,也是反感的,他承受不了這些的展現帶來的光明。當然它就要也來謾罵和侮辱。

今天我們走這個圓法正道的第九步,好象當年的講法講了九講,我說過這個九是道家的一個最大變數,所以我們在龍年的最後時節後十年的最後時節講這個圓法正道第九。

首先我來破題,好象八股文那堣]有個破題的問題,但這個不是八股的專利,如果有一天你要給人講經,那你首先也得破題。就是講經名。而我們把這個破題的事放在了這個時候。

為什麼出來圓法正道?是因為當初做這件事的時候是站在佛家的基點上做的,因為佛家講普度眾生,要大麵積帶人就得從佛家出發。而在這個過程當中,在後十的曆史進程堙A佛家的法被衝撞得千瘡百孔,也就是佛家在這個時期付出了太多,家園體係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踐踏和損傷,於是我們給他再行圓融,還歸他圓滿的機製,這就是圓法。

那麼正道呢?就是啊,那個講道門魔變了道家的體係,它完全地用道家的形象裝扮了自已,成就了一個群魔亂舞的時期,當然這也是為道法真理應世而生的最大幹擾,如果沒有這樣的幹擾,怎麼可能見證虔誠與正信的偉大?就是這麼個道理。但是我發現許多人還是沒能在這個幹擾當中挺過來,他隨著去了,心行與身行完全地被其帶動,成就了魔法與妖相的思想境界與體係。所以我們要正道。這就是圓法正道。

在這個過程塈畯怳斷地圓融著佛家體係的各種法門的同時在破斥人中講道的邪性展現,到現在啊,我看許多人逐漸地明晰起來,從講道門魔性思想導致的迷茫當中解脫出來,清醒起來了。無論怎樣,你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人中講道壟斷你心行思想的這個時期其實是你求證曆程當中最不堪回首的時期,你回頭看一看,用做人的基本標準去看,你所做的那些子事兒,那些子頭腦堛熒Q法它表現出來在你人生的這麼多年的曆史堿O不是最敗壞最無恥的充滿著無量私心的時期?它表現得比以前任何時期都要壞,而且在這個時期你的求證沒有了任何進步,是不是這樣?你覺得在那些說法塈A突破了許多認識,可那隻是它在思想當中破壞了你生生世世累積的正念標準而已,你以為那就是道法證悟的體現,其實是你吸收了無量的思想垃圾而已。信不信由你,能做的我都做了。求什麼你自已說了算,你的願力決定著你的去向。在生死瀕臨的一瞬,這一段曆史勢必會給你回放,那時你會真正的認識到你自已這一生什麼地方錯了,什麼地方對了。可是那時要把它再補回來已經不可能了。

二十年當中,我們從來貫穿著一個東西,那就是無私無我,一個生命隻有真正地體認到無私無我帶來的美好與光明,他才真正地知道求證曆程的正途是什麼。在求證這條路上,如果你真正地做到了,每動一念都是為著別人的,為著眾生的,著眼於眾生的利益與未來,著眼於眾生的悟道與解脫,沒有任何私心自利的成份,那麼你就是個菩薩,是個道家所說的真人,盡管你沒有任何見證與境界的體會,你的心行與思想已完全處在了那個層次,這樣一個人,你死了,你說那個閻王他敢收你嗎?事實上你要真是那樣一個人,要你沒有見證與境界的體會那也不可能。

為什麼每一正法門都講這個無私無我?因為道法本身就是無我的,“我”是人在世間對因緣聚合下的自已的這麼一個稱呼,而這個稱呼完全地把人鎖定在了一個狹小的空間當中跳不出來,換而言之,就是這個“我”是對生命最大的一個封印,如同戴在孫悟空頭上的緊箍咒拿不掉缷不去讓眾生無從解脫。所以一切法門無論采用任何一種方法都是想讓你把這個“我”瓦解掉。那麼無私無我就成為求證過程中表現的必然,也就是說你越逼近無私無我,那麼你的真性就表現得越清晰。所以在佛家的大乘法中,一上來就是叫你行菩薩行,就是本著無私無我的原則去觀自已的每一念,把每一念都修正成利他無私的,當他心中裝著的不再是自已,那麼他就達到了無我的境地。他就符合菩薩境界的標準。因為這本身就是道法在那一層的標準。

人的一生,在瀕死的時刻更多地是你的願力主導著未來,願力是什麼?就是你最執著的最想念的那個因素,你一生當中為之苦苦不舍的以至於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那個牽掛。所以你們走到今天都應該回頭深切地反思自已當初進入這個法的目的是什麼,你能在其中走這麼長時間當初是什麼更主要地吸引了你。這個一定要明白。因為這個就決定了你現在的狀態。你今天思想集中在哪一方麵?是金錢財富還是神通法力或者是美色與享受?這些都不是我們入道本來應有的念想。一個道者,他為之一生所苦的就是求得真理,求得歸真於道,求得生命永琲爾挐獢C如果你不是為這些而來。我說那你不必在佛法道修當中混日子了,那於人於已一無是處。我說的願力不是你頭腦堛熒Q法,而是你深埋在意識當中的那個根深蒂固的因素,你真實地去看你的心,你頭腦堣洉M最多的念頭是什麼?那個最多的肯定就是你放不下的那個願力。LHZ這個名字本身就是一個大願的體現,這個名字不僅僅代表著你看到的我這個人的願力也彙聚著你們生生世世當中為求道而來,為眾生解脫而來的願力,所有這一切都用這個名字收攏了。

你隻看我的所言不看我的所行,二十年來我全心在做的就是為眾生的求道為眾生的解脫為眾生的美好未來的開創而供奉著我的全部心力,我所做的這件事沒有任何一件是為著自已為著這麼一個叫做LHZ的人而做,因為這個人隻是佛法智慧在人間的這麼一種表象,一件道法本真成就的藝術品,隻是由這個名字當中所體現出的願力彙聚而成的一種色相世界的堆積。這個名字本身也在告訴你你這一生應當奉行的標準是什麼,應當走怎樣一條真理之途。

一個道者,你在佛法當中行進,勢必導致你個人的人生觀,世界觀,曆史觀的完全不同,你衡定人生的標準是生命從本性當中體現出來的智慧德相,你確定一個人的標準勢必是這個人的心性境界與純淨程度,看他是否體現出來的是真理的無私與柔善,而不是他擁有金錢的多少,他在人生的事業當中成就有多大,他是否體現的象平常人的那種認為這個人多麼成功多麼有本事的認識。也不是他的身體轉化到了什麼程度,他有多大的神通法力;你對世界的認識不再是現代科學給人灌輸的概念組成,佛家對世界的求證體認是真如成就識性,識性成就色相。以六識對應六塵完滿地解釋了世界的全部構成,而除真如以外,六識以及其所對應的六塵皆為幻影。而道家以道為統,在道中派生了陰陽衍生了五行,以五行抽象的概括了一切世界現象。最後確定了天人合一的整體性,同一性。隻是二家的理念生成不同,因為路線不同。由於路線的不同,因為求證過程當中的一切現象都是道是佛法派生出來的幻相,於是不同的路線成就的見證不同。這個是必然,但是最終的那個道,那個佛法,那個真理卻始終如一,這本身就表明著一切現象的不真實性,一切現象都不是宇宙的本真實相。隻有那個唯一的道本來自在。而這兩家對世界的認識都是從求證中體認而來,這與現代科學用頭腦的思維用邏輯推理和實驗室求解在表象上來詮釋宇宙有本質的不同。

那麼走到今天,你對世界的認識停留在哪一步?你是否真正地從根本上改變了你的世界觀?從另一麵講你的世界觀也就決定著你的境界所在,人中有一句話叫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正因如此,你的世界觀也就是你所在的那個國土去向,因為你的思想認識集中在那兒。

你對曆史的認識,你的時空概念換成了另一種,在一定的層次當中你不會有那個時空概念,別人說的曆史神話在你看來都不是神話這個稱呼,而是時空當中曾經發生過的一個幻影和過程。所以啊,釋加牟尼當年講法隻講無始以來,或者說一時如何如何。

講這三觀不是要你有意地怎樣,而是說隨著你的求證和悟性升華,你自然地就有了這樣的認識。贏得了內在氣質的改變。看一個人的道行你看他的內在氣質表現出來的外在是否集中在了佛道的思想堙A你就知道他是否是一個真正的求證者,就象說那個唐僧他無時無刻不在佛法的深意當中。

你問為什麼有人會去做這個直銷,這不僅僅是曆史的因緣造就,更多的是因為這些人當初走入法中的時候他以為這個法能夠給他帶來的是幸福的生活,富足的人生,快樂的未來,他當初在潛意識當中抱定的就是這些,隻是他不承認而已,所以走到今天他認為金錢就是能量,就是修道有成的體現。是不是這樣?你看他對於人的衡量標準就是看這個人是否具備事業的上進心,是否能在這個直銷當中雄心勃勃,大刀闊斧,是否事業有成,人生成功,他完全地失去了本真生命當中的智慧德相。在那塊兒他已經被汙染得成就了一種完全世俗的勢利的眼光,他把這當做了求道。麵對這樣的人,咱們還能說什麼,除了悲哀沒有別的,他把這個直銷開展在求道人當,用道給自已做掩護發財求成功,他跟那些佛教當中極力求財求利的和尚有什麼不同?他汙染了道法體係的清淨。他有什麼資格在這個道者當中混事兒?那個偉大的菩薩真人他可以舍棄生命地為眾生的解脫而努力著,他用洪大的誓願完全無我的精神震潰發聾地呼喊著生命的覺醒,無時無刻不在看護著眾生,無私地奉獻供養著生命及一切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引得天人與鬼神都為之讚歎,魔眾生命也為之護法。慈悲涵蓋了十方蒼穹,他的淚與血都為眾生流幹了也在所不惜。相形之下這些為求人生的財富為達成個人生活富足的目的的人是何等的卑微低劣。他不會知道什麼是偉大,什麼是高尚,什麼是純潔,什麼是莊嚴。

你問為什麼講這麼多相對的,佛法不是無分別,無善無惡無對無錯的嗎?唉,那是在求證中舍棄了一切惡,成就了一切善之後心性達到了純淨無染的地步後在無私無我的境界媟O悲一切眾生的心性表達,如同一個母親看孩子以至於比那更超越狀態下的智慧生發。他看一切都是菩薩相!哪堿O你認為的無法無天的表現啊?真如本性本就混同於一切眾生一切現象當中隨緣而居不變不破。處處成就著眾生,隨順著眾生的意願,出生入死兩由之。所以我說生活就是道,但不是你那種對生活之道的理解。一個證悟者他深深體認到一切眾生及現象都處在無比的和諧當中,處在本性靜定當中,一切眾生及現象都是佛法智慧的如意表達,他除了生活還有什麼可做的?你不能總把果地的東西拿出來當因地的東西胡亂地用。

道家的修證,我這堨D要是說後世的道家修證他更多地是從身門入道,他的修證方法決定了這個人身的改變也就是修命的成分占據了更多的內容。於是他主要地講那個氣脈,講奇經八脈,講玄關,講元嬰,嬰孩,講元神離體,以及術類的東西。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無論一個人他的身體改變到了什麼程度,他哪怕就是八十歲的人表麵上象個十幾歲的,但他也不一定就是一個悟道的人。他元神離體出去見證再高,那也隻是個幻境,經脈通得再好,即便是百脈成片,隻是色相上的功夫成就。這些都隻是在幻相當中成就了另一種幻相。一個達到這樣成就的人,他能否保證自已不入輪回?能否保證這個狀態永琱ㄦ嚏H這些都隻是道家修證過程中的風景,從道中派生出來的副產品。而許多人不明真相,以為這些就是道的全部。甚至有人不幹別的,就是追求身體的改變,期望身體被那個高能量物質代替,你誠心地想一想,你求這個幹什麼?不就是想表現表現你自已了不起嘛!你在人當中隻為這個身體活著吃喝享受,求道也要為這個身體的改變而努力,你這媄銙z著多大的私心?你心婺侉〞漸羶楓O自已。什麼時候才能無我?才能證道哪?!過去那些子修證有成的人把這些專門在身體上下功夫的人喝斥為做得個鬼家活計,實不為過。要我看啊,都是在玩泥巴玩得樂不思蜀。後世的道家,為什麼主要地走了這條路?其實這是有所證悟後的真人為引眾生入道而采取的一個方便法,針對當時人的情況流傳出來的一個修法,如同現在父母為叫孩子好好學習拿糖果哄哄,給點錢表示鼓勵,以期望你從中解脫,自已慢慢悟過來,直至有一天你明白了,不需要這種哄也知道努力去上大學有個好的未來。可悲的是一些人把這個當做了求道的目的。如同佛教有些人教導學人時把去天國當成了目的來教。唉,度人難,真的難哪。曆史當中那些修證有成的人現在也隻能有苦難言。他們把眾生從對人生執著當中引入了道法當中的另一種更大的執著。都是慈悲惹得禍!

元神離體,元嬰成就,這些修命的東西在修證中一些人確會出現,但也不一定非得出現,對於未悟道的人來說,你無論見證了什麼,在那個境界堥漕ЖN是實有的,如同你活在人中一樣以至於比這體會地更真實,你證了仙家的山府,見證了菩薩的國度,佛國的美好,那在你未悟的認識當中就是實有的。如同做夢,在夢中也是實有的。但醒來了,卻發現他隻是一個夢。這些終究無法逃脫壞滅的未來。所以你看那些後世的道人他講來講去後來又講到禪宗的那個見性的問題上去了。就搞出了性命雙修。你就奇怪為什麼道家講起了佛門中的東西。根本的原因為在這兒,他發現那些都不是永琲滿C其實早期的道家,老子以上時代佛教未入中國以前不是這樣講的,沒有那些子東西。

後世的道家的修證法中走過來的人所說的大多都是經脈打通時的種種體會和現象,尤其是腦部泥丸宮這個地方打通時真的象是爆炸,有轟轟的感受。從這個地方通過後直至腳底這一段就很順暢,但到屁股這一帶命門這個地方會停留很長時間,有人一生都無法打通。可這些跟道無關。

在我們這一門堙A大多人見過那個FL,見過這個的人太多了,還有人見過法身,見過別的,你見了嗎?真的見了,因為你心性的確達到了那一步,在你那個境界堻o個FL就是實有的,因為這個世界就是宇宙體係當中的一個天方國土,有些一心要去這個世界的可能會去,我們當初做這件事情更多地就是以這個世界為主導,但是這個世界包括你看到的都是佛法衍生的一個局部,如果你是為求道而來,如果你是為解脫而來為佛法真相而來,這個仍然不是你的停留處。不過你有元神離體的現象也好,有經脈打通的現象也好,有見過FL也好這些能更強大你對道法的信心。讓你能夠堅定不移地走下去,舍生忘死地為真理而存而生。可是,有一點很可惜,你在見過什麼的那個過程當中,你隻注意了你的所見的是什麼,是個什麼形象,卻從來不去注意你是在什麼情況下見到的,就是你當時的心境當時的那個能見的被你完全地忽視了。這是一個關鍵的問題。你再好好地在這堮岸@悟看。

為什麼悟這個,因為佛法,道,從來沒有離開過你,如果你承認你這個人這個身體本身就是佛法如意智慧的一種體現,那麼你的本質來源不就是那個道嘛。既然如此離開你這個人還到哪堨h找那個道?找那個佛法,但許多問題一講出來又不期然地把你引入了頭腦的交聯和理解當中,於是導致你身外求法。總以為身外有天國,有個如同人間一樣的需要飛過去的那麼個民族部落。這是人在世間養成的慣性思維。

我講到這個反觀的問題,我看你還是不得要領,總試圖用頭腦的思維去想,把想當成了觀。如果無從領悟,那你何妨去在起心動念當中把每一個應事的念頭都轉換成為著眾生為著別人的,本著這個無私無我的方向行去是任何正法門當中不變不破的方向,你要堅信這肯定是一條很寬闊的路線。如果這個都錯了,那這世上再不會有正道法門的存在。如果一個念念不再為自已為私利的人都應該受到詛咒,一個完全無私奉獻著的人都要被下地獄不得超生,人天護法不給這樣的人讓路,那真人菩薩全都是地獄堛煽c鬼,真的是天崩地裂,蒼穹盡空。為什麼有些人迷茫,根本上是他在種種魔性的幹擾當中遺忘了這些正向的本起因緣,或者他在求證過程當中的見證讓他放不下了,被那些外來的種種講法及講道門的惑亂操控,思想中生起了這個疑問那個疑問,而卻從不去想這些子疑問從哪兒來的。我們說過考驗,考驗本不是應該存在的,但有一點,這麼多年你在這些種種說法的因素幹擾下是否始終如一地在奉行這個無私無我的方向而不為所動?是否象當初剛進入法中時一樣地切實行去?幾個人做到了?如果真的清白地走過來了,純淨地走過來了,到今天你還會迷茫嗎?十多年來不悟道也離道不遠了。生生世世業力阻,什麼是業力?這種種的幹擾和你那些疑問與想法就是橫亙在你麵前的生生世世積累下來的債主在阻攔著你。不要隻覺得那是一個念頭,那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問題。精神世界的一個在人看上去輕微的東西放到人間來它可能比地球大多少倍。那麼大的東西放在你那兒你當然會迷茫會覺得沉重。

我剛才講到願力的問題,過去佛教中修證首先是要發願的,什麼是發願就是在佛前立誓言,把這個誓言立起來以後真心切願地照著行去,如同人在世間講的那個誌向,那個理想,樹立了理想而後為之奮鬥一生。就是這個意思。隻是願力是更為高尙的更為純潔的更為偉大的一種誓言。如果立了這個誓言而不去如實行去,那你就是在欺騙眾生,欺騙佛陀,欺騙菩薩。

曆史不再,人身難得。希望你能真正地在世上不白來這一遭,珍惜這一次入道的機緣。

LHZ 2012年12月16日






人中讲道(49)


时间过得很快啊,转眼之间又到了龙年的最后时段,如果以每十年为一个时期,我们又走过了一个年代。也就是我们经历了两个十年走到了今天,前十年虽然是一个艰难的年代,但那也是一个美好的年代。后十年是一个充满了魔变的年代,無论走到历史的任何时期,这一段过程已永久地留在了时空当中,成为生命们记忆当中最深的痛最险象丛生的铭刻。如果在这个时期你高风亮节地走过来了,那你真的不容易。一个人在最污浊的环境当中,还能保持高尚的情操,在最魔乱的干扰当中还能一心不乱地放心于道法真理,在最险象丛生当中还能孑世而独立,保持纯洁的品格。那就是正信和伟大。一些人不承认这个,为什么不承认?因为它抱定的是魔的思想嘛,它对这些子我们所说的高尚和纯净是畏惧的,也是反感的,他承受不了这些的展现带来的光明。当然它就要也来谩骂和侮辱。

今天我们走这个圆法正道的第九步,好象当年的讲法讲了九讲,我说过这个九是道家的一个最大变数,所以我们在龙年的最后时节后十年的最后时节讲这个圆法正道第九。

首先我来破题,好象八股文那里也有个破题的问题,但这个不是八股的专利,如果有一天你要给人讲经,那你首先也得破题。就是讲经名。而我们把这个破题的事放在了这个时候。

为什么出来圆法正道?是因为当初做这件事的时候是站在佛家的基点上做的,因为佛家讲普度众生,要大面积带人就得从佛家出发。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在后十的历史进程里,佛家的法被沖撞得千疮百孔,也就是佛家在这个时期付出了太多,家園体系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践踏和损伤,于是我们给他再行圆融,还归他圆满的机制,这就是圆法。

那么正道呢?就是啊,那个讲道门魔变了道家的体系,它完全地用道家的形象装扮了自已,成就了一个群魔乱舞的时期,当然这也是为道法真理应世而生的最大干扰,如果没有这樣的干扰,怎么可能见证虔诚与正信的伟大?就是这么个道理。但是我发现许多人还是没能在这个干扰当中挺过来,他随著去了,心行与身行完全地被其带动,成就了魔法与妖相的思想境界与体系。所以我们要正道。这就是圆法正道。

在这个过程里我们不断地圆融著佛家体系的各种法门的同时在破斥人中讲道的邪性展现,到现在啊,我看许多人逐渐地明晰起来,从讲道门魔性思想导致的迷茫当中解脱出来,清醒起来了。無论怎樣,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人中讲道垄断你心行思想的这个时期其实是你求证历程当中最不堪回首的时期,你回头看一看,用做人的基本标准去看,你所做的那些子事儿,那些子头脑里的想法它表现出来在你人生的这么多年的历史里是不是最败坏最無耻的充满著無量私心的时期?它表现得比以前任何时期都要坏,而且在这个时期你的求证没有了任何进步,是不是这樣?你觉得在那些说法里你突破了许多认识,可那只是它在思想当中破坏了你生生世世累积的正念标准而已,你以为那就是道法证悟的体现,其实是你吸收了無量的思想垃圾而已。信不信由你,能做的我都做了。求什么你自已说了算,你的愿力決定著你的去向。在生死濒临的一瞬,这一段历史势必会给你回放,那时你会真正的认识到你自已这一生什么地方错了,什么地方对了。可是那时要把它再补回来已经不可能了。

二十年当中,我们从来贯穿著一个东西,那就是無私無我,一个生命只有真正地体认到無私無我带来的美好与光明,他才真正地知道求证历程的正途是什么。在求证这条路上,如果你真正地做到了,每动一念都是为著别人的,为著众生的,著眼于众生的利益与未来,著眼于众生的悟道与解脱,没有任何私心自利的成份,那么你就是个菩萨,是个道家所说的真人,尽管你没有任何见证与境界的体会,你的心行与思想已完全处在了那个层次,这樣一个人,你死了,你说那个阎王他敢收你吗?事实上你要真是那樣一个人,要你没有见证与境界的体会那也不可能。

为什么每一正法门都讲这个無私無我?因为道法本身就是無我的,“我”是人在世间对因缘聚合下的自已的这么一个称呼,而这个称呼完全地把人锁定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当中跳不出来,换而言之,就是这个“我”是对生命最大的一个封印,如同戴在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拿不掉缷不去让众生無从解脱。所以一切法门無论采用任何一种方法都是想让你把这个“我”瓦解掉。那么無私無我就成为求证过程中表现的必然,也就是说你越逼近無私無我,那么你的真性就表现得越清晰。所以在佛家的大乘法中,一上来就是叫你行菩萨行,就是本著無私無我的原则去观自已的每一念,把每一念都修正成利他無私的,当他心中装著的不再是自已,那么他就达到了無我的境地。他就符合菩萨境界的标准。因为这本身就是道法在那一层的标准。

人的一生,在濒死的时刻更多地是你的愿力主导著未来,愿力是什么?就是你最执著的最想念的那个因素,你一生当中为之苦苦不舍的以至于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那个牵挂。所以你们走到今天都应该回头深切地反思自已当初进入这个法的目的是什么,你能在其中走这么长时间当初是什么更主要地吸引了你。这个一定要明白。因为这个就決定了你现在的状态。你今天思想集中在哪一方面?是金钱财富还是神通法力或者是美色与享受?这些都不是我们入道本来应有的念想。一个道者,他为之一生所苦的就是求得真理,求得归真于道,求得生命永琲爾脱。如果你不是为这些而来。我说那你不必在佛法道修当中混日子了,那于人于已一無是处。我说的愿力不是你头脑里的想法,而是你深埋在意识当中的那个根深蒂固的因素,你真实地去看你的心,你头脑里反映最多的念头是什么?那个最多的肯定就是你放不下的那个愿力。LHZ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一个大愿的体现,这个名字不仅仅代表著你看到的我这个人的愿力也汇聚著你们生生世世当中为求道而来,为众生解脱而来愿力,所有这一切都用这个名字收拢了。

你只看我的所不看我的所,二十年来我全心在做的就是为众生的求道为众生的解脱为众生的美好未来的开创而供奉著我的全部心力,我所做的这件事没有任何一件是为著自已为著这么一个叫做LHZ的人而做,因为这个人只是佛法智慧在人间的这么一种表象,一件道法本真成就的艺术品,只是由这个名字当中所体现出的愿力汇聚而成的一种色相世界的堆积。这个名字本身也在告诉你你这一生应当奉行的标准是什么,应当走怎樣一条真理之途。

一个道者,你在佛法当中行进,势必导致你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历史观的完全不同,你衡定人生的标准是生命从本性当中体现出来的智慧德相,你确定一个人的标准势必是这个人的心性境界与纯净程度,看他是否体现出来的是真理的無私与柔善,而不是他拥有金钱的多少,他在人生的事业当中成就有多大,他是否体现的象平常人的那种认为这个人多么成功多么有本事的认识。也不是他的身体转化到了什么程度,他有多大的神通法力;你对世界的认识不再是现代科学给人灌输的概念组成,佛家对世界的求证体认是真如成就识性,识性成就色相。以六识对应六尘完满地解释了世界的全部构成,而除真如以外,六识以及其所对应的六尘皆为幻影。而道家以道为统,在道中派生了阴阳衍生了五行,以五行抽象的概括了一切世界现象。最后确定了天人合一的整体性,同一性。只是二家的理念生成不同,因为路线不同。由于路线的不同,因为求证过程当中的一切现象都是道是佛法派生出来的相,于是不同的路线成就的见证不同。这个是必然,但是最终的那个道,那个佛法,那个真理卻始终如一,这本身就表明著一切现象的不真实性,一切现象都不是宇宙的本真实相。只有那个唯一的道本来自在。而这两家对世界的认识都是从求证中体认而来,这与现代科学用头脑的思维用逻辑推理和实验室求解在表象上来诠释宇宙有本质的不同。

那么走到今天,你对世界的认识停留在哪一步?你是否真正地从根本上改变了你的世界观?从另一面讲你的世界观也就決定著你的境界所在,人中有一句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正因如此,你的世界观也就是你所在的那个国土去向,因为你的思想认识集中在那儿。

你对历史的认识,你的时空概念换成了另一种,在一定的层次当中你不会有那个时空概念,别人说的历史神话在你看来都不是神话这个称呼,而是时空当中曾经发生过的一个幻影和过程。所以啊,释加牟尼当年讲法只讲無始以来,或者说一时如何如何。

讲这三观不是要你有意地怎樣,而是说随著你的求证和悟性升华,你自然地就有了这樣的认识。赢得了内在气质的改变。看一个人的道行你看他的内在气质表现出来的外在是否集中在了佛道的思想里,你就知道他是否是一个真正的求证者,就象说那个唐僧他無时無刻不在佛法的深意当中。

你问为什么有人会去做这个直销,这不仅仅是历史的因缘造就,更多的是因为这些人当初走入法中的时候他以为这个法能夠给他带来的是幸福的生活,富足的人生,快乐的未来,他当初在濳意识当中抱定的就是这些,只是他不承认而已,所以走到今天他认为金钱就是能量,就是修道有成的体现。是不是这樣?你看他对于人的衡量标准就是看这个人是否具备事业的上进心,是否能在这个直销当中雄心勃勃,大刀阔斧,是否事业有成,人生成功,他完全地失去了本真生命当中的智慧德相。在那块儿他已经被污染得成就了一种完全世俗的势利的眼光,他把这当做了求道。面对这樣的人,咱们还能说什么,除了悲哀没有别的,他把这个直销开展在求道人当,用道给自已做掩护发财求成功,他跟那些佛教当中极力求财求利的和尚有什么不同?他污染了道法体系的清净。他有什么资格在这个道者当中混事儿?那个伟大的菩萨真人他可以舍弃生命地为众生的解脱而努力著,他用洪大的誓愿完全無我的精神震溃发聋地呼喊著生命的觉醒,無时無刻不在看护著众生,無私地奉Y供养著生命及一切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引得天人与鬼神都为之赞叹,魔众生命也为之护法。慈悲涵盖了十方苍穹,他的泪与血都为众生流干了也在所不惜。相形之下这些为求人生的财富为达成个人生活富足的目的的人是何等的卑微低劣。他不会知道什么是伟大,什么是高尚,什么是纯洁,什么是庄严。

你问为什么讲这么多相对的,佛法不是無分别,無善無恶無对無错的吗?唉,那是在求证中舍弃了一切恶,成就了一切善之后心性达到了纯净無染的地步后在無私無我的境界里慈悲一切众生的心性表达,如同一个母亲看孩子以至于比那更超越状态下的智慧生发。他看一切都是菩萨相!哪里是你认为的無法無天的表现啊?真如本性本就混同于一切众生一切现象当中随缘而居不变不破。处处成就著众生,随顺著众生的意愿,出生入死两由之。所以我说生活就是道,但不是你那种对生活之道的理解。一个证悟者他深深体认到一切众生及现象都处在無比的和谐当中,处在本性静定当中,一切众生及现象都是佛法智慧的如意表达,他除了生活还有什么可做的?你不能总把果地的东西拿出来当因地的东西胡乱地用。

道家的修证,我这里主要是说后世的道家修证他更多地是从身门入道,他的修证方法決定了这个人身的改变也就是修命的成分占据了更多的内容。于是他主要地讲那个气脉,讲奇经八脉,讲玄关,讲元婴,婴孩,讲元神离体,以及术类的东西。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無论一个人他的身体改变到了什么程度,他哪怕就是八十岁的人表面上象个十几岁的,但他也不一定就是一个悟道的人。他元神离体出去见证再高,那也只是个幻境,经脉通得再好,即便是百脉成片,只是色相上的功夫成就。这些都只是在幻相当中成就了另一种幻相。一个达到这樣成就的人,他能否保证自已不入轮回?能否保证这个状态永琱灭?这些都只是道家修证过程中的风景,从道中派生出来的副产品。而许多人不明真相,以为这些就是道的全部。甚至有人不干别的,就是追求身体的改变,期望身体被那个高能量物质代替,你诚心地想一想,你求这个干什么?不就是想表现表现你自已了不起嘛!你在人当中只为这个身体活著吃喝享受,求道也要为这个身体的改变而努力,你这里边透著多大的私心?你心里装满的永远是自已。什么时候才能無我?才能证道哪?!过去那些子修证有成的人把这些专门在身体上下功夫的人喝斥为做得个鬼家活计,实不为过。要我看啊,都是在玩泥巴玩得乐不思蜀。后世的道家,为什么主要地走了这条路?其实这是有所证悟后的真人为引众生入道而采取的一个方便法,针对当时人的情況流传出来的一个修法,如同现在父母为叫孩子好好学习拿糖果哄哄,给点钱表示鼓励,以期望你从中解脱,自已慢慢悟过来,直至有一天你明白了,不需要这种哄也知道努力去上大学有个好的未来。可悲的是一些人把这个当做了求道的目的。如同佛教有些人教导学人时把去天国当成了目的来教。唉,度人难,真的难哪。历史当中那些修证有成的人现在也只能有苦难言。他们把众生从对人生执著当中引入了道法当中的另一种更大的执著。都是慈悲惹得祸

元神离体,元婴成就,这些修命的东西在修证中一些人确会出现,但也不一定非得出现,对于未悟道的人来说,你無论见证了什么,在那个境界里那些就是实有的,如同你活在人中一樣以至于比这体会地更真实,你证了仙家的山府,见证了菩萨的国度,佛国的美好,那在你未悟的认识当中就是实有的。如同做夢,在夢中也是实有的。但醒来了,卻发现他只是一个夢。这些终究無法逃脱坏灭的未来。所以你看那些后世的道人他讲来讲去后来又讲到禅宗的那个见性的问题上去了。就搞出了性命双修。你就奇怪为什么道家讲起了佛门中的东西。根本的原因为在这儿,他发现那些都不是永琲滿C其实早期的道家,老子以上时代佛教未入中国以前不是这樣讲的,没有那些子东西

后世的道家的修证法中走过来的人所说的大多都是经脉打通时的种种体会和现象,尤其是脑部泥丸宫这个地方打通时真的象是爆炸,有轰轰的感受。从这个地方通过后直至脚底这一段就很顺畅,但到屁股这一带命门这个地方会停留很长时间,有人一生都無法打通。可这些跟道無关

在我们这一门里,大多人见过那个FL,见过这个的人太多了,还有人见过法身,见过别的,你见了吗?真的见了,因为你心性的确达到了那一步,在你那个境界里这个FL就是实有的,因为这个世界就是宇宙体系当中的一个天方国土,有些一心要去这个世界的可能会去,我们当初做这件事情更多地就是以这个世界为主导,但是这个世界包括你看到的都是佛法衍生的一个局部,如果你是为求道而来,如果你是为解脱而来为佛法真相而来,这个仍然不是你的停留处。不过你有元神离体的现象也好,有经脉打通的现象也好,有见过FL也好这些能更強大你对道法的信心。让你能夠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舍生忘死地为真理而存而生。可是,有一点很可惜,你在见过什么的那个过程当中,你只注意了你的所见的是什么,是个什么形象,卻从来不去注意你是在什么情況下见到的,就是你当时的心境当时的那个能见你完全地忽视了。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你再好好地在这里悟一悟看。

为什么悟这个,因为佛法,道,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如果你承认你这个人这个身体本身就是佛法如意智慧的一种体现,那么你的本质来源不就是那个道嘛。既然如此离开你这个人还到哪里去找那个道?找那个佛法,但许多问题一讲出来又不期然地把你引入了头脑的交联和理解当中,于是导致你身外求法。总以为身外有天国,有个如同人间一樣的需要飞过去的那么个民族部落。这是人在世间养成的惯性思维。

我讲到这个反观的问题,我看你还是不得要领,总试图用头脑的思维去想,把想当成了观。如果無从领悟,那你何妨去在起心动念当中把每一个应事的念头都转换成为著众生为著别人的,本著这个無私無我的方向行去是任何正法门当中不变不破的方向,你要坚信这肯定是一条很宽阔的路线。如果这个都错了,那这世上再不会有正道法门的存在。如果一个念念不再为自已为私利的人都应该受到诅咒,一个完全無私奉Y著的人都要被下地狱不得超生,人天护法不给这樣的人让路,那真人菩萨全都是地狱里的恶鬼,真的是天崩地裂,苍穹尽空。为什么有些人迷茫,根本上是他在种种魔性的干扰当中遗忘了这些正向的本起因缘,或者他在求证过程当中的见证让他放不下了,被那些外来的种种讲法及讲道门的惑乱操控,思想中生起了这个疑问那个疑问,而卻从不去想这些子疑问从哪儿来的。我们说过考验,考验本不是应该存在的,但有一点,这么多年你在这些种种说法的因素干扰下是否始终如一地在奉行这个無私無我的方向而不为所动?是否象当初刚进入法中时一樣地切实行去?几个人做到了?如果真的清白地走过来了,纯净地走过来了,到今天你还会迷茫吗?十多年来不悟道也离道不远了。生生世世业力阻,什么是业力?这种种的干扰和你那些疑问与想法就是横亘在你面前的生生世世积累下来的债主在阻拦著你。不要只觉得那是一个念头,那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问题。精神世界的一个在人看上去轻微的东西放到人间来它可能比地球大多少倍。那么大的东西放在你那儿你当然会迷茫会觉得沉重。

我刚才讲到愿力的问题,过去佛教中修证首先是要发愿的,什么是发愿就是在佛前立誓言,把这个誓言立起来以后真心切愿地照著行去,如同人在世间讲的那个志向,那个理想,树立了理想而后为之奋斗一生。就是这个意思。只是愿力是更为高尙的更为纯洁的更为伟大的一种誓言。如果立了这个誓言而不去如实行去,那你就是在欺骗众生,欺骗佛陀,欺骗菩萨。

历史不再,人身难得。希望你能真正地在世上不白来这一遭,珍惜这一次入道的机缘。

LHZ 2012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