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洪志评论(13)共产主義本质是犹太全球奴役 [打印本頁]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6-10-27 10:17     標題: 洪志评论(13)共产主義本质是犹太全球奴役

洪志评论(13)共产主義的本质是犹太全球奴役

共产主義的本质是犹太全球奴役,犹太人马克思发明了共产主義这一夺权利器之后,就在全球开始实施了。它不是“美好的愿望”,只是“阴沉的欺骗”,并且被钢铁般的意志和组织力量系统执行了。是犹太千年计划之一。

当现代中国人指责中国共产党从毛泽东时代就是挂羊头卖狗肉不信共产主義时,他们怎么知道共产主義背后的阴谋呢。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6-10-27 10:23

犹太人和共产主義

在中国,很多人知道马克思,但很多人不知道马克思是犹太人,知道列宁,知道托洛斯基是托派,又有多少人知道列宁是犹太人,苏联红军的缔造者、十月革命的组织者、“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首创者是托洛斯基,十月革命领导人斯维爾德洛夫(全俄中央执委主席)、季诺维也夫(共产国际执委主席)、加米涅夫(莫斯科苏维埃主席)、捷爾仁斯基(全俄肃反委员会主席)、季维诺夫(外交人民委员)、乌里茨基(彼得格勒肃反委员会主席)……都是犹太人。在前苏共第一届中央政治局 24人中犹太人就有16人。由于卢森堡、海爾夫曼、库莉赫芙、库恩、艾斯纳等名震欧洲的犹太男女革命家惊人的承受力和殉道者般的牺牲精神,在整个20世纪成为中国和全球激进主義革命精神源泉的历史运动和世界思潮,曾一度被称为“犹太共产主義”、“犹太国际主義”和“犹太布爾什维克主義”。苏联操控的共产国际在上世纪20年至40年代派驻中国的代表和顾问,也流淌著浓度甚高的犹太血统。在前东欧国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队伍里活跃著一大批的犹太革命家。直到今天,马克思主義仍然是中国}法和一切社会生活的意识形态基础。

当我们知道这些以后,我们不禁会问,犹太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热情去追求共产主義呢,为什么会冒著这么大的风险去邦助自己寄居的国家进行“伟大的革命” 呢?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呢?难道真的是一种伟大的国际主義精神吗?雷锋般無私的行为吗?还是其中有巨大的利益的驱使呢?为什么各国的共产党领袖中有大量的犹太人呢?甚至苏联的上层犹太人占了大量的比重?为什么在二战前后斯大林清洗的党员中竟是以犹太人为主呢?大家还记得中共一大的共产国际代表是荷兰犹太人马林吗

从卡爾·马克思开始,名震欧洲的犹太男女革命家惊人的承受力和殉道者般的牺牲精神,在整个20世纪成为中国和全球激进主義革命精神源泉的历史运动和世界思潮,曾一度被称为“犹太共产主義”、“犹太国际主義”和“犹太布爾什维主義”。

犹太人的势力仍然在GCD内很強大,从来就是俄国人口中绝对少数的犹太人(1.5%,约相当于满人在我国的人口比例),在俄国苏维埃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中狴e了75%。例如,俄国的共产主義之父普烈诺夫和他的夫人是犹太人,俄国的红军之父,托洛茨基是犹太人,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斯维爾德诺夫是犹太人,共产国际主席加米涅夫是犹太人,苏联肃反委员会主席捷爾仁斯基是犹太人,彼得堡的市委书记季诺维也夫是犹太人

下面我们就简要摘取一些著名犹太革命者:

俄国的共产主義之父普烈诺夫和他的夫人又是亲密战友的罗莎莉(Rosalie)

俄国孟什维克领袖——马爾托夫

俄国革命無可争辩的领袖列宁拥有八分之一的犹太血统

俄国的红军之父,托洛茨基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季诺维也夫
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后被撤职)、莫斯科苏维埃主席加米涅夫

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斯维爾德洛夫

苏联肃反委员会主席捷爾仁斯基(波兰)
政治局委员兼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卡诺维奇

外交人民委员部委员李维诺夫

彼得格勒肃反委员会主席乌里茨基

1918年德国“十一月革命”和1919年1月柏林工人武装暴动的领导者卡爾·李卜克内西

1919年1月柏林工人武装暴动的领导者,有“嗜血的‘红色罗莎’”之称的——罗莎·卢森堡(波兰)

匈牙利家喻户晓的革命者——库恩·贝拉

奥国三杰——鲍威爾、阿德勒和布劳恩塔爾

其他的犹太共产主義革命家还有:梅葉勒夫娜·海爾夫曼、安娜·库莉赫芙、库特·艾斯纳……


以上这些都是犹太人中的翘楚,他们是积极的革命活动家。他们的出现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但是归根结底,我们还是要从讨论犹太社会主義革命者回归到中国问题上——

陆海军人民委员——勃朗施坦-托洛茨基                 犹太人
北方集团军革命司令部主席——菲什曼                  犹太人
第12集团军法委员——罗姆                       犹太人  第12集团军政治委员——梅奇克                     犹太人
第4集团军司令部政治委员——利文松                   犹太人  西方面军集团军委员会主席——波泽爾恩                 犹太人
莫斯科军区政治委员——古别爾曼-雅罗斯拉夫斯基            犹太人
维捷布斯克军区政治委员——杰布                    犹太人
斯卢茨克城军事征用机关委员——卡利马诺维奇            拉脱维亚人
萨马拉师政治委员——格卢兹曼                     犹太人
萨马拉师军事委员——贝克曼                      犹太人
莫斯科军区征用队委员——祖兹马诺维奇                 犹太人
莫斯科总军事委员会主席——勃朗施坦-托洛茨基             犹太人
其助手
吉爾什费利特                            犹太人
斯克良斯基                             犹太人
总军事委员会委员
绍罗多克                              犹太人
佩奇                                犹太人
莫斯科省军事委员——施泰因加特斯科                 德意志人
其助手——杜利斯                         拉脱维亚人
边防警卫队学校委员——格莱泽爾                  拉脱维亚人
苏维埃第15师政治委员
泽尼斯                               犹太人
波隆斯基                            拉脱维亚人

苏联操控的共产国际在上世纪20至40年代派驻中国的代表和顾问,也流淌著浓度甚高的犹太血统。直到今天,马克思主義仍然是中国}法和一切社会生活的意识形态基础。

犹太革命者在中国:

国共合作的发起者——马林    
红色使者——越飞
孙中山的高级顾问——鲍罗廷
王明路线的始作俑者——米夫


还有,犹太人自己没有祖国,没有建立自己的民族国家(在马克思的19世纪)。所以,一無所有的犹太民族当然希望全世界其他的非犹太民族都民族虚無主義,国家虚無主義了,这樣,犹太人也就不会因没有自己的国家而在当时所寄居的那些欧洲国家遭受迫害了。

可是,犹太人自己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工人無祖国,国家虚無主義和民族虚無主義之类。他们一方面忽悠别人信仰马列主義,一方面自己狾b搞所谓犹太复国主義。犹太人建立“以色列”这个国家的行为本身就已说明了,他们自己是怎樣信仰马克思的“国家虚無主義”和“民族虚無主義”的。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6-10-27 10:31

犹太人侵占和控制下的政府——USSR(苏维埃社会主義共和国联盟) 
  
    1917年11月7日通过比较和平的十月革命,以犹太人为政治核心的布爾什维克党人,在俄罗斯采用欺骗的手段轻巧地取得了政权。完成了从民族自救到民族侵占质的变化和民族野心急剧膨胀的飞跃。当时苏联布爾什维克的核心领导人都是犹太人:列宁、托洛茨基、斯维爾德洛夫、捷爾任斯基、卡诺维奇、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拉狄克、明仁斯基等,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布哈林也是犹太人,他是实行社会主義计划经济的始作俑者。苏共政治局常委24人中,一度有16人是犹太人。
   
    为了维护用欺骗的手段夺取政权的合法性,苏联的政治舆论大搞阴谋,说什么苏联的政权是工农兵的政权,是無产阶级的政权,是俄国人自己的政权,而且来自不易,是俄罗斯工人起義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其实,现在俄国人都知道十月革命占领冬宫,事实上只不过是两百多名经过训练的军人,相当守纪律的军事行动。而犹太人导演舍格·埃森斯坦随后将攻取冬宫改编为成千上万的俄罗斯本国工人的集体反本国政府的行动。现在有人作出调查,在拍摄《列宁在十月》电影过程中伤亡的人数超过了当时进入冬宫发生的人数。(见卡爾佛特《革命与反革命》第15页) 
  
    夺取政权后,有德国血统的犹太人列宁随即与德国签订《布列斯特和约》,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战,不打国际战争,专搞阶级斗争,以打击富农为名,来镇压俄国的民族反抗运动。在随后的几年里,由犹太人所谓红军之父托洛茨基指挥,通过残酷的内战徹底击败了俄国人的民族反抗。在悲惨的1917年至1924年,这些俄国人,是一千多万的無辜俄国人,他们是在反基督徒犹太人红军政治委员托洛茨基的命令下被剿灭的。
  
    有人说斯匹柏格是永远也不会去导演俄国版的“辛德勒”的名单。他的那个电影是为了他的犹太民族遭到种族屠杀大清洗而导演的。而屠杀俄国人的种族大屠杀是犹太人干出来的!俄国大苕(本邑人对俄国人的称呼)由于种种原因也不会自己控诉,这是俄国人的悲哀。普京的祖父就是一个亡国奴,一个享尽U华富贵的俄奸,他是犹太人列宁的师,后来又是格鲁吉亚人斯大林的师。普京是俄奸走狗的后代,他会揭开这个铁幕吗?
  
    这个悲惨的时期,俄国大量的爱国人士和民族反抗分子,被苏联垠犹太人马克思主義在1917-1924被谋杀。当时有许多犹太人马克思主義者来到俄罗斯,也有从纽约来从事这次屠杀运动的。1917年,犹太人加科波斯基这个疯狂的银行家,他拥有GUARANTY国家信托,美国最大的银行之一,为了红色革命和大量屠杀俄罗斯民族反抗者,他资助列宁和托洛茨基(两人皆是犹太人)三千五百万美元。
    
    我们还必须知道当年还有个尼古拉·乌丁,一个犹太人,第一个俄罗斯马克思主義者,1860-1870年组织创造俄罗斯部份的第一共产党国际。所谓“俄罗斯-犹太人革命行动的首倡者”就是尼古拉·乌丁,他被认为是第一个俄罗斯的马克思主義者,乌丁对無产阶级政权理论的突出贡獻是在争夺国际马克思主義者派系以对抗巴枯林的無政府主義方面。
  
    他更多地精力用在组织和联结在俄罗斯和在美国之间的犹太人和共产主義者,包括组织银行关系和在纽约的犹太人资助红色革命的事宜。这个犹太人声言俄罗斯犹太人移民给美国带来了“社会主義”(意指“共产主義”)。共产主義,当时在理论上毕竟是一个最美好的理想,因此犹太人受到美国人民的欢迎。更为重要地是,当时,即1905年革命的失败在俄罗斯造成一个蜂拥而至的犹太人移民美国运动。事实是超过一百万的马克思主義者犹太人汇流进入美国。这就是说美国当初是红色苏联的接生婆和坚強后盾。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6-10-27 10:39

列宁:"千锤百炼的共产党员血管里必定是流著犹太人血液"
  
  来自普林斯顿的犹太人教授Arno Mayer在他的重要书籍里,"为什么那天空没有变
  暗?"蝑z德国对俄罗斯的侵入是带有执行扑灭布爾什维克(苏维埃共产主義者)
  意识形态的目的。那德国人決不是西方唯一的一个去相信那,"苏维埃俄罗斯是由
  犹太民族组成的一个独裁政权
。"
  
  在1920,八月八号,一位年轻的英国作者做出一项类似的观察在星期日先锋画
  刊里:"没有需要去夸张通过这些国际上的和绝大多数無神论者的犹太人在布爾什
  维克创造中所扮演的角色和在实际促成对於俄罗斯革命。"

  这位作者是Winston丘吉爾。虽然他后来会廉价出卖他的灵魂,他对苏维埃共产主義
  的真实性质依然是锐利的。

  丘吉爾表达了严厉的洞察力关于通过犹太人共产党员所犯下的罪行对於德国人和俄
  罗斯人慢慢地灌输在那些人民心理的一种对於报复的愿望:
  
  "犹太人的控制在苏维埃机构里甚至是更令人惊讶的。和那显著的,那主要的,在
  通过消灭反-革命的非常委员会使用的恐怖主義制度的角色有被犹太人拿下,和在
  一些值得注意的例子通过犹太女人们。
  
  "那相同的显著邪恶是通过犹太人获得的在Bela Kun 短暂地在匈牙利的恐怖主義统
  治。那同樣地现象有呈现在德国(特别是巴伐利亚),迄今如这樣的疯狂有被允许
  去使得德国人民暂时的降服。
  
  在许多案例里那犹太人的利益和犹太人的鱈场所是被布爾什维克排除在外的从他
  们对全世界敌意的事实有越发使人把犹太民族在哪些是现在俄罗斯被犯下的罪行联
  想起来。。。不必去说,那由报仇心制成的最強烈的情绪有被激起的在俄罗斯人民
  的心中。"
  
  
  Chaim Bermant, 写作在犹太人编年史里,说道:"它是共产主義推翻了沙皇,共产
  主義它解放了犹太人的無力和排除了反-犹太主義和共产主義它,至少在它的早期
  日子里,开放了对犹太人发迹的大门。"
  
  政治分析家Joseph Sobran指出关于这个共产主義的"种族上的组成部分"的揭露证
  明了一项被保护的历史谎言:"。。。。关于共产主義组成的种族上历史是可能使
  传统的"在犹太人历史制成的悲哀版本"变成复杂,根据哪个犹太人是一直和到处
  都是無辜的牺牲者对於异邦人的偏见和迫害。"
  
  列宁,他的母系祖父, Israel Blank, 是犹太人,说道那最好的革命家都是犹太人:
  聪明的俄罗斯人是几乎总是一位犹太人或者在他里面的犹太人血统。"
  (Dmitri Volkogonov, Lenin: A New Biography, p. 112). 列宁是聪明和一位革
  命家两者。他是的确地谈及他自己。
  
  来自哈佛大学的研究者Wayne McGuire写到:"列宁是一位犹太人用以色列的回归法
  律标准:他拥有一位犹太人祖父。它会看来好像列宁不只是一位犹太人,而且他也
  是一位犹太人种族主義者和沙文主義者,虽然他保持他的意见在这种爆炸性的主题
  远远地在背景后面,可能是因为它们是在根本的与被认作普遍主義的马克思主義相
  沖突。。。列宁是一位犹太人种族主義者他故意地特别给予犹太人,那最"智力上
  要求的工作。"他承认50%在南部和西部俄罗斯的共产党员恐怖分子前锋是由犹
  太人组成的。"
  
  列宁声称,"我们是把资产阶级像一个阶级一樣的消灭。"他的犯罪夥伴,
  Apfelbaum (Zinoviev)声明:"革命的利益需要对中产阶级的身体灭绝。"谁是这
  些资产阶级?一定不是犹太人。托洛斯基给予 一个暗示对於他们的身份在一次与
  纽约的犹太人报纸每日先锋报的访问里:"只要是那恶臭的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更
  长久,那反-犹太主義的野蛮就越发地成为到处皆是的。"
  
  资产阶级是一个布爾什维克的暗号-名词代表异邦人。在共产党员夺取在俄罗斯权
  力之后那首先通过的法律使得反-犹太主義成为一项受到死刑判決的犯罪。
  (消息报, July 27, 1918).
  
  那高层的犹太人共产党员Zinoviev声称:"没有仁慈的,没有饶恕的,我们将要杀
  死我们的敌人们在数量是成百的,让他们是成千的;让他们淹死他们自己在他们自
  己的血液里。让那里是由资产阶级制成的血液洪水-更多的血液!尽可能的更多!
  " (Krasnaya Gazeta, Sept. 1, 1918).
  
  犹太人布爾什维克把政治认为是对异邦人害虫控制的一个支部。对基督徒的仇恨,
  特别是"资产阶级"农夫们是他们主要的动机。对於俄罗斯的基督徒农民们像许多
  害虫般的有系统消灭,以列宁对他们的攻击开始在1918的夏天和他的強制饥荒
  在1921,有成为几乎完全被忽视的在西方历史里。
  
  根据英国伦敦的"犹太人年代记" (Literary Supplement, Sept. 3, 1999, pp.
  iv and v)犹太人共产党员作家 Isaac Babel 是出席在一次苏维埃共产党员集会的
  '由犹太人组成的一次会议。。。。是通过苏俄人民委员Vinogradov致词的他是狂
  热地告诉那。。。犹太人:"你们是掌握权力了。所有的东西都是你们的。" Babel也
  写作关于犹太人的:無限的"对於波兰人贵族们的蔑视。"
  
  根据对於'犹太人年代记," Babel为了共产党出版物"红军"写作的和一位苏维
  埃人民委员向他讲述他们将怎樣去对付哥萨克人:"那革命的曲线球有投掷深入那
  浸湿在许多偏见的自由哥萨克人第一队伍之中,但是中央委员会的策略将要以一把
  铁刷消灭他们。"Babel没有表示意见关于成功地消灭那'浸湿在偏见里'哥萨克人
  的可能性,一个委婉地名词代表恶毒的反-犹太主義。。。" ("Jewish Chronicle,"
  Ibid.)
  
  在20年代后期和30年代初期, Babel是被认作为在苏维埃文学里最著名天才之
  一的。在1934的第一次作家会议演讲中。。。他做出了意料之中的对革命,政
  府,和国家的忠诚和奉獻的声明。他甚至称赞史达林的文学风格。"
  ("Jewish Chronicle," Ibid.)
  
  在他的故事里,"犹太牧师的儿子,"BABEL安置列宁和犹太牧师的肖像并列
  的。他注解由共产党传单标记在栏外的是塞满的以"希伯来语的诗句。"
  
  西伯利亚人小说家Valentin Rasputin 在1990写到:"我认为今天在俄罗斯的
  犹太人应该觉得应负责任的对於持有执行革命的犯罪和对於它采取的形式。他们应
  该觉得应负责任的对於存在于革命期间之中的为了恐怖的恐怖和特别是在革命之后
  的。。。。他们的罪行是罪恶滔天的。他们犯下了残酷無情的对於地主农民们的战
  役他们的土地是被政府残酷的没收和他们自己是被残忍的谋杀了。"
  
  Aleksandr索忍尼辛的传记作者详述它是什么景象的去像一位俄罗斯人基督徒儿子成
  长在由犹太人共产党员精英组成的儿子们中间:"到十岁年纪时为止他有那十字架
  从他的脖子上被少年先锋团嘲弄的撕裂和超过一年多是被举起的当笑柄。。。。索
  忍尼辛是,如一位少年,暴露在那些学生们他们的父母亲拥有一种官方地高层地位。
  大多数来自青年先锋团和苏联共产主義青年团运动的成员们,至少在 Rostov,是犹
  太人孩子们。。。"(Michael Scammell, Solzhenitsyn: A Biography, p. 64).根
  据国际性的-企业联合RNS电报机构 (reprinted in "The Christian News," Jan.
  8, 1996, p. 2), "大约200,000(基督徒)神职人员,许多被钉死在十字架
  上,剥头皮和其他人拷打折磨,是被杀死的在以前苏联大约60年的共产党统治期
  间内,一个俄罗斯委员会星期一报导(Nov. 27, 1995).。。。40,000座教堂
  被摧毁在从1922到1980期间。。。。"
  
  此处是在世界历史上最种族灭绝的政治上运动,哪个创造了在20世纪里最大的集
  中营和最可怕的奴び劳工营,在其中几百万的基督徒被杀戮了 (on the size of the
  Gulag concentration camp system cf. C. Andrew and O. Gordievsky, KGB: The
  Inside Story and N.Y. Times, Oct. 22, 1990, p. 82. 这些集中营其中没有一个
  是被保存的为了后代。大多数被摧毁的很久以前通过特别的军队旅;cf. Michael
  Specter, "Cold Reminder," N.Y. Times, Dec. 3, 1994).
  
  这个是一个配备在它的较高梯队中以犹太人共产党员的运动和但是那世界是相当沉
  默的对於这个徹底合乎犹太人制度的和由那些是它的创建者组成的身份人员们加害
  的大浩劫。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6-10-27 10:42

Auschwitz (在波兰的集中营)是在所有的人闲谈的顶端上但是谁会听说关于Kolyma,
  Magadan, the Solovetsky 岛屿和其它恶魔般地对人类消灭的苏维埃中心在东部西
  伯利亚?谁有观看影片和书籍关于几百万人类是奴工,冻死和饿死在白令海峡-波
  罗的海运河建造中,在它之上站立著一座得意洋洋地,巨大的犹太人共产党员大规
  模屠杀者Genrikh Yagoda的雕像?
  
  犹太人-共产党员在大规模屠杀制成的纪元里有消失在所有时代里的极大淹没真相
  (一手遮天)行动之一的历史之中,只有熟练的欺诈者,具有全部由最大成就的舞
  台魔术家制成的技巧,能夠完成这樣一个妙计对於其余的人类。去哄骗人类深入集
  中几乎所有的赎罪感情,遗迹和纪念在犹太人牺牲者之上和铭记恶魔的标记-那恰
  好的字眼战争罪行和大浩劫它自己-在德国上和单独地在德国人之上像他们的专有
  商标,必须是被认作为在幻影年鉴里的心理战最能干的成就之一。
  
  在当今西方里的犹太人势力有相应地随著和'大浩劫"组成的宣传一起扩充,如以
  色列人作家Moshe Leshem注解的:"以色列人和美国犹太人完全同意大浩劫的记忆
  是一项不可缺少的武器--一个必须被無情利用去对抗他们的共同敌人。。。犹太
  人组织和个人因此不断努力的去提醒世界对於它。在美国,对於大浩劫的永存是现
  在一种每年一亿美金的企业,来自它的部分是政府-资助的。"
  
  这就是为什么那 Seagram威士忌商人和来自強大的世界犹太人大会主席的亿万富翁
  Edgar Bronfman所说道的,"对於不断增加的修正主義者支持者的数目不能夠忽视
   的。

  我们现在必须使用一切的资源去阻挡修正主義,在它是太迟之前。"它必须被阻挡
  的原因是因为修正主義是那唯一的力量阻止那神圣的人民从完成他们开始在俄罗斯
  和巴伐利亚的工作,只是这一次他们是使用知性的手段去达成相同的目标。考虑那
  人民他们承来自当代犹太人种族主義者的仇恨和谩骂的主力的事实,那德国人,
  有在最低的出生率和最高的堕胎率在世界中任何国家中间。更多的德国人每一年死
  亡的超过出生的。那自我-憎恨的德国人不是那唯一的由瓦斯室内疚制成的目标,
  無论如何。有组织的基督教(更精确地称为教堂教)当今是不超过一大群的火鸡群,
  屈从,拍马屁和爬行为寻求犹太人的神圣化和批准。他们的救主(耶稣)称呼来自
  他的时代的犹太人领导人员,"魔鬼的子孙" (Matthew 23:15) 但是那些他们今天
  擅自去在他的名義下发言,称呼他们是宇宙的圣人和哲人。
  
  只有在这樣一个深深地说谎浸湿在欺骗的世界里那国际媒体才能夠袖手傍观的,像
  那沾满血腥的犹太人红军领导人Leon 托洛斯基的曾孙,David Axelrod, 射杀一对年
  老的巴勒斯坦人夫妇在1990的十一月,如由以色列人"Kach"恐怖团体组成的袭
  击之一部分--如果你能夠想象--那叫嚷声假如来自一位纳粹战犯的一个孙子在
  德国有射杀一对土耳其夫妇。那泪汪汪的,哀号和永不-停止的谈到"永不忘记"
  和"历史教训"将会从地球的集体电视机渗出像从一个有毒腐烂的大容器露出的垃
  圾,因为什么是清楚的出於这樣一种双重标准是在历史方面的真实教训不是被学习
  的和记忆它自己是人质对於由犹太复国主義偏执狂制成的透视。
  
  一千六百万的德国人种是強制驱除的从东部版图的 Silesia, Moravia 和Volga地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候。在这个眼泪踪迹上,两百万人死亡--射杀致死,
  饿死,強奸和拷打。询问在一千人中的一个,在一万人中的一个在今天的街头上
  "你是否听说过?"那答复将会是没有。
  
  那 Steven Spielberg 的电影景象关于牲口汽车挤满的以人类货物是单独地为了犹
  太人牺牲者保留的。那八十万的大多数回教徒受到犹太人苏俄人民委员驱除的和野
  蛮地装满进入火车车厢到哈萨克,在那里25万人死亡在路途上,不会合适好莱坞
  电影焦点的标准。
  
  那苏联的牲口车厢放逐折磨超过五十万的爱沙尼亚人,拉脱维亚人和立陶宛人基督
  徒他们是运送到古拉格的。来自波罗的海整个人口的12%不是放逐到西伯利亚就
  是受到犹太人苏维埃秘密警察的枪決。谁知道关于它的?谁关心?谁尝试去保持这
  个历史从重复?替代的,在1995立陶宛总统做出一次在以色列Yad Vashem瓦斯
  室神庙之前朝拜去卑屈匍匐和乞求"宽恕"为了他的人民他们是犹太人共产党谋杀
  者的牺牲者。去这樣做基於错误的作证为了极端崇拜法利赛人是一项对於正義的蔑
   视。
  
  在布爾什维克纪元里,由苏维埃共产党组成的52%的成员是犹太人,虽然犹太人
  构成只有这个人口的1。8%。 (Stuart Kahan, The Wolf of the Kremlin, p. 81)
  
  下列是由一些高层的犹太人共产党员谋杀者,苏俄人民委员,间谍,暗杀者和宣传
  家组成的一个名单(别名是列出在括弧的)。这个名单決不是な泛的。去目录对於
  全部的犹太人共产党员牵涉在犯罪的将会需要几百页的。
  
  

  犹太人共产党员
  
  V.I. 列宁, 最高统治者。Leon Bronstein (托洛斯基):苏维埃红军最高指挥官。
  
  Grigory Apfelbaum (Zinoviev): 行政人员,苏维埃秘密警察。Solomon Lozovsky:
  苏维埃副外交部长. Maxim Wallach (Litvinov):苏维埃外交部长。 Yuri Andropov:苏
  维埃 KGB,主任。往后的苏联最高独裁者。
  
  Jacob Sverdlov: 苏联的第一位总统。 Sverdlov命令对沙皇家庭成员--妇女和儿
  童-的屠杀在以凯撒琳女皇命名的城镇里,Yekaterinburg,(重新命名为Sverdlovsk
  在1924为向那谋杀者表示敬意)。
  
  Jacob Yurovsky:指挥官,苏联秘密警察。 Yurovsky领导那死刑队它执行Sverdlov的
  命令为了谋杀沙皇家庭成员,包括刺刀杀死沙皇的女儿们。那 Ipatyev 房子,在那
  里,在地下室里,那屠杀发生的,站立原封不动的直到1977,当那地方性的共
  产党头子在那个时候, Boris 葉爾钦,命令它的毁坏,以免它成为反-犹太主義情
  绪的圣地。
  
  Lazar Moiseyevich Kaganovich:史达林的大规模屠杀的长官,命令对於几百万人
  的死亡和大规模的毁坏对於基督教纪念碑和教堂,包括耶稣基督救世主大教堂。站
  立在由大教堂制成的粗石堆其中,Kaganovich 宣布,"俄罗斯母亲是砍倒了。我们
  有撕裂她的裙子。" (N.Y. Times, Sept. 26, 1995).
  
  Mikhail Kaganovich:重工业部副苏俄人民委员,奴び劳工监督者, Lazar的兄弟。
  Rosa Kaganovich: 史达林的情妇; Lazar的姐姐。 Paulina Zhemchuzina:中央委
  员会成员和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的妻子。Olga Bronstein:苏维埃 Cheka 秘密警
  察官员,托洛斯基的姐姐,卡门涅夫的妻子。
  
  Lavrenti Beria. Beria是史达林的党同事和从他们乔治亚来本地的心腹知己。在1
  933他是安置在主管可怕的NKVD。Beria 是应负责的对於声名狼藉的Katyn对於被
  俘的波兰军人和知识分子们的屠杀。Beria 也是主管对於古拉格监禁制度以致运送
  几百万人到淹没遗忘。Beria 是著名的因为让他的保镖绑架年轻的学校女生所以他
  可以強奸她们在他的 Lubyanka 办公室里,它是加倍的如一间拷打房间。
  
  Matvei Berman 和 Naftaly Frenkel:古拉格死亡集中营制度的创建者。
  
  Lev Inzhir,代表苏联死亡集中营运输和行政管理人民委员。Boris Berman:苏联秘
  密警察的行政主管和 Matvei的兄弟。K.V. Pauker: 苏联秘密警察NKVD 的行动长官。
  
  Firin, Rappoport, Kogan, Zhuk:死亡集中营和奴び劳工的苏俄人民委员,监督对
  於劳工们的大规模死亡在建造白令海峡--波罗的海运河期间。
  
  M.I. Gay: 苏联秘密警察长官。Slutsky 和Shpiegelglas:苏联秘密警察长官。Isaac
  Babel: 苏联秘密警察长官。
  
  Leiba Lazarevich Feldbin (Aleksandr Orlov): 苏联红军司令官;苏联秘密警察
  官员。Feldbin是苏维挨安全长官在西班牙内战时候。他监督对於在西班牙的天主教
  神父们和农夫们的屠杀。
  
  Yona Yakir: 苏联红军将军,中央委员会成员。Dimitri Shmidt: 苏联红军将军。
  Yakov ("Yankel") Kreiser:苏联红军将军。Miron Vovsi:苏联红军将军。Mikhail
  Chazkelevich: 苏联红军将军。Shimon Kirvoshein: 苏联红军将军。Arseni Raskin:
  苏联红军副司令官。Haim Fomin,Brest-Litovsk司令官,苏联红军。至少一百位的
  将军是犹太人(cf. Canadian Jewish News, April 19, 1989).
  
  将军们他们自己不是犹太人的通常拥有犹太人妻子。在这些人中间是Voroshilov元
  帅,Bulganin元帅,Peresypkin元帅和Pavel Sudoplatov将军(Sudoplatov 暗杀成
  百的基督教领袖包括乌克兰的天主教大教主Teodor Romzha)。这种犹太人妻子的
  '保险政策扩大范围到俄共政治局成员们譬如Andrei Andreyev 和 Leonid 布里兹
  涅夫。
  
  Sergei Eisenstein: 共产党影片宣传主任哪些刻画基督教农夫(富农)像丑恶的,
  抓住-金钱的寄生虫。那富农是随后被屠杀的。 (Cf. for example Eisenstein's
  Bezhin Meadow).
  
  KOMZET: 犹太人共产党员定居委员会在夺取从在乌克兰被谋杀的基督徒手里;通过
  美国犹太人Julius Rosenwald资助的。
  
  Ilya Ehrenburg,苏联宣传部长和传播关于反-德国人的仇恨资料可以追溯到193
  0。Ehrenburg教唆苏联红军強奸和谋杀德国平民。谈及到德国妇女们,Ehrenburg幸
  乐祸的在前进的苏联红军面前,"那金发的女巫们是进入一个糟糕地时刻里了。"
  在一件向苏联红军致词的传单里,Ehrenburg 写到:"。。。。德国人不是人类。。。
  什么也不会像德国人尸体那樣给予我们那樣多的乐事。"(Anatol Goldberg, Ilya
  Ehrenburg, p. 197).Goldberg 承认Ehrenburg"。。。。有始终讨厌德国人。。。
  现在有一种战争在进行的他转变他的往昔偏见成为一项资产。"
  
  另外一个出版物分发给红军的,这一次当军人向 Danzig,靠近的时候,是由历史家
  描述的:"几百万的传单是空运投射在军队之上的带有一项通过宣传部长Ilya
  Ehrenburg写
  作的和通过史达林签署的 消息:"红军军人们!杀死那德国人!杀死全部的德国人!
  杀!杀!杀!"(Christopher Duffy, Red Storm on the Reich).
  
  苏联领导人员知道Ehrenburg寻求对於整体德国人民的消灭 [Pravda was also
  published
  in a Yiddish edition, Einikeyt).Ehrenburg赢得列宁勋章和史达林奖。他 她遗
  嘱她的文件给以色列的Yad Vashem'大浩劫'博物馆。
  
  Solomon Mikhoels: 苏联宣传人民委员。苏联影片宣传:: Mark Donsky, Leonid
  Lukov, Yuli Reisman, Vasily Grossman,Yevgeny Gabrilovich, Boris Volchok
  和Lillian Hellman (通过她的老电影继续去な播在美国电视上)。
  
  苏联宣传家: Yevgeny Khaldei 他策划上演由锤子和镰刀旗帜举起在柏林1945,
  五月2的德国国会上面的像片然后,一架特别的飞机是等待去带 Khaldei,飞往史达
  林的最优秀的塔斯社摄影师,去一家莫斯科实验室,在那里他的像片是更进一步修
  改的(显示在苏联士兵洗劫的景象是除去的在底片里和Khaldei 加入云和冒蝳b景象
  之前为了戏剧性的效果。Khaldei 继续去工作如一位首位的苏联宣传家直到他从真
  理报的退休在1972。他的共产主義者宣传是骄傲地陈列在纽约的犹太人博物馆
  里和旧金山的犹太人博物馆。纽约时报作家Vicki Goldberg欢跃地在升起那浸透血
  腥的苏联旗帜中,屠杀几百万农民和基督徒的象征;刻画它是,"。。。。一项国
  家(和全世界的)由胜利,正義和报仇组成的象征, (Jan. 31, 1997, p. B-26).
  
  犹太人反-法西斯主義者委员会(JAC): 来自布爾什维克YEVKOM的新形式,史达林为
  了苏维埃俄罗斯提供资金金钱,供应品和政治上影响力的征募管道从世界犹太民族
  以及传播关于瓦斯室暴行的宣传(cf. The Black Book).
  
  Nikolai Bukharin:列宁的首位理论家。Samuel Agursky: 人民委员。Karl Radek:
  中央委员会成员。Mikhail Gruzenberg (Borodin包罗定) 人民委员(也是第三国际
  代表到中国与孙中山谈判联俄容共的) A.A. Yoffe: 人民委员。David Ryazanov:
  列宁的顾问。Lev Grigorievich Levin: 医生,对於史达林敌人们的毒害者。Lev
  Rosenfeld (Kamenev): 中央委员会成员。
  
  Ivan Maisky:苏联派驻柏林的大使。Itzik Solomonovich Feffer: 人民委员,苏
  联秘密警察。Abraham Sutskever:苏维埃恐怖主義游击队。Mark Osipovich Reizen:苏
  维埃宣传家,三项史达林奖的获奖者。Lev Leopold Trepper:苏维埃间谍活动官员。
  
  
  Bela Kun (Kohen): 在1919匈牙利的最高独裁者。KUN是往后史达林在克里
  米亚的首位恐怖主義者。KUN的最后继承者是Matyas Rakosi, 犹太人共产党员对
  基督徒的大规模屠杀在匈牙利。根据来自1997,五月14的犹太人电报机构,
  犹太人"。。。扮演了关键角色在引导共产党统治进入匈牙利。在事实上,在19
  50早期的残酷压迫期间,那政权的五位领导人员是犹太人。"
  
  Zakharovich Mekhlis:史达林的最高刽子手。Henrykas Zimanas:立陶宛共产党恐怖
  主義分子领袖,对基督徒的屠夫。
  
  Moshe Pijade (sometimes spelled Piade):南斯拉夫共产党人民军队司令官。狄托
  的最高屠夫屠杀几十万的Croatian 基督徒。Pijade 后来恭糮n斯拉夫共产党议会
  的主席。在南斯拉夫人民军队里至少有十八位将军是犹太人。南斯拉夫共产党运送
  大量武器出货给犹太人战士在1940巴勒斯坦。在战后的波兰那国家是完全通过
  犹太人共产党控制的:那拷打者Jacek Rozanski, 秘密警察头子; Jacob Berman
  :政治局指挥官和人民委员 Minc, Specht (Olszewski) 和 Spychalski. 这些人谋
  杀或者放逐几万的天主教波兰人到Kolyma和其它北极地方的死亡集中营。
  
  根据犹太人研究者John Sack,"在1945许多波兰人感觉到(和不是没有理由的)
  那犹太人是经营国家安全机构的。。。。那机构领袖是 Jacob Berman, 一位犹太人,
  和全部或者几乎全部部门的头子都是犹太人。"Sack 报导在Silesia 的共产党秘密
  警察的75%官员们是犹太人。他注解那许多犹太人在波兰的共产党恐怖机构里的
  改变他们的名字成为波兰人如Romkowski将军, Rozanski上校, Capt. Studencki and
  Lt. Jurkowski. (cf. John Sack, The New Republic, Feb. 14, 1994, p. 6. )
  
  在波兰, "...一个不成比例的共产党员数目是犹太人。在1930,在它的顶峰时
  期,它的成员的35% 是犹太人。在共产党少年团组织里,犹太人的成员是甚至更
  高的,和同时犹太人血统的共产党员占据在中央委员会的大多数席位。共产主義对
  於一些犹太人具有吸引力因为它对抗反-犹太主義比任何其它的波兰人党派更有力
  的。。。犹太人共产党员立刻达到他们的顶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一年,那时
  党的领导人员们是完全的在战前那痛恨反-犹太主義的共产党领导人员们的手里。
  " (Sheldon Kirshner, The Canadian Jewish News, Nov. 5, 1992, p. 16).
  
  当然当任何人遇到在波兰的犹太人问题,共产党员和天主教在现存机构的媒体或者
  当今的大学里,那对於波兰天主教徒们的大规模谋杀在犹太人共产党员手里,是从
  来没有提起的。代替的,一次次要的攻击在犹太人通过波兰农夫们被激怒的由於犹
  太人大角色在共产党员的恐怖里,它发生在1946,七月在 Kielce和它有出现被
  称为"Kielce大屠杀"总是成为"讨论"的中心主题。对於那攻击的动机不是通常提
  到的。相反地,那天主教农夫们是被描绘的用"恶魔似的顽固分子"的字眼那些人
  的"盲目的,無理性的仇恨"对於那"可怜的,被迫害的犹太人"导致"迄今另外一
  次殉难对於上帝的选民。"
  
  可是在那时候的波兰天主教大教主, Cardinal Hlond,一位勇敢的高级教士那樣不
  同的与那背叛的当前波兰的爱好-犹太主義,陈述那在 Kielce的攻击发生是因为愤
  慨'由於当今的犹太人占据在波兰(共产党)政府里的领导地位和竭力去输入一种
  大多数波兰人不希望去拥有的统治结构。"(Ibid., Kirshner).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6-10-27 10:49

  犹太人是弱势群体,他们非常富有,但是没有国家可以保护他们(他们也拒绝融入所在国,不视所在国为祖国),所以他们经常被屠杀,驱逐,于是他们在20世纪初用他们发明的共产主義为工具侵占了欧洲最薄弱的国家___俄国的政权,建立了苏联这个国家
  
  苏联之所以成为十多个民族共和国组成的"苏联"而不是一个统一的"苏维埃俄罗斯共和国"也是犹太人的设计,因为沙俄时代多次屠杀犹太人,所以犹太人自然特别仇恨单一制的中央集权国家。他们这樣设计,就可以把矛盾从宗教转移到移民和"民族自治主体"上,这樣国家不管遭遇怎樣改朝换代的沖击,犹太人都有足夠的时间可以逃出这个国家,事实上,苏联犹太人因为最初犹太人苏维埃领导人的这个设计而大受其益,苏联解体后,苏联犹太人要么摇身一变成了民主派去了西方,要么作为大亨留在了俄罗斯,没钱的也成功的移民去了以色列。
  
  苏联犹太人在列宁和大部分斯大林时期(指二战以前)俨然是苏联的头等公民,享有苏联其他民族所没有的特权,比如只有犹太人有权接受美国联合分配委员会的粮食援助,40年代以前只有犹太人有权自由选择移居西方还是留在苏联,而其他民族的苏联公民到西方住过都要被视为叛国罪。30年代初期的全苏大饥荒也竟然几乎没有饿死一个苏联犹太人,而且就在与此同时,苏联犹太人竟然遭受斯大林的"迫害",不可思议的被集体"流放"到贝加爾湖的黑土带,那里可是真正流著奶淌著蜜的土地, 比"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北大仓还要富饶丰盛的绿色天堂。
  
   更重要的是,在欧洲即将战云密布的时候,那里可是世外桃源,几乎不会受到涉及。
  
  这其中岂不耐人寻味?
   
  所以说早期的苏联就是一个徹徹底底的犹太人政权,代表犹太民族的利益的。  
  
  二战时期德国和苏联曾经单独媾和,本来几个条件双方都谈合了,就是有一条,要斯大林把残存的苏联犹太人押送到北极的集中营去灭绝,30年代曾经把数百万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送入古拉格的斯大林此时卻不答应这个条件,莫非万u無疆的斯大林也只是被犹太人从操纵,为犹太民族利益服务的办事员?
  
  后来犹太人之所以要建国是因为他们在二战中遭受了虐杀,意识到单单垂I占控制别国政权,借助别国的力量来实现自己的目的不可靠,所以就自己建国去了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6-10-27 11:11

   在中国,很多人知道马克思,但很多人不知道马克思是犹太人,知道列宁,知道托洛斯基是托派,又有多少人知道列宁是犹太人,苏联红军的缔造者、十月革命的组织者、“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首创者是托洛斯基,十月革命领导人斯维爾德洛夫(全俄中央执委主席)、季诺维也夫(共产国际执委主席)、加米涅夫(莫斯科苏维埃主席)、捷爾仁斯基(全俄肃反委员会主席)、季维诺夫(外交人民委员)、乌里茨基(彼得格勒肃反委员会主席)……都是犹太人。在前苏共第一届中央政治局24人中犹太人就有16人。由于卢森堡、海爾夫曼、库莉赫芙、库恩、艾斯纳等名震欧洲的犹太男女革命家惊人的承受力和殉道者般的牺牲精神,在整个20世纪成为中国和全球激进主義革命精神源泉的历史运动和世界思潮,曾一度被称为“犹太共产主義”、“犹太国际主義”和“犹太布爾什维克主義”。苏联操控的共产国际在上世纪20年至40年代派驻中国的代表和顾问,也流淌著浓度甚高的犹太血统。在前东欧国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队伍里活跃著一大批的犹太革命家。直到今天,马克思主義仍然是中国}法和一切社会生活的意识形态基础。
  
   当我们知道这些以后,我们不禁会问,犹太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热情去追求共产主義呢,为什么会冒著这么大的风险去邦助自己寄居的国家进行“伟大的革命”呢?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呢?难道真的是一种伟大的国际主義精神吗?雷锋般無私的行为吗?还是其中有巨大的利益的驱使呢?为什么各国的共产党领袖中有大量的犹太人呢?甚至苏联的上层犹太人占了大量的比重?为什么在二战前后斯大林清洗的党员中竟是以犹太人为主呢?大家还记得中共一大的共产国际代表是荷兰犹太人马林吗?
   
   犹太人马克思的共产主義理论核心就是建立大同世界。实际上就是在鼓吹民族虚無主義和国家虚無主義,主张工人無祖国。马克思主義強调用阶级性的观点来解释民族关系,实际上就是采取分化手段,把所有非犹太民族分化为统治阶级和劳动人民两种,通过团结非犹太民族的無产阶级来反对非犹太民族的资产阶级的方式来建立大同世界。要尽量避免出现一切非犹太民族中的各个阶级团结一致地来迫害犹太人
    
    还有,犹太人自己没有祖国,没有建立自己的民族国家(在马克思的19世纪)。所以,一無所有的犹太民族当然希望全世界其他的非犹太民族都民族虚無主義,国家虚無主義了,这樣,犹太人也就不会因没有自己的国家而在当时所寄居的那些欧洲国家遭受迫害了。
    
    可是,犹太人自己卻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工人無祖国,国家虚無主義和民族虚無主義之类。他们一方面忽悠别人信仰马列主義,一方面自己卻在搞所谓犹太复国主義。犹太人建立“以色列”这个国家的行为本身就已说明了,他们自己是怎樣信仰马克思的“国家虚無主義”和“民族虚無主義”的。
    
    最后,凡是实行马克思的共产主義民族理论的国家,最终下场只有一个:分裂。社会主義国家苏联、南斯拉夫和捷克斯洛伐克的解体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是说,马克思的民族理论不好,恰恰是因为它太好了,所以上述国家才必然分裂。因为任何理论首先必然要为创造者本人服务。由于马克思是犹太人,所以,马克思主義在解決民族问题时必然要体现出对像犹太民族这樣的弱势群体倾斜。
    
    换句话说,马克思民族理论本质上是就是在挑战、弱化、甚至削弱一个国家主体民族的理论,不如此的话,那么在该国生存的犹太民族就难以生存。
  
  共产主義的死结在于他的创始人马克思本人就是犹太人,而马克思时代的犹太人在全世界还没有自己的祖国。所以,对于当时尚处于寄生于欧洲各国的犹太人来说,他们最害怕的就是所在国的民族主義。
    
    故此,马克思先生巧妙地提出了所谓“全世界無产者联合起来”的动听口号,试图以所谓阶级问题掩盖民族问题存在的实质,把一切民族矛盾解释为阶级矛盾,归罪于统治阶级对各族人民的挑拨和压迫。只有这樣解释,就可以成功地分化欧洲各国的基层民众和其统治者之间的关系,要尽量避免出现犹太人所寄居国家的统治者和人民上下一致地排斥、打击犹太人的局面。
    
    另外,马克思主张的“工人無祖国”这种高尚的“世界主義”理论,其实在本质上就是在鼓吹“民族虚無主義”和“国家虚無主義”,因为这对于犹太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一个没有祖国在世界各地到处流亡的民族一方面是嫉妒那些民族国家,另一方面,出于生存的需要,一个民族主義太強的国家也往往不利于犹太民族在这樣的寄居国生存(比如日爾曼民族主義和大俄罗斯主義)。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最关键一点。那就是真正的犹太民族精英往往是向其他国家人民兜售他们这一套“世界主義”、“工人無祖国”、“追求大同世界”主张的共产主義理论。譬如说,俄国“十月革命”的领导者和苏联红军的奠基人有“红军之父”之称的托洛茨基,克格勃组织的前身“契卡”的创造者来自波兰的捷爾任斯基,1919年柏林起義的两位核心领导者卡爾·李卜克内西,出生于波兰的罗莎·卢森堡,以及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首任主席季诺维也夫,以上的这些人都是犹太人。另外,还需要特别強调的一点就是:在当时的沙皇俄国,犹太人人口比例很低,但是在当时红军中卻有40%的军官来自犹太人,由此我们也可以发现:犹太人对世界共产主義运动有一种其他民族所不具有的特殊的热情——这种热情是真的出自拯救世界责任的坚定信仰还是别有一番风景呢?我们不得而知。
    
    不过,我们卻发现一个有趣现象,就是犹太精英们特别地希望世界各国人民都相信他们所缔造的共产主義理论所主张的“工人無祖国”,“民族虚無主義”和“国家虚無主義”。但是,犹太精英真正在做什么呢?——是的,他们正在谋划复国运动,在他们对英美等大国不断游说下,1948年成立了以色列。多么滑稽啊,犹太人自己不相信民族虚無主義和国家虚無主義,因为以色列建国本身就是对这种理论最大的嘲讽。可是,他们卻还在世界上鼓吹其他民族相信他们的共产主義学说。用某位伟人的话说,就是:“对别人是马列主義,对自己卻是自由主義!”——这种评价用在犹太人身上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而中国自古以来就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传统上士大夫们深受儒家文化中的夷夏之辨思想的影响,而士人政治又是我们中华民族传统以来的立国精神。当然,在儒家文化影响下強调的是以夏(改)变夷精神而不是共产主義所鼓吹的民族虚無论。中华文明五千年的灿烂,其中儒家文化可以说在之中起到了对百家文化归纳总结而集大成,正是有了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中国文化,特别是在处理民族关系上以“夷夏之辨”为总纲的精神。所以,中国才始终強调了是以华夏/
族为本去同化四方异族
     
    可以说,儒家文化的立论其本身就是服务于华夏民族(漢民族)发展的需要。而显然,共产主義理论不是这樣的。在具体的民族政策上,共产主義民族理论与儒家文化中所主张的辨夷夏及华夏本位宗旨相较,是每与其反。所以,你不能简单地说那是共产主義不适应中国——因为它的奠基者就没打算为中国服务,或说像它的理论所主张的那樣去服务世界。譬如说,同樣实行社会主義的南斯拉夫和苏联就是因为实行了这樣的民族理论而瓦解的。
    
    可以说,某种角度上说,共产主義理论的本来服务宗旨实际上就是为当时(19世纪)在世界上处境艰难的犹太人寻求一条新的发展之路的一种尝试。
  
   列宁也有四分之一的犹太血统,某种意義上,苏联十月革命是犹太革命家和思想家在俄罗斯这个欧洲政治经济和文化基础的最薄弱的地区,利用社会底层劳动人民的無知、野性和幼稚首先发动了一场由犹太人领导的大革命,并通过他们在中国的代理人把这个种子撒在中国的土地上,共产主義迷夢传播和存在的几十年里,在各民族中造成的屠杀和难一点也不逊于纳粹德国在世界范围造成的人类难,马克思宣扬的阶级对立观造成了非常极端的民族内部对立,一般来说,人类社会不平等的社会结构会随著社会经济文化的进步而逐渐调整,共产主義如果不采取革命的形式,而是以社会改良的形式逐渐释放它的积极因素可能会更好一些。
    
    总之,犹太人是非常复杂的一个民族,外族人很难正真进入他们的思想文化圈子并了解他们的意图,再加上他们也确实是太深沉阴唳了,所以其他性情耿直开朗的民族自然对他们容易产生憎恶和恐惧感……部分解释了排犹主義在欧洲的盛行,抑或者,是排犹主義的盛行导致了犹太人的深沉?
  
    不要忘记犹太人这个民族产生了大量的哲学家和科学家,这个民族很擅长理性的思考问题,而且血管里天生就流淌著商人精明的血液。善于算计别人是犹太人的本色
    
    犹太人制造出了共产主義学说,从此让这个世界一直在资本主義和共产主義世界之间搏杀,而犹太人自己卻根本不相信,他们乐得从中渔利。
        共产主義不过是个虚招而已,犹太人真正要实行的就是“犹太复国主義”而已。
  
    现在,犹太人的目的终于达到了。世界因美国和苏联的冷战,因sh主義与共产主義阵营在朝鲜、越南的热战而矛盾激化……
    
    二战后铁幕的开D,使得世界被两个超级大国所主宰。犹太人得益于此,力争做平衡大国在中东势力很重的砝码,美国与苏联都想拉拢他们,至少在以色列建国初期是如此。尽管后来苏联站在了阿拉伯世界一边,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在以色列建国初期苏联还是想积极拉拢犹太人的。而犹太人也乐意在美国与苏联人之间左右逢源。
    
    联合国在1947年4月28日开始讨论巴勒斯坦问题,经过长达7个月的调查和辩论,于11月29日召开联合国大会,在大会上,美国和苏联等33个国家表示赞成,阿拉伯等13国表示反对,英国等10国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巴勒斯坦将来治理(分治计划)问题的決议[第181(二)号]決议”。
    
    看见了吗?——至少在以色列建国时期,美国和苏联人都被犹太人高明地操纵著,为其所驱使。
  
    二战后特别是经历德国人灭绝政策屠杀后,全世界不到600万的犹太人,卻能高明机智地操纵两个意识形态根本对立的两个超级大国为自己所用,否则我们很难想象,在中东几乎毫無任何根基的犹太人竟然能复国成功。这在其他民族看来不可能完成的天方夜谭卻在犹太人手里真的实现了……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看来上帝还是公正的,幸亏这个世界上犹太人还是很少的,否则犹太人真可能把我们吞并掉,Hitler先生的阴谋论未必就是谎言吧?
  
    “阶级斗争”这个概念其实就是起源于宗教信徒们的"圣战"观念,在教徒们的眼中世界的历史就是一部斗争史、传教史。教徒们和异教徒的“圣战”斗争从始至终都没有停止过,当然在世俗人、文明人眼中,这种宗教史观相当的野蛮。话说回来“马克思主義”实质上是犹太教精神的旁支,所以其精神结构会和脱胎于犹太教精神的基督教、ysl教高度一致。
  
    马克思是个犹太人,马克思主義的内在精神结构,与犹太文化的内在精神结构是统一的,犹太教有内在的精神结构,可将其归纳为“五大要素”,即“上帝—选民—救世主—善恶決战—天国降临”。
    
    第一个要素——上帝——上帝是唯一的,绝对的,只能崇拜上帝,不能崇拜任何其它的神。上帝的意志是至高無上的,不可抗拒的。以后的基督教、东正教、Ysl教的一神论思想,都是从犹太教中生长出来的。
    
    第二个要素——选民——选民是犹太人。《圣经》上说,上帝与犹太民族签约,犹太民族承挾菑W帝的任务,肩负著神圣使命,是上帝的特殊选民。耶稣也说,人类的拯救,只能来自犹太人。
    
    第三个要素——救世主——出自犹太人,弥赛亚将降临人世,拯救人类,将人类引向上帝。犹太教坚持认为,弥赛亚还没有降临。基督教认为,弥赛亚已降临,这就是救世主耶稣。
    
    第四个要素——善恶決战——最后的审判之日,善恶決战到来,恶者被消灭,跌入地狱,善者蒙上帝U光。
    
    第五个要素——天国——最后的审判,善恶大決战后,天国降临,善者进入天国,享受永琠笑痋C
  
    马克思主義号称唯物主義,反对宗教,其实它的反宗教情节是在反对异教的需求上的,其本质也是一种宗教。在政治学层面,马克思主義也具有五大要素,即“历史的规律(历史唯物主義)—历史规律选择了無产阶级—無产阶级先锋队XX党—最后的斗争—XX主義。
  
  我们可以把犹太教的“五大要素”和马克思主義的“五大要素”对应排列起来,相信大家可以轻易地发现其中的对应关系。
    
    上帝(上帝意志)——物质(客观规律)
    
    选民(犹太人)——無产阶级(工人阶级)
    
    救世主(弥赛亚)——共产党(無产阶级先锋队)
    
    善恶之战(最后审判)——最后的斗争(無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最后決战)
    
    天国降临大地——建立共产主義社会
  
   马克思主義的内在结构,与犹太教的内在结构完全统一。它是包括马克思在内的犹太人们,它借鉴了法国的空想社会主義成果,19世纪英国最新的经济学成果,剩余价值;和德国的古典主義哲学成果,在犹太教精神结构架重新构建的新式宗教——马克思主義,这种宗教不过是再次展现了犹太教的内涵,并無什么科学含義,其声称的人类最终的社会形态共产主義,不过是法国空想社会家们空想出来的,让犹太人借鉴了来代替了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教義中的天空罢了,实质上是一个并不存在的幻想罢了。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6-10-27 11:15

  像犹太人只占1.5%的俄罗斯,共产党里犹太人比例高得惊人,某个委员会里57个人里有25个犹太人, 
  
  1917年,犹太人占俄罗斯总人口的1.5~1.7%,第一届俄共384人中,俄罗斯人13个,犹太人超过300个,他们的资助者是犹太富商Jacob Schiff,他曾经大规模援助日本致使日本在1904年日俄战争中打败俄罗斯,并且和天皇共进了晚餐,因此日本开始亲近犹太人。
  
  列宁的第一届政治局里有6个人,3个是犹太人,他们是Trotsky,Kamenev Zionviev。
   
  Ilya Ehrenburg 乌克兰犹太人,大喊“杀光德国佬”
  
  先说一下德国
  
  德国所有共产主義相关的人,头头全是犹太人,我以前写过一篇,因为换电脑没了,总之10个最大的头头都犹太人,重新上网找,好像少了几个
  Stefan Zweig 犹太人作家,御用文人
  Max Weber推翻了拜仁的君主制,拜仁苏维埃共和国创始人
  Kurt Eisner 德国1918年起義的组织人
  Karl Liebknecht Spartac团创始人和领导者
  Gustav Landauer 慕尼黑共和国顾问
  Erich Muehsam 慕尼黑共和国组织者之一,
  第一个德国的社会党SPD 建立者La Salle,建党元老Wilhelm Liebknect是犹太人,两大护法 Edward Bernstein Otto Landesberg是犹太人。御用文人Adolf Braun, Simon Katzenstein也是犹太人。
  Liebknecht一家都投身于共产主義。
  Rosa Luxemburg 女,Karl Liebknecht,斯巴达克团创始人。
  Ernst Thaelmann 魏玛共和国时期德国共产党领袖
  Ernst Toller 号称和平主義者,但是他建立了慕尼黑共和国的红军。
  
  在中世纪的德意志,东北勃兰登堡那是德意志最穷的地方。1671年,那里的普鲁士侯爵腓烈特一世收留了从维也纳逃出的50个富裕犹太家庭,后来,普鲁士就飞摇直上,30年后得到国王头衔,成为国王,不停地换盟友,在大北方战争中捞到了许多好处,到了1740年竟然可以跟欧洲最強的奥地利叫板了。普鲁士有著一支与它的国土经济不相称的欧洲第五的军队,东北德意志那块地根本無法维持,而且他们也没有涌现哪个值得称赞的经济学家如后来的Stein,Erhard,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不得而知了。

  到1740士兵王过世的时候,不但经济没有被军队拖垮,竟然还有1000Taler的余额。

  并且,德意志本来就像中国东周,而普鲁士则转变为秦国战争法西斯体制,其中有没有受某个教義影响,不得而知。
  
  犹太人在GCD里有专门自己的小圈,叫Evsektsiya。

  1919年匈牙利共产党建立政府的时候五个最高领导里四个是犹太人。建立者Bela Kun是犹太人。他的后任Matyas Rakosi也是犹太人,此人杀了许多基督徒。后来犹太人逐渐控制了匈牙利所有部门和最高位置。
  
  西班牙内战中,斯大林的国际纵队有大概40000人,其中近一万犹太人。
  南斯拉夫苏维埃人民军中至少18个将军是犹太人。
  波兰秘密警察Silesia里四分之三军官是犹太人。
  波兰1948~1956年GCD领导者Jacob Berman, Boleslaw Bierut, Hilary Minc都是犹太人。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6-10-27 11:26

今天,我回想起共产主義给这个世界造成的近一百年的动荡,而且最残酷的是,在一块我無法逃脱的土地上,一切又都回到了最开始的原点,嗟叹之余,我隐隐约约地感到,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一场精心谋划用意很深的计策(出于政治正确性,我不敢使用“阴谋”这个词,因为我也不想被扣上“反犹主義”的帽子。)?

很久以前,我看到马克思的传记资料时,就对其中一些事情感到很奇怪。众所周知,马克思是一个犹太人,他的祖父祖母,父亲母亲,都是犹太人,而且是犹太教中的拉比世家出身。他父亲是35岁时才改信基督教的。所以可以说马克思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犹太人,一个百分之百的犹太人。

但是马克思自己卻既不信犹太教,也不承认自己的犹太人身份。相反还表现出对犹太人和犹太教的很大的反感。他在1844年写的《论犹太人问题》一文中对犹太人和犹太教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所以很多人甚至认为马克思是一个反犹主義者。

马克思的这种对自身犹太人身份的不认同,甚至被很多人称之为是一种犹太人对自己种族的“自我憎恶”。我觉得,这可能是因为犹太人几千年来的悲惨境遇所导致的,以及对于残酷的种族迫害和政治迫害的恐惧所导致的要撇清关系的意图。

虽然,对于到底什么是犹太人,定義不一,有说是以血缘为准,有说是信犹太教就算是犹太人。但是实际上,只有具有犹太血统的人一般才可能去信犹太教。所以,归根结底,犹太人就是以血缘来定義的。

所以,马克思即使是不信犹太教,也拼命不认同自己的犹太人身份。但是他还是摆脱不了自己的犹太人身份。他当时的人们也不会因为他拼命要否定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就不把他当作犹太人看待了。(这一点从后来希特勒清洗犹太人的历史中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这樣一来,马克思对犹太人的态度(至少是表面上的)就显得很奇怪了。因为据说马克思是个很高尚的人(当然实际上不是),致力于解放世界上所有受苦的人,那么他对自身所属的这个多嶆h难的民族表现得这么冷漠就有点不可理解了,而且这樣的态度实际上对他自己也没有什么现实的好处。

而且最奇怪的事情是,马克思穷尽一生之力,实际上所作的事情卻是绝对地完全地有利于犹太人的。

他的理论核心是:人类世界的主要矛盾和根本矛盾是阶级矛盾(当然,在经过了共产主義一百多年的虚假宣传和欺骗之后,现实已经向我们证明了这不是事实),而不是种族和民族矛盾。他号召的是:不同种族(民族)的同一阶级是朋友是兄弟,不是敌人,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对抗各自种族(民族)中的统治阶级(今天我们已经知道这都是痴人说夢)。

稍有洞察力的人都可以感觉到:用阶级斗争来代替种族斗争或者民族斗争,最得利的正是犹太人。

当然,阶级矛盾斗争确实也是人类社会的一个重要的矛盾,但是它绝对只是远远次于种族矛盾和民族矛盾(更多地是隐讳地表现在文化沖突方面)的次要矛盾。共产主義之前的五千多年的文明斗争史,以及共产主義运动破产之后的现实,都不可辩驳地证明了这一点。

而犹太人可以说是人类世界中在种族(民族)斗争中处于最悲惨境地的一个民族,没有自己的国家,也没有自己的土地,寄居在别人的社会中,而且又因为他们偏偏聪明能干,更引得各寄居地民族的忌讳,随时都有要清除他们来消除威胁的沖动。

在马克思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犹太人的处境一点都还没得到改善,一直处在岌岌可危的境地,但是马克思这个据说很高尚的,致力于要解放全人类的道德家,卻首先不去关心一下自己的民族,投入改变自己民族命运的活动(至少这对他自己也是有利的),卻表现得很关心那些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欧美工人阶级以及亚非拉殖民地民族。要说是因为他太高尚了,那也高尚得太反常太不近人情了。

但是事实上马克思并不像共产党宣传的那樣高尚,考察一下他的私生活就可以知道;他对自己的女佣都很冷酷,对自己子女也不是很关心,他怎么反而会有那么大的兴趣来关心跟他毫無关系的“無产阶级”呢?

所以很自然地就可以想到,马克思试图用阶级斗争来代替种族(民族)斗争,很明显地就是要把矛盾方向转移开,以把犹太人从种族(民族)斗争的食物链的最下层解脱出来,或者至少也可以给犹太人的生存赢得一点喘息和渔翁得利的机会。

不只是马克思,实际上可以从现实生活中经常看到这种现象:任何善于搞人际斗争的人都自觉不自觉地会经验或者本能千方百计地巧妙地把针对自己的矛盾转移到其他人身上去,或者千方百计地尽可能多地讨好拉拢跟自己有一些共同点的人好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支持。

光是这樣简单地幻想一下不难。但是马克思有那种超凡的智慧和能力,能把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小伎俩运用到整个人类世界的大环境中去,并且能夠构建出一个宏大完整且在其未实践检验之前看上去無懈可击的能自圆其说的理论体系,让所有的人都自觉不自觉地堕入其中,成功地给犹太人的生存赢得了时间和机会。

我不敢说马克思是蓄意地,但是实际造成的结果就是这樣,而且我想马克思那么深谋远略的头脑又怎么可能是無意中造成了这樣天衣無缝的巧合呢?

马克思这个人类有史以来最为绝顶聪明的大脑所谋划的这个天才计策,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

就连希特勒(他提出的“生存空间”理论,虽然“政治不正确”,但是被现实無可辩驳地证明了那才是真正符合人类世界的残酷真相的),那么坚決地仍然没有放弃对犹太人的清洗,但是也还是不自觉地上了马克思的当,错误地(对他自己的利益来说)把进攻的方向转移到了对共产主義的作战,结果这个方向错误导致了他的徹底失败。但实际上专制政权相对于民主政权来说彼此之间本来应该是天然的盟友的(这个恰恰就是由不同民族性或者种族性所決定的文化方式所导致的)。这个道理,现在的party就比他们任何人,比他们自己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认识得清楚得多。

现在西方世界也开始从中清醒过来,亨庭顿提出的所谓“文明沖突论”,很明显的就是人们开始重新意识到了掩盖在文明或者文化沖突下的种族(民族)矛盾斗争才是人类世界永琣荇琤貌漸D题。

考察一下马克思的几个主要同伙的背景,就更能说明问题了。他的副手,跟他共同炮制“科学共产主義”的恩格斯,我从正式的资料上看到:原来他也是犹太人。

而把马克思的理论真正地付诸于了实践的第一人列宁(如果说马克思恩格斯是共产主義之父,那么列宁就是共产主義的第一个儿子),据说祖上也是犹太人。

当然,我不是说有犹太血统的列宁也是事先跟马克思他们串通好了的,那太荒谬了,但是仔细想想就不难明白,很大的可能正是由于其边缘民族的身份,使得其更容易认同和选择这种淡化种族(民族)色彩并強调人的社会属性的斗争理论,因为这至少在芛N识上是符合人的趋利避害的本能的。

至于其他的人,我只能说,我们都是一群上了马克思当的傻瓜,不管你是不是在现实中身体力行地卷入过这种意识形态的斗争,但是至少在思想上精神上深受其影响和困扰。一百年来世界上几乎所有人的命运都不同程度地是被其決定。

前面提到,马克思曾在《论犹太人问题》一文中对犹太人和犹太教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但是据说后人重新解读此文,卻发现其中隐含著马克思对自己民族的深爱和忧虑。

我甚至开始联想到比马克思更早两千年的另一个犹太人,但是因为我相信他的动机完全是出于真正的爱心,是真正地希望全人类亲如一家,而且其实际上给犹太人的命运所造成的后果跟马氏的策划完全相反,所以我觉得自己的怀疑是毫無根据的,而且这种猜想太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违背我的信仰。所以我就不多说了。

虽然左派们经常強调,共产主義也不是一無是处,至少给予了资本主義以压力,促使其改良,促进了劳工福利的完善。但是我很怀疑共产主義运动真的造成了这种副作用,因为在马克思的“科学共产主義”之前早就有了各种各樣的主张改良的社会主義,要说资本主義对劳工阶级待遇有所改善,也应该是他们的力量造成的才对。而且英美式的自由资本主義文明,本来就可以依靠其内在的历史悠久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博爱”等精神资源自己实现这一步骤,用不著马氏共产主義来越代庖。

一想到一百年来,曾经有几十亿的傻瓜,自觉不自觉地卷入到马克思策划的这盘棋中,为之疯狂斗争,互相残杀,引发了那么多的苦难,到头来卻发现都是一场虚空。而且直到现在都还挣扎在其残留下来的后遗症中,不知何时能夠徹底解脱。我就不知道是该感到悲哀还是好笑,只能佩服马克思的天才头脑了。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6-10-27 11:27

  其实熟悉圣经的就可以知道,所谓“共产主義”源头只是犹太教的一个异端——塞督该。

  他们出身于希腊化的犹太贵族,受过良好的哲学教育,热衷于政治与权力。他们不信上帝、天使、复活,只相信通过一小群经营哲学政治家,建立一个地上的天国

  大家了解一下《新约》圣经的历史背景就知道了!谋杀耶稣他们也有份,正如《圣经》上所说:日光之下并無新事!他们的后代在19世纪利用工人运动的发展,贴上个“科学”的标签,换上一个马甲就上场了!所以任何有心的人,只要对国际共运有了解,就到处可以看见犹太人和其代理人的影子。他们大多数家资丰盛,与各国政治幕后势力有著千丝万缕的关系,卻反常的对穷人革命十分热心。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6-10-27 11:29

幸亏毛主席为我们弄了个“挂羊头卖狗肉”的社会主憪r!再布置一个研究课题:深度探索犹太人阴谋,参考:

  http://xinshidai.forumer.com/13-t2317186.html
  http://www.network54.com/Forum/205697/page-110
  





歡迎光臨 真心人 (http://qingqing.freebbs.tw/)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