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20、生活中“德”与“业”的转化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2-15 07:01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神通大法》第六章  神通普度转法轮

20、生活中“德”与“业”的转化

大师曾读过,进入空门的人修行,心性可以专一,因为空门基本与世隔绝。创造了一个专门修行的环境,朝朝代代,岁岁年年,空门修行者总有大成。修行的本质無非讲一个“德”字。人类的进步,社会的变迁,如今有数以万计的人想学法修功,完全进入空门又不可能,许许多多有家室的人也想修行学功,功法和佛门随著时代的变化,佛法的大门敞开,便有了所谓“生活禅”之说,也叫在家中或生活中的居家修炼,在净化社会风气上也起了一定的作用。百门千门功法的流传中,真正让人去修心性功法或者叫修德法的并不多,因此,大师讲的法轮功有著与佛门讲的修炼心性相同,但又不完全尽同于佛门修炼的独修大法。大师的神通大法特别強调的“一半修心,一半修功”,弥补了佛法中念经打坐不修功的不足。因此,他在创立的法轮功有著古今佛门修炼中特有的神奇与优势。作为生活中的常人,只要净心修炼,成为法轮功的弟子,会修炼出许许多多的东西,祛病強身已不是什么大事。但要真正修成高层的境界需要胸有大志,有大志者勤于修炼,必得正法,获奇功,修到走出世间法的人又不是很多,因此,神通大法极为神奇,要获得圆满,心性要求非常严格,法轮修炼大法与其他功法不同之处是练完了不收功。这个不收功不单纯指的功法,心性也照樣不停,一个练功之人,如果不能时时处处把握心性的修炼,不能时时刻刻想到自己是一个练功人,心血来潮,说不定干出什么违背大法的事来,许多事都是你自觉不自觉中做出来的,等做完了再去想不该,已经把德转化了,再重新修德,是非常的不易,心性和功法每时每刻在要求每一个修性之人。一个人一天、两天、一年、两年能守得住的心性,日子久了能否守住?況且,生活在常人中练法修功之人,又要过常人的生活,与空门截然不同,生活中会遇到许许多多不顺心的事稍守不住心性,会逆背大法所言,怎能不丢德掉功呢?所以说,修炼大法绝非一件易事。修炼大法,有时也会让你产生“艺高人胆大”的感觉。当你修功时,会出功能,有时出的功能是很大很神奇的,你会感到力大無比,浑身像钢铁一樣硬,还会炼出许许多多竞技武术都达不到的硬功效果,尽管不是师你锁著,每时每刻告诫弟子们不要外露的话,均会表现出异常的功能。尽管大师再三強调每一位修炼者注意心性,仍然还有一些守不住心性的修功者在生活中表现出功能。


有一位根 基很好的修炼者,为人江湖義气,扶贫惩霸,常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如果从常人角度来说,他的每一个做法不算过分,或者还会受到社会的赞扬。但是,如果从 一个修炼者来说,他的一些做法就并非正确了。比如,歹徒杀人強奸,他挺身管,这無可非议。如果因为点点小事就大动肝火,因为功在身,稍有不顺心,就大发雷 霆,心法暴怒,这就违背了大法的宗旨。如果因为别人还情有可原,如果因为个人的利益,就不该了。我们说的此人练功时间并不长,只跟大师李洪志学了一个班, 因他心性根基不错,人品很正,平素也练过其他武功,最重要的是李洪志大师的神通大法的法理令他信服,虔诚地学功,刻苦地修心,使他长功很快。

比如,一 次外出,他来到一个花園,风景优美,早晨起来,丝风皆天,气候十分涼爽。这位年轻记者站在漢白玉的荷花原盘石上,望著纯净如镜的池水出神,许是环境的优美 使这位年轻记者心血来潮,他跑到池边上,一口气练完了大师教给他的功法,连打坐也练了,然后,顿感身轻如飞,力大無比。出拳飞脚,犹如壮士,他的心性再也 不平静了,特别是围观的人用神奇和惊讶还有一此赞许的目光望著他,他觉得这次与往日练功不同,跃跃欲试的劲头升上来了,忘了大师讲的守住心性。無论出现什 么功能,也不能显示。结果,他没有按大师的教诲去办,反而又来到了荷花石盘,看了一眼平静如镜的池水,右手莲花指向水面划了一个半圆,池水像被风刮一樣随 著他的手势流动起来,还有了响声,他也非常吃惊,感到大师的大法功能的确無量。他的手沿著盘石划了一个圆圈,结果,那水沿著他划的方向流转起来,几十双眼 睛望著他大惊,人们仿佛在看一个神人。他倍感高兴,连声说:“师父,师父,谢谢你的功德,弟子得功了,得功了。”随后,他的手向池旁的花草一推,花草也开 始颤动。

他终于明 白,大师的大法神奇無比。本来,这位修功者在没学功之前,身上有许多病,比如胃炎,十二指肠球部溃疡,肝炎、咽炎、喉炎等,练功之后,顷刻消除,多少年 来,武功没有解決的心头之患,大师的神法挥手一扫而光,因此,这位年轻的记者是以百倍依赖大师的神法开始持之以畯炼的,加上他人品好,心德正,因此,长 功十分快,时间只有两个月,他的功能达到了一定的程度。

出功者,尤为平心,出能者,不能狂心。这是修炼大法的要领,是大师再三強调的,这也是考验一个修炼者的心性问题。

这位年轻 记者也许被大师给予的功能欣喜过度,更加百倍的修炼,他又炼了多日,再次挥手流水,指手动花,结果,水不动,花不摆,他此时,才想起了大师的教导,守住心 性,大志之人,一旦得法,功能是高层次的,层次高到什么程度,可以上知天文,下知地球,应该知道的东西全知道,法無边,功無量,感知宇宙茫茫,这全憑自身 去悟了,悟到了,练到了,就得到了。到了此时,这位年轻人方知心性没有守住,大师把功能给锁起来了。从此,他下決心修炼心性,除了修大德之外,勤于练功, 再也不显示什么功能了。

人生活在 社会上,茫茫人海,大千世界,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有,千奇百怪的人都出,这叫百人百姓。正与歪,好与坏、美与丑,善与恶……才组成了人类社会,这是规律, 常理,每一个人,都很难让自己达到时时处处满意的时候。从早到晚,喜怒哀乐、人之常情,上至伟人,下至百姓,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律如此。常人也好,修 佛之人也罢,练功者更是,应深明此理。遇事做到大公無私,为人做到心口纯正,遇事做到问心無愧……也就是了。再则,常人中所谓针也过去,线也过去,吃屈让 人。佛门中叫無形,修大法者叫忍,掌握了这个道理,什么事情也就好办了。

真能从一点一滴做起,做到平心如性,也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大师对他的弟子提出“苦修”二字。修炼绝非一件容易的事,人间社会上的一切,每时每刻都在考验著一个练功者的心性,从生到死,一旦做到了,也便成了大志大成之人。

佛门之中,虚云老和尚活了一百二十岁圆寂,他在入佛门的百十年中,从没有露过一次微笑,弟子问他:“师父,为何不乐?”

他说:“众生皆苦,無法度尽,乐从何在?”

这無疑说 明了一个道理,一个人从生到死能做到一件事。始终如一,是非常不容易的。李洪志大师告诉弟子们修炼心性,守德忽忘,行善为本,始终如一,如果每一个弟子都 能按师父的话去做了,对于净化社会的的确赶到很大的促进作用。社会上许多的人也能以善为本,助人为乐,弃恶扬善,发展事业,也会给社会带来一定的稳定作 用。仅这一滴一点,守定德成山成海,便会成为人类的泱泱光明。便真正做到这一点绝非易事。

做到与否?心法至重!

我们说的那位年轻的记者,开始注意修炼心性了,每时每刻都检讨自己做的对错,每天勤于练功。当记者的经常外出,纵然外出采访十分繁忙,他也不放弃自己练功,并且练的十分认真,心性守得也好,受到人们的普遍好评。

美与丑、善与恶,在人们中间时刻出现。一个良心纯正的人,一个有著美好品德的人,一个拥有一颗正直善良的人,再加上练李洪志大师的大法,必然会得到大德,练出奇功。

但是,正直刚強向上的人往往又拥有一颗正直的心性,见到不公平的事就想管,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们所说的这位记者,尽管修心练功,他虽然是练功之人,但是他往来于茫茫人海中,什么人都要接触,什么事情都会碰到,有时又激发他许许多多不平之心。每到此时,他便用大师讲的法理来衡量,做到顺其自然,问心無愧!这樣,他的功长得很快。

一次,他百忙中去看望一位重病的朋友,可以说,他是从极不容易中抽出寶贵的时间去探望,仍下了许多事情,扔下了家中的病人,从他的良心上说,是问心無悔了。没料,赶了几百里的路来到朋友住的医院,时间已到了中午,连饭也没顾得吃,买了些东西,匆匆到病房,他的这位朋友十分同情他,知道他非常忙,实在不该来,,听说他家中也有病人,就更觉得不该来,心中非常过意不去。他对朋友说:“来晚了,多多原谅,好好养病,会好起来的。”

对方非常满意。然而,朋友的妻子来了,见到他的到来,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反而给了他一阵小脸。言外之意,你怎么现在才来,真不夠朋友,半天没有跟他说一句话。

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是自己错了,还是对方错了?想来想去,觉得心中非常痛苦,不快刚刚一升,大师的话立即响度在耳边“

“我们是练功人,不与常人计较!“

顿然,他心中的不快一下子消失了,面对朋友的妻子,更加夹心,仿佛刚才朋友的妻子的表现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一点反感也没有,掏出了东西,又掏出了钱以此相慰问。朋友的妻子大为感动,但为了面子,对方也没有过多的地表示什么歉意,他心中仍然平静如水。

从修炼心性角度看,这位年轻记者把握住了自己,如果自己不认为是练功之人,他会生气而远去,从此,断绝与这位好友的联系。如此看来,修炼心性需要从每时每刻做起,稍有一点马虎,就会出差错,在这个问题上,这位记者守住了心性,得到了朋友妻子的德,消了自己身上的业,这是业转化成德的过程,虽然是一件小事,卻考验著练功人。

没料,当他走出医院,来到一家酒店用午餐时,卻又碰到了一件令他不开心的事。

生活中的处处时时,都考验著一个人,练功之人,与常人,都是一樣的。

这位年轻记者因为练功,就在饮食上也以素食为主,他很少吃肉,蔬菜成了他常用的食品,进店之后,店家看他就一个,并没有显出欢迎的樣子,他四周环视了一下,发现许许多多的人围著鸡鸭鱼肉一劲地大吃大喝,穿什么服装的人都有什么;警察、商人、年轻人、中年人,从几个餐桌上不时飞来他不快的胡吹六啦的喧哗声。

“知道赵老四吗?那是我爹,在这一带有名的拳王,武术谁也比不上了。“一个年轻人喝下一杯酒,大吹起来。

“哥们儿,不说那些,今天我们喝酒。“另一个年轻人接话。

看得出来,店家对这些警察是恭敬的,对那个说有武功在身的人也敬畏几分。场面使这位年轻记者很不适应了,他不动煙酒,又以素食为主,再加上就一人人,自然不会招得店家欢迎。不过,时近中午,他感到饿了,又不想到外面小摊上去湊合,于是,很客气地走进柜台,对女老板说:
“师傅,有面条吗?”

女老板眼扫了一下对方,漫不经心地说:“不单卖。“

“不卖单份是吗?“这位年轻记者自然客气地问。可是,他看到几个桌上已经上了面条,不少人开始吃了,他感到纳闷,为什么这些人都可吃,店家可以卖给他们,为什么不可以卖给自己呢?必须要几个菜才行。说真的,这位年轻记者在国内也小有名气,许多中央,省部级的报上经常看到他的名字,行家一提到他,没有不知道的,自从练功之后,他無论走到那里采访,不动煙酒、热热闹闹的招待使他很反感,常常几个素菜,一碗两条,很好的一顿午餐。但总能写出好的稿子,因此,無论走到哪里,非常受人欢迎。搞记者的,走的地方多,见的人多,心胸就很宽廣,他哪里受过较好店家的讽刺嘲弄,刚要发作,一想自己是练大法之人,很快又抑制住了。客气地又向店家说:”要上两个菜,一盘素菜,一盘辣丝炒土豆丝。“

女店家仍然脸上不快,要了半天,两个不值钱的素菜,不管怎么说,要了两个菜,她只好嘱咐人开菜单,没有面条,不卖面条也罢,这位年轻记者要上了两碗米饭并且问是否新蒸的饭,对方答应是后,记者也便等著就餐了。

谁料一盘盘大鱼大肉从他面前穿流而过,许许多多比他来的晚的顾客都吃上了。他的桌位上仍然空空,肚子开始咕咕叫,也不见菜端上来,那些早来的顾客都离去了,新来的又开始喧哗大叫了,他的茶还没有上来,从店家的心态和相貌中,他看出自己要的不值多少钱,所以,店家并没有及时安排做,过了一会,他看到店家对那些戴大沿帽的人恭敬屈膝的樣子,一股無名之炎窜上头顶,人间的理哪里去了,透过点点小事,他心中联想到眼下社会上的不正之风,店家见了大沿帽,开口先陪笑,又吃又喝又拿又送,而对平民百姓,卻显示出盛气凌人的樣子,一个小时过去了,他看到那些最后进来的大沿帽都谈天论地地吃上了,他的两盘菜为何不见踪影,看来店家是有间把自己的菜往后拖,他想不吃就走,又怕人家给炒出来端上桌,不走吧,仿佛自己受了极大的污辱,这时他怒火沖上心海,他忘记了自己是一个练功之人,左手握成一个拳头,向贴身的墙壁砰地击出。

奇迹出现了。

他的手击中的墙上的同时,突然,整个室内仿佛闹起了地震,屋顶开始颤抖,四壁晃动了一下,发出沉闷的响声,但吊灯没掉下来,仍然晃动著,女店家嚇坏了,用惊惶的眼睛眼睛扫了一眼这位年轻人,看他英俊不可欺,忍中不想忍的大義神威的樣子,好像碰到超人,眼睛中立刻显示出有眼不识泰山的后悔感,那些大沿帽也被震动了一下,他们的目光一齐扫向这位年轻人,眼前发生的一切,使他们知道这位年轻人绝非一般常人,谁也不敢大声说话了,好像这一拳是击给他们听的。其实,这些大沿帽们也不知道年轻人气从何来,不知道受了女店家的冷待。认为是他们的猜拳行令,惹的眼前这位身怀奇功的人生了气,猜拳行令戛然而止。

女店家惊恐万分,唯恐这位身怀绝技的年轻人会找她的麻烦,也深知自己的做法不对,忙对手下人说:“快去给这位顾客盛饭!“

从她的言谈话语中看出她完全变成了一条尾随主人的哈巴狗。

看到这一切,这位年轻的记者也感到心惊,没想到一拳击在墙上,竟使的室内大乱,灯飘屋动。他一下守住了心性,知道是大师的大法显出了威力,过去虽然练武,也没有出现过这樣奇观。当功能一显的时候,他急忙守住了心性,暗暗说:

“李洪志大师,弟子深感气愤,忍無可忍,露了心迹,没能守住心性,请大师原谅!“

话一出口,双眼缩闭,大师金黄的法身在他身边飘过,大师面带微笑,一点生气的樣子也没有,好像特意支持他一下,便又远去了。

从这个例子中,我们看出了一个道理,每个身怀绝技的练功人,都是大师把绝技给了他的弟子,该用的时候用了,也会显真,大师不但不饮恨你,反而支持你,但做事不能过火,纵然那位女老板,有眼無珠,势利小人,那位年轻的记者教训了她了一下,对方知错了,年轻人立即收住了心性,没有再显功出以,已是恰到好处,如果年轻人抓住对方的毛病不放,造成严重后果,这就过了火,等于把对方的德,又推给了对方 ,再做过了,大师也绝不会饶恕的。

世上对“业“报”德“和以”德“报”业“的事例太多了,常人中不可知晓,但练功之人就必须注意。特别是修往极高层次去的大志之人,必须严把心性,以忍为本,忍中可以获得许多东西,大忍便可获得“大德”,小忍获“小德”,不忍不获得,反之,就会长成恶业。因此,“德”与“业”是可以转化的,古人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生活中的练功人要真正做到时时处处守住心性,夢中守住心性——需要从本质上下极大的功夫,不然,今天守住了,明天就可能扔掉,练功人生活在常人社会里,人的一生要接触到许多人和许多事物,没有完全顺心的事,倾家叫“無欲無烦恼”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他们在空门中修炼,纵然在空门中修炼,有时还有难守心之事,況且常人社会呼?

修成大志之人,需要极其艰苦的努力,要经历一番常人所無法接受的苦恼和磨难,只要忍过去了,也就大成了。初练功者,要做到这一点,绝非易事,不过,大师讲,可以慢慢来,只要心纯德正,遇事不是由于自己的过错而失了心性,暴发了怒心,这無所谓,因为你的本质是好的,是因对方的“恶业”使你动情、动心、动怒、动武,你的本性是正的,事过之后,或者凡事做到恰到好处,留有余地,真正修大法之人,师父是不会怪罪极深的,有时练功之人遇到磨难,师父还要用法身保护,所谓法身,除了师父的实身法像的出现之外,自己的心法正了,遇事按师父的法理去做,用师父给的功能去做,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当然,它只以练大法之人起作用,对于常人,是不起作用的。

一个修炼神通大法的大志者,心能升法,法可除难,心法又是师父所教,心法开升,必出师父法身,因此,师父的法身随时可以通过修炼者心法呼之欲来的。这要看一个人如何理解了。

在一次法会上,有人问:

“师父,我是住美国使馆的,师父的法身可以飘洋过海保护我吗?“

李洪志大师说:“能,在月亮上也能。“

别人听起来不可信,常人就更加不可思议,以为这是胡说,开始练功的人也不太相信,只要您静下心来想一想法理,师父说的话太对了。

大师对所有有志修炼大法的人讲:“只要放下来,一心一意修炼,我会把什么都给你,放不下,得不到,你著急也没用……“

这里说明了一个道理,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所以一直引起人们怀疑的师父的法身问题,只要我们认真的想一下就会明白,师父讲的法身完全归结于他無边的大法和修炼者的“心法。“比如,一个练功人,只要你常常念起师父的教导,心想师父的法理,社会生活中以法规为准绳,处处来严格要求自己,心中念法,必得师父法身,这一念之间,因为你想起了师父,他的法身自然就出现在你面前,加之你按照法理办事了,按法理办事就不会有错,不错了就对了,对了之后,你遇难逢凶化吉,办事处处顺利……你便会想,这是师父邦我忙了,因为师父并没有用他的实体邦助你,而把他的法轮,法身也就是心法传授给你,这樣,你时时处处想到师父,也就等于自然升法,这法是师父所给,万法归自心,奇迹必然出现。所以我们说,师父扮演者凡是他把大法深埋在每个练功者心中,只要遇事,心中升法,把师父教给弟子的所有理按照生活中的实际去对照,必然出现理想的结果。

这能说不是师父的法身邦助了你吗?

那位年轻的记者本质好,他的发怒,是因为对方“恶业“太重,才引起他的不满。他的一拳,警醒了对方,替他消了业,自己得了德,事过之后,奇迹出现,他立即想到了向师父忏悔,也就是心中升起了师父孜孜教导的大法,大法在实际生活中起了作用。因此,自然的在他心海中飘过师父的形象。我们看到的一切,如果没有心的配合,你会知道你看到什么吗?如果一个有心或者心不正常的人,他们看到的一切也等于零,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心不动,视而一切等于零。那些傻子、呆子、疯子……就是因为他们的心迷了,看到的一切也成了無用的了。还可以说,一旦心宽了,纵然有一双好眼睛,也什么事不当。我们说傻子吧,你看到火车来了,照樣去,结果被车轧死了,你能说他看不到吗?可是看到了为什么还要向火车走呢?

心傻了,心傻所至。

通过这些例子,我们無非说明一个道理,定下心来,会升法,这是指修炼大法之人,升法必然升出大法的法身,纵然此法身是虚幻的,它又是实法。因为,地球上就一个李洪志,就一个传授正道大法的人,他不可能让他的实体跟随每一个练功者,眼下修炼大法的人千千万万,大师把心法教给了弟子,也就是把他的实身和法理交给了你,心法一生,必出法身,只要真心修炼大法的人能懂得了这个道理,谁都可以得到大师地法身。法身是虚的,法身又是实的。

佛祖的法身有数。

李洪志大师的法身無数。奥秘就在这里,無论是谁,中国的,外国的,只要心纯心正,刻苦修炼,都会得到大师的正法,得到了正法也就得到了师父法身。

所以我们说,大师讲他的法身会保护学员一点也不假。

但是,对一些德不高的人来说,心性修不上去,也不可能得到大师的法,得不到法,何得法身呢?

大师的法能否得到,这要看德的大与小。如果一个人能铁下心来消业积德,多做对社会对人民有益的事,自然会学得功法,反之,一無所得。

修炼大法,是一项十分艰难的事,有大志者,才能获得圆满,修炼过程中,稍不注意,师父的法身会教训你。信与不信,世上已有许许多多的例子可以证明。

守不住心性会出念头,按大师讲的去修炼,绝不会出差,终得正果。

有时,一个心性很好的人,心品正的人,德高的人,一时守不住,也会给自己带来难,这难是大师对你的考验,只要身心纯正了,难会很快过去。

举个例子,我们还是说那位年轻记者吧!

有一次,那位年轻记者去报社,他刚刚外出采访回来,看到同事们在沙发上练打坐,其中一个刘记者没有入任何功门,冯记者练其他功法多年了,还有一个从事美术的宋记者,他也练过其他功法,后来不练了。不知为什么,这三个记者议论功竟让这位年轻的记者碰上了,可以说在报社这是少有的事。他感到奇怪,再者其他人的打坐姿势不正确,有的根本打不上去,有的只能单盘。猛然,这位记者心血来潮,对他们说:

“你们打的不对。“

“怎么打,你打一打。“

“法轮功弟子练一练。“同事们知道他在学法轮功,一哄而起,叫他表演,同事们的感叫者,是要看一看法轮功的神通。因为,从大街小巷的传闻中,正道大法的确引起了世人的震动,因为它的神奇,有些有点有头脑的人不肯相信了。为什么不相信呢?因为他们的心性还没有到那个位置,因为他们只是听说法轮功好,并没有去学。我们的这位年轻的记者按耐不住了,因为是冬末,大家都穿著厚厚的紧身毛裤,他忘了大师说的话,不要轻易当众表演,特别是对那些不是同道的人,千万注意,否则,会出差错。他心中一门想著显一显神通大法的威力,放开了心性,忘记了大师的话,竟然跳到桌子上穿著厚厚紧紧的毛裤打起坐来。

第一次打坐成功,但姿势并不十分标准。

他为了显示他已经达到了标准的程度,在场的其他人谁也没比上他,其实,他并没有练到功到自然成的程度,心中没有求助师父,也没有练功应有的基本的,只有一个念头,快打上坐,打得标准一些,让在场人知道他练功时间不长,就已经打上坐了。功法到了一定的程度。

这种心生自然与不自然的流露,完全背离了大师讲的守住心性是练功人的基本要求,由于心性没有守住,当他把腿第二次搬上去时,还不如第一次打的好,虚榮心和好胜心使他心性爆炸,他并没有认识到,为什么刚才打上了,尽管姿势不准确,毕竟打上了。见好就收,可他还继续放任心性。结果还不如第一次打得好,他更没有认识到因为心性的变化导致完全不同的结果,一门地想著露一手,显一显,表现表现自我,让人说上几声自己能,自己行的好话,来满足自己的虚榮心。

结果,当他搬上第二条腿时,双手向下一压,怎么也下不去,他感到当众丢了丑,心性骤变,猛一用力,只听“呯“一声,腿落下去了,发出了一声磕响,腿骨卻折断了。

在场的几位记者大吃一惊。

他顿感腿再也动不了了,当时并不痛,就是拿不下来了。用力一楹,腿仿佛失去了知觉。
腿坏了。

众人害怕了。

他更害怕了。

此时,他才想到没有守住心性。因为心法由德向业的转化,忘记了大师的教导,出事了。
汗水顺著他的额头淌下来,同志们把他从桌子上扶下来,左腿已不能动了。此时这位平素心肠不错的记者,才想起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守住心性造成的,因为自己的心性大法的宗旨,才出了事。

他痛悔万分。

往后的日子里,他深刻检讨了自己的内心世界,愈反省,愈觉得自己不该显能,不该有虚榮心,不该有好胜心,不该有显示心,总之,不该有执著嫉妒之心,因此,心性变化,才导致了一场悲剧。

本来一向不进医院的他进了医院,拍片出来了。有小股骨折,软组织撕裂断开,骨膜暴起了几层……总之,伤势不轻。

怎么办?

是求医,还是求师!

求医,打石膏、吃药、卧床休息,一百天之后再说好坏。

求师,练功,从心性上修炼,从功法上修炼。大师讲过,只要是弟子,不管你出什么事,只要求师,按大法去做了,什么都可以解決。

家人说:“练功把腿练坏了,别信什么功法了?“

好心的人说:“小伙子,快住院吧,这伤不轻呀!“

这位年轻的记者陷入深思了。

毕竟,他是一位悟性很高又有极高品德的记者,心性人都不错,就是有一个好胜的毛病,他通过回忆大师讲的话,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決定不住院,不打针,不吃药,靠功法打开伤断的通道。用事实向那些怀疑法轮功的同行证明法轮功是神奇的,琱艉@下,決心从零开始修……
不知是因为他心性的转变,还是大师已经知道了他的伤怀,本来应该百天见效的伤势,他通过静心修功,十五天伤了的腿就能自然走动,自然弯曲了,并且又能打坐了,只是有一点疼。

这一神奇的变化令同行们大吃一惊。他们不相信这是真的,但又不能不信,因为片子上已经清楚地标明了他的伤情,医生先前的奉劝大家也都知道。可结果他神奇地从重伤中脱身出来,十五天已成了一个好人。

同事们对法轮功确信無疑了。

人们问这位记者:“有什么神法让伤腿恢复的如此之快?“

“是不是去见你的师父了。“

“八成是大师用神通给你治好了吧?“

他说:“是大师治好的,不过我没有去找大师,我的师父在哪里办班,我一点不知道,十五天里,我一天也没有离开家,一天也没耽误做事。“

这就怪了,腿怎么好的?“有人惊讶地问:

“是大师的法让我好的。”

“有这樣神奇?”

“神通無比。”

人们只有相信,但不知其中的道理。只有这位年轻记者自己知道。

这是由“业”转“德”出功、出奇、出神的必然结果。

可以说,别说骨折,就是不治之症,只要学功者心诚,按照大师的法去做,绝症都会一扫而去,何況小小骨折。这其中有一个道理,既大师的法能为真心修炼的弟子起作用。

大师是宽怀大度的,他的心犹如洁海一樣的廣大,对弟子要求既严格,又宽松,从来不跟弟子们斤斤计较,只要是真正修炼的人,允许犯错误,也允许改错误,大志之人,修成了大法法人,正是在大练成圆满。

那位年轻记者人品好,心性正、善根深,只是因为一时失了心性,产生了业,造成了磨难。一旦他痛知之后,加倍修心,加倍练功,因心升法,功出能,能化病痛,所以,在短时之内,他的腿好了。

这是医学目前不能解释的秘密,也是常人無法理解的。但是修炼的人,一旦深悟其中法理,也就不感到神奇了。

的确,李洪志大师的大法是十分神奇的,我们从这位年轻记者的练功过程中,完全可以看出修炼法轮功的人所走过的修炼的轨迹。只要每个练大法的人能夠像这位年轻记者那樣勤于修炼,经常检讨自己,出一点差错也是正常,出了错改过来,照樣会出奇迹,这种一边修功一边历经磨难的修法,是许多人会有同感的修路,世上没有哪一个人会一下子修到最高层,入空门的人也不可能一下子修炼成佛,还要经过一生,有的人到死去的时候,也不一定进入佛的殿堂。而大师的大法有著至高無上的佛法神通,修炼的人只要琱艉@定,在修炼中成长,去掉业、增长德,业也可转成德,反过来,不注意心性的修炼,不严格要求自己,德也会变成业。一旦德变成业了,人也就常常会出毛病,而出了毛病又注意了心性心德的修炼,业慢慢又会转化德,又会出现奇迹!

这是正道大法的忠告,也是一条真理!

大师讲,在日常生活中,大法随时检查著每一个练功人的心性,因为心性的变化使事物起著決定性本质的变化的事太多了。人们讲,心灵是人的窗口,这话一点也不假,心如果起变化,即使微微的一点变化,你的视目立即也跟著起变化。心法生一切,一切缘于心性的变化。比如日常生活中,想干一件事或不想干一件事,这件事的成与否,都与心变起站著主导作用。大师所讲的忍,其实是心的随能力的检验。比如,一个人要做坏事了,他忽然想到做坏事对自己没有好结果,即使一时显不出来,知道早晚会遭报应,心一想,不干坏事了,其实,表面著是行为收住了,其实是忍心性的事。

心性的修炼,对于修功人非常重要,它是決定一个事物的本质性的东西,另外,心性的变化,也会围绕著“德”与“业”发生变化,“德”与“业”的转化在日常生活中随时可见,要修成大德之人了,功也就大成了。生活中的德与业随时起著变化,有一件事也是德与业转化后而形成不同的结局。

有一个年轻的女孩,也有一颗好心性,喜欢接济别人,性格十分开朗,有一天,她去城里赶集,她的家距城里十几里路,中间要穿过一片庄稼地。她同自己的母亲一块去的,走到半路,发现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掉了钱包,她急忙拾起来大志喊叫,把钱包还给了失主。好的母亲说她心眼好,一定有。因为她母亲是皈依的居士。在她母亲的影响下她心眼特别好,也非常招惹她母亲的喜欢,但她下決心好好读书,不走皈依的中,对于佛门之事,她也了解一二。等两个人在城里转了大半天后,在太阳落山时开始往回走。她母亲请了尊南海观世音菩萨,她什么也没有买,陪著母亲转了大半天。俩人本想就在集市上吃点什么,想到家中人还等著她们做饭吃,连饭也没吃往家赶路了。赶到距离村庄三里路的地方,母亲在前走,她在后面走,忽然发现了一只白色的兔子钻井了玉米地,这是一片不大的玉米地,玉米还不熟,碧绿的一片葉子。她想,听说野地里有灰色的野兔,怎么还有白兔子,而且那白兔跑起来还真快,她感到好奇,便去追那只野兔。小白兔仿佛引著她往前跑,穿过那片玉米地后,小白兔不见了,前面出现了一片茄地,碧绿透紫的茄子挂满了秧,有一条小路伸向她们归家的大道,她知道那是种茄子的人往城时挑茄子踩出来的小路,一头走向城里,一头走向村庄,不过不是她们住的村庄,但从这条小路上走,也能回到自己村里去。

四处無人,仿佛连匣棚里也没有人。她并不知道有人没有人,只看见几个茄子掉在了路上,挑匣子的人丢下的。她突然想到母亲是皈依之人,平时喜欢吃素食,特别喜欢吃茄子。既然茄子是丢在道上的,虽然与茄地距离不远,既然是挑茄子的人丢下的,好好的茄子,丢了怪可惜的,拾了吧,回去给母亲吃,母亲一定会很高兴的,因为她最爱吃茄子。

没料,当她刚刚从道上拾起茄子,小白兔再也看不到了,正想往回走追赶母亲时,两个大漢忽然从道两边跳起来,像喝醉了酒一樣,看到一个小女孩怀里抱著三个茄子,大志说:

“敢偷茄子,抓小偷!”

“绑上她,送到派出所去。”

“不用,送到村里去,让她丢一丢人。”

女孩害怕极了,抱著几个茄子不知怎么办好,心中想,我不是偷的,是从路上拾的,因为路上無人,所以才拾回家去给母亲做菜吃的。看到两个大漢淫森森的眼睛,她连声说:

“大叔,我不是偷的,是拾的。”


“胡说,明明看见你从茄地里出来,怎么说是拾的,谁证明你拾的,我们俩证明你偷的,你是小偷,抓小偷呀,绑起来……”两个大漢扑向她。

女孩子的泪水落下来,看到他们扑上来,她转身就跑,仍然抱著三个拾来的茄子。看来,这两个大漢是专门躲在暗处,抛下诱耳引人上勾的,不知道他们怀著什么目的,为什么要等一个女孩拾到了之后,才窜出来抓人。

女孩拼命地跑进了那片玉米地。

两个大漢哪里肯放过好,追到了地中央,抓住了她,手里拿著绑人的绳子。一个大漢看到女孩害怕的樣子,说:

“这樣吧,我们可以不让你当众出丑,要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茄子是拾的嘛!”女孩认真地说。

“偷的,我们看到了,不是偷,为什么跑,小偷害怕被抓住,才会跑的”另一个说。

有嘴说不清,有理说不清,有苦说不清。

女孩無耐了,问:“做啥呢?”

一个大漢说:“陪我们在玉米地里玩一玩,我们就让你抱著茄子回去。”

“你们是坏蛋!”女孩反抗说。

“不玩也好,绑上绳子去我们村见村长,他饶不了你。这多好,陪我们玩一玩,这事算清了,我们就放了你,别人不知道你是小偷呀!”

“我不是小偷,宁可让你们绑去见村长,休想干别的。”

两个大漢知道再说也没用,本来想占一个便宜,现在一看没希望了,就说:“你太认真了,别人可不像你这樣。好吧,你就当小偷吧!”

然后,把她用绳子绑了个牢固,两个人带著她走出玉米地,她的母亲不见女儿踪影,正往加寻找,发现女儿被五花大绑著,身上有三个茄子,知道女儿被人抓了,上前问:“孩子对娘说,你当小偷了?”

女孩丝毫没有难过,连一滴眼泪也没有,很坚強地说:“娘,你不了解的女儿吗?”

“你们为什么抓我的孩子?”

“她偷了茄子,我们送她去村委会。”

“娘,不要信他们,他们没有安好心肠,我没有偷茄子,去哪儿也不怕,他们处理不好,我还要去告他们呢?”女孩认真坚強地劝母亲不要害怕。

母亲知道女儿最了解她爱吃茄子,真怕她偷了人家的茄子,成了小偷,丢不起人啊!想到孩子对母亲的一片孝心,她的泪水淌了下来。一个时刻关怀著自己的女儿,一个当母亲的,怎么能不挂念孩子呢?去村里会怎么樣呢?無奈,这位善良的母亲陪著五花大绑的女儿向村里走去了,路上行人很多,许多人向五花大绑的女孩投去惊诧的目光。

“她怎么了?”

“为什么绑她?”

“不像小偷呀!”

“犯什么错误了?”

“就是犯了事,也不该这樣绑人家呀!”

人们议论纷纷,目光一齐向女孩投去。女孩的母亲看到人们用目光看自己的孩子,心中好不是滋味。心想:孩子啊,长这么大,你没有受过这樣的污辱呀!你要挺住呀,娘知道你是一片孝心,千万不要偷人家的东西呀!不过,娘不相信你真的偷了人家的东西。

女孩十分坚強,好像刘胡兰那樣刚強不屈面对人们各异的目光,她一扫平时的,好像在同一坏人挑战,大義凛然地控诉两个坏蛋。当两个家伙的目光在她脸上扫过时,又很快躲闪开了,他们不敢正视她的目光。

人群中,没有一个不同情这位女孩的。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们,也同情这位女孩,如果按照大师讲的大法法理分析,在许多人同情女孩的时刻,有许许多多的“德”给了女孩。两个家伙以害人之心想通过茄子为诱饵,想欺负女孩,因为女孩心性坚決,心性好,又有极高的品德,因此,她不屈服于对方的淫威,对方干了缺德的事,自身产生了许多业,他们所做的一切是恶业,给予女孩的卻是大量的德。如果女孩的母亲不是皈依的人,我们也就不举这个例子了,佛门之路,更来不得半点虚伪。生活之路,修功人也好,常人也罢,事非曲直,都要有一个公正的理,人们在公理面前生活,以公理准绳约束每一个人的生活范围,便不会出什么大德,一个人,一个修功的人,如果心性发生了变化,由好变坏了,也就等于将德转化成业浸于自身,早晚会出毛病的。

而事实十分清楚,那两个坏家伙想占便宜,所以设下了圈套,设得又不高明。因此,谁又能钻得进去呢?

如果这位女孩为了面子,失去自己的本质,为了虚榮心,屈辱于两个坏人,那么,她的心性必然就随之发和了变化,她的变化,就是把美好的“德”转化成“业”了,与坏家伙同流合污,貤最终落一个不干净的名声,还毁了自己的清白。因为女孩心性固定,有极高的“德”,因此,面对淫威志如泰山,使坏人不敢再造次,坏心没有得逞。我们再看一下女孩最终的结局。

仿佛游街示众一樣,人们的目光一齐向村中央追踪而去,两个大漢在众目之下,反而显的無威了。而女孩进了村委会后,正赶上上面的警察来村中办案,两个警察听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问两个大漢:

“她偷没偷茄子?”

“好,就算偷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也不许你们胡来呀!你们为了三个茄子,把一个女孩游街示众,造成的名誉影响不小呀,你们赔得起吗?人家工告你们犯法得受惩。”

两个家伙立刻低下了头。

女孩说:“我没偷茄子,他们没安好心,不信去地里侦察,看有没有我的脚印?”

这一说,两个家伙额头冒汗了。

警察看出其中有鬼,说:“去看一下怎么樣,如果茄地里有她的脚印,就是她偷的茄子,如果没有,就治你们俩的罪了。”

两个家伙一言不发。

村长听了女孩的诉说,也呼了她母亲对孩子的介绍,再一看两个家伙都是本村不务正业的家伙,对警察说:

“我看女孩的话直,治他们的罪!”

“我们再也不敢了。”一个家伙忽然一下给警察跪下了,连连求饶。

他们在铁证面前,终于吐露了真相,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并且从他们口中,警察还知道了他们利用这种手法,对三名不幸的女人犯过罪。

两个家伙被捕了。

这位女孩孝敬父母和不受屈辱的美名一下子在那带传开……

通过这一个例子,我们不难看出真正起本质作用的东西,是大师在世上传法中所说的心性问题。

那位女孩的母亲先皈依了,后来又学了大法,并且对大师的大法,大法影响了她,她让大法的高德又影响了她的女儿,因而,这件事情真正的起由,是从“德”与“业”的转化中发展起来的。

学大法的人会受到大法的制约,也会受到大法的保护。这个制约与保护,使成千上万的人从迷途上反醒,受到厚遇,使他们摆脱了苦海,由常人一步步变成修功的大德之士。人们说,一人学法,一家受益。从这件事情报发展变化中,我们也看出了大法的威严。

一切功法来自师父,出自内心。

心升法,法束行,行必果。因此,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类似事情太多了,生活就像海中的水,既复杂又清真,只要每一个人能真正把握住自己的心性,每天从太阳升起和太阳落的时光中要求自己,在夢中也会出现奇迹。这是因为世上人生存的必要条件,万万不离心法,心法纯正,行方稳,心法生,人必乱干了,乱行必自焚。

方法出自心性,心性中有方法。一滴海水映出整个大海,人的一滴血液一个分子皆为人之本,从这个道理上去深刻理解,我们也就不感到李洪志大师传说的的玄妙了。

茄子事件尽管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但它说明了一个很深的道理,以一喻十,十喻百,百喻千千万万……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如果都能正确理解了这件事,并且纯心去做每一件事,世上的许多事情就好办了。

心法举足轻重!

心法決定著人的一切行为!

心法是大法修炼的根本!

大师多次对学员们讲,如果抱著复杂之心学大法,则会修乱,如果抱著非善意来修大法,一無所有,如果抱著非份之心修大法,大法会惩罚于你……

从此,我们从大千世界的生活中去追踪采访,去亲自实践,问了许许多多的人,听了许许多多的事,最终得出一个深刻的道理——大师讲的一切千真万确。如果按照大师的法去做了,世上人皆能从大法为准则去处世为人,世界将会变得更加美好与光明,更加充满希望与美满。

一些人认为大师所讲的法太深了,太玄了,到了神话般的地步,许多的人不敢信了。朋友,请相信我们的话,这是因为你的没有达到这人,还没有悟到这个程度,一旦猛悟其理,也就相信是真的了,希望朋友们相信一个空中者的直言,特别是修功之人,不敢有半点虚假,真正得到一种正道大法,将是世人三生有幸,其神功来之不易,望每个修炼大法的人要十分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