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灭漢种策 · 满清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1-15 12:40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满清末年 《灭漢种策》

  咱们都是游牧种耳。三百年的前,天啟我牖,朱明崇祯帝失江山,毛贼吴三桂背他祖宗,投降咱们。其时咱们的世祖章皇帝老佛爷,应天命之顺,相人事之机,长驱直入,以夺中华,据其九鼎,占其土地。凡漢人之叛我的杀之,服我的因而愚弄之,吸其脂膏以供奉咱们,捣其脑浆以灌溉咱们。盖彼之消,即我之长;彼之绌,即我之盈也。噫!咱们世祖老佛爷的所以为我子孙长久计者,这么樣的深,那么樣的远,能不日夜馨香以顶祝之哉。

  虽然,推世祖老佛爷之初心,犹有不止此者。覆人之国,必灭人之种;余孽不净,后患终多。故那时大兵南下,逢城就屠,逢村就烧,虽杀戮过惨,毫不嫌其忍;践踏过甚,毫不觉其酷。又摧又折,又刈又削,务必掘其根,绝其生机者,非他也,替咱们子孙除去后患耳。無何,有志未竟,所策不遂。说什么天地好生之德,致败于功亏一篑之时。而当时的漢人,才吃了大亏,怕咱们的威势,固俯首贴耳。如牛马畜生,或伏于枥,或受羁绊,情愿为我服役,不敢稍生叛妄的心者也。加之咱们圣祖仁皇帝,宽容大度,不喜斩杀,六十年间,因循姑息,虽曰天下太平,是咱们初进中华享福的日子,实则养痈成疽,坐失机会之时矣。

  世宗、高宗、仁宗、宣宗,百余年间,沿圣祖的旧训,贪目前的快乐。

  凡我八旗子弟,抛弓矢,厌戎马,骄矜之气,流为苟安之习。強悍之风,变做怠惰之人,而其时的漢人,卻生生息息,养他的元气,补他的疮痍,蠢蠢动动,生机复活。

  至宣宗暮年,长发贼起于廣西,蔓延十三省,动了二十年的兵,伤我骨肉,残我手足,大有如河堤一決,不可收拾之势。而咱们反为其T类者矣。

  幸也。当今老佛爷辅先皇帝穆宗垂廉听政,圣明英断,谋算無遗,用曾国藩、左宗棠辈,骗之以小利,假之以虚名,笼络之,哄愚之,使他们自相残杀。而咱们则坐观其成败,不数年间,悉平定之。虽然,今又隔了数十年矣。此数十年中,时势既大变,而漢人的智识,又骤然长进了许多。倡(猖)狂之徒,四处奔走,不是说革命,就是说排满,种种谬论,使咱们闻之,能不触心么?

  夫他们尚知排满,咱们能無灭漢。咱们做了漢人的皇帝,已三百年。不把他们杀完灭尽者,实我列祖列宗一念之姑息耳,乃久而久之,死灰有复燃之势。烂蛇有毒焰之张,居然为我心腹患矣。传曰:小不忍则乱大谋。恨咱们的祖宗,没有三复于斯言。恨咱们的八旗子弟,脱掉游牧之苦,骤得尊养之乐,只图目前,不问后祸,致使鼠辈跳梁,一至于此。故为今之计,莫如趁他觉悟的不多,倡狂之徒,势力未固,容易扑灭。其他昏懵未醒者,则或明或暗,设多方的陷阱,以致之死地。漢人虽多至四万万,咱们人数,远不及他,然咱们以居高临下之势,阴险狼(狠)毒之手,杀完灭尽,实亦易如反掌耳

  兹姑略就吾意见所想到的,笔之于左,共分八种:第一灭农商,工人附于商内;第二灭会党,第三灭学生,第四灭士,第五灭官吏,第六灭兵,第七灭妇女,第八灭僧道。条分缕柝(析),纤微不遗,务使一网打尽。世界之中,没有一个漢人,漢人一天不杀尽,咱们一天不能安枕已。

  “夫他们尚知排满,咱们能無灭漢。咱们做了漢人的皇帝,已三百年。不把他们杀完灭尽者,实我列祖列宗一念之姑息耳




#
  我日!!!!!!!!!!!!!!!!!!!!!!!!!!!!!!!!!!!!!!!!!!!

#
  满族作为一个整体一直在意图重新建立他们对漢族的奴役奴隸社会,多舒服啊,呵呵,

  甚至一些满族要杀绝漢人。

  特别是满清皇室,为此目的,满清皇室很快投靠日本人,建立“满洲国”,抓漢族人给日本731部队做实验。

#
  满清皇室的《灭漢种策》我不想再转载,太过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