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洪志评论(32)犹太满蒙邪灵的生物战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30 10:20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洪志评论(32)

犹太满蒙邪灵的生物战是非常有传统的。

====================

法国年鉴学派的著名历史学家拉迪里,曾在《历史学家的思想和方法》一书的第二章《一种概念:疾病带来的全球一体化(14-17)》里讨论了疾病对历史进程的影响,提出了很多新鲜的历史认识。比如,印第安人那些帝国的灭亡,我们通常的理解都是欧洲殖民者借助先进的武器,使很多印第安人部族几近灭绝。但拉迪里的看法是,导致印第安人灭绝的主要原因是传染病,是瘟疫。拉迪里举例说,阿兹特克帝国,人口从1519年的1100万減少到1793年的370万;圣多明各岛的情形就更为惊人,从1492年的700-800万減少到1570年的125人,仅仅80年左右的时间,700-800万的人口几乎完全灭绝,等等。当时欧洲殖民者的人数很少,武器也不过刚刚开始有枪炮,也不会很先进,完全靠他们的力量,是無法造成人口的灭绝的,只有一个解释,欧洲人把他们已经适应的微生物带到对这些微生物完全不适应的美洲和澳洲,造成了从未接触过此类病菌的土著人的大面积传染和死亡。

欧洲也遭遇过这个方式的传染病,就是从1348年开始的黑死病,也叫作肺鼠疫。规模非常大,经过瘟疫流行,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口,即2500万左右的人口死于这场几乎遍及整个欧洲的瘟疫。

在这之前,在亚洲地区,黑死病最初于1338年中亚一个小城中出现,1340年左右向南传到印度,随后向西沿古代商道传到俄罗斯东部。从1340年到1345年,俄罗斯大草原被死亡的阴影笼罩著。1345年冬,蒙古人在进攻热那亚领地法卡,攻城不下之际,蒙古人竟将黑死病患者的尸体用抛石器抛入城中,结果城中瘟疫流行。这种战术,也许是犹太人教给蒙古人的,毕竟同源嘛。

瘟疫是犹太满蒙邪灵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其威力堪比现在的原子弹,甚至还要大。竟然可以轻易的灭绝一个大洲上的人,犹太教、萨满教,有很多古巫术,是非常可怕的。现代科学检测到细菌呀什么的,其实还有更微观的东西。

而且,现代科学,针对中国人的瘟疫武器,一直在研制中。

“前段时间有人提出非典是针对华人的基因武器,在没有确切科研证据前,我不敢肯定。但非典病毒的确有可能是人为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所专家侯云德2003年12月16日在中国卫生部、意大利外交部联合主办的“非典防治国际论坛”上发表这一看法。

给大家看个详细的:
-----------------------------
10月份刚刚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其70%以上篇幅都在阐述一个推论:非典可能是针对华人尤其是中国人的基因武器。

据了解,童增曾在1998年参加一个“中国西部老人长u监测服务”的国际合作项目时发现,美国、德国等一些机构偷偷地在中国采集老人的血樣,从事基因研究。童说:“我当时感到中国人遗传基因这樣流失出去可能会对我国的安全带来严重威胁,于是我站出来力阻此事的进行,当时,国内有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

据童增介绍,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德国、美国、丹麦、日本等一些国家的有关部门,以及一些大学、研究机构和企业怀著各自不同的目的,利用中国当时还未认识到基因资源的重要性这一点,对中国人的基因资源进行了举世震惊的巨大掠夺。它们利用中国人的这些DNA,在它们具有的先进军事科学技术条件下,完全足以研究出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让中国60岁以上老人患老年痴呆症、让中国妇女患绝育症以及让中国军人在战场上熟睡三天三夜的各类基因武器。

童说:“大量的DNA在美国人的实验室里,他们在搞什么研究,我们不清楚。冠状病毒以前是个冷门研究项目,但美国有上十个实验室研究了30多年。”
  
    中国曾向美求助被拒
  
    支持童增论点的还有这樣一些情況:非典具有基因战基本形态;美国感染SARS的,45%是华人;日本也很少有非典病例。。。。。。非华人确诊人数,只占所有病例的3。3%。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な东发现的冠状病毒是一樣的,其从な东输入香港、新加坡等地的冠状病毒发生了变异。而美国的非典死亡率是零,中国曾向美国申请韺U,被拒绝,美国至今未公开其非典诊治方式。在这一点上,非典病毒的来源没搞清楚以前,其表现形式与面对基因武器难以防范的特点非常相似。

10月6日,台湾媒体报道说,台湾“中央研究院生物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何美乡表示,非典如果重新出现,将会在高纬度且有著足夠病毒量的地区率先爆发。何表示,一位不久前造访台湾的美国哈佛大学学者预言说,北京纬度高,今年秋冬再度发生非典疫情的机会较大,此外,中国香港、台湾以及加拿大、新加坡都不能掉以轻心。

    专家们言之凿凿,人们就不能掉以轻心,非典的警报就不能解除。然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世界上纬度高的城市远不止北京一个,而新加坡纬度并不高,为何独独这些地方偏受非典病毒的青睐呢?10月份刚刚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一书也许为解开这个疑问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该书作者童增在此书中提出了这樣一个观点: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一个基因武器!

香港《大公报》今年4月13日报道说,俄罗斯医学科学院院士卡雷辛柯夫在非典疫情大规模爆发初期就断言,非典型肺炎是一种生物武器,极可能是从实验室里流出来的。他的依据是:非典是麻疹病毒与流行性腮腺炎病毒的混合体,而这种混合病毒只有在实验室里才可能培育出来,在自然环境中根本不可能发生。

如果非典是生化武器,它就会不分国界、种族地进行侵害,但实际情況是,非典主要肆虐的是中国及其他国家的华人社区,因此,非典可能是比生化武器更高级的基因武器。

童增说,全世界有白色人种、黄色人种和黑色人种,由于遗传基因的差异,不同人种对疾病感染是有差异的。他引述中国遗传学专家杨焕明的观点说:“现在测的人类基因组是白种人基因组,白种人基因组和黄种人的基因组肯定还有差异,现在看至少差千分之六左右,可能还要更高一些。”基因武器是根据某个人种的遗传基因而制造的,它在使用过程中针对的就是这个人种。
  
    而非典病毒就有这种特性。非典病毒白种人就很难被感染,即使染上了恢复也较快。日本也很少有非典病例,这是因为日本人的地缘关系与同一纬度的中国人相差很远,基因病毒可以很容易“识别”日本人和中国人。美国则没有死亡病例。加拿大截至4月25日被传染139例,死亡15例,而其中华人占13例。
    
    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看,截至2003年7月11日,全球非典累计确诊病人为8437人,而非典累积病人集中在中国内地以及香港、澳门和台湾等地,加上华人比较集中的新加坡,合计7960例,再加上加拿大华人非典确诊病人,共占全球非典确诊病例的96%以上。世界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余地区,合计不足400例。全球非典累积死亡人数为813人,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台湾以及新加坡为762人,如果再加上加拿大华人死亡病例,也占全球非典死亡率的96%以上。
    
    上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还在北京、河北等地获取了中国百岁以上老人的血樣带回美国进行研究。1995年,美国一个机构在中国北京、成都和杭州3个城市一共采集了300个老人的血樣,然后送到美国。美国一个机构大为惊喜,随后,由美国联邦政府出资,通过美国健康研究院进行资助,由美国杜克大学具体实施,策划在1998年—2003年期间,在中国22个省市进行一万个中国高龄老人的血樣采集,进行中国老人的遗传基因研究。为此,美国方面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な东的深圳、东莞等地,有一些日本人办的企业,日方老板要求中国打工者定期进行体检,进行抽血。但打工者不是到当地的医院去抽血,进行体检,而是在工厂里抽血。每年要抽几次血体检,最后也不告诉你究竟有什么问题,而日本工厂对中国打工者在自己厂里一年抽几次血究竟干什么?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也没有一个答案。
  
    在20世纪,中国各地相继出土了大量的中国古人骨。在1998年以前,由于中国对古人骨的基因研究还未开始,美国一些机构通过各种渠道,采取资助合作方式,将一些中国出土的古人骨运往美国的一些实验室进行DNA提取、扩增、测序、对比研究,以此来研究中国古人类基因与现代人基因的一致性和差异性,这对于从历史的角度了解中国人种的遗传基因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从今年非典肆虐中国的情況来看,中国人显然属于非典病毒的易感人群,这说明中国人体内存在著抵抗非典病毒的缺陷。这种缺陷的研究,只有通过中国人的血樣进行基因测试和分析来进行。这就联系到1996年美国健康研究院在中国进行的“中国人气管感应与肺功能的遗传因素”项目。    
    
    根据研究要求,美方选择了安徽安庆地区做采樣研究。美国健康研究院的这个项目期限是1997年7月10日到2002年6月30日,不能排除有关部门将中国人的遗传基因無偿或有偿提供给美国其他的军方实验室或非军方实验室。
  
    童增还提到,美方利用了中国在农村地区建立的三级医疗体系来提取血樣,而且还有超量提取血樣的现象。最终,仅哮喘病一项调查,美方拿到的DNA樣本就有1。64万份。其中仅在安徽的肺炎和哮喘病樣本的筛选就“涉及600万人”。加上上述其他的研究项目,“覆盖面达到两亿中国人”。可以说,中国人的几千年的生命信息在美国的各大实验室里暴露無遗。”
  
    美国早就在研究冠状病毒
  
    非典肆虐时,美国也发现了数十例病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结论,非典患者的死亡率约为15%,但美国無一例死亡病例。虽说美国医疗水平较高,但从传染病学来讲,美国人对非典病毒属于非易感人群。
  
    20世纪90年代,随著基因研究的突破,美国军方的基因研究项目越来越向实战的目标迈进。为了确保美国未来的霸主地位,美国军方制定了以基因武器为秘密武器打击敌方的计划。美国《华媯韝报》根据参与者的透露报道说,中国的华人、欧洲的雅利安人、中东的阿拉伯人的基因,均属于美军的搜集范围。大量的非军方机构参与了美军的基因战项目,如美国的孟山都公司(世界最大的种子公司,农业类)、美国的MCRC公司(合成核酸,制造基因结构)、美国的国家医药总局、负责专业疾病研究的组织等等。
       
    2002年8月23日,《俄罗斯人》报发表特约撰稿人波格丹诺夫的文章。在文章中他提到:在非洲某个神秘岛屿上,有人正在秘密试验一种新型生物武器,这就是被称为“种族炸弹”的基因武器。他还在文章中引述英国医学协会此前发布的《生物工程技术———人类基因武器》专题报告中的预言说,一种杀伤力空前的“种族武器”近年内即将面世。
  
    英国《泰晤士报》曾于1998年9月披露一则秘闻:为报复伊拉克的导弹袭击,以色列军方正在加紧研制一种专门攻击阿拉伯人而对犹太人没有危害的基因武器———“人种炸弹”。
  
    基因武器可以使已接种或预先储备的疫苗失效,基因武器的制造者享有单方面优势,只有掌握遗传密码的制造者才可以破解,即使最终能夠破解,也会由于缺乏时效性而导致重大损失。童增认为,在这一点上,非典病毒的来源没搞清楚以前,其表现形式与面对基因武器难以防范的特点非常相似。
  
    据一些中外专家估计,此次波及全球的非典疫情给中国造成了4000亿元人民币的损失,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远胜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1998年的大水寣C此外,非典还给中国造成了其他無形的损失,譬如一些国际性会议不得不因此而延期或易地举行,今年的女足世界杯就因为中国非典疫情使美国轻而易举地从中国人手中拿到了主办权。如果今冬明春非典再度在中国肆虐,那么它危及中国顺利举办2008年奥运会也不是没有可能。
    
    记者问童增:“尽管有许多证据,但这也只能算是一种推测,你对此究竟有多达把握?”童增说:“也许事实并不像我推演的这樣,但上述问题仍足以引起人们的重视。随著现代科技的发展,有许多事情都从不可能到了可能。可以说,非典给我们上了一堂深刻的国家安全教育课。”
  
    似乎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观点,童增说,目前许多国家都在研究冠状病毒,如果各国管好自己的实验室,不让冠状病毒流出来,那么我想今冬明春非典就不会再度肆虐。
    
    童增:
  
  大家所看到的这本书。是在SARS以后花了四个月时间写出来的。构思这本书以前,那还是在1998年的时候,当时我参加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就是当时美国、德国和中国的一些机构,组织了一个中国高龄老人健康检测的一个国际项目,我负责河北省的采血。当时采集的是全国22个省市一万个老人,85岁以上的老人。我们正在做培训,这个书的第一幅插图就是当时的培训,美国聘请的专家在采血,他拿这个滤纸,上面有五个圈,这个圈相当于一个硬币这么大,一分钱的硬币。老人的血,第一滴血不能要,不能用碘酒擦,第一滴酒出来的血去掉,把老人的手放在热水里面泡,因为老人的血很少,泡热了以后,拿出来采,从第二滴血开始滴入这一个圈之内,要求填满。你想想这些老人手指上哪有这么多血。我的祖父九十岁,看起来庞然大物,一背起来很轻,他是皮包骨。当时是以什么名義,就是为了给老人检查身体。我想了一下,这么多血樣,老人有没有这么多的血樣,而且比较残酷。我是学法律的,我从维护老人权益的角度提出了异议,就站出来反对。我把这个滤纸当时给中国医学科学院看,他们说这是搞基因。后来我问了一下北医大的博士生导师他说是搞基因,我才知道是搞基因。1998年以后,当时国内的媒体报道的比较多一点,当时可能有一百多家媒体报道这件事情。后来发现在安徽采到大量的血樣,还有以各种名義把中国的一些病例,前列腺的病例拿出来,植物的基因也拿出去,很便宜的拿出去,古化石也拿出去。这么多中国的DNA数据的流失,我始终是感觉到有一种威胁?威胁在哪儿呢,也说不清楚。
 
 到了今年非典以后,刚开始还没想到这一块儿,因为我要到重庆开会,我到了首都机场一看,一大片,人山人海挤不动,都戴著口罩,我没戴口罩,我把口罩拿出来,口罩掉在地上了,我也不敢捡,这个时候估计就我没有戴口罩。到了重庆开董事会,我这次一去,旁边没人了,都到我对面去坐了,外地人对北京是非常地恐怖。我到重庆我兄弟的房子里面隔离起来,因为到我父母亲家里面熟人太多,肯定会被人举报,所以还不如自己隔离。
  
  这个时候,我就天天从媒体上看一些信息,我逐渐逐渐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大家也深有同感。发现每天死亡的大都是华人,4月26或27号我发现,加拿大有15个人,13个人死掉的是华人。美国最开始当时两百多例,我非常仔细地观察,最后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非典死亡率是多少呢?是15%。没几天,他马上就降到了只有75例。我觉得这个情況很奇怪。回到北京以后是5月18号,我在网上查它的信息。我以前搞项目的时候,也留下来了很多第一手资料,王小东先生在很多年以前也提出过,也是预想。我开始构思写这本书,我也联系了出版社,出版社都不愿意发表,这可能影响中美关系,后来我就看见一个叫罗晓(音),他曾经编过《交锋》,我觉得他还可以,我就跟他讲,后来这本书就算是出来了。因为以前我在参加采血的时候,拜会了一些专家,这几年,我对这些事情非常敏感,也非常关注。这个书写出了以后,引起了一些反响,反对的、赞同的、支持的,现在找我的比较多,包括一些生物学家,一些部门的,特别是有一些敏感的部门找到我。从我现在看来,我觉得这种人为的SARS病毒,我以前只是很小心说可能,现在我觉得完全有可能。
  
   美国几家媒体采访我时,我说你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下争执,美国75个病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15%的死亡率,其中45%是亚裔人,但是一个人没死。美国的药品,包括你的诊断方法,可以把这75个病例全部治好,保持零死亡率。中国政府向他要求韺U的时候,他们不予理睬,拒绝。我想像美国政府现在就应该公开了,你现在用得什么药,吃得什么药,你的诊断方法是什么东西,你可以向世界公开一下。你忍心看著华人一片一片的死掉,自己保持零死亡率。既然是前所未有的,现在就应该公开出来。如果说这由私营企业控制,那么我们中国,我想政府也愿意拿十个亿美金,甚至是一百个亿美金来引进使用权,制出药来,不要让我们的非典病人再有死亡。加拿大和美国地理位置也不是相差很远,非典在加拿大的死亡率还是比较高,美国保持零死亡率,这是一个疑点。
  
   再有一个情況,这本书我写完了以后有的部门的同志都提出了这个疑问,他说,我书上也谈到了这一点,传统的病毒,所有自然产生的病毒,都是属于单点式的,一个人一个地区的扩大,但是这次SARS的病毒是多点式爆发的,这跟传统的病毒来源是不太一樣的。现在大家都以为是在河源爆发的,其实在佛山也早有发现。な东的病毒到香港到新加坡有变异,但是な东的病毒和北京的病毒没有发生变异。北京和な东的气温气候不太一樣,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北京和な东病毒是同时产生的。再有一个情況,我们也通过一些调查,现在发现回族人,有些少数民族地区,比如说藏族,还有回族,维吾堭琚A彝族这些少数民族患病的人很少很少甚至是没有。因为少数民族像藏族跟漢族的遗传基因也是有一些差异性的。有的人问到了,比如说周边地区,日本韩国是没有病例的,也都是黄种人了。虽然是黄种人,但是地域性不同,它还是有一些差异的。
  
      现在可以这么讲,从科学上来讲,对于还没有做出明确的结论,作为我们中国人讲的,要有一种怀疑。除了搞基因,搞遗传学方面,搞非典研究的人,这方面实际上是一个多学科的。比如说国防方面的,国际政治方面的,历史方面的,应该是多学科、综合性的因素。这樣来拓展我们的思路,这樣就为解开非典之迷,为我们的科学家,为中国政府,甚至为整个世界研究非典的人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现在我提出来这个问题,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我上面谈的这些东西,比如说提出的现象,当然我不是说直接针对美国,肯定说就是美国的,单从几个情況来看,我们国人并不是很了解。首先一点,美国研究冠状病毒有三十年历史了。中国没有研究,中科院院士洪涛,他当时说是衣原体,因为他不熟悉冠状病毒。欧洲国家也很少研究冠状病毒,因为它是一个冷门学科,因为研究它没有效益。唯独美国大量的研究,他研究了三十年,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地熟悉冠状病毒。再有一个情況,在美国病毒传播的渠道,因为他要防护,首先要研究病毒,然后才能夠研究防治它的渠道。他研究传播渠道,可以说我们根本就不了解,病毒到哪儿,怎么一个传播。大家知道炭疽病,后来发现是他们自己的专家,就是研究传播炭疽病菌的一个专家,信封多少克鼓起来了,多少克不鼓起来,把这个发出去就会害人。美国在研究病毒传播渠道,非典从哪儿传播到哪儿,这种传播渠道,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地熟悉。他这方面的科研水准,技术手段非常先进,这个情況我们都不清楚。

   再有一个情況,病毒在世界上的交易也是很盛行的,我给你几百万,你就把这个病毒给我,这是在国际上的交易,非常盛行,我们不太清楚。为什么说这次不是生化武器呢,大家知道生化武器就像当年的日军在中国投放毒气,中国死了很多人,但是日军也死了一些人。但是基因武器与此不同,是针对一个民族的。非典这个东西就是基因武器的诞生,在非典的来源没搞清楚以前,这种怀疑,这种可能是存在的。随著时间的推移,我们能夠多一个思路,多一个想法,为保卫我们的身体,生命,我想今天在座的年龄都比我小一些,大家共同来议论,探讨这个问题。这个不是说煽动仇视美国的情绪,我们在9。11的时候,当时还专门搞了悼念的活动,并不是仇美。但是你事实是这樣,这个事情我提出疑问,提出可能,我就要坚持我的观点。我就先讲这么多吧。

王小东:
  
  非典到底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武器,我没什么研究,我不敢说,我只想讲一下基因武器的可能性。我看到《南方周末》的报道,误导是非常严重的。它借那些生物学家的名義对公众进行误导。其实那些生物学家除了洪涛院士之外,并没有对基因武器的理论可能性进行否定,只是说还有很多事要做等等。当初洪涛院士大言不惭地讲,非典肯定不是别的东西,就是支原体、衣原体,早就有的东西,最后证明是一个笑话。没想到这次他又这么快地蹦出来,否定基因武器。这个科学家也太没有科学家的品行和作为了,这个院士是比较差劲的。我作为纳税人的话,我很不想把我交的税拿出一部分来给这樣一个院士。我讲一下关于基因武器的可能性问题。
  
   首先讲一下,我不是生物学家,但是我的这些知识,并不是囿讀滿A它肯定是有来源的。关于基因武器的报道,有人在研究基因武器的报道,我最早是在七十年代末看到的,在座的有些学生可能当时还没有出生呢。当时有一本杂志叫《世界军事》,那期我觉得比较重要就买了,它就讲到了基因武器的问题。到底是1978年还是1979年我就记不住了。他当时就讲到了像美国还有其他一些国家,在六十年代就开始研究这个东西,可以识别种族的武器。 这个杂志不是完全不负责任的,据我当时的观察,这个杂志文章的来源都是编译或者是摘译外国的杂志,但是我们也知道,当时我们的杂志的做法确实有一些缺陷,做这种编译和摘译的时候,并没有非常清楚地注明来源,所以不妨对他的报道的可信性存疑,但是至少证明了在中国七十年代末就有这樣的报道。后来这些年,我也没有去关心这个事。
  
  到了1997年,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刚才我讲了,我不是生物学专家,我咫陘\推断基因武器是可能的呢?其实在推断有些东西的时候,你不一定非要是这方面的专家,你可以从蛛丝马迹中推断他的可能性。我对生物学也不是一点知识都没有,从我所具有的知识当中,已经可以推断它是可能的。比如讲有一个知识大家都是知道的,某种特定的病菌或者是病毒,它有它的易感人群,这种易感人群有时是和种族有关系的。既然自然界能做到这一点,人类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未必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老是強调人和人之间的基因差别非常小。我们跟酵母菌之间的基因差别都不大,跟R之间的基因差别就更小了,但是就是这么一点差别,我们跟R长得完全不一樣,我们跟R得的病也很不一樣。黄种人跟白种人之间在基因方面,就差这么一点,但是很明显,外形差异很大。为什么这点差异就不能決定你可以得这个病而他不可以得这个病呢?从这个角度来想的话,基因武器应该是可行的,但是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还是非常认真负责的。我知道我自己不是生物学专家,虽然我相信我的推断,即使不是生物学专家,我坚信也是可以站住脚的。但是我拿出来要给读者看的,我一定要更负责任。所以我特别写信问过一个英国的生物学家Patrick Dixson,我说这个东西可能不可能?这个英国生物学家是很有名的,他告诉我,这是可能的。我才敢把这个写出来,而且我把他的名字写上了。我为什么问英国的生物学专家呢,一个是他非常有名,第二点,我也知道咱们国人的崇洋媚外,或崇洋迷外。如果一个中国的生物学专家告诉我可能的,人们可能说这是狭隘民主主義,那么我问英国人行不行,英国人说出来,你总不能扣这个帽子了吧,所以我问了英国人。
  
     这个书出了以后,我还是经常求证这件事的,因为说出这个话以后要负责任。有一次我跟中国一个非常著名的高校的生物学教授聊天,他是我的一个同学的朋友,我又问到了这件事情。这个生物学教授他在美国长期工作,他在美国也是生物学教授,在生物学方面属于拔尖的人物,他不让我说名字。我问他这个可能不可能,他说这一点非常容易做到,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非常容易做到。而且他还透露给我一个信息,美国全国卫生研究所(NIH),咱们有翻译成国家卫生院什么的,反正是各种各樣的翻译,它应该算是官方的,美国在卫生方面最权威的机构,曾经赞助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很多亲美的人士肯定不相信,肯定认为是胡说八道,美国有}法什么什么的,不可能干这个。但是这个生物学家告诉我,美国官方机构确实赞助了这个项目。这个项目是什么项目呢?发明一种病毒,使得它能夠降低黑人和拉丁裔美国人的生育率,因为他们生孩子生得太多了,使得美国人种越来越退化。这个项目在1998年被披露出来停止了,但是他们进行过这樣的研究。我在这里就想提醒大家一句,如果他们真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要研究一种只能杀人的基因武器就更简单了。因为他要掌握分寸,这个分寸非常难掌握。打个比方,这就是照你的颈上的大动脉砍一刀,要血流出来一点,但是没有擦到大动脉,这比直接把脑袋砍下来难度大多了。这个分寸不仅要不死人,而且还不是让你完全不能生育,只是降低你的生育率,这个难度是相当高的。如果他能做到这一点,他研究基因武器杀人,让你变傻什么的,太容易了。他给我举了很多例子,包括澳大利亚的一些例子,有的是由于科学家的良心最后放弃了实验。

  但是科学家的良心往往是靠不住的,这也是《南方周末》当时提出来反驳基因武器的可能性论据,说科学家还有良心呢!《南方周末》提出来这个论据是非常可笑的,科学家的良心并没有制止他们研究核武器,既然他们的良心允许他们研究核武器,为什么他们的良心不允许他们研究基因武器呢?这是很奇怪的。在《南方周末》有个专家提出了,还有大量的活体实验要做呢。我想这里有两个疑问,第一点,既然做了大量的活体实验就能夠把它搞出来,你就不能说他搞不出来。第二点,你怎么知道人家就没做活体实验。人家的军队要是搞武器,能跟你说吗?我今天做活体实验了,今天做了一百个,明天做了一百五十个,公开宣布,美国军队不会这么搞法吧。还有一个专家说,我们距离那儿还很遥远。究竟还有多远?你距离那儿很远,但是人家距离那儿有多远?我想他并不清楚。他也别说他是生物学家,他是院士也未必清楚。你距离那儿远著呢,那是你的能耐有限,人家就不一定是了。退一步说,即使人类的最高水平距离那儿确实还很远,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对这个事情有所警惕?

  美国在中国进行大量的采集血樣还有好多了,包括安徽的那个,主持安徽的那个项目的是我的同学,叫徐希平,他跟我一个宿舍,给我做过一件好事,他从医学上详细地解释了抽蝒漲M害,抽蝳M害的不可逆性,使得我戒了蝖C他在安徽主持采血的这个项目。我这同学是哈佛大学的,我看他也是真不怎么樣了,他搞得连哈佛大学都不好意思了。当他这个事被揭出来了以后,他给卫生部和教育部写信,要求官方采取行政手段来制止这方面的报道,结果被炒到国际上之后,哈佛大学脸上挂不住了,哈佛大学校长在北大演讲的时候,对这个事进行道歉,说他的行为不当,要求中国政府压制新闻言论的行为不当。因为美国毕竟标榜自由和民主,标榜新闻自由,你的教职员工怎么在中国按照专制的作法去压制别人呢?所以哈佛大学的脸上挂不住了。他的这件事,最早系统报道出来的是熊蕾,是新华社特稿社的副社长。讲老实话,按大伙的说法,她可能还是太子党,她的父亲是老一辈無产阶级革命者。即使她占有这么一个位置,她的报道拿出来了以后,很长时间,到处投稿無门。后来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我利用了我当时有一段时间掌管的一个很小的破报纸《中国产经新闻》,把她的这个报道,和《舰船知识》网络版的北斗工作室关于这方面的调查给发了,但是我的报纸的影响太小。我要是掌管《南方周末》就好了,但是我没有这个权力。

  这方面的研究,你要是往好了说,他研究这个东西,对人类有好处,能治病。能治病就也能杀人。我们希望他拿著这个是治病的,我们希望他搞这个可能是想治病的。但是我们不得不防他拿这个来杀人,这是应该防的。为什么一说要防这个事,就这么多人骂街,就好像是我们特别狭隘,我们特别坏,老把人往坏里想,就象《南方周末》这樣的报纸。我要提一下,《南方周末》有很多的文章反应民间疾苦,这我认为很好。但我搞不清楚,这些记者和编辑怎么就觉得要反映民间疾苦就必须要当漢奸呢?好像当漢奸与反映民间疾苦是不可分割呢?我认为这是两回事,我既可以关心民间疾苦,也可以不当漢奸。他们认为这个就不可以,只有当了漢奸,才能站在人民的这一边,如果不当漢奸,肯定是站在专制统治者这边了。“我是漢奸我怕谁啊!”我觉得这是两回事。我觉得我可以既不当漢奸,又站在な大的老百姓这一边。


比如说徐希平,我的同学,美国全国卫生研究所赞助他的项目有五个,据说在美国是头一号,拿诺贝奖的都没有他多。在这里面有他巨大的个人利益,美国为什么在乎他?因为他可以进入安徽那个地区。他有独特的进入权力,因为他是安徽人,他是在那个山区成长的赤脚医生,他有特殊的进入渠道。其实美国人看重的主要就是他的这一点。为什么安徽的那个血樣特别贵呢,因为那个地方地处山区,没有混杂,基因比较纯,从这里可以看出纯的、标准的中国漢族人是什么樣的。
  
  我给大家讲一个知识,这也是一个学生物学的同学告诉我的,就是像这种识别种族的武器,也不一定非要针对基因来。比如讲到韩国人,日本人和中国人在基因方面没有太大的差别。然而,即使在基因上没有什么差别,也一樣可以做出识别韩国人,日本人,中国人的武器来。比如说饮食习惯的不一樣,日本口腔当中的细菌菌落跟中国人不一樣,就这一点,就可以做出识别。这个我是原来不知道的,后来那个搞生物学的同学才告诉我的,他说这里面办法多了。
  
  有一个生物学教授告诉我,很多事你看著很难,但是其实并不难。比如说艾滋病病毒,只能通过体液流传,不能利用飞沫来流传,不能通过呼吸来流传,但实际上要想把艾滋病从体液流传改成其它途径并不难,你给我两个博士生,我一年就可以做得出来。也许他是吹牛,但是他这么说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后来我问,为什么生物武器就没做呢?他说生物武器有一个难度,特别是政府使用的生物武器,就像我说的,刀下去了,要有分寸。对于生物武器或者是基因武器制造,首先是要提高分辨率。如果制造出一种基因武器,中国人80%死,美国人20%死是很容易的,但是做到中国人95%死,美国人5%死,这个难度就高了。
  
  还有一个定时的问题,比如说苏联当时研究斑疹伤寒这种生物武器,它杀人是很容易的,关键是在哪儿呢?在敌国投放了这个以后,他要求这个伤寒只发作若干天,使得你失去作战能力,但是若干天之后,这个伤寒必须马上消失,全部自我灭绝。定时这一点非常重要,做到这个不容易。刚才我说了,美国人现在研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他研究这个东西,不是单纯的杀人,单纯杀人是恐怖组织的所为,是很容易的,关键是定时,定程度。杀伤到什么程度,还要定时,要到一定的时间之后,完全消失。要不然他这一块儿土地不能使用了,对这个国家占领没什么意思了。这是比较难做到的,确实有难度,但是并不是做不到。所以这个东西我们要提高警惕。
  
  像《南方周末》这樣影响很大的媒体,对于公众进行误导,说基因武器是無稽之谈,纯粹是一群疯子在胡说八道。这是非常糟糕的。我看《南方周末》上除了洪涛之外,没有一个专家否定这个可能性,只是说还有很多东西要做。第一,没做,那人家做了不就是了吗。第二,你怎么知道人家没做呢。
  
   这些年当中,我们光想著“双赢”,在很多的情況下可能是这樣,但是万一出现的不是双赢的局面怎么办。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我们这里讲的都是防人之心,没有讲害人之心。结果我们一讲防人之心,人家就讲你是狭隘民族主義,你是种族主義,把帽子全扣在你头上了。我不知道我们的媒体是怎么想的。我们有的部门说,怕伤害与某国的感情,但恐怕内部还是有所警惕的。然而,我希望公众在这方面也要引起警惕。
  
  再一点就是专家的话信不得,为什么呢?我不是怀疑他们的专业知识,当然专业知识有时候也可以怀疑,因为专业知识不是全面的,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别忘了,专家也是社会当中的人,他有他的利益,他不一定跟你说真话。信不得他,不是因为他的专业知识有限,而是他不一定告诉你实话。我们不听专家我们听谁的?不要听少数几个专家的,我们多听一些专家的行不行。我刚才讲了,我写那个书的时候,不是自己一拍脑门就来了,我也咨询了专家。奇怪的是,我所咨询的所有的生物学专家,都告诉我这是可能的,而《南方周末》咨询的专家就告诉他不可能,所以专家和专家还是有差别。他们告诉我你不懂,得听专家的,我对他们说,我听哪一拨专家的?我是听专家的,我说的话都是听专家的,这些专家告诉我是可能的,你非拉几个专家告诉我是不可能的,我听谁的?你听你那拨专家的,我听我这拨专家的。所以我们对这个事情要关心,而且在这方面取得一些常识性的东西,并不难。而且在有时候,根据这些常识,你已经能夠得出一些大概的结论了。我记得我第一次高考考英语的时候,我英语当时是挺差的,但是分狺ㄖC,你英语水平差,但是从其他方面分析,照樣能分析出正确答案来。我们掌握了一定的生物学知识了以后,多动动脑子,就会得出正确答案。
  
    我曾经在美国生活,我是今年7月份回来的,我在美国的时候,很关心这个事情的,我把我在美国的看法讲一下。美国1997年还是1998年的时候《纽约时报》有一个封面故事,就是讲发达国家在第三世界国家采血樣的事情。他开始讲是做药,他可以申请专利的,这个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经济利益在背后。1998年的时候,美国出了一本书,(英文),那个是挺有名的,他以前都是做预测的,有好几章讲到了发达国家在第三世界国家采这个东西,包括采血樣,采植物樣本,回国去申请专利。申请专利之后,发达国家跟发展中国家之间就有争议了,发展中国家说你这个东西是我那边采过去的,这个东西是归我所有的。发达国家说我的医药公司投了很大的钱进去的,你的植物樣本如果我不去采的话,你是开发不出来的,但是我去采了,我开发了,这是属于我的,这个经济纷争是非常激烈的。你讲的安徽的事情,我是在2001年,还是2002年的《华媯韝报》就提到了,讲的哈佛大学在中国采血樣的问题。中国政府已经定了一个标准,什么东西可以出口,什么东西不可以出口,是定了这个东西的。包括血樣国家已经有一个文件下来了。特别是他讲过,有一个事情讲到一个北京鸭,做北京烤鸭的北京鸭实际上都是从英国进来的。中国做北京烤鸭完全是中国的东西,纯正的北京菜,但是他的鸭子珥n从英国进口。这个资源你怎么去保护他,怎么把这个利益快速的留在国内,这是一个问题。我对这个事情是很感兴趣的,你这个基因资源应该来说,是一个信息处理,你只要去建一个信息库,你怎樣搞一个标准。中国它的地方是很大的,人很多,而且特别是像你们所说的,他有很多地方跟外界交流并不太多,如果你把这个基因库建立起来了以后,可以扶植国内的产业起来,比如说你申请专利什么的,这个肯定是要去做的事情,所以我对这个是挺感兴趣的。

哈佛大学管安徽项目的人,是一个东方人,他具体做这个事情,但真正负责的还是一个美国人。这个人是世界上比较著名的呼吸道流行病毒专家。他们当时在安徽找的人,有一大部分是属于呼吸道疾病的,肺病,哮喘病,支气管病。负责这个项目的那个美国人,他是属于负责这方面病毒的专家,找中国的这些对象也是属于这方面的病人。安徽的那些人是一千年,两千年前就在这儿住,他的基因比较纯,他能反映出中国人的特点。在安徽这一带他采了一家的血,得气管炎的,他的父亲也是得气管炎的,他的儿子也是得气管炎的,他的胞弟,胞兄,他们专门找这些人。他发现他的父亲得气管炎了,他在测试的时候,他可以反复论证。基因排序完了以后,哪些功能是什么樣的,他这一块儿对于肺病是属于易感的,他是这一块儿。他的父亲来论证他,他的儿子来论证他,最后就发现他整个家族里面的基因缺陷。它反应出中国人对于病毒的易感人群,这个只能是在中国的大山里面,那种从爷爷一家几十代都是在这个地方住的,这个反应出整个基因的同源性。主要是掌握排序完了以后,你认识它了以后,它起什么作用,哪些是属于易感的。
  
  比如说非典,台湾做了一个研究,非典病人的血清进行测试,发现非典病毒与基因有关系,美国就反对,说你樣本太少。后来我就提出来,扩大樣本量,台湾做了,香港做,新加坡做,北京再做,扩大樣本量,看到底是不是有没有对于非典病毒易感和致命、致死的基因。再找黑人,日本人,白人来做,他们如果没有这个易感的基因,说明什么问题?这个研究,我们扩大一个思路,除了从动物身上找,我们再从人的基因,遗传基因这个角度再做一些研究。可能对于我们思路开拓好多了。高加索地方患艾滋病,性病的人比较少,就是没有这种叫做CCI5(?)的这种基因。但是中国人就有这个基因,其他种族没有这个基因。有的具有这种易感的基因,有的是不易感的。从这个角度来分析,对于我们是有利的。
  
  非典型肺炎的名称起源于1930年末,与典型肺炎相对应,后者主要为由细菌引起的大磼坁耵◣峇韎a管肺炎。60年代,将当时发现的肺炎支原体作为非典型肺炎的主要病原体,但随后又发现了其他病原体,尤其是肺炎衣原体。目前认为,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主要包括肺炎支原体、肺炎衣原体、鹦鹉热衣原体、军团菌和立克次体(引起Q热肺炎),尤以前两者多见,几乎占每年成年人社区获得性肺炎住院患者的1/3。这些病原体大多为细胞内寄生,没有细胞壁,因此可渗入细胞内的な谱抗生素(主要是大环内酯类和四环素类抗生素)对其治疗有效,而β内酰胺类抗生素無效。而对于由病毒引起的非典型肺炎,抗生素是無效的。

  黄杏初,中国首例报告SARS病人(即中国大陆地区俗称的“非典病人”),也是全球首例。
  有迹象表明,中国非典病毒是美国投的生化武器
  
  俄罗斯医学科学院院士卡雷辛柯夫前天声称,非典型肺炎是一种生化武器,极可能是从实验室里流出来,由于非典型肺炎是麻疹病毒与流行腮腺炎两种病毒的混合种,而这种混合病毒只有在实验室里才可以做出来,在天然环境中根本不可能发生,所以他认定非典型肺炎是从实验室流出来的一种生化武器。

  对于SARS是一种生化武器台湾和美国可能早已知情。这并不是一种臆测,目前至少 有以下证据可能证明:

  1,最早对SARS大肆宣扬和恶意炒做的是0死亡率的是美国和台湾。

  这显然是一种贼喊捉贼的伎俩。因为做贼心虚,所以声音才喊的特别大。尤其是早早的就抛出一篇似乎早已准备好的的评论。里面未卜先知的提到了非典型肺炎是一种神秘的病毒,并且轻率的断言,病源地是中国な东。稍微有传染病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最早发病地并不一定是病源地。例如爱滋病最早是出现在美国,但是病源地在非洲。这种不负责任的轻率断言,显然是一种转移视线的栽赃伎俩。

  2, 在评论抛出不到一两天的时间美国就找到了病源体。美国在生化方面可能是比中国先进,但是比较诡异的是如果>的评论里关于中国封锁消息,不与国际合作的指责是真的话,美国是怎樣取得病源标本的呢?要知道美国没有一个死亡病历,而且发病的只有几个疑似的病人。显然在病源樣本不充分的情況下,美国取得这樣快而且准确的进展是很奇怪的事情。

  3。最奇怪的一点是美国和台湾的0死亡率。按照台湾的卫生状況和人员流动情況,台湾的发病率和死亡率绝对应该高过新加坡和加拿大。美国目前有100多病例,就算美国护理条件比香港好,在没有治疗药物的情況下,按照4%-5%的死亡率是無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台湾和美国可能早就备有密而不宣的解药。

  4。台湾对待SARS的态度也很奇怪。台湾的气候和卫生环境一直是各种传染病比较容易爆发流行的地方,象最近比较出名的就有口蹄疫,出血热,肠病毒等等,虽然台湾每次
也都是用同樣的手段栽赃给中国,但是每次都因为怕影响商业和旅游业,台湾每次也都是
采用封锁消息,隐瞒数据的消音处理。但是这次狾野质的不同,在只有一两个病历且尚無一人死亡的情況就大肆宣扬,向WHO告状,吕锈镰还因为做贼心虚向外暗示大陆是秘密研制的生化武器外泻,虽然这樣做的结果是台湾被列为了SARS的疫区,但是台湾狾乎并不在意。

  5。香港的发病也具有遭受生物武器攻击的特征,病源地集中在一两个建筑物里,而且初期传染性非常強,几乎住在附近的人無一幸免。而到了后期传染性就逐渐減弱。な东在初期的时候也是这樣,据说最初发病的人,传染性特别強,而且全部死亡,到了后期就逐渐減弱,死亡率也迅速降低。这显然是有人在某个建筑物里投毒的结果,初期病毒体非常集中,所以危害就大的多,到了后期,由于病毒体密度的減少,危害也就迅速降低。

  6。从这次SARS事件的爆发时间和结果及影响也可以看出谁是元凶。SARS爆发的时间恰好在美国要发动侵伊战争之前,这樣一来即可以打击中国的经济防止资金因为战争的原因都跑到中国来,又可以转移中国的注意力,一面在美国战局不利的时候中国趁机统一台湾。台湾有可以借这个机会取消刚刚两岸开始的三通,又可以打击到前进中国的台商的信心,三还可以借机撒泼打滚摸黑中国,四可以向WHO告状以求浑水摸鱼加入WHO。五可以打击香港,离间香港和中国的关系。总之怎么推演都是对大陆不利,对台湾和美国有利。而且选择生物攻击可以不著痕迹,中国很难查出证据,只能吃哑吧亏。但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而且台湾和美国表演的太过了,反倒画蛇添足,漏出了马脚。

  根据以上分析,可以初步认定是美国提供了生物武器给台湾,然后让台湾特工先后在な东,香港,北京等各大城市投毒。中国一直讲究后发制人,相信现在正在收集证据,一旦证据确凿
  
  ---------------------------------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30 10:21 
24.85.204.83
頂部
洪志評論(32)

猶太滿蒙邪靈的生物戰是非常有傳統的。

====================

法國年鑒學派的著名曆史學家拉迪堙A曾在《曆史學家的思想和方法》一書的第二章《一種概念:疾病帶來的全球一體化(14-17)》堸Q論了疾病對曆史進程的影響,提出了很多新鮮的曆史認識。比如,印第安人那些帝國的滅亡,我們通常的理解都是歐洲殖民者借助先進的武器,使很多印第安人部族幾近滅絕。但拉迪堛漪搌k是,導致印第安人滅絕的主要原因是傳染病,是瘟疫。拉迪媮|例說,阿茲特克帝國,人口從1519年的1100萬減少到1793年的370萬;聖多明各島的情形就更為驚人,從1492年的700-800萬減少到1570年的125人,僅僅80年左右的時間,700-800萬的人口幾乎完全滅絕,等等。當時歐洲殖民者的人數很少,武器也不過剛剛開始有槍炮,也不會很先進,完全靠他們的力量,是無法造成人口的滅絕的,隻有一個解釋,歐洲人把他們已經適應的微生物帶到對這些微生物完全不適應的美洲和澳洲,造成了從未接觸過此類病菌的土著人的大麵積傳染和死亡。

歐洲也遭遇過這個方式的傳染病,就是從1348年開始的黑死病,也叫作肺鼠疫。規模非常大,經過瘟疫流行,大約三分之一的人口,即2500萬左右的人口死於這場幾乎遍及整個歐洲的瘟疫。

在這之前,在亞洲地區,黑死病最初於1338年中亞一個小城中出現,1340年左右向南傳到印度,隨後向西沿古代商道傳到俄羅斯東部。從1340年到1345年,俄羅斯大草原被死亡的陰影籠罩著。1345年冬,蒙古人在進攻熱那亞領地法卡,攻城不下之際,蒙古人竟將黑死病患者的屍體用拋石器拋入城中,結果城中瘟疫流行。這種戰術,也許是猶太人教給蒙古人的,畢竟同源嘛。

瘟疫是猶太滿蒙邪靈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其威力堪比現在的原子彈,甚至還要大。竟然可以輕易的滅絕一個大洲上的人,猶太教、薩滿教,有很多古巫術,是非常可怕的。現代科學檢測到細菌呀什麼的,其實還有更微觀的東西。

而且,現代科學,針對中國人的瘟疫武器,一直在研製中。

“前段時間有人提出非典是針對華人的基因武器,在沒有確切科研證據前,我不敢肯定。但非典病毒的確有可能是人為的”———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病毒所專家侯雲德2003年12月16日在中國衛生部、意大利外交部聯合主辦的“非典防治國際論壇”上發表這一看法。

給大家看個詳細的:
-----------------------------
10月份剛剛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的《最後一道防線———中國人基因流失憂思錄》,其70%以上篇幅都在闡述一個推論:非典可能是針對華人尤其是中國人的基因武器。

據了解,童增曾在1998年參加一個“中國西部老人長壽監測服務”的國際合作項目時發現,美國、德國等一些機構偷偷地在中國采集老人的血樣,從事基因研究。童說:“我當時感到中國人遺傳基因這樣流失出去可能會對我國的安全帶來嚴重威脅,於是我站出來力阻此事的進行,當時,國內有多家媒體對此進行了報道。”

據童增介紹,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德國、美國、丹麥、日本等一些國家的有關部門,以及一些大學、研究機構和企業懷著各自不同的目的,利用中國當時還未認識到基因資源的重要性這一點,對中國人的基因資源進行了舉世震驚的巨大掠奪。它們利用中國人的這些DNA,在它們具有的先進軍事科學技術條件下,完全足以研究出針對中國人的基因武器———讓中國60歲以上老人患老年癡呆症、讓中國婦女患絕育症以及讓中國軍人在戰場上熟睡三天三夜的各類基因武器。

童說:“大量的DNA在美國人的實驗室堙A他們在搞什麼研究,我們不清楚。冠狀病毒以前是個冷門研究項目,但美國有上十個實驗室研究了30多年。”
  
    中國曾向美求助被拒
  
    支持童增論點的還有這樣一些情況:非典具有基因戰基本形態;美國感染SARS的,45%是華人;日本也很少有非典病例。。。。。。非華人確診人數,隻占所有病例的3。3%。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廣東發現的冠狀病毒是一樣的,其從廣東輸入香港、新加坡等地的冠狀病毒卻發生了變異。而美國的非典死亡率是零,中國曾向美國申請幫助,被拒絕,美國至今未公開其非典診治方式。在這一點上,非典病毒的來源沒搞清楚以前,其表現形式與麵對基因武器難以防範的特點非常相似。

10月6日,台灣媒體報道說,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研究所”副研究員何美鄉表示,非典如果重新出現,將會在高緯度且有著足夠病毒量的地區率先爆發。何表示,一位不久前造訪台灣的美國哈佛大學學者預言說,北京緯度高,今年秋冬再度發生非典疫情的機會較大,此外,中國香港、台灣以及加拿大、新加坡都不能掉以輕心。

    專家們言之鑿鑿,人們就不能掉以輕心,非典的警報就不能解除。然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世界上緯度高的城市遠不止北京一個,而新加坡緯度並不高,為何獨獨這些地方偏受非典病毒的青睞呢?10月份剛剛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的《最後一道防線———中國人基因流失憂思錄》一書也許為解開這個疑問提供了一個全新的思路。該書作者童增在此書中提出了這樣一個觀點:非典可能是針對中國人的一個基因武器!

香港《大公報》今年4月13日報道說,俄羅斯醫學科學院院士卡雷辛柯夫在非典疫情大規模爆發初期就斷言,非典型肺炎是一種生物武器,極可能是從實驗室堿y出來的。他的依據是:非典是麻疹病毒與流行性腮腺炎病毒的混合體,而這種混合病毒隻有在實驗室堣~可能培育出來,在自然環境中根本不可能發生。

如果非典是生化武器,它就會不分國界、種族地進行侵害,但實際情況是,非典主要肆虐的是中國及其他國家的華人社區,因此,非典可能是比生化武器更高級的基因武器。

童增說,全世界有白色人種、黃色人種和黑色人種,由於遺傳基因的差異,不同人種對疾病感染是有差異的。他引述中國遺傳學專家楊煥明的觀點說:“現在測的人類基因組是白種人基因組,白種人基因組和黃種人的基因組肯定還有差異,現在看至少差千分之六左右,可能還要更高一些。”基因武器是根據某個人種的遺傳基因而製造的,它在使用過程中針對的就是這個人種。
  
    而非典病毒就有這種特性。非典病毒白種人就很難被感染,即使染上了恢複也較快。日本也很少有非典病例,這是因為日本人的地緣關係與同一緯度的中國人相差很遠,基因病毒可以很容易“識別”日本人和中國人。美國則沒有死亡病例。加拿大截至4月25日被傳染139例,死亡15例,而其中華人占13例。
    
    從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數據看,截至2003年7月11日,全球非典累計確診病人為8437人,而非典累積病人集中在中國內地以及香港、澳門和台灣等地,加上華人比較集中的新加坡,合計7960例,再加上加拿大華人非典確診病人,共占全球非典確診病例的96%以上。世界包括美國在內的其餘地區,合計不足400例。全球非典累積死亡人數為813人,中國內地、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新加坡為762人,如果再加上加拿大華人死亡病例,也占全球非典死亡率的96%以上。
    
    上世紀90年代初期,美國還在北京、河北等地獲取了中國百歲以上老人的血樣帶回美國進行研究。1995年,美國一個機構在中國北京、成都和杭州3個城市一共采集了300個老人的血樣,然後送到美國。美國一個機構大為驚喜,隨後,由美國聯邦政府出資,通過美國健康研究院進行資助,由美國杜克大學具體實施,策劃在1998年—2003年期間,在中國22個省市進行一萬個中國高齡老人的血樣采集,進行中國老人的遺傳基因研究。為此,美國方麵提供了數百萬美元的資金。
  
    也是在上世紀90年代,在中國廣東的深圳、東莞等地,有一些日本人辦的企業,日方老板要求中國打工者定期進行體檢,進行抽血。但打工者不是到當地的醫院去抽血,進行體檢,而是在工廠堜潀憛C每年要抽幾次血體檢,最後也不告訴你究竟有什麼問題,而日本工廠對中國打工者在自己廠堣@年抽幾次血究竟幹什麼?這個問題直到今天也沒有一個答案。
  
    在20世紀,中國各地相繼出土了大量的中國古人骨。在1998年以前,由於中國對古人骨的基因研究還未開始,美國一些機構通過各種渠道,采取資助合作方式,將一些中國出土的古人骨運往美國的一些實驗室進行DNA提取、擴增、測序、對比研究,以此來研究中國古人類基因與現代人基因的一致性和差異性,這對於從曆史的角度了解中國人種的遺傳基因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從今年非典肆虐中國的情況來看,中國人顯然屬於非典病毒的易感人群,這說明中國人體內存在著抵抗非典病毒的缺陷。這種缺陷的研究,隻有通過中國人的血樣進行基因測試和分析來進行。這就聯係到1996年美國健康研究院在中國進行的“中國人氣管感應與肺功能的遺傳因素”項目。    
    
    根據研究要求,美方選擇了安徽安慶地區做采樣研究。美國健康研究院的這個項目期限是1997年7月10日到2002年6月30日,不能排除有關部門將中國人的遺傳基因無償或有償提供給美國其他的軍方實驗室或非軍方實驗室。
  
    童增還提到,美方利用了中國在農村地區建立的三級醫療體係來提取血樣,而且還有超量提取血樣的現象。最終,僅哮喘病一項調查,美方拿到的DNA樣本就有1。64萬份。其中僅在安徽的肺炎和哮喘病樣本的篩選就“涉及600萬人”。加上上述其他的研究項目,“覆蓋麵達到兩億中國人”。可以說,中國人的幾千年的生命信息在美國的各大實驗室媦吇S無遺。”
  
    美國早就在研究冠狀病毒
  
    非典肆虐時,美國也發現了數十例病例。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結論,非典患者的死亡率約為15%,但美國無一例死亡病例。雖說美國醫療水平較高,但從傳染病學來講,美國人對非典病毒屬於非易感人群。
  
    20世紀90年代,隨著基因研究的突破,美國軍方的基因研究項目越來越向實戰的目標邁進。為了確保美國未來的霸主地位,美國軍方製定了以基因武器為秘密武器打擊敵方的計劃。美國《華爾街日報》根據參與者的透露報道說,中國的華人、歐洲的雅利安人、中東的阿拉伯人的基因,均屬於美軍的搜集範圍。大量的非軍方機構參與了美軍的基因戰項目,如美國的孟山都公司(世界最大的種子公司,農業類)、美國的MCRC公司(合成核酸,製造基因結構)、美國的國家醫藥總局、負責專業疾病研究的組織等等。
       
    2002年8月23日,《俄羅斯人》報發表特約撰稿人波格丹諾夫的文章。在文章中他提到:在非洲某個神秘島嶼上,有人正在秘密試驗一種新型生物武器,這就是被稱為“種族炸彈”的基因武器。他還在文章中引述英國醫學協會此前發布的《生物工程技術———人類基因武器》專題報告中的預言說,一種殺傷力空前的“種族武器”近年內即將麵世。
  
    英國《泰晤士報》曾於1998年9月披露一則秘聞:為報複伊拉克的導彈襲擊,以色列軍方正在加緊研製一種專門攻擊阿拉伯人而對猶太人沒有危害的基因武器———“人種炸彈”。
  
    基因武器可以使已接種或預先儲備的疫苗失效,基因武器的製造者享有單方麵優勢,隻有掌握遺傳密碼的製造者才可以破解,即使最終能夠破解,也會由於缺乏時效性而導致重大損失。童增認為,在這一點上,非典病毒的來源沒搞清楚以前,其表現形式與麵對基因武器難以防範的特點非常相似。
  
    據一些中外專家估計,此次波及全球的非典疫情給中國造成了4000億元人民幣的損失,其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遠勝於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和1998年的大水災。此外,非典還給中國造成了其他無形的損失,譬如一些國際性會議不得不因此而延期或易地舉行,今年的女足世界杯就因為中國非典疫情使美國輕而易舉地從中國人手中拿到了主辦權。如果今冬明春非典再度在中國肆虐,那麼它危及中國順利舉辦2008年奧運會也不是沒有可能。
    
    記者問童增:“盡管有許多證據,但這也隻能算是一種推測,你對此究竟有多達把握?”童增說:“也許事實並不像我推演的這樣,但上述問題仍足以引起人們的重視。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有許多事情都從不可能到了可能。可以說,非典給我們上了一堂深刻的國家安全教育課。”
  
    似乎是為了印證自己的觀點,童增說,目前許多國家都在研究冠狀病毒,如果各國管好自己的實驗室,不讓冠狀病毒流出來,那麼我想今冬明春非典就不會再度肆虐。
    
    童增:
  
  大家所看到的這本書。是在SARS以後花了四個月時間寫出來的。構思這本書以前,那還是在1998年的時候,當時我參加了一個項目,這個項目就是當時美國、德國和中國的一些機構,組織了一個中國高齡老人健康檢測的一個國際項目,我負責河北省的采血。當時采集的是全國22個省市一萬個老人,85歲以上的老人。我們正在做培訓,這個書的第一幅插圖就是當時的培訓,美國聘請的專家在采血,他拿這個濾紙,上麵有五個圈,這個圈相當於一個硬幣這麼大,一分錢的硬幣。老人的血,第一滴血不能要,不能用碘酒擦,第一滴酒出來的血去掉,把老人的手放在熱水媊悛w,因為老人的血很少,泡熱了以後,拿出來采,從第二滴血開始滴入這一個圈之內,要求填滿。你想想這些老人手指上哪有這麼多血。我的祖父九十歲,看起來龐然大物,一背起來很輕,他是皮包骨。當時是以什麼名義,就是為了給老人檢查身體。我想了一下,這麼多血樣,老人有沒有這麼多的血樣,而且比較殘酷。我是學法律的,我從維護老人權益的角度提出了異議,就站出來反對。我把這個濾紙當時給中國醫學科學院看,他們說這是搞基因。後來我問了一下北醫大的博士生導師他說是搞基因,我才知道是搞基因。1998年以後,當時國內的媒體報道的比較多一點,當時可能有一百多家媒體報道這件事情。後來發現在安徽采到大量的血樣,還有以各種名義把中國的一些病例,前列腺的病例拿出來,植物的基因也拿出去,很便宜的拿出去,古化石也拿出去。這麼多中國的DNA數據的流失,我始終是感覺到有一種威脅?威脅在哪兒呢,也說不清楚。
 
 到了今年非典以後,剛開始還沒想到這一塊兒,因為我要到重慶開會,我到了首都機場一看,一大片,人山人海擠不動,都戴著口罩,我沒戴口罩,我把口罩拿出來,口罩掉在地上了,我也不敢撿,這個時候估計就我沒有戴口罩。到了重慶開董事會,我這次一去,旁邊沒人了,都到我對麵去坐了,外地人對北京是非常地恐怖。我到重慶我兄弟的房子媊揤j離起來,因為到我父母親家媊捊穭H太多,肯定會被人舉報,所以還不如自己隔離。
  
  這個時候,我就天天從媒體上看一些信息,我逐漸逐漸發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大家也深有同感。發現每天死亡的大都是華人,4月26或27號我發現,加拿大有15個人,13個人死掉的是華人。美國最開始當時兩百多例,我非常仔細地觀察,最後世界衛生組織提出了非典死亡率是多少呢?是15%。沒幾天,他馬上就降到了隻有75例。我覺得這個情況很奇怪。回到北京以後是5月18號,我在網上查它的信息。我以前搞項目的時候,也留下來了很多第一手資料,王小東先生在很多年以前也提出過,也是預想。我開始構思寫這本書,我也聯係了出版社,出版社都不願意發表,這可能影響中美關係,後來我就看見一個叫羅曉(音),他曾經編過《交鋒》,我覺得他還可以,我就跟他講,後來這本書就算是出來了。因為以前我在參加采血的時候,拜會了一些專家,這幾年,我對這些事情非常敏感,也非常關注。這個書寫出了以後,引起了一些反響,反對的、讚同的、支持的,現在找我的比較多,包括一些生物學家,一些部門的,特別是有一些敏感的部門找到我。從我現在看來,我覺得這種人為的SARS病毒,我以前隻是很小心說可能,現在我覺得完全有可能。
  
   美國幾家媒體采訪我時,我說你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下爭執,美國75個病例,根據世界衛生組織15%的死亡率,其中45%是亞裔人,但是一個人沒死。美國的藥品,包括你的診斷方法,可以把這75個病例全部治好,保持零死亡率。中國政府向他要求幫助的時候,他們不予理睬,拒絕。我想像美國政府現在就應該公開了,你現在用得什麼藥,吃得什麼藥,你的診斷方法是什麼東西,你可以向世界公開一下。你忍心看著華人一片一片的死掉,自己保持零死亡率。既然是前所未有的,現在就應該公開出來。如果說這由私營企業控製,那麼我們中國,我想政府也願意拿十個億美金,甚至是一百個億美金來引進使用權,製出藥來,不要讓我們的非典病人再有死亡。加拿大和美國地理位置也不是相差很遠,非典在加拿大的死亡率還是比較高,美國保持零死亡率,這是一個疑點。
  
   再有一個情況,這本書我寫完了以後有的部門的同誌都提出了這個疑問,他說,我書上也談到了這一點,傳統的病毒,所有自然產生的病毒,都是屬於單點式的,一個人一個地區的擴大,但是這次SARS的病毒是多點式爆發的,這跟傳統的病毒來源是不太一樣的。現在大家都以為是在河源爆發的,其實在佛山也早有發現。廣東的病毒到香港到新加坡有變異,但是廣東的病毒和北京的病毒沒有發生變異。北京和廣東的氣溫氣候不太一樣,說明了什麼呢?說明北京和廣東病毒是同時產生的。再有一個情況,我們也通過一些調查,現在發現回族人,有些少數民族地區,比如說藏族,還有回族,維吾爾族,彝族這些少數民族患病的人很少很少甚至是沒有。因為少數民族像藏族跟漢族的遺傳基因也是有一些差異性的。有的人問到了,比如說周邊地區,日本韓國是沒有病例的,也都是黃種人了。雖然是黃種人,但是地域性不同,它還是有一些差異的。
  
      現在可以這麼講,從科學上來講,對於還沒有做出明確的結論,作為我們中國人講的,要有一種懷疑。除了搞基因,搞遺傳學方麵,搞非典研究的人,這方麵實際上是一個多學科的。比如說國防方麵的,國際政治方麵的,曆史方麵的,應該是多學科、綜合性的因素。這樣來拓展我們的思路,這樣就為解開非典之迷,為我們的科學家,為中國政府,甚至為整個世界研究非典的人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現在我提出來這個問題,非典可能是針對中國人的基因武器,我上麵談的這些東西,比如說提出的現象,當然我不是說直接針對美國,肯定說就是美國的,單從幾個情況來看,我們國人並不是很了解。首先一點,美國研究冠狀病毒有三十年曆史了。中國沒有研究,中科院院士洪濤,他當時說是衣原體,因為他不熟悉冠狀病毒。歐洲國家也很少研究冠狀病毒,因為它是一個冷門學科,因為研究它沒有效益。唯獨美國大量的研究,他研究了三十年,可以說是非常非常地熟悉冠狀病毒。再有一個情況,在美國病毒傳播的渠道,因為他要防護,首先要研究病毒,然後才能夠研究防治它的渠道。他研究傳播渠道,可以說我們根本就不了解,病毒到哪兒,怎麼一個傳播。大家知道炭疽病,後來發現是他們自己的專家,就是研究傳播炭疽病菌的一個專家,信封多少克鼓起來了,多少克不鼓起來,把這個發出去就會害人。美國在研究病毒傳播渠道,非典從哪兒傳播到哪兒,這種傳播渠道,可以說是非常非常地熟悉。他這方麵的科研水準,技術手段非常先進,這個情況我們都不清楚。

   再有一個情況,病毒在世界上的交易也是很盛行的,我給你幾百萬,你就把這個病毒給我,這是在國際上的交易,非常盛行,我們不太清楚。為什麼說這次不是生化武器呢,大家知道生化武器就像當年的日軍在中國投放毒氣,中國死了很多人,但是日軍也死了一些人。但是基因武器與此不同,是針對一個民族的。非典這個東西就是基因武器的誕生,在非典的來源沒搞清楚以前,這種懷疑,這種可能是存在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能夠多一個思路,多一個想法,為保衛我們的身體,生命,我想今天在座的年齡都比我小一些,大家共同來議論,探討這個問題。這個不是說煽動仇視美國的情緒,我們在9。11的時候,當時還專門搞了悼念的活動,並不是仇美。但是你事實是這樣,這個事情我提出疑問,提出可能,我就要堅持我的觀點。我就先講這麼多吧。

王小東:
  
  非典到底是不是美國的基因武器,我沒什麼研究,我不敢說,我隻想講一下基因武器的可能性。我看到《南方周末》的報道,誤導是非常嚴重的。它借那些生物學家的名義對公眾進行誤導。其實那些生物學家除了洪濤院士之外,並沒有對基因武器的理論可能性進行否定,隻是說還有很多事要做等等。當初洪濤院士大言不慚地講,非典肯定不是別的東西,就是支原體、衣原體,早就有的東西,最後證明是一個笑話。沒想到這次他又這麼快地蹦出來,否定基因武器。這個科學家也太沒有科學家的品行和作為了,這個院士是比較差勁的。我作為納稅人的話,我很不想把我交的稅拿出一部分來給這樣一個院士。我講一下關於基因武器的可能性問題。
  
   首先講一下,我不是生物學家,但是我的這些知識,並不是憑空的,它肯定是有來源的。關於基因武器的報道,有人在研究基因武器的報道,我最早是在七十年代末看到的,在座的有些學生可能當時還沒有出生呢。當時有一本雜誌叫《世界軍事》,那期我覺得比較重要就買了,它就講到了基因武器的問題。到底是1978年還是1979年我就記不住了。他當時就講到了像美國還有其他一些國家,在六十年代就開始研究這個東西,可以識別種族的武器。 這個雜誌不是完全不負責任的,據我當時的觀察,這個雜誌文章的來源都是編譯或者是摘譯外國的雜誌,但是我們也知道,當時我們的雜誌的做法確實有一些缺陷,做這種編譯和摘譯的時候,並沒有非常清楚地注明來源,所以不妨對他的報道的可信性存疑,但是至少證明了在中國七十年代末就有這樣的報道。後來這些年,我也沒有去關心這個事。
  
  到了1997年,寫這本書的時候,我就想到了這個問題,剛才我講了,我不是生物學專家,我憑什麼推斷基因武器是可能的呢?其實在推斷有些東西的時候,你不一定非要是這方麵的專家,你可以從蛛絲馬跡中推斷他的可能性。我對生物學也不是一點知識都沒有,從我所具有的知識當中,已經可以推斷它是可能的。比如講有一個知識大家都是知道的,某種特定的病菌或者是病毒,它有它的易感人群,這種易感人群有時是和種族有關係的。既然自然界能做到這一點,人類科學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未必不能做到這一點。我們老是強調人和人之間的基因差別非常小。我們跟酵母菌之間的基因差別都不大,跟豬之間的基因差別就更小了,但是就是這麼一點差別,我們跟豬長得完全不一樣,我們跟豬得的病也很不一樣。黃種人跟白種人之間在基因方麵,就差這麼一點,但是很明顯,外形差異很大。為什麼這點差異就不能決定你可以得這個病而他不可以得這個病呢?從這個角度來想的話,基因武器應該是可行的,但是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我還是非常認真負責的。我知道我自己不是生物學專家,雖然我相信我的推斷,即使不是生物學專家,我堅信也是可以站住腳的。但是我拿出來要給讀者看的,我一定要更負責任。所以我特別寫信問過一個英國的生物學家Patrick Dixson,我說這個東西可能不可能?這個英國生物學家是很有名的,他告訴我,這是可能的。我才敢把這個寫出來,而且我把他的名字寫上了。我為什麼問英國的生物學專家呢,一個是他非常有名,第二點,我也知道咱們國人的崇洋媚外,或崇洋迷外。如果一個中國的生物學專家告訴我可能的,人們可能說這是狹隘民主主義,那麼我問英國人行不行,英國人說出來,你總不能扣這個帽子了吧,所以我問了英國人。
  
     這個書出了以後,我還是經常求證這件事的,因為說出這個話以後要負責任。有一次我跟中國一個非常著名的高校的生物學教授聊天,他是我的一個同學的朋友,我又問到了這件事情。這個生物學教授他在美國長期工作,他在美國也是生物學教授,在生物學方麵屬於拔尖的人物,他不讓我說名字。我問他這個可能不可能,他說這一點非常容易做到,不僅是可能的,而且是非常容易做到。而且他還透露給我一個信息,美國全國衛生研究所(NIH),咱們有翻譯成國家衛生院什麼的,反正是各種各樣的翻譯,它應該算是官方的,美國在衛生方麵最權威的機構,曾經讚助了一個項目。這個項目,很多親美的人士肯定不相信,肯定認為是胡說八道,美國有憲法什麼什麼的,不可能幹這個。但是這個生物學家告訴我,美國官方機構確實讚助了這個項目。這個項目是什麼項目呢?發明一種病毒,使得它能夠降低黑人和拉丁裔美國人的生育率,因為他們生孩子生得太多了,使得美國人種越來越退化。這個項目在1998年被披露出來停止了,但是他們進行過這樣的研究。我在這奡N想提醒大家一句,如果他們真能做到這一點的話,那要研究一種隻能殺人的基因武器就更簡單了。因為他要掌握分寸,這個分寸非常難掌握。打個比方,這就是照你的頸上的大動脈砍一刀,要血流出來一點,但是卻沒有擦到大動脈,這比直接把腦袋砍下來難度大多了。這個分寸不僅要不死人,而且還不是讓你完全不能生育,隻是降低你的生育率,這個難度是相當高的。如果他能做到這一點,他研究基因武器殺人,讓你變傻什麼的,太容易了。他給我舉了很多例子,包括澳大利亞的一些例子,有的是由於科學家的良心最後放棄了實驗。

  但是科學家的良心往往是靠不住的,這也是《南方周末》當時提出來反駁基因武器的可能性論據,說科學家還有良心呢!《南方周末》提出來這個論據是非常可笑的,科學家的良心並沒有製止他們研究核武器,既然他們的良心允許他們研究核武器,為什麼他們的良心不允許他們研究基因武器呢?這是很奇怪的。在《南方周末》有個專家提出了,還有大量的活體實驗要做呢。我想這埵釣潃蚨簸搳A第一點,既然做了大量的活體實驗就能夠把它搞出來,你就不能說他搞不出來。第二點,你怎麼知道人家就沒做活體實驗。人家的軍隊要是搞武器,能跟你說嗎?我今天做活體實驗了,今天做了一百個,明天做了一百五十個,公開宣布,美國軍隊不會這麼搞法吧。還有一個專家說,我們距離那兒還很遙遠。究竟還有多遠?你距離那兒很遠,但是人家距離那兒有多遠?我想他並不清楚。他也別說他是生物學家,他是院士也未必清楚。你距離那兒遠著呢,那是你的能耐有限,人家就不一定是了。退一步說,即使人類的最高水平距離那兒確實還很遠,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對這個事情有所警惕?

  美國在中國進行大量的采集血樣還有好多了,包括安徽的那個,主持安徽的那個項目的是我的同學,叫徐希平,他跟我一個宿舍,給我做過一件好事,他從醫學上詳細地解釋了抽煙的危害,抽煙危害的不可逆性,使得我戒了煙。他在安徽主持采血的這個項目。我這同學是哈佛大學的,我看他也是真不怎麼樣了,他搞得連哈佛大學都不好意思了。當他這個事被揭出來了以後,他給衛生部和教育部寫信,要求官方采取行政手段來製止這方麵的報道,結果被炒到國際上之後,哈佛大學臉上掛不住了,哈佛大學校長在北大演講的時候,對這個事進行道歉,說他的行為不當,要求中國政府壓製新聞言論的行為不當。因為美國畢竟標榜自由和民主,標榜新聞自由,你的教職員工怎麼在中國按照專製的作法去壓製別人呢?所以哈佛大學的臉上掛不住了。他的這件事,最早係統報道出來的是熊蕾,是新華社特稿社的副社長。講老實話,按大夥的說法,她可能還是太子黨,她的父親是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者。即使她占有這麼一個位置,她的報道拿出來了以後,很長時間,到處投稿無門。後來我們做了很多工作,我利用了我當時有一段時間掌管的一個很小的破報紙《中國產經新聞》,把她的這個報道,和《艦船知識》網絡版的北鬥工作室關於這方麵的調查給發了,但是我的報紙的影響太小。我要是掌管《南方周末》就好了,但是我沒有這個權力。

  這方麵的研究,你要是往好了說,他研究這個東西,對人類有好處,能治病。能治病就也能殺人。我們希望他拿著這個是治病的,我們希望他搞這個可能是想治病的。但是我們不得不防他拿這個來殺人,這是應該防的。為什麼一說要防這個事,就這麼多人罵街,就好像是我們特別狹隘,我們特別壞,老把人往壞媟Q,就象《南方周末》這樣的報紙。我要提一下,《南方周末》有很多的文章反應民間疾苦,這我認為很好。但我搞不清楚,這些記者和編輯怎麼就覺得要反映民間疾苦就必須要當漢奸呢?好像當漢奸與反映民間疾苦是不可分割呢?我認為這是兩回事,我既可以關心民間疾苦,也可以不當漢奸。他們認為這個就不可以,隻有當了漢奸,才能站在人民的這一邊,如果不當漢奸,肯定是站在專製統治者這邊了。“我是漢奸我怕誰啊!”我覺得這是兩回事。我覺得我可以既不當漢奸,又站在廣大的老百姓這一邊。


比如說徐希平,我的同學,美國全國衛生研究所讚助他的項目有五個,據說在美國是頭一號,拿諾貝爾獎的都沒有他多。在這媊悁野L巨大的個人利益,美國為什麼在乎他?因為他可以進入安徽那個地區。他有獨特的進入權力,因為他是安徽人,他是在那個山區成長的赤腳醫生,他有特殊的進入渠道。其實美國人看重的主要就是他的這一點。為什麼安徽的那個血樣特別寶貴呢,因為那個地方地處山區,沒有混雜,基因比較純,從這堨i以看出純的、標準的中國漢族人是什麼樣的。
  
  我給大家講一個知識,這也是一個學生物學的同學告訴我的,就是像這種識別種族的武器,也不一定非要針對基因來。比如講到韓國人,日本人和中國人在基因方麵沒有太大的差別。然而,即使在基因上沒有什麼差別,也一樣可以做出識別韓國人,日本人,中國人的武器來。比如說飲食習慣的不一樣,日本口腔當中的細菌菌落跟中國人不一樣,就憑這一點,就可以做出識別。這個我是原來不知道的,後來那個搞生物學的同學才告訴我的,他說這媊捁鴘k多了。
  
  有一個生物學教授告訴我,很多事你看著很難,但是其實並不難。比如說艾滋病病毒,隻能通過體液流傳,不能利用飛沫來流傳,不能通過呼吸來流傳,但實際上要想把艾滋病從體液流傳改成其它途徑並不難,你給我兩個博士生,我一年就可以做得出來。也許他是吹牛,但是他這麼說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後來我問,為什麼生物武器就沒做呢?他說生物武器有一個難度,特別是政府使用的生物武器,就像我說的,刀下去了,要有分寸。對於生物武器或者是基因武器製造,首先是要提高分辨率。如果製造出一種基因武器,中國人80%死,美國人20%死是很容易的,但是做到中國人95%死,美國人5%死,這個難度就高了。
  
  還有一個定時的問題,比如說蘇聯當時研究斑疹傷寒這種生物武器,它殺人是很容易的,關鍵是在哪兒呢?在敵國投放了這個以後,他要求這個傷寒隻發作若幹天,使得你失去作戰能力,但是若幹天之後,這個傷寒必須馬上消失,全部自我滅絕。定時這一點非常重要,做到這個不容易。剛才我說了,美國人現在研究已經到了這一步了。他研究這個東西,不是單純的殺人,單純殺人是恐怖組織的所為,是很容易的,關鍵是定時,定程度。殺傷到什麼程度,還要定時,要到一定的時間之後,完全消失。要不然他這一塊兒土地不能使用了,對這個國家占領沒什麼意思了。這是比較難做到的,確實有難度,但是並不是做不到。所以這個東西我們要提高警惕。
  
  像《南方周末》這樣影響很大的媒體,對於公眾進行誤導,說基因武器是無稽之談,純粹是一群瘋子在胡說八道。這是非常糟糕的。我看《南方周末》上除了洪濤之外,沒有一個專家否定這個可能性,隻是說還有很多東西要做。第一,沒做,那人家做了不就是了嗎。第二,你怎麼知道人家沒做呢。
  
   這些年當中,我們光想著“雙贏”,在很多的情況下可能是這樣,但是萬一出現的不是雙贏的局麵怎麼辦。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們這媮羲熙ㄛO防人之心,沒有講害人之心。結果我們一講防人之心,人家就講你是狹隘民族主義,你是種族主義,把帽子全扣在你頭上了。我不知道我們的媒體是怎麼想的。我們有的部門說,怕傷害與某國的感情,但恐怕內部還是有所警惕的。然而,我希望公眾在這方麵也要引起警惕。
  
  再一點就是專家的話信不得,為什麼呢?我不是懷疑他們的專業知識,當然專業知識有時候也可以懷疑,因為專業知識不是全麵的,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別忘了,專家也是社會當中的人,他有他的利益,他不一定跟你說真話。信不得他,不是因為他的專業知識有限,而是他不一定告訴你實話。我們不聽專家我們聽誰的?不要聽少數幾個專家的,我們多聽一些專家的行不行。我剛才講了,我寫那個書的時候,不是自己一拍腦門就來了,我也谘詢了專家。奇怪的是,我所谘詢的所有的生物學專家,都告訴我這是可能的,而《南方周末》谘詢的專家就告訴他不可能,所以專家和專家還是有差別。他們告訴我你不懂,得聽專家的,我對他們說,我聽哪一撥專家的?我是聽專家的,我說的話都是聽專家的,這些專家告訴我是可能的,你非拉幾個專家告訴我是不可能的,我聽誰的?你聽你那撥專家的,我聽我這撥專家的。所以我們對這個事情要關心,而且在這方麵取得一些常識性的東西,並不難。而且在有時候,根據這些常識,你已經能夠得出一些大概的結論了。我記得我第一次高考考英語的時候,我英語當時是挺差的,但是分卻不低,你英語水平差,但是從其他方麵分析,照樣能分析出正確答案來。我們掌握了一定的生物學知識了以後,多動動腦子,就會得出正確答案。
  
    我曾經在美國生活,我是今年7月份回來的,我在美國的時候,很關心這個事情的,我把我在美國的看法講一下。美國1997年還是1998年的時候《紐約時報》有一個封麵故事,就是講發達國家在第三世界國家采血樣的事情。他開始講是做藥,他可以申請專利的,這個實際上是一個巨大經濟利益在背後。1998年的時候,美國出了一本書,(英文),那個是挺有名的,他以前都是做預測的,有好幾章講到了發達國家在第三世界國家采這個東西,包括采血樣,采植物樣本,回國去申請專利。申請專利之後,發達國家跟發展中國家之間就有爭議了,發展中國家說你這個東西是我那邊采過去的,這個東西是歸我所有的。發達國家說我的醫藥公司投了很大的錢進去的,你的植物樣本如果我不去采的話,你是開發不出來的,但是我去采了,我開發了,這是屬於我的,這個經濟紛爭是非常激烈的。你講的安徽的事情,我是在2001年,還是2002年的《華爾街日報》就提到了,講的哈佛大學在中國采血樣的問題。中國政府已經定了一個標準,什麼東西可以出口,什麼東西不可以出口,是定了這個東西的。包括血樣國家已經有一個文件下來了。特別是他講過,有一個事情講到一個北京鴨,做北京烤鴨的北京鴨實際上都是從英國進來的。中國做北京烤鴨完全是中國的東西,純正的北京菜,但是他的鴨子卻要從英國進口。這個資源你怎麼去保護他,怎麼把這個利益快速的留在國內,這是一個問題。我對這個事情是很感興趣的,你這個基因資源應該來說,是一個信息處理,你隻要去建一個信息庫,你怎樣搞一個標準。中國它的地方是很大的,人很多,而且特別是像你們所說的,他有很多地方跟外界交流並不太多,如果你把這個基因庫建立起來了以後,可以扶植國內的產業起來,比如說你申請專利什麼的,這個肯定是要去做的事情,所以我對這個是挺感興趣的。

哈佛大學管安徽項目的人,是一個東方人,他具體做這個事情,但真正負責的還是一個美國人。這個人是世界上比較著名的呼吸道流行病毒專家。他們當時在安徽找的人,有一大部分是屬於呼吸道疾病的,肺病,哮喘病,支氣管病。負責這個項目的那個美國人,他是屬於負責這方麵病毒的專家,找中國的這些對象也是屬於這方麵的病人。安徽的那些人是一千年,兩千年前就在這兒住,他的基因比較純,他能反映出中國人的特點。在安徽這一帶他采了一家的血,得氣管炎的,他的父親也是得氣管炎的,他的兒子也是得氣管炎的,他的胞弟,胞兄,他們專門找這些人。他發現他的父親得氣管炎了,他在測試的時候,他可以反複論證。基因排序完了以後,哪些功能是什麼樣的,他這一塊兒對於肺病是屬於易感的,他是這一塊兒。他的父親來論證他,他的兒子來論證他,最後就發現他整個家族媊悛滌穧]缺陷。它反應出中國人對於病毒的易感人群,這個隻能是在中國的大山媊恁A那種從爺爺一家幾十代都是在這個地方住的,這個反應出整個基因的同源性。主要是掌握排序完了以後,你認識它了以後,它起什麼作用,哪些是屬於易感的。
  
  比如說非典,台灣做了一個研究,非典病人的血清進行測試,發現非典病毒與基因有關係,美國就反對,說你樣本太少。後來我就提出來,擴大樣本量,台灣做了,香港做,新加坡做,北京再做,擴大樣本量,看到底是不是有沒有對於非典病毒易感和致命、致死的基因。再找黑人,日本人,白人來做,他們如果沒有這個易感的基因,說明什麼問題?這個研究,我們擴大一個思路,除了從動物身上找,我們再從人的基因,遺傳基因這個角度再做一些研究。可能對於我們思路開拓好多了。高加索地方患艾滋病,性病的人比較少,就是沒有這種叫做CCI5(?)的這種基因。但是中國人就有這個基因,其他種族沒有這個基因。有的具有這種易感的基因,有的是不易感的。從這個角度來分析,對於我們是有利的。
  
  非典型肺炎的名稱起源於1930年末,與典型肺炎相對應,後者主要為由細菌引起的大葉性肺炎或支氣管肺炎。60年代,將當時發現的肺炎支原體作為非典型肺炎的主要病原體,但隨後又發現了其他病原體,尤其是肺炎衣原體。目前認為,非典型肺炎的病原體主要包括肺炎支原體、肺炎衣原體、鸚鵡熱衣原體、軍團菌和立克次體(引起Q熱肺炎),尤以前兩者多見,幾乎占每年成年人社區獲得性肺炎住院患者的1/3。這些病原體大多為細胞內寄生,沒有細胞壁,因此可滲入細胞內的廣譜抗生素(主要是大環內酯類和四環素類抗生素)對其治療有效,而β內酰胺類抗生素無效。而對於由病毒引起的非典型肺炎,抗生素是無效的。

  黃杏初,中國首例報告SARS病人(即中國大陸地區俗稱的“非典病人”),也是全球首例。
  有跡象表明,中國非典病毒是美國投的生化武器
  
  俄羅斯醫學科學院院士卡雷辛柯夫前天聲稱,非典型肺炎是一種生化武器,極可能是從實驗室堿y出來,由於非典型肺炎是麻疹病毒與流行腮腺炎兩種病毒的混合種,而這種混合病毒隻有在實驗室堣~可以做出來,在天然環境中根本不可能發生,所以他認定非典型肺炎是從實驗室流出來的一種生化武器。

  對於SARS是一種生化武器台灣和美國可能早已知情。這並不是一種臆測,目前至少 有以下證據可能證明:

  1,最早對SARS大肆宣揚和惡意炒做的是0死亡率的是美國和台灣。

  這顯然是一種賊喊捉賊的伎倆。因為做賊心虛,所以聲音才喊的特別大。尤其是早早的就拋出一篇似乎早已準備好的的評論。媊悒慾R先知的提到了非典型肺炎是一種神秘的病毒,並且輕率的斷言,病源地是中國廣東。稍微有傳染病學常識的人都知道,最早發病地並不一定是病源地。例如愛滋病最早是出現在美國,但是病源地在非洲。這種不負責任的輕率斷言,顯然是一種轉移視線的栽贓伎倆。

  2, 在評論拋出不到一兩天的時間美國就找到了病源體。美國在生化方麵可能是比中國先進,但是比較詭異的是如果>的評論媄鰫韝什磭岈禤灡均A不與國際合作的指責是真的話,美國是怎樣取得病源標本的呢?要知道美國沒有一個死亡病曆,而且發病的隻有幾個疑似的病人。顯然在病源樣本不充分的情況下,美國取得這樣快而且準確的進展是很奇怪的事情。

  3。最奇怪的一點是美國和台灣的0死亡率。按照台灣的衛生狀況和人員流動情況,台灣的發病率和死亡率絕對應該高過新加坡和加拿大。美國目前有100多病例,就算美國護理條件比香港好,在沒有治療藥物的情況下,按照4%-5%的死亡率是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的。唯一的解釋就是台灣和美國可能早就備有密而不宣的解藥。

  4。台灣對待SARS的態度也很奇怪。台灣的氣候和衛生環境一直是各種傳染病比較容易爆發流行的地方,象最近比較出名的就有口蹄疫,出血熱,腸病毒等等,雖然台灣每次
也都是用同樣的手段栽贓給中國,但是每次都因為怕影響商業和旅遊業,台灣每次也都是
采用封鎖消息,隱瞞數據的消音處理。但是這次卻有本質的不同,在隻有一兩個病曆且尚無一人死亡的情況就大肆宣揚,向WHO告狀,呂鏽鐮還因為做賊心虛向外暗示大陸是秘密研製的生化武器外瀉,雖然這樣做的結果是台灣被列為了SARS的疫區,但是台灣卻似乎並不在意。

  5。香港的發病也具有遭受生物武器攻擊的特征,病源地集中在一兩個建築物堙A而且初期傳染性非常強,幾乎住在附近的人無一幸免。而到了後期傳染性就逐漸減弱。廣東在初期的時候也是這樣,據說最初發病的人,傳染性特別強,而且全部死亡,到了後期就逐漸減弱,死亡率也迅速降低。這顯然是有人在某個建築物塈諡r的結果,初期病毒體非常集中,所以危害就大的多,到了後期,由於病毒體密度的減少,危害也就迅速降低。

  6。從這次SARS事件的爆發時間和結果及影響也可以看出誰是元凶。SARS爆發的時間恰好在美國要發動侵伊戰爭之前,這樣一來即可以打擊中國的經濟防止資金因為戰爭的原因都跑到中國來,又可以轉移中國的注意力,一麵在美國戰局不利的時候中國趁機統一台灣。台灣有可以借這個機會取消剛剛兩岸開始的三通,又可以打擊到前進中國的台商的信心,三還可以借機撒潑打滾摸黑中國,四可以向WHO告狀以求渾水摸魚加入WHO。五可以打擊香港,離間香港和中國的關係。總之怎麼推演都是對大陸不利,對台灣和美國有利。而且選擇生物攻擊可以不著痕跡,中國很難查出證據,隻能吃啞吧虧。但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而且台灣和美國表演的太過了,反倒畫蛇添足,漏出了馬腳。

  根據以上分析,可以初步認定是美國提供了生物武器給台灣,然後讓台灣特工先後在廣東,香港,北京等各大城市投毒。中國一直講究後發製人,相信現在正在收集證據,一旦證據確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