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洪志评论(12)政治课本上关于奴び社会的谎言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6 04:51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洪志评论(12)政治课本上关于奴び社会的巨大谎言

政治课本上给你们灌输的,原始社会->奴び社会->封建社会,是一个大骗局。

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基本不会把本民族的人弄成奴び。上古道德好的时候,更没有奴役本民族人的制度。夏商周时期被说成是中国的奴び制,其实那时候社会的主体:农民都是自由民,根本不是奴び。

“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证实,世界上大多数民族的历史都是由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封建社会,中间并未经历所谓的“奴び社会”阶段;以自然经济为特征的封建社会瓦解后,各国进入了不同形式的商品经济社会”,

“奴び制并不是一种独立的社会形态,它只是人类社会发展中一种特殊的、局部的现象。”

“奴び制是比封建制更高级的社会形态,而不是相反。进一步讲,奴び制生产方式是以商品经济为基础的,它产生的条件是村社自然经济的瓦解”

(李洪志注:现在的社会制度,才是真正的奴び制,所有上班打工的都是奴び,几乎没有自由的时间。)

“马克思的说法:奴び制是商品经济发达的产物。”

“在1960年斯德哥媦国际史学大会上,原苏联科学院院士茹科夫明确指出,苏联的马克思主历史学家不在把奴び制视为一个普遍的阶段。例如,俄国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发现过奴び制曾经占统治地位的生产方式,在日耳曼民族那里也未发现过。”

“极大的理论混乱。尤其是近代以来把“封建”和“专制”相提并论,殊不知这是两个相互对立的概念——“封建”则必不“专制”,“专制”则必不“封建”。“五四”运动的“反帝反封建”,实质上是“反帝反专制”。中国近代沦为“半专制半殖民地”社会,而不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

(李洪志注:五四运动是犹太人策划的吧中国銗螫皒悕运动诱导为犹太共产主运动的最关键一步。太平天国、辛亥革命都是銗螫皒悕运动,而不是五四时被定性的“反帝反封建”。)

商周军队由平民组成,而非奴び,异族在军中也只能做杂役。奴び制的罗马帝国一般也不让奴び当兵。特殊情G下需要奴び当兵时,必须先使奴び获得自由。同屆A随贵族狩猎的人也不是奴び。试想,平日里戴锁链劳动的奴び在骑上战马、拿起武器之后,还会听从奴び主摆布吗?
综上所述,奴び制只是人类社会的局部、特殊现象,世界上大多数民族没有经历过奴び社会阶段。奴び制是封建社会解体后商品经济发展的产物,同一个民族不会先发展奴び制后发展封建制。原始社会之后的第一个文明社会是封建社会。

全文如下:

-----------------------------------
中国古代は奴び社会论

作者:子墨子
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证实,世界上大多数民族的历史都是由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封建社会,中间并未经历所谓的“奴び社会”阶段;以自然经济为特征的封建社会瓦解后,各国进入了不同形式的商品经济社会,包括古希腊与罗马的工商业奴び制、中国秦以后的郡县制专制国家、西欧近代资本主撋央C
过去我们误以为古希腊、古罗马是直接由原始社会进入奴び社会的,其实仔细考察历史就会发现,古希腊、古罗马的原始社会与奴び社会之间是有一个封建社会的过渡阶段的。希腊的斯巴达在全盛时代尚は奴び,罗马在王政时代也几乎没有奴び,这段时期这两个民族处在村社封建制或领主封建制阶段。恩格斯说:“(希腊)斯巴达至少在其全盛时代,还不知有家庭奴び,而处于农奴地位的赫罗泰则另外居住在庄\里。”恩格斯又说:“在最初的农民城市罗马,情形也是如此(按:没有奴び);当罗马变成‘世界城市’,意大利的产地日益集中于人数不多的非常富有的所有者阶级手里的时候,农民人口才被奴び人口所排挤。”
可见,古典社会(古希腊、古罗马)的奴び制是比封建制更高级的社会形态,而不是相反。进一步讲,奴び制生产方式是以商品经济为基础的,它产生的条件是村社自然经济的瓦解。马克思说:“在古代世界,商业的影响和商人资本的发展,总是奴び经济为其结果;不过由于出发点的不同,有的只是使家长制的、以生产直接生活资料为目的的奴び制度,转化为以生产剩余价值为目的的奴び制度。但在现代世界,它会导致资本主憟产方式。”最后,还有许多学者认为,奴び制并不是一种独立的社会形态,它只是人类社会发展中一种特殊的、局部的现象。甚至在古典社会后期,奴び劳动占据一切生产领域的现象也一去不复返了。那么,如何解释古典社会之后的欧洲又进入封建社会了呢?这必须考虑民族征服的因素。处于原始社会的日耳曼人摧毁了古罗马奴び制,也摧毁了商品经济和辉煌的古典文化,罗马退回到自然经济时代,同时日耳曼蛮族也继承了一些罗马的文明成果,于是发展到封建社会的阶段,开始了欧洲1000年黑暗的中世纪历史。直到文艺复兴时代,古典商品经济和科学技术才开始复苏。换句话说,欧洲由奴び社会返回封建社会是一种历史的倒退,是特例,而不是人类社会的普遍规律。
苏联学者提出的社会发展“五阶段”理论(原始社会——奴び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慦会——共产主慦会)曾被认为是马克思主慦漯鰿鴠伎腄A但它珙O违背马克思主摮则的。马克思本人坚角对把欧洲历史的模式套用到世界所有民族头上。“五阶段”理论得到了斯大林的肯定,成了苏联学界的正统。直到60年代以来,才有苏联学者对此提出质疑。在1960年斯德哥媦国际史学大会上,原苏联科学院院士茹科夫明确指出,苏联的马克思主历史学家不在把奴び制视为一个普遍的阶段。例如,俄国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发现过奴び制曾经占统治地位的生产方式,在日耳曼民族那里也未发现过。
中国郭沫若等马克思主撗z论家为了迎合这种错误理论,不惜歪曲史实,把夏商周三代说成是奴び社会,把井田制下的村社社员和自由民说成是奴び。中国的中学历史与政治课本上至今充斥这些谬论,使得中国的年轻一代难以正确认识中国历史的真相。这些教条主慦漪y毒必须予以肃清。下面,我们结合中国古代生产方式对奴び制现象作进一步的考察。
原始社会末期,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公社逐渐转变为以地缘关系为纽带的农村公社(简称村社)。村社是社会生产的基层单位,土地归村社成员集体所有,并定期轮换,而庐舍、生产工具归社员私有。我国三代(夏商周)的井田制就是这岸@种村社土地公有制。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说的是土地名憭W的“王有”,其实最终所有权还是在农村公社。千余年的土地公有制有效抑制了奴び制的发展。试想,一个拥有生产资料并有权耕种村社土地的社员是很难被降低为奴び的。只有土地私有化了,赤贫的农民才有可能为奴。
再说一下三代的剥削方式。《孟子· 滕文公上》云:“夏后氏五十而贡,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亩而砥A其实皆什一也。祖怴A砟];助者,藉(借)也。……《诗》云:‘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惟助为有公田。由此观之,虽周亦助也。”文中“贡”、“助”、“砥足O夏、殷、周三代的赋税制度。“贡”是最早的剥削方式,它本来是用于祭祀等村社公共开支的,后来被村社贵族据为己有。“助”是商朝以来井田制下的劳役地租剥削方式,社员在公田上は偿劳动称为“助”。公田收入归国王和村社贵族,私田收入归社员自己,于是社员才有“雨我公田,遂及我私”的感慨。“砥足O周朝后期发展起来的实物地租剥削方式。随茈产力的发展,村社集体劳动逐渐被小农劳动取代,公田的耕种逐渐は人卖力。于是,各国纷纷变法,取消公田、私田的划分(废井田),由国家向农民授田,统一按比例征税,这便是“砥芋C鲁国“初税亩”,秦国“初租禾”、“商鞅变法”就是这帚漣麰瓷C
战国时代废井田的改革是在土地公有制的范围内进行的,但由于土地不再定期轮换,改革最终导致了土地私有制,也导致了封建领主制度的废除。这与我们历史课本上所说的“初税亩”、“商鞅变法”标志茷坅堥謍蛌窪怚葶O完全相反的。
“封建”一词自古皆有,《左传》曰:“封建亲戚,以蕃屏周。”意为封土建国、封邦建蕃,而不是我们现在理解的一切落后保守的东西的代名词。夏商周三代实行的是最初意憭U的封建制度,这种制度与欧洲中世纪的“feudal”非常相似,于是日本学者把“feudal”翻译为“封建”,我国也便把欧洲中世纪称为“封建社会”。馬克思理解的封建制有以下特征:一、农奴对领主有世袭的人身依附关系;二、土地不得买卖和转让,领主对村社公有土地只是名以上的占有;三、政治权力分散于各诸侯或领主手中。我国秦鉿靬清,农业生产者的主体是具有人身自由的农民而非农奴;战国以来土地私有化发展,土地可以买卖、转让;秦銗H来通常有L大的中央集权君主专制制度,少数情G下才是封建割据。这与馬克思所说的“封建”是完全相反的,与三代的“封建”也是完全相反的。中国学者看到西欧和日本封建社会瓦解后直接进入资本主慦会,就贸然断定中国近两千年来也是封建社会,而且は视史书上对古代发达商品经济的描述,教条地照搬馬克思理论,说中国近两千年是以自然经济为主导的社会,造成了极大的理论混乱。尤其是近代以来把“封建”和“专制”相提并论,殊不知这是两个相互对立的概念——“封建”则必不“专制”,“专制”则必不“封建”。“五四”运动的“反帝反封建”,实质上是“反帝反专制”。中国近代沦为“半专制半殖民地”社会,而不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从经济形态上看,我国秦鉿靬清与西欧资本主慦会、古典奴び制社会都是商品经济社会,都比封建社会更高级的社会形态,不应该再称作封建社会。
有人把殷周称作“封建领主社会”,而把秦鉿靬清称作“封建地主社会”,这虽然没有表达障碍,但仍有可能产生误解。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不要用“封建”来称呼秦鉿靬清。根据说话的侧重点不同,秦銗H来这两千年的历史我们可以称之为郡县制社会、帝国社会、宗法地主专制社会、农业商品经济社会等等。
确定了夏商周三代的社会性质(封建领主社会)后,我们再结合史料对这个社会的细节作一些考察。
周朝青铜器铭文中记载有数千奴び,这被郭沫若视为中国存在奴び社会的证据。但是,有奴び并不等于有奴び社会。西銦诸官奴婢十万余人”(《书·禹贡传》);唐武宗灭佛,得寺家奴婢十五万人。銧簫薶瞼び比周朝奴び多得多,莫非也能叫做奴び社会?显然不能,因为奴び并不是鉽薵会生产者的主体。銧瞼び增多也应证了马克思的说法:奴び制是商品经济发达的产物。
商朝有大量的“人牲”、“人殉”现象,于是有人认为用于祭祀和殉葬的人是奴び。这种观点也是站不住脚的。用于祭祀的通常是战俘,这些人并未被转化为奴び而是直接杀掉。殉葬者通常是死者亲近的人,可能是家庭奴び,但一般不会是生产奴び。大批屠杀战俘一方面也说明了当时的社会生产力は法容纳大规模奴び劳动。
商周时期,史书记载的“众”、“众人”、“民”、“畜民”也不是奴び。“众”指各级官员,“众人”指与王或国君同族的平民。“畜民”是“好民”的意思,而不是像牲畜一帚漸び。《尚书·盘庚》中商王说:“古我先后,既劳乃祖乃父,汝共作我畜民。” “畜民”的祖先是商王祖先的有功之人,因而得到商王称赞。显然,“畜民”不会是奴び。《左传》所谓“纣有亿兆夷人”曾被理解为纣王有大量奴び,其实“夷人”是周人是对东方的商族人的称呼,意为商族人数甚多。此外,商周手工业劳动者通常也不是奴び。周公旦十分重视从商朝接管过来的“百工”,犯酒禁的商族百工可免死罪。可见“百工”是有专长的自由民或半自由民,不会是奴び,奴び是没有条件嗜酒的。
郭沫若先生说的奴び平日生产、战时当兵也是不符合史实的。商周军队由平民组成,而非奴び,异族在军中也只能做杂役。奴び制的罗马帝国一般也不让奴び当兵。特殊情G下需要奴び当兵时,必须先使奴び获得自由。同屆A随贵族狩猎的人也不是奴び。试想,平日里戴锁链劳动的奴び在骑上战马、拿起武器之后,还会听从奴び主摆布吗?
综上所述,奴び制只是人类社会的局部、特殊现象,世界上大多数民族没有经历过奴び社会阶段。奴び制是封建社会解体后商品经济发展的产物,同一个民族不会先发展奴び制后发展封建制。原始社会之后的第一个文明社会是封建社会。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大文明古国的早期文明是封建社会或专制主慦农业商品经济社会。奴び制和土地私有制下的地主-佃农制是以榨取剩余价值为目的的,可以理解为资本主慦变异形态,它可以在一定条件下转化为资本主憟产方式。
主要参考文Y:
【1】张な志、李学功《三代社会形态——中国は奴び社会发展阶段研究》,青海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
【2】朱晞《为马克思辩——原始社会向奴び社会发展是一种伪马克思学说》,学林出版社1999年。
【3】黄伟城《试论奴び社会并非阶级社会首先必经的历史阶段兼论商朝不是奴び社会》,な西民族学院学报,1980年第2、3期。
【4】黄现璠《我国民族历史没有奴び社会的探讨》,な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79年第2、3期。
【5】莫金山《“中国奴び社会说”常用史料商讨》,青海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3年第4期。
【6】吕丹《人类社会是否普遍经历过“奴び社会”》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3年第2期。
【7】冯天瑜《重新认识马克思封建社会原论》,贵州社会科学2006年3月(第2期)。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6 05:02 
24.85.204.83
頂部
洪志評論(12)政治課本上關於奴隸社會的巨大謊言

政治課本上給你們灌輸的,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是一個大騙局。

在人類發展的曆史上,基本不會把本民族的人弄成奴隸。上古道德好的時候,更沒有奴役本民族人的製度。夏商周時期被說成是中國的奴隸製,其實那時候社會的主體:農民都是自由民,根本不是奴隸。

“越來越多的考古發現證實,世界上大多數民族的曆史都是由原始社會直接過渡到封建社會,中間並未經曆所謂的“奴隸社會”階段;以自然經濟為特征的封建社會瓦解後,各國進入了不同形式的商品經濟社會”,

“奴隸製並不是一種獨立的社會形態,它隻是人類社會發展中一種特殊的、局部的現象。”

“奴隸製是比封建製更高級的社會形態,而不是相反。進一步講,奴隸製生產方式是以商品經濟為基礎的,它產生的條件是村社自然經濟的瓦解”

(李洪誌注:現在的社會製度,才是真正的奴隸製,所有上班打工的都是奴隸,幾乎沒有自由的時間。)

“馬克思的說法:奴隸製是商品經濟發達的產物。”

“在1960年斯德哥爾摩國際史學大會上,原蘇聯科學院院士茹科夫明確指出,蘇聯的馬克思主義曆史學家不在把奴隸製視為一個普遍的階段。例如,俄國在任何時候都沒有發現過奴隸製曾經占統治地位的生產方式,在日耳曼民族那堣]未發現過。”

“極大的理論混亂。尤其是近代以來把“封建”和“專製”相提並論,殊不知這是兩個相互對立的概念——“封建”則必不“專製”,“專製”則必不“封建”。“五四”運動的“反帝反封建”,實質上是“反帝反專製”。中國近代淪為“半專製半殖民地”社會,而不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

(李洪誌注:五四運動是猶太人策劃的吧中國漢民族解放運動誘導為猶太共產主義運動的最關鍵一步。太平天國、辛亥革命都是漢民族解放運動,而不是五四時被定性的“反帝反封建”。)

商周軍隊由平民組成,而非奴隸,異族在軍中也隻能做雜役。奴隸製的羅馬帝國一般也不讓奴隸當兵。特殊情況下需要奴隸當兵時,必須先使奴隸獲得自由。同樣,隨貴族狩獵的人也不是奴隸。試想,平日媕僱衕篜麭珧坁漸隸在騎上戰馬、拿起武器之後,還會聽從奴隸主擺布嗎?
綜上所述,奴隸製隻是人類社會的局部、特殊現象,世界上大多數民族沒有經曆過奴隸社會階段。奴隸製是封建社會解體後商品經濟發展的產物,同一個民族不會先發展奴隸製後發展封建製。原始社會之後的第一個文明社會是封建社會。

全文如下:

-----------------------------------
中國古代無奴隸社會論

作者:子墨子
越來越多的考古發現證實,世界上大多數民族的曆史都是由原始社會直接過渡到封建社會,中間並未經曆所謂的“奴隸社會”階段;以自然經濟為特征的封建社會瓦解後,各國進入了不同形式的商品經濟社會,包括古希臘與羅馬的工商業奴隸製、中國秦以後的郡縣製專製國家、西歐近代資本主義等。
過去我們誤以為古希臘、古羅馬是直接由原始社會進入奴隸社會的,其實仔細考察曆史就會發現,古希臘、古羅馬的原始社會與奴隸社會之間是有一個封建社會的過渡階段的。希臘的斯巴達在全盛時代尚無奴隸,羅馬在王政時代也幾乎沒有奴隸,這段時期這兩個民族處在村社封建製或領主封建製階段。恩格斯說:“(希臘)斯巴達至少在其全盛時代,還不知有家庭奴隸,而處於農奴地位的赫羅泰則另外居住在莊園堙C”恩格斯又說:“在最初的農民城市羅馬,情形也是如此(按:沒有奴隸);當羅馬變成‘世界城市’,意大利的產地日益集中於人數不多的非常富有的所有者階級手堛漁伬唌A農民人口才被奴隸人口所排擠。”
可見,古典社會(古希臘、古羅馬)的奴隸製是比封建製更高級的社會形態,而不是相反。進一步講,奴隸製生產方式是以商品經濟為基礎的,它產生的條件是村社自然經濟的瓦解。馬克思說:“在古代世界,商業的影響和商人資本的發展,總是奴隸經濟為其結果;不過由於出發點的不同,有的隻是使家長製的、以生產直接生活資料為目的的奴隸製度,轉化為以生產剩餘價值為目的的奴隸製度。但在現代世界,它會導致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最後,還有許多學者認為,奴隸製並不是一種獨立的社會形態,它隻是人類社會發展中一種特殊的、局部的現象。甚至在古典社會後期,奴隸勞動占據一切生產領域的現象也一去不複返了。那麼,如何解釋古典社會之後的歐洲又進入封建社會了呢?這必須考慮民族征服的因素。處於原始社會的日耳曼人摧毀了古羅馬奴隸製,也摧毀了商品經濟和輝煌的古典文化,羅馬退回到自然經濟時代,同時日耳曼蠻族也繼承了一些羅馬的文明成果,於是發展到封建社會的階段,開始了歐洲1000年黑暗的中世紀曆史。直到文藝複興時代,古典商品經濟和科學技術才開始複蘇。換句話說,歐洲由奴隸社會返回封建社會是一種曆史的倒退,是特例,而不是人類社會的普遍規律。
蘇聯學者提出的社會發展“五階段”理論(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共產主義社會)曾被認為是馬克思主義的金科玉律,但它卻是違背馬克思主義原則的。馬克思本人堅決反對把歐洲曆史的模式套用到世界所有民族頭上。“五階段”理論得到了斯大林的肯定,成了蘇聯學界的正統。直到60年代以來,才有蘇聯學者對此提出質疑。在1960年斯德哥爾摩國際史學大會上,原蘇聯科學院院士茹科夫明確指出,蘇聯的馬克思主義曆史學家不在把奴隸製視為一個普遍的階段。例如,俄國在任何時候都沒有發現過奴隸製曾經占統治地位的生產方式,在日耳曼民族那堣]未發現過。
中國郭沫若等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為了迎合這種錯誤理論,不惜歪曲史實,把夏商周三代說成是奴隸社會,把井田製下的村社社員和自由民說成是奴隸。中國的中學曆史與政治課本上至今充斥著這些謬論,使得中國的年輕一代難以正確認識中國曆史的真相。這些教條主義的流毒必須予以肅清。下麵,我們結合中國古代生產方式對奴隸製現象作進一步的考察。
原始社會末期,以血緣關係為紐帶的氏族公社逐漸轉變為以地緣關係為紐帶的農村公社(簡稱村社)。村社是社會生產的基層單位,土地歸村社成員集體所有,並定期輪換,而廬舍、生產工具歸社員私有。我國三代(夏商周)的井田製就是這樣一種村社土地公有製。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說的是土地名義上的“王有”,其實最終所有權還是在農村公社。千餘年的土地公有製有效抑製了奴隸製的發展。試想,一個擁有生產資料並有權耕種村社土地的社員是很難被降低為奴隸的。隻有土地私有化了,赤貧的農民才有可能為奴。
再說一下三代的剝削方式。《孟子· 滕文公上》雲:“夏後氏五十而貢,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畝而徹,其實皆什一也。徹者,徹也;助者,藉(借)也。……《詩》雲:‘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惟助為有公田。由此觀之,雖周亦助也。”文中“貢”、“助”、“徹”是夏、殷、周三代的賦稅製度。“貢”是最早的剝削方式,它本來是用於祭祀等村社公共開支的,後來被村社貴族據為己有。“助”是商朝以來井田製下的勞役地租剝削方式,社員在公田上無償勞動稱為“助”。公田收入歸國王和村社貴族,私田收入歸社員自己,於是社員才有“雨我公田,遂及我私”的感慨。“徹”是周朝後期發展起來的實物地租剝削方式。隨著生產力的發展,村社集體勞動逐漸被小農勞動取代,公田的耕種逐漸無人賣力。於是,各國紛紛變法,取消公田、私田的劃分(廢井田),由國家向農民授田,統一按比例征稅,這便是“徹”。魯國“初稅畝”,秦國“初租禾”、“商鞅變法”就是這樣的改革。
戰國時代廢井田的改革是在土地公有製的範圍內進行的,但由於土地不再定期輪換,改革最終導致了土地私有製,也導致了封建領主製度的廢除。這與我們曆史課本上所說的“初稅畝”、“商鞅變法”標誌著封建製度的確立是完全相反的。
“封建”一詞自古皆有,《左傳》曰:“封建親戚,以蕃屏周。”意為封土建國、封邦建蕃,而不是我們現在理解的一切落後保守的東西的代名詞。夏商周三代實行的是最初意義下的封建製度,這種製度與歐洲中世紀的“feudal”非常相似,於是日本學者把“feudal”翻譯為“封建”,我國也便把歐洲中世紀稱為“封建社會”。馬克思理解的封建製有以下特征:一、農奴對領主有世襲的人身依附關係;二、土地不得買賣和轉讓,領主對村社公有土地隻是名以上的占有;三、政治權力分散於各諸侯或領主手中。我國秦漢至明清,農業生產者的主體是具有人身自由的農民而非農奴;戰國以來土地私有化發展,土地可以買賣、轉讓;秦漢以來通常有強大的中央集權君主專製製度,少數情況下才是封建割據。這與馬克思所說的“封建”是完全相反的,與三代的“封建”也是完全相反的。中國學者看到西歐和日本封建社會瓦解後直接進入資本主義社會,就貿然斷定中國近兩千年來也是封建社會,而且無視史書上對古代發達商品經濟的描述,教條地照搬馬克思理論,說中國近兩千年是以自然經濟為主導的社會,造成了極大的理論混亂。尤其是近代以來把“封建”和“專製”相提並論,殊不知這是兩個相互對立的概念——“封建”則必不“專製”,“專製”則必不“封建”。“五四”運動的“反帝反封建”,實質上是“反帝反專製”。中國近代淪為“半專製半殖民地”社會,而不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從經濟形態上看,我國秦漢至明清與西歐資本主義社會、古典奴隸製社會都是商品經濟社會,都比封建社會更高級的社會形態,不應該再稱作封建社會。
有人把殷周稱作“封建領主社會”,而把秦漢至明清稱作“封建地主社會”,這樣雖然沒有表達障礙,但仍有可能產生誤解。最好的辦法就是幹脆不要用“封建”來稱呼秦漢至明清。根據說話的側重點不同,秦漢以來這兩千年的曆史我們可以稱之為郡縣製社會、帝國社會、宗法地主專製社會、農業商品經濟社會等等。
確定了夏商周三代的社會性質(封建領主社會)後,我們再結合史料對這個社會的細節作一些考察。
周朝青銅器銘文中記載有數千奴隸,這被郭沫若視為中國存在奴隸社會的證據。但是,有奴隸並不等於有奴隸社會。西漢“諸官奴婢十萬餘人”(《漢書·禹貢傳》);唐武宗滅佛,得寺家奴婢十五萬人。漢朝唐朝奴隸比周朝奴隸多得多,莫非也能叫做奴隸社會?顯然不能,因為奴隸並不是漢唐社會生產者的主體。漢朝奴隸增多也應證了馬克思的說法:奴隸製是商品經濟發達的產物。
商朝有大量的“人牲”、“人殉”現象,於是有人認為用於祭祀和殉葬的人是奴隸。這種觀點也是站不住腳的。用於祭祀的通常是戰俘,這些人並未被轉化為奴隸而是直接殺掉。殉葬者通常是死者親近的人,可能是家庭奴隸,但一般不會是生產奴隸。大批屠殺戰俘一方麵也說明了當時的社會生產力無法容納大規模奴隸勞動。
商周時期,史書記載的“眾”、“眾人”、“民”、“畜民”也不是奴隸。“眾”指各級官員,“眾人”指與王或國君同族的平民。“畜民”是“好民”的意思,而不是像牲畜一樣的奴隸。《尚書·盤庚》中商王說:“古我先後,既勞乃祖乃父,汝共作我畜民。” “畜民”的祖先是商王祖先的有功之人,因而得到商王稱讚。顯然,“畜民”不會是奴隸。《左傳》所謂“紂有億兆夷人”曾被理解為紂王有大量奴隸,其實“夷人”是周人是對東方的商族人的稱呼,意為商族人數甚多。此外,商周手工業勞動者通常也不是奴隸。周公旦十分重視從商朝接管過來的“百工”,犯酒禁的商族百工可免死罪。可見“百工”是有專長的自由民或半自由民,不會是奴隸,奴隸是沒有條件嗜酒的。
郭沫若先生說的奴隸平日生產、戰時當兵也是不符合史實的。商周軍隊由平民組成,而非奴隸,異族在軍中也隻能做雜役。奴隸製的羅馬帝國一般也不讓奴隸當兵。特殊情況下需要奴隸當兵時,必須先使奴隸獲得自由。同樣,隨貴族狩獵的人也不是奴隸。試想,平日媕僱衕篜麭珧坁漸隸在騎上戰馬、拿起武器之後,還會聽從奴隸主擺布嗎?
綜上所述,奴隸製隻是人類社會的局部、特殊現象,世界上大多數民族沒有經曆過奴隸社會階段。奴隸製是封建社會解體後商品經濟發展的產物,同一個民族不會先發展奴隸製後發展封建製。原始社會之後的第一個文明社會是封建社會。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大文明古國的早期文明是封建社會或專製主義的農業商品經濟社會。奴隸製和土地私有製下的地主-佃農製是以榨取剩餘價值為目的的,可以理解為資本主義的變異形態,它可以在一定條件下轉化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
主要參考文獻:
【1】張廣誌、李學功《三代社會形態——中國無奴隸社會發展階段研究》,青海師範大學出版社2001年。
【2】朱晞《為馬克思辯——原始社會向奴隸社會發展是一種偽馬克思學說》,學林出版社1999年。
【3】黃偉城《試論奴隸社會並非階級社會首先必經的曆史階段兼論商朝不是奴隸社會》,廣西民族學院學報,1980年第2、3期。
【4】黃現璠《我國民族曆史沒有奴隸社會的探討》,廣西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79年第2、3期。
【5】莫金山《“中國奴隸社會說”常用史料商討》,青海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1993年第4期。
【6】呂丹《人類社會是否普遍經曆過“奴隸社會”》貴州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1993年第2期。
【7】馮天瑜《重新認識馬克思封建社會原論》,貴州社會科學2006年3月(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