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18、大法奇观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2-15 06:58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神通大法》第五章  浩浩大法创世惊

18、大法奇观

法轮修炼大法创造了数以万计的奇观。
这是任何气功無法相比的。大法自1992问世以来,功法几乎传遍了各处,每到一处,总会发生一些奇特现象。如果用现代科学的某些仪器来测试,又無法测试的出来。因此,大法的神奇性便蒙上了一层传奇色彩。
“大法是神法。”
“大法是佛学功法。
“大法是奇法。“
“大法是万能。“
“……“关于大法的神奇色彩,被传说的越来越神奇。大法为什么如此神奇?大法为什么如此受人们欢迎?大法的功能和理喻独特,唯此法所有,别法一概所我。因此,它开创了世上一切無法比擬的先河。
大法的神通之所以神,是因为它的根基连著宇宙。
世界上什么力量最大?
还有比宇宙中蕴含的能量大的能量吗?宇宙之中蕴含著多少的能量?恐怕所有科学家们都無法算出来的。
宇宙中蕴含的能量是無极限的。
为什么这樣说,我们知道,地球是浩大的,它是一个有著無限极重量的球体,没有人能算出地球到底有多重?用世界上常量极的概算单位来衡量地球有多重,算不出来,人们可以说地球的重量無法称得出来,因为宇宙秤还没有谜生。我们想一下,整个宇宙空间中有万万千千無法数得清的比地球还要大多少倍的星球体,它们既然比地球大,它们有多大重量?有万万千千無法数清的星球体,就有那么多重量。这些重量用地球上人们现有的,是秤不出来的,我们仅仅知道它無限無量极的深重。
但是,这些沉重的东西在宇宙中飘浮运行,就像大海中飘动的一滴滴水,它们的重量对于宇宙来说,又如何算得上一丝一毫的重量。宇宙拥有载重万万千千無数极重量的能力和能量,那么大法核心通著宇宙的心脏,直接表现著宇宙的性格,你们说大法的能量有多大?它在世上创出了一点点奇观,还不是再简单不过了吗?
宇宙之魂浩大無比,
宇宙能量無法無天,
宇宙把它能量和性格的核心给了正道大法,大法就会显示出神奇的力量,就会创造出無限的奇观。
这些奇观表现在许多方面。
有给人祛病健身的场面。
有让获得功能的修炼者开阔一下视野的场面。
有让修炼者(当然是功长到一定层次)去一个美丽神奇的地方作一下客的机会。
……
这些都是宇宙包括之下的奇观。通过正道大法的特殊方式,让人们达到认识宇宙的目的。
因为地球上生存著的万事万物,唯有人是具有高明理智又具备语言表达能力的高级动物,因此,大法首先向人类传法授功。那么,除此之外的其他事物,也是有接受宇宙大法的授功能力,因为它于人类不同,就不多说它们在宇宙中也应有的奇观了。它们的奇观,有的时候也在世上偶然一动,表现出来。
比如:千年的铁树夜开花了;
巨石拔天而起,一念之间不翼而飞;
大海突然发了怒,淹没了几十公里的村庄;
万万千千的鸟群突然集结在一起,铺天盖地,所掠之处,一片凄涼;
蚂蚁搬家时,竟多达几千米之长,無法数清它们的数目……
这些自然万物中表现出来的千奇百怪的现象,并不是自然科学和人类能解释清楚原因的,它们表现出的特异的功能,也非自然的力量,因为,它们也通著宇宙的心魂。世上的万事万物,都离不开宇宙中应有的特性。
人是地球上的高级动物。
宇宙之功要通过人类表现一部分。
正道大法就是这一部分的具体体现。
因此,诸多方面的奇观,显示著宇宙的無限极的能量。
李洪志驾驭著神通大法,肩负著特殊的使命,受著特殊的派遣,来完成对于人净化心灵传授神功的任务。
表现在修炼者身上的奇观首先是祛病。因为每一个修炼著的初级阶段,都是从常人向练功者过渡,过渡时期都有一个净化预算内析阶段,净化便会出现奇迹。这是大师功能所造成的,大师用他的功能和高德创造出奇观,首先从治好人们的病体开始。
在每一个学习班开始时,大师都要讲:
“不管你有什么病,全部记下,认真听法,我负责到底。表面没有病的人,其实也存在著病灶,都要排出来,才能练往高层次……”
只要沉下心来,认真学法,奇观会立即出现。
长春的一个叫白秀茹的同志,她是长春市新生福利针织厂的工人。虽然是个盲人,经过学习法轮大法之后,挽救了她的生命。
她从前没有学过任何气功,患有严重的冠心病、肝区痛、风湿病和肝病,左鼻孔不通气二十多年,二十多年没有嗅觉……但是,她又是生活中的強者,为了活下去,她忍著巨痛坚持工作,人们纷纷被她的精神感动,希望她在医院徹底治好所有的病。
生活的困难,使她失去了看医生的信心。
后来,在亲人和朋友的劝说下,她还是去看了医生。结果并不理想。
当李洪志在长春举办第四期法轮功学习班时,她有缘参加了学习。
奇迹发生了。
这个二十多年失去嗅觉能力的人有了嗅觉能力,鼻子也通了气。
冠心病好了。
肝病好了。
风湿病好了。
自从练功之后,这位生活中坚強的女性,徹底摆脱了磨床的纠缠,完全成为一个好人。
她激动地逢人便说:“李洪志老师功德無量,道德高尚,世上难找!“
从这一例子上看,一个被病魔纠缠了二十多年的女性,当她已失去医药治疗的信心之后,几乎认为生命的的尽头为期不远了。一个年轻的女性在她年华未衰之际将离开人世,心中该是多么痛苦,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有切身体会。
神通大法救了她的命。
人们不相信这个现实。当代医生对这个现实感到奇怪,他们通过对大法的迷蒙之后,又無不感到大法的伟大。医疗解決不了复杂疑难病症,任何气功解決不了的病症,在神通大法之下,一下子解決了。人们能不惊讶吗?

当李洪志的法轮大法的神奇传遍长春之后,有位叫赵淑琴的将信将疑。她问家人:
“真像人们传的那樣,李洪志是神了。“
“可以治一治,去了就知道了。”家人说。
“没有希望了,命中注定让我受罪,疼死我完事”。
“去看看吗?”
“如果你的病治好了,是天下的神事,也证明李洪志的法轮功真厉害了。”
“整个长春传遍了,许多绝症都好了,不然,怎么他的班一直办下去,学功的人潮水般地往班上涌了。”
赵淑琴抱著将信将疑的心情走进了学习班,是靠家人架著进去的。她的儿子和她的妹妹把她架进功场之后,一点点蹭到座位上去。大师讲法之后,她听得很好,练功时站不住,大师单独为她调治了一下,奇迹顿生:
她能站地了。
她能走路了。
第二天她能站著练功了。
大师又特意为她调理了一下,奇迹令人大为震撼。
她自己从前面的座位上走出会场。
人们一下子震动起来;欢呼雷动,掌声不断。
几天之后,她感到手身发热,所有的病明显好转。
一个学习班下来,一个被病魔折磨了二十多年的人终于有了一个好的身体。
大法再次把长春震惊了!
李洪志的大法传到首都北京,许多高级工程师、高级专家、驻华使馆的人们……纷纷参加学习。
一位家住北京丰台区的高级工程师王军,1991年2月26日突然感到头晕、呕吐、复视等病症,3月1日住进医院,经过检查,他患了“双侧额顶葉基底带多发性脑梗塞病“,两年住了两次医院,共六十五天,还疗养了一次,病情虽有一点好转,但头痛、头晕、四肢無力、行走不便,说话不利落了,常常哭笑失控。经过、针炎、按摩等方法治疗,仍無明显效果,一个本来可以为国家做出更大贡獻的高级工程师不能工作了。
他感到十分苦恼,对病的治疗也失去了信心。
家人为他焦急万分!
他自己失去康复的信心!
人们为一个航空航天的高级工程师万分痛惜!
上级领导十分关怀他的病情,但是医治不见效果,也非常著急。就在王军失去信心的情況下,意外传来李洪志传功的消息。王军抱著一试的念头让李洪志给予治疗。万没想到,经过治疗之后,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王军顿感浑身轻松,头不疼不晕了,走起路来与平常的人们一樣了,还可以跑步。他非常激动,竟以为是夢中的事。在场的人们为他鼓掌,他有说不出来的高兴,泪水無声的落下来。
他对别人说:“走路的时候,好像有人在后面托著我似的,非常轻快。”
经过检查,王军的血压正常,病一扫而光。为了满足他的要求,大师专门与他合影留念。
这件事在北京被传为佳话。
还有五十七岁的彭家伦,患类风湿关节炎十几年,七年不能自理,手腿关节已经畸形怪状,不能走路了,总共住了九次院,花了两万多元,治疗均無效果。几次想一死了之。当听到李洪志传功消息后,两个女儿用轮椅把他推到咨询处,见到李洪志后,仅半分钟时间,彭家伦站了起来。发功到了六分钟,她就能大步走路了。
这位已退了休的女职工边走边高兴地说:“我好了,我真的可以走路了”。
当时,她那在场的两个女儿激动地流出了眼泪。
人们说这是人间奇迹!
人们说这是人间的神话!
人们说这是华陀再世呀!
像这樣的例子太多了,大师走到哪里,那里就出现这樣的奇迹。所以,使得许许多多从事医务工作的人们,他们被医学宣判为不治之症之后,都来到大师讲法的课堂上,从这晨再走向天堂之门。
北京阜外医院有一个护士徐香云,今年刚刚三十八岁,但好患腰椎间盘突出多年,造成脊柱侧弯退行性病变,并有骨质增生。虽说好是一家医院的护士,颇懂一些医学,但经过医疗之后仍不见效果,医护人员治不好自己的病,该是多么痛苦呀?
1992年11月中旬,她因劳累急性发作,疼痛难尽,最后,決定做手术,又怕手术失败后落一个终生瘫痪。她又让其他气功师调理过,均不见效果,在她十分無望的情況下,一九九二年东方健康博览会办公室的人介绍她找到李洪志大师,两次调理,解除了她的病痛……她情不自禁地说:
“是李大师搬走了多年来压在我们全家人心中的石头,救了我们全家。李大师的功德,刻骨铭心,万分感谢!”
像北京的宋桂珍,今年五十二岁了,从三十多有病,一直现在,她患的病是国内少见的病,医院定为“希漢土“病,这种病说白了是大脑里缺少脑积液,再加上其他病痛的折磨,吃了许多药,打了许多针,都没有治好。
医院已经宣布对她的怪病無法治疗。
李洪志大师的法轮功咨询吸引了许多人,她没有挂上号,但是,她看到大师当场使几个半身不遂的人站了起来,使他们好了,看到那些人的眼泪,她相信了。
没多久,她和长辛店的王蕊一块学习了法轮功,她的病全好了。她激动地说:“我以前发过愿,谁我治好了病,我要给他磕三个头。李洪志老师治好了我的病。我祝老师的法轮功弘扬天下,造福人类。”
是的,像宋桂珍这樣国内罕见的怪病,医院無法治疗,到了李洪志举办的班上,连同她身上的其他病,似乎是举手之劳,顷刻之间把病扫了个精光!
这是一般功能的气功师所能做到的吗?
这是一般人的力量所能做到的吗?
这不是人间奇迹吗?

我们说,大师的功法来源于宇宙,只有宇宙中的力量能解除人世间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疾病。但是,宇宙功能的方式有所不同,它不可能把表现对象随随便便落到一个人身上,任何人身上所获得的特异功能,从某种意義上讲,都是宇宙能量给予的结果,它只是滴滴点点的一个分子部分。

比如,一个人在刮风下雨的电闪之中,忽然被雷电击倒,借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浑身发烧,有电感现象,完全不同于一个平常人了。他也能给人治一些病,但是,他不会把所有的病治好的,这就属于宇宙能量散落到一个人身上的原因。

有的人去山上砍柴,突然被一阵风刮得头昏脑胀,不知不觉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后来清醒了,找到了自己的家,家里的人们发现他突然变了樣子,过去口吃一下子说话很利落了,过去苍老一下子变得年轻了许多……

这些也是宇宙能量造成的结果。人们把发生的这些奇怪现象叫“天外来风“,科学無法理解这些,常人更不知道它深奥的神秘。只有高功能的人知道的很清楚。

而大师的能量是不能与这些怪异功能相比的,大师是宇宙天体的使者,他能代表宇宙中的精魂,代表宇宙王国的使臣,给人世间带来了许多奇观!

这些奇观是现代的有关科学仪器無法检测出来的话;
这些奇观常人世界中的人也無法摸透;
这些奇观具有一般功能或者更高层次功能的人也無法看透。

只有大师自己知道,面对浩瀚海洋般的众生,他只有用微微一笑,把心知化無知,把無知化心知,用他那淡淡的心笑,化解了人间無数的怨恨,無常的疾病,無限的烦恼和痛苦,最后用他颗清纯的心灵,带著有缘分的人们,往更高层次上修炼。

他把大法告诉了人类!
人类中有多少人能理解大法!
神奇的大法,
神通大法,
無边無际,浩浩荡荡的大法……
就是把人世间能夠形容大法伟大的词语搬出来,统统搬出来,也無法形容这神通大法的神奇!因为大法不是世上常人能解释清的东西,人没有资格解释它,人也不可能解释了它。人没有能力解释它。我们所作的一切,只不过是对大师大法的一点点理解和认识罢了。真正能解释清大法的人,是创始这部大法的大师——李洪志!

这是我们从常人的治病痛角度告诉人们一些关于大法的奇观,这还远远不夠,只是选取了大海中的一滴水来显一下影子。無愧地说,每个参加法轮功学习的人都有自己的体会,都有自己的收获。

全国有近三十个省份,全国有近百座庞大的城市,全国有幅员辽阔的廣大乡村——有多少人听过了大师的报告,有多少人从电台中报纸上听过和看过关于法轮功的传闻,从介绍中知道了它的功理功法……

这个数字無法统计清楚。
但有一个答案是明确的,受益者無限!
每个学过和正在学习法轮大法的人,有一点是肯定的,都有感受,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感受而已,不存在一个没有感受的人。

所以说,常人中康复身体的例子多得無数,就像天上的星星。因此,对大师而言,这并不是他的奇功,也不是他的目的,更不是他的心愿,他的目的是把这些災难悲痛中的人们啊,带到一个至高無上的高层功能的境界中去,愿有缘的人们天目全开,顿知宇宙的真谛。但是,要达到高层地步,就要有人世间初级阶段的开始,这一段内容是無限丰富和多彩的,这也是一段十分艰难困苦的里程,也是摆在大师面前的一个重大任务!

度人,是大师的心愿!
善度,又是大师的艰难!
达愿,才是大师初步的开始!
终愿,是大师最后的心声!
所以,一个简简单单把法轮功理解为祛病健身如此单调,大大错解了大师的初衷。然而浩瀚众生,真正能理解此心者能有几人?
不理解,也只能走祛病健身之道!

这只是让世上人明白一个道理,往高层次上修炼,凡是学习大法的人产,都要有一个強健的身体,调理每一个人的身体,不仅仅包括有病的,重病的,绝病的……那些看上去無病的壮漢,無病的淑女,不管你是青春年少,中年強壮,每一个人体内都存在著病气,因此,把“無病”的人调理进入“显病态”,最后达到無病的目的,带著你往高层次修炼,这是进入法轮功的初级阶段或者叫开堂一课。在大师心目中,纵然给全天下人都调好了身体,治好了病,仍然是传教正道大法的开始,他不没有进入正题。这个正题就是高层次修炼,让人们真正认识宇宙大世界的本来面目……

所以,惊讶的人不仅仅是除了各种病患的人们,还有许多进的班本认为無病的仅仅是为了健体的人们,他们身上出现了异常反应,也引起了比患病的人们还大的震动!

武漢一位从事体育工作的,他听说大师的功法使没有病的人发病,深感不信;他是搞武术的教练,别看年轻,已当上了教练。他教出的弟子很好,许多人已在全国初露锋芒。他怀著试一试大师神奇功法的想法,来到了学习班上。

两天之内,他像一些有病人那樣,果真反应十分強烈。浑身发烧,高达四十多度,浑身像一个火球。高烧之后,他原来浑身上下的肢节格外的疼痛。

这位教练自以为没有病,其实,刮风下雨,他率领学员严格训练,尽管经常活动,他的上下肢关节已经有了问题,只是他自己还没有感觉。

另外,练功的人有一个特点,平素感觉不出自己有什么病,大病小病轻易没有,甚至很少感冒,养成了一个习惯,不知道什么叫有病,不知道什么是疼痛。只有扭伤摔伤之后,才知道疼痛的滋味。
教练的想法大师知道。
尽管在茫茫人群之路,这位教练并没有找大师干什么,大师一目了然。通过大师的目力,他发现这位教练已经有了病,并且病得很重,只是他还没有感觉。因此,用他的大法给他一扫了之。
这位教练以为自己是無病之体,进来之后不信,当自己那強壮的身体开始发病时,他感到浑身的关切疼痛难忍,还感到骨头里有什么东西往外排,感觉很灵敏。
两天之后,这位教练浑身轻松,一点疼痛感也没有了。
最后,他终于明白自己有关节炎病,只是没有感觉,大师把他治好了。
其实,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病,只是他自己没有发现,骨癌!只是已经开始处于待骚动期,大师也给他治好了。
他自己没有感觉。
大师看得一清二楚。
后来,这位从来不去医院检查的教练去了一次医院,医生告诉他,身上的关节病已经治好了。上面留有治疗后的痕迹。还告诉他一个严重的问题,请他不要惊慌,他的骨癌也治好了,并且问他去的那家医院,怎么治好的?
这位教练大惊,问:“我真有那病?“
“已经好了。”
“你们怎么知道”?
“任何病好后,总要留下一个证明吗”?
“这是真的”?
“一点不假,不信自己看一看各种化验和拍片的结果”。
这位教练恍然大悟。当他怀著感激的心情再寻找大师的时候,大师已经远去别的城市了。

神人不图功,圣人不图名!
如果稍有一点名利心品的人,对于治疗了世上如此难治的病症,该有一点自我欣喜之感吧?!
连那些医疗界的人们,都为这位教练感到自豪时,常人之心就可想而知了。
大师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想,甚至已经忘掉了这位教练。
这位教练从此之后,一生中不会忘记大师的功德。
世上有多少像这位教练一樣的人啊!
大师经过的城市中,像这樣的人太多了,许多的人们,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病,凡是吃五谷杂粮的人们,没有一个無病的,只是能不能感觉到的问题。大师無声地给这些人清除身上体上的病!
高天之德,深海之德,無边之德……
这就是大师,用他那神奇的功德,教化了世上许许多多的人们。让他们在無知中受益,他卻在沉默中付出辛苦,常人啊,世上能有几个像大师这樣的人,这樣的神?他虽然不是神,但他做了一切事,是神所不能为之,所以人们叫他的功法为“神通大法”。
像这樣的例子成千上万,成千上万的“健康教师”,感念大师的恩德,惊诧大师的神通,更敬佩大师的人品。
写到这里,我们又想到了石家庄的一位武警战士。
当李洪志大师的大法在石家庄传开时,他也是报著试探的目的走进功场的。可以说,这位武警的武功达到了一定程度,在武警训练中是出了名的尖字人才,身体十分強壮,武打几个人不是他的对手,十几公分粗的铁棍打在他身上,身上连个红印都没有,铁棍卻被身体折弯了。厚厚的砖块砸在他的头上,头部安然無事,砖卻粉碎了。
人们管他叫:“武警铁拳”。
在武中称王,这称号是极来之不易的。像这樣的人身上能在病吗?常人回答是没有!
他身体的事确很棒,不应该有病。
但是,他是内身,尽管练就一身硬功,身上仍然存在著病气。他不知道,医院也不知道。因为他的身体太強壮了,平时他自我感觉什么病也没有。特别医院对他的检查结论更证明了他是一位没有任何病痛的人。
他听说大师将把没有病的人调到有病状态,把健康人的無病论推翻,证明一个道理,感觉中無病不等于没有病,医院检查没有病,也不等于没有病,一个真正没有病的人进了学习班,他会無动与衷,什么感觉也没有,也丝毫感觉不到大师给人调理身体的触觉。凡是感到了不舒服,就证明自身有病!
这个结论他认为大师讲的有道理。如果一个真正没有病的人,你就是再往他身体状态调,他没有病,不会有感觉,这理对!
第一天下来,这位被称为“武警铁拳”的棒铁漢,感到各个关节疼痛,身上的肌肉麻木疼痛,特别是心口部位,就像有一把牛耳尖刀在割自己的心。
一向没有任何病痛感觉的武警铁拳终于认识了大法的神奇!
大师熟知武功,他身怀绝技并且他的武功在二十多年以前,早已经走出了形似的阶段。因此,他对于武功与大法之力的根本区别认识最清楚了。
武功并不等于神功!
再过硬的武功,只要它停留在有形上面,也只是武功层次的开始。
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真正武功高強的人,他可以伸出单掌,把一颗粗大的树拦腰斩断,可以把一块离得很远的巨石推出很远的地方,看上去伸出了掌在做功,其实,他把功化成了無形的能去做事。这看上去神奇,其实仍然在初始阶段。到了很高的层次,他可以闭著眼睛一想,就可以把大树连根拔起,把巨石推下山去……这是高级阶段。
而那位武警強壮的身体之内,仍然存在著病气。存在病气的人,是不可能达到用单掌立物和用意识作功的地步。
可以说,达到用意念发功的地步,才出了無病之体的层次。
因此,那位武警也好,世上更多的比武警还厉害的会武功的万万千千的人们都处在有病存在体的阶段。
这是一个道理。
那位武警铁拳终于明白了大师的这个理!
所谓在健壮的常人中间发生的这樣的事件太多了。人们感到大师功法的神奇,大师功理的准确。
最后用神奇和真实下一个定论,是所有学习功法的人们发自内心的感触。因此,正道大法受到了世人的欢迎。
一个人如果抱著害人之心学大法,
一个人如果抱著邪念之心学大法,
一个人如果抱著一切不善良的心学大法,学完之后想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用正道大法之威去干坏事,那么,可以坦然地告诉你,什么也不到,纵然学到了一点法,用不著你自己达到目的,或者干坏事你达到了目的,大法也会对你制裁和惩罚。
也许有的人不信。
学过大法的人都信。
抱著这种目的学大法后的人相信。
学了大法真的做了坏事的人相信,就是抱著试验一下大法是否灵验的玩笑目的干了坏事的人,大法也照樣制裁不放!
所以,大法之所以视为神话,道理就在这里。
有人说,学完大法之后,学员们各奔东西了,有人私下里做了坏事,大师怎么会知道,他用什么办法惩罚做坏事的人呢?
用神奇的大法!
以法治人,
大法常常管束你的心性,让你在自觉中信法,如果你做了错事,你心中会时时不安,总觉得大师看到了,总觉得大师知道了,这种念头一升,惩罚的时刻就到来了。这时,因为你还是一个学功的人,只要你的心念一天存在著修炼法轮功的目的,一天是大师的弟子,大师一天也不会放过你,所以,不但行功上不能干坏事,就是心中想干也不行,心中想干也会惩罚你。
在学习班上,不少人得了大师的法身、法像,以便练功时与大师交流,或者请求大师做保护神,或者有什么别的目的。不管抱著怎樣的目的把大师的法像请到家去的,所有的人们有这樣一个感觉,只要你抬头一看法像,总看到大师目光微微,淡淡静目,似笑不笑,似严不严。平和中流露出威慑力。

一个修炼的人,当你想做坏事的时候,大师的法像会显出少有的不高兴的樣子,当你真的做了坏事,大师的法像会变得严肃认真,表现出非常不高兴的樣子,用不了多久,你准会出事,身上会無缘無故地反应,或者心理会起反应,坏事干得大,干得多,反应也就大,反应也就多,干得光,干得少,反应也就小。总之,一定有反应。
除非有一天,你感觉到心性修不成了,实在受不了大法的约束,再也不想学功了,那,你的所有反应也就没有了,因为你不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了,大师自然也就不管你了。这时候,你再干了坏事,有了坏心,或者邪淫害人干出更大的罪事来,大师的大法不会再找你了,世间法会治你,今天不治明天治,除非世间法的功能达不到大法的程度,使做坏事的人逃之夭夭,那是世间法的無法,让做坏事的人逃脱了。往往逃脱的人,他会感到得意忘形,觉得一天偷了一万元,夠花一二年了,不劳而获,世间法又逮不住他,一而再,再而三,总有一天会受到世间法的惩治。
世上也常常州有这樣的事情发生,一个杀了人的人,一生之路得不到严惩,他有办法逃命,但世间法破不了案,杀了人本来该偿命,他归不了案,一辈子都归不了案,像这樣的事情,世上太多了。因此,也就造成了许许多多的無头案。
也有这樣的情況,強奸犯今天用这樣的手法得手之后,明天用这种手法得手,一连多少次用这种手法得手,公安部门破不了案。所以,他就今天在这里用这种手法作案,明天又在那里用这种手法伏案,今天这个村子,明天那个郊区,今天这个县城,明天那个城市……总之,他靠他行之有效的做案手法干尽了坏事,总也落不了法网。
这是为什么呢?
他有一定的手法,也叫案法。他的案法让受害者受其害而不鸣其冤,包括公安侦察部门在内的世间法一时很难惩治了罪犯。因此,像这樣的人自以为干尽了坏事,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诸如此类的事件在世间太多了。因此,造成了人世间不太平,作恶者才有消遥法外的说法。
那些作案归案的坏人,说明善恶现报,也说明他们手法不高,还有其他方面复杂的因由。
那些消遥在外無法归案的人,也为世间种下许多的無头之案。这樣的命案人,迟早也会归案,只是早晚而已,终有报应。
这些人可以暂时逃避了世间法的严惩,甚至一生之中可以消遥法外,但是,大法卻不容他,别说是人命奸案等等。就是一般的坏事,大法也決不容。但是,必须是学法的人,大法才可约束,反过来说,真正学大法的人,自从学大法之后,他们的心性都规范在自觉的基础之上,也就干不出伤天害理的事来。他们是惩治那些干伤天害理人的天敌!
如果心性守不住,做了坏事,大法绝不像世间法疏而有漏,它会使做了错事的人立即受惩。就是想实验一下大法是否真的能嫉恶扬善,做了坏事的人,大法也決非不饶过。
一位很有教学的报社记者,他英俊刚健,谈吐不凡,是报社公认的美男子。高高的个子,四方大脸,浓眉大眼,心地也非常好,见義勇为,無私無畏、心肠非常不错。因为他心性比较高,又能吃苦受累,常年风风雨雨跑在下面采访,写出了许多好文章,人们熟知他的名字,更喜欢他的文章,从他的文章中,可以看得出这位记者的心声,他嫉恶如仇、泼墨扬善,为社会尽到了一个记者应尽的责任和義务。常年累月下面采访,有时也出入中央的一些大机关,他是上通要人,下接百姓,才华横溢,被称为名流。
这樣的人出成绩,身体损失较大。健康状況不十分好,他为了獻身事业,又很少去医院检查,非常相信气功,他想从气功中找到保护身体的秘诀。
他找到了,参加了北京法轮功班。功长进特快,身体也非常健壮,他非常相信法轮功。大法的神奇和这位记者的英俊,引得许多漂亮女性尾随,其中有宾馆的小姐、文工团的演员,还有一些出了名的歌星和影星,还有一个舞蹈学员也羡慕起这位记者来。
他没有学习大法之前就已经陷入多情网中。他觉得那么多人喜欢自己,如果不让对方满意,似乎觉得对不住人家, 一入情场,立即陷了下去。
今天与这个相约,
明天与那个往来,
后天答应其他的约会……
渐渐,他终于感到繁累不堪,工作精力不充沛了。文思也不如以前,没有不透风的墙,没多久,今天这个电话,明天那个电话,从单位到家中,这些漂亮女性把各自钟情打到单位和家中,领导看出了一些问题,妻子看出了一些问题。谁也没有说些什么,憑著他的灵秀劲,希望他改邪归正。
人家越不说他,他反而觉得越不好受。
后来,他参加了法轮功学习班,听了大师的法后,決定改掉以前的坏毛病,一心一意钟情自己的妻子。
许多情人的电话不接了。并且告诉单位的人,如果有女人来的电话,就说我出差了。许多电话断了线。他平静了一段时间,感到很好,每天除了工作,沉浸在练功里面,到也乐乎乎的。
大师讲过,只要是法轮功学员,班上班下都一樣,自觉地修炼心性,不要认为老师不跟著自己,做了坏事也不知道,其实,既然成了法轮功弟子,法身一直跟著他起邦助修炼功法的作用,也保护你,同时也监督你的心性和行为。做了好事就长功,做了坏事就受罚出事,信不信由你……
他想,大师云游四方,今天去这座城市,明天去那个城市,真的有法身相随每一个练功者?
全国有万万千千的大法崇拜修炼者,每个人都会有法身相护吗?
他有点不信。
当人这种念头一闪的时候,心迹发生了变化,觉得大师功是無量的,德也是無量的,要说如同神仙一樣能跟著每一个修炼者就有点奇了。他觉得大师的这种说法过分了,有点不实际了。对于这一点,产生了怀疑和动摇。

当这位记者对大师的这一点产生疑问的同时,许多不良方面的干扰一齐扑来。许多情人的电话打来了。他拿起了电话,一听是一位演员打来的,好久没有与她相见了,一下子又觉得应该会一会她了。
想起了她的沉思,
想起了她的漂亮,
想起了她还是一个没有结过婚的女性……
他应约去了她的家。她的家人都不在,给他们留出了一个美好的空间。
回来的时候,这位记者心里发慌,总觉得心中不稳,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没有挤上公共汽车,就被一个骑自行车的小伙子撞倒了,但没有伤著。他想大发一顿脾气,这个时候,他想起自己是一个练功人,怎么能与常人一般见识呢?因此,没有发脾气,但他忘记了,自己仍是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怎么又可以堕入情网呢?
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那么高的心性去认识,因此,回到机关之后,突然感到嘴角发麻,这是他修炼后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不一会儿,嘴巴肿了起来,肿得很大,很硬,他不敢再见同事们了。
同事们开玩笑地说:“让咱们的美男子变一次R八戒,省得那么多人绕著”。
对同事们的玩笑,他由衷地领会,不好意思是地说:“对不起,闹点小毛病”。
“咱们的大美男子,从来没有这樣过,是不是做错了事,你师父惩罚你呢?”
同事们知道他修炼著法轮功,也知道法轮功的威力,还听他和其他人说过大法的神奇,这其中包括法炼人、法护人、法治人等奇特的办法,于是,同事才开了这樣玩笑。
这位记者经同事们提醒,他忽然想到自己的确做错了事,曾经发誓,再不与那些情人们来往,再不伤妻子的心,可自己没有把握心性,又犯一次错误。
回到家里,他跑进自己的写作室,向著大师的法像真诚地悔悟说:
“大师,下次再也不了,弟子知道了,弟子一时心变,又回到常人中去了,饶恕了弟子这一次吧”。
大师在讲法中曾说过,不是所有的修炼人都能一下子改掉了身上的毛病,随著心性提高,这些毛病会逐渐改掉的,改一些心性,功能就会有一点长进。也有在修炼中犯错误和做坏事的现象发生,只要你还法轮修炼大法的学员,大师能容错必改之过,做了坏事,改过来就是了,要在人生的道路上,一步步一点点进取,多做好事,少做坏事,最后到不做任何违反大法的事情,到了那一步,人也不是一般的修炼人了,层次会很高了,功力也就更大了……
他知道大师的法很威严,大师不在,他说法身可以起到同在的作用,他又不相信大师的法像会起监护作用。因此,在不自觉中干了坏事。
结果,当他向大师的法像表示悔改之后,几个小时过后,他那肿得像R八戒一樣的嘴又不肿了,也不肿麻疼了。
他想,莫非真是师父的法身起的作用?
他在半信半疑中度过了一生之路从来没有感觉到的嘴肿感。是大师的法身起了作用,大师恕容了自己,还是一股毒火沖上头部,等火散了,肿也就下去了。
总之,他仍然半信半疑。不过从开始提高了一个档次,开始,他觉得大师法身不可能跟随每一个弟子,干了坏事大师不知道,做了错事只有自己知道。
这一次他有点信了,也有点不完全相信。
当他的妻子问他嘴为什么肿了,他说上炎了。妻子让他去医院看一下,他说自己是练功人,一练就好了,去医院干什么?
这一点他到坚決;
不久,又一位宾馆的小姐打了电话,约他下午三点去宾馆一下,有要事商量。
他是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住进京都这家比较豪华的宾馆的,当时喝了许多酒,一位服务小姐高雅极了。比电影明星都有气质,他与她接触之后,这位小姐仰慕他是大报的记者,又是一流的记者,很快与他相爱了。当这位小姐得知他是有家的人了,也没有说什么,甘心情愿与他保持关系。
他认为在京城能与这樣美丽的女性来往,是天下任何一个男子达不到的事,因此,他非常喜欢这位小姐。
当这位小姐主动打来电话之后,他又激动起来,決定赴约。
他按照小姐的约定时间,再次去了那家宾馆……
下午还有一个重要采访任务,并且是去一个大机关,要采访一个大人物。当他刚刚离开那家宾馆,又感到嘴有些不舒服,过了不到二分钟,嘴巴肿了起来,并且比上一次肿得还大还猛,他非常害怕,只好乘车跑回家去,一照镜子,我的妈呀?整个脸都肿了起来,像一个大胖官,特别是那嘴,肿了老高,硬得像钢铁,用热毛巾一捂,硬劲反而更大。
無奈,他只好给报社有关人员打电话,说自己病了,不能招待下午的采访了,请派别人去。
一连两天,他的脸开始消肿。怎么消的,当然是他再次请大师的法像保护,弟子再也不敢做坏事了,并且发自内心地保证不干了,相信了大师的法身能保护人,能治人。他也一子明白了:“法炼人”这个道理。
这是不是一个奇观呢?

在接触的一些修炼大法的人圈子中,像这位记者经历的不同的事件非常多,大多都有一个道理,抱著试一试大师的法身灵验程度而去做坏事的人,都受到一定机会性惩罚,这个“机会”指的是大师给试探者一两次机会。令其改过!不要再半信半疑。
如果真心实意地去干了坏事,或者去犯罪,又是法轮功学员,大师法身的惩罚是十分严厉的,甚至是十分不客气的。
也有一位练法的学员,因为他开始练法的心术不正,是想练好了大法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十分虔诚,学得不错,天目也开了,长功很快,还能看到一些东西。他浑身上下的病全好了。但是,他的心性没有修稳固,有一次,他去一家银行取款,刚一出家门,看到前面一个人车尾架上夹著一个皮包掉了,那个人没有发现,都是一个城里的人,況且又是一个小城,如果喊一声,那人停下来,他把包还给人家。本来是一件积德的事。
他没有,等那个人走远了,他拾了皮包,立即回到家,打开一看,妈呀,五十元一张的票子,足足有三百张,一万五千块呀!他忘掉了自己是一个修炼功法的人,急忙把皮包藏在沙发后面,把钱取出来锁在柜中,并且自言自语地说:“天助我发财?”
他没料到,就在他拾起皮包的一刻间,有一个小学生从一边出来,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小学生正要追赶失主,又怕他走掉了,结果,小学生很聪明,一直在后面跟著他,跟到他的家门口,就回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那个丢了皮包的人惊慌地骑著车子回来找包,满头大汗,看得出他非常著急。像丢了魂似的,面色焦黄。小深重走向前问:“叔叔,你找什么?”
“小同学,见到一个皮包吗?”
“见到了。”
“什么,你见到了?”那人惊喜万分。
“被别人拾走了。”
“谁?”
“离这不远,就在那边。”小学生用手指了一下两边的胡同。
“小同学,你要救我们一命呀,我的女儿住院了,很危险,没有钱人家不做手术,我著急之下,竟把钱丢了。”那人扑通一声,给小同学跪下了。泪水流了下来。
“走,我领你去!”
小同学领著失主穿过胡同,来到了一个大黑铁门家,指著时而说:“这是这家”。
“我去,你等著,好心的人,快还我的钱吧!”那人进去了。
见面之后,这位练功人发现是丢钱的人,不觉吃了一惊,但马上又镇静下来,问:
“你找谁?”
“找你呀!”
“我不认识你,有事?”
“同志,刚才见到一个皮包没有,我的女儿正在住院,那是她做手术的钱。没有这钱,我的女儿就……”他哭得说不下去了。
这位练功者纳闷,他怎么能找上门来了,一个拾的钱,又不是偷的,怕什么,给也是,不给也是。好容易到手的钱随便扔回去了?想到这里,他说:
“对不起,我根本不知道你丢了什么钱,我一直没有出门呀!”
“同志,救救我吧。”那人给他也跪下了。
“你不要赖人,我没出门。“
那人见無望了,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就走了。出来之后,见到小同学,摇了摇头说:
“我女儿死定了。“
“大叔,他不给?“
“人家不承认!“
“走,去公安局报案,派人来搜。我在这边看著,别让他走了。“小同学倒是很聪明,让那人快去报案。
那人去了公安局。没多久,公安局来了三个人,对他先是劝解,希望如果拾到了快还给失主去救人命。
这位练功者怎么也不承认。小同学,对他说:“我看到了,就是你拾的,拿到家来了。“
他仍然不承认。
公安局的人只好搜了出来,还给了失主,失主拿著钱给小同学跪下,给公安局的跪下,声泪倶下地道了谢,赶往医院去了……
这位修炼的人,开始练功的心术不正,但因为大师的现场说法使他改变了初衷,结果走到了社会后又坠入尘圈,迷途不返。虽然公安局人员没有给他什么罪,但是,在修炼上跌落下来。
事后,这位修炼的人痛苦地说:“ 我的天目闭上了,什么也看不到了,浑身的病又发作了,疼痛难忍,出了门被另人痛打了一顿,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再看大师的法像,大师总是不高兴地看著我,他怪罪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给修炼的人丢了脸。如今,我痛悔万分,要想真正得功,必须守住心性,做一个非常好的人,否则,心中有丝毫尘念和贪欲,都無法练好功。大法绝不饶人,大师的法身決不饶人。直到现在,大师的法像对我还没有露出笑容、当他再向我显露笑容的时候,不知要再修炼多少年,不管怎樣,我明白了。大法決不是闹著玩的东西,真心学法练功和假心学法修炼,谁抱著什么想法学法练功,大师知道的一清二楚,我要从头开始,扬善积德,做一个重新修炼的人,从头开始……
他终于开悟了。
大师似乎对他微笑了。
他终于开悟了。
他从此走上了修炼的正途……
大法,真乃奇观大法,因人不同,显现出五彩的景象,善恶有报,灵验神奇!使所有练功的人产生不同的共识:
大法能惩治心性不好的人。
大法能惩治练功中变坏的人。
大法给那些扬善守德的修炼者助力功能……
大法善恶分明。
法轮常转,在心性修炼上,那些以心性为德的人,长功很快,奇迹倍生。那些心性变黑而缺德的人,不但功能掉落,一生之中还会遇到说不清的災难!
法轮常转,
功贯自然,
真诚修心,
功力無限,

参加法轮功学习的人,人人受益是显著的特点。不管抱著什么樣想法来修炼的人,只要注意修炼心性,正确练习功法,在很短的时间内,都能学到东西,这是人们的普遍认识。
许多不同的例子,道出了大法以法练人不同的结果,这樣的奇观,是其它功法無法达到的。
根器大心性好的修炼者修炼效果如何?
这是一位来自川江平原的修炼者,今年四十五岁,一个标准的农民,他上有老,下有下,还有一个多病的妻子长年卧床不起,深重的擔子压在这位农民身上。
日升而出,
日落而归。
他辛勤地劳动,仍然解決不了家庭的生活困难。一次在去县城途中,他听说世上有一种大法在传,大法非常奇特,可以治疗百病,能让人解除病苦。还有许多传说就神了,这位憨厚的农民不相信别的,能治病,能给人解除痛苦,这两点足夠了。他做夢都盼著妻子从久卧的床上爬起来,有一个好的身体之后,一块同他擔负起家庭的重擔!他想回去之后,拉上妻子去成都,听一听人间流传的神妙大法。于是,他早早从城里办完了事,太阳没落就赶回家了,他对妻子说:
“听说在成都传法轮功,很灵验,我想位著你一块看看去。”
妻子理解丈夫的心情,但她又知道丈夫拉著自己从川江赶到成都,要走三天天夜的时间,丈夫白天劳动,晚上要照顾父老和她,还要照顾孩子,这个家庭少不了他呀!她更知道自己的病很重了,吃药打针不管事,去了又能怎么樣呢?于是,说:
“他爹不用去了。你夠累的了,还是想著伺候一下老人吧。”
这位憨厚的庄家漢,从小心性平稳,品质好,孝敬父母,疼爱妻室儿女,是川江出了名的老子。他每天劳动长达十六个小时,身上有病,也坚持著费尽辛苦,养活十口之家。人们非常同情他,但解決不了根本问题。
“像这樣好的人,不该受苦呀!”
“老天应该可怜可怜他们一家。”
人们经常这樣说,投去無数的同情心。
他听了妻子的话,決定去成都城里看一看。几天前开始准备家中所需的一切物品,他想走之前全部准备齐全,省得走后惦念。
后来,他去成都,怀著赤诚的心,走进大法中来。
第一天听了课,他痛哭著流下了泪水。他被大师真诚的讲法感动了,因为他一生之中几乎没有做过任何坏事,大师的法说到他心里去了。另外,听了大师的功法之后,他感到浑身发热,好像身上起了许多东西。别人住旅店住宾馆,他为了省钱,在马路边下的树下过夜,树当被,地当床,饿了,买上几碗茶水充饥。第二天,他照樣去听课。
他有一个深厚的愿望,希望大师能给他的妻子治疗一下,治疗一下多病的父母。他还想学习功法之后,回去教自己的亲人,也教那些被病痛折磨的好人们。
这位憨厚的农民写了一张条子,托人转给大师。
一个班下来了,这位心性极好根基大的农民变了樣了,他身体变得十分轻松,好像可以一口气跑回家去。大师在授功时讲了许多法,也讲了他的情況,并且大师知道他夜宿街头以水充饥,为了治好父母妻子的病,吃尽了千辛万苦。
这位憨厚的农民哭了。
他被大师的真诚所感动,更被大师的神功所震惊!
是啊,几千人之中,大师怎么知道他的情況呢?还知道他来成都非常凄涼的街头之宿呢?
大师在他临走的时候说:“好好修炼,德大功成!不要痛苦,一切都好了。”
这位川江的老实人回到家中一看,妻子正在烧火做饭,她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根本就不像有病的人。她除了做饭之外,还擔负起照顾老人的擔子,奇怪的是,两个老人病也好了,也能下床走路了。他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扑上去扳过妻子的双肩问:
“孩他娘,你怎么起来了?”
妻子满面红光,对他笑了笑说:“你走后不久,我感到浑身发热,看到一团团金色的气雾从窗口流进来,也不像太阳光,一直扑过来,又围著床转圈,我感到特别热,浑身也有了劲,双手一扶床沿,起来了。一连几天,总有这樣的光团往屋里来,我感到肚子里像有什么东西往外吐,真吐出来了一堆堆黄黄的黑黑的东西。再也不感到胸闷了,肺也轻松多了,浑身的疼劲也没有了,就这樣好了……
听了妻子的敘述,这位农民点了点头,终于明白了。大师曾告诉他,回去之后一切都好了,不用发愁了,好好修功吧。
“孩他娘,法轮功真灵,是大师救了咱们一家人的命呀”
妻子奇怪地问:“大师没来,能治病?”
“能,这叫缘分。”他高兴地说。
“咱爹娘也好了,他们再也不白天喊晚上叫了。”
他又扑到二老屋中,发现两个老人也变了樣,心中非常高兴,说:
“我要拜拜师父。”
说完,把大师的法像贴出来,摆放到桌上,磕了三个响头。
一个奇迹就这樣诞生了。
一个多病的家庭,一个憨厚的农民,因为他自己的心性好,对于正道大法坚信不移,吃尽了辛苦,为了学法,宁可夜卧路边,饿充茶水,表达了他的诚心,也表达了他对父老的孝心,对妻室儿女的爱心。
十天之中,也有刮风下雨,还有风吹尘打,他克服了困难,对大法忠贞不二,坚信大法的神奇,他想回去之后治疗全家人的病,大师非常同情这樣的人,也从心里感到高兴,所以,他可以用法身去遥远川江他的家中治疗卧病在床的人们。
也许,有的人感到像神话中传说的那樣,其实,神话是神话,大法是大法,大法做到的事,是现代的神话和古代的神话做不成的。当然,川江发生的奇迹,主要表现在这位农民身上的可贵品质,让大师受了感动。所以,大师给他了许多东西,并不是所有的修炼者都能均得到,因为根器和心性谁与谁不尽相同。
川江发生的事被传为川江一带的神话,它不是神话,而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今天的四川。好心的人们,沿著心性美好的轨道,平平静静地修吧,德有多高,功有多大。好心的人们修炼正道大法,必然获得大法的报效神功!
而在世间法约束中的常人,同樣存在著善恶的果报。常言道:“多行不義,必自毙”!它道出了世间的真谛。
生活中也常常遇到这樣的事件,一些作恶多端的罪犯,他归捕不在世间法捉拿之中,常常毁命于自己。这个自己指的是自身。其实,它属于业尽果来。

一位三十年前因盗窃杀了人的罪犯,三十年后自落法网,受到法律的严惩。他是一个游手好闲的無赖,三十年前,他曾闯入一家住户,杀死了家中三口人,然后移尸荒野之中深埋,埋了有七八米之深,然后侵吞了一家的财产。
此案引起巨大轰动。
因为找不到一家人的下落,没有人证,寻找不到案犯线索,时间长了,这个案子也就放了下来。
三十年無线索,成了一桩無头案。
而这个作恶多端的罪犯自那次得逞之后,获取了那一家九万元财产,生活一步登天,又做了几次案,竟然洗手不干了。
从此,他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一晃三十年过去了,当这位罪犯在一家酒馆喝酒,听到人们议论最近发生在城中的几桩命案后,意得意忘形地说:
“现在的警察白吃,大案破不出,抓几个毛贼差不多。”
“不对,大案没有破不了的。”议论者不同意他的看法。
“破个屁,草包饭桶。”他得意地又喝下几杯酒,神情怡然。酒壮英雄胆,他摆出一个老资格辈分的架子又说:“無头案多了,要能破,何必悬多少年没有消息。”
“过去侦破手段差,现在跟过去不同的。”有人反对他的看法。
“人命案破不了,是警方的失职。做案的太多了,谁能保证个个归案。都归案了,还有逍遥法外之说吗?”他大声议论,仿佛自己在这些方面很有经验。
“大叔,要杀了人,还有破不了案?”
“有,有的是。”
“官家肯放过?”
“他查得出吗?”
“怎么查不出?”
“那还不简单,杀人之后,往荒郊野外深地里一埋,埋它七八米,無人知道。”他说。
“这么说,大叔知道荒郊野外埋了人啦?”
“你们知道三十年前有一姓杨的人家被杀了,官家知道被杀了,就是找不到是谁干的,他無法知道。”说著,他又喝了几杯。高兴得回家去了。
没料,问话的人是个公安便衣,一直跟著他走,最后知道他的住处,也查出了他姓名。翻阅尘封的案卷之后,这位公安人员觉得此人话中有露,于是,带人去他讲的那块荒郊深地,发现这里真如同世外桃園,多少年没有人动过这里的一草一木。深地并不大,它凹进一块周围高中间低的地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凹下去的旧井址。
去的人们开始挖土,挖到七八米时,出现了一具尸骨,再往下挖,又出了两具。经过鉴定,这三具尸骨就是三十年前失踪的姓杨的一家。
案犯三十年后被捕,归案的原因简单,他自己無心出口,有心者听起来有因。最后落得应有的下场。
真正能濳心修炼李洪志大师大法者,所有人都会有一个收获,谁与谁的也不同,这是根据自身的心性和功德的高低決定的。达到一定心性的人,功德迅猛提高的人,收获就就更显著,奇观就更吸引人。
长春电业局有一位离休干部,他叫赵敏杰,六十七八岁的人了。他是一位气功迷,可以说已经练了十多年。为了学好气功,他订阅了国内各种气功方面的报纸和杂志,先后改练过十多种。
然而,不知是什么原因,他练功时,常常出现许多“不良信息”,这些“不良信息”化成各种形象干扰他练功。眼前说不清出现什么东西,常常让他吃惊、害怕、受扰……
最近一段时间练功,他感到涼风扑身,阴影怪态眼前晃动不止,赶也赶不走。也许是三生有缘,佛赐良机。老人在练功时竟遇上了李洪志大师,他听说过法轮正道大法的神奇,想到自己练了十多种功法,来一种练一种,不能总没完吧,于是,他没有学法轮功。
大师见到他之后,听了他讲的一些情況,看他面带微笑的慈善相,老人非常高兴。交谈之中,老人突然看到大师头上有一团金黄色的光环,像金黄色的旋转盘子,在头上转动,老人有些惊呆!
在他接触的十多种功法的气功师中,还没有一个像大师这樣奇特的光环。大师询问过他一些情況之后,又向他简要介绍了一下法轮功,只有二十分钟,大师告诉他说:
“回去练吧,往后什么事也不会出了。”
大师的话真灵。老人回家之后,双腿一盘,竟又奇迹般打上坐了。并且一坐不起,从半夜十二点一直打坐到凌晨四点三十分,共打坐了四个多小时,老人在打坐中睡著了。醒来之后,一点累感也没有。睁眼一看,满屋的法轮在转,渐渐老人也感到身上每个穴位里边有法轮不停地旋转……
奇观终于发生了,老人仿佛变得年轻了许多岁,走路一身轻,仿佛腾云驾雾一樣,在练法轮功时,任何不良物象和不良信息丝毫不存在了……
进入功态之后,展现在老人面前的是一种無法言喻听大千世界。老人喊:
“奇哉,奇哉,大法神通,妙!妙!
老人得正法,
奇观之妙大!
一位叫赵亚芹的女同志这樣敘述她的感受。
去年的八月份她参加了李洪志的现场报告。听著报道,她感到下丹田慢慢地转起来,两天之后,上腹也开始旋转起来,并且转得非常猛烈。三天之后,有一个旋转的东西开始往上面转去,一直沖到头部。
她开始感到晕头脑胀。鼻孔里总有东西在吱吱地响中,眼前出现了各种各樣的图像,十分精美,十分巧妙、無法形容出来。
后来,她又感到一个气机在腹内乱顶乱串。有一股瞪大的气柱往头上沖,仿佛要把她顶起来,弄得她心慌意乱。
这种飘忽的感觉是什么原因呢?
她向大师请教。
大师说:“不要紧,你在长功。”
她又问:“老师,我会飞起来吗?“
大师说:“法轮在发挥作用,一给治病,二邦你练功,不要害怕,没关系……“
在短暂的学习期间,她的身体变化太快了,几乎天天有收获,一天一个樣子。有一次打坐时,突然,前方落下了一个四方精制木盒不经人手自然打开了,里面卧著一汪水和一个像药丸的小球,后来,那水丸旋转起来,一直旋转到她和嘴里,她不自觉地咽了两口清清楚楚。有人看到了,小声对她说:
“师父给你东西呢,你太幸运了。“
从那以后,她感到自己完全变了樣,好像自己年轻了许多,身体轻爽,一点不痛快的感觉也没有了。
到了9月6日,大师再次现场报告,她9月7日再次入场。做功的时候,丹田之气往上沖,一直沖到腹部,又猛然地沖到头顶部了,突然,她感到头痛像裂开一樣的感觉,接著从头顶部落下两个黄白圆形的物体,一直向下腹部滑去了。
在场的一位师父说:“我看到大师相助于你,一直向下腹部滑去了。
夜里两点多钟,她感到似醒非醒,突然,小周天先转动起来,转了很多圈之后,大周天也开始旋转,没多久她感到身体轻盈地飘忽起来,慢慢又落下去……

神奇大法,让你知道自己长功的变化,同时,向每一个修炼者,打开一扇窗口,让你看到功能的奇观!
有人问:“人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功能吗?“
大师说:“能。只是每个人长功的层次不同,有的人能夠看得到,有的人只能感觉得到。“
有人问:“有無感觉的人吗?“
大师说:“不存在,没有感觉的人是不参加大法学习和修炼的人。“
有人问:“看到许多图像,它出自何方?“
大师讲:“来源于功能。每一个人功能上去了,必然要看到许多东西,图像只是刚刚开始,还远著呢?“
有人问:“为什么人与人看到的和感觉到的不一樣?“
大师说:“心性不同,功德不同,也就決定了功能不同,功能不同,也就決定了人与人之间看到的东西不同。至于感觉,获功的感觉有相同之处,不过人的身体不同,吸收的感觉有所不同,但它功效是一樣的。“
有人问:“为什么练功时能看到一种十分美丽的境界,这种境界在什么地方?”
大师说:“功能到了一定层次,看到一种美的境界是正常现象,这些仍然是浅的东西,境界还不深远,如果一个人能练到洞察宇宙的真谛之后,你会说,世间存在的一切,在另外一个地方会有,并且那是永久的东西,是不再变化的东西。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是在变化著的事物。一个修炼的人,真正找到那种境界,你的修炼也该结束一个层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