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去除魔性◎师父评语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2-21 01:30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去除魔性 ◎师父评语


  认识的非常好。在对于思想业力的反映上和邪恶势力给我们所制造的破坏,我们向人讲清真相,都是在采取主动清除魔而不是纵容和消极承受,但思想和行为一定要用善的。


李洪志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我的思想现在明白了,能夠分清正、邪是不夠的。能夠认识到我们是正的,把我们和邪恶分开是不夠的。我们必须意识到邪恶不应存在,我们必须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消灭邪恶……当这种角艄肭_时,我的思想变得象钻石一樣坚固,我真觉得自己思想的一念力可劈山。]

不久前我一直持著这樣一种态度,只要我们不被邪恶带著走,只要我们可以忍受邪恶及其恶劣影响,那便可以了。只要我能坚持正念,我就不需要理会那些邪恶。这种局限的认识反映到我的修炼中,同时也在我对正法过程及中国现状的理解中反映出来。

我以为我们只要能认清在中国的恶势力是邪的,知道我们是对的,说明真象,暴露恶势力的邪恶行为,那便可以了。我用平静的心接受邪恶的存在,认为这是忍的表现,卻不知在这种认识的背后隐藏的是我消极的、不正确的态度。在我心里,我不能迈出那一步,说出和相信邪恶应该被消灭,邪恶不应存在。

我也遇到许多思想业──我以为这是考验我的坚定,给我机会加強自己的主意识。我接受了这种思想业的袭击,努力用平静的心把自己和它分开,知道它们不是我,认为如果我能把自己和它分开,那就可以了,师父就会把它消灭掉。但是这些业力不断涌回来。事实上,我对目前正法的理解用的是对待思想业一樣的消极态度。

不知怎么,我恕积极主动的消灭邪恶是一种过激行为,不夠善。我对不愿伤害任何生灵这一点儿有个错误认识,那就是认为想主动消灭业力和邪恶就不夠忍和善,因为它们也是生命的形式。

李老师在“道法”一文中说:‘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樣的,产生一种無可奈何的消极状态。’

通过和他人交流,阅读明慧上的文章,阅读老师最近的经文,我的理解改变了。

我的思想现在明白了,能夠分清正、邪是不夠的。能夠认识到我们是正的,把我们和邪恶分开是不夠的。我们必须意识到邪恶不应存在,我们必须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消灭邪恶。当思想业来时,我不再象以前那樣简单的消极承受,知道它不是我,等著师父把它消灭掉。现在我鼓起自己所有的角艄力的消灭它,知道它不该存在,知道消极的允许它存在是我魔性的表现。

以前我要消灭邪恶的角蒆Q自己各种消极错误的理解障碍著。现在角没被阻碍。我惊讶于自己消灭邪恶的愿望背后的徹底的角蓱M力量。当这种角艄肭_时,我的思想变得象钻石一樣坚固,我真觉得自己思想的一念力可劈山。现在我对“神的愤怒”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这不是人的生气,不容忍,报复,复仇等等,而是公正、高尚的去除所有违背宇宙真、善、忍特性的,从而不再值得在宇宙中生存的一切。

这种理解的转变也反映在我对目前正法的進程及我们在正法中的作用的理解中。我们必须不允许旧的、消极的认识在我们头脑中造成裂缝。用我们消极的态度允许邪恶继续存在。消极去看待邪恶就是同意它,纵容它。如果我们用什么借口认为邪恶应该存在和有必要存在,那么它就会在我们的思想和宇宙中存在。我们不仅应对自己增強佛性、消除魔性的修炼负责,我们也要对在消除宇宙中的魔性的進程中自己应尽的一部份力量负责。这不正是正法的过程么?

我们必须主动积极的消除所有反对大法的邪恶势力,不管是在我们自身或身外──不是为了自己修炼的進步,而是慈悲众生。

(英国西人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