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圆法正道(3)--人中讲道(43)中医治病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18 02:47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講道(43)

上次我講到了中醫,知道什麼是中醫嗎?中醫不是說是中國醫學,而是中道醫理,中用醫理。這才是中醫的本義。醫就是治理,中醫本來是一個內涵很廣闊的詞,可後來把這個中道醫理隻用於針對人體的病理而發展了。既然中醫是中道的治理原理,那他當然就包含了治國平天下的內涵。我發現啊,當我講中醫的時候,你就會想,這個中醫不就是用來治病的嗎,跟這個道有什麼關係?那個易經啊,奇門遁甲怎麼都扯到道這兒了?如果這樣想,那說明你對道還沒有融會貫通,還領會不了陰陽和圓法正道的根本所在。

隻要你認可自已是下來跟我做這件事的,那麼你就是一個醫生,隻不過這個主治大夫卻是我,我就是個中醫師,來治療這個宇宙的種種怪病。我來治療這些子怪病的辦法的就“中醫”。你會問,你為什麼不采用西醫啊?西醫不是也一樣能治病嗎?原因很簡單,西醫的治療它要動手術,動手術就是把那個壞死的地方切除掉扔了,不要了,這個過程就是銷毀的過程。這是我下來的時候不願意做的,所以我采用了中醫。因為中醫是從整體上全麵地看待病情,然後進行中正的調陰和陽,致於陰陽的中和之道。人這個身體如果切除一部分肯定不夠完美了,盡管可以保命,但卻殘那缺了,它就成了一個功能不全機製不完善的空間世界。多糟糕。

我在ZFL中許多地方談到治病,尤其講到了氣功治病的問題,你領會到了那媄銂漣馦`內涵了嗎?整本書從頭到尾我都是在講病的起源,病的治療。佛家講的八萬四千法門又何嚐不是用來治病的!因為許多人病了,他跑到我這兒來學道,如果你沒有病你也就不用上我這兒來了對不對?

中醫的治病原理就在根本上就是陰陽平衡,陰勝陽是病,陽勝陰也是病,於是虛者實之,實者虛之,寒者熱之,熱者寒之,塞者通之,漏者澀之。在正法的曆史中,我都是在巧妙地運用著這些方法。

都知道人體就是個小宇宙,可人體怎麼就是個小宇宙了呢?其實大宇宙也好,小宇宙也好都不過是一層身體。那個《大學》婸﹞j學之道就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他這堜珨〞漕迭B家、國、天下其實是一舂事。身是身,家也是身,國是身,天下是身,家國天下都是你的一層身體。舉個例子,人這個身體有吸收係統,有排泄係統,有血管,有經脈,還有元神等。而這個家呢,這個房子堥滬茠驧′O不是象個吸收係統,那個下水是不是排泄係統,有你這麼個人在媄鉿穔菗O不是就是元神的活動?!再擴大了說,國家具備著更龐大的不同的組織係統,而天下以至宇宙莫不如此。每一層身體都是由無數個細胞單元構成,這些子細胞單元無論哪個地方病了,你都會覺得不適,牽一發而動全身,於是就需要修理,治療。我們曾把這個過程叫做正法。而曆史中講的修行也就理所當然地成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而我們今天做這件事情做到了更為廣闊的範圍,要把宇宙這層身體堭q最微觀到最宏觀的所的身體都調理調理。

也就是說,治國平天下的本質上都是修身,隻不過名詞不同,再放大點,地球也是你的一層身體,再放大點,銀河係也是你的一層身體,再放大點,宇宙也是你的一層身體,層層層層地擴展或者微縮。那也是就說,修身就是治理宇宙,就是治國平天下,治病就是治國平天下就是正法。你會問:既然宇宙是我的身體,地球是我的身體,國家也是我的身體,為什麼我卻指揮不了呢?為什麼不能象運用這個身體一樣的動手動腳眨眼睛呢?我說啊,你不能用人養成的習慣去權衡問題,這個肉身能歸你指揮的部分太少了,你坐這兒能看見你身體內部嗎?你能看見自己你脈絡的運行嗎?你覺得自己可以動手動腳,活在地球上你不是也可以開車,也可以打電話嘛!汽車像不像你的腳?電話像不像你的手?不同的身體具備不同的形象,不同的身體表現的功用也就不同,當你明白這個宇宙都是你的身體時,你還怕死嗎?還有什麼不能滿足的?而當身體出現了問題,給他治病不是很自然嗎?所以我們要正法,在今天要圓法正道。

我講過,我說你是來自不同世界中的王,既然是王,那當就需要有一套治國的雄才大略,換句話說就要有一手手到病除的功夫和技術。醫術高明的起死回生,國泰民安;醫術不高的死馬當做活馬醫,“昔之壽民,今為殤子”。正法如治國,治國如齊家,齊家如修身,修身如治病,病治而身安,身安而家和,家和而國治,國治而法正,法正而天下平,天下平而王道成,王道成而宙宇明。所以啊,中醫看上去是人間治病的一種科學,但卻隱藏著治國為王的正道真法,八綱辨證的運用中含攝著圓法正道的至理真詮。

當年大洪水的時候,舜派鯀去治水,鯀沒治成,為什麼?他治水的辦法就是高築堤壩,橫向攔截,舜一時大怒,把鯀下了大獄,鯀的兒子大禹出來了,他去治水卻成功了,他的辦法是:開渠修道,引流分行。這就是“塞者通之”後來發展成了水利科學,大禹也就理所當然的成為水利學的祖師爺。所以任何一門學科都是道的一個演繹旁支,於是我叫你在自己的工作和文化範圍內體悟道法,也就是這個意思。道啊,不隻在那個什麼鉛汞龍虎堙A不隻在那個阿彌陀佛堹帡琤廷↗堙A那個範圍我說太小了。

春秋戰國時,越王勾踐為吳王夫差打敗,常年戰亂中,越國人口稀少,兵力不足,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越王委文仲頒布政策,凡一家之內生一女者獎勵一頭豬,生一男者獎勵一頭牛,多生多獎,超生超獎。當時越王勾踐被吳王夫差俘於吳獄之中,他臥薪嚐膽直至越國人丁興旺,兵源充足,一舉擊潰越國,滅了夫差。這就運用了中醫的“虛者實之”的中醫策略。這是講治國,如果治病,比如說你去看病,那個中醫給你把把脈,望聞問診一番,然後說脈象虛浮,肺腎陰虛或者肝腎陰虛。他就給你開那個方子了,那個方子離不開補益之藥,開個六味地黃湯的加減方你水煎服去吧。這叫做“虛者實之”。老子在五千言堨s“不足者予之”予,就是給的意思,補充的意思。

你知道啊,中國大陸房價一路飆升,居高不下,最初采用了打壓的辦法,無關痛癢,去年以來采用一邊打壓一邊搞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也就是一邊“熱者寒之”,一邊“塞者通之”。房價過高就是“熱”,家家都想買房就是“塞”,這就是中醫在王道中的大用,也就是在王道中治病了。

老子講:虛其心,實其腹,弱其誌,強其骨。這是講修身,讓心誌入虛守靜致一,從而達到身神合一,清靜無為,在無為中無不為,就是讓生命們晨雞夜狗,各司其職。身心和泰,仙道功成。這又何嚐不是一個治病的過程呢?!人最大的病在於欲望太強,太於執者,太執者就是“塞”,塞就表現為痛苦煩惱,痛苦煩惱導致肉身出現種種症狀,就是有病了,你就要上醫院,看大夫。家為身,國為身,天下為身,宇宙為身,宇宙這個身體病了,你冒著天膽下來,跟著我來治病,來正法,一路走到今天的圓法正道當中,身體病了你知道上醫院,宇宙病了你卻要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你還覺得你是在包容一切,所以我說這樣的人就是一個廢人,他不懂大菩薩和大真人的慧用無邊正氣浩然。他寧願自己殘廢了也不願意治病,你說他不是個廢人是什麼?那個佛學會他拿著那麼多人當炮灰,為了他的政治權力的目的把那麼多人送進了監獄,佛學會那幾個首腦們怎麼不回來坐牢啊,他比誰更能正法還是比誰更重要?而這個講道門有人講它是個講“雞”門,他現在就是講亂性的基本技術,寫起黃色書刊來了,還存有正道之心的人把那叫變態,變態不就是病了,病了怎麼能不治呢?人不治天治,你看那個性病,過去叫花柳病,就是為執者於那個的變態們準備的。現在弄出艾滋病來了,醫生拿它沒辦法,治不了,如果說銷毀,這又何嚐不是一個銷毀的渠道呢?隻不過是他們自我銷毀,想求什麼他們自己說了算,它最初講真皮,現在講包皮,講到包皮這兒我看它還能弄個什麼皮出來,下來該講流氓“地皮”了吧,那何嚐不是它們自己的形象。現代哪,叫“人渣”。

我說哪,我們做這件事情是從上往下做,既然是往下做,越往下來,那些生命就越敗壞,你看他們現在表現得極度瘋狂,什麼樣的邪性境界都散發出來了。甘蔗嚼到最後就是渣子了,沒有了糖分就得吐掉扔到垃圾堆堣F。

講道門那個敗類說它送來酒跟我一起喝了,它編造說什麼我女兒跟它結了婚,跟它如何如何;修羅道說我給它那個論壇發了賀詞,而且它們為了其中的真偽吵得不可開交。一個生命要無恥到什麼地步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欺騙天下?!它為了侮辱我已經到了如此窮凶極惡的地步,竟然無恥到拿我女兒滿足它望梅止渴的邪淫心理。它們這些出身於所謂反邪組織的變種既然能跟我如此近距離的交接,它為什麼不能讓我上視頻上跟你直接對話?它能嗎?即便是這樣無法自圓其說的謊言,還有人對那個所謂的“講道”深信不疑,這樣的人它真的隻剩下了一層皮,它就是徹頭徹尾的“包皮”。真正的完成了它們對真皮的不懈論述和追求。因為它們想成為“真皮”,所以它們的生命就被邪性的生命穿了起來,真真正正的成為了“皮”。講“包皮”的那個敗類實際上是在講“鴇”皮,因為它生生世世都是一個老鴇。這一世它繼續在網上當它的老鴇。我今天講出來就是要剝她的皮。這才是真正的“剝皮”。我早就看到了它要講這個“包皮”,所以我正好利用它講這個的時機來給它“剝皮”。

當年它們安排揭批(皮)這件事的時候,我就告訴它們不要搞這個,它們不聽,非得按照它們的意願安排,於是我巧妙地利用了那件事,使我的弟子在形神全滅中衝破封印破開了三界之“皮”。後來它們造這個“真皮”企圖用華麗的真皮誘惑眾生鑽進去,以把我的弟子用所謂的真皮封印起來,弄進它們的那個萬王之王的玄關世界,現在它們認為時機成熟,於是它們就象收口袋一樣的推出了這個“包皮”,想把這個包皮造得無比堅固,成為永琲疑似於三界的地方,讓它們忌恨的生命永遠出不來,因為曆史上所有生命進入三界都從包皮這個地方通過,要通過男歡女愛或者各種交配完成。當生命進來以後就出不去了。所以它們現在講這些已經講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也就是說呢,在正法中當我破開三界的時候,它們發現,它們那個三界的堅厚堡壘已經土崩瓦解,於是它們就試圖再偷梁換柱地造一個新的三界,於是就弄出了這個“包皮”。而它們設定這個包皮的構成成分就是那些深信這些的人。它們叫做“真皮”。就如同當年修長城的時候把一些勞工砌進城牆一樣。可它們萬萬沒想到的是“包皮”的背後玄機是“剝皮”,剝皮完成後就將使它們現出原形。它們就是當年妲己那一夥。

所以,它們病得不輕,從當前的情況來看已經無可救藥了。它們標榜自己是天魔,我說過天魔就是無法進入新宇宙的按照上一宇宙時期法理行事的生命,它們的位置由它們自己選擇擺放完成了。如果不是出於慈悲,讓它們進入自己造就的包皮堙A自我封存其中,成就它們做魔的意願,又何嚐不可。它們注定不能成為偉大的真實生命,於是我正好利用這個機會,讓它們進入皮中,騰出天體之中的眾多王位,讓我的弟子完成他輝煌的未來。

LHZ  201205正阳初起时节





人中讲道(43)中医治病

上次我讲到了中医,知道什么是中医吗?中医不是说是中国医学,而是中道医理,中用医理。这才是中医的本義。医就是治理,中医本来是一个内涵很な阔的词,可后来把这个中道医理只用于针对人体的病理而发展了。既然中医是中道的治理原理,那他当然就包含了治国平天下的内涵。我发现啊,当我讲中医的时候,你就会想,这个中医不就是用来治病的吗,跟这个道有什么关系?那个易经啊,奇门遁甲怎么都扯到道这儿了?如果这樣想,那说明你对道还没有融会贯通,还领会不了阴阳和圆法正道的根本所在。

只要你认可自已是下来跟我做这件事的,那么你就是一个医生,只不过这个主治大夫卻是我,我就是个中医师,来治疗这个宇宙的种种怪病。我来治疗这些子怪病的办法的就“中医”。你会问,你为什么不采用西医啊?西医不是也一樣能治病吗?原因很简单,西医的治疗它要动手术,动手术就是把那个坏死的地方切除掉扔了,不要了,这个过程就是销毁的过程。这是我下来的时候不愿意做的,所以我采用了中医。因为中医是从整体上全面地看待病情,然后进行中正的调阴和阳,致于阴阳的中和之道。人这个身体如果切除一部分肯定不夠完美了,尽管可以保命,但卻这残那缺了,它就成了一个功能不全机制不完善的空间世界。多糟糕。

我在ZFL中许多地方谈到治病,尤其讲到了气功治病的问题,你领会到了那里边的更深内涵了吗?整本书从头到尾我都是在讲病的起源,病的治疗。佛家讲的八万四千法门又何尝不是用来治病的!因为许多人病了,他跑到我这儿来学道,如果你没有病你也就不用上我这儿来了对不对?

中医的治病原理就在根本上就是阴阳平衡,阴胜阳是病,阳胜阴也是病,于是虚者实之,实者虚之,寒者热之,热者寒之,塞者通之,漏者涩之。在正法的历史中,我都是在巧妙地运用著这些方法。

都知道人体就是个小宇宙,可人体怎么就是个小宇宙了呢?其实大宇宙也好,小宇宙也好都不过是一层身体。那个《大学》里说大学之道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他这里所说的身、家、国、天下其实是一舂事。身是身,家也是身,国是身,天下是身,家国天下都是你的一层身体。举个例子,人这个身体有吸收系统,有排泄系统,有血管,有经脉,还有元神等。而这个家呢,这个房子里那个门窗是不是象个吸收系统,那个下水是不是排泄系统,有你这么个人在里边住著是不是就是元神的活动?!再扩大了说,国家具备著更庞大的不同的组织系统,而天下以至宇宙莫不如此。每一层身体都是由無数个细胞单元构成,这些子细胞单元無论哪个地方病了,你都会觉得不适,牵一发而动全身,于是就需要修理,治疗。我们曾把这个过程叫做正法。而历史中讲的修行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我们今天做这件事情做到了更为な阔的范围,要把宇宙这层身体里从最微观到最宏观的所的身体都调理调理。

也就是说,治国平天下的本质上都是修身,只不过名词不同,再放大点,地球也是你的一层身体,再放大点,银河系也是你的一层身体,再放大点,宇宙也是你的一层身体,层层层层地扩展或者微缩。那也是就说,修身就是治理宇宙,就是治国平天下,治病就是治国平天下就是正法。你会问:既然宇宙是我的身体,地球是我的身体,国家也是我的身体,为什么我卻指挥不了呢?为什么不能象运用这个身体一樣的动手动脚眨眼睛呢?我说啊,你不能用人养成的习惯去权衡问题,这个肉身能归你指挥的部分太少了,你坐这儿能看见你身体内部吗?你能看见自己你脉络的运行吗?你觉得自己可以动手动脚,活在地球上你不是也可以开车,也可以打电话嘛!汽车像不像你的脚?电话像不像你的手?不同的身体具备不同的形象,不同的身体表现的功用也就不同,当你明白这个宇宙都是你的身体时,你还怕死吗?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而当身体出现了问题,给他治病不是很自然吗?所以我们要正法,在今天要圆法正道。

我讲过,我说你是来自不同世界中的王,既然是王,那当然就需要有一套治国的雄才大略,换句话说就要有一手手到病除的功夫和技术。医术高明的起死回生,国泰民安;医术不高的死马当做活马医,“昔之壽民,今为殇子”。正法如治国,治国如齐家,齐家如修身,修身如治病,病治而身安,身安而家和,家和而国治,国治而法正,法正而天下平,天下平而王道成,王道成而宙宇明。所以啊,中医看上去是人间治病的一种科学,但卻隐藏著治国为王的正道真法,八纲辨证的运用中含摄著圆法正道的至理真诠。

当年大洪水的时候,舜派鲧去治水,鲧没治成,为什么?他治水的办法就是高筑堤坝,横向拦截,舜一时大怒,把鲧下了大狱,鲧的儿子大禹出来了,他去治水卻成功了,他的办法是:开渠修道,引流分行。这就是“塞者通之”后来发展成了水利科学,大禹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水利学的祖师爷。所以任何一门学科都是道的一个演绎旁支,于是我叫你在自己的工作和文化范围内体悟道法,也就是这个意思。道啊,不只在那个什么铅汞龙虎里,不只在那个阿弥陀佛里翁啊尼吽里,那个范围我说太小了。

春秋战国时,越王勾践为吴王夫差打败,常年战乱中,越国人口稀少,兵力不足,在这樣一种情況下,越王委文仲颁布政策,凡一家之内生一女者奖励一头豬,生一男者奖励一头牛,多生多奖,超生超奖。当时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俘于吴狱之中,他卧薪尝胆直至越国人丁兴旺,兵源充足,一举击溃越国,灭了夫差。这就运用了中医的“虚者实之”的中医策略。这是讲治国,如果治病,比如说你去看病,那个中医给你把把脉,望闻问诊一番,然后说脉象虚浮,肺肾阴虚或者肝肾阴虚。他就给你开那个方子了,那个方子离不开补益之药,开个六味地黄汤的加減方你水煎服去吧。这叫做“虚者实之”。老子在五千言里叫“不足者予之”予,就是给的意思,补充的意思。

你知道啊,中国大陆房价一路飙升,居高不下,最初采用了打压的办法,無关痛痒,去年以来采用一边打压一边搞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也就是一边“热者寒之”,一边“塞者通之”。房价过高就是“热”,家家都想买房就是“塞”,这就是中医在王道中的大用,也就是在王道中治病了。

老子讲: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強其骨。这是讲修身,让心志入虚守静致一,从而达到身神合一,清静無为,在無为中無不为,就是让生命们晨鸡夜狗,各司其职。身心和泰,仙道功成。这又何尝不是一个治病的过程呢?!人最大的病在于欲望太強,太于执者,太执者就是“塞”,塞就表现为痛苦烦恼,痛苦烦恼导致肉身出现种种症状,就是有病了,你就要上医院,看大夫。家为身,国为身,天下为身,宇宙为身,宇宙这个身体病了,你冒著天胆下来,跟著我来治病,来正法,一路走到今天的圆法正道当中,身体病了你知道上医院,宇宙病了你卻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还觉得你是在包容一切,所以我说这樣的人就是一个废人,他不懂大菩萨和大真人的慧用無边正气浩然。他宁愿自己残废了也不愿意治病,你说他不是个废人是什么?那个佛学会他拿著那么多人当炮灰,为了他的政治权力的目的把那么多人送进了监狱,佛学会那几个首脑们怎么不回来坐牢啊,他比谁更能正法还是比谁更重要?而这个讲道门有人讲它是个讲“鸡”门,他现在就是讲乱性的基本技术,写起黄色书刊来了,还存有正道之心的人把那叫变态,变态不就是病了,病了怎么能不治呢?人不治天治,你看那个性病,过去叫花柳病,就是为执者于那个的变态们准备的。现在弄出艾滋病来了,医生拿它没办法,治不了,如果说销毁,这又何尝不是一个销毁的渠道呢?只不过是他们自我销毁,想求什么他们自己说了算,它最初讲真皮,现在讲包皮,讲到包皮这儿我看它还能弄个什么皮出来,下来该讲流氓“地皮”了吧,那何尝不是它们自己的形象。现代哪,叫“人渣”。

我说哪,我们做这件事情是从上往下做,既然是往下做,越往下来,那些生命就越败坏,你看他们现在表现得极度疯狂,什么樣的邪性境界都散发出来了。甘蔗嚼到最后就是渣子了,没有了糖分就得吐掉扔到垃圾堆里了。

讲道门那个败类说它送来酒跟我一起喝了,它编造说什么我女儿跟它结了婚,跟它如何如何;修罗道说我给它那个论坛发了贺词,而且它们为了其中的真伪吵得不可开交。一个生命要無耻到什么地步才能说出这樣的话来欺骗天下?!它为了侮辱我已经到了如此穷凶极恶的地步,竟然無耻到拿我女儿满足它望梅止渴的邪淫心理。它们这些出身于所谓反邪组织的变种既然能跟我如此近距离的交接,它为什么不能让我上视频上跟你直接对话?它能吗?即便是这樣無法自圆其说的谎言,还有人对那个所谓的“讲道”深信不疑,这樣的人它真的只剩下了一层皮,它就是徹头徹尾的“包皮”。真正的完成了它们对真皮的不懈论述和追求。因为它们想成为“真皮”,所以它们的生命就被邪性的生命穿了起来,真真正正的成为了“皮”。讲“包皮”的那个败类实际上是在讲“鸨”皮,因为它生生世世都是一个老鸨。这一世它继续在网上当它的老鸨。我今天讲出来就是要剥她的皮。这才是真正的“剥皮”。我早就看到了它要讲这个“包皮”,所以我正好利用它讲这个的时机来给它“剥皮”。

当年它们安排揭批(皮)这件事的时候,我就告诉它们不要搞这个,它们不听,非得按照它们的意愿安排,于是我巧妙地利用了那件事,使我的弟子在形神全灭中沖破封印破开了三界之“皮”。后来它们造这个“真皮”企图用华丽的真皮诱惑众生钻进去,以把我的弟子用所谓的真皮封印起来,弄进它们的那个万王之王的玄关世界,现在它们认为时机成熟,于是它们就象收口袋一樣的推出了这个“包皮”,想把这个包皮造得無比坚固,成为永琲类似于三界的地方,让它们忌恨的生命永远出不来,因为历史上所有生命进入三界都从包皮这个地方通过,要通过男欢女爱或者各种交配完成。当生命进来以后就出不去了。所以它们现在讲这些已经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也就是说呢,在正法中当我破开三界的时候,它们发现,它们那个三界的坚厚堡垒已经土崩瓦解,于是它们就试图再偷梁换柱地造一个新的三界,于是就弄出了这个“包皮”。而它们设定这个包皮的构成成分就是那些深信这些的人。它们叫做“真皮”。就如同当年修长城的时候把一些劳工砌进城墙一樣。可它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包皮”的背后玄机是“剥皮”,剥皮完成后就将使它们现出原形。它们就是当年妲己那一伙。

所以,它们病得不轻,从当前的情況来看已经無可救药了。它们标榜自己是天魔,我说过天魔就是無法进入新宇宙的按照上一宇宙时期法理行事的生命,它们的位置由它们自己选择摆放完成了。如果不是出于慈悲,让它们进入自己造就的包皮里,自我封存其中,成就它们做魔的意愿,又何尝不可。它们注定不能成为伟大的真实生命,于是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让它们进入皮中,腾出天体之中的众多王位,让我的弟子完成他辉煌的未来。

LHZ  201205正阳初起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