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资料]屠蜀的真凶——沉重的历史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4 04:33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资料]屠蜀的真凶——沉重的历史
   
沉重并非为了别的,而仅仅是因为——真实,历史的真实和可怕的历史真实。   

写到枪炮,偶查过资料,明朝的枪炮虽说不能领先世界,但从使用的规模上说珙O世界第一;写到航海偶也查过资料,郑和下西洋的珩载重虽有争论,但其的航海技术世界第一珛L可否认;然而写到张Y忠屠蜀及张Y忠部下李定国降清,偶没有查相关的资料,仅以自己一些想当然的历史知识而写,因而有书友给我指出:历史上李定国是与郑成功相并的反清将领,偶感谢这些书友,并为自己的無知而惭愧。   

但越查资料偶越发沉重,历史上屠蜀者真的是张Y忠所为么?我们听说过屠城,比如在杨州,在嘉定,在江阴……清的中后期则在蒙古,在西部,但我们从来没听说过屠省——将一省的百姓***!一个城的百姓以数十万计,一个省呢?一个省有多少人,一个号称“天府之国”的省呢?要将一个这樣的省杀得“弥望千里,绝無人蝖身n杀多少人?   

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南方的四月应该是初夏的天气,但今天下午,面对著这些数字,我的背后升起了一股寒意。   

以下这篇文章是从网上摘下的,大家可以看看。好象是篇报道。   


谁是屠蜀的真凶?  


前几日,在成都的某施工现场挖出了成百上千的人骨.据考证是明末清初大屠杀的遇难者.于是就有人又在批判张Y忠屠蜀论.然而实施果真如此么?记得早年已经有定论,满清是屠蜀的真凶.然而近年来翻案风盛行,连尚可喜都成了促进国家统一维护民族团结的楷模,还得了一座纪念馆.所以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出于种种目的又翻出了张Y忠屠蜀论,实在是令人愤怒!  

明末清初,在四川发生了大屠杀,人口急剧ㄓ痋C清朝期间所编撰的“史料”以及一些“记录”等都把大屠杀的责任归于张Y忠。由于清朝的统治延续了两百七十多年,以至绝大多数人都对此深信不疑。连鲁迅先生也曾批判过张Y忠是“专在‘为杀人而杀人’”。   

影响最大的是一本过了近百年後才出的名叫《蜀碧》的书。因该书详细地描述了张Y忠是如何的杀人不眨眼,所以连鲁迅都对书中的“记述”深信不疑而对“流贼”痛恨不已。鲁迅说“那时我还是满洲治下的一个拖著辫子的十四五岁的少年,但已经看过记载张Y忠怎樣屠杀蜀人的《蜀碧》,痛恨著这‘流贼’的凶残”。只不过鲁迅“後来又偶然在破书堆里发见了一本不全的《立斋闲录》,还是明抄本,我就在那书上看见了永乐的上谕,于是我的憎恨就移到永乐身上去了” (《病後杂谈之余》)   

《蜀碧》一书的作者彭遵泗是乾隆二年(1736年)的进士,官为御林院编修。可说是满清政府的官员,是一个御用文人,所以他的书究竟有多少可信度很值得人怀疑。  

明末清初时期的张Y忠没有像李自成那樣善待中小地主和知识分子,反倒把他们当作敌人看待,所以清军侵入四川时支持张Y忠的人不多,因此引起张Y忠愤怒的可能不是没有。而且张Y忠在看到大明王朝被李自成推翻,清兵又乘机入关,并很快占了大半个中国之後,明白了天下已属满清再也轮不到他自己,因此而自暴自弃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但如果把造成四川“弥望千里,绝無人蝖赤漱j屠杀都归于张Y忠,则实难苟同。因为这并非张Y忠所为,而是清兵自己所干的好事。最後还赖到早已死亡的张Y忠头上。   

其实,只要仔细查看一下清兵侵入四川的那段历史,真相不难知晓。   

因此对四川人民的这种顽強不屈的抵抗,清军采取了祟陰O杀的办法作为报复。即不论是“张贼”,还是無辜的平民,一律斩杀。   

“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这是16/4/9年满清贴出的公告!!!!!!   

这种残忍的镇/压方式,在四川竟然持续了很长时间。为了隐瞒真相、欺骗中国人,满清居然把他们自己干的这些大屠杀全部栽赃给张Y忠!   

试想,假如张Y忠真如满清鞑虏所宣传的那樣,“是一个疯狂的杀人魔王。四川交通可达的人蝮Y密之处,差不多被他杀绝”,那麽,几乎没有人蝒漸|川,何能抵抗十多年?   
      
这不是明显的矛盾嘛。  

四川人民的反清活动被残忍地镇/压後,的确是到了“弥望千里,绝無人蝖赤漲a步。清廷不得不迁移湖な的人口至四川(即有名的以湖な填四川)。造成这种惨状的不正是鞑虏们吗?可见当时的鞑虏们不仅穷凶极恶、而且栽赃的手法也卑鄙至极。   

当然越是夸张和宣传张Y忠的“屠杀”,就越能证明真正的刽子手们的行为是“正憛赤滿C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满清统治了两百多年,战败一方的记录早就被毁灭或被篡改,留下的只是有利于自己的“记录”和当时的宣传,这樣的“历史”代代相传,两百年後的百姓也就很自然地信了。   

不过,如上面的例子,还是可以从满清自己的记录里找到矛盾的地方,从而还回历史的真面目。也有後来的出土文物戳穿了当时满清所制造的、流传两百多年的谎言。  

例如,有一个栽赃的著名例子:满清的“七杀碑”传说。满清说张Y忠不仅杀人如麻,还在他杀人的地方立了个碑,碑上写有:   

『天生万物以养人   
  人無一善以报天   
  杀、杀、杀、杀、杀、杀、杀』   

但後来,在な漢的一个公共墓地里,出土了张Y忠的“圣谕碑”。碑文上珙O:   

  『天生万物与人   
  人無一物与天  
  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即慈悲的上天赐万物于人类,而人没有一物可用来报答上天。所以人需要反省。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杀气。
   
满清的御用文人们,把前段留下,居然把後一句改成了七个“杀”字以宣传张Y忠的“残暴”和满清的“正義”!   

当然,张Y忠在四川时的确也做了很多坏事,但绝对没有像自满清征服全中国後所流传的那屆A四川人都是被他***的。制造“弥望千里,绝は人蝖惨剧的角ㄛO张Y忠,而是当时的满清军队。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0-24 04:34 
24.85.204.83
頂部
[資料]屠蜀的真凶——沉重的曆史
  
沉重並非為了別的,而僅僅是因為——真實,曆史的真實和可怕的曆史真實。  

寫到槍炮,偶查過資料,明朝的槍炮雖說不能領先世界,但從使用的規模上說卻是世界第一;寫到航海偶也查過資料,鄭和下西洋的寶船載重雖有爭論,但其的航海技術世界第一卻無可否認;然而寫到張獻忠屠蜀及張獻忠部下李定國降清,偶沒有查相關的資料,僅以自己一些想當然的曆史知識而寫,因而有書友給我指出:曆史上李定國是與鄭成功相並的反清將領,偶感謝這些書友,並為自己的無知而慚愧。  

但越查資料偶越發沉重,曆史上屠蜀者真的是張獻忠所為麼?我們聽說過屠城,比如在楊州,在嘉定,在江陰……清的中後期則在蒙古,在西部,但我們從來沒聽說過屠省——將一省的百姓***!一個城的百姓以數十萬計,一個省呢?一個省有多少人,一個號稱“天府之國”的省呢?要將一個這樣的省殺得“彌望千堙A絕無人煙”要殺多少人?  

現在已經是春天了,南方的四月應該是初夏的天氣,但今天下午,麵對著這些數字,我的背後升起了一股寒意。  

以下這篇文章是從網上摘下的,大家可以看看。好象是篇報道。  


誰是屠蜀的真凶?  

前幾日,在成都的某施工現場挖出了成百上千的人骨.據考證是明末清初大屠殺的遇難者.於是就有人又在批判張獻忠屠蜀論.然而實施果真如此麼?記得早年已經有定論,滿清是屠蜀的真凶.然而近年來翻案風盛行,連尚可喜都成了促進國家統一維護民族團結的楷模,還得了一座紀念館.所以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出於種種目的又翻出了張獻忠屠蜀論,實在是令人憤怒!

明末清初,在四川發生了大屠殺,人口急劇減少。清朝期間所編撰的“史料”以及一些“記錄”等都把大屠殺的責任歸於張獻忠。由於清朝的統治延續了兩百七十多年,以至絕大多數人都對此深信不疑。連魯迅先生也曾批判過張獻忠是“專在‘為殺人而殺人’”。  

影響最大的是一本過了近百年後才出的名叫《蜀碧》的書。因該書詳細地描述了張獻忠是如何的殺人不眨眼,所以連魯迅都對書中的“記述”深信不疑而對“流賊”痛恨不已。魯迅說“那時我還是滿洲治下的一個拖著辮子的十四五歲的少年,但已經看過記載張獻忠怎樣屠殺蜀人的《蜀碧》,痛恨著這‘流賊’的凶殘”。隻不過魯迅“後來又偶然在破書堆媯o見了一本不全的《立齋閑錄》,還是明抄本,我就在那書上看見了永樂的上諭,於是我的憎恨就移到永樂身上去了” (《病後雜談之餘》)  

《蜀碧》一書的作者彭遵泗是乾隆二年(1736年)的進士,官為禦林院編修。可說是滿清政府的官員,是一個禦用文人,所以他的書究竟有多少可信度很值得人懷疑。

明末清初時期的張獻忠沒有像李自成那樣善待中小地主和知識分子,反倒把他們當作敵人看待,所以清軍侵入四川時支持張獻忠的人不多,因此引起張獻忠憤怒的可能不是沒有。而且張獻忠在看到大明王朝被李自成推翻,清兵又乘機入關,並很快占了大半個中國之後,明白了天下已屬滿清再也輪不到他自己,因此而自暴自棄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但如果把造成四川“彌望千堙A絕無人煙”的大屠殺都歸於張獻忠,則實難苟同。因為這並非張獻忠所為,而是清兵自己所幹的好事。最後還賴到早已死亡的張獻忠頭上。  

其實,隻要仔細查看一下清兵侵入四川的那段曆史,真相不難知曉。  

因此對四川人民的這種頑強不屈的抵抗,清軍采取了徹底屠殺的辦法作為報複。即不論是“張賊”,還是無辜的平民,一律斬殺。  

“民·賊相混,玉石難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這是16/4/9年滿清貼出的公告!!!!!!  

這種殘忍的鎮/壓方式,在四川竟然持續了很長時間。為了隱瞞真相、欺騙中國人,滿清居然把他們自己幹的這些大屠殺全部栽贓給張獻忠!  

試想,假如張獻忠真如滿清韃虜所宣傳的那樣,“是一個瘋狂的殺人魔王。四川交通可達的人煙稠密之處,差不多被他殺絕”,那麽,幾乎沒有人煙的四川,何能抵抗十多年?  
     
這不是明顯的矛盾嘛。

四川人民的反清活動被殘忍地鎮/壓後,的確是到了“彌望千堙A絕無人煙”的地步。清廷不得不遷移湖廣的人口至四川(即有名的以湖廣填四川)。造成這種慘狀的不正是韃虜們嗎?可見當時的韃虜們不僅窮凶極惡、而且栽贓的手法也卑鄙至極。  

當然越是誇張和宣傳張獻忠的“屠殺”,就越能證明真正的劊子手們的行為是“正義”的。這是小學生都知道的道理。滿清統治了兩百多年,戰敗一方的記錄早就被毀滅或被篡改,留下的隻是有利於自己的“記錄”和當時的宣傳,這樣的“曆史”代代相傳,兩百年後的百姓也就很自然地信了。  

不過,如上麵的例子,還是可以從滿清自己的記錄塈鋮鴠椄猼漲a方,從而還回曆史的真麵目。也有後來的出土文物戳穿了當時滿清所製造的、流傳兩百多年的謊言。

例如,有一個栽贓的著名例子:滿清的“七殺碑”傳說。滿清說張獻忠不僅殺人如麻,還在他殺人的地方立了個碑,碑上寫有:  

『天生萬物以養人  
  人無一善以報天  
  殺、殺、殺、殺、殺、殺、殺』  

但後來,在廣漢的一個公共墓地堙A出土了張獻忠的“聖諭碑”。碑文上卻是:  

  『天生萬物與人  
  人無一物與天
  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即慈悲的上天賜萬物於人類,而人卻沒有一物可用來報答上天。所以人需要反省。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殺氣。
  
滿清的禦用文人們,把前段留下,居然把後一句改成了七個“殺”字以宣傳張獻忠的“殘暴”和滿清的“正義”!  

當然,張獻忠在四川時的確也做了很多壞事,但絕對沒有像自滿清征服全中國後所流傳的那樣,四川人都是被他***的。製造“彌望千堙A絕無人煙”慘劇的決不是張獻忠,而是當時的滿清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