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標題: 冷眼旁观 七 ————精神病 [打印本頁]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7-3-28 22:37     標題: 標題: 冷眼旁观 七 ————精神病

很少人

帖子 26
註冊 2017-3-8
用戶註冊天數 20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3-28 21:56

李说了:
最终那个旧势力的安排毁掉的,它的目地就是毁掉这部份为代价的。“最终”啊。李说了:这个宇宙最终的理,那个佛法是什么,就是我们这个宇宙的特性,就是我们宇宙中的那个特性,那个精神,它就是佛法的最终,三句话就可以概括,叫真。善。忍”。宇宙的精神安排毁掉的,它的目地就是毁掉这部份为代价的”。旧势力在人这儿的体现就是这一亿参与进来的被控制的修炼者,得精神病的修炼者,李是不要精神病的。好好想一想吧。

                                                      ——《 冷眼旁观  二 》




旁观者:上面的内容是我在《冷眼旁观 》中的内容,有的人心里可能觉得不舒服,说:“我们怎么就成了精神病了呢?”,那我再进一步论述下,请大家看下面的引文:





另一种情G是炼功时气淤塞到某处不通了,气到头顶下不来,他就害怕了。人身体就是一个小宇宙,特别是道家功法在闯关的时候,会遇到这些麻烦事,闯不过去,气就盘旋在这个地方。不只是头顶,其它部位也是一帚滿A但是人最敏感的就是头顶。气上头顶往下}、过不去关的时候,他就会感觉到头沉、头胀,戴很厚的气帽等等这些现象。但是气它没有任何制约作用,它也不能导致人出现什么麻烦,也根本就不可能产生什么病。有些人不了解气功的真实情G,玄而又玄的乱发表意见,结果造成一种很混乱的现象。人们就认为气上头顶下不来就要走火入魔、出偏等等,结果很多人他自己就害怕了。




气上头顶下不来,它只是一个时期的状态,有的人很长时间,半年了也下不来。下不来找个真正的气功师引导一下也能下来。那么我们凡是炼功时}不过去关、气下不来时,我们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误在哪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应该提高提高心性了!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看它就能下来。你一味的L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L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荍A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人真正气不通不会造成什么问题,往往都是我们自己精神作用,又听些假气功师说气上头顶,要出现什么偏差,他就害怕了。他这一害怕说不定就真正的带来麻烦。因为你一害怕,就是恐惧心,那不是执著心吗?你的执著心一出来,不得去你的执著心吗?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这个心去掉不可,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






  炼功人将来修炼也不会舒服的,身体出现许多的功,都是很L烈的东西在你身体里动来动去的,搞的你这么不舒服,那么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体得什么病,其实在身体里头都出了那么L烈的东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还有许多生命体。要动的话,你会感觉到身体发痒、痛、难受等等,末梢神经感觉也很灵敏,各种状态都会出现。只要你的身体没被高能量物质转变之前,都有这种感觉的,本来是好事。作为一个修炼人,你老认为自己是个常人,老认为是有病,那怎么炼?我们炼功中来了劫难的时候,你还把自己当作常人,我说你的心性那个时候就掉到常人那儿去了。就在这一个问题上,最起码你掉到常人那个层次上去了。






  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炼功和真正修炼的,特别是这种状态,它不会导致有病的。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负悍颩哄A就使病情急剧的变化,往往都是这帚滿C举个例子,过去有个人,把他绑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说是要给他放血。然后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划了一下(根本没有放他的血),把自来水龙头打开让他听滴嗒声。他就以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会儿这个人就死了。其实根本就没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来水,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你老认为你有病的时候,说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导致成病。因为你的心性已经降到常人那个基础上去了,那么常人当然是要得病的了。






  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会给你带来麻烦。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我给大家讲一个佛教中的故事: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鉹F。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罗鉹F他能不高兴吗?跳出三界了!这一高兴那就是执著心,欢喜心。罗应该是は为、心不动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从新往上修,费了好大劲儿又修上来了。这回他害怕了,他心里说:我可别高兴了,再高兴又掉下来了。他一害怕又掉下来了。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
                                             94《转》第六讲  走火入魔






旁观者:李说过: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那我表面去理解,可以写成这屆G七+三=十,用数字表示:7+3=10,换成文字就是这屆G精神+病=精神病。这大家都看得懂吧。我这么说,大家可能觉得我是在胡闹,这是小儿科的东西呀?那真是“小儿科”的东西吗?请大家再看下面的引文:






弟子:向中国人民讲真相,可是国内的父母亲不让通电话讲大法真相。总觉的不对劲狺@直没有突破。  师:智慧的去做啊。也许你真的做到了还不行,国内的大法弟子说不定也会去做,你们做不到他们也会做。国内大法弟子做的也是遍地开花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主体在中国。我告诉大家,我说的一亿人不是说你们今天说的国内国外一亿人,中国大陆当时手里拿《转法轮》看的就是一亿人,他已经得法了,我已经在管他,你不能说他不是大法弟子。实修的在七千万,大法弟子当时真正的是一亿人
                                                         《元宵节法会讲法》







旁观者:李说:中国大陆当时手里拿《转法轮》看的就是一亿人,他已经得法了,我已经在管他,你不能说他不是大法弟子。实修的在七千万,大法弟子当时真正的是一亿人”表面理解,实修的是七千万,大法弟子当时真正是一亿人,那带修不修的有多少人哪?我们做个ㄙk,这个需要有小学生的知道水平,那就是:一亿 - 七千万 = 三千万(人),数学表达式:






100000000-70000000=30000000(人),三千万带修不修的。这里面也确实是有三、有七,但那可是差了千万的倍数啊,你怎么附会呢?好,那我给各位附会下,请各位上眼啊:





过去还有一种情G。旧的势力,在我正法这件事情上,它们做了很多手脚,做了很多事。它们不但安排了那些事情,它们也要给宇宙中没有参与的巨大宇宙生命们看它们的所为,所以它们就尽量的想要做的圆滑一些。它们就利用了我的一些物质,或者一些功,在它们的作用下,造成了师父的形像,是佛的形像。我以前不给你们讲,为了免除对你们造成混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们的目地不是搞破坏,用它们的话讲,是想正面的韺U我起作用。这是旧势力安排的两部份,一部份是起负面作用,一部份是起正面作用。它们有的会進入学员体内做一些事,极个别的出现过这帚滷↙G。那么有的能看到这种情G的人说,哎哟,你是师父!就把它当作师父。可是它不是我安排的,严格的说那不是我,我也是不承认它们的,因为它们是旧势力安排的。这本身它就是宇宙败坏了的表现。一旦有人看到的时候,就会给学员造成正念的错觉,严重破坏学员的正信正念,这时就一定要销毁它们,目前已经都被打入地狱。我今天提出这问题,也是告诉大家,我们有的个别学员,你可千万别因此而掉下去。不是笑话,有的人一只脚已经踏空了,已经有点儿不太理智了,很个别的,得注意了。
                                                             《元宵节讲法》







旁观者:李说我今天提出这问题,也是告诉大家,我们有的个别学员,你可千万别因此而掉下去。不是笑话,有的人一只脚已经踏空了,已经有点儿不太理智了,很个别的,得注意了。看, 我找到附会的千万”啦。我们继续看下面的引文:




在正法中,由于旧势力的参与所造成的宇宙众生的被淘汰是は可计量的。那么在它们具体参与中,所采取的它们认为最能使它们达到目地的办法,也是它们最典型的做法,就是,所有庞大的、巨大的天体,都向宇宙中最低的层次──三界,伸進了一只脚。这是形容。也就是说,它们都有一部份压到三界中来了。大家想一想,那么庞大的天体、巨大的生命,要進入三界,会给三界造成什么帚状态?今天的人类变异的是不能{和历史的过去做对比的。就连地上的神仙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我问过他们这种变化,他们说,我们以为是我们的修炼状态造成的。地上的神都神不起来了,因为这些巨大的生命对宇宙在这个最低层次中的一切都是一种抑制。那么他们下来之后,对三界内生命的变异、物质的变异,造成了不可想象的破坏。如果不是法正人间最后祟釦漭调整过来,这儿已经は法收拾,谁也没有办法了,已经是不可救要了。
                                                                《元宵节讲法》




旁观者:那么在它们具体参与中,所采取的它们认为最能使它们达到目地的办法,也是它们最典型的做法,就是,所有庞大的、巨大的天体,都向宇宙中最低的层次──三界,伸進了一只脚。在《冷眼旁观 》中,我已经论证了,直接参与的百分之二十的生命,也就是一只脚”的生命在人这儿是指当时参与中国“法轮功事件”的一亿弟子。在此我直接用这个结论。那么李说:




我今天提出这问题,也是告诉大家,我们有的个别学员,你可千万别因此而掉下去。不是笑话,有的人一只脚已经踏空了,已经有点儿不太理智了,很个别的,得注意了。




这里的“有的人”就可以理解为这一亿弟子,李在此处己点明此事,所以“你可千万别因此而掉下去”的“千万”,我已经找到了。也就是这一亿“精神病”,一只脚“踏空”啦,李说“已经有点儿不太理智了,很个别的,得注意了”。为什么说“踏空”呢?李说:“佛家讲空,道家讲は”,那踏空,表面理解就可以指佛家。那佛家是讲“法身”的。李说:




它们就利用了我的一些物质,或者一些功,在它们的作用下,造成了师父的形像,是佛的形像。我以前不给你们讲,为了免除对你们造成混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们的目地不是搞破坏,用它们的话讲,是想正面的韺U我起作用。


旁观者:针对上面这句,我上次说了一种表面的理解,今天再说一种理解。李说:



我有は数的法身,和我长的一屆C他在另外空间里,当然就能变大变小。变的很大,变的很小。他的智慧完全是打开的,法力象佛一屆A主体在我这里,他们自己有独立做事的能力,他们会看护你、保护你,韺A演化功,做一些事情。其实他就是我的智慧的化身,所以,我就能保护你。我人不在澳洲,可是大法已传给你们了,可以以法为师。
                                                             《悉尼法会讲法》




旁观者:李说其实他就是我的智慧的化身”,那李写的法算不算是李的智慧的化身呢?如果算的话,它们就利用了我的一些物质,或者一些功,在它们的作用下,造成了师父的形像,是佛的形像。这句就可理解成,在人这儿有人利用了李所讲的法,也就是有一些人或者是团体篡改了李说的话,或者是假冒李说的话,来诱导、蛊惑其弟子,放大其弟子们的所谓的“正法”的善心及恕腄壯巹咱灭”的怕心,尽而达到其人或组织不可告人的秘密。“踏空”,“空”也可以理解为,佛家,法身,假象,就是来源于佛家的以善的名慦滌眸H。也就是说李的门人弟子被假的“通知”或“经文”所迷惑。恕腄壯巹咱灭”而产生怕心,恐惧心理。反之,如果能识破假象,也就达到了真正的空法,は所执著,は所畏惧,达到罗銂漯G位。真的是我理解的这帚吗?请大家看下面这段话:






举个例子,过去有个人,把他绑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说是要给他放血。然后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划了一下(根本没有放他的血),把自来水龙头打开让他听滴嗒声。他就以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会儿这个人就死了。其实根本就没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来水,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你老认为你有病的时候,说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导致成病。因为你的心性已经降到常人那个基础上去了,那么常人当然是要得病的了。





旁观者:我在“水龙头”里引用了李说的话来点明这件事儿。可是还是有人理解不透。我从一个角度来阐明此事,今天就明确此事,李举了这个被恶意制造的“假象”导致死亡的例子。来暗示“觉者们”所起的作用。那么具体是针对什么事呢?李说:






这个旧的势力在我正法这件事情上啊,......所以它一,只要被人看到,它就一定要被销毁,打入地狱,所以我今天提出这个问,问题呀,也是告诉大家,我们有的学员哪,你可千万别因此而走了火不是笑话,有的人,己经有点,已经有点不太理智了。啊,很个别的,得注意了,嗯,我刚才呢,讲了一下我的状态。
                                                       《元宵节法会讲法录音》






旁观者:李说“因此而走了火”,什么叫因此而“走了火”?此处,本人认为是针对《转》书中的第六讲走火入魔章节中“气上头顶下不来那部分”。为什么这么说呢?此部分重点在“怕心”、“恐怖心”上。而李所述的事儿,正是指旧势力的所谓的“考验”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而在99年及至03年,中国的弟子们也一直身处在“恐怖”之中。请大家看引文:





弟子们:当前在中国所发生的事是历史上就已经安排好了的,许多人也曾经在历史上预言过。由于他们都是采用不正面直说的办法,既符合世间的迷,同时又告诫了世人,所以常人只能在历史过去之后才能认识到。  如对于当前中国所发生的事,几百年前的法国人“诺查丹马斯”在他的《诸世纪》预言中这讲:  一九九九年七月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奡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他讲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为使其王复活,恐怖从天而落,正是中共中央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全面的邪恶镇压,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外交及所有电台、电视台、报纸,采用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造谣迫害,大有天塌之势,其邪恶成度覆盖了全世界,旧的势力用它们败坏了的观念安排这件事的目地,是破坏性的所谓检验大法。师父在人中正法的过程,从众神的角度来看就象死而复活的过程。  关于“届时前后玛奡将统治天下”一句,是说在一九九九年前后马克思在统治世界。其实目前不只是共产恶党社会搞马克思的一套,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搞的社会福利等也是资本主憡謍蚺U的共产邪恶主慦东西,表面上是自由社会,实质上好象全世界都是在搞共产主憛C从邪恶的共产主国家来到西方发达国家的人都有一个同感,觉的这里好象共产主憭@屆A只是不讲暴力革命那一套。  最后一句“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也是共产恶党讲的要解放全人类的说法,和西方社会用重税收,搞社会福利等的所指。  因为此事还在结束中,就破解这几句。其实很多国家都流传了对此时的预言。了了几句,仅供参考而已。
                                                  《精进要旨二》 “语言参考”





旁观者:李说一九九九年七月为使其王复活,恐怖从天而落”,什么原因促使“恐怖从天而落”呢?李说:“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鉹F。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罗鉹F他能不高兴吗?跳出三界了!这一高兴那就是执著心,欢喜心。”也就是说此“恐怖从天而落”和“欢喜心”有的,我们再看“欢喜心”章节:
谈这么一个问题,这也属于欢喜心。很多人经过长时间的练功,也有的人没有练过功,但是在他的一生中有对真理、人生真谛的追求,在琢磨。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伴随茈L的思想会来个升华,他的心情会非常激动,这一点是肯定的。我知道,真正修炼的人是知道他的轻重的,他会知道珍惜的。但是往往又出现这帚问题,由于人的高兴,生出来不必要的欢喜心,就引起他在形式上,在常人社会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在常人社会环境当中表现失常,我说这庖N不行了。






  我们这套功法大部份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你不能{使自己脱离常人社会,你得明明白白的去修炼。人与人之间还是一个正常的关系,当然心性很高,心态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层次,不做坏事做好事,只是这岸@个表现。有的人表现出来好象是精神都不正常了,好象看破红尘了,说话也不被人理解。人家说,学法轮大法这个人怎么变的这个岸F?好象精神上出了毛病。其实还不是,就是他太激动了,不理智,不合常理。大家想一想,你这庚竣]不对,你又走入了另外一个极端上去了,又是执著心。你应该放弃它,和大家一岩膨`的在常人中生活、修炼。在常人中,人家都把你看的神魂颠倒的,人家都不跟你一般见识,也远离了你,谁也没有给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机会,谁也不把你当成正常人,我说那不行啊!所以大家千万注意这个问题,一定要把握好自己。






  我们功法不象一般的功法,忽忽悠悠,惚兮恍兮的,神魂颠倒。我们功法都要你明明白白的修炼你自己。有的人老是讲:老师,我一闭上眼睛就晃。我说不见得,你已经养成了放弃自己的主意识的习惯,你一闭眼睛就把自己的主意识放松了,没有了,你已经养成这种习惯了。坐在这儿你怎么不晃?你就保持睁茞晰的状态,这么轻轻把眼一闭你晃吗?绝对不会的。你认为这气功就得这练,你形成一种概念,一闭眼你就没了,哪去了也不知道。我们讲你的主意识一定要清楚,因为这套功法是修炼你自己的,你得明明白白的提高。我们也有静功,我们这套静功怎么炼?我们要求大家,你定的再深也得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绝对不允许進入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那么具体会出现什么状态?会出现往那儿一坐时,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帕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这都是我们这个功法所必须出现的。还有一种状态,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我们要达到这种成度就足矣了。为什么呢?人在这岸@个状态里炼功身体达到了最充份的演变状态,是最佳状态,所以我们要求你入静在这么一个状态。但是你不要睡过去了,迷糊过去了,那可能好东西就叫别人炼去了。






我们所有的炼功人千万注意不要在常人中表现很失常。在常人中你不起好的作用,人家讲,学了法轮大法怎么都这屆A这就等于破坏法轮大法的声誉,千万注意这个事情。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
                                               94《转》第八讲  欢喜心





旁观者:其实上面的整个引文都阐述了:有的人表现出来好象是精神都不正常了,好象看破红尘了,说话也不被人理解。人家说,学法轮大法这个人怎么变的这个岸F?好象精神上出了毛病其实还不是,就是他太激动了,不理智,不合常理。大家想一想,你这庚竣]不对,你又走入了另外一个极端上去了,又是执著心。”等等吧,就不多引论啦,大家看上面的引文,我想自会清楚当时炼功人的状态。






李说啦: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确实被利用啦,被旧势力利用啦。具体是佛、道、神中的哪一类呢?请大家看引文:




“密宗的佛像啊往往都会出现这个情G,一个佛体抱茪@个一丝不挂的女体,还有的呢是佛的变化形象,金刚身,金刚像,变的很鴾H的,像那个那个,很鴾H的岸l,也是抱茪@个女体,也是一丝不挂的,所以往往密宗佛像双体的比较多。人们哪,站在常人的角度上啊,站在我们銆琱H的观念上啊去解释,很怕人家把他说成什么,就,这个这个,怎么解释也解释不通,我看北京雍和宫有那么个像,是木头刻的,现在要看哪,我说这个像看一眼还十块钱呢,现在。也是抱茪@个女体,有的人说是欢喜佛,我说欢喜到这个份上了,佛。说有的人说了这是降魔,我说不见得这么降,对不对?你怎么解释也解释不通。
                                                   《大连讲法》第五讲  男女双修






旁观者:李说:也是抱茪@个女体,有的人说是欢喜佛,我说欢喜到这个份上了,佛。有人可能会说,这两段欢喜心根本也联系不上啊?这密宗的是双修,和炼功人出现的“精神”不正常没有联系呀我说出来,你看有没有联系。




李说:性命双修就是除了修炼心性外,同时又修命,也就是说,改变本体
                                                  94《转》第五讲性命双修






旁观者:修“性”,密宗的欢喜佛是不是就是修“性”的写照啊,这种喻意表现的是淋漓尽致啊,怎么说没联系呢?那引起这次所谓的考验的“法轮功”事件就是和密宗的佛有关系呀。《冷眼旁观  六  》中,我己明确这个问题,在此不赘述。我们再回头来看“走火入魔”中的“气上头顶下不来”这部分啊。






李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你老认为自己是个常人,老认为是有病,那怎么炼?我们炼功中来了劫难的时候,你还把自己当作常人我说你的心性那个时候就掉到常人那儿去了。就在这一个问题上,最起码你掉到常人那个层次上去了。”什么是“我们炼功中来了劫难的时候”啊?那一九九九年七月为使其王复活,恐怖从天而落这是不是“劫难”呢而且还是兆劫。正与此处(气上头顶下不来)相关内容相吻合,李的弟子面临的是“怕心”和“恐怖心”的折磨。




李说:人真正气不通不会造成什么问题,往往都是我们自己精神作用,又听些假气功师说气上头顶,要出现什么偏差,他就害怕了。他这一害怕说不定就真正的带来麻烦。因为你一害怕,就是恐惧心,那不是执著心吗?你的执著心一出来,不得去你的执著心吗?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这个心去掉不可,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





旁观者:有的人可能说啦,你论述气的这部分和我们炼功人没关系呀,我们早就没有气啦,我们刚入门就是很高层次上炼啦,哪来的气呀?我从一个角度切入下啊,你说不是气,我说是气。一次一次的去“敏感”的首都,都觉得我是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更好的人,居然受到如此的不公对待,一次次的斗争坚固。你说你炼功,谁信哪?要我说啊,就是斗“气”。始终停留在头顶(首都),啥叫走火啊?我知道人中经常说,做人不要火气那么大,这是走火入魔,又是气上头顶的部分,你说你有没有火气?执著于法轮功的“名”,圆满的成佛的“利”,又怕这、怕那,怕“形神全灭”,我说啊,这里边的心就多啦。最后起作用的,控制炼功人的是怕心,是怕“形神全灭”的“恐惧”心理。





李说:我给大家讲一个佛教中的故事: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鉹F。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罗鉹F他能不高兴吗?跳出三界了!这一高兴那就是执著心,欢喜心。罗应该是は为、心不动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从新往上修,费了好大劲儿又修上来了。这回他害怕了,他心里说:我可别高兴了,再高兴又掉下来了。他一害怕又掉下来了。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




旁观者:李早就在《转》中暗示弟子一九九九年七月为使其王复活,恐怖从天而落”这个事件。做已经给出答案,我也拿出来,给大家参考。我就不解释啦。请大家看下文:





李说:现在国内は论国营企业或其它企业中,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极其特殊。在其它国家,在历史上从来没有的一种现象,所以在利益上矛盾显的特别尖锐,勾心斗角,为一点小利争斗,发出的思想、使出的招术都很坏,做好人都难。比如这个人到单位里来上班,感觉到单位里气氛不对劲儿。后来有人告诉了:谁谁把你张扬的{呛,上领导那儿告你的状,把你搞的很臭。别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荍A。一般人这还受的了?哪能受这种气呀?他搞我,我搞他。他有人,我也有人,咱们干吧。在常人中,这庚竣F,常人会说你是L者。可是作为一个炼功人,那就差劲透了。你和常人一岩h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94《转》第四讲  业力的转化






旁观者:怎么对待这个事儿呢?
李说:我们怎么对待这个问题?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岩h对待。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岩h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岩h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は从有了。所以你不能跟他一帚滿A你真的不能生他的气,别看他把你搞的上下很臭,抬不起头来。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气,你心里头还得谢谢他,真得谢谢他。在常人可能就这么想:那不是阿Q了吗?我告诉你,不是这么回事。






  大家想一想,你是个炼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标准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个理来要求你了吧。你是个修炼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层次上的东西吗?那就得用高层次的理来要求你。你跟他一岩h做,你不就跟他一岸F?那为什么还要谢谢他呢?你想一想你得到的是什么?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他在常人中把你搞的很臭,他算得到的一方,他占了便宜。他把你搞的越臭,轰动的越厉害,你自己承受的越大,他损的德越多,这些德都给了你了。同时你自己在承受的时候,你可能心放的很淡,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你不就两得了,业力还消下去了。他要不给你制造这岸@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岸@个矛盾,产生了这岸@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帚滿C




  当然,他发出的心是不好的,否则就不会给你德了,可他确实给你制造了一个提高你心性的机会。就是说我们一定要重心性的修炼,在修炼心性的同时会消去业力,转化为德,你才能提高层次,这是相辅相成的。到高层次上看,这个理都发生变化了。常人他可看不明白这个事儿,你到高层次上看这个理,整个都发生变化了。在常人中你看这个理以为是对的,可它不是真的对。到高层次上看才真正是对的,往往是这屆C






理我给大家讲透了,希望在今后修炼中,大家能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真正的去修炼,因为这个理摆在这儿了。可能有些人,因为他在常人中,他觉的常人这个切切实实的物质利益摆在那儿,还是这个来的实惠。在常人洪流中,他还是不能{高标准要求自己。其实,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有英雄模范人物做榜屆A那是常人中的榜屆C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咩A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咩A自己去悟,没有榜屆C好在大法我们今天讲出来了,过去你想修,还没人讲呢。这岱A遵照大法去做可能做的好一些,能不能修,能不能行,突破到哪个层次,全看你自己了。”                                94《转》第四讲  业力的转化





旁观者:修炼者是如何做的呢?结果如何呢?




李说:前些年有许多大气功师,赫赫有名的也垮下来了。当然真正的气功师都回去了,完成他们的历史使命回去了。就剩下一些误在常人中,心性掉下来的那些人还在活动,他已经没有功了。有一些气功师过去比较有名望的还在社会上活动,他的师父看见他掉在常人中了,掉在名利里面已经不能自拔了,已经不行了,人家把他的副元神带走了,功都在副元神身上。
                                                94《转》第四讲  提高心性






旁观者:一种是前些年有许多大气功师,赫赫有名的也垮下来了......就剩下一些误在常人中,心性掉下来的那些人还在活动,他已经没有功了。有一些气功师过去比较有名望的还在社会上活动,他的师父看见他掉在常人中了,掉在名利里面已经不能自拔了,已经不行了,人家把他的副元神带走了,功都在副元神身上。






       另一种是:当然真正的气功师都回去了,完成他们的历史使命回去了。




旁观者:在此我就不解释啦。在此声明下,我所说的都是个人的观点。李说的东西角ㄨ釦琠狺F解的这么一小点。所以不要把我所写的东西太当回事儿,看看就行啦,别太认真。但我认为,学李的东西最好认真。

[ 本帖最後由 很少人 於 2017-3-31 11:15 編輯 ]




歡迎光臨 真心人 (http://qingqing.freebbs.tw/)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