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第47章 “精读大法”案 425没有经过我同意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1-3 04:03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第47章 “精读大法”案

1996年研究会发了篇文章,“精读大法真修心性苦炼动作……”,说这是我让传的。

但是后来我在《纠正》中说,

目前各地都在把研究会提出的:
精读大法
真修心性
苦炼动作
............等
当做法或我的话等在传、在学。其实这不是我的话,也没有更深的内涵,更不是法。
精读之意与我对学法的要求有很大差异。
………”
“今后一定要注意此问题的严重性。我已经讲过了佛教在印度失传的原因及教训,
今后如不注意就是乱法的开始。”


不知道谁那里还能找到研究会那篇原文,原文里,是明确的以我李洪志的名義说的,要不怎么都以为是李洪志说的了呢。

研究会里的人常常说“我代表师父”如何如何,但是我李洪志早在《義解》里就反抗说“谁也代表不了我,我讲的是法你们讲的是法吗?” 但是,我李洪志说的话,在法轮功里算个屁。研究会里的照常“我代表师父……”,一直到今天的佛学会,仍然是经常这樣干。

而且更有技巧了,佛学会弄一个东西,然后让我承认,然后再说给学员你们看啊,这就是李洪志说的。

研究会的人非常自高自大,跟学员说话都是高高在上的语气。现在海外佛学会的一些人更是这樣,在学员中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关于这个问题已经有人在法会上问过我了,我也严肃的批评佛学会那些人,不过我的话顶个屁用?佛学会照旧。

看“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这个问题:“问:作为佛学会的负责人就可以在学员之上吗?学员不能提意见,作为主要负责人在拉邦结伙。”这已经是公开化的承认了的。

其实这算什么,还敢揍我呢,以至于李洪志2003年元宵节讲法里这樣讲他们:“胆气也壮起来了,觉得自己硬实起来了,我只能用人这很低下的语言形容,因为没有恰当的语言去形容。” 不过呢,刚刚讲完,录像就被封禁了。这是我挨揍之后的抗议。


《義解》:

“为指导修炼,我不在的情況下,一切事宜均由我们法轮功研究会统一作出決定,统一带领大家修炼。以前研究会作出的一切決定都是经过我同意的,我就是在任何地方,他们作出什么決定也是通过电话、传真和我取得联系之后他们才作出的。……所以这里明确指出:我不在的情況下,研究会作出的決定,我们全国各地辅导站都要听从、执行。作为一个辅导员那就更责無旁贷了。”

“咱们法轮功研究会作任何事情都经我同意了他们才做的。”


呵呵,那这“精读大法真修心性苦炼动作……”研究会这整篇文章也是经过我的同意传出的么?法轮功怕的就是把前后的说法放在一起对照。

研究会安排的425也是完全没有经过我同意的。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1-3 04:04 
24.85.204.83
頂部
第47章 “精讀大法”案

1996年研究會發了篇文章,“精讀大法真修心性苦煉動作……”,說這是我讓傳的。

但是後來我在《糾正》中說,

目前各地都在把研究會提出的:
精讀大法
真修心性
苦煉動作
............等
當做法或我的話等在傳、在學。其實這不是我的話,也沒有更深的內涵,更不是法。
精讀之意與我對學法的要求有很大差異。
………”
“今後一定要注意此問題的嚴重性。我已經講過了佛教在印度失傳的原因及教訓,
今後如不注意就是亂法的開始。”

不知道誰那媮棬鄑鋮鴐膍s會那篇原文,原文堙A是明確的以我李洪志的名義說的,要不怎麼都以為是李洪志說的了呢。

研究會堛漱H常常說“我代表師父”如何如何,但是我李洪志早在《義解》奡N反抗說“誰也代表不了我,我講的是法你們講的是法嗎?” 但是,我李洪志說的話,在法輪功媞潃荍鴃C研究會堛熒荓`“我代表師父……”,一直到今天的佛學會,仍然是經常這樣幹。

而且更有技巧了,佛學會弄一個東西,然後讓我承認,然後再說給學員你們看啊,這就是李洪志說的。

研究會的人非常自高自大,跟學員說話都是高高在上的語氣。現在海外佛學會的一些人更是這樣,在學員中造成非常惡劣的影響。關於這個問題已經有人在法會上問過我了,我也嚴肅的批評佛學會那些人,不過我的話頂個屁用?佛學會照舊。

看“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這個問題:“問:作為佛學會的負責人就可以在學員之上嗎?學員不能提意見,作為主要負責人在拉邦結夥。”這已經是公開化的承認了的。

其實這算什麼,還敢揍我呢,以至於李洪志2003年元宵節講法堻o樣講他們:“膽氣也壯起來了,覺得自己硬實起來了,我隻能用人這很低下的語言形容,因為沒有恰當的語言去形容。” 不過呢,剛剛講完,錄像就被封禁了。這是我挨揍之後的抗議。


《義解》:

“為指導修煉,我不在的情況下,一切事宜均由我們法輪功研究會統一作出決定,統一帶領大家修煉。以前研究會作出的一切決定都是經過我同意的,我就是在任何地方,他們作出什麼決定也是通過電話、傳真和我取得聯係之後他們才作出的。……所以這堜確指出:我不在的情況下,研究會作出的決定,我們全國各地輔導站都要聽從、執行。作為一個輔導員那就更責無旁貸了。”

“咱們法輪功研究會作任何事情都經我同意了他們才做的。”


嗬嗬,那這“精讀大法真修心性苦煉動作……”研究會這整篇文章也是經過我的同意傳出的麼?法輪功怕的就是把前後的說法放在一起對照。

研究會安排的425也是完全沒有經過我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