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德州电 美国病 中国药
無頭像
真心女

註冊 2016-10-16
發表於 2022-11-27 09:55 
185.246.188.60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標題:Z得州的电,美国的病,中国的药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8101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665

發表於 2021-2-22 00:17
65.49.38.138
#1
分享 私人訊息
得州的电,美国的病,中国的药最近几天,因为一场大规模冬季风暴的降临,美国多地发生了大规模的停电现象。
  受到影响最为严重的,是美国南部的得克萨斯州。
  连续几天,得州多个城市经历了持续性降温,包括休斯顿在内的部分城市,温度一度下降到零下20度以下,这帚睽撏H天气迄今已造成超过30人丧生。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德州一向“热情似火”,这次珜Q冻成了冰雪奇缘。  

  更出乎人们预料的是,“能源大州”得克萨斯,居然是这次电力危机最严重的地方。
  温度骤降导致得州相当一部分能源设施瘫痪,因电网能力不足,数百万得州居民遭遇了长达数天的断电。
  美国公用事业追踪网站PowerOutage的数据显示,当地时间16日早上,得州遭遇断电人数一度达到了400多万人。
  用电需求量激增,供给又跟不上,电价也随行就市,一路飙升。
  据路透社2月17日报道,当地批发电价突破了1万美元/兆瓦时,一度电约合人民币65元。  

  而极端天气之前的2月10日,每兆瓦时价格低于50美元,涨幅超过20000%。
  据《每日野兽》报道,一名叫阿基拉·斯科特·阿莫斯(Akilah Scott-Amos)的得州居民,收到来自电力公司的账单时差点没昏过去:
  仅2月13日一天的电费,就高达450美元,两天后,电费账单又增加了2500美元...  

  阿莫斯说,她2020年整个2月的电费,也才不到34美元。
  得州的电力公司,这是逮茼洃簼髡漕踐Q啊,发国难财也不能这么发不是...
  贵也就罢了,关键是很多人想买也买不荂C
  由于电力不足,得州电网运营商——得克萨斯电力可靠性委员会(ERCOT)声称要实行轮流停电,然而据美国全国な播公司(NPR)报道,得州有近50万人已经连续断电了三天半了。
  在很多居民连日断电的情G下,得州首府奥斯汀狺W演了一出“双城记”:市中心灯火辉煌,邻近社区一片漆黑。  

  16日,美国记者格鲁察在推特上这发文,并配上了一张图
  富人区灯红酒绿,老百姓狾b烧自家门板。
  没电的情G下,许多得州人不得不想尽办法取暖。
  CNN报道称,有些居民为了取暖不被冻死,在木柴用完的情G下,把自家的篱笆甚至孩子的玩具积木给当柴火烧了。
  还有一些家庭试图利用家中的发电机来供电,这也引起多地民众争相抢购汽油,居民们在大风天里排几小时的队才能弄到汽油。
  还有华人网友表示,轮流供电期间,朋友所在的社区每次来电只有三分钟,一锅汤能煮到天荒地老。  

  断电也导致火嵷M中毒事故频发。
  得州一个祖母带茪T个孙子孙女用壁炉取暖,造成大火,4人全部遇难。
  休斯敦的一个家庭因为は法忍受寒冷,全家一起去车里过夜,最终4人一氧化碳中毒,母亲与女儿中毒身亡。
  格莱斯东的一户民宅,把发电机放在了与房屋连接的密闭空间里,作为取暖用,结果6人一氧化碳中毒,4人不治身亡。
  这些居民不是不知道这庚筍雃M险,只是出于避免“被活活冻死”在自救而已。
  截止到目前,得州已经有超过300多起一氧化碳中毒事件,另有超过30人因为这场寒潮死亡。
  更有网友感慨,没想到躲过了新冠肺炎,狴i能栽在停电上。“一整年都在努力抗疫让自己别死。现在我要在得州自己没电的家里面冻死了。”
  “看,我家现在这屆C”  

  “醒来的这一刻,是我人生中最愤怒的时刻。入睡前我在想自己会不会被冻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我经历停电的第30个小时,得州政府这次的失败完全是难性的不可原谅的!”  

  得州人很愤怒,他们不解为什么在美国能源最丰富的得州,出现如此规模的大范围断电的情G?这次的大断电,到底又是谁的责任?
  1
  断电事件发生后,当地政府和电力公司一开始就在互相推卸责任。
  得州州长要求对该州电网运营商得克萨斯电力可靠性委员会(ERCOT)展开调查。
  但ERCOT狻绝承认自己有问题,称他们在一周前就为这场风暴做准备了,目前的危机只能怪恶劣的气象条件。
  ERCOT表示,极端天气条件迫使许多不同燃料类型的发电机组脱离电网,打破了电力供应的平衡。
  在ERCOT公布的预案中,预计的情G是极端寒潮会导致大概8GW的火电设备は法发电,5GW的风电设备は法发电,加起来大概就是13GW左右。
  所预计的最极端的电力需求在67GW左右,得州总共有约85GW的电力设备,怎么底ㄞ满足供应需求。
  但事实上,得州的用电高峰需求达到了近70GW;而同时狾雀W过30GW的设备は法工作,其中26GW是火电(煤电机组和天然气管道被冻结),风电有4GW左右因设备被冻住发不了电。  

  ERCOT称,这几天的用电高峰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寒潮导致近30GW的发电设施は法工作,也是前所未有的。
  电力公司这边一副“天命难违”的架势,言下之意不干我事;政府这边狺]把老百姓惹毛了。
  得州科罗拉多市市长蒂姆·博伊德(Tim Boyd)率先开始自爆。
  2月16日,他在脸书上向当地居民发は名火:
  “没有人亏欠你或你的家人什么东西;地方政府也没有责任在这帚漣x难时期支持你们!是沉是浮是你们的选择!市和郡,以及电力供应商或任何其他服务商不欠你们任何东西!我厌倦了人们寻求那些该死的施舍,这让我火冒三丈。”  

  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先问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
  回头品一下,人家市长说的也没毛病:救援是社会主国家才会做的事,美国人你要学会自救啊。
  得州断电危机爆发后,美国历史学家朱莉·科恩(Julie A. Cohn)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此次断电的主要原因,要怪得州独树一帜的独立电网。
  据科恩介绍,在美国本土,有三个主要的互联的系统——一个覆盖落基山脉以东的所有地区,一个覆盖落基山脉以西的所有地区,而第三个独立的电网系统,就是得州。
  东部和西部的互联系统在联邦监管下,由多个电网运营商和几十个较小的网络组成,它们彼此协调工作,在紧急情G下和互相支援跨州供电。
  但在长期以来都喊茩n独立的“孤星之州”得州,垠氻@己之力独立组网,靠郜L大的能源储蓄和发电能力自给自足,并且不受联邦政府监管。
  得州只有一个电网运营商,就是前面说到的——得克萨斯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ERCOT)。
  这个为得州90%的地区提供服务的电力系统,有意和美国其他地区隔离,从一开始就避免跨州购买或销售电力,基本形成了一个自给自足的闭环系统,从而也把得州造就成了美国的一座“电气孤岛”。
  供电独立性,也一直是得州政客引以为傲的一点。  

  得州从其他州购电量基本为零
  所以在面对这种突发情G时,得州痄茠k从东部和西部电力网络中引进大量电力。即便在如此困境中,前得州州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还“骄傲”地宣称:
  宁死不食联邦嗟来之食,绝不允许联邦插手!咱得州人能忍,挺挺就过去了……
  得州的“独立电网系统”,也是当前对此次得州大停电原因的一个相当流行的解释。但事实上,这也就是得州出事了,关注点都在得州一家身上;若是深究整个美国的电网体系,就会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得州自家的问题,全美哪哪都是“得州”。
  2
  美国电网的起步,要从托马斯·爱迪生说起。
  1882 年,他在纽约构建了首个电网系统,服务于华媯韟a区的富裕的 59 家客户。
  几年后,小型电站在美国很多城市遍布开来,但每个发电站都只服务几个城市主要街区,呈现星星点点分布的格局。
  由于要为路灯和电车服务,市政机构也开始成立电力公司,但总体占比非常小。
  可以说,私人资本+营利属性是美国电网发展的初始基因。
  1896 年,一个叫乔治·西屋的人在尼亚加拉瀑布建设水电站,通过高压输电线路,向超过 20 英里外的纽约州水牛城(即布法罗市)输电,开D了跨地区送电的时代。  

  高压输电网与变压器让电力突破了市区的限制,各家公司纷纷到处建电站、架电线,就带来了跨地区的管理问题。
  于是美国各州纷纷开始建立监管委员会,委员会可以指定一家公司作为某地电力的发、输、配送业务的唯一提供商,定价权依旧掌握在后者手里,电网的公共事业属性被压得很低。
  1930年代,小罗斯福上台后推行新政,政府主导的公共服务属性才变L,监管机构分拆了一些电力巨头,建立非营利性合作企业,大建水坝水电站工程,并对农村等地的电网进行了扶持。
  二战结束后的1950年,公共部门的发电量占到了全美总数的12%以上。
  然而,就到此为止了。此后,这个本就不高的比例不断下降。
  政府在退位,私人主导的电力市场开始一系列并网和竞争。
  早在电力网络建设之初,大公司利用规划输电线路的机会,对小公司进行并网。后者狺ㄩ@意放弃这块朝阳产业大肥肉,所以拖到一战才开始互联,签订了大量的多边和双边协议。
  但是由于不同的电力公司输电电压的标准不同,并网就意味茩n大量使用变压器来实现不同电压等级的连接,可靠性就降低了。
  1965 年,美国东北部发生大停电事故,北美电力可靠性协会(简称 NERC)及其区域协会顺势诞生,推动全美国电网的稳定可靠运行。
  但NERC也没法改变各自为战的格局。实际上,美国政府为了鼓励能源技术发展,反而一直鼓励私人资本加入对电力的供应,进一步加剧了产权的分散,私有化程度越来越高。
  结果是,2003 年的美国东北部大停电就跨越了 5 个独立系统运营商区域(中西部 ISO、PJM、纽约 ISO、新英格兰ISO 及加拿大安大略的独立电力市场运营商),还有从密歇根到新泽西的多个独立控制地区,持续了14天才完全恢复。
  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十次停电,反而呈现出“年代越近越严重”的离谱趋势。十次中,2000年后就发生了八次,这还没算上现在正在发生的得州大停电事件。  

  也许有人说,电网越建越大,当然损失也更大。但这话对中国适用,美国狺ㄛO。
  因为美国电网经过百年发展,1950年代就基本定型了,70年代后的建设投资就已经陷入停滞状态,70%的输电线路、变压器运行超过了25年(截至2012年),五百多家电网企业、9000多家发电站,各自为政,杂乱は章,实在难以协调调度运行。
  所以受制于“散装电网”的,绝不仅是得州一家,整个美国的电力系统都是分散个体的集合体而已。一旦遭遇突发电力供求失配,搁在哪个州都要出事,只是这次得州赶上了。
  此外,市场利润的下滑,各州相互扯皮,动辄十年的项目审批建设时间,严重拖累了电网维护建设。美国电网投资规模甚至一度逐年下滑,2005年才恢复1970年代的水平,完全跟不上用电量每年3%、4%的增长。
  因此,在极端天气等高峰用电情G下出现“供电不足”,在美国本来就是久已存在并且还在逐渐上升的隐患。
  可以说,美国近二十年停电事故越来越严重,看似天寣A实际是私人资本在供电这个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上开倒车的结果。
  2012年,在桑迪飓风席卷美国东海岸的时候,美国前能源部长比堙P理查森就撰文,痛斥美国作为堂堂经济最L国家,居然只有“第三世界”级别的电网结构。他认为早在2003年,美国就应该反思如何建立一个应对极端气候的L大电力系统了。
  一年一年又一年,如今已经17年了,美国没有半点长进。
  这次遭嶊滷o州是美国能源产量最大的州,也是经济最发达的州之一,本来应该没有电力缺欠之虞,狺]呈现出了“第三世界”的水平。更讽刺的是,极寒天气导致停电这件事在得州并非第一次发生,1989年就发生过,然后是2011年,再到今天。
  每一次,都有人提前告知得州的电力公司极寒天气要来临,电力设备要准备防冻过冬措施,结果,还是那句熟悉的台词:要钱!
  只为逐利而生的私人电力公司,当然不会为十几年一次的极端气候而多花钱升级电网设备,准备什么“万全之策”,更不会主动并入其他地区的电网,丢掉自己盘子里独享的大肥肉。
  高峰电价临时暴涨虽然千夫所指,但钱是实实在在进了腰包,何乐不为?
  与利润报表的数字相比,普通人的挨饿受冻又算得了什么呢?
  类似“电网”这帚滌础设施,在美国的形成过程往往都是大同小异。比如美国铁路系统也是私人先建,你一片我一片,然后大家开始竞争,并购,联网,最终垄断加价。
  一旦整个网路建设完善,利润变薄,政府介入,公共服务属性大于商业属性后,投资就不断下降,然后就缝缝补补又三年了,破破烂烂一天天熬下去。
  这问题美国人不是看不见,他们就没想过解办法?
  3
  其实是有的。
  既然利润曾经驱动了电网建设,为什么不再次用利润驱动全美电力调配呢?既然你们电力公司说缺钱,让你赚钱不就好了吗?
  于是自由市场下的一群聪明人就干了,而且干出了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
  嗯,这家公司就是安然,那个爆出历史性财务造假丑闻的安然。
  成立于1985年的安然公司,从天然气管道运输业务起家,成为美国最大的能源公司。
  1992年,美国国会放松了能源行业管制,要求公用事业公司开放电力运输系统,建立电力批发市场,希望能调配全国电力资源。
  第二年,安然就获得电力经销商执照,加入了推动电力经销自由化的进程中。
  由于当时加州激进地放弃了电力市场的中长期交易,把电量都压到现货市场,电价由短时间的供需形势主导,服务于居民用电的公用事业公司失去了避险“后路”。
  安然抓住现货市场的漏洞,在加州电力短缺的时候将电力大量卖出,然后等电价高涨的时候就买回来,疯狂套利,安然的交易员称之为“把电力搬来搬去的本领”。
  一位参议员在国会质询时,还原了安然公司的员工的证词:
  我们把电力系统灌到爆,导致加州各地连续停电,电价也就一飞}天。然后告诉加州公共部门,要电吗?请付买路财!对方就只能同意报价。
  此外,一旦用电需求不高,安然公司的交易员还会直接要求发电厂以维修的名关闭一段时间,直接造成三四成供应中断,人为制造电力短缺,让电价飙涨三四倍。
  安然的做法迅速被各家电力经销商效仿,甚至出现了关厂“理由不{用”的情G。
  发展了百年的美国电力市场,就这变成了一个出老千的赌场,电力批发价一度被炒到1000美元,几乎与这次得州停电事故一屆C
  那年,加州高温,外加野火肆掠,输电线路过载崩溃,安然公司的交易员珜艄X望外,发出了魔鬼一般的声音:
  让它烧!
  民众被困在停运的电梯里、汽车因为交通信号混乱而相撞,当一个个伤员被抬出的时候,交易员们狶き璁A来一场地震,让所有发电厂都掉进太平洋里,让电价は限}高,好让自己赚取滚滚红利。
  这场停电事故中,加州损失了90亿美元,逼得州长不得不威胁要求去接管电厂。
  安然倒台后,一份美国能源部的初始调查报告显示,1998年7月13日,在安然等公司的操控下,加州电力批发价格曾一度飙升到9999.99美元/MWh。
  没有再高的原因,是因为系统最高只能显示六位数字。
  2000年,加州再次爆发电力危机,为非作歹的安然公司祟酗獉_了众怒,公司CEO被当众砸了一脸蓝莓派。抗议者愤怒道:“他们赚走了1亿3千2百万,我们狴I不起电费。”
  物以稀为贵,对于水电燃气等等公共必需品而言,获取最大利润的方法就是制造稀缺,安然的肆は忌惮,是私有化的自由市场必然导致的恶果。
  真想要保护民众公共利益,必然触动美国体制中更保守的逆鳞。
  比如,代表得州能源企业的美国前总统布什,当年就果断拒绝了加州政府要求白宫干涉电价的请求,能源监管部门也没有因为加州能源危机而处罚任何人。
  可以说,安然背后还有は数双贪婪的眼睛,一旦开闸,就是洪水猛兽般撕咬公关利益,趁火打劫者会挤破门槛,没极端天气也要制造点人为祸出来。
  正如国家电网北京经济研究院舒彬主任对于此次得州大停电的评价:
  “美国每次断电不能都拿‘寒潮’作为借口。……美国电网类似于一个个小的独立电网,资本导向貝w了其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同时牺牲了公共风险。美国电力公司本质上不是代表最な大人民的利益,代表的是股东的利益,这就是体制问题。”
  这就祟证明美国想“以毒攻毒”,通过自由市场来整合散装电力格局的念想,根本は法实现。
  “万能灵药”自由市场解角ㄓF,还有别的招吗?
  前面提到的前能源部长比堙P理查森在就给美国人开出了另一剂药方:
  学中国啊!
  在《美国的第三世界电网》一文中,他认为中国拥有一项超前的输电技术——特高压输电(UHV),该技术可以把可再生能源有望安全高效地输送到目标地区。
  如果这一新颖且极具实践意慦漣术若能得到充分发挥,绝对将给美国日益老旧、分散化的电网体系串联起来,从技术上祟陳}解掉电力调配的问题。
  为什么这技术一定要跟中国学呢?
  因为中国有168项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组成的特高压输电技术标准体系,所以在特高压的影响力和话语权冠绝全球,由此推动成立的国际特高压直流和交流输电技术委员会,秘书处也都在中国。
  在特高压领域,中国标准就是世界标准,就连一向吹捧美国制度的郎咸平谈美国电力系统也说,美国电力系统都在讲中文,因为标准都在中国。
  然而,要建立全国统一的特高压输电系统,美国还要面临基础建设领域更多“定体问”式的问题,近乎于は解。
  这,又是一份摆在面前也抄不明白的中国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