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禫E韩国又秘密杀人:金正浩
無頭像
问哥話

帖子 485
註冊 2016-11-23
用戶註冊天數 1603
發表於 2021-3-23 03:29 
185.100.86.182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標題:禫E韩国又秘密杀人:金正浩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2322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51

發表於 2021-3-22 21:18
65.49.38.138
#1
分享 私人訊息
写给师父的一封公开信


近日网上爆出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金正皓《写给师父的一封公开信》,信中透露了韩国及法轮功美国总部高层内斗不止的信息



敬爱的师尊:
您好!         
        我是韩国的金正皓。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想写这封信,一再放弃的原因是不想让您操心。尽管,我承受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我一直沉默不语、不愿解释,一直向内找。我必须承认,由于我的不精进、学法不深,才被邪恶利用,影响到不少大法弟子被韩国政府遣返回中国大陆。每每念及同修历经千辛万苦才远离邪恶,来到能{自由练功的国度,珜终前功尽弃,我深感对不起他们,更对不起师尊对我的教诲。
        我的生命注定是大法洪传路上的一颗铺路石,对此我从未有过动摇。众所周知,我把师父大作翻译成韩文,韺U权洪大组建韩国法轮佛学会,也因此成为权洪大的副手。我和权洪大合作一直很愉快,直到禫E来韩国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开始改变了。禫E那次来的具体年份我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是2002年,就廉俊哲从韩国去美国的前一年。那一年太不平凡了,首先是权洪大变了,其次是廉俊哲通过与禫E的长谈、引见去了美国师父身边。权洪大变得常人心太重,任人唯亲,排挤同修,我们这些副会长基本被排挤甚至撤职,最后连开会也不通知我参加了。为了大法,我专门到美国见您反映情G。
         那是在2008年3月,我通过禫E的安排上了山。我刚到美国,禫E热情地让我住到他家,我觉得不方便,就婉拒了,住到了旅馆里,好像叫东方旅馆。禫E为此有些不快。第二天,禫E带我上山,同行的还有他的老伴,开车的是他的女儿。上山后,您对我谈了很多,让我学会坚持,很多话现在还常索绕在耳边,铭记在心中。在下山的路上,禫E告诉我,本来是让我住他家,以方便与我祟]长谈的,但我坚持住旅馆,没有机会了。我说聊什么,在哪不能聊?于是禫E问我,觉得廉俊哲修的如何,我说,都修到师父身边了,应该不错吧!没料到禫E说,什么呀,要不是我哪有他今天?你也知道,当年在韩国廉俊哲大晚上到我房间找我长谈,我们谈得十分投机,到美国后我才逐步把他安排到现在的位置。现在的大法,离开我领导的佛学会和明慧网,还怎么能把国外和国内的学员组织起来?你老金我是知道的,耿直,但要识时务。要不你晚走几天住我家去,咱们好好聊聊。听到这里,我想起师父您给我说的话,就坚貝绝了他,也下定了角艉策Z不再与禫E联系。
        通过这次上山,我祟閉搰鴾F禫E的真面目,也不禁想到廉俊哲是权洪大与师父的联系纽带,如果廉俊哲受到禫E的控制,那么权洪大在韩国所奉行的所谓师父的指示就都是禫E的指示,这太可怕了。廉俊哲上山后,权洪大对待以前老弟子的态度开始改变,一心任用私人,忙于争权夺利,弄得韩国法轮佛学会乌蝧`气,参加大法活动的弟子越来越少。这几年,相比周边,韩国大法洪传形势明显不如以前,当年一批大法弟子被遣返回中国大陆,究其根源,与禫E、权洪大等协调人的常人心有关。
        我近来身体越来越差,几近失聪,行动不便。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您,所以只能把这封电子邮件发给同修,盼望收到信的同修能擦亮眼睛,防微杜渐,用心精进,也请有机会见到师父的同修表达我的心情:大法弟子金正皓永远爱戴您,我对大法九死不悔,惟愿大法洪传,期盼早日与师父一同回家。



無頭像
问哥話

帖子 485
註冊 2016-11-23
用戶註冊天數 1603
發表於 2021-3-23 03:30 
185.100.86.182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2322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51

發表於 2021-3-22 21:40
65.49.38.138
#3
私人訊息
后来就出车祸了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2322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51

發表於 2021-3-22 21:47
65.49.38.138
#4
私人訊息
首页>凯风专区>资料库>法轮功骨干生病死亡
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金正浩车祸死亡(图)
作者:钟 军·2013-07-04来源:凯风网
  2012年11月30日,金正浩因车祸医治は效在韩京畿道日山市病故。

  金正浩,又名金琪皓,男,原籍中国吉林,朝鲜族人。上世纪90年代金正浩认识李洪志,开始习练法轮功,因将法轮功书籍翻译成韩文得到李洪志赏识。2000年3月金正浩偷渡至韩国定居,2003年李洪志亲自任命金正浩为“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

  2012年11月21日,金正浩在回家途中遭遇车祸,因伤势过重,于11月30日在韩国京畿道日山市日山医院去世,终年57岁。

  金正浩死后,韩国法轮功严密封锁消息。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2322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51

發表於 2021-3-22 21:56
65.49.38.138
#5
私人訊息
关于韩国金正皓公开信的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近日,“韩国弟子金正皓”《写给师父的一封公开信》在网上流传,经编辑部证实,发信人金正皓确系韩国法轮佛学会原副会长之一,曾协助翻译大法著作及部分新经文,但其学法并不精进,人心重,曾趁2008年上山探望师父之机,提出取代权洪大当会长的要求,被师父拒绝之后一直怀恨在心,回韩后不断蛊惑其他学员干坏事,直接导致大量在韩学员遭遣返。
  2011年,金正皓被韩国法轮佛学会除名,执念更重,开始通过网络对我大法及明慧网进行抹黑,后期又な发邮件散布谣言,试图挑拨师父与禫E先生的关系,煽动更多弟子乱法。现明慧网郑重声明,“公开信”中一切内容皆为捏造,希望各地大法弟子勿传勿信,放下人心,专事修炼,真正学会用正念而不是用人心看问题,切勿再受邪恶蛊惑。
  另外重申:凡非明慧刊登的消息一律是假的,不能听也不能信。
  明慧编辑部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2322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51

發表於 2021-3-22 22:13
65.49.38.138
#6
私人訊息
我是一名新西兰大法弟子,97年得法,我由衷的为自己是一个得法弟子而高兴。前些日子,我们感到在许多问题上出现了困惑,我们澳洲这边的许多功友之间也产生了互不相同的意见,后来在几个功友在一起学法交流的时候,看到了近来我们这边流传的一封功友隨桂英的公开信,信中的内容好多都谈出了我们的困惑和疑虑,看信之后,我也为之动容,让我尤为恕萿漪O,这岸@封请辞恳切、一心向法的信能否不受种种干扰而让师尊亲眼看到,现在我把这封信传上来,与各位同修一起交流,也请好心的功友将这封信转交给师尊,韺皒挹释惑。

隨桂英给师父和法轮大法负责人的信

尊敬的师父,您好!
法轮大法负责人,你们好!
我是新西兰的大法弟子,几年来一直想写这封信,一再放弃的原因是不想让师尊为我们操心,觉得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和真心的交流能{把我们这里的修炼提高上来,可是几年过去了,我们这里的环境还是老岸l,这其中的主要原因还是由于这里的学会负责人没有责任心,更缺乏能力,连话也表达不清,不能{带领大家在整体上提高。有许多学员曾经尝试与协调人沟通,偶堹僰{听了,也是根本不改,因为根本没用心。
我把这些年来我们这里存在的问题总结了以下几点,请大法学会的同修能{韺们改变目前的现状,真正使我们这里成为一个修炼的环境。
1、多年来集体学法流于形式
我们每星期有一次全体学员的学法交流,大约有七、八十人参加。负责学习的是卓贵京,经常迟到,人到心不到。常听到的三句话是:(1)该学哪一讲了?(2)西人同修先读/华人同修先读(3)读完了谁想发言?如果没人出声,他自己便讲他经手的项目没钱了,需要多少钱等等……有发言者也是愿意讲什么讲什么,与修炼毫は关系的,显示自己的,吹牛讲假话的等,之后还有鼓掌和倒鼓掌的。根本は人管理。
于此同时,有孩子闹、吵、跑、跳的,青年男女闲聊的,大人互相闲聊,说的来的在一起说的,还有几个人围在一起玩婴孩的。总之,乱哄哄,谁发言也听不清。
学习组织者从来不主动制止不符合法的发言,自家的孩子是闹的最凶的一个也从未制止过。三分之一的人学法迟到,拉椅子声,高跟鞋声等不绝于耳。
学法租用的地方墙上挂茪L十张已故去人的照片,学法期间学员的车时有被小偷砸破,还有想要早走的学员高声说请车牌号码是XXX移一下车。学完法经常是用很多时间一遍遍布置工作(尽管经常建议协调人员把下几个星期要做的事情写下来给大家,即清楚又明了,但很少做的到)。让人感觉这个环境简直是一盘在倾斜的散沙。许多学员都感到这帚学习纯粹是流于形式,对提高心性毫は益处。
06年5月,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发表后,我向於景芳提出建议,我们这里有四十多人曾经写过三书五书的,应该韺U他们真正在法理上明白师父宏大的慈悲,抓住机会去掉怕丢面子的执荂C协调人应该韺U他们讲出干了哪些对修炼人来讲最可耻的事或向邪恶妥协的个人因素,这也是在救人。但他根本不在意,笑道:“人家不愿意讲,我有什么办法。”我问於景芳,“你也有这帚经历(写保证)带个头,大家就对师父的经文动心的。”可於景芳说:“在网上发表声明就行了,那是给全世界的人看的,在学员中讲只是讲给学员听的。”还是怕丢面子的常人心。根本不听师父的,想怎岸z就怎岸z。
5月10日学法时只学了一遍经文,5月17日我又拿出《走出死关》读时,戴兵突然恶狠狠的推桌椅,嘴里嘟囔荂A念什么念。猁鰼騿]三次被抓,写了三次保证)也用手拍桌子喊到,读法老念什么念。还有几个也是曾经写了保证的也站起来大喊大叫。这时,组织学法的卓贵京不是制止起哄者,而是指责我占用的时间太长。而他自己的妻子充满显示心的的发言占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狺ㄘ长,这就是他们对师父经文和讲法的一贯态度。这帚漱蓱尨a什么来韺U大家提高阿!
更有甚至,协调人之一的方三岳也因为写过悔过书,竟然在这篇经文发表后四个星期没敢来学法。
2、协调人从不愿当责任,学会负责人之间彼此不协调
协调人从不愿当责任,这帚漕狺l很多,举个比较严重的例子。
自从星期日星报刊登了那篇负面文章之后,师父打来电话。大法学会不是根据师父的电话内容以学会的名憪@出貝w和采取措施,而是把师父打来电话内容在电话会上大面积的传达,方三岳还曾经两次在大组学法时把师父打电话的时间,内容又作了详细说明。并L调师父说了,“就是要把他们的电话打爆。”
于是同修互相之间联系,让大家都打电话,不会说英语的也要打,因为师父要让我们把报社的电话打爆。不会英语的老年同修们被告知,打电话只说一句“法轮大法GOOD”就行。更有人让其孩子设置了电脑录音,不停的打电话,只说一句“法轮大法GOOD”。
当西人同修去讲真相时,星期日星报告知已经报警,并从电话公司拿出了同修打电话的录音,以及同修间互相通话的录音,说是要作为法轮功有组织地骚扰他们工作的证据。与此同时,还告知他们有接受采访人的近50分钟的录音,而且受访者在这个过程中都是很高兴的接受采访的(此人在事前很清楚地知道她是不应该接受采访的,事后也是她鼓动不会说英文的同修打电话只说一句话的)。
星期日星报最后也只是避重就轻地做了所谓的更正(即只更正了一个城市说我们在圣诞游行时打出有政治色彩的横幅是他们搞错了)。这件事使我们变的很被动,从而失去了让这家报纸在神韵演出前进一步刊登真相的机会(虽然报纸也登载了大法学会给公众的信)。
新西兰大法学会共有四个负责人,他们之间是有分工但不协作。当学员有问题找到其中之一的协调人时,大多数情G下听到的和看到的场景都是,问题一提出,这个协调人立即摇手说:“这事不关我的事,XXX负责”。一推了事。
年初我们这里开了一次法会,由于负责法会的卓贵京没有按时到会场,而会场也没有布置好,本来九点钟开的法会延迟到了十点四十分,同修们全部坐在下面闲聊,其他三位协调人谁也不组织大家先学一会法,都认为是卓贵京负责的,不关他们的事。有时看到负责人这岸负责,真的让人痛心。就这屆A两年才开一次的原计划两天的法会因不用心组织,安排没有责任心,只开了四个多小时就结束了。
3、在集体学法时简单粗暴对待同修
几年前这里有几个同修筹集了八万元资金办英文大纪元报,佛学会和猁鰼鷁奶H向美国大纪元片面反映情G后,导致美国来信命令办英文大纪元的同修立即将钱,人全部交给中文大纪元指挥。在集体学法时,四名学会负责人用命令的方式,让这几名同修立即取消英文大纪元的注册及银行账户,否则以法律手段处理,说这是传达纽约的指示。在当天,会上一位原本在中文大纪元工作的同修发言:“他们能做就叫人家做,佛学会不要L制制止。。。。。。”当天午夜即以手机通知“不用再来大纪元上班了”。被开除了。
几个月前,一次学完法后,我建议给大家点时间在法会上交流,之后一同修接说同意我的意见。可是还没等此同修说完,於景芳(卓贵京不来时都由於景芳组织学法)立即大声制止,说:“XXX你能不能简单点,不要讲了,讲再多也没用”。于是有同修提出为什么不让人把话讲完,於景芳更是大法脾气,当大家批评他太不像话时,他说我就是不喜欢他们互相串聊。这帚漲为已经成了习惯,只要有同修的意见不符合他的意见时,什么串聊,内轰,不团结等恶党文化的大棍子就打了下来。于是交流时不敢讲真话,或不说话的情G越来越多。於景芳平均每个月都要发几通火,有时同大家吵,有时同个别同修吵。这种耍威风的恶党作风,在观更加使人不想发言或指出存在的问题。
在新西兰还有这岸@个怪现象,特别是华人学员,任何项目做坏了,大家交流时,从来都是报喜不报优,从来也不找究竟漏在哪里,把所有的错都说成是“魔干扰”。也从未听说有协调人个人向内找的,协调人永远是对的,做错事都是大家不好,怪大家!
4、协调人不协调但是严格控制
以学法为例,为了让大家能{学好法,有些同修多次向大法学会建议再找两名修炼踏实,法学的好,有时间有能力在国内没有污点的同修组织一下学法。这帛n比你们这几个既没时间,又没组织能力,再加上根本不用心的人组织学法更能{让大家提高的快一些。这个建议似乎得到了认可,在同修们毫不知情的情G下,找到了一个来了四五年从来不敢告诉别人她的真实姓名,但时刻以学会负责人为尊的人来组织学法。于是,不要内斗的大帽子又扣到了真心想改善这个修炼环境而提出意见的同修头上。接茪S有人提出不团结等帽子,他们把师父早就讲过的话全扔在脑后了。
在同修的一再坚持下,卓贵京和那个他们指定的学员目前已经不再组织学法了,而是由於景芳和方三岳轮流代替了一阵。现在变成由各个项目组的人员组织学法交流,例如希望之声,大纪元等。由一个人组织学法变成了一韙H,其中大部分是一些刚学法不久的年轻人,对法理还没有明白,怎么组织大家学法呢?大家一周一次的学法时间多么的贵呀!就这岫W存实忘的又流于形式了。
对于同修建议的卓贵京即は时间学法,又は能力,加上自私没责任心,岂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吗。不要再承学会协调人的职责时,他说要我们给师父写信,因为他自己貝w不了,是师父指定他做协调人的。
师父让协调人要协而不控,可我们这里是不协作而严控。协调人为大家服务的似乎在这里根本没体现出来,不怪有些同修认为他们把协调人当成了控制,命令,指使同修的官僚。
5、对外讲真相缺乏理智 带领学员蛮干
   2006年底,我们以天国乐团的名憟请了参加奥克兰市的圣诞游行,得到了许可并给发了参与津贴。当时学会负责人商量不用大法的名参与不算数,因此去主办单位更改名字。主办单位由于受到压力不准许我们参加。于是几个学员在协调人的支持下,带乐器,在主办单位前抗议。抗议进行了三四天,由于不是所有乐团的成员都参与了,带头的学员流泪鼓动大家都要去,还有的人(就是接受星期日星报采访的)谎报说到游行那天可能让我们参加。就这屆A游行的当天,许多学员又拿乐器去到现场。谁知主办者看到我们就说“滚(get out)”,并叫来了保安。这时有个从国内刚出来的一个叫吕常靓的人大呼小叫地鼓动大家不要向邪教妥协,要跟他们干。还好被同去的老学员制止了。
  2007年底,我们的游行申请同忠D到拒绝,由于是私人机构出资举办这次游行,は法像惠灵顿那庚_诉市政府。因此,天国乐团几乎全部团员在几位协调人的带领下都被拉到了市政府な场抗议,本来主办机构自知理亏,说让我们第二年参加游行。媒体也站在我们一方进行报道,但这次抗议后,被主办机构抓住了把柄,他们利用在常人社会的网络关系给个媒体发出声明,我们被说成是一群不守承诺,耍は赖的人。一时间,“法轮功,走开”的信息见于媒体,同时恶党的喉舌也利用这些文章毒害本地华人。
由于个别学员及协调人的争斗心及显示心致使我们失去了许多曝光邪恶,理智的讲清真相的机会。
另外,天国乐队是个庄严神圣的项目,在我们这里带茪@个集体的显示心和争斗心,协调人迫于个别神神道道的人的压力带头领蛮干,甚至连只有十几户人家小镇也要开半天的车去演奏,不同意去则大喊大叫的闹。
6、对不符合法的行为与个人 协调人的态度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学员的普遍反映是新西兰的大法学会负责人心理脆弱,对事不愿当,更不愿得罪人。
几个协调人对于同修之间出现大的心性问题时,不是从法理上韺U他们提高,而是常说,这是常人的事,我们不管。例如猁鰼动手打同修,还扬言以后见一次,打一次。并且还当茈运人士的面掐同修,过后民运的人问学员说怎么你们的大法弟子还不如常人。这些,都被协调人看作是常人的事。
今年初,我们这里有个叫陈向阳的,是个曾经背叛师门的邪悟者,他向一些执茪葹囿漱H传第十讲,迄今还公开讲:“我现在也认为当时的做法是对的。”并宣传他的许多邪语论调。甚至在开法会的当天这个陈向阳竟敢组织一批人在草地上又进行了他所谓的座谈会。协调人知道后,只是轻描淡写地告诉大家如遇到这种行为要抵制。许多同修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意思。当有同修向协调人提出重视这件事时,方三岳说,这不算什么,台湾更厉害,把师父的字条都毁了。我在学法时提醒大家要提高警觉,不要给这个人市场时,於景芳对我说这件事不该在会上公开讲。
我们这里有个西人学员是律师,专门学员办理难民申请,同时还有一个女学员韖L的忙。は论是领馆前,还是学法时两人总是笑容满面,相邻而坐/站,几年来总是形影不离,即是当茪鬙壑V夫孩子的面也是一屆C别说看到的同修都觉得不正常,就连常人都觉得他们是夫妻。他们不但向政府申请法律援助,还收取学员的现金作为费用,有人收的多些,有人少些,三,五千不等。收钱时还要嘱咐同修不要告诉别人。按照新西兰的法律,既然学员有现金,就没有资格申请法律援助,申请了法律援助,律师再收学员现金就是违法的。G且所收的现金是不交税的。
我在学法时提醒他们,因为师父说了,男女关系“说杀人放火轻了点,说破坏大法严重了点”,我并没有指明道姓,但大家都知道我讲的是谁。於景芳指责我说我不该提这事,我理解於景芳回避这帚漕えO因为几年前他也在色关上摔过跟头。在几个月前,我也曾经向於景芳提过这两个人已经超过正常关系,让他注意一下这种事,但於景芳说他们是工作关系。于是不了了之了。目前这两个人在人前有所收敛,但仍然是形影不离。
7、财务上不透明
多年来,做项目收取学员的现金从来都没有给过收据。说是我们不存钱也不存物,所以也不能给收据。台湾来的学员捐款后看到於景芳就这岱钱往兜里一揣就完事了觉得不可思议。卓贵京前些年收取了做电视专项目的款项也有数万元,也是同没有收据,没有账目。只是这两年因为同修要求才开始给同修收据,但还是没有任何明确的账目。卓曾貝w把同修已给钱的2006年晚会光碟,拿到市内卖12元一张。我建议他这是不对的,卓讲惠灵顿也是这卖的,付钱的人找卓告诉他不能卖并向其要收据时,卓讲我收钱从来不开收据。
特别值得一提的时猁鰼騿A几年前,她利用大纪元的名憡处向其他国家的同修要钱。几十万的数目据说开始都是入的她的个人账号。而平时在小事上她的表现也是令人刮目相看,例如制作游行花车时收了几个学员的捐款后又找其他学员买材料,最后还把自己开车违法的罚款也算在制作花车的费用中;有几个同修让她韘请师父的像,按规定,给弟子的价格是$500/$600美元,她狶i诉同修$800,当同修发现后质问她时,她狾^答说剩下的钱韺A们捐到山上了;就在三个月前,猁鰼鬘H前的同居者(不知道他们是否结婚)得了癌症要从中国来新西兰,发动同修为其捐买机票的钱。可就在两个月前,她以$500一个月的价格租了一套大房子,据说又从香港要来了做希望之声的钱;神韵演出之前,猁鰼鬺n闹茩n负责演出团的食品,当时已有同修负责食品,但她想要做,别人只好让给她,学会协调人也不敢不给她做。结果不但用了二十几张票,还花了一万多元(而同奥克兰物价差不多的澳洲布里斯本市里买食品的花费只有三千多元) ,而这一万多元主要是给艺术团提供七餐饭(住宿的酒店包了早餐),安60个人来计算,人均每餐费用高达$30新币,按这帚漯费,艺术团的演员们天天可以在饭店用餐了。而当时给神韵演出团设定的食品预算是比较宽松的,又五千元。有同修要求学会协调人要调查一下这一万多究竟是如何花的,这时猁鰼鰝漱漺ㄔ]又丢了,据说有许多单据在内,看起来协调人们又要知难而退了。
8、认人唯钱 编造事实 让学员上街为刘阳征签
我们这里有个叫刘阳的人,时上次自由文化运动为我们颁奖的出资人。两年前我第一次接触此人,知道其背景复杂,当时只是想师父讲过,救一个是一个。于是为他请了全部的九讲DVD及练功带,并教他炼功。为此他对我也特别尊重,跟我讲了他的童年,他的经商之路。去年而平来时也接触过此人。
刘阳的女儿过满月,他让大法弟子都去,说越多越好。方三岳问我去不去,我说我不去,你们也不要去,因为以我对刘阳的了解,他会乱吹牛,从而影响大法的声誉。方三岳还是带茪L个去了。同时,方三岳还稀里糊涂地参加了刘阳和朋友搞的一个什么社团,做理事,后来问过师叔又觉得不妥,又退出。
就在去年七月,我们同国际大赦在惠灵顿做了一次反迫害的活动,刘阳也来参加,中午吃饭时,几位协调人都被邀请去参加刘阳安排的午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第二次吃刘阳的饭了)。随即下午协调人便要求所有学员上街为刘阳征签,并对同修们说刘阳因为同情大法而受到迫害,使得新西兰政府不给他公民权。善良而从不动脑筋思考的同修们在坐了一整夜的车,参与了一上午的活动后,没有休息便开始了上街征签。(这次活动回程时还发生了严重车祸,一人肋骨骨折,一名不到一岁的婴孩头部被玻璃刺伤)。
回到奥克兰后我才独悉这件事,找来征签表一看,据说是学员韺U起草和翻译的征签表上的事实根本就经不起推敲,明眼人一看就是在编造事实。而据说这是学会的几名负责人同刘阳开过会后貝w的。周末学法时,卓贵京还通知大家赶快把给刘阳的征签表交上来,人家等茩n。
另外,我还从常人那里听说,刘阳也雇用了一些人韖L征签,据说签一个十块钱。如此影响大法声誉的事,这几个协调人都作的出来,は非就是认人唯钱。
事后有同修把这件事说给了懂耀星,并将征签表上的内容也发给了他。耀星打了电话给方三岳。直到这时,他也没有意识到他做错了,他的籍口是对刘阳不了解。他这庚筋O因为而平让他韺U刘阳。而我理解而平是让方三岳韺U他进修炼的门,好好修炼,而不是韖L撒谎。
几个协调人之所以做出这种事,は非是那颗求名,求利的心在做怪。方三岳就不只一次地说过,刘阳的钱我们新西兰还不能动,美国那边可能要用。为了拿到刘阳的钱,就不去理自己作为修炼人的行为正不正了。
师尊,大法学会负责人,这就是我们新西兰的现状,请嬾韺们,我已经78岁了,看这帚协调人我心里急呀,还有许多同修也同我一屆A真的希望我们这里也能拥有一个好的修炼环境。

新西兰大法弟子:隨桂英
电话:0064-9-627-9198
2008年5月20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2322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51

發表於 2021-3-22 22:37
65.49.38.138
#7
私人訊息
读者来信:金正浩死亡内情

编者按: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金正浩去年11月21日在回家途中遭遇车祸,因伤势过重,于11月30日在韩京畿道日山市日山医院去世,终年57岁。对于金正浩之死,虽然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刻意封锁消息,拒绝公布真相,但网上已有传言称造成金正浩死亡的车祸乃人为所致,今日,本网站也收到一名韩国网友的来信,对此事予以爆料。
下面是这名韩国网友来信的主要内容:
“揭秘天下”的朋友们,你们好!我一直浏览你们的网站,并对你们所爆料内容的真实性很赞赏。今天也提供一些你们感兴趣的材料,希望能{刊出。
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金正浩去世已有一个多月,对其死因,正如网上已经流传的说法,并不是车祸那么简单,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是一个韩国人,虽然自己并不练法轮功,但与法轮功以及金正浩及其周边的人也比较熟悉。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与人称“二师父”的禫E之间的权力之争大家都知道,这种情G不仅体现在双方对属下重要机构,如明慧编辑部、大纪元、新唐人、神韵艺术团等控制权的争夺上,还延伸到法轮功在各地的分部,包括韩国的法轮大法学会。
金正浩,原籍中国吉林,朝鲜族人,上世纪90年代认识李洪志,练习法轮功,因将法轮功书籍翻译成韩文得到李洪志赏识。2000年3月其偷渡至韩国,2003年被李洪志亲自任命为“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法轮功在各地的“佛学会”、“大法学会”等原本都是禫E的势力范围,李洪志将金正浩硬塞了进去,必然受到禫E一派的会长权洪大等人的排挤,金正浩虽为副会长,甚至连平时会议都得不到通知参加。憋屈的金正浩一气之下,于2008年12月初回到了中国。得知消息的李洪志极为恼怒,急令金正浩立刻返回韩国。は奈的金正浩不得不于12月20日重新回到韩国,为了给自己开脱,金正浩将中国之行说成是为了编写有关高仙芝的电影电视剧本,并将中共公安部门对其2000年3月偷渡去韩国的情G的询问,说成是被中国国安部一些媒体还对此大大炒作了一番。
回到韩国之后的金正浩仍然遭到排挤,李洪志对此也は可奈何,金正浩以身体不适为名不在参加法轮功的活动。直到2011年初,李洪志与禫E之间矛盾加剧,沉寂多时的金正浩突然发表了一封“写给师父的公开信”,公开指责禫E等人企图架空师父,利用大法的名撌d见不得人的勾当。虽然此事最后不了了之,但从此,禫E对金正浩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便令权洪大等人收集“金正浩暗通中共国安做卧底”的证据材料,并将最近两年来数十名在韩法轮功弟子连续被发现、被遣返的责任全推在金正浩身上。据可靠消息,当禫E将整理好的有关证据材料交给李洪志看了之后,李洪志只是叹了口气,说了声:“你们看处理吧”。金正浩曾在一次喝醉酒之后将此情G说了出来,还说禫E肯定会要搞死他。
现在金正浩突然遭遇车祸而死,两者联系起来,真让人害怕。今天我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也不为别的,如果这些秘密能为大家了解此事真相出点力,也算告慰我朋友金正浩的在天之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