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圆法正道(8)--人中讲道(48)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18 04:03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講道(48)

該講的其實都已講給你了,可是你還是覺得不過癮,想聽點什麼,我發現啊,好些子人他就是喜歡東遊西蕩,今天聽聽這個,明天聽聽那個,一會兒這個好,一會兒那個好,追求一些小道消息,你自已不去用心,誰都幫不了你,一個人要去千堣坏~,他坐在中途或者一會兒上路邊去采花,一會兒去追蝴蝶,一會兒又去看湖水,他想啊,我這個當師父的不會見死不救的,不會扔下他不管的,他覺得他入了這個門就是找著了永遠的依靠,都說度人難,難就難在這堙A人的那個依賴心,那個居功自傲自以為是心是自已都不願意正視的。還有人以為他在這個時期為法如何如何,他自已的事做完了,他以為他是法中不滅的功臣,於是他可以坐享其功了。悲哀啊,他那個自大表現的有多強!我今天告訴你,你不管做了什麼,你都是為你自已做的,不是為任何人做的也不是為法做的,說穿了你一點功都沒有。

總想聽我說點新鮮的,說點神秘的,說點高境界的東西。其實是潛在意識當中在找一個可以一步登天的捷徑,一下子來個神通大顯。我說你去掉這份妄想吧。這是追求魔道的思想。

當初進來的人啊,有些人就是來當魔的,所以他到現在就講他的魔法;有些人是來做人的,所以他使勁地講做人;有些人是來尋求快樂的,所以他就追求著快樂,認為快樂了就是道;有些人他是因為找不著人生的方向,所以今天他去追求世間事業的成功了。無論你走向哪個方向,那都是你當初入門時最想找的。但是,畢竟還有一部分人是來求道的,他生生世世都是為道而來,為成就佛法真理而來。所以我就得出來講點。既然如此,那些講魔道的,講做人的,講快樂的,你就不必看這個圓法正道了,這堥S有你看的,如果看了,你也就不要妄加詆毀,你沒有這個資格。法既然把你帶到了你想要的境界,你也堅信著你的境界,那你就不要去幹擾別人。

我隻是個指路的,告訴你怎麼怎麼走路,中途有問題了我給你糾正一下,其它的都是你自已的事兒了。如同吃飯,你自已要不吃,那我能代替你吃嗎?就是這個道理。

看你那麼喜歡我來點秘傳的東西,那也好啊,我今天就講一點秘傳。既然是秘傳哪,那就無需更多的人來看了,你要想傳,隻在小範圍去傳,你覺得你跟誰說得來,關係好你就傳給他了,這種行為很壞,因為你識人的標準不是看他是否有這個誠意,是否是真正來求道的,你是在用情感主宰自已的行為。有人他拿著這個圓法正道不當回事,那你傳他幹什麼?

好,下來我講點秘傳。(笑)
。。。。。。  。。。。。。
。。。。。。  。。。。。。

道家是講守中的,怎麼個守中呢?這個中到底是什麼呢?有人以為,中就是不取極端,不走兩邊,搞平衡,搞圓滑主義。固然萬事萬物無不在道中,那麼在世間表現出來的道體現的就是這麼一種法則,但是如果你是來求道的,這個中就是另一種意思。道家講的這個中既不在身內也不在身外也不在中間,因為這個中不內不外不中間於是道家的教法總是玄玄乎乎讓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看那些子修道人的書是很難看明白的,所以曆史中許多人都去找佛了,找道的少之又少。因為佛講的明了,直白。其實道家的守中就是守空。守那個看不見摸不著,想不了,聽不了的,我們說的主元神。我也講中,我講的中是在不同的理解中講的,這兒講的中就是本性真我。於是守中啊其實就是守你的靈明慧性。

講守其實是有為的,但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就是讓你通過有為的途徑達到無為的法則。我們一講無為,有人就說不修了不學了不煉了隻要做人就好,做人在物質上該追求的追求該享受的享受,他把這叫做無為,那麼我問你:你在你自認為的這種“無為”中這麼長時間到底如何?你現在成就了什麼?還有人以為無為就是什麼也不做,這是給自已的懶惰找借口。道家的無為是站在修行中講的,這是內明之學中的法則,讓你抱一守元,他講的是這個意思。其實道家在修證中是講不同層次的方法的,高一級的就是“守中”,可是有些人他發現講這個守中聽懂的沒幾個,於是他退一步講這個守一,這個好懂點,就是把心放在一件事上,精神集中,一心一意,當一心一意到一定的程度就進入了守中,由守中而入道。我發現現在你們許多女人沒有幾個樂意做飯洗衣服做針線活兒的,沒那個耐心。你做飯的時候想著電視劇堥滬茪H的命運,洗衣服的時候想著網上又有什麼新鮮事兒,師父是不是又講什麼了。針線活兒,這年頭誰還做那個,買件必需品就行了。在這樣的心性境界下,幹什麼家務都覺得累,嫌浪費時間。於是啊,就開始抱怨老公不做飯不洗衣服不幹家務,活兒都撂給了自已,吵起來了,最後沒辦法,離婚了。現在這個離婚率這麼高,大都是這麼鬧起來的。你要是個平常人那由他去,因為他不明白,可你是個求道的,這就離道萬堣F,你從來都沒悟過來,這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手底的每一工作都能讓你在其中磨礪,在其中守一。如果你真能在做飯中感受到忘我的樂趣,你不就是在守一?為什麼曆史上那個刺繡的女子她在繡樓堹鄑滮@雙鞋墊繡上幾個月,繡出來的東西精美絕綸?她在刺繡的過程中心定神閑,一心一意,心無旁婺,專心致誌,當然繡出來的是藝術品。都知道那個曹雪芹寫了本《紅樓夢》在文學上無出其右者,成就空前絕後,可是你隻注意了他的成就,卻不注意他寫那本書用了十年,今天有幾個作家能用十年時間去成就一本書?他寫書的時候想的是成名是稿費你說他寫出來的書能有多高的成就?於是就弄出了暢銷書這麼個東西,流行完了就銷聲匿跡。道啊,從來都與生活不可分割,你要想在生活之外找個道那是緣木求魚。有些人想做生意求得世間事業的成功,我說你就去做那種與人們的日常生活不可分割的生意,隻有這種生意才能曆萬世而不衰。(笑)

現在我看哪,好多人都在執著地談這個外星人,到底誰是外星人?其實都是些外星人在談外星人,它們執著地熱衷於這方麵信息,它們把這些當做了道法中的東西,為外星的思想做著宣傳,可它們自已卻從來不認為自已就是外星人,它覺得它是在講別人的東西,你想一想如果你的潛在意識中沒有這個外星人的信息,那些外星人的問題你會那麼感興趣嗎?是因為那些東西在你那堮I藏著根深蒂固的因素,所以才吸引著你。外星人是什麼?就是宇宙中一定層次生命的存在狀態。他們沒有悟道,沒有認識到宇宙的根本真理,它們看到了人這塊兒出了問題,於是就執著地以為它們的東西能夠拯救人類,於是就來宣揚它的所有主張以及對未來的預見。  它們說2012年12月是世界的末日,人類會有巨大災難。它們到處宣揚這個預言,以使更多的人相信,收集更多的思想力量,以加強這個事件的可能性。那是它們的事兒,但是如果你是一個求道的人,你要隨著去了,那你隻能在它們那個境界堙C你會問我到底有沒有災難,我說這樣的事情我不希望發生,外星人可以去講它自已生命範圍中的,但它涵蓋不了這個範圍以外的。所以啊,外星人其實就是些外道。它始終是向外求道,把外求過程中的那些微薄的預見當做了真理,這是它們生命中不能超越的死結。

外星人也是六道輪回過程中的一層生命,這就講到了六道輪回的問題,有人問,這個地獄到底有沒有,這個輪回到底有沒有。這個問題怎麼說呢?對一個生命來說可以說這個地獄有也可以說沒有,這是不是很矛盾?是,看上去是這樣。這個問題我得給你講透。一個人,他活在世上,構成他的生命因素不是單純的,也就是說呢都是道法的體現,那麼就是說他的本質來源他的真我生命本就在道中,那麼對真我生命來說這個地獄是不存在的,人所能夠知道的地獄隻是真我生命在道法流程中生出來的境界,但是雖然是個境界,但畢竟是真我生命的生成,於是如果他超越不了那個境界,他也就就活在那個境界堙A那麼這個地獄境界對他就是實有的。如同你活在人世間一樣真實。求道的人他認識到了真我生命,在功夫的見證中使這個真我生命獨立而完全,具備了自我主宰的能力,這時候地獄隻成為他生命中的見證,歸入了空無。就象你看電影,知道那是個假象,就是這麼回事。六道輪回的每一境界在根本上都是這麼回事。

一個平常的人他的真我生命是沉睡著的,因為他的沉睡而不能覺醒,於是就被外在的境界和自已意識的積累及自已執著的東西所牽引,在道法中漂浮在各個境界堙A這就是六道輪回。比如你昏過去了或者睡著了,你躺在車上或者漂在水上,這個車走到哪兒你就走到哪個,這個水流到哪兒你就流到哪兒。你沒有能力選擇,你始終是在被動中不清醒中被帶動著,被吸引著的。可是如果你醒來了,你當然可以撐個船或者坐在這個車上悠閑地欣賞車船外的無邊風景,或者你可以讓船靠在岸邊,想去哪兒去哪兒。你今天要真能吃飯是清楚明白地看著這個身體吃飯,睡覺時清醒明白地看著這個身體睡覺,如同看另外一個人,那你成功了一半。表明你已經醒來。你的返觀在覺性中有了真正的功行。無論你說自已如何如何高,達到這兒了沒有?牛皮是吹不來的,你就是看到再美好的東西,自已做不了主那仍然是個外道。就是這樣。

求道不在於你知道多少,理解了多少理論,了解了多少信息,那些跟道沒有關係。求道不在於你神通有多大,想法有多高明,也不在於你對過去未來知道了多少,這都跟道沒有關係。可是你們許多人啊就是搞不明白這個問題。總把道當做了世間的學問在學。我說你不妨擺脫一切說道,一心一意地住在真我生命上,即便是無時無刻不在一心一意地想一個問題同樣能夠讓你進入道的門檻,可是你總是放不下心,總是喜歡東遊西蕩。看不住自已那個不甘寂寞的心。

因為不甘寂寞,我看有些人到現在經過十幾年的時光覺得自已一無所得,於是他以前苦苦掩藏著的在當年的修行中壓不下去的那個執著現在完全地暴發出來,如同洪水猛獸再也無法管束,在講道門那些理論的誘導之下為自已找著了最好的辨解,他無所顧忌地釋放著自已潛藏了這麼多的年的內心欲求。有些人他認為人中講道中講了男女雙修,於是男女之間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他無度地浪費著自已身體堥甄I可憐的能量,他已經不是求道了,而是借助求道,借助男女雙修,以這個為幌子,在極盡能事地滿足私心欲望。這已成為當前一個嚴峻的問題。我不阻攔誰做什麼,你覺得那樣好那你就那樣去行,你證實一下看看這樣會給你帶來什麼。還有人就是認為人生的成功就是道,他認為成功的體現也就是自身能量的體現,他把在生意上掙錢的多少當做了求道的成就,於是他為了錢極盡了手段,他在我們這些人當中運用了欺騙,誘惑,威脅的辦法打著種種旗號斂財,這樣的人,我今天告訴你,惡果是你自已求來的,誰都沒有辦法幫你。人這兒還有個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的問題,天法更不是你可以隨意玷汙的。地獄門媢D人多。等待你的你認為自已有能力主宰嗎?我說過任何一個境界都是同時同地的存在,你看啊,那個雞啊魚啊的被人活著扒掉內髒放在油鍋堿窗A端到桌上還在盤子娷菕C你以為那是任人宰割的動物跟你沒有關係。都問地獄是什麼樣兒,可是地獄的境界真實地放在你麵前你也不見得會承認。人間看上去是這麼一個表現,可在那個境界堥滬荇阞聽i能會很漫長。與你今天所能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不是說上刀山下油鍋入火海嗎?這人吃那些子動物的過程與這個有什麼不同?如何認識你自已盡管去悟,能悟多少你悟多少。沒有人能管得了你的心。我隻給你講理。

現在有些人就是喜歡弄這男女雙修,你也來問我,那麼我就講點兒。不講吧,你會放不下這個心。

人活著,可以從一個微小的生命長成人形,然後出生成為嬰兒,再成為兒童,再長大成人,生命的體形由小到大,可以運用天賦於人的手腳行走做事,可以運用思維去想很多事情,把一些問題連成一體,在世間發明著創造著,改變著自身的環境,這一切都表現得很自然也很有條理,比如人的這個長大過程,植物的長大過程都是一種很智慧的過程,有條不紊,一個生命他知道自已該去哪兒該生成什麼模樣兒。一棵樹長出來就是樹它不會長成一頭豬或或者一個人,這個成長過程就是能量體現的見證,這個能量在哪兒呢?這是個大問題。

人的生命的確是在男女的交合之中完成,也就是說因為男女的交合而有了一個人生成的基本可能,那麼也就表明著人的這個身體生發的機能就在那兒,包括長大後的生長,體形的變化。人在小孩子的狀態,身體健康,行動敏捷,思維活躍,做什麼事情不受經驗的束縛,而且意誌毅力都很強,其實就是因為他的機能很好,性生力很強。而人在老了的時候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做什麼總是力不從心,如果你回頭細細地返觀你那個性能力也衰退了,也就體內的機能衰退了。這兩者之間息息相關。

有人情感豐富,對男女的情感很執著,還有人說啊,我這一生什麼都能放下就是這個放不下,當他能夠返回來看一看的時候,其實是因為他那個性欲很強,當他性欲很淡的時候,他那個對男女情感的執著也會變淡,同時他的體能也會衰弱。為什麼你在男女之事過後即便是麵對著再喜歡的人在短時間內也會覺得沒有那個欲望了呢?就是因為那個能量流失了。所以那些子打著男女雙修的旗號滿足欲望的,今天我告訴你你是在浪費自已體內的真正能量,你還覺得自已是在把這個身體向著高能量物質轉化。這真的很可悲。

事實上道家講的采藥煉丹的關鍵就在這兒。因為他認識到了這個問題,於是他把那個一有男女間事情的想法生起時體內的那個自然生發的生機叫做“藥”,也就是所謂的“先天一耤芋C把那個沒有欲望而生殖器物自然而起時的時間叫做活子時。在這個活子時去入靜讓這個先天一膃蛣M生化叫做采藥煉丹。如果你欲望生起而完全地沉浸在欲望的想法堙A那個“耤迄N向下走,叫做藥老了。能入靜讓它自然上行就是“還精補腦”。這之間的關係很微妙的。你是不是有這樣的情況,當你覺得這兩天心情愉悅,思維活躍,有點精神的時候去打坐就會覺得坐得很好?那就是體內的機能活躍,這個“耤迂j了點,可是你不明白這個道理,總是在男女這事上讓那個“耤角あ角F水流失了。這就是體內陰陽問題,因為你不明白卻又喜歡研究這些所以我隻好講講這些子道門中的名詞,以不受那個講道門的蠱惑。其實你要真能靜,能守在你的那個真我生命上能夠守一,所謂的“耤邢Q想都多餘。有些人會問了,那我歲數大了,體能差怎麼辦?就是靠這個靜,在守一和守中中恢複體質機能。

這埵酗@個問題啊,我剛才說當你心情愉悅,比較精神的時候去入靜會自覺很輕鬆,正因為這樣,所以讓你在世間做好人做好事,奉獻,無私無我。當一個人做點好事,富於奉獻精神的時候他的心情會始終很好,他活得很滿足,這種感受就是陽氣的生發,在這樣的事情中你會不斷地回補自身體內缺失的陽性能量,與你體內的陰氣合一,你的道行也就在增長,這就是為什麼每一門派一上來就叫你做一個好人多做好事的基本原因,今天我沒有刻意地叫你去做什麼,但是這個理得給你說透。有些佛家的法門他完全就是叫你去全心奉獻,為眾生舍生忘死而在所不惜,這是他的法門特征,道理就在這兒。

你也問到了開悟的問題,什麼叫做開悟,你把開悟和神通常常混為一談,悟啊,還是有層階的。開悟就是你認識到了這個真我生命,認識到了這個能觀的本身就是你自已,這一觀的本身是空性的,認識到了他就是你的靈明慧性你入道的拄杖,從而知道了求道的方向就是開悟,我今天講給你你明白了這也叫開悟,隻不過不是你自已得來,叫做解悟。如果你自已有親身的見證,他完全赤裸祼地呈現在你麵前就是證悟,就是這個麼個關係,至於悟了以後如何,我前麵已經講過了。

你說那些子所謂的功啊,神通啊是怎麼回事,其實那是你沒弄明白,那是你自身功行的體現,而我們說的這個是根本,過去說“但得本,不愁末”。所以多餘的我不講,隻講這個,其它的都是你自悟自證的事兒。那個講道門它說什麼人性、那個玄關在小便頭上,那麼我問你你把那個包皮割了你那個真我生命還在不在?你那個本性還在不在?你還有沒有道法構成的因素?如果不在了沒有了,你怎麼還活著?如果在,你用什麼活著?說什麼有包皮的才是我的弟子,我說啊,難道真的有那麼一天我得找個大廣場要你們都脫光了我一個一個的檢查,然後把有包皮的都帶走嗎?我需要用這樣一種方式來表明我的無聊和無恥嗎?說什麼可以七日成仙,你成了沒有?你來個神仙模樣過來見見我多好。讓我為有你這樣的“神仙弟子”神氣一番怎麼樣?!敗類就是敗類,骨子奡N是敗類的本性。何必在道的門內濫竽充數呢!有些女人也在無恥中釋放著自已罪惡的魔性,枉披了一張女人皮。

這個講道門當前是銷聲匿跡了,在圓法正道的進程埵漸h了。剩下那個修羅道在自已那個所謂的奇門論壇中極盡力量地釋放著魔性和罪惡,他陷害了許多我的弟子,讓許多人在他的魔門中喪失了靈明慧性。禍亂著道法門內的一些理智不清的人。是時候了,該清理這個修羅道了,他能起到的幹擾作用也到頭了。他所能代表的魔性的最陰暗的頂峰可以結束了。再發展下去他會利用這個鬆花粉的渠道毀滅更多的眾生。智不清的還有那些魔性大發的生命在追隨它的過程中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惡。留給它的機會不可能永遠都可以這樣維持下去的。因為它禍亂了這個道,禍亂了這個法,禍亂了修真界。罪過是它自已的,沒有誰可以把它再撈起來。曆史是公正的,修行的曆史更是公正的。會讓它對它自已的所為心服口服地承認的。不要以為不怕死就是多麼偉大。講道門可以銷聲匿跡,同樣也可以讓它銷聲匿跡。用什麼方式用不著誰費心思量。

至於佛學會,它能帶動的人已經不多,用著正法的名義指使一些人做著不透明的事,他的最終解體也是不可避免的未來,我說過我講的這個道是大道無形,他們卻試圖把這個道框定在它那麼一種形式堙A追求著類似於人間權力的宗教極端,這是他們的罪過,隻能他們自已承擔。

我說過圓法正道不可能一直講下去,我也不可能一直講下去。真心求道的,所有的方向所有的過程中的問題都給你講了,能不能行那屬於你自已。今天我講了這麼多,公開的密秘的都用你的想法講了,再說一次,隨便亂傳,出了問題你自已承擔。

LHZ 2012年10月5日






人中讲道(48)


该讲的其实都已讲给你了,可是你还是觉得不过瘾,想听点什么,我发现啊,好些子人他就是喜欢东游西荡,今天听听这个,明天听听那个,一会儿这个好,一会儿那个好,追求一些小道消息,你自已不去用心,谁都邦不了你,一个人要去千里之外,他坐在中途或者一会儿上路边去采花,一会儿去追蝴蝶,一会儿又去看湖水,他想啊,我这个当师父的不会见死不救的,不会扔下他不管的,他觉得他入了这个门就是找著了永远的依靠,都说度人难,难就难在这里,人的那个依赖心,那个居功自傲自以为是心是自已都不愿意正视的。还有人以为他在这个时期为法如何如何,他自已的事做完了,他以为他是法中不灭的功臣,于是他可以坐享其功了。悲哀啊,他那个自大表现的有多強!我今天告诉你,你不管做了什么,你都是为你自已做的,不是为任何人做的也不是为法做的,说穿了你一点功都没有。

总想听我说点新鲜的,说点神秘的,说点高境界的东西。其实是濳在意识当中在找一个可以一步登天的捷径,一下子来个神通大显。我说你去掉这份妄想吧。这是追求魔道的思想。

当初进来的人啊,有些人就是来当魔的,所以他到现在就讲他的魔法;有些人是来做人的,所以他使劲地讲做人;有些人是来寻求快乐的,所以他就追求著快乐,认为快乐了就是道;有些人他是因为找不著人生的方向,所以今天他去追求世间事业的成功了。無论你走向哪个方向,那都是你当初入门时最想找的。但是,毕竟还有一部分人是来求道的,他生生世世都是为道而来,为成就佛法真理而来。所以我就得出来讲点。既然如此,那些讲魔道的,讲做人的,讲快乐的,你就不必看这个圆法正道了,这里没有你看的,如果看了,你也就不要妄加诋毁,你没有这个资格。既然把你带到了你想要的境界,你也坚信著你的境界,那你就不要去干扰别人。

我只是个指路的,告诉你怎么怎么走路,中途有问题了我给你纠正一下,其它的都是你自已的事儿了。如同吃饭,你自已要不吃,那我能代替你吃吗?就是这个道理。

看你那么喜欢我来点秘传的东西,那也好啊,我今天就讲一点秘传。既然是秘传哪,那就無需更多的人来看了,你要想传,只在小范围去传,你觉得你跟谁说得来,关系好你就传给他了,这种行为很坏,因为你识人的标准不是看他是否有这个诚意,是否是真正来求道的,你是在用情感主宰自已的行为。有人他拿著这个圆法正道不当回事,那你传他干什么?

好,下来我讲点秘传。(笑)
。。。。。。  。。。。。。
。。。。。。  。。。。。。

道家是讲守中的,怎么个守中呢?这个中到底是什么呢?有人以为,中就是不取极端,不走两边,搞平衡,搞圆滑主義。固然万事万物無不在道中,那么在世间表现出来的道体现的就是这么一种法则,但是如果你是来求道的,这个中就是另一种意思。道家讲的这个中既不在身内也不在身外也不在中间,因为这个中不内不外不中间于是道家的教法总是玄玄乎乎让人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看那些子修道人的书是很难看明白的,所以历史中许多人都去找佛了,找道的少之又少。因为佛讲的明了,直白。其实道家的守中就是守空。守那个看不见摸不著,想不了,听不了的,我们说的主元神我也讲中,我讲的中是在不同的理解中讲的,这儿讲的中就是本性真我。于是守中啊其实就是守你的灵明慧性

讲守其实是有为的,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让你通过有为的途径达到無为的法则。我们一讲無为,有人就说不修了不学了不炼了只要做人就好,做人在物质上该追求的追求该享受的享受,他把这叫做無为,那么我问你:你在你自认为的这种“無为”中这么长时间到底如何?你现在成就了什么?还有人以为無为就是什么也不做,这是给自已的懒惰找借口。道家的無为是站在修行中讲的,这是内明之学中的法则,让你抱一守元,他讲的是这个意思。其实道家在修证中是讲不同层次的方法的,高一级的就是“守中”,可是有些人他发现讲这个守中听懂的没几个,于是他退一步讲这个守一,这个好懂点,就是把心放在一件事上,精神集中,一心一意,当一心一意到一定的程度就进入了守中,由守中而入道。我发现现在你们许多女人没有几个乐意做饭洗衣服做针线活儿的,没那个耐心。你做饭的时候想著电视剧里那个人的命运,洗衣服的时候想著网上又有什么新鲜事儿,师父是不是又讲什么了。针线活儿,这年头谁还做那个,买件必需品就行了。在这樣的心性境界下,干什么家务都觉得累,嫌浪费时间。于是啊,就开始抱怨老公不做饭不洗衣服不干家务,活儿都撂给了自已,吵起来了,最后没办法,离婚了。现在这个离婚率这么高,大都是这么闹起来的。你要是个平常人那由他去,因为他不明白,可你是个求道的,这就离道万里了,你从来都没悟过来,这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手底的每一工作都能让你在其中磨砺,在其中守一。如果你真能在做饭中感受到忘我的乐趣,你不就是在守一?为什么历史上那个刺绣的女子她在绣楼里能把一双鞋垫绣上几个月,绣出来的东西精美绝纶?她在刺绣的过程中心定神闲,一心一意,心無旁婺,专心致志,当然绣出来的是艺术品。都知道那个曹雪芹写了本《红楼夢》在文学上無出其右者,成就空前绝后,可是你只注意了他的成就,卻不注意他写那本书用了十年,今天有几个作家能用十年时间去成就一本书?他写书的时候想的是成名是稿费你说他写出来的书能有多高的成就?于是就弄出了畅销书这么个东西,流行完了就销声匿迹。啊,从来都与生活不可分割,你要想在生活之外找个道那是缘木求鱼。有些人想做生意求得世间事业的成功,我说你就去做那种与人们的日常生活不可分割的生意,只有这种生意才能历万世而不衰。(笑)

现在我看哪,好多人都在执著地谈这个外星人,到底谁是外星人?其实都是些外星人在谈外星人,它们执著地热衷于这方面信息,它们把这些当做了道法中的东西,为外星的思想做著宣传,可它们自已卻从来不认为自已就是外星人,它觉得它是在讲别人的东西,你想一想如果你的濳在意识中没有这个外星人的信息,那些外星人的问题你会那么感兴趣吗?是因为那些东西在你那里埋藏著根深蒂固的因素,所以才吸引著你。外星人是什么?就是宇宙中一定层次生命的存在状态。他们没有悟道,没有认识到宇宙的根本真理,它们看到了人这块儿出了问题,于是就执著地以为它们的东西能夠拯救人类,于是就来宣扬它的所有主张以及对未来的预见。  它们说2012年12月是世界的末日,人类会有巨大災难。它们到处宣扬这个预言,以使更多的人相信,收集更多的思想力量,以加強这个事件的可能性。那是它们的事儿,但是如果你是一个求道的人,你要随著去了,那你只能在它们那个境界里。你会问我到底有没有災难,我说这樣的事情我不希望发生,外星人可以去讲它自已生命范围中的,但它涵盖不了这个范围以外的。所以啊,外星人其实就是些外道。它始终是向外求道,把外求过程中的那些微薄的预见当做了真理,这是它们生命中不能超越的死结。

外星人也是六道轮回过程中的一层生命,这就讲到了六道轮回的问题,有人问,这个地狱到底有没有,这个轮回到底有没有。这个问题怎么说呢?对一个生命来说可以说这个地狱有也可以说没有,这是不是很矛盾?是,看上去是这樣。这个问题我得给你讲透。一个人,他活在世上,构成他的生命因素不是单纯的,也就是说呢都是道法的体现,那么就是说他的本质来源他的真我生命本就在道中,那么对真我生命来说这个地狱是不存在的,人所能夠知道的地狱只是真我生命在道法流程中生出来的境界,但是虽然是个境界,但毕竟是真我生命的生成,于是如果他超越不了那个境界,他也就就活在那个境界里,那么这个地狱境界对他就是实有的。如同你活在人世间一樣真实。求道的人他认识到了真我生命,在功夫的见证中使这个真我生命独立而完全,具备了自我主宰的能力,这时候地狱只成为他生命中的见证,归入了空無。就象你看电影,知道那是个假象,就是这么回事。六道轮回的每一境界在根本上都是这么回事。

一个平常的人他的真我生命是沉睡著的,因为他的沉睡而不能觉醒,于是就被外在的境界和自已意识的积累及自已执著的东西所牵引,在道法中漂浮在各个境界里,这就是六道轮回。比如你昏过去了或者睡著了,你躺在车上或者漂在水上,这个车走到哪儿你就走到哪个,这个水流到哪儿你就流到哪儿。你没有能力选择,你始终是在被动中不清醒中被带动著,被吸引著的。可是如果你醒来了,你当然可以撑个船或者坐在这个车上悠闲地欣赏车船外的無边风景,或者你可以让船靠在岸边,想去哪儿去哪儿。你今天要真能吃饭是清楚明白地看著这个身体吃饭,睡觉时清醒明白地看著这个身体睡觉,如同看另外一个人,那你成功了一半。表明你已经醒来。你的返观在觉性中有了真正的功行。無论你说自已如何如何高,达到这儿了没有?牛皮是吹不来的,你就是看到再美好的东西,自已做不了主那仍然是个外道。就是这樣。

求道不在于你知道多少,理解了多少理论,了解了多少信息,那些跟道没有关系。求道不在于你神通有多大,想法有多高明,也不在于你对过去未来知道了多少,这都跟道没有关系。可是你们许多人啊就是搞不明白这个问题。总把道当做了世间的学问在学。我说你不妨摆脱一切说道,一心一意地住在真我生命上,即便是無时無刻不在一心一意地想一个问题同樣能夠让你进入道的门槛,可是你总是放不下心,总是喜欢东游西荡。看不住自已那个不甘寂寞的心。

因为不甘寂寞,我看有些人到现在经过十几年的时光觉得自已一無所得,于是他以前苦苦掩藏著的在当年的修行中压不下去的那个执著现在完全地暴发出来,如同洪水猛兽再也無法管束,在讲道门那些理论的诱导之下为自已找著了最好的辨解,他無所顾忌地释放著自已濳藏了这么多的年的内心欲求。有些人他认为人中讲道中讲了男女双修,于是男女之间想怎么樣就怎么樣,他無度地浪费著自已身体里那点可怜的能量,他已经不是求道了,而是借助求道,借助男女双修,以这个为幌子,在极尽能事地满足私心欲望。这已成为当前一个严峻的问题。我不阻拦谁做什么,你觉得那樣好那你就那樣去行,你证实一下看看这樣会给你带来什么。还有人就是认为人生的成功就是道,他认为成功的体现也就是自身能量的体现,他把在生意上挣钱的多少当做了求道的成就,于是他为了钱极尽了手段,他在我们这些人当中运用了欺骗,诱惑,威胁的办法打著种种旗号敛财,这樣的人,我今天告诉你,恶果是你自已求来的,谁都没有办法邦你。人这儿还有个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问题,天法更不是你可以随意玷污的。地狱门里道人多。等待你的你认为自已有能力主宰吗?我说过任何一个境界都是同时同地的存在,你看啊,那个鸡啊鱼啊的被人活著扒掉内脏放在油锅里炸,端到桌上还在盘子里蹦。你以为那是任人宰割的动物跟你没有关系。都问地狱是什么樣儿,可是地狱的境界真实地放在你面前你也不见得会承认。人间看上去是这么一个表现,可在那个境界里那个时空可能会很漫长。与你今天所能见到的景象完全不同。不是说上刀山下油锅入火海吗?这人吃那些子动物的过程与这个有什么不同?如何认识你自已尽管去悟,能悟多少你悟多少。没有人能管得了你的心。我只给你讲理

现在有些人就是喜欢弄这男女双修,你也来问我,那么我就讲点儿。不讲吧,你会放不下这个心。

人活著,可以从一个微小的生命长成人形,然后出生成为婴儿,再成为儿童,再长大成人,生命的体形由小到大,可以运用天赋于人的手脚行走做事,可以运用思维去想很多事情,把一些问题连成一体,在世间发明著创造著,改变著自身的环境,这一切都表现得很自然也很有条理,比如人的这个长大过程,植物的长大过程都是一种很智慧的过程,有条不紊,一个生命他知道自已该去哪儿该生成什么模樣儿。一棵树长出来就是树它不会长成一头R或或者一个人,这个成长过程就是能量体现的见证,这个能量在哪儿呢?这是个大问题。

人的生命的确是在男女的交合之中完成,也就是说因为男女的交合而有了一个人生成的基本可能,那么也就表明著人的这个身体生发的机能就在那儿,包括长大后的生长,体形的变化。人在小孩子的状态,身体健康,行动敏捷,思维活跃,做什么事情不受经验的束缚,而且意志毅力都很強,其实就是因为他的机能很好,性生力很強。而人在老了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做什么总是力不从心,如果你回头细细地返观你那个性能力也衰退了,也就体内的机能衰退了。这两者之间息息相关。

有人情感丰富,对男女的情感很执著,还有人说啊,我这一生什么都能放下就是这个放不下,当他能夠返回来看一看的时候,其实是因为他那个性欲很強,当他性欲很淡的时候,他那个对男女情感的执著也会变淡,同时他的体能也会衰弱。为什么你在男女之事过后即便是面对著再喜欢的人在短时间内也会觉得没有那个欲望了呢?就是因为那个能量流失了。所以那些子打著男女双修的旗号满足欲望的,今天我告诉你你是在浪费自已体内的真正能量,你还觉得自已是在把这个身体向著高能量物质转化。这真的很可悲。

事实上道家讲的采药炼丹的关键就在这儿。因为他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他把那个一有男女间事情的想法生起时体内的那个自然生发的生机叫做“药”,也就是所谓的“先天一耤]气)”。把那个没有欲望而生殖器物自然而起时的时间叫做活子时。在这个活子时去入静让这个先天一
(气)自然生化叫做采药炼丹。如果你欲望生起而完全地沉浸在欲望的想法里,那个“(气)”就向下走,叫做药老了。能入静让它自然上行就是“还精补脑”。这之间的关系很微妙的。你是不是有这樣的情況,当你觉得这两天心情愉悦,思维活跃,有点精神的时候去打坐就会觉得坐得很好?那就是体内的机能活跃,这个“(气)”強了点,可是你不明白这个道理,总是在男女这事上让那个“(气)”化成了水流失了。这就是体内阴阳问题,因为你不明白卻又喜欢研究这些所以我只好讲讲这些子道门中的名词,以不受那个讲道门的蛊惑。其实你要真能静,能守在你的那个真我生命上能夠守一,所谓的“(气)”想想都多余。有些人会问了,那我岁数大了,体能差怎么办?就是靠这个静,在守一和守中中恢复体质机能。

这里有一个问题啊,我刚才说当你心情愉悦,比较精神的时候去入静会自觉很轻松,正因为这樣,所以让你在世间做好人做好事,奉Y,無私無我。当一个人做点好事,富于奉Y精神的时候他的心情会始终很好,他活得很满足,这种感受就是阳气的生发,在这樣的事情中你会不断地回补自身体内缺失的阳性能量,与你体内的阴气合一,你的道行也就在增长,这就是为什么每一门派一上来就叫你做一个好人多做好事的基本原因,今天我没有刻意地叫你去做什么,但是这个理得给你说透。有些佛家的法门他完全就是叫你去全心奉Y,为众生舍生忘死而在所不惜,这是他的法门特征,道理就在这儿。

你也问到了开悟的问题,什么叫做开悟,你把开悟和神通常常混为一谈,悟啊,还是有层阶的。开悟就是你认识到了这个真我生命,认识到了这个能观的本身就是你自已,这一观的本身是空性的,认识到了他就是你的灵明慧性你入道的拄杖,从而知道了求道的方向就是开悟,我今天讲给你你明白了这也叫开悟,只不过不是你自已得来,叫做解悟。如果你自已有亲身的见证,他完全赤裸祼地呈现在你面前就是证悟,就是这个么个关系,至于悟了以后如何,我前面已经讲过了。

你说那些子所谓的功啊,神通啊是怎么回事,其实那是你没弄明白,那是你自身功行的体现,而我们说的这个是根本,过去说“但得本,不愁末”。所以多余的我不讲,只讲这个,其它的都是你自悟自证的事儿。那个讲道门它说什么人性、那个玄关在小便头上,那么我问你你把那个包皮割了你那个真我生命还在不在?你那个本性还在不在?你还有没有道法构成的因素?如果不在了没有了,你怎么还活著?如果在,你用什么活著?说什么有包皮的才是我的弟子,我说啊,难道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得找个大な场要你们都脱光了我一个一个的检查,然后把有包皮的都带走吗?我需要用这樣一种方式来表明我的無聊和無耻吗?说什么可以七日成仙,你成了没有?你来个神仙模樣过来见见我多好。让我为有你这樣的“神仙弟子”神气一番怎么樣?!败类就是败类,骨子里就是败类的本性。何必在道的门内滥竽充数呢!有些女人也在無耻中释放著自已罪恶的魔性,枉披了一张女人皮。

这个讲道门当前是销声匿迹了,在圆法正道的进程里死去了。剩下那个修罗道在自已那个所谓的奇门论坛中极尽力量地释放著魔性和罪恶,他陷害了许多我的弟子,让许多人在他的魔门中丧失了灵明慧性。祸乱著道法门内的一些理智不清的人。是时候了,该清理这个修罗道了,他能起到的干扰作用也到头了。他所能代表的魔性的最阴暗的顶峰可以结束了。再发展下去他会利用这个松花粉的渠道毁灭更多的众生。智不清的还有那些魔性大发的生命在追随它的过程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留给它的机会不可能永远都可以这樣维持下去的。因为它祸乱了这个道,祸乱了这个法,祸乱了修真界。罪过是它自已的,没有谁可以把它再捞起来。历史是公正的,修行的历史更是公正的。会让它对它自已的所为心服口服地承认的。不要以为不怕死就是多么伟大。讲道门可以销声匿迹,同樣也可以让它销声匿迹。用什么方式用不著谁费心思量。

至于佛学会,它能带动的人已经不多,用著正法的名義指使一些人做著不透明的事,他的最终解体也是不可避免的未来,我说过我讲的这个道是大道無形,他们卻试图把这个道框定在它那么一种形式里,追求著类似于人间权力的宗教极端,这是他们的罪过,只能他们自已承擔。

我说过圆法正道不可能一直讲下去,我也不可能一直讲下去。真心求道的,所有的方向所有的过程中的问题都给你讲了,能不能行那属于你自已。今天我讲了这么多,公开的密秘的都用你的想法讲了,再说一次,随便乱传,出了问题你自已承擔。

LHZ 2012年10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