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圆法正道(2)--人中讲道(42)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17 05:44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人中講道(42)

禪定不是根本定力的體現,但卻是近道行程中的伴侶,他是功夫的表征,也就是命功層次的深度反映,不同的人不同的層次不同的心性境界見證的禪定現象也不同。二十年來,能把五套功法堅持下來的寥寥無幾。因此很多人在命功的增長上沒有什麼證悟,因此隻能在不停地選擇思想,在種種思想帶動下今天跟這個明天跟那個。他以為思想就是真理,就是道法,所以他隻是看誰的思想更高明。於是在這樣的精神指導下他們供奉起來一個又一個教主和高人,然後又被他們一手斷送和打倒。所有求道人最大的問題在於,當你打坐試圖入定的時候,頭腦堛熒Q法無法停歇,念頭如同打不死的猴子,不會有片刻的安寧,這個念頭它從來就不聽從你的指揮,它一會兒幹這個,一會兒幹那個,當你細細地觀察的時候,你發現念頭是在把自已曾經的經曆翻出來,然後在那個經曆的場景基礎上做著種種構想,交聯,也就是說你的念頭是一個容量無限大的存盤,它可以放下你能想到的任何一個世界場景,當你構想什麼的時候,那個構想就活在你的念頭堙A因為你的念頭本身就是空性的,唯有空才能容納一切。說是空其實隻是一個說法,空其實是有,因為是有也就是一個存在的事物,因為是一個事物也就是一個空間,隻不過構成它的粒子無限微觀,因為微觀所以穿透了無數更大粒子的空間,也就可以無限地容納一切。因為微觀,它的振動越強,也就是說它的放射性越強,說穿了就是它的速度無限快。現代科學說光速最快,其實人頭腦堛漫應t最快,一想之間就到了那堙A無論多遙遠,比如去月球,隻要你一想的時候就到了,問題在於你把肉眼的見證認得太實了,所以,你認為隻有象肉眼所見一樣地存在在月球上才算是到了月球,這就是觀念的束縛,也就是業力的體現。  都知道體力勞動挺累人,事實上腦力勞動更累人,一個人一天之中腦力勞動消耗的能量最大,為什麼呢?比如你手上托一塊磚頭平舉十分種都不一定舉得了,可是如果你把他放到念頭媟Q象十分種那就很容易,但是那磚頭的重量在想象的時候是不是也在腦袋堙H如果你每天想著一些人和事,一個人多重?一座房子多重?這麼多東西放在頭腦堹鄐ㄡ硍隉H做夢也是念頭的運作,所以一般人天天在舉重,累得不行還不知道原因何在!心事越多的人那個心越累就是這個道理。所以有人講了一句話: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心經》說“心無掛礙”的問題也是這個意思。  所以啊,我們求道人打坐中大多會出現兩種情況,一個是念頭紛飛,不肯停歇,一個是打盹如搗蒜,這其實是陰陽兩種狀態的偏離現象。念頭紛飛是陽升不控,打盹如搗蒜是陰沉不起。如果你能停留在陰陽兩界處,不打盹也不念頭紛飛那麼你會體會到一種真實美妙的狀態,會非常的輕鬆,如同卸去了萬斤重擔,身體若有若無,自已存在的如同一點輕薄的雲煙,象個影子。沒有更多的想法,沒有昏昏欲睡的感受。再下去就是我說的手啊,腿啊,腦袋啊感覺都沒有了,想不清去哪兒了,隻知道有個自已在,卻不知道在哪兒,這隻是很初級的一個境界。也就是一個低層次的禪定現象。在這樣的境界堸扈d時間長了,身體會起很大的變化,諸如食欲增強,胃口大開,口水增多,頭腦清醒,心情愉快,人也變得勤快了。還有一種現象就是生理機能增強,性欲旺盛,很多人到這兒就下去了,性機能一旦生發,很難不被其左右,在放縱之後需要較長一段時間才能再次恢複到這個狀態中來。很多人應該都有過個體會。如果你不去放縱走過這個時期,你會發現進入了一個狀態,全身充滿了一種舒服的感受,類似於淫欲之樂卻又超越淫欲之樂,其舒服程度遠遠超出那種感受,充滿著每個細胞。那才是真正的陰陽交彙,到這一步,男女之事對你已失去了吸引力。落雁沉魚,環肥燕瘦都不過是泥巴一堆。三妻四妾有如同無。  可這仍然隻是一個禪定中的現象而已。再超越,你會見證許多美好的境象,看到另外空間的無限勝景,就是平常所說的天人。那些人也許可以飛來飛去,也許跟我們人間差不多少,隻是都表現得非常和善,沒有什麼勞動,就是自由自在的生活,或者是古人的打扮,來往飄逸,很詩化也很音樂化,說話之間都是唱念,或者有些人可以不停地變化形象,一會兒是朵花,一會兒是棵樹,一會兒又成了一片雲,或者隻有一個人的臉龐,身子或是雲朵或是煙霧或是一莖草杆。有些人見過我的形象可能就是那樣。那堛漱s山水水都非常精巧,也非常別致,亭台樓閣也都可以飄動,飛移。也可以變化,象風一樣地卷在空中,如同飛天的舞蹈。

這是另外一種禪定現象,可是無論你見到多美的現象都跟道無關,盡管你能看到這麼多超出平常人的景象,可是說實在的,你那跟坐在那塊兒看電影沒有任何區別。即便是你可能離體進入另外的空間,可以象在人間一樣地吃到那堛滬鼓哄A跟那堛漱H交往,實實在在地摸到那堛漯F西,那也隻不過是從北京到美國一樣地換個地方而已,沒啥稀奇的。你可以離體,在那個空間媟蚍辿陶o麼一個身體,隻要你有這麼個身體,你就難免為身所累,老子有句話說:及吾無身吾有何患。那說得是相當高明。  當你的禪定境界增長的時候你會發現你自已成了晴空萬堙A藍天白雲無比真切。看日月星辰如同攀下枝頭的梨果就近眼前看,較之看得更為真切,體會得更實。可這隻不過是一個定境的生發而已,離道仍然差之十萬八千堙C  道,不在於你見證了什麼,而在於你能否明了能生起這一切見證的本因是什麼。道不在你見證到的那些境象堙A而在你的能見證這些境象堙C如果你被這些景象吸引而沉浸其中,那你跟那些智不清的人一樣被帶動著去跟風做直銷或者拜師沒有任何區別。  不過啊,能見證這樣的景象也好啊,可以給你一個精進求證的動力。之所以有這樣的見證,那是因為你身體堛犖賮堣妙薽O存得相對比較好,身體的精華之氣有很大一部分是通過男女之間的房中事失掉的,為什麼夫妻之間完事後會覺得昏昏欲睡,就是因為精華之氣的流失,如果精氣死絕,完全失去了性欲,命功的基礎就變得非常的微弱。所以這也就成為修羅道破壞的一個入手點,它告訴你來個三妻四妾,目的就是讓你在男歡女愛的放縱中弄個油盡燈枯,徹底放棄這個肉身,放棄這個人皮,從而使它的修羅子孫穿起來。  我最初告訴你們要時時保持一顆慈祥慈悲的心,處處考慮別人,其實你在這樣要求自已的過程奡N是在時時“返觀”著自心,我的根本目的不是要你保持那個什麼心態,而是要你在這個返觀中體悟,不要小看了這個返觀,這個返觀其實就是一個回光返照的過程,如果你承認自已是法的構成,那麼法是不是能量的體現?當你沉浸在種種景象堙A你的能量就是一個發散的放射過程,可當你返照的時候這個能量就成這了一個放射出去而後再折射回來的過程,道中人與平常人的區別就在這堙C許多人在經過了這樣一段時間的返照後,當你發脾氣或遇到危險的時候,是不是會覺得有一個冷靜沉著理智的生命在那一刻出現了?他隻清醒清明地看著這些的發生,一點不為所動,那個就是你真正的自已。這麼多年你悟過來了沒有?  後來我說無論你定得多深都要知道自已在這媟狴\,隻有一點意念就足夠了,而且我還告訴你,無論什麼時候都知道自已在幹什麼,在想什麼,這個才是真正的自已,是主元神,真正求證的人當我今天再提起的時候非常明白我在說什麼。我講無為法,其實不是無為,無為本身不就是一個方法嘛?!對不對?事實上我是讓你在無為中尋求一個真正的有為法,就是讓你自悟自證,如果你能夠悟到,我教你的其實就是這個返觀之法,由這個返觀之有為而趨於真正的無為。這才是真正的功夫體現。如果你有一天找著了這個能返觀的東西,你就離道不遠了。  這跟你做什麼工作,破不破除什麼沒有任何關係。那些今天找高人,明天弄個先天愛人,後天做直銷,大後天找三個老婆的大都是些沒什麼見證的,從一開始就不是為道而來。不服氣是嗎?不需要怒火中燒,冷靜地想一想,這麼多年你得道了嗎?做那個直銷能使你得道嗎?娶幾個老婆能使你得道嗎?古代人娶幾個老婆不稀罕,是不是都成道了?當世的大貪官們無不妻妾如雲,情人遍野,可怎麼就坐牢去了呢?怎麼就沒成仙成道呢?文強怎麼樣?今天做了階下囚,告誡子孫不要姓文,那是不是意味著成道了?那些自以為是智不清的人永遠不會清醒地看待問題。  既然是講奇門,卻講的是男歡女愛,講講男歡女愛就是講奇門,那些黃色書刊不就是最好的奇門?要我看啊,這個《人中講奇門》就是個《人中放屁門》。可就是這麼個放屁門怎麼還有人奉為至寶盡力維護呢?根本上是因為他有那樣的經曆過程,當他看到這個講奇門的時候他給自已求道過程中的那段曆史找著了辨護理由,他覺得這是我LHZ給他的印證。他在我這塈鉾菑F安慰,他放心地認為他自已的路走對了。這樣的人我真不好說他啥了,他破這個破那個,其實他什麼都沒破掉,他隻把羞恥心破掉了。  有人講靈魂,靈魂其實是一個很模糊也很籠統的概念,有些人把靈魂掛在嘴上可他根本就不知道靈魂是什麼,靈魂所處的空間是很低的,就是人脫去這個肉身後的那種生命形式,這種形式的生命跟人沒有太大的區別,隻是比人輕靈,比人敏銳,可以飄動。換句話說其實也是一個完整的人而已。脫不開身體的係縛也脫不開意念的糾纏。更脫不開種種感受和意識。  如果你能夠進入甚深禪定,你會發現思想,意念,肉身,真我,元神,智慧都是不同的生命,這些生命通過真我相互關聯著而卻又似乎互不相幹。其它生命都可以離開肉身,當一起離開的時候就是所謂的靈魂,而真我離於肉身而住於肉身,也就是從來就圓容於肉身而卻從來不住於肉身,所以才能圓融一切。這也說是他們把肉身當做真我,講“真皮”的根本所在。其實脫不脫去這個肉身對真我來說連脫這個概念都不產生。因為真我的構成已經不是微觀不微觀的問題,正因為如此這個真我才能無所包無所遺漏,才能清楚地知道思想元神等這些生命。

有些人說自已開悟了,開什麼悟啊,他覺得自一想什麼問題,腦袋奡N會反映出答案來,這個答案哪來的他卻不知道,其實就是思想和意念層次的生命運作的體現,他把這叫開悟。所以有些人啊,思想很發達,寫出來的東西都是思想的記錄,而不是真我的見證。那些個搞真皮的大都如此。這個區別太大了。  那個修羅道是不知道這些的,你看它弄的那個講道講奇門除了生點奇思怪想以外還有沒有真實的見證?它指導了你這麼長時間,你到哪個層次境界了?  那個修羅道他與LT論壇做著同樣的事情,都以講道講奇門為指導思想,都宣揚維護著那些邪性理論,也都依仗那個理論做著同一個外丹變種的直銷,卻為什麼水火不容?它說2012年2月某人被抓過,卻為什麼不抓它這個修羅道?留著它在一旁幸災樂禍嗎?還是因為它比LT直銷做得更好,講道講奇門講得更先進?  那個修羅道它曝光了一些人的照片,電話號碼,身份證以表現自已神通廣大,在根本上這個講道門它利用那個直銷光明正大地索取你的身份證複印件,家庭住址,電話號碼,使你的一切隱私不再成為隱私地完全對它透明化,然後在你不聽從指揮的情況下把你的一切隱私曝光出來或者利用曝光的辦法要挾你,使你成為它掌中奴役的玩物。或者當它需要清除異已的時候,它可以利用這個直銷的管道竊取對方的隱私達成它黑暗勢力操縱報複的目的,這可以用這樣的辦法造就一批奴才,奴才就是這麼練成的。這是一個很陰險也很無恥的辦法,完全是明朝後期東廠和鬮黨做法的翻版和重演。發展下去它有可能利用這個形式搞暗殺。所以我今天講出來就是警告你小心那個直銷,也小心你身邊那些做這個直銷的人,他們的理智不清或者不明所以很可能就會把你推出去。假如有一天你被莫名其妙地曝光了。怨天尤人,咬牙切齒所應該針對的是你自已。智慧屬於你自已,今天我給你講了,信不信由你。  不要忘了,那個修羅道的指導思想就是“人不為已,天誅地滅”“利用完了就一腳踢開”。  講返觀其實已講盡了千門萬法修證的原理,為什麼佛教中教你念佛念咒?所念的佛和咒不是根本,而是你在念的過程中不知不覺間無意中用了返照,時時刻刻的返照中顯現了真性。密宗的觀想又何嚐不是如此。道家的周天搬運和守竅本身,不是周天能怎樣,也不是那個所守的竅能怎樣,而是心光的返照中真我正用,慧光流轉。老子也講: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複。講得就是這個,道生一,一生二,由二致一,由一得道。這也就是致一之道。一心一事,專心致誌,心無旁鶩,無論在任何情況下知道自已在想什麼在做什麼,當達於無為而自知時,你才算有了初步的道行。二十年來我為什麼今天才講個?當年要講你弄不明白的,這麼多年你有了相當的經曆與證悟我才能講。  那些見證空無的人知道我在說什麼,可是因為他見了空無就認為無善無惡無對無錯,他住在這個空無堸k脫不了,他認為尋找著快樂和開心就是到頭了。這樣的人等於是個廢人,因為他從中無法生起正用的智慧,他不知道佛家大菩薩的真實行用,他不知道道家大真人的正氣浩然。不承認嗎?多少人都麵對邪性的人中講魔生命時采用了調侃和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的態度,這種冷漠不是不動的真實定力,而是一種對真我生命的放棄。這樣的人你去狠狠地踐踏他的家園,摧毀他的體係你看他還會不會無對無錯無善無惡。  這些啊,佛學會不懂,他們除了搞搞權力政治,講講宿命果報已弄不出什麼新鮮的了。講道門不懂,他們除了吹捧吹捧直銷,玩玩男歡女愛也弄不出個天翻地覆來。既然這樣我說你老老實實地過日子去多好。何必把自已弄得慘兮兮的,三分不像神,七分倒象鬼,就是十分不象人呢?!    一講就講多了,講得越多你越記不住,就到這兒打住吧。

LHZ  2012年5月XX日前




人中讲道(42)


禅定不是根本定力的体现,但卻是近道行程中的伴侣,他是功夫的表征,也就是命功层次的深度反映,不同的人不同的层次不同的心性境界见证的禅定现象也不同。二十年来,能把五套功法坚持下来的寥寥無几。因此很多人在命功的增长上没有什么证悟,因此只能在不停地选择思想,在种种思想带动下今天跟这个明天跟那个。他以为思想就是真理,就是道法,所以他只是看谁的思想更高明。于是在这樣的精神指导下他们供奉起来一个又一个教主和高人,然后又被他们一手断送和打倒。所有求道人最大的问题在于,当你打坐试图入定的时候,头脑里的想法無法停歇,念头如同打不死的猴子,不会有片刻的安宁,这个念头它从来就不听从你的指挥,它一会儿干这个,一会儿干那个,当你细细地观察的时候,你发现念头是在把自已曾经的经历翻出来,然后在那个经历的场景基础上做著种种构想,交联,也就是说你的念头是一个容量無限大的存盘,它可以放下你能想到的任何一个世界场景,当你构想什么的时候,那个构想就活在你的念头里,因为你的念头本身就是空性的,唯有空才能容纳一切。说是空其实只是一个说法,空其实是有,因为是有也就是一个存在的事物,因为是一个事物也就是一个空间,只不过构成它的粒子無限微观,因为微观所以穿透了無数更大粒子的空间,也就可以無限地容纳一切。因为微观,它的振动越強,也就是说它的放射性越強,说穿了就是它的速度無限快。现代科学说光速最快,其实人头脑里的念速最快,一想之间就到了那里,無论多遥远,比如去月球,只要你一想的时候就到了,问题在于你把肉眼的见证认得太实了,所以,你认为只有象肉眼所见一樣地存在在月球上才算是到了月球,这就是观念的束缚,也就是业力的体现。  都知道体力劳动挺累人,事实上脑力劳动更累人,一个人一天之中脑力劳动消耗的能量最大,为什么呢?比如你手上托一块砖头平举十分种都不一定举得了,可是如果你把他放到念头里想象十分种那就很容易,但是那砖头的重量在想象的时候是不是也在脑袋里?如果你每天想著一些人和事,一个人多重?一座房子多重?这么多东西放在头脑里能不累吗?做夢也是念头的运作,所以一般人天天在举重,累得不行还不知道原因何在!心事越多的人那个心越累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有人讲了一句话:若無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心经》说“心無挂碍”的问题也是这个意思。  所以啊,我们求道人打坐中大多会出现两种情況,一个是念头纷飞,不肯停歇,一个是打盹如捣蒜,这其实是阴阳两种状态的偏离现象。念头纷飞是阳升不控,打盹如捣蒜是阴沉不起。如果你能停留在阴阳两界处,不打盹也不念头纷飞那么你会体会到一种真实美妙的状态,会非常的轻松,如同卸去了万斤重擔,身体若有若無,自已存在的如同一点轻薄的云蝖A象个影子。没有更多的想法,没有昏昏欲睡的感受。再下去就是我说的手啊,腿啊,脑袋啊感觉都没有了,想不清去哪儿了,只知道有个自已在,卻不知道在哪儿,这只是很初级的一个境界。也就是一个低层次的禅定现象。在这樣的境界里停留时间长了,身体会起很大的变化,诸如食欲增強,胃口大开,口水增多,头脑清醒,心情愉快,人也变得勤快了。还有一种现象就是生理机能增強,性欲旺盛,很多人到这儿就下去了,性机能一旦生发,很难不被其左右,在放纵之后需要较长一段时间才能再次恢复到这个状态中来。很多人应该都有过个体会。如果你不去放纵走过这个时期,你会发现进入了一个状态,全身充满了一种舒服的感受,类似于淫欲之乐卻又超越淫欲之乐,其舒服程度远远超出那种感受,充满著每个细胞。那才是真正的阴阳交汇,到这一步,男女之事对你已失去了吸引力。落雁沉鱼,环肥燕瘦都不过是泥巴一堆。三妻四妾有如同無。  可这仍然只是一个禅定中的现象而已。再超越,你会见证许多美好的境象,看到另外空间的無限胜景,就是平常所说的天人。那些人也许可以飞来飞去,也许跟我们人间差不多少,只是都表现得非常和善,没有什么劳动,就是自由自在的生活,或者是古人的打扮,来往飘逸,很诗化也很音乐化,说话之间都是唱念,或者有些人可以不停地变化形象,一会儿是朵花,一会儿是棵树,一会儿又成了一片云,或者只有一个人的脸庞,身子或是云朵或是雾或是一茎草杆。有些人见过我的形象可能就是那樣。那里的山山水水都非常精巧,也非常别致,亭台楼阁也都可以飘动,飞移。也可以变化,象风一樣地卷在空中,如同飞天的舞蹈。

这是另外一种禅定现象,可是無论你见到多美的现象都跟道無关,尽管你能看到这么多超出平常人的景象,可是说实在的,你那跟坐在那块儿看电影没有任何区别。即便是你可能离体进入另外的空间,可以象在人间一樣地吃到那里的食物,跟那里的人交往,实实在在地摸到那里的东西,那也只不过是从北京到美国一樣地换个地方而已,没啥稀奇的。你可以离体,在那个空间里照樣有这么一个身体,只要你有这么个身体,你就难免为身所累,老子有句话说:及吾無身吾有何患。那说得是相当高明。  当你的禅定境界增长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自已成了晴空万里,蓝天白云無比真切。看日月星辰如同攀下枝头的梨果就近眼前看,较之看得更为真切,体会得更实。可这只不过是一个定境的生发而已,离道仍然差之十万八千里。  道,不在于你见证了什么,而在于你能否明了能生起这一切见证的本因是什么。道不在你见证到的那些境象里,而在你的能见证这些境象里。如果你被这些景象吸引而沉浸其中,那你跟那些智不清的人一樣被带动著去跟风做直销或者拜师没有任何区别。不过啊,能见证这樣的景象也好啊,可以给你一个精进求证的动力。之所以有这樣的见证,那是因为你身体里的精华之气保存得相对比较好,身体的精华之气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男女之间的房中事失掉的,为什么夫妻之间完事后会觉得昏昏欲睡,就是因为精华之气的流失,如果精气死绝,完全失去了性欲,命功的基础就变得非常的微弱。所以这也就成为修罗道破坏的一个入手点,它告诉你来个三妻四妾,目的就是让你在男欢女爱的放纵中弄个油尽灯枯,徹底放弃这个肉身,放弃这个人皮,从而使它的修罗子孙穿起来。  我最初告诉你们要时时保持一颗慈祥慈悲的心,处处考虑别人,其实你在这樣要求自已的过程里就是在时时“返观”著自心,我的根本目的不是要你保持那个什么心态,而是要你在这个返观中体悟,不要小看了这个返观,这个返观其实就是一个回光返照的过程,如果你承认自已是法的构成,那么法是不是能量的体现?当你沉浸在种种景象里,你的能量就是一个发散的放射过程,可当你返照的时候这个能量就成这了一个放射出去而后再折射回来的过程,道中人与平常人的区别就在这里。许多人在经过了这樣一段时间的返照后,当你发脾气或遇到危险的时候,是不是会觉得有一个冷静沉著理智的生命在那一刻出现了? 他只清醒清明地看著这些的发生,一点不为所动,那个就是你真正的自已。这么多年你悟过来了没有?  后来我说無论你定得多深都要知道自已在这里炼功,只有一点意念就足夠了,而且我还告诉你,無论什么时候都知道自已在干什么,在想什么,这个才是真正的自已,是主元神,真正求证的人当我今天再提起的时候非常明白我在说什么。我讲無为法,其实不是無为,無为本身不就是一个方法嘛?!对不对?事实上我是让你在無为中寻求一个真正的有为法,就是让你自悟自证,如果你能夠悟到,我教你的其实就是这个返观之法,由这个返观之有为而趋于真正的無为。这才是真正的功夫体现。如果你有一天找著了这个能返观的东西,你就离道不远了。  这跟你做什么工作,破不破除什么没有任何关系。那些今天找高人,明天弄个先天爱人,后天做直销,大后天找三个老婆的大都是些没什么见证的,从一开始就不是为道而来。不服气是吗?不需要怒火中烧,冷静地想一想,这么多年你得道了吗?做那个直销能使你得道吗?娶几个老婆能使你得道吗?古代人娶几个老婆不稀罕,是不是都成道了?当世的大贪官们無不妻妾如云,情人遍野,可怎么就坐牢去了呢?怎么就没成仙成道呢?文強怎么樣?今天做了阶下囚,告诫子孙不要姓文,那是不是意味著成道了?那些自以为是智不清的人永远不会清醒地看待问题。  既然是讲奇门,卻讲的是男欢女爱,讲讲男欢女爱就是讲奇门,那些黄色书刊不就是最好的奇门?要我看啊,这个《人中讲奇门》就是个《人中放屁门》。可就是这么个放屁门怎么还有人奉为至寶尽力维护呢?根本上是因为他有那樣的经历过程,当他看到这个讲奇门的时候他给自已求道过程中的那段历史找著了辨护理由,他觉得这是我LHZ给他的印证。他在我这里找著了安慰,他放心地认为他自已的路走对了。这樣的人我真不好说他啥了,他破这个破那个,其实他什么都没破掉,他只把羞耻心破掉了。  有人讲灵魂,灵魂其实是一个很模糊也很笼统的概念,有些人把灵魂挂在嘴上可他根本就不知道灵魂是什么,灵魂所处的空间是很低的,就是人脱去这个肉身后的那种生命形式,这种形式的生命跟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比人轻灵,比人敏锐,可以飘动。换句话说其实也是一个完整的人而已。脱不开身体的系缚也脱不开意念的纠缠。更脱不开种种感受和意识。  如果你能夠进入甚深禅定,你会发现思想,意念,肉身,真我,元神,智慧都是不同的生命,这些生命通过真我相互关联著而卻又似乎互不相干。其它生命都可以离开肉身,当一起离开的时候就是所谓的灵魂,而真我离于肉身而住于肉身,也就是从来就圆容于肉身而卻从来不住于肉身,所以才能圆融一切。这也说是他们把肉身当做真我,讲“真皮”的根本所在。其实脱不脱去这个肉身对真我来说连脱这个概念都不产生。因为真我的构成已经不是微观不微观的问题,正因为如此这个真我才能無所包無所遗漏,才能清楚地知道思想元神等这些生命。

有些人说自已开悟了,开什么悟啊,他觉得自己一想什么问题,脑袋里就会反映出答案来,这个答案哪来的他卻不知道,其实就是思想和意念层次的生命运作的体现,他把这叫开悟。所以有些人啊,思想很发达,写出来的东西都是思想的记录,而不是真我的见证。那些个搞真皮的大都如此。这个区别太大了。  那个修罗道是不知道这些的,你看它弄的那个讲道讲奇门除了生点奇思怪想以外还有没有真实的见证?它指导了你这么长时间,你到哪个层次境界了?  那个修罗道他与LT论坛做著同樣的事情,都以讲道讲奇门为指导思想,都宣扬维护著那些邪性理论,也都依仗那个理论做著同一个外丹变种的直销,卻为什么水火不容?它说2012年2月某人被抓过,卻为什么不抓它这个修罗道?留著它在一旁幸災乐祸吗?还是因为它比LT直销做得更好,讲道讲奇门讲得更先进?  那个修罗道它曝光了一些人的照片,电话号码,身份证以表现自已神通な大,在根本上这个讲道门它利用那个直销光明正大地索取你的身份证复印件,家庭住址,电话号码,使你的一切隐私不再成为隐私地完全对它透明化,然后在你不听从指挥的情況下把你的一切隐私曝光出来或者利用曝光的办法要挟你,使你成为它掌中奴役的玩物。或者当它需要清除异已的时候,它可以利用这个直销的管道窃取对方的隐私达成它黑暗势力操纵报复的目的,这可以用这樣的办法造就一批奴才,奴才就是这么练成的。这是一个很阴险也很無耻的办法,完全是明朝后期东厂和阄党做法的翻版和重演。发展下去它有可能利用这个形式搞暗杀。所以我今天讲出来就是警告你小心那个直销,也小心你身边那些做这个直销的人,他们的理智不清或者不明所以很可能就会把你推出去。假如有一天你被莫名其妙地曝光了。怨天尤人,咬牙切齿所应该针对的是你自已。智慧属于你自已,今天我给你讲了,信不信由你。  不要忘了,那个修罗道的指导思想就是“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利用完了就一脚踢开”。  讲返观其实已讲尽了千门万法修证的原理,为什么佛教中教你念佛念咒?所念的佛和咒不是根本,而是你在念的过程中不知不觉间無意中用了返照,时时刻刻的返照中显现了真性。密宗的观想又何尝不是如此。道家的周天搬运和守窍本身,不是周天能怎樣,也不是那个所守的窍能怎樣,而是心光的返照中真我正用,慧光流转。老子也讲: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讲得就是这个,道生一,一生二,由二致一,由一得道。这也就是致一之道。一心一事,专心致志,心無旁鹜,無论在任何情況下知道自已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当达于無为而自知时,你才算有了初步的道行。二十年来我为什么今天才讲个?当年要讲你弄不明白的,这么多年你有了相当的经历与证悟我才能讲。  那些见证空無的人知道我在说什么,可是因为他见了空無就认为無善無恶無对無错,他住在这个空無里逃脱不了,他认为寻找著快乐和开心就是到头了。这樣的人等于是个废人,因为他从中無法生起正用的智慧,他不知道佛家大菩萨的真实行用,他不知道道家大真人的正气浩然。不承认吗?多少人都面对邪性的人中讲魔生命时采用了调侃和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这种冷漠不是不动的真实定力,而是一种对真我生命的放弃。这樣的人你去狠狠地践踏他的家園,摧毁他的体系你看他还会不会無对無错無善無恶。  这些啊,佛学会不懂,他们除了搞搞权力政治,讲讲宿命果报已弄不出什么新鲜的了。讲道门不懂,他们除了吹捧吹捧直销,玩玩男欢女爱也弄不出个天翻地覆来。既然这樣我说你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去多好。何必把自已弄得惨兮兮的,三分不像神,七分倒象鬼,就是十分不象人呢?!    一讲就讲多了,讲得越多你越记不住,就到这儿打住吧。

LHZ  2012年5月XX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