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15、心性是长功的基础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2-15 06:51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神通大法》第四章 法轮常转心为本

15、心性是长功的基础

李洪志出山之后,先后在长春、北京、太原奔波讲法传功。几年前出现在地球上的气功热,各类门派竟相出山传法,正法邪法并存,这些都是一个前奏,都是给地球上的人类起一个引导基础作用。为后来的正道大法铺路搭桥,一旦正道大法出山后,立刻会弘扬天下。但是,正法毕竟是正道大法,要让众生得到真功,传功者必须教真功,只讲手法,不教心性的修炼,等于在世间传授邪法。法轮修炼大法——法轮功,从某些意義上讲,它是人类发展到今天为止正道大法最后一次在世间流传。许多人十分清楚,当释迦牟尼创立佛教的前后,他的佛学可谓正道大法,在他的后若干年中又出现的许多佛法中,许许多多已不是佛经的原来。因此,佛教的正法时期应该是佛经创立佛教开始形成,经过若干年后发展起来佛教等等,都是以佛经创立佛教的东西为母本,许多已不是佛经的源流,因此,世上也就有了正法和别法之说。

法轮修炼大法是人类发展至今又一次始创的正道大法。因此,李洪志一出山,就提出了正道大法与诸家法门的明显区别,这就是修炼心性列为法轮修炼者的重点,其次是传功。这是法轮修炼大法与气功的不同标志。法轮功中讲的修炼心性又与佛教中所讲的修炼心性不是一回事,但二者有相近或相似之处。但是法轮修炼大法与佛教又是根本不同的两个法门。

李洪志所讲的修炼心性是此功的关键,是站在正道大法本体的角度,強调心性在正道大法修炼上的重要作用。

这是正道大法练功达到高层次的本和理。決定一个修炼者功力的层次不完全靠炼功,而是靠心性的实修和苦修。因此,世上那些不教修心而只管教功的气功,不是真在教功,有时就把本念引向了邪法,有时教功者本身都不知道。因为这门功法的层次不高,無法知晓。
法轮功是在世上流传的大法,当年在深山老林实修的人,有的修了几直年甚至上百年,尽管他们修炼办法十分严厉,修不到高层次的很多。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原因是不得正法,没有悟道。如果一个修炼者得不到正道和真法,又怎么能长功。这里讲的不得正道和正法就是因为“心性”跟不上。因此,心性決定了长功与否。

有许许多多的练功人,他们的根基也不错,悟性也不低,但是实修,在心性上或者不下一番苦功,永远也得不到高功能,更無法提到较高的层次上去。

李洪志所讲的心性具有物质的东西。

一般的人会说,心性怎么看得到摸得著呢?它怎么会有物质的东西存在?

有!他所讲的心性具有物质观,是指人心不变的“心体”,它是人类自然的本性,生时带来,不生不灭的东西。从常人的角度来看,它指常人的心理上的思想活动。也叫意识思维活动。

世上古今中外修道的书籍甚多,仅佛家的“大藏经”就有無数版本。李洪志大师给它归纳为一个字“德”。

佛教中讲心性修炼中由心性转为德,再由德转为功的例子很多。

万历年间。
章州有个贫苦的人在寺出家,心里想著修行,他痛苦又不知如何修行,又無处问个明白,天天以做苦功为体。
有一天,碰到一个行脚僧到那里挂单。行脚僧看他终日忙碌,问他平常作什么功课。
他说:“我一天就干这些苦事,请问一下修行方法?
行脚僧说:“参念佛是谁?”
果真,他就照著这位客师教的去做,每天工作中,把这个“谁”字深藏在心里。
最后,他走出寺院,隐在一座石岩中修行,草衣木食,十分艰辛。
他家中的母亲和姐姐知道后,母亲叫他姐姐拿了一匹布和一些食物送给他。当姐姐送到石岩中时,见他坐在岩中,一动不动。喊了几声不语。姐姐生气了,把带来的东西放在岩中回家了。
十二年之后,他的姐姐再去看他,见那匹布仍在那儿没有动。十分惊讶!他仍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有一天,一个逃难人逃到岩中,脖子饿坏了,看到一个和尚衣服破烂地住在岩中,于是去上前问:
“岩中可有吃的充饥,我饿坏了!”
他就去到岩石边拾了一些石子,放在釜中,煮了一该,拿出来给乞丐吃。东西犹如洋薯,那人吃饱去了。
临去时,和尚对他说:“这里的事情不要对外人讲。”
又过了几年,和尚想:修行了许多年,该结结有缘人。
于是,他来到廈门,在道路旁搭了一间茅蓬,干起了施舍的事儿。
正巧,万历皇帝的母亲皇太后死了,请了许多高僧做佛事从此路过, 一些高僧挑著行装,队伍庞大。这位和尚问:
“诸位师傅到哪里去?”
一位高僧说:“奉旨进京替皇太后做佛事超度。”
“我可以一块去吗?”
“你这樣苦恼,怎么能同行呢?”
“我不能念经,可以给你们挑行李,到京城看一看就行了。”
高僧同意他挑著行李进京了。
万历知道高僧要到了,教人把《金钢经》一部埋在门槛下面。许多僧人一点不知,纷纷进京去了。惟有这位被称为苦恼和尚的,走到门槛前停下,双膝脆下,合掌不入。
看门的叫的叫,扯的扯,要他进去,他就是不入内。
皇帝知道后,心中有了数,知道是高僧到了。亲自来见他,问:
“为什么不进去?”
“地下有金刚,所以不敢进去。”
“为什么不翻身而入?”
和尚听后,双手扑地,两脚朝天,打了一个筋斗进去。
皇帝十分敬重他,在内庭款待。又问他建坛修法的事。
他说:“明朝五更开坛,坛建一台,只须幡引一幅,香烛供果一席就行。”
皇帝听后有些不高兴,认为不夠隆重,怀疑这个僧人是否無道呢?
于是,皇帝让两名御女为僧洗澡。洗了半天,僧人的下体了然不动。御女告诉皇帝,皇帝听后知道是位圣僧。然后按他吩咐办了。
第二天早晨升座讲法,登打一问讯,来到圣前说:“我本不来,偏偏要来,一念無生、超生無界。”然后对皇帝说:“太后解脱了。”
万历皇帝疑惑,以为这樣简单,害怕功德没有做到。正在犹豫之中,太后在室内说:
“请皇上禮谢众僧,我已得超升了。”
皇帝大喜,拜谢圣僧,称他为大德。热情款待,并把自己穿的花裤脱下送给圣僧。圣僧谢恩,皇帝便封为龙裤国师。然后,俩人到御花園游览,圣僧见一寶塔,非常高兴。
皇帝说:“国师爱这塔吗?”
“这塔甚好!”
“可将此塔送与国师。”
说罢,正要让人搬到漳州修建。
圣僧说:“不须搬送,我拿去就是。”说话之间,圣僧将塔吸入袖中,腾空而去……

我们从这古代佛家的公案中不难看出,只因为贫僧出家之后,一匹布放了十几年不要。因为他心性首先修好了,才有机会进入京城。最后,这大“德”又转化在了功,轻松超度了太后,又把塔收入袖中遁空而去。最后,达到心性向高功能的转化。

法轮修炼大法实修心性后,出现的效果更好,它要比这位圣僧的功能高出甚多。贫僧修心性十几年之久,他苦修得道!或者时间更短,这须看心性修到什么层次。有什么层次的心性,就有什么樣的功能!

李洪志出山讲法之后,使许许多多的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见效,成千上万的人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有些几十年的绝症和十几年苦痛,在他挥手之间除掉,当然,如果修炼者本身不按照大师讲的去做,放不下心,修不好心,大法無法入内,也不会在极短时间内起到奇效。
这是正道大法的奇特之处。

李洪志反复強调修心性,其实,完全为了一个“德”字。“德”字易写,如果真正读懂他的真实含義,又是非常不容易。
心性是什么?
修好心性的标准是什么?
修不好心性又会得到什么?
这些问题,大师在讲法时都说得比较清楚。
心性是一个人不变的内心世界,“真、善、忍”是“心性的标尺。
“真、善、忍“说起来容易,真正理解了它的含義和做到一丝不苟的程度,又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一个人的心性是否好,就是用通化宇宙特性的标准”真、善、忍“来衡量。这三个字是有人类以来大师独到的所知所见,是世界上从来没有人提出来的。
“德“是一团白白的东西。
与之相反的是一团黑黑的东西。
这是大师第一次泄漏“天机“秘密,把抽象的东西化成形象的东西,用来开悟人。
他曾经这樣讲,一个人打坐时间长了腿痛,痛得死去活来时,天目层次很高的人看到从修炼者身体内外有很大一块黑东西在往下消。黑色的东西消下去了,就变成了白的东西,一个人身体内白的东西越多,这人“德”越高,“德”越高,功也就越大。看一个人好坏,就是看他身上两种物质的多少。黑的东西不断消失,白的东西不断增加,修炼心性的人也在不断完善这种物质的转化。

在一件平常的事物中,能看出一个修炼人心性的高低。
比如,工作中出现了矛盾,有了不顺心的事情,不是因为自己的过错对方冤屈了自己,甚至打你,骂你;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因为不公平、自己没有得到等等生活琐事,如果是一个练功人,这些完全不计较了,做到心平气和,坦坦然然,不计较人个得失,得与失都看的很淡,甚至打不还手,骂不还嘴,忧怒不怨,心性像一碗清水一樣清徹透明……这个时候,你会增加白色的物质,对方也会增加东西,他拉回的是黑色的东西,高功能的人看得一清二楚。仪器看不到的东西,层次高的人天目能看到。如果你做的与此相反,他骂你也骂,他打你也打,他不给你硬要,他冤屈你,你反抗甚至漫骂对方等等做法,本来应该得到的东西,(白色)反而又把白色东西还给了对方。

这叫没有修好心性。
如果按照“真、善、忍”去做了,就得到了白色东西,也就长了功。长功对修炼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大师的法轮修炼大法长功快的神奇,有一个前提,必须修好心性。一旦心性跟不上,功也就马上停了,甚至还会下降。当心性向相反方向转化的时候,功完全摔下来,到了这个时候,人也就变成坏人了。

李洪志在世上传的正道大法,是前所未有的大法。如今地球上人口已经发展到人类以来的“大爆炸”时期,可以说是地球上人类的高峰期,在这高峰期内传法,可见其重要性和必要性。它的神奇的效果和人类发展高峰期后前景的展望,将把一些人思想中积污的尘库来一个大清洗,以达到净化人心心灵的目的,从而使人的精神境界达到人类发展的最高层次。
他把完成任务这一艰巨任务的突破口,放在修炼常人的心性之上。他要求修炼者的意识,思维活动自觉地与宇宙的“真、善、忍”特性接近,融合,统一,从而徹底扔掉一切不好的东西,比如嫉妒心、执著心等等……

李洪志大师讲的修炼心性,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的内容:
练功之人要能以“忍”练心。
大师讲的忍,希望众生特别是练功人,要把世间的事情看得淡一些,把一切看得淡才能使心胸宽阔,使自己ㄓ眯M去掉一切执著心。去掉对各种奢侈生活的种种欲望,放弃对七情六欲的渴念。作为常人,这些东西是生活中的必需,常人是,可以理解,而练功的人就应该从忍中自觉的向改掉一切不利修功的方面努力。正道大法的修炼者如果不能忍,也就说不上修好心性。
能忍常人不忍之事,才是通向修炼正果的阶梯。能忍常人难忍之过,才能达到功长自己教化他人的效果。

有一个故事这樣说道:

云南有一个搞秤钟的师父。姓蔡,名園,他的家住在昆明小东门外。
父母去世之后,留下了许多财产和田園,生活过得很好。他勤俭劳动,心性平和,自己以种菜去街市为生。他的妻子年轻漂亮,就是好吃懒做,品性极差,经常与外面的男人私通。
后来,蔡園知道了这件事,以忍为大,想让妻子自悔后改过。谁知,妻子见他闻到一点风声不过问,时间长了,她的胆子更大起来,竟然不顾羞耻,几乎天天与外面的男人私通。蔡園全把这些看在眼中,仍然不语。
有一天,蔡園起的很早,出门卖菜去了,回来时,知道那个男人还没有离开自己的家,于是,他买好酒菜带回家来。
野男人终于被堵在屋里,只好躲进了床下去。
蔡園又去房弄了几个菜,他的妻子觉得很不好意思。就去洗脸还邦著丈夫做饭。饭菜做好了,蔡園让妻子摆碗筷。她就摆上了两套碗筷。
蔡園对他说:“怎么摆了两套?”
妻子说:“就咱们俩二呀!”
“摆三套吧。”
“为什么呀?”
“我今天请客。“
妻子又摆了一套,整整齐齐放在桌上。此时,蔡園又对妻子说:“请客人出来喝酒。”
妻子说:“客在哪里?”
蔡園说话“就在房里。”
妻子说:“你不要说鬼话,房里哪有客?”
蔡園说:“不要紧,更不要害怕,快请他出来好了,若不出来,我就给他一刀吧?”
妻子明白了一切,没有办法,只好叫野男人出来了。
蔡園把这个男人请到上座,又向他敬酒。这个人以为有毒,不敢喝。蔡園先喝了一口,然后再请他喝,对方才放心地喝起来。
吃过饭后,蔡園向这个男人叩头三拜,很感激地说:“今天好姻缘。我的妻子年轻,没人照顾,你照顾得这么好,我的家财和我的妻子都交给你了,请收下吧。”
妻子见他这樣,说什么也不答应。
这个男人忙说:“大哥,使不得,使不得,我对不起你,我有罪!”
蔡園见他们都不肯,于是,拿起刀来,对他们说:“你们不答应,我就要你们的命吧!”
二人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
于是,蔡園只身空手离开了家,去长松小西林庵出家了。
他一面修行,一面种菜,终得大悟,用功勤,苦于心,功长得快。
再说那个男人财色双收之后,整日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吃喝玩乐,不干正事。他看著老婆也不顺眼了,抬脚就踢,动手就打。打得老婆身上又红又刖。老婆实在受不了,悔恨万分。她跑到西林庵肯求蔡園回家,重归于好。
蔡園已是出家人,根本不理他。
蔡園过去喜欢吃昆明的金丝鲤鱼。于是,她弄好一盘鱼,送到西林庵给蔡園吃。
蔡園看到金丝鲤鱼,心疼万分,说:
“你的情我领了。这些鱼我拿出去放生吧。”
她说:“鱼已煮熟了,不能放生。”
蔡園把鱼立刻放在水里,金丝鲤鱼都活了。妻子大为吃惊……
从这个典故中看到,忍对于心性的修炼起著巨大的作用,“忍”一旦达到最高境界,就会出现奇迹。
蔡園当时还是俗人,不是修功之人,对妻财子禄放得下,所以他修道成功。正因为他修道成功了,所以功力甚大,死鱼回到水中复活。
其实,就在蔡園买好菜酒的一瞬间,他开悟了,这个开悟是因为忍产生的心性修炼的成功,才有了后来的出家,才有了通往修道之途,从这条途上,达到修炼的升华……

常人都有如此的忍性,一个练功之人,大师又指出了一条能向修炼成功的大道,在心性上下功夫,是应该十分注意的。
练正道大法要以“守”为准。
大师告诉弟子们,守不住心性,练不好功。他说的“守”,要求练功人在客观世界的物质生活中,如果遇到种种的矛盾,沖突、困难和严峻的考验时,生活中出现一切不愉快的事情……时时刻刻能用严格的心性把握自己的行为。
你没有伤害别人的意思,只因为你能干、聪明,出了风头,别人也会伤害你。
社会生活中有许多问题出现,如面对个人的冤屈时,个人的切身利益受到损害,财物和金钱的得与失,面对生活中出现的女色,权利与权利之间发生角斗,人与人之间发生勾心斗角的忌恨,也有许许多多的社会纠纷和家庭矛盾……将有许多無形的痛苦或者欢乐摆在你面前的时候……

一个练功的人该怎么办呢?
人世间的一切恩恩怨怨,是是非非,無时無刻地在检测著练功人的心性标准。如果能夠做到吃大苦、容大忍,能大守和具有平息许多复杂矛盾的決心和应付困难的毅力……何愁守不住心性呢?
大师已把十分明见的道理讲出了。如果按照大师的教诲去做,一个从常人通向功途道路上的人,一定会取得收获。

一位天津的学员很感慨地说了这樣一件事。
他原来脾气不好。为人正直、善良、大方、心胸坦荡無私,还乐于助人。工作中很能干,能力強,就有一点,好胜心很強。他是做商务工作的,很有成绩。加上他业务能力出色,为本单位经济效益的创收,起到了支柱作用。
分配住房时,因为他工龄短,按条件不夠,因为他贡獻大,按贡獻就给。许多人盯著有数的几大房子,领导和了稀泥,投票。最后,他没有分上房,为什么有人不赞成他得房呢?原因很多,过去与他很要好的同事,也没有投他的票。他想不通,对领导开始不满意,对要好的朋友不予理睬,总觉得自己贡獻大,应得房子,没有得到,开始消极怠工,不好好干工作了。
后来,轮到评职称了。论贡獻,他也想弄上一个中级经济师,可是因为工龄,他又差一些,可是眼看著许多人都通过不正常的手段,搞虚假的往上报,有的延长参加工作时间,有的扩大贡獻成果,有的把别人发表的论文打上自己的名字一复印成了……许多弄虚作假的报上去都批了,而他的职称没办成。
从此,他怨恨更大,气大冒火,今天跟这个领导干,说他们不坚持原则,明天跟那个同事顶,说他不讲義气。久而久之,总觉得世道对他不公平,看什么也不顺便,世上没有什么可以信懒的东西,社会风气一团糟,没有好混得了……他抱著这樣的看法处世了。结果,气血堵塞,高血压、心脏病全找上门来,一病不起,卧病住院。几年之后,仍不见效。他尝到了久病之苦,把这些病苦全归到社会对他不公平待遇上,没有想到自己哪些地方做得对,哪些地方做得不对,一门地怨天尤人,牢骚满腹。
家里人看一个很有前途的人,就这樣给毁了,很伤心,妻子开始对他有意见,埋怨他遇事争強好胜,老父母说他心眼太直,不会转化,结果害了自己,也承擔不起家里的擔子。与他对立的面高兴万分,恨不得他快快死去,少了心中的祸害,领导见他费了那么多钱没有治好病,無底的钱送医院仍不见效果,加上医疗制度的改革,他的药费又受到了限制……诸多方面的原因,这位患者突然明白了一个问题:没有一个好体格,人这一辈子就完了,再得什么东西有什么用。为了从病魔中解脱出来,为了好了身体让那些想让他死的人看一看,有了好身体再与他们斗,無钱治病了,面临妻子提出离婚的绝境,为了尽快恢复身体,他得知李洪志大师来天津办班,听说正道大法可以解決人许多问题,治病根本就算一回事,还听到许许多多关于法轮功神奇的传说,被老父亲扶著了医院进学习班。
当大师入情入理讲解了人们如何修炼心性的诸多问题时,讲到练功人只要按要求的去做,放下一切,什么也可以得到,放不下,什么也得不到时……他忽然觉得自己过去所作所为对的地方并不对,如果按修炼大法标准要求自己,过去的一切太荒唐了。一个人如果没有一个好身体,给你一幢楼你又怎么能住呢?给你一个“教授”职称,人不行了,那名又算什么呢?一切世俗的 该有的有,不该有的無,该有没有的無所谓,把什么都看淡一些。最终,他知道了一个真理,一个人得病的主要原因因为心性不好,修不好心性,会给一个人带来诸多方面的痛苦,有精神方面的,也有特质方面的。心性日趋变化,病魔越来越重,起到把一个好人变成死人。他悟到了这个道理,悟到了大师讲的“守”为准这个真理,一下子放下了。把一切都放下了。再加上练功,一个班下来,高血压、心脏病……全部没了,本来眼看宣判死刑的人,一下子又回到了温暖的春天里。
他心性提高了。
他的病好了。
他的脾气也好了。
他与同事们的关系一下子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领导见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在很短时间内上了班,并且干出了成绩,干出了成绩也不高兴,跟平常一个樣……没多长时间,住房、职称……全部解決了,妻子再也不闹著跟他离婚了。
对于得到的这一切,在他眼里看来,無所谓。
人们公认他变成了两个人,成了一个有才有德,心宽心善的与从不同的大好人。
人们以正道大法的神奇作用不可思议了。

一个人心性好了,也就在四面困境中找到了解脱的突破口,“守”本身就是一种极艰苦的修炼。“守”好了能出现许多预料不到的效果。
一个常人,在固有的生活中有几个方面的明显特点,比如爱穿什么,爱吃什么,爱干什么?这些生活中的东西,是一个人日常生活中的主要组成部分。有些人看来这是生活小节问题,其实不然,人的日生活特点,直接影响著人的命运和前途。
对于练功的人来说,对代表著一个人主要生活规律的东西,要求就更加严格了。
一个平常人,对于影响生存生活的大要素应十分注意。
一人练功的人,与常人不同,对体现一个人特性的诸多生活面要严格规范。
规范练功人的方式方法有许多种,重要的一条是修好心性。修好心性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必有一“戒”。
可以从常人中举一个如果不注意生活小节会出问题的例子。我们从中可以看到问题的严重性。

有一个人,喜欢狂欢,整日喝的烂醉,看起来是生活小节,其实不容忽视。一列,他又喝醉了,从酒馆里出来,沖上马路,本来是红灯,他全然不顾,被沖过来的汽车轧死了。象因为生活小节的不约束出现在类似问题太多了。在我国交通引起的人员伤亡事故中,属于因为醉酒轧死人家、被轧死的例子成千上万,每天将有数千人因不注意生活小节毙命。
还有的人喜欢沾花惹草,习以为常,觉得这是生活作风问题,不是什么大事。然而,古人有夺人之妻者杀的戒律,今天尽管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由私通引起的人命案太多了。有的杀了女方,有的杀了男方,有的双双被杀……这是生活小节引起的大问题。
而练功的人,也有除平时注意修炼心性之外的几个方面的戒事。

大师所讲的戒与佛教中的讲的戒有相似之处,从表面看想通,实质上又不同。
练功人严格遵守这些戒律的主要目的,为了防范修炼人的过失,避免精神刺激,起到平定神形的作用。最终目的是为了平定心性,心性平定了,必然生出智慧,从而使修炼的人们达到大徹大悟。
五戒对修炼的人十分重要。
一个修炼者,如果违背真实,违心地办事,不是以真实的心性对待发生的一切事情,会给自己的心性蒙上一层不开化的阴影。如果不去掉偷偷摸摸的毛病,会递升不功而获的心理,练功的人对于盗是非常忌恨的。不产生邪淫的坏思想,不领著假话,不胡说,不轻易杀生等,都是促进人向心性的修炼上转化。
佛教中強调不杀生。
法轮功修炼也強调不杀生。
为什么提出不杀生?
因为杀生会培养一个人的凶性,白刀进,红刀出,杀气腾腾,鲜血淋淋,怎能谈得上修炼平安的心性呢?
再说,杀生会把人升起的慈悲心抹掉,一个没有善心的人会干出诸多错事,佛家讲的发“菩提心”,把它做为修佛的急务,立坚固愿的标准,只有发了“菩提心”,才有希望圆成佛首。如果不发平等的慈悲心,修行则是徒劳無益的,难成就菩提大道。佛教把修上大乘佛教徒这一层的基础,看修行者是否有全面地发菩萨的四弘誓愿了,这是修行人的根本。
把不杀生列为五戒之中,目的让人生出一颗善良慈悲的纯心来。
大自然中的许多生物,都具有明显的灵性。

在加利福尼亚发生了这樣一个故事。

一只小S的主人是个兽医,他从纽约迁居到加利福尼亚之后,忽然想到临走时把小S给忘下了。五个多月过去了,那只小S竟然奇迹般地出现在他新居的门口,并且毫不犹豫地闯入室内,跳上原来它所喜欢的那把安乐椅蜷缩在一团了眼,好像是到了家的感觉。这位兽医非常震惊,要知道,从纽约到加利福尼亚之间的距离,就只按照直线计算也有四千公里,小S是怎樣找上门来得呢?
这中途它要经过人们無法想象得到的困难和不可能通过的世界,它是怎樣找到加利福尼亚去呢?
大自然中的奇观告诉人们,灵性的东西之所以神奇莫测,就因为“灵性”,而“灵性”是什么,常人又怎么能看得清的呢?
日本东京 郊区也发生了一个关于人与狗的故事。
日本东京的郊区的认养了一条狗,每天早晨上班的时候,那条狗习惯地送主人去火车站进城工作,晚上五点钟准时去车站接主人回家。
突然一天,主人因急病死在了城里。但是,在这以后整整十年之中,那条狗总是每天按时到火车站去接主人,接不到主人就垂著头回来。风雨無阻。一直到它年老死去为止。
日本人为了纪念这只忠诚不渝的狗,还为它造了一座塑像。

还有发生在四川彭水的一件事。

彭水的邓艾喜射鸟。有一天,他看到一只母鸟正在哺育它的子鸟。他射了一箭,没有射中。子鸟们不懂事,都不肯走。母鸟不忍远去,邓艾又射了第二箭,把母鸟射击中了。但是,母鸟卻忍痛带著箭继续分喂它的子鸟们,还衘了些食物放在小鸟身旁,好像是教它们自己取食的樣子。接著哀鸣一声死了。小鸟们懂得推动了亲人,竟也纷纷哀鸣起来。
邓艾看到这种情景的时候,痛悔万分地说:“我违背了动物的灵性,決不能后悔呀,我也将不久人世了。”后来邓艾整日伤痛,一闭上眼,就看到死去的母鸟。慢慢消瘦下去,不久,他也就死了……
在古今中外现实生活中,大自然中许多奇妙的事情人们無法认识清楚,杀生的人如果按照佛教中言,总要有六道轮回之说的,这是因果报应。而从正道大法的角度来看,杀生对修炼一个人的心性,的确没有好处,因此,五戒是一个修炼者一定要注意做到的事,否则,無法修炼好心性。

嫉妒心是练功的极大障碍。

这是大师告诫修炼者注意并要克服掉的大问题。大师讲,有人到了一定的层次,不去掉嫉妒心,心性也随之往下滑,变得脆弱起来。

为什么有些人看不起别人?不允许别人超过自己。或者看到别人好了就生气嫉妒。一个人有了嫉妒心,你自己的心就無法入静了,再嫉妒过火,会使人丧智,一旦丧失理智,是什么事都可以干出来的,它对于练功人说来是非常危险的。再说嫉妒与宇宙空间的所讲的“真、善、忍”的情況相违背,它是“真、善、忍”的对立面。去不掉嫉妒心,修不好心性,功力無法增长。

世间许多事情,大师讲得十分透徹,该是你的不用拿,不用抢,必然得到,今天得不到明天得,明天不行后天,是你会归你,不是你的拿来了,也是假的,假的到什么时候也成不了真。

当一个人嫉妒心相当严重的时候,会做出许多“恶业”,因此,佛教中有“十善十恶”之说。当然,这“十善十恶”之说不是完全归于嫉妒的,但他包括嫉妒这一恶业。

我们不仿看一下佛教中所讲的十恶:

杀生。杀生是产生恶心的根源,能杀生便会滋长杀心。
不与取。这是指用偷盗、欺骗、窃取、強夺、霸占、吞没等手段做不与取的行为。
邪行。指一切邪恶的行为。
虚诳语。凡达到欺骗目的的一切行为。
离间语。挑拨离间的一切行为。
粗恶语。指恶口的语言。杂秽语。指带有污染淫诲、情歌艳词的东西。
贪欲。利用非分之想把他人的东西占为已有。
嗔恚。有情引起的伤害他人的心理。
邪见。歪邪的偏见。

与十恶相反的便是十善行。佛教中信奉人生造了恶业,都有招惑果报,它从感果的情況取決于因缘,凡业必报。今生不报来世报,来生不报与生报。常人無法理解三世因果的道理,有时对恶业深重的人得不到惩罚,常怨恨苍天無眼,善恶無果。

正因为佛教中有许多与现代常人心理不相融的地方,一些道理常人又無法通晓,也造成了常人与佛教的隔识。

李洪志大师把法轮大法中的善恶利用深奥又通俗的语言,形象又生动的事例,摆在世人面前,让人一听知法,练功见效。因此,法轮修炼大法是世上一部跨越时空——跨越若干世纪的大法,对于修炼人的心性和提高人的功能,会直到奇异的效果。

大师讲的法简单明了,易懂、易学、易会。他把佛教中复杂的东西用了一个“德”字全都概括了。让常人明白,让修的人掌握。

他讲嫉妒是修炼人的大敌。嫉妒可以使人行事昏庸、残酷、丧智。

中国古代历史上曾出现了隋炀帝杨廣。他在中国的帝国排行榜上,可谓一个十足的昏君,已成为千秋罪人,流恨百世。
杨廣嫉妒心特強,因此,使他行事昏庸,残酷、丧智、甚至野兽不如。
隋文帝病后,几个月病情加重。于是,他召太子杨廣进宫侍候。杨廣擔心文帝对他有不测之举,不肯进文帝卧房。他给大臣杨素写了一封信好,让宫人交给杨素。信中要求杨素监视文帝的一举一动,把他说的话记下来报给他。此信误送到隋文帝手中,看后,一气之下病更加重了。
隋文帝最宠的妃子早晨起床正换衣服,杨廣对妃子施以無禮。妃子向文帝诉苦,文帝终于明白先错了人。于是決定废了杨廣,连畜生都不如的人怎能付他大事。他连忙命人写诏把已废黜的原太子杨勇敕书,要立他为帝。其实,杨勇的受害也是杨廣嫉妒心所为。杨廣见事已败露,残忍丧知,来了一不做二不休,假传圣旨把文帝派使抓入监狱,又追回杨勇的敕书,禁止任何人出入宫庭。文帝内从一看江山已定,纷纷倒向杨廣。此时,杨廣持刀走进父皇卧室,亲手杀死父亲隋文帝。然后又与名份似母亲的妃子当夜成婚。演出了震撼千秋的帝王笑剧。在他杨廣执政的几十年中,一直迷恋女色,荒淫無耻之极,干尽了坏事,他的暴政淫色,终于引起了隋末农民起義,最终让唐太宗李世民取而代之。这个因嫉妒、邪教淫而丧智昏庸的一代帝王,被他手下人用一条练巾结束了他的生命。
嫉妒和邪淫毁掉了江山。

现代生活中的嫉妒,用大师的话讲,可以把一个人陷入困境之中,因为嫉妒树敌过多,占去人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不能使人去干别的事情,嫉妒给常人生活带来许多麻烦。给修炼者搅乱了心性,無法进修。因此,我们从古代帝王和现代人生活的两大层次中解剖嫉妒心的危害,从中吸取教训。

一个人的功力本来上升的很快,心性修的也差不多了,一生嫉妒之心,会把所有修炼的心性一下子搅乱,甚至会干出不理智的事来,一下子又回到修炼之前去了。

佛教中的空门独修,其实也是为了让人去掉复杂的执著心,这其中也包括嫉妒心。大师之所以把嫉妒心单独的拿出来让人戒掉,是说明它对修炼者的深重危害了。

大师讲的修炼心性中再三強调去掉嫉妒心。

他指出了嫉妒心对于练功人的危害。嫉妒心是因为个体产生的,过分地追求,不能超脱,非常固执地不听从劝告做一件,都是嫉妒的表现。嫉妒心使练功人功力停滞,重者导致走向邪路。嫉妒心是练功人的障碍,带著嫉妒心来修功也是炼不成的。

练功的人,把一切物质利益看得十分清淡,没有任何过分追求,该做的事去做,不该做的不做,一切顺其自然。

如果一个人嫉妒心过重,你终日烦恼。比如你嫉妒一个从比你強,可他并不知道。如果你嫉妒他,他不知道,烦恼的是自己。如果把嫉妒变成行动了,对他构不成伤害不起作用,构成伤害了就伤害了你自己。对别人没有好处,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佛经上讲:“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它把嫉妒之心的生起,比喻成百万障门开了。

如果别人作了伤害你的利益的事而产生嫉妒还有情可原,如果莫名其妙地看别人榮耀,别人比自己好了就嫉妒,显示了人的自私性,体现了人的狭窄心量,破坏了自己的心境,使人干出许多愚蠢的事来。

嫉妒是一种可怕心理,又是非常容易出现的心理。练功人必须去掉嫉妒心,常人也应该去掉,对自己有大的裨益。

当你看到别人比自己好,要由衷的高兴,用美妙的语气去赞扬和鼓励,赞叹他的成就,由内心里替他高兴,这樣,你自己不但心平气和,也会以赞获“德“。在日常生活中,只有学会尊重别人的人,别人才能尊重自己。人与人之间温和相处,就能ㄓ硍妒心理。

执著心是修炼的绊脚石。

大师讲,执著也是产生烦恼、痛苦的源泉。执著心又是無知的表现。

比如在日常生活中,当听到有人恭维赞扬你几句,说你年轻有为,长的潇洒英俊,很有风度,很有气质,很有能力。这时候,你就会心花怒放,觉得自己不错了。倘若有人诽谤了你几句,说你许多坏话,你就难过痛苦不堪。

这都是执著心带来的欢与苦。其实,语言只不过是一种符号而已,是人类用来表达语意、语气的工具。它与事实本质不是一个东西。当有人骂你连狗都不如的时,你就认为自己不如狗屁,与狗比较,其实,人的名字也只是一个代号,比喻就更不贴心,又何必为之而烦恼呢?如果不是对自己过于执著了,怎么会烦恼呢?

纵然,一个人把一生都执著的獻身于茫茫世界之中,累得要死,干了许多事,得了许多功名,而且总也不满足,就是把一个人累死了,世上的事也做不完,你做的那些事在你自己看来很多,与世上事比,连大海里一滴水都不到,这会儿,你会感到自己太渺小了。当平下心来一想,才认识到世上的事是干不完的,如果不是执著心在作怪,为什么那樣拼呀?
另外,有一樣事还没有被人们所认识,产生执著心的主要原因,执著者还没有认识到世上一切事物都是“無常“的,这里指的“無常”是不经常存在的意思。今天这樣,明天也许那樣,今天这樣对,明天也许那樣做对,它是变化無常的。比如,现在的大海若干年前是高山。西藏高原今天是高原,若干年后,也许是大海……今天这里是平原。几天后又成了楼房……今天与别人吵了嘴,过了些日子又成了好朋友。因此,世上万事万物都是变化無常的,你过分地执著追求不变的目标,不变的东西,当时看得到了,过后看是失去了或者根本没得到。民国时期的人用民国时期的钞票,今天的人用今天的货币。因此,当我们真正认识到执著本身会给人带来無知的时候,给练功的人障碍的时候,我们把世上的一切东西和追求看得淡薄后,越淡越好,一切顺其自然去做,心性也就平了。

大师用一些表面的东西做比喻,真实说明一个深层次的道理,练功人“平常心是道“!包括练功过程中,一切都要顺其自然,任何超越心性的意识都是给修炼摆设的绊脚石!

心性是长功的基础,修炼心性最终达到同宇宙特性同化,摆给修炼者的问题很多。面对五花八门的世界,面对茫茫人海中的人们,社会大舞台时时刻刻考验著修炼的人们,从生活的实际出发,一步步明心见性,心性能夠修上去,功力会长的较快,这是大师的忠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