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圆法正道(4)--人中讲道(44)空有同存中观正道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18 03:23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講道(44)

大道唯中啊,所以我說隻有中間的是大道。在曆史上一直以來把中國這個地方叫做中原,為什麼叫中原?曆史學家如何考證那屬於他們的事,因為中原那塊地方悟道的人很多,他們發現道法唯中,後來所有的帝王將相治國時不是運用道家理論就是運用儒家理論,儒道本就是一家,道家講衝道,儒家講中道,其實都是唯中之道。儒家曆來講的是中庸,中庸就是中用,中國人曆來在真實上講都是在中道思想的指導中演繹著曆史,以至於‘中’已融入了日常的生活,有好多成語啊,比如“過猶不及”“樂極生悲”,這些子成語透出的就是中道法則,這種法則因為它屬於道體慧用的表達,所以在很多時候已經被你日用無窮而不知。你常說“不知道”,這個不知道的“道”其實就是從道那兒來的。有許多大道啊,他時時刻刻看護著生命,生命們卻從來不知道他,這就叫“太上,下知有之。”太上的生命你還可以知道有他這麼個生命,比太上更上的生命那你當然不知道了!所以後來就弄出個太上老君來,那是把那個層的生命擬人化了,其實他是無形的。講上善若水,上善你還可以用水去形容和描述他,那麼上上善是什麼樣的呢?你無從領會了。許多宗教講神,我說水就是神,他可以千變萬化,遇山則至,遇渠即流,他總是執著地向低處奔湧,在千岩萬壑的衝撞中百折不回。低溫成冰,高溫化汽。而他在變化中給予生命賴以活下去的保障,他既不無私也不自私,隻是自由自在地在時空中嬉戲,盡情的展現自己存在的生命活力,無拘無束,無牽無掛。自娛自樂,自覺自在。他在人的理解觀念堛穛{出來卻很無私。他不是神是什麼?空氣也是啊,那也是一個神的家族體係。也就是一個時空世界的形態,為什麼這麼說呢?那空氣不也可以分好多種氣嗎?這是人可以知道的,如果在更微觀中去看,那是無比龐大的一個世界。

佛學會修羅道及講道門的那幾個吹牛皮的渣滓能超越這一層生命嗎?它離開空氣和水能活下去嗎?它天天罵東罵西,十分鍾之內沒有空氣,它恐怕連喊它媽的機會都沒有。

水和空氣這樣的生命你罵他他是聽不見的,你打他那隻能說你精神不正常。這個宇宙中隻有人才覺得自己了不起,有點小成就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觀念和心量非常狹小,他在人這兒勾心鬥角,瘋狂地表現私欲,他奉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思想,在宇宙中無量的生命看來,那真的是徹底的精神病表現。我說過,精神病我是不度的。那個修羅道現在看來真的是精神病了。

我講中醫的八綱辨證,實際上就是講中道正行。而中道正行其體現出來的智慧現象卻是反行正用,比如有個成語叫“欲擒故縱”為了擺平對方,現在叫擺平,為了擺平對方,先縱容你,由著你折騰,最後一擊成功,這是兵法。諸葛亮七擒孟獲,七擒七縱。最後讓孟獲佩服得五體投地,心甘情願地歸順了諸葛亮,為蜀國在後來的北伐中堅強地穩固了大後方。平常人也講順應時代潮流,什麼叫順應時代潮流啊?就是一件事當它反行正用一有端倪的時候就能把握時機,積極跟進,你就成功。而修煉界講天象變化的問題,天象是什麼?其實就是這個“潮流”,隻不過真人可以更早更明晰地地洞察事件的發展。老子說“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後來人沒搞懂這句話的內涵,就亂說老子尚柔。其實老子是講中道法則反行正用的自然狀態。也就是講道了啊。

講反行正用,我就想起孔子,孔子當年出來傳他的儒家理論的時候,是相當艱難的,他帶著他的學生周遊列國,處處碰壁,各國的大王都不接納他,曾絕粒陳蔡,也就是常常三天吃不著飯,後世形容他當時惶惶如喪家之犬。孔子死去後,秦始皇焚書坑儒,幾乎滅盡了儒門學派,那麼多年以內,孔子都處在被咒罵,被侮辱的狀態堙A那個過程是一個相當黑暗的時期,今天的曆史已經不能進深地敘述那個時期,孔門曾受到的迫害和排擠在曆史之中是首屈一指的。

到漢朝才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出現了董仲舒的“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情況。後續的魏晉時代基本是儒道並行,生成了“清談”一係。陶淵明就是在那個時期出現的儒家代表。

真正尊崇孔子的時期是宋明時期,一直延續到了清朝,孔子的理論成就了他曆史中最輝煌的承傳,把儒家的孔孟思想列入了科舉考試的範疇,成為小學生的啟蒙課本。儒家完成了他那個世界體係的曆史使命,孔子今天被尊為第一位開辦教育的人,把他的雕像安放在大學的校園堙A成為教育學的祖師爺。其實當年他也不過連個家庭教師都算不上。

所以,天降大任,反行正用,寒劍徹骨,隻為守中。返本歸真,圓法正道,也就成為生命苦苦跋涉生死相隨的本性真心。如果你能夠記起自己生生世世那個淒慘的曆史,你會不認識自己,不相信自己居然走到了今天。。。。。。我知道啊,有些人他心堭}念著我這個當師父的,其實啊,師不師父的都是你自願叫的,我剛說過,你叫那個水他是聽不見的,你無論怎麼膜拜怎麼尊敬怎麼用人的思想去想他,他是不知道的。可是我在人中,在人中就一顆人心存在,我深深地知道你心中的委屈和想念,你從內心最底層呐喊過“師父”這兩個字,你問:師父,你聽見了嗎?師父今天告訴你,聽見了,那是你元神的呐喊,師父怎麼能不知道呢?!我也時時刻刻念著你。可是,我又不得不告訴你,你這是一種久遠曆史中沉積的情感對你的係縛。情,彌漫著三界,出離了三界,生命就是慈悲,慈悲啊是一個可以證悟到的生命。我講過慈悲心,也專篇地講過清淨心,真實上,佛就是慈悲心本身,道就是清淨心本身。於是道講清修,佛講普度。但無論你是慈悲心還是清淨心又都歸到了“心”這兒來。那麼我就不能不講講心。

宇宙的構成就是佛道兩大家,我是在圓法正道,佛家叫法,道家叫道。有這個圓法的問題我就得講講佛。佛家首重究心,也就是讓你找找這個心為何物?心在哪兒?什麼是心?心是什麼形態?什麼性質?心與物是怎樣一個關係?這是個大問題。

如果說蹦跳在肉體堛熙o個心就是心,那麼一個人死了以後那個心是哪一個呢?如果說頭腦堛澈銩Q就是心,那麼睡著了,思想去哪兒了呢?哪個又是心呢?如果這種感覺是心,為什麼死了的人就掐也掐不醒,叫也叫不醒了呢?人在劇烈的驚嚇中會覺得頭腦堣@片空白,思想意識有一種停止感,在那空白的一刻,心去哪兒了?當他在這樣窮究的時候他發現心是不可見,不可比喻的,抓不住,摸不著,說不上有多大,也說不上有多小。於是他講其大無外,其小無內。最後說了個“空”。也就是心質為空,這種空因為無形無象,而卻不能說是沒有,因為這個空可以見證,人的理解力有限,常常一說空就想起虛空,人可以清楚的了解虛空的存在,而那種“空”又完整地容納了虛空,不同於虛空,最後就說了個“非空非有”,既不是空也不是有,空和有同時並存,也就是說心既是空也是有。由於空你才可以知天知地,知洪知微,因為它是空性的,容納得下嘛。同時因為它可以容納一切,你能夠知道一切,那反過來又證明著它是存在著的“有”。有些人又弄出個“真空妙有”來。都是為了描述這個心。

其實“非空非有”“真空妙有”就是中道法。我把這個中道法提到了實證的方麵來了,見證空性的人很好理解。

心是不可捉摸的空,那麼物呢?佛發現,沒有任何一個物可以立在一個定勢上,人給起出名字的物體從你起出名字的那一刹那起就變了,也就是說,你一給它起出名字,再叫第二遍的時候,它已經絕對不是你起名時的那個東西了。因為它在運動和變化中,隻是在人這兒看上去沒有太大的變化,而在微觀下那種變化是驚天動地都無法形容的。人是從一具備生成條件的那一刻起時時刻刻都在變老,如果把人的構成因素用細胞或者粒子分解,用更微小的微粒分解的話,會發現所謂的“人”這個實體是不存在的,隻能是一個一個的粒子聚合體,再微觀地分解下去就是“空”的。所以物也是“空”,最後啊他發現,心的空性與物的空性是一樣的,都歸到“空”這兒來,於是他說“心物一元”。我講過物質與精神是一性的,就是在表達這個“心物一元”。看過《心經》的知道,那媊捘縑圻滮ㄡ妒禳A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諸法空相”一路空下去,最後得出結論:心無掛礙,就是叫你不執著。這堛漲漺N是“物”的意思。“空”是指心。後來一些敗類把這個“色即是空”弄到了男女性欲那堨h了,我說那是借助現代人不懂古文侮辱佛法。今天我來給他正過來。

在佛家,因為見證了心物是一,是一個東西,都是空,於是以空為一切法的本相,一切法的基礎。試想在空堙A你又能恪守什麼?這也就是一切法門叫你修心去執的根本所在!釋迦摩尼在《金剛經》堛漱中葖銩Q表達了一個:見諸相非相,即為見佛。說佛不能以音聲求,不能以形象求。如果你那樣求,他說你行邪道。

道家有個八仙,叫鍾離權,他說了一句話“一粒黍娷疇@界,半升鐺內煮山川。”黍就是小米,鐺就是鍋。就是說大與小同時同體存在,那也就是說有與無同時同體存在。你手堮酗@個蘋果,看上去很實,是一種有,當你認為實認為有的時候,它與心就是隔開的,而你認為它是空是無的時候它與心就是一體,但是啊,如果你把從心到物的一切都視為空,那你又住在了“空’中,執著於空了,佛門嗬斥說你隻是偏空的小乘羅漢,道家叫“小真人”。那麼這就成了一個難題,麵對一個蘋果既不能說是空也不能說有,這叫什麼事?在真實意義上是不空不有,且空且有,空有同存,平常人是不會有這樣的認識的,有點象繞口令,可是它確是宇宙的佛法實相。道家最後弄了個太極,歸於無極,說混沌。那隻是表達的方式而已。如果你明白大小同存,你就明白空有同存。這就是“中觀”正道。

人的思想會無限糾纏下去,說什麼就會把什麼納入自己可以理解的框框堙A而不去實證那個非空非有,空有同存,佛門就說:言語道斷,無法可講。

既然諸法是空,那又何妨回頭起用,試圖造作一切呢,這就是智慧的生起。大菩薩於是垂手入塵,下世度人,秉持慧劍,破魔斬妖。佛動念之間造天造地造世界。

我講中道,也就講盡了空,講盡了非空非有。空為根本,有為智慧,中為行用。在行用中體現著根本和智慧,這樣講你懂了嗎?

道家崇真,佛家崇善,非佛非道唯忍。真性獨立,善性慈悲,忍性包容,於是佛講普度,道講清修,奇門迥異。這隻不過是宇宙本性的不同顯現而已。也就是說那是在有中體現出的智慧形象。你研究過那個FL沒有?其實啊,如果你用一個井字把所有的圖形隔開,把那些圖形換成八個卦象,它就是一個九宮八卦圖。井字隔開九個方格,是為九宮,八卦占八個方位,是為八卦。當然,你可以把中間的萬字符換成太極。你這麼多年跟著我,是因為許多人見證過那個FL。所以你深信不疑。可你從來沒研究過FL是什麼。我說過,那個底色會變,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LHZ  20120516






人中讲道(44)

大道唯中啊,所以我说只有中间的是大道。在历史上一直以来把中国这个地方叫做中原,为什么叫中原?历史学家如何考证那属于他们的事,因为中原那块地方悟道的人很多,他们发现道法唯中,后来所有的帝王将相治国时不是运用道家理论就是运用儒家理论,儒道本就是一家,道家讲沖道,儒家讲中道,其实都是唯中之道。儒家历来讲的是中庸,中庸就是中用,中国人历来在真实上讲都是在中道思想的指导中演绎著历史,以至于‘中’已融入了日常的生活,有好多成语啊,比如“过犹不及”“乐极生悲”,这些子成语透出的就是中道法则,这种法则因为它属于道体慧用的表达,所以在很多时候已经被你日用無穷而不知。你常说“不知道”,这个不知道的“道”其实就是从道那儿来的。有许多大道啊,他时时刻刻看护著生命,生命们卻从来不知道他,这就叫“太上,下知有之。”太上的生命你还可以知道有他这么个生命,比太上更上的生命那你当然不知道了!所以后来就弄出个太上老君来,那是把那个层的生命擬人化了,其实他是無形的。讲上善若水,上善你还可以用水去形容和描述他,那么上上善是什么樣的呢?你無从领会了。许多宗教讲神,我说水就是神,他可以千变万化,遇山则至,遇渠即流,他总是执著地向低处奔涌,在千岩万壑的沖撞中百折不回。低温成冰,高温化汽。而他在变化中给予生命赖以活下去的保障,他既不無私也不自私,只是自由自在地在时空中嬉戏,尽情的展现自己存在的生命活力,無拘無束,無牵無挂。自娱自乐,自觉自在。他在人的理解观念里表现出来卻很無私。他不是神是什么?空气也是啊,那也是一个神的家族体系。也就是一个时空世界的形态,为什么这么说呢?那空气不也可以分好多种气吗?这是人可以知道的,如果在更微观中去看,那是無比庞大的一个世界。

佛学会修罗道及讲道门的那几个吹牛皮的渣滓能超越这一层生命吗?它离开空气和水能活下去吗?它天天骂东骂西,十分钟之内没有空气,它恐怕连喊它妈的机会都没有。

水和空气这樣的生命你骂他他是听不见的,你打他那只能说你精神不正常。这个宇宙中只有人才觉得自己了不起,有点小成就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观念和心量非常狭小,他在人这儿勾心斗角,疯狂地表现私欲,他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思想,在宇宙中無量的生命看来,那真的是徹底的精神病表现。我说过,精神病我是不度的。那个修罗道现在看来真的是精神病了。

我讲中医的八纲辨证,实际上就是讲中道正行。而中道正行其体现出来的智慧现象卻是反行正用,比如有个成语叫“欲擒故纵”为了摆平对方,现在叫摆平,为了摆平对方,先纵容你,由著你折腾,最后一击成功,这是兵法。诸葛亮七擒孟获,七擒七纵。最后让孟获佩服得五体投地,心甘情愿地归顺了诸葛亮,为蜀国在后来的北伐中坚強地稳固了大后方。平常人也讲顺应时代潮流,什么叫顺应时代潮流啊?就是一件事当它反行正用一有端倪的时候就能把握时机,积极跟进,你就成功。而修炼界讲天象变化的问题,天象是什么?其实就是这个“潮流”,只不过真人可以更早更明晰地地洞察事件的发展。老子说“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后来人没搞懂这句话的内涵,就乱说老子尚柔。其实老子是讲中道法则反行正用的自然状态。也就是讲道了啊。

讲反行正用,我就想起孔子,孔子当年出来传他的儒家理论的时候,是相当艰难的,他带著他的学生周游列国,处处碰壁,各国的大王都不接纳他,曾绝粒陈蔡,也就是常常三天吃不著饭,后世形容他当时惶惶如丧家之犬。孔子死去后,秦始皇焚书坑儒,几乎灭尽了儒门学派,那么多年以内,孔子都处在被咒骂,被侮辱的状态里,那个过程是一个相当黑暗的时期,今天的历史已经不能进深地蝑z那个时期,孔门曾受到的迫害和排挤在历史之中是首屈一指的。

到漢朝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出现了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情況。后续的魏时代基本是儒道并行,生成了“清谈”一系。陶渊明就是在那个时期出现的儒家代表。

真正尊崇孔子的时期是宋明时期,一直延续到了清朝,孔子的理论成就了他历史中最辉煌的承传,把儒家的孔孟思想列入了科举考试的范畴,成为小学生的D蒙课本。儒家完成了他那个世界体系的历史使命,孔子今天被尊为第一位开办教育的人,把他的雕像安放在大学的校園里,成为教育学的祖师爷。其实当年他也不过连个家庭教师都算不上。

所以,天降大任,反行正用,寒剑徹骨,只为守中。返本归真,圆法正道,也就成为生命苦苦跋涉生死相随的本性真心。如果你能夠记起自己生生世世那个凄惨的历史,你会不认识自己,不相信自己居然走到了今天。。。。。。我知道啊,有些人他心里惦念著我这个当师父的,其实啊,师不师父的都是你自愿叫的,我刚说过,你叫那个水他是听不见的,你無论怎么膜拜怎么尊敬怎么用人的思想去想他,他是不知道的。可是我在人中,在人中就一颗人心存在,我深深地知道你心中的委屈和想念,你从内心最底层呐喊过“师父”这两个字,你问:师父,你听见了吗?师父今天告诉你,,听见了,那是你元神的呐喊,师父怎么能不知道呢?!我也时时刻刻念著你。可是,我又不得不告诉你,你这是一种久远历史中沉积的情感对你的系缚。情,弥漫著三界,出离了三界,生命就是慈悲,慈悲啊是一个可以证悟到的生命。我讲过慈悲心,也专篇地讲过清净心,真实上,佛就是慈悲心本身,道就是清净心本身。于是道讲清修,佛讲普度。但無论你是慈悲心还是清净心又都归到了“心”这儿来。那么我就不能不讲讲心。

宇宙的构成就是佛道两大家,我是在圆法正道,佛家叫法,道家叫道。有这个圆法的问题我就得讲讲佛。佛家首重究心,也就是让你找找这个心为何物?心在哪儿?什么是心?心是什么形态?什么性质?心与物是怎樣一个关系?这是个大问题。

如果说蹦跳在肉体里的这个心就是心,那么一个人死了以后那个心是哪一个呢?如果说头脑里的思想就是心,那么睡著了,思想去哪儿了呢?哪个又是心呢?如果这种感觉是心,为什么死了的人就掐也掐不醒,叫也叫不醒了呢?人在剧烈的惊鴾会觉得头脑里一片空白,思想意识有一种停止感,在那空白的一刻,心去哪儿了?当他在这樣穷究的时候他发现心是不可见,不可比喻的,抓不住,摸不著,说不上有多大,也说不上有多小。于是他讲其大無外,其小無内。最后说了个“空”。也就是心质为空,这种空因为無形無象,而卻不能说是没有,因为这个空可以见证,人的理解力有限,常常一说空就想起虚空,人可以清楚的了解虚空的存在,而那种“空”又完整地容纳了虚空,不同于虚空,最后就说了个“非空非有”,既不是空也不是有,空和有同时并存,也就是说心既是空也是有。由于空你才可以知天知地,知洪知微,因为它是空性的,容纳得下嘛。同时因为它可以容纳一切,你能夠知道一切,那反过来又证明著它是存在著的“有”。有些人又弄出个“真空妙有”来。都是为了描述这个心。

其实“非空非有”“真空妙有”就是中道法。我把这个中道法提到了实证的方面来了,见证空性的人很好理解。

心是不可捉摸的空,那么物呢?佛发现,没有任何一个物可以立在一个定势上,人给起出名字的物体从你起出名字的那一刹那起就变了,也就是说,你一给它起出名字,再叫第二遍的时候,它已经绝对不是你起名时的那个东西了。因为它在运动和变化中,只是在人这儿看上去没有太大的变化,而在微观下那种变化是惊天动地都無法形容的。人是从一具备生成条件的那一刻起时时刻刻都在变老,如果把人的构成因素用细胞或者粒子分解,用更微小的微粒分解的话,会发现所谓的“人”这个实体是不存在的,只能是一个一个的粒子聚合体,再微观地分解下去就是“空”的。所以物也是“空”,最后啊他发现,心的空性与物的空性是一樣的,都归到“空”这儿来,于是他说“心物一元”。我讲过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就是在表达这个“心物一元”。看过《心经》的知道,那里面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诸法空相”一路空下去,最后得出结论:心無挂碍,就是叫你不执著。这里的色就是“物”的意思。“空”是指心。后来一些败类把这个“色即是空”弄到了男女性欲那里去了,我说那是借助现代人不懂古文侮辱佛法。今天我来给他正过来。

在佛家,因为见证了心物是一,是一个东西,都是空,于是以空为一切法的本相,一切法的基础。试想在空里,你又能恪守什么?这也就是一切法门叫你修心去执的根本所在!释迦摩尼在《金刚经》里的中心思想表达了一个:见诸相非相,即为见佛。说佛不能以音声求,不能以形象求。如果你那樣求,他说你行邪道。

道家有个八仙,叫钟离权,他说了一句话“一粒黍里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黍就是小米,铛就是锅。就是说大与小同时同体存在,那也就是说有与無同时同体存在。你手里拿一个苹果,看上去很实,是一种有,当你认为实认为有的时候,它与心就是隔开的,而你认为它是空是無的时候它与心就是一体,但是啊,如果你把从心到物的一切都视为空,那你又住在了“空’中,执著于空了,佛门呵斥说你只是偏空的小乘罗漢,道家叫“小真人”。那么这就成了一个难题,面对一个苹果既不能说是空也不能说有,这叫什么事?在真实意義上是不空不有,且空且有,空有同存,平常人是不会有这樣的认识的,有点象绕口令,可是它确是宇宙的佛法实相。道家最后弄了个太极,归于無极,说混沌。那只是表达的方式而已。如果你明白大小同存,你就明白空有同存。这就是“中观”正道。

人的思想会無限纠缠下去,说什么就会把什么纳入自己可以理解的框框里,而不去实证那个非空非有,空有同存,佛门就说:言语道断,無法可讲。

既然诸法是空,那又何妨回头起用,试图造作一切呢,这就是智慧的生起。大菩萨于是垂手入尘,下世度人,秉持慧剑,破魔斩妖。佛动念之间造天造地造世界。

我讲中道,也就讲尽了空,讲尽了非空非有。空为根本,有为智慧,中为行用。在行用中体现著根本和智慧,这樣讲你懂了吗?

道家崇真,佛家崇善,非佛非道唯忍。真性独立,善性慈悲,忍性包容,于是佛讲普度,道讲清修,奇门迥异。这只不过是宇宙本性的不同显现而已。也就是说那是在有中体现出的智慧形象。你研究过那个FL没有?其实啊,如果你用一个井字把所有的图形隔开,把那些图形换成八个卦象,它就是一个九宫八卦图。井字隔开九个方格,是为九宫,八卦占八个方位,是为八卦。当然,你可以把中间的万字符换成太极。你这么多年跟著我,是因为许多人见证过那个FL。所以你深信不疑。可你从来没研究过FL是什么。我说过,那个底色会变,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LHZ  2012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