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备份资料:99悉尼会见中西媒体
  本主題由 问哥話 於 2021-3-21 02:39 移動 
無頭像
问哥話

帖子 485
註冊 2016-11-23
用戶註冊天數 1603
發表於 2021-3-14 11:43 
51.15.43.205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標題:备份资料:99悉尼会见中西媒体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952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42

發表於 2021-3-14 11:13
185.220.101.205
#1
分享 私人訊息
[size=+3]李洪志老师悉尼会见中文媒体 
1999年5月2日上午9时30分到10时10分,应各中文媒体的要求,李洪志老师在悉尼 Darling Harbour的国际会议中心会见了澳洲新报、自立快报、亚洲周刊、中华电视公司等中文媒体的记者,并就他们提出的问题作了回答,全文如下:师:我做这件事是教人向善,没有任何政治目的,对国家的法令、政治从来也不干涉。我在书中也明确这规定了。因为我教大家做好人嘛,那做好人呢,就必须得在任何一个场合中都是一个好人,不是说你在这个场合是好人,换一个场合你就不是好人了,那不行。所以我觉得我做这件事情,は愧于社会,也对得起所有学大法的人,包括没有学大法的人。我们只能给社会带来好处,不能给社会带来任何麻烦。这不只是体现在我们中国大陆,在任何一个社会场合中、形式下我们都要这庚窗C实践证明,在全世界所有地区学习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这一点在各地区能{和我们接触的,有一定了解的,基本上是公认的。当然,过去我们一直没有和媒体接触,因为在中国对气功有“三不”政策,就是“不干涉、不宣传、不打棍子”。也就是说,我们在国内没有经过什么宣传,这岸j张旗鼓地去搞,在国际上也没有这岩h做。我认为佛法是严肃的,通过媒体象做な告一岱j,这本身就是不严肃,所以我们就一直没有借用媒体来做这件事情。基本上都是学员觉得好,学了之後,他就把自己心里的感受,身体的好转,整个状态告诉他的亲戚、朋友。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对自己的亲属撒谎,对自己的丈夫撒谎。那么说出的话就是真实的,绝不会我受骗上当了,再叫我的妻子、儿女、亲戚、朋友再去上当,绝没有这种事情。那么也就是说,基本上是这岸@种形式传的,不是我叫他们这传的,而是他们自己感受非常好了去告诉别人,然后这些学员通过自身的感受再告诉别人;然后别人觉得好了,再告诉他亲戚、朋友,基本上就是这屆C但是,这不是我要他们做的,是这些人他们自己感觉好了,告诉他们的亲朋好友,所以这胜于媒体,胜于任何一种形式的说教、说理。因为是他自己的亲身感受和受益,所以使来的人能{得到好处,真正地把身体健康起来,从思想上升华上来,真正地做一个好人。学员当中有许多是高级知识分子,有许多是科学家,有许多是博士、硕士,特别是在美国那个环境下,有很多,不下几千人,那都是拿几个学位的。这些人不聪明吗?他们非常聪明。比如说,在我们中国大陆,有许多人是高级知识分子,有许多是高级干部,甚至于是搞政治工作的,他们经过了文化大革命,有过思想信仰,追求过,也有过盲目的信仰,也经历了这屆B那帚运动,这些人是傻子吗?他绝不是,他能{盲目地追求一个东西、盲目地信仰一个东西吗?这些人是绝对不会。当然了,我刚才讲的,就是说整个这件事情,做为我来讲,我是对得起人、对得起社会的,我也是本这岸@个目的在做,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至于说对我们提出这岳緇帚漪搌k,我想也是必然的。一件事情如果没有人反对,那才是真正的怪。因为人类社会就是这帚滿A就是有相信的,有不相信的;有支持的,有反对的,它就存在这种相生相克的道理。我只能简单地给你们介绍一下儿,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我尽量地给你们回答。记:你们学法轮功的学徒大概有多少?
师:加起来现在全世界有一亿多人了。
记:有一亿多人,大概都是些什么帚漱H士?洋人有多少?
师:白人?刚才你们看见了,有的国家完全是白人,因为它没有华人,比如瑞士、德国,好多地区完全是白人。有些地区华人的人数占的比重比较大一些。我可以跟你这讲,我知道是知道,但是这些事情我从来不管,因为那些人学了之后,他自己在那里组织了大家炼功,来学这个法,我从来不插手这些事情,我只是告诉了人家一个道理,学不学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是有一点,他们一旦学了之后,在修炼这方面我要不管他,我就等于是骗人。所以他们开会的时候,有提出修炼中的问题,我是来给他们解答问题的,形式上的事情我不管,其实他们也没有什么行政上的事情,就是炼功,炼完功就跟大家一屆A也有当记者的,当什么的都有。
记:您是怎么发起这个……刚开始以什么形式?师:你们知道,因为我做的这件事情不是常人社会的事情,是一种超常的事情。超常的事情很可能有一个超常的原因在。这些事情要想把他说清楚,得需要很长时间,一时也说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在中国出现气功热的时候,我发现有许多气功师他们只讲了祛病健身,但是也有人通过炼功之后他祛不了病,为什么?当然也有祛病的。为什么祛不了?为什么有的就能祛了?还有,有些人觉得气功不只是局限在祛病健身这一层次上,更高层次上还有东西。我们都是中国人,你们知道,在我们中国古老的传说中有许多什么神仙的事情,修炼的事情,宗教中的事情呀,这个非常的多,与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都是溶在一起的,就是说气功它不仅仅是气功,它实际上是一种修炼。那么要想解身炼中的问题,我想当时所有的气功师都没有讲,他们只讲了祛病健身那一层的。所以我想韺U别人,把真正修炼的道理和炼了气功不祛病的原因、升华不上来的原因讲给大家,我从这一方面也就是你们能理解的这方面讲,就是这么一回事。记:那么你觉得炼了这个功以后,身心、精神上、社会上有何升华?师:不只是我理解,不只是我认为,你们看见了坐那里有几千人,你们也听说了法轮功有上亿的人,我刚才讲了他们都不是傻子,有许多是高级知识分子。我昨天为什么不和你们见面呢?其实我就想让你们全面的了解一下他们,可是你们都走了,没有听他们讲。今天我如果不把你们叫来跟你们讲,你们还会走,所以我想叫你们真正地去了解了解。我这个人不重这些名,你们宣传我,说我好,说我不好,我都不会动心。但是有一点我告诉你们,在世界上出现了这么大一件事情,也应该真正地了解了解它,不要浮于表面,看它是一种什么形式呀,人多呀,都炼法轮功呀,怎么回事呀,只把它的表面形式刊登出来。你们做一下深刻的了解,真正的去了解了解他们在干什么,我其实就想要告诉你们这个。因为我现在移民在美国,有许多记者见我,我告诉他,你去看《转法轮》,看完了你来见我,不看我根本就不见他。我不注重我个人的问题,我从来不宣传我个人,你们看书里从来不会写我自己,我只是把道理告诉你,顺便他们开会的时候我给他们解答一些问题,因为是修炼嘛。我传出来的,我当然要为他负责任,不然的话会出现问题。记:李先生我想问一下儿:全世界有那么多的学员,有一亿多人。你跟他们沟通的途径,大概有哪几种?
师:没有什么沟通途径,没有直接的沟通途径。你们知道,因为你们都知道这里开会了,我也就知道了,他们互相之间,为什么说哪个地方有什么事情都知道呢?大家知道Internet互联网,这个东西在全世界是非常方便的,说哪里要开会的时候,就在网上打出来,全世界很多地区的人也就知道了,我也就能知道,其实我和他们平时没有任何往来,连电话都没有。
记:李大师,我既是修炼弟子又是记者,看到您真是太高兴,您可不可以就北京发生那个法轮功事情简单说一说。
师:北京发生事的时候,我正在美国赶往澳洲的路上,因我来澳洲先到布里斯本,那里有我们的学员,完全知道这件事情是在布里斯本。我是这弧Q的这件事情,我通过报纸上也知道了,他们有从中国大陆来这里开会的,我也了解了一下,他们当时去呢,基本上是没有喊口号,没有标语,没有任何示威的表现,也没有什么静坐呀这种表现,他们完全是本茪@个善意的、善心的、非常祥和的态度向中国政府的领导反映一下他们自己的真实情G,我想基本上就是这屆C它的引起原因呢,就是公安部门……当然,我声明中国政府对法轮功没有任何否定的态度,你们可能听说过,不知道你们是道听途说来的,还是怎么听说来的,说政府对他们要如何如何,其实什么也没有做,这一点我非常清楚,中国政府的领导都知道法轮功好,甚至于他们也都对我的书有过了解,知道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但我也不否定因为法轮功的人确实很多,他们最恕萿漱@点是会不会被其它的政治势力所利用,其实这一点我可以完全告诉你们,绝不会,绝对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是要做好人才学的,基点就是这屆A如果我要叫他们去干这帚漕き﹛A他们绝不会来学,也不会相信我。
记:那你同意这帚漯达意见的方式吗?
师: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我是这弧Q的,法轮功的学员都是好人,这在中国大陆、在世界各地都被公认的,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去呢?我是这认为的,如果公安部门做的不过份……,它代表不了政府,它只能是一个国家的职能部门,是不是?我这里不是说中国政府对他们,我是说公安部门,其实公安部门也就是那么一两个人,个别人在利用手中的权力在干坏事,它把这么多的群众视为敌人对待,它实际上不给中央、给国家领导人制造麻烦吗?真正不稳定的因素是他们在搞,是吧?当时呢,公安部门三番五次地通过政保局进行过干涉,抓人啊、抄家啊、抄书啊、阻止炼功啊,这些事干过。学员都默默地忍受,没有和他们一屆A让他们尽量慢慢地了解吧,那么他可能也就知道了学员不是在干坏事,这件事情就慢慢过去了。可是不长时间之后,又通过政保局对学员进行了三番五次的干涉,而且是明确把他们做为一种邪教来对待的,全国各地相继对大法学员……,也就是说给各地区炼功、给学员个人也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甚至于在工作单位、在家庭、在社会上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针对这帚漕き﹛A有许多学员,有许多高级知识分子,有许多科学家,很有文化的人,他们就联名写了一封信给朱总理,明确地说明了他们的情G,也同时反映了公安部门对他们进行的干涉。因为中南海那件事情,进去和国家领导反映事情的人,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朱总理说:我给你们的批示,你们没接到吗?你们没收到吗?朱总理的批示我们没有见到。其实我说公安部门,它是国家职能部门,但是绝不是公安部门的所有领导都那么干,只是那么一两个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在破坏国家形象。在这种情G下,又出现了天津的事件,对学员进行……学员本来也都是抱茧膜艄h跟他们讲理。一个出版社,因为国家明文规定“三不”政策,出版社是属于新闻单位,不应该登气功的事情,更不应该去对法轮功进行批评,因为中央有指示嘛,他都干了,违背中央政策的是他,而不是学员。当然学员去跟他讲理的时候,他不但不承认错误,而且还动用了公安部门对学员进行殴打、驱赶,甚至于抓人。因为我不在国内,你们可能听到这些事情,可能有个想法,是吗?所有的这些事情都一次一次地逼到这个份上了。如果再不向国家领导人反映这种情G,那么可能法轮功的群众面对的那真是要把他们当做敌人,当做对立面来处理了。那么学法轮功的人多嘛,他的这个处境可能其他人就想到了,将来我也会这个处境啊!那么很多人就要到中央去反映情G,当然因为他没有组织嘛,没有任何形式,你触动了他的心,大家可能就来了,是吧?突然间大家你想来我想来,咱们去找,这庖N来了,没有人动员他们,也没有人告诉他们,因为我讲了我不讲任何形式,任何形式都改变不了人心,都不能使人做好人,形式只能是一种表面的把人聚在那里,我不要这个,我只要人真正变好的那个能{向善的心。那么大家想一想啊,有一个谜解不开,就是说,为什么这些人突然间来了,突然间走了,怎么有这么高的纪律性?其实根本就没有,当一个人知道自己如何做好人的时候,他什么事情都知道怎么做了,这是当今社会谁都想不透的事情。各个国家的首脑领导都煞费苦心地在想,现在社会这么乱,宗教问题、种族问题、社会上各种乌蝧`气的东西怎么去管,他们都只是针对茪H当时表现出来的现象制定法律,去管这个现象,你管住了这个现象,还有更不好的现象,管不胜管。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人心不行了,只要治人心什么都会好,但是现在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他们谁也想不透。法轮功的人为什么能{这庚窗A就是因为他人心好了,本来就没有形式,大家都是有一份工作,平时在工作,早上起来炼炼功,有时间就看书。你对他攻击的时候,他本来就没有嘛,我的意思是讲真正修炼的人是不需要任何形式,讲究“大道は形”嘛。什么叫は形啊?每个人都是人群中的一分子,是吧?他觉得你在攻击他,要给他定作邪教,他也是炼功的,这等于他也是邪的了。那么在这种情G下他肯定要向中央反映情G的,是吧?那么为什么突然间来了?每一个都是这个社会的一分子,他从は中来了嘛,没有任何形式,大家都来了,从は中来了,那么为什么又没了呢?看不见了呢?他又回到は中去了嘛,本来就是社会中的一分子嘛,没有任何形式,是吧?所以我刚才回答的这个……
记:国内有一个其他的科学家,比如说物理学家何祚庥先生,他不只一次对法轮功批评,那你的看法是……
师:这个人,是个科学痞子,他其实根本就不是科学家,他是个政治人物,我只能告诉你他是个政治人物,他根本就不是个科学家。
记:在学术界有人说他们这一批人是学术界的假洋鬼子。
师:嗯,我同意你的观点。
记: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师:他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了,科学家他怎么能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呢?所以他不是科学家才感兴趣这些事情。
记:在中国象钱学森这帚漱韖L更有资格的科学家对于这些是肯定的,并不是很僵化的观点去看这些。
师:对。
记:人称您是“乱世救世主”?
师:呃,我可以回答你的这个问题。有人说我是神,有人说我是佛,有人管我叫大师,有人管我叫这个、那个,叫什么都有,我封不住每个人的嘴,可是我从来没叫人把我当作神看,也从来没有叫人把我当作什么大师,我从来没有说你们要管我叫大师。我在讲课中多次跟学员讲,在美国刚刚和学员见面时我还讲,我说我坐在你们面前的就是一个人像俱全的人,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告诉你们的只是个法理,做与不做、学与不学那是你们个人的问题,我都告诉你们了,就是这个问题。当然了,人学了觉得好,身体真正达到は病状态了,自己思想境界在升华,你想那个人,他肯定会尊敬我,他可能说这个,说那个,这帚漣峸e词和那帚漣峸e词,这都代表不了我们法轮功,也代表不了我。
记:对那些说你这是邪教……
师:我刚才已经讲了,我在教人家做好人,教人家做好人还邪吗?他们既没有宗教形式,我这个人来到这儿,没有管他们要一分钱,你们进来你们看见了是不收票的,我不管他们要一分钱,也没有任何组织形式,我也不允许他们这里的负责人存钱,是吧?他们没有庙,没有任何办公场所,学员在自己的家里有事打个电话,就这庚竣F,他们何曾有那个教呢?他们没有教憛A也没有规定,是吧?释迦牟尼还有一百多条戒律,你必须得要这庚窗A这庚窗A这庚窗A才能在我的庙里。学员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宗教的仪式,是吧?大家知道这个宗教仪式,每天要怎么拜佛,怎么怎么做,学员什么都没有,这里边哪有宗教呢?我只是给人看了一本书,大家在学,教了大家炼功的动作,大家在炼。每天只有早上晨炼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炼炼功,炼完了大家都上班去了,哪有什么宗教呢?根本就没有宗教。至于说邪教,什么叫邪教呢?教人家赚钱、教人家男盗女娼的事情,教人家做恶的事情,我想你说他邪没有问题。我从来没有要过人家一分钱,你翻遍我所有的书都是教人做一个好人,如何做好人,怎岸~能做到好人,连做好人都得说他是邪的吗?怎么能谈上邪教呢?我完全告诉学员怎帘蕘茪@个善心来对待平时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根本就没有邪的。什么叫邪呢?现在呀,只要有一群人在干一件事情就把他说成教,只要人们在学看一件什么东西,你就说他是邪,是这岸@个概念吗?我想这就绝对不对,特别是我们教人做好人,は条件地做好人,那就更不存在邪的问题了。
记:我看你们《转法轮》那本书,其中有一段说你是现在传正法唯一的一个人,那意思是不是说这是比其它学说比其它宗教更要好?
师:我这讲啊,我不是宗教,我首先阐明。我所告诉人的道理,我所能讲给人的道理……因为我想叫你们全面了解,你们离开了,所以你们失去了一个机会。我所告诉人的道理,怎庚策n人的道理是从来都没有人讲过的,我所能为人们做的这个好事,大家想,现在这么多人,他都能通过修炼之后达到は病状态,这也是从来没有人做过的。我既然讲出了这么好的、高的道理,教人做好人,那我觉得,我认为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当今社会人人都在向钱看,连宗教的里边的人都在谋钱,甚至于在当政客,哪有一个人真心的为民众去想一想,为民众去解邪歭豆x难,解邪歭问题,所以我认为我是在做最正的、最好的事,而且是は条件地做。
记:那你说的那么一种观念是人的本能还是一种特异功能,就是炼这个法。
师:你谈的这个问题,就涉及到修炼中的具体问题了,这些事情从理论上讲,要讲很长时间,我才能给你讲清楚。但这种人在我们当今社会上也不少,比如说美国的那个大卫.科波菲堙A这个人可能你们听说过,有很多人说他在变魔术,你给我飞起来看看,怎么变?人再变魔术,也飞不起来的,可是他飞起来了,这帚漱H在世界上是不少的。这不是我自己在讲什么,因为我给你讲这个问题,要给你讲清楚的话,要讲很长时间,我要给学员上一堂课的,所以我只能告诉你这种现象在世界上是存在的,而且是真实存在的。(记者在作记录)你要记你的问题呀,我希望能客观一点,不要很简单,因为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很不容易说清楚的,因为你们牵扯到社会,对我们社会的导向问题。你们这么远来了,我也考虑到了,既然你们来了,我就想跟你们见见面。香港有些报纸、有些媒体是相当不严肃的,因为它就本茪@个精神嘛--吸引人、抓人的心,所以它可能是什么都能{编造出来的,这一点我非常清楚。如果你们在这些问题上不严肃,对我今天讲的断章取憛A如果你们用我的话去想入非非地再加上你们的感想,以后我绝不会再见你们。因为我讲了,我这个人不喜欢出名,我也不喜欢人家对我如何如何,我把这些事情看得很淡,这么多年,我从来不去讲这个人的事情,我就是告诉你们法理。我从来不和平常人见面,我只和学员去见面,平时他们也是见不到我的,只有他们在修炼中提出问题的时候,我才去给他们解答,因为修炼的人喜欢静,喜欢在安静的地方去修,不喜欢这个。
记:您的这个法轮功的前景?
师:我没有想过你提出的这帚问题,法轮功它是一种修炼,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来学,希望大家都来做好人。
记:法轮功是92年在中国开始传出去的,那你是什么时候炼这个功?
师:好象你们在报纸上已经登了,在这一方面好象登的比较清楚,已经登出来了不是?报纸上已经有了,我是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修炼了。
记:资料说你4岁开始炼功,然后经20多位师父,能不能再多讲一些这方面?
师:也就是这屆A大概情G就是这屆C在中国古代,一直到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以前,对这些修炼的事情,在民众中、在百姓当中那都不算什么事情,因为中国的文化中就是这个,经过文化大革命以后,这些事情是受到批判的,所以人们也不谈,修炼的人也都是在背地是修。当然,现在改革开放,这个政策很好了,所以也比较宽松一些了,这些修炼的人就拿出这些东西来想要做一些好事,就把它取出一个名字叫做气功。其实气功就是修炼,如果它不叫气功的话,叫原来的名字,它就不能在社会上传,做好事也不行,所以就把它叫做气功,其实气功本身这个名词是近期、也就是这几十年才编造出来的,原来不叫气功。每一个气功,真实的气功,真正的气功都有它一个原来的名字。
记:我是法轮功的弟子,也是代表澳洲两家报纸的,我刚才听到您谈到香港一些媒体对您个人和法轮功有些地方可能是不正确的报导,那么两报总编都委托我是不是能和您约下,能{把法轮功和您个人通过澳洲的报纸有个很正确的报导。
师:这个非常欢迎。
记:也能{有个整版的全面报道你。
师:全面公正的。
记:非常全面公正,不牵涉到任何政府问题。然后做一个完整的那么一个报导,可以吗?
师:可以。因为我在香港原计划也想找一家比较严肃的报纸,叫他全面了解一下我,他想见我,我跟他讲,他想了解什么,我给他知道什么,没有任何怕人看的,没有任何隐悔的。在中国,当时公安部门动用警察来了解的时候,学员完全是敞开的,你想知道什么,我领你去,你想看什么,我都给你拿出来,警察都觉得奇怪,说没有这帚漕き﹛C因为大家都是好人嘛,我们大家做好人,没有任何隐晦的事情。行,这件事情,我可以配合你们做。
记:就是在整个的悉尼中文媒介。
师:我们就这岫璊ㄕ獢H因为这里还开会。
记: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学法都是在中国,我的意思说你以前的二十多位师父都是中国的师父吗?
师:对,他们都是山里的。
记:没有从其它地方去的?
师:没有。
记:记者可以拍张照片吗?
师:可以,既然我叫你们来了。
(照像)
师:希望你正确地报导,我先谢谢你们。
记:我就是把真实情G写下来,不会加工。
师:大家真正地做好人,如果你伤他的心他确实很痛苦,如果我不是个正的,随便你说什么好了,は所谓的,是不是这个道理?当今做好人也很难的。
记:我们杂志是个严肃的杂志,不会加个人那种……
师:我相信。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澄清,那个报纸说我很有钱,我要想有钱,你们知道有一亿人,每人给我一块钱,我就是亿万富翁,可是我没有要他们一分钱。我出了这么多的书,你们都知道,在中国大陆出了那么多的书,加在一起没有超过两万人民币,这是出版社给我的。在世界上其它国家出书,你们知道是有规定的,按5%、6%给作者稿费,所以我只能每次得一点点,几百块、几千块钱。你们大家知道美国生活消费是很高的,物价是很贵的,我根本不象那个报纸上说的……我就是用稿费维持的。我来这里吧……我们那位“白头发的”出去了,是他给我买的机票来这里的。
记:是不是每次大会都是热心的会员……?
师:对,热心的会员给我买机票,我才能来,不然的话我来不了,因为这个费用很大,我还承恕ㄓF。
记:有人说您能不能住在中国呢,为什么会移民去了美国?
师:我这弧Q的啊,虽然对社会非常有好处,大家都在做好人,可是人数很多,人数一多起来的时候,可能社会上政府职能部门会觉得有压力,我为了缓解他的压力,为了不给他制造麻烦(因为我在,这些人好象就觉得对政府有一定的压力),我就离开,不和他们去,不和这些学员接触,我到外面去住。我说我对得起社会,对得起政府,对得起人民。
记:李老师说的政府压力是指什么?
师:他倒没有给我什么压力。我感觉到了,因为政府有的职能部门,比如公安部门已经提出了,有这么多的人,如果被坏人利用了怎么办,已经提出了这些问题了,我也考虑到这些问题了,我既然想为社会负责,为人做好事,那么我为什么不能轻他的压力呢?我就干脆到外边去好了,我就是这弧Q的。
记:能不能证实一下现在在中国被抓学员的境G?
师:已经放了,就在他们去中南海的同时,在中南海谈判的同时已经放了。
记:以后没有再抓人?
师:没有。
记:天津学员已经放人了吗。
师:我想中国政府在这一点上他是说了很算的,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而且他对气功确实没有、政府绝对没有干涉,不让炼气功,绝对没有的。
记:据说国务院的七位领导,他们四位领导的太太都在炼法轮功?
师:这个我可不知道。
记:那个谈判的对手,竟然是监查官的官员?
师:是吗?
记:对?政法委的书记罗干出来要求去中南海的群众,派一个代表出来,结果代表竟然是监察官的官员。
师: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炼法轮功的人上到国家最高机关,下到一名普通百姓,各个部、省哪里都有,因为他不是那种学员有意在宣传叫你来学法,如何如何,不是,就是他有病了想锻炼身体,他觉得好,自然就来学,都是这屆A没有任何形式。也许你们觉得李洪志这个人把自己说得太好了,我想你们对我做个全面了解,如果我讲的一句不实,你们怎么去报导我都毫は怨言。大家知道啊,有一亿人在学,我的压力也是大的,我有一点做不对,我对不起他们,因为我就是在教他们做好人,我首先必须是个好人,你们想象不到这种压力。
 
 
[size=+3]李洪志老师悉尼会见西方媒体 
1999年5月2日下午6时10分到7时20分,应各西方媒体的要求,李洪志老师在悉尼Darling·Harbour的国际会议中心会见了澳洲国家な播电视局、《悉尼晨锋报》、法新社等媒体的记者,并就他们提出的问题作了回答,全文如下:师:我先说两句,然后,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首先跟大家讲一下,这里不是宗教,他们完全是普通的社会一员,他们有工作,有生意,有的是学生,只是他们每天早上起来要晨炼,他们晨炼的东西、采用的方法就是法轮功,平时他们都上班。他们没有办公地点,不收取费用,没有组织形式,大家都是志愿来的,所以是属于一种群众修炼活动。通过修炼可以使大家达到身体健康,同时通过修炼教大家做一个高尚的人,甚至于是超于常人、更好的人。刚才你们看到这个法会就是他们在谈自己通过炼法轮功身体上有哪些变化,通过炼轮功自己的思想境界、道德有哪些提高,完全是教人做好人,为人解除疾病和痛苦,通过修炼法轮功也真能使人达到这一点,所以学的人就非常多。我就想跟大家说这么多,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提出来。记:李老师,你对上周你参加北京示威的追随者的安全是否关注?
师:我本来只想要你们全面了解一下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因为现在缺乏这方面的报导,全世界有一亿多人在学,其实你们媒介应该更好地了解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来学,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需要你们……(记者打断)……嗯,这帘O,我想要你们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有一个公正的报导,但是你们直接这庖问题我也可以回答你。
我首先告诉你们,他们没有任何组织形式,学炼法轮功的人去中南海,事先我是一点也不知道,我当时正在从美国来澳洲的路上。至于说他们的安全,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他们自己在做,但是我知道学员不会干坏事,他们是静静的,没有口号,没有标语,完全是一种善意地向政府去反映实际情G,所以这不属于示威,不属于静坐,它只是人多一点,因为大家都想去。
记:您能解释一下没有组织形式,他们怎么知道去中南海?
师:你知道现在有Internet,他们在网上都知道这件事情,而且学炼法轮功的人他们很多各地区的人都是朋友,会把这件事情互相传给对方,因为他们都炼法轮功,所以都关心法轮大法。
记:为什么在“六四”前二个月,会发生这些令人吃惊的、在政府所在地外的和平请愿活动?
师:如果你要问怎么发生的,没有考虑,学员并没有考虑“六四”不“六四”的,因为他们觉得受到伤害了,他们去反映情G,这个没有什么必然性。
记:李先生我有一个问题,在这一万多学员静坐中南海时候,他们向……
师:我说了没有静坐。
记:那他们在聚集的时候……。
师:就是人多了一些,他们去反映情G。
记:反映情G之一,就是希望政府能{对法轮功得到承认?
师:不,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的不是这个意思,我可以告诉你,他们去干什么。当时中国的公安部门在天津抓了学员,打了学员,由于这件事造成的恶劣影响,使所有学法轮功的人好象是都很难以承受,这岩L们就到国家机关、政府机关想去反映一下公安机关、公安部的问题。
记:那么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近五十年的先例,中国政府并没有因为压力而向任何其它非政府组织屈服过,从您的角度讲,您的弟子这庚窗A他们是不是期待茯F府在这方面……
师:我再给你解释一遍,他们没有给政府施加什么压力,他们没有示威、没有静坐、没有口号、没有标语,他们只是反映情G。
记:他们对政府这种反映,所产生的后果,谈谈您的看法?
师:他们没有想到什么后果,因为群众吗,就想反映一下情G,叫上面知道,就是这屆A他は所谓,他们自己想要去反映反映情G,就是这屆C
记:您谈到当今社会是邪恶的,中国政府试图破坏这个组织,这庚会不会使其更加邪恶,中国政府是邪恶势力吗?
师:我没有这个思想,我只是说公安局的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但是他代表不了政府,他只是个人利用职权在干坏事。
记:现在学员有一亿多人,不管怎么说,他们会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势力,李老师您认为与政府之间有更加争执?
师:我想不会,因为我是在教人做好人,如果教他们做坏事,他们就都走了,一个都不会在这里。
记:假如在您心目中的好事与共产党之下的法律或者道德或容忍程度相违背,那么您会面临什麽帚滿H
师:没有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
记:您的意思是说您认为好事与现在中国政府……
师:哪里要求的好人都是这帚漲n人,做什么事情都去想别人,为别人好,我想这个在全世界哪里都会说他好。
记:这个是您的看法,那么做为共产党看法呢?做为官方的看法,比如说为了维护秩序他会去杀人,他会去关人,比如说关您的弟子,假如您碰到这种情形?
师:学员首先是不违法的,至于说你讲的那种情G,我想他不会有,政府不会这对待群众的。
记:取角_您怎帘w撣s众。我理解中国当局判断正误是根据自己的意愿,并不是其他人的意愿,也不是法轮功的意愿,那么您对您追随者的态度与指示是什么,如果你判断正误的标准与中国当局的有矛盾。
师:政府怎么对我,对待炼法轮功,那是政府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政府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我做的事情是对得起国家、对得起政府、对得起人的,对得起世界所有的人就{了。
记:“真、善、忍”并不是中国领导层的准则,是否他们会认为你的活动,对他们长期稳定是一种威胁?
师:你知道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是比较宽容的,能{接受不同的意见,也能{允许宗教和其它群众团体的存在。这一点呢,这些年来也是这屆A他允许气功的存在,从来也没有禁止过法轮功的存在。
记:如果中国政府禁止法轮功存在及您弟子的行为,您确认法轮功是符合中国法律吗?
师:我只能告诉你,现在中国政府没有反对法轮功,尽管他们到中南海去反映实际情G,中国政府也没有反对法轮功,至于说将来怎么屆A我想他现在允许他存在,将来也会允许他存在,因为我们不参与政治,遵守国家的法律,实际上对国家、对人民都是有好处的,这一点大家也知道。
记:中国政府对法轮功有什么禁令?
师:象对待其它气功一屆C
记:学员见到了朱总理吗?
师:具体我还不知道,因为我不在国内。
记:你进出中国自由吗?
师:可以,完全可以。
记:会不会有麻烦?
师:我想没有什么麻烦。
记:听说“中功”的人被关起来了。
师:这个我也没有听说。因为他没有任何理由不允许我进哪,因为他允许法轮功的存在,如果他认为我是危害国家,可能他会不让我去,我没有做到这一点。
记:李先生,我想就您刚才说的那点,如果他认为,指中共认为您危害国家了,他会不让您去,那么您刚才又说,现在他们没有这么认为,我想说的是假如将来有一天……
师:哟,这个假如我可不好说,你假如我们怎么屆A假如怎么屆A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记:假如有一天中共的容忍度,对您的容忍性消失了,那么您会有什么想法。
师:其实没有什么容忍不容忍的,国家知道我们给那么多人祛病,为国家节省那么多的医药费,同时,为社会做了那么多的好事,人心向善,使社会稳定,这一点他们已经看到了,我们完全会真正地使社会得到好处,所以你说假如怎么屆A这很难把握。
记:我相信法轮功做的这些好事是中共容忍法轮功存在至今的原因。
师:我们将来也是一庚这些好事,我们永远都是这屆C
记:这个我相信这点,但是假如将来从中共的眼睛看,您弟子的人数,您的这个规模对他们是一种危胁,那么他们对您采取一些制裁的话,您会怎麽采取什么行动?
师:你这都是想象,他们从来都没有打算和政府做对,从来都没有打算干涉政府,不存在这个问题。
记:那么假如中共将来再关人,比如象天津发生的事,将关更多人。
师:这是个别人利用职权在干坏事,而不是政府。
记:那么假如将来更多的个别人在关更多的法轮功弟子,作为你……
师:你只是一种假设,这种假设,我实在不好回答你。
记:我有个简单的问题,你谈到天津抓人导致向北京反映情G,又使得更多人被抓,然后又发生什么?
师:我想呢,这件事情是个别人在利用手中的权力在干坏事,并不是政府的所为,所以我想这件事情对那些个利用手中权力干坏事的人也是个教训,我想他今后不会这庚竣F,我也尽量告诉学员、尽量能{叫他们不要再到国家政府机关去反映情G。
记:对北京是一个警告对吗?
师:不存在警告。
记:你要通过媒体让中国政府给法轮功弟子一个公正处理。
师:我没有这个想法,是你们找来的,不是我来找你。
记:既然您能出入中国自由,为什么您会住在美国。我的理解是这给你传法带来困难。
师:我的女儿想去美国上学,我也想叫她多学些英文,我听说美国的教育要好一些。
记:作为一个精神领袖,你说人类道德败坏,人类社会是宇宙垃圾站,在超越你传授的功法与理论外,您觉得世界将如何变化。
师:我没有把我当作什么精神上的突出人物,我不谈我自己的情G,我也不允许别人去写我的什麽简历过程,我从来不宣传自己。同时刚才你们也听到,我告诉他们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能告诉他们的就是这个道理,如果人真的能按照这个道理去做,我相信都会变好。
记:你认为你自己是精神领袖吗?
师:不。我没有领导任何人,我身边只有我妻子、儿女。他们开会请我来给他们解答问题,不然的话儿,我平时和他们没有任何接触。
记:您下次什么时候去中国?
师:我刚刚开完会,我女儿还等我回去,我现在还没有想。
记:今年吗?
师:我没有想。这个结束之后,我现在要回美国去。
记:你说常人动不了你的心,那你和你太太之间是不是爱情?
师:你怎么说都行啊,也可能是你们说的这屆A也可能是另外状态,因为我做的毕竟是超常的事,不是常人能{理解得了的。我顺便告诉大家我太太也是修炼的人。
记:有人形容您是神秘的,我知道你不承认自己是精神领袖,但您创立了一套理论,您能讲讲什么使您成功传播这套理论,您在开始传这套理论、开悟之前,您做什么?
师:我被描写成一个精神领袖是你描写的?没有这种描写。
记:您能讲讲您的背景吗?
师:我和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没什么两屆A只不过是在我的工作之余,在我上学的课余时间,师父教了我许多道理,传授我功法,就是这屆C
记:怎谋生,在哪工作?
师:哦,这很简单,我基本上是靠稿费生活,但是很少。我在中国时,在公司里当职员。
记:在国有企业还是……
师:在国有企业。
记:我还有一个问题,在你讲演时谈到,如果你的学员信其他宗教,就不是真的修炼者了,也许我理解错了。但是,如果一个中国人是共产党员又同时信仰你的理论,你会建议他去放弃党员称号吗?
师:这两者不能相提并论,共产党是一个党,宗教毕竟是宗教,修炼就是修炼。而我只是为了他们修炼,为他们修炼负责任,告诉他们炼功专一才能达到高境界,不专一是不能达到高境界的。其实他们想要什么我根本不管,他想去学基督教就去学基督教,他想去学佛教就去学佛教,我根本不管,我只是告诉他一个道理,你要想学,你要想修,要专一,其实你学佛教又学基督教,那也是不相信,这是修炼中的问题。
记:为什么您选择长春出生,不是在北京呢?
师:这个有选择吗?
记:我看是有的。
师:这是没有的。
记:那么那些师父呢?
师:也许那些师父能接触到我,即使我不出生在这帚漁a庭。
记:是他们找你的,还是在你来之前他们来找你。
师:他们来找我的。
记:也就是说,你认为自己特殊,是被选择的。
师:我和他(指某位白人记者)、你一屆A只是我们的脸是不同的。
记:为什么选你?
师:也许那个师父脑袋热吧,看我好玩儿(笑)。
记:在中国有高层领导人是您的修炼者吗?
师:这个话我不敢这店筐,不能说是我的修炼者,我只是告诉了这个法,他去学,形式上没有什么约束,形式上没有任何约束。
记:据说有这类人也在修炼功法。
师:好象是,但是具体我不知道。
记:李老师,什么使您和法轮功被他人信任?
师:我想我告诉了人如何做一个好人,如何做一个高尚的人,同时我告诉他们做一个坏人对自己有哪些害处。
记:基督教也教人做好人,甚至共产党员也教人做好人,法轮功有什么不同?
师:基督教是个宗教,我们只是群众,早上起来在一起炼炼功就上班了。
记:您在书里面说人类自己毁灭茼菑v。
师:看过书。
记:既然每次毁灭,神为什么还要创造生命?
师:因为人不好了,他可能想重新再造,造好的生命。没有什么,就象自然有规律一屆C
记:法轮功更近于瑜珈还是基督教。
师:这不是一回事。
记:你说祥和宁静炼习,给人感觉象瑜珈。
师:我们和他是两回事,我不了解瑜珈。
(一位AFP记者和他的摄影师要离场)叫他过来一下。对不起,我能知道你是哪一家新闻单位的吗?我想尽量配合你们想知道的问题,我想叫你们全面了解我们,你们不明白的,我可以给你们讲,我不希望你们做不公正的报导,自己随意想象地发挥去说什么。(翻译:他说他不会。)
师:我希望我接触的都是严肃的媒体。
记:我在新闻媒体中得知您有特异功能。
师:新闻媒体还有这帚话吗?我什么都没有,我就是讲给人道理,你就把我当作和你一帚漱H(笑)。
记:李先生,我还有一个问题,假如说一个共产党员,他同时学习法轮功,那么他在两者抉择当中,您会给他什么一个建议。
师:不存在这帚问题,他是共产党员也不影响学法轮功,互相没有什么矛盾,不存在这个矛盾。
记:中国有悠久历史,各种不同的运动有时对政府构成威胁,您弟子的活动与传统的这类运动有关吗?
师:这可不是个运动,没有武装,没有暴力,只是教人做好人,而且是松散的,你想来就来,不想来就走,连名字都没有,没有任何记载。
记:你在澳大利亚期间想取得什么?
师:我什么都不想取得。他们这里开会邀请我来,这里请我,哪里请我,我连机票也付不起,他们买了机票请我来,请我来给他们解答问题,只是解答问题,其它的什么都不管。
记:你对中国法轮功的将来乐观吗?
师:你们都把我当做我想要领导多少多少人,我想,我希望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都来学。
记:你认为你可能还是不可能让更多的人来学法轮功?你持怎帚态度?
师:我既然传出这个东西,就想让人来学,至于说有多少人来学,那得看人自己学不学。
记:你是否理解有些人对你不从一亿多炼功者身上赚钱持怀疑态度?有太多其它例子了,其它宗教或组织的领袖都有自己的财产。
师:这一点你们可以去了解,没有任何隐秘的。我告诉你们,我要是想发财,每人给我一块钱,我不就是亿万富翁?谁都会给我一块钱,可是我连一分钱都不要他们的。
记:中国政府是不是怕你?
师:没有这个问题,不是这帚滿C政府怎么还会怕我,不可能。
记:据我们的消息,中国政府的高级官员被禁止炼法轮功,特别是军队的。
师:作为一个军人,他有他的纪律,作为一个普通的人,任何人没有权利不让他炼,实际上也没有人去禁止他们炼,实际上是这屆C
记:您是否认为你的学说高于中国共产党的和其它学说?你是这岱i诉人家的吗?
师:我不牵涉这些事情,政治的东西我一概不牵涉。
记: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您?
师:也许明年他们再开会还会邀请我。
我非常欢迎你们的采访,衷心地希望你们采访成功。我也希望你们能{公正地报导法轮功,我不要你们臆想出来什么东西就加进去。如果合作得好,以后你们采访,我欢迎你们,如果合作得不好,以后我不会接待你们。我不想因此而出名,你把我骂得一は是处,我也不会动心,我也不会管,我照岩h生活。但是我相信西方的媒体是公正的,没问题。
记:这是不是你的记者发布会?
师:这个叫发布会吗?这个不是发布会,就是你们来得太多了,咱们一块儿来,一个一个的要很长时间。千万不要当作记者发布会,因为是你们来采访,不是我来请你们开会。
记:现在你住在纽约,是不是?
师:是,有的时候住在亚特兰大。谢谢!



無頭像
问哥話

帖子 485
註冊 2016-11-23
用戶註冊天數 1603
發表於 2021-3-15 03:09 
46.249.62.250
無頭像
一如既往

帖子 97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43

發表於 2021-3-14 17:11
45.76.210.157
#4
私人訊息
师父,99年722政府宣布取缔法轮功,以我党的情报能力,中共最高领导层对特朗普财团和禫E对师父的挟持控制是否知情?因为政府和公安部门对法轮功的公开和秘密调查在取缔前一直都存在。