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16、修好心性的天梯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2-15 06:53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神通大法》第四章 法轮常转心为本

16、修好心性的天梯

在一次大师传法的班上,成千人被大师精彩的报告所激动,他的报告通俗易懂,深入浅出、流畅通顺,颇受佳评。大师一点架子也没有,对待学员就像对待久别的亲人一樣亲切,声声语语,充满对修炼者的爱心。有人说大师一点脾气也没有,不像有的气功师,上台之后,摆架子,胡吹六拉,喜欢听赞颂。好像世上只有他自己是气功师,懂功法。一边讲功、一边骂人,一边贬同道,像江湖上跑的骗子。太粗野。而大师的为人处事,是很受人们真心尊敬的,他的人品很好,从点点滴滴小事上都体现出来了。特别他对传功,从来都是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用他自己的话讲“要负责任“,并且还要”负责到底“。
因此,学员们把心里话都掏出来。

学员学习功法,想尽快掌握,早日炼会,并且达到一个高的层次,这心情大师很理解,因此,無论学员提出什么樣的的古怪问题,他都耐心解答。

当然,学员们的提问,大多是围绕著自己的体会和修炼程度上出现的问题。也有一些在修炼道路上如何加快进程的提问……大师無论什么问题,都有一个满意的答复。

修炼的人们知道修炼正道大法,必须有一个好的心性,而好的心性如何获得,人与人的根基不同。所处的社会地位,从事的社会工作不同,因此,在提高心性的要求上也就提出不一樣的问题。

修炼心性是法轮大法的核心。凡是在这个问题上有疑问的事,大师不管对谁,一答到底。
有人问:“大师,修炼心性为什么要吃苦受难,不修炼时没有苦和难,到底为什么?“
大师从修炼心性是练功人的关口入手,详细讲了练功人就是应该多遇上一些困难、磨难,如果没有困难、磨难来考验你,谁知道你的心性是修好没修好呢?每一次难其实是长功的一步阶梯,过一次难,长一步功。一个真正守住心性的人,無论遇到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事,只要想自己是练功人,一切不痛快就过去了,这就守住了心性,长了功。那些常人因为不修炼,他们遇到的困难当然要多。就是遇到了,他们也不往心里去,不去克已利人,而是发难与人,因此,他们不讲心性。

人们终于明白了,一个修炼正道大法的人,世间任何磨难和考验,都是给了修炼人一次心性提高的机会。

有了这种认识的修炼者,其实是心性提高的表现,他们认识到磨难、困难的出现是考验你心性守住了没有。当一切困难出现之后,首先想到守住心性。

有弟子问:“大师,为什么会产生“业”、消“业”之后人会怎樣?

大师讲了业是怎樣来的。用很通俗的话说,业是佛教中的用语,分善业和恶业两种,也叫十善十恶。善业是多做好事留下的东西,恶业是做了坏事留下的东西,人生下来不做错事的人没有,做了错事就是有了恶业,高功能键的人看得很清楚,恶业就是黑色物质注入人的身体,善业就是白色物质注入身体。一个人的“业”是有根源的。可以说,世上一切事物都存在著“业“,都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比如下雨,不下雨地旱,下多了成災。世上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它的正反性,也就是指的恶业和善业。

消业本身指消除不好的恶业,不好的业力会使人心性变坏,因此,把它消除了,心性提高了,功力上去了。

日常生活中的人产生精力是平常的事,你稍不注意就做错事,做错了事就要改,这本身就是生业和消业。当一个生业少了,消业自然也就少了。当一个人心性一修好了,业也就不存在了,那时候,也就不是常人了。特别是练功的人,单靠练功是不能全除掉业力的,更重要的是平时时刻注意保持一颗完美的心,做一个善良的人,凡事都要以忍为上,保持一颗平静的心态,不为世上一切物质所动心,遇上什么事情,都以练功人为出发点的,行善积德,多做好事,不做坏事,严格要求自己……这是消除业力的行之有效的办法。

社会生活中产生干扰练功人心性的事情太多了,在我们生活中随时可以碰到,各种各樣的考验随时摆到修炼者面前,如果一个人能悟到,有耐心,经受住考验,心性就提高了。守不住心,经不住一切考验,心性也就下降了。

炼法轮功的人,对人、对事、对物,对一切都要有一颗慈悲心,有一颗纯洁善良的心,这樣,才能做到与宇宙中的“真善忍“相符合,才能长功快。正道大法能夠使修炼者悟出慈悲心,当炼到一定程度时,打坐你会感到無名的心酸,想起什么都想流泪,無名的流泪……这就是慈悲心的表现形式。

这也是消业之后出现的结果。

有人问:“磨难临头怎么办?”

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一些不幸,会遇到想不到的災难。人与人的磨难不同,难来了,無论大小,练功人首先要想到守住心性,然后是镇静自如,再就是经受住考验,最后正确对待……

大师讲两件事对磨难不同处理方法的事件。

大师在山西太原传法时,一个五十多岁的学员在她穿过马路和时候,被一辆开得很猛很快的小车刮倒了,狠狠地摔在地上,那辆车开出几十米才停下,因为车速太快,刹不住车。车上的人跑过来关心地问怎么樣。这位学员半天才爬起来。第一句话就说:
“没事,你们走吧。”
司机和车上的人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一再说好话。
其实,她摔得很重,又年岁大。当时她想起了自己是练功人,要讲心性。如果悟性不好,说这里痛,那里痛,那可能真的摔坏了。
她知道了大难来了镇静平心,用一颗好的心性面对结果,把业一下子转化成了功。司机和车上的人坐在车里都说碰到了好人,又给她说了许多有功德的话,她因祸得福。这是因为守住了心性,出现了奇迹,善心对人,法轮常转,功能保护了自己。

还有一件事就不同了。
在一条公路上行驶著两辆车,一个大车,一个小车。大车司机是一位保安人员,开车比较強,车速亦快,在超小汽车时靠近了一些,但是没有任何交通事故。然后,小车ㄢt后,大车超过去了。
小车司机觉得大车超小车,不可思议。心中不服气,加快车速,赶了上去。大车司机见是小车在后面追赶,也看出了小车司机的不轨心里,他想自己是保安人员,怕谁呢?于是,不给小车让路,一直左转右转压著小车。当走进一个县城时,大车朝里去了,小车司机本来应该转拐,向另一个方向去,因为他心里生气,乘大车ㄢt的空儿,又赶到大车的前面,并用把车挡住,大车停下来不能走了。
小车司机下来了,里面有他的爱人,还有一个女儿。看樣子一家三口人。
大车司机见小车司机过来了,也不下车,抽煙。
小车司机打他的车门,骂道:“你他妈怎么开车,跟老子过不去,找揍吗?”
大车司机见对方火冒三丈,骂人,还敲打车门。觉得自己带点官味。哪里受得了一个平常司机的辱骂,推开车门,下来了。
小车司机上去就打,一拳一脚。也许小车司机会些武功,竟把大车司机打倒在车门旁,看热闹的人围了一大片。
越是人多,小车司机来了精神,用皮鞋踢大车司机的头、胸部……总之,大车司机见打不过对方,双手抱头,一动不动了。
地上流了一片血。看热闹的人发话了。
“别打了,打成这樣了,打死人偿命。”
“就打死他,太气人了,压了我一道!”小车司机继续打。
“消消气,都是同行。算了。”
“我怕谁,告诉你,我是九街的,命三,你有本事找我去。”小车司机又用棒子朝著对方的后背打了一顿。
大车司机不动了。人们认为他已经被打昏了。
有人提议给公安局打电话。
小车司机骂骂咧咧地上了车,临走,把头伸出窗外,气愤地说:“有事找我去,我叫命三,九街的。”
無疑,小车司机是县城九街的人,在地方上有一定的势力。所以,大车司机认了。
“太笨了,让人家打成这樣。”
“不敢还手。要是我,轧他狗日的。”
常人中看不公的人也发了大火,纷纷说大车司机無能,人,不就一条命吗,受他这种气,挨这种打。
大车司机并没有昏过去,他见打不过对方,只好抱头蜷成一团,也感到自己有点理亏。所以,挨几下子打算了。听了常人说自己窝囊的话,气又沖上来,我是保安人员,怕你干啥,轧你兔崽子。
结果,大车司机爬起来,跳进驾驶室,一点油门,随后向小车返去,没有走出三百米,小车司机知道大车不敢硬轧,没想到,大车真的把小车轧烂了。
小车司机一家三口全死。
……
从这件命案中不难看出,如果双方有一个心性好,能守住心性,決不会发生这樣的惨剧,反过来,常人中如果没有人说一些气话,也不会点起司机家豁出去的火。如果是一个遇到这件事,也绝不会说出常人说的话。如果其中一个司机是修炼大法的人,更不会发生这件惨案。
本来是一件完全可以避免的事,因为双方心性差,恶心业深重,磨难自然会降落到他们双方头上。
小车司机一家人死了。
大车司机也活不成了。
这是磨难,一场大的磨难。造成这场人命案的原因是恶业所为,恶业又是心性修不好造成的。
因此,大师再三強调,一个修炼者,無论遇到什么考验,都要经得住考验,就能修好心性。
世上不愉快的事多了,不要去斤斤计较。时时刻刻记住守心性,什么磨难也能过去。

有个学员向大师讲了这樣一件事,说他们村上有一个疯婆,现在七十多岁了,从他十几岁记事的时候起,这位疯婆就骂大街,整天什么也不干,吃完饭就在街上一站,说不清骂什么,她的噪子特别好,只要她一骂街,整个村子都能听到。她骂街的时间有一定规律,早晨起来骂,中午吃饭时骂,晚上出来骂,一天三骂。她的家人领她去了许多医院,检查说没有病。可她一直骂了二三十年的街。正因为她骂大街,她的丈夫早就跟她分开住了。儿子娶不上媳妇,姑娘嫁不出门,没有人敢同她家的人来往。就因为这个疯婆,把一个家搞完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既然没有病,为什么整日骂大街,如果说一天可以,十天也行,她一骂几十年,天天如此,这是为什么呢?
大师说她恶心深重,是因为魔幻造成的。魔幻一直跟著她,现代的医学又看不到它的存在,因此,检查不出病,但是,天天借她的口骂街。疯婆成疯之前,一定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或者看到了什么受了一时惊嚇,影响了她几十年。这位学员回去打听了一下疯婆疯的原因,大师讲得很对,年轻的时候,她脾气大,欺负丈夫,虐待公婆。后来,她又与对方的村治安员发生了口角,那个治安员当著街上的众人打了她一顿,她一口窝囊气没上来,让丈夫去打治安员,丈夫不去,一气之下她跑到村北的野地里散心,结果,走到一片坟地,因为是晚上,坟头把她绊倒了,她看到一片白光从坟地上升起来,一会儿变成一条小灯串跑走了。她的神经一紧张掉头往家跑,结果回到家疯了。睡了三天天夜,醒来之后,就去街上骂,一至骂了几十年。
坟地上出现的光亮并不奇怪,凡有骨头的地方,骨头露在外面,发生光的作用,骨块会闪光,因此发亮。乡村中有孤狸,它在夜晚的野地上行走,当它的尾巴与什么东西相撞的时候,也会产生火串。因此,疯婆看到的东西都是存在的,而产生在她脑海中的东西不是这些了,而是魔幻,因为她积恶太深,魔幻借坟地之火惩罚于她,几十年不肯放过她,直到她死时,才清醒过来。
真像大师讲的那樣,疯婆终于死了,临死时说:“我唱了一辈子,喊叫了一辈子,都喊出来了,我该走了。”后来,疯婆就这樣死了。
魔幻招致心性不好的人。
魔幻招致作恶的人。有人说神鬼怕恶人,其实不对,做恶的人终有恶报。报复他的是恶魔。
还有人问大师,为什么晚上做夢拾到许多钱?晚上做夢,碰到漂亮女子?晚上做夢不是被杀就是杀了人?或者从高处往很深的沟里落。还有被人追杀,跑不动等,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大师讲了常人会招魔的情況,修炼者也要闯过魔关。他讲的招魔,与有的学员反映的情況有相似之处。
常言说,心有所思,夜有所夢,这话有一定道理。有人说我没有想这件事,晚上就夢到了。不对,今天你没有想,不等于昨天前天或者更早的时候前没有想。招致这些夢幻的原因,都是因为心迹之过产生的。你想发财,得不到钱,晚上夢到。白天看著街上许多年轻漂亮的女人,夜就有所夢。当你曾经想过干些损人利已的事情,肯定夢中招来受惩。诸如此类,都有著一定的因缘理由。
另外,一个人一生中做了哪些不好的事,增加了深重的业力,业力如果不消失,一个人就完了。如果一个人或者一个人想把这些业力统统去掉,想达到修往高处去。这时候,深重的业力就招引著魔幻前来考验你的心性,它怕你修成,你修成了,它往哪里去呢?因此,它想尽一切办法不让你修成。比如,当你练功时,总给你找一些麻烦,干扰破坏,有时它不直接出面,通过世间一切事物进行捣乱,如果你经住考验了,就闯过了关,如果经受不住,就完了,就無法修炼成功了。就好像人打坐,一打坐腿痛的厉害,如果一疼就放下,二疼再放下来,你永远也打不上去。如果疼坚持一会儿,坚持两会儿,慢慢就不疼了,打坐也好了,很舒服,修功又出现了奇迹。疼,本身就是魔幻造成的,它是通过自身生理物质的东西表现而已。
如果一个练功人总在夢中贪财、贪色、贪利,一有好事就过不了关,怎么能修好功呢?当你在睡夢中出现的“好”事,随著整个夢境你认为好时,那么,说明你的心性还没有修好,如果出现相反的结果,比如夢见金钱变成了粪土,看到美好让你视而不见,心性也就修好了。
所以,对于练功的人来说,白天自觉地修炼心性,能处理好日常生活中检验心性的问题,经受住了考验。睡夢中如果也闯过去了,连这一魔幻关顺利通过了,你的心性已修到一定的高度。这叫在不自觉中修心性。一般是很难过此关的。不过有一点是应该指出,在自觉中修心,在日常生活中受检通得过的人,在睡夢中算过去了一多半。如果白天中的修心关都过不去,睡夢中的那个关更不好说了。
也有用“魔幻”或者“招魔”来形容有些人接受不了,说是不是有迷信色彩,其实没有,它是对业力的一种形容。因为常人和修炼的人都有夢,夢中出现的东西人们视为幻觉,也就是说不是生活现实的东西,所以,说它是“魔幻”或者“招魔”都無妨。
纵然那些在佛门中修炼的出家人,有时他们在睡中没有度过“魔幻”的种种关口,早晨醒后痛苦悔恨。许许多多的修炼人因闯不过这些关口心伤痛悔。因此,每一个真心往高层次上实修的人,一刻也不要忘记把握住心性,去掉一切执著心,大慈大悲,终生做善好之事,勤于修功,苦于修功,一定会通过种种关口,为通向功的高层架好“天梯”。

有人问大师什么叫悟,心性上的悟是什么?

有的人一生之中陷入痛苦的迷途,或为婚姻,或为工作不顺心,或为金钱等等,执著贪婪無度,直到迷悟尽头,仍然不会悟道,像这樣的人属于执迷不悟。执著的迷途在一条道上永不改悔,最后没有好的结果。比如陷入“十恶”中的人,贪者越贪越盛,最后被绳之以法。偷盗者今天偷了明天盗,天天作案,陷得很深,最后被擒。赌博者今天输了想明天捞回来,明天捞回来了,后天还想多捞点,结果今天输、明天赢,输输赢赢,最后不悟,倾家荡产。邪淫者不知悔改,今天与这个私通,明天与那个来往,扰乱了别人的家庭幸福视为自己的乐事,最后被人搞个身残命無。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都是因为不开悟而造成。
有人说知识文化人悟性好,明晓事理,不会僵死硬化吧。悟性好与有学问是两回事。一位研究生毕业的同志,他主动选择留校做学问。他的女朋友说他太迂腐了,哪如从政、经商、或者去报社、电台、杂志社做事受人,社会地位又高。当他知道自己的同学们都选择了女朋友跟他说的职业时,觉得自己走错了路,想转行已不行了。终日期苦闷彷徨,一心想转行,怎么也转不成,心不用在工作上了。当然出不了成绩,人们开始用异樣的眼光看这个高材生了,其实,说他的知识、才智,完全可以在教育上干出一番事业。因为他陷入迷途,一发不可收,本职工作不安心做,别的职业又求不来,绝望之下,跳楼自杀了。当然,他的死有社会环境造成的原因之外,关键因为他缺乏一颗坚韧的好心性,陷入迷途不开悟反而迷悟,最后导致轻生。

如果一个人没有一颗平静不动的心性,就会迷失方向,沉沦苦海之中,随波逐流,一生不得安宁。如果有了心性,才能抵制欲念,克服软弱,战胜邪魔,达到清净平和的境界中去。一个人,如果对什么都不动心了,烦恼就会越来越少。克服了“心火無煙日日烧”的苦痛。

一个具有平常心的人,他的生命不会徒然地消耗在欲念和烦恼中,而是通向宇宙生命的永琚C

人生活在社会上,会遇到许许多多不顺心的事,任何一件事对于心性不好的人说来,都是一个烦恼和痛苦。

解除痛苦和烦恼的原因是什么?

要解決这个问题,首先要知道造成痛苦和烦恼的根源。有人因身体不好痛苦,有人因为工作不顺利痛苦,有人因爱情上当受骗痛苦,有人因希望能升职而不得痛苦,有人会因没有丰厚的金钱房屋而痛苦……

总之,世上纵然有成千上万的欢乐和痛苦,我们不去说幸福和欢乐的原因,首先说痛苦的原因,那是因为痛苦的人“無知”,缺乏对一切事物深的悟识,缺乏透视宇宙人生真相的认识。不知道人活在世上究竟为了什么,所以,时而欢乐,时而痛苦,莫名其妙。

無知包括廣泛的人对世上一切事物错误的理解都是無知的表现。人的命运取決于善恶业的业力,而业力又是心造成的,命自然也是心造的。因此,心自然也能改变命运。一切痛苦和烦恼又算得了什么呢,它们都在命运大海的包括之中。凡是没有觉悟的人,总是对一切抱有过分地执著,因此会坠入迷途。产生痛苦,一个人平常不肯把心闲下来,一天到晚总要不停地忙碌,好像离开了外界的刺激内心特别空虚,有了干不完的事情才充实,小有空闲,心难以平衡,空虚無聊,所以,就又想干这干那……

真正的充实,真正的快乐是来自一个人内心的宁静。如果一个人拥有一颗宁静平常的心境,任何情況下都觉得充实,也不会感到痛苦和烦恼。

另外,世界上一切都是無常的。有的人希望自己青春常在,永驻芳华。但是他缺乏对無常的认识,一旦自己有白发,有皱纹、背驼腰弯了,就感到痛苦,生老病死,人生规律。缺乏起码的认识,能不痛苦吗?

世上的一切事物有其真实存在的一面,但不是永久的,所以是無常的,我们把一切都看成是“有常”,自己的认识与事物的真相违背,这就造成了人类产生的种种痛苦。

老子曾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吾若無身,复有何患?”
佛教中也说:“身为苦本。”
这些都说明一个道理,“执身为秘”,必然产生烦恼和痛苦。
因此,無知和执著、嫉妒是人生生命痛苦的根源,解脱人的一切苦恼,应该是自真如性,以慧观心,心起正见,勿陷劳尘。特别是修炼的人,对于心性的要求非常严格。
世上修炼者在宁心上有过许多典例。

左溪玄朗常行头陀,居住石岩,一件袈裟穿了四十多年。
通慧禅师入太白山,不带粮草,居住树下,饿吃树果,渴饮泉水,一裙一被,一双鞋二十多年,布衲终身不换。
智公禅师性格落魄不羁,总是披著一件破衲,房间里除了床单、瓦钵、木匙,其它什么都没有,房门从来不关闭。
大梅法师不吃锄下菜。
慧休禅师三十年一双鞋……
我们把物欲ㄓ眹壏憪C的限度,就是为了去体悟一颗心境,想以宁静的心境中寻找到修法的乐趣。

有人会说这不也是一种执著吗?不是,这是为了心性的修炼去体识悟界。佛陀说法几十年,最后他对弟子们说自己什么也没有讲,听起来有些不对,说了几十年,为什么最后又说什么也没有讲呢?全在如何去理解佛陀语的含義了。如果你悟不到,还以为佛陀言之無理呢。
希腊的女船王,她有三十多亿美元的财产,可是她活的很痛苦,结果自杀身亡,为什么会这樣呢?
这是因为没有一颗平静的心所造成的。人有了钱并不一定幸福,相反,倒十分擔心受怕。有钱人总是提心吊胆的,怕这怕那。就是这个道理。
因此,一个人真正达到心灵中的开悟之后,面对物质的世界平淡如水,真正认识到物质一切东西,都不是真正长久的东西和一成不变的东西,無欲难生执著,不生烦苦,最后达到心性的提高。
大师把这种提高用常人世界中看到的东西去理喻,其实,照他讲,人真正的开悟之后,是真正认识到另外一个永琣s在的世界,它就是宇宙中的东西。宇宙之气构成万物,构成星球,也构成了人类自己。因此,开大悟者要把心悟提升到宇宙空间去。当然,常人和修炼初期者,因为功力和层次的局限,是不可能认识到这一点的,只能从初修者的要求的心性和开悟上去理解。
真正的大悟,是通贯宇宙的本来面目。
但是,要想达到这个层次,必须先让常人和初修者一道关口,一道关口地过,先过了一切痛苦、烦恼的关口,然后再登上往高层心性的天梯。到了这个天梯上再实修的人,就能看到宇宙中许多东西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通达到这一步,真正修上去的人,要完全抛弃物质世界中的一切私心杂念,平心静气纯洁無私地向高层攀登,才有希望达到高层的境地。
这就是所说的悟,开悟指的就是这些道理。
大师再三強调,修炼正道大法,有一个从低层次向高层次修炼发展的过程,整个修炼过程采用“锁著”练功,要一步一步地练,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上,等所有规定的难关一个个过去了,最后一难关结束时,大师将把“锁”顿然打开,练功的人们就会立刻看到宇宙的真理,看到各个空间的必然存在,便会让修炼者接触到世间接触不到的更高层的生命。那此能看到的一切东西,都是事物的本来面貌,是事物的本质的东西。它与世上一切物质的特性是完全不一樣的。
佛门中修行不讲功和功能,非常注重修德,佛家修一辈子德后,等到修成圆满的时候,达到顿悟,因他在世间还有些东西没有悟透,百年之后转到一个空间去再悟得。而法轮功的修炼要求在世间以开悟,在世间达到开功。不管是顿悟还是渐悟,都必须在世间达到。因此,它又与佛门的修法有所不同。
如果按照大师讲的去做,努力修造心性,功力上长非常快,只要心性跟上去了,不用很长的时间,就能到达开悟的程度。
练功必须修心性,它是功力上长和通往高层修炼的保证。心性的修炼是修炼者的必由之路。
一旦心性修成,长功奇快。这是毫無疑问的。
心性修得,必得真悟。悟与心性是紧连在一起的。一个修不好心性的人,他是無论如何也不好开悟的。只有在心性提高之下,人才能达到开悟的程度。
佛门修行除了讲大德之外,在修的过程中,也会产生功能。只是佛门中不讲修功能。像我们所说的漳州的贫僧,他在修炼的几年中,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功能,到了皇宫之后,作完了佛事,把塔装入袖中,腾空而去。这便是功能的显身。
像观音菩萨她有三十二相。孙悟空一个斤斗十万八千里,照樣跳不出佛陀的手心等等,不管是神州传说也好,还是当时众人心中的想象也罢,总之,佛家、道家、儒家等正法修炼的法门,有的不讲功能,但是不等于没有功能的存在。只不过他们有的不把修显功能放在门规上面来而已。像道家炼法的功能也很独特。一些佛门之所以不把功能放在修炼之路,是不是为了去掉一切执著心呢?而这些功能到了显现的时候,依然显现出来。
这些功和德的取得,都是修出一颗大慈大悲心的结果。
因此,心性的修炼是通往长功的一座桥梁,修好心性的秘诀,放下世上一切物质的额外欲望,去掉一切不好的东西,才能达到平心见性。
古人有:“欲得不报無间业,莫谤如来正法轮。”“有尽竿头坐的人,虽然得见米为真,若能竿头重进步,十方世界观金身。“
古人用其精华的句子,道出了修炼的人贵在一心,如果修炼东看西听,一心二用,是無法修好的。所谓“世上無难,贵在用心“就是这个道理。
法轮修炼大法是一部正道大法,任何一个有缘修炼者,只要放下心来苦修,掌握住修炼的根本,一步一步地修,一层一层地提高,最后出现的效果非常好。
正道大法修炼心性为根本,这是李洪志大师再三強调的概念,它是大法核心,因此,掌握了修炼的钥匙,再付出实修,一定能修好。
大师管修炼叫:“功修有路德为径,大法無边苦作舟。”他指出了每一个修炼者沿著“德”这条道路深修,再摆好法船上双浆,一直向大法的彼岸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