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洪志评论(30)犹太人发动的鼠疫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30 10:09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洪志评论(30)犹太人发动的鼠疫

1347年夏末秋初,一场罕见的瘟疫从地中海的西西里和科西嘉等岛屿登陆欧洲,短短数月时间便席卷了中、西欧全境,所到之处,人畜多亡,哀鸿遍野,黑死病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
它不仅带来了巨大的死亡锐減了欧洲人口还改变了欧洲的社会结构动摇了罗马教会

横扫欧洲大陆的病魔直到1351年才渐渐收敛了淫威。这场史無前例的瘟疫现在叫“流行性淋巴腺鼠疫”,俗称“黑死病”。虽然尚存争论,但医学研究倾向于黑死病的病原是鼠疫杆菌,即一种通过跳蚤在老鼠与人之间传播的细菌,它传播速度快,毒性极強,能迅速置人于死地。

黑死病夺去了欧洲约1/3人口的生命。虽然犹太人也难免被殃及,人们惊奇地发现,欧洲犹太人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比其他民族低得多。现代世界舆论把这个归结为犹太人的卫生习惯好,可是,大规模的瘟疫,仅仅咫@个卫生习惯就能躲过去吗?比如SARS,我们中国当年是怎么严防严治才度过难关的。

是的,恰恰是犹太教巫师,造成了这场大瘟疫!最开始揭开这个秘密的地方是一个小镇,这个小镇就是今天瑞士日内瓦附近的小城西恩。根据史料记载,1347年,这个小镇抓住了一个在水中放毒的犹太人。而且根据医生的检验,正是这种毒导致了黑死病的大肆蔓延。最开始,这种说法还只是一种臆测。但是,到了第二年的秋天,这个犹太人向当局招供了,承认自己投毒的全部罪行。这个犹太人名叫阿济迈,是小镇西恩的一个药剂师。他在法官面前坦白说,自己是在犹太拉比的命令下,用蜘蛛、青蛙、蜥蜴、人肉和基督教堂里的圣餐等,配制成毒药,然后分发给其他犹太人,投放进小镇的水井和河流里。还指著《旧约》发了恶毒的誓言。

审判的消息很快就传播开来,小镇的居民都震惊了:原来害死那么多人的,竟然真的就是这些的犹太人。消息传出,各地的证据都不断的找到!整个欧洲都震惊了!

1128-1394年,法国先后六次大规模地驱逐犹太人;1290年英王下令驱逐境内所有的犹太人;1485-1492年西班牙、葡萄牙又掀起驱赶犹太人的高潮;1492年西班牙驱赶全国的犹太人,禁止所有的犹太人在西班牙生活,违者就会被处死。欧洲人持续那么多年的反犹太,难道是無缘無故的?

可是,这方面的研究,在当今,是绝对的禁区!包括犹太人用基督徒血祭犹太神、犹太吸血鬼呀这些事情,都绝对禁止研究。我们能找到的资料已经很少了,犹太人为什么要消灭这些文稿记录?为什么?

这场鼠疫,跟300年后满清入关前明朝遇到的鼠疫是什么关系?满族人是否从犹太人那里得到了发动鼠疫的技术传授?今天,犹太人能研制出SARS这樣的生物基因武器对付中国人,其实这是有前科的。

在世界历史上,鼠疫曾发生三次大流行,死亡人数数以千万计。第一次发生在公元6世纪,从地中海地区传入欧洲,死亡近1亿人;第二次发生在14世纪,波及欧、亚、非;第三次是18世纪,传播32个国家。14世纪大流行时波及中国。1793年云南师道南所著“《死鼠行》”中描述当时“东死鼠,西死鼠,人见死鼠如见虎。鼠死不几日,人死如拆堵”。充分说明那时鼠疫在中国流行十分猖獗。

犹太人与匈奴人是什么关系现在学术界还在研究中。

21世纪,人类可能面临的战争形态是不对称战争。利用某些种类的新、危病毒进行生物战争,可能成为这种战争中的一种重要手段。这种战争手段可以在隐秘的条件下采用,并可以在短时期内,给对手造成经济、政治和生命的严重破坏。对此,中国人已有必要引起高度警惕。


---------------------
  人类历史上最早利用生物武器进行的战争,起源于漢武帝后期的漢匈之战,是匈奴人所最早使用。对中国造成了严重的祸害。此事件关系西漢后期,以至两漢魏数百年历史,影响至为深远。但迄今从未被史家所论及,兹综括史料,简述如下。
  
  我在编制《漢武帝年表》时曾注意到,征和四年漢武帝著名的“轮台诏”中说:几年前匈奴将战马捆缚前腿送放到长城之下,对漢军说:“秦人(按此即西语china即“秦人”之称的起源),(希腊人科斯麻士《世界基督教诸国风土记》:希腊称中国为秦尼策国(Tlinitza),又称秦尼斯坦(Tzmista)。长安《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之蝘Q亚文称中国为秦尼斯坦(Tzinsthan)。数名皆同一语源,由海道传播至西方者。(见《中西交通史料汇编53—54页)此即英文chinese秦尼斯之语源。)你们要马,我送你们战马。”而所捆缚的这些战马,是被胡巫施过法术的马匹。所谓法术,当时称为“诅”或“蛊”。实际就是染上草原所特有、漢地所没有的病毒的带疫马匹。漢人将此马引入关后,遂致人染病。

  在武帝时代漢匈战争之后期,由于漢军攻势猛烈,“匈奴闻漢军来,使巫埋羊牛,于漢军所出诸道及水源上,以阻(诅)漢军。”

  埋牛羊如何能阻挡漢军攻势呢?原来这些羊牛也是被胡巫“诅”过的,漢军触及或食用或饮用过设置牛羊尸体的水源,就会大染疾疫,使军队丧失战斗力。显然,这些牛羊是被胡巫作过特殊毒化处理的“生化武器。”这是人类历史上见诸记载的第一代生化武器。(上述资料参看何新《中国历史与国民意识》第428页。)这种生化战的后果,《史记》、《漢书》未作详述。但《通鉴》记东漢桓帝延熹五年春三月,皇甫规伐羌之战,“军中大疫,死者十之三四。”可知流行疫病对当时军队战斗力影响之大。

  漢武帝时代的名将霍去病,远征匈奴归后,年仅二十四岁就病死了。使他早夭致死的病因在历史上始终是一个谜。但是《漢书》本传记:

  “骠骑将军登临瀚海,取食于敌,卓行殊远而粮不绝。”他的部队不带粮草,完全依靠掠食匈奴牛羊,则在胡巫施术后,部属必多染疾疫。这位年轻将领一向体魄壮健,剽勇过人。远征归来后,突患暴病而夭折。现在看来,很可能与匈奴的“生物战”有关。

  2

  漢武帝后期,国中已数起大疫。由于当时人认为,来自匈奴的胡巫及其诅咒是瘟疫的起源,因此引起武帝对胡巫的警惕。天漢二年秋,下诏“止禁胡巫祠道中者,大搜(捕)。”武帝多次派出专使钦差“直旨绣衣使者”纠察胡巫。这也是引发后来“巫蛊之祸”的来源。

  巫蛊之祸,是发生于漢武帝晚年一次严重的宫廷变乱,其直接目标是搜寻和打击致人病蛊的胡巫。但由于扩大化,株连甚多,引发了激烈的宫廷政争,这场变乱最终导致武帝心爱的儿子、储君卫太子刘据之死难。如果究其原因,可以认为这也是由于匈奴搞生物战所间接引发的一次重大政治事变。(此事请参看本书《论漢武帝晚年的巫蛊之乱》。)

  3

  匈奴(胡巫)通过疫马和疫畜所施放的瘟疫,当时人称为“伤寒”。这种“伤寒”有两个病征,一是因发高热而苦寒,《黄帝内经》热病篇:“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一 是患者体有斑瘀(所以称为“伤”),死亡率很高。(所谓“瘟疫”,即瘟病,瘟也是发热的意思。)

  由于缺乏有效抗疫手段,自武帝后期开始,从西漢中期直到三国、魏搌漱G百余年间,这种流行恶疫呈10—20年的周期反复发作,频频不已,绵延不断。在政治、经济、宗教、文化以及医学上,均对中国历史发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和变化。东漢末名医张仲景总结治疗疫病经验写成名著《伤寒论》,就是从中医学上对两漢时期流行瘟疫的治疗方法的一部总结性著作。

  西漢后期,由王莽改制及赤眉、绿林起義引爆的社会动乱,原因除当时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外,与大疫的流行也有关系。总体来说,当社会的上升期,大疫不致影响社会安定。但在社会危机时期,大疫往往成为社会变乱的导因。至东漢后期,疫情再度频繁发作。

  特别是东漢桓帝延熹年间国中屡发“大疫”。延熹五年瘟疫对军事的影响已见前述。延熹七年襄楷上疏警告皇帝称:当前“天象异,地吐妖,人疾疫,”可能会引发社会变乱。这一预言不到二十年就应验了。桓帝死后,灵帝时代大疫又于公元171年、173年、179年、182年、185年五次爆发流行。

  其中尤以灵帝光和五年春(公元182)的大疫最为猛烈。次年即光和六年(公元183年),张氏三兄弟(张角、张牷B张梁)趁民间大疫流行,“以妖术教授,立‘太平道’,咒符水以为人疗病,民众神信之。十余年间,徒众数十万。”其徒党诡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起事焚烧官府,劫掠州邑,旬月之间,天下响应。这就是著名的“黄巾起義。”

  4

  由黄巾起義,中经三国分裂,直到搌Z帝泰始元年(公元265)重新统一中国为止,战乱分裂绵延持续八十余年。而在这期间,瘟疫仍然反复发作不已。

  东漢末名医张仲景在《伤寒论》序中悲沉地说:“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经年以来,犹未十年,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意谓“我的家族人多,二百余口人,自建安元年以来不到十年,死去了三分之二,其中十分之七是死于伤寒。”)

  战乱与疾疫,导致这一时期中国人口锐減。漢桓帝永u三年(公元157)统计全国人口五千六百五十万。仅八十年后,搌Z帝太康元年(公元280)统计,全国人口仅有一千六百余万,锐減去四分之三)。毛泽东曾注意到漢末三国时期中国人口的锐減情況,云“原子弹不如刘关张的大刀长矛厉害”。其实,导致这一时代中国人口锐減的更重要原因并不仅是战争,而是饥荒和瘟疫。

  5

  被当时人称为“伤寒”的这种流行瘟疫究竟是什么疫病,这一点过去史家無所论及。但从有关史料看,这种疫病发病急猛,致死率很高。病的主要特征是高热致喘,气绝而死。一些患者体有血斑瘀块。(故称为“伤/疡”。)

  根据史料所记述的疫情特点:(1)由动物(马牛羊等)作为病毒宿主传播,(2)起病急猛,高热,(3)患者体有出血瘀点,(4)具強烈传染性;似可以推断当时流行的这种“伤寒”可能是两种与啮齿类动物有关的烈性传染病。一是鼠疫,二是流行性出血热。笔者窃以为当时东北中国流行的主要是后者,但此病基本未过长江。盖大江阻隔了老鼠也。

  流行性出血热(EHF)又称病毒性出血热,是一组由动物性虫媒病毒(特别是鼠类)引起的传染病。以高热、出血(体有出血斑点)和休克为主要临床特征,病死率相当高(40%—50%)。(“出血热由漢他(滩)病毒引起,所致疾病称为漢滩病毒肺综合症,英文缩写为HPS。”)

  现代医学认为出血热的宿主动物和传染源,主要是小型啮齿动物(包括家鼠、田鼠、仓鼠)。但临床上已查出30种以上动物可自然带本病毒,除啮齿动物外,一些家畜也带EHFV,包括马、家S、家兔、狗、R等,证明有多宿主性。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作为病毒载体的宿主动物本身染疫后,珓雂发病,而只是通过接触将瘟疫传给人类。

  我们可以设想,匈奴将马匹和牛羊尸体染致患病者的排泄或分泌物(即“诅”、“蛊”)后,将动物或动物尸体施放给漢军。漢军染病后,其排泄物又通过老鼠及家畜向内地反复传播。由此即引发了自公元1世纪至4世纪前后数百年间在中原地区反复发作的“伤寒”瘟疫。

  6

  疫疾的流行引起东漢末民间道教与王室贵族中佛教的盛行。实际上,在中国早期道教和佛教最初流行时,都是作为一种医道和长生道而被信仰的。

  道教本起于战国后期东齐海滨方术士的民间信仰。(陈寅恪观点。)西漢时期与黄老哲学及导引吐纳养生方术相结合,仅流行于贵族中。漢武帝尊儒而贬黜黄老,黄老之术降入民间。在东漢后期,由于“伤寒”疾疫的流行,有方士于吉、张陵、左慈、张鲁等以符水方术为人治病,传布“太平清领书(《太平经》),使其逐步发展为道教。与黄巾的“太平道”一樣,其在民间的流传与当时瘟疫大流行的背景有直接关系。

  浮屠(佛教)于战国末已传入中土,但其立教并开始流行于上层精英中,或始于元狩二年三月。霍去病远北匈奴,可匈奴祭天所获休屠王祭天金人,有人认为是金佛象。带到长安后,武帝诏于甘泉宫中为立祠(敦煌莫高第323窟有此事绘画)。后漢明帝时期。东漢后期,精英贵族中(当时称为耆旧俊彦)已流行崇信佛教。当时人认为,“此道清虚,贵尚無为,好生恶杀,省欲去奢。”也是一种养生之道。明帝永平八年(公元65)致楚王英诏书:
  “楚王诵黄老之微言,尚浮屠(佛陀)之仁祠,洁斋三月,与神为誓。”

  洁斋即洁静服素守斋,是一种养生保健之道。在东漢末桓灵时代的疾疫流行时期,漢桓帝亦于宫中设立黄老浮屠之祠。“自永平以来,臣民已多有习浮屠术者,至桓帝,方笃好之,常躬自祷祠,由是其法渐盛。”

  我们应注意到,早期佛教的传入,不仅包涵著经、教、学、法的传入,也包涵著古印度医学和医术的传入(汤用彤曾论之)。桓帝时在洛阳传佛的西域高僧安世高,既是一代佛学大师,也是一位医术高超的名医,所以信徒众多。
  
  -----------------------------------

漢武帝打赢了強大的匈奴

匈奴,统一的中原王朝面临的第一个游牧民族外敌,凶残好战,強大無比。公元前202年,漢高祖统一中原,建起大漢帝国。大漢王朝对外第一仗便是匈奴,结果高祖32万步兵被匈奴40万铁骑围于白登,最后只能靠贿赂单于阏氏,走夫人路线才得脱身,漢朝险些四年就灭亡了。之后的高祖,吕后,文帝,景帝七十多年里,都只好采取和亲纳贡的求和方式。 四世纪,被漢武帝打败的一支匈奴残兵败将来到欧洲,在大王阿提拉的带领下,打败哥特人,击败日耳曼人,灭了东罗马帝国。最后欧洲人给阿提拉贡Y了一个绝色的日耳曼美女,新婚之夜这个美女暗杀了阿提拉,欧洲靠这个女荆轲避免了灭顶之寣A至今阿提拉都被欧洲人成为“上帝之鞭”,匈奴人给欧洲人带来了持续两千年的恐怖。

猖狂百年,不可一世的匈奴人,终于遇上了他们真正的对手,漢武大帝。经过文帝、景帝的苦心经营,漢朝国力大增,是武帝能夠打败匈奴人的经济基础;卫青、霍去病两位颠覆传统战术的少壮派将领的崛起,使得武帝有了对抗匈奴人的有效战略,不过漢武帝最终能打败这个野蛮強大的民族,最终靠的还是对当时高科技武器的开发使用,可以说漢武大帝时期的漢朝军队,已经在武器装备上领先了匈奴人至少五百年。

作为生存环境恶劣的游牧民族,匈奴人三岁能骑马,五岁能弯弓,成年后能和牛摔跤,在飞奔的马背上射落天下飞鸟易如反掌。对于匈奴人来说,他们的生产和战斗是一回事,这些战场上的杀人技能他们从小就在练,所以匈奴不但是全民皆兵,而且每一个成年男子都是合格的武士,不把这些骑射功夫练的如火纯情他们就没法生存。对于农耕为主的漢族人来说,战场上的技能只能是后天练出来的,显然成年后开练的漢军士兵远不比不了从小就刀头添血的匈奴武士強悍,比快马弯刀漢人绝对不是匈奴人的对手。因此漢武帝当时要只想著靠提高士兵的战斗素质,显而易见是打不过匈奴人的,高祖时代便开始的一系列战场惨败便是最好的证明,为了提找大漢军队的整体战斗力,只能是从武器装备上入手。
为了能抗击匈奴,漢武大帝首先重视的是对漢军军马的大规模繁衍。道理很简单,人家匈奴都是骑兵,漢军在之前基本都是步兵,两条腿再快也跑不过四个蹄,军队机动能力不夠永远都会出于战略上的被动。漢军占据了战场主动,匈奴人只要策马后腿你就怎么也追不上人家,打赢了没法消灭其有生力量;而如果漢军打败了,步兵想撤退也跑不过骑兵,你只要战场失利就只能等著全军覆没。在这个基础上,漢武帝在大规模抗敌前几乎动全国之力为漢军培育出了上百万匹军马,这些马匹完全取自于西域品种,甚至在生理性能上超过了匈奴人的军马,漢军装备了军马有了足夠的机动性,匈奴骑兵之前所具备的先天性优势被抵消掉了。

用良种培育几乎解決了部队机动问题后,漢武帝又开始了对漢军远程杀伤性武器的开发研制。中原王朝和游牧民族的战斗中,绝不是想电视评书里表述那樣兵对兵将对将的杀肉搏,在人数不占有的前提下,游牧民族打仗基本不和对手直接交锋,都是用骑射高超的特殊技能远程杀伤对方。漢军沖过去,匈奴骑兵或游离于漢军两翼射杀,或边撤退边射杀,这些匈奴骑士在马上射飞鸟都易如反掌,那么射地上的漢军士兵命中率可想而知。而对于漢军来说,想直接与对手拼杀又追不上人家的骑兵,射箭又没有对方射的远射的准,因此往往是还来不及和对方直接接触便被对方射的伤亡大半溃不成军了。当漢军被射杀的阵型散乱时,匈奴人这才快马弯刀沖杀过来,已经形不成整体作战能力的漢军此时也只能面对全军覆没的悲惨结局了。

想把士兵练的比匈奴人骑射本领还高是不可能的,漢军只能是靠提高装备的水平来抵消掉这一天生劣势,首先漢军的骑兵使用了強弩,后来又采用了连弩车。漢军的強弩动力部分已经不再是木质的了,而是直接采用了铜质弩,因此漢军的奴射程不但比匈奴人的弓更远,而且杀伤力大大提高,更关键的是弩是待机而发,漢军弩骑兵有了足夠的瞄准时间,可以在瞄准目标后以最适合的时机把弩箭射向敌军。同时漢军又采用了连弩车,这种威力更大的弩箭装在战车上,弩机需要用绞机才能张开,其射程威力在当时相当空前,能直接射杀对方骑手不说,射到战马都能将马射死,而且这种弩车上的弩箭是多支一起射出的,精于马术的匈奴人想用蹬里藏身之类的马上技能避开都不可能。

除了武器上的更新换代,漢军在防护装甲上也大大提高,当时的漢军骑兵普遍装备了锁子甲,而当时匈奴骑兵的箭头很多并不是铁做的,而是用鱼骨磨制出来的,这樣的箭头打猎时极其有效,但后来已经射不穿漢军的锁子甲了。匈奴人的箭射不穿漢军的盔甲,而漢军同时用具备了更強的远程杀伤弩,匈奴骑兵干脆就成了漢军的靶子,在后来的战斗中漢军对战匈奴多次以少胜多,可以说这樣的先进装甲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在之前漢军往往是数倍于匈奴也率吃败仗。

此外漢军的近程武器也有了空前提高,在冶炼技术不断进步的前提下,当时漢军骑兵的双手大铁刀长达一米二,而冶铁技术不发达的匈奴人拿的弯刀长度重量都远不能比,两骑相错共同挥刀时显然匈奴人已经处于了绝对的劣势。此外在其他种类的兵器上漢军也都处于了绝对上风,床弩、巨型投石机这在当时都算的上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了,在这樣的超远程武器攻击下,匈奴骑兵终于也到了沖不到漢军阵前便被成片击杀的劣势中。

现在的人们一说古代战争,似乎就有一种印象,就是游牧民族孔武有力,中原士兵一对一不是对手,事实上完全不是这樣。

在漢武帝之前,漢军单兵能力就是远远強于匈奴的,晁错《论兵事疏》就说得很清楚;在漢武帝之后,斩杀郅支的奇人陈汤更是明确指出“胡兵五而当漢兵一,今颇得漢巧,犹三当一”。

在漢匈时代,無论是士兵一对一较量,还是拉开阵势证明交锋,匈奴都不是对手,只是由于它是马背帝国,机动性強,可以避开漢军之锋,到处骚扰抢掠漢朝平民区,从而给漢朝造成经济和政治上的损失,由于漢军机动性不如匈奴,处处设防又不可能,等你大军赶到,匈奴早不知跑哪儿去了(文帝时代就有一次,匈奴入寇烧杀抢掠,连文帝这樣的好脾气都愤怒了,召集十万大军,要亲自讨伐匈奴,后为大臣劝止)。

为打击匈奴主力,必须建立大规模骑兵部队,这并非武帝一人之举,而是漢朝几任皇帝一直坚持不懈的措施,到了武帝时代,这个政策终于获得了预想的结果,漢军具备了“追得上、打得著”匈奴主力的机动能力,武帝开始对匈奴大规模用兵,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当然,这么说不是为了抹杀武帝的作用,因为虽然具备了物质条件,但假如決策者安于现状或者缺乏气魄,可能也不会下这么大決心进击匈奴。而武帝是个“穷尽人力之所能为”的人,他的战略气魄对于打击匈奴起了关键作用,但假如没有漢军机动能力的建设,那光有气魄也是没有用的。

我一直怀疑匈奴“人人皆兵”是不可能的是事,匈奴能出80万兵力。观漢朝人口5000万,也只能出百万军队。那么对比唐朝的吐蕃有2000万人口(现代藏民只有200万,差别很大)匈奴的游牧流动的人口将在2000万左右。这是我的猜测。

有人说匈奴人口等于漢朝一个郡,我研究了一下,发现,漢朝一个郡的人口,大者百万,小者几万。军队需要百姓给予给养和军械。一个兵和一个政府组织,至少要10个百姓来供给养军需。一个郡绝不可能出80万的兵力。历史上没有一个民族能这樣做到。

人人皆兵只是理想,实现上异致把许多厌战和身体条件不适合战争的人也強制充军了,这会导致战斗力下降。不战而降,望风而逃的事情不可避免。

而匈奴兵多勇悍,是挑选出来的。

所以匈奴有2000万人口可以这樣大胆的设想。《史记》《匈奴传》记载,匈奴在漢武帝时期,受天嶊瑤E疫影响,人口減少十分之七,又受漢朝多次军事打击,匈奴主体西迁,少数部落投降,《史记》记载,投降的人口有30多万。史学家将这一小部份匈奴人称为南匈奴。

我们来算一下,人口減少十分之七,南匈奴有30万,那么在瘟疫之前南匈奴有100万人。(100万人已经可以破灭匈奴人口只有漢朝一个郡的传说)而南匈奴只是整个匈奴流动人口很小的一部份。是匈奴几十个部落中的2、3个而己。那么由此也可以推出匈奴人口在2000万,匈奴在瘟疫和漢朝打击之后还有600万人。除去30万人向南投降,还有500多万匈奴西迁, 这些西迁的匈奴人成为日后打败欧洲各国、纵横法国与意大利、倒致罗马帝国覆灭的人口基础。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30 10:10 
24.85.204.83
頂部
洪志評論(30)猶太人發動的鼠疫

1347年夏末秋初,一場罕見的瘟疫從地中海的西西堜M科西嘉等島嶼登陸歐洲,短短數月時間便席卷了中、西歐全境,所到之處,人畜多亡,哀鴻遍野,黑死病是人類曆史上最嚴重的瘟疫,它不僅帶來了巨大的死亡,銳減了歐洲人口,還改變了歐洲的社會結構,動搖了羅馬教會。

橫掃歐洲大陸的病魔直到1351年才漸漸收斂了淫威。這場史無前例的瘟疫現在叫“流行性淋巴腺鼠疫”,俗稱“黑死病”。雖然尚存爭論,但醫學研究傾向於黑死病的病原是鼠疫杆菌,即一種通過跳蚤在老鼠與人之間傳播的細菌,它傳播速度快,毒性極強,能迅速置人於死地。

黑死病奪去了歐洲約1/3人口的生命。雖然猶太人也難免被殃及,人們驚奇地發現,歐洲猶太人的發病率和死亡率都比其他民族低得多。現代世界輿論把這個歸結為猶太人的衛生習慣好,可是,大規模的瘟疫,僅僅憑一個衛生習慣就能躲過去嗎?比如SARS,我們中國當年是怎麼嚴防嚴治才度過難關的。

是的,恰恰是猶太教巫師,造成了這場大瘟疫!最開始揭開這個秘密的地方是一個小鎮,這個小鎮就是今天瑞士日內瓦附近的小城西恩。根據史料記載,1347年,這個小鎮抓住了一個在水中放毒的猶太人。而且根據醫生的檢驗,正是這種毒導致了黑死病的大肆蔓延。最開始,這種說法還隻是一種臆測。但是,到了第二年的秋天,這個猶太人向當局招供了,承認自己投毒的全部罪行。這個猶太人名叫阿濟邁,是小鎮西恩的一個藥劑師。他在法官麵前坦白說,自己是在猶太拉比的命令下,用蜘蛛、青蛙、蜥蜴、人肉和基督教堂堛爾t餐等,配製成毒藥,然後分發給其他猶太人,投放進小鎮的水井和河流堙C還指著《舊約》發了惡毒的誓言。

審判的消息很快就傳播開來,小鎮的居民都震驚了:原來害死那麼多人的,竟然真的就是這些的猶太人。消息傳出,各地的證據都不斷的找到!整個歐洲都震驚了!

1128-1394年,法國先後六次大規模地驅逐猶太人;1290年英王下令驅逐境內所有的猶太人;1485-1492年西班牙、葡萄牙又掀起驅趕猶太人的高潮;1492年西班牙驅趕全國的猶太人,禁止所有的猶太人在西班牙生活,違者就會被處死。歐洲人持續那麼多年的反猶太,難道是無緣無故的?

可是,這方麵的研究,在當今,是絕對的禁區!包括猶太人用基督徒血祭猶太神、猶太吸血鬼呀這些事情,都絕對禁止研究。我們能找到的資料已經很少了,猶太人為什麼要消滅這些文稿記錄?為什麼?

這場鼠疫,跟300年後滿清入關前明朝遇到的鼠疫是什麼關係?滿族人是否從猶太人那堭o到了發動鼠疫的技術傳授?今天,猶太人能研製出SARS這樣的生物基因武器對付中國人,其實這是有前科的。

在世界曆史上,鼠疫曾發生三次大流行,死亡人數數以千萬計。第一次發生在公元6世紀,從地中海地區傳入歐洲,死亡近1億人;第二次發生在14世紀,波及歐、亞、非;第三次是18世紀,傳播32個國家。14世紀大流行時波及中國。1793年雲南師道南所著“《死鼠行》”中描述當時“東死鼠,西死鼠,人見死鼠如見虎。鼠死不幾日,人死如拆堵”。充分說明那時鼠疫在中國流行十分猖獗。

猶太人與匈奴人是什麼關係現在學術界還在研究中。

21世紀,人類可能麵臨的戰爭形態是不對稱戰爭。利用某些種類的新、危病毒進行生物戰爭,可能成為這種戰爭中的一種重要手段。這種戰爭手段可以在隱秘的條件下采用,並可以在短時期內,給對手造成經濟、政治和生命的嚴重破壞。對此,中國人已有必要引起高度警惕。


---------------------
  人類曆史上最早利用生物武器進行的戰爭,起源於漢武帝後期的漢匈之戰,是匈奴人所最早使用。對中國造成了嚴重的禍害。此事件關係西漢後期,以至兩漢魏晉數百年曆史,影響至為深遠。但迄今從未被史家所論及,茲綜括史料,簡述如下。
  
  我在編製《漢武帝年表》時曾注意到,征和四年漢武帝著名的“輪台詔”中說:幾年前匈奴將戰馬捆縛前腿送放到長城之下,對漢軍說:“秦人(按此即西語china即“秦人”之稱的起源),(希臘人科斯麻士《世界基督教諸國風土記》:希臘稱中國為秦尼策國(Tlinitza),又稱秦尼斯坦(Tzmista)。長安《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之敘利亞文稱中國為秦尼斯坦(Tzinsthan)。數名皆同一語源,由海道傳播至西方者。(見《中西交通史料彙編53—54頁)此即英文chinese秦尼斯之語源。)你們要馬,我送你們戰馬。”而所捆縛的這些戰馬,是被胡巫施過法術的馬匹。所謂法術,當時稱為“詛”或“蠱”。實際就是染上草原所特有、漢地所沒有的病毒的帶疫馬匹。漢人將此馬引入關後,遂致人染病。

  在武帝時代漢匈戰爭之後期,由於漢軍攻勢猛烈,“匈奴聞漢軍來,使巫埋羊牛,於漢軍所出諸道及水源上,以阻(詛)漢軍。”

  埋牛羊如何能阻擋漢軍攻勢呢?原來這些羊牛也是被胡巫“詛”過的,漢軍觸及或食用或飲用過設置牛羊屍體的水源,就會大染疾疫,使軍隊喪失戰鬥力。顯然,這些牛羊是被胡巫作過特殊毒化處理的“生化武器。”這是人類曆史上見諸記載的第一代生化武器。(上述資料參看何新《中國曆史與國民意識》第428頁。)這種生化戰的後果,《史記》、《漢書》未作詳述。但《通鑒》記東漢桓帝延熹五年春三月,皇甫規伐羌之戰,“軍中大疫,死者十之三四。”可知流行疫病對當時軍隊戰鬥力影響之大。

  漢武帝時代的名將霍去病,遠征匈奴歸後,年僅二十四歲就病死了。使他早夭致死的病因在曆史上始終是一個謎。但是《漢書》本傳記:

  “驃騎將軍登臨瀚海,取食於敵,卓行殊遠而糧不絕。”他的部隊不帶糧草,完全依靠掠食匈奴牛羊,則在胡巫施術後,部屬必多染疾疫。這位年輕將領一向體魄壯健,剽勇過人。遠征歸來後,突患暴病而夭折。現在看來,很可能與匈奴的“生物戰”有關。

  2

  漢武帝後期,國中已數起大疫。由於當時人認為,來自匈奴的胡巫及其詛咒是瘟疫的起源,因此引起武帝對胡巫的警惕。天漢二年秋,下詔“止禁胡巫祠道中者,大搜(捕)。”武帝多次派出專使欽差“直旨繡衣使者”糾察胡巫。這也是引發後來“巫蠱之禍”的來源。

  巫蠱之禍,是發生於漢武帝晚年一次嚴重的宮廷變亂,其直接目標是搜尋和打擊致人病蠱的胡巫。但由於擴大化,株連甚多,引發了激烈的宮廷政爭,這場變亂最終導致武帝心愛的兒子、儲君衛太子劉據之死難。如果究其原因,可以認為這也是由於匈奴搞生物戰所間接引發的一次重大政治事變。(此事請參看本書《論漢武帝晚年的巫蠱之亂》。)

  3

  匈奴(胡巫)通過疫馬和疫畜所施放的瘟疫,當時人稱為“傷寒”。這種“傷寒”有兩個病征,一是因發高熱而苦寒,《黃帝內經》熱病篇:“今夫熱病者,皆傷寒之類也。”一 是患者體有斑瘀(所以稱為“傷”),死亡率很高。(所謂“瘟疫”,即瘟病,瘟也是發熱的意思。)

  由於缺乏有效抗疫手段,自武帝後期開始,從西漢中期直到三國、魏晉的二百餘年間,這種流行惡疫呈10—20年的周期反複發作,頻頻不已,綿延不斷。在政治、經濟、宗教、文化以及醫學上,均對中國曆史發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和變化。東漢末名醫張仲景總結治療疫病經驗寫成名著《傷寒論》,就是從中醫學上對兩漢時期流行瘟疫的治療方法的一部總結性著作。

  西漢後期,由王莽改製及赤眉、綠林起義引爆的社會動亂,原因除當時社會中的階級矛盾外,與大疫的流行也有關係。總體來說,當社會的上升期,大疫不致影響社會安定。但在社會危機時期,大疫往往成為社會變亂的導因。至東漢後期,疫情再度頻繁發作。

  特別是東漢桓帝延熹年間國中屢發“大疫”。延熹五年瘟疫對軍事的影響已見前述。延熹七年襄楷上疏警告皇帝稱:當前“天象異,地吐妖,人疾疫,”可能會引發社會變亂。這一預言不到二十年就應驗了。桓帝死後,靈帝時代大疫又於公元171年、173年、179年、182年、185年五次爆發流行。

  其中尤以靈帝光和五年春(公元182)的大疫最為猛烈。次年即光和六年(公元183年),張氏三兄弟(張角、張寶、張梁)趁民間大疫流行,“以妖術教授,立‘太平道’,咒符水以為人療病,民眾神信之。十餘年間,徒眾數十萬。”其徒黨詭稱“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起事焚燒官府,劫掠州邑,旬月之間,天下響應。這就是著名的“黃巾起義。”

  4

  由黃巾起義,中經三國分裂,直到晉武帝泰始元年(公元265)重新統一中國為止,戰亂分裂綿延持續八十餘年。而在這期間,瘟疫仍然反複發作不已。

  東漢末名醫張仲景在《傷寒論》序中悲沉地說:“餘宗族素多,向餘二百。建安經年以來,猶未十年,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意謂“我的家族人多,二百餘口人,自建安元年以來不到十年,死去了三分之二,其中十分之七是死於傷寒。”)

  戰亂與疾疫,導致這一時期中國人口銳減。漢桓帝永壽三年(公元157)統計全國人口五千六百五十萬。僅八十年後,晉武帝太康元年(公元280)統計,全國人口僅有一千六百餘萬,銳減去四分之三)。毛澤東曾注意到漢末三國時期中國人口的銳減情況,雲“原子彈不如劉關張的大刀長矛厲害”。其實,導致這一時代中國人口銳減的更重要原因並不僅是戰爭,而是饑荒和瘟疫。

  5

  被當時人稱為“傷寒”的這種流行瘟疫究竟是什麼疫病,這一點過去史家無所論及。但從有關史料看,這種疫病發病急猛,致死率很高。病的主要特征是高熱致喘,氣絕而死。一些患者體有血斑瘀塊。(故稱為“傷/瘍”。)

  根據史料所記述的疫情特點:(1)由動物(馬牛羊等)作為病毒宿主傳播,(2)起病急猛,高熱,(3)患者體有出血瘀點,(4)具強烈傳染性;似可以推斷當時流行的這種“傷寒”可能是兩種與齧齒類動物有關的烈性傳染病。一是鼠疫,二是流行性出血熱。筆者竊以為當時東北中國流行的主要是後者,但此病基本未過長江。蓋大江阻隔了老鼠也。

  流行性出血熱(EHF)又稱病毒性出血熱,是一組由動物性蟲媒病毒(特別是鼠類)引起的傳染病。以高熱、出血(體有出血斑點)和休克為主要臨床特征,病死率相當高(40%—50%)。(“出血熱由漢他(灘)病毒引起,所致疾病稱為漢灘病毒肺綜合症,英文縮寫為HPS。”)

  現代醫學認為出血熱的宿主動物和傳染源,主要是小型齧齒動物(包括家鼠、田鼠、倉鼠)。但臨床上已查出30種以上動物可自然攜帶本病毒,除齧齒動物外,一些家畜也攜帶EHFV,包括馬、家貓、家兔、狗、豬等,證明有多宿主性。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作為病毒載體的宿主動物本身染疫後,卻很少發病,而隻是通過接觸將瘟疫傳給人類。

  我們可以設想,匈奴將馬匹和牛羊屍體染致患病者的排泄或分泌物(即“詛”、“蠱”)後,將動物或動物屍體施放給漢軍。漢軍染病後,其排泄物又通過老鼠及家畜向內地反複傳播。由此即引發了自公元1世紀至4世紀前後數百年間在中原地區反複發作的“傷寒”瘟疫。

  6

  疫疾的流行引起東漢末民間道教與王室貴族中佛教的盛行。實際上,在中國早期道教和佛教最初流行時,都是作為一種醫道和長生道而被信仰的。

  道教本起於戰國後期東齊海濱方術士的民間信仰。(陳寅恪觀點。)西漢時期與黃老哲學及導引吐納養生方術相結合,僅流行於貴族中。漢武帝尊儒而貶黜黃老,黃老之術降入民間。在東漢後期,由於“傷寒”疾疫的流行,有方士於吉、張陵、左慈、張魯等以符水方術為人治病,傳布“太平清領書(《太平經》),使其逐步發展為道教。與黃巾的“太平道”一樣,其在民間的流傳與當時瘟疫大流行的背景有直接關係。

  浮屠(佛教)於戰國末已傳入中土,但其立教並開始流行於上層精英中,或始於元狩二年三月。霍去病遠北匈奴,可匈奴祭天所獲休屠王祭天金人,有人認為是金佛象。帶到長安後,武帝詔於甘泉宮中為立祠(敦煌莫高第323窟有此事繪畫)。後漢明帝時期。東漢後期,精英貴族中(當時稱為耆舊俊彥)已流行崇信佛教。當時人認為,“此道清虛,貴尚無為,好生惡殺,省欲去奢。”也是一種養生之道。明帝永平八年(公元65)致楚王英詔書:
  “楚王誦黃老之微言,尚浮屠(佛陀)之仁祠,潔齋三月,與神為誓。”

  潔齋即潔靜服素守齋,是一種養生保健之道。在東漢末桓靈時代的疾疫流行時期,漢桓帝亦於宮中設立黃老浮屠之祠。“自永平以來,臣民已多有習浮屠術者,至桓帝,方篤好之,常躬自禱祠,由是其法漸盛。”

  我們應注意到,早期佛教的傳入,不僅包涵著經、教、學、法的傳入,也包涵著古印度醫學和醫術的傳入(湯用彤曾論之)。桓帝時在洛陽傳佛的西域高僧安世高,既是一代佛學大師,也是一位醫術高超的名醫,所以信徒眾多。
  
  -----------------------------------

漢武帝打贏了強大的匈奴

匈奴,統一的中原王朝麵臨的第一個遊牧民族外敵,凶殘好戰,強大無比。公元前202年,漢高祖統一中原,建起大漢帝國。大漢王朝對外第一仗便是匈奴,結果高祖32萬步兵被匈奴40萬鐵騎圍於白登,最後隻能靠賄賂單於閼氏,走夫人路線才得脫身,漢朝險些四年就滅亡了。之後的高祖,呂後,文帝,景帝七十多年堙A都隻好采取和親納貢的求和方式。 四世紀,被漢武帝打敗的一支匈奴殘兵敗將來到歐洲,在大王阿提拉的帶領下,打敗哥特人,擊敗日耳曼人,滅了東羅馬帝國。最後歐洲人給阿提拉貢獻了一個絕色的日耳曼美女,新婚之夜這個美女暗殺了阿提拉,歐洲靠這個女荊軻避免了滅頂之災,至今阿提拉都被歐洲人成為“上帝之鞭”,匈奴人給歐洲人帶來了持續兩千年的恐怖。

猖狂百年,不可一世的匈奴人,終於遇上了他們真正的對手,漢武大帝。經過文帝、景帝的苦心經營,漢朝國力大增,是武帝能夠打敗匈奴人的經濟基礎;衛青、霍去病兩位顛覆傳統戰術的少壯派將領的崛起,使得武帝有了對抗匈奴人的有效戰略,不過漢武帝最終能打敗這個野蠻強大的民族,最終靠的還是對當時高科技武器的開發使用,可以說漢武大帝時期的漢朝軍隊,已經在武器裝備上領先了匈奴人至少五百年。

作為生存環境惡劣的遊牧民族,匈奴人三歲能騎馬,五歲能彎弓,成年後能和牛摔跤,在飛奔的馬背上射落天下飛鳥易如反掌。對於匈奴人來說,他們的生產和戰鬥是一回事,這些戰場上的殺人技能他們從小就在練,所以匈奴不但是全民皆兵,而且每一個成年男子都是合格的武士,不把這些騎射功夫練的如火純情他們就沒法生存。對於農耕為主的漢族人來說,戰場上的技能隻能是後天練出來的,顯然成年後開練的漢軍士兵遠不比不了從小就刀頭添血的匈奴武士強悍,比快馬彎刀漢人絕對不是匈奴人的對手。因此漢武帝當時要隻想著靠提高士兵的戰鬥素質,顯而易見是打不過匈奴人的,高祖時代便開始的一係列戰場慘敗便是最好的證明,為了提找大漢軍隊的整體戰鬥力,隻能是從武器裝備上入手。
為了能抗擊匈奴,漢武大帝首先重視的是對漢軍軍馬的大規模繁衍。道理很簡單,人家匈奴都是騎兵,漢軍在之前基本都是步兵,兩條腿再快也跑不過四個蹄,軍隊機動能力不夠永遠都會出於戰略上的被動。漢軍占據了戰場主動,匈奴人隻要策馬後腿你就怎麼也追不上人家,打贏了沒法消滅其有生力量;而如果漢軍打敗了,步兵想撤退也跑不過騎兵,你隻要戰場失利就隻能等著全軍覆沒。在這個基礎上,漢武帝在大規模抗敵前幾乎動全國之力為漢軍培育出了上百萬匹軍馬,這些馬匹完全取自於西域品種,甚至在生理性能上超過了匈奴人的軍馬,漢軍裝備了軍馬有了足夠的機動性,匈奴騎兵之前所具備的先天性優勢被抵消掉了。

用良種培育幾乎解決了部隊機動問題後,漢武帝又開始了對漢軍遠程殺傷性武器的開發研製。中原王朝和遊牧民族的戰鬥中,絕不是想電視評書堛磾z那樣兵對兵將對將的廝殺肉搏,在人數不占有的前提下,遊牧民族打仗基本不和對手直接交鋒,都是用騎射高超的特殊技能遠程殺傷對方。漢軍沖過去,匈奴騎兵或遊離於漢軍兩翼射殺,或邊撤退邊射殺,這些匈奴騎士在馬上射飛鳥都易如反掌,那麼射地上的漢軍士兵命中率可想而知。而對於漢軍來說,想直接與對手拚殺又追不上人家的騎兵,射箭又沒有對方射的遠射的準,因此往往是還來不及和對方直接接觸便被對方射的傷亡大半潰不成軍了。當漢軍被射殺的陣型散亂時,匈奴人這才快馬彎刀沖殺過來,已經形不成整體作戰能力的漢軍此時也隻能麵對全軍覆沒的悲慘結局了。

想把士兵練的比匈奴人騎射本領還高是不可能的,漢軍隻能是靠提高裝備的水平來抵消掉這一天生劣勢,首先漢軍的騎兵使用了強弩,後來又采用了連弩車。漢軍的強弩動力部分已經不再是木質的了,而是直接采用了銅質弩,因此漢軍的奴射程不但比匈奴人的弓更遠,而且殺傷力大大提高,更關鍵的是弩是待機而發,漢軍弩騎兵有了足夠的瞄準時間,可以在瞄準目標後以最適合的時機把弩箭射向敵軍。同時漢軍又采用了連弩車,這種威力更大的弩箭裝在戰車上,弩機需要用絞機才能張開,其射程威力在當時相當空前,能直接射殺對方騎手不說,射到戰馬都能將馬射死,而且這種弩車上的弩箭是多支一起射出的,精於馬術的匈奴人想用蹬娷癡迨岔的馬上技能避開都不可能。

除了武器上的更新換代,漢軍在防護裝甲上也大大提高,當時的漢軍騎兵普遍裝備了鎖子甲,而當時匈奴騎兵的箭頭很多並不是鐵做的,而是用魚骨磨製出來的,這樣的箭頭打獵時極其有效,但後來已經射不穿漢軍的鎖子甲了。匈奴人的箭射不穿漢軍的盔甲,而漢軍同時用具備了更強的遠程殺傷弩,匈奴騎兵幹脆就成了漢軍的靶子,在後來的戰鬥中漢軍對戰匈奴多次以少勝多,可以說這樣的先進裝甲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在之前漢軍往往是數倍於匈奴也率吃敗仗。

此外漢軍的近程武器也有了空前提高,在冶煉技術不斷進步的前提下,當時漢軍騎兵的雙手大鐵刀長達一米二,而冶鐵技術不發達的匈奴人拿的彎刀長度重量都遠不能比,兩騎相錯共同揮刀時顯然匈奴人已經處於了絕對的劣勢。此外在其他種類的兵器上漢軍也都處於了絕對上風,床弩、巨型投石機這在當時都算的上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了,在這樣的超遠程武器攻擊下,匈奴騎兵終於也到了沖不到漢軍陣前便被成片擊殺的劣勢中。

現在的人們一說古代戰爭,似乎就有一種印象,就是遊牧民族孔武有力,中原士兵一對一不是對手,事實上完全不是這樣。

在漢武帝之前,漢軍單兵能力就是遠遠強於匈奴的,晁錯《論兵事疏》就說得很清楚;在漢武帝之後,斬殺郅支的奇人陳湯更是明確指出“胡兵五而當漢兵一,今頗得漢巧,猶三當一”。

在漢匈時代,無論是士兵一對一較量,還是拉開陣勢證明交鋒,匈奴都不是對手,隻是由於它是馬背帝國,機動性強,可以避開漢軍之鋒,到處騷擾搶掠漢朝平民區,從而給漢朝造成經濟和政治上的損失,由於漢軍機動性不如匈奴,處處設防又不可能,等你大軍趕到,匈奴早不知跑哪兒去了(文帝時代就有一次,匈奴入寇燒殺搶掠,連文帝這樣的好脾氣都憤怒了,召集十萬大軍,要親自討伐匈奴,後為大臣勸止)。

為打擊匈奴主力,必須建立大規模騎兵部隊,這並非武帝一人之舉,而是漢朝幾任皇帝一直堅持不懈的措施,到了武帝時代,這個政策終於獲得了預想的結果,漢軍具備了“追得上、打得著”匈奴主力的機動能力,武帝開始對匈奴大規模用兵,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當然,這麼說不是為了抹殺武帝的作用,因為雖然具備了物質條件,但假如決策者安於現狀或者缺乏氣魄,可能也不會下這麼大決心進擊匈奴。而武帝是個“窮盡人力之所能為”的人,他的戰略氣魄對於打擊匈奴起了關鍵作用,但假如沒有漢軍機動能力的建設,那光有氣魄也是沒有用的。

我一直懷疑匈奴“人人皆兵”是不可能的是事,匈奴能出80萬兵力。觀漢朝人口5000萬,也隻能出百萬軍隊。那麼對比唐朝的吐蕃有2000萬人口(現代藏民隻有200萬,差別很大)匈奴的遊牧流動的人口將在2000萬左右。這是我的猜測。

有人說匈奴人口等於漢朝一個郡,我研究了一下,發現,漢朝一個郡的人口,大者百萬,小者幾萬。軍隊需要百姓給予給養和軍械。一個兵和一個政府組織,至少要10個百姓來供給養軍需。一個郡絕不可能出80萬的兵力。曆史上沒有一個民族能這樣做到。

人人皆兵隻是理想,實現上異致把許多厭戰和身體條件不適合戰爭的人也強製充軍了,這會導致戰鬥力下降。不戰而降,望風而逃的事情不可避免。

而匈奴兵多勇悍,是挑選出來的。

所以匈奴有2000萬人口可以這樣大膽的設想。《史記》《匈奴傳》記載,匈奴在漢武帝時期,受天災的瘟疫影響,人口減少十分之七,又受漢朝多次軍事打擊,匈奴主體西遷,少數部落投降,《史記》記載,投降的人口有30多萬。史學家將這一小部份匈奴人稱為南匈奴。

我們來算一下,人口減少十分之七,南匈奴有30萬,那麼在瘟疫之前南匈奴有100萬人。(100萬人已經可以破滅匈奴人口隻有漢朝一個郡的傳說)而南匈奴隻是整個匈奴流動人口很小的一部份。是匈奴幾十個部落中的2、3個而己。那麼由此也可以推出匈奴人口在2000萬,匈奴在瘟疫和漢朝打擊之後還有600萬人。除去30萬人向南投降,還有500多萬匈奴西遷, 這些西遷的匈奴人成為日後打敗歐洲各國、縱橫法國與意大利、倒致羅馬帝國覆滅的人口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